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电视剧本创作室 | 招聘求职 |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公司企业晚会娱乐搞笑小品《产量
太阳能光伏电站小品剧本(光明使者
饭店服务员和客人之间的心理剧剧
饭店厨师音乐剧剧本(提升团队精神
年会娱乐演出搞笑小品剧本《我们
幽默搞笑演出情景剧剧本《犯错》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饭店厨师音乐剧剧本(提升团 10-20
艾滋病搞笑小品,艾滋病表演 10-19
微信QQ微博群主音乐剧剧本 10-18
11·25国际消除对妇女的暴力 10-17
知青公益性社团组织节目表 10-16
团结公司的情景剧,公司文化 10-16
大学生小品,适合大学生的小 10-15
饭堂厨师情景剧剧本(提升团 10-14
银行情景剧,银行关于服务的 10-13
关于消防安全搞笑小品,有关 10-12
新能源情景剧剧本(光明使者 10-11
中国记者节小品剧本(爱心采 10-10
扶贫小品,完整扶贫小品剧本 10-8
乡村题材农村妇女小品剧本 10-6
小学生校园自闭症儿童小品 10-3
邮政小品剧本,关于邮政的小 9-29
国庆节表演什么节目好,推荐 9-27
万圣节幽默小品(相亲故事) 9-25
地质矿产勘查音乐剧剧本(勘 9-23
农村社区居民个人健康档案 9-21
改进部门工作作风的音乐剧 9-19
医生和病人音乐剧剧本(不一 9-17
尊老敬老过重阳感人情景小 9-14
大学生搞笑情景剧剧本(犯错 9-12
新兵入伍搞笑小品剧本,新兵 9-10
还珠格格搞笑小品剧本,还珠 9-8
医护人员音乐剧剧本(妈妈我 9-6
关于欢迎新同学的小品,迎新 9-3
建筑公司房屋设计小品剧本 8-31
弘扬公务员正能量音乐剧剧 8-29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电视剧本 > 历史电视剧本 > 重大革命历史题材电视连续剧《鏖战冀南》第三十三集
 
授权级别:普通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电视剧本-历史电视剧本   会员:趣味厅123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8/10/9 9:19:07     最新修改:2018/10/11 9:15:44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重大革命历史题材电视连续剧《鏖战冀南》第三十三集
作者:高满京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视剧本、电视栏目短剧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第三十三集

 

33-1、第六军分区司令部;会议室

易良品:总之,在敌人大合围开始前,军分区机关和主力部队及所属各县游击队均适时转移到外线活动,跳出了敌人合围圈。

九月十二日凌晨一时,参加合围的各路日伪军分别集结于预定的出发地点,拂晓,统一开始行动。这次敌人大合围,采取宽大正面布置纵深配备,分成若干个合击点,同时向中心区压缩。东面之敌由武官寨、郑口分别向西推进,朝预定目标合围。西面之敌由孔周村至燕家庄公路向东压缩合围;南面之敌沿着北赞古至乔村之间的封锁沟墙向北堵截;北面之敌从董故庄至枣强公路南下,向预定合围目标进攻。枣强地区的敌人集结于南北走向的枣强至大营公路附近,兵分两路,一路向西面的合围之敌靠拢,另一路向在东面实施包围的敌人靠拢,以期达到层层合围的目的。敌人妄图以四面合围加之中间驱赶,将冀南党政军机关和第六军分区主力部队聚而歼之。

九月十三日,我们发出训令,要求所有转移到外线的部队主动向敌人出击,全力破坏敌人的交通线。并选择有利时机,袭击或拔掉敌人兵力空虚的据点。

从九月十四日开始,一场由我们六分区部队进行的大规模的反“扫荡”作战正式展开。

九月十四日,第十九团第二连设伏于清河与黄金庄之间,击溃伪军一个连,俘虏二人,缴获了一些武器弹药。第三连在杜家楼至华庄之间设伏,歼灭从杜家楼出来“扫荡”的敌人两个排。

九月十七日,第十九团第七连于郑口以南的东、西曹官屯地区,击溃由武官寨据点出来抢掠的日伪军一百多人,击毙日军九人,俘虏伪军十二人。

九月二十日,第十九团第六连一部,在故城县游击队配合下,袭击了故城县三郎镇据点。救出了被敌人抓去的群众两千多人。

九月二十一日,第二十一团第五连,于枣强至卷镇之间的程玉屯设伏,消灭了枣强县日军宪兵队十多人,并击毙伪军七人,俘虏八人;之后,该团第二、第三两个连,在卷镇东面的果村设伏,击毙“扫荡”回巢的日军三十多人。

九月二十二日,第十九团第四、第十二连,乘敌人后方空虚,攻克故城县东辛庄据点,击毙日军五人,俘虏伪军二十四人……这样的战例还有很多。以上就是六分区反扫荡的情况。

刘志坚(欣慰地):陈司令和宋政委一直担心你们在反扫荡中遭受损失。现在看来,你们不仅没有遭受损失,还给敌人造成了较大的损失。

易良品:都是我们的战士打得好。

……

 

33-2、六分区司令部

[下午,分区领导到齐后,刘志坚立刻开始传达。]

刘志坚:冀南区党委于十月上旬,在邱县召开党委扩大会议。宋任穷政委在会上作了重要讲话。他要求各级干部励精图治,坚守阵地,不管环境多么困苦,决不离开冀南平原。十日,区党委作出《关于渡过今冬明春艰苦局面的决议》,号召全党加强团结,党政军民同舟共济。并向冀南人民宣布:冀南党和八路军坚持平原抗战的方针不变,誓与冀南人民共存亡。……这个决议比较长,我就不给大家念了。(说着,从衣袋里掏出那份决议,递给易良品)希望你们准确掌握、认真贯彻这个决议。

易良品(接过决议,郑重表态):我们一定认真执行区党委的决议。

刘志坚:好。这里最近的形势怎么样?

[一说起最近的形势,易良品立刻又激动起来。]

易良品:刘主任,我们前两天又打了一个大胜仗。

刘志坚(兴奋地):是吗?你快说说。

易良品:十月十六日,二十一团在枣强城和卷子之间打了一次伏击,消灭鬼子一个排,缴了一挺机枪和一门六零炮。

刘志坚:这可是个好消息。

易良品:对。(他随即便收住笑容,认真地)不过,敌人很可能要进行报复‘扫荡’。所以,我们决定,分区机关今天晚上转移到枣强至大营公路以东去。

刘志坚(点点头):我赞成。

易良品(忽然又想起一件事,他马上又笑着):我还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刘志坚:什么好消息?

易良品:莱瑛在离这里不远的大屯村,给你生了个胖儿子。

刘志坚(高兴得合不拢嘴):是吗?

易良品:听说孩子又白又胖,非常可爱。就是莱瑛自己得了产后热,高烧不退,非常痛苦。你抽空去看看他们母子吧。

刘志坚(点头答应):好。

 

33-3、大屯村

[当天晚上,刘志坚乘马赶到大屯村,妻子刘莱英的住处。他进屋时,刘莱英正盖着被子在床上躺着。听到丈夫进来,她抬头看了他一眼,又羞涩地扭回头去。]

刘志坚(走到妻子身边,爱惜地):听说你得了产后热。现在好些了吗?

刘荚英:好多了。

刘志坚:你们母子平安,我就放心啦。

刘莱瑛(很想把丈夫留在身边,但她还是克制着自己的感情,低声):这里有妈照顾,你忙你的去吧。

[这时,岳母抱着新生的婴儿,送到刘志坚手里。]

岳母:看看,是个大胖小子。

[刘志坚接过孩子,紧紧地抱着。孩子不哭也不闹,非常乖。刘志坚深情地亲了亲孩子。旁边一岁多的大女儿见此情景,也闹着要爸爸抱。可时间紧迫,不能在这里久留。他将儿子交给岳母,又抱起小女儿亲了亲她的小脸,然后便怀着难舍的心情,匆忙离开了他们。]

 

33-4、枣强县大师友村

[次日拂晓,刘志坚赶到了枣强至大营公路以东的大师友村。进村后,他刚把马背上的被褥拿下来铺到老乡的炕上,敌人就包围了村子,并很快冲进了村。顿时,村里枪声大作。]

刘志坚(听到枪声,急切地):哪里打枪?

[这时,一个侦察员跑了进来。]

侦察员:报告,鬼子包围了村庄。

刘志坚(急切地):这是敌人掌握了我们的行踪,预先在这里设下埋伏。我们钻进了敌人的合围圈。

警卫员(焦急地):那怎么办呢?

刘志坚:迅速突围。

警卫员:是。

[警卫员牵过刘志坚的枣红战马。这匹战马正当壮年,跑起来又快又稳。它还有两个特点,一是听到枪炮声就非常兴奋;二是行军时不管队伍有多长,它总是要跑到前面领头。根据第二个特点,刘志坚给它起了个名字叫“火车头”。刘志坚接过缰绳,左脚一踩挎凳,右腿往后一抬,“噌”的跨上战马。]

[这时,警卫部队都已经集合起来。}

刘志坚(大喊一声):冲出去。

战士们:是。

[刘志坚随即向马屁股上抽了一鞋子。那匹马立刻一声长嘶,带头向村外冲去。]

 

33-5、大师友村村头

[刘志坚骑在马上向外奔跑,目标很大。敌人立刻集中两挺重机枪一齐向他开火,子弹呼啸着向他飞来。刘志坚和战马同时中弹。“火车头”猛的跌倒在地。刘志坚的右大腿骨被子弹打断,从马背上摔下来,跌在一个道沟里。“火车头”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在道沟边来回徘徊,并不停的冲着刘志坚嘶叫。]

[刘志坚吃力地爬起来,将身躯靠在沟边上,连连朝爱马挥手。“火车头”很通人性,知道这是要它离开,它嘶叫着,一拐一拐的跑走了。]

[刘志坚知道自己的伤势很重,已经不能挪动。他深知自己凶多吉少,便仔细检查自己身上有没有失密和能暴露身份的东西。当他检查到衬衣口袋的时候,发现里面装着一份用复写纸写的布置对敌政治攻势的指示。他立即把它撕碎,然后放在嘴里嚼烂。再往下检查,又找出一张妻子刘莱瑛的照片和一块怀表。他赶紧用手在地上挖了个坑,把这些东西放在里面,又用旧土掩盖好。一切安排好了,就等着与敌人进行最后的决斗了。]

[说来也怪,人处绝境,心里反而非常坦然。他想:自己今年正好三十岁,为人民的解放事业南征北战,打了十几年的仗,总算尽了自己一份心力。同时又有了两个孩子,死了也值了。只是丢下莱瑛和两个孩子实在难过,心痛。]

[正在他心潮起伏之时,突然看到冀南银行行长胡景云从道沟的西面跑来。刘志坚很高兴,觉得自己有救了。胡景云已经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口边都是白沫。看到刘志坚倒在血泊中,他非常着急。]

胡景云(喘着气问):你这是哪儿受伤啦?

刘志坚:腿被打断啦。你把我背到棉花地里藏起来。

胡景云:我已经累得不行,实在背不动了。不过你放心,我马上到雅会村去找老百姓来,把你抬出去。

[胡景云说完,就往道沟东面跑去。刚跑出不到五十步远,就发现几个鬼子冲了过来。]

鬼子甲:土八跑,你往哪儿跑?

鬼子乙:走。

[几个鬼子把胡景云抓走了。]

 

33-6、大师友村东

[二三分钟后,刘志坚又听到棉花棵子一阵乱响。他抬头一看,只见两个伪军搜索着向这里而来。刘志坚立刻从腰上抽出左轮手枪,紧紧握在手里。他想先打死几个敌人,然后再自杀。于是,他毫不犹豫地瞄准敌人扣动了扳机。但是枪却没有响。他又连扣了两下,还是没响。他将枪口对准自己的头,又扣了三下扳机,仍然不响。]

叠影字幕;画外音

这时,刘志坚想起了前天在雅会村宿营时发生的一件事。

 

33-7、前天;雅会村;刘志坚住处

[警卫员坐在方桌前,认真地忙碌着。他面前的桌子上摆着好多手枪的零件。原来他正在给刘志坚擦洗枪支。当他清洗好后,准备把枪装起来时,发现少了一个零件。他连忙站起来,在屋里仔细寻找,反反复复找了好几遍,也没有找到。这时,刘志坚走了进来。]

刘志坚:赶紧把枪装好。再过两小时,部队就要出发了。

警卫员:一个零件找不着了。

刘志坚(关切地):什么零件找不着了?

警卫员(用手一指):就是这上边的那个小垫圈儿。

刘志坚:零件这么小,还真不好找。

[刘志坚说着,也走过来帮着寻找。他们把地上的土扫起来,用脸盆装上,用水洗泥,仔细洗了一遍,也没有找到。]

刘志坚:我估计这个零件不重要,不会影响发射。

警卫员:把枪装起来,试试不就知道了吗?

刘志坚:现在不能试。一响枪就会暴露目标。

警卫员:好吧,也只能这样了。

叠影字幕;画外音

随后,部队就出发了,也就没有试射。不料,那枪却打不响了。

 

33-8、大师友村;刘志坚住处

[刘志坚回忆起这些经过,赶紧把扔进棉花地里。]

[两个伪军很快就来到刘志坚面前。跑在前面的一个伪军发现躺在血泊中的刘志坚后,大吃一惊。]

那伪军(立刻向其他伪军):这里我看着。你们到那边搜一搜,看还有没有八路军。

[其他伪军都向另一边的庄稼里的跑去。]

那伪军(这才来到刘志坚身边):刘主任,是你呀!

刘志坚(也认出来了):你是徐绍恩的警卫员?

那伪军:是。我一个多月前回家探亲,正赶上村里抽派伪军,伪村长抓住我非让我去。我没有办法,只好参加了伪军。然后,我就与徐团长取得了联系。他让我在这里做内线。刘主任,你这是怎么啦?

刘志坚:腿被打断了。

那伪军:刘主任,我一定想办法营救你。

[这时,又有几个日本兵和伪军向这里走来。那伪军躲闪不及,只得向日本兵报告。]

那伪军:报告,这里有一个八路军。(他没有说出刘志坚的真实身份)。

[刘志坚感激地看了他一眼。]

[几个日本兵看到刘志坚的情况,在一起嘀咕了几句,然后转向旁边的伪军。]

日军小头目(一指旁边的棉花地):你们把他抬到那里。

伪军们:是。

[几个伪军抬起刘志坚往外走。那个给徐团长当过警卫员的伪军,趁此机会悄悄把刘志坚掉在地上的一只棉鞋拣起来,藏在怀里。然后跟随其他伪军,走到棉花地里。]

日军小头目:给我搜!

[几个日本兵开始凶狠地搜查刘志坚。]

[刘志坚从军区机关出发时,为了隐蔽军人身份,军装外面套了件长袍。日本兵把他的棉袍撕掉了,军衣、衬衣也撕开了,翻来复去地搜查了半天,也没有搜出任何东西。]

一个日本兵(开始分析):这个人穿着八路军军衣,外面还套着棉袍,穿的黑布棉鞋也很干净。他一定是个大官。

日军小头目:对,他肯定是八路的大官。(他随即转向日本军医)给他检查伤口。

日本军医:是。

[日本军医走上前来,准备给刘志坚检查伤口。]

[刘志坚早就做了最坏的思想准备,抱定了牺牲的决心。当日军要给他包扎伤口时,他不光不让包扎,还拼命挣扎,并高喊“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的口号。他知道,日本兵杀死一个中国人,就跟踩死一只蚂蚁一样,他是想以此激怒日本兵,让他们把自己杀死。]

一个日本兵(端起手里的长枪 ):你再不老实,我就毙了你。

日军小头目(慌忙拦住):不要杀死他。这个人是个大官。我们把他带回去,肯定会立功领奖。

日本兵:好,好。

[于是,他们强行给刘志坚包扎了伤口,并抬起刘志坚向附近的大营据点走去。]

 

33-7、大营据点

[刘志坚被日本兵和伪军抬进大营据点,放进一个房间的地上。]

[此时,因失血过多,加之严重的伤痛,刘志坚已处于昏迷状态。他朦朦胧胧的,似乎回到了自己阔别多年的家乡。]

 

33-8、回忆镜头:刘志坚家乡

[那清澈的汨罗江水,那长寿街镇口的教堂,那家乡的小屋都浮现在眼前;他还好像看到了多年未见的母亲,正伫立在门口等待儿子归来,是那样的慈祥亲切。]

 

33-9、以前的战场

[突然,他好像又回到了销烟迷漫的战场。一九二七年打土豪、斗地主,在罗纳川率领下,与十几万农民兄弟一起参加长沙攻城。参军后跟随彭德怀军长转战湘赣;上井冈山后又参加了“五次反围剿”;……长征中血战湘江、过彝区时陪同刘伯承与彝族首领小叶丹歃血为盟、到西藏后又与西藏东固喇嘛寺的主持喇嘛谈判、被张国寿扣押后不得不再次翻越雪山草地。抗战后首战七亘村、再战神头岭、响堂铺,挺进冀南后取缔六离会,参加“百团大战”等等,……这些清晰的画面一幕一幕在脑海中晃过。]

叠影字幕;画外音

刘志坚心想:十几年的战斗生涯,自己总算为革命尽了一份力。他又想起了自己的胖儿子,心里不由得一阵温暖和激动:自己也有了儿子,就是死也没有什么遗憾的了。

 

33-10、镜头又回到大营据点

[在朦胧中,刘志坚忽然听到了轻声呼唤:“刘主任,刘主任……”]

[刘志坚的头脑立即清醒过来,睁开眼望着来到身边的一个伪军。那伪军右手端着一碗水,左手提着一个盛饭的簸箩。]

伪军(把手里的水碗递到刘志坚面前,压低声音):刘主任,喝口水吧,你也该吃点东西了。

[一声“刘主任”,让刘志坚的脑袋嗡地一下,顿时警觉起来。他知道,这里就是战场,第一条就是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刘志坚负责对敌宣传工作,又是冀南军区的主要领导人,很多被俘伪军都听过他的报告,不少人都认识他。这时,那人把嘴凑到刘志坚的耳边。]

伪军(用只有他俩才能听到的声音):我不会坏良心的。你吩咐我办什么事,我就是豁出命也去办!

刘志坚(心里琢磨):这会不会是敌人惯用的骗术?我必须证实一下。

[刘志坚趁那伪军的脸还没有离开时,抬起手使劲打了他两个耳光。]

刘志坚(嘴里骂道):你是什么东西!敢在我面前胡说八道!

[那伪军毫无防备,被刘志坚猛然一打,手里的水碗掉到地上,水也洒了一地。]

[听到刘志坚喊叫,门外的日军带着翻译冲进来。]

日军(大声问):你的,什么的干活?

[伪军低着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生怕刘志坚把他的话说给日本人听。]

[刘志坚微闭着双眼,沉默不语。伪军这才放下心来。他连忙点头哈腰的给日军解释。]

伪军:是我没注意,把水碗掉到地上,水也洒了,惹得他生了气。

[旁边的翻译一听,也连忙替那伪军解围。]

翻译(严肃地):太君是怎么吩咐你的?小心点,再不许这样。太君,他会改的。

[日本兵这才又转身走出去。]

[经过这段出自本能的自卫反应后,刘志坚的想法已经改变,一心求死的念头已经打消,就是死也要死得更有价值。]

[这时候,刘志坚的脑海里出现了一连串的问题。]

叠影字幕;刘志坚的声音

其他同志是不是都冲出去了?部队损失有多大?军区首长是否知道我受伤被俘,是否知道我被关押在这里?我又如何配合外面争取脱险?这里有没有我们的内线人员?

[刘志坚感到当前最重要的是把自己现在的情况传出去,让军区领导知道。再就是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尽力麻痹敌人,给外面的同志争取时间。]

[正在思索之间,刚才那个伪军又推门进来了。他收拾好碗筷以后,走到刘志坚跟前。]

伪军(压低声音):小李把鞋送走了。

[刘志坚知道他说的小李,就是曾当过徐团长警卫员的那个伪军。刘志坚心想:他要是能把自己那只鞋带出去,这对军区领导了解情况可太有帮助了。但刘志坚还不能确定这一切是不是真的,他不能做出任何反应。他只是不动声色地瞪了那伪军一眼,那个伪军也知趣地走了。]

叠影字幕;画外音

当过徐团长警卫员的伪军,冒着生命危险从据点里跑出来。他一刻也没敢停,以最快的速度跑到军分区司令部,把刘志坚那只黑棉鞋交给了易良品。

 

33-11、大屯村

[易良品马上拿着那只鞋赶到大屯村,让刘莱英辨认。此时,刘莱瑛头上缠着毛巾,正靠在被褥上休息。易良品小心地把那只鞋交给刘莱瑛。]

刘莱瑛(一看到那只鞋,便说):这是志坚的。

[刘莱英随后又发现了鞋上溅的血迹,再联想到拂晓南边传来的枪声。她头脑嗡地一下,眼前一阵发黑,就像天塌了一样,抱着那只鞋就哭了起来。这双棉鞋是自己亲自给丈夫做的。丈夫拿它当宝贝,穿在脚上一刻也不离身。现在见物不见人,鞋上又血迹斑斑,看来丈夫是凶多吉少了。]

易品良(见她如此伤心,赶紧安慰她):刘主任只是负了伤,我们一定尽力抢救。

[刘莱英这才平静下来。]

 

33-12、六分区司令部

[易良品快马加鞭赶回分区司令部。]

易良品(立即向工作人员吩咐):刘主任负伤被捕。立即向军区报告。

工作人员:是。

……

 

33-13、邱县北部;冀南军区司令部

[这时,刘志坚的战马“火车头”,带着伤,一瘸一拐地跑回了军区司令部。]

[宋任穷一见到战马,马上断定刘志坚已经被捕。他立刻找到陈再道的宿办室,与陈再道商议。]

宋任穷:战马回来了,刘志坚却没有回来。这说明刘志坚已经被捕。

陈再道:我们要立即组织营救。

宋任穷:我们不知道他在哪儿被捕的。也不知道落在了谁的手里。怎么营救呢?

陈再道(焦急地):那怎么办呢?

[就在这时,一个电讯员快步跑进来。]

电讯员:报告,易良品司令员紧急电报。

宋任穷(接过电报,打开,扫了一眼):刘主任果然被捕了。

陈再道:在六分区被捕的?(他从宋任穷手里接过电报,迅速看了一遍)被关押在大营据点。我们要立即组织营救。

宋任穷:好,我马上去电讯科,向一二九师刘邓首长汇报。

陈再道:你去吧。我在这里组织营救。

……

叠影字幕;画外音

刘邓首长接到报告后,又向八路军总部和党中央作了报告。党中央要求一二九师立即查清情况,迅速组织抢救。刘邓首长更是给冀南军区下了死命令:“你们要不惜一切代价,全力营救刘志坚。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冀南军区首长也向六分区司令员易良品下了死命令:“……抢不回活的,尸首也要抢回来。”

 

33-14、大营据点

[第二天上午十点左右,日军中队长野村长智带着一个翻译走进屋。]

野村长智(来到刘志坚身边,凶狠地):你的什么的干活?

刘志坚:我是打日本鬼子的。

野村:你是那个部队的?

刘志坚:我是八路军。(他接着又提高声音)我的腿被你们打断了,你们把我枪毙就是了。你们不要问,我没有什么要说的。

[野村长智手里拿着一本冀南军区干部的简历表,围着刘志坚转过来,转过去,探头探脑的看着,比着。]

[刘志坚趁机扫了一眼,看着刘志坚的名字排在前面,但与其他人不同的是名字后面没有照片。刘志坚心中一乐,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

叠影字幕;画外音

西安事变后,组织上曾有意派刘志坚打入敌人内部,故正式通知刘志坚,不要照相,随时准备去做地下工作。因此,从那以后刘志坚根本不照像。所以,尽管野村长智用简历表上的照片反复对照,可就是查不出刘志坚是谁。

[野村长智看到刘志坚态度很坚决,也就不再问了。]

[野村长智和翻译一前一后,走出关押刘志坚的房间,来到据点的大院里。]

野村长智:从衣着打扮来看,这个人一定来头不小。只可惜,我们不知道他是谁。

翻译:咱们前一段时间抓住的那个赵鼎新是本地人,他一定认识好多八路军。让他见一见这个八路军,看他认识不认识。

野村长智:可以。你快去把他叫来。

翻译:是。

[翻译转身走了出去。]

 

33-15、大营据点

[半小时后,翻译领着赵鼎新走进来。]

翻译:太君,人带来啦。

野村长智:赵的,你的认识不认识他?

[赵鼎新走到刘志坚身边,上下左右打量着刘志坚。刘志坚睁大眼瞪了赵鼎新一眼,示意他不可说出自己的姓名,不可暴露自己的身份。]

赵鼎新(会意,他看了刘志坚半天,然后转向野村):这个人我不认识。

[日军得不到刘志坚的情况,只好走了。]

赵鼎新(等野村长智和翻译走远,才低声对刘志坚):日军翻译大古把我叫来,名义上是让我照顾你这个‘彩号’,实际是让我侦察你到底是谁。

[刘志坚觉得赵鼎新跟自己说了实话,对他也就放心了。]

赵鼎新(继续介绍自己):我是冀南抗日文救会的干部,十几天前被日伪军抓来的。我一直没有暴露真实身份。日本人对我说:“只要我同意给他们“报平安”(就是给敌人报告消息的意思),他们就放我。我把这个情况写信报告了组织。区党委经过研究,同意我给敌人“报平安”。你进来的时候,我已经获得自由。刘主任,我想留下来照顾你。

刘志坚:敌人能同意吗?

赵鼎新:我的嫌疑已经被消除。我也已经答应为他们报告消息。我现在主动要求照顾你,劝降你。我想他们会答应的。

刘志坚:好,你去向他们提吧。

赵鼎新:我这就去。

 

33-16、野村长智的住处

[野村长智正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赵鼎新悄悄走进来。]

野村长智:你的有什么事?

赵鼎新(走到野村长智面前):我愿意为皇军效劳,帮助皇军照顾这个犯人。

[敌人看到刘志坚的伤势很重,需要人照顾,同时也想让赵鼎新“拉拢”他,获得些情况。]

野村长智:那好。你就留下来照顾他。你要尽量说服他,让他为皇军效力。

赵鼎新:我一定尽力。

 

33-17、大营据点

[当时,刘志坚的断腿痛得很厉害,生活完全不能自理,不能翻身,大小便也坐不起来,全靠赵鼎新照料。]

[赵鼎新到伪警察所去吃饭时,就给刘志坚带回小米稀饭和咸菜。两人睡在一个炕上。]

赵鼎新(对刘志坚):我可以同外面组织联系。你要设法拖延时间,应付敌人。

[刘志坚听后,心里就有了希望。他想:敌人既然还没认出自己,那就一定要同敌人拖时间,争取组织上营救自己。]

 

33-18、大营据点;关押刘志坚的房间

[当天夜里,赵鼎新与刘志坚商议下一步的行动。]

赵鼎新:敌人派我来考察你,我如果什么也不说,不好应付敌人,也不好拖延时间。

刘志坚:那你说怎么办?

赵鼎新:我想给你编个假名字,假身份,以此来迷惑敌人。

刘志坚(兴奋地):那你就说我叫李英华,是个连级干部。

赵鼎新:好,就这么说。

 

33-19、野村长智的住处

[赵鼎新轻轻走进野村长智的房间。]

赵鼎新:报告太君,我已经打探出了那个人的身份。

野村长智:他什么的干活?

赵鼎新:他叫李英华,是个连级干部。

野村长智:这是他告诉你的。

赵鼎新:我昨天夜里故意套他的话,从他嘴里套出来的。

野村长智:很好。你要继续打探他的情况。

赵鼎新:是。

……

读白:

刘志坚是冀南八路军的主要负责人,和广大群众有广泛的接触,很多群众都认识他,知道他担任什么职务,他的夫人刘莱瑛就是枣强人。但是不论日军用什么手段,如何盘问,却没有一个人向日军透露刘志坚的真实身份。

 

33-20、第六军分区司令部

[易良品接到命令后,立即召集军分区干部研究对策。]

副司令员夏祖盛:我建议,马上调集部队,强攻大营据点。

干部甲:我赞成。

干部乙:我也赞成。

……

分区参谋长王树棠:我也赞成武装抢救。可是,前一段反扫荡时,易司令把十九团和二十一团都放到了外线,我们身边已经无兵可调了。

[大家一听,不由得都愣住了。]

易良品:是啊。我们身边只有一些警卫部队,其他部队都不在跟前。

政治部主任董启强:我有个办法。今天上午,军区的第二十团奉命从五分区向一分区转移,副团长楚大明率领第四、第六连去军区后方机关领取棉衣,现在还没有走。我们可以让他们帮忙解决。

易良品(大喜过望):好!快去告诉他们暂缓领棉衣,先来执行抢救刘志坚的任务。

敌工部长张茂林(自告奋勇):我原本就是跟刘主任一块来的。我在这里坐镇指挥,还可以负责情报联络工作。

易良品:好,就这么办!

 

33-21、大营据点:刘志坚的住处

[这天下午, 那个前两天挨了刘志坚两巴掌的伪军又走了进来。]

伪军:刘主任,你放心吧。我决不会坏良心的。我们一定想办法营救你。

[刘志坚仍然用冷冷的目光盯着他,没有说话。]

伪军:我知道你不相信我们。我们是真心想帮你。最近,武工队把我们的家属都召集到一起,上了一堂良心教育课。他们让家属转告我们,谁做一件好事,就记个红点,立功授奖;谁要是做一件坏事,就记个黑点,到时候算总帐。武工队还在据点外面向我们喊话,指名道姓的教育我们。对于那些干坏事很多的人,武工队还公开判处他死刑,并宣布在几天内执行。武工队还要我们拍着胸脯想一想,是帮助日本鬼子欺负中国人,还是帮助八路军赶走日本鬼子?

通过他们的教育,我们都想明白了。我们要帮助八路军抗日,帮助八路军打鬼子。这里的好多皇协军都认识你,但他们谁也不告诉日本人。刘主任,你放心。我们会把这里的情况及时传给军区司令部和陈司令的。

刘志坚(这才完全相信了。他握着伪军的手):谢谢你!

伪军:不用谢。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你以后就叫我小张吧。

刘志坚:好,小张。那就麻烦你了。

小张:别客气。我再告诉你一个情况:这里的日军是新换防的,刚来大营不久,什么也不知道。

……

 

33-22、大营据点

[这天上午,伪军小张来到赵鼎新和刘志坚住的房间。]

小张:老赵,我今天早晨听野村长智说,他已经请示了枣强城里的日军,明天上午要把刘主任送进县城。

赵鼎新(紧张地):这是真的吗?

小张:千真万确。

赵鼎新:你马上把这个情况传给交通员,让易司令准备营救。

小张:好,我马上就去。

 

33-23、第六军分区司令部

[当天下午,易良品把六分区主要负责人召集到一起,宣布了一个令人震奋的消息。]

易良品:,刚刚接到内线传来的情报:敌人明日要将刘志坚押往枣强县城,而且押送的人并不多,日军三十多人,伪军几十人。

政治委员文建武(激动地):这个消息真是太及时了。我们应该立即放弃原来的强攻计划,制定新的营救方案。

夏祖盛:我建议,在半路上设伏,把刘主任截下来。

政治部主任董启强:目前看来,这是最好的办法了。

文建武:对。我们应该马上把楚大明找来,和他一起研究营救计划。

易良品:好。(他随即转向王树棠)王参谋长,你马上去叫楚大明。

王树棠:我这就去。

[王树棠立刻向外走去。]

 

33-24、第六军分区司令部

[三分钟后,王树棠领着楚大明走进来。]

易良品:楚副团长,你请坐。(他把楚大明扶到一个椅子上,然后给他介绍情况):敌人明天要把刘志坚押住枣强县城,而且押送的人也不多,只有三十名日军,几十个伪军。我们决定,在半路上设伏,把刘主任截下来。同时,决定由你来指挥这次营救行动。

楚大明(兴奋地):好啊!我保证完成任务!(停了一会儿,他又问)我们把伏击地点选在哪儿呢?

易良品:这我们要一起研究。(他接着便开始分析)大家都知道,在冀南打伏击比较困难。因为冀南都是平原,没有地形地物可以利用。其次,敌人曾下令公路两边五百米内不准种玉米、高粱等高秆作物;所以,公路两侧没有理想的遮蔽物。第三,平原地带,敌军行动便利,如不能速战速决,很可能遭受敌人围攻。这是对我们不利的方面。同时我们也有有利的方面。这就是敌人不会料到我们已经掌握了情况,更不会料到我们在这里打伏击。所以,我们可以打他个措手不及。

王树棠:我建议,把伏击地点选在大营至恩察之间,南宫庄附近的公路两侧。

易良品:好,我赞成。那个地方虽然没有玉米、高梁等高庄稼,但却种了大量的红薯,再远一些还有一片棉花地。只要稍加伪装,就可以把战士们遮掩起来。大家看怎么样?

大家(齐声):同意。

易良品(转向楚大明):你呢?

楚大明:我服从大家的决定。

……

 

33-25、枣强县南宫庄附近

[十月二十日凌晨四点钟,楚大明带着第四、第六两个连,赶到了伏击地点——南宫庄村东。]

[楚大明站在公路上,仔细观察两边的地形。他发现公路两侧种的都是红薯,多数地里的红薯都已经刨完,只有一块地里的红薯还没有刨。他走进这块红薯地里,仔细观察红薯的长势。这块地里的红薯长得非常旺盛,长长的山药蔓在地上铺了厚厚的一层。楚大明看完,转身走出了红薯地。]

楚大明(走到两个连长身边,与他俩商议):就埋伏在这块地里吧。这块地里有山药蔓,还有个遮挡。别处都是空地,更不好隐藏了。

四连连长:这山药蔓也藏不住战士们呀。

楚大明:只能在地里挖掩体了。

四连连长:那就要毁坏群众的山药。

楚大明:没办法,只能这样了。等战斗结束后,让当地政府对他们进行补偿。

四连连长:好吧。

楚大明(随即发出命令):六连连长。

六连长(向前跨了一步):到。

楚大明:等敌人来到后,你带领第六连向押运的日军展开攻击,切断日军和伪军的联系。

六连长:是。

[六连连长转身跑了下去。]

楚大明:四连连长。

四连长(也向前跨了一步):到。

楚大明:你带领第四连抢救刘主任

四连长:是。

四连连长(快步回到连队前面,高声询问):大家谁认识我们要抢救的刘主任。

四班班长纪志明(走出队列):报告,我认识。

四连连长:好!就由你带领全班战士负责抢救刘主任。

纪志明:是。

四连连长:其他人都负责掩护。

战士们:是。

[于是,战士们在夜幕的掩护下,进入红薯地,开始挖掩体。五分钟后,一个个掩体就挖好了。战士们都隐蔽在掩体里,并用山药蔓把上面伪装好。]

 

33-26、早晨五点钟;山药地里

[天渐渐亮了,天空中大雾弥漫,数丈开外就人树莫辨了。已经进入中秋时节的华北平原昼夜温差很大,特别是黎明前,寒气袭人。战士们身上的衣服都被雾水打湿了,更增添了几分寒意。但他们依然潜伏在那里一动不动,没有发出一点声响,也没有一个人松动一下筋骨。]

 

33-27、大营据点

[早晨六点半,野村长智带着四个老百姓走进来。]

野村长智(向四个老百姓):把他抬出去,放到外面的大车上。今天要把他送到枣强城里去。

叠影字幕;画外音

刘志坚心中暗想:在这里,部队可以来营救我,还有点希望;如果被送到枣强城里,那就一点希望也没有了。于是他下定决心,决不跟他们走。

[这时,四个老百姓走到跟前,两个人伸手想抓刘志坚双腿,另两个人想抓刘志坚的胳膊。刘志坚突然用力甩开抓他胳膊的两个人。]

刘志坚(大声嚷着):我决不跟你们走。你们闪开!小鬼子,你们枪毙我吧!

[四个老百姓见刘志坚不让抬,都闪到一边去了。]

野村长智(望着闪到旁边的老百姓,大声嚷着):赶紧过来抬。

[四个老百姓不得不又凑过来。]

刘志坚(大声叫嚷):滚开!我决不跟你们走。

[四个老百姓转脸望了望野村长智,又都无奈地退到旁边。]

[野村长智瞪了刘志坚一眼,然后便转身走出去。很快,他便领着四个日本兵走进来。]

野村长智(向四个日本兵):把他抬出去。

[四个日本兵走上来,就要往上抬刘志坚。]

刘志坚(一边挣扎,一边大声嚷着):你们滚开。小鬼子,你们枪毙我吧。

野村长智(命令):抬走。

[四个日本兵走过来,不顾刘志坚的挣扎和喊叫,强行抬起刘志坚,来到院里。原来,院里放着三辆大车。一辆空车,另两辆车上装满了东西。四个日本兵将刘志坚放到那辆空车上。随后,便由伪军赶着车,在日本兵的押送下,走出了大营据点。]

 

33-28、押送的路上

[野村长智带着三十多个日本人和三十多个伪军,由老百姓赶着三辆大车。前面两辆大车装着所谓的战利品,都是八路军撤退时丢下的背包、挎包之类的东西。后面一辆大车载着刘志坚、艾大炎、胡景云等人,向北往恩察走。]

[刘志坚坐在车上,两眼不断地向公路两侧观察。他看到公路西边的路上有自行车来往,象是我们的侦察员在那里侦察。他知道,这是我们的部队在准备营救他,他这才放心了。]

[野村长智不断地拿着望远镜向两边观察。]

[牛车在公路上缓缓地前进。]

[伪军们看到日本兵没注意这边,便凑到刘志坚跟前,开始与刘志坚低声交谈。]

伪军甲:刘主任,你放心吧。我们一定会想办法救你。

伪军乙:刘主任,给你一盒烟。在城里,没事的时候抽。

伪军丙:我这里有些日本币,送给你吧。到了城里,你用得着的时候花。

刘志坚:我不要香烟,也不要日本币,如果遇上我们的部队来营救我们时,希望你们不要开枪或对天开枪。

三个伪军(齐声):我们保证做到。

[三辆大车继续往前走。功夫不大,便来到了南宫庄附近。]

 

33-29、八时许;山药地里

[一个哨兵急匆匆地跑了过来。]

哨兵(压低声音):敌人来了。

[楚大明抬头望去,只见从大营到枣强的公路上,来了一支人马,前面是身穿黑色军服的伪军;中间有三辆大车。后面就是身穿黄色野战服、提着三八大盖枪、戴着钢盔的日本兵。]

楚大明(转向战士们,低声吩咐):准备战斗。

战士们:是。

[战士们目不转睛地盯着敌人。敌人很快就进入战士们的伏击圈。等最后一个日本兵也进入伏击圈,楚大明发出了攻击命令。]

楚大明(举起手枪,大喊一声):打!

[楚大明率先打响了第一枪。紧接着,六连的机枪开了火,将猝不及防的日军压到公路边的沟里。接着,六连战士向日军展开攻击,用猛烈的火力把敌军压住,不让他们抬头。]

[日军被八路军的火力压到公路两边的道沟里。那些伪军就往公路东边的沟里一趴,一动也不动。]

刘志坚(见此情景,大声向赶车的老百姓喊):把大车调头,往南赶。赶快离开敌人。不然,他们会杀掉我们的。

老百姓:好!

[老百姓慌忙调转车头,以最快的速度向南跑去。很快就跑出了一里多路。这时,营救部队的一个班冲上来了。大个子排长纪志明背上刘志坚,又跑了一里多路,这才把刘志坚放在担架上,抬着他跑。

 

33-30、向南转移的路上

[纪志明等战士抬着刘志坚又跑了三四里路,才放慢了脚步。这时,楚大明他们也都追了上来。]

纪志明(一看到楚大明,便问):副团长,敌人没有追来吧?

楚大明:六连还在阻击敌人。咱们快走。

纪志明:咱们把刘主任转移到哪里呢?

楚大明:易司令分析,咱们救出刘主任后,敌人马上就会判断出我们救出的是我们的主要领导人。他们马上就会展开疯狂的大面积的搜捕。所以,咱们的任务就是以最快的速度,把刘主任送到邱县的军区司令部。

纪志明:好嘞。你就瞧好吧。

[战士们又加快了速度。]

 

33-31、大营据点以北不远处

[大家又往前走了三里路,就来到了大营据点北面。]

楚大明(停住脚步,向大家说):再往前走二里地,就到了大营据点。咱们向东绕着走吧。

纪志明:好。

[于是,大家向东,绕开大营据点,然后又继续向南急奔。他们穿过敌人的封锁线,翻过敌人的封锁沟墙,于当天深夜到达冀南军区司令部驻地——邱县马头镇。]

 

33-32、邱县马头镇;冀南军区司令部大门外

[陈再道、宋任穷、王宏坤等领导人,快步从司令部里面迎出来,走到刘志坚的担架旁边。]

宋任穷:刘主任,你可回来了。一听说你被捕,都把我们吓坏了。

陈再道:你可真是到阎王殿里转了一圈呀。

刘志坚(幽默地):不过,那里没有阎王,只有小鬼儿。

陈再道:对,那里只有小鬼。包括他们的阎王,在你眼里也是小鬼儿。

宋任穷(立刻转向通讯员):快去把我们的医生郝保康找来,让他马上给刘主任检查伤口,采取医疗措施。

通讯员:是。

[通讯员转身跑了下去。]

陈再道:请刘主任先进去再说。

刘志坚:还是先回我的宿办室吧。

陈再道:也好。(他转向旁边的几个战士)走,去刘主任的宿办室。

战士们:是。

[于是,几个战士抬着刘志坚,向他的宿办室走去。]

 

33-33、刘志坚的宿办室

[刘志坚的宿办室,就是一个堡垒户的西厢房。他和房东住在一个院里。战士们抬着刘志坚进院后,房东一家人听到动静,也都赶紧穿上衣服,出来帮忙。大家七手八脚地把刘志坚抬进西厢房,放到他的床上。]

[这时,郝保康医生也赶来了。]

陈再道(立刻吩咐):赶紧给刘主任检查伤口,看需要怎么治疗?

郝保康:好。

[郝保康立刻掀开盖在刘志坚身上的被子,把日本军医给他包扎的绷带取下来。只见他的右大腿肿得象发面馒头一样,皮肤都泛着亮光。大腿根部的伤口张开着,象婴儿的小嘴似的。]

郝保康(立刻表示):伤口有些感染。必须马上做手术,取出里面的子弹。

宋任穷:给刘主任用最好的药。

郝保康:是。

[郝保康立即返回医务室,取来手术器械和需要的药品。]

 

33-34、刘志坚住的房间

郝保康(一边用酒精清洗器械,一边对陈再道、宋任穷等人):首长,你们都出去吧。只留下两个卫生员。

[陈再道和宋任穷等人,只得走出刘志坚的宿办室。]

 

33-35、房东院里

[陈再道、宋任穷等首长一出屋,郝保康就关上了门,并从里面插上了门栓。几位首长只得站在院里等候。]

 

33-36、房东院里

[五分钟后,陈再道等得有些不耐烦。]

陈再道:估计短时间内也做不好,咱们到房东屋里坐一会儿吧。]

宋任穷:好吧。

(于是,几个人走进了房东的屋里。]

 

33-37、房东屋里

[陈再道、宋任穷、王宏坤、王蕴瑞四位首长,先后走进房东的北屋里。]

房东:首长,请坐。

宋任穷:好。

[四个人走过去,坐在屋里的几个高登子上。]

房东:刘主任这是怎么啦?

宋任穷:刘主任负伤了。现在正在做手术。

……

 

33-38、一个小时后;房东屋里

[一个卫生员走进来。]

卫生员:手术做好了。

王宏坤:子弹取出来了吗?

卫生员:取出来了。手术很成功。

……

 

33-40、当天晚上;冀南军区司令部

[陈再道、宋任穷等人聚集在司令部会议室,研究如何安置刘志坚。]

陈再道:敌人几乎每天都在扫荡,刘志坚在这里很不安全。再说,他的伤需要静养,也经不起这么经常转移。我们要尽快找一个安全的地方。

宋任穷:是啊,这附近都不行,敌人的扫荡太频繁了。

王宏坤:我前些天在肥乡县检查工作。发现那里的群众基础很好,有很多的堡垒户。群众很热情,又都尽全力掩护我们。把刘主任送到那里去吧。

王蕴瑞:我同意。

宋任穷:目前也只能这样了。

陈再道:好,就这样定啦。让政治部敌工科科长周时霖、医生郝保康和警卫员刘华英护送他。

宋任穷:好。

 

33-41、第二天深夜;肥乡县城附近

[敌工科长周时霖、医生郝保康和警卫员刘华英,用担架抬着刘志坚,走进了肥乡县城附近的一个小村庄里。]

周时霖(一边走,一边向大家介绍):这个堡垒户一家五口都是抗日积极分子,十分可靠。你们尽管放心。

郝保康:刘主任的伤需要随时换药。药品一定要及时送来。

周时霖:没问题。

[说话间,已经走到了那个堡垒户大门前。]

周时霖:我去叫门。(他随即便走上去,轻轻拍了两下门)老杜,开门。

[从里面传出老杜的声音:“听到了。”紧接着又听到老杜的脚步声。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大门被打开。]

老杜(望着大门外的担架,有些惊讶):老周,这是……?

周时霖:一位首长受伤了。在你家养养伤。

老杜:好。快进来。

[大家抬着刘志坚,穿过院子,走进了老杜家的东屋。]

 

33-42、东屋里

[大家把刘志坚从担架上抬到床上。]

刘志坚(望着一直在忙碌的老杜,感激地)老乡,给你们添麻烦了。

老杜:别这么说。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周时霖(指着郝保康,向老杜作介绍):这位是我们的郝医生。(他又指着刘华英)这位是首长的警卫员。首长就由他俩照顾。老杜,你们一家人就多费心吧。

老杜:首长的安全你们尽管放心。只要有我在,首长就不会出事。

周时霖:谢谢你!

老杜:不用谢。

 

33-43、邱县马头镇;冀南军区司令部

[冀南党政军机关签名誓约大会已经开始。大会由军区参谋长王蕴瑞主持。]

王蕴瑞:今天,在这里召开签名誓约大会。与会人员有冀南党政军机关干部、部队指战员、党员群众和一些进步士绅。本来,我们决定区党委十月会议一结束,就马上进行签名誓约。由于刘志坚主任负伤被捕,大家忙于营救,才拖到现在。下面请军区司令员陈再道同志给大家讲话。

[王蕴瑞说完,将目光转向陈再道。]

陈再道(向大家看了一眼,然后提高声音):今年以来,敌人连续对抗日根据地进行围剿和‘扫荡’,还利用铁路、公路和封锁沟墙进行分割、封锁。更为阴险毒辣的是,敌人还在其占领区多次推行‘治安强化运动’,奴化和控制当地老百姓。

敌人不断采取‘治安强化’措施,加上连续的疯狂扫荡,使当地老百姓的生活苦上加苦。一些群众为了生计,逐渐疏远了我们,甚至跑到敌人那边去了。面对这种严峻形势,我们要大力宣传抗日救国的道理,积极发动群众,在全区范围内掀起一个抗日救亡的新高潮。我就讲这些吧。

{陈再道讲完,转身望着主持人王蕴瑞。}

王蕴瑞:下面请军区政委宋任穷同志讲话。

宋任穷(清了清嗓子,然后大声地):日军共进行了五次‘治安强化运动’,后两次比前三次更加阴险。后两次着重强调‘思想战’,树立‘反共’思想。鼓吹‘军政一体’、‘军民一体’。在这种思想指导下,一些汉奸、伪军也一改过去耀武扬威的姿态,开始说话和气了,甚至也学着八路军的样子,开始给老百姓扫大街、挑水、干农活了。这些变化,还真在一些群众当中造成了思想混乱。

其实这些阴险毒辣的政策,都源自一个阴险毒辣的人。这个人就是冈村宁次。自从他担任华北司令官以来,推行了一系列‘奴化’和控制老百姓的政策。……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telescript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