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电视剧本创作室 | 招聘求职 |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保险公司娱乐演出感人剧本《雷锋
家政公司年会娱乐爆笑小品《保姆
公司娱乐演出搞笑剧本《有房才有
银行信用卡用卡安全宣传搞笑相声
关于宣传党的好政策小品,歌颂党的
宣传禁毒防艾音乐剧剧本(后悔的眼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宣传禁毒防艾音乐剧剧本(后 12-18
公司圣诞年会搞笑小品剧本 12-17
正能量医学类年会小品剧本 12-15
司法基层音乐剧剧本《司法 12-14
春节回家买票难小品,火车站 12-13
正能量的医患小品剧本(你健 12-12
有关医院年会感人情景剧剧 12-11
邮政局音乐剧,邮电局音乐剧 12-10
最新最幽默最合适年会表演 12-8
业主收楼时和交房售楼员之 12-6
银行扶贫贷款小品,金融扶贫 12-4
公司员工出国工作音乐剧剧 12-3
物流管理小品剧本,物流那些 11-30
防控禽流感小品剧本(预防禽 11-29
反应公司员工长期在外国工 11-27
急诊室医生拒收红包小品,急 11-26
关于食堂的情景剧表演,食堂 11-24
最适合企业公司年会会计财 11-22
最搞笑的相亲小品(全城热恋 11-21
中国古风舞台音乐剧剧本(还 11-19
铁路工务段两学一做小品剧 11-18
公司晚会简单小品剧本(员工 11-17
铁路行业员工年会小品剧本 11-14
适合公司企业年会的幽默小 11-12
元旦小品剧本,元旦搞笑小品 11-9
乡镇干部与村民音乐剧剧本 11-8
酒店各部门员工提高服务素 11-6
基督教搞笑小品,基督教幽默 11-5
健康管理与全科医生小品(一 11-2
创建文明卫生城市小品,创建 11-1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电视剧本 > 其他电视剧本 > 30集电视连续剧文学剧本(大兵闯非洲)第三集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电视剧本-其他电视剧本   会员:xiaopinjuben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8/10/12 16:13:44     最新修改:2018/10/12 16:13:44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30集电视连续剧文学剧本(大兵闯非洲)第三集
作者:吴继璋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视剧本、电视栏目短剧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30集电视连续剧文学剧本
大兵闯非洲
 
第三集
人物(出场顺序)
 
孟虎:男,20岁,复员兵
郭睿:男,21岁,复员兵
田帆:男,22岁,复员兵
玛迪娜(Madina):女,18岁,坦桑尼亚留学生
恰玛(Chama):男,50岁,玛迪娜父亲
马塔尔(Matar):男,30岁,恰玛司机
塔比姆(Tabim):男,28岁,恰玛出租房佣人
金薇:女,21岁,郭睿同学
林峰:男,22岁,郭睿同学
唐宝华:男,38岁,华商
老许:男,52岁,华商
孟虎妈:女,45岁
田帆妈:女,44岁
郭睿妈:女,45岁
 
 
 
1、恰玛出租房-田帆房间    (夜、内)
田帆领着郭睿、孟虎来到自己房间:“来来来,都来看看。”
孟虎:“看啥呀?”
田帆打开拉杆箱:“明天准备送给恰玛先生的见面礼。”
二人一愣:“见面礼?”
拉杆箱被打开:五颜六色、琳琅满目,全都是小礼品……
田帆拿出一个华为手机盒:“这是特意为恰玛先生准备的华为超长待机的NOVA3 旗舰新品,2400万海报级自拍,高清四摄 AI实力派。3D人像动态光效,暗光拍照也清晰。”
郭睿接过手机:“不错,不错。”
田帆取出一盒风油精,一盒清凉油:“虎子,拿着。”
孟虎:“这……这不是老虎油吗?有啥稀罕。”
田帆:“别看风油精和清凉油这两款产品在咱中国不稀罕,可到了非洲,就变成神仙油了。它的功效多多,可以驱蚊虫、消肿痛、对跌打损伤、烧伤都有很好的止痛消炎作用。还有……”接着又拿出其它礼品:“这些是专门给恰玛夫人准备的。两面针牙膏、老干妈、老鸭汤料、番茄酱、黑胡椒、意大利面条……最具中国特色的,是这个中国结。”
郭睿:“哇,这么多,可以开个迷你小超市了。”
田帆:“非洲人讲究礼节,咱们中国讲究礼尚往来。这是初次见面,要是以后有机会,我还准备送恰玛先生一台凤凰牌自行车,一台蝴蝶牌缝纫机呢。”
孟虎:“班长,这都是谁教你的?”
田帆:“忘了,我老爸可是个老外贸,几乎走遍了全世界,啥都知道。”
 
2、恰玛出租房-郭睿    (夜、内)
郭睿用手机在与同学微信视频。
金薇:“哎,郭睿,你们在非洲咋样啊?同学们可惦记你们了。”
郭睿:“大家放心吧,们在这一切都顺利。哎,给你们看看我住的豪宅呗。”拿手机四处摄像:“咋样?震撼不?”
林峰:“郭子,别忘了帮我看看非洲的工艺品,网店等着开张呢。”
郭睿:“忘不了。”
 
3、恰玛出租房-田帆     (夜、内)
田帆用手机在与国内家人微信聊天。
田帆:“妈,你们二老身体怎么样?”
田帆妈:“我们都挺好的。”
田帆:“老爸呢?”
田帆妈:“他呀,又带团跑欧洲谈判去了。”
田帆:“妈,你一个人在家,一定要注意身体。我把今天拍的照片给你发过去。”
 
4、恰玛出租房-孟虎     (夜、内)
孟虎:“妈,爸呢?”
孟虎妈:“他今天去矿上了,明天回来。你咋样啊?”
孟虎:“能咋样?一个字:好呗。”
孟虎妈:“这傻孩子……”
 
5、恰马出租房-庭院            (晨、外)
    初生的阳光撒向宁静的庭院。
    菩提树下,塔比姆在挪动餐桌,打扫着卫生。
 
    6、坦桑尼亚茶叶公司-大门外     (日、外)
    玛迪娜等在坦桑尼亚茶叶公司办公楼的门前。
    马塔尔开车带着田帆、郭睿、孟虎来到公司门前。
    玛迪娜迎上:“提前5分钟到达。”
    田帆:“军人嘛,时间是第一生命。”
    孟虎:“那还有啥说的,咱中国人历来都是守时的。”
    郭睿着用手机拍照。
    玛迪娜:“恰玛先生在办公室等你们。”
    田帆:“走吧。”
    孟虎:“哎,玛迪娜,恰玛先生要跟我们谈什么?提前透露点呗。”
    玛迪娜:“当然是工作了。”
    孟虎:“工作?”
    四人鱼贯而入。
 
    7坦桑尼亚茶叶公司-恰玛办公室     (日、内)
    异国风情的办公室,宽敞而明亮。
    恰玛身着职业西装,起身迎接:“welcome(英语:欢迎)”
    田帆:“Asante sana(斯语:非常感谢)”
    恰玛:“Sit down, please(英语:请坐)”
    田帆三人依次坐在面对恰玛办公桌的客席一侧;玛迪娜坐在另一侧。
    恰玛看了看大家:“Did you have a good time yesterday?(英语:昨天过的还
愉快吗)”
    田帆:“Thank you. Very happy.(英语:谢谢,非常愉快)”
    恰玛:“What drinks would you like to drink? Coffee, tea(英语:你们想喝点什
么饮料?咖啡、茶)”
    田帆:“Coffee”
    恰玛按住桌上的呼唤钮:“Vikombe vinne vya kahawa(斯语:四杯咖啡)”
环视了一下自己的办公室,感慨的:“Kutokana na uhuru wa Tanganyika mwaka
1962, ofisi yake bado ni mara ya kwanza kupokea marafiki wa Kichina.”
    玛迪娜:“恰玛先生说,从1962年坦噶尼喀独立到现在,他这个办公室还是
第一次接待中国朋友。”
    三人皆大震惊。
田帆:“我们今天真是太荣幸了。为了表达敬意,我们特意从中国为恰玛
先生和夫人带来一些中国小礼品,希望恰玛先生能喜欢。”
玛迪娜:“Wanataka kukupa zawadi”
恰玛:“Asante sana”
田帆从旅行包里逐一取出礼品:“这是特意为恰玛先生准备的华为新型手
机……这是送给恰玛夫的牙膏、老干妈、老鸭汤料、番茄酱、黑胡椒、意大利面条……还有最具中国特色的中国结。”
    玛迪娜逐一翻译给恰玛。
    恰玛满脸笑容的接受着来自的中国礼品——办公桌几乎堆满了。
玛迪娜:“哇,太丰富了,谢谢你们。”
田帆:“玛迪娜,还有特意为你准备的呢。”
玛迪娜诧异的:“我?”
孟虎:“是班长特意为你挑选的。”
田帆拿出一只精美盒子,打开是两副金色和红色的假发。
玛迪娜几乎惊叫起来:“哇,我太喜欢了,太喜欢了。我早就想有这样的假
发,可是学习时间太紧张,就……”
田帆:“还有一套中国名牌护肤品。”
玛迪娜礼貌的屈膝,接受了礼品。
恰玛笑了:“Natumaini tunaweza kuwa marafiki, ofisi hii inakubaribisha wakati
wowote.”
玛迪娜:“恰玛先生希望能和你们成为朋友,这个办公室随时欢迎你们。”
田帆:“我们也希望能和恰玛先生成为全天候的朋友。”
玛迪娜:“Pia tuna matumaini kuwa rafiki wa hali ya hewa na Mheshimiwa
Chama.”
    恰玛:“Ikiwa unataka kufanikiwa katika Afrika, lazima kwanza iwe marafiki na wenyeji.”
玛迪娜:“恰玛先生说,在非洲要想做成功,首先要和当地人做朋友。”
三人赞同的点点头。
恰玛:“Mnamo mwaka 2013, viongozi wa juu wa China walitembelea
Tanzania, ambayo ilifanya urafiki kati ya watu wetu wawili karibu na miradi ya ushirikiano zaidi.”
玛迪娜:“2013年,中国最高领导人访问坦桑尼亚,使得我们两国人民之间
的友谊更亲密了,合作项目也更多了。”
恰玛:“Nakumbuka wazi sana, Sentensi ya kwanza alisema ni habari ya Kiswahili.”
玛迪娜:“恰玛先生清楚的记得,他说的第一句话是斯瓦希里语的大家好。”
恰玛:“Sentensi ya mwisho ni Asanteni sana
玛迪娜:“最后一句话是谢谢大家”
    三人情不自禁的鼓起掌来。
    恰玛:“Kuna hukumu nyingine, mimi kamwe kusahau”
    玛迪娜:“还有一句话,我永远不会忘记。”
    恰玛:“Uendelezaji wa China hauwezi kutenganishwa na ulimwengu na hauwezi
kutenganishwa kutoka Afrika.Mafanikio na utulivu wa dunia na Afrika pia huhitaji
China.”
    玛迪娜:“中国的发展离不开世界、离不开非洲,世界和非洲的繁荣稳定也
需要中国。”
    三人再次鼓掌。
    公司职员为大家送来咖啡。
    恰玛:“Hivi karibuni, Congress iliidhinisha malengo ya maendeleo ya TIC ya
Tanzania mwaka 2020”
    玛迪娜:“恰玛先生说,最近,国会批准了TIC关于坦桑尼亚2020年发展目
标。”解释道:“这个TIC,就是坦桑尼亚投资中心。”
    恰玛:“Tanzania itafungua mafuta ya dunia, gesi ya asili, nguvu za umeme,
viwanda vya viwanda na ujenzi wa miundombinu na uwekezaji wa jumla ya zaidi ya
$ 14.1 bilioni”
    玛迪娜:“坦桑尼亚将要向世界开放石油、天然气,地热发电,工业制造业
和基础设施建设,总投资超过141亿美元。”
    三人急忙记录在笔记本上。
    恰玛:“Wewe ni kampuni ya faragha, na anatumaini kuwa kwa njia ya utangazaji
wako, kampuni nyingi za Kichina zinaweza kuwekeza Tanzania.”
    玛迪娜:“恰玛先生知道你们是私营企业,他希望能通过你们的宣传,让更
多的中国企业能到坦桑尼亚投资。”
    恰玛:“Tanzania inakaribisha China”
    玛迪娜:“坦桑尼亚欢迎中国。”
    田帆:“谢谢恰玛先生的信任,我们一定会努力的。”
    玛迪娜:“Asante Mheshimiwa Chama kwa uaminifu wako, tutafanya kazi kwa
bidii.”
    恰玛:“Ongea juu ya biashara gani unayofanya Tanzania.”
    玛迪娜:“恰玛先生想知道,你们准备在坦桑尼亚做什么生意?”
    三个人相互对视了一下。
田帆:“我们……”
恰玛似乎看出了端倪:“Haijalishi, sema tu”
玛迪娜:“没关系,随便说。”
恰玛左手放在胸口,真诚的:“Mimi niko tayari kukusaidia.”
玛迪娜:“恰玛先生愿意帮助你们。”
田帆迟疑了一下:“请转告恰玛先生,虽然我们预先设定了几个项目,但是
还没有经过实地深入调查,所以……暂时还拿不出一个准确的项目来。”
玛迪娜:“Hao tayari”
恰玛:“Raslimali muhimu za Tanzania ziko mikononi mwa Wayahudi. Kuna
mambo machache katika nchi hii isipokuwa sisali, pamba na kamba.”
玛迪娜:“恰玛先生说,目前,坦桑尼亚的贵重资源都掌握在西方人手里,
本国除了剑麻、棉花、丁香以外,几乎没有什么特产。”
    恰玛:“Haijalishi, unaweza kuwa na utafiti mzuri katika nchi hii nzuri.”
玛迪娜:“没有关系,你们可以在这个美丽的国家好好的考察。”
田帆:“请恰玛先生放心,我们一定会在这个美丽的国家好好考察的。”
玛迪娜:“Wataangalia vizuri”
恰玛:“Wewe Kichina unahusika katika sekta za chini na mwisho wa kati nchini Tanzania, na kuna wengi wa mwisho”
玛迪娜:“恰玛先生说,你们中国人在坦桑尼亚基本都是从事中低端行业的多,高端的少。”
恰玛:“Ushindani kati ya matembezi yote ya maisha ni hasa kwa sababu wewe Kichina hujipigana wenyewe.”
玛迪娜:“各行各业的竞争主要是你们中国人自己在竞争。”
田帆:“谢谢恰玛先生的指教。”
玛迪娜:“Asante.”
恰玛:“Natumaini wewe kama nchi hii.”
玛迪娜:“恰玛先生希望你们喜欢这个国家。”
田帆:“Asanteni sana”
    恰玛:“Ninaweza kukupa habari kuhusu bidhaa ambazo nchi inahimiza kuuza
nje. Natumaini kuwa naweza kukusaidia.”
    玛迪娜:“恰玛先生愿意给你们提供一些国家鼓励出口的商品资料,希望能
帮助到你们。”
    恰玛:“Bila shaka, pia kunaagizwa”
    玛迪娜:“当然还有进口的。”
    恰玛:“Ninaenda nyumbani kwa siku chache, na unaweza kwenda pamoja.”
    玛迪娜:“恰玛先生过几天要回家乡,他希望你们也能一起去。”
    三人几乎同时点头:“一定,一定。”
 
    7、汽车里     (日、内)
    马塔尔驾驶着汽车在行进中。
郭睿:“班长,这可是一堂名副其实的外交实践课呀。”
    孟虎:“关键是那个恰玛,有模有样的,绝对是大干部才能具备的气派,一
个字:酷。”
    郭睿:“别忘了,人家可是国会议员。”
孟虎:“哎,班长,你今天跟恰玛谈话,咋不用语言翻译软件?”
田帆:“有玛迪娜在场做直译,不用翻译软件是对她最起码的尊重。”
孟虎一吐舌头。
郭睿:“外交无小事,处处要注意。懂了吧?”
孟虎:“班长,那你刚才在会上咋不把咱们的计划都告诉他呢,也好让这个
国会议员给咱们号号脉,把把关嘛。”
郭睿:“对呀,我也想到这个问题了。”
田帆:“你们没看出来吗?恰玛先生考虑问题,都是着眼于坦桑尼亚国家经济发展的大盘,动辄几十亿,上百亿的大项目,可咱们呢?能把那些小打小闹,还没成熟的项目摆在桌面上?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等咱们自己彻底摸透一个项目的来龙去脉,才能拿到台面上讨论。”
孟虎:“那咱么怎么办?”
田帆:“按照原来计划,继续调查。”
郭睿:“对了,班长,恰玛要带咱们回他的老家,去吗?”
田帆:“当然去,这是一次接触最基层坦桑人民的绝好机会。”
郭睿打开手机的用翻译软件:“马塔尔……你知道恰玛的老家?”
软件:“Najua chama Nyumbani?”
马塔尔一惊,回头道:“Najua(斯语:知道)”
郭睿:“在什么地方?”
软件:“Wapi?”
马塔尔:“Lushoto”
郭睿:“卢肖头?”
马塔尔点点头。
孟虎:“快,查地图”
 
    8、恰玛出租房-客厅     (日、内)
    塔比姆为主人端来茶水。
郭睿依然用翻译软件:“塔比姆,你和马塔尔都是恰玛家乡的?”
软件:“Tabim, wewe na Matar ni mji wa Chama.”
    塔比姆:“Yes, Sisi ni babu”
软件:“我们是一个祖父。”
    郭睿:“Babu?”
塔比姆用手比划着:“Baba, Baba(斯语:爸爸的爸爸)”
塔比姆突然捂嘴咳簌。
郭睿:“塔比姆,”对着手机:“你怎么了?”
软件:“Nini kilichotokea?”
塔比姆:“Homa, huenda ikawa na malaria”
软件:“发烧,可能有疟疾。”
郭睿:“疟疾?哦……”他站起身:“你等着。”
软件:“Unasubiri”
郭睿正要回自己房间,迎面碰上田帆。
田帆:“急急忙忙的,怎么了,这是?”
郭睿:“塔比姆好像打摆子了,我去给他拿药。”
田帆关切的:“塔比姆,you are sick?What disease(英语:患病了?什么病)”
塔比姆表情有些痛苦:“malaria”
田帆:“malaria ?Is this often the case?(英语:疟疾?这种情况经常发生吗?)”
塔比姆点点头:“We Africans are most afraid of malaria, and many people will die.(英语:我们非洲人最害怕疟疾了,会死去很多人)”
田帆:“No medicine?(英语:没有药吗)”
塔比姆双手一摊:“The price is very expensive(英语:价钱很贵)”
郭睿走来,手里拿着一盒科泰新:“塔比姆,给。”
塔比姆如获至宝,双手接过科泰新:“Asante sana,Asante sana. Ketaixin,Najua hii ni dawa za Kichina.(英语:谢谢,科泰新,我知道这是中国药)”
田帆:“you know?(英语:你知道)”
塔比姆点点头:“This medicine has been in Africa for more than 30 years. Very popular(英语:这个药在我们非洲已经有30多年了,非常受欢迎)”
郭睿伸手比划着:“快吃吧,首次两片。”
田帆看着塔比姆兴奋的样子,一拍脑门:“哎呀,我怎么没想到?”
郭睿:“想什么?”
田帆朝房间喊道:“虎子,快,出来!有重要信息。”
孟虎急忙跑来:“咋了?班长。”
田帆:“来,大家都坐下。”等三人在沙发上坐定:“还记得出国体检吧?”
两人点点头:“体检?”
田帆:“当时,检验检疫局非要咱们每人买两盒科泰新,虎子还为这事,跟人家大吵大闹,说是强买强卖,对吧?”
孟虎:“班长,我不是都……向人家道歉了嘛。”
田帆:“现在的问题,不是道歉不道歉,而是这科泰新为咱们指明了一个不可多得的商机。”
孟虎:“商机?”
郭睿恍然大悟:“我明白了,卖科泰新。”
田帆:“也许不光是科泰新,包括当地需要的各种药品。”
孟虎:“班长,咱们计划里有这项啊。”
田帆:“说打就干,马上出发,考察药店。”
孟虎、郭睿二人:“是。”
 
9、过渡镜头
车轮滚动;脚步急促……
三人走出当地一个药店,又跑进另一家药店。(Duka la dawa 斯语:药店)
车轮滚动;脚步急促……
三人在药店,边查看药品,边与商家谈着,边用笔记本记录。
 
    10、恰玛出租房-客厅    (日、内)
    三人守着电脑笔记本,查找着药品资料。
    孟虎拿着小本子:“阿司匹林片,30片装,25000先令。”
郭睿边看电脑,边按着计算机:“阿司匹林肠溶片……25000先令除以330汇率,再除以本钱15元……5倍!”
孟虎:“带劲!再来,红霉素软膏……3000先令。”
郭睿:“红霉素软膏……3000除以330汇率,再除以本钱1.5元……哇,6倍利润!……包装量是……10克。”
孟虎:“不对,不对,坦桑是25克。”
郭睿:“那再减去……唉,怎么也是3倍以上利润。”
    孟虎吃力的:“还有……”
    田帆:“不用再找了,形势已经基本明确了。”
    孟虎:“啥形势?”
    田帆:“药品的生意可做,而且可以做大。”
    郭睿从电脑上抬起头:“班长,药品的利润空间这么大,怎么会没有中国人
做呀?”
    田帆摇摇头:“不会没人做,只是咱们不知道……”
    孟虎:“那咱们……”
    田帆:“俗话说:七次量衣一次裁。没有深入调查,是不能做出正确结论的。”
郭睿:“班长,你说怎么调查吧。”
田帆:“明察暗访,找当地中国人的老坦桑。”
郭睿:“唐宝华?”
田帆点点头,对郭睿说:“咱们兵分两路,你跟虎子在家把这些药品的
资料详细的整理出来,然后发到我手机上。”拿起手机:“我去约唐宝华见面。”
   
    11、海滨餐厅    (夜、外)
    田帆坐在餐桌旁,面对大海,等着唐宝华。
    唐宝华换了一身具有明显非洲特色的休闲装出现在田帆身后:“嗨。”
    田帆转身站起,礼貌的:“嗨。”
    唐宝华在田帆对面坐下来:“坐坐,怎么样,刚到坦桑,还适应吗?”
    田帆:“我觉得这里的气候,跟我们守备的菊花岛差不多。”
    唐宝华敏感的:“守备?……你是当兵的?”
    田帆点点头。
    唐宝华:“那那两个兄弟……”
田帆:“我们是一个连队的。”
唐宝华:“怪不得呢,一看你们的气质就跟别人不一样。”
田帆:“我们今年刚退伍,免不了还有军人的直爽和傻气。”
唐宝华:“哎呀,我这辈子最想当兵了,可惜不行啊,身子骨太薄。”
田帆:“你在国外不也挺好的嘛。”
唐宝华:“唉,混饭吃呗。对了,忘记问您尊姓大名?”
田帆:“我姓田,田帆。”
唐宝华伸手:“幸会,幸会,田先生。今天我请你喝酒,但不知田先生喜欢
喝什么牌子的啤酒?……德克拉?喜力?凯撒?”
田帆:“……就喝当地的吧。”
唐宝华向服务员招手:“Bia, chupa nne, Kilimanjaro(斯语:啤酒四瓶,乞力
马扎罗)”
田帆:“不好意思让你破费。”
唐宝华:“这说哪儿去了,相逢就是缘分嘛,更何况是在非洲。”取出烟盒,
递给田帆:“田先生……”
田帆摇头谢绝。
唐宝华:“还是当兵的好,严格自律,毫无恶习。”吸了一口香烟:“不知田
先生今天找我,有何贵干?”
    田帆:“对不起,我有件事,想向你请教。”
    唐宝华:“不敢,不敢,请教不敢,共同商榷,共同商榷。”
    田帆:“那我就开门见山了。”
唐宝华:“请讲。”
田帆清了清嗓子:“今天我们考察了几家当地的药店……”
服务生打断田帆的讲话,送来啤酒。
唐宝华:“Zote funguwa(斯语:全部都打开)”
服务生打开啤酒,给客人满上,退下。
唐宝华:“刚才你说……”
田帆:“今天我们考察了几家药店,发现这儿的药品价格,跟国内有很大的
差价……”
唐宝华笑了:“我明白了,是不是看中药品这块大蛋糕了。”
田帆:“可是我们不知道,这里有多少中国人在做这个生意?”
唐宝华指点着:“前敌侦察,前敌侦察。好哇,我就佩服你们这样的,办事
有章程,有脑力,不摸清敌情,绝不开火。”
田帆谦虚的:“我们初来乍到,有些事真的要请你们这些老坦桑指点。”
唐宝华:“不敢,不敢。指点谈不上,要是我唐宝华能为你们提示一些商圈
里的小秘密,也算为同胞尽了一份心意。”叹口气:“唉,现在的生意远不如从前喽,市场逐渐成熟了,有些产品甚至已经饱和了,野蛮生长加高利润的时代一去不复返喽。”
    田帆:“是啊。”
    唐宝华:“来,走一个。”
田帆举杯:“谢谢。”
唐宝华:“田先生,不瞒你说,卖药确实是个好生意。常言道:十个劫道的,不如一个卖药的。更何况非洲没有民族工业,没有化学工业,更没有制药业,全部药品都要靠从国外进口,哪怕是一个药片。这就叫身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田帆:“唐先生,在药店,我们确实看到了几个标有汉字的药品……”手机铃响,是郭睿传来的信息。他看了一眼:“唐先生,你看,这是我们今天看到的一些药品价格。”
唐宝华接过手机,瞄了一眼:“这些都是公开的秘密。”呷了一口酒:“你们发现中国人开药店吗?”
田帆摇摇头。
唐宝华:“那市场上这些药是从哪儿而来的呢?天上?不可能吧……”他伸出三根手指:“三大渠道,一是本地药商直接到中国或在网上下单订购,然后再加价卖出,互联网时代嘛,谁也挡不住,没办法;二是中国人自己先进口,再找渠道批发出去;三是在各个中国人开的中医诊所里流通。”
田帆认真地听着。
唐宝华:“像你们这样没有国药供货背景的私人企业,要想进入坦桑这个药品领域,恐怕只能选择第二条渠道:先行进口,然后再自找渠道,批发销售……至于开零售药店的想法,想都别想,因为坦桑FDA(食药监局)对开设零售药店有着极其严格的规定,非本土人士,绝不敢涉足半步。”
田帆:“哦。”
唐宝华:“当然了,中国人也有把药品生意做得风生水起的。
田帆惊讶的:“哦?”
唐宝华:“比如:原来某市医药公司的副总,老许,企业改制后,他只身闯荡非洲,注册了一个独资公司。他的绝活是只卖一种药,而且据说还是东非区域的销售总代理,市场垄断嘛。”
田帆:“一种药?什么药?”
唐宝华狡黠的看了田帆一眼:“嘿嘿,即便我不提示,你也应该能想到吧?”
田帆:“……抗疟药,科泰新?”
唐宝华:“聪明!要不我怎么那么佩服你们这些当兵的呢?”他顿了顿:“可
惜,他最近碰到大麻烦了。”
    田帆:“什么麻烦?”
唐宝华:“几家本土有权势的药商,想合伙瓜分他的销售区域。”
田帆:“瓜分?”
唐宝华:“其实,说白了,就是抢夺他的独家销售权,要割他身上的肉。”
田帆:“政府不管吗?”
唐宝华:“政府?这是商业自由竞争,对方没违反坦桑法律,政府怎么管?”
田帆无语。
唐宝华摇摇头:“商人原本就是以金钱为第一生命,再加上老许撇家舍业,
万里之遥,独自拼搏……唉,正印证了中国那句老话:卧榻之下其容他人酣睡。”呷了一口酒:“为此,坦桑华人商会也曾经请我去做说客,试图让双方商量个大家都能接受的解决方案,可是……无功而返。”
田帆:“唐先生,你说这个老许是只身闯荡?他没有运作团队吗?”
唐宝华一挑大拇指:“当兵的目光就是敏锐。这个老许只有一个随身秘书,
他要是有个运作团队,事情就好办了,关键是他没有啊,老哥一个,单打独斗。谁的话他也不听。”
田帆:“这个人应该很难相处了。”
唐宝华不无遗憾的:“基本就是个真空罐子,油盐不进。”他无意中往后瞥了
一眼:“嘿,巧了,那个吃独食的老许来了。”招手:“老许,许总。”
老许迎面走来:“喝,唐老弟,吹着海风,喝着小酒,这么潇洒?”
唐宝华一指田帆:“田先生约我谈个事。”
老许主动伸手:“你好,我是许……”
田帆起身:“我知道,您是许总。我是刚到坦桑的小田。”
老许:“哦?我的名声这么大吗?哈哈,坐坐。”
田帆:“唐先生刚才介绍,说您在坦桑,科泰新卖得风生水起,佩服,佩服。”
老许喜于形色:“哈哈,过奖,过奖啦。来,我请大家喝酒。Msaidizi, chukua
bia(斯语:服务生,拿啤酒来)”
三人落座。
唐宝华:“许总,那件事有进展吗?”
老许:“唉,别提了,那帮兔崽子,天天磨我,还威胁我,简直要活吞了我。
这黑非洲,不但土黑、人黑、心也黑,上哪儿讲理呀!”
唐宝华:“那你就让一步……”
老许:“我呸!让一步?你让一步,他们就能进十步。我就不让,看他们能
咋的。”
唐宝华:“许总,我是怕事情闹大了……”
老许:“哼,你怕,我不怕,大不了一死。”
唐宝华:“那又何必呢。”
老许:“对了,小唐,我还真有事想请你帮忙呢。”
唐宝华:“您说,许总。”
老许:“你帮我找两个当过兵的,跟着我,我再去警察局买几支枪来。我就
不信,还反了他们呢。”
唐宝华眼睛一亮:“当兵的……”
老许:“就是复员兵嘛。”
田帆暗中摇摇头。
唐宝华煞有介事的:“什么待遇?”
老许想了想:“管吃管喝,整天没事,就是跟在我后面……哎,反正亏不了
他们。”
唐宝华:“保镖?”
老许点点头:“就是这个意思。”
唐宝华试探的:“……我倒是有几个现成的,可不知道人家干不干?”
老许:“敢不敢?每人每月……三千,不,五千美金,啥活也不用干,这条
件咋样?”
唐宝华一努嘴:“田先生……”
田帆为难的:“我……许总,您别误会,我和我的两个战友刚复员不假,可
是,可是我们到非洲是来创业的……”
老许:“创业?创业不就是挣钱嘛。给我当保镖,那也是挣钱啊,一月五千
美金,这一年就是……六万美金,你们创啥业能挣这么多钱?”
田帆:“可是……拿枪射击还行,我们不擅长擒拿格斗。”
老许:“嗐,我要的保镖不是什么武林高手,也不用拳打脚踢的,就是拿着枪,跟着我,吓唬吓唬这帮兔崽子。”
田帆:“持枪……”
老许:“放心,持枪有持枪许可证。”他仔细观察了田帆一眼:“知道我
为什么要高薪找复员兵吗?”
田帆摇摇头。
老许:“我看中的是你们的忠诚、意志、纪律、组织……还有性格。”
田帆刚要说话,被老许摆手拦住:“我这几天正谋划着要开辟周边几个国家
市场呢,像马拉维、赞比亚、布隆迪什么的。你们三个当兵的跟着我,有事就跑跑周边国家的药品市场,推销科泰新,我给你们提成……20%;没事就待在家里,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怎么样?”
田帆:“这个……我……”
老许:“别这个那个的了,当兵的,干脆利落。”
田帆:“那我回去……跟他们两个商量商量 ?”
老许:“好。我等你们消息,不过要快呀,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从衣兜里取出一张名片:“想好了给我打电话,发短信、微信都行。”
 
    12、恰玛出租房-客厅     (夜、内)
    三个人围坐在客厅,低头沉思着。
    孟虎:“我觉得吧,这也许是个好事。一年六万美金,六六三十六万人民币,
干两年就是七十二万啊。”
    郭睿:“虎子,别忘了,咱们出来闯非洲,可不光是为了钱。”
    孟虎:“那为了啥?”
    郭睿:“为了……”
    孟虎:“你看电影里的保镖,带个大墨镜,一身黑西装,跟在主人左右,多
神气。”
    郭睿:“神气?你得随时准备拿自己的身体去给人家挡枪子。”
    孟虎:“法治社会,哪儿来那么多危险,不就是做做样子嘛。”
    田帆摆摆手:“好了,好了,大家都别争了。这件事,咱们是得好好想想,
不能心头一热,一拍脑门,想干就干。”看一眼手表:“现在正好是国内下午,大
家都回去征求一下家里的意见。”
郭睿、孟虎:“好吧。”
 
13、恰玛出租房-庭院     (夜、外)
皓月当空,银光洒满枝头。
恰玛出租房的各个房间都亮着灯光。
 
14、恰玛出租房-孟虎      (夜、内)
孟虎在与家人微信视频:“妈,你觉得这事咋样?”
孟虎妈:“不咋样。我不同意,你爸也不能同意。”
孟虎:“为啥呀?”
孟虎妈:“孩子,你是咱老孟家的根,咱家不差你那俩钱……拿命换钱?不行,坚决不行,这事说死了也不能干!”
孟虎:“妈……”
孟虎妈:“你想都别想!”
 
15、恰玛出租房-郭睿      (夜、内)
郭睿在与家人微信视频:“妈,你觉得这事咋样?”
郭睿妈:“不咋样。我不同意,你爸更不能同意。能干就干,不能干就回来。跑到非洲,给别人看家护院,丢不丢人?”
郭睿:“知道了……”
 
16、恰玛出租房-郭睿      (夜、内)
田帆在与家人微信视频:“妈,你觉得这事咋样?”
田帆妈:“不咋样。我不同意,你爸更不能同意。闯非洲,闯的是事业,闯的是本事,绝不是拿生命做赌注。”
田帆:“知道了,妈,您放心,我们不会做傻事的。”
 
17、恰玛出租房-庭院     (夜、外)
皓月依旧当空,银光依旧洒满枝头。
田帆独自在园中踱步。
闪回:
在国内某饭店,陈浩:“我们无法说非洲落后,也无法说非洲先进。非洲就是非洲,一个古老而奇葩地方。概括起来就是:美丽而暂时贫瘠的土地,富饶而未开采的资源,满地皆是扎手的荆棘和耀眼的黄金。”
在郭睿家,郭睿爸:“都说商场是一个无形的、没有硝烟的战场。既然是战场,战役大幕拉开之前,每个指战员首要的任务就是对当前形势有一个正确而明晰的研判。”
田帆仰望星空,思绪连篇。突然,手机铃声响起:“喂……”
唐宝华急切的:“田先生吗?”
田帆:“唐先生……”
唐宝华:“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老许,许总,被人开枪打死了。”
田帆:“什么?你再说一遍。”
唐宝华:“老许,许总,刚刚被人开枪打死了。”
田帆:“这……怎么可能呢?”
唐宝华:“从海边回来……”
 
18、回放
    画面-1
唐宝华和老许离开餐桌,走进饭店停车场。
    唐宝华画外音:“你离开之后,我们俩又坐了一会,就准备回家了。”
    画面-2
老许的汽车先开出停车场,唐宝华驾车紧随其后。
    唐宝华画外音:“我们俩家相隔不远,老许在前,我在后,一路同行。”
画面-3
来到老许家门口,他走下汽车,上前按响了门铃,又回身朝唐宝华招
招手。
    唐宝华把车停在不远处,目送着老许。
    突然,从黑暗处跑出几个蒙面人,直奔老许而去。
唐宝华画外音:“我当时预感不好,就马上拿出手机,准备报警……”
    画面-4
蒙面人快速跑到老许身后,举枪就射,毫不犹豫。
    唐宝华惊恐的急忙拨打报警电话。
    蒙面人跑进黑暗。
唐宝华画外音:“一切都晚了……”
画面-5
警车呼啸而来。
老许躺在血泊中……
 
19、出租房-庭院     (夜、外)
    田帆木然的举着手机。
    唐宝华:“田先生,田先生……”
    田帆:“说。”
    唐宝华:“我现在在警察局做证人笔录,使馆也来人了……卖药的事,咱们
找时间再谈。”
    田帆:“……”
                                                        (淡出)
    (淡入)
20、恰玛出租房-庭院     (晨、外)
朝阳洒向宁静的庭院。
红花娇艳,绿叶滴翠。
 
21、恰玛出租房-餐厅   (晨、内)
田帆等三人在桌前低头就餐,似乎无话可说。
孟虎:“别闷着呀,都说说呗。”
郭睿:“说啥呀,出师不利。”
田帆:“也不尽然。昨天,我和唐先生除了谈保镖的事,主要还是谈咱们卖
药的事。”
孟虎:“有戏吗?”
郭睿:“我看戏分不大,像许总这样闯荡江湖的老坦桑都能遭此毒手,咱们
这三只野鸭子,恐怕是很难飞上架。”
田帆:“许总遇难,除了外因营商环境的恶劣,主观上跟他的经营方略有直
接关系。你们想想,如果他能听进唐先生的劝告,放弃垄断思维,能跟对手坐下来,好好谈条件,谈合作,即便是让出一部分市场份额,可销售渠道扩大了,销售影响增强了。知道为什么?”
    孟虎摇摇头。
田帆:“因为对手拥有庞大的营销渠道和绝对的本土优势。”
郭睿:“班长,咱们跟他的情况不一样啊,咱是立足未稳,还摸不清东南西北呢,怎么去占领药品市场。”遂改口:“哎,也不是占领药品市场,准确的说,应该是怎么挤进这个市场?”
田帆:“昨天,唐先生倒是有意无意地给咱们一些启示。”
孟虎和郭睿静静的听着下文。
田帆:“首先要承认:坦桑药品跟国内药品的差价是肯定的,利润空间是
成倍数的。这是先决条件。咱们要想占领这个市场,或者叫挤进这个市场,一定要走好这么几步。第一,要注册公司,取得在坦桑的合法经营身份;第二,所有从国内进口的药品,都必须经过坦桑药监部门,FDA的审查批准;第三,咱们不能开零售药店,只能自己扩展销路,自己开通销售渠道,全部批发;第四,也是最关键的,不要企图药品种类齐全,遍地开花,要入口小,进度深,像钉子那样,再硬的木板也要挤进去,像许总那样,专攻一样或几样药品。”
孟虎:“有道理,咱们就按照班长讲的,往下走?”
郭睿:“我提醒大家,网上资料显示:在非洲经商的最大成本,不是资金,不是人员,也不是商品,而是时间——因为这儿政府的每一个部门,都是一道鬼门关。”
孟虎:“那怕啥?咱不是有恰玛这个国会议员做后盾嘛,找他帮忙啊。大不了给他股份嘛。”
郭睿:“你是说搞个合资企业?”
孟虎:“没啥不可以呀。合资不合资,关键看疗效。”
田帆:“这条路可以试一下。”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telescript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