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微电影剧本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与快递有关的小品,有关快递行业
卫生防疫人员心理剧(预防禽流感
关于旅游市场秩序消费诚信小品
汽车4S店服务类搞笑小品剧本《
加油站工作题材搞笑小品剧本《
7人音乐舞蹈搞笑小品剧本(美好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关于旅游市场秩序消费诚信 1-20
适合公司年会表演的幽默小 1-18
禽流感监测防疫工作情景剧 1-16
农村搞笑精准扶贫小品剧本 1-15
抗洪抢险感人小品催人泪下 1-13
小学生正能量校园小品剧本 1-11
关于推销的小品剧本,推销小 1-9
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7.26 1-7
公司年会搞笑三句半台词(为 1-6
最新最搞笑的公司年会表演 1-4
铁路人的奉献小品脚本(这点 1-3
社保局简化工作程序方便办 1-2
新年公司年会爆笑幽默喜剧 12-29
有关航空的小品剧本(我的航 12-27
家具厂公司年会小品剧本(带 12-25
相亲题材搞笑音乐剧剧本(全 12-23
防诈骗小品,防诈骗小品剧本 12-21
旅行社接待外国运动员舞台 12-20
单人脱口秀剧本台词,单人脱 12-18
最适合元旦表演的超级搞笑 12-15
建筑工地项目部年会小品剧 12-13
铁路行业学习贯彻习近平总 12-12
搞笑电商小品剧本,有关电商 12-11
关于税收小品,纳税搞笑小品 12-8
酒店年会餐饮服务小品剧本 12-7
公司企业单位年会笑死不偿 12-4
边防支队船艇大队军营搞笑 12-1
与酒有关的幽默喜剧小品剧 11-29
十九大后党员干部带领农民 11-27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微电影剧本 > 其它微电影剧本 > 追求
 
授权级别:普通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微电影剧本-其它微电影剧本   会员:979753933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7/6/21 4:57:08     最新修改:2017/6/22 9:23:39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追求
作者:冯耀廷
中国国际剧本网微电影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影剧本、微电影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序幕】

淡入: 在《遇上你是我的缘》的背景音乐声中,东北江家圩不太整齐的砖瓦房,错落无序,曲折的街道上有稀稀拉拉的行人来来去去,街道上冷冷清清。随着镜头拉近,村委会办公楼内,村妇女主任兼会计任瑞莲在看杂志,固话机铃声响起。屏幕上由远而近闪出字幕“追求”两个变形的行体字。

 

第1场:时:日、内、地点:江家圩子村委会办公楼

(村妇联主任兼会计任瑞莲走到电话旁)

任瑞莲:(拿起固话耳机)您好,这里是江家圩村委会。
李海峰:
(电话音)喂!江家圩子村委会吗?我是镇人民武装部。
任瑞莲:
(接着回答)您好,我是江家圩子村委会值班员任瑞莲,您有什么指示请讲。
李海峰:
(电话音)啊您是任会计啊?请您记一下;江家圩子在五年前有个叫江元启的大学生去当兵您还记得吗?
任瑞莲:
(非常果断的)当然记得了!去年还接到队伍上寄来的立功奖状呢,江元启在我们江家圩子可是家喻户晓、人人皆知的英雄,谁都不会忘记他的。
李海峰:
(电话音)啊,是这样,市里通知我们,江元启退役返乡了。
任瑞莲:
(有些疑惑不解的问)为什么退役呀?是犯错误了吗?
李海峰:
(电话音)您想哪儿去了,是光荣退役。按兵役法江元启的贡献期早已圆满,是他的科技革新项目又拖了他两年。对了,差点没忘了正事,一定要村干部一把手,也就是你们村里下派的大学生詹云霞,亲自带车到火车站接还乡退伍兵江元启。他是下午三点四十进站的8526次列车。请注意,写个接江元启的牌子举着,队伍上来电话说,江元启是装甲军团功臣,在科技成果上立过多次功,地方不要冷落为共和国做出这贡献的退伍兵。
任瑞莲:
(放下笔)我记下了,您还有什么指示请讲。
李海峰:
好了,就这些,千万通知詹云霞别忘了,就这样吧(挂断了电话)  好了,就这些,千万通知詹云霞别忘了,就这样吧(挂断了电话)

任瑞莲:

(走出办公室,站在窗前,拨通了詹支书电话)喂,云霞吗?我是任瑞莲啊。

詹云霞:

(拿出手机接任会计电话)瑞莲姐,是我,我在街前温室大棚里呢,有话您请讲。

任瑞莲:

(和支书打电话时,喜欢用自己电话,能留下记录,又按下语音记录)云霞支书,镇武装部电话,要您带车去市里火车站接退伍兵江元启。江元启乘坐的是8526次列车,下午三点四十进站,是下午三点四十分进站,请记好。

詹云霞:

(电话音)好的,瑞莲姐我知道了。瑞莲姐,您在短时间内编个喜讯广播出去。内容是让全村人知道江元启光荣退伍,乡亲们会主动去江振大叔等候江元启归来。瑞莲姐,您忙吧,我马上准备车和通知江大叔一同去火车站。

(任瑞莲收起手机,又走回办公室准备广播词)

 

第二场:时:日、外、地点:江家圩子村

(支书詹云霞走出大棚区,向村子里张望,看见张兴的自用面包车,走过去雇用谈妥,并坐上车去村委会门口,先打电话通知江元启老爹江振亚)

詹云霞:

(打开电话,给江振亚打去电话)江大叔吗?,刚接到镇武装部通知,你家元启退伍回乡了,村里去车到市里火车站去迎接江元启,村委会已经雇好了出租车,江大叔,车在村委会等着呢,您来咱马上走。

江振亚:

(接完电话收起,抓了一件外衣,一边走一边笑着和老伴说)这小子一去五年,退伍回家这么大个事也不事先给家里打个电话,还麻烦村上去车往回接。

江大娘:

(放下手里家务活一笑)呵呵,五年了,终于回到咱身边。振亚,你当我没听见吗?大概你还没听清楚吧?是上边通知的村里。唉!队伍上、市里、镇里对退伍兵还蛮够意思的,走了送,回来接,真够重视的呢。

旁白:

江元启退伍还乡消息在村委会用高音喇叭播出后,一个上午传遍了全村,老江家热闹的快沸腾了。屋里被村里长辈男女占的满满的,江元启那些青年好友和初高中同学们在院中两把大遮阳伞下等待着。

 

第三场:时:日、内、地点:江家圩子村,李晓鹭的家

李晓鹭:

(是江元启初中三年里的同桌,听到村广播说起江元启大学没毕业就去当兵,而一去五年回乡消息,中午饭刚端起饭碗没吃上几口,便放下碗筷笑着对二老告辞)爹,妈,我吃饱了,我去元启那里看他又长高点没有?这小子五年没探过家,说不定是个什么样?(下地穿鞋就想往外跑)

李老爹:

(放下碗筷,深情的看着女儿很严肃的)你站一下晓鹭,老江家屋里院里都是人,这个时候你去合适吗?爹的话你一直不爱听,以前的那档子事乡亲们能都忘了吗?那事你可把江元启伤的不浅啊!哼!你不甩了江元启,他能罢学去当兵吗?你是和赵祥结过婚又离婚的人,江元启和你那些同学会怎么看你?

李晓鹭:

(停下往外迈的两条腿,尴尬的站了一分钟后勉强一笑)呵呵,爹爹,有什么不合适的?那都是过去的事了,一码归一码,都过去了。爹,我们九零后的青年,谁还忌讳那些事呢?再说了,一个课桌坐了三年,友谊还是存在的吗。爹爹,我们不会再重提那档子事的,说句心里话,他不一定配不配得上我呢!放心吧,我们只谈友情探探路(李晓鹭没管爹妈是否答应,走去自己房间化了一下淡妆。找出两件时髦外衣穿好,对着镜子检查一下,露出满意的笑容,推门走出了家)

 

第四场:时:日、外、地点:江家圩子村,江振亚的家院内

(乡亲们怀着各种心情来江家凑热闹,江元启前女友、第一恋人、中学同桌李晓鹭也来凑热闹)

李晓鹭:

(刚一进江家院门就看到江元启和几位好哥儿们在大伞下攀谈,她紧走几步大声喊道)元启仁兄,是探家吧?队伍上给您多少天探亲假呀?啊,诸位同学都在呀,消息蛮灵通的呢!

江元启:

(站起来微笑着看着先一步到来的兄弟姐妹们,又向李晓鹭挥挥手)呵,来来来,五年不见,晓鹭妹妹长成大人了啊!快、快来坐,刚才大家还说着你出落的如出水芙蓉呢,今日一见果真变的比五年前更美、更漂亮了。晓鹭妹妹,他怎么没和你一起来呢?

李晓鹭:

(有意岔开话题,别人觉得很尴尬,又没人搭言。李晓鹭往江元启身上仔细打量一下)元启兄,看你装束没佩戴领章,您是怎么回事儿?

江元启:

(急忙面带微笑的倒茶回复着)啊,晓鹭,我已经离开绿色军营退伍了,回家当农民,和你们一起下田劳动。

李晓鹭:

(满面春风的一笑)元启兄,现在种地都是机器的活,咱农民还有谁下田了?元启兄,五年里咱这些中学同学可没少惦记着你呀!这回好了,元启兄终于衣锦还乡了。哎,回来不走了,有什么打算啊元启兄?

江元启:

(看着李晓鹭,知道这位妹子、同学、曾经的女友会来看他,于是站起来对李晓鹭一笑,毫无隐瞒的把心里话亮了出来)晓鹭同学问的好,刚才大家也在问我有什么打算?正好一块儿回答。快坐下来和大家一起一边喝茶一边聊。

李晓鹭:

(很爽快的到一群青年人中间指着江元启)元启兄,您也坐下吧。咱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同学,谁都不必客气。

江元启:

(看着李晓鹭,又冲她点点头)晓鹭说的对,咱谁都不要客气。不过吗,我习惯站着说话(又面向大家一笑)接下来我告诉大家我的打算,很简单;农民的儿子没种过田不行,几位都知道我上大二在学校入伍。咱这里的玉米高粮苗啥样我都不认识,做农民的儿子还称职吗?

李晓鹭:

(又站了起来接腔)有什么不称职的,本来就是农民的儿子吗!农民的儿子怎么了?农民的儿子就得啥都认识?岂有此理!

江元启:

(对着李晓鹭做个手示)晓鹭你先坐下听我说完;我呀,先做一年农民,然后再进城当一年农民工,体现一下农村人进城生活是个什么样?然后呢,在选择适合我的工作,坚守着、发展、扩张、自己给自己当老板。

李晓鹭:

(一群青年人听的津津乐道,唯独李晓鹭提出质疑)元启兄,听说你在队伍上是个尖子兵、优秀操作手,无论是地上跑的,天上飞的、还是水上飘的都驾驭的很棒,为什么不去发挥你的专长呢?农民工有啥好体验的?为什么还非要种一年地呢?岂不是拿青春去赌气吗?

江元启:

(一笑)哈、哈,晓鹭,我已经说过了为什么要先做一年农民?还是那句话;玉米高粮苗啥样都不认识,做农民的儿子还不称职,所以先做农民。至于要做一次农民工,主要是要体现一下咱农民进城的感受,底层人到底要经受哪些磨难?你们都知道我喜欢科技研究和文学创作,也算沉积一点阅历吧。

(青年人们听到江元启侃侃而谈的满是道理,可是李晓鹭那张俊俏的脸上像似涂上一层霜)

李晓鹭:

(脸色非常难看而冷淡的看着江元启)元启兄,恕我不会说话,摆在眼前有捷境不走,为什么非要绕着弯的找苦吃呢?你这是浪费人生大好青春年华!
(江元启没有和李晓鹭纠缠下去不是问题的问题,又接着和大家讲着他在某部服役中所见异地风情,一直谈到傍晚时分大家才纷纷散去)

 

第五场:时:日、外、地点:江家圩子村,江元启的家

(晚饭后,江元启刚和爹爹妈妈小弟江元良说起五年中收获,接到李晓鹭发来短信)

江元启:

(听到手机短信声,放下碗筷,拿出手机自言自语)呵,还是在家的好,有人发短信。在队伍里五年,几乎是没接过短信。

江元良:

(探过头问)哥,您还沒给战友报个平安呢,一定是战友们的问候吧?

江元启:

(笑着看着小弟元良)小弟,我早就告诉他们我已经到了家。不是战友,是李晓鹭,她约我出去走走(看着小弟和爹妈)爹、妈,我去会一下李晓鹭,听一下她还有哪些高谈阔论(江元启和爹妈打了一声招呼,穿上外衣,走出家门,李晓鹭早就等候在大门东侧)

李晓鹭:

(看到江元启开大门出来,她主动走过去挎起江元启胳膊)元启兄,五年中您想过我吗?说心里话,别用那些常态语言哄我。

江元启:

(有意将晓鹭胳膊挪开,但被夹的很紧,只好顺其自然)晓鹭,别这样,会被乡亲们误解的。我在外五年对家乡的一切都非思念,当然也包括同学、好友。

李晓鹭:

元启兄,您就别往外挣胳膊了,我什么都不怕你怕啥?我们是青梅竹马,又是中学同学、同桌,咱江家圩子谁不知道?难道说元启兄您不忘了吗?

江元启:

晓鹭,你的事我还真不了解,我只知道我上大二时,你和赵祥订了婚,你知道的,以后我从来不向任何人打听你们的事。

李晓鹭:

(尴尬的停顿了一下,马上又调整好了心态一笑)呵呵,还挺讲究的呢。你是嫉妒加恨吧?是不是还恨我和赵祥订婚结婚?那时候我可是先和您提出结婚的,您不允我才和赵祥走到一起的。

江元启:

(非常平和的一笑)哈哈,晓鹭,咱不提那些事好吗?五年的时间不算短,岁月的重叠应该会埋在心灵底层或冲淡一些的。还记得吗?我也去参加了你们的订婚仪式呢,并且送给你们一件礼物,不会扔掉吧?

李晓鹭:

(有些泪眼摸糊的)别说了元启兄,你入伍第二年我们就结了婚。婚后他总怀疑你送那件亲嘴的瓷娃娃是别有用心。再后来,他把你送那件亲嘴的瓷娃娃给摔碎了。元启兄,赵祥简直就是个暴君。

江元启:

(心里猜到了赵祥会这样去评价他与李晓鹭之间的交往,他没有往下追问。仍然和李晓鹭漫步在晚霞映照的街道上,他仔细听着曾经的同桌诉说着她的不幸。思索一下问道)晓鹭,我怎没见到他,又不好意思问咱的那些同学和朋友,他还好吗?

李晓鹭:

(仍是泪流满面的)元启兄,我们分手了,他去了大连打工,并在大连又结了婚。也好,我们俩的一年里没有孩子,分手也没什么牵挂。

江元启:

对不起晓鹭,你和赵祥的事我一点也不知道,提起他让你伤心真不应该。晓鹭,你现在生活还好吗?啊,对了,和赵祥分手又和谁在一起呢?

李晓鹭:

元启兄,看您说的,我还非得有个男孩陪伴不可吗?是不是我李晓鹭离开男人就活不了呢?我已经被赵祥那个家伙弄的遍体鳞伤了!

江元启:

(非常坦然的在漫步中回答)晓鹭,恕我直言。我想起五年前我们之间谈话时你是这样说的;你提出要和我结婚,我告诉你,咱要上完大学有工作以后再考虑订婚结婚的事。晓鹭,当时你可就是这样说的:不吗,我不念书,就是想身边要有个男孩总陪着我。

李晓鹭:

(有些急躁的情绪)元启兄,那时节我不是还小吗?一个十八九岁女孩哪会想的那么多?对男女之间那些事总是朦朦胧胧的,以后你又不理我,我才找到大咱四岁的赵祥。没想到,赵祥那个家伙总是疑神疑鬼的,我和咱男同学一聚会他就拳脚上身。

江元启:

(还在想办法劝解李晓鹭放弃她对自己的追求)晓鹭,咱才二十五岁,今后的路还相当长。一定要选择好适合自己的人生路坚定的走下去,眼光放的长远一些去思考问题。九零后的我们在思考问题时,要与时俱进才对。

李晓鹭:

元启兄,我不愿听您的长篇大论。照直说吧,咱俩一起进城去打拼好吗?我会用我的全部去爱你,元启兄,咱别在这两亩半地里瞎耽误时间了行吗?

江元启:

(非常果断、未加思考)不行!我并不是嫌你已经和赵祥结过婚,说心里话,我在五年前想过和你厮守一生。后来我对自己照过镜子后的定位是,我不配你这张美人脸和俏皮身段。晓鹭,我还是那时的我,定下来的事不会改变的!

李晓鹭:

(停下脚步,抽出她插在江元启腋下那只胳膊)真是个木头,不可救药!离了你江元启,我还找不到陪我度过漫长黑夜的男孩了吗?真是上赶子不是买卖!做你农民梦去吧!(李晓鹭扔出一句绝情话,头也没回跑开去。把江元启一个人撂在村口大道上)

江元启:

(摇一摇头,自言自语)还是那个样子,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呀!

(江元启回来的第二天晚饭后,和父母打一声招呼,独自一人走出院子,去街道上漫步散心)

旁白:下派大学生支书詹云霞,自从在火车站接回江元启那时,对这位大学生退伍兵的外型非常看好。又从村会计任瑞莲那里得知江元启很多资料,想得到他的帮助。本意去做家访,没想到在街上巧遇了他。

 

第六场:时:日、外、地点:江家圩子村乡路上

【淡入农田画面】在丘陵高处望去北方七月农田,由各种旱田作物组成的深浅不一绿色、淡黄色。各种作物间高低不等,错落有序,满目金秋【淡出农田画面】

(詹云霞迈着轻盈步子走在街上,迎面走来江元启,在晚饭后散步)

江元启:

(主动打招呼)啊,是詹支书,见到你很高兴,您这是往哪去呀?

詹云霞:

(主动伸出右手)元启,巧遇了,见到你我也很高兴。我想去看看农机户玉米收获机检修过没有呢,快到秋收季节了,也该到了他们昼夜忙起来的时候。然后想到您家里去拜访您这位退下来的兵哥哥呢。

江元启:

(伸手握一下詹云霞手,像电流一样传满全身一颤)啊,对不起,脚下有些没站稳,让你见笑了。我是一位普通退伍兵,让您牵挂心里有些不安。詹支书,听您说话口音,您不是本地人吧?

詹云霞:

(嫣然一笑)别介意,我们是同年代人,都是九零后。没关系的元启,很正常。元启,我真想交你这位大兵朋友,我会告诉你我的一切。元启,你现在有时间吗?我们走走可以吗?

江元启:

(和詹云霞只是下火车上面包车回家路上见过一次面,对她的举止行为有好感。今日再见,又遇邀请,心花怒放但没有喜形于色,点点头,面部表情有些腼腆的羞红)谢谢詹支书邀请,元启也是没事在街上散步,愿和詹支书共同探讨一切。

詹云霞:

(性格开朗的一串笑声)咯咯咯咯,元启,我也是没什么大事。其实农机户也该早就做好了准备的。他们每年也靠春秋两大季作业才会有收获的。别见笑,今天主要目的是想见到您,咱详细的聊一聊。

江元启:

(和詹云霞在乡路上迎着落日余辉信步走出村外)詹支书,您还没回答我您是不是本乡人呢?看您气质应该是大城市生活过的女孩。

詹云霞:

(又是一串笑声)咯咯咯咯,元启,不愧是尖子兵团培养出的好兵,眼光蛮独的。我呀,在咱省会长春市长大,却在云南昆明市完成大学本科学业。前年毕业后,在东北农业园林基地实习一年,派咱村将一年多。

江元启:

(表情有些猎奇)呵!是什么专业不能在东北一些学府完成学业?为什么要到那么远去求知呢?是觉得昆明的春城诱惑吗?

詹云霞:

(摇一摇头)呵,有点被采访的感觉。那时候也说不准是什么心态,对云南大学是那样痴迷。报志愿也是云南大学文学系,结果却收到云南农学院入学通知书。

江元启:

(看了看前方)詹支书,咱往回走吧,再走几步前方就是玉米田了。

詹云霞:

(又是一串笑声)咯咯咯咯,元启,可不可以别叫我詹支书?我好喜欢你的谈吐风格,我们交个朋友可以吗?

(两人会心的一笑,转过身向屯里走去)

 

第七场:时:日、外、地点:江家圩子村乡路上

(夕阳西下,映红满天晚霞,晚霞下人们的脸是胭红的美)

江元启:

(有些犹豫眼神看了詹云霞一眼,嘿嘿一笑)呵呵,我不知道您是姐姐还是妹妹?我今年二十五岁,二月二龙抬头生日。我只知道您是派到江家圩子的詹支书,我能叫您什么?詹支书,江家圩子百姓应该都是您的朋友啊。

詹云霞:

(一串笑声接一串的笑)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元启,怎么?是习惯吗?和初次交谈的女孩子说话不该咄咄逼人啊!好吧,我的年龄并没隐瞒,其实您也该知道的,我来报到那天已经向江家圩子乡亲说过的;今年二十四虚年,您是哥哥了吗,以后我和元良一样称您元启哥可以吗?

江元启:

(觉得有些过分,脸红到耳根子上低下头道歉)啊,您对我小弟元良很熟吗?对不起云霞妹妹,在部队时的说话风度不该带回到老家,知道是很伤人的。以后会改过来的、云霞妹子,再见面时我叫你云霞妹子行吗?

詹云霞:

咯咯咯咯,元启兄,您可真逗,叫云霞既可,不必带出妹妹或姐姐来这是交往常识。元启兄,您在队伍里和女孩子见面怎么称呼呢?

江元启:

云霞,我们的队伍一年里见不到一位女孩,百姓家女孩又到不了兵营。偶尔见到女兵互称同志,但女兵很少与士兵碰面。

詹云霞:

在电视上也是经常看到男兵和女兵在一起训练啊?觉得她们还像学校同学那样亲切呀!看不出怎么陌生啊。

江元启:

云霞,那是演戏,艺术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实际的兵营生活是很严肃的,并不准许战士们在服兵役中谈情说爱。尤其是我的兵种,清一色男士,又是在人烟稀少的阿拉善沙漠,干燥缺水,女兵很难适应。你看,您是大学生,我还班门弄斧的说起沒完没了。

詹云霞:

元启兄,您不也是大学生吗?今天我们不谈这些,我想请您帮帮我。

江元启:

云霞,你想说什么尽管讲,我一定会尽力而为的。

詹云霞:

(两人说话间来到村口大榆树下)元启兄,咱在这里席地而坐聊一会儿正题好吗?您不会觉得这里的土会脏了您的衣服吧?

江元启:

(淡淡一笑)哈哈,我习惯在沙土上摸爬滚打,这是家乡的土,觉得亲切,好,就坐这里听听你的雄心大志,看看云霞妹妹有哪些宏伟蓝图。

(两人并排面向村里习地而坐)

 

第八场:时:日、外、地点:江家圩子村口榆树下

詹云霞:

(打开手包,拿出一张带有头像的名片)给,这个您先收好,便于以后联系。哎,听说您还要进城去当农民工?为什么?为什么不想改变一下家乡面貌呢?

江元启:

(接过名片,仔细的观察着)哇!入党够早的!大一就转正了,了不起!哎,云霞,我回家才两天,这方面信息你是怎么得到的呢?

詹云霞:

元启兄,任瑞莲会计您不会陌生吧?

江元启:

那当然,任瑞莲是本村地产村干部,又是大龄女孩,三十出头尚未谈过对象的奇人,江家圩子的名人,谁不认识呢?啊,是的,江家圩子的事很难瞒过她。

詹云霞:

(掏出手帕擦一下脸,淡淡的一笑)元启兄,是我去火车站接你时,被你大男孩阳刚之美给震撼了心灵,当晚和任会计以你的一切话题聊了一夜后才知道;你是和前女友李晓鹭赌气才终止学业去当兵的,元启兄,这一点任会计沒说错吧?

江元启:

嗯,是有这方面因素,但也不全是。我是想体验到人间所有行当,首先要给自己填写一份军人历史。然后吗,再见机行事一个一个的去体验。我喜欢科学研究,更喜欢文学,给以后文学创作沉淀一些资料。

詹云霞:

听说下一步要进城去当农民工?有这事吧?我分析又是因李晓鹭而起,也有这事吧?你是想躲避李晓鹭对吗?

江元启:

(低下头,手里捡根木棍在地下无意识的乱写乱画)云霞,我承认我是躲避李晓鹭;可是又一想,我躲得了吗?我去城里打工她一定也会追去的。我也没有了办法,不知道明天何去何从?

詹云霞:

(直接的问起)元启兄,您还爱李晓鹭吗?别绕弯子直接回答我。

江元启:

(抬起头,站了起来)云霞,我和李晓鹭根本不是一路人。志不同、道不合怎能在一起生活?可是她与赵祥分手我并不在乎这些,就是她那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我实在接受不了!还有,她空有一个好外壳,没有一点大志大向(摇一摇头)宁可孤身一人,也不和这样人搅在一起。

詹云霞:

(也站了起来,拍一拍尘土)谢谢您元启兄,您能说心里话我很高兴。您不必躲避谁,谁也不会强迫您。元启兄,给我当副手怎样?咱携手和江家圩子父老乡亲建设咱的家园。元启兄,云霞喜欢你的长处,和我一起干吧?

江元启:

(握了一下拳头,做个加油手势)好,云霞这样瞧得起我江元启,一定和你一起把江家圩子的事做好!

一组快闪镜头:

詹云霞:

(光彩照人的眚向江元启挥手)元启,你今天去踏查一下人参培殖基地选址,我到紫貂养殖户看看!

江元启:

(精神百倍的抬手回应)云霞,催一下工程队,在雨季到来之前把村里排水设施一定弄好!

詹云霞:

(一边走一边回过头)元启,顺便到合作社片田查一下苗情!

江元启:(一步一回头地看着詹云霞)云霞,放心吧,我们昨天已经诸块地检查过了!

【字幕】两年后,在江家圩子村被市里定为文明建设新农村的奖牌下,詹云霞和江元启举行简易婚礼。

【剧终】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本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代写微电影剧本
中国国际剧本网微电影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wdy)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