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微电影剧本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太阳能光伏电站小品剧本(光明使者
饭店服务员和客人之间的心理剧剧
饭店厨师音乐剧剧本(提升团队精神
年会娱乐演出搞笑小品剧本《我们
幽默搞笑演出情景剧剧本《犯错》
国家对光伏发电的政策小品剧本(光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饭店厨师音乐剧剧本(提升团 10-20
艾滋病搞笑小品,艾滋病表演 10-19
微信QQ微博群主音乐剧剧本 10-18
11·25国际消除对妇女的暴力 10-17
知青公益性社团组织节目表 10-16
团结公司的情景剧,公司文化 10-16
大学生小品,适合大学生的小 10-15
饭堂厨师情景剧剧本(提升团 10-14
银行情景剧,银行关于服务的 10-13
关于消防安全搞笑小品,有关 10-12
新能源情景剧剧本(光明使者 10-11
中国记者节小品剧本(爱心采 10-10
扶贫小品,完整扶贫小品剧本 10-8
乡村题材农村妇女小品剧本 10-6
小学生校园自闭症儿童小品 10-3
邮政小品剧本,关于邮政的小 9-29
国庆节表演什么节目好,推荐 9-27
万圣节幽默小品(相亲故事) 9-25
地质矿产勘查音乐剧剧本(勘 9-23
农村社区居民个人健康档案 9-21
改进部门工作作风的音乐剧 9-19
医生和病人音乐剧剧本(不一 9-17
尊老敬老过重阳感人情景小 9-14
大学生搞笑情景剧剧本(犯错 9-12
新兵入伍搞笑小品剧本,新兵 9-10
还珠格格搞笑小品剧本,还珠 9-8
医护人员音乐剧剧本(妈妈我 9-6
关于欢迎新同学的小品,迎新 9-3
建筑公司房屋设计小品剧本 8-31
弘扬公务员正能量音乐剧剧 8-29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微电影剧本 > 其它微电影剧本 > 杀赎
 
授权级别:普通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微电影剧本-其它微电影剧本   会员:1994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7/10/22 19:26:45     最新修改:2017/10/24 9:31:46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杀赎
作者:无名
中国国际剧本网微电影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影剧本、微电影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故事梗概

    从医院回家的路上,一路上遇见的的事物,将他的记忆打开。

    惊慌的男人抢坐他要坐的出租车,他想起车祸后第一次见弟弟的情景。在回忆时无意的他重回车祸现场,他又一次陷入痛苦的回忆,一切事情发生的开端。

他在别人眼中是一个优秀者、成功者,就在别人认为他会接管父母的事业,可是父母却将财产留给了痴傻的弟弟,他的少之又少,这些年他只不过是一个管理者。就在一次看望弟弟回来时,父母告诉了他,他们的决定时,他爆发了。这一切意外的发生了。“砰......”,大卡车撞向了他驾驶的车。父母为了保护他失去了生命。回忆总归是回忆,他被别人打断继续走回家。在一个十字路,他遇见了一场险些酿成大祸的的车祸,他回到家中惊魂不定,用酒精麻痹自己,出现幻觉爸爸妈妈还有让他无法相信的秘密。他又一夜宿醉,在别人眼中依旧优秀的他,正常工作生活,却已是一具行尸走肉。那个人的广告让他又次陷入那个秘密的回忆中。公司职员的糖让他回忆起因为“那个秘密”。第二次见弟弟,生气转身走掉的他,失足滑下山崖,在最后一刻弟弟抓住了他,死活不放手的弟弟受伤晕倒而他获救了,他送他到医院,没能等他醒来就离去。从长长的回忆中回来,他现在生活的大半都只是让他不安悔恨的回忆,他已经快要崩溃。深夜回家,幻觉又一次出现,他在昏睡中回到了过去,他惊慌而喜悦,这是他想要的。在回到过去的那一刻是发生车祸的车上,在车祸发生之前他需要改变,于是在那一刻他选择杀死自己。父母却又一次选择了他们。他和过去的自己存活了下来,在争吵和不甘中医护人员赶到他躲了起来。他又一次和过去的自己相约在父母经常带他们去的公园,在那里他释然的接受了过去的自己。去见了那个人,详细了解了自己和弟弟出生时发生的事情,去了父母的墓地。命运看似没有改变,却有了改变。不管如何,结果不会变,人却可以成长改变。

他一步一步,走向爱。

 

(淡入)

第一场      室内           日         病房

病房里只有弟弟,他注视着弟弟,输液器里的液体一滴滴的从外面的世界进入到弟弟的体内,弟弟一动不动睡得很熟。这时门开了,医生进来了,他起身看了医生一眼转身离去,医生追到病房门口,但他始终没有回头。(淡出)

                                医生

井先生,哎,井先生,井先生......

 

(淡入)

第二场      室外           日         疗养院外

他来到大门口,伸手要拦车时,这时一个男子惊慌的打开车门抢先一步坐上了他拦到的车,车子在他面前看走了,他看着车开走,呆呆的注视着车子在他眼前消失的方向。(淡出)

 

第三场      室内           夜          家

听见沉重的喘气声伴着时钟一起一伏,凌晨十二点的钟声将他从梦中惊醒。额头上的汗滴落,他起身去卫生间,在去卫生间的时候撞倒了桌上的酒瓶。

 

(淡入)

第四场      室内           夜          卫生间

    打开水龙头,将头淹没在水里好久。 他撑着洗脸池,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突然电话铃响起,他扭头看向电话的方向,没有去接,他向后退了一步,身体向下一沉,没有向前挪动一步。(淡出)

 

(淡入)

第五场      室内           夜          卧室

    他一步步走向电话,这是第二次响起他不得不接,他的手颤抖着去接,缩回手,电话铃声催促他,他终于鼓起勇气接起电话。(淡出)

                                 护士

喂,井先生吗?

                                 井岩

喂。

                                 护士

我们希望你明天可以来一趟。你弟弟这两天状态不是很好。

                                 井岩(迟疑好久)

好。

 

(淡入)

第六场      室内           日          医生办公室

    医生在说着弟弟的病情,他注视着医生桌子上的一张图画,那是一幅小孩子笔下的全家福,妈妈,自己和高大的爸爸。医生看向他,微微一笑,两人朝门外走去。(淡出)

                                 医生

你弟弟的情况这两天不是太稳定。井先生我的建议是你最好这两天可以多陪陪他,你看…井先生,井先生?

                                 井岩

嗯,啊?

                                 医生

哦,这幅图是我女儿画了今早送我的,她最喜欢画画,不过现在就是乱画。

                                 井岩

没有,很温暖。

                                 医生

我们去看看你弟弟吧。

 

(淡入)

第七场       室内          日            病房

    弟弟在地上拿着皮球不松手,护士去碰就打她,嘴里大喊大叫,要吃药,将药打掉,摇着头,嘴里不停地小声叫喊着。(淡出)

                                    护士

乖,我们放下这个,来吃药。吃完药,我陪你拍皮球?

                                    弟弟

爸爸,妈妈,哥哥……

 

(淡入)

第八场      室内           日            病房走廊

    他看着病房里的弟弟,手一点点的攥成拳头,眼睛越来越红。手慢慢的向门把移去,想拧开却始终犹豫,闭着眼睛,眉毛拧着慢慢的松开,手也松开,要打开时,医生打开了门。(淡出)

                               医生

进去吧。

 

(淡入)

第九场      室内           日            病房

    他站在门口,弟弟低着头。护士将弟弟的皮球拿了过来,弟弟发疯似的去抢,医生将弟弟安抚下来,他看着眼前的一切,在一步步的向后退,他扶着门框,医生叫他,他转身跑掉。(淡出)

                                弟弟

哥哥皮球。

                                医生

井先生,进来吧。井先生,井先生……

 

(淡入)

第十场      室外           日           疗养院门口

    他气喘吁吁,四处张望,不停地走动,看见一辆出租车,拦下,上车。(淡出)

 

(淡入)

第十一场    室内           日           家里

    门被打开,他慢慢的走进去,双眼放空,因为奔跑而呼吸急促。他身后的门在这时也完全的关上,嘭的一声的关门声让他害怕的回头。(淡出)

 

(淡入)

第十二场    室外           日           盘山路

他走在盘山公路上,没有坐车,旁边汽车驶过,汽鸣声将他从回忆中拉回,他深呼一口气将头抬起,他愣住了,来到了他噩梦的开始,车祸发生的地方,呼吸越来越急促,伴随着身体的抖动,他整个人瘫软在地,眼前出现车祸的场景。

 

(淡入)

第十三场    室外           日            盘山公路

      一辆车在盘山公路上行驶着。(淡出)

 

((淡入)

第十四场    室内           日            车里

    父母坐在后面,他在前面开车。井岩握着方向盘的手越来越紧,眼睛布满血丝,直直的望着前方,眼前出现爸妈从小职责他和疼爱弟弟的画面。码速200、300……表盘的针在一百一百的转动。砰的一声将他拉了回来,等他挣开眼,父母的身躯挡在他身上,血一滴,两滴,三滴......滴在他的脸上,只听到血滴与呼吸声。

 

                            父亲(画外音)

我和你妈决定将公司百分之九十的股份转移到你弟弟的名下。

                            井岩(画外音)

我根本就不是你们亲生的。

                            父亲(画外音)

混帐,我和你妈一分钱都不会留给你。你今天就给我从家里滚出去。

 

第十五场    室外           日            盘山公路  

    一声叫喊将他的回忆打断,他有气无力的抬头,看了一眼停在他身边车上的人,脸上不知是汗水还是泪水一颗颗滴落,起身离去,没有回头。司机看到他的样子楞了一下,看着他走远(淡出)

                            司机

喂,你没事吧?

 

(淡入)

第十六场     室外          日            十字路口   

在十字路口,他等红绿灯。在马路对面一个小男孩引起了他的注意,小男孩被妈妈抓着一只手,一只手拿着小皮球 ,小男孩发现他在看他,冲他一笑,低头玩起小皮球,这时小男孩妈妈松开了手,接起了电话。这时皮球在小男孩的手中掉下来滚到马路上,小男孩立马,追着皮球,皮球一点点滚向马路中间,这时有人尖叫,一辆车开过来了伴随着皮球滚动,离小男孩越来越近。他迈出了一只脚,却没冲上去,看着越来越近的车他停住了,尖叫汽车鸣笛声在他的耳朵全都消失(此处无声)。小男孩的妈妈听到喊叫,扔掉手机和包奔向小男孩,就在最后一刻小男孩和妈妈滚在马路的一边,人们立马去看,将母子两扶起,小男孩妈妈起来将小男孩抱在怀里哭着,小男孩也哭着。他看着眼前的一切,站了好久。

                          妈妈

孩子,你没事吧?啊?你说你要出什么事你叫我怎么活。你妈妈我要怎么回到你在的日子。

                             小男孩

妈妈,妈妈你别哭。不是有机器猫,他可以带我们回到过去,妈妈你别哭,我把我的机器猫给。

(淡入)

 

第十七场    室内           夜             客厅

他打开了门,没脱衣服鞋子就瘫坐在沙发上。脑海中一直闪现小男孩快被车撞时和小男孩妈妈救小男孩的场景和母子两人的对话。他起身烦躁的抓抓头发,将桌子上的酒瓶拿起一饮而尽。这时他出现幻觉,父母在一旁叫他,他看到他们,一脸开心的将手伸向他们,但幻觉却消失,他看着自己伸出的手回过神来,他失落的坐回沙发上,开启另一瓶酒,猛喝了一口,放下酒瓶,眼睛湿润的盯着出现幻觉的地方,闭上了眼睛伸手触摸,什么也摸不到。又是一夜宿醉。噩梦一直缠绕着他,梦中不仅有车祸,还闪现出医院、有一对病危的双胞胎,他看到了躺到手术台的母亲,而他此时就是双胞胎中的一个,看着站在他面前的父亲,他想要说话却只是传出啼哭,这时医生走了过来,拿起一个针管向他刺了过来。

 

第十八场    室内           日             客厅

刺耳的手机铃声响了,他从梦中惊醒,喘着气,额头有一层细密的汗珠。看看手机七点的闹钟准时的响了。他皱着眉眯了眯眼睛,从沙发上站起,起身朝洗手间走去。(淡出)

 

(淡入)

第十九场    室内           日             卧室  

他在自己卧室的镜子前,穿好了西服打好领带,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忽然在镜子里他看到他背后出现了他在梦里梦到的场景,躺着的母亲、站着的父亲和拿着针管的医生。他惊恐的转过身去,什么也没有,他又转过身,慢慢的将视线移向镜子中的身后,没有任何东西,他松了一口气 。这时电话铃响了,他接起电话 ,是来接他去公司的司机。他看看镜子中的自己,然后转身离去。(淡出)

                                 井岩

喂。

                                 司机

老板,我已经到门口了。

                                 井岩

我马上就下来。

 

(淡入)

第二十场    室内           日             车内

他坐在后座命司机打开窗户,司机疑惑的在前视镜里偷偷看了他一眼,他眯着眼睛,整个人靠在后座,仰着头。司机将视线从前视镜收回,打开了车窗。车子行驶着,他在中途睁开了眼睛,看着路旁但在不经意间眼睛看到了一个私人医院的广告照片,看着上面的人他直视着呆住了。车很快行驶过,但他的眼睛没离开过眼睛定格的位置。他眼前闪现之前双胞胎的画面。(淡出)

 

(淡入)

第二十一场    室内           夜             客厅    

    桌子上杂乱的摆着空酒瓶,房子里只有钟摆的声音,滴答滴答… 在这时门铃响了,他东倒西歪的起来去开门。他打开门,门外的人朝他微微一笑,他冷漠的转身朝屋内走去。画面又闪现他瘫坐在地上,背靠床,怒视着前方,攥着的拳头攥越紧,伸脚将床头柜踢翻,台灯摔碎,玻璃渣碎了一地,他努力的抑制自己不让自己怒吼他紧握的双手越来越颤抖。然后又闪现到他猛然站起双手抓着那个人的衣领,将他推到墙角,红着眼睛,向那个人咆哮着。那个人也发力将他的手从衣领上拽下,一巴掌甩在脸上,他整个人安静了下来。回忆闪现到了他记忆中最后的一个画面,他带着疑惑和不安,目送那个人的离去。身影越来越模糊,最后随着门的关闭而消失。

                                井岩(画外音)

你怎么来了,我没叫你过来。

                                那个人(画外音)

可是你精神状态并不是很好。

                                井岩(画外音)

你说慌,根本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我父母不会这样做,他们只会关心弟弟,所以你说谎,为什么要骗我?

                                那个人(画外音)

井岩,我是不会骗你的,你父母那么爱你,为什么不能面对,你给我马上清醒过来。

 

第二十二场      室内            日               车里

他被司机在回忆中叫醒,他在车里环顾了一下,最后看了看司机,司机已经在外面替他打开了车门,他抓了抓衣领,下车。(淡出)

                                司机

老板,到了。老板,老板?

 

(淡入)

第二十三场      室内            日               办公室

他签署着助理送进来的一件件,不知过了多久,这时他忽然停下了手上的工作,看着办公室的门,他听到了外面稍显吵闹的声音停下了工作。他疑惑了有三四秒,起身朝门外走去。(淡出)

 

(淡入)

第二十四场      室内            日               公司

他从办公室出来,看到一个职员在向大家发着糖果,其他职员也向他表示祝贺。他疑惑的看着,没有出声打扰他们,这时有一部份职员看见了他都停止了动作,其他人也陆续发现了他,这时大家都不敢做声,那个发糖果的职员看到他,小心翼翼的过去,向他打招呼并很快的将糖果向他递去,他看看职员,将视线移向发糖果的职员手上的糖果,发糖果的职员赶紧将糖果塞在他手里,解释自己发糖的原因。他听到职员的解释将注视在糖身上的视线移到了发糖果的职员身上,他眉毛越来越皱,就在职员解释时,助理拿这一份文件过来,他平复了一下转身朝办公室走去,走了几步,又转身过来,看了看他们,转身走进办公室。职员们在后面长长吁了口气,又各自忙起工作,有一两个职员在那里小声议论着。(淡出)

                            发糖果的职员

老板,我昨天刚当爸爸,我老婆生了一对双胞胎,我就给同事们发点喜糖,你放心我绝对不耽误工作,一定努力工作。

                                助理

老板,这一次广告策划出来了,还请您过目一下。

                                职员一

天那,你看到他的脸了吗?真是可怕。

                                职员二

行了别说了,不想被炒就快工作。

 

(淡入)

第二十五场     室内             日              办公室

   他进来将糖果扔在桌子上,然后坐了下来,助理也随后进来,将文件放在桌子上,他示意助理出去,拿起桌子上的文件,文件上写的是广告文案创意是回到过去,他看到这里停留了好久,忽然将文件甩在桌子上,头向后靠了靠,将脸用手遮住。过了两三秒后将手放下,去拿桌子上的咖啡杯时,无意看到了自己扔在桌子上的糖果,他放下了杯子,拿起糖果看着,将他的记忆勾起。(淡出)

 

(淡入)

第二十六场     室内             夜              卧室

父母卧室的房门被打开了。他将门推到一人宽的缝隙,注视着房间,慢慢推开。一步步走向墙上父母的照片,在离照片三四不的地方停下了脚步。看着照片里的父母眼泪如雨落下。跪在地上从无声的啜泣到歇斯底里。(淡出)

                            井岩

为什么?为什么选择了我,要冷落我,为什么将我变成傻瓜,让我一无所知?为什么,你们告诉我呀,让我变成这样。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就算是愧疚于弟弟也要告诉我,不然这一切就不会发生。

 

(淡入)

第二十七场     室内             日              卧室

太阳从窗帘里射到卧室,昏暗的卧室有了一丝光亮。他在父母的床上坐起,将窗帘一把拉开,太阳像春水般一泄而进。刺眼的阳光,将他逼退,他向后退了半步,抬手将阳光挡住。他向窗外望去,窗外不远处的小区马路上有两个小孩子在玩。(淡出)

 

(淡入)

第二十八场     室外             日              疗养院门外

他站在疗养院的门口,看着里面不远处活动着的病人,他想要进去,却又跨出来,就在这时他远远的看到弟弟被护士带着来到了空地散步,他一眼就看到了弟弟,弟弟这时向远处望来,一眼也看到了他,弟弟不顾护士的阻拦,向他跑来。他转身要离去,迎面弟弟的医生拦住了他。(淡出)

                            医生

井先生你来了,来看弟弟,走进去吧。

 

(淡入)

第二十九场     室外              日             疗养院

他慢慢走在医生后面,医生扭过头,他看了医生一眼 ,就在这时弟弟又一次看到了他,挣脱了护士,跑向他,一把抱住他,他惊了,护士过来了和一旁的医生看着他们,他回过神来,扶着弟弟的肩替他将挂在肩上的一片树叶拂去。弟弟冲他傻傻一笑,忽然朝远处跑去。弟弟在地上捡起他掉的皮球,将球高高的举起来,给哥哥看,然后奋力的将球抛向哥哥。他伸手将弟弟的球接住,看着远处的弟弟。眼前出现了父母小时候带他们公园时一起玩皮球的画面。

 

(淡入)

第三十场       室内              日             办公室

他在桌子上又一次看到了那张医生女儿画的画,被医生好好的收着。这时医生将水送到他面前,他接过水,等医生坐下,他向医生微微一笑。(淡出)

                           医生

井先生,请喝水。

                               井岩

我想带我弟弟外出一天。

                               医生

你要带你弟弟外出当然可以,只要签协议书就好了。

                               井岩

谢谢。

 

(淡入)

第三十一场     室内              日             病房

他来到了弟弟的病房,推开门进去。弟弟看到了他扑过来,将他拉着走到床前从底下偷偷的将一个盒子拿出来,还不忘环顾四周,打开是一些糖果,弟弟拿了一个给了他,自己拿了一颗碎掉的,他迟迟不将糖果放在口里,眼前出现自己小时候趁父母不在家的时候欺负弟弟不给他吃糖果,就是这个糖果。弟弟让他快吃,他将糖果放在口里。弟弟看他吃了就去放盒子,放盒子时从衣兜里掉出一张照片,他捡起看被弟弟马上抢去,拍拍照片放回衣兜。他看着弟弟,笑了一下,弟弟看着他点点头。(淡出)

                           弟弟

你吃,吃。

                               井岩

你想爸爸妈妈吗?哥哥带你去看看他们好不好?

                               井岩

走吧。

 

(淡入)

第三十二场    室外                日             山上墓地

他带着弟弟来到了父母的墓地。看着父母的照片,弟弟问他父母在哪里,他指了指墓碑。弟弟叫他把爸爸妈妈救出来,弟弟哭喊着要见父母,但他无能为力力,弟弟一次又一次企图去救父母时,他一把拉住了弟弟叫他停止活动,他告诉弟弟父母死了不会再来看他时。弟弟的一句话彻底激怒了他。他抓着弟弟,血红的眼睛直视着弟弟将衣领越抓越紧,弟弟害怕的看着他,他将弟弟推倒在地,转身离去。他走了五六步的距离,这时在他的后背一颗小石子砸中了他,是弟弟,但他没有转身他只是停住脚步两三秒,他将手攥成拳头,弟弟在后面叫喊着,但他只是闭闭眼睛离开。他不知道的是弟弟在拿起石子砸他时,在弟弟面前有两颗石头,一颗大的一颗小的,弟弟看着捡了小的石子。他走的很快,没留神脚滑下小山崖,但他抓住了一大从草,他还是向下滑,在他掉下去的一刹那弟弟抓住了他,他看着弟弟很惊讶,弟弟咬着牙,这时他感到手上有东西流下来,他看了看是血,从弟弟的胳膊和手上流下来,旁边的草锋利的将弟弟割伤,血已经将周围的草染红。他叫他松手,但弟弟没任何反应,就是不放手。突然弟弟吼叫一声,他的三分之一的身子被拉到地面上,他自己也用力,他上来了。弟弟瘫倒在旁边,他起身摇摇弟弟,弟弟半眯着眼睛对他一笑,昏了过去。

                            弟弟

哥哥,爸妈在在哪?爸妈怎么在里面,打不开哥你带我去见爸妈,这样看不见他们,我要见他们。

                                井岩

你听我说,爸妈死了,你再也见不到他了,不要闹了。

                                弟弟

不会他们不会丢下我。哥哥,你坏,是你把爸妈关在里面的,你是坏人,是你害死他们的,你说带我来见爸妈的。

                                井岩

谁告诉你的,你给我闭嘴,他们以后都不会来看你了,我更不会来,你给我记清楚了。

                                井岩

你放手,放手。

                                井岩

喂,醒醒。你醒醒......

 

第三十三场     室内              日                 医院

他背着弟弟到医院,他喊叫着,医生和护士将弟弟推到急救室,他在外面等着,坐立不安。医生出来,他瘫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弟弟带在身上的被血沾染的照片,眼泪流下晕染了照片的血渍。(淡出)

                            井岩

医生,医生,快救人。

                                医生

井先生,病人没有什么大碍。你可以放心了。

 

(淡入)

第三十四场     室内               夜                办公室

他靠在桌子上看着窗外的夜景出神。这时敲门的声音,将他从回忆中拉回,是助理,他对助理说话,助理疑惑的看着他刚想要说什么,他就叫助理先下班,助理走了之后他拿起桌子上喝了半杯的酒又一次喝了起来。(淡出)

                              助理

老板九点了。你该休息了。

                                  井岩(过一会儿)

你看那广告里的一家人,多幸福。哦,你下班吧。

 

(淡入)

第三十五场     室内               夜                家

很晚他回到了家中,已经有一些醉。他疲惫的眯着眼睛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嘴里喊叫时,他才发现父母早已不在,他失神的眼睛呆呆的然后哭笑起来,又起身到酒柜面前,拿出酒喝起来。在已经醉倒瘫软在沙发上时,他模糊的双眼,看到了母亲和父亲,父亲看到他喝醉,气的跳脚和那次喝醉一样的情景。他想起来,但起不来,嘴角却微微一笑。这时父亲抬脚要踢他时,他滚在了地上,他缓慢的起来,环顾四周父母早已不在,他皱皱眉,抱着胳膊瘫软在沙发上,疼痛感让他清醒了一点,知道刚才是幻觉。在他回神时,忽然听到一个声音,他眯着眼睛摇摇头,以为出现幻听,就在他平静下来时那个声音又一次的响起,他呼吸加快坐立不安寻找着声音的来源。他转过身看见另一个自己在后面冲着他诡异的笑着,声音就是从他那发出来的,他想要看清楚却已不在,又是幻觉。他松了一口气,但那个声音却一直在他脑海里响起,他去开了音响想要掩盖那个声音,然后做在沙发上发呆。(淡出)

                              井岩

妈,我要喝蜂蜜水。

                                  父亲

臭小子,又喝酒,下次喝那么多就给我滚出去。

                                  幻觉的井岩

回去吧,回到过去,不要犹豫,你心里的声音,我就是你。

 

(淡入)

第三十六场    室内               夜                 卧室

他醉醺醺的躺在了床上,盯着天花板脑海中满满是父母与弟弟一家人的影子,耳边一直有一个声音“回到过去,阻止这一切发生”重复着,他眼前黑了,他听到了水声,水声越来越大,他想要起身却动不了,他睁开眼,他发现他躺在一片湖水上,湖面满满的是雾,周围什么也看不见。他要喊叫时,整个人沉了下去,越沉越深,他眼前越来越黑,渐渐失去意识。

 

第三十七场    室内               日                 车里

他睁开眼睛,眼前的公路以极快的速度向后倒退,他坐在一辆车的副驾驶上,他回过神,迅速将头转向驾驶座,他眼睛一下子睁得很大,他看到了驾驶座上是另一个自己,他喘着粗气,这时后座的响起声音,他将头转了过去,他呆住了,眼泪流了下来,看着后座的人笑了。后座的父母看看他看看驾驶座上的另一个自己,父母的一句话把他从惊喜中带回,他惊慌的在前中储物箱里拿起手机,这时候另一个自己也发现了他,很惊慌,看到他拿手机想要阻止他但是还是被他抢去,他打开手机,看着手机上的日期和时间,他慌了,叫另一个自己停车,另一个自己看着他,冷笑着,车开的更快。看着另一个自己,疯狂的模样,看看后面父母担心的眼神,他颤抖着又一次打开前中储物箱,看着另一个自己,将刀刺向另一个自己,但是另一个自己用手挡住了,胳膊受了一点伤。他叫他停车,另一个自己彻底被他激怒,车飙到了最大码数。他又一次刺向他,并向他喊叫,另一个自己听到了后愣住了。停止了动作,这时刀已经刺向了另一个自己的心脏,但父亲却挡住了刺向另一个自己的刀,他和另一个自己都惊住了,等他回神,看着快到发生车祸地点,他咆哮着叫另一个自己停车,但就在这时一切都迟了,大卡车撞了上来。父母扑在他们两面前护住了他们。

                               母亲

井呀,开慢点,你爸爸心脏不好,啊?

                               父亲

你是谁?  

                               井岩

停车,快停车。

                               另一个自己

你是谁?停车,我为什么要停,我们都下地狱吧。

                               井岩

快停车,停车,我就是你,你会后悔的,停车。

 

(淡入)

第三十八场    室外              日                电话亭

他拿起电话,手指在按键上迟迟不按。最后还是拨通了一个电话。他打完电话,戴着帽子,看看手里的报纸,上面写着几天前发生的车祸“疗养院盘山公路上发生车祸,两死一伤”。(淡出)

                           井岩

喂,是我,我们见一面吧。

                                  另一个自己(犹豫半天)

好,在那?

                               井岩

我会发短息给你。

 

(淡入)

第三十八场    室外             日                  山上公园

他站在公园里看着长高的树,眼前出现以前和父母一起来公园玩,种树。身后的响声将他从回忆中拉回。他看着另一个自己,对另一个自己微微一笑,两人在椅子上看着远方交谈起来。交谈完他们互相看了一眼,他将手伸向;另一个自己,另一个自己看了看伸过来的手,看着他,他一直微笑着看着另一个自己,另一个自己缓慢的将手握向他的手,然后两个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这时一个老人走了过来,老人看了看点点头代替打招呼,在他旁边坐下,他看了看了老人,眼睛又一次看向远方。他已经和另一个自己融合。(淡出)

                           井岩

你知道吗?我后悔过,逃避过。经历两次,我忽然明白,不管怎样,发生的事情是无法改变的。

                               另一个自己

是吗?你是怎么过来的?

                               井岩

谁知道,我想要逃避的,厌恶的我的过去,无论如何都改变摆脱不了,我能做的,必须做的就是坦然接受,无论好坏,都是自己的。最重要的是现在,做好现在。所以,你愿意和我一起去弥补错误,做好现在吗?

 

(淡入)

第三十九场    室内             日                  办公室

他坐在沙发上,注视着墙上的照片,是来过家里的人。门开了,那个人看到他,有点意外。但随即就示意他坐下,他看着那个人笑笑,那个人看到他笑,也欣慰一笑交谈起来。他听的出神。画面随声音闪回到那时。(淡出)

                           徐医生

井岩,你来了。

                               井岩

是,徐医生今天我来是想问你一个事情,作为我们家的家庭医生你可能会比较清楚。就是我和弟弟出生时发生事情详细。

                               徐医生

井岩呀,首先我对于你父母的突然离世感到痛惜。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但既然你问了就有权知道,虽然你的父母一直瞒着你,但你也该知道了了,当时情况严重,你们的父母不舍得放弃你们当中任何一个......

 

第四十场    室内               医院               产房

徐医生救治着两个刚出生的婴儿,情况不乐观。画面转到护士出去通知了井爸爸,井爸爸随即进来,医生建议先救弟弟因为弟弟比哥哥情况乐观,哥哥情况比较糟。看看身后躺着的井妈妈再看着两个孩子,痛苦的做了决定,先救治疗哥哥,弟弟因为延迟了救治时间而变成痴傻。

 

(淡入)

第四十一场     室外              日                 山上墓地

他将一捧白玫瑰放在墓前。看着墓碑上的照片,对照片中的父母说话边说边坐在地上靠着墓碑,抚摸着父母的照片。说着照顾弟弟时看着地上的石头又一次眼前浮现弟弟拿石子砸他但又救他想到着里,他起身拿起一颗小石子,奋力向远处丢去。转身面向父母的墓碑注视着。(淡出)

                             井岩

爸妈,我来看你们了。妈,我买了你最爱的白玫瑰,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给你买花。你们肯定很生气,有我这样一个不孝子。你们放心,我会照顾好弟弟,你们守护的,换我守护。

 

 (淡入)                                                             

 第四十二场    室内              日                 疗养院病房

他看着在房间里玩耍的弟弟,露出笑容。这时医生和护士来到他身边,他签了一份文件和医生说了几句话,转头看了一眼弟弟,回答了一句。医生和护士走了后。他走到弟弟的身旁和弟弟一起玩起了积木,并和弟弟交谈起来,弟弟听着兴奋的拍着手。阳光将房间照的很暖。(淡出)

                            医生

井先生,这是出院的手续文件,请你签一下。

                                井岩

这几年,谢谢你了医生,辛苦你了。

                                医生

井先生,那里的话,这是我们的工作。希望你可以照顾好你的弟弟。

                                井岩

我会的。

                                井岩

我们一起玩吧。以后我会一直陪你玩,我要接你回家,我们一起回家。

                                弟弟

好,哥哥陪我玩。陪我玩。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本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代写微电影剧本
中国国际剧本网微电影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wdy)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