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微电影剧本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与快递有关的小品,有关快递行业
卫生防疫人员心理剧(预防禽流感
关于旅游市场秩序消费诚信小品
汽车4S店服务类搞笑小品剧本《
加油站工作题材搞笑小品剧本《
7人音乐舞蹈搞笑小品剧本(美好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关于旅游市场秩序消费诚信 1-20
适合公司年会表演的幽默小 1-18
禽流感监测防疫工作情景剧 1-16
农村搞笑精准扶贫小品剧本 1-15
抗洪抢险感人小品催人泪下 1-13
小学生正能量校园小品剧本 1-11
关于推销的小品剧本,推销小 1-9
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7.26 1-7
公司年会搞笑三句半台词(为 1-6
最新最搞笑的公司年会表演 1-4
铁路人的奉献小品脚本(这点 1-3
社保局简化工作程序方便办 1-2
新年公司年会爆笑幽默喜剧 12-29
有关航空的小品剧本(我的航 12-27
家具厂公司年会小品剧本(带 12-25
相亲题材搞笑音乐剧剧本(全 12-23
防诈骗小品,防诈骗小品剧本 12-21
旅行社接待外国运动员舞台 12-20
单人脱口秀剧本台词,单人脱 12-18
最适合元旦表演的超级搞笑 12-15
建筑工地项目部年会小品剧 12-13
铁路行业学习贯彻习近平总 12-12
搞笑电商小品剧本,有关电商 12-11
关于税收小品,纳税搞笑小品 12-8
酒店年会餐饮服务小品剧本 12-7
公司企业单位年会笑死不偿 12-4
边防支队船艇大队军营搞笑 12-1
与酒有关的幽默喜剧小品剧 11-29
十九大后党员干部带领农民 11-27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微电影剧本 > 反腐倡廉微电影剧本 > 去村里卧底
 
授权级别:普通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微电影剧本-反腐倡廉微电影剧本   会员:979753933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7/6/29 12:52:19     最新修改:2017/7/2 10:14:25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去村里卧底
作者:冯耀廷
中国国际剧本网微电影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影剧本、微电影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序幕:随着腾格尔那挣扎般呼喊的《天堂》歌曲的进程,画面上陆续迭出,蓝天下群山环抱,山环水绕,植被茂密下的泉水叮咚,溪水淙淙,鸟语花香,日光疏影,清新怡人的村落画面,镜头拉近,几位男女中年人,双眉紧锁,愁容满面出现画面上。随之,屏幕推出“卧底”两个经过艺术处理的彩云体大字。

第一场:日、外、上坎乡、广元村头大榆树下

淡入:自然条件非常好,有山有水的广元村画面

(几位男女中年人,各个双眉紧锁,愁容满面)

赵宏志:

(蹲在地上抽闷烟,抬头看着村妇女主任章秋馨)小章,杨支书也太欺负人了,我真想一头撞死在他们家,出了人命血案惊动上级才会有人管!

刘文显:

(坐在赵宏志身旁)赵兄,千万别做傻事,你真要死到他家,杨支书会主动打110告你威胁他生命安全。老赵,咱都四十多岁的人了,还有啥看不开的呢?不就是把你土地没收了吗?暂时先忍一忍吧,我相信咱村这两位一定会获得他们应该得到的惩罚的。

章秋馨:

(站在树下,将身体斜靠在树干上看着昔日两位老同学)赵宏志,有点大丈夫的胸怀,别遇事就死啊活呀的!杨支书又怎么伤害到您了?干吗要以死来换取上级注意呢?会有人管的!

赵宏志:

(扔掉烟蒂,又点上一颗)还不是杨支书他妈做寿那天我没在家,沒赶上吗。你们都随份子了吧?

刘文显:

(仰首望天,神情沉重)没赶上就候补吧,反正别省下。我随了,随一千,国家给的直补钱也没想自己用。糟两钱、免了灾比啥都强。

章秋馨:我看啊,任村长和杨支书的霸道也是咱大家惯的;有屁大个事也张罗四五十桌,大伙还都心甘情愿的花五百、花一千的去吃那顿饭。

刘文显:

不去不好吧?你要不去随份子,他横行霸道的那副嘴脸保证出现在你家的晚上。

赵宏志:

我从市里赶回来,晚上我去补上五百元贺礼。他不该当着众人面把我递过去的钱砸在我脸上说:姓赵的!你这叫行贿你知道吗?好!你的承包地被没收三年,算是对你行贿的惩罚!

章秋馨:

呵!赵宏志,这下子你可赔大发了。三垧地三年租出去至少也有六万吧?

赵宏志:有啥法子啊,斗不过他们啊!和他讲理我的腿不也得像杨老拐子一样被他们弄断了吗?一想这些我的后脊梁就冒凉风!

刘文显:

(气的直用拳头砸地)真他吗是活人惯的!太他吗的霸道了!

章秋馨:

其实杨支书获得来的钱也没全用到他家里。

赵宏志:

章主任,没用他家里那他用哪了啊?

刘文显:

还用问吗?孝敬上级、金屋藏娇,哪不都得用钱呢?

章秋馨:

咱也别瞎操心了,估计东屯那几位一定会向上级举报的。两位可是市里领导啊,一个是人大代表,一个是政协委员,咱老百姓撼不动他!

淡出:广元村乡亲们三人一伙、五人一堆儿的在为村里大事小情担忧

 

第二场:日、内、市检察院检察长办公室。

淡入:市府检察院大楼外景,推进到检察长办公室

王道琦:

(上班刚坐下,自言自语)俗话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一晃在检察院三十年。唉!冷不丁的接到退休批准,好像丢了魂似的失落,收拾一下该回家哄孙子去了!

刘老:

(匆匆敲门)王检,可以进去吗?

王道琦:

(摘下帽子挂在衣架上,站起身向外跨了两步)是刘老吧?刘老,门没闩,快进来。来的正好,我刚接到市委李书记电话,说昨晚送来几份检举信,您一定收到了吧?

刘老:

(把档案袋拿给王道琦)收到了、收到了,这就是。王检,昨晚十一点多信访局转市委送过来的举报材料,您签收一下,王检,请您过目。王检,没什么事我就下班了。

王道琦:

(理了一下短发,在文件交接单上签上王道琦已收。她抬起头朝收发室老刘一笑)刘老,您辛苦了,我昨晚接到书记通知,今天也卸任了。刘老,没事了,您还没吃早餐呢饿了吧?快些回家吧。

(王检察长目送刘老背影,摇摇头坐下,进入一段退役前的沉思)

 

第三场:日、内,市检察院检察长办公室。

王道琦:

(坐下打开档案袋,首先仔细看了一遍市委李书记个人的一份批示,又在自言自语)看样子又走不了了!那就站好最后一班岗吧。刚走的刘老退了不也没在家享清闲吗?我王道琦也不例外(王道琦开始仔细看着李书记的批语)

旁白:

(王道琦阅读材料画面,市委书记的声音)检察长、王大姐:市委市政府转来几封举报信。是从不同视角,不同举报人,检举同两个人的事。王大姐,不好意思。在已给您下发了退休通知书后,还要向您交待任务,实在是对不起。王大姐,您也知道的,上坎乡广元村是咱市里树立的先进模范村、省政府批准的文明村。上坎乡广元村的几封检举信,我初步看了一下;我个人看法,这些敢署实名又有身份证号的检举信绝不是空穴来风。王大姐,您仔细看一下,您综合市府意见以后再做出个方案出来。市委市政府意见是;由检察院派人到广元村暗中摸查虚实。要隐秘身份,找一位适合做侦察员的青年人,最好是去年毕业来院从没露过面的同志。以什么身份为掩盖,您是老公安、老检察官,您自己决定。为避免举报人遭陷害,举报材料不要带走。那些问题要点、尽量记在工作日记里。要耐心的潜伏在广元村先摸底,千万不可轻举妄动。广元村是咱市里树立的典型,一旦举报内容成事实,要牵扯到市里几位大员。被举报两位;一位是咱市人大代表、一位是咱市政协委员。

王大姐,两位可不是普通村官啊,身价不比部局级干部差。王大姐,市委考虑再三,检察院要介入,市委考虑此案交给别人去主持还信不过。王大姐,您要站好最后一班岗,派员人选一定要在日常工作中稳重的同志。时间不能拖延太长,在下面蹲上两个月估计也就差不多,要抓紧摸透底细,然后派驻工作组才能查实问题。最后该怎么办,市委市政府拿出处理意见。

王大姐,此事不要张扬,首先要在全院保密。涉及到市级领导的要设专门班子组成调查组,后绪事宜更要严谨。王大姐,先派员秘密摸底趟路吧。市委对广元问题列入反腐倡廉重中之重,对,也是在秘密策划中,希望王大姐旗开得力。市委李XX于XXXX年5月

王道琦:

(将李书记批示笺文叠好收了起来。双手托腮,双肘拄在写字台上进入了沉思,自言自语)唉!已经通知办理退休手续,怎么又出来这么一档子案子呢?好吧,那就再站好最后一班岗也无所谓。

王道琦:

(又把五封检举信从头至尾推敲一下,思考再三,拿起电话接通刑侦科)喂!张科长吗?啊,我是王道琦,让李煜来我这里一下,啊,对,是,就是刚来不久、家在农村的那位小伙子。

(王道琦在等待李煜来之前,在屋地来回踱步,内心思量良策)

 

第四场:日、内,市检察院检察长办公室。

(李煜接到张科长通知,手忙脚乱的收拾桌上文件)

李煜:

(接到张科长电话后,放下手头事敲开检察长办公室的门)检察长,我是李煜,可以进去吗?

王道琦:

是李煜吧?快进来,门没闩开着呢。

李煜:

(进屋自己坐到王检对面)检察长,张科长说您找我?

王道琦:

是的李煜,是我找你。我上几天听说过你想要去广元村观光,有这事吗?

李煜:

(很认真的,两眼盯着王道琦)检察长,只是张罗过,市里几位同学瞎起讧,他们哪有那份时间,检察长,我真没去过广元村。

王道琦:

(面带微笑的)小李啊,我是顺嘴说说,今天不问这个。听说你有个同学在上坎乡广元村,现在还有联系吗?

李煜:

(精神放松下来,脸上也有了笑容)啊,检察长,是有一位高中同学在广元村,每年也就是节日或有个聚会时能见个面。平时连电话也不通,他叫姜恩祖。

王道琦:

(开门见山的进入主题)小李呀,你这位姜恩祖同学在广元是做什么的?你们的关系怎么样?

李煜:

检察长,以前他是农业机械专业户,全村就他们四家拥有农田作业机械。我和姜恩祖没有经济上和事业上联系,只是一般朋友。

王道琦:

小李呀,我不问你这个。小李,你以前去过广元村吗?

李煜:

没有,以前想去一直没去成。上些天在市里的几位同学,听说咱市百里以外的广元村建设的不错,都想去广元观光来的,因为大家都有自己的事业和工作。也只是说说,一直也就没去上。

王道琦:

小李呀,你还没有结婚吧?

李煜:

检察长,不怕您笑话,我的家是偏僻落后农村;我们老家那个村人多地少,日子过的不宽裕。早就想到的没钱在市里买房,我是从源头上就没交女朋友,免得麻烦,目前还是单身。检察长,找我来不会是给我介绍对象吧?

王道琦:

(一串铜铃般笑声)咯咯咯咯,美的你。不过吗,你的年龄也不小了,对象的事还真的要抓紧。今天找你来不是谈对象的事,是有一项艰巨任务要你去完成,也许会有意外收获。

王道琦:

(拿起暖水瓶去打开水)小李,稍后我泡上一壶好茶,咱要好好谈谈。

李煜:

(抢过暖水瓶)检查长,您先准备一下找出好茶,打开水是我的事。

(王道琦目送李煜背影,满意的点点头)

 

第五场:日、内,市检察院检察长办公室。

(李煜提着装满开水的暖水瓶,把已放上茶叶的杯子倒进八分碗的水,盖上杯盖、暖水壶盖,又面对王道琦坐回原位)

李煜:

(微笑着)检察长,前期准备完毕,以下您就发令吧。

王道琦:

(把水杯推到李煜面前一只)小李,这次去上坎乡、广元村是执行一次特殊任务,好像回到解放前时的地下工作,用时髦词汇说,是卧底,是很辛苦的。

李煜:

(接过王道琦递来的茶杯)谢谢检察长,我不怕苦。只要我能做得来,您尽管吩咐。

王道琦:

小李啊,你的条件很附和此项工作。我准备派你去广元村搞一次绝密的摸底调查,也许叫探路兵更准确一点吧。估计要在那里潜伏两个月去摸底。这两个月内一定要保密,只能你知我知,绝对不可第三者知。

李煜:

检察长,什么大案呢?还搞的像地下工作者似的?

王道琦:

(将档案袋推到李煜面前)小李啊,现在把袋子里的材料先熟悉一下。广元村是咱市里在十年前树立的农村示范先进村,看那些署名的举报材料,仔细分析一下这两位村干部可能有些问题,其中有一位是市人大代表,一位是市政协委员。李煜,你说案件还小吗?所以市府市委慎之又慎。李煜呀,你这位探路兵责任重大呀。你先把这些信笺都看一遍,看看这些以后,咱俩再仔细研究一下。

李煜:

(神情凝重的听检察长说细节)检察长,您说吧,我一定细心的听、耐心的去做。

王道琦:

李煜,从现在起,你就进入工作状态。今天你在我办公室做准备,然后乘我特派的出租车去广元拜访同学,要他给你找住处。你的公开身份吗,可以说是作家,写农村题材小说体验生活怎么样?

李煜:

检察长,这个身份不行,因为姜恩祖知道我李煜是农村人。我再说体验生活,那不是太不靠谱了吗?

王道琦:

李煜呀,你说说看,你以什么身份潜伏在广元村好呢?

李煜:

检察长,学习,对,就学习吧。向姜恩祖学习农机管理和使用,这个身份不会引起任何人注意的。

王道琦:

(站起身,戴上帽子,对镜整理一下着装)李煜,你先在我办公室看材料,我去一趟超市,很快的,马上就会回来。在我没回来之前,不许任何人进来。

李煜:

(抬起头看着王道琦)检查长,您把门从外面锁上,我不出去就是了。

王道琦:

(回头看了一眼李煜,微微一笑)呵呵!好,就这么办。李煜,先委屈你一会儿吧,关你四十分钟禁闭,仔细分析材料,我把门锁上。

(王道琦检察长锁好房门,直奔超市走去)

 

第六场:日、内,市检察院检察长办公室。

旁白:

(王道琦开门走进办公室画面)半小时左右时间,王道琦从超市赶了回来。打开办公室门,把采购的商品放在桌上。

王道琦:

(拿出一个工作日记,还有一盒中性笔心。递到李煜面前)小李呀,把重要内容记在本上(又打开袋子口,指着里面东西)这些是你两个月的卫生用品,还有几套换洗衣服和内衣内裤,中午出发前把官服脱在我这里。有人问起时,告诉他你是被市委借去写材料的。

李煜:

(站起身、惊愣一下)检察长,还要化装吗?

王道琦:

(又从另一个袋子里拿出一部手机,递到李煜手上)要的,一定要化装。这部手机是新买的,只有咱俩通话才可以使用。千万别用它给别人打电话或发信息。以后的两个月里我们就用这部手机联系,也许我会去广元村看你,但机会不太大,有必要的话,我会派人去的。

李煜:

(听的有些新奇)哇!我这是要彻底的脱胎换骨了,以后还是不是检察官了呢?对了,现在还是见习的。

王道琦:

(一边给李煜整理行装一边回答)小李,执行完任务看情况,也许会重用。至于还是不是检察官吗,要看市委意见的。

王道琦:

(像打发女儿出嫁那样打扮李煜)小李,门口有一位六十岁老司机的出租车,那是我安排靠得住的人,你必须乘他的车,到车上不要讲话。

(看到李煜乘坐她电话约定的出租车消失在滚滚车流中,她也走回自己家去午休)

淡出:李煜乘坐的出租车渐渐消失出喧闹市区

 

第七场:日、外、去上坎乡广元村路上。

淡入:乡村外貌

(李煜乘车来到上坎乡、广元村走下出租车,几经打听,找到了姜恩祖的宅院)

李煜:

(拿出二百元钱付车费)师傅,这些够不够?

司机:

(做个推辞手势)小伙子啊,本出租车是不收公检法三家费的,王检你该不陌生吧?她是我老伴,这回明白了吧?

李煜:

呀!大伯,您不该干这个行当啊?

司机:

小伙子啊,这里不是说话地方,以后你会全知道的(老司机摆摆手,上了返程路,李煜目送神秘出租车司机,摇一摇头沉思一阵子王检察长老伴的一切)

(李煜慢走几步到树荫下,他没有急着去叫姜家大门)

 

第八场:日、外、姜恩祖大门外

李煜:

(被宽敞的村路、两旁果树绿化带下鲜花池而震了一下,摇一摇头自言自语)这些不同品种名贵的花,应该是生长在长江以南地区呀?它在这里是怎么繁殖的呢?乖乖,富裕了、有钱了,无所不能的任性啊!

旁白:(李煜独自在树阴下观赏同学姜恩祖家画面)到了姜家门前时,李煜不敢相信这是五年前他在市一中同学姜恩祖的家。临街门两侧是五公尺高大房子临道,唯独他家两侧卷帘门前没有绿化,门又被喷成五颜六色花纹,这里装的什么?要把房子修的差不多有两层楼高?完全挡住了正房视线。李煜家也是农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村路和民宅民院。从大门向里窥视了一眼,上房五间平台房建筑别具一格,李煜对同学姜恩祖的居家有非常强烈的羡慕。

李煜:

(走近铁大门,仔细一看有门铃按钮,在雨搭上方有两组监控摄像头。李煜又自言自语)好家伙!你姜恩祖弄的像山大王似的,干吗弄成这样气派?

李煜:

(按了一下门铃按钮,听到上房扬声器女孩细声细语的喊道:请注意,门外有人按响了门铃。请注意,门外有人按响了门铃。(连续呼唤三遍)

李煜:

(又急的自言自语)是姜恩祖没有听到?还是不在家?(李煜又大声喊两声)这是姜恩祖的家吗?姜恩祖在家吗?我是李煜呀!这是姜恩祖的家吗?姜恩祖在家吗?我是李煜呀!(来迎接李煜的是两只护院犬,它们一个劲儿的汪汪狂叫,并伴随着狗爪子挠铁大门哗啦啦的声。李煜没看到有人出来,他便停止了喊声)

旁白:姜恩祖刚吃完午饭,他有个习惯,吃完饭要躺下平平胃。上午检修玉米收获机时间长了些,太累了。今天的平胃程序被打乱,改为了睡眠。任凭喇叭小姐声声唤、狗吠挠门哗哗响、还有老同学叫门喊声,他愣是没有醒过来。

李煜:

(摇摇头自言自语)来的不是时候吧?正是午睡时,还是坐树下凉快一会儿吧!

(李煜低着头,又走回树阴下)

 

第九场:日、外、姜恩祖大门外

旁白:(李煜无可奈何的样子画面)李煜刚把屁股坐到树下一支木凳上,从东边路上走过来一位手擎遮阳伞的姑娘,看样子也就二十出头,足有一米七五的大高个、白白皮肤,一对浓眉护着一双大眼睛。

姑娘:

(打量一下李煜,自言自语)真潇洒,好有气质的帅哥哟!他坐这里干吗?看得出来,他是外地人(又仔细观察举止形态,怎看也不像农村的,她在姜恩祖门前站下、并向李煜身边迈了几步,主动开口)这位大哥不是本地人吧?是等人还是找人呢?

李煜:

(看到姑娘向姜家门口拐来,他抬头看了看,听到对方问话,便站了起来)啊,我是岭东县李家圩子的,我叫李煜,十八子的李,火日立的煜。我是来看朋友的。

姑娘:

(打量一下李煜)啊,原来是远方客人李煜大哥,您是找我姐夫的吗?对了,我叫华淑玉,您认识姜恩祖吗?

李煜:

啊,认识、认识,您叫华淑玉?认识您很高兴。淑玉妹妹,我和姜恩祖是初中、高中同学,今天是特意来登门拜访他的。

华淑玉:

(没话找话的搭讪着)李煜大哥哥,怎不进去呢?我姐夫在家呢。

李煜:

淑玉妹妹,我叫了几声门,狗一直咬也没有人出来,我想可能是睡着了吧?

华淑玉:

(拿出电话,拨通了姜恩祖电话)喂,懒蛋子快起来吧,我的电话你听到了吗?姐夫,快点出来,来客人了!

姜恩祖:

(是真的累了,他听到电话铃声懒洋洋的伸伸胳膊,拿起电话)是小玉呀?你要干嘛?睡的正香呢,上午把我累坏了,吃完饭就睡了过去。小玉,你这样兴奋的喊叫是谁来了啊?

华淑玉:

(用眼睛余光看着李煜)姐夫,你有个同学叫李煜的吧?十八子的李,火日立的煜。

姜恩祖:

(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跳到地下,大声向电话喊)小玉啊,这小子在哪呢?快把他领进来,两年没见他面了,还真想他啊。

(李煜也偷偷乜斜着眼睛看着华淑玉)

(又停了约一分钟,仍不见姐姐和姐夫出来迎客人,华淑玉有些急了)

华淑玉:

(没好气的)姐夫,我领进去?你家的两条狗还不把他吃了哇?快点出来吧!他就在你家门东凉快呢。真不像话!你把同学、朋友拒之门外算怎么回事?

 

第十场:日、內、姜恩祖和华淑宝的家客厅里

姜恩祖:

(被妻妹损了几句后,放下手机急忙喊了一声爱妻)淑宝,快烧水沏茶,沏好茶,来贵客了。

华淑宝:

(听到丈夫喊声从后厨走过来)恩祖,茶已经沏好了,还用换吗?谁来了?看把你高兴成这样。

姜恩祖:

(一边下地穿鞋,一边美滋滋的和爱人说)已经沏好的茶就不必再换了。哎,淑宝还记得吗?前年冬季我们去市里聚会时,我说过的,我一位初高中同学在省城政法学院读大三的李煜,想起来了吗?就是他来看我来了。

华淑宝:

(听了心里一愣)李玉?是位女同学吗?

姜恩祖:

(一声大笑)哈哈哈哈,是,一会儿领进来让你好好看一下,比不比我老婆漂亮?

(华淑宝听了虽然有些不自在,但也没有反驳半句,目送姜恩祖走去开大门)

 

第十一场:日、外、姜恩祖大门外

李煜:

(听到有人开门声,他便从木凳上站了起来对华淑玉说)华玉妹妹,谢谢你帮忙叫门,我先进去了,失陪,改日再聊。

华淑玉:

(恬静一笑)李煜大哥,我是来找姐姐说说话的,我也得进这家。咯咯咯,走吧,一块进去吧。您是客人,您请。

姜恩祖:

(打开大门大喊一声)好小子,两年不见找上门来了!呵,淑玉好眼力,能入淑玉法眼看得上的人,该不是平庸之辈了唷!哎,李煜,有我小姨子陪着你,不算拒之门外吧?

华淑玉:

(先是微笑不作声,然后大大方方地)姐夫,我可不是专给您陪客人的,我是找姐说说话的。

姜恩祖:

(看着李煜回答华淑玉)一样、一样,反正是你陪着呢。

李煜:

(紧走两步抱住姜祖)恩祖兄,又乱说话,你看,都是来你家做客的,是不是进屋说话对呢?

姜恩祖:

啊,对对对,淑玉啊,快把你李哥的大包小包拿上,咱进屋去聊。

华淑玉:

(拿上李煜带来的包裹,三人匆匆走进上房)呵呵,还带着行李来的?看样子像是常住沙家浜是吗?

李煜:

(一边走一边回答,又在问)嗯,猜对了,真想常住。恩祖兄,门房修那么高不挡视线吗?

姜恩祖:

(拉着李煜的手)哈哈哈,真是个书呆子,盖矮了玉米收获机进不去。那是两大停机库,东面的装一台大型免耕播种机、西面的装的是玉米收获机。别看了,快进屋吧。

(李煜命运不错,非常顺利的迈出第一步)

 

第十二场:日、内、姜恩祖和华淑宝的家

(三人进屋后,华淑玉主动洗杯倒茶。李煜和姜恩祖坐下交谈)

华淑宝:

(仔细打量着问)你叫李玉?怎么叫个女孩子名呢?

李煜:

(看着华淑宝问姜恩祖)恩祖兄,这位应该是嫂夫人吧?

华淑宝:

(抢着回答)对,哎,李玉,我是你嫂子,你还没回答我呢。

李煜:

嫂子,我名字的煜是火字旁,右面加个日下立。嫂子认为是王字加点了吧?

华淑宝:

(看了一眼姜恩祖,对李煜说)李煜兄弟,你们聊,我去给你亲手做一份抻面。等着,别急,十五分钟就做得。

李煜:

(很有礼貌的站起来)谢谢嫂子,我还真饿了。(李煜又看看姜恩祖)怎么了啊?干嘛用这样眼神看着我?不认识了吗?

姜恩祖:

(有些置疑的)说说吧,听同学们说你毕业后分到市检察院了,当上检察官了是真的吗?

李煜:

(一听姜恩祖一句话就把秘密给揭穿了,现在该怎么办?往下的戏还怎么演?他结结巴巴的说)嗯,原来是分到检察院打杂,后又被市委借去一段帮助整理内参等还是杂活。总之,是有个落脚地方,目前还沒有确定工作。

姜恩祖:

(半信半疑的)哎,李煜兄弟,不嫌弃的话和哥哥我干怎么样?保你年薪五万以上。李煜,我不是说笑谈,是真的,咱做粮菜经济人。

李煜:

(稍一思索一笑)恩祖兄消息真灵通,什么事也瞒不了您。不瞒您说,我是在市里有那么一份如勤杂工一样工作,哪用哪到。昨天我请了两个月的长假,专程来您府上学习农机使用和管理的。下年也想搞农机专业户,这两个月就住在你家了,怎么样?行吗?用不用和嫂子说一声?

姜恩祖:

(大笑)哈哈哈哈,得回那姐俩没在屋,你把她华淑宝当成什么人了?她在乎你的两个月饭钱吗?咱家西屋闲着两间卧室客厅呢,住还有问题吗?兄弟,不嫌弃家里室内没有厕所,卫生间是公用的,你住上两年看看;你嫂子要是调一次脸子,以后你别交我姜恩祖这个朋友。

李煜:

(打断姜恩祖的长篇大论)好好好,恩祖兄您别往下说了,我住西屋了。从下午开始,我是你的助手,你干啥我学啥。

姜恩祖:

好,痛快,还像高中时那样,不拐弯抹角的说话办事多好。

(华淑宝华淑玉姐俩,淑宝去后厨给李煜去做面,淑玉又回到客厅给两位男士斟满茶倒水)

 

第十三场:日、内、姜恩祖和华淑宝的家

华淑玉:

(对李煜嫣然一笑)尊贵的客人李煜哥哥,我去后厨邦姐姐一把,您和姐夫慢用。

李煜:

(朝华淑玉点点头)淑玉妹妹不必客气,去忙吧,我们自己能照顾自己。

华淑玉:

(来到后厨,精神焕发)姐,还需要做什么?我来帮你。

华淑宝:

(凑近妹妹耳旁)小玉,你姐夫这位同学好帅呀!让他做我妹夫怎么样?

华淑玉:

姐,看您都说些啥呀?谁知道他有没有女朋友和女人呢?刚进屋就说这些合适吗?好像咱乡下女孩嫁不出去似的。

华淑宝:

妹妹呀,姐不是着急吗。别挑了,刚才进来这位李煜,真是一表人才。怎看也不比你姐夫差。姐是相中了的,你可一定要上心啊。

华淑玉:

姐,听他话口要住两个月呢。

华淑宝:

妹妹呀,他住一年才好呢,送上门的帅哥,别放飞了。

华淑玉:

姐,做咱的饭吧,别胡思乱想瞎操心了行吗?我自有主张。

(李煜和姜恩祖今天一见如故)

 

第十四场:日、内、姜恩祖和华淑宝的家

(华淑宝此刻把李煜当作贵宾,先做饭、又收拾西卧室忙个不停)

华淑宝:

(把西卧室收拾妥当叫了一声)李煜兄弟,去西间休息一小时吧,别陪你哥说起没完,你哥是出了名的话痨。

李煜:

(看了一眼姜恩祖一声笑)哈哈,仁兄,嫂夫人有令,咱尊照执行吧,我还真的累了。恩祖,我去休息一会儿,下午干啥活喊我一声(李煜说完又给姜恩祖一笑,起身去了西卧室)

李煜:

(进屋后闩上门,急忙拿出专用电话,拨通了王道琦的专用话机)检察长,我已顺利入驻姜恩祖家,他知道我在咱院有工作关系,该怎么办?请指示。

王道琦:

(回到家随便吃点东西,靠在沙发上小息片刻估计李煜也该回话时,铃声响起,她按下接听,李煜说完,她思索一下)小李呀,随机应变,别漏来他家目地,该怎么办你自己决定。一切按原计划进行,多和普通百姓搭讪中寻找有用线索。好了,就这样,每天这个时候联系一下,再见。

(李煜第一步踏实的迈了出去)

 

第十五场:日、外、姜恩祖家的停机坪

画外音:

(李煜在姜家检修农机画面)住到第五天时候,上午九点四十八分钟左右,西街突然响起烟花爆竹声。李煜在玉米收获机车库正在和姜恩祖,还有他的两位司机在检修割禾器)

司机赵文鹏:

(顺口问)姜师傅,你花多少啊?

姜恩祖:

(一声冷笑)呵呵,还用问吗?少了当时不说,以后保证给你眼罩带。你弟妹去的,花1000元,这是固定的。杨四儿的爹妈生日各一千,杨四儿生日和他媳妇儿也是各1000元,他杨村长家我一年少说也得花5000元。差样吗,他会处处找你麻烦,破了财、免了灾。

赵文鹏:

(一边干着活一边在说)我呀,只是水过地皮湿,你嫂子就带三百元,不得不花点。我也怕他那张抽巴脸,答对的不到地方,出口就损人。

李煜:

(信口问道)这是谁家老人过生日?干嘛这么铺张啊?

姜恩祖:

(从机架上跳下来,用抹布擦了一下手,顺口很随便的说)能有谁?任村长的妈过生日。每年一次,老两口谁的都不落,一次收个五万多元贺礼,每年两个老东西要刮取乡亲们十多万元。

赵文鹏:

(又接过去)这只是任村长他爹妈的份子,他本人哪年不收个20左右万元贺礼,加上国家补贴建设园艺及果园款才能在市里买楼吗。不然,他从哪里去弄钱去养情人、住高楼啊?

姜恩祖:

(也气愤的说)就拿十年前修桥来说吧,国家给补贴十万,修桥基本缺不多少,又从人头上集资十五万,愣是打马虎去愚弄百姓。你不交款他没收土地,老百姓有什么办法?那个杨支书更不是东西,卖了村上防风林,给情人买一身四万元的貂皮上衣。都他吗一个德行,没人味儿!

(李煜借去厕所之机,把刚才收到的信息发给了王道琦)

 

第十六场:日、外、姜恩祖家门前树阴下

旁白:

以后的日子里,晚饭后,李煜都习惯在参和在街道两旁门口的树下聊天。他凑在大家一起旁听,乡亲们知道李煜是姜恩祖朋友,是来学习农机的,说话没人背着他一个外乡人。

村民老张:

哎,五个小组举报信投上有两个月了,按说市里也该给个说法呀!这些年咱杨村官任会计捞的够过后半辈子了,还年年炸咱的油,总得有个说理地方啊?

村民老刘:

够过后半辈子了吗?这两位每人可都包养三四个情人呢,哪个主还不得十几万呢?我看呐,这两位是咱广元村的无底洞,任其发展下去没个填平。

章秋馨:

咱还是别上访了,人大主任和咱杨村官就多个脑袋差个姓。张副市长和任会计合伙开的扒板场,好处能少得吗?咱家前防护林说伐就伐,错个主行吗?伐下来的木材都做了扒板厂的原料。还弄的美其名曰的支持乡村企业,说白了,就是支持张副市长和任会计两个人吗?钱进谁腰包了?

村民老张:

(一声长叹)唉!事儿多了,一百垧机动地,年年卖出六七十万元,国家直补还有十五六万元,别提了,这两个败家籽,还从人头上收取统筹款,还是美其名曰的支援灾区。都他吗干啥了?除了向市里那几位送礼外,剩下的都填他吗情人的无底洞了吗?还用问吗?这二位也就在市里一人攒两套楼,存款不一定有多少。

 

第十七场:日、内、姜恩祖家屋里

李煜:

(走去西屋卧室,蒙上被子又拨通检察长电话,开始发短信汇报工作)检察长,在这一个多月期间,收集有五十条以上有用的信息,晚上通过闲聊形式诸条核实。举报杨支书和任村长的各条属实。

王道琦:

(电话音)小李,有关杨支书在市里的情人住址再详细摸查一下,现在只掌握任村长的四个情人住址,按举报杨支书的五位情人中,现在只知道两处,还有三位住址不详。你最好去接近一下他的司机,司机不能少接送这些人。

李煜:

(露出头透一透气,仍然用发短信汇报)王检,这二位从来不雇司机,都是自己开车。检察长,后两天我再核对一下济经上的问题。

王道琦:

(仍是电话音)小李,据目前掌握的数字看,已是事实。另有人也在暗中调查经济问题,是市委暗中委托广元村的妇女主任章秋馨,经济问题你不必插手。小李呀,再摸一下杨支书搞小集团涉黑暴力方面事实吧。

李煜:

检察长,我明天着手暗访两位涉黑问题。首先可以肯定,有两人是杨支书亲手打伤至残的。

王道琦:

(仍是电话音)小李,一定要证据确凿才有说服力,偏听的往往会漏洞百出。记住原则;不错怪好人、不放过一位害群之马!

李煜:

检察长,我一定牢记您的指导,挂了吧,有人找我。

(李煜挂断电话,删除短信内容,去了姜恩祖的大客厅)

 

第十八场:日、内、姜恩祖家屋里

(李煜的调查,当天进入检察长王道琦的电脑文档中)

华淑宝:

(姐妹俩私下议论,华淑宝看着妹妹说)妹妹,你自己拿个主意吧。李煜向咱交待的一切信息,只有他的家乡住址是真实的。

华淑玉:

姐,那他是不是个骗子啊?

华淑宝:

(摇一摇头)小玉,这一点你尽管放心,他不是骗子。检察院里我的同学丛云芳说,李煜在市委帮忙。我俩到市委去查找,各部门、各科室查无此人。

华淑玉:

姐,看来他自己说到处打杂应该是真的吧?

华淑宝:

打杂不是真的,丛云芳说他在检察院是正式的见习检察官。有可能他是去执行什么秘密任务去了吧?有时院里会派可靠人员潜伏在一定场合,也叫卧底。小玉,我分析李煜一定是卧底。小玉,咱心里有数既可,千万别把这层纸捅破。

华淑玉:

姐,我今晚吃完饭去他卧室来个单刀直入,看看他是什么态度?

华淑宝:

淑玉,还是姐以说媒方式去说为妥,不行了的话也有个退路。怎么样?淑玉,你看姐的主意行吗?

华淑玉:

(一串笑声)咯咯咯咯,姐,都什么年代了?还要找个中间人去介绍,不觉得是多此一举吗?姐,我今晚就把话挑明,谁也不用。

华淑宝:

妹妹,千万不可盲目乐观直奔主题,要见机行事。

华淑玉:

姐,我懂的。

(姐俩约定等到晚饭后再见机行事)

 

第十九场:晚、内、姜恩祖家屋里

李煜:

(和姜恩祖忙了一天,吃完晚饭后马上去西卧室看书和翻手机里文学。刚刚坐稳,华淑玉不请自到,坐在他对面)呵,淑玉妹妹今天怎么这么得闲?从来不进我卧室啊,一定有事吧?

华淑玉:

(落落大方的看着李煜,嫣然一笑)李哥,来广元村有一个多月了吧?

李煜:

(华淑玉的问话,让李煜心里一震)小玉妹妹,我来广元到今天四十六天(李煜用抹布在擦茶几)小玉妹妹,今天怎么对这个感兴趣?

华淑玉:

李煜哥,我估计您快要离开广元村了吧?所以有点迫不及待。李煜哥,我就直说吧,只从我第一天在门口树下见到您第一眼,我就把您装在心里。用时髦话来说,我爱上您了,您觉得我怎么样?可以交个朋友吗?

李煜:

小玉妹子,你可要慎重考虑。我家的李家圩子是一个贫穷落后村子,家里穷,我在城里又没有固定工作,各单位借用,挣的不多。爱上我,没车没住房可是摆在生活中的最实际问题。小玉妹妹,和我共同生活,可是要过流浪汉的日子,租房住可是不稳定的,总是要经常搬家的。

华淑玉:

李煜哥哥,我只看好你的人,车与房会有的,我也想去市里打拼。李煜哥哥,一切客观因素都会改变的,别人有的我们都会有的。李煜哥,您说句痛快话,您心里到底有没有我?

李煜:

小玉,你是好姑娘,你在我李煜心里从哪方面也找不出一点瑕疵。可是,我李煜不配得到你的爱。

华淑玉:

李煜哥,我不嫌您穷,我只看好您的人品,说句痛快话,别拖泥带水的。行就行,不行也别勉强,那些冠冕堂皇的词汇就别说行吗?

李煜:

小玉,我真喜欢你的痛快劲,好,我答应你这位不怕受罪的妹子做朋友。

华淑玉:

(站起身来,走到李煜面前。伸出她纤巧的手捧起李煜的头,在他额头上轻轻的吻了几口,两人对视着、对视着对方的俊美仪容。他与她虽是九零后,可能都是农村知识型青年的缘故?没有其它行为。华淑玉笑的像一朵初绽的牡丹花,拉一把李煜略带羞矜的)亲爱的,走吧,去东屋和姐姐姐夫交待一下吧,二位可是等着我的消息呢。

(两人手拉手走去东屋)

 

第二十场:晚、内、姜恩祖家屋里

李煜:

在晚十一点时在卧室拨通了检察长王道琦电话)检察长,您在听吗?

王道琦:

(十一点还没睡,电话铃声响起时,她一猜想一定是李煜遇到了新问题。她按下接听)小李吗?我在听。一定是有什么事吧?

李煜:

检察长,什么事也瞒不了您。关于调查的事大致也就这样,就这些杨村官和任会计也足够获刑的。检察长,我还有必要再在广元村呆下去吗?

王道琦:

小李呀,是不是遇到工作以外的事了啊?

李煜:

检察长,是的,广元村有个姑娘爱上我了,我也很爱她。检察长,工作时间谈恋爱,算不算违反纪律呀?

王道琦:

咯咯咯,祝贺你小李子。你是在特定条件中去执行特殊任务,其间有与女孩正常恋爱属于极正常现象,和违反纪律扯不上关系。

李煜:

检察长,我没事了。哎,忘了正事,我还有必要潜伏在广元村吗?
王道琦:

小李呀,明天早晨六点我开自己车去接你。哎,见面后千万别称官衔。记住,我是你表姑,千万别漏一点马脚。

李煜:

检察长,咱撤回去还用保密吗?

王道琦:

当然要保密,避免打草惊蛇。一旦走漏风声,村里和市里的一串人会跑掉的。小李,记住,在六点前和你的房东交待明白。对了,一共是多少天?每天按十元伙食费、十元住宿费结算清楚,记住,别忘了。

 

第二十一场:日、外、姜恩祖家大门外

(李煜在广元村潜伏四十七天,带着极大收获撤出了上坎乡、广元村)

李煜:

(提着行李袋站在大门站着等车,华淑宝、华淑玉站在他身旁聊天)大姐,你们以后去市里先给我打电话,我去车站接你们。

华淑宝:

李煜,以后你可要多多关照我的妹妹。淑玉是一位直爽女孩,以后有机会在市里给她找一份工作吧,也好多培养一下感情。

华淑玉:

(打断大姐讲话)大姐,说些啥呢?有的缘不关照也没不了,没那份缘,再怎么关照也白搭。我决定了,今天也去市里打工,找一份适合我的事做。

李煜:

(高兴的看着淑宝、淑玉姐俩)淑玉,你真想去市里吗?我一定会帮你的。

华淑玉:

李煜,我啥时候说过假话呀?我爸给我一张十万元的卡,说是算陪嫁。我呀,用它做本钱也学着做生意。

李煜:

(用手指着远方)大姐,淑玉,快看,表姑接我的车来了!

(一辆普通轿车停在姜恩祖大门口)

王道琦:

(一身普通家庭老妇人打扮,走下车)大侄子,表姑来接你回城的。

李煜:

(指着身边的华淑玉)表姑,这就是我和您说的华淑玉,她想进城去打工(又指着姜恩祖)这是我的同学,叫姜恩祖(指着华淑宝)表姑,这是淑玉的大姐华淑宝,姜恩祖的爱人。

王道琦:

(打量一下姜恩祖和华淑宝、华淑玉一一握手)认识你们真高兴!淑玉,快上姑姑的车吧,小煜的女朋友真俊,太漂亮了,表姑很喜欢(又对华淑宝,姜恩祖说)这两位就是小煜的房东吧?打扰了这些天,真不好意思。好了,我在市里还有事,先走了,以后会来看你们的。

姜恩祖:

(和李煜拥抱分别)伙计,上车走吧!山不转水转,以后还会见面的。

淡出:检察长驾车远去画面

【结束语字幕】王道琦以表姑的身份亲自驾车,把李煜、华淑玉接出上坎乡、广元村。看,像广元村这样好条件的村子,村干部在百姓心中也有不尽人意地方;村支书也就是百姓称之支书的杨四儿大名叫杨振业,村长兼会计任三儿大名叫任佑春两人贪得无厌的搜刮百姓。日久天长,原来那些老一辈们,看在乡里乡亲的份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混了十五六年。八零后九零后青年人,对农村领导人中的蛆虫,毫无保留的向国家机关举报、投诉。那些活跃在乡亲眼前的腐败官员,也难逃国法对他们的惩罚,两位被他的臣民百姓拉下了马,获得应有的刑律。

【剧终】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本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代写微电影剧本
中国国际剧本网微电影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wdy)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