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电视剧本创作室 | 招聘求职 |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适合宣传县委县政府三句半台词
金店开业小品话剧剧本《珍奇异
廉政群口快板书台词(永远跟党走
党建题材教育实践活动诗朗诵《
安全生产宣传题材配乐诗朗诵《
环境保护题材保护森林相关小品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廉政群口快板书台词(永远跟 5-24
金店情景剧剧本《珍奇异宝 5-20
医院题材的情景剧剧本,医患 5-17
关于父亲的小品,父亲节小品 5-15
全国助残日主题小品剧本(我 5-12
建筑企业音乐剧剧本《公司 5-10
感人母爱的小品剧本剧本(人 5-8
关于宣传十九大七一建党节 5-5
建筑行业道路施工安全小品 5-2
经典搞笑禁毒小品剧本,关于 4-27
全国爱眼日活动宣传小品剧 4-24
世界环境日主题活动小品剧 4-22
适合世界无烟日宣传表演的 4-20
医院医生护士音乐剧剧本《 4-18
关于全面开放二胎策超喜剧 4-17
全国学生营养日宣传教育活 4-15
5.17世界电信日主题活动小 4-13
家庭和睦小品剧本,家和万事 4-11
5.12国际护士节医院门诊大 4-8
全国爱牙日搞笑音乐剧剧本 4-4
妈妈您辛苦了小品台词(人间 4-2
五四青年节爱国小品剧本(保 3-30
恶搞宫廷小品,宫廷情景剧小 3-27
银行帮助家民脱贫致富小品 3-24
六一文艺演出小品剧本,庆六 3-20
512医院护士题材正能量小品 3-14
五一国际劳动节弘扬劳模精 3-12
旅游市场物价投诉监管小品 3-9
房地产公司交楼搞笑小品(交 3-7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电视剧本 > 都市电视剧本 > 《我们好好爱》第二十二集
 
授权级别:普通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电视剧本-都市电视剧本   会员:沉入心海的爱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8/4/3 14:06:20     最新修改:2018/4/4 9:23:43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我们好好爱》第二十二集
作者:沉入心海的爱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视剧本、电视栏目短剧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场1:咖啡厅 日 内
  
  △:蔡丽芸倒在蔡宇枫怀里低泣着。
  
  △:邝野表情难过的,看着。
  
  蔡宇枫:你母亲年轻时不但是学校里的校花,成绩也很优秀,追求她的人不计其数!但她一直是心如止水。直到遇见一个救了她的年轻流氓才改变了这一切。
  
  邝野(皱眉):流氓?我父亲是流氓?
  
  蔡宇枫:因为他身后总跟着一些年轻男人,所以很多人都这么说他。其实他只是一个在社会上讨生活的人,而且也不是一个无恶不作的人。他重情重义深得手下兄弟的尊重和爱戴!
  
  △:邝野表情舒缓开了。
  
  蔡宇枫:你父亲有一双非常好看的眼睛!但这双眼睛又带着霸气像是要睥睨苍穹!他一直认为女人很麻烦!因此没有一个女人能打动他的心,直到他从调戏你母亲的人手中救了她后才改变了初衷。
  
  邝野(苦笑地):社会上的混混和千金小姐的爱情故事,一定是遭到了很多人的反对是吗?
  
  蔡宇枫(喝了一口咖啡):两人不止一见钟情还深深相爱了!但是几百年来蔡家都是这片土地上的大户人家。所以以蔡家的家世是决不允许这种人做女婿!经过一番激烈的争吵后,你母亲离家出走了。等到我们找到她时,已经是半年后了。而且她和你父亲已经住在一起了。
  
  蔡丽芸(泣不成声地):大哥,不要再说了!
  
  蔡宇枫(拍拍蔡丽芸的手):丽芸,孩子有权利知道一切真相!
  
  邝野(激动地):真相!难道那个男、我亲生父亲是死在蔡家人手里?如果真是这样,您们要让我怎样面对蔡家的人?(脸色变得难看了)
  
  蔡宇枫:不是!他为了救兄弟被其他人设计害死了!
  
  △:邝野难以置信的表情。
  
  蔡宇枫:但那个时候你母亲已经怀上了你。后来我们把她接回了家。如果不是考虑到腹中的骨肉,她早已追随你父亲去了!后来因为家族颜面,你出生的当天就被你外婆送给了你的养父母。当你母亲知道你生下来就夭折了,她感到万念俱灰!所以、孩子,你并不是被遗弃!
  
  邝野(双手轻抚着额头)(难过地):我早就知道自己不是邝家的孩子,但我从未告诉过养父母!
  
  蔡丽芸(握住邝野的手)(泪眼婆娑地):孩子,我不会把你从邝家抢走!养育之恩比天大!我只希望你能让我尽一个母亲的职责去爱你!好吗?
  
  △:邝野沉默不语。
  
  蔡丽芸:孩子,你还记得肖飞吗?他是我的儿子也是你的弟弟。
  
  邝野:肖飞!难怪他见到我时,说什么眼熟和亲切!我对他也是一样。原来……
  
  蔡丽芸(含笑地):他在我面前经常夸你!对了!你对肖璇还有印象吧!
  
  邝野(失笑地):对她我是太有印象了。一个为了帮闺蜜追男朋友很仗义很仗义的人!老天爷真是太爱开玩笑了!没想到我和她竟是兄妹!
  
  蔡丽芸(惊喜地):这么说你愿意认我了是吗?
  
  邝野:我、我还没想好!
  
  蔡丽芸(难过的表情):你已经当璇璇是妹妹了,为什么还不愿意认我?
  
  蔡宇枫:丽芸,你别着急!给孩子一些时间吧!其实要让他突然接受一个出色,又富有的母亲还真是有点不适应!
  
  邝野(站起来):给我一些时间让我理理头绪!
  
  蔡宇枫(站起来):等一下!外婆把你送走时,把你母亲的一条项链戴在了你身上。现在还在吗?
  
  △:邝野摸向脖子却摸了个空。
  
  邝野(看向蔡丽芸):那条木制项链我送给她了。(离开了)
  
  蔡宇枫(喃喃地):她!她!她!
  
  蔡丽芸:大哥,你怎么了?
  
  蔡宇枫:她是谁?
  
  蔡丽芸:邝野的爱人!
  
  蔡宇枫:我忽然有种强烈的感觉,我和那个“她”认识!
  
  △:蔡丽芸“嗯”了一声。
  
  △:蔡丽芸目光痴痴地看着窗外邝野离去的背影。
  
  蔡丽芸:大哥,他会认我吗?
  
  蔡宇枫:会!一定会!因为你没有抛弃他!常常听你夸他是个好孩子。我相信他一定会体谅你!
  
  场2:花店门口 日 外
  
  △:何志静和叶小超一边卸花,一边聊着天,偶尔还发出笑声。
  
  场3:花店里 日 内
  
  △:柯婕妤含笑看着何志静和叶小超。
  
  柯婕妤(心声地):叶小超是除傻男人外能不被志静排斥的男人,这是不是就是好现象呢?
  
  △:叶小超和何志静抬着最后一筐花进了花店。
  
  叶小超(用纸巾擦着手):这么好的生意,花圃会不会供不应求?
  
  何志静:叶小超,你知道那花圃有多大吗?我看你就是无知。
  
  △:叶小超笑了笑,拿起一朵紫玫瑰。
  
  叶小超:这花真的很漂亮啊!记得邝野第一次带了一束回去,当时我们都觉得很美。言凤更是喜欢得不得了!哪知邝野说是送给杨蓝的令她好生失望。
  
  柯婕妤:邝野!(嘴角有了笑意)
  
  叶小超(看着柯婕妤的表情)(心声地):他们……不会!从没听邝野提起过!
  
  △:叶小超把紫玫瑰插进花瓶里。
  
  叶小超:走吧!我请你们吃饭!(看着柯婕妤)
  
  柯婕妤(挑选着紫玫瑰):她们忙不过来,我就不去了。志静和你去吧。
  
  △:柯婕妤把选好的紫玫瑰包束好后递给叶小超。
  
  柯婕妤:送给你的。谢谢你的帮忙!
  
  叶小超(没接花):不用客气! 一起去吧!再忙也要吃饭啊!
  
  何志静:叶小超,柯老大是说一不二的人。你别管她了,我们去吃饭。我请你就当是谢谢你的帮忙。(拉着叶小超就走)
  
  △:叶小超走到门口后,转身看着柯婕妤。柯婕妤装着没看见的弄着花卉。
  
  场4:餐厅里 日 内
  
  △:何志静和叶小超吃着饭,聊着天。
  
  何志静:你待会陪我逛逛街可以吗?
  
  叶小超:花店里需要人手,我看还是……
  
  何志静:我很少逛街,独自逛也无聊。
  
  叶小超(沉默了一下):好吧!
  
  场5:街上 日 外
  
  △:何志静和叶小超有说有笑的逛着街。
  
  场6:电梯门口 日 内
  
  △:王若蝶刚出电梯就被肖飞拦住了.
  
  王若蝶(退后一步):败家子,你拦我干吗?
  
  肖飞(微笑地):我想请你喝咖啡。
  
  王若蝶:本姑娘很忙,也没兴趣,,更不屑与你这败家子一起喝咖啡。好狗不当路!让开!
  
  △:王若蝶推开肖飞欲走。
  
  肖飞(着急的抓住王若蝶的胳膊):那坐一会可以吗?
  
  王若蝶(尖声地):大白天的你要耍流氓啊!
  
  △:王若蝶见有人看向这边了,怒哼一声,向咖啡厅走去。
  
  场7:咖啡厅里 日 内
  
  △:咖啡厅里人不多,肖飞刚进去就被领班周媛看见了。
  
  周媛(迎了上来):欢迎少爷!
  
  王若蝶(停下脚步)(惊讶地):少爷!
  
  △:肖飞看了王若蝶一眼,向旁边移动了一步。
  
  王若蝶(挽住周媛的胳膊):媛姐,他究竟是谁?
  
  周媛:王若蝶,你和他一同来咖啡厅竟会不知道他是谁?他就是蔡总的宝贝儿子啊!
  
  △:王若蝶瞪大眼睛“啊”了一声,看向肖飞。
  
  △:肖飞示意周媛离开。
  
  肖飞:对不起啊!我瞒着你……
  
  王若蝶:上次我竟当着你妈的面臭骂了你,你妈肯定很讨厌我了!这怎么办啊?
  
  △:肖飞拉着王若蝶出了咖啡厅。
  
  场8:林荫道 日 外
  
  △:王若蝶满脸怒容的看着肖飞。
  
  肖飞(摸着耳垂):其实我妈妈并没有怪你,而且她知道我喜欢你,还、还支持我追你!
  
  王若蝶:切!我把你骂得那么厉害,你会喜欢我?你当我是傻子,还是当你自己是白痴呢?
  
  肖飞(急红了脸):真的!我真的喜欢你!自从第一次见了你后,我就经常想你!后来向帅大哥要了你的号码,还给你发了信息。
  
  王若蝶:越说越玄乎了!你经常想我?(大笑起来)
  
  肖飞:王若蝶,你不要笑了!
  
  △:肖飞见周媛和其他工作人员站在咖啡厅门口,看着这边时,着急地要捂王若蝶的嘴。
  
  王若蝶(退后一步):我警告你少来碰我啊!
  
  肖飞:好好好!我不碰你!(摸着耳垂)其实我并没有想让你知道我的身份!哪知媛姐她……
  
  王若蝶(冷笑地):肖大少爷,你有没有想过我会不会喜欢上你?真是自作多情!
  
  肖飞:我不急我不急!你可以慢慢考虑要不要接受我!(沉默了一下)但是有件事我必须要告诉你,我坐过三年牢!
  
  王若蝶:哈哈!你这有钱的少爷说出来的话简直好笑得很!嗯!你这么年轻怎么会坐过牢?我在你眼里是不是很傻很愚蠢或是你觉得乡下人容易上当?
  
  肖飞(摇手):没有没有!我坐牢是因为我……
  
  △:王若蝶听完后,露出奇怪的表情
  
  王若蝶:噢……原来是为了兄弟情啊!(手很随意的搭上肖飞的肩)肖大少爷,你这么重情重义真令我刮目相看啊!
  
  肖飞:你是夸我还是损我?那个、那个你身上的香水味好好闻。
  
  △:王若蝶赶紧缩回手。
  
  肖飞:你还生我的气吗?
  
  王若蝶:生气当然生气。好了!不和你说这些无聊的话题了。你说是邝大哥给你的电话号码?
  
  肖飞:我问帅大哥要的。
  
  王若蝶(瞪眼):他姓邝不姓帅!
  
  肖飞(摸着耳垂):嘿嘿!我不知道他的姓名嘛。因为他长得帅,所以只有叫他帅大哥了。
  
  △:王若蝶看着别处,想着事情,都没听见肖飞在说什么。
  
  王若蝶(自语地):邝大哥也真是奇怪啊!为什么不问问我是不是愿意就把我的号码给了你呢?(嘟起嘴)
  
  肖飞:你真的好可爱啊!王若蝶,你是怎么认识帅、邝大哥的呢?
  
  王若蝶:他去小镇就认识了嘛!你问这么多干吗?真是的!话说多了口好干啊。
  
  △:肖飞进了咖啡厅。
  
  王若蝶:这肖大少爷还真是有趣得很!
  
  场9:咖啡厅里 日 内
  
  △:肖飞吩咐周媛倒杯水。
  
  周媛(倒着开水):少爷,你和王若蝶聊什么呢?她笑得那么夸张。
  
  肖飞:她原本就爱笑不是吗?
  
  场10:林荫道 日 外
  
  △:王若蝶正要离开时,肖飞端了杯水出来。
  
  △:肖飞把水杯递给王若蝶。
  
  王若蝶(接过水杯):你这富家少爷还挺识相的呢。
  
  △:肖飞在椅子上坐下,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王若蝶(把水杯放在桌上):肖大少爷,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今天一起说完省得以后再来烦我。
  
  肖飞:你知道浩瀚吗?
  
  王若蝶:哈哈!你是词穷了,还是很无聊啊?无缘无故的说起大名鼎鼎的浩瀚来了。那个犹如神龙首尾不见的浩瀚,有谁不知道啊?
  
  肖飞:这么说你也知道没有一个读者见过浩瀚是吧!如果我说我知道浩瀚是谁你相信吗?
  
  王若蝶(坐到肖飞身旁,还靠近了)(兴奋地):你真的知道浩瀚是谁啊?快告诉我!
  
  肖飞:你坐得有点近了,我、我不习惯了。
  
  王若蝶(坐直身体):这下好了吧!你快说吧!
  
  △:王若蝶端起水杯,喝着水。
  
  肖飞:你知道邝大哥就是浩瀚吗?
  
  △:“噗哧”一声,王若蝶一口水喷得老远,过了一会后才擦擦嘴边的水汁。
  
  王若蝶(惊讶的表情):你说邝大哥就是青城市大名鼎鼎的“浩瀚”!
  
  肖飞(轻声地):邝大哥就是著作《情感波动》的作者!
  
  △:王若蝶瘪嘴。
  
  肖飞:你不信啊?真的!有一次我去餐厅吃饭,中途去了洗手间,后来他和朋友也进来了,我亲耳听见他的朋友说,“你这浩瀚的身份要到什么时候才让读者知道”?后来我发信息问过他。他嘱咐我不能让其他人知道。我姐是他的忠实粉丝,我连我姐都没有告诉过呢。
  
  △:王若蝶呆若木鸡的表情。
  
  △:肖飞用手在王若蝶面前挥了挥,她才回过神来。
  
  王若蝶:天啦!邝大哥竟然是大名鼎鼎的浩瀚!难怪言凤姐那么出色的女孩都没有资格做他的女朋友!他的眼光究竟高到了什么程度?邝大哥,你瞒得可真是紧啊!你可是老大的偶像呢!不行!我要告诉老大!
  
  △:王若蝶急忙掏着手机被肖飞摁住了手。
  
  肖飞(严肃地):你不能告诉其他人!我答应邝大哥不告诉其他人的,现在我告诉了你,已经是对他的不守信用了!
  
  王若蝶(反摁着肖飞的手):那你为什么要告诉我?
  
  肖飞(看着王若蝶的眼睛):我想在你面前做个没有秘密的人!
  
  王若蝶(眼珠子转了一下):好吧!那我就不告诉其他人!
  
  △:肖飞摸着耳垂,笑了。
  
  场11:卫生间里 日 内
  
  △:王若蝶见卫生间里没有其他人才打通柯婕妤的电话。
  
  王若蝶:老大,其实邝大哥就是……
  
  场12:河边 日 外
  
  △:暖暖的太阳照在坐在河边的柯婕妤身上。
  
  △:柯婕妤手里拿着一根青草,一动不动的看着河水。
  
  △:柯婕妤耳边响起王若蝶在电话里说的话:邝大哥就是浩瀚!肖飞亲耳听见了,也问过……
  
  柯婕妤(摇头)(苦笑地):浩瀚!邝野,难怪你也是才华横溢、博学多才!难怪你家里有那么多浩瀚的签名书!难怪在我把往事告诉浩瀚后,你会在深更半夜到何家来找我,并说些莫名其妙的话!浩瀚,你是我的偶像!老天爷还真会捉弄人!我恐怕是除你朋友之外第三个知道你身份的人吧!
  
  △:柯婕妤的手机信息铃声响起。
  
  △:柯婕妤看着邝野的信息:有时间吗?我在老地方等你。
  
  场13:咖啡店里 日 外
  
  △:店里放着《我们好好爱》。
  
  △:邝野和柯婕妤静静地坐着。
  
  柯婕妤(心声地):他表情严肃,难道是因为我知道了他的另一个身份?
  
  △:邝野搅着咖啡一语不发,直到把咖啡里的方糖搅得全部溶化了才看着柯婕妤。
  
  邝野:我见到了我的亲生母亲!
  
  △:柯婕妤微愣了一下,身体稍稍向前倾了一点。
  
  柯婕妤:这是好事啊!你干吗一副很严肃的表情?
  
  邝野(甩甩头):你怎么也不会想到她是谁!我的亲生母亲竟然是青城市有名的女强人蔡丽芸!
  
  △:柯婕妤瞪大双眼,并“啊”了一声。
  
  柯婕妤:是她!你们相认了?
  
  邝野(四处看看):我还没想好!一是突然冒出个很出色的母亲我还很不适应;其次她是名人,我也担心与她相认了会给她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
  
  柯婕妤:这一点你考虑得很周全!(握住邝野的手)无论她当初是因为什么原因离开了你,可她毕竟是与你有着血缘的亲人!至少你知道了自己的亲生母亲还在世,而我的父母……
  
  邝野(捂住柯婕妤的嘴):不要说了!对不起!我的事又令你难过了!
  
  柯婕妤:没事!人都是感性的,有时难免不会感触颇多!
  
  △:柯婕妤笑了笑,喝着咖啡。
  
  △:柯婕妤一言不发地看着邝野。
  
  邝野:你看……
  
  △:柯婕妤突然叫了一声“浩瀚”,邝野很自然地“哎”了一声。
  
  邝野:你、都知道了?
  
  柯婕妤: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
  
  邝野(坐到柯婕妤身旁):说得我像是做贼似的。你不会怪我吧!
  
  柯婕妤:怎么会呢?你不愿让其他人知道是不想有麻烦嘛!我能理解!
  
  △:柯婕妤有些不自然地向里面挪了挪身体。
  
  邝野:那就好!(站起来)我带你去见丽芸妈妈!
  
  场14:公园凉亭里 日 外
  
  △:蔡丽芸坐在僻静的地方打着电话。
  
  △:柯婕妤和邝野出现了。
  
  柯婕妤:蔡总,您好!
  
  蔡丽芸:好!(视线落在邝野脸上)(拍拍长椅)坐吧。
  
  △:邝野坐下,看了蔡丽芸一眼,又看向其他地方。
  
  邝野:舅舅没与您一起来吗?
  
  蔡丽芸(激动地):你、你说的是“舅舅”,意思就是不会拒绝与我相认是吗?哦哦!他在途中了。
  
  △:邝野沉默不语。
  
  △:柯婕妤含笑看着不远处一对带着孩子学走路的年轻父母。
  
  邝野(心声地):她一定很羡慕那一家人吧!
  
  △:邝野转过头,视线对上蔡丽芸的视线。
  
  邝野:您还认识她吗?
  
  蔡丽芸:认识!(看着柯婕妤)年前你介绍给我认识时,我还认为你们是……那现在呢?
  
  △:邝野没有回答,只是看着柯婕妤。
  
  △:柯婕妤像是没听见似的看着远处。
  
  柯婕妤(心声地):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母亲的询问,只好装着没听见。我时常为我们这种似友似情侣的关系感到苦恼。如果与他真正的断绝来往,我一定做不到还会很难过!而他也一样!管他的只要不与他成为情侣,只要不伤害到其他人,那么就顺其自然吧!
  
  △:蔡宇枫拿着几瓶矿泉水走了过来。
  
  蔡宇枫:丽芸,邝野。
  
  柯婕妤(心声地):好熟悉的声音!
  
  △:柯婕妤转身看了一眼,脸瞬间变白了,颤抖着手,冲了出去。
  
  △:蔡宇枫看见了柯婕妤,手中的矿泉水全部掉在地上,接着惊呼了一声“可儿”追了上去。
  
  蔡丽芸:可儿!(站了起来)原来柯婕妤就是可儿!
  
  △:邝野正准备追上去,听见蔡丽芸的话,停了下来。
  
  邝野:舅舅认识柯婕妤?
  
  蔡丽芸:算起来应该是仇人吧!他们七年前就认识了,可儿的家……
  
  场15:湖边 日 外
  
  △:柯婕妤双手抱着膝盖,坐在草地上。脸上是悲伤的表情。一幕幕往事出现在脑海里……
  
  △:蔡宇枫站在不远处,脸上是惶恐不安的表情。
  
  蔡宇枫:可儿,你还好吗?这些年我一直在打听你的消息!可是……
  
  柯婕妤(捂住双耳)(激动地):不要说了!不要说了!不要说了……
  
  蔡宇枫:好好好!我不说了!你安静下来好不好?
  
  △:蔡宇枫向前走了一步,又停了下来。
  
  柯婕妤(指着远处):你走吧!我不想再看见你了!
  
  蔡宇枫(上前一步)(急切地):可儿!
  
  柯婕妤(大声地):你走啊!
  
  △:柯婕妤捡起石子扔了过去,正好扔在蔡宇枫身上。
  
  △:蔡宇枫没动一下,柯婕妤又捡起一块石子。
  
  蔡宇枫:好!我走!可儿,只要看见你安好,我就放心了!
  
  △:蔡宇枫慢慢地转身,慢慢地离去。
  
  蔡宇枫(心声地):可儿,你不会知道当我意外的见到你时,有多么的开心吗?我以为这么多年了,你已经放下了。所以原本有很多话想要对你说,没想到你依然对我是那么的痛恨……
  
  △:柯婕妤一动不动的坐着,眼中早已没有了泪水。七年前的事就像放电影似的在脑海里一个接一个的浮现出来。
  
  柯婕妤(心声地):原本以为把事情告诉浩瀚后,我的伤痛就会逐渐被深藏起来,没料到再一次见到枫叶后,又全部被挖掘了出来。老天爷,你为什么不让我好好过?你为什么对我柯婕妤要如此残忍?为什么?
  
  △:邝野在柯婕妤身边坐下。
  
  △:邝野把柯婕妤揽在怀里。
  
  邝野(轻拍着柯婕妤的肩):想哭就哭出来吧!
  
  柯婕妤(低泣地):老天爷为什么要让我再次见到他?看见他我就会想起无辜惨死的父母!
  
  邝野: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老天爷的安排!你就当是老天爷对你的再一次考验!当你能真正面对他时,心里不再有恨,,那么你就会过得很快乐了!
  
  柯婕妤(眼泪汪汪地看着邝野):我能做到吗?
  
  邝野:你是聪明能干,又有魄力的花圃老大,相信我不会看错你更不会爱错你!
  
  柯婕妤(露出一丝笑容):我也不想总活在回忆和痛苦中!所以我一定会做到!
  
  邝野(苦笑了一下):自从你在网上把事情告诉我以后,我就一直在想是什么样的人毁了你的家庭,可是无论如何都没想到这些痛苦,竟是我舅舅和舅妈带给你的!世事真是难料!当我从丽芸妈妈哪里知道是舅舅和舅母时,我都有点不敢来见你了!
  
  柯婕妤(轻抚着邝野的脸):傻瓜!这些事情与你没有任何关系!
  
  △:邝野握着柯婕妤的手,亲吻了一下。
  
  邝野:你说得对!前尘往事与我没有任何关系!只有你以后的点点滴滴才与我有着密切的关系!
  
  场16:公园凉亭里 日 外
  
  △:蔡宇枫靠着栏杆,双眼无神地看着远处。
  
  △:蔡丽芸叹口气。
  
  蔡宇枫:丽芸,当我看见可儿时惊喜万分,我以为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已经忘记了我曾经带给她的痛苦。所以自以为是的认为她看见我了也会很开心。没想到……
  
  蔡丽芸(拍拍蔡宇枫的手背):大哥,说实话换成是我我都做不到!现在你见到了她,也知道她有邝野这个好孩子精心呵护和爱着,你也可以彻底放心了!
  
  蔡宇枫(点点头):你说得对!我对她是彻底放心和死心了!
  
  场17:咖啡厅里 日 内
  
  △:柯婕妤和蔡宇枫面对面坐着。谁都没有主动说话。
  
  △:蔡宇枫看着柯婕妤脖子上的伤痕,双眼湿润了。
  
  柯婕妤(摸着伤痕):蔡叔叔,谢谢您这么多年来一直关心我!我以前一直为那件事痛苦万分,但邝野给了我信心!从此以后的可儿决不会再生活在痛苦之中!我要做回几年前那个开心快乐的可儿!
  
  蔡宇枫(含笑地):可儿,你能这样说,我、叔叔很欣慰!叔叔原本打算找到你以后,假如你是独自生活的话,我一定要把你带在身边,倾尽我后半生的精力来疼你照顾你!现在你有了邝野,叔叔就可以打消这个念头了!见你安好,我就可以继续过上几年前那种闲云野鹤般的日子了!可儿,祝福你!
  
  △:不远处有人举着相机……
  
  场18:卧室里 日 内
  
  △:卧室里传出优美的旋律,接着是柯婕妤好听的歌声响起:你是我最深最深的爱;让雪山依然洁白我心永不变;你是我最后最后的情;那云在千里外;世界再大我们好好爱……
  
  △:何志扬出现在门口,并敲了敲门。
  
  何志扬:婕妤,我方便进来吗?
  
  △:歌声停止了。
  
  △:柯婕妤从卫生间里探出头,看了一眼。
  
  柯婕妤:我在洗衣服。你有事吗?
  
  何志扬:我用用你的电脑。我的电脑可能是显卡坏了。
  
  △:何志扬进屋后,直接向电脑桌走去。
  
  柯婕妤:你用吧。
  
  场19:卫生间里 日 内
  
  △:柯婕妤继续洗着衣物。
  
  △:柯婕妤突然提着湿漉漉的衣服冲出卫生间。
  
  场20:卧室里 日 内
  
  柯婕妤(大声地):志扬,我的电脑……(手中的衣服掉在地板上)
  
  △:何志扬右手拿着鼠标,双眼直瞪着电脑桌面图片。茫茫雪地里是一对笑得极为开心的男女……
  
  △:何志扬脸上的肌肉抽搐着。他咬紧牙关,用力拧着鼠标线。
  
  何志扬(喃喃地):虽然画面很唯美,但也刺痛了我的双眼,更刺痛了我的心!我只感到心像是被针刺扎得千疮百孔疼痛难忍!又仿佛觉得自己正身在炼狱之火中,全身被焚烧得体无完肤!柯婕妤,你……
  
  △:柯婕妤呆呆的站着,看着何志扬的背影。
  
  △:何志扬转过身,缓慢的走到柯婕妤面前。
  
  何志扬:多久了?
  
  △:柯婕妤“啊”了一声回过神来。
  
  柯婕妤:没、没有的事!
  
  何志扬(抓住柯婕妤的手腕)(低吼地):柯婕妤,事情已经摆在了眼前,你还想狡辩吗?告诉我你和那个男人在一起多久了?说啊!你哑巴了!
  
  柯婕妤((双眼含泪,摇着手):志扬,你弄痛我了!
  
  何志扬:哼哼!(指着自己的心口):弄痛你了!你的痛有我看见那张合影时那么心痛吗?人前你们不说话,甚至是冷眼相对,人后却是卿卿我我!柯婕妤,你和那个男人都是出色的演员!你们不去演戏真的是很可惜了!
  
  柯婕妤(摇摇头):我说没有!你为什么就不信?
  
  △:何志扬用力甩开柯婕妤的手。
  
  何志扬(指着电脑):你说没有,那么合影又怎么解释?
  
  △:柯婕妤摇头,揉着太阳穴。
  
  △:何志扬把柯婕妤拉向电脑桌被她挣脱了。
  
  柯婕妤(大声地):何志扬,就算我与邝野有暧昧也与你无关!你又不是我的什么人!你有什么资格过问我的事?
  
  何志扬(阴沉着脸)(双唇颤抖了一下):柯、柯婕妤,枉费我为了你主动找学校的领导请求回镇上教书;枉费我这么多年来对你呵护备至,可你……
  
  △:何志静出现在门口。
  
  何志静:婕妤,你说的是真的吗?
  
  何志扬(指着电脑)(大吼地):何志静,你还用得着问吗?
  
  △:何志静看了一眼电脑,走到柯婕妤面前。
  
  何志静(抓住柯婕妤的双臂):婕妤,那只是你在网上找的一张图片对不对?对不对?
  
  △:柯婕妤轻声叫了一声“志静”就说不出话了。
  
  柯婕妤(心声地):志静,我不知道该怎样解释!我能说自己与邝野的确是情投意合吗?不能!我能说自己很想很想与那个男人在一起吗?更不能!
  
  △:何志扬拉开何志静的手。
  
  何志扬(冷冷地):柯婕妤,你无话可说了对吗?那就让我替你说吧!其实你和那个男人早就在一起了对吧!我曾经在晚上见到你上了一个男人的车,我没冤枉你对吧!那晚你没回家,其实是与那个男人在一起,所以你才关机对不对?
  
  △:何志静瞪大眼睛看着柯婕妤。
  
  何志扬:我真的很愚蠢!猜想过无数次你心里的男人究竟是谁,也下意识地对他有敌意,但就是从未真正想到过会是他!因为我想他有女朋友,而你更不可能去当第三者!没想到我竟是愚蠢得离谱!你柯婕妤真的是个贱货!”
  
  △:柯婕妤看着何志扬愤怒的脸,耳边响起邝野温柔的声音和何志扬尖锐的声音,逐渐的脸上有了怒容。
  
  柯婕妤:我原本不想说出来,可是你说话实在是太难听太刺耳了!你说得都很正确!我的确是与他相爱了!但是我们爱得很苦很苦你知道吗?我知道你喜欢我,志静也喜欢他,而妈更是希望他成为何家的女婿!
  
  何志静(轻声地):婕妤,你不要说了!
  
  △:柯婕妤的视线从何志静和何志扬脸上一一扫过。
  
  柯婕妤:可是你们是我生命中的第二个家人!我不忍心伤害到你们中的任何一个!所以我只有把对他的爱与我自己的幸福深深地埋葬了!只是很多事真的不是我们能掌控得了的!每一天,甚至是每一秒都像是有根无形的线在牵扯着我和他!至今我都没弄明白我与他究竟是什么样的关系!
  
  何志扬(退后一步)(愤怒地):相爱!多好听的两个字啊!不忍心伤害我们中的任何一个,说的多么的冠冕堂皇!如果你真的是这样想,你就不该和他相爱!虽然你并没与他在一起,但你的所作所为已经伤害到了我们!
  
  △:何志扬脸上的怒容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不屑与悲痛。
  
  何志扬(走到门口,又转过身):柯婕妤,我到此时才看清楚你的真面目!你竟是个口是心非的人!我何志扬真是瞎了眼!(离开了)
  
  何志静(背靠着墙壁)(语无伦次地):婕妤,邝野他,志扬,你们……
  
  柯婕妤(握住何志静的双手):志静,对不起!我……
  
  △:柯婕妤紧咬住双唇以至于咬出了血迹。
  
  △:何志静推开柯婕妤,向门外走去。
  
  何志静(喃喃地):我现在想静一静!静一静……
  
  △:柯婕妤坐在地上,眼泪不停地流着。
  
  柯婕妤(双手捶打着头)(心声地):我终究还是伤害了他们!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场21:客厅里 日 内
  
  △:何志静蜷缩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突然哭了起来。
  
  △:黄梅提着菜从外面进来。
  
  黄梅:志静,你怎么哭了?
  
  何志静(憋着嘴)(哭泣地):妈,婕妤和邝野在谈恋爱!
  
  黄梅:啊!(快步走了过来)志静,你在胡说些什么?婕妤和邝野平日里一点都不和睦,又怎么会谈恋爱?
  
  何志静(大声地):妈,是真的!婕妤自己都承认了!志扬气得不得了!我、我好难过!好难过!(泪水止不住地流着)
  
  黄梅(把菜篮用力放在茶几上):这婕妤怎么可以同时爱着两个男人?我得去找她说清楚,她不能和邝野在一起!还有邝野也不能脚踏两只船!不然你和志扬怎么办?
  
  △:黄梅正要出门时被何志静拦住了。
  
  何志静(难过的表情):妈,婕妤不爱志扬,只是把他当哥哥。邝、邝野也不喜欢我,我和他只是朋友。
  
  黄梅(推攘了何志静一下):如果他不喜欢你,又怎么会送你礼物?你糊涂了啊?
  
  何志静:哎呀!妈,他给花圃的每个女孩都送了礼物。你知道吗?知道吗?
  
  黄梅(跺着脚)(气呼呼地):那婕妤和志扬又是怎么回事?
  
  何志静:唉……妈,我要怎么说您才能明白?婕妤早就拒绝了志扬!您难道没发现他们俩的关系早就不像以前那样亲密了吗?在婕妤心里志扬只是哥哥。只是哥哥你明白吗?
  
  黄梅:上次志扬打了婕妤,我还认为只是小两口闹点别扭。原来……
  
  △:黄梅拿起电话。
  
  何志静(紧张地):妈,您给谁打电话?
  
  黄梅(气呼呼地):我要给邝野打电话问清楚。
  
  何志静:妈,您不能打这个电话!婕妤是心高气傲的人,如今发生了这种事情,也许我们就会失去她了!
  
  △:何志静一把抢过电话,还趁黄梅不注意时,拔掉了电话线。
  
  黄梅(坐在沙发上)(拍拍茶几):哎呀我的妈呀!你们这些孩子都是怎么了?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场22:街上 日 外
  
  △:何志扬心不在焉地在街上走着。
  
  何志扬(心声地):我都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去什么地方了!总之就是不想待在家里!待在家里就会感到家里的每一个角落,都弥漫着她与那个男人“相爱”的气息!
  
  △:柯婕妤的话在耳边响起:我的确是与他相爱了!但是我们爱得很苦很苦你知道吗?我知道你喜欢我,志静也喜欢他!而妈更是希望他成为何家的女婿!可是你们是我生命中的第二个家人!我不忍心伤害到你们中的任何一个!所以我只有把对他的爱与我自己的幸福深深地埋葬了!只是很多事真的不是我们能掌控得了的!每一天甚至是每一秒都像是有根无形的线在牵扯着我与他!至今我都未弄明白我与他究竟是什么样的关系!
  
  何志扬(抱着脑袋,用力摇着)(大声地):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
  
  △:“哎呀”一个女音响起,原来何志扬撞着了一个行人。
  
  女音(生气地):你这人走路怎么不长眼睛啊?咦!何志扬!
  
  △:何志扬半眯着眼睛,看着面前漂亮、时尚的女孩。
  
  何志扬(自语地):我好像见过你。
  
  女孩:何志扬,你不认识我了吗?我就是被你这家伙夺了初吻的刘言凤啊!
  
  何志扬:刘言凤!(轻哼一声)怎么就你一个人逛街?邝野没陪你?
  
  刘言凤(沉默了一下):你们都误会了!我没有男朋友!
  
  何志扬:邝野见异思迁抛弃了你?(咬牙切齿地)真是该死! 
  
  刘言凤:好了!不说他了!你好像有烦恼?
  
  何志扬:没有!我走了。(走了两步停下来)你有时间吗?陪我喝酒?
  
  刘言凤:可以。总之今晚我父母也不在家,我就可以大醉一场了。
  
  场23:餐厅里 日 内
  
  △:何志扬和刘言凤喝着酒。
  
  场24:饭厅里 夜 内
  
  △:黄梅看着桌上的饭菜,直摇头。
  
  何建(抿口酒在嘴里):你直摇头干啥?
  
  △:黄梅拿起筷子,又放下。
  
  何建:老婆子,你今天是怎么了?
  
  黄梅:唉!这几个孩子气死我了!我原本以为今年咱们家就可以办喜事了,结果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唉唉……
  
  场25:酒吧里 夜 内
  
  △:何志扬和刘言凤脸颊通红的坐在吧台前喝酒。
  
  刘言凤(端着色泽明亮的液体)(舌尖有些打结地):这种、酒的名字叫“长相思”。是我每次来酒吧唯一喝的葡萄酒。这种酒的名字就是特意为我这种为情所困的女人所取。这、这酒很苦涩,却、却是我、最、最喜欢喝的!来、来,你尝尝……(向何志扬嘴里灌去)
  
  何志扬(一口气喝完)(语无伦次地):嗯……不、好喝。越喝、你的、我的心里很不、很不好受!来,继续喝……
  
  刘言凤:喝!(拿起酒瓶往嘴里灌)
  
  何志扬(醉眼迷离的竖起大拇指):女、中豪、杰!好!刘、言、凤,还记得我们俩、接、接吻的情形吗?你、我……
  
  刘言凤(打下何志扬的手)(吃吃地笑着):两、个、傻瓜……
  
  吧台服务生(收拾着空酒杯):两位不好意思啊!我们要关门了。
  
  何志扬(掏出钱包抽出两张百元钞扔在吧台上):我、要回、回家了。
  
  △:何志扬站起来,步履不稳地向外面走去。
  
  刘言凤(摇摇晃晃的走向外面):好。好。回、家。
  
  场26:酒吧门口 夜 外
  
  △:何志扬抱着头,蹲在路边。
  
  刘言凤(指着何志扬):大、大男人一个,喝、喝酒也太差劲了。现在、现在很晚了,你也、不好打、车了。我家、我家、我家就、就在附近,你去我家、住一晚、住一晚。
  
  △:刘言凤拉起何志扬。
  
  场27:街上 夜 外
  
  △:刘言凤和何志扬肩搭肩的摇摇晃晃的走着。 
  
  △:刘言凤和何志扬蹲在路边,互相嘲笑着酒量太差。
  
  场28:卧室里 夜 内
  
  △:刘言凤摇晃着进了卧室,并倒在床上。
  
  何志扬(靠着门框)(傻笑着):你把、床占了,那我、我睡哪里呢?
  
  刘言凤(闭着双眼)(拍打着身旁):何、志、扬,你睡、这、里,睡这里……
  
  何志扬:让我、睡床上。刘、言凤,你真好,没、没让我睡大街。谢、谢……
  
  △:何志扬一边摇晃着走向床边,一边脱着衣服。直到脱得只剩下一条裤衩后才上了床。
  
  △:何志扬刚躺下,刘言凤的手就搭在他的胸前。
  
  刘言凤(含糊不清地):邝、邝野,我爱你!邝野……
  
  △:何志扬双眼迷离的看着刘言凤红红的脸,双手情不自禁地摸了上去。
  
  何志扬(喃喃地):婕妤!婕妤……
  
  刘言凤(微睁开眼睛)(痴痴的笑着):邝野……
  
  △:刘言凤双手搂住何志扬的脖子,嘴吻了上去。
  
  △:何志扬用力眯了一下眼睛,再睁开,仿佛看见柯婕妤长长的睫毛。
  
  △:何志扬双手搂住刘言凤的腰,吻住了她的唇。
  
  场29:柯婕妤卧室 深夜 内
  
  △:柯婕妤衣衫整齐的坐在电脑桌前,看着那张合影。
  
  △:柯婕妤把鼠标点在“删除”的地方,犹豫着。
  
  △:柯婕妤放下鼠标,又拿起来。这样反反复复的做了无数次都没舍得删掉。
  
  △:柯婕妤苦笑了一下,走向衣柜。
  
  场30:卧室里 日 内
  
  △:手机铃声惊醒了刘言凤,她双眼未睁就开始拿手机。
  
  △:刘言凤摸到了身旁的一具身体。她惊了一跳,立即睁开眼睛,当她看清楚睡在身旁的人时,身体颤了一下,接着掀开被子往里面看了一眼后,脸色大变。
  
  △:几秒钟后刘言凤坐起来,并狠狠扇向熟睡中的何志扬。
  
  △:“好痛啊”!何志扬惊呼着,睁开眼睛。
  
  △:何志扬看着怒容满面的刘言凤,喝酒的事浮现在脑海里。
  
  △:何志扬慌乱地坐起来,慌乱地跳下床,慌乱地穿着长裤。
  
  何志扬(语无伦次地):我、你、我们、有、我……
  
  刘言凤(咬牙切齿地):何志扬,你滚出去!滚啊!
  
  △:刘言凤拿起枕头、手机包括她自己的胸衣都扔向何志扬。
  
  何志扬:刘言凤,对不起!昨晚我喝醉了,不知道怎么就上了你的床!也许我们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什么事!
  
  △:刘言凤阴沉着脸,突然掀开被子。
  
  刘言凤(悲痛地):什么都没做!那这是什么?我刘言凤外表看起来很不正经,可我骨子里却是个很保守的人!何志扬,你竟然毁了我的清白!你混蛋!
  
  △:何志扬看着床单上暗红色的血迹,傻眼了。
  
  何志扬(心声地):何志扬,你不是人!你竟毁了一个女孩的清白!
  
  △:刘言凤哭了起来。
  
  何志扬(举起手)(不停地点着头):是我的错!对不起!对不起!……
  
  刘言凤(捂着双耳)(哭喊地):我不想听!你滚啊!(拿起台灯扔了过去)你滚啊!
  
  △:何志扬偏了一下头,台灯从耳边擦过,掉在地上,摔碎了。
  
  △:刘言凤嚎啕大哭起来。
  
  △:何志扬走到门口,又返回去拿着扫帚扫着台灯碎片。
  
  刘言凤(哭哭啼啼地):虽然我性格开朗、打扮时尚,又经常去酒吧,但一直保持着清白。我一直盼望着邝野能接受我,那我就可以把自己的清白之身给他了!可是如今失去了清白,我觉得自己变得肮脏了,就连在心里默默爱着邝野都没有了资格!何志扬,你混蛋……
  
  △:何志扬离开了。
  
  场31:何志扬卧室 日 内
  
  △:何志扬横躺在床上,满脑子都是刘言凤愤怒的表情。
  
  △:一副精神不振的何志静出现在何志扬面前。
  
  何志静:志扬,你昨晚去哪里了?有没有看见婕妤?
  
  何志扬(坐在床边):婕妤!(用力揉着太阳穴)(淡淡地)她怎么了?
  
  何志静:她所有的穿戴都不见了!(退后一步)(厌恶的表情)你又喝了很多酒!
  
  何志扬:哼哼!是吗?她是羞愧难当离家出走了吗?
  
  何志静:爸和妈都知道了。妈都急哭了!你快点起来去看看吧。我去找婕妤。(离开了)
  
  何志扬(缓缓滑坐在地上)(喃喃地):婕妤,你去了哪里?就算你心里有愧,可也不该离家出走!你早已无家可归了,离开家的你会去哪里?你这样做只会在我伤口上撒盐!柯婕妤,因为你,我醉酒乱性毁了一个女孩的清白!我该怎么办?怎么办……
  
  场32:办公室 日 内
  
  △:邝野看着电脑上,柯婕妤的个性签名:心很累……
  
  △:秦延站在旁边,看着邝野有些消瘦的脸庞。
  
  邝野:这已经是我连续一个星期看着这个签名了。
  
  秦延:她为什么突然改了个性签名?
  
  邝野:我在星期一的早晨发了“早安”的信息,直到中午都没收到回信。我就开始打电话,结果是关机。到晚上再打依然如此。我开始担心了!直到见她修改后的个性签名就着急了。一整天无数个问号发送出去,全部犹如石沉大海。打过去也一直关机!
  
  秦延:也许何家发生了什么她不想让你知道的事情吧!
  
  邝野(摇头):我们说好了无论是否在一起,都不再瞒着对方任何事情!老秦,这些天她也不在网上令我心急如焚!原本想去何家看看,可是又害怕在见到她后,会控制不住紧紧抱住她,更害怕她成为何家人心目中的“无情无义的人”!就这样整个星期我都像是度日如年。晚上也睡不着觉。
  
  秦延(看着邝野有着红丝的眼睛):所以你被那几个家伙取笑“晚上做贼去了”。
  
  邝野:我现在感到头痛欲裂!
  
  场33:客厅里 日 内 
  
  △:何志静站在窗户前,看着手机上的号码,犹豫着。
  
  场34:办公室 日 内
  
  △:秦延拍拍邝野的肩。
  
  邝野(心声地):傻女人,你究竟是出事了还是不愿意理我了?
  
  △:邝野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接通了。
  
  邝野:何志静,有事吗?
  
  何志静(电话里)(吞吞吐吐地):那个、邝野,婕、婕妤在你那里吗?
  
  邝野(站了起来):她、她怎么了?
  
  △:电话那端一阵沉默。
  
  邝野(着急地):她怎么了?你快说啊!
  
  何志静(电话里):我和志扬看见了你们的合影,后来她就离家出走了!这些天电话一直是关机,信息也不回,也没见她上网,我们很担心!所以我……
  
  邝野(大吼地):你们一定是对她百般羞辱了,所以她才觉得无颜待下去是吗?是我先爱上了她,要错也是我的错,她没有一点点的错!你们怎么可以那么残忍的对待她!为了不伤害你们任何一个人,她一直把自己的感情深藏起来!她说宁愿伤我也不会伤害你们!
  
  何志静(电话里):邝野,我……
  
  邝野:别说了!我一会就去找她!(愤怒的放下手机)
  
  场35:客厅里 日 内
  
  △:何志静看着手机,发呆。
  
  何志静(自语地):邝野,我认识你快一年了,在我的记忆中你一直是个温和的人。可是在电话里的声音不止愤怒更是那么的悲痛。那只能证明一件事,你一定是很爱很爱婕妤! 
  
  场36:办公室 日 内
  
  △:邝野抱着头,脸上是痛苦的表情。
  
  邝野:老秦,都是我的错才害得她有家不能归!是我……
  
  △:秦延安慰的拍拍邝野。
  
  △:邝野的手机信息声响起。
  
  秦延(拿起手机,看着):何志静说陪你去找。
  
  △:邝野没说话。
  
  秦延:我知道这个时候,你一定很不愿意见到何志静,但人多力量大,何况她们在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相互之间还是有些了解的。
  
  △:邝野点了一下头。
  
  场37:公路边 日 外
  
  △:邝野和何志静站在汽车旁,看着眼前的一片田地。
  
  邝野:这里就是她曾经的家?
  
  何志静:我没来过。只是听我爸说起过。几天前我们到公安局查过婕妤的户籍,这里曾经的确是柯家。只是我没想到已经变成了这样。(看了邝野一眼)我能想到的也只有这里了。
  
  △:邝野进到田地里。
  
  △:何志静略迟疑后,也进到田地里。
  
  邝野:这里有她快乐的时光同时也是她梦魇开始的地方!柯婕妤,你究竟在哪里?
  
  △:何志静抿着发干的嘴唇。
  
  何志静:要不我们拿着婕妤的照片问问附近的人吧?
  
  △:邝野和何志静拿着柯婕妤的照片问遍了附近包括几十里外的住户,结果都没人见过柯婕妤,他们只好失望而归。
  
  场38:孤儿院 日 外
  
  △:邝野到孤儿院寻找柯婕妤也是失望而归。
  
  场39:山顶上 日 外
  
  △:邝野独自站在山顶上,风把他的头发吹得凌乱了。
  
  △:空旷的山顶响起邝野悲戚的喊声:傻女人,你究竟在哪里……
  
  场40:客厅里 日 内
  
  △:秦延和杨蓝提着礼物来到何家。
  
  △:秦延讲着邝野和柯婕妤的事情。
  
  △:黄梅和何志静听的眼泪汪汪。
  
  △:何志扬站在门口,看着外面。
  
  秦延(看了何志扬一眼):其实邝野就是浩瀚!
  
  △:何志静“啊”了一声,手中的手机掉在地上。
  
  △:何志扬脸色变了,转身看看秦延,又看着杨蓝。
  
  杨蓝:在歌厅唱歌那次,你们见到的另外几个人,其实都是与我们和邝野一起合伙开《知音文社》的朋友。邝野就是外界传闻的犹如神龙首尾不见的浩瀚!
  
  何志扬(摇头)(苦笑地):原来你们几个人就是《知音文社》的老板!也难怪他那么清闲,还那么有才华!
  
  黄梅(用纸巾擦着眼泪):你们说邝野是什么人?
  
  △:杨蓝坐到黄梅身边。
  
  杨蓝(拉着黄梅的手):阿姨,邝野是青城市的大名人。
  
  △:黄梅摇头。
  
  杨蓝:阿姨,我这样告诉您好了。您喜欢看明星演电视对不对?而那个明星就是很多人喜欢的名人。邝野写的文章有很多人喜欢看。所以他就成了名人。明白吗?
  
  黄梅:邝野就是浩瀚是吧!那他是不是婕妤经常看的那种书的名人?
  
  杨蓝:对对对!阿姨总算明白了。阿姨,您现在知道了邝野是个很不错的人,那是不是放心把婕妤交给他了呢?
  
  △:黄梅看看何志静,又看看何志扬。
  
  黄梅:志扬,你说话呀!
  
  何志扬(神色黯然地):妈,强扭的瓜不甜!(声音越变越小了)而且我也没有资格再爱她了!
  
  黄梅(走到何志扬面前):你说什么?大声一点。我都没听见。
  
  何志扬(看着秦延):刘言凤也是和你们一起工作的吗?
  
  秦延:对!言凤是副编辑。
  
  何志扬:原来也是个有才华的人!(喃喃自语着离开了)
  
  秦延:阿姨,志扬怎么了?
  
  △:黄梅没回答,只是叹口气。
  
  何志静(在水杯里倒着开水):自从婕妤离家出走后,他就变得沉默寡言了。很多时候放学回来就把自己关在卧室里。
  
  杨蓝:应该没什么大问题。毕竟他爱婕妤那么多年了,一时半会有点转不过弯来也是正常的。志静,那你呢?
  
  何志静(有些紧张的揉搓着手):我、很好啊。我现在只希望能尽快找到婕妤。
  
  黄梅:但愿婕妤那孩子不要有什么想不开!(揉着发红的眼睛)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telescript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