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设为首页
全国小品剧本大赛
石牛寨酒店招商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代写舞台剧剧本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代写企业年会小品剧本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重点推荐剧本
铁路工人题材感人搞笑小品剧本
教师节演出感人小品剧本《爱的
单口搞笑相声脱口秀台词《中国
部队训练题材搞笑小品剧本《新
医疗扶贫题材搞笑感人剧本《新
派出所公安题材搞笑小品剧本《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公司职场办公室搞笑情景剧 7-17
军营部队题材改革强军为主 7-12
关于铁路的节目音乐剧剧本 7-11
送红包拉关系廉政小品剧本 7-10
小区小品剧本,邻居小品台词 7-8
文明创建小品剧本(先锋模范 7-6
精准扶贫话剧小品剧本(新生 7-3
饭店快板词(特色家族) 7-2
最搞笑的多人哑剧剧本(时代 6-29
旅游公司音乐剧剧本(中外友 6-27
气站三句半剧本台词(我们的 6-26
搞笑单人脱口秀剧本《中国 6-24
与党有关的小品剧本《因为 6-23
公务员偷生三胎小品剧本(举 6-21
银行服务三农小品《惠农政 6-19
改革强军为主题的小品《连 6-17
饭店餐厅音乐剧剧本(挑剔的 6-16
超级搞笑音乐剧剧本(芈月大 6-14
禁毒小品,禁毒小品剧本(普 6-13
庆七一建党节正能量小品(一 6-12
父亲节关于父爱的小品剧本 6-9
安全月安全教育搞笑小品剧 6-7
医院剖腹产生孩子小品剧本 6-5
创建群众满意医院小品,创建 6-2
六一儿童节小品台词《吃零 5-31
关于银行卡被吞银行工作人 5-28
石油天然气危险品运输司机 5-26
传承好家风好家训小品(爸爸 5-24
关于二胎的喜剧小品(婆媳同 5-22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舞台剧剧本 > 广播剧剧本 > 一字山居
中国国际剧本网舞台剧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wutaiju 中国最大的舞台剧剧本创作交易门户网站
 
授权级别:普通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舞台剧剧本-广播剧剧本   会员:weimianilo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6/1/21 11:04:28     最新修改:2016/1/22 9:38:17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一字山居
作者:顾卿之
专业创作各种舞台剧、主持人串词、歌舞剧、广播剧、演讲稿、诗朗诵。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一字山居剧本

 

                                                                               ()CV提示

                                                                                【】后期提示

                                                                                  [ ] 场景提示

 

=主要人物=(按人物出场顺序排序)

莫悠(女鬼):(清脆少御音,莫少言的姐姐,性格活泼豪爽,最疼莫少言)(女鬼时语速减缓,带些许沧桑)

莫少言:(清冷青年音,点5左右,男主,外冷内热)

山居老板:(阴狠老妪音,表面是一字山居的老板,其实是魏星疏收留的一魄亡魂,性格阴沉狠辣)

旁白:(稳重御姐音,无明显播音腔)

韩筱芠:(傲慢萝莉音,韩暮雨的妹妹,标准的大小姐脾气,骄纵傲慢,最讨厌莫少言)

韩暮雨:(温柔青年音,点6到点7之间,韩筱芠的哥哥,莫少言的好友,性格沉稳,不喜多言,温润如玉)

重重:(健气少年音,点4.5到点5之间,被魏星疏收留的亡魂之一,因为带有前世的记忆,所以对莫少言极好)

魏星疏(陌生人):(腹黑妖孽青年音,点6到点6.5之间,前世因为坏事做尽被封印,终生不得轮回,性格偏执极端,有些许神经质,行事狠辣,不留余地,却对莫少言痴心一片) 

  第一幕

莫悠:(回忆)小言,什么时候有空的话,就去一字山居住几天吧?那里环境很好,真的很适合用来静养身心啊!

莫少言:(娓娓道来)如果那天不是因为暮雨突然听到我和韩筱芠的争吵,那么也许,我这一生都不会发现那个被他们刻意隐瞒了三年的真相了。

[静夜,一字山居]

【虫鸣声,脚步声】

【脚步声停止,叩门声】

【吱呀的开门声】

山居老板:【片刻的停顿打量】(警惕)你是谁?

莫少言:(心理)和姐姐说得一样,山居老板是一个满面沟壑双眼阴冷的老妪,她抬头打量我的那一刻,我竟无端由得打了一个冷战,我知道那不是天冷的缘故,而是从山居老板眼眸中感觉出了森森的寒意,根本不像是一个活人能够发出来的。

莫少言:(假装淡定地微笑)你好,我叫莫少言,前天有打电话来预定房间的。

山居老板:恩。(停顿一下,继续询问)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抬手抚摸伤口时发出的衣物摩擦声】

莫少言:(无所谓)我也不知道,大概是走山路的时候不小心被树枝划到的吧。

山居老板:(迟疑片刻)你随我来吧!

【脚步声,吱呀的关门声】

莫少言:(心理)门被关上的那一刹那间,我下意识地抬眼望了下大门口的位置,模糊中,我好像看到了一个白色的影子在朝我招手,等我揉了揉眼,想要再次确认一下的时候,却发现那个身影竟然不见了,只留下一团团白色的雾气,被晚风轻轻一吹,便渐渐的散了淡了……(略停顿,无奈)我低头笑了笑,心想果然是看错了啊。

 

 

第二幕

[夜,莫少言住的房间,小木床上]

【翻来覆去的翻床声以及翻床时引起的衣物摩擦声】

【回忆】

韩筱芠:(狂笑)哈哈哈……(警告)莫少言,不要以为你自己是个变态,全世界的人就会都跟着你成为变态,就算我哥喜欢你,那又怎么样?他能顺利过了我爸妈那一关吗?姑且不说我哥会不会喜欢一个男人,就是我爸妈这一关他也过不了,我哥哥他怎么会喜欢你?别忘了,你们可都是男人啊!你不要以为我哥哥对你好点那就是喜欢你了,我劝你还是别做梦了,要知道,自从十年前我哥哥被我爸妈从孤儿院领回我们家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他这一辈子只能是我韩筱芠的男人了。(停顿一会儿,高傲中带着嘲讽)怎么,被我说中了,不敢说话了?

莫少言:(冷淡)韩筱芠,我想你错了,我从来都没有过要和你抢暮雨的意思,而且,我也从来没说过我喜欢他……

【片刻的停顿】(备注:这里最好能够做出气氛停滞僵硬的那种停顿,略带尴尬的小)

韩暮雨:(干涩的询问中带着些许迟疑与哀伤)小言,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莫少言:(急)暮……【房门突然被风刮开,最后一个“雨”字被呼呼的风声所淹没,片刻之后,风声渐渐变小,诡异BGM渐入】

女鬼:(由远及近,音速缓慢缥缈)红妆裹  奈何桥  茕茕盼  君何不至  孤魂薄  幽冥路  船过河  生死两界  又三年……(注:CV在这里录音时,可尽量将哭声拉长。)

莫少言:(心理)那诡异的歌声让我从久远的回忆中醒了过来,我再没有时间去细想当时暮雨脸上那复杂的感情,【起床时的衣物摩擦声,脚步声】我站起身,随着哭声一步一步地向屋外走去,夜晚的山居很静很静,只能听到我的脚步声和那不知道是女人还是女鬼的哭声……

【脚步声停止】

【哭声渐近......】

旁白:循着哭声,莫少言在一间房门前停了下来,他一动不动地望着面前那个紧闭的木门,思忖着要不要伸手推开的时候,哭声却突然停止了,莫少言听着背后传来的清晰的脚步声,心脏,有一瞬间,觉得都快要窒息了……【加阴影的部分,加上背景音,哭声突然停止,由远及近的脚步声,莫少言紧张屏息微弱的呼吸声】

山居老板:(阴沉)你在做什么?

莫少言:(惊吓)啊!

山居老板:(不满诡异)山中阴寒,莫先生不在房里待着,跑到这里做什么?

莫少言:(长吁一口气,转身,勉强笑)睡不着,听到这里好像有女人的哭声,就走过来看看。

山居老板:女人的哭声?

莫少言:嗯。不过我想,大概是我的幻觉吧,看这个屋子,好像很久都没有开过的样子了,怎么会无缘无故地有女人在里边哭呢?

山居老板:既然是你的幻觉,那就请你早点回自己的房间休息吧。

莫少言:嗯。

【脚步声起】

山居老板:(突然叫道)莫先生。

【脚步声停止】

莫少言:老板有什么事吗?

山居老板:(提醒)年轻人有点好奇心是可以的。但切记凡事都有个度,过了这个度,就不是什么好事了。

莫少言:(停顿一下)谢谢老板的提醒,我记下了。

【脚步声渐行渐远】

山居老板:(厉声训斥)不安分的东西,既然已经去了,就老老实实地在那里呆着,再让我发现下一次,小心我让你连鬼魂都做不成!

 

第三幕

[清晨,莫少言房间]

【急促的敲门声】

【起床时引起的衣物摩擦声,脚步声,开门声】

莫少言:(带着些许没睡醒的迷糊)请问你……

重重:(兴奋打断)小言!

【被重物扑倒的声音】

莫少言:(吸气声)嘶……

重重:(紧张)小言,你没事吧?

莫少言:(独白)(疑惑)莫名地,我觉得这一幕很熟悉,好像曾经遇到过……

【起身时引起的衣物摩擦声】

莫少言:我没事,不过你是?

重重:(伤心)小言,你不记得我了?

莫少言:……

重重:(小声失落地自言自语)也对,那都是一百多年前的事了,你怎么会记得我?(欢快自来熟)我叫重重,是山下M大的学生,因为暑假里没事,就跑到这里来写生的,(得意的笑)顺便帮老板干点杂货赚点生活费。

莫少言:哦。

重重:(催促)不要哦了,小言,赶紧换衣服,老板让我喊你去饭厅吃饭。

【拉扯时引起的衣物摩擦声】

莫少言:哎,你别拉我,我自己会走……【渐行渐远的跑步声】

【脚步声停止】

重重:(不解)小言,你怎么停下了?

莫少言:(询问)重重,你知道那个房间为什么被封起来了吗?

重重:那里啊!我也不太清楚,好像在我来之前就已经被封住了,不过……(声音转低,带着些许的诡异)有一天晚上我起来去厕所,经过这里的时候,无意间看到老板一个人站在那里,低着头,嘀嘀咕咕地,好像是在跟什么人说话。

莫少言:跟什么人说话?

重重:嗯。(解释)当时我睡得迷迷糊糊的,所以也没听得太清,只记得好像有几句是既然去了,就赶紧喝碗孟婆汤投胎吧,不要一直在奈何桥空等了什么的,(夸张)哎哟!你不知道,当时差点没把我吓死,还以为老板是得了梦游症呢!

莫少言:孟婆汤?奈何桥?

莫少言:(心理)听完重重叙说地一刹那间,我立即想起了昨天晚上听到得那首歌谣:“红妆裹  奈何桥  茕茕盼  君何不至  孤魂薄  幽冥路  船过河  生死两界  又三年……(注:这里为了突出效果,后期可以直接截女鬼的台词,这样可能会更有穿透力或者前边的歌谣让莫少言念,后边声音慢慢淡下的同时将女鬼的念得这首诗歌接上去)

莫少言:(自言自语,语速渐渐变缓)奈何桥  茕茕盼  君何不至  又三年   又三年  三……啊……【伴随着猛然醒悟的吸气声,紧张BGM骤然响起】

重重:(由远及近)小言,小言。

莫少言:嗯?

重重:(有些担忧)你刚才怎么了,脸色突然变得好难看,是不是昨晚上没睡好?

莫少言:(轻笑)可能吧!第一次在山里过夜,难免会有些不太习惯。

重重:(紧张)那要不要我去房间给你拿些药。

莫少言:(微笑中透着淡淡疏离)不用了,十药九毒,况且这也不是什么大病,只是没有休息好而已,吃完饭我再去房里补个觉就可以了。

重重:(不相信的追问)你确定?

莫少言: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

重重:(无奈)那好吧,但是小言,你要是突然觉得不舒服的话一定要告诉我喔。

莫少言:(无奈中带着不经意的宠溺)嗯,我知道了,赶紧走吧事妈。

重重:(不满)什么事妈?事妈都是形容女的,我可是男的!男的!!!

莫少言:那就事爸。

重重:恩恩……不对啊,我有那么老吗?

【吵闹的声音渐渐变小】

【诡异BGM随着脚步声淡入,然后随着脚步声地渐渐远去淡出】

 

 

第四幕

[山居饭厅]

【碗筷碰撞发出的清脆声,咀嚼声】

重重:(询问)小言,这个地方很少有人来,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莫少言:我姐姐介绍我来的!

重重:哦,这样啊!(兴致勃勃)那小言,你一定不熟悉这附近的环境,这样吧,吃完饭我带你去附近玩吧,这附近很多好玩的...

山居老板:(打断)食不言!

重重:(不甘不愿)哦!

【放下碗筷的声音】

莫少言:我吃饱了,先回房去了!

重重:【匆匆放下碗的声音,起身拖到凳子的声音】(含着饭叫喊)小言,等等我,我跟你一起回去!【匆忙的脚步追赶声】【脚步声渐行渐远】

【脚步声停止】

莫少言:我有些累了,需要休息,重重你回自己屋吧。

重重:啊,少......【关门声,“言”字被挤在门缝里】,

重重:【伴随脚步声】(小声抱怨)真是的,怎么过了一百年,还是这个臭脾气......

【渐行渐远的脚步声,重重开门关门声】

莫少言:(淡笑)重重这人虽然话多,却也不怎么惹人讨厌......

【突然被打断,从隔壁传来的声音】

陌生人(魏星疏):哼!不过是一缕亡魂而已,也敢妄想本座的东西!

重重:(畏惧)主人……我没有……啊!【重物倒地声】

【回归莫少言房间】

莫少言:(虚弱中透着些许疑惑)这个声音……(些许担心)重重……

【莫少言晕倒,被陌生人抱住时引起的衣服摩擦声】

陌生人(魏星疏):(宠溺诡异)哎,真是不小心,居然被你听到了,只好委屈你先睡一会了,乖~~~~

[次日清晨,山居院子里]

山居老板:重重?

【停顿一会儿】

山居老板:(皱眉警惕)莫先生跟重重很熟?

莫少言:也谈不上多熟,只是昨天好像听到重重房间里有动静,等我醒来的时候,重重就不见了,所以有些担心。

【梆梆梆的劈柴声响起】

山居老板:(无所谓)他家里有点急事,所以临时提前下山了。

莫少言:可是老板不觉得太突然了吗?说走就走,不太合常理!而且,如果我没有听错的话,重重昨天很可能是被人打伤了。

【砍柴声停止】

山居老板:(反问)被人打伤?被谁?

莫少言:(笃定)一个陌生的男人。

山居老板:(阴沉沉的笑)呵呵呵……莫先生你太会开玩笑了,现在这个山居,除了你和我,可是再没有第三个活人了,哪里还来得陌生的男人?

莫少言:可是……

【梆梆梆的砍柴声再起】

山居老板:莫先生估计是还没睡醒,赶紧回房吧,到吃饭的时候我会去叫你的。

莫少言:可……

旁白:莫少言张了张口,想要再说些什么,可是在看到山居老板那双阴沉沉的眼睛时,后面的话竟再也说不出来了,他想,这样子下去,就是再问,也恐怕问不出什么结果来了,一切的一切,或许,也只能等到晚上的她来为他解说了。

 

第五幕

[夜,莫少言房中]

旁白:夜晚的时候,女人的哭声依旧如往常般传到了莫少言的屋里,莫少言起身跟着哭声走去,出人意外却也在意料之中的,莫少言在大门口看到了重重的身影……

莫少言:(确认)重重?

旁白:(心理)冰冷的月光打在重重的脸上,显得有些不同寻常的苍白,似乎是听到了莫少言的叫声,他有些呆滞地抬起头,朝莫少言笑了笑,然后转身离去了。

莫少言:(急忙叫道)重重!

【急促的脚步声】

【脚步声停止】

莫少言:(气喘吁吁)重重,这么晚,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还有,昨天出现在你屋里的那个男人是谁?为什么他一出现你就不见了?

重重:(木然)我……回……家……了……

莫少言:回家?

重重:嗯。

【脚步声响起】

重重:(喃喃自语)红妆裹  奈何桥  茕茕盼  君何不至  孤魂薄  幽冥路  船过河  生死两界  又三年……又三年……少……言……

莫少言:(惊恐)重重!

旁白:莫少言有些惊恐地望着重重瞬间消失的地方,无形中,仿佛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牵引着他向那里走去……

【缓慢的脚步声,蹲下时引起的衣物摩擦声】

【两三秒的静默】

莫少言:(难以置信)姐姐……

【雷声骤然响起,雨下】

 

第六幕

[翌日,山居莫少言房中]

莫悠:(回忆 开心)小言吗?从今天开始起我就是你姐姐了,来,先叫一个姐姐让我听听。

莫悠:(回忆 安慰)小言不怕哟,有姐姐保护你,所有病毒都不敢欺负你了哟。

莫悠:(回忆 抱怨中透着关心)唉,小言什么时候也出去玩玩吧,别整天呆在家里,闷闷的,跟个小老头似的。

莫悠:(回忆 伤心)呜呜呜……小言,我跟魏星疏分手了,虽然好舍不得他,可是他这个人真的太无趣了,呜呜呜……

魏星疏:(由远及近)小言,小言。

【动身时引起的衣物摩擦声】

莫少言:(迟疑)魏星疏?

魏星疏:嗯。

莫少言:你怎么在这里?

魏星疏:稿子遇到了瓶颈期,就想来这里散散心,结果走到半路就碰到了昏倒在地的你。

莫少言:晚上睡不着就想出去转转,结果……(感激)多亏了你,不然指不定我就被山里的什么东西叼了去。

魏星疏:(嘱咐中带着些许严厉与担心)知道就好,下次一定要注意点。(语气转柔)对了,厨房里我给你熬了粥,要不要喝点?

莫少言:谢谢。

魏星疏:(调侃中带着浓浓的宠溺)都认识这么久了,还跟我这么客气做什么?你等我一下。

莫少言:嗯。

【脚步声响起】

莫少言:魏星疏。

【脚步声停止】

魏星疏:嗯?

莫少言: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一天我姐姐……

魏星疏:(冷冷打断)小言,我和你姐姐已经分手了,所以,她的事情我不想再提起。

莫少言:对不起。

魏星疏:没事,我去给你端粥。

【脚步声渐行渐远】

旁白:望着魏星疏渐渐离去的背影,莫少言不禁陷入了沉思,如果昨天没有看错的话,莫悠很可能已经死去很长时间了,那么,这些年来,不时用莫悠的声音打电话给他报平安的人又是谁呢?还有,那天出现在重重房间的那个陌生男人又是谁呢?

[傍晚,山居厨房]

【四周寂静,只有啪啪啪的烧火声以及梆梆梆的砍柴声】

【脚步声由远及近响起,随即停止】

【砍柴声停止,只余啪啪啪的烧火声】

山居老板:莫先生不是感冒了吗?怎么不好好在自己屋里躺着,跑厨房来干什么?

莫少言:【向前一步】昨晚重重来看我了。

山居老板:……

莫少言:他带我去了后山,然后老板你猜,我发现了什么?

【斧头哐啷落地声】

山居老板:(停顿2秒,冷笑中带着些许不耐)你既然都已经知道了,还问我干什么?

莫少言:为什么?

山居老板:世间所有的事情,都逃不过因果循环这四个字,前世莫悠她欺我害我,这世我寻她报仇,何来为何之说?

莫少言:前生事前生了,欺你害你的是前世的莫悠,与我姐姐无关,你即无能在前世了结恩怨,便不该违背生死轮回,将这仇怨寄托在我姐姐身上,这于她来说未免无妄!

山居老板:(凄笑)哈哈哈……我不该违背生死轮回,莫少言啊莫少言,你可知前世她害的我有多惨,想死不能,求生无门,若不是遇到了主人,我……【锐器刺入肉体的声音 紧张BGM骤起】

【急促的脚步声,衣物摩擦声】

莫少言:你……

【悲情BGM淡入】

山居老板:(低笑)呵呵呵……(悲凉中浓浓恨意)她害我辗转流离数百年,只报这一世之仇我岂会甘心,岂会甘心……咳咳咳……(咳嗽声逐渐虚弱,至无)

【重物倒地声】

【悲情BGM淡出】

莫少言:(心理)老板死了,所有的线索也就此中断了,表面上,这件事好像已经过去了,可是我知道,事实上却并非如此,先是莫悠,接着是重重,而现在是山居老板,那隐藏在暗处的凶手,就好像是一条无形的绳索,将我紧紧地困在他自己定义的空间里,奋力挣扎着,徘徊着,却永远都找不到出口在哪里?

【杯子放在桌子上的声音】

魏星疏:(冷笑)所以,小言,你觉得是我杀死了你姐姐?

莫少言:不是我觉得,而是事实正是如此。

魏星疏:噢?

莫少言:其实最开始我有怀疑过老板的,只不过后来你走错了一步,你不该杀了老板的。

魏星疏:(低沉地笑声)呵呵……那我还真是多此一举啊,以为老板死了,这一切的真相就没人会知道了。

莫少言:为什么……(停顿一下,苦涩)要杀了姐姐?

魏星疏:为什么?小言,你那么聪明,怎么会猜不到我为了什么?

莫少言:……

魏星疏:(步步紧逼)好,你不想猜,那我就告诉你,我魏星疏,这辈子从来就没有喜欢过她莫悠,我喜欢的,永远都是那个喜欢闷在角落里,静静地,不爱说话的莫少言。

莫少言:你这份喜欢太沉重,我着实承受不起。

魏星疏:(略显神经质地低笑)呵呵呵,没关系的小言,总有一天你会坦然接受这一切的。(语气陡转,颇为不屑)哼!我原本想,只要和莫悠搞好关系,你就可以轻轻松松地手到擒来了(发狠)可是,我千算万算都没有算到,莫悠她竟然在这个时候发现了我的秘密,你知道吗?当时的她,就站在你那里,说要跟我分手,还说,要带你离开,让我这辈子都休想见到你。(失控)你说,我怎么能够容忍自己一辈子都见不到你呢?我怎么能够容忍?

莫少言:(冷静镇定的语气下略带不解的微颤)所以,你就把姐姐给杀了,然后,为了隐瞒她死去的真相,就找人假扮她给我打电话?

魏星疏:(否认)我没有杀她,是她自己情绪太激动,失手撞到水果刀上的。

莫少言:(冷漠中带着浓浓的嫌恶)魏星疏,我从来都不知道,原来你是这样一个虚伪的小人。

魏星疏:虚伪的小人?(狂笑)哈哈哈……小言,或许我从来都没有告诉过你,我根本就不是人,不然的话,我怎么能够支配重重的亡魂?

莫少言:(震惊)你说什么?难道重重他也是……

魏星疏:对,重重他早在一百年前就死了,要不是我看他执念太深,好心替他拢了七零八碎的残魄,他怎么还能在这里见到你,(冷哼一声,讥诮不屑)哼!原本我只是想放他在山上给你解闷,只是没想到,他最后竟然会背着我跟莫悠那贱人混在一起,还妄想讨到你的欢心。

莫少言:(冰冷)魏星疏,你做了这么多丧尽天良的事,难道就不怕得到报应吗?

魏星疏:(带点神经质的兴奋)呵呵呵,小言你这是在关心我吗?哼!实话告诉你吧!报应什么的我才不怕,(陡转深情)只要能得到小言你的爱,就是杀了这天下所有人那又何妨?呵呵……

莫少言:(淡定打断)我曾听说,三寸铁钉,一株桃木,钉入坟口,若是事成,永不超生。魏星疏,你说我这样做了,你会不会就生生世世饱受不能重生的痛苦了。

魏星疏:(吃惊)什么?

【脚步声响起】

莫少言:我还曾听说,几百年前这里曾经埋葬了一位弑父杀兄,辱弟一生的暴君,而那暴君的名字,正是叫魏星疏。

魏星疏:(些许惊慌)小言,你……

【桃木钉入木墙】

魏星疏:(痛苦嘶吼)啊……

【烛台翻倒的声音  大火燃起发出的噼啪声】

旁白:大火在屋中渐渐地开始蔓延,莫少言静静地站在门口,看着浓烟弥漫中魏星疏痛苦挣扎的身影,心底,在长长舒了口气的同时,却又觉得悲凉,曾经明明是那么要好的三个人,却因为一个毫无根据可言的“情”字,伤害彼此至此,他轻轻地摇了摇头,【关门声】关上门,【脚步声】转身朝大门走去……

【脚步声停止】

莫少言:(有些不相信)暮雨?

【温情BGM淡入】

韩暮雨:恩,小言,我来接你回家了。

莫少言:哪个家?

韩暮雨:我们的家。

莫少言:好

【BGM随着渐渐远去的脚步声淡出】

【静音几秒中】

【沉重的脚步声渐渐变大  吱呀的开门声】

山居老板:(低沉)主人,您决定就这么放他走了吗?

【从屋内传来低低的笑声】

魏星疏:呵呵呵……怎么可能,几百年来,我好不容易碰到这么一个让我如此执着的人,我怎么可能会轻易放他离去?

山居老板:可是,韩暮雨的灵魂看上去并不是那么容易被赶走的。

魏星疏:呵呵呵……没关系,一天赶不走我就用一年,一年赶不走我就用十年,反正我的寿命长的很,有的是时间跟他耗。呵呵呵……

山居老板:可是您的身体?

魏星疏:无妨,这点小把戏还奈何不了我,(停顿一会儿,自言自语的苦笑)小言啊小言,你只知道我前世坏事做尽,可你是否又知我这些坏事又是为谁所做,呵呵呵……

【一前一后的脚步声】

【脚步声相继停止】

韩暮雨:小言,你在看什么?

莫少言:没看什么,只是感觉前边的那个人有点像我在山居认识的一个朋友。

韩暮雨:前边的人?

旁白:韩暮雨朝前边望了望,夜色有点黑,带着些许朦朦的雾气,让整座山显得有点诡异与阴沉,隐约地,韩暮雨好像看到了一个浑身透明的白色影子在向他们这边招手,然后,慢慢地,消失不见了……

莫少言:暮雨?

韩暮雨:恩?

莫少言:(轻舒一口气,轻笑)可能是我眼花了吧!我们走吧!

韩暮雨:恩。

【渐渐远去的脚步声】

【风声起   诡异ED曲淡入】

重重:(语调轻缓)小……言……

【ED曲渐渐变大   全剧结束】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专业创作各种舞台剧、主持人串词、歌舞剧、广播剧、演讲稿、诗朗诵。电话:18022171126 QQ:819391276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剧本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QQ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