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电视剧本创作室 | 招聘求职 |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又有歌曲又有舞蹈的四幕剧本(中国
共享单车小品台词,共享单车小品剧
6月6日全国爱眼日小品剧本(光明行
健康生活宣传搞笑小品剧本《不良
交通警察短剧栏目剧本《英雄本色
医院社区家庭服务题材搞笑小品《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6月6日全国爱眼日小品剧本 3-23
6月5日世界环境日正能量小 3-22
安全生产月活动主题小品剧 3-21
校园音乐剧剧本,小学校园音 3-20
又搞笑又起到宣传教育正能 3-19
校园励志音乐剧剧本,小学校 3-18
2019建国70周年庆典小品,喜 3-16
小学生音乐剧,适合学生表演 3-15
5月31日世界无烟日禁烟搞笑 3-14
卫生健康委员会帮助贫困户 3-13
幼儿园童话情景剧剧本(我要 3-12
5月20日全国学生营养日小品 3-11
5月17日世界电信日手机4G的 3-10
5月15日国际家庭日小品剧本 3-8
五四青年节爱国运动小品剧 3-7
关于护士和病人的小品,醉酒 3-6
社区干部帮助困难家庭情景 3-5
小学生积极向上情景剧,小学 3-4
少先队情景剧剧本(优秀少先 3-3
知识产权宣传小品,知识产权 3-1
农村爱护环境宣传小品剧本 2-28
3月23日世界气象日跟气象相 2-27
公安治安小品,治安题材小品 2-26
志愿者小品剧本,义工志愿者 2-25
五月一日国际劳动节喜剧小 2-24
银行年会搞笑小品剧本(穿越 2-22
新农村改革小品,农村发展小 2-21
最新部队小品剧本(班长慢走 2-20
供电局营业厅窗口服务小品 2-18
电子商务小品,电商题材年会 2-15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电视剧本 > 都市电视剧本 > 女司法局长(第一、二集)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电视剧本-都市电视剧本   会员:cnsfjcjf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9/3/15 8:37:15     最新修改:2019/3/15 9:05:55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女司法局长(第一、二集)
作者:黄力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视剧本、电视栏目短剧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第一集

 

场:(1)

景:外,永诚县城

时:傍晚

人:金辉

△永诚县城,华灯初上。街道、公园、林荫下,有双双对对,三三五五的人在散步。有聊天的,有打太极的,有练武术的,有唱歌的,有在地上写字的。

字幕:二十一世纪刚开始过去没几年,南方人民正享在这改革开放后带来的太平盛世之中。在一个金秋晚季,濒临东海之滨的永诚县城正处于静中有闹、闹中有静的时节。

△金辉从县政府办公室下班出来,骑着自行车在回家的路上。

她接到她老公杨东打来的紧急电话:金辉呀?不好了?

金辉(忙停下自行车,紧张地接手机):怎么啦?

杨东:今天学校里说你表妹刘婷婷失踪一天一夜了,到现在还没找到,她家里人急死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金辉(吃惊地):是吗?是不是到其他地方玩去了,手机没电了吧?

杨东:都找了,手机关机。

金辉:是什么时候的事?

杨东:是昨天傍晚开车去接小孩的,结果孩子没接来,人与车都不见了。

金辉(有点更紧张地):那,那,那有报案了吗?

杨东:报了,但到现在还没消息。

金辉:我马上到了,你先去,我往表妹家走了。

△她一边快速骑车,一边想起了这位年轻漂亮的表妹。

(画外音):刘婷婷,小学教师,35岁,老公是经商老板,经常没在家,为了让她接送读小学的儿子,她老公最近刚给她买了一辆豪华型的奥迪小车,还没上牌照。近来人们都在说她有个好老公,好家庭,好福气呢?平时工作积极,为人和善,同事朋友关系都很好,从没与人结仇,怎么会失踪?

场:(2)

景:内,金辉表妹家

时:傍晚

人:金辉、金辉老公、金辉表妹夫等人

△金辉来到表妹家时,天已晚了。一大班人正相当着急地商量着、议论着。

有个人说:她老公不在家,我以为她到她老公哪儿去了呢?

另一人说:我还以为肯定是她与老公吵架故意不回家,到外面玩了呢?

她儿子同学的家长说:后来她的儿子还是我帮助接过来的呢?问她儿子你妈呢?儿子哭着说,根本没来接。

有人说:后来她老公听到这消息后,马上从外地坐飞机回来了,像傻了一样,在叹息。

也有人在背后说:她们家可能与什么人结下了仇吧?他们是来报复的吧?

△众说纷纭,议论纷纷。

△不一会,表妹夫接到电话,是公安局打来的。

对方说:在几个监控里看到了她的奥迪小车经过路线,一会儿车不知去向,现正在继续查找。据对方分析,很有可能是歹徒绑架。

△一大家人慌了。有哭,有骂,有急。

△这一夜,她们一大家人都没睡。

△这一夜,这一事件在永诚县成了一大新闻,大家纷纷议论着。

站在房外看热闹的人中,有的说:现在的公安打击不力,外来人口管理混乱,治安管理难,恐怕很难破案。

有的人说:并不是公安打击不力,而是现在的社会仇富现象太厉害,分配不公造成的。钱多了也不一定是好事,买车还是差些的好。

也有的人说:当前社会贫富两极分化太大,想不劳而获大有人在,就会造成违法犯罪现象,法治建设任务艰巨呀!

场:(3)

景:永诚县政府会议室

时:

人:县委梁副书记、常务副县长、公安局长、教育局长、公安局薛政委、公安局林副局长、县府办副主任金辉、郭振雷、江春莲等

梁副书记:这次发生在我们永诚县的女教师被绑架案件引起了县委、县政府与社会群众的高度关注,公安局正在全力追击破案,希望大家都要积极配合。下面请大家说说情况吧?

接着,县委常委、公安局长、政委、副局长分别汇报了案子发生的经过情况,以及这些天追查的进展情况。

△金辉与其他秘书认真在记着。

梁副书记点了郭振雷的名,说:郭副局长,听说其中有一位很有可能是你们司法局管的社区矫正对象?是不是真的?

郭振雷:我们也听说了,正在调查,现在反映上来的有永兴印刷厂确实有一位社区矫正对象这几天也失踪了,不知是不是这个人?

公安局薛政委:歹徒可能是两三个人,我们也正在进一步排查。

梁副书记:公安部门一定要从严从快破案,要给人民群众一个满意的答复。司法局一定要认真查一查,如果是社区矫正对象,那么说明我们的管理还是不到位的,虽然现在我们还是试点阶段,但上面对社区矫正对象重新犯罪是比较重视的。

郭振雷:知道了,我们一定继续追查。

接着,他们继续汇报破案的设想与方案。

场:(4)

景:永诚县城外景、公园

时:

人:陈中光、江春莲、老周、老罗等

△秋天的夜晚,永诚县城天气还有点热,忙碌了一天的人们正享受着夜的轻松,大多人纷纷进入各自的潇洒之中。在公园的林荫下,永诚县司法局办公室主任陈中光和三河律师事务所主任美女江春莲女律师正在卿卿我我,窃窃私语。

陈中光:听说有一女教师被绑架了,到现在还没找到。

江春莲:我也听说了,现在这些歹徒,真是穷凶极恶。听说是为了抢新车,所以买车也不要太显眼。

陈中光:你幸亏买的是本田,价格还行,就是日本产的人家说不大好。

江春莲:我不管别人,自己先开开再说。我也没想摆阔气。

陈中光:下次还是买国产的好,爱国。

江春莲:爱国不爱国不在一辆车上,而是要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再说,社会治安问题也不全在于什么好车不好车的,因素很多。

陈中光:不说了,我这些天还是为我们局的领导人选没落实而不安呢?

江春莲:听说这次郭副局长可能要提正局长了?

陈中光:那也不一定,说不定上面另派人的。不过近来在局里传的是比较多的。

江春莲:郭副局长在司法局不是已主持了一年多的工作了?

陈中光:是呀,可主持工作的人不一定就可以提正职呀?临时代理主持一二年通常也是有的呀?这主要是县里的综合考虑了。不过不管谁来当局长,反正对我来说也无所谓。

江春莲:那可不一样,你当办公室主任的工作是第一把手的得力助手,与局长是有着非常重要的关系的呀。这一年多郭副局长基本没把你放在眼里,什么事都自己说了算,他就是应付而已。

陈中光:主要是我对不上他的胃口,这一年多我也轻松一些,不找我也好,反正我不会喝酒,也不喜欢夜间活动,他看不上我,我也看不惯他的工作方法,所以很难配合。不过,不管什么人来当局长,我只要做好本职工作就是了。如果是郭提正职,办公室主任就不一定是我了。

江春莲:没关系,顺心就多干几年,不顺心就争取司法考试考上后,和我一起当律师。

陈中光:我的性格当不了领导,也当不好律师的。

江春莲:那也不一定的,人各有所长嘛?不过如果这新局长是个会干事的人,肯定会用上你的。

陈中光:司法局长不是个好位置,估计也不可能有哪个有来头的人来当的。如果来的也是混混的,对我来说既有轻松的一面,同时也有不舒畅的一面。

江春莲:怎么讲?

陈中光:他如果不想干多少事,没有多大的思路,就跟着人家走,对我来说是会轻松一些。但是从另一角度来说,工作就不爽,没政绩,没奔头,到省厅市局开会什么的,没办法与人家比,老是排名在后,也就没什么意思呀。

江春莲:不过局长总会有人来当的,也许有的人就喜欢这样的位置呢?

陈中光:现在的人大都喜欢到地位高、社会影响力大的单位去的,否则怎么一年多也没人来当呀?

江春莲:说也是,有的单位好多人千方百计去争,而司法局长却没听说有多少人来争的。

陈中光:现在的人都是很讲实际的,有多少人讲工作呀?

江春莲:还是说说我们吧?多年了,今年把事办了吧?

陈中光:我就是要等新局长来了后安心办呀?还想请新局长当证婚人呢。

江春莲:结婚就是一种形式罢了。有时候形式很重要,但有时候形式只是一种形式而已。

陈中光:我不大重形式,还是实际一些好。

江春莲:但人处在这个社会中,有时也是要考虑形式的。

陈中光:从我的角度来讲,我还是想简单一些好。叫新局长来作个证词,大家喝一二杯酒就好了。

江春莲:那如果是郭提正职呢?

陈中光:那形式都不要了。

江春莲:那也不行,不能太简单。起码从我的职业和我的社会影响力来说,还是要给些面子的。

陈中光:到时再看吧?我尊重你的。不过也不要太铺张了,我们原来都是乡下人。

△他俩渐渐地消失在夜幕之中。

△公园另一边是司法局退离休老干部老周与老罗等人也在议论着。

老罗:老周,听说了吗?今天大家都在议论女教师失踪的事呀?

老周:是呀,我也听到了,现在怎么会这样呀?听说是绑架。

老罗:是呀,我也听人说了,有人想偷她的新车。听说这女的老公是个大老板,钱赚得不少呀?

老周:现在钱多了也不能露呀?钱多也不一定是好事。大白天的,怎么会这样明目张胆呀!这不是在明处抢劫的强盗吗?这样下去,人还有安全感吗?

老罗:是呀!所以这社会治安管理跟不上呀!现在的人要人家的钱,死都不怕了。

老周:也反映了现在的社会贫富不均带来的问题呀。

老罗:本来我们永诚县还是比较太平的,最近几年经济建设慢慢发展了,可不好的风气也多起来了。

老周:是呀,经济与建设是发展很快,但问题也是随着而来呀。这可能也是必然的吧?

老罗:所以,这政府也是很难的呀。

老周:总不会又是定“自杀”吧?

老罗:怎么讲?

老周:现在对公安破案率考核比较严格,在“命案必破”的要求下,就出现了问题,报道上说有个公安局对死人案子破不了,就定为“自杀”,这不就“结案”了?

老罗:有这事,那不是草菅人命?

老周:这也是听说有个杀了多个人的杀人犯,后来抓到后自己交代出来的呢?

老罗:是吗?

老周:那个人说自己杀了好多人,警察一对,就发现原来已定为“自杀”结案了的案子中就有一件是他杀的。

老罗:呵,真的有这事?

场:(5)

景:内,永诚县一家酒店

时:

人:郭振雷、李所长、蔡科长、王副所长等

△郭振雷副局长与本系统一班人在一家酒店内喝酒,大家都围着郭振雷。

李所长:这回郭副局长的“副”字可以去掉了吧?

蔡科长:那肯定的,别说郭局长的工作水平与资格,就是凭这一年多的主持工作也应该把局长位置让给你的呀?如果这次还不给你提职,那也太说不过去了。

王副所长:就是,这局长位置应该是郭局长的呀?如果是别的人来,那么我们也不是好管的哟?

蔡科长:不管什么人来,我们还是听郭局长的。

李所长:郭局长是老资格了,在乡镇当过多年的政法副书记,到司法局也好多年了,提个正职也是情理之中嘛?

郭振雷:好了,好了,你们不是组织部长,不要乱说了,我还是当个副的痛快,不是有句话“当官要当副,吃菜要吃素,穿衣要穿布”吗?现在哪有什么“说得过去”“说不过去”的呀?喝酒,喝酒?

蔡科长:到时如果有什么民主测评呀,我们大家都要推荐郭局长的。

几人同时:那必须的。

蔡科长:我们大家还要多做发动工作。

郭振雷:不过说真的,不管什么人来,我们一班兄弟的情谊是永久的,这才是实打实的。

大家说:是呀,是呀。

郭振雷:这几天我也很烦,女教师绑架案中可能涉及到我们的社区矫正对象,蔡科长可要多想些办法呀?不能再出现这样的事了。

蔡科长:知道了。可这些人如果真的要重新犯罪我们也没办法呀?又没有其他管理手段?

郭振雷:但这职能转过来后,我们就不安心了呀?现在还只是一二个镇的试点,接着马上要扩大到全县了,所以我们的责任也重了呀?

李所长:今天不要说工作了,还是喝酒。船到桥间总会直的嘛?

△接着大家喝酒,你敬我,我敬你。

场:(6)

景:内,永诚县司法局

时:

人:郭振雷、刑释解教人员、陈中光及姜、卢科长

△一位刑释解教人员跑到司法局。

解教人员喊:我要工作,你们司法局不是说要帮助安置吗?怎么到现在还没给我安置呀?

△看看没人理,这个解教人员就找到了局长室,后在窗上往里面看了看。

又叫:你们司法局局长在哪?

△局长室边上是郭振雷办公室,他听到后,开了门。

郭振雷:你叫什么,叫什么?有什么事呀?

解教人员一看郭振雷:你是局长吗?

郭振雷(不大高兴地):我不是。

解教人员不屑一顾:不是局长对你说也没用?

郭振雷:我是副局长,现在是我主持工作。你是什么人,有什么事?

解教人员瞧了一眼:主持?你说了算吗?那找你吧?你们前次到监狱帮教时说过,我们出来后要帮助我安置工作的呀?

郭振雷:我们是有说过,可我们只负责帮助联系落实责任田什么的,还有尽可能帮助联系一些线索,具体的还是要你们自己找村居干部,还要你自己想办法,靠我们是不可能的。

解教人员:那还有屁个用?怎么叫帮教安置呀?可我在监狱的时候,你们来给我们上课时说,只要我们改造期满回家后,你们可以帮助我们安置的呀?

郭振雷:我们只能是帮助联系。

解教人员:你是个副局长,对你说也没用,我还是找局长吧?

△后来陈中光及姜、卢科长等几位同志一起出来,

陈中光:我们新局长还没有任命呢?你先到司法所具体联系一下吧?我打个电话给所长,你找他吧?

说着拿起电话。

场:(7)

景:内、县委常委会议室

时:

人:县委刘书记、吕县长、梁副书记、纪委书记、组织部章部长、副部长等

△会议室内灯光亮着,县委召开书记办公会议。

组织部章部长正在念文件:根据《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规定,考察党政领导职务拟任人选,必须依据干部选拔任用条件和不同领导职务的职责要求,全面考察其德、能、勤、绩、廉,注重考察工作实绩。选拔任用党政领导干部,必须坚持党管干部原则;任人唯贤、德才兼备原则;群众公认、注重实绩原则;公开、平等、竞争、择优原则;民主集中制原则;依法办事原则。真正做到能者上,平者让,庸者下······”

△接着,章部长介绍了有关人事情况。

章部长:我县科局正职干部中女干部职数还达不到上级要求的职数比例,有几个人选可以供领导考虑,其中一个是县府办副主任金辉在县府办工作多年了,这次经我们考察了解与群众推荐可以作为人选之一考虑。对这个人吕县长应该比较清楚。

吕县长:是的,金辉同志工作确实是不错的,比较实在,也很勤奋。

刘书记:我们要严格按照党的干部选拔任用条例有关规定与政策,坚持革命化、年轻化和知识化的原则,从优选择,努力把那些有经验、有能力、有信心、有作为的同志选拔上来,用好这些干部对我们的工作开展与创新非常重要。

梁副书记:现在我们既需要年轻有为的创新人才,也需要脚踏实地的实干家呀。

刘书记:是呀。这个金辉,还有哪些位置可以考虑?

章部长:司法局局长去年年龄到了,退了后一直未配,这次应该要配了。

刘书记:这个金辉是什么专业的呀?听说她的文章写的不错。

吕县长:是呀,她是我们县政府的一支笔呀,原来的政府很多文字材料是她写的。我正在考虑,她如果走了还要找些新的写作人才呀?

章部长:这样吧?我先把金辉同志的简历与表现情况介绍一下吧?金辉,女,1968年生,1988年入党,她第一学历是师范,原来是教书的,后来选调到县府办公室当秘书多年,后提为综合科长,五年前提为副主任,文笔不错的,政府工作报告大都是她主笔。

刘书记(慢慢地):司法局安排个女局长也是比较合适的,就让金辉去吧?她会写文章,到司法局搞搞普法宣传也很合适,也算是对口吧?再说她师范专业与司法也有联系呀?

△大家一时有点茫然。

刘书记笑:哈,这“师范”与“司法”拼音前音字母不是一样的“SF”吗?

△在场的几位领导哈哈大笑:还是刘书记有才呀!

△会议还在进行中。

场:(8)

景:内、县府办副主任办公室

时:

人:金辉、组织部干部科长

△组织部干部科长正找金辉谈话。

干部科长:这次县委决定,你出任县司法局长、党组书记一职,后天县人大常委会将表决通过后,就去报到上任,到时通知你,我们一起去。

金辉感觉有点突然说:自己是有想变动的要求,可没想到是司法局?我还真不知司法局是做什么的,只知道普法工作,其他都不清楚。

干部科科长:女同志担任此职务是最合适的,司法局没什么大的压力,平时也没什么大的事情,是比较轻松的单位。

金辉稍停了一下:好吧,既然组织上已定了,那就服从组织决定吧?

△金辉在电脑前浏览着。

(金辉自语):司法局虽也算一级局,但从地位与实惠来说,人们往往把此单位列入二三类。不过,如果轻松点那也好。

 

 

 

 

 

 

第二集

场:(9)

景:内、县府办公室

时:

人:甲、乙等人

△这几天县府办大多同事们都在议论这次干部人事变动的事。

甲:这次人事变动不大,只是少数补差职数,我们只能等下一次了。

乙:我反正也没跑,这辈子也没啥好戏看了。

甲:这次我们金副主任去司法局当局长了。

乙:这次排得不好,司法局好多人不想去,金副主任应该工作不错的,在这个位置没什么意思。

甲:去年原来听说也是叫一位副主任去司法局的,可他不去,后来到科技局当局长了,所以这个司法局空了一年多没有局长。

乙:可见这个司法局真的没什么干头,其实这次金副主任如果不去,说不定明年还有好一些的位置呢?

甲:谁知道呢?明年还有明年的人与事的。

场:(10)

景:内、县府办副主任室

时:

人:金辉、江春莲

△金辉在办公室整理材料,情绪有点乱,并打开电脑,在百度上输入“司法局”三字,认真地看了起来。

(金辉对着电脑自语):原来司法局还有那么多的事呀?人民调解、法律援助、社区矫正、安置帮教、律师公证,还蛮多的呢?我还以为就是普法呢?

△有人敲门,金辉忙上去开门。

△进来的是江春莲律师。

江春莲:金主任,不,叫金局长了,我是江春莲。

△金辉微笑伸出手与江春莲律师握手。

金辉:哦,是江律师呀?请坐、请坐。我还在公示期间,要人大常委会通过的。对了,你也是人大常委委员呀?你有一票的。

△江春莲坐下,金辉倒茶。

江春莲:那不就是一种形式?人大马上要开常委会了,都会通过的。金主任,真没想到,这次是你到司法局当局长,很好。

金辉(一边端茶,一边说):江律师,你是我们县政府的法律顾问,多年来你对政府的工作比较了解,支持很大,这次我到司法局,你可要继续多多支持呀?

江春莲忙说:哪里哪里,今后还要你金局长对我工作的支持呢?我今天刚好经过这里,顺便来拜访一下你。

金辉:对了,你先说说律师与司法局的有关情况,先给我上上课吧?

江春莲:现在是我向你汇报工作,以后要你给我们上课的。

金辉:你是专业法律人才,当律师也多年了,与司法局接触较多,你要先给我说说呀?

(在江春莲介绍的同时,画面在金辉办公室及公检法司机关转了一转)。

江春莲:我也不知从哪说起呀。我就随便聊聊吧?这么说吧?司法局就是司法行政工作的管理主管部门呀?不过现在我有些也还不是很清楚,司法局既是政法部门,又是政府机构,说是管法律的,可又很少有执法权。在公检法司四家单位中,公检法三家大家比较清楚,公安主要负责各类普通刑事案件的侦查、交通治安管理等,就是维护社会治安、侦察、破案的;检察院嘛主要是负责国家工作人员职务犯罪案件的侦查、审查起诉等,其根本职能就是司法监督;法院大家更清楚了,主要就是审判机关,是负责各类民事刑事行政诉讼案件的审理执行。而且公检法三家都是高配的,只有司法局没有,司法局确实很多人不了解,所以从这个层面来说,司法局又是政法口的弱势。这可能就是我们国家的特殊情况吧?

金辉:那外国是不一样的吧?

江春莲:西方国家可不一样,如美国的司法部却是很大很重要的部门,还管警察的呢?相比之下,我们国家的司法部也是势单力薄呀。不过我们国家司法部、省司法厅职能还稍强一点,就是有个管理监狱这一职能,市一级也有劳教所管理职能,就是县一级基本没有,所以你原来说的一般人也只知道普法工作,就是律师与公证也是在市一级管理为主,县一级只是个协助管理职能。近几年多了个社区矫正,稍微多点事做,可也是双刃剑,责任也很大。

金辉:对这些我真的不太清楚,县一级的职能确实比较弱,所以在机关单位中的排名也靠后一些。我也是今天才看到一些职能内容,以前确实只知道普法宣传,今天看了才知道还有人民调解、法律援助、社区矫正、安置帮教、律师公证等,要做的事也不少呀?

江春莲:是呀,过去对这一块不是很重视,原来听说有些工作是在法院内部的。不过现在好像有点重视起来了,特别是新的工作社区矫正,本来也是在公安的,这一职能拿过来后,任务会更重一些了。

金辉:是吗?我可不想管那么多,还是轻松一些好。

江春莲:身在其位,必谋其政。你既然来了,也就轻松不了的。

金辉:也是,既然来了就得要干,而且要干好,这也是我的性格。

△她俩继续亲热地交谈。

△外面已是星光闪耀的夜,车水马龙,宁静中显得有些繁华。

(画外音):金辉今天听了江律师的介绍后,对司法行政工作有多了一些了解。但还不知自己面临的位置又会有哪些任务与压力,所以心中总是有一种期待中的困惑与迷茫。

场:(11)

景:内、金辉家

时:

人:金辉、老公杨东

△金辉回到了家,老公杨东已在家了,正在做家务。

金辉:晓光还没回来吗?

杨东:还没呢?你今天还算早点回来了?平时都天全黑了才到家的。

金辉:在县府办工作了这么多年,千头万绪的,都是为领导服务的,现在总算可以自己管自己一个单位的事了,所以今天就先轻松一点。不过要到新单位了,也总得要先理理思路呀?要多了解了解一些情况呀。

杨东:现在当领导不会那么难的,好多人根本没什么经验也照样当领导的,可见现在对一个单位的领导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与标准。

金辉:说也是,可到了一个新单位也总是会有点新鲜感的,不知这个司法局内部情况怎么样?

杨东:以前社会上很少听到司法局什么事的,说明这样的单位基本没啥事,对你来说也是好事,事越少越没人知道就越好。

金辉:怎么个好法?

杨东:找你的人少,领导盯你的也少,这就是好呀?你就可以轻松呀?

金辉:我可不这么认为。

杨东:难道你还想天天有人跟着你,找你的事好些吗?

金辉:那可不是这意思。我本来也以为司法局没什么事的,可听了江律师说了一些,感觉到事也不少,甚至有的还是比较烦的。听说社区矫正工作就比较烦,表妹的案子还没破,如果真的是社区矫正对象作案,我们的压力就大了。

杨东:事肯定是有的,主要是要看你自己怎么样对待,你如果主动性很强,事就多;你如果被动点,不要想当什么先进,跟着走,事就少呀。

金辉:也不是像你说的这么简单的。

杨东:我看也就是这么回事,虽然我没当过领导,可有听过人家是怎么当的。

金辉:那以后你可要多为我当参谋了呀?

杨东:当参谋可以,可你要接受我的建议呀?

金辉:那要看你的建议是对还是错的了。

杨东:你看,你看,到时就怕你听不了我的建议呀。

场:(12)

景:内、咖啡馆

时:

人:陈中光、江春莲

△在县城的一家环境比较幽静的咖啡馆内,江春莲正与陈中光在喝咖啡。

江春莲:我今天已到金局长办公室见面了。

陈中光:这金主任过去我也认识,很平易近人的。

江春莲:我当县政府法律顾问这些年来,我与金主任打过几次交道,她这个人是个实干家,工作比较实在,而且非常认真,有点子,又是个文人。

陈中光:按你说,她来司法局,对我们单位今后发展应该是有利的喽?

江春莲:应该是的,她这个人公气比较重,事业心强,有责任心,相信她会有所作为的。

陈中光:但是她还没接触到实际,我们单位的现状如此,她还不了解,基础很差,困难重重,还有人也比较复杂。她要面对的是一个别人不想来,又不起眼的复杂地方呀?

江春莲:是呀,可我认为,只要有信心,有事业心,困难总是会有办法克服的,我对她有信心。对了,她来了以后,近期肯定很忙,你也会跟着忙的。不过,今年的司法考试你可不要再影响了呀?

陈中光:我已考了三年了,每年就差几分,今年看运气吧?

江春莲:不管你工作如何,多一个律师资格,对以后总会有好些的。

陈中光:还是你好,我们同时政法系毕业都这么多年了,你是进步很快,我可是原地踏步还没踏好呢?

江春莲:我不也是偶然机遇,县政府找法律顾问,我这些年为政府做了几年参谋,为政府办了不少事,才得了个人大常委委员。其实也就是举举手,其他也没什么的。

△他们出了门,在林间小道上,渐渐地,依偎着消失在一片朦胧的夜幕之中。

场:(13)

景:内、县司法局会议室

时:

人:县委梁副书记、县府办主任、组织部副部长、干部科科长、金辉及司法局机关全体同志

△县司法局会议室只有三十多平米,光线暗淡,会议桌与椅十分简陋,看不到哪个位置是主要位置,而且十分拥挤,坐满了局机关30多全部人员。

△县委梁副书记带着县府办主任、组织部副部长、干部科科长等人,把金辉送到县司法局。

△今天局机关30多人都来了,大家切切私语。迎新会上多数人态度严肃。

△梁副书记主持。

梁副书记:同志们,大家好。这次经县委书记办公会议提议,县委常委会通过,金辉同志任县司法局党组书记;经县长提名,县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金辉同志任司法局局长;郭振雷同志兼任司法局党组副书记,正科长级。

△多数人看了一看郭振雷,郭振雷好像早已知道这次人事安排的结果了,所以表情上并不高兴。

△(画面转外,司法局外景)。司法局是一幢一共八间四层房子,其中有四间办公室是司法局的,另四间挂了文联与残联的牌子。都是三十年前建的旧房,一层除了二间是司法局用的,其余都是残联用的。

△(回到会议室内)。组织部副部长宣读金辉任职文件,并简要介绍了金辉的简历与表现情况。

读完后,梁副书记叫金辉表表态。

金辉:各位领导,各位同志:这次承蒙县委领导的重视与信任,决定叫我来司法局和大家一起工作,我很高兴。因为新的单位对我来说是一次难得的学习机会。说实在的,我在县机关工作多年,对司法局的工作确实不了解,前几天上网查了才知道一些主要职能。我觉得有县委、县政府的正确领导,有老局班子打下的基础,有全体同志的共同努力,我们的工作一定会取得好成绩,我一定要带领班子与大家一起努力。要在普法宣传、人民调解、社区矫正、法律援助与法律服务上尽责尽力,为维护我县社会稳定保驾护航。下面我表一下决心••••••

△一阵并不整齐的掌声后,是一下寂静,在场的司法局干部职工的眼光中似乎闪耀着一种新期待。

△接着又是一阵寂静。

有几个人在轻轻地议论。

有人说:一个教师出身的当司法局长能行吗?

另一人说:她是个拿笔杆子的,和法律搭不上呀?

还有人说:现在什么人都可以当局长的。

梁副书记:班子其他同志也说几句吧?

△沉默了一会后,郭振雷副局长先开口。

郭振雷:首先我代表司法局的老同志非常感谢县委对司法局工作的重视与支持,感谢梁书记亲自到司法局来。这次县委把金辉同志安排到司法局当局长,说明县委县政府把司法局摆到了重要的位置上来了,我一定大力支持与配合金局长的工作。也非常感谢组织上对我的信任。

△其他几位班子成员只是笑笑,没说。接着梁副书记继续说了些全县大局的一些事。

△金辉送走了县委一班人后,来到了自己新的办公室。

△局长室是一间半房,约有25平方米左右大。是原来老局长的办公室,空了一年多了,前些天刚经过了打扫,长间内有一桌一椅一柜,办公桌上有新配的电脑,还有电话机。边上另有二张小椅,内门外一小半间,有一张三人椅与二张二人椅与一个茶几,是接待用的会客室。

△有人敲门。

金辉开了门,是政工科长黄敏来。她进了金辉办公室,坐了下来。

黄敏:金局长,我们应该认识的。

金辉:是的,是的,我们以前有几次接触过。你在司法局多年了吧?

黄敏:是呀,我十几年了。

金辉:哦,你是老同志了,请先坐下,简单地把局里有关情况说一说吧?

黄敏:好的。

金辉:你说说最近局里有什么议论吗?

黄敏:其他也没有什么的,就是本来事前有人说这次是郭副局长提正局长了,说他原在大镇当过党委副书记,管过政法工作,到司法局任副局长又已多年,去年到现在还主持了一年多的司法局工作,他老婆是组织部的干部,他姐夫就是公安局的薛政委,他姐就是县委宣传部的郭副部长,他们家亲戚当官的不少呢?他上面有人,肯定是他的。结果是你来,很多人没想到。不过这次也给他再上了半级,也不错了。

金辉:他家的亲戚我基本认识,郭副局长有什么想法吗?

黄敏:目前还没看出来,不过,我说金局长,你刚来,情况还不了解,可要自己把握好呀,有的事不可能一定都很顺的,多在点心好些。

△金辉会意地点点头。

金辉:你再把局班子其他人员及中层干部情况说一说吧?

△黄敏接着就说了一些基本情况。

她一边说一边帮助整理办公室。

△一会儿,郭振雷跑到金辉办公室,他非常热情地还帮助金辉整理。

金辉:郭局长,不用你麻烦了,我自己来吧?以后工作上还要你多支持呢?

郭振雷:不用客气,你是我们的老大,你以后有什么事要我做的,说一声就是。我是老司法了,好叫。

金辉:郭局长呀,这一年多司法局的工作都是你主持的,辛苦了。

郭振雷:我反正是暂时代理一下,原来前任局长在的时候,他也是把很多工作交给我的,他说自己年纪大了,身体又不好,叫我多干一些。我也是比较听话的,这一年多来,我也做了不少工作,但困难还是很多的。特别是前些年有些工作还没做到位,所以基础还比较差。

金辉:有些情况我也听说了一些,不过我来了,总是想为我们局多做一些工作的,你到时也要多出些好点子哟?

郭振雷:好说,好说。你吩咐就是。

△金辉叫陈中光通知各位局长、政工科长都来开个碰头会。

△接着二位副局长、纪检组长、政工科长都来了。

金辉:今天是我第一天到司法局上班,我们先开个碰头会。我想先了解一些基本情况,因为刚来,过去对司法局工作情况不了解,以后要大家多给帮助支持。我呢既然来了,就要好好干,当然主要还是要靠大家一起努力喽。你们有的同志在这个单位好多年了,有一定工作经验,希望大家都要在局党组的领导下,各负其责,做好自己的工作。也请大家以后多对我提建议意见,如果有不对的地方,或者有什么事做不好的,请你们一定要及时提出来,我一定会认真听取的。

△其他几位看了看郭振雷,没作声。

△停了一下。

郭振雷:好说,好说,我们都是在一条船上了,有什么事大家一起扛呗。我先表个态,我一定支持金局长工作,积极做好自己份内的事。要不,过几天我带你到各所走走?

金辉:我这几天县府办那边还有点事,过些天再说吧?

接着,张功与刘晓亮也都说了一些自己分管的工作。

张功:我这些年主要是负责普法、法律援助等工作,别的也管不多。

刘晓亮:我主要就是负责纪检这块,反正我们单位也没什么权利,所以这一方面的事也就轻松一些。

金辉:以后我们大家都要加强合作与团结,要在党组的统一领导下,做好各自分管的工作。特别是对我有什么意见或者建议都要大胆地提出来。

△(外,日)永诚县城。秋风开始刮了,地上散满黄叶。

场:(14)

景:内、县司法局走廊上

时:

人:金辉、陈中光、黄敏

△金辉叫政工科长、办公室主任、基层科长一起到几个司法所走访调研。

金辉对陈中光说:我们明天到几个所先看看吧?

陈中光:明天县里有个会。

金辉:什么会?重要么?

陈中光:一般性的会议,以前都是郭局长去的。

金辉:那还是叫郭局长去吧?你们几个明天跟我一起到司法所走走?

黄敏来对金辉介绍:全县有九个司法所,五个律师事务所、六个法律服务所,一个公证处,这几天只能先走几个。

金辉:好的,我们这几天先到有代表性的所看看。

金辉问陈中光:你这几天跟我下乡,家里没关系吧?

陈中光:我没关系。

黄敏忙说:金局长,陈主任还没结婚,就等你做证婚人呢?

金辉:好呀,有目标吗?

黄敏:有呀,就在我们系统。

金辉:哦,有这事?是哪的呀?

陈中光忙说:没什么好说的。

黄敏:你还瞒什么?有什么不好意思呀?

金辉:什么人呀?这么保密?

黄敏:就是我们大美女律师三河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江春莲律师呀?她原来是我们局的秘书,后来考上了律师,就辞职当律师了,她和陈主任是大学同学,又同时进了司法局的,有感情。

金辉:是吧?原来是江律师呀?老相识了,她那天在我办公室怎么没说起呀?这个江春莲对我还保密。

陈中光:还是不说这些了,先说工作吧?金局长,这次如果都要进行全面调查走访,得准备用一二个月,中间可能还有会议要参加的,所以我建议还是主要的所先走一下吧?其他所以后慢慢再走。

金辉:好的,我想这次下乡前,事先就不要通知,到哪个所走着看,也当作是一次暗访吧?

场:(15)

景:内、新阳镇司法所

时:

人:金辉、陈中光、黄敏、李所长、姜科长、镇委副书记及司法所其他同志等

△第一站来到县城所在地的新阳镇司法所。

刚到司法所门边,李所长等一班人就出来迎接了。

金辉:我没通知呀?你们怎么都知道了?

李所长:新局长来我们当然要提早欢迎喽?请坐、请坐。

△新阳镇委副书记也来了,他对金辉的到来表示欢迎,并向金辉提了一些建议。

△金辉他们进了门,看到这个司法所还有点模样,五个人,二间房。

金辉问李所长:平时你们主要做哪些工作?

李所长:主要是帮助镇综治办做好人民调解工作,普法宣传,农村民主法治村建设,刑释解教人员安置帮教与指导基层法律服务等工作,去年还增加了个社区矫正试点工作,事就多起来了。

金辉:当前最困难的是什么?

李所长:一是经费,二是人员,三是职能,四是办公条件。经费远远不够,只能维持一般事务,想多开展活动无力进行。人员除了正副所长二人,内勤一人,调解员一人,其他一人,再没有力量,特别是法律专业人员更缺。职能主要是没有权与责,许多工作想做做不了,说了不算数,很难得到支持。如对刑释人员帮教安置,根本难以达到效果。办公条件很差,二间房只有一台电脑,没车,下乡很不方便。社区矫正工作接过来后,我们镇有对象50多人,可我们现有的几位同志根本没办法管呀?所以很需要招一些新人。

镇委副书记:我们镇现在办公条件也很差呀?本来想司法所找个另外的地方的,可一下子还没有全盘考虑,可能要等一段时间了。

金辉:对司法所的办公经费镇里有没有支持呀?

镇委副书记:办公主要还是司法局为主的,可办公室内的电话、空调、电脑费用还是镇里一起算的。

李所长:工资、出差办公费用等大头的都是局里出的。

金辉:这我知道,现在就是办公室太拥挤,设备也落后,需要更新呀。

李所长:如果新增人员就坐不下了。

陈中光:这还是全县九个所中最好的一个了。

△金辉听了这些,又查了人民调解、社区矫正等档案资料。

(金辉心里话):这些工作应该是相当重要的,但基层条件确实太差,要做好工作确实不易呀?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又不能表露出太失望。

只是说:以后会慢慢好起来的。

△李所长要留她吃饭。

金辉:就这么个条件,经费一点也没有,接待费从何来?

李所长:要到镇长那汇报,填单,第一次来领导,镇长会同意的。

△镇委副书记也提出要留金辉一行吃饭。

金辉笑笑:我们很近,不用了。还是等下次吧?

姜科长向金辉介绍:其他所大多是二三个人,一间办公室,而且全是镇政府调剂出的一间。还有两个所只有一个人呢?有好多个所还没有电脑,只有一台电话机,他们一时也只是守守门,应付应付。有的所还和综治办合署办公,共用一个办公室。

(金辉自语):一个人也叫所?一个单位连“窩”都没有,还怎么安心工作?

场:(16)

景:内、山溪镇司法所

时:

人:金辉、陈中光、黄敏、姜科长、王副所长等

△山路湾湾,金辉一行又坐了半天的车,到了山溪司法所。

△山溪镇政府前(画外音):事先没通知,金辉到了山溪镇政府大院,一时找不到司法所的办公室,后来姜科长把她们带到了一排镇办公室后面的一间房中。

△只见一处破烂的办公房。

金辉问陈中光:司法所在哪?

陈中光:我好久也没来了,也不知道现在在哪了?

金辉问黄敏:这个所有几个人?

黄敏:两个人。

金辉:怎么牌子也没看到呀?

姜科长:原来是有牌子的,不知何事拿起来了。

陈中光:这个所不大正常,一间办公室还和综治办人员一起的。

金辉:你们先不要进来,我一人先进去看看。

△当金辉推开司法所门时,看到二三位工作人员在打扑克,也不知道这是新来的局长。

一位同志问:找谁呀?

金辉:我找所长。

△王副所长手握牌,抬头看了看。

问:你有什么事呀?

金辉:我有个事想找你们调解。

王副所长:调解找综治办,他们会调解的。

金辉:你们司法所不管人民调解的吗?

△王副所长一边甩牌,一边扭过头来看了一眼。

有点不耐烦:对你说了没用,找他们去吧?

△这时黄敏和陈光中进来了。

黄敏:王所长,你误会了,这位就是新任的金局长。

△知道是新局长来,王顿时呆了。

忙说:是金局长呀!不好意思,真对不起,我刚才还以为是找人的呢?真不好意思。

金辉:司法所对人民调解必须要管,人手不够可以叫综治办同志帮助,绝不能推辞不管。

王副所长:我们这一年也没多少调解的案件。很少人来的。

金辉:你自己都无所谓,还有谁有来找你们调解呀?镇政府都没给任务?

王副所长:没有。镇政府自己也没什么大事。

金辉:那群众找上门呢?

王副所长:群众基本没找上门。

金辉:群众矛盾纠纷要求调解的没有吗?

王副所长:有是有,都找镇政府,找镇书记与镇长了,反正他们要调解的事,我们也没办法。

金辉:那镇领导忙得来吗?

王副所长:镇里有综治办,他们会干的。

金辉:那司法所主要做什么?

王副所长:我们主要是配合镇政府做一些中心工作,计划生育呀、驻村呀等等。

金辉:这样说来司法所做的不是自己职能的事了?

王副所长:基本是这样。

姜科长:不少所有这种情况。

黄敏对王说:以后上班时间不能关门,更不能打扑克,否则会出问题的,近来纪委会时常暗访的。

金辉也说:是呀,你们这点一定要注意,今天是我第一次看到,不能有第二次了。

黄敏:今天是局长第一天到此,就算照顾一次了,下次绝对不能这样。

王连连说:是,是,是,不会了。今天开始是中午休息时间玩一下,一下子没看时间,到了上班了,以后一定注意的。

△出来时,金辉心中觉得很沉重。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telescript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