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电视剧本创作室 | 招聘求职 |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商会娱乐演出搞笑相声剧本《我爱
邮政局晚会娱乐演出搞笑剧本《邮
施工类小品,关于工程类的小品(良
农田水利灌溉研究小品《灌溉未来
植树节爱护林业小品剧本(保护森林
脱贫致富奔小康情景剧剧本(致富经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植树节爱护林业小品剧本(保 1-20
脱贫致富奔小康情景剧剧本 1-20
邮政局年会情景舞台剧剧本 1-19
315物价监管投诉小品(诚信 1-19
农科院情景剧剧本《灌溉未 1-18
关于保护妇女劳动法三八节 1-18
回乡创业音乐剧剧本(双喜临 1-17
广场舞音乐剧剧本《城市套 1-16
通信类小品剧本,通信公司联 1-16
情人买房装修结婚小品剧本 1-15
最新最搞笑元宵节小品剧本 1-14
养鸡行业年会小品,家禽企业 1-13
公司表演新年小品剧本,适合 1-11
过年爆笑古装宫廷后宫小品 1-10
银行服务小品剧本,银行服务 1-9
销售珠宝小品剧本搞笑,珠宝 1-8
铁路公路施工队人员年会小 1-7
二人对口公司年会爆笑相声 1-6
医院各科室年会搞笑小品剧 1-5
春节过年元宵新年笑破肚子 1-4
最适合年会表演的爆笑小品 1-3
银行年会金融扶贫小品剧本 1-2
最新最适合各类公司年会爆 12-31
有关保护牙齿的搞笑小品剧 12-30
学校老师班主任和同学们帮 12-29
小学校园搞笑小品剧本(梦醒 12-28
中铁公司隧道施工现场年会 12-27
优秀法治情景剧剧本《司法 12-26
最新爆笑恶搞企业公司年会 12-25
工作证明情景剧剧本《如此 12-24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电视剧本 > 古装电视剧本 > 《遨凡尘》第8集 初露神通
 
授权级别:普通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电视剧本-古装电视剧本   会员:迎金河水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9/1/10 9:28:54     最新修改:2019/1/11 10:25:12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遨凡尘》第8集 初露神通
作者:辛言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视剧本、电视栏目短剧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第8集 初露神通

 1丹阳城街头 日 外

顾不上“主仆”之分灵宝大步快走,三人一直朝城西的方向赶。灵宝边走边观察,见街上果然像客栈掌柜说的那样,游走着一些闲人,鹰犬般的目光到处探寻。胖虎气喘吁吁追上来道:“哥,你走这么快干嘛,又不是去抢孝帽子。”灵宝这个气,心说这个胖家伙看着呆笨,说出来的话却挺噎人。再看凤霞,双颊走得嫣红,即使戴着斗笠也楚楚动人,幸亏灵宝让她改了装扮,要不然在这丹阳城的街头,恐怕就成了万绿丛中的一点红,无人注意那才怪呢。

2沈记布行 日 内

按照陶瓷店店家的指点,他们找到一家标有“沈记布行”的店铺。店中有两个伙计,问他们想买什么布匹,灵宝坦言他们是来找人,找的是沈红玉沈小姐的家人。沈红玉的名字似乎附着魔咒,两个伙计一听就眼睛发直,一个答这的确是沈小姐家的店,不过,沈小姐已失踪多时,到现在下落不明。灵宝说此事关系重大,他们要去见沈红玉的家人,两个伙计一商量,其中一个带他们去沈家。临近沈家,灵宝想沈家人要是信他的话还行,万一不信,那他昨晚想出来的计划,就将难以实施。

3沈家 日 内 外

沈家算不上是大户但还殷实,宅院宽阔,树翠池碧,花草芬芳。沈家人看着淳厚,想必是家中遭到了不幸,每人的脸庞含着愁云。看三个少年人光临,沈父问他们到此作何,灵宝答他们受人之托,到沈家有要事相告,但这事只能与沈家人讲。沈父让那个伙计回去,将灵宝他们引到客堂,茶都没上便问所告何事。灵宝就把他们这次来的路上遇到幻象,看到沈家的女儿女婿被抓,后来女鬼菱秀夜访,将沈家的女儿女婿托她向外传递消息的事情告之。

女儿女婿的惨死令沈父沈母悲痛欲绝,但灵宝的讲述让他们生疑,沈父的态度冷淡下来,问灵宝他们巧言令色,编造如此荒诞的故事,到底想图什么?来时虽有一定的思想准备,但灵宝还是没想到沈家人会对他们有这么深的误解,自己好意而来,人家却把他们当成骗子。灵宝理解沈父的心情,胖虎就不同了,胖虎天生是个直肠子,两眼瞪得溜圆直嚷嚷:“哎,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晓事,我们好心来告诉你们,你们怎么当成驴肝肺了呢?不是跟你说了嘛,你女儿女婿,现在沉在了官府衙门的池塘,怕是已经沤成了塘泥。你不但不急着去救他们,还怀疑我们图你家啥东西,我看你是不是老糊涂了?”

沈父不为所动,问即使他家小女和女婿真的被沉在了塘里,那又如何能救?太守家戒备森严,要是能救他早就去救了,何必要等到今天?灵宝道:“老伯,你不信我们能理解,不过我告诉你,我们今天来不仅仅是为你女儿和女婿送信,我们来是要你们沈家去做一件事。因为明天晚上,我要当众处斩余氏父子,为丹阳城的百姓除害,同时把你们女儿和女婿的魂魄解脱出来让他们去投生。” 沈父问让他家所做何事,灵宝说这事其实简单,就是他修书一封,让沈家人快马送往都城建康。到了建康,让沈家的亲家想法把信呈到司马道子王爷的手中,要是能直接呈给皇帝也行。沈父大惊,问灵宝到底是何人?灵宝一笑,说他是一个读书人,也是一个修行的人。

沈父的大脑先热胀后冷静,他想不出,这个年少的公子让他家送的是一封什么信,万一王爷或皇帝看了怪罪下来,那就不单单是丢失女儿和女婿的命,恐怕沈家上下都得要问斩。

看沈父不言胖虎一脸的猴急,让灵宝露神通给沈家人瞧瞧,灵宝问露什么神通,胖虎说他们不是帮那个宋河成龙了嘛,让灵宝想法把他叫来,让他起起云,下下雨,再打两个响雷啥的。灵宝摇头他帮宋河成龙了不假,可那宋河是一条龙,不是一条狗,说叫来就叫来。他们的话传进沈父的耳朵,暗忖到我这说得热闹,一提到神通就为难了不是?不再迟疑沈父道:“这位胖公子的话不错,要是公子能露一下神通,鄙人自然就信了,否则,在下怎敢拿全家人的性命去博?”

除开了天目和天耳,灵宝现有的,就是古樟树灵送给他的那个木符,从上次斗苍鹰救白蛇的事看,古樟树的神通倒是很灵。但古樟树灵说的分明,就是在他有难的时候帮他,可现在……灵宝踌躇。看灵宝犯难沈父道:“几位,你们的戏也该收场了,我不怪你们,你们还是离去吧。想吃饭,我沈家有,想要钱,我可以给你们拿一吊。”沈父对他们下起了逐客令。不想被人就这么往外赶,灵宝激昂道:“老伯,既然你执意不肯相信,那在下也没办法,至于你说的露一下神通在下可以一试,不过成与不成我可不敢保证。要是不成,那就是余氏父子的命不该绝,你女儿女婿的冤情不该伸张,我等走就是了。”灵宝说完出了客堂,凤霞和胖虎跟随。

到院中灵宝掏出那个木符,触摸着上面的符文大声地呼喊:“树——灵——安——在——”随着喊声,从木符发出一道绿色的光芒,光芒闪电般地向外传播,传出去很远很远。片晌没有反应,灵宝又喊了两声,两道光芒闪出仍没回应。灵宝失望道:“胖虎,姐,咱们走。”沈父和沈母站在檐下表示不送。走出去不远,地面忽然冒出几条褐色的根须,接着冒出来的是越来越多,就像雨后长出来的竹笋。根须条条都有小孩的手臂粗细,蜿蜒曲动就像是在爬动的灵蛇,只是这“灵蛇”的数目越现越多,眼看就要覆满沈家的屋前,可叹沈家铺设的砖石以及栽种的花草树木,瞬间被掀得一片纷杂。

根须在增多,而且不断在延伸,从四面八方向灵宝他们聚集。众多的根须交织在一起,织成一个厚厚的根须笼子,把灵宝三人罩在里面。凤霞姐弟哪见过这种阵势,黑暗中,一个搂头一个抱腚把灵宝裹得死死的,胖虎带着哭音,问灵宝啥时跟樟树交上了朋友。灵宝答那是几年前的事了,让胖虎别害怕,樟树不久前还帮助过他。

笼子的厚度在加宽,就像不断变大的雪球,要是再这么变大下去,非把沈家的庭院给挤破不可。沈家人丧魂失魄,倒退着朝屋子里躲去,无奈根须的编织速度太快,千百条穿梭舞动着的根须眼看就要封堵住房门。沈父情急之下朝根须笼子里喊:“公子!快停下,我们知晓了!”沈父的话传了进去,感觉差不多了,灵宝手摸符文喊道:“树——灵——请——回——”又是一道绿色的光芒闪出,根须的咔喇声戛然而止,之后,咔咔喇喇的声音再度响起,但根须已不是交织穿插,而是往回收缩分解开来。

根须不见了,灵宝三人重新见到了光明。

树木被折断,花草被掀翻,廊檐被损坏,整个庭院像是经历了一场大的浩劫。沈父和沈母站在那儿失神,沈家的其他人更是一脸的惶然。灵宝不安连声道对不起,招呼凤霞姐弟俩欲离开,沈父从后面叫住他们。沈父近前道:“公子,都是在下的不是,刚才误会了你们。在下这回信了,只要能解脱我女儿和女婿的魂魄,并为他们报仇,这点损失算不得什么。请!请各位再到客堂上去叙话!”至此,灵宝他们正式成为沈家的客人。

4沈家 日 内

端上香茗,作陪的有沈父沈母还有沈红玉的哥哥叫沈达。沈达二十几岁的年纪,身体强壮,他一直为妹妹和妹夫的遭遇不平,要不是他爹娘拦着,早就去找余氏父子报仇。听说灵宝他们要处斩余氏父子,解脱他妹妹和妹夫的魂魄,叫把送信的事交给他去干。沈母担忧她已失去了女儿,现在只剩下这一个儿子,她听说,那余祥跟司马王爷好着呢。灵宝让沈母放心,余祥是司马王爷的心腹不假,但目前有桓玄这个劲敌,司马王爷为了保全他自己,保住他们司马家族的政权,他会舍弃余祥这个罪大恶极的走卒。沈父说既然如此那就事不宜迟,请灵宝赶快撰写书信。笔墨纸砚拿来,灵宝略想了下写道:

 司马王爷,学生江灵宝今去九子山面佛,为我大晋江山和百姓祈福。将至丹阳城时路遇幻象和冤魂,经学生详查,知此幻象和冤魂皆为丹阳太守余祥父子所致。余祥父子在丹阳郡作恶多端,横征暴敛,其子余龙抢男霸女,草菅人命,丹阳郡的百姓无不痛恨切齿。现学生修书王爷,敬请王爷面奏皇帝,请下旨意处斩余祥父子。如王爷念及旧情不肯,学生将祈唤神灵处之。但此举于王爷和朝廷不利,因余祥父子一死丹阳郡无首,而丹阳城乃都城西南门户桓玄必夺,丹阳城一旦有失建康危矣,望王爷权衡。

灵宝的字书写工整,清秀俊逸,沈父看罢连连赞赏:“好字!好字!公子的字体真是卓尔不凡,单凭这手上乘的书法,刚才鄙人断不会怀疑公子的身份和来意。”胖虎撇着大嘴自得,问沈家人这回都信了吧,沈家人连忙说信。灵宝将信封好让沈达即刻快马送往都城,见到司马道子之后,告诉司马道子最晚明天傍晚之前赶到,过时不到他将自行裁决,沈达记下把信揣好。

沈达走后沈家为灵宝他们设宴。

女儿女婿的冤仇就将得报,他们的冤魂也将解脱,沈母在欣慰之余反倒痛哭起来,哭诉女儿女婿的命真是太苦。灵宝安慰他们的女儿女婿一旦解脱,就可以和菱秀一同到幽冥地府里去投胎,届时他的老师会关照他们。沈父问灵宝的老师是谁,灵宝就把三年前他老师谢安受地藏菩萨的指派,借尸还魂,从幽冥地府来到他家教授他学业的事情讲了一遍。沈父感叹这事听上去太奇异,刚才要不是有树灵显圣,打死他都不会相信。

一扫多日来的心霾,沈父将他珍藏了多年的女儿红酒拿了上来,酒坛一开香气扑鼻。沈父说此酒是为沈红玉出嫁之时准备的,如今她不在了,用它来招待各位恩公是再合适不过。

正吃着说着,送灵宝他们来的那个伙计回禀,说现在郡府衙门的军兵和衙役,正满街查找一位从都城来的驸马,那驸马据说是一个年少的胖子。胖虎一向狗肚子盛不住二两香油,二来两碗酒下肚他已有些忘乎所以,嬉笑那个“驸马”就是他自己。看沈家人惊奇,灵宝讲他们来时遇上军兵和衙役收税,有个店家交不出税饷,眼看要有性命之虞,他就让他的这位兄弟冒充一下驸马,这才把那些人给吓走。戏言,纯粹是戏言。沈父说虽是戏言,但官府已注意到此事,为了安全起见,让灵宝他们暂时住在他家。考虑到“驸马”的事已外泄,灵宝认为住在沈家还算稳妥,不为别的,凤霞姐的安全必需得顾及。

5沈家 日 内

在沈家住了一夜,第二天灵宝的右眼皮直跳,吃饭时胖虎的筷子掉到地上,联想到昨天那个伙计说的,灵宝有种不祥的预感。经过考量,灵宝决定今天他和胖虎去郡衙府,让大家记住,不管丹阳城里发生什么事,千万不要出去,直到都城的兵马赶到。大家问为什么,灵宝讲丹阳城的军兵和衙役都在找胖虎,只要他和胖虎一露面,这官家的人也就终止了搜索。如不这样,一旦对方找到这里,那时有危险的就不止是他们哥俩。胖虎懵懂,问官家的人找他做甚?灵宝问昨天是谁在街上装驸马来,胖虎叫屈不是他要装的,是灵宝要那么说的。灵宝承认是他说的,按理,应该他一个人去郡衙府,可是不行,人家要找的是胖虎这个“驸马”,他去了不好使。

胖虎不情愿,可也不好再说什么。

凤霞的心提到嗓子眼,叫他们干脆藏起来,直到等来都城的兵马,灵宝让凤霞放心,他们此番出去有惊无险,今天他和胖虎要大闹郡衙府。受灵宝的感染,胖虎嚷嚷着让沈家人上酒,他要和他哥连干三碗然后去为民做主。

喝过酒,胖虎挺胸昂头地向外走,没走几步脚底发软,问灵宝他们这次出去真的没危险?灵宝这个泄气,心说闹了半天,这胖家伙原来是硬撑着,那三碗酒算是白喝了。灵宝激励胖虎:“兄弟,惊险是有,不过没危险,你想想,越惊险才会越刺激,好男儿就应该在风险中长见识。”胖虎说没危险就好,因为“公主”还在等他,他姐也在等着灵宝,要是他俩这次没命了,那岂不是便宜了别的男人?灵宝讲他的心胸没那么宽广,宽广到把自己喜欢的女人让给其他男人。

6丹阳城街头 日 外

尽管如此,到了街上,胖虎仍脚下发虚心里没底。沿路有不少小乞丐,看灵宝他们衣着体面,像是两个有钱人家的公子,呼啦围上来恳求施舍。为了提振胖虎的底气,灵宝道:“‘驸马’,你看这些个孩子多可怜,咱们是不是给点施舍?”胖虎一听来了兴趣,因为施舍是件露脸的事,他又怎会错失这种机会。衣袖里有半吊铜钱和两个银饼,灵宝把铜钱拿出来全都交给胖虎,望着眼巴巴看他的那些小乞丐,胖虎作为一个施舍者的优越感油然生起,胖手向空中一撒,铜钱散落如同雨点。

小乞丐们就等这一刻,有的跳脚去接,有的俯身去捡,由于争抢过急好几个人的脑袋撞到一起。享受完施舍的快感,抬脚要走却发现走不了了,他们的施舍引来更多的乞丐,其中不乏一些老人和妇女,有的妇女怀里还抱着吃奶的孩子。铜钱没了,剩下的两个银饼不能均给,但灵宝就是灵宝,知道这些人现在最需要的是吃东西果腹,见不远处各有一个包子摊和馒头铺,道:“大家随我来。”好家伙,一百多号乞丐扶老携幼跟在后头。

包子摊和馒头铺的生意不是很好,不是没人吃,是想吃的人没钱买。他们先到包子摊,问摊主他这有多少包子可卖?摊主答只要有人买,随时都可以卖,卖多少都可以。灵宝递上一个银饼问能卖多少,摊主当时就瞪直了眼,他还从没见过有人拿这么大的银饼来买包子。“公子,就是卖……卖一天也卖不完,得两天,不不,三天……”摊主也说不出需要卖几天。灵宝说那就卖一天,只要有人吃就卖,不能停。“哎,好好,不停。”摊主拿着银子发傻,这饼银子,他就是卖上三个月的包子也赚不了,这可是足足的五十两!交代完包子摊的摊主,他们又去了馒头铺,和包子摊一样,让店家卖上一天的馒头。

做完这些,灵宝又在胖虎的耳边低语,胖虎不信地问:“哥,这能行么?别到时候让人说咱耍嘴。”

 “兄弟,哥啥时候骗过你?你就照我说的话去做好了。”

想想自打和灵宝哥相识他的种种神异,胖虎不再犹豫,举着一只胖手朝乞丐们喊道:“哎,大家静一静,本公子我有话要说。”已出屉的包子和馒头早被手快的人给抢走,转瞬间就进了肚子,没抢到的人只好耐心地往下等。见恩人有话要讲,大家闲着也是闲着,乞丐们直直地看着胖虎。为了拔高自己,胖虎寻块石头踩了上去,放开嗓门喊:“请问大家,你们知道我是谁吗?”乞丐们你看我,我看你,心说我们头一次见你,我们怎么会知道你是谁,我们就知道你是一个胖子。对了,从昨天开始,官府一直在找一个年少的胖子,已经抓走了不少的人。

看大家都翘首期待胖虎自得:“大家听好了,本人我是当朝未来的驸马,皇帝,那是俺的老丈人。我这次出来就是受到皇帝的指派,看看百姓们是不是在吃苦,没想到还真的是吃苦,我这心……我这心痛啊!”胖虎使劲想挤出几滴泪来,可惜没有,于是接着喊道:“不过大家放心,临来的时候,皇帝让我做主,说千万不能让百姓们饿着,官府都得听我的。所以本驸马决定,从明个起,让官府打开仓门给大家发粮食,让大家今后都能吃饱,大家就等着明天分米粮吧。”

 很失望,也很懊恼,乞丐们没发出胖虎想象的那种叫喊,只是用不信的眼神看着他,就在胖虎不知所以,人群中有人喊:“驸马爷,你说的是真的吗?”胖虎松了口气,胖脸显出不快道:“这是什么话,当然是真的了,你们还不信是咋的?我问你,刚才那银子是不是真的?我要是骗你们的话,那何必给你们买包子吃,对了,还有馒头。”

乞丐们纷纷议论:

“嗯,像是真的,要不出手能那么多大方?”

“应该是驸马,别人,谁能吃成那么胖。”

“皇帝干嘛选一个胖子当女婿,朝廷难道没人了?我看旁边的那个就挺好。”

“胖咋了?你想胖还胖不起来呢,看你那副瘦猴样,一看就是吃糠咽菜的脑袋。”

…………

灵宝之所以让胖虎这么讲,是因为他清楚,用不了多久,整个丹阳城内挨饿的百姓就会集中到这儿,而开仓放粮是唯一解决问题的办法。看差不多了,灵宝拽拽胖虎:“驸马爷,咱们走吧,你不是还要和郡守大人商量放粮食的事么?”胖虎对乞丐们的议论不满,一边走一边嘟囔:“啥人,给他们买吃的,还答应给他们放粮食,终了连句感激的话都没有,白瞎了那两饼银子。”灵宝劝胖虎,施恩不图报,与人不追悔,这才是一个修行之人的根本。

由于对丹阳城内的路径不熟悉,本想按昨天的路去郡衙府,哪知走着走着,他们走进一条看似奢华的巷子里。这里房屋高大,粉墙黛瓦,门口挂着红纱灯笼。灵宝没吃过猪肉但见过猪跑,知道这条街巷就是人们所说的秦楼楚馆,也就是妓院。胖虎不知道,见这里和别的地方不一样,问这里是干什么的,灵宝说是妓院。胖虎又问妓院是干啥的?灵宝敷衍这妓院嘛,就是男人探知女人身体秘密的地方。

“哥,这女人的身体都有啥秘密?”

“兄弟,哥不是过来人,也从没逛过这种地方,不知道女人的身体都有啥秘密。不过哥知道,要是你逛了这种地方,就知道女人为啥都蹲着小解。”

“哦,是这样。”

胖虎知道女人都蹲着小解,但对女人蹲着小解的原因不甚明了,用力去想,眼前浮出“公主”蹲着的样子,不过这个“公主”的样子很模糊,完全出自他的臆想。

7客笑楼 日 外

走到一处叫“客笑楼”的跟前,门口有个把门的龟奴迎住他们:“哟,二位好雅兴,一大早就出来消遣。里面请,我们这的女子那可是一个比一个漂亮,见了保您二位满意。”龟奴边说边把离他最近的胖虎往里扯。不知是对女人蹲着小解的原由感兴趣,还是想知道女人的身体都有啥秘密,反正胖虎不争气地往里走。灵宝摇了一下首,觉得让他的这个胖兄弟长下见识也好,免得这般年龄了,还以为他身下的那个子孙根只是用来撒尿。

一路池塘石景,回廊复道,双层的高楼气势恢宏。

妓院不同于其他行业,主要是晚上最红火。一夜的纵欲人们都很乏困,院子里很静,只有一两个头发散乱出恭的妓女,露着身前的一抹酥胸,硬是打灵宝他们的身旁走过。

8客笑楼 日 内

进得主楼,一张矮椅上窝着一个徐娘半老风姿犹存的女子,龟奴上前唤道:“梅姨,有主顾上门。”被唤作梅姨的女人微睁开眼,突然,眼睛一下睁得大大的,目不转睛地看着灵宝。凭心而论,灵宝是自打她操持皮肉生意以来,遇到的最英姿潇洒的一位,这样的公子,无论是作为鸨母的她还是那些个妓女,就是倒贴都肯愿意。

媚眼如丝,柔情似水,梅姨起身招呼道:“哟!二位公子,怎么一大早上门,真是稀客。说吧,二位都喜欢什么样的女子,我们这有身材苗条的,体态丰满的,模样迷人的,还有娇吟清纯的,你们想要什么样的都有……”灵宝“嗤”地笑了下,暗说清纯二字居然用到这种地方,简直就是对这两个字的一种亵渎,搪塞道:“老板娘,我们没打算要女人,是你的人把我这个兄弟给拽进来的。我这兄弟还不谙这男女之事,他把这儿当成了吃饭的地方,所以就跟了进来。”

梅姨的笑容一下子收敛:“不懂没关系,到了这儿一会儿就懂了,我们这儿的女子,个个身法娴熟,温柔体贴,全身上下都有活计,你这位兄弟就擎好吧。至于想吃饭,那就更容易了,咱们这儿可是名师主灶……”灵宝打断她的话道:“老板娘,饭我们已经用过,我这个兄弟不过是想见识一下,看看这风月场所到底是怎么回事。考虑到您这儿的姐妹们还在睡觉,我们就不打扰了,待夜色降临时我们再来。”

梅姨变了脸,心道你们把这儿当什么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一点银钱不留就想逛一圈儿走人,你当你们这是在逛庙呢。“走可以,但是得留下入门钱,这地方你们不能想来就来。”说完命那个龟奴道:“黄三,你去叫人,再把夜宿到这的赵捕头和刘捕快给喊来,就说这有两个小子吃白食。”黄三答应一声朝楼上跑去。

怕什么来什么,灵宝说再来是假的,况且他们身上已经没钱了,都施舍给了乞丐。但灵宝毫无惧意,因为他们今天出来就是找事,找事的对象是郡衙府,又怎么会惧怕一家风月场所。“哈哈哈哈!”灵宝一阵大笑,见旁边有张矮椅坐了上去,轻蔑的眼神看着梅姨道:“老鸨子,本公子倒要看看,你这风月场地到底有何背景。”随后指着另张矮椅对胖虎道:“驸马,你也坐。”看黄三去喊人胖虎的心正七上八下,听灵宝叫他驸马这才回过味儿,心说对啊,我是驸马我怕谁?也神气十足坐到了椅子上。

“驸马?谁是驸马?”梅姨自觉她没听错,可她怎么都不信,这皇帝的女婿怎么会到这来?噢,对了,是自家人把人给拽进来的。遭了!遭了!万一对方要真是驸马,那自己……梅姨不敢再想下去。胖虎说驸马当然是他了,问这的人也太霸道了,怎么动不动就抓人,还有没有王法了?胖虎努力摆出一副贵胄子弟的派头。

“你真是驸马?”对眼前这个年纪不大一身胖肉的公子,梅姨不知是信还是不信,要是真的,那她可吃罪不起;要是假的,哼,梅姨发誓要一刀刀割下这个冒牌驸马的肥肉。灵宝看透梅姨的心思,道:“老鸨子,真的也好,假的也罢,待会儿到了官府的大堂一问就知。你刚才说这里有两个官差,正好我们二人有点迷路,就让他们带我们去郡衙府,我们要见余祥余大人。”

听灵宝对余祥直呼其名,梅姨料想大概假不了,谄媚道:“哟!看公子说的,这事还能假的了,谁不知道冒充驸马那可是要杀头的。二位公子,今天的事还请您们多包涵,怪奴家眼拙,没看出二位原来是皇帝身边的人,有什么需要,请二位公子吩咐就是……”梅姨这边紧赔不是,那边黄三领着几个打手和两个官差出来,一边走一边骂:“哪来的小王八蛋,敢到这来吃白食,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梅姨的魂都要吓出来,快步迎上去道:“别骂了,别骂了,原来这二位是都城来的,其中一位还是驸马,大家千万不可动武。赵捕头,刘捕快,这两位贵客迷路了,要赶去见郡守大人,麻烦你们给带下路吧。”

9郡衙府 日 内

原来,灵宝他们到了沈家后不久,那几个军兵和衙役一想这事不可小视,赶紧打发一个人去向余祥报告。余祥听后吃惊不已,什么?朝廷来人了,而且来的还是当朝的一位未来的驸马。他们来做什么,是朝廷对我的某些行为产生了不满?余祥绞尽脑汁地想,也想不出这位未来的“驸马”是朝中哪位大臣的公子。最后,余祥派出人去,让他们务必把这位未来的“驸马”给找到,因为一旦找到就什么都弄清楚。

10丹阳城街头 日 外

派出去的人寻遍街路,也没发现灵宝等人的踪迹,只好回去向余祥复命。余祥骂手下的人是饭桶,这么多人出去连个胖子都发现不了,让手下的人去搜查客栈,尤其是那些规模大档次高的客栈,因为“驸马爷”是不会住那些档次差的地方。余祥的这个想法还就对了,悦来客栈规模大档次高,离着郡府衙门又近,手下的人很快就从那儿打听到了灵宝三人的下落。

11悦来客栈 日 内

客栈掌柜起初还为他们遮掩,一个伙计嘴快,说客栈确实住进来这样三位,其中一个就是胖子,又说这三人不都是男子,还有一个极俊的女子,她是改了装扮出去的。

12郡衙府 日 内

手下人向余祥报告,余祥让人在悦来客栈蹲守,一旦发现马上回报,同时让其他的人继续在大街上寻找。赵捕头和刘捕快寻了半天没有,最后疲惫地来到客笑楼,打算放松一下第二天接着再找,没想到第二天一早就给他们碰上。

13客笑楼 日 内

正怪有人搅了他们的好梦,梅姨的一番话把他们给说乐,驸马?我们可是正在找驸马,要是再找不到,他们的屁股就得挨打,郡守大人的心黑手辣哪个不晓得。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为此赵捕头和刘捕快焉能不乐?“卑职拜见二位大人!”赵捕头和刘捕快平时见了余祥都怕得要死,何况眼前这二位是从都城来的,其中一位还是未来的驸马,两位官差上前单膝跪地施礼。灵宝让赵捕头和刘捕快起来,说他们有要事要见余祥大人,因不熟悉道路,所以误入到这里,让赵捕头和刘捕快引路,带他们到郡府衙门去。

他们这一闹,把客笑楼的一些妓女们给吵醒,一时间,大堂内是翠翠红红莺莺燕燕,展现出一个色彩缤纷的风月世界。妓女们品头论足目光热辣,惊羡那个身形飘逸、英姿俊朗的年少公子,不就是自己多少次幻想过的那种男人,不,他比幻想中的还要好!听说他们中的一个是驸马,是那个英俊的公子吗?不,听说好像是那个胖子,那个胖子也好好可爱!妓女们乳波臀浪,搔首弄姿,看得胖虎直咧着大嘴。灵宝暗道不好,担心胖虎再看下去会乐不思蜀,扯着他朝梅姨告辞:“老鸨子,今天的事讨扰了。”

“哎哟!这位大人,干嘛老叫奴家老鸨子,难听死了!人家叫梅姨嘛!”

“好,梅姨,咱们后会有期。”

“哎哎,后会有期,大人,忙完公事您们可得来呀!不收您们一文。”

灵宝怎么都没想到,他的一句“后会有期”真的应验,应验的让他十分尴尬。

14郡衙府 日 内

郡衙府的大门有军兵把守,有两个捕快带路,灵宝他们自然不会受阻。进了大门往里,直接面对的是郡守衙门的大堂,大堂威严整肃,两边立着写有“肃静”、“回避”等木牌,以及震慑和审问人犯的十八般兵器和男女各异的刑具,再往里,公案上放着文房四宝以及下令抓人、动刑的火签和令箭。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telescript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