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电视剧本创作室 | 招聘求职 |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6人公司食堂搞笑情景小品剧本《你
工程建筑公司年会搞笑小品剧本《
好人好事题材感人小品剧本《爱心
测绘局相关搞笑娱乐小品《相姑爷
优秀基层干部题材感人小品《因为
反映房价物价高上班不容易小品《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最搞笑的相亲小品(全城热恋 11-21
中国古风舞台音乐剧剧本(还 11-19
铁路工务段两学一做小品剧 11-18
公司晚会简单小品剧本(员工 11-17
铁路行业员工年会小品剧本 11-14
适合公司企业年会的幽默小 11-12
元旦小品剧本,元旦搞笑小品 11-9
乡镇干部与村民音乐剧剧本 11-8
酒店各部门员工提高服务素 11-6
基督教搞笑小品,基督教幽默 11-5
健康管理与全科医生小品(一 11-2
创建文明卫生城市小品,创建 11-1
廉洁文化警示教育宣传小品 10-31
银行信贷小品,银行贷款小品 10-30
部队中队长小品,部队机械师 10-29
赞公司快板书,赞企业快板( 10-27
最适合公司年会表演的小品 10-26
部队送退伍老兵晚会搞笑小 10-25
全国法制宣传日小品剧本(调 10-24
公司企业收款难音乐剧剧本 10-23
世界残疾人日帮助残疾大学 10-22
企业年会音乐剧剧本《有房 10-21
饭店厨师音乐剧剧本(提升团 10-20
艾滋病搞笑小品,艾滋病表演 10-19
微信QQ微博群主音乐剧剧本 10-18
11·25国际消除对妇女的暴力 10-17
知青公益性社团组织节目表 10-16
团结公司的情景剧,公司文化 10-16
大学生小品,适合大学生的小 10-15
饭堂厨师情景剧剧本(提升团 10-14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电视剧本 > 历史电视剧本 > 重大革命历史题材电视连续剧《鏖战冀南》第五集
 
授权级别:普通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电视剧本-历史电视剧本   会员:趣味厅123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8/9/10 16:06:32     最新修改:2018/9/12 9:02:54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重大革命历史题材电视连续剧《鏖战冀南》第五集
作者:高满京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视剧本、电视栏目短剧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第五集

 

5-1、三月二十日早晨;东进纵队司令部

[大门外的墙壁上贴出两张告示。一张是宣布宋任穷担任东进纵队政治委员的告示。另一张是宣布成立冀鲁豫省委的告示。]

[第二张告示的内容是:从今天起,冀鲁豫省委正式成立。

省委书记李箐玉,组织部长于光汉,宣传部长马国瑞,民运部长王从吾,委员有宋任穷,陈再道,张霖之,张子衡等。]

 

5-2、两天后;南宫城鲍家街;冀鲁豫省委驻地

[省委书记李菁玉正在办公室里埋头工作。南宫县战委会的郭企之和孙毅民,迈着急促的步子走进来。]

郭企之:李书记,我们抓了几个贩卖烟土的人。

李菁玉:贩卖烟土?就是大烟吗?

孙毅民:对。

李菁玉(气愤地):他们竟敢贩卖大烟。这是不可饶恕的重罪,一定要严肃处理!他们现在哪里?

郭企之:都在战委会关着呢。

李菁玉:你们是怎么抓住他们的?

孙毅民:前几天,有一个群众向我反映,说他们村里有人偷偷贩卖烟土。我就让那个群众秘密监视他们。昨天上午,那群众跑来告诉我:那些人又买了很多烟土,藏在家里。于是,我便带人到他们家里搜,就搜出了那些烟土。

李菁玉(大喜过望):好,你们干得好!一共抓住了几个人?

孙毅民:五个人。有一个人被抓住后,大喊大叫,说他是六离会的人,要我们立即释放他。

郭企之:我们知道,六离会和咱们的关系不错。所以,我们拿捏不准,对六离会的人怎么处理?

李菁玉:倒卖大烟,是不可饶恕的大罪。不管是谁的人,一律严肃处理!

孙毅民:好,我们坚决执行。

[郭企之和孙毅民转身就往外走。]

李菁玉:等一下。

[郭企之和孙毅民都停住脚步,回身望着李菁玉。]

李菁玉:把他们押到这里来,由我来处理他们。

郭企之:是。

[两个人快步走了出去。]

 

5-3、中午;南宫城内鲍家街;冀鲁豫省委驻地

[郭企之、孙毅民等南宫县战委会的人,押着五个贩卖大烟的犯人,走进了冀鲁豫省委大院。其中一个犯人进院后,扯着嗓子大喊大叫。]

犯人:我是六离会的人,我是六离会小屯村的会长宋印亭。你们竟敢抓我,知道这是什么后果吗?

战委会的人:我们不知道。

宋印亭:你们竟敢抓我!老师父是不会跟你们善罢甘休的。一定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这时,李菁玉从屋里走出来。]

李菁玉:你嚷嚷什么?

宋印亭:我是六离会的人。你们八路军竟敢抓我!

李菁玉:我们抓你,是因为你倒卖烟土。倒卖烟土是重罪,不管是谁的人,我们都绝不轻饶。

宋印亭:你们抓我,六离会的人决不会答应。

李菁玉:那你们就试试看。把这些犯人押下去,严加看管。

战委会的人:是。

[几个工作人员把这五个犯人押进了禁闭室。]

 

5-4、当天傍晚;孙李村;李耀庭家里

[一个六离会员慌里慌张地跑进来。]

六离会员:老师父,不好啦!八路军把小屯村的宋会长抓走啦。

李耀庭:他们为什么抓宋会长?

六离会员:他们说宋会长贩卖烟土。

李耀庭:宋会长没说他是六离会的人吗?

六离会员:他说了。八路军的人说,贩卖烟土是重罪,不管是什么人,都决不放过。

李耀庭:宋印亭贩卖烟土,我早就知道。这又不是什么大事,值得这样大惊小怪吗?好了,你回去吧。我去跟八路军长官说说,让他们把宋会长放喽。这点面子,我想他们还是肯给的。

 

5-5、三月二十一日上午;东进纵队司令部

[李耀庭在哨兵的引领下,走进了陈再道宿办室。]

陈再道(用手一指旁边的凳子,热情地):李先生,请坐。

[李耀庭走过去坐下。]

李耀庭(有些难为情地):陈司令,我是来求你的。

陈再道:咱们之间,何须说求。有什么事,你尽管说。

李耀庭:我是为宋会长的事来的。宋会长贩卖烟土,是他不对。但这又不是什么大事,就交给我处理他吧。

陈再道(吃惊地):什么?你说这不是大事?就他贩卖的那些烟土,足以使很多人染上毒瘾,倾家荡产。如果这都不算大事,那什么才算大事?

李耀庭:我知道,他的行为是法律所不允许的。你们把他交给我,由我来处理他。

陈再道(果断地):那可不行!如果谁家的孩子犯了法,都交给他的大人来处理,那还要王法干什么?

[李耀庭的脸色由恳切渐渐变为冷漠。]

李耀庭(冷冷地):那你是想拿我们六离会的人开刀啦?

陈再道:不是我拿你们六离会的人开刀,是你们六离会的人犯了罪,我不得不处理。

李耀庭:难道这点面子,你都不肯给吗?

陈再道:这不是给不给面子的问题,而是维护人民健康,维持社会治安的大事。违法必究,这是原则。

李耀庭:我今儿个豁出这张老脸。你就看在我的薄面上,放他一马,不行吗?

陈再道:我说过了,这不是给不给你面子的问题。我们自己制定的法律,岂能当成儿戏。

李耀庭:陈司令……

陈再道(用手一拦):李先生,你就别再替他求情了。警卫员,替我送客。

警卫员:李先生,请吧。

李耀庭(恨恨地):好,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李耀庭气乎乎地向外走去。]

 

5-6、当天晚上;李耀庭家

[李耀庭把附近几个村的二师父、三师父以及各村的会长,都集合到他家,发泄心中的忿懑。]

李耀庭:打狗还要看主人呢。陈再道连这点面子都不肯给我,真是太绝情了。我一定要报复他们。

一个二师父:干脆咱们投靠日本人算啦。跟着皇军干,再也不用受八路军的窝囊气了。

李耀庭:现在日本人在冀南根本不占上风。你没看到吗?八路军在南宫这么折腾,威县的日本人连个屁都不敢放。咱们现在去投靠日本人,那不是找着让八路军消灭吗?

赵廷娥:那咱们怎么办?

李耀庭: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啦。(他接着又愤愤地)陈再道,你等着。有了机会,我要狠狠地报复你。

 

5-7、三月二十三日上午;平乡城东北十五里处                                                      

[一条弯弯曲曲的林间小路上,骑兵团正在向西南方向急行军。忽然,一匹战马从前面飞奔而来。马上的人正是赶往平乡县城打探消息的侦察员。]

侦察员(高声喊道):团长,有紧急情况。(说完,他翻身下马,向王振祥跑来。)

王振祥:停止前进!

[部队停止前进。王振祥跳下战马,也向侦察员走去。]

侦察员(快步跑到王振祥面前,行个军礼):报告团长,有一百多名鬼子乘坐五辆汽车,从邢台来到平乡。平乡城里的敌人正在一家饭铺里,设宴款待新来的日军。汽车就停在十字大街,由县保安团为他们放哨。

王振祥(转向邓永耀):这里离平乡城还有多远?

邓永耀:这里是刘庄,前面是夏庄。离平乡城还有十五里。

王振祥(思考着):我们昨天攻占了广宗县城。宋任穷政委还在广宗县城等着我们的好消息。如果我们拿不下平乡城,怎么向宋政委交代?

邓永耀:我建议,我们立刻加快行军速度,趁新来的日军立足未稳,赶过去夺取平乡城。

王振祥(兴奋地):好,这个主意不错。

邓永耀:同时,再派一个连火速赶到西郭桥村,炸毁通往威县公路上的两座桥梁,切断威县之敌的增援。

王振祥:对。(他随即高声喊道)三营一连。

一连长(跑出队列):到。

王振祥:你立即带领一连赶到西郭桥村,炸毁通往威县公路上的桥梁。

一连长:是。

[一连长转身向下跑去。]

王振祥:其他部队向平乡城,跑步前进。

战士们:是。

[骑兵团向平乡县城急驰而去。]

 

5-8、平乡城附近

[战士们到了平乡城附近,将马匹隐藏好。]

王振祥(立刻开始部置任务):二营和三营从县城东门进攻;一营从北门攻击。

三位营长(齐声):是。

王振祥(又转向邓永耀):老邓,我随二、三营行动,你随一营行动。

邓永耀:好。

[战士们立刻分成两路,一路由邓永耀带领,奔向北门;一路由王振祥带领,奔向东门。]

 

5-9、平乡城东门外

[二营和三营很快便赶到平乡城东门外。]

王振祥(高声命令):同志们,给我狠狠地打!

[战士们向敌人发起了猛烈攻击。城门上的敌人顿时慌了手脚,胡乱放了几枪便弃门而逃。战士们抢占了东门。]

王振祥(立刻吩咐):这里留下一个排,把守城门。其他战士向城里攻击前进。

战士们:是。

[战士们迅速向城里冲去。]

 

5-10、平乡城十字街的饭铺里

[日伪军正在饮酒作乐。一个个敞胸露怀,大喊大叫;饭桌上杯盘狼藉,地上躺着两个烂醉如泥的日本兵,机枪、步枪横七竖八地放在一旁。县城东门的枪声并没有惊动敌人,因为他们的吵闹声盖过了远处的枪声。]

 

5-11、平乡城十字街

[战士们冲到十字街,向饭铺里的敌人猛烈开火。敌人这才如梦初醒,惊慌中撞翻了桌子、凳子,蜂拥着向门外逃去。有的摔倒在地,被踩得嗷嗷乱叫;有的拚命从窗户往外爬,被划得头破血流;挤不出去的就往桌子底下钻。挤出饭铺的敌人不顾一切地奔向汽车,企图乘车逃跑。]

[这时,敌人乘坐的汽车已经被二营的战士点燃。五辆汽车都变成了火球,周围浓烟弥漫。敌人见此情景,又向县城北门逃窜。没逃多远,一营战士迎头赶到,对准只顾逃命的敌人一阵猛射。跑在最前面的二十多个敌人没来得及喊叫一声,就一个接一个地倒在地上。敌人见北门突围不成,又向西门城楼逃去。]

 

5-12、平乡城西门

[敌人逃到西城门,登上城墙和城门楼,凭借坚固的工事,固守待援。]

 

5-13、平乡城西门附近

[战士们也很快追到西门不远处。]

[王振祥和邓永耀将指挥部推进到离西门不远的一座小院,进行作战部署。]

王振祥:二营集中火力压制城门楼上的敌人,三营兵分两路,从南北两侧打通房屋,攻击城门楼。

两位营长:是。

[二营长指挥战士们枪炮齐发,用猛烈的炮火压制住敌人;三营长和指导员则各带一个连,分别向南北两个方向冲去。]

 

5-14、城门楼南面不远处

[三营长带领二连的战士,来到南面离城门楼不远的一座院落,进到高大的堂屋里,用枪托和铁棍将后面的墙壁凿开一个大窟窿,然后便从那个大窟窿里向敌人发起了攻击。]

 

5-15、城门楼北面不远处

[指导员带领的一连战士,也在城门楼北面将一座房屋的墙壁打通,向敌人发起进攻。]

 

5-16、城门楼上

[敌人仍然顽强抵抗,固守待援。战斗进行得异常激烈,一直持续到下午五时,战士们才冲上城门楼将日军歼灭,并占领了平乡县城。]

叠影字幕,画外音

随后,骑兵团又陆续攻占了曲周、鸡泽、南和等县城。由于平乡和南和两座县城,都在邢台至临清的公路上。日军为了打通交通线,很快便增派大量兵力,猛攻平乡、南和。八路军为避免重大伤亡,适时撤出了这两座县城。

 

5-17、三月下旬;威县城北;警备第一旅旅部大门外

[廖仲符身穿灰白色长衫,头戴浅灰色礼帽,带着两个化装成小伙计的战士,来到伪军警备第一旅旅部大门外。]

哨兵:你们是干什么的?

廖仲符:我是高旅长的表弟,有事要见高旅长。

[两个哨兵有些怀疑,上下打量着廖仲符。]

廖仲符(走向其中一个哨兵):小兄弟,你不认识我啦?我以前来找过高旅长。

哨兵(这才想起来,马上满脸堆笑):你等着。我去给你禀报。

[那哨兵转身跑进大门。不一会儿,高士举从里面迎了出来。]

高士举:不知廖先生到来,有失远迎。请多多见凉。

廖仲符:高旅长,不必客气。

高士举:廖先生,请到里面细谈。

廖仲符:好。

[廖仲符跟随高士举走进大门。]

 

5-18、警备第一旅旅部大院内

[高士举领着廖仲符穿过大院,走进他的会客室。]

 

5-19、会客室内

[高士举殷勤地把廖仲符让到上座,又给他倒上茶水,这才开口说话。]

高士举:廖先生,你什么也别说了,我都知道了。陈司令的大军一到,震动了整个冀南。他率领骑兵大队,一举歼灭了威县城东的潘村、里村、徐村一带的赵山峰部。听说你们的另一路人马,还攻占了平乡、曲周等县城。这真是如秋风扫落叶一般。

廖仲符:我们不光要攻占鬼子的据点和县城,还要切断他们的铁路交通,使他们全身瘫痪。

高士举(红着脸):以前都是我有眼不识泰山,辜负了你一片好意。现在我决定弃暗投明,参加八路军,跟你们一道抗日。

廖仲符:高旅长,欢迎你!

……

叠影字幕;画外音

接着,东纵首长将这支部队调到七级,进行短期的整训。随后,便将他们改编为“冀南抗日游击第二师。”由高士举之子高西伯担任师长,李继孔担任副师长,荆玉楼担任参谋长,宋彩芹担任政治部主任。

 

5-20、南宫城;东进纵队司令部;会议室。

[陈再道坐在办公桌前;卜盛光坐在办公桌旁边。程启光正坐在屋子当中的高凳子上,向他俩汇报情况.]

程启光:……我们在隆平、任县与当地武装密切配合,先后歼灭了多股伪军,打开了那一带的局面。接着,我们又向北,逐渐逼近山口镇的鬼子,并向他们发出最后通牒。山口镇的鬼子害怕被歼,趁夜晚逃往柏乡城。最近,我们已经逐步接近了敌人的平汉交通线。

陈再道(赞赏地):很好。

程启光(继续):我之所以要专门来向你汇报情况,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最近,刘磨头经常和我们搞摩擦,后来竟发展到公开向我们发起攻击。我们一调查才知道,他原来暗中投靠了日本人,被日军收编为“华北剿共第二纵队”。

陈再道(突然兴奋地):这就对啦!原来‘根’在这儿呢!

程启光(疑惑地):什么“这就对啦”?什么“根”在这儿呢?你都把我弄糊涂啦!

陈再道(笑了):事情是这样的。半月前,邱庆福带着将近一千人的一伙土匪,窜到南宫城北的樊家庄一带烧杀掠抢,危害百姓。我派人给他送信,要他返回原地,他却置之不理。我一直想不明白,是谁给他这么大胆子,竟敢跑到我们眼皮底下胡作非为?……现在我才明白,原来‘根’在刘磨头那儿。邱庆福是刘磨头手下的一个小头目。他们是仗着有日本人撑腰,想和我们较量较量。

程启光(惊讶地):将近一千人?在樊家庄一带胡作非为?樊家庄离南宫城还不到一公里!

陈再道:要不我就想不明白,他们哪儿来的这么大胆子?

程启光(郑重地):这太危险啦!怎么不赶紧解决他们呢?

陈再道:我也是刚从威县东面回来。再说,南宫城里现在只有两个连的兵力,解决这伙土匪远远不够。

程启光(更加紧张):只有两个连?你手下的骑兵大队呢?

陈再道:我把他们派往宁晋、新河去啦。

程启光(瞪大双眼):啊!你这不是在唱‘空城记’吗!那些土匪来攻城怎么办?

陈再道(笑着):我料他们也不敢!不过,我正在考虑解决他们的办法。

程启光:我这次是来汇报情况的,只带了一个警卫班,也帮不上你的忙。请你赶紧往这里集中部队。

陈再道(笑着):先别忙着集中部队。你赶紧帮我想一个不战而驱人之兵的办法。

程启光:你是说兵不血刃,巧妙解决?

陈再道:对。

程启光(低下头沉思着):依我看,邱庆福虽然十分猖狂,但目前还不敢公开与我们对抗,表面上还在接受八路军领导。我们可以利用这一点,智取这伙土匪。

陈再道:怎么个智取法儿?

程启光:樊家庄村北不是有个大场子吗?我们就利用那个大场子,给他们摆个迷魂阵。

陈再道:你说详细点儿。

程启光:咱们以“东进纵队”的名义,给邱庆福发一个通知,要他在这个月的二十八日,把部队带到樊家庄村北的大场子里,接受我们检阅。我想,他一定会前来。只要他一来,我们就在那个场子里把他们消灭掉。

陈再道:好,就这么办。

 

5-21、当天下午:樊家庄;邱庆福部队驻地

[一个八路军通讯员,大步走进了邱庆福部队的指挥部。]

邱庆福(望着通讯员):你到我这里来,有何贵干?

通讯员:我是来给你送通知的。

[通讯员说着,将“通知”递上去。]

[邱庆福接过“通知”,认真观看。]

叠影字幕;陈再道的声音:

邱司令:

东纵司令部经过研究,决定在樊家庄村北的大场子里,检阅所有在南宫的部队。请你务必在本月二十八日上午,把部队带到那个大场子里接受检阅。

              东进纵队司令员   陈再道

                               三月二十六日

邱庆福(看完通知,低下头想了想):我知道啦。你回去告诉陈司令,我一定准时赶到。

通讯员(一抱手):告辞。

[通讯员转身向外走去。]

 

5-22、三月二十七日晚上;樊家庄

[陈再道将司令部推进到樊家庄,驻进一座有三道门的深宅大院里。]

 

5-23、二十八日早晨;樊家庄村北头

[陈再道悄悄在一座高房子上架起几挺机枪,以防不测。]

 

5-24、二十八日上午;樊家庄村北的大场子里

[邱庆福带着队伍来到场子外面。他的士兵全都子弹上膛,高度戒备。他先站在场子外边观察了一番,发现八路军只有两个连,比他们的人少得多,这才让队伍进场接受检阅。]

程启光(开始布置会场。他首先向东进纵队的两个连):你们站在西边。对,对!好!(他又转向邱庆福的部队)你们站在东边。唉,对,对。就是这里。大家都站好啦!

[会场布置完毕。这是程启光事先和陈再道商量好的。将东纵的两个连布置在场子西边的一道干壕沟前面,万一发生意外,随时都可以躲进壕沟,发起攻击。将邱庆福的部队布置在场子的另一边。场子另一边也是一道壕沟,里面水很深,难以徒涉;一旦打起来,他们想跑也跑不掉。]

[程启光站在场子正中的一张方桌上,开始向全体受阅官兵讲话。]

程启光:同志们!

当前,我们冀南抗日根据地已经初具规模,控制区域已经达到了五六个县。同时,还正在向四外发展。……

[这时,一位作战参谋走到邱庆福身边。]

作战参谋(低声):邱长官,陈司令请你到司令部开会,有要事相商。

邱庆福(犹豫了一下,然后向身边的人吩咐):你们注意点儿!有什么意外情况,马上去叫我。

身边的人:好,你去吧。

邱庆福:走。

[邱庆福带着七八个卫兵,跟随作战参谋向司令部走去。]

 

5-25、樊家庄;东进纵队司令部

[邱庆福等人跟随作战参谋来到第一道院门外]

作战参谋(停住脚步,转身对邱庆福,客气地):邱长官,里面屋子小,留几个兄弟在这里休息吧。

[邱庆福丝毫没有怀疑,留下几名卫兵,只带四名卫兵进了第一道门。]

[到了第二道院门,作战参谋又向他作解释。]

作战参谋:邱长官,司令部只有一间房子。陈司令在里面等你,想和你单独会谈。是不是让他们留在外边?

[邱庆福向里面看了一眼,发现里面确实只有一间房子,又见作战参谋的表情十分坦然,这才朝四名卫兵摆摆手。]

邱庆福:你们留下。

[于是,四卫兵都留在院里,邱庆福自己朝屋里走去。]

 

5-26、屋内

[邱庆福刚一进门,就被躲在门后的几名战士用枪顶住了后背。一个战士用毛巾堵住了他的嘴。他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就被捆了个结结实实。门外的四名卫兵也同时被缴了械。]

[邱庆福虽然被堵住了嘴,但仍然发出“呜呜呜呜”的抗议声。]

陈再道(从里屋走出来,严厉地):把他们押下去。

战士们:是。

[战士们将邱庆福和他的卫兵押出去。]

陈再道(接着又转向作战参谋):你马上赶回大场子里,把他们中队长以上的干部都召集到这里来。

作战参谋:好,我马上就去。

 

5-27、村北大场子里

[作战参谋又回到大场子里。程启光仍在检阅部队。作战参谋走到程启光身边。]

作战参谋(压低声音):陈司令和邱长官吩咐,中队长以上的干部都到司令部开会。

[作战参谋虽然故意压低了声音,但是周围的人还是都听得很清楚。]

程启光(思忖了一下,然后提高声音):大家都停下。

[战士们都停下来,面向程启光,列队站在场子里,。]

程启光:刚才接到命令,中队长以上的干部都到司令部里开会。(他接着宣布)中队长以上的干部出列。

[七八个中队长以上的干部按照命令,走出受阅官兵的队列。]

程启光:到司令部开会去。

中队长们:是。

[中队长以上的干部,跟随作战参谋向司令部走去。]

程启光:我们继续检阅。

……

 

5-28、东进纵队司令部。

[这些头目一进院,就被早已准备好的战士们缴了械。

 

5-29、大场子里

[邱庆福的士兵看到管事的人都被带走,几个心眼多的人产生怀疑,并相互嘀咕起来。]

士兵甲:这是怎么回事?

士兵乙:我们的负责人一个个都被带走,而且光见走不见回来。

士兵甲:这里面是不是有诈呀?

士兵丙:我们上当了。邱司令可能被扣押了。

一个死硬分子(嚷叫着):把邱司令交出来。

[其他一些人也都准备掏枪反抗。这时,东纵的两个连早已撤进后面的壕沟里,抢先开枪射击。布置在高房上的机枪也向他们射来一串串子弹。]

[这些土匪后退无路,加之群龙无首,乱作一团。有的跳进水里,有的被打死或打伤,有几个匪徒竟跑到司令部跟前,做了警卫员和炊事班的俘虏。]

[战斗很快结束。陈再道又将司令部撤回南宫城里。]

 

5-30、当天中午;东进纵队司令部

[程启光走进陈再道的宿办室。]

程启光:捣乱的土匪被歼灭了。我也该回去了。

陈再道:你回去后,要密切注意刘磨头的动向。一旦有什么异动,马上向我报告。

程启光:好。

[程启光随即便赶了回去。]

 

5-31、尧山县;东纵第一团团部

[回到团部,程启光立刻将连以上干部召集到一起,向他们介绍智擒邱庆福的情况。]

程启光:我们活捉了邱庆福,消除了陈司令身边的隐患。然而,邱庆福是刘磨头的人。我们抓了他,刘磨头会不会报复我们?

一个营长:根据刘磨头的性格,他一定会的。

程启光:大家回去后一定要提高警惕,密切注意刘磨头的一举一动。一旦发现可疑情况,立即向我们报告。

大家(齐声):是。

 

5-32、两天后;尧山县;东纵第一团团部

[一个侦察员悄悄走进程启光的办公室。]

程启光:你掌握了什么新情况?

侦察员:刘磨头要袭击我们驻邢家湾的部队。

程启光:你坐下,详细说说。

侦察员(在一个凳子上坐下后,开始汇报):最近,我经常和刘磨头的人打交道,还和他们的一个侦察兵成了好朋友。我们经常互通情报,有时还在一起喝酒。昨天晚上,我们又在一起喝酒。喝到几分醉后,他结结巴巴地告诉我,刘磨头听说邱庆福被处决后,很愤怒,扬言要为邱庆福报仇,并且正在调集部队,准备袭击我们驻邢家湾的部队。

程启光(认真地):你提供的情报很重要。你立刻赶回去,密切监视刘磨头的一举一动。

侦察员:好。

 

5-33、当天傍晚;第一团团部

[到了傍晚,又有一个侦察员回到团部。]

侦察员:我们发现刘磨头的部队都在向北集结,目标可能是隆平县东部的某个地方。

程启光:他们的目标是邢家湾。

侦察员(急切地):那我们怎么办?

程启光(严肃地):这个情况很严重。我们要立即向陈司令报告。(他随即拿出纸和笔,开始写信。写好后,他拿着信走到门口):通讯员。

一个通讯员(跑到门前):到。

程启光:你立刻把这封信送到南宫,交给陈司令。

通讯员:是。

(通讯员接过信,转身跑了出去。]

 

5-34、南宫城内;东进纵队司令部

[陈再道、宋任穷和卜盛光聚集在会议室里,正在研究如何解决刘磨头的问题。]

陈再道:根据程启光的来信,刘磨头正在调兵遣将,准备袭击我们驻邢家湾的部队。同时,他们还加紧了与日寇的勾结。看来,这一仗我们不想打也得打啦。

卜盛光:那我们就集中优势兵力,铲除这个毒瘤。

陈再道:这一仗怎么打?我们一定要慎重。刘磨头盘据在环水村,易守难攻。这可是一块很难啃的硬骨头。

卜盛光:所以,我们要制定一个周密的作战方案。

宋任穷:具体的作战方案,等到了那里,与当地的同志交换意见之后再制定。我们现在要确定的是,由哪些部队参战?

陈再道:当然是东进纵队和你带来的骑兵团了。

卜盛光:我建议,把骑兵大队和独立支队也加上。

陈再道:好!我们集中冀南最优秀的部队,一定能彻底铲除刘磨头。

宋任穷:由于这是一场硬仗,我和陈司令都到前线去。(他转向卜盛光):卜参谋长,你在家里留守。

卜盛光:好吧。

 

5-35、四月二日深夜;任县岭南村村外

[陈再道和宋任穷率领东进纵队、骑兵团等部队,悄悄来到地下党员李老功的家乡——任县岭南村。]

李老功(迎上来,紧紧握住陈再道的手):欢迎你们!

陈再道:刘磨头的情况怎么样?

李老功:没有什么异常。陈司令,快进村吧。

陈再道:好。

[陈再道、宋任穷等人,跟随李老功,走进岭南村。]

 

 

5-36、第二天中午;岭南村村公所

[陈再道、宋任穷、卜盛光以及任县党组织负责人李老功、任县武装工作队队长冷池哉、任县工委会主任刘振河等人,都聚集在村公所里。]

陈再道(对几位当地政府负责人):请你们介绍一下刘磨头匪军的情况。

刘振河:冷队长,你先说吧。

冷池哉:好,我先说吧。(他接着便开始介绍):刘磨头匪军有五六千人马,且驻地分散,除部分盘据县城外,其余部队遍布全县各大村庄。但是,他的精锐部队,装备较好的部队都在环水村、永福庄一带。那里是他的老巢。

刘振河:我介绍一下环水村的情况。环水村在任县城东北十余里,有百余户人家;村子四周被水环绕,西面与滏阳河相连,东、南、北三面水深三至四尺,水面宽处有十余里,窄处也有三四里,不能徒涉,易守难攻。

[大家都陷入沉思之中。]

宋任穷(思考着):这样就给我们造成了一个难题。如果我们攻打县城,他们必然紧闭城门,凭借高大城墙与我顽抗。城外的敌人也会前来增援,使我腹背受敌。所以,我们只能先打环水村和永福庄。拿下这两个村,就吃掉了其主力。

刘振河:我刚才已经说过。环水村四面环水,易守难攻。抗战前任县保安团曾经联合巨鹿保安团,几次想剿灭刘磨头,均遭失败。国民党二十九军也曾派部队围攻,亦被击退。这是块很难啃的硬骨头。

陈再道(点点头):是啊。如果强攻,肯定会造成重大损失。

宋任穷(沉吟着):最好是能够智取。

[大家纷纷点头,都陷入沉思之中。]

李老功(突然打破沉默):我有一条线索,不知能用不能用。

[大家都把目光转向李老功。]

陈再道:你快说。

李老功:前两天,刘磨头手下一个叫刘富子的中队长找到我,要求参加八路军。他说他最近发现刘磨头已经被日本人收买,出任了日本人的保安司令。他不想跟随刘磨头为日本鬼子卖命。……

[听到这里,大家都眼前一亮。]

陈再道(兴奋地):如果刘富子能为我们带路,那歼灭刘磨头就有胜利把握。老李,你马上去找刘富子,让他火速赶到这里来。

李老功:好。

[李老功马上向外走去。]

 

5-37、当天晚上;岭南村村公所

[晚饭后,李老功和刘富子一同走进村公所。]

陈再道(微笑着):你不愿给日本人卖命。这很好!作为一个有良知、有血性的中国人,就应该这样做!

刘富子:我只是不想当汉奸而已。可我也知道,我不跟刘磨头走,他绝对不会放过我。我只好参加八路军了。

陈再道:我们想让你乘船带路,端掉刘磨头的老窝。

刘富子(沉思了片刻,低声地):我同刘磨头在一个锅里吃了十来年饭,我对他下不了手。再说刘磨头心毒手狠,如果你们不能把他剿灭,他必定会找我算账,还会杀掉我全家老小。两年前有个班长因对刘磨头不满,投奔了任县保安团,并领着保安团来攻打环水村。事后,刘磨头派人把那班长和跟他跑的几个人捉来凌迟碎尸,把他们全家杀得一干二净。我怕我会重蹈这个覆辙。

宋任穷(耐心地):你不要和刘磨头讲义气。他已经投靠了日本人,与中国人民为敌,我们岂能再和他讲义气。只有坚决铲除他,你和家人的安全才有保证。你既然想参加八路军,又不想背叛刘磨头。这样的想法是错误的。

刘富子:你们能保证把他剿灭吗?

宋任穷:当然保证。我们调集了骑兵团和骑兵大队,还有东进纵队和马玉堂支队。我们的兵力远远超过了他的兵力。现在就差一个熟悉地形的人带路了。只要你答应为我们带路,刘磨头插翅也难逃。

陈再道:这一次我们是下定了决心,不惜一切代价把这个毒瘤割掉。你放心吧,我们一定能够做到。

刘富子(点点头):我只带路,不动手。

陈再道:可以。

宋任穷:就按你说的办。

[陈再道迅速做出了围歼刘磨头的部署.]

陈再道:骑兵团二营、三营围歼驻扎在环水村外围永福庄、郑家庄一带的匪兵;骑兵大队封锁东、南、北三面水面,防止环水村土匪乘船外逃;骑兵团一营、东进纵队和马玉堂支队在刘富子的引导下,乘船直捣环水村。

大家(齐声):是!

 

5-38、四月四日拂晓;环水村周围的水面上

[大雾迷漫,一丈以外很难看见人影。]

[刘富子和八路军突击队,乘坐两只小船离开西岸,向环水村疾进。]

 

5-39、环水村西头不远处

[小船一直前进到距离村头二十多米的地方,村口的哨兵才发觉。]

一个哨兵(用土匪黑话):哪个台铺的?

刘富子:一台三铺的。

哨兵:门朝哪面开?

刘富子:门朝北面开?

哨兵:日从哪方出?

刘富子:日从西方出。

哨兵:是刘中队长吧?

刘富子:是啊!我刚从外边回来。

[哨兵这才不吭声了。突击队连忙催舟急进,然后迅速登岸,将几个哨兵包围起来。]

突击队长:不许动!

哨兵:别误会,别误会。

突击队长:没误会。

哨兵:你们是……?

突击队长:八路军。

哨兵(大惊失色)啊!刘中队长,刘中队长。

[这时,刘富子早已躲到一边去了。]

突击队长:把这几个俘虏押下去,严加看管。

战士们:是。

[有几个战士将这些俘虏押下去。然后,突击队顺地形展开,待后续部队相继赶到后,迅速向环水村发起攻击。]

 

5-40、环水村内

[村里的土匪被这突如其来的枪声惊醒,从被窝里爬出来,准备顽抗。]

[东纵一团在程启光的率领下,顺着一条小街往里冲。刚冲了不到一百米,迎面出现一个“丁”字街口。]

程启光(向大家摆手):停下。

[大家都停住脚步。]

程启光:我去看看。

[程启光悄悄探出头向南北两侧观察,发现南面有几十个匪兵向这里跑来。他断定这是敌人想要突围。]

程启光(大喊一声):同志们,跟我上!

[程启光率领战士们冲进南北街,向敌人一阵猛烈射击。敌人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慌忙向后撤退。战士们紧紧追赶。]

[这时,其他方向的指战员也都攻进村里,从四面将敌人包围,并逐步缩小包围圈。最后将残敌包围在一个大四合院内。]

[敌人龟缩在里面,拚命向外打枪。]

 

5-41、四合院南面不远处

[在一道矮墙后面,程启光、马玉堂和骑兵团一营营长聚在一起,商议对策。]

程启光:敌人躲在这座大院子里负隅顽抗,不肯出来。我们应该想个办法冲进去。

马玉堂:我建议,让刘富子向土匪喊话,瓦解、分化敌军。大家看怎么样?

骑兵团一营长:我同意。

程启光:好,就这样定啦。(他转向警卫员)快去把刘富子叫来。

警卫员:是。

[警卫员转身向下跑去。很快便把刘富子领了过来。]

程启光:请你向大院里喊话,瓦解敌军。

刘富子:好。

[刘富子随即站到一个敌人枪炮打不到的高处,开始向院里喊话。]

刘富子:兄弟们,我是刘富子。放下武器吧!刘磨头暗地里投降了日本人,我们不能干出卖祖宗的事。八路军优待俘虏,只要放下武器,不打不骂不杀。愿意回家的可以回家,不愿意回家的欢迎参加八路军,一道打日本人。

[这一番话果然见效了,里面的枪声渐渐稀落下来。随即便从里面传出喊话声。]

里面的人:你们说话算数吗?你们能保证不杀我们吗?

刘富子:能!绝对能!

[里面的枪声完全停下来。]

里面的人:刘富子,你说话管用吗?人家八路军能听你的吗?

[这时,陈再道已经来到这里。他连忙走到刘富子身边。]

陈再道(提高声音):里面的弟兄们!你们听着!我是东进纵队司令员陈再道。我们八路军优待俘虏。只要没有血债的,我们保证一个不杀!

里面的人:那我们投降。

[随后,这些人走出大院,向八路军投降。]

陈再道(向大家吩咐):把这些俘虏押下去。

战士们:是。

[一部分战士押着俘虏向外走去。]

陈再道:马上打扫战场。

战士们:是。

 

5-42、环水村大街上

[五分钟后,战场打扫完毕。]

程启光(走到陈再道面前):报告,没有发现刘磨头。

陈再道:继续找。

程启光:我问过好多人。他们都说这两天没见过刘磨头。

陈再道:走!咱们再去审问俘虏。

程启光:好。

 

5-43、关押俘虏的院子

[陈再道、程启光、马玉堂等首长,走进大院。]

陈再道(一进院便向大家问):你们谁知道刘磨头跑哪儿去啦?

一个匪兵头目:长官,我们刘司令……不,是刘磨头……刘磨头三天前就带着他的姘头和十几名亲信,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陈再道:谁知道他去哪儿啦?

匪兵:我们都不知道。他没说,我们也不敢问。

[这时,一个通讯员快步跑进来。]

通讯员:报告!骑兵团二营、三营已经将永福庄、郑家庄的土匪全部歼灭。

陈再道(高兴地):这太好了!

……

叠影字幕;画外音:

四月中旬,陈再道和宋任穷决定成立冀南军区。由东进纵队首长兼任军区领导,并初步划定了五个军分区。

 

5-44、四月中旬;南宫城;东进纵队司令部

[陈再道正在自己宿办室里的办公桌前,看一份文件。宋任穷匆匆走了进来。]

宋任穷:陈司令,你找我?

陈再道(点点头,放下手里的文件):津浦支队在鲁西北已经初步打开了局面,部队发展也很快。

宋任穷:听说他们已经发展到了一千多人。

陈再道:是啊。然而,由于他们距离我们比较远,沿途的形势又很复杂,所以联络起来很不方便。我想给他们配备一部军用电台。你们看怎么样?

宋任穷:好啊。有了电台,联络就方便多了。

陈再道:你立即通知孙继先,叫他尽快派人来领。

宋任穷:好。

 

5-45、四月二十六日上午;西河头村村头

[徐向前和政治部副主任刘志坚,率领“路东纵队”,向冀南出发。刘伯承、邓小平等人,一直将他们送到村外。]

刘伯承(握着徐向前的手,亲切地):我在响堂铺战斗时说过,我们一分手,你就会打胜仗。现在我们又分手了,我等着你们的捷报。   

徐向前(谦虚地):是部队打得好。  

邓小平:今天上午,陈赓率领“路西纵队”出发了。现在你也要向冀南进发。我也很想到冀南打几仗。祝你们旗开得胜,我们一定能在冀南见面。    

徐向前:好,冀南见!

[徐向前跃身上马,又回过头来,向送行的战友们挥手。]

徐向前:同志们,冀南见!

邓小平:冀南见!  

刘伯承(望着徐向前渐渐消失的身影,感慨地):冀南情况复杂,又是大平原,打游击可比不了山地。向前同志的这副担子可不轻!

邓小平:是啊。

 

5-46、五月二日上午;南宫城西

[徐向前率领“路东纵队”翻越太行山,横穿平汉路,经过四昼夜长途行军,于五月二日抵达南宫。]

[陈再道、宋任穷等领导人赶到城外迎接。]

陈再道(迎上去和徐向前热烈握手):副师长,我们有几个月不见了。我真想你呀!

宋任穷:是啊,我们都盼着你来掌舵呢。

徐向前(热情地和他俩握手):冀南根据地初具规模,你们开了个好头。以后的工作就好干多了。

陈再道:副师长,请进城吧。

徐向前:好。

[徐向前、陈再道、宋任穷并肩走进南宫城。]

 

5-47、南宫城内;大街上

[徐向前一边走,一边向大家介绍情况。]

徐向前:四月二十一日,毛主席、刘少奇、张闻天联名致电朱总司令、彭副总司令、刘师长、邓政委等人,要求我们向河北、山东平原地区派遣更多部队。

我们接到电报后,立即开会落实中央的指示。大家一致决定:让我率领由一二九师七六九团、一一五师六八九团和曾国华支队组成的‘路东纵队’开赴冀南,与你们会合;让陈赓率领三八六旅主力,组成“路西纵队”,向平汉线西侧的邢台、沙河一带展开。由王新亭率领七七一团,进入平汉线东侧的永年、肥乡、成安一带活动。这一部署,以发展冀南平原游击战争为重点,直接威胁平汉、津浦两大铁路干线,并可形成,东接鲁西北、南进豫北的有利态势。

陈再道(兴奋地):这样一来,我们就更有信心了。

宋任穷(激动地):以后有徐副师长掌舵,我们就可以放开手脚去干了。

陈再道:对。

徐向前(认真地):我们这次来冀南平原作战,没有大山作依托,没有深沟峭壁藏身,还要面对日军的机械化部队,确实于我很不利。但决定战争胜负的主要因素是人,而不是武器。我国是个人口大国,有四万万同胞。只要我们把全国的老百姓都发动起来,组成一道坚不可摧的‘人山’,就一定能够战胜武器先进的日本侵略者。

陈再道:对!

宋任穷:首长说的好!

……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telescript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