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电视剧本创作室 | 招聘求职 |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小学生群口相声剧本(防骗技巧)
老人节孝敬关爱父母题材搞笑小
经典搞笑禁毒小品剧本(缉毒英雄
司机抢车位超级爆笑话剧剧本《
适合7个人演的小品剧本(最美的
银行服务宣传题材相关剧本《我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改进部门工作作风的音乐剧 9-19
医生和病人音乐剧剧本(不一 9-17
尊老敬老过重阳感人情景小 9-14
大学生搞笑情景剧剧本(犯错 9-12
新兵入伍搞笑小品剧本,新兵 9-10
还珠格格搞笑小品剧本,还珠 9-8
医护人员音乐剧剧本(妈妈我 9-6
关于欢迎新同学的小品,迎新 9-3
建筑公司房屋设计小品剧本 8-31
弘扬公务员正能量音乐剧剧 8-29
绿色运动才是健康养生最有 8-20
红色革命情景剧剧本(红军精 8-18
退伍老兵晚会小品,老兵退伍 8-15
最新最适合国庆节表演的教 8-12
改进工作作风整改措施音乐 8-10
医患关系音乐剧剧本(不一样 8-8
中秋节表演的节目喜剧小品 8-6
教师节晚会主题创意节目搞 8-2
小学经典优秀儿童音乐剧剧 7-31
中国革命题材音乐剧剧本(红 7-30
廉洁从教做幸福教师小品剧 7-28
医院感人情景剧剧本8人(妈 7-26
八一建军节大学生新兵入伍 7-24
关于互联网发展的情景剧剧 7-22
企业改制小品,公司转型小品 7-8
关于低头族手机危害的超搞 7-5
银行工作中的小情景剧,银行 7-3
电信行业情景剧剧本(让生活 6-30
网购情景剧剧本《大数据时 6-27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电视剧本 > 历史电视剧本 > 重大革命历史题材电视连续剧《鏖战冀南》第四集
 
授权级别:普通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电视剧本-历史电视剧本   会员:趣味厅123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8/9/10 6:56:06     最新修改:2018/9/11 8:54:44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重大革命历史题材电视连续剧《鏖战冀南》第四集
作者:高满京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视剧本、电视栏目短剧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第四集

 

 

4-1、武强县城;青年抗日义勇团司令部

[赵子侦和联络官找到青年抗日义勇团,对段海洲说出他们的意图。]

段海洲(一听就火了):你们是不是想吃掉我们?

赵子侦:话别说这么难听。都是为了抗日麻。

段海洲:回去告诉你们的赵司令,不加入你们,我们照样抗日。咱们大路朝天,各走半边。

联络官:你还是再考虑考虑。

段海洲(果断地):不用考虑了。(他转向勤务兵)替我送客!

勤务兵:请吧。

[赵子侦和联络官只好向外走。]

 

4-2、武邑县城;河北民军第二路军司令部

[赵子侦和联络官一前一后,走进赵云祥的办公处。]

赵云祥(关切地):事情办得怎么样?

联络官:段海洲断然拒绝。他说不加入我们,他们照样抗日。

赵云祥(愤怒地):段海洲,你这么不识相!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传我的命令,各部队向段海洲的部队附近集结。

刘锦堂(走到赵云祥面前):赵司令,我们应该集中兵力攻击他的一个点儿,把他们从那个地方赶出去。只有这样,才能有效地压缩他们的地盘,扩大我们的地盘。

赵云祥:攻击一个点儿?(他低下头想了想)段海洲刚刚占领了献县,还没有站稳脚跟。我们就重点攻击他的献县。你看怎么样?

刘锦堂:同意。

赵云祥(立刻提高声音):潘子明。

潘子明(快步走到跟前):到。

赵云祥:你带领第一团两个营赶到献县,迅速向段海洲的部队发起攻击。如果他们不撤退,就将他们彻底消灭。

潘子明:是。

赵云祥:赵群祥、罗梦先。

二人(都向前一步,齐声):到。

赵云祥:带领你们的特务连和骑兵连迅速赶到献县,配合一团作战。

二人(齐声):是。

赵云祥:戴心宽。

戴心宽(快步走上前来):到。

赵云祥:你带领第二团的一个营迅速赶到冀县,与段海洲的部队作战,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把他们赶出冀县。

戴心宽:是。

 

4-3、第二天下午;献县南部

[潘子明的两个营从东南方向,向刚进入献县不久,还未站稳脚跟的段海洲的部队发起猛攻。与此同时,赵群祥和罗梦先分别带领特务连和骑兵连,从西南方向发起攻击。]

[段海洲的部队仓促应战。双方展开激烈的战斗。]

4-4、当天傍晚;武强县;抗日义勇团司令部

[一个通讯兵气喘嘘嘘地跑进来。]

通讯兵:报告,我们驻在冀县的部队被赵云祥包围,双方发生激战。

段海洲:冀县?(他快步走到军用地图前,边看边问):战况如何?

通讯兵:战况不容乐观。我们的地盘已经被压缩。

[段海洲低下头沉思着。]

[这时,又有一个通讯兵跑进来。]

通讯兵:报告,赵云祥的部队攻击我们驻献县的人马。

段海洲(吃惊地):战况如何?

通讯兵:战况吃紧。我们的部队已经全线后撤。

[段海洲神情严峻,低下头思索着。]

朱家恺:段司令,我建议,先把部队从献县撤出来。

段海洲(懊恼地):献县是我们从日本人手里夺来的。就这样送给赵云祥,我实在不甘心。

朱家恺:大丈夫能屈能伸嘛。

段海洲(点点头):好吧。

朱家恺:传令下去,部队撤出献县。

通讯兵:是。

 

4-5、三天后;抗日义勇团司令部

[朱家恺迈着急促的脚步,走进段海洲的办公室。]

朱家恺:段司令,我们撤出献县后,赵云祥的部队仍然对我们穷追不舍。现在,我们的地盘已经迅速缩小。你快拿主意吧。

段海洲(心慌意乱地):让我想想,让我仔细想想。

[段海洲焦燥地在屋里来回踱步。]

朱家恺(思考着):如果想不出好办法,就只能向赵云祥求和。

段海洲:求和?他会答应吗?

朱家恺(没有回答,而是问):如果他再要求收编我们的人马,我们答应不答应?

段海洲(果断地):绝对不能答应。

朱家恺:那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段海洲:就请你跑一趟吧。

朱家恺:好。

段海洲:不管他答应不答应,你都要快去快回。

朱家恺:你放心吧。

 

4-6、武邑县城;“河北民军第二路军”司令部

[朱家恺走进赵云祥的司令部。]

赵云祥(面向朱家恺,趾高气扬地):你到我这里来,有什么贵干呢?

朱家恺:我是奉段司令之命,来向赵司令求和的。

赵云祥(傲慢地):求和?你们现在来求和,不觉得太晚了吗?

朱家恺:赵司令,大人有大量,别跟我们计较。

赵云祥(冷笑着):别跟你们计较……说得轻巧。(他突然一扬手)你们没有资格向我们求和,做我们的俘虏还差不多。

朱家恺:赵司令……

赵云祥:你别说啦。你已经是我们的俘虏啦。从现在开始,你们来多少人,我就扣多少人。这倒省事,不用我们抓,俘虏就自己送上门了。

刘锦堂:哈哈哈……

赵子侦:嘿嘿嘿……

刘锦堂:来人!把这个俘虏押下去。

[几个士兵涌进屋来,把朱家恺带走了。]

赵云祥(对朱家恺的几个卫兵):回去告诉你们段司令,多给我送几个俘虏来。

[几个人都大笑起来。]

 

4-7、武强县城;抗日义勇团司令部

[当天傍晚,前去与赵云祥谈判的一个参谋,慌慌张张地跑了回来。]

段海洲(焦急地):谈判结果怎么样?

参谋:赵云祥不光不接受我们求和,还把朱家恺参谋长给扣押了。

[段海洲的心情更加紧张,焦燥地在屋里来回踱步。这时,他的政治秘书、共产党员陈元龙悄悄走了进来。]

陈元龙:段司令。

段海洲(用手指了指旁边的椅子):坐吧。

陈元龙(走过去坐下):段司令,……

段海洲:你别说了,我知道你的意思。你容我再想想好吗?

陈元龙:好。(停了一会儿,又轻声地)根据目前这形势,我们只能求八路军帮忙了。

[段海洲低着头,没有吭声。]

陈元龙:我以前跟你说过,八路军跟别的军队不一样,他们是坚决抗日的队伍。

段海洲:这我知道。我在北平读大学的时候,就对共产党有接触。当时我就对他们印象很好。

陈元龙:那你还犹豫什么呢?

段海洲:……

陈元龙:只有和八路军联合起来,才能摆脱赵云祥的纠缠。现在到了下决心的时候。

段海洲(经过一番思索,毅然地点了点头):好,我答应你。

陈元龙:这太好啦!

段海洲:请你到南宫去一趟,向陈司令说明我的意愿。

陈元龙(高兴地):好,我明天就去。

[第二天,陈元龙就向南宫城赶去。]

 

4-8、南宫县城;东进纵队司令部

[陈再道、李菁玉、卜盛光三个人,正聚集在会议室里开会。刚刚从武强县赶来的陈元龙也在座。]

……

李菁玉:我觉得,段海洲和赵云祥的矛盾可以利用。

卜盛光:对,我们还像解决“巨鹿事件”那样,从中调解,使双方和好,把他们都拉进抗日队伍。

李菁玉:段海洲和赵云祥是冀南比较大的两股武装。如果能促使这两股武装与我们合作,来一个“三方联合”。这不仅对巩固南宫根据地有利,也为我军向南打击威县的日军,解除了后顾之忧。

陈再道:让他们和好……段海洲肯定没问题;恐怕那个赵云祥不好说服。

李菁玉:我看问题不大。赵云祥欺负段海洲,是为了发展他的势力,扩大他的地盘。如果他拒绝与我们联合,一旦我们双方联合起来,他就会被孤立。这么简单的道理,我想他不会不懂。

陈再道(转向陈元龙):你的意见呢?

陈元龙:我认为“三方联合”的设想很好。如果赵云祥不参加,他就会被孤立,地盘不仅不会扩大,还会缩小。

卜盛光(也点点头):对。

陈再道:那就这样定啦。(他转向陈元龙)你马上赶回去,把我们的想法告诉段海洲。让他尽快赶来和我们洽谈。

陈元龙:好,我立即赶回去。

陈再道:至于那个赵云祥,我们也通知他一声。他来就来,不来就拉倒。

李菁玉:对。像赵云祥这样的人,都是牵着不走,打着倒退。你上赶着求他来,他倒兴不来。你对他爱搭不理的,他倒一定会来。

卜盛光(笑了):好,就这么做。(他随即走到门口,大声喊)通讯员。

一个通讯员(从另一个屋里跑出来):到。

卜盛光:你马上赶到武邑县,通知赵云祥,务必在三月三号以前,赶到南宫县参加“三方联合”。

通讯员:是。

 

4-9、南宫城;东进纵队司令部

[三月二日,三方会谈的头一天下午,段海洲就来到了南宫。陈再道、李菁玉等首长,都赶到大街上迎接。]

陈再道:段司令,欢迎你来参加“三方会谈”。谢谢你对抗日的支持。

段海洲(笑着):陈司令,应该我感谢你才对。要不是你出面调解,提出“三方联合”,到现在我还受赵云祥的气呢。

陈再道(哈哈一笑):段司令,请到里面说话。

段海洲:陈司令,请。

[段海洲在陈再道、李菁玉等人的簇拥下,迈着大步走进司令部。]

 

4-10、第二天早晨;南宫城北一个村子里

[赵云祥率领一个骑兵连,走在村里的大街上。]

赵云祥:停止前进。

士兵们:是。

赵云祥:警卫班。

警卫班长:到。

赵云祥:你们跟我到南宫城里,参加“三方会谈”。

警卫班长:是。

赵云祥:骑兵连长。

骑兵连长(上前一步):到。

赵云祥:你率领骑兵连驻扎在这个村里。我进城后,你们要密切注意城里的动向。一旦有异常情况,就立即发起攻击。

骑兵连长:是。(然后,他望着赵云祥,欲言又止)我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赵云祥:有话就说。

骑兵连长:我认为你不该来跟他们谈判。一谈判,咱们跟段海洲成了联合关系,谁也不能打谁,咱们还怎么扩大地盘?

赵云祥(懊恼地):你当我故意跟他们谈判吗?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如果我们不参加“三方联合”,他们就可能两方联合,我们就被排除在外了。你想想看, 如果他们双方联合起来,还有我们的好日子过吗?

骑兵连长:这倒也是。

赵云祥:所以,我们必须参加“三方会谈”。不光要参加,还要争取当“三方联合”的领导人。

骑兵连长:还是司令想的周到。

赵云祥(一挥手):出发。

 

4-11、南宫城里;东进纵队司令

[会议室里,正当中的方桌上摆着几个碟子,里面分别放着苹果、梨、桃、杏等水果。]

[上午十点钟,陈再道领着赵云祥和段海洲走进来。屋里的两个小战士给陈再道他们敬完礼后,便退了出去。]

陈再道(指着方桌旁边的两把椅子):请坐,请坐。

[赵云祥和段海州走过去坐下。陈再道坐在另一把椅子上。]

陈再道(谦逊地):抗战时期,不便奢华。只备了些水果,以示款待。

赵云祥:不必客气。

陈再道(站起身):当前,日本侵略军在人员素质和武器装备上,都超过了抗日军队。无论是国民党还是共产党,都不能单独取胜。冀南的形势也一样,只有我们三方联合起来,才能战胜我们共同的敌人。

另外,我们不仅要和你们联合,还要和所有的抗日武装联合。只要他愿意抗日,不管他以前说过什么,做过什么,我们都愿和他结成同盟,共同抗日。这就是我们党中央一再提倡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概括起来说,就是团结一切愿意抗日的武装,把枪口对准日本侵略军。我今天就讲这些。

[还没等陈再道坐下,赵云祥就站起来抢先发言。]

赵云祥:联合抗日,我完全赞成。但是如何联合,还有待研究。我和段老弟都是奉蒋委员长之命,在此地驻守的国军。咱们搞‘三方联合’,总得有个‘领导’吧。(他接着又转向段海洲)段老弟是众所周知的爱国志士。在北平大学读书时,就是一个热血男儿。毕业后,立即报考石友三的十三路军干部学校,准备报效国家。由于石友三‘叛变’,学校解散,致使你报国无门,不得不回家隐居。

陈再道(望着赵云祥,内心独白):他这样对段海洲大加赞扬,很显然是想把段海洲拉过去,由他当“三方联合”的领导人。段海洲不是傻瓜,能看不出他的用意!。

[陈再道继续不动声色地听着。]

赵云祥:然而,日本一进入华北,你立即组建‘抗敌义勇团’,与日寇进行生死搏斗。你哥我实在是佩服你的能力,崇拜你的勇气,才想请你加入我的队伍。如果咱弟兄俩联合起来,一定能配合得天衣无缝。……

段海洲(打断赵云祥的话):你别给我戴高帽子啦!你说是请我加入你的队伍。有你这么请人的吗!你要收编我的部队,我不同意,你就带兵来攻打我,三番五次地想吞并我。我派参谋长朱家恺与你求和,你不但不答应,还将我的参谋长扣押,继续以武力向我进攻。你这是想联合的态度吗?

[赵云祥红着脸低下头,无言以对。]

段海洲:说句实话!你就是想吃掉我!把我的队伍归你所有。

赵云祥(红着脸):你……

陈再道(担心他们吵起来,影响会谈,只好拦住他们):以前的事就不要较真儿了,还是讨论联合抗日的事吧。

赵云祥(马上就坡下驴):过去的事咱们不提了,还是研究‘三方联合’吧。

[鉴于赵云祥想把段海洲拉过去,由他自己当领导人。陈再道决定再敲他几句。]

陈再道:至于谁来当领导,那要看谁抗日最积极,人民拥护谁。赵先生不去打日本人,却积极进攻抗日部队,这怎么能受到人民的拥护,领导人民抗日呢?

段海洲:说得好!我完全支持你!

[赵云祥脸红红的,低着头不吭声。]

陈再道:我建议,咱们成立三方联合的军政委员会。各部队由军政委员会统一管辖。

段海洲:我完全赞成成立军政委员会。我们应该划定驻区,各部队不得越界行动,违规者严加惩处。我提议,陈司令担任军政委员会主任,我和赵老兄为副主任。

[陈再道和段海洲都把目光转向赵云祥。]

赵云祥(沉着脸):成立军政委员会,我看没有必要。既然都是抗日的队伍,遇到情况互相帮助就行了,有必要成立那玩艺儿吗!再说,部队各有各的管理方式,各有各的规章制度,各有各的人员配制,恐怕很难统一起来。

段海洲:你说的这些,我认为都不是问题。我们还是各管各的队伍,只是受共同的纪律约束,执行共同的行动纲领。

赵云祥(仍然摇头):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段海洲:如果赵老兄实在为难,我们也不勉强。那我和陈司令就两方联合。

赵云祥(发现自己难以左右局势,只好同意):我也没说不参加呀!

[陈再道和段海洲都笑了。]

 

4-12、南宫城内;一条不很宽的街道上

[陈再道在前面走,卜盛光在后边跟着。走了一段路,卜盛光紧追几步,赶上来和陈再道并肩走着。]

卜盛光(转过脸来望着陈再道):陈司令,南宫县妇救会的张双群,你熟悉吗?

陈再道(边走边回答):见过,但不太熟悉。怎么啦?

卜盛光:今天上午,她悄悄把我拉到一边,低声告诉我:她看上你了,想嫁给你。叫我问问你是什么意见?

[陈再道突然放慢了脚步,转脸看了卜盛光一眼,又扭回头去加快了脚步。]

卜盛光(紧跟在陈再道身边):人家姑娘可是一片真心,你可不能端臭架子,冷落了人家。

[陈再道不吭声,继续往前走。]

卜盛光(焦急地):你说话呀!

[陈再道仍然不说话。]

卜盛光(突然心生一计,停住脚步):你要再不说话,就是默许了。我要以你的名义,给人家回话去啦!

[卜盛光说完,转身就往回走。]

陈再道(严厉地):站住!

[盛光停住脚步,回身望着陈再道。两个人对视着。]

陈再道(忽然“扑哧”一声笑了。没好气地):关你屁事!

[陈再道说完,转身又往前走去。]

[卜盛光站在那里,琢磨着这句话的意思。他忽然悟出了其中的内涵,不禁摸着后脑勺笑了。]

叠影字幕;画外音

卜盛光一直没有忘记陈赓旅长的嘱咐,一直在为陈再道物色合适的老婆。最近他发现,南宫县妇救会的领导人张双群,容貌端庄俊秀,性格活泼开朗,是个难得的好姑娘。他决心把她和陈再道撮合到一块。

 

4-13、南宫城内;妇救会驻地

[卜盛光从司令部拿出陈再道的一份简历,然后又来到妇救会大院,把张双群拉到旁边。]

卜盛光(低声):刚才在回司令部的路上,陈司令悄悄告诉我:他看上你啦,想娶你为妻,请你尽快表个态。这是陈司令的简历,他让你参考参考。

[卜盛光说着,把简历递了上去。]

张双群(用手一挡):我听说陈司令已经有了对象。

卜盛光:那是一段不幸的婚姻。

张双群(疑惑地):什么情况?

卜盛光:事情是这样的。陈司令刚参加革命时,他的婶娘在家里给他定了一门亲事,女方是邻村的一位姑娘,叫熊慧芝。两人结婚后,只过了七天甜蜜的日子,陈司令就回了部队。他走后,反动派诬蔑熊慧芝是“土匪家属”,逼她与陈司令脱离关系。熊慧枝坚决不从。于是,反动派把她家的房子烧了,又把她卖给了人贩子。她先后被人贩子转卖了两次,最后嫁给了外地一个裁缝。陈司令听说后,心如刀绞。这几年,他心里一直忘不了熊慧枝,谁给他介绍对象,他都不同意。所以,他的婚姻才拖到了现在。

张双群(笑了):原来是这样。

[张双群这才把还一直拿在卜盛光手中的那份简历接了过来,她的脸也不由得红了。]

 

4-14、当天晚上;南宫城内;张双群住处

[张双群吃过晚饭,回到自己的宿舍。由于白天忙于工作,她一直没顾上看陈再道的简历。现在,他从提包里拿出陈再道的简历,坐到书桌前,认真观看。当她看到陈再道因为名字写错,而不得不叫“陈再道”时,忍不住笑了。]

张双群(开心地):自己名字写错了都不知道。真逗!

[张双群接着往下看。]

叠影字幕;画外音

接下来就是陈再道的戎马生涯。他身经百战,屡建战功,从士兵一直升到军长。抗日战争爆发后,他又担任三八六旅副旅长,跟随陈赓来到晋东南。不久,又奉刘伯承之命,率领东进纵队来到冀南。

[张双群看着陈再道的简历,内心充满了对陈再道的敬佩。于是,她拿起笔,铺开信纸,给陈再道写了一封倾诉真情的信。]

 

4-15、东进纵队司令部;陈再道宿办室

[陈再道正拿着张双群的信,认真地观看。越看心里越不平静。]

叠影字幕;画外音

从第一眼看到张双群,陈再道就觉得那是个讨人喜欢的姑娘,至于娶人家为妻,他还从没有想过。现在经卜盛光这么一点破,他还真觉得有那么点意思。至于他和熊慧芝的婚姻,他也知道已经无可挽回。现在,他读着姑娘那充满真情的倾述,心里那块“冰”迅速融化了。

 

4-17、第二天上午;东进纵队司令部

[张双群轻轻走进陈再道的宿办室。陈再道正在接电话,他用手指了指旁边的一个高凳子,示意张双群坐下。]

[张双群走过去,坐在凳子上。]

陈再道(接完电话,才转向张双群):双群。

[张双群羞涩地望着地下“嗯”了一声,两手不停地搓着衣角。]

陈再道:你找我有事吗?

张双群(诧异地):不是你通知我来的吗?。

陈再道(如梦初醒):傻瓜!你又让人家给骗了!(他自言自语地):又是老卜捣的鬼!

[张双群顿时觉得有点不自在。]

张双群(嗫嚅着):既然你没什么事,那我就不打犹了。

[张双群抬腿要走。]

陈再道(用手一拉):既然来了,就坐一会儿再走嘛。

[陈再道又在屋里踱开了步。半天,他才停住脚步,转向张双群。]

陈再道:双群,你那封信,我看了。……

[陈再道的半句话,像一柄小槌,敲得张双群的心砰砰直跳。她突然感到自己那封信写得有点冒失。司令员会不会拒绝呢?她越想越紧张,似乎觉得有点喘不过气来。]

[过了半天,陈再道才像带着部队向敌军阵地冲锋似的,一捋袖子,然后右手握拳往空中一挥,猛地拍在桌子上。]

陈再道:咱俩的事,就这么定啦!

   [张双群被这种特殊的爱情表达方式逗笑了。幸福的云,飞上了她的双颊。]

 

4-18、景县刘庄村南;一条小路上

[刘建章、刘清淑和赵镈,一边往刘庄走一边交谈。]

刘建章(感叹地):总算是到家啦!

刘清淑:建章,咱们在这一带开展工作,需要一个交通站。就把交通站建在我娘家辛庄村。你看怎么样?

刘建章:你还别说……这个主意还真行。(他转向赵镈)赵书记,她娘家还真是一个建立交通站的好地方。

赵镈:是吗?你说说看。

刘建章(看了妻子刘清淑一眼):他们一家都倾向革命,思想进步,完全能够胜任交通站的任务。

赵镈:好,我批准了。就在辛庄你丈人家建立一个交通站。

刘清淑(高兴地):太好啦!

 

4-19、刘建章家大门前

[三个人走到刘建章家大门前。刘建章走过去敲门。]

刘建章:爹,我们回来啦。你快开门。

刘父:听到啦。

[接着便听到刘父的脚步声。刘父走进过道,迅速打开门。]

刘父(惊喜地):你们回来啦?快进屋。

[三个人在刘父的带领下,走进了院子。又通过院子,走进北屋。]

刘建章:赵书记,请坐。

[赵镈走过去坐在一个椅子上,刘建章坐在另一个椅子上。刘清淑则靠在炕沿上。]

刘父:你们谈吧。我去外面看着点儿。

刘清淑:好。

[刘父走出北屋,来到过道里,透过门缝,观察着外面的动静。]

[屋里,刘建章他们开始交谈。]

赵镈:下午你去通知景县县委的全体成员,都到这里来开会。我们共同研究景县下一步的工作。

刘建章:好。

赵镈:景县的党组织,一直是我们津南特委领导。由于距离比较远,联系不方便,指挥也很费力。我打算把你们的关系转给冀南特委。这样就近指挥,会方便很多。

刘建章:好,我服从上级的安排。

 

4-20、当天晚上;刘建章家

[景县县委书记王青,委员陈东、刘子芸等人,先后来到刘建章家。王青一见到刘建章,就和他热烈地交谈起来。]

王青:老刘,可把你盼来啦。

陈东:怎么一见到老刘,你这么高兴啊?

王青:当然高兴!当初是我要求把他调来的。那时,我心里还一直嘀咕,害怕上级不批准。没想到我一提,上级很快就批准了。我能不高兴吗!

赵镈(笑着):这可不是你提议的结果。上级把刘建章调到这里来,是多种因素促成的。

王青:还有其他原因?

赵镈:当然有啦。这一,刘建章早就向北平市委提出申请,要求回冀南工作。这二,我也向河北省委申请调刘建章回冀南工作。河北省委与北方局经过研究,同意了我的申请。这三,河北省委和北方局已经任命刘建章同志为华北人民抗敌委员会冀南特派员,兼华北人民抗日联军第九军区政治部主任。他的任务是专程到冀南收编和改造游杂武装。这最后,才是你的申请。我们只是送了个顺水人情。

王青:我以为全是我的作用。没想到还有这么多原因。看来老刘真是个香饽饽,谁都想要啊!

[大家都被逗笑了。]

赵镈(收住笑容):人都到齐啦。下面咱们开会吧。

刘建章:好。

赵镈:刘建章被调到这里来,主要任务是争取和收编游杂武装。咱们研究一下,第一个争取谁?

王青(思考着):我们这一带的游杂武装有好几股。势力较大的有景县的葛桂斋部和徐子和部、阜城的穆金城部、深县的徐亚平部、衡水的邵北武部、枣强的杨哲如部。

陈东:我建议,先争取葛贵斋部。

刘建章:你说说理由。

陈东:这有三个有利条件。一、葛贵斋是个草莽英雄,在江湖上还算是讲义气的。他的队伍虽然带有土匪性质,但一直打着抗日旗号,打过土豪、杀过汉奸,而且与日军和伪军均无瓜葛,比较容易接受我们的统一战线政策。二、我县党组织已经派张峻峰、沈铁民、曹中南等同志打入他的队伍内部,目前正在做下层官兵的思想工作。三、更为重要的是,这支队伍中的“军师”刘金科是个进步青年。做通刘金科的工作,应该不会太难。

刘建章(惊喜地):什么?刘金科是他们的“军师”?

王青:是啊,这是我们都知道的。怎么啦?

刘建章:我和刘金科是志同道和的好朋友,三五年我们在一起策划过农民暴动。只要他在那儿,事情就好办啦。

赵镈:没想到,你们还有这层关系。好,那就这样定啦。先做葛贵斋的工作。

刘建章:好。

赵镈:另外,我明天还要赶到南宫去,把你们的组织关系转到冀南特委那里。这样,你们与上级联系起来就方便多了。

刘建章:我筹备一下,也去南宫向陈再道司令汇报一下我的工作。

赵镈:好。

 

4-21、三天后;南宫城内;东进纵队司令部

[刘建章在哨兵的引领下,走进了东进纵队司令部。陈再道从屋里迎出来。]

陈再道:老刘,欢迎你!

刘建章:我是来汇报工作的。

陈再道:津南特委书记赵镈已经把你们的组织关系,转到了冀南特委。我听说景县的工作搞得很好。

刘建章:在我回来之前,景县党组织已经做了大量的工作。他们已经派了几位同志打入葛贵斋队伍内部,正在做下层官兵的工作。我回来后,经过与赵镈、王青等同志进行研究,决定先争取葛贵斋。

陈再道:哦,据我所知,葛贵斋部是景县最大的一股武装,先做他们的工作,你们有把握吗?

刘建章:有。他们的军师刘金科是一个进步青年,而且和我还是好朋友。两年前,我和他在一起策划过农民暴动。再说,这支队伍当中已经有了我们的同志。我到那里后,与先期打入他们内部的同志密切配合,我想工作一定会比较顺利。

陈再道:很好!我同意你们的安排。

 

4-22、三天后;景县王谦寺高级小学;

[刘建章穿着一身灰色衣服,走进高级小学大院。]

教师甲(迎上前来):先生,你是……?

刘建章:我叫刘建章。

教师甲:刘建章?你就是以前在这里教过书的刘建章吗?

刘建章:是啊。你怎么知道?

教师甲:我们校长经常提起你,说你是一个老革命家。

刘建章(笑着):过奖啦。

教师甲:我们校长的办公室在这边。请跟我来。

[刘建章跟随那个教师走进了校长办公室。]

教师甲:校长,你看谁来啦?

校长(抬头一看,立刻高兴地迎过来):老刘,是你呀?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刘建章:刚回来。

校长:坐,坐。快请坐。

刘建章(坐在一个凳子上):这不,我一回来,就到你这儿来啦。

校长(爽快地):什么你这儿我这儿的!这里就是你的家,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

刘建章:你还是这个脾气,一点都没改。

校长:改不了啦。当年你在这里闹革命的时候,我就是你的坚定支持者。现在更要支持你啦。

刘建章(捶了他一拳):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

校长(哈哈大笑):你就住在这儿吧。咱们聊他三天三夜。

刘建章:好。

 

4-23、当天晚上;王谦寺高级小学里

[刘建章以前在这里教过书,有很多同事和朋友。大家听说刘建章回来了,纷纷赶来看他。]

校长:老刘,最近日本人在中国杀人放火,无恶不作。我们虽然都是老百姓,但也是忧心如焚哪。你给我们讲讲外面的形势。

刘建章(想了想):我是从北平绕道天津回来的。一路上,看到我们辽阔的国土,被日本人践踏得不成样子。看到我们的同胞都成了亡国奴,心里真不好受!

[大家听到这里,都痛心地低下了头。]

刘建章:不过,这只是暂时的。用不了多久,我们就会把日本人赶出中国去。

教师甲:真的?

刘建章:当然是真的。

教师乙:看到国民党打一仗败一仗,只知道撤退和逃跑,很多大城市都让日本人占了。我们心里都没有底呀!

刘建章:大家不要灰心,这只是暂时现象。

校长:是吗?你好好给我们讲讲。

刘建章:我们中国地大物博,幅员辽阔,有四万万人口。战争资源雄厚,经得起长期消耗。而日本只是一个小小的岛国,弹丸之地。他们的战争资源极其有限,经不起长时间的消耗。只要我们中国人不屈服,长期与他们抗争,就一定能把小日本拖垮。

校长:听了你这番话,我们心里就有了希望。

……

 

4-24、第二天下午;王谦寺高级小学

[校长领着一个人走进刘建章的住处。]

校长:老刘,你看谁来啦?

刘建章(抬头一看):刘金科!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刘金科:你老刘一回来,动静可大了。很多人都在议论,我能不知道吗?

刘建章(笑着):有那么邪乎吗。

刘金科:你什么也别说了,跟我走。

刘建章:干嘛?

刘金科:到我那儿住去呀。

刘建章:那好吧。

校长:老刘,你真跟他走啊?我们还没谈够呢!

刘金科:你们以后再谈。我的事比你急。

校长:好,好!我把老刘让给你。

[刘金科一阵爽朗的笑声。]

 

4-25、景县大冯古庄;刘金科家里

[刘金科把刘建章接到了葛贵斋的司令部所在地——大冯古庄。当天晚上,刘建章叫刘金科把大门插上,然后才开始和他交谈。]

刘建章(低声):你就是不去接我,我也会来找你的。

刘金科:有事吗?

刘建章:我这次到这里来,就是为了争取葛贵斋。我想来想去,觉得只能靠你来牵线搭桥了。

刘金科(爽快地):没问题。我一定全力配合。

刘建章(想了想,又问):我们应该从哪里入手?

刘金科:我明天去探探他的口气,回来再商量对策。

刘建章:好。

刘金科:老刘,你加入了共产党。你给我讲讲共产党的历史吧。

刘建章:这可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说清楚的。

刘金科:好啊,那你就讲他一个通宵。

刘建章:好吧。

[于是,两个人便坐在土炕上畅谈起来。]

叠影字幕;画外音

刘建章向刘金科介绍了共产党的奋斗历程。从红军五次“反围剿”讲到被迫“长征”,从红军创建延安根据地讲到八路军挺进敌后,从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讲到现在的全面抗战。刘金科听得非常认真,也深受感动。

 

4-27、第二天上午;葛贵斋司令部

[刘金科来到葛贵斋的司令部,和葛贵斋闲聊了一会儿,才开始作试探。]

刘金科:昨天,我的老朋友刘建章来我家看我。

葛贵斋:刘建章?就是前两年在这里搞暴动,后来跑到北平去的那个刘建章吗?

刘金科:对,就是他。

[刘金科留心观察葛贵斋。见他只是“哦”了一声,没什么反应,便又继续试探。]

刘金科:昨天晚上,我们谈了大半夜。

葛贵斋:都谈什么啦?

刘金科:他给我讲了很多抗日救国的道理。我觉得我们真应该像他说的那样,团结起来,拯救我们的民族。

[葛贵斋低着头,没有吭声。]

刘金科:他想跟你见一面。他希望能和你联合起来,共同抗日。

葛贵斋:我这两天太忙,没时间。过两天再说吧。

刘金科:人家在我家等着呢。你总不能让人家等太长时间吧?

葛贵斋(想了想):那明天吧。明天我见见他。

刘金科:那好吧。

 

028、第二天;葛贵斋司令部

[刘金科又找到他的司令部。]

葛贵斋:今天还是太忙,明天吧。

刘金科:好吧。

 

029、第三天;葛贵斋司令部

[到了第三天,葛贵斋又想推托,刘金科当时就急了。]

刘金科(红着脸):你是不是不想见他?建章是我的朋友,你不见他,就是瞧不起我。那我只好离开这里。

[刘金科转身就要往外走。葛桂斋赶紧拉住了他。]

葛贵斋(看看四周无人,这才说出了心里话):我不是不想见他,只是我怕……

刘金科(盯着他):你怕什么?

葛贵斋:这你是知道的。一旦投了共产党,就得听共产党的。我们的地盘和人马,还不是说丢就丢!再者说,共产党一心抗日,不让干这,不让干那。我们要是跟了他们,以往的逍遥日子,就过不成啦。

刘金科(笑着):这你大可放心,我可以向你保证两点:一、共产党只是想增强抗日的力量,绝对不会占据你的地盘;二、共产党也是人,也有休息和娱乐的时间。不过你要想胡作非为,那肯定不行。

葛贵斋:那好吧。我可以和他见面。

 

4-29、当天晚上;刘金科家

[葛贵斋来到刘金科家,与刘建章见面。]

刘建章(迎上去与葛贵斋握手):葛司令,你好!

葛贵斋(也握住刘建章的手):刘先生,我很钦佩你的胆识。

刘建章:你的部队打过土匪,杀过汉奸。我也很钦佩你。尤其是你能让刘金科这样的进步青年当你的军师,并且很倚重他。这就说明你还是倾向进步的。

葛贵斋:我很惭愧。

刘建章:现在我国的抗日战争已经全面展开,凡是有良心、有血性的中国人,都应该踊跃参加。葛司令以前也过打鬼子,怎么现在倒犹豫了呢?

葛贵斋:我……我……

刘建章:至于你顾虑的那些,完全没有道理。只要你真心抗日,我们不仅不削弱你的实力,还要帮助你发展壮大。何止三个团、五千人马,两个县的地盘,还会支持你发展到上万人,攻取被日寇占领的沧州、天津等大中城市,甚至还要打到鸭绿江边去。

葛贵斋:刘军师给我介绍过你们。我相信你。

刘建章:还有你说的逍遥生活,我们一般都不会剥夺。只要你不胡作非为,不破坏八路军的纪律,我们都支持你。

[刘建章的坦诚相见,打消了葛桂斋的顾虑。]

葛贵斋:我同意接受改编。

刘建章:你尽快将部队拉到龙华镇一带,进行短期的整训。

葛贵斋:好。

 

4-30、三天后;景县;葛贵斋部驻地

[葛贵斋的队伍被八路军改编为“华北抗日联军第二十八支队”。陈再道亲自赶到景县,为他们颁发部队番号。]

陈再道(站在台前):现在我宣布,华北抗日联军第二十八支队正式成立。任命葛贵斋为司令员,赵义京为政委,刘建章为政治部主任。

[大家爆出一阵热烈的掌声。]

 

4-31、三月十九日上午;南宫城外

[宋任穷、王振祥、马玉堂等人,带着一个警卫班,来到南宫西门外。陈再道、李菁玉等人,都快步从城里迎出来。]

陈再道(迎上前去,紧紧握住宋任穷的手):老宋,欢迎你。

宋任穷(也握着陈再道的手):老陈,听刘邓首长说,你们在这里创建根据地,搞得热火朝天。

陈再道(谦虚地):这里一切都刚刚起步。我给你介绍一下。(他用手一指身边的李菁玉和卜盛光)这是东进纵队政委李菁玉;这是东进纵队参谋长卜盛光。

李菁玉:首长好。

卜盛光:首长好。

宋任穷:你们好。(他和李菁玉、卜盛光一一握手。然后又向大家介绍他身边的两个人)这是骑兵团团长王振祥同志,政委邓永耀同志。

王振祥和邓永耀(上前一步,齐声):首长好。

陈再道:你好。(他一边和两个人握手,一边说):骑兵团是由红军十五军团骑兵团和陕北红军的部分骑兵编成的,改编为八路军时是骑兵营,后发展为骑兵团。

宋任穷:对。(他又指着身边的马玉堂、徐绍恩、张正身作介绍)这是独立支队司令员马玉堂同志,政委徐绍恩同志,政治处主任张正身同志。

[三个人一齐向前一步,给陈再道敬礼。陈再道还礼。]

宋任穷(又向大家介绍):独立支队是马玉堂在藁城、栾城、晋县、赵县一带组织的部队,后来到平汉路西的赞皇一带活动。前不久,由我将其改编为“独立支队”。

陈再道:我听说过。

李菁玉:老宋,刘师长有什么新指示?

陈再道:咱们一边走,一边说吧。

宋任穷:好,走。

[于是,大家簇拥着宋任穷、王振祥、马玉堂等人,向南宫城里走去。]

宋任穷(边走边说):我临来的时候,刘邓首长一再对我讲:……

李菁玉:刘邓首长?

宋任穷:张浩政委已经回延安治病,邓小平接任一二九师政委。

陈再道:就是原来担任总部政治部副主任的邓小平吗?

宋任穷:对,就是他。我们都称他和刘师长为刘邓首长。

陈再道:你接着说。

宋任穷:好。刘邓首长一再叮嘱我们:当前我们的主要任务就是扩大冀南根据地。他们主要讲了两点:一、冀南是军事要地,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向西可以截断敌人的平汉交通线,向东可以捣毁敌人的津浦交通线。如果这两条大动脉被我们截断,敌人就会全身瘫痪。二、冀南人口众多,土地肥沃,盛产棉花、小麦、玉米、高粱,尤其是冀南的棉花产量居华北之首。掌握了冀南,就解决了部队的吃饭、穿衣问题,就连太行部队的吃穿也不用愁了。

陈再道(醒悟地):还是首长想得周到,看得长远。(他接着又问)刘师长有什么具体部署?

宋任穷:没有。首长让我们根据这里的实际情况,自己决定下一步的行动。

陈再道:好。

 

4-32、南宫城里;东进纵队司令部

[陈再道、李菁玉等人,簇拥着宋任穷,走进司令部大院。]

陈再道(关切地):老宋,一路上鞍马劳顿,你先休息休息吧。

宋任穷:不用休息。我想尽快熟悉熟悉这里的情况。

陈再道:那咱们就开个会,讨论讨论下一步的工作安排。

宋任穷:好。

陈再道(他转向通讯员):快去通知卜参谋长,到这里来开会。

通讯员:卜参谋长在哪儿呢?

陈再道:东小街政治部。

通讯员:是。

[通讯员转身向外跑去。]

[宋任穷忽然像想起什么似的,快步走到拉行李的马车前,从车上取下一株一人来高的小树苗。这是一棵海棠树苗,树干笔直,树枝稀疏,底部生着弯弯曲曲的树根。]

宋任穷(拿着小树苗,向陈再道):你看栽在哪儿?

陈再道(向四周环视一遍):就种在北屋前边吧。

宋任穷(转向一个小战士):这里有铁锨吗?

小战士:有。

[小战士跑进放杂物的小屋里,拿出一张铁锨。]

[宋任穷接过铁锨,走到北屋前面,在三个门口中的东边那个门口左侧,用铁锨划了一个方块,然后便挖起土来。]

小战士:这是不是还要浇水呀?

宋任穷(笑着):废话!不浇水它能活吗?

小战士:那我去挑水。

[小战士从放杂物的屋里拿出水桶和担子,去挑水。等小战士挑水回来,宋任空已经挖好了土坑。他把树苗放到坑里,由小战士扶着,自己往里填土。填完土又往里浇水。]

[这时,卜盛光走了进来。他和陈再道、李菁玉等人都饶有兴趣地站在旁边看着。]

[宋任穷浇好水后,又看了一遍自己的劳动成果,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宋任穷:为了让树苗茁壮成长,应该再砌一个砖池子,把它保护起来。

通讯员:这些由我们来干。你快去开会吧。

[宋任穷点点头,放下铁锨,和陈再道他们一起向会议室走去。]

 

4-33、司令部会议室内

[几个人都围坐在并排摆放的两张方桌周围。]

陈再道(向大家扫了一眼):今天是三月十九日,对我们冀南来说,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因为宋任穷同志来到了冀南。他带来了一个骑兵团、一个独立支队和一个机枪连。他们的到来,将大大加强冀南的武装力量。

根据刘邓首长的安排,宋任穷同志担任东进纵队政治委员。李菁玉同志改任随后成立的冀鲁豫省委书记。下面请东进纵队新任政委宋任穷给大家讲几句。

[大家都把目光转向宋任穷。宋任穷马上站起身来。]

特写镜头:宋任穷,身材高挑,四肢修长,穿一身半旧的灰色军装;他浓眉大眼,面容有些清瘦。

陈再道(一按他的肩膀):就咱们几个,你就坐着说吧。

[宋任穷点点头,又坐下来。]

宋任穷(清了清嗓子):我刚到这里,对很多情况都不了解。大家还是先给我介绍介绍情况吧。

陈再道:好。

[陈再道拉开一只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张地图铺在桌上。]

陈再道:(指点着地图)目前,我们所能控制的只有南宫、巨鹿和任县、隆平的部分地区,区域很狭小。我们东面是非敌非友的会道门‘六离会’;北面是与我军签有联合协议的赵云祥和段海洲;南面的临清、威县、平乡驻有大量日伪军。

为了迅速打开局面,我们派出两支部队,到外线去作战。一支是以程启光为团长的东纵第一团。他们在任县、隆平、尧山一带活动,并逐步逼近敌人的平汉交通线;一支是以孙继先为队长、王育民为政委的津浦支队。他们在临清、夏津、高唐、平原一带活动,并相机破袭敌人的津浦交通线。

需要重点说一说的是东面的六离会。六离会势力比较大,占据着南宫以东不小区域。为了争取他们,我们和他们进行过几次谈判。现在保持着‘联合’的关系。冀南的情况就是这样。大家讨论一下,我们今后的工作怎样开展?

[大家都陷入思考之中。屋里变得很安静。过了一会儿,宋任穷首先打破沉默。]

宋任穷(思考着):根据陈司令刚才的介绍,东面的六离会和我们保持着‘联合’状态,这就是说我们不能动他。北面的赵云祥和段海洲,和我们签有联合协议,更不能动。西面就不用说了,那是我们的地盘。目前,我们只能向南发展。只有向南打击日寇,才和我们‘团结一切武装力量共同抗日’的政策相一致。

陈再道:南面的威县、清河、平乡都驻有大量日伪军,以我们现在的力量,吃掉他们哪一坨都比较困难。就算能歼灭,也是两败俱伤。我们的战士都是民族精英,决不能做无谓的牺牲。

李菁玉:咱们可以先不动威县的日军,先做伪军的策反工作,把他们的外围力量全部肃清后,,再消灭城里的日军。

卜盛光:在肃清威县外围力量的同时,我们组织强有力的部队,向日军力量比较薄弱的广宗、平乡、曲周、鸡泽、南和一带挺进,积极扩大我们的地盘。

李菁玉:驻守威县的伪军是警备第一旅,旅长是高士举。以前我们做过他的工作。由于那时我们还不够强大,他怕我们靠不住,一直不肯答应。现在我们在冀南已经全面展开,再去做他的工作,估计就水到渠成了。上次做高士举的工作,是冀南特委的廖仲符去的。这次我提议还让他去。

[大家都纷纷点头,表示赞成。]

陈再道:另外,我们还有一个有利因素,就是警备旅第二团团长李继孔前段时间跟我们联系,表示愿意接受我们的改编。他还愿意从中劝说高士举。

宋任穷:这样我们内外夹击,说服高士举就更没有问题了。

卜盛光:对。

李菁玉:我建议,咱们向西北方向发展。

宋任穷:西北方向?

李菁玉(进一步解释):赵云祥和段海洲只占据了东北和正北的几个县,我们可以避开这些地区,向西北方向的新河、宁晋、赵县、束鹿一带发展。

宋任穷(高兴地):好!如果能把西南、西北这两个方向的县城全部解决,就和巨鹿、任县、隆平联成了一片。

李菁玉:对。

……

陈再道(最后作总结):根据大家的讨论,我们做出以下决定:一、派冀南特委的廖仲符去做高士举的工作,争取他尽快起义;二、由宋任穷政委指挥骑兵团,向敌人兵力比较薄弱的广宗、平乡、南和一带挺进,尽量收复那一带的县城;三、由我率领东进纵队骑兵大队向威县以东的伪军发起攻击。如果顺利,我在解决了那一带的伪军以后,尽快返回来,再向南宫西北方向发展。我今天就讲这些。宋政委,你还有补充的意见没有?

宋任穷:有。我临来的时候,刘邓首长一再嘱咐我,要做好收编游杂武装的工作。特别是对那些有爱国心、有抗日夙求的游杂武装,我们要尽快把他们吸收进来。(说到这里,他转向陈再道)在这方面,咱们有什么计划?

陈再道(想了想):目前,有一支武装具备了成为八路军的条件,就是段海洲的‘青年抗敌义勇团’,也是和我们签有联合协议的两支武装之一。他们将是我们今后收编的主要对象。

宋任穷:很好!

……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telescript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