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电视剧本创作室 | 招聘求职 |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路桥施工题材情景剧剧本《交通
乡村拆迁相关搞笑小品剧本《将
物资贸易部小品,物流调度员小品
禽流感幽默小品,关于禽流感的小
适合公司年会表演的幽默小品剧
与物流相关的搞笑小品五幕剧《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适合公司年会表演的幽默小 1-18
禽流感监测防疫工作情景剧 1-16
农村搞笑精准扶贫小品剧本 1-15
抗洪抢险感人小品催人泪下 1-13
小学生正能量校园小品剧本 1-11
关于推销的小品剧本,推销小 1-9
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7.26 1-7
公司年会搞笑三句半台词(为 1-6
最新最搞笑的公司年会表演 1-4
铁路人的奉献小品脚本(这点 1-3
社保局简化工作程序方便办 1-2
新年公司年会爆笑幽默喜剧 12-29
有关航空的小品剧本(我的航 12-27
家具厂公司年会小品剧本(带 12-25
相亲题材搞笑音乐剧剧本(全 12-23
防诈骗小品,防诈骗小品剧本 12-21
旅行社接待外国运动员舞台 12-20
单人脱口秀剧本台词,单人脱 12-18
最适合元旦表演的超级搞笑 12-15
建筑工地项目部年会小品剧 12-13
铁路行业学习贯彻习近平总 12-12
搞笑电商小品剧本,有关电商 12-11
关于税收小品,纳税搞笑小品 12-8
酒店年会餐饮服务小品剧本 12-7
公司企业单位年会笑死不偿 12-4
边防支队船艇大队军营搞笑 12-1
与酒有关的幽默喜剧小品剧 11-29
十九大后党员干部带领农民 11-27
空气质量标准小品,环境空气 11-24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电视剧本 > 农村电视剧本 > 《在婚姻的调色板上》第二十一集
 
授权级别:普通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电视剧本-农村电视剧本   会员:一生清贵张清贵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7/10/17 16:30:25     最新修改:2017/10/23 9:40:26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在婚姻的调色板上》第二十一集
作者:张清贵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视剧本、电视栏目短剧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1、杏花大队村口(日外)
【人物:刘艳、李晓、陈峰等】
(刘艳返城15年后的一天,她和李晓、陈峰等十多名长沙市曾经下放的知青组成了一支慰问团来到他们当年下放的杏花村看望他们的老房东来了)
(村口站满了老人、小孩,他们见面后互相握手、拥抱,正在劳动的年轻小伙子们也放下肩头的挑儿急着赶了过来迎接)
(知青们径直走进了向书记家里。向书记老婆连忙搬来凳子,招呼大家坐下)
2、向书记家里(日内)
【人物:刘艳、陈峰、向书记老婆、村民甲乙、左正鹏】
(刘艳对向书记老婆亲切地问道)
刘  艳 :婆婆,向书记身体还好吗,今天他上哪儿去了?
(婆婆指着中堂上向书记的遗像低声地说)
向书记老婆 :他已经去世几年啦,他临终的前几天还念着你们的名字呢,特别还重复几次念着左正鹏的名字,左正鹏又不是下放知识青年,不知道他还惦记他干什么。
陈  峰 :这也许是向书记对我们还想继续再教育吧!
(向书记老婆走过来握住刘艳的双手问)
向书记老婆 :妹子,我人老了,眼睛也花了,你叫什么名字,我也记不起来了。
刘  艳 :(笑盈盈)婆婆,我叫刘艳,当年下放你们三队,感谢向书记对我的关心,安排我和左正鹏任:“耕读”教师。可惜他去世了。
向书记老婆 :啊!原来你就是那个能歌善舞的刘妹子,你真是太好了,现在有几个小孩了,爱人在哪个单位上班?
(刘艳羞涩地笑着)
刘  艳 :婆婆,现在我还打着单边呢!
向书记老婆 :怎么?你还没有成家,这不可能吧!
镜头特写 :村民们把知青围了里三层,外三层,有的老人抱着开档裤的孙子站在那里笑着;有的嫂子从家里端来水果忙着送上前去。
刘  艳 :婆婆,左正鹏老师他今天在家吗?他丽华嫂子的病好了没有?
向书记老婆 :正鹏今年调到县里教书去了。他很少回家,这些年来他的家运也不好,他妻子已经死去一年多了,儿子又被车子压断了右腿,现在他既要当爹又要当娘,真是人强命不好呀!
刘  艳 :(惊讶)怎么!他妻子死去一年多时间了?几个月前我给他写信问及此事,他没有谈到妻子死去的事,难道他瞒着我不说实话?
村民甲 :是的,他妻子从长沙回来不久就死了!
村民乙 :正鹏这个人对他妻子太忠诚了,他在妻子患病期间在外面从不沾花惹草。
(谈话间刘艳从行李袋里掏出一个“红包”塞进了向书记老婆的手里)
刘  艳 :婆婆,感谢你向书记当年对我的关心和教育,这点小意思请你收下,请保重身体,我们还要到其它几个生产队去走走。
(向书记老婆立即站起来抓住刘艳的手)
向书记老婆 :小刘,慢点,请你跟我帮下忙,向书记生前有些重要的东西都放在我家里一个木匣子里,我这老太婆又不识字。儿子大毛又到县里中学当保安去了,如果一旦遗失了,我也对不起你死去的向书记。麻烦你跟我看看,当保存的就保存,当丢掉的就把它烧了。
(婆婆从屋内捧出一个小木匣子放在刘艳眼前,然后打开盖子对刘艳说)
向书记老婆 :小刘,你给我翻着瞧瞧,看有什么重要的东西需要继续保存下来吗?
(刘艳伸出手,低着头从一叠类似发票的纸张里发现了一份左正鹏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刘艳顿时愣了眼,她立即将它折起来拿在手里对向书记老婆说)
刘  艳 :婆婆,这是张多年的废纸,放在里头老实占地方干脆将它扔掉。
向书记老婆 :行!你说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反正我是个睁眼瞎!
镜头特写 :录取通知书 
左正鹏同学:经国家统一考试,你的成绩已合格,现被录取湖南“农业大学植物栽培系”学习。请速来学校报到注册。
湖南农业大学植物栽培系。
一九七六年七月八日
(刘艳查看完后又把木匣子盖好,站了起来)
刘  艳 :婆婆,没有什么了,剩下的纸笺都很重要,希你为向书记继续保存下去,有些东西今后别人拿了也许会有用的!
向书记老婆 :小刘,谢谢你了。
刘  艳 :不用谢,我还得感谢您呢!婆婆,将你家里的座机借下,我跟正鹏挂个电话,叫他回下家,我们要到他家里去看看。
(刘艳走到座机旁拨通了左正鹏学校的电话)
刘  艳 :喂!你是锦河一中吗?请左正鹏老师接电话!
(左正鹏恰好坐在办公室里批改作业,他立刻接过话筒)
左正鹏 :(电话那一头)喂!谁呀!有事吗?
刘  艳 :(兴奋)正鹏,我是刘艳呀!今天我们有十多位下放知青来到你们杏花村看望当年的老房东来了,希你能回家一趟,我们聚聚如何、
左正鹏 :(电话那一头)什么!你是刘艳?
刘  艳 :对!对!我是刘艳,你没听出我的声音吗?
左正鹏 :(电话那一头)行,行!我一定来,我马上就来,请稍等!
3、乡村小路上(日外)
【人物:刘艳、李晓、陈峰】
(刘艳一行走在去第九生产队的小路上,他们边走边议论着)
陈  峰 :刘艳,你今天不是从向书记木匣里找到了一份左正鹏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吗?这是怎么回事?
刘  艳 :左正鹏现在大学已经毕业了,那份通知书的背后隐藏着什么,你知道吗?国家恢复高考是1976年,这一年左正鹏就参加了高考。谁知他考上了湖南农大,这是当年农大发给左正鹏的录取通知书。可是这位伤天害理的向书记竟把他的录取通知书卡住了没有递给左正鹏。当时,左正鹏也认为自己没考上,第二年他又去重考,又考中了湖南师大,你们过来看看,这录取通知书发出的时间是哪年!
(李晓,陈峰快步了走了过来,他们瞧着那份发黄的上面盖着湖南农业大学钢印的通知书齐声念着)
李晓、陈峰 :(齐声)1976年7月8日
李  晓 :哎哟,向书记怎么做出这种缺德的事来,太不应该了!侥幸的是左正鹏第二年又考上了湖南师大。要不坑害了别人一辈子的前途!
刘  艳 :对!向书记做事就有这么绝情!今天我要把它递给左正鹏去。
4、李伯娘家里(昏内)
【人物:李伯娘、小孙子】
(李伯娘闲在家里带孙子。小孙儿在她跟前要这要那)
(李伯娘甩开孙子,拿着扫把扫起地来)
5、村子里(昏外)
【人物:李伯娘、李晓、陈峰】
(一群小孩跟在知青队伍后面看热闹,李伯娘的大黄狗对着迎面走来的人群汪汪直叫)
(李伯娘从屋里走出来对着大黄狗大骂)
李伯娘 :毛火烧的叫什么?打死你!
(李伯娘拿着棍棒向它扔去,大黄狗夹着尾巴逃走了)
(李晓和陈峰俩对着李伯娘大喊)
李晓、陈峰 :(齐声)李伯娘,我们回来看你来了!
(李伯娘用手连忙打着日照惊讶地问)
李伯娘 :你们是……你们是谁呀?
李  晓 :(兴奋)李伯娘,我们是当年下放在你们生产队里的知识青年,我叫李晓,他是陈峰,还有他们都是你们杏花村当年的下放知识青年呀!
李伯娘 :哎哟哟,我年纪大了,眼睛也花了,一下子认不出是你们啦!哎哟,快进屋里坐,快进屋里坐,多年不见了,你们都变了模样,现在你们都是城市人了,还能记着我们乡里人,太客气啦!
6、李伯娘家里(日内)
【人物:李伯娘、李晓、陈峰、刘艳、左正鹏】
(李伯娘双手搂着李晓和陈峰的肩膀紧紧地坐在一起,眼里噙着泪水)
李伯娘 :当年你们下放在我们这里,小小的年纪天天陪着社员们风里来雨里去。这个还不说,在那个饥饿的年代里,你们还饿着肚子,好久也没有吃荤,真是可怜你们了!那时候,我们自己也难保,对你们也没有关心好,回想起来,感到惭愧呀!
(陈峰站起来深沉地说)
陈  峰 :李伯娘,您老人家对我们太好了,我清楚地记得有一件事,钢铁厂的工人支援我们队里“双抢”队长安排您在我家里做饭,你瞒着队长给我和李晓铲了两大碗熟肉藏进了我的衣箱里,我收工回家洗澡从衣箱里找衣服才发现。我俩整整吃了三天才吃完。那几天,我们夜里连小便也没有了。
(陈峰讲着讲着,也讲不下去了,眼眶渐渐红了起来)
李  晓 :是的,当时我俩还认为是队长给我们留下了,晚上我们还到他家里道谢呢,差点还露出了“马脚”。
李伯娘 :傻孩子,这都是我应该关心的事,我也知道你俩当时隔了很长时间没有吃上肉了,想让你们油油嘴,解解馋嘛!
陈  峰 :是的,那个时候,我们肚里确实慌得很!
(刘艳站起来插着话)
刘  艳 :我在一次拦溪堵坝的劳动中,突然晕倒在水里,是社员们把我立即送进了医院,妇女队长一直陪在我的身边,当时贫下中农对我实在太关心了。
(李晓和陈峰各自从衣袋里掏出200元人民币塞进了李伯娘的手里)
陈  峰 :李伯娘,这点小意思请您收下。时间不早了,今后我们再来看你,我们还要去正鹏家里走走。和他也十多年没有见面了。
李伯娘 :你们不用去了,左老师已经调到县一中教书去了。
刘  艳 :是的,上午我跟他打了电话,他答应马上回来!
(说话间,左正鹏急匆匆地赶到了李伯娘的门口)
左正鹏 :各位朋友,我来了,劳驾你们了,我有失远迎!
(大家不约而同都站了起来,互相握手致意,李伯娘家里又增添了热闹气氛)
左正鹏 :走吧!大伙儿一块儿到我家里去!好好地叙叙旧!
(李伯娘含着眼泪紧紧地握着李晓的手说)
李伯娘 :孩子,我这把年纪了,今后我还能见到你们吗?
(知青们依依惜别了李伯娘,大黄狗也在旁边摇着尾巴)
7、左正鹏家里(昏内)
【人物:小宝、左正鹏、刘艳、陈峰、李晓、堂弟】
(小宝坐在轮椅上看书,左正鹏把知青们带进屋里,刘艳一眼看到了小宝,顿时惊呆了,小宝被这突如其来的刘艳也愣了眼,刘艳立刻走上前去大喊)
刘  艳 :左小龙(小宝),怎么是你呀?
小  宝 :阿姨,您好像是前次给我发奖的那个刘老师!
刘  艳 :是的,我就是前次给你颁奖的湖南师大的刘艳老师!
小  宝 :哎呀!真是后会有期。刘老师,你们今天怎么到我家里来了,是不是找我爸爸有事?
刘  艳 :(微笑着)这个你就不知道了吧,十五年前我和这些叔叔阿姨们从 长沙下放到你们这里搞劳动,你村子里的人我比你认识的还多些呢!
(正在这个时候 ,左正鹏的堂弟也急匆匆地跑了进来)
堂  弟 :刘艳老师你好,好久没有见到你了,今天是哪股东南风把你们吹来了?
(刘艳立刻站起来握着堂弟的手说)
刘  艳 :是呀!我们好久没见了,今天我们旧地重游,专程来看看你们。
小  宝 :叔叔,你也认识刘老师?
堂  弟 :我怎么不认识,她曾经下放在我们这里,她和你爸爸一起当过“耕读”老师。
小  宝 :叔叔,什么叫“耕读”老师?
堂  弟 :“耕读”老师不属于国家正式教师,待遇很低,每个月只有5元钱。那是文革时期一部分教师的名词。
刘  艳 :左小龙,怎么样?你村子里有很多人我都认识,你爸爸不但和我同过事,后来又和我同在湖南师大读书,这些事今天我如果不说你是不知道的。
(左正鹏站在一旁也迫不及待的插着话)
左正鹏 :刘艳,想不到小宝前次上省城竞赛就是你给他颁的奖,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多凑巧的事。
刘  艳 :(笑了笑)凑巧的事今后可能还多着呢!前次我不知道左小龙就是你的儿子,当时我也太疏忽了,没有追问他父亲叫什么名字,真是太遗憾了!
(李晓把大家瞧了瞧,接过话茬)
李  晓 :小宝真棒,听说你前次参加全省竞赛,获得第二名,刘艳,当时如果知道你是左老师的儿子,她可能还要给你重奖呢!
(围观的群众都大笑起来)
(刘艳把左正鹏瞧了瞧,然后他深情地说)
刘  艳 :正鹏,今天没有给你买什么东西,不过我给你带来一份礼物,当你接过这份礼物后,心情肯定会凉了半截!
(刘艳把正鹏“农大的录取通知书迅速从衣袋里掏出来在他眼前一晃)
刘  艳 :正鹏,就是这个!你知道它是什么吗?
左正鹏 :录取通知书!谁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大惊小怪的!
陈  峰 :是你1976年第一次参加高考,湖南农大给你发的录取通知书,今天我们到向书记家里玩,是刘艳从向书记家里那个木匣子里发现的,刘艳很聪明,她对向书记老婆讲,婆婆,这是张废纸将它扔了吧,放在家里免得占地方!向书记老婆也同意刘艳的意见。于是,刘艳就这样将它拿来了!
(左正鹏双眼盯着那份发黄的“农业大学录取通知书“感到莫名其妙)
左正鹏 :这是怎么回事,我当时不是“名落孙山”了吗?今天怎么又冒出了一份录取通知书来!
刘  艳 :书呆子!你第一年就考中了,是向书记给你录取通知书卡住了你知道吗!你还朦在鼓里!
(左正鹏愣着眼,张着嘴大声地问)
左正鹏 :你听谁说的,你不要胡说啊!说话是要负责任的!
刘  艳 :你看,这不是农大发给你的通知书吗?
(左正鹏看完通知书长叹一声)
左正鹏 :“知人知脸难知心,画虎画皮难画骨”,谁知道天底下还有这种心肠毒辣的人!按照当时的情况,我也估计自己能考上的,谁知道还是向书记给我下了毒手,不过,值得庆幸的是,第二年我又考上湖南师范大学,要不然我在向书记这只铁笼子里不知道还要呆上多少年!
8、左正鹏家外(昏外)
【人物:刘艳、张秘书】
(杏花村的张秘书在左正鹏门外边跑边大声地喊叫)
张秘书 :知青们还在左老师家里吗?
(知青们立刻静了下来,侧着耳朵听,刘艳走到门外一看,发现是张秘书,两人亲热的握住双手)
刘  艳 :张秘书,你好,好多年未见了,幸会,幸会!你是怎么知道我们到这里来了?
张秘书 :我怎么不知道,你们一进村消息就传开了,我听到后就立即赶过来了。
刘  艳 :老秘书,走,快进屋里坐着讲吧!
9、左正鹏屋内(昏内)
【人物:刘艳、李晓、陈峰、张秘书、左正鹏】
(知青们见到张秘书来了都站起来让座)
陈  峰 :张秘书,你还认识我吗?
张秘书 :我怎么不认识你,你不是叫陈……陈……陈什么?
陈  峰 :你记不起来了吧!
李  晓 :他叫陈峰,是下放在你们第九生产队的。
张秘书 :啊,对,对,时间久了我一下子记不起来了。哎哟,你们太懂感情啦,离开这么久了,你们还没有忘记我们,今天还专程来看我们。
刘  艳 :我们怎么会忘记你们呢,您们给了我们很多书本上学不到的知识。
张秘书 :哎呀!你就不要讲那些过时的话了,那些年使你们吃了不少的苦头。你们是怎么熬过来的现在我也想不起来了。只觉得你们太可怜了,当时我们没有照顾好你们,惭愧、惭愧呀!
(李晓站起来插着话)
李  晓 :当时我们本着毛主席的教导:“农村是一个广角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我们也不觉得苦,倒感到很有意义,很幸福的!
(左正鹏瞧了瞧大家,然后轻轻地咳了两声,急着要讲话了)
左正鹏 :张秘书,今天你来的正好,我俩都是本地人我有件事向你了解下,因为那时候你是我们杏花村的秘书,不知道你当时知道与否,按道理讲你应该清楚这件事的!
张秘书 :是件什么事你说出来让我听听。
(左正鹏慢条斯理地从衣袋里掏出那份湖南“农大”给他发来的录取通知书在他眼前晃了晃)
左正鹏 :张秘书,就是这个,它曾经在向书记家里整整躺了10年,今天是向书记的老婆叫刘艳帮她清理家里那只小木匣子才发现。
张秘书 :你不是上了大学吗!你为什么没有把录取通知书领走?
左正鹏 :不对,你别搞错!我是1977年才考上“湖南师大”的,录取通知书我亲自接到了,可是这份录取通知书也是1976年国家恢复了高考第一年“湖南农大”发给我的呀!当时,我认为自己考不上,谁知我已经考上了,是向书记将我录取通知书卡住了!你明白吗?
张秘书 :这是怎么回事!向书记不会吧!
左正鹏 :当时你作为杏花村的秘书也应该知道我的录取通知书是怎么落到向书记手里去的!
(张秘书低着头沉思起来)
张秘书 :啊!我终于想起来了。
镜头回忆 :向书记将办公桌上湖南农大发来的信封拆开一看说,左正鹏你这个地主兔崽子,没有我的同意竟瞒着我考上了大学,你想逃出我只“铁笼子”,没门!说完将左正鹏的录取通知书藏进了自己的衣袋。张秘书从门外走进来问,向书记,“农大”给我们写信讲些什么?向书记说,哎呀!还不是卖“狗皮膏药”,打些广告,宣传他们的科拔信息!
张秘书 :当时情况就是这样的,我也没有想到向书记手里拿着的就是“农大”发给你的录取通知书,哎呀!向书记怎么会干出这种事来呢!真是不可思议了!
左正鹏 :向书记这种无耻的做法不是对准我个人,而是对一个阶级的仇视,但是,党的政策是人心所向,同时也充分体现了民意,是谁也歪曲不了的!
刘  艳 :这件事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现在我们再讲也没有多大的意义。
左正鹏 :我也不是为了求得什么,只是为了弄明白我的命运和前途当时为什么会掌握在向书记这个文盲的手里。
刘  艳 :这件事大家知道了就行啦,你就别再去追究了,反正向书记也死了,现在我们谈谈你家里的情况吧。正鹏,有件事你为什么老是瞒着我不说?
左正鹏 :是件什么事瞒着你不说?
(刘艳捋了捋额前几缕散乱的头发)
刘  艳 :听社员们讲你的妻子已经死去一年多了,可是我前次给你写信时问起此事,你说她现在还很好,你为什么不跟我讲实话?
(左正鹏笑了笑对刘艳喃喃地说)
左正鹏 :刘艳,真对不起你,请原谅,我爱人的死为什么不告诉你,因为她在我心里的位置太重要了,我不忍心向任何人说出那个“死”字,只有这样,她似乎还永远活在我的心里,同时我的思想也似乎得到一种慰藉,所以,当时我只好这样跟你说了。
刘  艳 :啊!原来还是这样,你没觉得自己太幼稚吗?像这样的大事你能瞒着多长时间?现在还不是被我知道了吗?
左正鹏 :刘艳,你不觉得你自己也固执得很嘛?今年你已经34岁了,还未成家,我跟你说多少次了你就是不听,你到底图个什么?
刘  艳 :我什么都不图,我还是那句原话:除了你,我谁也不嫁!
陈  峰 :现在你俩应该是水到渠成了,这些年来你不说大家都知道你们是藕断丝连的。
(刘艳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抬起头来,眼睛瞪着左正鹏笑着说)
刘  艳 :老天爷现在把我俩已经作了安排你应该承认了吧?
左正鹏 :(盯着眼)老天爷给我俩安排了什么?你千万别胡说呀!
刘  艳 :徐丽华嫂子死了,现在也没有人干涉你了,难道你还一个人生活下去吗?
左正鹏 :我想让小宝长大后,再来考虑自己的事情。
(刘艳急了,她向前跨了一大步)
刘  艳 :(大声)什么!你要让小宝长大后再来安排自己的事?不行!我已经等你十多年了,现在我不能再等下去了。
左正鹏 :刘艳呀!你看,我上有老下有小,家里一副烂摊子难道你能给我收拾?
刘  艳 :(兴奋)你的摊子再烂,我愿意来收拾。从此后你就别操这份心了。
左正鹏 :我即便答应你了,你还得征求下你父母的意见。倘若你父母不同意,我们也不能违背他们旨意。
刘  艳 :他们的事你就别担心了,我自己会作主的!会跟父母讲清道理的,我相信他们两位老人家会同意我们的婚事!
左正鹏 :(羞涩)啊!那就等着瞧吧!
10、门卫室(日外)
【人物:左正鹏、小宝、大毛】
(左正鹏和小宝告别知青回到学校被门卫大毛立刻叫住)
大  毛 :正鹏哥,你回来了,知青们走了没有?
左正鹏 :今天早晨他们才走,昨天他们第一站就到你家看望你妈妈,刘艳还给你妈200元钱呢!
大  毛 :啊!太感谢她了,可惜我没有回家招待他们。
左正鹏 :大毛,我俩兄弟一场,有件事我在你跟前难以启齿,如果不说出来心里又闷的难受,只有说出来心里才痛快,才感到平衡,不过,这与你无关,不是你造成的。
大  毛 :正鹏哥,我俩不要讲什么客套话,你直说无妨,“言者无罪,闻者足戒”嘛!
(左正鹏皱着眉头从衣袋里慢慢掏出那份录取通知书在大毛眼前扬着说)
左正鹏 :大毛,这是1976年我第一次考上湖南“农业大学”,这是学校发给我的录取通知书,可惜的是它在你爸爸那个木匣子里整整躺了10年。
大  毛 :(惊讶)这是怎么回事?你的大学录取通知怎么会躺在我家里?你是怎么得来的,不会瞎说吧?
左正鹏 :昨天,是刘艳帮你妈清理你家那个木匣子发现的!
大  毛 :照这么说,你的大学录取通知书是我父亲给你卡住了?
左正鹏 :这还用说吗,当然是他给我卡住了,害得我第二年再去考试。给我耽误了一年的宝贵时间,害得我好苦的!这件事的前因后果,我们杏花村的张秘书也知道。你如果有时间可以问问张秘书证实下。
(大毛马上垂着头,脸羞得绯红)
左正鹏 :我不是说了这是你父亲的事,与你无关。你不必难为情,我又不是针对你的。
(大毛慢慢抬起头来对左正鹏严肃的说)
大  毛 :正鹏哥,我父亲对你为什么这样残酷无情,只有那个时代的人才知道!请你不要因为我父亲的事伤了我俩的和气!
左正鹏 :我是那号人物吗,我俩的感情不是那一天就培养起来的,今天,我之所以向你提起这件事,想让你了解我痛苦的人生和曲折的人生轨迹,绝无它意。我也不憎恨你父亲。因为他没有文化,是位地地道道的农民干部,有好多事连他自己都认识不清,他只是随着历史潮流而动的。
(小宝扯着他爸的衣襟说)
小  宝 :爸,我们快走吧!老是站在这里干什么?
11、左正鹏家里(昏内)
【人物:小宝、左正鹏】
(左正鹏和小宝回到家里,小宝向他问话)
小  宝 :爸,刚才你在门卫处和向叔叔讲了那么多,我怎么一句也听不懂?
左正鹏 :你小孩子知道什么,大人的事你不必过问,你快写作业去!
小  宝 :长沙那个刘艳老师今后还来我们家吗?我看她对我们蛮好的。
左正鹏 :快去,快去,别在这里再啰嗦!
(小宝抿着嘴走进书房去了)
12、杏花村张秘书家里(夜内)
【人物:张秘书、张秘书妻子】
(张秘书坐在家里沉默无语,妻子走过去问他)
张秘书妻子 :今天,你去了左老师家里见到那些知青了没有,他们跟你讲些什么?
张秘书 :见到了,不过,有件事是我现在还一直想不通!
张秘书妻子 :是件什么事你那么在乎它?
张秘书 :10多年前左正鹏的大学录取通知书被向书记还卡在他家里,今天是刘艳在他家里发现了!
张秘书妻子 :哎哟!向书记对左正鹏怎么这样做,这岂不是太坑人了吗!左正鹏对这件事有什么想法?是不是要到他家里去大闹?
张秘书 :没有!左正鹏只是说:向书记这样做不是针对他个人,而是对一个阶级的仇视。侥幸的是向书记现在离开了人世,否则的话,村民们会为左正鹏找上门去理论的。对别人的前途怎么能这样随意践踏呢!
张秘书妻子 :向书记死得活该,应得到应有的报应!
 
第二十一集完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telescript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