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微电影剧本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缉毒警察相亲心理剧剧本(缉毒英
小区公共停车场喜剧小品剧本《
地质矿产勘查音乐剧剧本(勘探队
光伏发电行业情景舞台剧本(光明
学生小品剧本,学生搞笑小品(缉
停车风波小品,路边停车小品,物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地质矿产勘查音乐剧剧本(勘 9-23
农村社区居民个人健康档案 9-21
改进部门工作作风的音乐剧 9-19
医生和病人音乐剧剧本(不一 9-17
尊老敬老过重阳感人情景小 9-14
大学生搞笑情景剧剧本(犯错 9-12
新兵入伍搞笑小品剧本,新兵 9-10
还珠格格搞笑小品剧本,还珠 9-8
医护人员音乐剧剧本(妈妈我 9-6
关于欢迎新同学的小品,迎新 9-3
建筑公司房屋设计小品剧本 8-31
弘扬公务员正能量音乐剧剧 8-29
绿色运动才是健康养生最有 8-20
红色革命情景剧剧本(红军精 8-18
退伍老兵晚会小品,老兵退伍 8-15
最新最适合国庆节表演的教 8-12
改进工作作风整改措施音乐 8-10
医患关系音乐剧剧本(不一样 8-8
中秋节表演的节目喜剧小品 8-6
教师节晚会主题创意节目搞 8-2
小学经典优秀儿童音乐剧剧 7-31
中国革命题材音乐剧剧本(红 7-30
廉洁从教做幸福教师小品剧 7-28
医院感人情景剧剧本8人(妈 7-26
八一建军节大学生新兵入伍 7-24
关于互联网发展的情景剧剧 7-22
企业改制小品,公司转型小品 7-8
关于低头族手机危害的超搞 7-5
银行工作中的小情景剧,银行 7-3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微电影剧本 > 励志微电影剧本 > 基层消防中队青春与激情《红门青春》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微电影剧本-励志微电影剧本   会员:LHunter119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8/4/26 18:19:12     最新修改:2018/4/27 9:57:09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基层消防中队青春与激情《红门青春》
作者:刘浩
中国国际剧本网微电影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影剧本、微电影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字幕:出品方、总监制、监制等…

出片名:红门青春

 

 

1、【第一幕:下班】

公交车正在路上正常行驶,车载电视播出武警某部响应习总书记“能打仗、打胜仗”要求,开展实战化练兵的新闻(也可以贴合该主题适当调整)。突然有一股淡淡地焦味散发在空中,在打瞌睡的毛致远警觉的坐直,看了一下四周的情况,镜头闪过,旁边站的人里面有学生、有民工、有2个杀马特小混混(一个染红头发,穿红衣,一个染绿头发,穿绿衣),毛致远职业性的扫了一眼灭火器的位置。

突然,车上有人喊了一声:“着火了!”,人群顿时乱了起来,毛致远从人缝中看到车上垃圾桶附近有明火,起身大喊:“司机师傅靠边开门,大家不要慌,一个一个下车”,边喊边往灭火器方向走,随手指定两个杀马特,“绿的,站门边,疏散人群,红的,站火边,警戒”。两人同时“”了一声。毛致远拿起灭火器,熟练的灭踢倒的垃圾桶以及旁边的火。人群也在绿杀马特(绿杀马特一直喊:“大家不要乱,让老人和小孩先走!”)的指引下,有序的疏散。事件被成功处理。司机师傅握住毛致远的手,用当地口音(暂定河南)说了声:“谢谢,多亏了你啊”。毛致远连声用家乡话回应:“小意思,不用谢”。因离家已经较近,在众人敬佩的目光中徒步回家。

2、【第二幕:新闻】

毛致远到家,对里面喊了一声:“回来了”。妻子秋敏红厨房里应了一声“今天怎么这么晚,菜都快凉了。”说着围着围裙将一盘刚刚热好的菜盛进盘里,并同另外一盘做好的菜一起从厨房端出来,一边走一边说:“上次你扶过的那个老头又来了,真烦,人家都不扶,你干嘛要扶?”镜头扫描四周,家里条件简陋,张贴着证书、光荣榜、退伍照、警营生活照等,显示毛致远曾经在消防部队高桥中队服役。毛致远不理妻子的唠叨,径自坐下,拿起电视遥控器,调到东方卫视(退伍以来的习惯动作),东方卫视正在播放新闻,新闻上,正在播报浦东高桥某化工厂装置发生危化品泄漏,被消防等部门快速处置。播放过程中,秋敏红摆好菜,并找他商量搬家摆脱老人纠缠的事情,被他不耐烦的用手势打断。听完新闻,毛致远喃喃的嘟囔一句:“高桥”。点上一支香烟,陷入了沉思。镜头淡下去。

3、【第三幕:回忆】

镜头起,“9.16”大火,烧石蜡仓库,火光冲天,火场上,徐正豪(中队长)跟秦君浩(指导员)都是满脸烟灰,秦君浩指着对面跟徐正豪说:“队长,那一面还没有设防力量,如果水能供得过去的话,我们应该派一辆车到那边设防。”徐正豪摘下一只手套抹一把脸上的脏水说:“指导员,我也看到了,但是如果流淌火窜过来破坏了供水线路,就危险了”。毛致远当时是三号车驾驶员,跟徐正豪说:“队长,这个单位我之前调研过的,里面有一个消防水池,大约有2000m³的水!”徐正豪说:“太好了,我们三车到里面设防,保住里面那个仓库。”

三车开进去了,流淌火一会就封住了三车的后路。

三车停靠到位后,准备展开设防,防止流淌火蔓延到还没烧到的仓库。突然,贾小天(班长指挥,战斗服上有安全员袖标)过来说:“队长,消防水池没水!”徐正豪大吃一惊:“啊?”随后恢复镇定,看了一眼四周情况,说:“火不灭我们是出不去了,用水箱水,出一支枪,顶住!”但水箱水有限,压力渐渐不足,满是石蜡的流淌火包围了过来,脚下又滑又烫。另一边的支队参谋长(为与下文总队参谋长区分,可应战斗服上“支队指挥”,或者张贴“支队指挥袖标”)看到了这边的险情,冒险越过火墙到达三号车驻点。问徐正豪:“怎么回事?”队长一指旁边的消防水池,说:“水池没水,水箱水不够,有点顶不住。”参谋长:“没看到流淌火过来了吗?撤!”徐正豪及几位战士都吃了一惊,他们很少有“撤”这个概念,毛致远问:“那车呢?”参谋长皱眉说:“车重要还是命重要?有梯子吗?翻墙”。徐正豪回过神来,说:“参谋长,这不是主战车,没配梯子,搭人梯吧”。随后他命令战斗员甲背靠墙半蹲,让大家扶有些年长的参谋长先翻墙。参谋长踩住甲的腿,翻上了墙头。同时,徐正豪跟贾小天心照不宣的一起搬三车上的器材,准备能拿走的都拿走,往墙边堆,往墙外扔,避免国家财产受到损失。

这边,轮到毛致远翻墙时,毛致远哭了,说:“我不走,我擦三车擦了三年,三车就是我的命啊”,徐正豪过来吼他:“磨叽啥,快走”,连推带拉把哭泣的毛致远拉上了墙头。

突然,贾小天拿着一具空气呼吸器艰难的走在流淌的石蜡边缘时,滑到了,整个人都滑进了石蜡水中,顿时烫的大叫,徐正豪跟战斗员甲忙跑过去,一人拽一条胳膊把他拉了出来,靠在车子上,徐正豪脱下战斗服把班长身上的火盖灭,三个人都累得气喘吁吁。参谋长在墙头上喊:“火烤到车子了,快出来!”三人忙按照原先的方法,战斗员甲背靠墙蹲好,徐正豪先将贾小天推上去,然后心情复杂的看了一眼三车,一咬牙,也踩住甲的腿翻上墙头,随后拉甲翻上墙头,两人一起脱险。

第二天早上,在吃饭时,徐正豪正在跟指导员秦君浩总结这场火灾的教训:“几个小家伙还是蛮勇敢的,就一把水枪,脸上都烤脱皮了,还顶在那里。”秦君浩也是心有余悸,说:“就是,我这边有个润滑油桶都他娘的炸飞起来了,像钻天猴一样”。徐正豪说:“不过还好,三车命大,保住了,就是灯罩被烤化了。”秦君浩说:“我看了,你把三车停在了高处,石蜡一时半会流不上去。”同一桌吃饭的贾小天放下喝面条的碗,一边抹泪一边说:“我当了九年消防兵了,要逃跑的火场这还是第一次”。徐正豪脸色一沉:“嘟囔啥呢,这不叫逃跑,这叫他娘的撤离。”突然,徐正豪电话响起来了(来电铃声设置为:人民需要我),来电显示为“老队长”。徐正豪接起来:“参谋长,您好!”陆俊驰参谋长在那头:“徐队长”,徐正豪:“到!”陆俊驰:“你个狗东西还会不会救火了?总队对你三车的停靠位置十分不满意。最后还搞得逃跑了。”徐正豪:“参谋长,是撤离,不好意思,地形没摸清楚。”另一桌吃饭的毛致远抬头张望队长这边。陆俊驰:“什么没摸清楚,情况你们支队参谋长都告诉我了,我看你就是喜欢冒险逞英雄。”徐正豪:“参谋长,我知道了。”陆俊驰:“好好总结总结!我当初在高桥的时候,可没这么尴尬过!”徐正豪挂了电话,黑着脸在吃饭。毛致远满脸愧疚的看着队长。

4、【第四幕:思念老中队】

入夜,毛致远一边抽烟,同时深情的望着退伍照,一边跟一旁洗衣服的秋敏红商议:“我回来也三年了,想回去看看。”秋敏红说:“去吧,我知道你一直想回去的。等会我在网上看看有没有票”,毛致远满意的凝望着忙碌的妻子,跟她说:“我知道,你嘴上虽然说烦,但肯定支持我做这些事情。”秋敏红会心一笑,对他说:“你少在这里煽情。”说着,语气变得深沉:“我知道你从部队回来以后经历了很多不公平,但是你还在坚持。一个人,在每一天都努力超越自己,风雨无阻,这种坚持本身就是了不起的。”毛致远没想到妻子会说出这番话,但已然很欣慰,只是想起有些残酷的现实,以及不明不白的赔偿,心中还是很纠结。他索性不去思虑这些,转头看看窗外,享受这份清静。镜头随着毛致远的目光移到窗外的明月,映出窗台上摆放的消防车模及消防娃娃人偶。

5、【第五幕:游子归队】

镜头起,明月当空的晚上,硕大的警徽,旁边是领导人关于消防的题词。中队营房对面的河边,毛致远靠在栏杆上抽烟,脚下是他的行李。镜头出现字幕“上海·高桥”,毛致远望着营房上明亮的窗口,看着营房两楼上窗口映出人影绰绰。第一个窗口:一名战士在窗户玻璃上哈了口气,然后在上面写了一个女孩的名字,并画了一个心形圈住了这个名字。第二个窗口:一个人趴在窗台自学英语,学习方法很是笨拙。第三个窗口:窗户开着,班长在拉战士谈心,由于就相距一条马路,所以谈心的声音毛致远隐约能听到,就听那位班长带点山东腔地说:“你看今天的月亮真圆。”小兵仿佛不明白班长的意思,而且他刚入伍,普通话没那么纯正,就用浓浓的河北腔回答道:“是啊,让我想起了驴肉火烧。”那班长无奈地说:“你真是俺祖宗,就知道吃。”小兵说:“班长,我很久没吃了。”班长更加无奈,说:俺不跟你绕弯子了,其实俺想说地是,以后在大便的时候火铃响了,你可以快速擦好屁股再下来穿战斗服,来得及。”小兵不好意思的挠头,小声解释说:“班长,刚跟车有点紧张了,以后不会了。

毛致远听了,仿佛想起了自己新兵的时候,笑笑,同时下定决心似的将香烟烟头扔到地上,踩灭,提起行李往中队方向走去。

6、【第六幕:再聚首】

镜头移到中队三楼游艺室的窗口,里面传出打牌及电视机的声音。镜头切换,从正门进入游艺室内部,首先是墙上宣传标语的特写,然后移向镜头左边,游艺室主要有两块,左面一块摆有家庭影院,对面是一张沙发,几人围坐在一起津津有味的看电视(《士兵突击》、《我是特种兵》之类),沙发上坐了几人,地上也坐了几人,花伟诚(副队长)也在其中,手里还攥着眼镜盒。沙发上有一胖兵看样子对电视画面不怎么感兴趣,就开始用手拍左前方一瘦兵的头左侧,瘦兵见有别人对自己打趣,就摸着脑袋笑嘻嘻的回头,沙发上几人心照不宣的同时望着电视屏幕。瘦兵摸着脑门无功而返,继续看电视。胖兵见计谋得逞,准备再次骚扰,不料瘦兵精明,猛然回头,胖兵被抓个正着,瘦兵举起胳膊做挑衅的动作假装发作,胖兵狡黠的一指房间的另一面,眼睛瞪着瘦兵,意思是叫他考虑清楚再发作,瘦兵顺着胖兵手指看过去,只好无奈作罢,同时对胖兵报以鄙视的深情,两手做出鄙视的动作同时做鬼脸。

镜头转向胖兵所指的那一面,即为游艺室的右边,这面摆放了几张棋牌桌,此刻只有两张桌子在用,这两桌旁边都有人观战。一张桌子有几名战士在下四国军棋,此时,战士甲把棋子坚定一落,口中故意叫着“干了你的军长”。战士乙急了,吼他:“去你大爷的,我这里还有颗子,你的炸弹怎么过去的?”。甲说:“咱这炸弹是大力士扔的,又高又远。”乙一贯是老实人,被甲的无赖气疯了,讲话都有点结巴了,出来一句:“你……你……这是违反条令条例的行为。”一旁的丙看不下去了:“行了你俩,还能不能好好玩耍了?

另外一张在使用的牌桌在打“斗地主”,斗地主这边是秦君浩(这也是前面瘦兵和胖兵动作收敛的原因)陈立轩(上士警衔,操上海普通话口音)、任明辉(老卡)(四级警士长,操苏北普通话口音)。秦君浩面前摆了一个对讲机。此刻,指导员秦君浩正把牌给旁边观战的小战士看,说:“亮亮,看看我下一步该咋出嘞。”小战士亮亮煞有介事的看了一眼说:“导员,打这一对下去,把他们的分给逼出来。”秦君浩无奈:“晕,你想媳妇了吧,咱现在在打斗地主,又不是一百二。”随即打了一把,叫着:“顺子”。这时,面前的对讲机响起:“指导员,指导员,门卫室呼叫,听到请回答”,秦君浩拿起对讲机应答:“听到,请讲”,门卫室:“指导员,有一名自称是退伍老兵的地方人员说要见你,证件都已经检查确认过了。”秦君浩:“名字?”门卫室:“毛致远”。秦君浩跟几个班长听到都露出惊喜的表情,忙说:“带毛毛到办公室,我马上下去”。撂下对讲机,秦君浩说:“来,打完打完,善始善终。

继续打牌,陈立轩说:“自家人的牌我不要”,任明辉(四级警士长警衔)皱皱眉,出“四个J”,然后把剩下的一张牌往牌桌上一拍。得意的说:“还有一张牌”。秦君浩与陈立轩面面相觑,突然,秦君浩憋住笑,一边说:“三个圈大你”,任明辉急了,指着刚刚扔出去的那把牌说:“导员,我是四个勾。”秦君浩假装紧张,“是吗”,突然又抽出一张Q拍在桌上大笑:“我也四个圈,盖帽,你一张牌死在那里吧,哈哈……”任明辉无奈,秦君浩与陈立轩大笑。秦君浩拿起对讲机说:“走,见毛毛去”,三人牌一收,走出游艺室。

7、【第七幕:叙旧】

镜头切换,办公室内,毛致远捧着门卫给他泡的茶,正在打量办公室“中队组织工作示意图”上的三大组织名单,这时门外传来一声“报告”,毛毛正不知所措,门开了,秦君浩他们大笑着进来。秦君浩说:“还真是毛毛,你咋来了,三年没见了。”毛致远也感慨的说:“指导员,卡班、陈班,三年没见,你们都老了很多啊。”然后指着刚刚在看的名单说:“这里面很多人我都不认识了。”指导员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嘛,毛毛发型变帅了啊!”掏出香烟边发边说:“坐下聊坐下聊。”大家寒暄着坐下。

镜头一转,办公室墙上的钟表显示时间已经将近九点。办公室烟雾缭绕,四个人在抽着香烟,不说话,仿佛在沉思,秦君浩说:“毛毛,你那个时候说的消防水池没水,不是你的错,我和队长都没有怪过你,我也想到你可能因为这个事有负担,只是我当时忙着战评,忘记找你谈了。”陈立轩说:“是不怪你的呀,是单位的问题,好端端的水池,没水”。任明辉抽口香烟,说:“对嘛,再说后来根本就没什么影响,三车灯罩一换,跟新的一样”。毛致远一笑:“其实现在我也没有太大的心理负担我也不再是当年的小毛孩子了”。任明辉说:“是啊,毛毛是新兵蛋子的时候可真是有趣”……

正说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推门进来,屏幕上字幕显示:“李健柏,退休教师,高桥中队义务编外辅导员”,与毛致远对视,两人都很惊喜,毛致远说:“李老师,好久不见啊”。李老师也说:“小毛回来了,哈哈”。又转身对正在给李老师泡茶的指导员:“指导员,我给你带来一个人”。一年轻女子进来,面带怒气,字幕显示:“马晓婷,公司职员,指导员妻子”。指导员立马明白了,忙堆起谄媚的笑,明知故问:“你怎么来了”,屋里几名战士也都起身叫“嫂子”。马晓婷嗔怪的说:“还好意思问,你是不是又把我生日忘了?还是李老师和阿姨想着,叫我去他家吃晚饭”。秦君浩反应过来,忙说:“哪里忘了,我这不是特意把小毛从外地叫过来给你过生日嘛,等会我让小俊去买沙县小吃,大家开心开心。”“沙县?屁!你就这么土土一辈子吧,还骗人”马晓婷一脸鄙视,虽然不知道毛致远为什么突然回来,但还是冲他笑笑,又怒脸对着指导员:“连条祝福短信都没收到,你给我出来。”指导员一脸无奈地跟妻子出去了,出门挥手示意陈班长把没泡完的茶泡完给李老师。

李老师坐下来问毛致远:“父母身体都还好吧?”毛致远:“还好,老师您现在还经常来呢?”陈立轩在一旁说:“是啊,李老师还是每周三都过来教歌,还教我们历史,水平跟易中天有的一拼。从我第一年的时候开始,已经……”陈立轩开始算,“哦!十年了”任明辉在一旁说:“错,从你来的前一年就已经开始了。”李老师笑着点点头,并说:“今天过来一是小马过生日,二也是准备和指导员商量星期五再讲一节历史课的事。”突然,陈立轩的手机响了,是一条短信,他看过之后,笑着说:“指导员又求助了。”开门对路过的小兵豆豆说:“豆豆,过来过来过来,去找指导员谈心,在会客室。”豆豆心领神会的笑笑:“是,班长。”陈立轩转身进来,任明辉笑:“指导员每次都是这一招。”毛致远突然满怀深意地说:“其实最需要谈心的还是军属啊”。气氛稍显沉重了一些,大家都点头表示赞同。

门开了,秦君浩拎着一袋小蛋糕,一脸沮丧。任明辉说:“导员真有效率,这么快就把蛋糕买回来了”。君浩愧疚的说:“不是我买的,她自己带的,说让我们分着吃,解解馋。”又一拍脑袋:“哦,对了”,去打开门叫住外面经过的战士:“小胖”那边:“”君浩:“过来,你嫂子买了一个大蛋糕放在食堂了,叫大家分了吃。”小胖:“好的,谢谢指导员”君浩:“别谢我,谢她,去吧”,转身关门回来说:“这次犯了严重的政治错误,忙就算了,关键是我没忙,打牌了。”陈立轩看着指导员说:“导员,不瞒你说,以前我不懂事,觉得你是军人怎么还怕老婆,后来咱也成家了,懂了,这不是怕是亏欠。”这时,外面传来中队战士在餐厅分蛋糕时为马晓婷唱生日歌的声音,纯净洪亮:“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晓婷嫂子,祝你生日快乐。”众人都沉浸在这温暖的气氛里。秦君浩和陈立轩在一旁分小蛋糕。“别说,这帮90后的小屁孩还真懂事!”任明辉打开话匣子,同时掏出香烟准备发,看到李老师又不好意思的收回去,感慨到:“我一年到头回不去几趟,但是我老婆给我闺女洗脑,把我讲的伟大的不得了,每次回去闺女都把我当英雄啊。其实啊,我们虽然是军人,但也就是个吃工资干活的,真正无私奉献的是那些义务兵和所有军属们哪。”众人点头称是。陈立轩一脸不解的问:“导员,话说回来,嫂子咋知道打牌了?给你这里按了一个监控录像?”指导员:“她看见你跟老卡在,就知道我们打牌了。”年长一点的任明辉也说:“晓婷虽不在编制,但也算是中队的老油条了,新兵来了还找她打听中队内幕呢。”众人哄笑,君浩说:“好你个老卡,我还想问你你闺女咋每次都喊我‘烟囱叔叔’呢”,众人又是大笑。停住笑,李老师问:“你这么有空怎么就不记得小马的生日呢?”君浩:“老师,我不是有空啊,打好牌还要继续赶材料呢。”任明辉接过陈立轩递过来的一块蛋糕,说:“老师您不懂,指导员打牌也是一项工作。可以密切官兵关系,联络官兵感情的。”众人开始吃蛋糕,同时叙旧。(陈、任、毛三人在聊当年的事,李老师和秦君浩商议星期五上课的事。)这时,洗漱号响起,任明辉和陈立轩忙起身,将办公室桌上物品归置整齐,对毛致远说:“毛毛,我们先去洗漱了,等会来找我们啊”。毛致远忙起身:“好嘞”。李老师也起身:“指导员,星期五讲课就这么定了,下午两点半。小毛,你有空到我家去玩,阿姨给你做好吃的。”指导员说:“老师,路上黑,您慢点”。李老师:“就几步路,没事。”两人起身送李老师出门之后,回来坐下,毛致远给秦君浩和自己分别一根香烟,点上,问:“怎么没看到队长?”秦君浩笑容收敛,说:“队长去给老陆陪床了,老陆钦点的。”毛致远:“哪个老陆?陆骏驰参谋长?”,秦君浩说:“对,他生病了。”毛致远吃了一惊:“不是刚转业没多久吗?”秦君浩眼神一暗:“对,真是突然”。随后又说:“我真是佩服咱陆参谋长。有一次丙烯酸厂的装置爆炸了,我们都怕啊,但是参谋长眼皮都没眨就上去了。”镜头淡下去

8、【第八幕:神勇参谋长】

镜头起,一座装置顶端冒着浓烟,警灯闪烁,秦君浩带侦查小组跑到装置下方观察情况,秦君浩手拿测温仪和可燃气体探测仪准备进一步火情侦查,并向旁边的班长喊:“老幺,快,找技术人员过来”。话音刚落,装置顶端发生爆炸,火星四溅,周围发生剧烈震动。秦君浩大喊:“撤!”众人紧张撤离。

爆炸之后,火势凶猛,发出巨响。地面有一个卧罐正在火焰的炙烤下, 十分危急。花伟诚、班长与秦君浩等人边观察边慢慢绕回原路,找了一个掩体后,花伟诚问:“指导员,上不上?”秦君浩仔细观察,十分犹豫拿不定主意。这时看到陆参谋长穿总队黄色指挥服镇定的走上前去,就站在危险的位置,仔细调整固定水炮,保护罐体。看到这些,秦君浩坚定的说:“带好器材,上!

9、【第九幕:探望老首长】

镜头回到办公室,墙上的钟表在滴滴答答的走着,显示十点多,文书聪聪正穿着部队发的背心短裤拖鞋搞办公室卫生,收拾好蛋糕包装纸,又过来擦茶几。擦到一个茶叶桶时,聪聪把它拿起来,擦过去再放回原处,茶叶桶(映射中央禁烟令,办公室内不摆烟灰缸)里已经满是烟头,指导员与毛致远还在茶几前抽香烟。

毛致远说:“指导员,我也想去看陈参谋长,顺便去看看队长。”秦君浩:“嗯,应该去的。走,洗澡去。”两人拍拍烟灰走出办公室。镜头暗

10、【第十幕:医院】

镜头起,医院门口,毛致远拎着一袋水果,袋子中隐约还能透出一条参谋长平时喜欢抽得牌子的香烟,不贵,但难找,心情复杂的望着“肿瘤医院”几个大字。

病床内,徐正豪趴在床上睡觉,姿势及其高难度,鼾声如雷。陆俊驰相貌棱角分明,眼神犀利,正半坐在床上看书。毛致远犹豫了一下,敲门喊:“报告。”陆俊驰抬头看了一眼,立马满脸堆笑:“呵……,小毛,你怎么来了?”拍徐正豪肩膀:“睡这么死,你的兵来看你了!

正豪一惊,坐起往门口张望:“谁来了?”“咦?小毛来了。快过来坐”。习惯性的掏香烟。又恍然大悟,“嗨,医院不让抽香烟。”

陆俊驰:“看你高兴的。”正豪骄傲:“那是,我带的兵,看,现在越长越结实了。”毛致远:“你看,我是队长带的兵,队长是参谋长带的兵,那我们是不是消防三代人啊”陆俊驰大笑,说:“憨娃娃,我跟你爸一般大,倒成了爷爷辈了,你就吃亏吧。哈哈。”

突然,正豪电话响起,来电显示是“指导员”,徐正豪接起:“指导员,怎么了?”秦君浩在那边边指挥大家搞卫生边说:“队长,你看能不能回来一趟?队里杨涛烈士的父母要来,主任要我们俩一起接待。”徐正豪说:“好,我马上回去。”挂完电话,跟陆俊驰说:“参谋长,我得回去,杨妈妈来了。”陆俊驰立刻明白,说:“好,快回去吧”。正豪:“唉”说完拿起帽子准备离开。

陆俊驰:“等会,把小毛也带回去吧”正豪说:““毛毛,跟我走!”毛致远临走给参谋长敬了一个军礼,之后跟着徐正豪出去了。

11、【第十一幕:迎接英雄母亲】

镜头切换到中队大门口。首先是着装整齐,威风凛凛的哨兵特写,其次镜头焦距渐渐拉长,中队全体官兵,排着整齐的队列,欢迎杨爸爸,杨妈妈。秦君浩正在教大家排练。君浩:“鼓掌”,大家整齐有节奏的鼓掌,君浩:“一二”,大家一齐喊:“爸爸、妈妈,我们想你了。”同时横幅从人群后面举了起来:向英雄的父母亲问好。秦君浩说:“好,不错,等会就这么来”。徐正豪:“指导员,让给养员买点水果吧”。君浩:“哦。对了,水果没买,小俊,快去。”

电话响起,君浩:“喂,丁科?快到了是吧,明白了”。眼神示意大家注意,准备。

镜头停留在徐正豪、秦君浩身上,两人正一齐望着支队驶来的方向。

远处,一辆武警牌照的小汽车逐渐映入眼帘,最终停在大门外,政治处组教科丁旭尧科长先下车,打开后排车门,从车上依次下来两位老人,看到年轻的消防战士,老人忍不住又流下眼泪。队长指导员上前敬礼握手,大家鼓掌,并有感情的大喊:“爸爸,妈妈,我们想你了”。同时举起横幅,杨爸爸,杨妈妈强颜欢笑跟大家打招呼,并走进营门。

跟在后面的丁旭尧科长招呼大家把杨爸爸、杨妈妈从老家带来的鞋垫和花生米从车上拿下来。

镜头切换。

荣誉室内,镜头掠过烈士的遗像。杨爸爸、杨妈妈眼中满含泪水小心翼翼地擦拭着烈士的面庞。旁边,科长、队长、指导员都忍住眼泪劝慰。

镜头切换。

办公室内,徐正豪和秦君浩分别握住哭泣的杨爸爸、杨妈妈的手,这边,正豪跟杨爸爸说:“谢谢二老的花生和鞋垫,大家都很挂念您们的身体。”那边,杨妈妈跟君浩说:“俺虽然失去了一个好儿子,但却得到了这么多的兵儿子,俺不伤心,知足了。

12、【第十二幕:尾声】

办公室中,给茶叶桶一个特写,这时有只手伸到茶叶桶弹烟灰。

镜头缩。徐正豪、秦君浩、花伟诚、毛致远等几人正在聊天。

正豪说:“两位老人从下车到走,眉头都没舒展过。”秦君浩说:“真难受啊,每次我过年过节给老人打电话问候,讲不了几句总要哭,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花伟诚说:“唉,眼看杨涛烈士牺牲都要满二十年了。”秦君浩说:“对啊,这二十年两位老人怎么挺过来的啊。”毛致远说:“今年全国消防部队又多了好些个烈士,真揪心。”徐正豪狠抽一口香烟,说:“没办法,是工作总要有人干啊,就是到了共产主义社会,消防也还是有危险的,也还得有人干。”大学生出身的花伟诚说:“不一定,队长,没准那时就是机器人当消防兵了。”众人笑。毛致远说:“其实队长,社会上也有这种现象,危险的事、得罪人的事很多时候都是你推我,我推你,照咱的想法,这事明摆在那里,总归要有人去出头,去解决啊。说难听点,有位领导不讲嘛:人总有一死,为人民而牺牲,就是死得其所,重于泰山。”花伟诚说:“对啊,遇到这样的事别人不上,那就咱上呗,有句话叫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秦君浩说:“呸呸呸,什么地狱不地狱的,应该换一种说法。”徐正豪说:“指导员,什么说法?”秦君浩将烟头扔进茶叶桶,挥手做指点江山状,说:“当今之世,舍我其谁!”众人:“对!对!对!舍我其谁。”镜头停留在毛致远脸上,眼光明亮,面带微笑,脸上的迷茫消散(映射在老家扶老人被讹的烦恼想通)。镜头转换,黑白影像,切换为毛致远刚刚入伍时宣誓的视频。

我宣誓:忠于中国共产党,忠于祖国,忠于人民,忠于法律;服从命令,听从指挥;严守纪律,保守秘密;秉公执法,清正廉洁;恪尽职守,不怕牺牲;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我愿献身于崇高的公安消防事业,为实现自己的誓言而努力奋斗!宣誓人:毛!致!远!

镜头暗

13、【第十三幕:字幕】

真实影像:消防官兵处置险要火灾、抢险救援等真实画面。最后消防兵的守护下,深情敬礼,一面国旗迎风飘扬。(主要配合字幕显示)

同时字幕滚动:

杨爸爸、杨妈妈,剧中杨爸爸、杨妈妈原型,其子杨波于1996年11月21日在船舶火灾中因抢救群众生命牺牲。杨爸爸、杨妈妈化悲痛为力量,十几年如一日对部队的关心和对中队官兵如亲儿子一样的关爱,被公安部消防局授予了“十大英雄母亲”的荣誉称号。

李楠君,剧中李健柏老师的原型,十几年如一日,定期为中队官兵教唱革命歌曲,传授历史知识,风雨无阻。并与妻子孙根娣一起,给予中队青年官兵无私的关怀与帮助,用实际行动谱写了军民鱼水情的新篇章。

当前,全国消防部队官兵正以守土有责的使命感及舍身报国的大无畏精神,满怀对人民群众的热爱,积极处置各类灾害事故,守护国家及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为这样一群可亲可敬的人,致敬!

谨以此片献给支持和拥护消防事业的人们

献给一代又一代的消防人。

献给曾经以及正在高桥消防中队奉献青春的全体官兵。

镜头暗

 

 

演职员表、编剧、摄像、道具等

 

 

编剧:刘  浩  顾问:李楠君

完成于2014年10月25日 高桥消防中队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本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代写微电影剧本
中国国际剧本网微电影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wdy)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