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微电影剧本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党员干部带领致富题材小品剧本
公司安全题材搞笑小品剧本《敬
通信公司搞笑音乐情景舞台剧剧
环保宣传搞笑小品剧本《保护野
适合国庆节表演的三句半台词(谱
企划部经理小品,企划部员工小品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医院温暖正能量题材情景剧 5-22
金店情景剧剧本《珍奇异宝 5-20
医院题材的情景剧剧本,医患 5-17
关于父亲的小品,父亲节小品 5-15
全国助残日主题小品剧本(我 5-12
建筑企业音乐剧剧本《公司 5-10
感人母爱的小品剧本剧本(人 5-8
关于宣传十九大七一建党节 5-5
建筑行业道路施工安全小品 5-2
经典搞笑禁毒小品剧本,关于 4-27
全国爱眼日活动宣传小品剧 4-24
世界环境日主题活动小品剧 4-22
适合世界无烟日宣传表演的 4-20
医院医生护士音乐剧剧本《 4-18
关于全面开放二胎策超喜剧 4-17
全国学生营养日宣传教育活 4-15
5.17世界电信日主题活动小 4-13
家庭和睦小品剧本,家和万事 4-11
5.12国际护士节医院门诊大 4-8
全国爱牙日搞笑音乐剧剧本 4-4
妈妈您辛苦了小品台词(人间 4-2
五四青年节爱国小品剧本(保 3-30
恶搞宫廷小品,宫廷情景剧小 3-27
银行帮助家民脱贫致富小品 3-24
六一文艺演出小品剧本,庆六 3-20
512医院护士题材正能量小品 3-14
五一国际劳动节弘扬劳模精 3-12
旅游市场物价投诉监管小品 3-9
房地产公司交楼搞笑小品(交 3-7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微电影剧本 > 感人微电影剧本 > 正人君子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微电影剧本-感人微电影剧本   会员:米粒质子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8/1/5 16:48:12     最新修改:2018/1/7 9:41:48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正人君子
作者:清泉石上流
中国国际剧本网微电影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影剧本、微电影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正人君子

1、大街上   日 外

贾晓艺(衣着时髦,50多岁,风韵犹存)正在大街上走着,迎面遇到了一个年龄与之相当的女士。

女士:嗨!老同学!好久不见!

贾晓艺抬头一看,立即高兴地握住同学的手说:是你啊!真的好久没见着你了。

女士:怎么样?你那帅气的儿子结婚了没有?

贾晓艺:哦!怎么想起来问这个?你想给他介绍对象?

女士:可以啊!他还在M公司工作吗?

贾晓艺:是的。不过几个月前,公司把他派到广州去当营业部经理去了!

女士:真的?升职了!那就更加没问题了!说!想要找个什么条件的?

贾晓艺笑着从挎包里拿出手机,翻出一对俊男美女,在一家高级餐厅里用餐时拍的照片,递到同学面前,得意地一张张翻着说:谢谢了!看!人家有了!广州找的。漂亮吧?家景也不错哦!

女士:哇!这么漂亮的美女!这么讲究的餐厅!看来你儿子混得还真不错!才去了几个月!工资一定很高吧?

这时,贾晓艺的手机响了起来。她看了一眼,又得意地说:瞧!广州打来的。

女士一看,忙说:那你忙吧!我走了!拜拜!

女士挥挥手,走开了。

贾晓艺接通了电话:喂!你好!

电话里:你好!请问你是张君的母亲吗?

贾晓艺:是的。请问你是…?

电话里:我是广州市公安局的。

晓艺吃惊地问:公安局的?请问,有什么事?

电话里:你儿子窃用了他们公司5万元的营业款。公司的人到我们这儿报了案。所以,人已经被我们拘留了。

贾晓艺吓呆了,颤抖着问:啊?那要怎么办啊?

电话里:公司的人说了,5万元钱,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要不是你儿子把赃款都花完了,赔不出来,他们也不会报到我们这里。现在,他是赔不出来了,就只能看你了。如果你愿意赔偿,那他们也可以不再追究。否则的话,他们只能追究他的刑事责任了!

晓艺哭泣着央求道:别!别!我赔!我赔!

电话里:那你就尽快到广州来,自己到公司去和他们了结吧!只有你了结了,我们才能放人!

晓艺:好的!好的!我一定去!我明天就去!

2、小两室一厅的房间里   日 内

张君(衣着讲究,风流倜傥)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衣着,然后,走到门口,伸手去开房门。

门开了,他看着外面想了想,又把门关上了。

他返身来到客厅。房间里空无一人。

他径直走到铺有两张床的卧室里。来到一张床头放有几本书的床前。弯下腰,翻腾起来。

他掀开枕头。枕头下什么也没有。他又把书一本、一本地拿起来抖了抖,从一本书里抖出了两本存折。他看也没看,就把存折放进书里去了。然后,他把手伸进了枕套里,脸上一阵惊喜。随即,他缩回手来,一小叠百元大钞被他抓在手里。

张君开心地笑着,得意地把钱在手里拍了一下。然后,掏出钱包,撑开。钱包里只有几十元钱。他把百元大钞塞了进去。然后,满足地把钱包揣进了自己的衣服口袋里。转身走出臥室。

到了门口,正要伸手开门,他不由地又停住了。他站在那儿想了想,掏出钱包,拿出百元大钞,留下两张放回钱包里,然后,返回到那张床前,把余下的大钞,又放回到枕套里,然后,把枕头摆好,坦然地出门去了。

3、还是那个小套间里   晚 内

贾晓艺的妈妈(八十多岁,有漂亮的底子,精神很好,),坐在放着几本书的那张床上,转身欣开枕头。把手伸到枕套里,结果,里面什么也没有。

老太太皱着眉头嘟囔道:哟!奇怪了!这才几号?我枕套里面的钱,怎么就一张也没有了呢?

正在对面床上叠衣服的贾晓艺,在意地回答:没有了,那就是被您用完了。有什么好奇怪的?

老太太:不可能啊!我差不多2千元的工资,每个月到发工资了,都还会剩几百元的啊!

晓艺:那就是您买了什么贵的东西了!

老太太:没有啊!你见我买了什么了吗?

晓艺:哦!我忙着上班,每天早出晚归的,怎么可能看得见您买了什么呢?您还是自己好好地想想吧!

老太太:我想了啊!可是,什么也没想出来!

晓艺:您都八十多岁的人了,想不起来也很正常!慢慢想吧!

老太太:这个我是可以慢慢想。但是,我工资卡里余下的那几千元钱,你去广州替张君还债的时候,哭着说你的钱不够,我就把它全部取给你了。现在,我连钱买菜的钱都没有了!

晓艺:是吗?那您就别买了!以后我每天下班,会把菜买回来的。省得您买的菜,我和张君都不喜欢吃。

老太太:可是,我身上一点钱也没有了,我难受啊!

晓艺回头看了看老妈,无奈地拿过挎包,掏出一张百元钞票,送到老妈的手里说:我现在也没有钱!您就先花着这一百元吧!

老太太接过钱来说:就一百元,到发工资还有好几天呢!

贾艺:不要您买菜,就买点您自己喜欢吃的零食,应该差不多够了。如果不够,等您花完了,我再给您。省得到时候,您又不知道钱花到哪里去了。

老太太无奈地说:哦!那好吧!

4、小房间里   日 内

贾晓艺和姐姐贾晓琴(衣着邋遢,相貌普通,眼神却精明狡诈)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晓艺说:唉!妈妈的记心不行了!这两个月,总是不知道把钱花到哪里去了!离发工资还有好几天,就吵着没有钱了,总跟我要。真是拿她没有办法!

晓琴惊愕地看着晓艺说:不会吧?前几个月,她还跟二姐说,她现在每月的工资总能花剩几百元,所以,想要搞一个零存整取的存款。是姐姐叫她别把自己搞得那么紧张。到月底剩下多少,下个月取工资的时候,就少取多少。这样,多余的钱自然就存在银行里了。她才没有弄的啊!

晓艺说:是吗?原来确实没听过她什么时候说差钱的。可是现在,却好像个个月都不够用了!

晓琴眼珠一转,说:这样啊?那我得把她的工资卡拿走!每次就给她一百元钱,花完了再给!

晓艺吃惊地看着晓琴说:这个,她能同意吗?

晓琴:这可由不得她不同意!不然,你有多少钱贴给她?等她回来了,我就跟她把工资卡要过来!

这时候,母亲提着几塑料袋的菜,神采奕奕地推门进来了。

晓琴、晓艺一起迎了出来,齐声叫道:妈!

老太太见到晓琴,高兴地说:“哦!晓琴来了!”

晓琴:是的。

老太太转身进了厨房,把菜放到了柜子上。然后,转身出来。进了卧室。

这时,晓琴说:妈!我听晓艺说,您这两个月总是搞不清楚,工资到底花到哪里去了?是吗?

老太太说:是啊!但是,我敢肯定,这钱不是我弄丢掉的。它就是放在枕套里,自己不在了的!

晓琴看了一眼晓艺,见她只顾整理着自己的衣服,便说:怎么可能呢?这钱又没长腿!还能自己跑掉?

老太太想不通地说:是啊!晓艺也说,这个家里又没有外人,一直好好放着的钱,怎么突然一下子就左丢,右丢的呢?一定是我花过以后,忘记了!可是,我确实想不起来,我什么时候花了?到底花到哪里去了?所以,我也被她说糊涂了!

晓琴:唉!您都八十多岁了,也到了该糊涂的时候了!这样吧!您把您的工资卡交给我,我来替您保管!

老太太:不行!我自己的工资,为什么要交给你?

贾琴:因为您老是把钱弄丢了啊!您总不能让晓艺每个月都给您贴钱吧?我替您保管着,每次给您拿一百元钱。您花完了告诉我,我再给您。这样,钱不是就丢不了吗?这有什么不好的?

老太太:不好!不好!这样,我花自己的钱,还要受你的限制,一点自由也没有了!再说,你都没跟我住在一起了,不方便!

贾晓琴:有什么不方便的?我那里离您这里,骑自行车最多10分钟就到了。而且,我闲着也没有事情。给您送送钱,我有事情做了。您也有个伴了,不好吗?

老太太:你要是有事送不过来呢?

晓琴:那就让晓艺先给你,我再还给晓艺啊!

老太太:与其这样,还不如就让小艺帮我管着,这样我拿钱不是更便吗?

老太太的话音还没落,晓琴立即回答:不行!不行!

老太太:为什么?

晓琴:因为,因为,晓艺要上班,没有时间管您!

老太太:她上班,早、晚总是在家里的啊!我就跟她拿点钱,要什么时间?

晓琴哑口了一下,说:她上着班,忙来忙去的?哪有时间帮您去银行取钱啊?对吧?晓艺?

晓艺看出了姐姐的心思,便回答:对!就按姐姐说的办!把卡交给她吧!

晓琴得意地伸出手来说:听到没有?快!把卡给我!

老太太极不情愿地看着她问:真要交给你?

晓琴:当然!不然的话,钱老丢,您不心疼,我还心疼呢!

无奈的老太太,只好拿过枕头旁边的书,翻开,把里夹在里面的工资卡拿了出来,递给晓琴。

这时,晓琴见书本里还夹着身份证和另外一本定期储蓄卡。于是,伸手过去,把银行卡拿过来看。里面显示存有10000元钱。

贾晓琴:哦!这里还有一万元的定期存款啊!

老太太夺过存折来说:你们搬走后,小君很少在家里吃饭,晓艺中午又不在家,晚饭她和我吃得都很少,所以,我一个月将近两千元的工资就用不完了。不知不觉的,工资卡里竟然攒够了一万多元钱。所以,在银行工作人员的提醒下,我就把它转成定期的了。这样,利息不是可以多得一点吗?

晓琴:哦!老是老了,这帐算得还蛮清楚的嘛!

老太太:那是!

说着,把卡仍然夹在了书本里,放到了枕头旁。

晓琴看着手里的工资卡说:这卡的密码是什么?您得告诉我啊,不然,我怎么取钱?

老太太:是我的生日!

这时,张君悄悄地走出厨房,轻轻地打开房门,走了出去,再转身轻轻地关上了门。

晓琴满意地把工资卡装进自己的挎包里,然后,看着老妈,拍着挎包说:好了,现在可以您可以放心了!这钱不会再丢了!

5、另外的一个厨房里   日 内

贾晓琴把放在砧板的肉分成两份。肉多的一份,肉少的一份。然后,把肉多的放到锅里,肉少的放进塑料袋里。

站在一旁看着的老公(六十来岁,肥胖,衣着邋遢,相貌普通。)说:哦!你送给你妈的,总是肉少骨头多,你就不怕晓艺说你?

晓琴:她说我什么呀?我妈本来就只喜欢喝汤,吃不动肉的。所以,多给她们点骨头,还可以多煮几次汤呢!

丈夫:就你精!

晓琴:那是。

晓琴接着,又倒出塑料袋里的蔬菜摘起来。边摘菜,边把它们分成两份。少的装进塑料袋里,多的就放到一旁。

丈夫:这一下,又得给你妈送菜去了?

晓琴:当然。

丈夫:我看你呀,是越跑越勤了。乐此不疲啊!

晓琴:没办法!本来是想,我把工资卡拿过来之后,每次给她一百元钱,等她花完了,我再给的。可是谁知道,就这样,也经常是今天才给她一百元,明天一早,她又说钱没了!

丈夫:怎么会这样?

晓琴:老了!糊涂了!揣着出去,掏掉了!要不就是买什么东西,一百元递给人家,不等人家找补,就走开了。你说,这些人也真坏,专坑老人的钱!所以,没有办法再给她一百元了!我让晓艺一天就给她拾元钱!这样丢了,骗了,也就没有关系了!

丈夫冷冷地一笑说:莫非你们就没想过,你妈的钱,或许就是在家里丢掉的吗?

晓琴斜瞅着丈夫问:什么意思?

丈夫:明知故问!张君在广州学会了大把地花钱,回家以后,工作没有了,收入也就没有了!手脚一下子就能收得住?

晓琴诡异地一笑,说:当然想过。但是,晓艺不往那儿想,我又何必要往那儿想呢?我又没抓到现行!那样想了,即会跟晓艺撕破脸皮,还不能让我妈乖乖地把她的财政大权交到我手里。我傻啊?

丈夫会意地笑了:哦!看来这些年是没白跟我睡啊!

晓琴得意地:那是!你说,本来这些年,我妈那里一直是我们住着的。房租,水电费,生活费,我们可是省了不少钱呢!可是,晓艺借着离婚,就硬是要搬到我妈那儿,把我们给挤出来了!原本以为,从此以后我妈的便宜,就只能让她占了。没想到她儿子居然唱了这么一出!真是再好不过了!现在,房子他们能住!但这钱嘛,他们能占多少?我能占多少?可就是我说了算了!

丈夫:不过,你让你妈身上就只揣拾元钱,她能同意?

晓琴:钱都交在我手里了,她不同意又能如何?她还能跟我抢啊?

丈夫:那,你姐他们就不管?

晓琴:他们?我哥从来就不管我们家的事。大姐都癌症了,就算有心,也无力管了!至于我二姐嘛,自从她们夫妻下岗,在我妈那附近开小餐馆,想借用我妈的小煤棚,被我断然拒绝,我妈不敢反对,我大姐劝说我也不答应之后,她就再也不是原来的那个孝女了!我妈的事,她已经很少过问了!再加上她现在,又是风湿,上、下个二楼都要靠双手拉拽;又是颈椎引起肌肉萎缩,一双手只剩下了皮包骨头,还三天两头地眩晕;又是白血球只有2、3点,三天两头的感冒,发痧,一闹腾就是一两个月。上一次刮痧的淤血还没有散去,又叫我帮她刮了;又是心脏不好,脸嘴经常是青紫的;还有肠胃不好,睡眠不好,浑身都是毛病;还不时地要照看一下小孙女!她比我大姐还罗嗦呢,哪里顾得上管这些事情!

丈夫:你二姐看起来是个聪明人,其实依我看,你们五子妹里,最傻的人就数她了!年轻的时候,你们家谁没占过她的光?结婚谁没去过她的婆家?孩子们上学时,谁没到她家度过假期?那可是吃、喝、拉、撒要全包的!而且,你们家只要有她在,家务活就全是她的了!包括我们住在你妈那里的时候也同样,她一进门,我们就可以吃现成的!吃完饭,又是她使唤她女儿去收洗!真是大包大揽呢!可是,你妈的光呢?她却是一点也占不着!就连想借个小煤棚用几天,都办不到!你说她是不是有点惨?

晓琴冷笑着说:还有更惨的呢!小饭馆关门后,她不是去打工了吗?

丈夫:是啊!怎么了?

晓琴:有一天,我姐夫到我妈那儿,向我妈告状,说她打工挣了钱,不让他花!后来,我去她家就跟她说了。结果,你猜怎么着?

丈夫:怎么了?

晓琴:她一把把我拉进她的卧室,拉开抽屉让我看。我一看,抽屉里放着至少三千多元钱呐!

丈夫:是吗?那么多!

晓琴:是的。她说:‘看吧!我不仅把工资全部放在这,就连年终奖,也都放在这里了。我连一分钱的私房钱都没有!这拉开抽屉就可以拿的钱,他竟然还说我不让他花!要怎样才算让他花呢?’

丈夫冷笑着说:哦!你姐做人,还真是一点都不设防啊!

晓琴:是啊!这种傻瓜!她也许觉得自己这样做,很无私!很伟大吧!可结果呢?

丈夫:怎么了?

晓琴:没过几天,大概是大年三十的前一天吧,她悄悄地告诉我说,前几天,眼看着就要过年了,她想要买点年货,发现钱包里只有一百多元钱了,就到抽屉里去拿钱。结果,拉开抽屉才发现,抽屉里那几千元钱竟然分文不剩了!之前,我姐夫就跟她说了一句要去看草医,她答应了。但是,她没想到,我姐夫竟然就这样不声不响地把抽屉里的钱全拿走了!

丈夫:是吗?

晓琴:是啊!无奈,她只能找工资卡,想取点退休工资来过年。可是,工资卡居然也找不到了!

丈夫:这样啊?不会吧?

晓琴:是啊!所以,她只好向我姐夫要她的工资卡。可我姐夫却说,让她去银行挂失!她说,她当时真的是气死了!就反问我姐夫说:‘这家里就我们两个人,又没有进过小偷,我凭什么去挂失?’

丈夫:那你姐夫怎么回答?

晓琴:他没吭声。我姐也没再追问。到第二天,我姐再拉开抽屉,就看见工资卡已经放在里面了。于是,她也不追问了,拿着就去了银行。可是,到银行一看,卡里居然只剩下几十元的零头了!

丈夫:真的?那你姐也没骂你姐夫?

晓琴冷笑一声说:哼!骂什么骂?她还为他开他脱呢!说他下岗了,又生着病,每个月200元的生活费,还时有时无的,没有安全感,才这样的!所以,她理解他,不想责备他!

丈夫:哦!她还真是宽宏大量啊!那后来怎么办呢?

晓琴:她说,那时,离大年三十就只有三天了,而她全身上下,却只有钱包里的一百多元钱!她当时急得,都不知道那个春节该怎么过?

丈夫:她傻呀?用得着急吗?要不,叫你姐夫还回来一点;要不,就跟大女儿要点,不就解决了吗?

晓琴:哈!她傻就傻在这些地方啊!她说,她从来没开口向谁要过一分钱!就算是跟我姐夫和两个女儿,也没有要过!所以,她开不了这个口,不知道怎么要!

丈夫:哦!那她怎么解决呢?

晓琴妒忌地说:人家不是养了好女儿了吗?就在这时候,人家的小女儿从上海给他们寄来了过年钱。她的难处,也就这样解决了啊!

丈夫:这么说起来,你姐还真是够可怜的!自己身体又不好,打工挣点钱呢,还轮不着自己花!打不成工了,一个人的退休工资要养两个人!还不会开口向谁要钱!

晓琴:哼!她活该!我记得有一天,她抱着她的小孙女去看我妈。我妈一见,高兴得哟!满身地掏钱。可是,掏遍全身,一共就掏出了十几块钱!也拿着硬往我姐的手里塞!我姐死活都不要!

丈夫:哦!那可是你妈的大重孙啊!她见了,能不高兴吗?才十几块钱,你姐肯定是不会要啊!你就没替你妈掏点钱给她?

晓琴:休想!我才不会给她一分钱呢!这辈子,她都别想从我手里拿到一分钱!

丈夫:这么狠啊!不过,我一直不明白,你姐好像没有什么地方得罪过你吧?你为什么就这样跟她过不去呢?别的不说,你连人家想用一下你妈的小煤棚都不让了,可是,你要买房子了,人家不是还尽心尽力地帮你吗?瞧瞧我们的这套房子!又宽敞,又明亮,还买得那么便宜!我听你大姐说,为帮我们买这套房子,她还自己出钱买礼品,托人把房东找来,帮着你砍下了将近两万元的价钱!加上免了中介费,我们可是省了房价的20%呢!都这样了,你为什么还这样恨她啊?

晓琴:不为什么!就因为从小到大,我什么事情都矮她一头!样子没有她漂亮!学习没有她好!没有她勤快!没有她爱干净!嫁个老公条件没有她的好!养个小孩还是没有她的成器!所以,我非常不爽!就想扳倒她!让她在我面前低头!

丈夫:哦!那你办到了吗?

晓琴得意地笑着说:过去,我想办,可是办不到!现在,我手里握着我妈的财政大权,倒是不费吹灰之力,轻而易举地就办到了!

丈夫:是吗?

晓琴:当然!首先,我妈的钱,我全权做主了,她不敢对我说半个不字!其次,我妈每月将近两千元的工资,就付点水电费,花那一点点的生活费,每月能剩下多少,她是会计,肯定心知肚明,可她不敢说!也不敢问!只能任我处置!第三,我三天两头地去给我妈送菜,做饭。在外人眼里,我才是随时在关心我妈的孝女,她只能自愧不如!第四,我明着是去给我妈做饭,实际上,就我妈就是喝点汤。饭菜就算再加上晓艺,也未必吃得过我!我真正完全为我妈做的事情,也就是每个星期,她洗澡时,帮她擦个背。可她还必须认为,我是照顾我妈去的。得对我感恩戴德!第五,我老往我妈那儿跑,晓艺跟我的关系,就比跟她亲多了!晓艺有什么事情都只跟我讲,不告诉她。就如,张君在广州偷公司钱的事,家里偷我妈钱的事,要不是我悄悄地告诉她,她根本就不会知道!所以,我拿走了我妈的工资卡,不仅在经济上占了我妈的大便宜,而且,还在无形之中,成了我们家主事的大姐了!她不低头,又能怎样呢?

丈夫:嚯!英明!不愧是我老婆!我都输给你了!

6、小套房里    日 内

晓琴提着一些菜,开门进来。

客厅里空无一人。但是,可以听到卧室里传出的体育比赛讲解声。

晓琴转身进了厨房,放下东西后,径直走进母亲的卧室。

卧室里,老太太和衣睡在床上。电视开着,老太太则睡着了。

晓琴一看,叫了起来:妈!您怎么又开着电视睡着了呢?您再这样睡,就跟死人没有什么区别了!快起来!起来!

晓琴说着,把老妈拽了起来。

老妈说:哦!我又睡着了啊!唉!没有办法!我是在看电视的,可是谁知道,老是看着、看着的,他就睡着了!

晓琴:那您就别躺在床上看啊!到客厅里坐在沙发上看,不是就睡不着了吗?

老太太:可是,坐着腰会疼的啊!

晓琴:那您就老这样睡啊?

老太太:不睡,你让我做什么呢?我原来每天早上都会出去走走,和老同事,老朋友们约着去菜市场买买菜。然后,回家来做做饭。可是,现在我钱也没有了,菜也买不成了,饭也做不成了,除了睡觉,你说,我还能做什么呢?

晓琴:您就不会到外面去走走。哪里好玩,去玩玩吗?

老太太无奈地一笑:到外面走走?身上只有几块钱,想买东西,买不了!想吃点什么东西吧,还要掏出钱来数数,看看够不够。太寒碜了!不去!没意思!

晓琴:那现在我带您去。想吃什么,我给你买!

老太太:不去!我成天吃了睡,睡了吃的!肚子都不会饿了,什么东西也不想吃了!

晓琴:不吃,那我们就随便溜一圈,再回来!

老太太:不!我不去!

晓琴:不行!非去不可!否则,你就要变成老年痴呆了!

老太太:真的?

晓琴:当然!

老太太害怕了:那好吧!我上个卫生间。

老太太说着,穿上鞋子,进卫生间去了。

晓琴弯腰去整理枕头。这时,她一眼看见了枕头旁边的书。她眼珠子一转,忙拿过那本夹着存折的书本来,翻开,取出存折,打开来看。结果,存折上显示,那10000元钱已经被取走了。

晓琴惊讶地大声叫起来:妈!妈!您那一万元的定期存款,被您取出来了吗?

老太太在卫生间里回答:没有啊!还没到期呢,我取它做什么?

晓琴:您真的没有取吗?

老太太:当然没有!

晓琴急了:可是钱不在了!

老太太:怎么会?那存折一直好好地夹在书里的啊!

老太太说着,走进卧室来问:怎么回事?

晓琴:钱被人取走了!

老太太:真的?谁会取我的钱啊?莫非这家里,还真的进贼了?

晓琴冷冷地一笑:当然!不进贼,钱能丢了吗?

老太太着急地说:就是!就是!我早就跟你们说了,我的钱是在家里丢的。可是,你们就是不信啊!你和晓艺老是一口咬定,钱是我自己弄丢了的!好了,现在该知道了吧?这家里确实进贼了!怎么办呢?要不要赶快报警啊?

晓琴:报什么警?不用!到银行一查,就能知道是谁偷的了!

老太太:真的?

晓琴:当然!

老太太:那我们走吧!

晓琴:走!

说着,挽着老妈出门去了。

7、一个走道里   日 内

晓艺拿着手机,从办公室里走出来,一直走到了走道的尽头处。边走,边说:姐,现在没人了,你要说什么?说吧!

手机里传来晓琴没好气的声音:我要说什么?我要告诉你,张君又做贼了!

晓艺大惊失色地问:啊?你说什么?他偷谁了?偷什么了?

手机里晓琴恨恨地说:他偷谁了?他偷妈妈了!偷什么了?偷妈妈的钱了!

晓艺:啊!妈妈身上不是最多只有拾元钱了吗?就这点钱,他也能偷?你看见了吗?你凭什么这样说?

晓琴:凭什么?凭银行里的监控录像!

晓艺:监控录像?

晓琴:是的!今天早上,我到妈妈这里来,结果发现,妈妈那一万元的定期存款,居然被人给取走了!我一气之下,就带着妈妈到银行查去了。结果,监控录像显示,那钱是被张君取走的!他跟银行的人瞎说,妈妈生病住院要花钱,所以,让他去取!可是,妈妈什么时候住院了?她根本就什么也不知道!

晓艺的脸色青一阵,紫一阵地呆住了:啊!

晓琴:啊?其实,我早就猜到,妈妈放在枕套里的钱,还有那衣袋里装着,一百、一百地不见了的钱,都是他偷走的!我原以为,只要妈妈身上没有钱,他就会住手的。可是没想到,他竟然能把妈妈存折里的钱也偷走了!那可是一万元钱啊!是妈妈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才攒下来的!他竟然也偷!他真是胆大妄为,太没有良心了!

晓艺:啊?你既然想到了,你为什么不早说?

晓琴:哈!我能想到,你就想不到?你都不说,我为什么要说呢?我又没逮到现行,我又凭什么说呢?

晓艺:可是,可是,我怎么想得到他会这样不争气呢?这个死儿子!他怎么这样啊?这可怎么办啊?

晓艺说着,失声痛哭起来。

晓琴冷冷地回答:怎么办?好办!把钱还回来啊!

晓艺:可是,你是知道的,我为替他还广州5万元的债,已经借钱了啊!我哪里还有钱还啊?

晓琴:那你说!这事怎么办?

晓艺:这事,你也别告诉姐姐他们!我求你了!给我留点面子!等我攒攒,攒够了,我一定还!

晓琴:哼!你就好好地护着你那宝贝儿子吧!我可以不说!但是,他不可以再做了!

晓艺:谢谢姐!我会狠狠地骂他的!他不会再做了。他也做不了了!妈妈身上,再也没有钱了啊!

电话里那头晓琴不等晓艺的话落音,就挂机了。

晓艺楞了一下,然后,擦去眼泪,又拨通了电话。

电话里传来张君的声音:妈!什么事?

晓艺没好气地说:什么事?你办的好事!

儿子:哦!好好的你发什么火啊?我做什么了?

晓艺:你做了什么,你不知道吗?你为什么要取你外婆那一万元的定期存款?

儿子:这还用得着问吗?当然是因为我没有钱用了!

晓艺:你没钱用,就偷外婆的啊?你怎么就不吸取广州的教训呢?回来还偷!你真的想蹲监狱吗?

儿子:蹲什么监狱?别说得那么难听!我那是带着身份证去,名正言顺地取出来的,凭什么蹲监狱?

晓艺:少跟我废话!你快把剩下来的钱,给我还回来!

儿子:还回来?我为什么要还?别不知道,琴姨妈看到外婆的这一万元存款的时候,我可是在家里的。外婆当时说得清清楚楚,这一万元钱,是他们一家搬走后,我们跟外婆住在一起,才攒下来的。所以,这么多年,他们可以把外婆的工资花个精光,我们为什么就不可以花光一次呢?

晓艺:这?

儿子:这什么?琴姨妈如果再提让你赔钱的事,你就这样问她!她若能回答,我还有话等着她呢?

晓艺:什么话?

儿子:外婆的钱,我若算是偷,那,她就是抢!我偷的有数,就一万元钱!她抢的却是无数!是外婆每个月都有的工资。

晓艺:你别瞎说。她只是代外婆保管。

儿子:是吗?如果真的只是想代外婆保管,那她既然已经知道钱是我拿的了,她为什么不让你警告我,不许再拿!然后,把外婆的工资卡还给外婆呢?她这不是想抢外婆到死,又是什么?

晓艺:这!

儿子:还有,她不想抢钱,为什么外婆想把工资卡交给你,她硬是要拦着不让呢?

晓艺:就算是这样,她也只是帮外婆管着,外婆的所有费用,她都是要拿出来的呀!

儿子:哼!只是帮管着?外婆的所有费用能有多少?外婆多少年都不进一次医院,连药也很少吃!感冒了,就像你们说的,打几个喷嚏就好了。她能有多少开销?就她吃的那点饭,再加上你,还有那小点水电费,一个月能花多少钱?零头都花不了吧?不然,她能在我们搬来之后,短短两年不到的时间里,就存了一万元的定期吗?而且,那还是在她想买什么,就买什么的情况下存下来的。可是现在,琴姨妈居然能一天只给外婆拾元钱!她想抢多少?不是明摆着的吗?

晓艺恍然地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说:哦!也是啊!

8、老太太家门口    日 外

树叶落了,又发芽,长大了。再落叶!

9、小套间里   日 内

晓琴(穿着单衣)和晓文(秀丽的五官透着一丝高雅,和善的面容带着一些憔悴。穿着毛衣和外套)提着菜,先后进了屋。然后,拐进了厨房。

屋里静悄悄的。

晓琴:哦!今天怎么没开电视了叫呢?平时总是开着的。

晓文:是吗?

晓琴:就是。电视嘛,从早到晚一直开着,人嘛,从早到晚一直睡着。睡得是早上还是晚上也分不清楚了!饭是吃过了还是没有吃也不知道了!现在,是真的变成痴呆了!

晓文:真是这样的话,还真得送她去敬老院了!

晓琴不以为然地说:送她去敬老院?她要愿意啊!她可是一说,就反对的!

晓文:她不愿意去,就让她这样下去啊?你可以多给她做做工作啊!

两人说着话,把菜放到了厨房里。然后,走进母亲的卧室。

卧室里没有人。床是空着的。

晓文:呃?妈不在?

晓琴:可能在卫生间吧?妈!妈!

没人回答

晓文:。还真不在!她能到哪儿去呢?

晓琴:嗯!有可能是拿牛奶去了吧?能自己出去走走,难得啊!好了,不管她!我们做饭吧!一会她准回来。

两人走进厨房。

晓文抬眼四处看了一下,只见厨房里,到处都粘着薄薄的一层油污。于是,她拿起铁屑团子,挤了一些洗涤剂在上面,便四处擦洗起来。

晓琴瞅了她一眼,便独自摘起菜来。

厨房打扫干净了。晓琴把菜也一盘一盘地切好了。

晓文抬起手表来看了一眼说:哦!都快12点了,妈怎么还不回来呢?

晓琴也慌了:是啊!要真是去拿牛奶的话,早就该回来了啊!要不这样吧!你炒着菜,我出去找找!

晓文:算了,还是我们分头去找吧!可别出什么事!

两人正在换鞋子,准备出门。门外却响起了人走近的声音。接着,就是开锁的声音。

两姐妹一起高兴地对视着说:妈回来了!

这时,就见老妈走进门来。

晓琴立即抱怨道:妈!您这是跑到哪儿去了?

她话还没落音,一个民警跟了进来说:哦!家里有人啊!

两姐妹惊讶地看着他问:你这是?

民警:你们也真大意!这么大年纪的人了,竟然让她一个人出去。她走丢了!

两姐妹:啊?她跑到哪里去了?

民警:具体跑了多远,我们就不知道了。反正有人从玉湖公园那边打电话来说,她走着走着,就扶着墙根瘫在地上了!说她再也走不动了!

两姐妹:啊!她怎么能跑那么远?

民警:是啊!那人一看,忙问她怎么了?结果她说,本来是想出门走走的,可是,走着、走着就迷糊了!找不到家了。后来,看到公交车,就想着乘车回家,可是,公交车报的站名却越来越陌生了,所以,她只好下车了。下车以后,她更不知道家在哪里了!公交车也不敢坐了,只能瞎走!最后实在走不动了,就瘫在路上了!

晓文一听,心疼地坐到了老妈的身边,扶住她说:妈!您怎么那么傻呀?找不到家,不会打的吗?您是最喜欢坐的士的呀!

老妈回答:我身上只有几块钱,怎么打的啊?

晓琴立刻接过母亲的话说:那您就不会问问路人,该怎么坐公交车吗?真是!

民警:好了!别抱怨老人了!这么大年纪的人,你们就不该让她一个人出门的!好在她还记得家住在哪里。所以,人家一听那么远,就报110了。我们也就只能开车把她送回来了。

两姐妹忙感激地说:谢谢!谢谢警察同志!

警察:谢倒是不用!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只是,你们以后要小心了!真的走丢了,怎么办?

两姐妹:是的。我们一定吸取教训。

民警:那人交给你们了,我们走了!

两姐妹:好的。再见!谢谢啊!慢走!

两姐妹把警察送出了门。然后,返身回到屋里。

晓文看着老妈,劝道:妈!看看您,多玄啊!还是去养老院吧!别一个人呆在家里了!

老妈:不!我不去!

晓文:为什么?

老妈:我又不是无儿无女,为什么要去那里呢?

晓文:您虽然有儿有女,可是,晓艺和您住在一起吧,她要忙着上班。早出晚归的,照顾不了您!晓琴虽然三天两头地来照顾您,但她也只能照看您两、三个小时,不能从早到晚地陪着您啊!我身体还不如您呢!看看!您才穿一件毛衣,我却穿了那么多!能来看看您,还要乘着没生病!所以,守着这个家,更多的时间,您都只能是孤零零的一个人!到了养老院,身边全都是年龄和您年龄差不多的老人。您可以和他们说说话,打打麻将,还有工作人员照顾着。该吃就吃,该玩就玩,该睡就睡,什么心也不用操,什么事情也不用做。我们同样会隔三岔五的来看您,有什么不好呢?是不是?

老太太认真地听着晓文的话,不时地点点头,于是她回答说:你既然说得这么好,那就去看看吧!

晓文高兴地看着晓琴说:瞧!怎么样?妈同意了!我们快帮她找一家好点的吧!

晓琴不高兴地回答:那就去找呗!

10、不同的养老院内   日 外

大姐、晓文、晓琴、晓艺搀扶着老妈,跟随着不同的介绍人,走着,看着,听着介绍。

老妈时而点头,时而摇头。最后,均以老妈摇头而告辞出门。

11、人行道上   日 外

晓琴(内穿着薄毛衣,外披了一件单衣)和晓文(内穿着高领毛衣,外穿羽绒服)一起在人行街上走着。

晓文关心地问:妈妈最近怎么样?

晓琴冷漠地说:能怎么样?还那样。不分白天黑夜地睡呗!

晓文:那你就没有做做…,

晓琴不高兴地打断晓文的话说:对了!今天妈妈该洗澡了!

晓文:哦!

晓艺:妈妈的澡,一直都是我和晓艺帮她洗。你也该去帮她洗一次了。今天,你就去洗吧!就这样定了!

晓文惊讶地看着她问:你让我去帮妈妈洗澡?

晓琴理直气壮地回答:当然!不可以吗?

晓文伤心地说:难道你不知道,我怕冷,受不了凉吗?而且我前两天才让你帮我刮过痧,现在都还没完全好。还拉着肚子。妈妈的卫生间里,就只有一个铁管子的淋浴,还连浴霸也没有。这么冷的天,你让我去帮她洗澡?你是想让我脱了衣服帮她洗?还是穿着衣服帮她洗呢?

晓琴:那我不管!反正今天就是要你去帮她洗!

晓文:我不去!

晓琴:为什么?

晓文:我洗不了!我帮她洗完澡,自己肯定是要病的。我病了又怎么办?

晓琴:你病了,可以让你女儿来照顾你啊!你不是有两个女儿的吗?

晓文愤怒了:是吗?那你为什么不叫姐姐来帮她洗?

晓琴:姐姐癌症了!

晓文:姐姐癌症是病!我病成这样就不是病吗?你让我洗病了,再叫女儿来照顾我?真亏你说得出口!不过,我没有那么傻!故意把自己弄病,去麻烦女儿!她们都上着班呢!不像你的,闲在家里,可以随时随地地照看你!

晓琴:那,那依着你的意思,帮妈妈洗澡,就是我和晓艺天经地义的事情了吗?不可能!

晓文毫不客气地回答:是吗?享受妈妈的权利的时候,你要全权占有,就连我想借用一下妈妈的小煤棚,你都认为我没有权利!现在,该对妈妈尽义务了,你却想要我与你平分,有这个道理吗?

晓琴:当然有!照顾妈妈,是每个子女都应该尽的职责。不可能只是我和晓艺的职责!

晓文:是吗?如果你认为,你们一个住着妈妈的房子,一个花着妈妈的工资,就帮妈妈擦个背,你们都吃大亏了,那就把妈妈送到养老院去,让护工帮她洗啊!

晓琴理直气壮地说:妈妈不愿意!”

晓文:“她不愿意,你就不会做做动员工作

晓琴:她的工资根本就不够进养老院!

晓文:是吗?妈妈现在拿多少钱的工资?

晓琴:我不知道!

晓文:你不知道?你是不敢告诉我吧?你不要以为,你永远不告诉我妈妈的工资有多少,我就无法知道!别忘记了我是干什么工作的!妈妈现在每个月至少也有两千多元的工资了吧?居然还不够开支一千多元的养老费吗?你骗得了别人!骗不了我!

晓琴憋红了脸才说:你不是连洗澡都要让护工做吗?那她的工资当然就不够了!

晓文:真的吗?

晓琴:当然!

晓文:那好吧!你把妈妈的工资卡交给我!妈妈的事,我来管!我倒是要看看妈妈的工资,到底够不够她花?如果真的不够,妈妈还有房子呢!到时候我会让晓艺,或者把她出租自己房子的租金,拿来给妈妈补上。或者,她就搬回到自己的房子去住。我把妈妈的房子租了,用租金来补贴。你看它够不够?再不够,我还可以把妈妈的房子卖了,补贴给她!我倒是真的要看看,妈妈的钱,到底够不够妈妈花?

晓琴彻底哑巴了!

答不上话来的她,干咳两声,然后,灰溜溜地急步朝前走了。逃离了晓文的她,转动着眼珠。突然眼睛一亮,然后,狠狠地自言道:哼!你别得意!妈妈的工资卡你是拿不走的!我还要去告诉姐姐,你要让她给妈妈洗澡!我还要告诉晓艺,你要让她搬回自己家去住!我要让她们全都恨你!骂你!咒你!

晓文看着晓琴的背影,流下了伤心的眼泪!

12、晓琴家里   日 内

晓琴推开门,进了屋。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说:真倒霉!

丈夫:怎么了?一脸的不高兴!

晓琴:我姐让我把我妈的工资卡交给她,我能高兴得起来吗?

丈夫:哦!她为什么突然想起这个来了呢?

晓琴:因为她又要催我把我妈送到敬老院去,所以,我就想呛她一下,叫她今天去给我妈洗澡,结果,话赶话的,她就让我交卡了。

丈夫:哦!你呛别的不好吗?怎么拿这个呛她呢?她那么怕冷,夏天27、8度都经常是棉包棉裹的,这大冬天的你叫她做这个,她当然要和你拚个高低了。

晓琴:那现在怎么办呢?

丈夫:好办得很啊!她不就是让你送你妈去敬老院吗?你送去不就完了?

晓琴:可是,我妈呆在家里,每月最多也就花个5、6百元钱,一送敬老院,每个月可就要多花上千元钱了!一个月上千元啊!一年可就要多花一万多元钱呢!我舍不得!

丈夫:多花一万多元你舍不得,难道你就舍得乖乖地把工资卡交出去?

晓琴:当然舍不得!

丈夫:所以啊!送你妈去敬老院,就算每月要多花出一千多元去,你至少还可以剩下几百元的吧?

晓琴:是的!

丈夫:可是,你一旦把工资卡交出去,那你可就真的是一分钱的便宜也占不到了!该怎么办?不是明摆着的吗?

晓琴无奈地说:那好吧!我马上就去联系敬老院,堵了她的嘴!

13、敬老院里    日 外

老太太高高兴兴地坐在麻将桌旁,与几个老头老太太在打麻将。

晓琴提着几个苹果,和晓文一起,来到了老太太身边。

晓琴:妈!你看,我给你买苹果来了!

老妈抬头看了女儿们一眼,高兴地说:“等一下,我糊牌了!”说着,得意地推倒自己的牌,说:看!自摸!

在一旁看着的晓文欣慰地说:哦!开心吧?

老妈妈:当然开心了!

晓文:那是敬老院好?还是呆在家里好呢!

老妈妈:当然是这里好了?

晓文:还想回去吗?

老妈妈:不想!回去做什么?一个人冷冷清清的。连个说话的地方都没有!我就要住在这里了!

晓文:不再试几天了?

老妈妈:不试了。就住在这里了!

几个老麻友七嘴八舌地劝开了。

甲说:就是,回家做什么?和我们在一起多开心啊!

乙说:是啊!你打麻将还老赢,一赢,就乐得合不拢嘴。虽然没赢钱,却也像是赢了钱一样,开心得不得了。回家,到哪里找这个乐趣去呀?

丙说:就是。不能走了!走了,我们就要三差一了!

老妈:放心吧!我当然不走了!我认定了,要一直呆在这里了!

14、超市里   日 内

晓文和晓琴一起,东看看,西看看地逛着。

晓琴:妈妈进了养老院,我也可以到外面去玩玩了。我准备陪着姐姐四处去散散心。你想跟我们一起去吗?

晓文:我是很想去啊!可是,我现在连坐公交车都会晕车,怎么可能去得了远处呢?我去不了!你们去吧!

这时,她们来到熟食柜台前。

晓琴指着一支标价6元的烤鸡,腿对售货员说:请给我拿一支鸡腿。

售货员:好的。

晓琴接过鸡腿,交给晓文说:妈妈最近最爱吃的东西,就是这烤鸡腿了。

晓文:是吗?

晓琴:是的。还只爱吃这个超市的。

晓琴说着,掏出钱包,拿出50元钱递给晓文说:我们这次打算去十多天。这十多天,妈妈就交给你了。你每个星期去给她洗个澡。哦!澡我就叫护工帮她洗吧!这50元钱,你就拿着给她买点鸡腿和水果吃吧!

晓文看着钱说:“这…,”她犹豫了一下,然后接过来说:既然是给妈妈买吃的,那我就收下了。我刚住完院,手头也紧!

15、铺着两张床的房间里   日 内

老妈妈坐在床上跟旁边的同房聊天。

同房说:最近怎么不见你老四、老五来看你了,天天跑的都是老三?

老妈妈:她们出去玩去了。就老三身体不好,去不了!

同房:身体不好,还天天来看你!还都不是空手来。你真有福气!

老妈妈:是啊!我老三原本可是又白又胖,很漂亮的。可是现在老是生病。病得又黑又瘦的,连眼睛都落下去了!

同房:就算这样,跟老四老五比,她的五官还是很漂亮的啊!而且,她平时虽然没有老四、老五跑得勤,可是,她每次给你买的东西,都比老四买的要好一些。这几天她老跑,我也跟着沾光了。天天有好东西吃呢!

老妈妈得意地说:是啊!她原本就是最孝顺的!记得那时候!只要她回家,一家人的衣服裤子,床单被套,她全都洗了。一个大院里,晒得满满档档的。所以,每次只要她一进家门,我的第一句话就是:哦!晓文来了!我又可以享福了。然后,我真的就什么事情也不用做了。就看着她做。她不管做什么事,都比其他几个做的好!我那老伴衣服脏了,只要她在,别人想洗,他都不让。就认准她了。

同房:为什么?

老妈:因为别人洗的,都不如她的干净啊!唉!那时候,有多好啊!

这时,晓文从外面走了进来。

晓文:妈!秦妈妈!

秦妈妈:哦!我正在跟你妈说你呢,你就来了。中国人,说不得。说谁,谁就到!

晓文笑道:“您们说我什么呢?”

秦妈妈:你妈在夸你勤快,孝顺,能干,还漂亮呢!

晓文:是吗?我妈那是老王卖瓜,自卖自夸!我现在还漂亮什么啊?漂亮都让给儿孙去了!

秦妈妈:漂亮!当然漂亮!

晓文:“谢谢!”说着,拿出塑料袋里装着的一只烧鸭腿,对老妈说:天天吃烤鸡腿,肯定吃腻了,我今天给您换成烧鸭腿。

老妈:烧鸭也可以只买腿吗?

晓文:怎么可能?我买了半只。其他我吃,后腿给您吃。如果还不够,那我明天再接着给您买!这桔子很甜,所以,也给您买了点。

晓文说着,把买来的桔子倒进抽屉里,然后,拿出来两个来,连同鸭前膀,送到秦妈妈面前说:来!秦妈妈!您也吃点!

秦妈妈推辞着说:哎呀!你看看!你昨天给我的香蕉,我还没吃呢,今天又给!我都吃不完了!谢谢了!不要了!留给你妈慢慢吃吧!

晓文:不用!只要我妈喜欢吃,我明天还会给她买的!

说着,把桔子放在了秦妈妈床边的柜子上。

秦妈妈:看你!天天给你妈买东西,都要给分给我一点,真是太不好意思了!

16、晓琴家里   日 内

晓琴从外面打开门,走了进来。

丈夫:回来了!你姐怎么说?

晓琴:差点就死在我大姐的前面,追着我姐夫走了呢!一晚上,心脏跳停两秒钟以上,将近三百次,跳停7秒钟,11次。最长的两次有8秒钟!

丈夫:哦!这么凶险啊?

晓琴:是啊!所以,医生一看她的动态心电图,就吓得立刻给她安排手术了。

丈夫:什么手术?

晓琴:安心脏起博器啊!

丈夫:哦!这样说起来,她的身体一直这么差,就是因为她心脏病的原因了。

晓琴:是吗?

丈夫:当然!这就是心脏病的可怕之处啊!其他病,最起码还知道个期限。心脏病却常常是说走就走的!特别是你姐这样的心脏跳停。如果起博不了,那就是猝死了!

晓琴:是啊!她自己都后怕地说,幸好是她天天都坚持锻炼身体,不然的话,这一下真的就走了!

丈夫:停跳时间这么长,还是在睡梦中!这是完全可能的!

17、汽车里    日 内

张君坐在驾驶位上,老妈妈坐在他身边。晓琴、晓艺坐在后排。晓文最后一个上了汽车。

晓文坐定后,看着车厢内宽敞的空间说:哦!这是什么车?空间真宽!

张君得意地回答:雅虎!没听说过吧?这可是上百万的名牌车呢,能不宽吗?

晓文感叹道:哦!你真行!都开上这么贵的名牌车了!你买的?

张君:哦!这么贵的车,我可买不起!公司的。

晓文:这么说,你肯定当官了吧?否则,公司怎么能让你开这么贵的车?

晓艺得意地说:人家现在是公司的业务经理。

晓文:是吗?难怪!

晓艺:所以,车倒是还没有买。房子人家买了150多平米的一套。

晓文惊叹道:真的!那可是比这车贵多了啊!

张君:当然!

晓文:你进了一家什么公司啊?就两三年的时间,居然能买那么大的一套房子!光首付都要好几十万呢!每月还要还贷,你一个月得有多少工资才够啊?

张君:小意思!

晓文:小意思?这么说,你比我想象的,挣得还要多?

张君:我养了一缸热带鱼,花了十多万!

晓文惊讶地叫起来:哇!这么奢侈!

晓艺责备中带着炫耀地说:就是。那些鱼,都是几百,上千元一条的!

晓文:是吗?哦!你福气还真好啊!这么短的时间内,不仅买了房子,还能开上这样高级的小轿车,手头还这么阔绰!不用问,想想就知道,你是去了一家实力雄厚的大公司了!

张君:那是。

晓艺:这么好的单位,想必是多少研究生,博士生,撞破头皮都进不去的地方!你一个高中生,能有这样好的机会,真的不容易!所以,好好干吧!别出什么差错!要好好珍惜!

张君:这还用你说?

晓文转而对前面的老妈说:妈!您今天可是享了孙子的福了!看看!张君开着这么高级的小轿车,来接您去高级餐厅,为您庆祝九十岁的生日!幸福吧?

老妈妈:幸福!幸福!

晓文:待会,您所有的儿孙,几乎都会去!一大家人围着您,给您祝寿,您就更加幸福了!

老妈妈:那你姐姐也会去吗?我已经好久没见到她了!

没想到妈妈会说到这个话题,晓文不由地皱起眉头,去看妹妹们。

晓琴忙回答:我姐,她出国旅游去了,赶不回来!

老妈妈:是吗?

晓艺:是的。今天可是您的九十大寿!您谁也不要管!只管开开心心地过生日。好吗?

老妈妈:好的!
这时候,张君的手机响了。只见他拿起手机接通,然后,戴上耳机,说:亲爱的!有什么事?

晓文听了,会意地笑着悄悄问晓艺:有对象了?

晓艺得意地回答:是的。银行的。

这时,又听张君说:什么?让我去当营业部主任?

晓文吃惊看着张君。

张君自信地说:不可能!要请我,至少得让我当副行长!营业部主任,免谈!

晓文惊讶地地低声对晓艺说:哇!张君有这么大的能耐啊!

晓艺得意地笑了笑。

晓文:他在信贷公司吗?

晓艺:嗯!信贷融资公司。

晓文收起了笑脸。表情严肃地说:哦!难怪他一下子挣到了那么多钱!不过,我得告诉你,我有个同学正在一家信贷私企当顾问。我听他说,现在企业不景气。不少老板贷完款就跑了。收不回钱来的业务经理,也吓得一个个举家逃跑!老板急得不行,甚至派打手四处追查呢!你最好叫张君谨慎点!提成也并不是那么好挣的!

晓艺:哦!你看那幢楼!

晓文随着晓艺指的地方看去,看到了一幢即将完工的楼房。便问:这楼怎么了?张君的房子买在这里?

晓艺:不是。他买的房子他都已经住进去了。这楼还没有完工呢!

晓文:那你让我看什么?

晓艺:这楼是张君他们公司盖的。张君说,房子完工后,老板会分一套给他。他已经有房子了。所以,这里分到的房子,就让我住了!

晓文见张君跟女友还聊得正高兴,根本没注意她们的对话。便低声说:哦!这怎么可能呢?现在的房价这么贵,没有几十,上百万,根本就别想买房子!老板再有钱,那钱也不是打水漂打出来的。他能给员工分房子?这种天方夜潭的话,你也信?

这时,张君说话了:为什么不信?我们老板就这么说的!

晓文无奈地摇了摇头说:是吗?那我倒是要好好看看,你能不能真的让你妈搬到这里来了。

18、敬老院里    日 外

晓文搀扶着老妈,出了房间。

隔别房间里的老人见了,招呼道:哦!今天换你带你妈去输液吗?

晓文:是的。我妹妹说,她已经带我妈输了两天的液了,今天让我带她去。

邻居老人说:你妈这次病得很衰,我看她路都走不动了!

晓文关切地看着老妈说:是吗?

老妈妈明显的没有精神,步履艰难,整个人都拽在了晓文的身上。

晓文关心地问:妈!您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吗?

老妈有气无力地回答:是的。一双脚都是软的。

晓文:这样怎么行?晓琴就没有说,让护工对您进行全天的照顾吗?

老妈妈:没说。她就带我输了两天的液。

晓文生气地说:都这样了,还握着您的钱不放,她想做什么?

老妈:我有多少钱?

晓文:晓琴都不告诉您吗?

老妈:自从她拿走我的工资卡后,从来没有告诉过我,我有多少钱的工资。

晓文:是吗?她也不告诉我。但是,我能推算得出来,怎么也超过两千五百元了!

老妈:哦!我现在有这么多工资了啊!

这时,老妈看到身边有椅子,便说:不行,我要在这里坐坐!我走不动了!

晓文看着老妈,心疼地说:这才走了二、三十步路,您就走不动了。还让您一个人住着,她真够做得出来的!

老妈:你生气了?

晓文掏出手机说:是的。您都病成这样了,她还只愿意给您付1800元的自理养老费,让您就这样一个人呆着,她也放心?我这就打电话跟她说。让她给您做全天候的照顾。

晓文说着,拨通了电话说:晓琴!妈妈病得连路都走不动了,你知道吗?

电话里晓琴的声音:我已经给她打了三瓶人血白蛋白了。都病几天了,肯定是没有力气了啊!

晓文:那你怎么还不给她办全天候的看护呢?你就样管她啊?

晓琴:今天已经是第三天输液了。输完今天,她的病也该好了。病好了。就有精神了啊!

晓文:你当她是你啊!她都过了90岁了!没有精神就是没有精神。怎么可能病好了就有精神了呢?你快给她办!明天就办!否则,你看得下去,我看不下去!你能放心,我不放心!

晓琴不耐烦地:好的!知道了。

19、绿化带里    日 外

晓文正和一群人在打太极。

晓琴匆匆穿过人群,来到她的身边,对她说:姐!不好了,敬老院打电话来说,妈妈摔伤了。

晓文:什么?

晓文急忙披上衣服,和晓琴一起匆匆离开了打拳的人群。

晓文:妈妈怎么会摔倒呢?我那天不是打电话给你,叫你给她办全天的护理了吗?莫非你没办?

晓琴低下头说:没办!

晓文伤心了:她都病成那样了,你为什么不办?你要省着那个钱做什么?那是她的钱!你为什么就不舍得花在她身上呢?

晓琴没吭声。

晓文:她是怎么摔倒的?

晓琴:夜里4点钟起来上卫生间,摔倒的!

晓文心疼地叫起来:啊!那这一夜她是怎么熬过来的呀!敬老院为什么到现在才告诉我们呢?

晓琴:不知道!

晓文:真是造孽啊!

20、急诊室里   日 内

老妈妈趟在救护床上,被推进了诊室里。

晓琴说:我去办住院手续去。便急匆匆地走了。

医护人员小心奕奕地翻看着老妈妈的伤情。伤到的部位没有青紫色,也没有肿胀。

一旁的晓文看了,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说:还好!不青不紫的,好像伤得不太重!

医生直起身来,表情严肃地低声对晓文说:好什么?她伤到的可是要命的部位!

晓文惊愕地看着医生问:啊!不会吧?不就是伤到腿骨吗?怎么会是要命的部位呢?

医生带着晓文走到自己的桌子边上。然后认真地说对晓文说:你妈伤到的可是胯骨。老年人最怕的,就是伤到这个部位。因为伤到这个部位的人,不能坐,不能站,不能翻身,只可以平躺着。平躺着对老年人来说,是一件十分凶险的事情!就算只有5、60岁的人,平躺最多三天,也会得肺炎,危及生命!况且你妈这么大年龄了,所以,情况很不乐观!

晓文着急地问:那,还有没有挽回的方法。

医生:唯一的办法,就是尽快给她做手续。但是,她能受得了吗?

晓文:我妈身体一直很好的。病都很少生。之前还在打麻将呢。应该没有问题。

医生:是吗?那我就给她安排手续了?

晓文:安排吧?

医生:谁签字?

晓文:我签。

医生:那好吧!

说着,便拿起手续单子,填写起来。

21、医院的走道里   晚 内

晓文急匆匆地走着。手机响了。她掏出手机,接通。

手机里传来晓琴的声音:姐!你到了没有?妈妈不行了!

晓文:啊!怎么会那么快?半天还不到啊!我就回家吃了口饭!

晓琴:是。她现在喘不过气来,我们都不知道要怎么办,就等你来拿主意!

晓文:好的。我已经在医院里了,马上就到。

晓文加快脚步朝母亲的病房走去。拐过走道,她便看到哥哥、嫂子和妹妹们,都守在母亲的病房门口。

她一露面,晓琴便迎上来说:姐!妈妈喘不过气来了。医生问,要不要插管抢救?可是,我们都不敢做主!

晓文:我们先前不是商量过,插管太受罪,不搞吗?

晓艺:可是,她一直在说喘不过气来,她难受!我们总不能就这样狠心地看着啊!

晓琴:就是。怎么办呢?

晓文看了大家一眼,无奈地说:既然是这样,那就让医生抢救吧!

晓琴:我们就等你来决定,签字呢!

晓文走进病房。见母亲的床前围满了医生护士。正在给她抽痰。

跟在她的身后的晓琴忙对医生说:我姐来了!

医生回头来看晓文。

晓文说:那就抢救吧!我来签字。

医生:“好的!”说完,便转身看着病房里所有的人说:请病房里所有的人全都出去吧!我们要抢救病人了。

病房里所有的病人,家属全出了病房。

晓文揪心地对家人说:插管的过程一定很遭罪吧!不然,怎么要让我们全出来呢?

所有的人都不吱声。

母亲被推进了重症监护室。

墙上的时钟已经指到了12点,晓文还在一张又一张的单子上,签着了自己的名字。

终于,她签完了最后一张单子。

医生接过去看了看说:好了。你们可以走了!

晓文:那我妈就交给你们了!谢谢了!

医生:不用谢。这是我们该做的。

医生拿着单子走了。三姐妹这才离开重症监护室。

这时候,晓琴说:姐!我听说,病人一旦进了重症监护室,不花个十万、二十万的,是出不来的。所以,妈妈的钱可能就不够了!这可怎么办呢?

晓文:妈妈的钱还有多少?

晓琴:三万六多一点。

晓文:我们都是企业退休的。每个月就一千多元钱。这十万、二十万的,谁也拿不出来。既然是这样,那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把妈妈的房子卖了来添补了!

晓艺不情愿地说:那,我怎么办?

晓文果断地回答:怎么办?搬回你的房子去住啊!不过,你倒是有些存款。要不然,妈妈的钱不够了,你先给垫上?以后卖了房子,再还给你?那你就不用搬了。

晓艺想了想,不高兴地说:那我还是搬吧!但是,小煤棚里的柜子,我不能搬。

晓文:为什么?

晓艺:因为那几个柜子,我打算直接搬到张君分的房子里去,不想搬来搬去的。

晓文:哦!你还在想着这件美事啊?那你的这个等待就是无限期的了!

晓艺:那我不管。反正这煤棚又没登记在妈妈的产权里!

晓文:但是,有煤棚和无煤棚,可以卖到的钱肯定是不一样的!所以,你要无限期地占下去是不可能的!你如果只是一时搬不了,那我们可以让买房子的人给你一个期限,到时候你想搬哪里,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

晓艺一脸不高兴地说:不行!如果张君分不到房子,我家里就根本放不下!

晓文:那你就把它们卖了,或者是扔了!总不能让这些你用不上的东西,永远占着这间房子吧?

晓艺狠狠地瞪了晓文一眼。走开了!

晓文看着她的背影对晓琴说:就这么办!你去卖房子吧!

22、重症监护室内   日 内

躺在床上的老妈,浑身上下都插满了管子。人则昏睡着。

晓文走了进去,看到妈妈的样子,忍不住心疼地轻轻摸了摸妈妈的脸,并低声呼唤道:妈!妈!我来看您了,您知道吗?

母亲挣扎着睁开眼睛,轻轻地点了点头。

晓文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安慰的微笑。

23、症监护室内   日 内

老妈妈躺在病床上。口腔和鼻孔里的管子已经拔掉了。办挂了吊瓶。

晓文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妈妈睁着眼睛。脸上立刻露出了欣喜的笑容。她走上前去,看着妈妈关切地说:妈!您好点了?知道我是谁吗?

老妈目光呆滞地看着她,有气无力地说:知道!你是晓文!你来了?

晓文::是的。晓琴、晓艺都来了。

老妈:她们怎么不一起进来?

晓文:这是重病房,医院一次只让一个人进来。所以,不可以三个一起来!

晓文说着,为妈妈理去脸上的头发。

老妈:哦!

晓文:几天都开不了口了!今天总算可以讲话了。高兴吧?

老妈:高兴!这几天太难受了!我再也不插那些管子了!

晓文心疼地抚摸着老妈的脸说:是的。我们再也不插那些东西了!那些东西插得,我们看着都非常难受!现在,您终于熬到把它们全都拿掉了,又可以讲话了!您有什么特别想说的话吗?

老妈:嗯!有!

老妈说着,伸手去拉晓文。

晓文见了,忙握住她的手说:哦,想说什么?您说吧!我听着呢!

老妈紧紧地抓住晓文的手,呆呆地盯着她说:我想告诉你,你是我的女儿!

晓文笑了。说:哦!我当然是您的女儿了!我不是你的女儿,还能是谁的呀?

老妈脸上露出了笑容:是的。你是我的女儿!你对我好!我知道!

晓文:您是我妈。我不对您好,对谁好呀?

老妈似乎得到了宽慰,微笑着,昏昏欲睡地合上了双眼。

晓文忙说:妈!您很累吗?怎么说着、说着话,就要睡了呢?

老妈费劲地睁开眼睛,看着晓文说:是的。我很累!晓文!

晓文忙答应道:妈!我在这儿呢!您还想对我说什么?

老妈眼睛也不睁地喃喃道:你是我的女儿!

晓文会意地说:是的。您放心!我知道!我是您的女儿!永远都是!

老妈似乎已经睡着了。

晓文把妈妈的手放进了被子里。然后,轻轻地走了出去。

24、症监护室外   日 内

医生正在对晓文、晓琴、晓艺说老妈的病情。

医生:让你们等一下,是要给你们说说你们老母亲的情况。她现在的情况并不乐观!你们探视前,我去看过她。她应该是在望路了!

晓文叹了口气说:是的。我已经察觉了!她的目光很呆滞,很不正常!

晓艺:哦!是的。刚才我去看她,她老是呆呆地盯着我看。看得我心里都有点发毛了!

医生:所以,如果她老人家的病情再有反复,我的意见是,就不要再折腾她老人家了。毕竟是90岁的人了,该走,就让她走吧!不知道你们的意见是什么?

晓文:哦!就照你说的办吧!不能再折腾她了!太受罪了!

医生:那你们再等一下,我填好单子,你们来签个字。

晓文:好的。

医生走了。

晓琴不满意地说:这医生!昨天不是说得好好的,可以考虑给妈妈做手续了吗?现在怎么又这样说?妈妈很好啊!我刚才还喂她吃了点东西呢!所以我想,还是要给妈妈做手续!

晓文一听,急了:你说什么?还要给她做手续?妈妈现在的身体状况,比刚进医院的时候还要好吗?那时她也就躺了不到半天,就肺炎了!要抢救了!而现在,医生都说她已经在望路了,你却还要想着给她做手续?真是!

晓艺:反正我认为,只要她还有百分之一的希望,我们就要做百分之百的努力,绝对不能放弃!

晓琴:对!我也这样认为!所以,就是应该要给她做手续!

晓文气愤了:是吗?妈妈已经在望路了!危在旦夕了!你们要做百倍的努力了?那早时候你们都做什么去了?你们到底还想让她受多少罪?我明明白白地告诉你们,现在,我只签不再抢救,让她安静地离去的字!你们要坚持手续的话,那你们自己签字去!我可不签!

晓琴、晓艺不出声了。

25、医院里   夜 内

医院的大门口,晓文、晓琴和晓艺下了出租车,然后,急匆匆地走进医院。

这时,晓文的手机响起来。晓文掏出手机一看号码,立即接通,并说道:我们已经到医院了!马上就到!

说完。她挂了手机,对两个妹妹说:快!

然后,三个人小跑着,来到了重症监护室。

监护室门口,已经有医生等在那里了。才见面,医生就说:快进去看她一眼吧!老人家已经快坚持不住了!

三人急忙跟着医生进了病房。

老妈气息奄奄地躺在床上。对她们的到来,没有一丝反应。

三个人忙到床前呼唤着:妈!妈!我们来看您了,您知道吗?

老妈眼皮微微地动了一下。就再也没有任何反应了。

医生:送老人走的东西,你们买了没有?

晓琴和晓艺一起回答:没有!

晓文无奈地一笑,说:买什么?她们昨天还在嚷嚷着要给我妈做手续呢!

医生惊讶地说:是吗?我不是已经告诉你们,老人家在望路了吗?怎么不准备后事,还想做手续呢?好了!既然东西还没买,那你们就留一个在这里送她走,其他人快去给她买装老的东西去吧!

晓文:那我留下吧!

与此同时,晓琴和晓艺也同时回头看着晓文,异口同声地说:姐,你留下吧!我们买东西去!

医生:那你们快去吧!争取回来能再看你妈一眼!

晓琴和晓艺匆匆走了。

晓文坐到了妈妈身边,紧握着妈妈的手,不时地看看妈妈,又看看身边监测仪器上的显示。

仪器上,只见血压,心率的数据都在急剧下降!下降!没有几分钟,两个数据就都变成了0,曲线也变成了直线!

医生一看,忙对身边的护士说:快记录,死亡时间,9.55分。

晓文仍旧拉着妈妈的手,看着妈妈,听着她呼哧、呼哧的喘息声,莫名其妙地问医生说:我妈不是还在呼吸着的吗?怎么就宣布她死亡了呢?

医生无奈地笑了笑说:那不是她的呼吸声!是呼吸机工作发出来的声音!

晓文恍然地:“哦!”了一声,然后,才慢慢地把妈妈的手放到床上,流着眼泪,呆呆地看着母亲。

母亲走得很安祥,跟睡着了一样。

26、医院的一个角落里    日 外

一个50多岁的男人从一道门里走了出来说:老人的衣服呢?

晓琴忙走上前去,递上衣服说:在这里。给!

男人接过衣服,翻着看了看。惊讶地抬头看着晓琴问:怎么只有外衣啊?

晓琴无所谓地说:不就是做个样子嘛!只要有穿的就行了啊!

男人生气了:你是她什么人?

晓琴:女儿!

男人:没见过你这样的女儿!你妈都走了,最后要一身衣服,这大冬天的,你居然连件内衣都不舍得给她买吗?

一旁的晓文伤心了:哦!让你们俩去给妈妈买衣服,你们居然就这样买!妈妈花的可不是你们的钱!是她的工资!你们真是做得出来啊!还不快去补齐了!

晓琴一脸不高兴地说:知道了!我再去买!

男人:不懂,可以问问卖东西的啊!人家会给你配的。

27、马路上   日 外

晓文三姐妹在一起走着。

晓琴轻松地说:妈妈的事总算是忙完了。可以轻松一下了。

晓艺:是啊!我这几天都没睡好!现在,可以无牵无挂地好好睡觉了!

晓琴:还好,妈妈和爸爸合葬,省了好几万元钱呢。

晓艺:是啊!托爸爸的福,才花了一万来元钱,就把这件大事给办完了。

晓文:对了!妈妈的钱还剩下多少?

晓琴楞了一下,然后说:还剩下一万两千多块!

晓文:那这钱就留着我们几姊妹聚会用吧!

不等晓文的话落音,晓琴便迫不及待地说:是吗?那就这样说定了!

晓文惊愕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平静地说:我和晓艺都有护照了,只有你还没有办。你抽空也去办一个吧!以后,我们可以一起出国,到哪里去玩上一趟!

晓琴不情愿地:嗯!了一声。

28、办公区外   日 外

晓文和晓琴一起从一幢楼里走了出来。

晓文:还真没想到,妈妈的单位在给丧葬费的同时,还能给家属精神抚慰金!我们一共能拿到三万七千多元钱。加上之前剩下的一万两千多元,差不多五万元了。够我们几姊妹旅游好几次了!

晓琴:哦!那一万两千元钱已经花完了!清单我传到你的微信里了。你回去看看吧!

晓文惊讶地看着晓琴说:是吗?还真稀奇!昨天剩下的钱,还能被前天,大前天花完了?还有什么清单?算了!不用看。既然如此,那这三万七千元钱,我就要分了。我必须拿走我的那一份!

晓琴:你要分这钱?

晓文:当然!

晓琴:那我得回去和大家商量以后,才可以决定!

晓文:是吗?家里现在的事情,不就是我们三姐妹决定吗?你还要找谁商量?

晓琴:反正我要商量!

晓文:好吧!那你就商量去吧!但是,你可以商量你们两个人的,而我的,我必须拿到手!不想再放在你的手里!

29、晓文家    夜 内

晓文正在沙发上看电视。手机响了。她拿起手机,看到是晓艺打来的。于是,她接能电话。

晓文:晓艺!什么事?

手机里传来晓艺的声音:我听姐姐说,你要把那三万多元钱分了。是吗?

晓文:是的。

晓艺:为什么?

晓文:因为那一万两千元钱已经不翼而飞了啊!难道我还要再当傻瓜吗?

晓艺:那钱姐姐不是给你清单看了吗?怎么是不翼而飞呢?

晓文:是吗?从她告诉我还剩下一万两千元到现在,我们就什么也没有做过。哪里也没有去过。居然突然就有了清单,钱就花完了!你们当我是傻子吗?我是那么好糊弄的吗?

晓艺:姐!依我说,那钱还是不要分了!不然,我们这个家就散了!

晓文:是吗?那也行啊!你就让她把妈妈工资卡的清单打出来,让我看!只要清单上证实,那一万两千元钱是妈妈安葬之前就花掉的,那我就相信了你们,就不分!否则,免谈!

30、晓文家   日 内

晓文坐在电脑前看服装。这时,身边手机微信一直响个不停!她忍不住拿过来看!她看到是“家人及亲戚”群的微信。她好奇地打开来看,发现是晓琴在骂自己呢!于是,她一条条朝前滑去,结果,她看到了:

首先,是晓琴把三万七的单子亮了出来。接着她说:这三万七千多元钱,有人想把它分了,可我就是不分!因为,我要把这些钱留着给父母修坟用!还有,每年清明上坟买钱纸用!不然,给父母买个纸钱,还得请人掏钱!可是,某人却说,要把它全部分了!一分钱也不给父母留!

亲戚A:哦!你真有孝心!为父母想得周到!

亲戚B:你的孝心,我们看得到!

晓文伤心了!她在心里说:哦!难怪骗子们会屡屡得逞呢?这样明显的谎话,他们居然也能信!公坟,一百年也不会坏吧?居然要留三万多元钱修公坟?买纸钱?她连老妈的寿服都不舍得买全了,还能舍给她买多少钱的纸钱?就这点钱,她都怕要让她花自己的,这还是孝女?她要是孝女,我妈能摔死掉吗?

接下来,晓琴又说:我不让她分钱,她居然说,要看我妈工资的银行明细单!想看可以啊!去请律师吧!否则,休想!

亲戚B:别伤心了!别气坏了身体!

亲戚A:对!跟她好好商量就是了!

晓琴:哼!跟她商量什么?我妈一直是我和晓艺照顾,就让她照顾几天,她都跟我要了50元钱!

看到这里,晓文忍不住了。她在手机上回复道:笑话!我连跟丈夫,女儿,都从来没有开口向他们要过一分钱!会跟你要50元钱?那分明是你拿给我,让我给妈妈买吃的用的。

然而,晓文的手机质量太差。经常她写东,显示出来字却是西,等她写完这几句话,晓琴早就又写了好几条了。

晓琴:所以,这三万多块钱,只能是我管钱,晓艺管帐,我一分也不给她!

晓琴:她还跟我们院里的人说,她从小就帮我和晓艺洗尿布!我们的尿布用得着她洗吗?难道我们没有妈妈吗?

这时候,张君居然也写出一条:贾晓文!你到底想要多少钱?

晓文愤怒了!她写道:这句话应该我问你吧?你一个小偷,偷完广州公司的五万元,又偷外婆的一万元!现在,还不知道是不是在继续偷现单位的呢?你也有脸来问我?我要多少,晓琴不是说的明明白白的吗?轮得着你来问?真是恬不知耻!

她写正着,看到晓艺说:你们别吵了!

晓文看着自己刚写完的这段文字,犹豫了。一个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来:我难道要和她们全闹翻了吗?别人都不知道真相,我现在闹翻了,人家会怎样看我这个姐姐呢!她想了想,无奈地把写出来的东西一字一字地删了!

不甘心的晓文,重新写道:晓琴,你完全是信口开河,满嘴的谎言,我懒得理你!钱你想要,就送给你吧!但是,你得记住了,你霸占我的,是妈妈去世,单位给我的精神抚慰金!只要你认为,我对妈妈什么也没有做!而且,对于妈妈的关心与爱护,对于这个家庭的奉献,我也真的不如你!那你安心地享用我的那份吧!不过,你想要以这笔钱为资本,继续冒充我们家的老大,那我可以郑重地告诉你:就你这样一个,连做人最起码的道德底线都没有,一心只会算计金钱的小人,你不配!想当我的老大?你做梦去吧!我以有你这样一个妹妹而感到羞耻!

然后,她关掉了微信!

31、晓文家   日 内

第二天。

晓文伤感地坐在沙发上。眼前一直闪着张君微信里的那句直呼其名的质问。她越想越伤心。于是,拿起身边的手机,翻出晓艺的电话,拨了过去。

然而,手机里传来的却是: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是空号!

晓文诧异了:怎么会?

她想了想,又拨一次,结果,得到的还是同样的回答。

感到莫名其妙的她,打开了家族的微信,去找微信里的晓艺,然而,微信里居然也没有了晓艺的名字!

晓文紧锁着眉头,自言自语地说:哎!怎么回事?人怎么就消失了呢?

这时候,她的手机响了起来。她看着那没有任何标识的电话号码说:“这是谁呢?”然后犹豫着接通了电话:喂?

手机里传来了晓艺的声音:姐!是我!

晓文:晓艺?你怎么换手机号码了?手机被偷了吗?

晓艺:不是。我现在就用这个号码了!

晓文恍然了:是吗?那是不是张君出事了?

晓艺:是的。公司要他赔钱!可是,这么多的钱,我们哪里赔得出来啊!所以,我们只能躲了!就告诉你这个。我正忙着搬家呢,就不多说了!

晓文:知道了!那你忙吧!

晓艺:再见!

晓文:再见!

电话挂断了。

晓文冷冷地笑了笑说:原来如此!啊!自己都已经这样了,还不好好检讨自己!还要装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来指责别人!还真是正人君子啊!一个个的!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本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代写微电影剧本
中国国际剧本网微电影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wdy)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