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网站编辑、软文新闻稿写手、主持人、礼仪接待服务员
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电视剧本创作室 | 招聘求职 |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重点推荐剧本
抗击疫情相关感人三句半《不平凡
建筑施工安全相关音乐舞蹈剧《安
医院ICU科室演出搞笑感人小品《消
航空公司地勤服务人员演出感人小
政府关心帮扶困难群众感人小品《
好人好事宣传搞笑感人小品《雷锋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爆笑小品相亲,相亲段子台词爆笑剧本
银行反诈骗正能量小品剧本《你最好
关于深入推进医养结合康復发展工作
315消费者权益保护小品剧本(诚信为
三八妇女节女性题材相声剧本(谁说女
建党100周年剧本,以建党百年为主题
适合情人节表演超搞笑小品剧本《原
关于元宵节的小品搞笑小品,汤圆剧本
史上最搞笑小品笑死人的爆笑小品剧
回家投资创业小品剧本《不忘初心回
新冠疫情背后的感人故事小品剧本《
2021年最有创意的公司年会节目搞笑
安全用气宣传搞笑情景剧剧本《燃气
公司部门经理小品剧本《公司好经理
回家过年小品台词,过年回家题材的小
疫情期间保险客户担心理赔难的情景
适合在公司年会说的相声,年会相声剧
保险公司管理销售人员感人事迹音乐
冬至音乐舞台剧剧本《相遇在冬至》
房地产公司新进销售员情景剧剧本《
最适合所有企业公司年会表演的音乐
农村宅基地使用纠纷小品剧本《我的
小学校园禁毒防艾小品《禁毒防艾从
校园防疫小品,疫情防控小品剧本《默
关于银行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情景剧剧
反映教师生活的小品,适合教师演的小
抗疫复工复产政策宣传小品剧本《善
有关疫情的感人故事剧本,疫情防控的
公司年会励志情景剧剧本《公司好经
公司年会音乐剧剧本《公司好经理》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电视剧本 > 军旅电视剧本 > 《夜郎悲歌》电视剧剧本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电视剧本-军旅电视剧本   会员:xiaopinjuben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8/7/25 16:06:19     最新修改:2018/7/25 16:06:19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电视剧本名:《《夜郎悲歌》电视剧剧本》
(原创剧本网)作者:梁卫山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视剧本、电视栏目短剧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第    一    集

    1·夜郎国境外(日)

    打着“鄂” 字旗的百万大军在浩浩荡荡地

    行进,战马嘶鸣,战旗猎猎……

    2·夜郎国边界(日)

    山头上狼烟四起,号角声此伏彼起……

    3·同上(日)

    山下大帐内。夜郎边防守将瞿楚楚手托一封书信,严肃面对身前的两位军官:“现在,鄂靡在我边境陈兵百万,军情十万火急。请二位务必日夜兼程,尽快将此信送往禹甸洛略(夜郎国都),直接面呈祖摩(对君长的彝称),不得有误!”

    倆军官挺身直立,齐声道:“请将军放心,

    我们保证完成任务!” 接信后转身退出帐外……

    4·关于夜郎国境外的一组镜头

    原野上。千万顶大小不等的帐蓬杂乱地分布

    着。军人们进进出出,忙忙碌碌……

    野外。上百头肥壮的黄牛被穿鼻栓在木桩

    上。

    一群年轻士兵走近一头牛,有的抓角,有的

    扯耳,有的坠尾……

    发怒的黄牛拼死挣扎,人被拖着团团转……

    一把锋利的长刀闪电般向牛颈刺去,顿时,

    牛血泉水般向外喷涌,牛踉跄倒地。

    帐蓬里。长案上堆满牛肉。只见数把刀起刀

    落,大块牛肉不断变成小块……

    野外。一条半人高的土坎上,临时挖的上百

    眼灶孔一字儿排开,每个灶孔上都架着一口大铁锅。

    灶孔内,柴火噼啪作响,熊熊燃烧。铁锅里,

    牛肉汤在噗噗地翻滚……

    旁白:鄂靡国君鄂阿那率领百万大军在此安

    营扎寨,入侵夜郎前,他们正准备举行“杀牛议事” 活动。

    5·夜郎国内·山路上(日)

    两军人挥鞭策马疾驰……

    6·禹甸洛略城(日)

    殿阁重重的夜郎九重王宫矗立在灰蒙蒙的

    雨幕中。

    7·同上·夜郎王宫内(日)

    大厅里。头顶王冠,身着锦衣裙裤,肩挎虎

    皮披风的夜郎王局阿邪端坐前台的王位上,披黑披风的文臣和全副武装的武将分坐两边的长案后,他们面前案上的酒具琳琅满目。

    一群艳装女子在古乐拌奏下翩翩起舞。

    局阿邪和他的文武官员边饮酒边欣赏歌舞……

    8·同上·夜郎王宫外(日)

    大门两边侍卫林立,戒备森严。

    门对面稍远处。两军人滚鞍下马,风风火火

    直奔大门而来,被侍卫拦下。

    一军官对侍卫急嚷:“快!快通报宫里,我

    们奉瞿楚楚将军之命,有十万火急军情上报!”

    9·同上·夜郎王宫内(日)

    大厅里。乐声悠悠,舞姿婀娜。局阿邪和文武官员谈笑风生……

    一侍卫突然撞门进来,跑到局阿邪跟前单膝

    跪下:“尊贵的祖摩(对君长的彝称),瞿楚楚将军派来的两位军官正在宫外等候,说有十万火急军情上报!”

    局阿邪听了先是一楞,随后将权杖往下一

    挥:“都下去吧!” 旋即对内侍:“快请他们进来!”

    乐队和舞女徐徐退出大厅……

    俩军官并排走进厅来,在局阿邪面前单膝跪

    下,其中一人从怀中掏出一封书信递上:“尊贵的祖摩,瞿楚楚将军派我们来报告十万火急军情!”

    局阿邪接信后向内侍:“快请他们下去歇

    息!”

    俩军官站起,欠身退出厅外。

    局阿邪将书信摊开,仔细观看。眉头越皱越

    紧,两眼越睁越大……

    文武官员鸦雀无声,目光都集中到局阿邪脸

    上……

    局阿邪看罢信,抬起头来扫视厅内:“各位

    大臣,鄂靡在我边境陈兵百万,我夜郎国土定遭战火揉躏,请各位马上下去准备,我们将举行“杀牛议事” 活动。

    文武官员听后面面相觑……

    10·鄂靡兵营·大帐内(日)

    帐内人声鼎沸。文武官员在饮酒、吃肉。有

    的交头接耳,窃窃私语;有的开怀大笑,前仰后合……

    台上。神气十足的鄂阿那(着装与局阿邪同)

    将手中的权杖向面前的案上拍去,只听见“叭!叭!叭”几声响,帐内顿时鸦雀无声。鄂阿那将权杖向前一指:“各位大臣,我们这次出兵的目的就是要使夜郎的山川、田土、城池、百姓通通都姓‘鄂靡’ ,不许再姓‘夜郎’,如何达此目的,现在我要听诸位高见!”

    台下。大臣鄂舒野环顾左右站起:“尊贵的

    祖摩,为这次征战我们已经准备三年,现在鄂靡兵强马壮,粮草充足,士气高昂,我们可兵分三路,进攻禹甸比毕、禹甸谷姆、禹甸叟施三城,只要这三城被攻破,夜郎首都禹甸洛略就成一座孤城,拿下它指日可待!”

    布摩鄂直愚随即站起:“我同意慕苦(对总

    理大臣的彝称)的意见,我们要尽快攻克上述三城,然后集中兵力攻打禹甸洛略城,这样我们的目标就可实现!”

    台上。鄂阿那眉飞色舞,边听边“呵!呵”

    地应着。他突然大声问:“鄂武野,难道你就无话可说?”

    台下。鄂武野嚯地站起,挺着胸脯说:“天

    样尊贵的祖摩,我完全赞同慕苦和布摩的意见。鄂靡的兵马天下无敌,只要您一声令下,我就率领铁骑踏破夜郎城池,横扫夜郎全境!”

    在坐众臣频频点头……

    台上。鄂阿那将权杖向下一挥:“就按慕苦

    和布摩说的办,具体由鄂武野去排兵部阵,然后将情况上报。请各位务必在八天之内作好一切准备,第九天就是我鄂靡发兵之日” 。他随即端酒杯站起:“现在请大家举杯,为鄂靡旗开得胜干杯!”

    台下。众臣举杯站起,一饮而尽……

    11·同上·帐外草坪上(日)

    地上摆满锅碗瓢盆,坛坛罐罐。

    鄂靡的士兵如饿牛冲进草场,争先恐后向帐

    外草坪跑去。有的从锅里捞肉吃;有的用牛角酒器往坛子里舀酒喝;有的则围着咂酒坛,捧着咂杆吮吸……

    12·禹甸洛略城·夜郎王官(夜)

    大厅内。满屋灯火辉煌。一群端着酒菜的侍

    从进进出出,忙忙碌碌……

    局阿邪和官员们鱼贯入厅,各就各位。

    台上。局阿邪正襟危坐,面对众臣道:“各

    位大臣,现在鄂靡大兵压境,夜郎危在旦夕。鄂阿那是豺狼种,本性难移。遗憾的是策举祖粗心,竟让这条疯狗在天底下胡作非为。我们今天在此商议,就是要拿出对付它的办法来!”

    靠前的大臣武优额站起:“尊贵的祖摩,我

    们不用着急。常言道:‘犟牛撒野穿鼻索,烈马尥蹶套缰绳,豺狼来了挖陷阱’ 。只要我们齐心协力作好充分准备,就一定能打断鄂阿那这条疯狗的脊梁骨!”

    谋臣苦苦诺清了清嗓子站起:“尊贵的祖摩,

    夜郎和鄂靡实力悬殊太大,打起仗来我们没有取胜的把握。为了生灵免遭涂炭,不妨派使臣去跟鄂靡议和!”

    主帅瞿恒那嚯地站起,面对苦苦诺:“还没

    打仗就讲议和,你居心何在?”

    苦苦诺反驳道:“常言说‘留得青山在,不

    怕没柴烧’ ,我是为国为民着想。”

    瞿恒那反唇相讥:“好一个‘为国为民着

    想’ !本来就不想留青山的人,还讲什么‘留得青山在’ 嘛!”

    苦苦诺反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瞿恒那回答:“什么意思你心中明白!”

    局阿邪看这两人争论不休,不耐烦地怒喝

    道:“请停止你们的唇枪舌剑!我现在需要的是对付鄂靡的有效办法!”

    谋臣氐奢依站起道:“尊贵的祖摩,常言道

    ‘凶悍的猛虎曾败给青蛙,伟岸的大象拿鼠没办法’。鄂靡虽然气势汹汹,但也有短处。鄂靡君臣狂妄自大,根本没把我夜郎军队放在眼里。我们就是要用他麻痹轻敌这一弱点,根据地理条件下套设伏,水、火、石、兽仗一齐用上,一开始就给鄂阿那来个下马威,打掉他的嚣张气焰。……鄂靡此次肯定是三路进兵,攻打禹甸谷姆、禹甸比毕、禹甸叟施三城。禹甸谷姆城北的别色氐坝子,地势低洼,可引来女朵河的水进行水战;禹甸比毕城外五十里的嘎勒山谷是鄂靡兵马必经之地,正好可以部署石仗;禹甸叟施城外宽阔,地势平坦,不好设伏,就只有死守!”

    众臣异口同声:“同议慕苦、濯苦(对谋臣

    的彝称)的意见!”

    局阿邪将权杖向下一挥:“就这么定了!请

    瞿恒那下去排兵部阵,氐奢依协助武优额准备好粮草,大家五天之内要作好一切准备。” 他随即端酒杯站起:“现在请大家举杯,为夜郎国首战胜利干杯!”

    众臣举杯站起,一饮而尽……

    13·同上·武优额官邸(夜)

    厅内。大臣武优额、氐奢依和主帅瞿恒那在

    坐着饮酒。

    武优额开口道:“今夜,议事厅里已经把这

    次抗敌的方针定了,你们来还有什么话要说?”

    瞿恒那:“我真不明白一开始就要议和的人

    是把夜郎的命运置于何处?我担心我们将士在前方打仗,有人却在祖摩跟前使坏,破坏国家抗战大事!”

    氐奢依坐着叹气:“唉!自从祖摩把玛依鲁

    选来做王后,把他弄到王宫做谋臣之后,夜郎的事情就没有顺当过。祖摩总是处处让着他,依着他,而没有考虑这样做的后果!”

    瞿恒那:“慕苦!我们希望你以后在禹甸洛

    略多费苦心,随时提防那些祸国殃民者!”

    武优额:“常言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

    之心不可无’。 防是要防的,可现在是国难当头,我们要全心全意办好自已的事情,才无愧于夜郎的民众。你们回去后要抓紧落实备战任务,不得有误!”

    氐奢依和瞿恒那齐声道:“是”……

    第              一              集

    1·夜郎国境外(日)

    打着“鄂” 字旗的百万大军在浩浩荡荡地

    行进,战马嘶鸣,战旗猎猎……

    2·夜郎国边界(日)

    山头上狼烟四起,号角声此伏彼起……

    3·同上(日)

    山下大帐内。夜郎边防守将瞿楚楚手托一封书信,严肃面对身前的两位军官:“现在,鄂靡在我边境陈兵百万,军情十万火急。请二位务必日夜兼程,尽快将此信送往禹甸洛略(夜郎国都),直接面呈祖摩(对君长的彝称),不得有误!”

    倆军官挺身直立,齐声道:“请将军放心,

    我们保证完成任务!” 接信后转身退出帐外……

    4·关于夜郎国境外的一组镜头

    原野上。千万顶大小不等的帐蓬杂乱地分布

    着。军人们进进出出,忙忙碌碌……

    野外。上百头肥壮的黄牛被穿鼻栓在木桩

    上。

    一群年轻士兵走近一头牛,有的抓角,有的

    扯耳,有的坠尾……

    发怒的黄牛拼死挣扎,人被拖着团团转……

    一把锋利的长刀闪电般向牛颈刺去,顿时,

    牛血泉水般向外喷涌,牛踉跄倒地。

    帐蓬里。长案上堆满牛肉。只见数把刀起刀

    落,大块牛肉不断变成小块……

    野外。一条半人高的土坎上,临时挖的上百

    眼灶孔一字儿排开,每个灶孔上都架着一口大铁锅。

    灶孔内,柴火噼啪作响,熊熊燃烧。铁锅里,

    牛肉汤在噗噗地翻滚……

    旁白:鄂靡国君鄂阿那率领百万大军在此安

    营扎寨,入侵夜郎前,他们正准备举行“杀牛议事” 活动。

    5·夜郎国内·山路上(日)

    两军人挥鞭策马疾驰……

    6·禹甸洛略城(日)

    殿阁重重的夜郎九重王宫矗立在灰蒙蒙的

    雨幕中。

    7·同上·夜郎王宫内(日)

    大厅里。头顶王冠,身着锦衣裙裤,肩挎虎

    皮披风的夜郎王局阿邪端坐前台的王位上,披黑披风的文臣和全副武装的武将分坐两边的长案后,他们面前案上的酒具琳琅满目。

    一群艳装女子在古乐拌奏下翩翩起舞。

    局阿邪和他的文武官员边饮酒边欣赏歌舞……

    8·同上·夜郎王宫外(日)

    大门两边侍卫林立,戒备森严。

    门对面稍远处。两军人滚鞍下马,风风火火

    直奔大门而来,被侍卫拦下。

    一军官对侍卫急嚷:“快!快通报宫里,我

    们奉瞿楚楚将军之命,有十万火急军情上报!”

    9·同上·夜郎王宫内(日)

    大厅里。乐声悠悠,舞姿婀娜。局阿邪和文武官员谈笑风生……

    一侍卫突然撞门进来,跑到局阿邪跟前单膝

    跪下:“尊贵的祖摩(对君长的彝称),瞿楚楚将军派来的两位军官正在宫外等候,说有十万火急军情上报!”

    局阿邪听了先是一楞,随后将权杖往下一

    挥:“都下去吧!” 旋即对内侍:“快请他们进来!”

    乐队和舞女徐徐退出大厅……

    俩军官并排走进厅来,在局阿邪面前单膝跪

    下,其中一人从怀中掏出一封书信递上:“尊贵的祖摩,瞿楚楚将军派我们来报告十万火急军情!”

    局阿邪接信后向内侍:“快请他们下去歇

    息!”

    俩军官站起,欠身退出厅外。

    局阿邪将书信摊开,仔细观看。眉头越皱越

    紧,两眼越睁越大……

    文武官员鸦雀无声,目光都集中到局阿邪脸

    上……

    局阿邪看罢信,抬起头来扫视厅内:“各位

    大臣,鄂靡在我边境陈兵百万,我夜郎国土定遭战火揉躏,请各位马上下去准备,我们将举行“杀牛议事” 活动。

    文武官员听后面面相觑……

    10·鄂靡兵营·大帐内(日)

    帐内人声鼎沸。文武官员在饮酒、吃肉。有

    的交头接耳,窃窃私语;有的开怀大笑,前仰后合……

    台上。神气十足的鄂阿那(着装与局阿邪同)

    将手中的权杖向面前的案上拍去,只听见“叭!叭!叭”几声响,帐内顿时鸦雀无声。鄂阿那将权杖向前一指:“各位大臣,我们这次出兵的目的就是要使夜郎的山川、田土、城池、百姓通通都姓‘鄂靡’ ,不许再姓‘夜郎’,如何达此目的,现在我要听诸位高见!”

    台下。大臣鄂舒野环顾左右站起:“尊贵的

    祖摩,为这次征战我们已经准备三年,现在鄂靡兵强马壮,粮草充足,士气高昂,我们可兵分三路,进攻禹甸比毕、禹甸谷姆、禹甸叟施三城,只要这三城被攻破,夜郎首都禹甸洛略就成一座孤城,拿下它指日可待!”

    布摩鄂直愚随即站起:“我同意慕苦(对总

    理大臣的彝称)的意见,我们要尽快攻克上述三城,然后集中兵力攻打禹甸洛略城,这样我们的目标就可实现!”

    台上。鄂阿那眉飞色舞,边听边“呵!呵”

    地应着。他突然大声问:“鄂武野,难道你就无话可说?”

    台下。鄂武野嚯地站起,挺着胸脯说:“天

    样尊贵的祖摩,我完全赞同慕苦和布摩的意见。鄂靡的兵马天下无敌,只要您一声令下,我就率领铁骑踏破夜郎城池,横扫夜郎全境!”

    在坐众臣频频点头……

    台上。鄂阿那将权杖向下一挥:“就按慕苦

    和布摩说的办,具体由鄂武野去排兵部阵,然后将情况上报。请各位务必在八天之内作好一切准备,第九天就是我鄂靡发兵之日” 。他随即端酒杯站起:“现在请大家举杯,为鄂靡旗开得胜干杯!”

    台下。众臣举杯站起,一饮而尽……

    11·同上·帐外草坪上(日)

    地上摆满锅碗瓢盆,坛坛罐罐。

    鄂靡的士兵如饿牛冲进草场,争先恐后向帐

    外草坪跑去。有的从锅里捞肉吃;有的用牛角酒器往坛子里舀酒喝;有的则围着咂酒坛,捧着咂杆吮吸……

    12·禹甸洛略城·夜郎王官(夜)

    大厅内。满屋灯火辉煌。一群端着酒菜的侍

    从进进出出,忙忙碌碌……

    局阿邪和官员们鱼贯入厅,各就各位。

    台上。局阿邪正襟危坐,面对众臣道:“各

    位大臣,现在鄂靡大兵压境,夜郎危在旦夕。鄂阿那是豺狼种,本性难移。遗憾的是策举祖粗心,竟让这条疯狗在天底下胡作非为。我们今天在此商议,就是要拿出对付它的办法来!”

    靠前的大臣武优额站起:“尊贵的祖摩,我

    们不用着急。常言道:‘犟牛撒野穿鼻索,烈马尥蹶套缰绳,豺狼来了挖陷阱’ 。只要我们齐心协力作好充分准备,就一定能打断鄂阿那这条疯狗的脊梁骨!”

    谋臣苦苦诺清了清嗓子站起:“尊贵的祖摩,

    夜郎和鄂靡实力悬殊太大,打起仗来我们没有取胜的把握。为了生灵免遭涂炭,不妨派使臣去跟鄂靡议和!”

    主帅瞿恒那嚯地站起,面对苦苦诺:“还没

    打仗就讲议和,你居心何在?”

    苦苦诺反驳道:“常言说‘留得青山在,不

    怕没柴烧’ ,我是为国为民着想。”

    瞿恒那反唇相讥:“好一个‘为国为民着

    想’ !本来就不想留青山的人,还讲什么‘留得青山在’ 嘛!”

    苦苦诺反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瞿恒那回答:“什么意思你心中明白!”

    局阿邪看这两人争论不休,不耐烦地怒喝

    道:“请停止你们的唇枪舌剑!我现在需要的是对付鄂靡的有效办法!”

    谋臣氐奢依站起道:“尊贵的祖摩,常言道

    ‘凶悍的猛虎曾败给青蛙,伟岸的大象拿鼠没办法’。鄂靡虽然气势汹汹,但也有短处。鄂靡君臣狂妄自大,根本没把我夜郎军队放在眼里。我们就是要用他麻痹轻敌这一弱点,根据地理条件下套设伏,水、火、石、兽仗一齐用上,一开始就给鄂阿那来个下马威,打掉他的嚣张气焰。……鄂靡此次肯定是三路进兵,攻打禹甸谷姆、禹甸比毕、禹甸叟施三城。禹甸谷姆城北的别色氐坝子,地势低洼,可引来女朵河的水进行水战;禹甸比毕城外五十里的嘎勒山谷是鄂靡兵马必经之地,正好可以部署石仗;禹甸叟施城外宽阔,地势平坦,不好设伏,就只有死守!”

    众臣异口同声:“同议慕苦、濯苦(对谋臣

    的彝称)的意见!”

    局阿邪将权杖向下一挥:“就这么定了!请

    瞿恒那下去排兵部阵,氐奢依协助武优额准备好粮草,大家五天之内要作好一切准备。” 他随即端酒杯站起:“现在请大家举杯,为夜郎国首战胜利干杯!”

    众臣举杯站起,一饮而尽……

    13·同上·武优额官邸(夜)

    厅内。大臣武优额、氐奢依和主帅瞿恒那在

    坐着饮酒。

    武优额开口道:“今夜,议事厅里已经把这

    次抗敌的方针定了,你们来还有什么话要说?”

    瞿恒那:“我真不明白一开始就要议和的人

    是把夜郎的命运置于何处?我担心我们将士在前方打仗,有人却在祖摩跟前使坏,破坏国家抗战大事!”

    氐奢依坐着叹气:“唉!自从祖摩把玛依鲁

    选来做王后,把他弄到王宫做谋臣之后,夜郎的事情就没有顺当过。祖摩总是处处让着他,依着他,而没有考虑这样做的后果!”

    瞿恒那:“慕苦!我们希望你以后在禹甸洛

    略多费苦心,随时提防那些祸国殃民者!”

    武优额:“常言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

    之心不可无’。 防是要防的,可现在是国难当头,我们要全心全意办好自已的事情,才无愧于夜郎的民众。你们回去后要抓紧落实备战任务,不得有误!”

    氐奢依和瞿恒那齐声道:“是”……

    第                        三                        集

    27·女朵河边·侯尼阿鲁寨(闪回)

    山林边。几头黄牛摇头摆尾地在草地上啃

    草。

    灌木丛中。两只彩蝶时分时合,翩翩起舞。

    一位端庄美丽的少女手持扑蝶网,追逐、奔

    跑,好不容易才逮着一只蝴蝶关进小竹笼。受惊吓的另一只蝴蝶却在灌木丛中绕来绕去,就是不肯离去……

    树林边。一株桑树上结满了紫黑色的桑椹。

    一位俊俏的少年提着一只小竹篮,敏捷地三

    两下爬上桑树。他将竹篮吊在树杈上,左手握住树枝,右手不断将摘下的桑椹执于篮中。眼见篮子装满,他又左手提篮,右手抱树杆顺势滑下,一屁股坐在树脚的草地上。他抬头向正在扑蝶的少女喊:“玛依妹,快来吃桑椹啰!”

    玛依鲁听见喊声,停下脚步:“苦苦哥,我

    这就来了!”旋即收起蝶网,提着小笼向树下走去。

    苦苦诺和玛依鲁并肩坐着,一把一把地抓桑

    椹往嘴里送。

    苦苦诺抬头看见小竹笼里扑腾着的蝴蝶,若

    有所思。回头对身旁的玛依鲁道:“玛依妹,你

    看那蝴蝶多可怜呀!捉来一只,另一只可惨了!

    它跟人一样,成双成对才能生存下去。……把它放了吧?”

    玛依鲁沉思一会儿,抬头看着苦苦诺:“苦

    苦哥,我听你的!”随即提着蝶笼站起,慢慢打开笼门,嘴里不断地念叨:“飞吧,飞吧!快去找你的同伴吧!”

    获得自由的蝴蝶在她头顶上盘旋几圈后远

    远地飞去……

    玛依鲁坐下,又伸手到篮子里抓桑椹吃。她

    那带棱角的双唇被桑椹汁浸染成紫红色,愈发突显少女的清纯、美丽。

    坐在旁边的苦苦诺抬头发现玛依鲁那独特

    的容颜,浮想联翩,疑视良久后开口:“玛依妹,今天我才发现你特别漂亮!回去后我向阿鲁舅舅求情,让你嫁给我!”

    玛依鲁扑哧-笑:“谁说要嫁给你呀!”旋即

    抓把桑椹朝苦苦诺脸上抹去。

    苦苦诺一“激凌”,闪电般偏过头去,没被

    抹上。眼看着玛依鲁将站起,他拔腿就跑。

    玛依鲁在其身后紧追不舍……

    28·禹甸洛略城·苦苦诺官邸(夜)

    心事重重的苦苦诺和狡黠的撮莱巴面对面

    坐着饮酒。

    眼看着苦苦诺失魂落魄的样子,撮莱巴窃笑

    着,明知故问:“濯苦,伫立在院坝里的滋味不好受吧?”

    苦苦诺无可奈何地叹气:“哎呀!你这人真

    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老是揭别人的伤疤!”

    撮莱巴答:“我是提醒你,只有彻底改变现

    在的处境,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

    苦苦诺反问:“可眼下又有什么办法呢?!”

    撮莱巴回答:“是呀!我已经派过几批人,

    可瞿恒那那里戒备森严,就是出不去!”

    苦苦诺摇了摇头:“那就等一等吧,千万小

    心,可别让别人抓住什么把柄!”

    撮莱巴笑着:“放心吧!你以为我还会像当

    年那样冒失吗!”

    两人相视而笑……

    29·女朵河边(闪回)

    河面上。一对鸳鸯并排凫游着。头做一起抬,

    翅也合着扇,时而引颈相交缠,时而展翅相护着,游上又游下,游到河中央……

    河边的石板上。青年苦苦诺和玛依鲁面对面

    蹲着洗衣服。他们时而抬头相笑,时而撩水嘻戏。洗涮完毕,两人上岸,一人一头拉着衣物绞水,然后抖开,晾晒在岸上的灌木丛上。

    玛依鲁抬头看见河中戏水的鸳鸯,若有所

    思:“苦苦哥,你看那一对鸳鸯真幸福!”

    苦苦诺瞟了一眼鸳鸯后回过头来盯着玛依

    鲁的脸:“我们比它们还幸福呢!”旋即一把抓住玛依鲁的手,拉着她在沙滩上奔跑。

    还没跑多远,玛依鲁就央求着:“阿哥!我

    累了,实在跑不动了!”

    苦苦诺听见喊声,马上停住脚步,回转身来

    抓住玛依鲁的另一只手,两人面对面站着,呼哧呼哧地喘大气。

    等得静下气来,苦苦诺上前一步,一抱将玛

    依鲁搂在怀里,两人狂热地紧搂着拥吻……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苦苦诺才若有所思地抬

    起头来看着玛依鲁:“阿妹,我们很快就要结婚了,今天正好赶慈兔鲁秋集,我去街上给你买点凌纙绸缎,你得赶点嫁妆吧!”

    玛依鲁依依不舍地:“好吧,不过你得快去

    快回,不要让我一人孤孤单单地在这里久等哦!”

    苦苦诺回答:“一定不让阿妹久等!”旋即顺

    手拿条褡裢挂在肩上,迈步向集上走去……

    玛依鲁一直望着他的背影消失在树丛后,才

    慢慢回到河岸上翻晒衣物。少顷,略带倦意的玛依鲁走到草地上躺下,仰面朝天,看着浮云慢慢地移动,太阳在云缝间时隐时现。她浮想联翩,于是从怀中掏出口弦,放在唇边拨动,旋即口弦发出嘤嘤的声响……

    正当玛依鲁陷入沉思时,突然从远处传来人

    喊、马嘶和犬吠声。刹那间,她一咕噜翻身站起,只见一队兵马由远而近向自己走来,顿时惊得她出一身冷汗,旋即闪身树丛中躲着窥探……

    30·同上(闪回)

    山坡上。树丛中露出一张少年的脸,他圆睁

    环眼,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河边所发生的一切……

    31·同上·(闪回)

    夜郎国君局阿邪率领上百兵马狩猎回归,来

    到女朵河边。前面的侍卫和局阿邪都骑着高头大马,随后的士兵有的背着弓弩,有的肩扛猎物,有的牵着猎犬,队伍缓缓向玛依鲁靠近。

    马背上的局阿邪看见不远处的灌木丛上都

    晒满了衣物,顿时精神振奋,热血沸腾,圆睁环眼,四处寻找洗衣人。可半天不见洗衣者踪影,情急了便对前面的祃依(相当于连、排级军官)撮莱巴喊:“撮莱巴!你看前边树上都晒满了衣物,怎么就不见洗衣人?”

    眼尖的撮莱巴抬眼四处一扫,手指前面树丛

    中:“尊贵的祖摩,那里不是有一株火焰般盛开的索玛花么?!”

    局阿邪顺着撮莱巴的手指方向望去,果然发

    现树丛中露出一张宛若天仙的年轻女子的脸,顿时灵魂几欲出窍,急忙策马向树丛靠拢,结结巴巴地指着树丛中的女子:“你……你……你给我站……出来!”

    玛依鲁惊骇得不知如何是好,听见喊声却原

    地不动。

    马背上的撮莱巴急了,趋身向前,手指着玛

    依鲁:“树后的姑娘,你没听见祖摩喊你么?请你站出来,祖摩有话问你!”

    玛依鲁这才从树后慢慢转出来,惊异地望着

    局阿邪。

    局阿邪趋身向前问:“你姓什么?叫什么名

    字?家住在哪里?”

    玛依鲁回答:“我姓侯尼阿鲁,名叫玛依鲁,

    住在后面的阿鲁寨子里。”

    局阿邪:“你是开花的索玛,还是结果的桃?

    是娘家的姑娘,还是婆家的媳妇?”

    玛依鲁如实回答:“我是阿鲁玛依和瞿楚舍

    娥的女儿,是苦苦诺的未婚妻。”

    局阿邪淫笑着:“嘿嘿嘿!见了你我的心病

    就犯。我要你还消魂债,要你医好我心病!要天上的太阳,我分你一半,月亮分你做镜子!我有九十九买待(正妻),添你一个满一百。要你天天陪我玩,夜夜为我唱曲谷(情歌)!”

    玛依鲁正言道:“锦鸡不是麻雀伴,麻雀不

    陪锦鸡玩;老鹰不是小鸡伴,小鸡不陪老鹰玩。

    鸡的嗉子填不满,你的欲望无止境。别看我是民女,你枉费心机!”

    局阿邪:“鸡欠下鹰的债,鹰要叼走小鸡;

    羊欠下狼的债,狼要衔走羊羔!”

    一直坐在马背上听他(她)俩对话的撮莱巴

    听到此时大喝一声:“还不动手!”

    俩骑士闪电般滚鞍下马,紧紧抓住玛依鲁双

    臂。

    玛依鲁又哭又骂:“放手!两个狗奴才……

    狼心狗肺的局阿邪,你不得好死!你要害死我的阿爸阿妈,害死我的苦苦哥!”

    不由分说,玛依鲁被俩骑士反剪双手捆紧,

    扛上马背,驮起就走……

    32·同上·(闪回)

    躲在山坡上树丛中的少年眼见玛依鲁被抢

    走,站起身来拼命地向侯尼阿鲁寨跑去……

    33·侯尼阿鲁寨(闪回)

    年迈的阿鲁玛依坐在家门口的条凳上抽旱

    烟,他一抬头就见满头大汗的牧童鲁刚娃跌跌撞撞地朝他奔来。

    上气不接下气的鲁刚娃刚一站定:“阿鲁老

    爷,不……不好了……玛依鲁姑姑……被……祖摩抢去了。”

    阿鲁玛依一惊,倏然站起问:“什么?你倒

    是说清楚点!”

    鲁刚娃回答:“祖摩带队狩猎回来过河边,

    我亲眼看见一个叫撮莱巴的军官喊两个兵,把玛依鲁姑姑捆了,扛上马背驮走了。”

    阿鲁玛依继续问:“你没看见苦苦诺么?”

    鲁刚娃:“苦苦叔叔没有在河边。”

    阿鲁玛依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屁股跌坐

    在板凳上叹气:“糟了,这如何是好!”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