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电视剧本创作室 | 招聘求职 |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国企小品剧本《公司好领导》
超级经典搞笑话剧剧本(宿舍新闻
金店情景剧剧本《珍奇异宝》
金银珠宝销售小品剧本《珍奇异
道路施工舞台剧本《公司好领导
主播搞笑小品剧本(宿舍新闻联播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金店情景剧剧本《珍奇异宝 5-20
医院题材的情景剧剧本,医患 5-17
关于父亲的小品,父亲节小品 5-15
全国助残日主题小品剧本(我 5-12
建筑企业音乐剧剧本《公司 5-10
感人母爱的小品剧本剧本(人 5-8
关于宣传十九大七一建党节 5-5
建筑行业道路施工安全小品 5-2
经典搞笑禁毒小品剧本,关于 4-27
全国爱眼日活动宣传小品剧 4-24
世界环境日主题活动小品剧 4-22
适合世界无烟日宣传表演的 4-20
医院医生护士音乐剧剧本《 4-18
关于全面开放二胎策超喜剧 4-17
全国学生营养日宣传教育活 4-15
5.17世界电信日主题活动小 4-13
家庭和睦小品剧本,家和万事 4-11
5.12国际护士节医院门诊大 4-8
全国爱牙日搞笑音乐剧剧本 4-4
妈妈您辛苦了小品台词(人间 4-2
五四青年节爱国小品剧本(保 3-30
恶搞宫廷小品,宫廷情景剧小 3-27
银行帮助家民脱贫致富小品 3-24
六一文艺演出小品剧本,庆六 3-20
512医院护士题材正能量小品 3-14
五一国际劳动节弘扬劳模精 3-12
旅游市场物价投诉监管小品 3-9
房地产公司交楼搞笑小品(交 3-7
物流公司服务搞笑小品剧本 3-5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电视剧本 > 农村电视剧本 > 《在婚姻的调色板上》第二十八集
 
授权级别:普通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电视剧本-农村电视剧本   会员:一生清贵张清贵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8/5/11 12:05:16     最新修改:2018/5/12 9:53:40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在婚姻的调色板上》第二十八集
作者:张清贵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视剧本、电视栏目短剧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1、陈峰家里(夜内)
【人物:陈峰、小孙子、陈妻、刘艳】
                 (陈峰和妻子在屋里追着小孙子玩,他趴在地上让孙子当马骑着)
小孙子 :(大声地喊)驾!驾!老马你快快走!
                 (陈妻看见了走过来风趣地说)
陈    妻 :孙子,你不拿鞭子抽,他怎么会走得快!
                 (陈妻递给小孙子一把鸡毛掸子,叫他狠狠地抽)
                 (小孙子扬起的鸡毛掸子像雨点似的落在爷爷的背上,陈峰扭转头来 对孙子说着)
陈    峰 :只许打背不能打我的头部啊!
小孙子 :驾!驾!老马你快走别啰嗦!
                 (陈峰趴在地上蹒跚地移动着双腿)
                 (这时桌上的座机突然响起了铃声,陈妻立即拿起电话筒问道)
陈    妻 :喂!是谁呀?
刘    艳 :(电话的那一头)我是刘艳,请问陈峰在有吗?我和他当年都是知青,请他接下电话行吗?
陈    妻 :行!行!请稍等下!
                (陈妻将话筒递给陈峰,自己站在一旁侧着耳朵听着)
陈    峰 :喂!刘艳,你好,有事吗?你在哪里,好久没有见到你了!
刘    艳 :(电话那一头)陈峰,是这样的,明天我要到你们鹰潭来出差,你在家吗,有件事想请你引                    荐下。
                 (陈峰将话筒从左耳换到右耳)
陈   峰 :在家,在家,你什么时候过来,我开车来接你。啊!对啦,和我们一起下放 的李晓也在鹰潭                 呢,到时我约她也过来我们一块聚聚。我们分别二十多年了我也很想与你俩一起叙叙旧呢!
刘    艳 :(惊讶)什么?李晓也在鹰潭?
陈    峰 :对!知青返城后她上了技校,毕业后分在鹰潭火车站机务段。
刘    艳 :那好吧,明天我们见面后再说!谢谢!再见!
陈    妻 :她是谁呀?你和她说话这样亲热!
陈    峰 :和我一块下放的知青嘛!我们说话当然亲热些!
2、刘艳家里(晨内)
               【人物:刘艳、左正鹏】
                 (刘艳和丈夫左正鹏在家里商量事儿,她走到左正鹏跟前喃喃地说)
刘    艳 :明天我要到鹰潭那边去出差,顺便去看看和我一起下放的两位知青。 分别后我从未和他们见                   过面,不知他俩现在如何。
左正鹏 :你不在家里,小宝的女朋友如果来了怎么办?
刘    艳 :马妹子如果来了,你就给我打个电话不就行了吗?
左正鹏 :你快去快回,莫让家里人久盼!
刘    艳 :我知道,我比您还急些呢!
3、鹰潭汽车站(日内)
               【人物:刘艳、陈峰】
               (刘艳乘着大巴来到汽车站,陈峰开着小车来到这里接她)
               (陈峰看见刘艳站在车站广场边,他立即将车开过去停在她的身边)
陈    峰 :刘艳,快上车让你久等了!
4、驾驶窗里(日内)
               【人物:陈峰、刘艳】
                (两位昔日知青坐在驾驶窗里你一言我一语谈论不休,有时还眉飞色 舞)
                (小车在大街上疾驰着。前头一位老人突然横在马路中间,陈峰急踏  刹车,车身扭转几下。                  几 乎调了头。刘艳立刻扑倒在陈峰的身上。陈 峰扶着她,两人嘴里含着笑)
陈    峰 :死老头你不要命了,竟敢横马路,活得不耐烦了是吗?刘艳,你没事吧?
刘    艳 :哎呀!好惊险的一幕,没有你我的头差点儿撞到驾驶窗了!我告诉你 啊,开车要当心不要开                  小差!
陈    峰 :谁开小差,不就是向你瞟了几眼,旧情难忘呀!
                (刘艳向陈峰盯着眼羞愧地说)
刘    艳 :看你说哪里去了现在还说这个话。
                (小车穿过大街,驶进小巷,停在一栋高层楼房下,陈峰把车门推开了,刘艳下了车)
刘    艳 :你就住在这个小院里吗?
陈    峰 :(指着手)对!我就住在这个单元的三楼。
5、陈峰家里(日内)
                【人物:刘艳、陈峰、李晓】
                 (陈峰和刘艳一同走进屋内,刘艳问道)
刘    艳 :你老婆哪里去了?
陈    峰 :刚才还在家里,可能窜门去了!
刘    艳 :你不是叫李晓也过来聚聚吗,她怎么还不来,你是否打个电话催催她。
陈    峰 :她已经答应了我,等会要来的。
                 (刘艳站起来慢慢踱着步观看陈峰室内的各种摆设)
                 (正在这时李晓在室外敲着门喊道)
李    晓 :开门!开门!我来了,刘艳到了没有?
陈    峰 :你看,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陈峰和刘艳走上前去开门迎接李晓)
刘    艳 :哟,好妹妹快进来,快进来!我刚来不久。
                (昔日的三位同伴紧紧地握着对方的手,你看着我,我瞧着你。嘴里含着微笑)
李    晓 :哎哟,我们现在都变成了老太婆,老头子啦!二十年前我们下放到农 村,我们同住在生产队
                 里的一栋仓楼上,那段岁月使人不敢再回望。
刘     艳 :不过,当时我还得感谢向书记推荐我当上了耕读教师,比你俩幸福多了。
李     晓 :你那时候是我们知青中的佼佼者,谁能与你比!我记得陈峰不是追求过你吗?后来你怎么和
                  左正鹏老师成了家呢?我们真是不理解你!
                 (陈峰转过脸去不好意思的接过话茬)
陈     峰 :她哪里会瞧得上我呢,那时候我比变普通社员还低一等,她却是一位堂堂皇皇的耕读教师,                    眼睛却望在天上。不过,我也不想连累她,那时,我在心里只有一种念想:我们同是“天涯                    沦落人”。现在回忆起来倒有点幼稚可笑罢了。
李    晓 :那也未必幼稚可笑,各有各的选择嘛!
刘    艳 :每个人的婚姻都是上天注定的,你们对我有什么不理解的!
陈    峰 :这都是我们在人生的轨迹上留下的一串连没有任何价值的符号,好在我们现在都成了家,并                  且还有一份固定的工作,我也知足了。
6、陈峰家门外(日内)
                【人物:陈峰、陈妻、刘艳】
                 (陈峰的妻子窜门回来,她轻手轻脚地来到门外偷听室内的说话声)
镜头特写:陈妻一会儿闭着一只眼,另一只从猫眼里看进去,一会儿又侧着耳朵听,鬼鬼祟祟的样子
                 (过了不多久陈妻终于敲响了门)
陈      妻 :开门,开门!
                (陈峰走上前去把门打开,陈妻立即走了进来)
陈   妻 :(阴阳怪气)哎哟,我陈峰来了两位女朋友,稀客,稀客!你们和我陈峰都是下放知青是                         吗?
李    晓 :是的,二十年前我们都是下放知青。
陈    妻 :下放时,你们几人同住在生产队里的一栋仓库楼上是不是?
刘    艳 :是的,那时候我们三人同吃同住同劳动,我们像一家人似的,亲密无 间。
陈    妻 :我陈峰当时追求过你们俩是吗?
                (李晓口里说着“不”,连连往后退着)
李     晓 :不,不,他没有追求过我,别误会!他只是追求过刘艳!
                (刘艳慢条斯理地站起,理直气壮的对陈妻说)
刘     艳 :嫂子,你怎么知道陈峰追求过我,是不是陈峰自己跟你说的?
陈     妻 :陈峰没有跟我说,是我自己刚才在门外亲自听你们说的!
                (刘艳用手将额前的头发撩了撩,迈着小步在陈妻跟前慷慨地说着)
刘    艳 :啊!原来嫂子早就来到门前盗听我们二十年前的心里话,那也好吧,我就彻底给你讲个明
                 白,以便你日后放心:二十年前的一天,我和社员们在一条小溪里拦溪堵坝,一下子晕倒在                  溪水里,社员们将我送到医院里,陈峰天天来医院看我。我们举目无亲,只有知青们相依为                  命,这种出于同伴的爱我不能接受吗?今天,我们叙叙旧,只不过是重读刻骨铭心的过往,                  请嫂子放一百二十条心,我决没有题外之意,况且,我们已经步入了花甲之年!
                (陈妻下意识到自己的举止伤害了刘艳的尊严,于是立刻解释着)
陈     妻 :我没有这个意思,请你不要介意,不过,人生活在这个大千世界上不 能没有朋友。特别是                     男同志需要女朋友,女同志也需要男朋友。只有这样人的身心才能健康,也只有这样才能医                    治人的心病,你说是不是?
陈    峰 :(手指着妻子)你在胡说什么,神经病!
7、医务室里(昏内)
                【人物:小宝、马小娟】
                  (小宝在医务室里清理病历单,他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来了,他立即 掏出接听)
小    宝 :喂,小娟你好,我正在上班呢,你有什么事请直接讲无妨。
马小娟 :(电话那一头)小宝,明天我和父母决定来你家,请你上午12点到长 沙火车站接我们,麻                     烦你了。
小    宝 :好的,行!明天我准时赶到,欢迎你们的光临,祝你们一路顺风!再见!
                 (小宝嘴里唱着小曲在医务室里走来走去喜笑颜开)
8、陈峰家里(昏内)
                  【人物:李晓、刘艳、小宝、陈峰】
                   (陈峰他们正在激烈地谈论着,这时刘艳的手机突然响起来了)
李    晓 :(大声喊)电话!电话!谁的电话?
                  (刘艳急忙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接听)
刘    艳 :喂!谁呀?
小    宝 :(电话那一头)妈,我是小宝。
刘    艳 :哦,家里有事吗,是不是马妹子她们来了?
小    宝 :是的,我刚才接到马妹子的电话,她说明天来我们家,您能赶回来吗?
                 (刘艳拿着手机,脸上挂着笑容答着话)
刘   艳 :能,能!明天12点前我一定赶回长沙,你和爸爸在家里先安排下我随后就到。
李    晓 :是谁的电话。刘艳你这么高兴?
刘    艳 :(微笑着)我儿子在上海谈了个女朋友,说明天要到我家里来看看, 要我明天赶回去!
陈    峰 :这是件大好事,祝贺,祝贺!你不是说有件事需要我引荐下吗?
刘    艳 :哎呀!什么事都不说了,儿子的婚事唯此为大。
9、鹰潭火车站(晨内)
               【人物:刘艳、马小娟、马父、马母】
                (第二天,刘艳来到火车站排队售票)
                (马小娟和父母乘坐的列车汽笛长鸣缓缓驶进了鹰潭车站)
                (乘警手里拎着一面小令旗站在月台上向进站的列车行着注目礼)
                (刘艳在拥挤的旅客中蹬上了第九车厢)
10、车厢内(晨内)
               【人物:马小娟、马父、马母、刘艳】
                (马小娟和父母坐在座位上闭目养神,马小娟留着短发,戴着一副近视眼镜,改变了在美国                    留学时的整个模样)
镜头特写:刘艳偏着头,瞪着眼睛在车厢里走来走去,去寻找自己的座位。最后在马小娟身边的一个                    空位上坐了下来。马小娟将身体往里边移了移。
                 (马母马父坐在她俩的对面)
                 (马母的眼睛斜视刘艳问道)
马     母 :同志,你到哪里去?
刘     艳 :回长沙去,你们呢?
                 (马父转过头来答着话)
马     父 :我们也到长沙去!
刘     艳 :那好,我们同路呀!
                 (马小娟的头时而伸出窗外,时而伏在摆食物的架子上)
画外音 :刘艳哪里知道这三位同路人就是自己的亲家和儿媳妇,马小娟更不知 道坐在自己旁边的这位                  阿姨就是这次去相亲的婆婆,她们坐在座位上 互不说话,就这样朦朦胧胧地乘了一段陌生的                  里程。
11、左正鹏家里(日内)
                 【人物:左正鹏、小宝】
                   (左正鹏双手反叉在背后在屋里走来走去对小宝唠唠叨叨的)
左正鹏 :(板着脸)明知这几天家里要来客人,可你妈非要去出差,你看,现 在都什么时间了,她还                    不回来,我断定她今天回不来了!
小    宝 :爸,您急什么,她会回来的,还没有到12点呢!我先开车到火车站去等候她们,也许小娟她                   们快到站了。
左正鹏 ::哎呀,真是急死人!
                 (左正鹏甩着手走进屋内去了)
12、车厢里(日内)
                 【人物:马小娟、马父、马母、众旅客】
                  (马小娟乘坐的列车缓缓驶进了长沙西站,车内传来了播音员的声音)
画外音 :旅客们,本次列车已经到终点站长沙车站,请整理好自己的行李,不要将自己的物品留在车
                 厢里,感谢你们一路对我们工作的支持!
镜头特写 :有的旅客踮起脚跟从货架上取下行李。有的在重新整理行李包,有 的携着老人提前来到下                   车门口候着。
                  (马小娟父女三人也离开了座位,来到车厢的过道处。马小娟将钱包滑落在自己的座位下)
13、站台上(日外)
                【人物:马小娟、马父、马母】
                 (马小娟和父母下了车,拎着行李站在站台上,环顾四周)
马     父 :老婆,你没有丢东西吧?
马     母 :没有什么可丢的,快走吧!
马小娟 :爸爸提醒下也好,反正我没丢什么!
                (父女三人走进了出站地道)
14、车厢里(日内)
                【人物:刘艳】
                (旅客们都下完了车,刘艳慢条斯理的离开了座位。她发现对面座位下躺着一个涨鼓鼓的皮                    革钱包,她拾起来放进自己的口袋里,然后自言自语地说)
刘     艳 :这个钱包不是刚才和我同座的那个妹子丢的吗,可是她已经下了车我上哪儿去找她呢!
                  (刘艳迅速下了车来到站台上寻找那妹子,她伸长脖子在人群里钻来钻去)
15、车站广场上(日外)
                 【人物:马小娟、马父、马母、小宝】
                 (马小娟父女三人来到和小宝事先约好的广场上的一角站着。马小娟她突然发现自己的钱包                     丢了。她愣着两眼望着父母)
马小娟 :爸、妈。我的钱包丢了!
马    父 :怎么,你的钱包丢了,这是怎么回事?下车时我曾问过你们丢了什么东西没有,你们不是说                   没有吗?老婆还说我话多,现在你看……
马    母 :算了,算了,谁都有不注意的地方,钱包丢就丢了吧!
                (小宝的车在广场上转了一圈,他发现马小娟父母三人站在那里,他 立即将小车开到他们身                  边)
小    宝 :岳父,岳母,您们一路辛苦了,快上车吧!
                (小宝将车门推开,把岳父岳母扶上了车,马小娟愁眉苦脸迟迟不上车)
                (小宝走到马小娟身边问道)
小    宝 :怎么,你嫌我的车档次不高,委屈你了是吗?
马小娟 :(抿着嘴)没,没有!是因为我的钱包丢了!
小    宝 :什么?你的钱包丢了,啊,在什么地方丢了你还有印象 吗?
                 (马小娟皱着眉头沉思着)
马小娟 :可能是在出站口人挤的地方被人扒去了,或许在列车上被人偷了。
小    宝 :在车上坐在你旁边的是什么人, 注意到他了没有?
马小娟 :哎呀!坐在我对面的是我爸妈,我右边坐的是一位和我妈年纪相仿的阿姨,难道是她偷去的不成?
马    父 :你们年轻人出门就是不小心,你看连自己的钱包都没有保管好。
小    宝 :钱包里面有多少钱?
马小娟 :钱不多,只有两千多点,里面还藏着你在美国送给我的一枚信物。
小    宝 :是什么信物,我都忘记了!
马小娟 :你就忘了,不就是一只玉石白蝴蝶吗!
小  宝 :啊,算了,算了,俗话说了拆财消灾嘛!
马小娟 :妈,你们在这里等着,让我回头去找找看!
马  母 :闺女,你真傻。回去还能找着?丢就丢了嘛!今后当心点。快上车来,时间不早了!
            (马小娟闷闷不乐地坐在驾驶窗里,小车缓缓离开了广场,朝着“五一”大道奔去)
16、广场上(日外)
            【人物:刘艳】
               (刘艳来到广场的一角,她打开那个钱包发现里面整齐的叠着两千元人民币,夹层里还躺着                    一 只玉石白蝴蝶)
               (她拿在手里拎了拎,自言自语地说)
刘     艳 :(自言自语)主人将这么贵重的东西遗失了,心里肯定是很着急的。
               (刘艳眉头一皱,她写下一张“失物招领”张贴在售票大厅门口的墙上,自己蹲在一旁眼睛注视                 着过往的行人)
镜头特写:过往行人有的停步目读一遍后拂袖而去,有的事不关已只瞟一眼就走开了。
17、售票大厅的门口(日外)
             【人物:小伙子甲、乙】
             (从前头走来两位小伙子,他俩看到了“失物招领”后马上停住了脚步,他们仰着头轻声的念                      着)
画外音 :今天,本人从上海开往长沙209次列车第九车厢里拾到钱包一个,请遗失者到旁边蹲着的大妈处认领!
              (念完后,两位小伙子拉着手连忙躲进一个胡同里商量起来)
18、胡同里(日外)
             【人物:小伙子甲、乙】
小伙子甲 :这个钱包我俩冒领下试试,现在我们正缺少钱用!
小伙子乙 :钱包里的东西我们怎么能说得准呢?我们心虚呀!
小伙子甲 :不要紧,我俩多讲点数目,你要知道世界上的事情有时会有巧合, 说不定这次我俩会有财                       运的!
小伙子乙 :行,行!我们壮着胆子走去试试看,但是我俩说话的语气要温和点。不能粗暴!
小伙子甲 :行,行,行,赶快走!
19、售票门口(日外)
              【人物:小伙子甲、乙、刘艳】
               (两小子点头哈腰地来到刘艳跟前问道)
小伙子甲 :大妈,我的钱包您拾着啦?
                (刘艳瞪着眼打量着两位年轻人)
刘        艳 :对,我拾着一个钱包,是你的吗?
小伙子甲 :当然是我的喽!
刘        艳 :你说说里头有多少钱,还有啥东西?
小伙子乙 :里头有三千元人民币是他在车厢里遗失的!
刘        艳 :里头仅仅只是钱吗?
小伙子甲 :对!里头只有钱,其他东西我忘记了!也许还有。
刘        艳 :你乘的那趟列车是今天什么时间到达长沙西站的?
小伙子甲 :是今天早晨8点到达长沙站的!
刘        艳 :不对,你到站的时间对不上号!
                     (小伙子乙连忙插着话纠正说)
小伙子乙 :他说错了,应该是今天下午5点钟。
                     (刘艳站起来捧着腹大笑起来)
小伙子甲 :大妈,你笑什么?难道我们说得不对吗?
                    (刘艳立即将戴手表的左手伸到两小子眼前)
刘       艳 :年轻人,你看看现在是什么时间?2点还没有到吧,你说5点到站的,难道是你请人将钱包                    提 前送到列车上去的?这不是天大的笑话 吗?
                    (小子甲双手叉着腰,晃着脑袋走上前一步向刘艳轻声地问)
小伙子甲 :大妈,你说说钱包里到底有多少钱,我一时记不准了,你说出来让我核实下行吗?
                    (刘艳站起来,两眼瞪着那小子,指着手呵道)
刘        艳 :年轻人,请你俩快走开,你讲的话牛头不对马嘴,这钱包不是你丢的,不要在这里冒领!
小伙子甲 :冒领!大妈,什么叫冒领?你拾了我的钱包不主动还给我,还说我冒领,我去车站派出所                      告你偷了我的钱包,到时你就自讨苦吃了!
                    (三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争执不休,车站一位警察向他们走了过来,两小子见状逃之夭夭                            了)
                    (刘艳将“失物招领”一手撕了下来,并自言自语地说)
刘      艳 :行啦,我既然找不到失主,我也内心无愧,我将它带回家去,我相信总有一天会找到这位                      失主的!
20、左正鹏家里(昏内)
                 【人物:小宝、刘父、刘母】
                  (小宝的小车在门外按着喇叭,刘父刘母探着身体向外张望着)
刘     母 :小宝他们来了,老头子,快把杯子上好茶水。
刘     父 :是的,是的,你也把水果快摆上!
                 (两老口在屋里忙得团团转,左正鹏走出门外迎接客人)
21、门外(昏外)
                【人物:小宝、马父、马母、左正鹏、马小娟】
                 (小宝把车门推开,把岳父岳母扶了下来)
左正鹏 :亲家,你们辛苦了,欢迎你们的到来!
马    父 :亲家,你好,你好,谢谢!
                (两家人团团站在门外脸上带着笑容,小宝向父亲介绍着)
小    宝 :(指着手)爸,这是马妹子的父亲,那是她的母亲,她就是马妹子你 应该认识吧!
                 (马小娟的父母连连点着头,马小娟伸过手去握着左正鹏的手激动地说)
马小娟 :爸,您好,辛苦了!
                (左正鹏握住马小娟的手愣着眼)
左正鹏 :小马,今天如果没有小宝的介绍,我真的不认识你了。那年我们在美 国相见只是萍水相逢,                  后来我们就匆匆分别了。再说,当时我也不知你和我们小宝还有这层关系。
马小娟 :是的,时间也过去这么久了,所以您对我的印象当然是肤浅的!
                 (马父对左正鹏笑着说)
马    父 :亲家,你们小左一再要求我们过来看看,这几天趁家里没有事,我们 就来了,真不好意思!
左正鹏 :看你说到哪里去了,我们就是盼你们过来玩玩嘛!再说你的千金嫁给我们小宝也应该过来了                  解下我们家里的情况嘛!
马    母 :是呀!我们也是这么想的,啊!对了,亲家母不在家她上哪儿去了?
                  (左正鹏皱着眉头对她喃喃地说)
左正鹏 :前几天她到江西鹰潭出差去了,说今天上午12点准时赶到家里,可是现在快三点钟还不见她                   的踪影,不知道她怎么了!
小    宝 :我妈爱管闲事,说不定她今天又遇着什么事了,不然的话她早就该回家了。
左正鹏 :走,快进屋里去,我们坐下来谈吧!
22、客厅里(昏内)
              【人物:马父、马母、刘父、刘母、刘艳、小宝、马小娟】
              (小宝把岳父岳母安排在客厅的上方坐着,把外公外婆安排在他们的对面,马小娟坐在右下                    方,他和父亲在旁边倒茶张烟)
             (正在这时刘艳从门外突然走了进来,她看见客人们坐在家里,立刻 打着招呼,客人们也立即               站了起来)
小    宝 :妈回来了,妈回来了!妈,您怎么这时才回来?
            (刘艳走上前去握住马小娟父母的手,凝视着。刘父刘母也盯着眼睛对刘艳认真地端祥起来。                 双方半晌没说话,最后马母问道)
马     母 :亲家母,我们在列车上不是坐在一个座位上吗?
刘     艳 :是呀,我是从鹰潭上车的就一直坐在你们的对面嘛!
马小娟 :妈,坐在您右边的就是我呀!
                (刘艳立刻将马妹子搂在怀里亲了亲)
刘    艳 :哎呀,谁知我们今天同乘一辆列车,同坐在一个座位上。互不相识,稀里糊涂地同乘一段里                  程。真是太可笑了!
马    父 :我们从来没有见过面!当然不认识嘛!
刘    艳 :我和小马在美国已经见过面了,可今天也变陌生起来。我记得她当时是织着两条发辫子,脖                 子上系着围巾,没有戴眼镜,可现在变了模样,所以,我不认识了!
马小娟 :妈,其实我没有变化,只不过是剪掉了发辫,鼻梁上戴了眼镜而已。
刘    艳 :你正因为这样,我才不认识你了!
马小娟 :妈,我们虽然见过面,但我对你的印象也不深刻了,并且也根本意识不到你也乘着这趟车回                 家,使我遗憾的是:我们在车上没有打过任何招呼。
刘    艳 :在没有认识之前我们是陌生人,当然没有多话可讲嘛!
马小娟 :妈,今天十二点钟我们应该是同时下车的,我们到您家快三个小时了,可您怎么现在才回                      家。是不是有事去了?
                 (刘艳提了提神,微笑着说)
刘    艳 :小马,我在你的座位下拾着一个钱包,我断定是你遗失的,我在站台上四处寻找你,始终见                  不到你的踪影,后来我又来到车站广场上寻找, 同样没有找到你,不知你们走得这么快,最                  后我写了一张“失物招领”, 希望你能出现在我的眼前。还是我的警惕性高,社会经验丰富,                   要不被两位小伙子冒领了你的钱包。
                (马小娟欣喜若狂,抓着刘艳的手高兴地流下了泪水)
                (马母转过身来高兴地问道)
马    母 :亲家母,我闺女的钱包你给拾着了?
马    父 :哎呀,真是太好啦!世界上的事情怎么会有这么凑巧呢!
                (刘艳从公文袋里掏出那个钱包在马小娟眼前扬着说)
刘     艳 :小马,你也别着急拿,我还得坚持原则,讲讲规矩。你先说说包里有多少人民币,还有啥东                   西。因车上的旅客太多了,也许是别人丢的呢!
                (马小娟站起来,脸带笑容,胸有成竹地说道)
马小娟 :妈,包里有两千元人民币,还有小宝送给我的一枚玉石白蝴蝶信物, 除此外没有别的了!
                 (刘艳听后双手捧着钱包伸了出去)
刘    艳 :小马,你说得太对了,原来这钱包真正主人还是你!你清点好钱数,  快拿着吧!
马    父 :你看,我的亲家母不愧是国家工作人员,觉悟高。能拾金不眜!
                 (全家人都站了起来翘着大拇指赞叹不已)
23、锦河县兰坪公社何老汉家里(夜内)
                【人物:何老汉、何妻、何无能】
                (何老汉母子三人为女儿何芳卫校毕业找工作犯了愁,这天夜里他们坐在家里商量)
何老汉 :闺女快要毕业了,可是国家从今年开始不包分配了。我们家里又没有任何上层关系,今后她                 上哪里去找工作?
何    妻 :是呀!这年头没有关系,找工作的确寸步难行!
                (儿子何无能坐在父母身旁喃喃地说)
何无能 :爸,妹妹是学医的,还愁找不着事做吗?听别人讲县人民医院李院长好说话,又平易近人,                  明天我俩去求求他!
何老汉 :哎呀,李院长不认识我们,他能理睬吗?
何无能 :明天我们去见见他,看他为人如何,人怎是怕见面的,况且一回生二回熟,就是认识下也值                    得。
何   妻 :儿子说的对,这也是个办法。
24、李院长家里(日内)
              【人物:何老汉、李院长、李妻、何无能】
              (李院长正在午睡,妻子坐在风扇下纳凉,何老汉父子俩在门外敲着 门)
何老汉 :喂,请问李院长在家吗?
                (李院长妻子将门推开一半,把身体阻在门的中间懒洋洋地问)
李    妻 :你们是谁呀,别人在午睡呢,有什么事下午再来,别打扰他了!
                 (李院长听见有人找他,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大声应道)
李院长 :是谁呀,别走,快进来坐坐!我起床了。
                (何老汉父子俩畏畏缩缩地走了进去)
李院长 :你们是哪里的,有什么事吗?
何老汉 :院长同志,我闺女今年卫校毕业了,想到你们医院找份工作,请你高抬贵手将她安排下吧!
何无能 :是的,是的,我妹妹是学医的,她的成绩很优秀,请院长开开恩吧!
                (李院长将鼻梁上的眼镜往上凑了凑,对何老汉严肃地说着)
李院长 :现在大专院校毕业的学医学生来我院打招呼的有很多,我们都拒绝了, 现在是人浮于事呀,                 不过你们农民的子女读完大学也不容易,花了不少费用,介于这种情况,我们院党委对你这                    事研究下,到时再说吧!
                (李院长迟疑下又继续说着)
李院长 :何老,你既然是农民,家里肯定有什么土特产吗?如果有的话,请下次给我带些来,我会给                  你付钱的!
               (何老汉眼睛向儿子瞧了瞧,然后又盯着院长)
何老汉 :院长,什么叫做土特产,你能说具体些吗?
李院长 :土特产就是指本地生产的物资,如,板栗、花生、茶油、大豆等等。
何老汉 :没有,没有,你说的这些物资我家里都没有,这几年为女儿读书弄的一穷二白,现在家里只                  养了一只看家的老黄狗。
李院长 :那好,这狗也可以说是一种土特产吧!经食物专家研究,狗肉营养价值非常高,特别是皮毛                 是黄色的狗。
何老汉 :(点着头)是的,是的!
                 (何老汉边说着话边退出了李院长的家门,转过身来大声说)
何老汉 :李院长,我懂得你的意思了……
李院长 :何老,你们父子俩慢走啊,下次若来我家别找错门啦!
何无能 :李院长,你放心,我们不会找错门的。
25、江怀市某卫校教室里(日内)
                【人物:汤老师、学生甲乙丙】
                 (上课铃响了,同学们纷纷走进教室。汤老师提着讲义袋走上了讲台)
汤老师 :同学们,专业课我们早就结束了,有些知识你们只能在实践中加以巩固和提高。现在你们最                  关心的事只不过是毕业分配问题。今天我想给你们先透露一下有关毕业分配的消息。
                (台下的学生听到毕业分配这件事,都张着耳听,同时还骚动起来)
汤老师 :从今年起,国家取消了大专院校毕业生统一分配的政策,规定用人单 位和毕业学生签订合同                  双向选择的新制度。可这样一来会出现两种情况:一种是有利于毕业生自主择业,充分发挥                  自己的聪明才智。第二种难免有些同学暂时会失业。也是促使你积极去创业。这是大专院校                   毕业生分配工作的一种新的举措。
镜头特写:坐在台下的学生听到汤老师这一讲都惊讶了,有的皱着眉头,抿着嘴,有的跺着脚,瞪着                      眼睛,大家窃窃私语,纷纷议论起来。
学生甲 :哎呀!我是农村来的,上哪里去找工作?
学生乙 :哪怕国家不包分配,我爸是公社书记,难道没事给我做吗?
学生丙 :(兴高采烈)李县长和我爸是老战友,他曾经向我爸表过态,同意给我安排工作,不管是改                  行,或者是干本行工作我都愿意,只要每月能拿到固定的工资就行了!
                (何芳坐在下面一言不发,她垂着头,沮丧着脸,眼睛斜视着周围的 同学)
26、何老汉家里(日内)
                【人物:何无能、何老汉】
                (何老汉和儿子坐在一只长凳子上双手抱着头愁眉不展,何妈妈在家 里转来转去做着家务                       活)
何无能 :爸,前次我俩到过李院长家里,他不是想要我们给他买点土特产吗? 现在妹妹下个月就要毕                  业了,我们应该做好准备了!
何老汉 :(皱着眉头)是呀,是呀!这段时间来我也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也不知道给李院长送点什                   么土特产!
                 (何无能离开凳子站起来立在父亲对面说着)
何无能 :爸,李院长不是提到老黄狗也好吗!
何老汉 :(跺着脚)哎呀!不行呀,我家的老黄狗它对我们的贡献太大啦!自从将它买进我们家后,                   白天它给我们看门,晚上为我们守夜,看家的本领真好,我们从不丢掉任何东西,要是将它                   打了送给李院长我真是舍不得!
                  (何无能又慢慢退到原来的凳子上坐了下来,他拉着父亲的手喃喃地 说着)
何无能 :爸,舍不得也得舍呀,在这节骨眼上你应该舍得割爱,这是没办法的事,这是关系到妹妹前                   途的大事呀!
                  (大黄狗好像通了人性似的,它从门外摇着尾巴走到何老汉的身边,伸着舌头舔着他的手,                    何老汉边摸着它的头,边流着热泪)
27、门前大树下(日外)
                  【人物:何老汉、何无能】
                  (何老汉手里拿着一根一端做着圈套的长绳索,他口里唤着老黄狗, 老黄狗立即跑到他身                      边扭曲着身体亲热着何老汉)
                  (何老汉立即将圈套往大黄狗颈上一套迅速将它拉到那棵大树底下,然后将绳索的另一端递                     给了早已在树上蹲着的儿子何无能的手中。)
                  (何无能将绳索往树上用力一拉,大黄狗倾刻四腿离地,嗷嗷嗷地哀叫不停,五分钟后大黄                     狗停止了哀叫,慢慢从口里伸出了红舌头,整 个身体笔直的垂吊在这棵大树的枝丫下)
                   (何老汉眼睛盯着树上吊着身体僵硬的大黄狗,他抱着头蹲在一旁暗暗地哭泣起来)
28、李院长邻居家里(昏内)
                  【人物:李院长、老爷爷、老婆婆】
                   (李院长隔壁住着两位退休老人,老爷爷70多岁,老奶奶年纪不差多少,他俩正在厨房里                       忙着做晚餐,外面的门虚掩着)
                     (李院长和妻子外出散步路过这两位老人的家门,便向老人打着招呼)
李院长 :(探着身体)大伯,吃饭了没有?
                  (老爷爷急忙从厨房里走出来答道)
老爷爷 :啊!李院长,你上哪儿去,我正在炒菜呢?
                  (李院长向他微微一笑和妻子急忙走下了楼梯)
29、何老汉家里(昏内)
                 【人物:何老汉、何无能】
                   (何老汉父子俩将大黄狗修理好后装进了一个大麻袋里,何老汉对儿子说)
何老汉 :(盯着眼)儿子,天色快晚了,你搭着车,在天黑之前将这只狗送给李院长去,到他家门                       时,要注意看清周围有没有人,行动要迅速,不能在他门前久呆着,立即返回啊!
何无能 :(微笑着)爸,我知道,你放心,我将大黄狗甩到他家门内立即返回就是!
何老汉 :那也不行,你总得和李院长拉上几句话嘛!
何无能 :哎呀!爸,我不会说话,我见到李院长心里就紧张起来,我怎能和他还拉什么话呢!我相信                   李院长一见到我们送去的大黄狗,心里会挺高兴的,一切他也会知道了,用不着我们在他跟                    前再啰嗦了。
30、李院长邻居家外(昏外)
                【人物:何无能】
                (何无能扛着大黄狗气喘吁吁地来到李院长邻居老爷爷家门,他看到门虚掩着,因前次他没                    有留神,错把老爷爷的家门当着李院长的家。 他扫视一眼,发现四下里没人,于是他将大麻                   袋用力向老爷爷门内一甩,拔腿就跑下了楼梯,飞也似的跑到公路上去了)
31、老爷爷屋内(昏内)
                 【人物:老爷爷、老婆婆】
                  (屋内的老爷爷被大麻袋着地的响声震惊了。他走出来一看发现是一个僵硬的大麻袋,于是                    吃着惊,愣着眼,老爷爷走上前去将虚掩的家门关紧,转回头去唤着老婆。)
                  (老两口解开麻袋发现里头躺着一只龇牙咧嘴的大死狗,老两口再一次愣着眼,嘀咕着)
老婆婆 :老伴,这是怎么回事,是谁送来的?
老爷爷 :这还用说吗,肯定是别人求李院长办事,一时走错了家门!
老婆婆 :这叫我们怎么办,我们是不是将它转送给李院长去?
                 (老爷爷的嘴慢慢凑到老婆婆耳边嘀咕着)
老爷爷 :你也太傻了,别人主动送上门的礼物,我们就笑纳了!
老婆婆 :李院长今后察觉到了怎么办?
老爷爷 :我就是要给他个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这年头当领导的就是伸着手向别人要,成何体                  统!
老婆婆 :老伴,“廉者不受嗟来之食”嘛!
老爷爷 :(盯着眼睛)什么叫作廉者不受嗟来之食?我倒是要看看他这场戏是 怎么演下去的!
32、何老汉家里(日内)
                【人物:何芳、何老汉、何无能】
                (何芳背着行李从学校回到家里,哥哥看见后立刻走上前去接过她手中的行李,父母亲也走                     到女儿跟前问这问那)
何老汉 :闺女,你怎么不先跟我们打声招呼叫哥哥来接你!
何    芳 :爸,我已经毕业了,大部分同学的父母都给自己的孩子联系上了工作, 可是我的工作还没有                   一点着落,怎么办呢?
何老汉 :闺女,你别着急,我为你也找上了县人民医院的李院长说情,他会为 你考虑的,你就在家里                   等待吧!
何    芳 :爸,李院长认识您吗?他怎么会为我帮忙呢,现在社会很现实,您不给别人一点好处,别人                  是不会白给你帮忙呀!
何无能 :妹妹,昨天我们把家里那条老黄狗打了,爸爸派我将它送给了李院长,我相信他会为我们买                   账的,人总有点脸面吧!
何    芳 :啊!那也倒是,到时候我亲自去见见李院长,求求他高抬贵手。
33、李院长邻居家里(日内)
                【人物:老爷爷、老婆婆不、李院长】
                 (老爷爷俩老口坐一张餐桌前吃着狗肉火锅,一股香气飘到门外,李 院长被这缕香气吸引过                    来了,老人的门还敞开着,老爷爷看见后立刻 向他招着手热情地打着招呼)
老爷爷 :李院长,快进来坐坐,我俩喝杯酒!
李院长 :今天你家里有什么喜事了?吃着狗肉,喝着大酒?
老爷爷 :没有什么喜事,只是自取其乐,但是,说也奇怪,今天不知是谁给我家送来了一条处理好的                  大狗,足足有二十多斤呢!他真是无名英雄, 我只好将它笑纳了,你快坐下来,也分享分享                  下这狗肉的滋味吧!否则会留下遗憾的!
                (李院长只好坐了下来,皱着眉头,喝着闷酒,然后又试探着问道)
李院长 :大伯,那是什么时候送给你的?
老爷爷 :昨天黄昏的时候,我们正在家里做饭。
                (李院长放下酒杯手拍着老爷爷的肩头说)
李院长 :大伯,俗话说了“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心软”,今后你的责任可大喽!
                (老爷爷也放下了酒杯,马上站了起来,眼睛盯着李院长说着)
老爷爷 :李院长,你这是什么意思?我现在只是个退了休的老人,是没有什么责任的,我一无权,二                  无钱,说话也无人听了,只恨自己以前当局长的时候有权不施用,现在彻底过时了!但我只                  可怜餐桌上这只无辜死去的老狗!它背负着主人无限期望离开了看家的岗位。真是可悲呀!
                (李院长站起来离开了餐桌走出老爷爷的家门,对老爷爷厉声说道)
李院长 :大伯,你无功受禄应遭到良心的谴责!
老爷爷 :请问李院长有功劳的人是谁呢?
                 (李院长脸红耳赤往自己家里去了)
34、何老汉家里(日内)
                【人物:何老汉、何母、何无能、何芳】
                 (何老汉一家人为何芳的工作犯着愁,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着)
何    母 :闺女毕业快两个月了。家里的大黄狗也送给了李院长,但是医院那边却一点消息也没有,到                   底是什么原因也不知道!
何无能 :妈,你老是着急干什么,李院长既然收了我们的礼物,他自然会有安排的,再说,再说安排                  工作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何老汉手里拿着旱烟杆,边吧哒吧哒地抽着旱烟边问儿子何无能)
何老汉 :儿子,你将那只狗是否送到了李院长手里,没有送错门吧?
何无能 :爸,那天李院长的门半开着,我没有看见他,我趁着他门外没人,我急着将大麻袋甩进他家                  门的。他应该知道是我们送给他的嘛!
                  (何芳站起来指责哥哥,大声地说着)
何    芳 :哥哥,你真是太傻了,你到了李院长家门也应该走进家里去见见李院长和他说说话嘛。
何无能 :哎哟我不敢和李院长说话,见到他我心里好害怕的。所以我才把大麻袋甩了进去!
何     芳 :哥呀,你肯定送错了家门,收到我们狗的可能是李院长的邻居。明天, 我亲自上李院长家                     去听听他的口风。
35、李院长家里(日内)
               【人物:李院长、何芳】
                (李院长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报纸,何芳在外敲着门)
何    芳 :喂,李院长在家吗?
                 (李院长听到问话声,站起来走上前去将门推开)
何    芳 :李院长,您好,我能进去坐坐吗?
李院长 :行,行,请坐,请坐!
                 (李院长看到眼前这位女青年,感到很惊讶,在他未问之前,何芳抢 先作了自我介绍)
何    芳 :院长大人,最近我卫校毕业了,在家里没事做,父亲前次到过你家里,求你高抬贵手给我找                  点事做,不知你的意下如何?再说这几年家里为我读书,弄得一穷二白。最近我哥哥给你送                  了一条整理好了的狗,虽是礼薄点,但是尽到了我父亲的能力,请您多多谅解!
                 (李院长听了何芳这番陈述后,斩钉截铁地说)
李院长 :小妹子,你说最近给我送来了一只整理好的狗,是没有这回事的,请别污蔑人啦,现在向我                  们单位打招呼的毕业学生太多了,我们都一一 拒绝了,你如果真的想进我们单位工作的话,                  请你抓紧时间去找接收你狗肉的那位领导好了。我无能为力为你帮忙了。
何    芳 :(沮丧着脸)李院长,您真的没有收到我哥哥送给您的狗肉?
李院长 :没有,真的没有,我可以向天发誓!
何    芳 :您不必发誓,你说的意思我全懂了!但我坚信“天生我材必有用!”
 
 
                                第二十八集 完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telescript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