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微电影剧本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重点推荐剧本
单位企业廉政题材搞笑小品剧本《
公司年会同庆演出搞笑娱乐情景剧
高校感恩题材搞笑感人小品剧本《
驻村干部小品剧本《为乡村振兴出
最新搞笑古装小品,爆笑古风小品《
基层干部商量扶贫资金如何使用小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基层干部商量扶贫资金如何使用小品
12月9日世界足球日小品剧本(火警11
12月4日全国法制宣传日小品剧本(职
关于防止上当受骗的情景剧剧本《被
12月3日世界残疾人日小品剧本(我的
关于货币反假的快板《抵制假币》
12月1日世界爱滋病日宣传预防小品剧
公司年会三句半台词《除夕夜》
消除对妇女的暴力日宣传反家庭暴力
中国海警舰艇小品剧本(优秀海警)
导演演员演戏爆笑现场喜剧小品剧本
关于十月一日国庆节题材的搞笑小品
大学生正能量小品剧本(梦想的旅程)
11月14日世界糖尿病日宣传预防小品
天然气公司音乐小品《除夕夜》
关于宣传消防安全题材搞笑小品剧本
关于11月8日中国记者节的搞笑小品剧
11月11日光棍节喜剧小品剧本(光棍好
有关感恩老师的校园音乐剧《最好的
交通事故搞笑现场小品剧本(共享也疯
建筑工人脱口秀(功夫)
九月初九重阳节超感人小品剧本(人间
医院快板情景剧剧本《医院评审》
关于边防民警宣传东海南海禁渔期出
中铁公司隧道施工小品剧本(情满天路
关于医院编排的音乐剧剧本《特殊的
老兵退伍搞笑又感人的晚会小品剧本
适合国庆晚会节目表演讲关于中国发
有关万圣节的剧本(相亲故事)
10月17日国际消除贫困日精准扶贫攻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微电影剧本 > 感人微电影剧本 > 离(微电影剧本)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微电影剧本-感人微电影剧本   会员:黑山连声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9/6/3 18:16:32     最新修改:2019/6/4 8:40:14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微电影剧本名:《离(微电影剧本)》
(原创剧本网)作者:黑山连声
中国国际剧本网微电影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影剧本、微电影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离(微电影剧本)

                                                                                                      黑山连声

 人物:
   宋红扬——三十来岁,刘强的离异妻子
   刘强——三十岁
   刘大妈——六十岁,刘强的母亲
   刘利——十八岁,刘强的妹妹
   刘妞妞——七岁 
   李小娟——三十来岁
   其他人物: 
   民政局女工作人员
   医院老院长
   
   时间:现代
   
   地点:某市
   
   第一场 日内,某市民政局婚姻服务站
   (两只手递过去两本红色的结婚证书。)
   民政局女工作人员:(对他们笑着说)你们的离婚协议书我看过了,你们要认真地考虑一下,给你们五分钟时间。 
   宋红扬:(脸色苍白,戴着医院医生戴着的那种大口罩,虽有气无力,但还是斩钉截铁)我们都考虑好了,决不反悔!
   工作人员:(问刘强)你呢?
   刘强:没意见,离!
   工作人员:财产分割和孩子的抚养问题,还有什么不同意见?
   宋红扬:我什么也不要,净身出户,孩子的抚养费我全出,协议上都写好了!
   工作人员:好吧!(拿出两本离婚证,在上面啪啪地盖上了公章。)
   (两只手拿回了两本绿色的离婚证书。)
   
   第二场 日外,民政局婚姻服务站门外,紧接前场 
   刘强:(站在门外,对身后的宋红扬叫了一声)红扬! 
   宋红扬:(头也不回,径直向一辆医院的救护车走去,上了车,对司机)走,快!
   (汽车开走了。)
   刘强(站在原地,愣愣地看着,自言自语)莫名其妙。
   
   第三场 晚内,刘强家
   刘大妈(非常惊异又惋惜)离了?就这么离了!强子,你说的可是真的? 
   刘强:是的,妈,我和红扬真的离婚啦,您看看这离婚证。 
   刘大妈:(急了)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和妈商量一下,以后这家咋办?妞妞咋办?你咋不好好想想呀!不行,明天我到医院找她去!
   刘强:妈,没用的! 
   刘大妈:我那红扬是多好的媳妇啊,怕我累着,家里的事她一个人包啦,怕我闲得慌,给我买了老年看戏机,每个星期天准时给我检查一次身体。对你咋样,你们夫妻多恩爱啊,没有红过拌过一句嘴,没有红过一次脸。咱们家不能没有红扬啊!我大孙女也不能没有妈呀!可咋办呐。我那好儿媳妇啊!你咋给我离啦!(老人还真掉了眼泪,声泪俱下,哭上了。)
   刘强:妈,你别难过,别上火,她都快一个月没回家了,你惦记她,她惦记这个家了吗?她还惦记您、惦记妞妞了吗? 
   刘大妈:那她是工作忙,她是一名医生,治病救人,什么事大也没有抢救人的生命事大吧,干工作,别说个把月不回家,就是一年不回,我老太太也高兴。
   刘强:(无可奈何地摇摇头。)
   妞妞:(被拿着书本的刘利领进房间,直抹眼泪,叫着)妈妈,妈妈!
   刘利:哥,你这事办的,可有点唐突呀!我这个做妹子的你可以不讲,离婚这大事,你也得告诉妈呀,对妈还保密。这回可好,三十岁的高铁司机耍单啦! 
   刘强:好好复习功课得了,这儿没有你的事!你再瞎操心,连个三本都考不上!
   刘利(撒娇)妈,你看,我哥竟说人家坏话。 
   刘大妈:行啦,行啦,你们都出去吧,让我自己清静一会儿。 
   (哥俩带着妞妞走了出去。)
   
   第四场 日内,医院 
   (熙熙攘攘治病的人流。)
   (刘大妈领着妞妞上了楼。)
   妞妞:(站住指着墙上大喊)妈妈,妈妈!
   (在墙上悬挂着光荣榜的照片,宋红扬也在其中。)
   (刘大妈抱起妞妞。)
   (妞妞的小脸蛋紧紧贴在宋红扬的照片上,大声地哭了。)
   (刘大妈痛苦的五官抽搐脸部特写,老眼含泪,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
   
   插入场一 日外,游乐场 
   (宋红扬抱着妞妞坐在旋转木马上,木马上下颠簸,飞速奔跑,妞妞开心地笑,宋红扬亲着女儿的脸也在笑。)
   
   插入场二 日内,刘强家 
   (窗外电闪雷鸣,大雨滂沱。红扬身穿雨衣,手中拿把雨伞,看看手表,示意刘大妈去接刘强了。刘大妈眼望窗外大雨。门开了,刘强和红扬亲亲热热走了进来。红扬拿过毛巾,擦拭刘强脸上的雨水。刘大妈满意地笑了。)
   
   插入场三 日内,刘强家中 
   (宋红扬揣出盛满温水的足浴盆器,放在刘大妈面前,给她脱了鞋袜,把刘大妈的脚放在水里。抬头亲切地笑了。)
   
   接第四场 
   刘大妈:(老眶噙泪,说了声)好妞妞,别哭,走,找院长去,让他带咱们去见妈妈。
   
   第五场 日内,接前场医院院长办公室
   老院长:老嫂子,现在年轻人的事,像咱们这么大年岁的人无法理解啊!让他们各自走各自的路吧,兴许会有个回心转意,还许能破镜重圆呢!
   刘大妈:妞妞想妈妈想得整天地哭,哭得我老太太也心里难过,我今天非要看看红扬,告诉她,刘强有啥地方做得不对,红扬有什么不顺心、为难着灾的事告诉我这个当妈的,有我老太太在,红扬就有亲娘在。
   老院长:老嫂子,你来晚啦,见不到她了,昨天办完手续,回老家啦! 
   刘大妈:你是说她回黑龙江十三户村啦?她的工作咋办?你这个当院长的,也太不关心下面的医生啦!
   老院长:老嫂子请回吧。有什么消息,我会告诉你的!
   (刘大妈叹息一声,无可奈何地摇摇头又点点头。)
   
   第六场 夜内,刘强家
   (一家三口正在用晚饭。)
   刘强(放下了碗,惊愕)回老家了?十三户?怎么可能!她父母全家都搬到锦州去了,老家只剩下老奶奶,七十多岁了,她怎么可能回老家呢? 
   刘利:人各有志,嫂子兴许回老家开个诊所,在那儿开辟个新天地,治病救人,起死抚伤呗。 
   刘强:净瞎说,她老在家那个黑龙江偏辟的十三户村,那地方我去过一次,连兔子都不拉屎的,有能耐的都搬走了,到现在恐怕连十三户也不剩啦,距离城镇还远,谁上那儿治病去?
   妞妞:兔子不拉屎我也去,我要找妈妈! 
   刘强:妞妞别哭,到假期坐爸爸开的高铁领你去。妈,现在已经这样了,以后我歇班,家务活我多干点,小利也快高考了,就让她一心复习功课吧,要考上个一本好学校,我想给妞妞找个好家教,好好培养培养孩子,妈,你看行吗?
   刘利:这回我哥还真有个一家之主的范儿了,我赞成!但是在你请来家教之前,妞妞的辅导,由我临时代理!
   刘大妈:好吧,你们都放心上班、念书吧,家里的活就交给我,做个饭,炒个菜,洗洗涮涮的,我老太太也是手拿把掐的。
   妞妞:奶奶,还有我呢!
   
   第七场 晚外,高铁车站
   (车站月台的时钟指向六点,一身工作服的刘强跳下驾驶室,走进车站楼内办公室,换了衣服,提着提拉箱,骑上电动车下班回家。)
   (城市的夜景,街灯闪烁,汽车鱼贯,骑车人如织。)
   
   第八场 日内,接前场刘强家
   妞妞:(在房内大声背诵古诗)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刘强:(跨进门,大喊一声)别念啦!(啪地一声关上了门。) 
   (妞妞吓得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刘强:你有慈母吗?她扔下你不管,一走了之,算什么妈妈? 
   刘利:哥,你干什么呀?吓着妞妞啦!
   刘大妈:(附和)强子,耍啥疯?小利刚把孩子哄好,背诵学校学习的古诗。你又给吓哭了。 
   刘强(自知理亏,把妞妞抱起来)都是爸爸不好,爸不好!别哭了,看爸爸给你买个芭比娃娃。 
   妞妞:(接过娃娃,还在抽泣,啪地把娃娃摔在地下)我不要,我要妈妈,要妈妈!(又大声哭起来。)
   刘大妈:(上前抱过妞妞,亲昵)奶奶的好孙女,奶奶爱你,姑姑爱你,爸爸爱你,妈妈也爱你,妈妈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过不了几天,就回来看妞妞,给妞妞带来一大堆好吃的好玩的,都是妞妞最喜欢的。
   妞妞:(止住哭声)奶奶,妈妈去的兔子都不拉屎的地方远吗?
   刘大妈:远怕什么?爸爸开高铁,多远一眨眼就到。
   妞妞:(开心)我坐爸爸的高铁,找妈妈,找妈妈去咧!
   (门铃声响过又是敲门声。)
   (刘利开了门,李小娟走进来。)
   刘利:(惊愕)你找谁?
   刘强:(也吃惊)你是……
   李小娟:你,刘强吧?找你!
   刘强:我是刘强,找我做什么?你是哪位?
   李小娟:我叫李小娟。听朋友说,你要找家教,我来应聘,幼师毕业,有六年育儿教龄,这个小朋友是妞妞吧?阿姨做你的老师好吗?(说着对妞妞关切地甜甜一笑。)
   妞妞:(先是陌生地愣了一下,接着又高兴地笑了)好好!
   刘强:等一等,你怎么知道我们要请家教?也没有公开招聘,我只是和同事们说一说。
   小娟:说一说,那就有这个想法。你可以给我试用期啊,看我不行就撵我走。
   刘强:你说吧,几天试用期?一个月多少工资?
   小娟:三个月试用期,试用期过后,不合格,我走人,一分钱不要。
   刘强:好,行!
   (刘利惊愕地看着小娟。)
   (刘大妈不解地摇摇头。)
   (妞妞却亲昵地搂过小娟,天真地笑了。)
   小娟:(蹲下来对妞妞)以后,你就叫我小娟阿姨。妞妞小朋友,今天我们上第一课,阿姨和你一起唱一首儿歌,好吗? 
   妞妞:(乐得拍起了小手)好!
   小娟:(拉起了手风琴唱起来) 
   小朋友,快快长,
   长大了,做什么?
   念好书,学本领,
   开飞船,开火车,
   呜呜呜,嗡嗡嗡,
   飞到火星唱儿歌。
   (妞妞高兴了,跑到客厅中间,小手比划着,小腿蹦达着,边唱边舞。)
   (刘强笑了,刘利鼓起了掌,刘大妈满意地点点头。)
   (小娟又给妞妞讲故事。妞妞伏在小娟大腿上睡着了。她把孩子抱在床上,给她盖好被子,起身要走。)
   刘利:(放下手中的书本,对刘强努努嘴)老师要走,天这么晚了,哥,你就送送老师呀!
   (刘强答应一声,穿好衣服。)
   
   第九场 夜外,城市林荫路上
   (小娟在前,刘强在后,向前走着。)
   小娟:妞妞好像还很喜欢我,看来我这个老师暂时还不能被辞退。
   刘强:是的,孩子喜欢就好,喜欢就好。
   小娟:(见刘强很腼腆)你就不会问问我在哪儿上班?
   刘强:(不好意思)是呀,你在哪儿工作?
   小娟:我在省军区后勤幼儿院请辞了。来到这个城市才一周时间,现在在春苗育儿院做幼师。
   刘强:省城多好呀,还军区后勤,怎么到我们这个三线小城市来了?
   小娟:受闺密的委托。
   刘强:什么闺蜜呀,这么有能量?
   小娟:以后你会知道的。
   刘强:我只是随便问问,知不知道又能怎样,也和我没啥关系。
   小娟:也许,可能和你有很大的关系!
   刘强还想再问。
   小娟:谢谢你送我,我到家了。
   (直到小娟进了楼门,刘强还在那里站了好一会儿。)
   
   第十场 晚内,刘强家
   (小娟拎着生日蛋糕,怀抱一捧鲜花,进了来。)
   小娟:(笑着对妞妞)妞妞小朋友,生日快乐! 
   妞妞:(高兴地跑到门口,抱住小娟)小娟阿姨好! 
   (摆好蛋糕,点上烛炷。)
   小娟:妞妞许个愿吧。
   (妞妞双手合拾,闭上眼睛。)
   小娟:妞妞,来切蛋糕。
   刘利:(切了一块放在妞妞嘴里)妞妞,姑姑知道你许的什么愿。 
   妞妞:你不知道,我也不说。
   刘利:不说,姑姑也知道,我说啦,说啦。
   妞妞:我就想不让小娟阿姨走。
   刘利:为什么?
   妞妞:妈妈不在,小娟阿姨和我在一起,就和妈妈一样! 
   
   第十一场 夜外,林荫路
   (刘强和小娟并肩走。)
   刘强:小孩子说的,你别在意呀。
   小娟:看你说的,我心胸就那么狭窄吗?孩子高兴我就高兴,我这么大人还在乎她说什么。
   刘强:你刚来没几天,怎么就知道妞妞的生日?
   小娟:今天是不是妞妞的生日?
   刘强:是啊。
   小娟:是生日就行!我的蛋糕就没送错!
   刘强:我问你怎么知道的?
   小娟:朋友的委托。
   刘强:又是闺蜜的委托,又是朋友的委托,你这位朋友什么都知道,真神秘,崂山道士啊!
   小娟:以后你会明白的。
   (刘强还想问。)
   小娟:又送我到家了,谢谢你!拜拜!晚安!
   刘强:(一直看着她走进了楼)再见!
   
   第十二场 日外,市郊森林公园
   (牵着一个蝴蝶风筝,在前面跑,妞妞跟着爸爸,欢笑着雀跃奔跑,小娟在妞妞身后也笑着跑着。)
   (妈坐在一张席垫上,笑着看他们正玩得高兴。)
   刘利:(放下手中书, 顺手打开一瓶饮料,喝了一口)妈,你说这位李小娟是不是有点怪怪的?真像是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刘大妈:怎么奇怪了? 
   刘利:你看,给妞妞请老师,也没有和别人说,她怎么就突然登门呢?妞妞的生日,她怎么知道的?还有听我哥说,这些都是受了她闺蜜和朋友的委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刘大妈:现如今风气好,好人多,有的人做好事不留名,还有志愿者,这不奇怪,再说啦,又是手机啊、微信啊,哪有保密的事啊!
   刘利:不行,我一定要查清楚,弄明白!
   刘大妈:好好复习功课吧,别瞎操心啦!
   刘利:不嘛!
   
   第十三场 夜外,公园
   (小娟坐在长凳打电话。)
   (刘利躲在后面的灌木丛中偷听。)
   
   第十四场 夜外,刘强家
   (刘强和刘大妈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刘利:(拿着书从房间走过来,向妞妞的房间努努嘴)睡了吗?
   刘大妈:睡了。
   刘利:妈,哥,小娟姐的事我查清楚啦。
   刘大妈:怎么查的?
   刘利:她在公园里打电话,我偷听来的。
   刘强:小利,你也太不文明了吧,一个大姑娘偷听别人隐私,这事是不是有点不道德?
   刘利:妈,你看我哥,一点也不像做哥哥的,这么说他妹了。是妈妈让我去的!
   刘大妈:别听你哥的,听到啥了?
   刘强:人家打电话说什么,和咱们有啥关系?
   刘利:当然有关系啦,特别和你的关系最大。
   刘大妈:到底你都听到啥啦? 
   刘利:她好像在和嫂子通话。嫂子的声音我虽然没听到,但是一口一个红扬姐,我就知道肯定是嫂子。嫂子可能病了,她直说要安心静养,心情要愉快什么的,还说,她来到了家做了妞妞的老师,妞妞很高兴,接受了她。还说给妞妞过生日了,给妞妞买了蛋糕,还说家里人都很好,刘强嘴上报怨你,心里却想着你。
   刘强:我好像明白点。我问过小娟,你怎么知道我们要请家教,你怎么知道妞妞的生日,她说是受朋友和闺蜜的委托,那个人难道就是红扬,是红扬叫她这么做的?
   刘大妈:小强,明天你再问问,就直接挑明,打听明白了,红扬到底怎么了?为什么离开这个家?为什么离开你和妞妞?
   刘强:妈,这话我怎么问?我张不开嘴。
   刘大妈:也是,我亲自去问问她。
   
   第十五场:傍晚外,傍晚一家餐馆
   (餐馆一个小包间,桌上摆着几盘菜肴。小娟和刘大妈坐在餐椅上。)
   小娟:大妈,您太客气啦,还请我吃饭,一定有什么事情吧? 
   刘大妈:也没什么,大妈就是想打听一下,你认识宋红扬么?
   小娟:我当然认识啦!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们俩从小学一个班、一张桌,一直到高三,到了大学,她学了医,我念了师范。大妈,想儿媳妇啦?
   大妈:怎么能不想呢?和自己的亲闺女一样。你给妞妞辅导功课,又给妞妞过生日,是红扬给你出的主意吧?
   小娟:是。
   刘大妈:你什么都知道,快告诉大妈,红扬她到底怎么了?她为什么离开这个家?
   小娟:大妈,您别急,再着急也要等到时候,到时候我一定告诉您,告诉刘强、妞妞和刘利。
   刘大妈:“到什么时候?
   小娟:快了!
   
   第十六场 夜外,夜林荫道上
   (刘强和小娟并肩向前走着。)
   刘强:你为什么没和我妈说?
   小娟:是朋友,还是闺蜜的告诫我要暂时保密,我当然要绝对地服从照办。不过,别着急,也快大白天下啦。
   刘强:什么时候?
   小娟:你就等我给妞妞辅导试用期满,就差不多了。
   刘强:还和试用期有关?但和我好像一毛钱的关系也没有,爱说不说,我还不喜欢听呐!
   小娟:没关系,你还一直追问。不过,或许,这件事和我的关系与和你的关系相比,可能还是小巫见大巫呢。我到家啦,再见!(说着走进了楼。)
   (刘强想着那句话,莫明其妙地摇摇头。)
   
   第十七场 日内,刘强家 
   刘利:(兴高彩烈地进了家,扬着手中的录取通知书)妈,我考上啦!
   刘大妈:(笑逐颜开)什么学校?
   刘利:中国医科大学。
   刘大妈:好呀好呀!好消息告诉你哥了吗?
   刘利:告诉啦。妈,你再听听我哥在微信里是咋说的。(按手机,传来刘强的声音)考上好,怎么是又是个学医的,学医就学医吧,学什么也得庆祝一下。
   刘大妈:一提到医生啊,大夫啊,你哥就生气,和你嫂子离婚结下了这个心结,强子还是没有解开呀!
   刘利:他这叫爱屋及乌,不,这叫恨鸟及窝。
   刘大妈:说啥呢?乌啊窝啊的。
   
   第十八场 日外,游乐场 
   (在充气蹦床上,妞妞和很多小朋友蹦着,跳着,喊着,笑着。)(小娟和刘利站在一旁。)
   小娟:姐祝贺你,考上一个好学校!
   刘利:我哥可不太乐意,阴阳怪气地,说啥,又是个学医的。学医咋了,为人民健康服务,有能耐他永远别生病呀。
   小娟:这说明你哥哥特别在意红扬,他越是这样,越说明他心里越有你嫂嫂,也证明他们深深的爱情。
   刘利:也许是这样。小娟姐,喝饮料!
   小娟:你也喝。
   刘利:我妈我哥都说,想为我庆祝一下高考,办个小宴会。小娟姐,你也来吧!
   小娟:我当然要参加啦,在哪儿?
   刘利:我微信告诉你。
   
   第十九场 夜晚内,酒店包房
   (刘强、刘大妈、刘利和妞妞都坐在餐桌旁的椅子上。刘强不时看看手表,向外张望。)
   妞妞:小娟阿姨,怎么还不来呀?
   刘大妈:她会不会给忘啦。要不就是走错门啦?
   刘利:妈,不会的,我发的微信把时间、地点说得一清二楚。 
   妞妞:(向外面望去):来啦,来啦!小娟阿姨来了!
   小娟:(走了进来,她穿着一身黑色的衣裙,手里还捧一束淡雅洁白的马蹄莲,中间还掺杂星星点点渗淡的百合。她眼睛红红的,腮边还残留几抹泪痕,狠咬住的小嘴似乎还在抽搐。)
   妞妞:小娟阿姨,你怎么哭了?
   刘大妈:孩子,你今天怎么啦?
   刘利:小娟姐,咋啦?
   刘强:(很纳闷地让小娟坐下。)
   小娟:(并不想坐,怀中紧抱着的鲜花也不肯放下)我告诉大家一个很不幸的消息,大家听了都不要难过。
   (在场的人都吃惊地愣住了。)
   小娟:(眼泪在眼眶里转动,还是忍不住流了下来)红扬姐,我的好姐姐,今天她、她、她走啦!
   妞妞:(不懂走了的意思)从那兔子都不拉屎的地方又走了,去哪儿啦?
   刘大妈:(抱过妞妞)听小娟阿姨说。
   小娟说:刘强啊,你太不懂红扬啦,她是你的好妻子!她虽然离了婚,离开了这个家,但她永远是你刘强的妻子,是刘利的嫂子,是大妈的好儿媳妇,更是妞妞的妈妈!你们知道她为什么要提出离婚吗?她在给一位非洲黑人朋友医治一种奇怪的传染病,据说这和睦病全世界总共才二百例,死亡率超过百分之九十。她不幸被传染了,她不想传染给你们,她无奈提出了离婚。她要做自我治疗,要把诊治体会和病患感受与医院共享,经医院同意后,离开了这人群密集的城市,去了偏僻人稀的十三户村。在农家的小土炕上,她躺了整整三个月。经受病痛折磨,深切思念,孤独无助的煎熬,这三个月她是怎度过的,她天天以泪洗面,她想念你们,想念她的丈夫,想念她的孩子啊!
   刘利:(撕给小娟一张纸巾。)
   小娟:(接过纸巾,并不擦拭满脸的泪水)在她弥留的最后的日子,她用最大的力气给你们留下了一段珍贵的视频,大家看看吧。
   (小娟把手机放在那束洁白的鲜花上。)
   红扬:(手机屏幕。消瘦的脸庞,没有一丝儿血色,头发要掉光了,鼻孔插着氧气管,手上扎着好几条输液管,说一句话都那么的费力,每说一个字她都要喘息一下)我最爱的强,我心头肉,我的宝贝女儿,我爱你们,我想念你们,我做得不好,不是一个好妻子,不是一个好母亲,在你们需要我的时候,我却走了。我没有尽到一个妻子,一个母亲的责任。还有妈妈和小利,我对不起你们。现在把重担都放在了你们肩上了,你们要担起来,孩子要培养好,这个家一定要美满,一定在幸福!小娟她是一个善良的女人,她能教好妞妞功课的,能够的。(大口喘着气。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又慢慢地睁开了,继续)刘强,小娟是我最好的闺蜜,是我让她辞去省城的工作,融入我们这个家的,是我让她给妞妞过个生日,是我让她认识你们,和你们相处的!如果你看她好,你就去追,我祝福你们。妞妞,不要害怕,有你爸爸在,有你姑姑、奶奶,有你小娟阿姨,你要听他们的话,长大做个对社会有用的人,才对得起妈,妈的心肝宝贝,你会快乐成长的…… 
   (包房里的人都哭成一团。)
   妞妞:(喊着)妈妈!妈妈!(伸手要去拿手机,刘利拉过了她,俩个人抱在一起,哭出了声。)
   刘强:(紧握的拳头用力击打墙壁,又用脑袋撞击墙壁,小娟走过去,伸出两只手轻抚地放在了他的双肩上。)
   刘大妈:(擦干眼泪,在手机遗像前,摆上一个碗、一双筷子和一只玻璃酒杯,泣不成声)红扬,妈的好媳妇啊,吃吧!吃了这顿饭,你再走啊!
   刘强:(声泪俱下)让我们都送送她,送她一程吧!
   (大家都站起身,垂下双手,面对手机上红扬的遗像,默默地低下了头。)
   刘强:(强忍悲痛)红扬啊,红扬,你、你要一路走好呀
   (夜深了。窗外路灯大多已经熄灭,远处只剩几盏街灯还闪着昏暗的亮光,楼房里大多灯光也已熄灭,少有几扇窗口,透过窗帘,发出绿色、蓝色、黄色、白色的幽光。朔月的夜空,繁星闪闪烁烁,一颗明亮的流星,掠过苍穹,穿过群星,拖着长长的尾巴,急速飞逝滑过。)
   (在上面景物的画面中推出片名《离》和演职人员名单。) 
   ——剧终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本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