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电视剧本创作室 | 招聘求职 |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路桥施工题材情景剧剧本《交通
乡村拆迁相关搞笑小品剧本《将
物资贸易部小品,物流调度员小品
禽流感幽默小品,关于禽流感的小
适合公司年会表演的幽默小品剧
与物流相关的搞笑小品五幕剧《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适合公司年会表演的幽默小 1-18
禽流感监测防疫工作情景剧 1-16
农村搞笑精准扶贫小品剧本 1-15
抗洪抢险感人小品催人泪下 1-13
小学生正能量校园小品剧本 1-11
关于推销的小品剧本,推销小 1-9
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7.26 1-7
公司年会搞笑三句半台词(为 1-6
最新最搞笑的公司年会表演 1-4
铁路人的奉献小品脚本(这点 1-3
社保局简化工作程序方便办 1-2
新年公司年会爆笑幽默喜剧 12-29
有关航空的小品剧本(我的航 12-27
家具厂公司年会小品剧本(带 12-25
相亲题材搞笑音乐剧剧本(全 12-23
防诈骗小品,防诈骗小品剧本 12-21
旅行社接待外国运动员舞台 12-20
单人脱口秀剧本台词,单人脱 12-18
最适合元旦表演的超级搞笑 12-15
建筑工地项目部年会小品剧 12-13
铁路行业学习贯彻习近平总 12-12
搞笑电商小品剧本,有关电商 12-11
关于税收小品,纳税搞笑小品 12-8
酒店年会餐饮服务小品剧本 12-7
公司企业单位年会笑死不偿 12-4
边防支队船艇大队军营搞笑 12-1
与酒有关的幽默喜剧小品剧 11-29
十九大后党员干部带领农民 11-27
空气质量标准小品,环境空气 11-24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电视剧本 > 农村电视剧本 > 泪淹 第六十四集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电视剧本-农村电视剧本   会员:西陵梅园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7/10/15 14:20:56     最新修改:2017/10/21 10:18:23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泪淹 第六十四集
作者:佚名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视剧本、电视栏目短剧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第六十四集

 

景/  黎家厅屋/  2001年/  春节/  晚上

         (运双、运驷夫妇及孩子吃晚饭。)

大小子    爸爸,我今天看见姐姐了。

黎运驷    哪个姐姐?

大小子    晴儿姐姐呀。

二小子    我也看见了。(运双、运驷惊讶。)

黎运驷    在哪儿?

运驷妻   在村口,我也看见了。我叫她,她不理我。

黎运驷    嗯?(更是吃惊,看一眼运双)这大过年的,她到黎庄了,不回家,住哪里去了?

运驷妻   不知道。看那样子,过得不错。(运双、运驷叹气。)

景/  运驷卧房/  夜晚

运驷妻   我去找了,晴儿住在她同学黎芳家里,不愿见我,不愿回来。

黎运驷    唉,我们做叔伯的恶名算是背到底了!她好歹是黎家的孩儿,又没出嫁,爸妈又没了,我们不管不行的。我明天就要上工去了,见不到她,你还是去请请她吧。不愿回来是她的不对,不请她就是我们的不对了。

运驷妻  (不情愿的)行啊。

景/  升南县黎庄派出所户籍室/  白天

黎思晴   (递过迁移手续)这是我的户口本、身份证和准迁证。

女民警    请稍等。(起身到柜前取出户口底页文件夹,翻找)咦?(打开电脑查看,又怀疑地扭头看思晴)你叫黎思晴?

黎思晴    是啊,户口本和身份证都在这儿呢。

女民警    你爸叫黎运达?

黎思晴    是啊,大伯,养父。怎么啦?

女民警    你的户口早已注销了,你爸也被注销了。

黎思晴   (大惊)被注销了?成黑人了?不可能啊!我没来迁移,户口簿还在手上,怎么就注销了呢?

女民警    纸质户口夹里没有你们的底页,电脑里的记载也是注销。

黎思晴    我爸死亡了,户口注销了;我活鲜鲜的,也被注销了!凭什么?

女民警    啊,查出来了。看这,黎思晴,注销原因,高考入学迁出;时间,去年。

黎思晴    邪门了!(大叫)那个扩招的学校我根本就没去,更没迁移户口!

女民警    哦,去年暑假时我还没到所里来,这事不是很清楚。我帮你问问。(起身出。)

男民警   (随女民警入,对思晴)你是黎思晴?

黎思晴    是的。我家户口本儿在我手上,你们是怎么注销了的?

男民警    事情是这样的。目前正在进行人口系统录入工作,去年所有的四项变动都还是手工操作。有一天来了个女生,是个和你差不多大的女孩子,手持大学录取通知书来要求迁出,同时出具的还有黎庄村的户口副页和村证明,就是没有户口本。她说她母亲头年病亡已注销、今年伯父车祸突然去世,不知把户口本放哪里了。

黎思晴    啊?!

男民警  曾玉珠病故、黎运达车祸一事镇上的人都知道,该人所述不假。人家学生入学需迁移户口,没有本儿不给办也不行,于是通融后将录取通知书复印件、村证明、“黎思晴”手写的迁移申请存档备查,给开出了迁移证。(转身从柜中抽出一档案夹,打开放到柜台上)这是四项变动原始资料,你看看。

     (思晴看到“翔实的原始资料”,哭起来。)

女民警    这事确实有些蹊跷。说不定有人冒名顶替了你,你自己到学校去查一下吧,看问题出在哪里。

景/  黎庄村外/  白天

运驷妻  (拦住黎芳)黎芳,芳儿——

黎  芳   (站住)四婶,有事吗?

运驷妻   还不是晴儿的事。你给她讲讲,让她回家住。

黎  芳    她不会回去的,说把户口手续办好了就走的。

运驷妻   办户口?她要到哪里去?她这半年到底在哪儿,能告诉我吗?

黎  芳    她呀,到她妈妈的老家去呀。人家现在可好啦,我们整个黎庄的人都比不上她。

运驷妻   她妈妈老家?她妈哪有什么老家!就是一个被拐的流浪女人!

黎  芳    嘁!(斜一眼)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实在没有想到玉珠婶婶还是个大户人家女儿!

运驷妻   大户人家?(吞一口唾沫。)

黎  芳    且不说几十个亲戚都过得比我们好,就是那些局长啊、科长啊,当医生的、当老师的、大老板啊什么的长辈疼着她,就够她享福的了!

运驷妻   吹!你就替她吹吧!

黎  芳    嘁!(更是蔑视)人家回来根本就没打算跟你们见面,我有这个必要替她吹吗?

运驷妻   不回算了!(转身离去。)

景/  思晴原班主任家/  白天

班主任   (吃惊)还有这样的事?

黎思晴    户口注销了,整个黎庄、整个升南、整个中国都没有我了!

班主任  难道……走,我们到教委去一趟,看招生办怎么说。

景/  升南街头/  白天

黎思晴   (打电话)六叔,是我——(哭。)(画面叠换。)

黎运禄   (焦急,画外音)晴儿,你怎么了?

黎思晴    我,我回黎庄转户口,发现被注销了,说是我在去年考上大学迁走了。一查,原来我去年确被我填报的高校录取,可是有人截取我的通知书、偷梁换柱冒我名迁走了所有的信息资料。

黎运禄   (画外音)啊?有这样的事?(思晴嚎啕大哭)晴儿你莫急,我马上回来!

黎思晴    嗯,嗯嗯,我等您!

景/   客车内/  白天

黎思晴   (与运禄乘车)我现在越想越觉得有问题。黎芳去年就告诉我,说她帮我开复读转学证时,确有个别老师行为怪怪的。我做梦就没想到那事与我有关、更没想到是在毁我的前程,断了我的求学路啊!(抹泪。)

黎运禄    太可恶了!如今真相大白,又要白白耗费你一年时光!

黎思晴    还不知再次高考的结果如何呢!

黎运禄    有关部门说要追查处理,我们睁大眼睛看着吧!反正踮起脚来摸不到高层的门窗、探下腰也试不出潭里的水深,只有静观了。

黎思晴    可是我们家户口莫名其妙被村里插一手注销掉了怎么办?我不能不迁户口啊!这事绝对与四婶有关,是她串通村干部搞的龌龊事。别人冒我的名上学需要迁走我的户口,可是不会管我爸的死亡注销的。

黎运禄   (叹口气)这事确实太过了!

景/   黎家厅屋/  晚上

         (运双、运驷夫妇及孩子、运禄、思晴晚餐。菜肴丰盛,运驷媳妇热情。)

黎思晴    四位长辈在上,我这次离开黎庄后,也许今生今世都难再回来,本不想与叔婶们闹得撕破脸皮的,但户口一事搞成这样,不得不请叔婶给个说法。

运驷妻  (很无辜的样子)晴儿,你去年突然间就失踪了,没了个音讯。后来好长时间了听别人讲你办了个转学证走了,又有的说你考取了什么大学已经迁走了户口。现在一看,你转学走和上大学两件事都有嘛,不是我们编的呀。(思量和运禄语塞)后来我心想,既然你已经迁走了,还留着那个户头有什么用呢?就让村里人给你大伯爸也注销了。(冷场。)

景/   黎庄/  晚上

黎运禄   (陪思晴走路)清官难断家务事,哥嫂叔侄之间扯不清的瓜瓜葛葛终归还是在自家园子里,反正你大伯爸已经不在了,户销了就销了吧。

黎思晴    嗯,我听六叔的。

黎运禄    你要上学,早晚得迁走,派出所又同意补发迁移证,也算办妥了。

黎思晴    但升学被顶替这口气,我咽不下!

黎运禄    那是肯定的!必需给个说法!第一,你精神、经济和时间方面的赔偿;第二,冒名顶替者必须从已入大学退回;追查有关涉案人员。怎么查处,我们无法把握,也许最后的结果都无从知晓,但我们还是要提出,这是黎家人的权利也是义务。

黎思晴   (拿出钥匙)六叔,这是我爸房里的钥匙,交给您,我以后可能不会回来了。爸 的医疗安葬费本就由您垫着,那屋子的事一切交由您处理。(运禄点头接过)我到宜江去了,您以后到那里去玩。

黎运禄   (笑着摇头)那里的亲戚我一个也不认识,去了不合适。

黎思晴    那我将来考上了大学,您去看我。

黎运禄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我们晴儿一定会考所好学校的!

黎思晴    啊,黎芳家到了。六叔回吧,我进去了。

黎运禄    真的要在同学家住吗?自家有屋子的。

黎思晴    我知道有屋子啊,钥匙也才交给您呢。可是我在同学家也挺好的,小时候一起长大的好朋友,半年没见面了,也有很多话讲啊。

黎运禄    那好吧。你进去吧,叔看着你!

内外景/   黎家小院/  晚上

         (运禄在院里走动,四处看看,在原运达屋外站站,摸摸锁头,叹口气。)

景/   运驷卧房/  晚上

黎运禄   (指头上吊着钥匙)四哥、四嫂,这是晴儿刚才给我的大哥房里的钥匙。本来那屋还欠着贷款,要等到你们还清了那钱,屋子才是你们的。(打量四周)可是你们家大口阔,房屋确实扁窄,晴儿去了宜江,那屋空着也是空着,要不就让孩子们先住过去吧。(运驷夫妇惊喜。)

运驷妻   他六叔就是好!是黎家的福星。

黎运禄    四嫂现在就到那边去打扫一下吧。

运驷妻   哎哎,我这就去,这就去!(带着孩子们欢天喜地的出。)

黎运禄    四哥,现在你心里舒服了吧?黎家小院从此几乎是你黎老四的独家天地了。

黎运驷    六弟!(脸上现出难为情)这次晴儿回来,我见了她,心里好难受!

黎运禄   (苦笑着)真高兴你还有难受的时候!

黎运驷    毕竟……

黎运禄    晴儿还邀我到宜江去玩,我哪敢答应?心里愧着呢,怕见曾家人!当年玉珠被拐卖到我们家来,多水灵、多有知识的一个人!我虽为终于有一兄长获得妻子而高兴,但又为生死反抗的她落入我们家而痛苦。

黎运驷    是的,是我们害了她!

黎运禄    目睹玉珠悲惨的一生,刻入心底里又不容表露的同情和无奈一直在折磨着我。提起晴儿,我们又帮了她多少?四哥你知道吗?晴儿向我讲述在宜江的故事,竟然 认为她妈妈是为追求高尚美好的爱情而远离了家乡与亲人,一生再没有踏上故土,这种新时代的私奔故事真让人羞愧、无地自容!也为年青单纯的侄女儿想当然的一厢情愿心痛。

黎运驷   (突然失声痛哭)我有罪,是黎家害了玉珠!我也有罪,害了她!

黎运禄    是贫穷!

景/   野外、黎家墓地/  白天  

     (思晴在祖父母、父母、大伯爸坟前祭拜,烧纸焚香磕头,立起离去,渐行渐远。)

景/   宜江中学门外/  夏季/  白天

     (高楼上悬挂有关高考的巨幅标语:“静下来,铸我实力;拼上去,亮我风采。”  “十年一博六月梦,赢得寒窗锦绣程。”“不经风雨,怎见彩虹?”“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今日斩荆棘,考场扬意气。”“挑战人生是我无悔的选择,决胜高考是我不懈的追求。”“拼一载春秋,搏一生无悔。”许多家长围在大门外等候自家的孩子。陆续有考生从考场出来,家长迎上去询问,表情各一。后越来越多的考生出来,各种举止。思晴随众出。)

景/   宜江中学门外/  白天  

         (已离众人围住的校大门较远,思晴埋头行走。路旁停有一辆轿车。)

佟小添   (摇下车窗)思晴——

黎思晴   (扭头看)啊,小添舅公!

佟小添    上来!

黎思晴    好啊,您是专门来接我的吗?

佟小添    上刀山、下火海的高考学子,不接你接谁?

黎思晴   (拉开前门,正要坐进去,突然发现后排有铁锤和秋虎)啊,太公、太舅公,你俩也在呀?(哈哈大笑)幸亏没说你们的坏话。(关上前门拉开后门,往里挤。)

佟小添    哎哎哎,思晴你干什么?

黎思晴    我要和太公、太舅公坐一起。

佟小添    那好挤,也好热的。

黎思晴    本来就可坐三个人,不挤的;热嘛,开空调啊!(对秋虎)太舅公,你能不能先下来一下,让我进去?我要坐你们俩中间!

肖秋虎   (笑笑)小鬼!(下车,思晴坐进、秋虎坐进,小添驾车起步。)

佟铁锤   (对思晴)今天感觉怎么样?

黎思晴  还行吧,(笑)老样子了。好不到成状元的高度,但也差不到哪儿去。

佟铁锤  你刚才低着头冲冲地往前走,是不是一直在默念“录取吧!录取吧!”?

黎思晴    是啊!太公你怎么知道的?(又笑)把高考日子定在六月的六号、七号、八号,是有寓意的,谐的就是“录取吧!”

佟小添    牵强!那些没被录取的人还不是在六七八日参加高考的。

黎思晴   (一拍小添的肩)喂,不准瞎说!我这是在祈祷。(众人笑。)

肖秋虎  你成绩不错,不用祈祷,自然会取。

黎思晴  那借太舅公吉言了。咦?(左右望望)你们集体来接我,这是要到哪儿去呀?

佟铁锤  你考完了,反正成绩没出来有段空时间,天气又热,我们一起到黑虎山和鹞子峰去玩一趟。

黎思晴  呀,太好了太好了!可是,小添舅舅就这样陪着我们吗?

佟小添  我没时间,把你们送到了我就回来。在矿上有建设陪着,去了鹞子峰风景区,就由友妮他们陪着。

黎思晴  太好了!早就想跟太公和太舅公到叠嶂去玩了!怎么不早点给我讲啊,也好让我早点高兴啊!

佟小添  哪敢早点告诉你?像你这样兴奋,只怕试卷上画的都是山峦群峰了。(众人笑。)

景/   溪涧口岩屋外/  白天  

     (思晴随铁锤、秋虎和庆生夫妇、建设站在屋场边上看着岩屋,大家表情严肃。建设眼睛盯着思晴腕上的手表。)

余庆生   (对思晴)六八、六九年,我和你太公在这里住过一段时间。

黎思晴    啊,是不是逃跑、躲难那一次?

余庆生    是那一次。

肖秋虎    你太阿婆在这里长大,你阿婆在这里出生。

黎思晴    是丫儿,美朵阿婆吗?

肖秋虎    是的。

景/   溪涧口山冲/  白天  

         (众人沿山冲往里走,后站在悬崖边上。)

余庆生   (指着崖下)这里还埋葬着你的亲太公。

黎思晴    噢!(偷瞄一眼铁锤,铁锤表情凝重。)

景/   佟家阳台/  白天  

         (铁锤伫立看江。从此处可见思晴端饭菜从厨房入餐厅,放下盘碗。)

黎思晴    太公,吃饭啦!

佟铁锤    噢——(应一声,未动。)

黎思晴   (从餐厅至阳台)太公,您是不是不舒服?

佟铁锤    没有啊,看江呢。

黎思晴    您自打从叠嶂回来,看江的时间越来越长了。有什么不愉快的吗?告诉我,我可以给您解宽。

佟铁锤   (回身笑笑)小孩子,哪能给老人解宽?吃饭吧。(往客厅走。)

景/   佟家客厅/  白天  

黎思晴   (二人坐下就餐)太公,我太阿婆结过两次婚,是吧?

佟铁锤   (吃惊)嗯?

黎思晴    第一次是和我的亲生太阿公屈哑子,后来生了丫儿,也就是我的美朵阿婆;后来又和曾平洋结婚,生了个儿子,可惜夭折了。(铁锤一粒粒挑着米饭往嘴里送,不语)如今有个时髦量词叫做“任”,使用率还挺高的,我觉得,他二人就是太 阿婆的两任老公。

佟铁锤   (敷衍地)也许吧。

黎思晴    可是,太公,有句话我一直想问,只是又不敢,怕您——

佟铁锤    怕我什么?

黎思晴    怕你生气。

佟铁锤    看来不是什么好话。那你问,还是不问呢?

黎思晴    我憋了好长时间,还是想问。

佟铁锤    那就问吧!

黎思晴    太公,您和我太阿婆是什么关系?

佟铁锤    嗯?(又吃一惊,稍顿)你说呢?

黎思晴  不知道。去年我在太阿婆家时,老听到您和太阿婆煲电话粥,每天个把小时,也就白菜萝卜油盐酱醋的没什么新鲜,可你们乐此不疲,我感觉你俩关系非常好。(铁锤深望着她)还有,太阿婆曾经嘱咐我一定要对您好,并用了“拜托”一词。

佟铁锤  (激动)真的吗?晴儿,晴儿!

黎思晴    是真的。只是当时有太多的事情出现,我心里很乱也无暇仔细揣摩其中的涵意,现在想想,实在是有着非常丰富的内容的!

佟铁锤    香女!

黎思晴    香女?您也叫太阿婆香女?

佟铁锤    还是讲你太阿婆吧!

黎思晴    太阿婆对我说您最是孤单,我就以为您真的孤单。可是自从见了您,就不明白您的孤单在哪里了?老人吗?单身吗?小太舅公也是老人啊、单身啊,连菱果舅阿婆,大苗、三苗这些姨阿婆也都是老人啊、单身呢,怎么就独独您是孤单呢?还是最孤单!(与铁锤对望着)我不很懂太阿婆的话,但太阿婆的嘱咐我一定牢记在心间,一年来确实按最高要求孝敬着您,可是……

佟铁锤    晴儿,谢谢你!

黎思晴    本来您与小太舅公同为太舅公,可太阿婆亲口说了那是她的亲哥哥,那么您是谁呢?是认下的兄长?就和太阿婆那么多的儿子女儿都是她认下的一样?(铁锤瞅着饭菜一片模糊)推理一下,应该是这样的。可是有一天,小太舅公让我扔掉“舅”字直接称您为太阿公,您是那样的高兴,明摆着更亲近了一层。是吧,您是高兴的吧?太公!

佟铁锤   (鼻塞似的应一声)嗯!

黎思晴    看您高兴,我也很高兴,可我想知道,您和太阿婆是什么关系,和我是什么关系!

佟铁锤   (欲言又止,稍顿)你亲太公是我的表弟。

黎思晴    啊?!(惊讶,欣喜)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到了黑虎山、到了溪涧口,您的情绪一直起起落落的呢!到底是有血亲!(仍是疑惑)可是,那也应该是太舅公变太叔公啊!(突然顿悟)难道是跟我苇根阿公因为我美朵阿婆的原因,由舅公变成阿公一样?太公,太公,您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嘛!

佟铁锤  晴儿,这本是个秘密,有你们对我好、看重我就行了!可是,你又非得探究这个秘密,那你就去问你小太舅公吧,问秋虎,问他为什么要让你改口叫我是“太阿 公”。

黎思晴  好,我这就问。(欲打电话。)

佟铁锤    算了,我给你看样东西。(起身进房,复出,在思晴面前摊开一张纸。)

         (纸张特写:肖香女、佟砚儒,夫妻恩爱!执子之手,与子共箸;执子之手,与子同眠;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执子之手,夫复何求?)

黎思晴    佟砚儒?佟砚儒是谁呀?

佟铁锤    就是我!

黎思晴    啊?(口张成“O”形)您、您您叫佟砚儒?和、和和和我太阿婆真是夫妻?(铁锤看着字纸,眼潮,不语)太公——!(大哭。敲门声,二人看着门,不动不应。)

秦苇根   (画外音)二舅,是我,苇根!

黎思晴    啊,来了!(起身开门,苇根入,思晴抱住嚎啕。)

秦苇根   (大惊)晴儿!你怎么了?(扶住她拍拍后背,又看铁锤。)

黎思晴    阿公,我要对太公好,还要更好!

秦苇根   (又惊又急)到底出了什么事?

黎思晴    他叫佟砚儒,是我太阿婆的老公,是第二“任”,不是认下的“认”。

     (苇根糊涂地拿眼询问铁锤,铁锤泪流满面,指了指字纸。)

秦苇根   (牵思晴走过来,阅读,更加惊愕)这是——?

佟铁锤    是真的,具体细节你秋虎小舅和庆生表哥都知道。

秦苇根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二舅妈去世以后?

佟铁锤    五十多年前,纸张成色可以证明。

秦苇根   (颓然坐到椅上)于公于私,我和小姨妈来往多年,相处得非常好,可我不知她是我岳母娘,是因为不知美朵是她女儿。您对我娘好,我娘也对您好,大家都看在眼里,可实在没有想到——(敲门声,三人望向门口,不动,不应。)

肖秋虎   (画外音)晴儿,晴儿,快开门,好消息!好消息!(思晴走去开门,秋虎入,见三人状,愣住)这是怎么了?

秦苇根   (展示字纸)为什么不让我知道这些?连我庆生表哥都知道。说好了的铁三角呢?

肖秋虎    哦,这些东西一直保存在你小姨妈那里,直到她去世了才看到。

秦苇根    可是我娘过世已经一年了!我把什么都告诉你们了。说好了的铁三角呢?

肖秋虎    苇根,你娘与二舅的这段婚姻虽不长,却经受了五六十年的磨难,其中的痛苦和伤心并不亚于你和美朵,大家不愿提及就不提及了吧。庆生知道这事也是因为当年他和你二舅生死逃难,住在溪涧口的原因。

佟铁锤    这事也怪我。(对苇根)以后有空了跟你讲庆生的事。(又对秋虎)你说五十多年,其实是六十多年,我给你们看样东西。(入卧室,复出,拿一首饰盒,打开来。)

三  人   (见是戒指,惊叫)这不是——

佟铁锤    是的,这是她的,可也是我的!

肖秋虎    我知道,是你跟她成亲的时候送给她的。

佟铁锤    也不完全是这样。(坐下来,瞅着它,手指摩挲着)1938年,逃难途中我爹娘给我定了亲,女孩儿就是苦女,那时她叫香女——

肖秋虎  啊!香——女——(一声呼唤,泪水奔涌。)

佟铁锤  是的!(看着他)那时你走丢了,娘带着香女逃难找你,我们两家便分了手。后来我两次到临原去寻她们,得到的消息是娘和香女都死在了大湾镇。等到我们再相逢,就已经是好多年以后在黑虎山煤矿上的事了。

肖秋虎   (睁着通红的双眼)这些事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佟铁锤    当时的事和后来发生的事你不是都知道吗?让我怎么告诉你?而且她长大了、名字也变了,连你这亲兄长也不知道她就是你亲妹妹,我更不知道你和我还有姻缘关系,是这枚戒指让我确定了苦女就是香女!戒指本是我父母为我打造,上面的砚台就是我的名,可是环有点小不能戴,我娘就拿它当信物相送要娶肖家女儿,说好谁拥有这枚戒指谁就是佟家儿媳。香女是我娃娃亲未婚媳妇儿,后来我们又正式成亲结为夫妻,可是老天狠心拆散了我们。五十多年了,我和她人在咫尺,却无法再回到过去!(涕泪涟洏,泣不成声)感谢这枚戒指,让我伴她从小到老,永远在她身边。可是,如今,她还是舍弃了它,离我而去了!

黎思晴  哇——(伤心欲绝、感动至极,哭倒在地。)

三长辈  晴儿,晴儿!(惊愕,去拉她,却拉不起来。)

秦苇根   (蹲下来)晴儿,太阿婆不在了,我们都难过啊!别哭了,我们以后对太阿公好就是了,这样太阿婆才欢喜的!

黎思晴    可是——(抬头逐一看看他们,复又埋下头去痛哭)太阿婆——!

佟铁锤    都是我的错,(咕哝着)不该当她面讲这些!现在的小孩子脆弱得很,受了刺激,哪见过以前那样的世面!

黎思晴    不!(站起)太公和太婆的故事太伤人心了,也太感人了!我要把它记下来,写下来,一定写下来!

三长辈   (面面相觑)这——

肖秋虎    噢!(突然叫起来)差点忘了一件大事!我刚才在门房里取了信,看看,好像是晴儿的录取通知书。

黎思晴    啊?真的?(转悲为喜,接过拆开阅读,欢呼)啊,又录取了!就是那所心仪已久冒名顶替去了的高校!太公、太舅公、阿公,就是那所高校!(逐一拥抱他们,然后高举拳头、掌心朝里往下一拉)欧也——!(继续大哭,悲喜交加。)

佟铁锤   (拉她)晴儿不哭了!今天是个好日子,你忙乎了一年,不就是为了这张纸吗?它终于来了!

黎思晴   (擦擦泪)是的,今天是个好日子,(端详字纸和戒指)我还看到了它们!(再逐一看着铁锤、秋虎和苇根)你们在一起真和睦,要是太阿婆还在,该多好!

肖秋虎   (叹口气)要是你阿婆还在,会更好!

黎思晴    还有我妈妈,我想她!

秦苇根   (听他们如此说,鼻酸目胀眼圈红)你们还没吃饭吧?看饭菜都凉了,我去热一下。(悲怆地碗盘躲到厨房去。)

景/   饭店酒楼/  白天  

         (众亲友为思晴升学设宴聚餐。铁锤左右是佟佳和思晴,桌对面坐着秋虎和苇根。)

肖秋虎   (对苇根)你看思晴多会照顾人,说的是为她吃酒席,到头来变成了她在搞服务。

秦苇根    看得出来,把二舅都服侍得有了依赖性。

肖秋虎    是啊,那天你二舅就还在说,离不了她了呢。

秦苇根    唉,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到底是吃过苦了的人。

景/   饭店酒楼包间/  白天  

     (铁锤、秋虎、苇根三人在座。)

佟铁锤    苇根,今天给思晴摆升学宴,也就是为了亲友们在一起聚一聚,热闹一下。另外我和你小舅年纪都大了,有些事要跟你讲,以后可能还会要你帮忙。

秦苇根   (看着两位长辈)爹爹和舅舅只管说。

佟铁锤    你还记得你小姨妈——

秦苇根   (打断铁锤的话)我娘!

佟铁锤    好,你娘!你还记得你娘安葬时小舅找菱果要的那一点骨灰吗?

秦苇根    记得呀!(瞪大眼睛)怎么了?

佟铁锤    那是我要的!你们也明白,我死后他们肯定会把我和若茸埋在一起,这也是正理,随他们,但我会提前留遗嘱在骨灰里匀一点出来。这事本来是要交给你小舅办的,可他年纪也大了,我死在前头自然好办;可要是他先我离世而去,那我和你娘……

秦苇根  您是说……

佟铁锤  你把我的骨灰和你娘的骨灰拌到一起,埋到黑虎山煤矿的坟山上去,我要和她合葬。那里有你娘以前给我做的衣冠冢、有一对我们没存活的双胞胎儿女。另外, 那里还埋有你小舅移坟过去的我岳母、表侄女儿美朵、美朵的养娘也就是我的亲姨妈。

秦苇根  (眼圈红了)我照办!如果我死在爹爹和舅舅前面,也请把我的骨灰扫一撮到美朵的墓去里,我生不能与她同衾,死也要与她同穴!

肖秋虎   (惊讶地望着铁锤)你们俩害病都要害一样的!(对苇根)这个任务我们可能完成不了了,你到底要年轻许多。反正我死后是要埋在黑虎山的,这么多亲人在一起,也值!不孤单!

佟铁锤   (对苇根)我和你娘的关系,你和美朵、玉珠以及思晴的关系在我们这儿已经没有秘密可言,甚至在晴儿面前都是透明的人。我这个合葬的意愿开始只是和你小舅商量来着,现在又给你作了安排。本来不该瞒着晴儿,可她毕竟太小,真担心受不了这个惊吓,所以只我们三人秘密协定。如果有一天大家都力所不能及了,那也只得拜托小丫头了!

秦苇根    嗯,等她再大一点儿了,成熟些了,我会给她讲的。起码我靠她把我埋到美朵身边去!

景/   思晴卧室/  白天  

         (思晴午睡;天气闷热,思晴醒来;外面狂风大作,下起暴雨,思晴起床。)

景/   佟家阳台/  白天  

     (思晴至客厅,见铁锤站在阳台上,看长江笼罩在一片混沌之中。)

黎思晴    太公,外面风大雨大,看江也看不清楚,进来吧。

佟铁锤   (退几步坐到椅子上)有风,吹着舒服,看雨听雨也挺好,你也来听听。

黎思晴    嗯!(陪他坐下,稍顷)我削水果您吃。(削个梨递过去)给,太公!(铁锤见状一愣。)

 闪回  (煤矿小棚屋铁锤拿回一只硕大无朋的梨,与苦女一人一口咬着吃;单位老房子里铁锤削梨给苦女,她嫌大,他一刀两半两人分着吃。)

玄幻音    分梨啊,分梨啊,分梨就分离啦!千万不能分梨啊!  

景/   佟家阳台/  白天  

佟铁锤   (推拒)晴儿吃吧,我不吃梨的!

黎思晴    为什么呀?

佟铁锤    吃了胃里不舒服。(风雨声变小,渐渐停住。)

黎思晴    哦!(吃梨)太公,过几天我就要上学去了,有几样很珍贵的东西带在身边担心搞丢了,想托给您帮我保管。

佟铁锤    是些什么呀?

黎思晴    都是我妈妈的遗物,有些是您看过了的那些信件什么的,还有她的身份证、那个翡翠珠子和一些小东西。

佟铁锤    嗯,你交给我,我收好。晴儿,你上学报名的时候,我想去送你。

黎思晴   (吃惊)太公,那不行的!汽车火车的要转乘,到地方了还摸头不是脑的找学校,您跟着去了不方便的。(铁锤失落的看着她)不过也没关系呀,小添舅公不是说送我去的吗?到了我就给您打电话,买个手机了只接您的电话,不接别人的。

佟铁锤   (被她逗笑)那也不至于,哪能不接别人的电话呢?小添舅公送你去,他的电话你接不接?

黎思晴  接,那肯定得接!好吧,为了不跟大家失去联系,就让我的电话背叛太公一回吧。

佟铁锤  小鬼丫头!

黎思晴  太公,我六叔跟我约好了,要到学校去看我的;阿公也跟我约好了,要到学校去看我的;现在跟您也约好了,等我安顿下来了,就接你去我学校看我。

佟铁锤  好,这个我喜欢听!(高兴不已)好,那说定了啊!

黎思晴  说定了!来,拉弓!

佟铁锤  好,拉弓!(两人小拇指勾住、大拇指相抵,笑)拉弓,放箭,一百年,不许变!哈哈哈……(敲门声响起。)

黎思晴  我去开了门。(开门)啊,太舅公!(回头报讯)太公,是太舅公!

肖秋虎  (入)什么事这样高兴?老远就听到你们打哈哈。

佟铁锤    晴儿说她在学校安顿好了,就接我去看她呢!

肖秋虎    嗯——?(把个“嗯”字在鼻腔里拐着弯儿的拖得老长,偏着脑袋绕思晴转一圈,酸味儿十足地)你个小家伙什么意思啊?接你太公去学校看你,那我呢?怎么就没有人请我呀?算了,我走,看来我是多余的了。(转身往外走。)

黎思晴   (一步跨过去堵住去路)太舅公啊,这不是正在商量嘛。怎么会不请您去呢?我怎么又会放心太公一个人出远门呢?怎么地也是您二位一起去呀?(拉他胳膊摇晃)您说是不是嘛,太舅公!

肖秋虎    跟你开玩笑呢。(牵她往阳台走,至阳台,对铁锤)这丫头经不起玩笑,要哭了。

佟铁锤    只有你才这样狠心的逗她!

黎思晴   (不好意思的笑)天不早了,我做晚饭去了啊。(离去,入厨房。)

肖秋虎  (坐下喝茶,对铁锤)我想跟你商量件事儿。

佟铁锤    什么事儿,只管说,还有商量?

肖秋虎  那当然得商量哪,你要不接纳我呢?我想搬过来和你一起住。

佟铁锤   (吓一跳)出了什么事?(试探着)三苗他们——?

肖秋虎  什么叫出了什么事?你是知道的,友社他们两口子买断了工龄在建材市场开店,整天忙得不着家,三苗也去帮忙,还把友社和友妮的孩子送去住读。你说我一个人在那屋子里是不是很憋屈无聊得很?干脆搬过来吧,晴儿上学走了,你也就一个人了,我过来还有个伴儿。

佟铁锤  好啊好啊,老伙计!我还以为你跟三苗他们闹意见了呢。

肖秋虎  我不闹意见,理解他们。就跟小曼和小添不能跟你在一起一样,能理解的!

佟铁锤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等晴儿在学校安顿好了,我们俩一起去看她。然后再挨着走,从大苗一直走到五苗,还有苇根、小曼、跃进家,我们都去玩!

黎思晴    吃饭啦——(端饭菜至客厅,在桌上摆放好,至阳台)太公、太舅,又在看江哪?

佟、肖    是啊,我们在看江!(敲门声响起。)

黎思晴    我去开——(向门口走去。)

佟、肖   (同时的)你说会是谁?(相视而笑,一起望向客厅门。)

 

                                                                                                                     ——全剧终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telescript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