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设为首页
全国小品剧本大赛
石牛寨酒店招商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微电影剧本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铁路工人题材感人搞笑小品剧本
教师节演出感人小品剧本《爱的
单口搞笑相声脱口秀台词《中国
部队训练题材搞笑小品剧本《新
医疗扶贫题材搞笑感人剧本《新
派出所公安题材搞笑小品剧本《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公司职场办公室搞笑情景剧 7-17
军营部队题材改革强军为主 7-12
关于铁路的节目音乐剧剧本 7-11
送红包拉关系廉政小品剧本 7-10
小区小品剧本,邻居小品台词 7-8
文明创建小品剧本(先锋模范 7-6
精准扶贫话剧小品剧本(新生 7-3
饭店快板词(特色家族) 7-2
最搞笑的多人哑剧剧本(时代 6-29
旅游公司音乐剧剧本(中外友 6-27
气站三句半剧本台词(我们的 6-26
搞笑单人脱口秀剧本《中国 6-24
与党有关的小品剧本《因为 6-23
公务员偷生三胎小品剧本(举 6-21
银行服务三农小品《惠农政 6-19
改革强军为主题的小品《连 6-17
饭店餐厅音乐剧剧本(挑剔的 6-16
超级搞笑音乐剧剧本(芈月大 6-14
禁毒小品,禁毒小品剧本(普 6-13
庆七一建党节正能量小品(一 6-12
父亲节关于父爱的小品剧本 6-9
安全月安全教育搞笑小品剧 6-7
医院剖腹产生孩子小品剧本 6-5
创建群众满意医院小品,创建 6-2
六一儿童节小品台词《吃零 5-31
关于银行卡被吞银行工作人 5-28
石油天然气危险品运输司机 5-26
传承好家风好家训小品(爸爸 5-24
关于二胎的喜剧小品(婆媳同 5-22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微电影剧本 > 其它微电影剧本 > 突破道德底线的农村妇女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微电影剧本-其它微电影剧本   会员:吴亚平1982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6/12/8 12:41:37     最新修改:2016/12/9 8:58:14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突破道德底线的农村妇女
作者:吴亚平
中国国际剧本网微电影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影剧本、微电影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情景一:

旁白:(也就在一年前的这个时候,村子里有一户姓张的人家。他的老婆趁着他外出打工的时候,竟然同她的表哥‘勾搭’在了一起。

原本,在农村,这种事情是十分隐蔽的,也很少被人发现。可是,这对‘狗男女’的胆子实在太大了,为了所谓的能够‘长久厮混’下去的理由,竟然实施了十分荒唐的做法。

由于是农忙时间,姓张的这位男子回到家里‘收割麦子’。)

一连忙活了十几天,终于到了‘碾场’的这天。一大早,他就吩咐老婆道:“今天,咋们家‘碾场’。你给‘帮忙的人’准备一桌好的饭菜,就不用到‘场里’来了。”

见说,张姓男子的老婆没有‘好脸色’道:“不就这么点事吗?‘婆婆妈妈’的说这么多遍。赶紧的,忙你的去。”

旁白:(事实上,张姓男子‘习惯了’老婆的冷漠,这便在抿抿嘴后,也就带着一脸的无奈到‘场里’忙活去了。

在‘五黄六月’的时节里,似火的骄阳烧烤的人们头晕目眩。

虽然,张姓男子的全身被汗水湿透了。不过,可喜的是,粮食基本都装在‘袋子里’了。

按着农村的习惯,在‘碾场’完毕后,‘帮忙的人’要在主人家吃一顿,算是祝贺主人家获得大丰收吧。

因而,张姓男子这便抽身回到家里,想要看看老婆的饭菜准备的咋样了?)

可当他一进家门的时候,就感觉很‘不对劲’。因为,家里太安静了。

进而,张姓男子这便先到厨房里看看。

非但老婆不在厨房里,而且,饭菜还是做了个‘半拉子’。

于是,张姓男子在心里‘犯嘀咕’道:“眼见得人们就要吃饭了,这婆娘上那里去了?”因而转身要到‘睡房里’寻找。

可就在张姓男子刚到‘睡房’的窗户旁时,张姓男子这便听到了‘阵阵呻吟’声。

接着,张姓男子也就听得他的老婆‘呻吟’道:“嗯,嗯,舒服。用力,再用点力,舒服死老娘了。”

紧接着就有一个男人‘淫笑’道:“要不,我再换个姿势?嘿嘿,这次,我非把你‘收拾黏糊了’不可。”

张姓男子火冒三丈,在猛的踹开‘房门’后,也就看见他老婆正和表哥‘激情酣战’呢。

于是,气急败坏的张姓男子这便抄起‘门背后’的一根木棍,也就将他老婆的表哥‘打出了’他的家门。

旁白:(不过,张姓男子为了自己的脸面,没敢声张,也就‘忍气吞声’的招呼着‘帮忙的村民’吃了饭。)

到了晚上,张姓男子这便在‘痛打了’老婆一顿后,也就喝问道:“说,你们啥时候有的奸情?还有,他老婆知不知道这件事?”

张姓男子的老婆没有一点愧疚的意思,只是一面抱着被张姓男子打伤的脸颊,一面‘瞪眼’道:“有本事,你就打死我。反正今天的事情,你也看到了。我就喜欢这样,爱咋地咋地?”

张姓男子没想到自己的老婆会无耻到这种地步,因而气的‘连连跺脚’,进而也就‘咬牙切齿’道:“好好,我把你这不要脸的东西。今天,我非打死你不可。”言罢,在脱掉自己的一只‘布鞋’后,也就将他的老婆摁倒,进而拿起这只‘布鞋’,并且在‘抡开膀子’后,也就打得他的老婆的屁股开了花。

然而,张姓男子的老婆‘呜呀呀’只管乱叫,就是没有服软的意思。

随之,在张姓男子打得手臂有些酸麻了后,张姓男子这才‘气呼呼’的拖着疲惫的身体到外面‘喝闷酒’去了。

情景二:

不过,这次,张姓男子的老婆伤得很重,趴在地上‘直哼哼’,一直等到她的表哥来到她的身边,才挣扎着爬起腰来。

可是,张姓男子的老婆的‘屁股蛋子’疼得厉害,根本无法落座,也就在她表哥的搀扶下上到炕上。

接着,张姓男子的老婆在‘爬下身子’后,也就一面放声痛哭,一面数落她的表哥道:“你个没良心的东西。眼见得事情败露了,就‘撇下’我,不管了?你看看,我都被他打成啥样子了?”

见说,张姓男子老婆的表哥在‘小心翼翼’的‘脱掉’表妹的裤子,进而看到表妹的屁股‘青一块紫一块’,甚至有些地方‘肿胀开裂’了,并且‘血刺刺’的确实吓人后,也就‘破口大骂’张姓男子,道:“这个天杀的,怎么对自己的老婆下此狠手呢?不行,我得找他说理去。”

闻言,张姓男子的老婆在一把揪住表哥的衣袖后,这便骂道:“你个‘窝囊废’。这事,有‘啥理’可讲的?我问你,我们之间的事情,是‘一刀两断’呢,还是继续,你表个态吧?”

听问,这位表哥在‘挠挠’自己的‘后脑勺’后,也就‘带着一丝羞愧的神色’问他的表妹道:“你啥意思?难道,你想和我‘一刀两断’了吗?”

闻言,张姓男子的老婆在忍着疼痛后,也就侧身抬起右手一面揪住表哥的耳朵,一面骂道:“我‘啥时’要和你‘一刀两断’了?你是傻子吗?伸长你的猪耳朵听着。我是问你,你想咋样处理这件事?”

至此,这位表哥在护着自己的耳朵后,也就‘裂牙求饶’道:“好表妹,你松手。我的耳朵都要被你给扭下来了,疼,真的很疼。”

见说,张姓男子的老婆在松开了手后,也就趴在炕上等待着表哥的回答。

既而,这位表哥在‘揉了搓’通红的右耳后,也就‘蹲坐’在表妹的面前,并且‘媚笑’道:“表妹,这还用问吗?我当然希望和你继续这种关系了。可是,你老公知道了。以后怎么办?我听你的。”

续之,张姓男子的老婆在用她的表哥递来的手绢‘擦干了’眼角的泪水后,这便‘恨恨’道:“哼,事已至此,只有一条道可以走了。我问你,你敢不敢杀人?”

见说,这位表哥在机灵打一寒战后,便在心里想道:“我这表妹够狠的。想要我杀谁?难道是她老公吗?”

为了一探究竟,这位表哥这便拍着自己的‘胸脯’道:“表妹,为了你,别说杀人了,就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在所不辞’。说吧,你想让我杀谁?不会是你老公吧?”

张姓男子的老婆在肯定的点了点头后,也就‘发狠’道:“嗯,没错,就是我老公。不杀了他,我俩以后的日子没办法继续。你敢不敢?”

由此,这位表哥在沉思了一阵后,最终也就‘打定了主意’道:“敢。他都把你打成这样了,不杀了他,也难解我心头之恨。不过,我俩得想个稳妥的办法。到时候,可别把我俩装进去才成。”

于是,这两个‘狗男女’也就‘头对着头’,开始合计杀害张姓男子的步骤了。

情景三:

张姓男子心里‘苦闷’,直到喝到‘酩酊大醉’的地步后,才‘晃晃悠悠’的摸到自家门口。

既而,张姓男子在推开大门时,被‘门槛’绊了一下,也就一个趔趄‘摔倒在了’院中。

随之,张姓男子在爬了几下没爬起来后,也就操着‘僵硬的舌根’喝命他的老婆道:“你个贱货,快扶老子进去。还在偷野男人呢?”言罢,在‘眼睛涩涩’了后,很快也就‘迷糊’过去了。

张姓男子老婆的表哥原本躲在暗处,打算等到张姓男子睡熟了再下手的。

却没想到,张姓男子醉的不行,还就自己躺在院里睡着了。

由此,鉴于这可是个好机会,所以,这位表哥也就在‘蹑手蹑脚’来到张姓男子的身旁后,一下子跨身骑在张姓男子的身体上,进而用两只手‘死死卡住了’张姓男子的咽喉。

至此,张姓男子在本能的挣扎了一阵后,这便再也动弹不得了。续之,在张姓男子的两只眼睛‘瞪得类似牛玲般后,张姓男子也就一命呜呼了。

接着,这位表哥‘手脚麻利’,在用一个袋子装好张姓男子的尸体,并且连夜把张姓男子的尸体扛到后山一个蓄水的‘小坝边’后,也就用一根绳子将一块很大的石头拴在装有张姓男子尸体的袋子上。

紧接着,这位表哥在脱掉衣服,并且一个猛子扎入‘小坝的水里’,进而‘憋着气’用石块将一根木棍钉在坝底,而后再回来将装有张姓男子尸体的袋子拖到水里,最后连同那块大石头一起拴在木棍上后,这才放心的浮出水面,续之也就回到张姓男子的家里交差去了。

情景四:

躺在炕上‘忐忑不安’的张姓男子的老婆在看到表哥‘头发湿漉漉’的走进她的房门后,这便‘迫不及待’的问道:“怎么样,都处理完了吗?”

这位表哥在拿条毛巾,进而‘擦了擦’头发上的水,而后坐在表妹身边‘嘿嘿一笑’后,也就一面俯下身子亲吻一下表妹的脸颊,一面道:“我办事,你放心。我将他钉在‘水牢里’了,保证万无一失。”

见说,张姓男子的老婆在轻轻挪动一下身子,进而趴在表哥的大腿上后,也就微笑着问道:“是咱们商量好的那个‘水坝’吗?可千万别有啥‘纰漏’?”

这位表哥在抚摸着表妹轻柔的头发后,也就‘自信满满’的说道:“没错,就是后山的那个水坝。放心,没人能够发现得了的。”

旁白:(事实上,这位表哥所说的后山的这个‘水坝’,是该村庄用于‘积存雨水’的设施,目的就是为了灌溉方圆几十公里的良田。由于该水坝蓄水量很大,自从建坝以来的数十年间,蓄存的水就没有干枯过。

这次,这位表哥把张姓男子的尸体固定在水坝的底部。如果不出现什么意外,未来的几十年里根本不可能被人发现的。)

情景五:

接下来的几天里,张姓男子的老婆养好了伤。当有人问起她老公干什么去的时候,她很镇定的回答道:“工地上忙得很。我老公忙完地里的活,就连夜赶回工地上去了。”

有了这样的回答,村民们自然不好意思追问下去了。

所以,张姓男子的老婆同他的表哥也就可以在张姓男子的家里‘无所顾忌’的‘逍遥自在’了。

不过,至此,他们唯一需要‘糊弄’的人,也就只有表哥明媒正娶的妻子了。

旁白:(时光流逝,很快,这一年就过去了。到了‘数九严寒’的冬季,外出打工的人们陆续回到村里。

张姓男子有位‘至亲’,名叫刘财。因为是堂兄堂弟,又是一块长大的发小,所以,刘财同张姓男子的感情很好。

往年的冬季,只要兄弟们回到家里,刘财都会同张姓男子‘乐和’一阵子的。)

今年,刘财回到村里后,没有见到张姓男子的影踪,感到很纳闷,故而上门询问张姓男子的老婆道:“大嫂,我大哥还没回来吗?”

张姓男子的老婆很是‘狡诈’,这便‘满脸堆笑’道:“大兄弟,可不是吗?你说,都这个时候了,你大哥还没回来呢。我正想问你呢,你可知道你大哥是咋回事?怎么还没回来?”

刘财不知这里有诈,这便‘很坦诚’的回答道:“大嫂,今年我和大哥没在一个工地上,不知道大哥那里的情况。按理说,所有的工地都该停工了呀。要不,再等等看吧?”

张姓男子的老婆点头道:“嗯,也只能这样了。大兄弟,别在外面站着了。要不,屋里坐吧?”言罢,也就很热情地往屋里让刘财。

刘财知道张姓男子不在家里,也就在很委婉地拒绝了张姓男子的老婆的邀请后,回家去了。

情景六:

旁白:(冬日的天气,白天很短。到了傍晚时分,灰蒙蒙的天空飘起了鹅毛大雪。

刘财吃罢晚饭,在和自己的妻儿‘玩乐’了一阵后,也就早早入睡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刘财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呼唤着’他的小名。

于是,刘财在揉揉‘惺忪的睡眼’后,也就循声望去。

只见洁白的雪地上站着一位‘水淋淋’的人儿,而且此人的脸色煞白,并且‘披头散发’的,样子特别怕人。

刘财定睛仔细观瞧,这不是自己的表哥张姓男子吗?怎么,变成这副模样了?

故而,刘财这便‘很胆怯’的问道:“你是谁?怎么会知道我的小名呢?”

雪地上的这个人‘木乃伊’似的站立着,就听他说道:“兄弟,是我呀。你得替我报仇,我死得好冤啊。”

刘财被吓得‘瑟瑟发抖’,因而也就‘怯生生’问道:“你是表哥吗?你不是打工去了吗?怎么,你这个样子跑我这里来了?你别吓唬我,我胆子很小的。”

张姓男子还是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只是‘冷冰冰’的说道:“我被那个贱人伙同奸夫给杀死了。现在,就被困在后山的水坝里,我好冷。兄弟,念在我们好过一场的份上,你帮帮我,替我报仇啊。”言罢,在突然尖叫一声后,也就化作一阵黑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见此,刘财被吓得‘妈呀’一声后,也就从炕上‘蹦了起来’。并且,他的全身被汗湿透了。

睡在刘财旁边的妻子不明就里,这便慌忙起身询问道:“怎么了,你怎么了?”

刘财呆呆的在炕上坐了几分钟后,这才缓过神来。而此时,屋子里漆黑一片。

为了不吓着妻子,刘财在搂着妻子重新睡下后,也就说道:“没事。刚才做了个噩梦。吓着你了吧?”

刘财的妻子在‘依偎在’丈夫的怀抱里后,也就微笑着说道:“大惊小怪的,当真吓了我一大跳。夜长睡梦多,都是你白天胡思乱想的多了,夜里才会做噩梦的。”

刘财安慰妻子道:“好了,都说没事了,安心的睡吧。”言罢,也就轻轻拍着妻子的肩膀哄她入睡。

随之,在听到妻子进入‘酣睡’的状态后,刘财的大脑里也就异常的清醒了。并且,睡梦里见到表哥的那一幕场景,时时在他的眼前晃动,也就搅动的刘财心神不宁了。

进而,刘财也就‘翻来覆去’的回想着自己与表哥相处的那些岁月。

可以这样说,他俩的关系比亲兄弟都要亲。自己能梦到这样的‘睡梦’,莫非,表哥真的出事了?

好容易熬到天亮,刘财在给自己的妻子撒了个谎,说是‘要到村东老韩家串门’后,也就连早饭都没吃便出家门了。

续之,刘财在径直来到后山后,也就在‘水坝的边沿上’来回踱着步子。

旁白:(由于昨晚下了一场很大的雪,再加上水面都结成了冰,所以,水坝里白茫茫一片,什么都看不见。

可是,刘财惦记上这件事情了。因而,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刘财在‘坝面上’‘转悠’也就成了他的必修课。

十天后,在天气慢慢变暖后,冰面上的积雪也就基本融化了,进而透过‘冰层’也就可以‘隐约’看到‘冰面下’的一些杂物了。

随之,刘财在很仔细的观察了‘冰面下’的这些杂物后,也就突然发现了‘坝底’的一个‘暗淡的黑影’。

刘财觉得很可疑,这便找来自己一位比较要好的朋友,让他帮忙看一下是什么东西。)

这位朋友在观察了很久后,便道:“伙计,好像是一个‘破袋子’吧?‘黑咕隆咚’的,反正看不明白。我说,你到底发‘啥神经’,想要找什么呀?”

见问,刘财一面拍着这位朋友的肩头,一面也就‘嘿嘿’笑道:“‘转悠’的时候,我看到这东西挺可疑的,所以找你来看看。我能找什么东西?净瞎说。”

见说,这位朋友在用怀疑的眼神看了看刘财后,这便微笑道:“你小子,莫不是发现什么宝藏了?这我可得留神,免得被你小子给‘忽悠’了。”

闻言,刘财在‘搡把’这位朋友后,也就‘哈哈’大笑道:“你小子,真是个财迷。这‘穷山恶水’的地方,能有啥宝藏?再说了,就你小子的‘机灵劲’,我能骗的了你?别扯淡了,走走,我们喝酒去。”

旁白:(冬去春来,冰雪融化。进而,在万物复苏后,农民也就忙着为自家的‘冬小麦’灌水了。

由于今年没下几场‘透彻的春雨’,所以,麦田特别干燥,因而用水量比较大。

加之下游的一些村庄的村民特地跑到刘财所在的这个村子‘买水’,所以,刘财这便‘怂恿着’村长把‘后山坝里’的水卖给了他们。

由此,很快,后山水坝里蓄了十多年的水在‘今年春上’也就被用完了。)

坝干了后,刘财等村民这便发现了装有张姓男子尸体的袋子。

当人们费了‘很大的劲’把张姓男子的尸体捞上岸时,尸体发出的恶臭的气味扑鼻。

刘财等人在捂着鼻子解开‘袋口的绳子’后,便看到了面目已经腐烂了的张姓男子的遗体。

刚开始,大伙不知道这人是谁?也不知道这人怎么就会被人绑在坝底了呢?

后来,有几位‘眼尖’的村民从死者的衣服上判断出,这就是张姓男子。因为,他们记得那天帮助张姓男子‘碾场’时,张姓男子穿的就是这身衣服。

村民们不敢怠慢,急忙派人报了官。过了两个时辰的样子,衙役们来到案发现场,也就开始着手调查该村有史以来最大的一件命案。

片尾:

张姓男子的老婆和她的表哥很快得知了情况,这便在匆忙收拾了一些细软后,也就趁着当晚的夜色‘逃之夭夭’了,只是留下这位表哥无辜的妻子‘顶缸’。

旁白:(当然了,由于这两人一逃,案件也就‘水落石出’了。

县老爷断定,案件的经过是这样的。

张姓男子的老婆和她表哥通奸,被张姓男子撞见。于是,这两人一狠心就把张姓男子给杀了。而且,抛尸地点就是这个‘水坝’。

不过,基于案件的主要嫌疑人已逃,所以县老爷下令衙役拘捕了那位表哥的妻子,并且定了‘该妇道人家’一个‘包庇杀人犯’的罪名,由此也就把该妇人发配到边疆服刑去了。

同时,在县衙贴发了张姓男子的老婆和她表哥的画像,并且悬赏捉拿后,此案也就如此收场了。

但是,在刘财带着沉痛的心情掩埋了张姓男子的尸体后,他心有不甘,这便自掏腰包请了江湖上有名的‘民间侦探’帮忙追凶。)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本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代写微电影剧本
中国国际剧本网微电影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wdy)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QQ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