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电视剧本创作室 | 招聘求职 |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公司招聘题材娱乐搞笑小品剧本
医院健康扶贫题材舞台剧剧本《
有寓意搞笑舞台剧剧本(优秀销售
公司年会舞台剧剧本(7S管理)
公司年会励志剧本(亲身体验)
关于铁路的节目小品,铁路安全小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最适合元旦表演的超级搞笑 12-15
建筑工地项目部年会小品剧 12-13
铁路行业学习贯彻习近平总 12-12
搞笑电商小品剧本,有关电商 12-11
关于税收小品,纳税搞笑小品 12-8
酒店年会餐饮服务小品剧本 12-7
公司企业单位年会笑死不偿 12-4
边防支队船艇大队军营搞笑 12-1
与酒有关的幽默喜剧小品剧 11-29
十九大后党员干部带领农民 11-27
空气质量标准小品,环境空气 11-24
公司年会快板台词,公司年会 11-22
建筑公司年会创意节目表演 11-20
最幽默的元旦晚会节目搞笑 11-17
建筑公司年会音乐剧剧本(安 11-15
圣诞节节目小品剧本,基督教 11-13
酒店年会音乐剧剧本(酒店大 11-10
法制宣传小品(调解的幸福) 11-8
古代搞笑情景剧剧本(高风亮 11-7
残疾人小品剧本,残疾人小品 11-6
艾滋病小品剧本,关于艾滋病 11-3
消除对妇女的暴力小品,关于 11-1
公司年会情景剧剧本(公司故 10-31
小学生歌舞剧,儿童音乐剧剧 10-30
公司设计部年会音乐剧剧本 10-28
新生迎新晚会搞笑小品,大一 10-26
老兵复员小品,老兵退伍搞笑 10-24
消防题材搞笑小品,关于消防 10-21
记者敬业小品,记者敬业奉献 10-19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电视剧本 > 其他电视剧本 > 红尘梦(下)第四十二集
 
授权级别:授权发表   作品类别:电视剧本-其他电视剧本   会员:戴修桥编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7/10/5 8:46:02     最新修改:2017/10/12 9:53:00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红尘梦(下)第四十二集
作者:戴修桥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视剧本、电视栏目短剧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第四十二集

1: 病房   日。内

兰花讲述了这段难忘的经历,韩月道:“我自乐此,不为疲倦,原来是那个和婶,是她促成了你和梁子的婚姻。”

兰花:“嫂子,梁子就是梁山上的李逵,经过和婶一连三个晚上,他终于下定决心和我结婚,他就是为了打抱不平,气死张铁柱。”

韩月:“兰花,你嫂子在生死关头是柱子见义勇为救了我,当我求他的时候,他拒绝了我,没有忘记你,那个时候我从心里知道他是个不能忘情的人,当你背叛了他,我对柱子是同情也是义愤,才下定了决心这么做的。

兰花苦苦笑道:“嫂子,以上的事怨我无志糊涂,柱子哥你一定要爱他疼他,行吗?”

韩月:“今天你能说出这些话来,我有些不明白.”

兰花:“怎么不明白?”

韩月:“过去,你恨他,要剥他的皮,抽他的筋。”

兰花一声长叹道:“过去怪我有眼无珠,柱子这事我就不说了,也还不知道有没有下辈子。”

韩月哈哈笑道:“下辈子,我还和你争。”

韩月兰花二人笑了,韩月笑的是那么爽朗,而兰花笑的是那么苦酸。

陆小云这才憋住了一肚子的气嚷道:“你们疙瘩解开了,我怎么办?”

韩月:“你怎么了?”

陆小云面红耳赤地:“一个弟媳找到大伯哥,硬缠着要他陪我上床。”

兰花大惊地:“陪你吗?他…”

陆小云嚷道:“什么坐怀不乱,他张铁梁我恨不能杀了他。”

兰花这才吁了一声道:“小云妹妹,嫂子我代他向你赔罪了。”

陆小云:“赔罪,赔罪,你怕你的男人陪了别的女人,你为什么要背叛你的男人我哥张铁梁?”

兰花无奈地:“妹妹,请你理解,都怪我屈服于强暴之下。”

韩月:“别说了,我姐妹三人同去广州,我看他张铁梁有多大的能耐。”

陆小云:“你们都说开了,互不相欺,我呢,我的军子呢?兰花,你也该还给我了吧?”

兰花目中噙着泪道:“张铁军说过这么一句话,老嫂比母,欺嫂就是欺母。”

陆小云:“真的?我那男人可不是一根冰棒,谁爱舔上一口就舔一口,谁爱咂上一口谁咂一口。”

兰花:“小云,不许你侮辱我和铁军的人格,他和我都做到了,根本没有出格的一点一滴的事情。”

陆小云不但没有介意,反而大喜道:“谢天谢地,谢谢我的兰花嫂子。”

兰花:“为何要谢我?”

陆小云:“因为,因为…”

韩月:“因为什么?”

陆小云:“因为我们三个人都是不该挨揍的女人。”

陆小云笑了,笑的是那么开心,她又说:“兰花嫂,跟你借个东西。”

兰花:“借什么东西?”

陆小云:“借你的手机用一用。”

兰花:“给谁打电话?”

陆小云:“给军子打,商量复婚的事。”

兰花:“复婚?”

陆小云:“是,复婚。”

韩月:“都快三十岁了,还是小孩,当嫂嫂的一定为你们庆贺。”

陆小云:“还不知道那个混蛋有没有回心转意?”

韩月:“工作我去做,两位妹妹,我们都是张家的媳妇,对我们这个大家庭来说,女人们是团结的关键,常言道,家有贤妻少惹横事,和叔这个家破了,和婶是个祸根,他们还有一个儿子正在读大学,我们应该帮他重新撑起这个家,我韩月向你们保证,不能因为和婶杀了我两个女儿,把仇记在我们那小弟的身上,再说和婶也死了,冤家易结不易解,我也想通了。”

兰花感激之极,含泪道:“嫂子,你真是我们的好嫂子,我们不仅是堂妯娌,更是好姐妹。”

韩月右手握住兰花的一只手,伸出左手握住陆小云的一只手,她们六只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她们含着泪花都激动的笑了,笑的是那么开心,那么由衷。

 

2. 一个酒馆内   日    外

陈三、闫四来到一个小酒馆的门前。

陈三:“走,吃饭去。”

二人走进小酒馆。

 

3:小酒馆   日    內

陈三和闫四在一家酒馆的小楼上饮着酒,从他们二人颓废的表情上可见他们喝的是愁酒,每饮一杯酒下肚都是味如嚼腊。

闫四:“老三,你我虽然是钱二于得海拜把子兄弟…”

陈三忿然道:“什么仁兄弟,狗臭屁,他们两个哪是人?心狠手辣,他们活埋张铁柱和三名联防队员时我就感觉到,他们正是不要命的亡命徒。”

陈三:“想起来真叫我后怕,心有余悸,当我被迫往墓里填第一铣土,就好像埋的不是张铁柱而是我自己,所以我看到了于得河、张万和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我也就住了手,我只往墓里填了三铣的土。”

闫四:“我只铲了一锨。”

陈三:“我铲三铣你铲一锨,到时候少不了判我们的刑。”

闫四:“他们太狠了,我的四个小弟兄也被他们埋到了墓底,我真想不通,为了钱竟然连杀数命,我拐走了文物,我是对他们的报复。”

陈三又喝了一杯酒道:“你的命也活不长了。”

闫四:“于得海、钱二是不会放过我的。”

陈三:“只有让公安局把他们抓了,你才能保下命来。”

闫四:“我也想去投案自首,就是怕再去蹲那大狱。”

陈三:“你我都不是主犯,人是他们埋得,性质和情节比他们轻,法院不会判我们死刑的,如果协助政府抓了钱二和于得海,这是立功表现,还会减刑的。”

闫四:“可是我舍不得这些文物,少说也能卖五百万,五百万够吃几辈子的了。”

陈三:“老四,别糊涂,眼下你的处境比我还危险,警方要抓你,于得海和钱二要杀你,他们能让你安生吗?”

闫四痛苦的思忖着,反反复复的考虑着,最后下定决心:“我投案自首,不过不能去公安局。”

陈三:“为什么?”

闫四:“戚国放在公安局有关系,万一投错了门,消息传到戚国放的耳朵里,他们时时刻刻在电话联系着,再通知于得海和钱二,必然会远逃他乡,浪迹天涯,案子没有结,我只能在监狱里无限期的熬着,何年何月能有出狱之日?”

陈三:“说得对,说得对,于得海和钱二万一再逃了,脚底无线,这么大的中国,抓他们还不是海底捞针。”

闫四:“我去找张铁柱和孟所长,我相信他们两个。”

陈三:“既然要做就做的干净利索,去找张铁柱孟所长也不能明目张胆的去,我想…”

闫四:“做贼不妙不如睡觉,你别想了,今天晚上去茅草山庄,去张铁柱张警官家里投案自首。”

 

4:小酒馆    黄昏    外

陈三、闫四走出来上了自行车,向街外而去。

 

5:路    黄昏     外

陈三、闫四并车行进着。

闫四:“表哥,我心里总是七上八下的。”

陈三:“见到张警官,实话实说,别怕。”

 

6. 小桥   黄昏    外

夕阳西下,晚霞灿烂,陈三、闫四正骑着自行车往前走,来到一座小桥,突然吴二骑着摩托车飞的一般驶来,吴二行驶到了陈三闫四的近前,转头看去,他急忙刹住车,惊喜道:“原来是陈三闫四二位兄弟,发财了!”

闫四:“发财?哪路发财?心比天高命比纸薄,有发财的心没有发财的命。”

吴二向阿三看了看,又向路上前前后后看了几眼,静悄悄,了无行人,这才又诈又吓地:“闫四,不是当哥的说你,你现在是通缉的罪犯。”

闫四:“扯淡,谁在通缉我,我已被派出所传唤了三次,无事了。”

吴二嘿嘿一声冷笑道:“无事,上次的事完了,这次呢?”

闫四:“什么上次下次的?你别瞎说,我是一身的清白,挖了几个破墓,搞几下破钱也都交给了派出所。”

吴二狡黠地:“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四十八件文物你都独吞了?”

闫四惊慌失措地:“你,你怎么知道的?”

吴二劝说道:“兄弟,大哥我劝你一句,多年的兄弟千万不能伤了和气!”

闫四:“是他们太狠了,我的四个小兄弟都被活埋在墓坑里,他们不是人,就是两条毒蛇,这样的朋友我不处他!”

吴二:“他们也是走投无路啊。”

:闫四:“现在他们哪里去了?”

吴二:“不知道。”

闫四:“不知道?你骗谁,你没见过他们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吴二:“我还是三天前在郑州火车站看到的他们。”

闫四:“郑州火车站?”

吴二:“他们走了,临走的时候对我说,阿三是小弟,要你做事留点后路。”

闫四:“他们走了? ”

吴二:“他们不走,落到公安局手里还有活路吗?我告诉你闫四,广州的文物贩子最近要来,别忘了,钱到手了分给他们一些。”

阿四气愤至极地:“不得好死的狗东西,太狠了,可怜我那四个小兄弟。”

闫四说到这里流下眼泪来。

吴二笑了笑道:“还动起真格的了?”

阿四:“好广州的宝贩子来了,通知我,卖了钱,惨死的那四位小兄弟每人一百万,剩余的就是我们三人的,平均分,绝不会留一个子儿给他们的!”

吴二:“好,听我的消息,在哪里见面?”

陈三:“你找到我就行了。”

他们分了手,分道扬镳。

7:路    黄昏   外

闫四回过头看了看一股尘烟和远去的吴二,越去越远,最后什么也看不见了。

 

8:小桥   黄昏   外

对陈三说:“于得海钱二走了。”

陈三:“也许是吴二他们下的圈套,千万别钻进他们的圈套里。”

 

9:云空

一群飞鸟从头上飞过,一团团乌云从远方涌来。

 

18:小桥    黄昏    外

陈三道:“我们也走吧。”

二人上了自行车继续前行。

 

10;路    日   外

闫四叹了口气道:“三哥,让我再想想吧。”

陈三:“还想什么?利害相连,别再糊涂了,只有一条路,就是自首。”

闫四:“我今天头疼的都快炸了。”

陈三:“老四,你是不是听吴二说于得海、钱二走了,就是他们走了,你的事又怎么办?那四个死人…….”

 

11: 吴二的家   夜。内

吴二后院两间破旧的草房里,点着一只蜡烛,烛火淡淡,窗子用布帘子严严实实的遮盖着,于得海钱二如同囚犯一般一声不响地耷头索脑,半躺半坐在一张破床上,门外稍有点风吹草动,二人便轻手轻脚的洞察着所能发生的动变,手里握住利刀,前去开门。

 

12;门外    夜    外

于得海提心吊胆地向外看去,原来是吴二。

于得海:“谁?”

吴二:“是我。”

于得海:“吴哥你回来啦?”

吴二:“回来了。”

 

13:屋内    夜    内

    二人又进了屋。

钱二:“二哥,见到我那表哥没有?”

吴二:“见到了,信也交给他了。”

钱二:“有何反映?”

吴二:“于无声处,看不出他有何态度,只是说广州来人要及时的通知他。”

于得海:“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戚国放能对一百万不动心吗?一定是垂涎三尺,蠢蠢欲动。”

吴二:“我还看到了陈三和闫四二人。”

于得海霍地从床上跳了下来,两只贼眼透着凶光,他问:“在哪里?”

吴二:“路上。”

于得海:“你跟他们说了些什么?”

吴二:“我说见到了你和钱二。”

于得海大惊失色道:“二哥,你想借陈三和闫四之手害我和钱二?”

吴二哈哈大笑道:“于得海,于得海,都说你是条汉子,其实?胆小如鼠的怕死鬼。”

钱二:“那小子靠不住,若是知道我二人的藏身之处,投案自首,会主动立功赎罪的。”

于得海:“他一定能做的出来,他是属三国的魏延,头后有反骨。”

吴二神秘地:“你二人真是鸡毛经不了大风吹,陈三闫四二人是两名鲁夫,岂能是我的对手,三言两语我就稳住了他们。”

于得海:“怎么稳住的?”

吴二:“我说你们已经走了,我是在郑州见的你们,又告诉他们广州的宝贩子要来了。”

于得海拍手道:“说得好,说得好。”

吴二:“他二人要我广州来了人立即通知他。”

于得海:“二哥,我有一计能把宝物夺回来。”

钱二:“何计策?”

于得海:“明日你去通知陈三,就说广州的宝贩子来了,今夜十二点来你家交易,我和钱二于中途将他们二人杀了,夺回宝物。”

吴二:“尸体往哪里送?”

于得海:“带两条麻袋,装上石头连同尸体扔到大河里去。”

吴二:“好,我去。”

吴二只是嘴里答应,却站在那里动也不动。

钱二:“二哥,去哇。”

吴二:“二位兄弟,说实话,我心里直打鼓。”

于得海:“你害怕?”

吴二:“不是害怕,是十分的害怕。”

于得海哈哈大笑道:“你怕,你怕,钱二把你在新疆杀人的事情给抖了出来。”

吴二后退了几步,胆裂心惊的:“新疆杀人?”

于得海:“是啊,那可是犯了杀人的罪啊!”

吴二:“他钱二也逃脱不了干系。”

于得海:“一个人能掉几回脑袋?钱二杀了几个人不都是一死吗?共产党没有诛九族的法律,告诉你身上虱子多了反而不痒痒了。”

钱二:“二哥,不怨钱二无情,实属无奈啊!”

于得海:“做了这件事,四五百万就到手了,跟我们一起走吧?”

吴二沮丧地:“你们也太狠了!”

于得海:“狠?狠的好哇,你杀人的时候不是也狠吗?”

吴二仰面一声长叹道:“是啊,不狠,刀子能插到活人胸脯里吗?”

于得海:“后路,要想后路啊,只怪当初不该去爱财,不该去害命。”

 

14:屋外    夜    外

吴二走出小屋。

 

15:吴二的家    夜    外

吴二唉声叹气地离开后院,自言自语道:“我这是请鬼容易退鬼难。”

 

16. 兰花的家   日。内

兰花抱着儿子正在哺乳,陆小云忙里忙外的为兰花做着家务,韩月坐在兰花的身旁,正在和张铁梁通着电话:“喂,是铁梁兄弟吗?我,你韩月嫂子,梁子,你连我的话都不相信吗?兰花是无辜的,是受害者,你作为她的丈夫没有保护自己的妻子,受到了伤害,你没有责任吗?比如说,日本鬼子侵略中国,强暴了多少中国妇女,按照你张铁梁的逻辑,这些受害的妇女都有罪了?混蛋的逻辑,回来吧,就是离婚,也应当去民政所或者是法院面对一次兰花…..什么?你说什么?…除非兰花当着你的面亲手杀了于得海,张铁梁,你混蛋,你太混蛋了,连你亲生的儿子也不认,不是个东西!”

韩月放下电话气的说不出话来。

兰花:“嫂,你放心,他张铁梁要和我离婚,我同意,我要带着儿子在茅草山庄响当当的做人。”

陆小云:“兰花嫂又说气话了,梁子哥回来,我们堂妯娌三人好好和他理论,说好了便罢,说不好,连同张铁军,我们来个杨门女将造他们的反,把他们扫地赶出门去,韩月嫂子不是也做了B超了,是个男孩,我们带着我们的儿子,死也不出张家的门,等儿子长大了,就要他们永远不认这个爹!”

兰花:“好,妹妹说的对,我现在终于想通了,做寡妇就不能生活了?励精图治,将大有为,靠勤劳靠双手靠智慧过上好日子,把儿子培养起来,一定有希望。”

韩月:“你们说的不错,我当嫂子的有责任要梁子、军子回心转意,我们能有一个圆圆满满的家庭不是更好吗?”

兰花:“好,当然好了。”

陆小云:“张家的男人不可宠,不可贯,你给他鼻子,他就要眼,给他眼,他还要起脸来,什么东西!”

韩月笑了,语重心长地:“妹妹,女人生了个男人的性格。”

陆小云:“我们三个人都是五十步笑百步。”

兰花煞有介事的说:“我们三个人才都是同样的德行,愿死不服输,什么时候都争这口气。”

韩月:“有志气的女人也不一定不是个好事。”

正在这是电话响了,陆小云拿起电话:“喂,你是谁?张铁梁,要我韩月嫂说话…不行,我、韩月嫂、兰花都在你家,喂孩子,我们三人成立一个张家妇女协会,我是会长,韩月嫂、兰花嫂是会员,什么话都得向我请示报告,你有什么请求先向我申请,我不签字不能办,我说梁子哥,当弟媳的不是说你不好,你太小气,太自私,太不能理解别人了,我敢保证,你再不悬崖勒马,我可以肯定你们的儿子和你一样的鼻子,脸,连笑都一样的德行,性格也必然一个样,今天你回来他还认你,如若不然,等张铁梁的儿子长大了,你也老了,你再想回来,那就难了,…能有多难?对你说,梁子哥,难于上青天。”韩月走了过来接过电话道:“我说几句。”

 

17. 张铁梁的住室   日。内

张铁梁接过电话,愁眉苦脸地坐在那思忖,自言自语着:“陆小云的性情我知道,泼泼辣辣的响炮筒子,她的话我可信可不信,韩月嫂可是一个老成持重的人,她的话我信,我一百个信,一千一万个信,她从来不去骂任何人,今天她骂了我,还是破天荒,八年来我头一回听到,‘你太混蛋了,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不认,不是个东西。”

张铁梁想着回味着,不禁流下眼泪来,他双手捂着脸,泪水从他的指缝里流了出来,正在这时张铁柱和刘指导员走进室来,刘指导员见他二人有话要说又走了出去。

张铁柱看着正在流泪的张铁梁,冷漠地:“梁子,我昨晚劝你说你,你到了半夜总该给我一句话吧,兰花是不坏的女人,铁军是我让他去守着兰花的,于得海是个什么样的人,是你引狼入室,能怪罪她吗?她上吊过,绳子断了,没有死成,你出院了,她专意买酒买菜,就因为那是错吗,和婶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她唯恐天下不乱,又制造了铁军和小云离婚,激起了陆小云的强烈复仇感来广州找你,你细心想一想,我张铁柱和你韩月嫂所说的话,尤其对自己的堂弟不是坏心。”

张铁梁抬起头,泪眼望着站在面前的张铁柱,由衷地:“哥,你和嫂都是好人,我信,我信得过你们,我跟着你回去,兰花生了,是个男孩。”

张铁柱:“好啊,说明了张家的香火旺,子丁盛,你更该回去。”

张铁梁:“柱子哥,我是个咬铁嚼钢的男人,如果兰花生的是野种贼种,我立即和她离婚。”

张铁柱:“要是你的骨血呢?”

张铁梁:“我一切都忍了也认了。”

张铁柱:“说对了,兰花被你遗弃了七八个月,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我真是同情她又可怜她。”

张铁梁:“哥,什么时候走,说实话,当我在茅草山燃茅自焚,那时的心里有多难受,男人流血不流泪,我的眼泪流了出来,心里…”

张铁柱:“是的,男人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我理解你。”

张铁梁:“我从茅草山走到火车站,扒着货车,那时我真感觉到我在人间是多余的,我能去橘子园偷橘子充饥,我太恨了,恨兰花,当兰花找到广州,一夜夫妻白日恩,我们是八年的情肠,我没有认她,她跪在我的面前求我,我对她说,只有她当着我的面杀了于得海,我才会认她。”

张铁柱:“办不到,于得海会武术,又是个穷凶极恶的家伙,能轻易被一个纤弱女子杀了吗?”

张铁梁:“我也知道她办不到,其实我人在广州,心一直挂着茅草山庄,归心似箭,就是无颜面对茅草山庄的父老。”

张铁柱:“什么话也别说了,你向你的老总请一个月的假,下午三点的车,我们回去。”

张铁梁:“好。”

张铁柱:“梁子,当哥的身为老张家这辈人的老大,我有责任去关爱、帮助或者说是教育你们,记住我一句话,做个遵纪守法的人,做个有益于社会、人民的人,不管是做件大事还是做件小事,千万不要伤害他人。”

张铁梁:“哥,我记住你这句话。”

张铁柱:“好,对兰花也不能恶意的伤害她。”

 

18. 广州火车站   日。外

张铁柱、刘指导员、张铁梁和文物贩子还有一名助手走进了火车站。

张铁柱见文物贩子大有懊丧的表情,便低声道:“先生不要怕,我们一定会保证你的安全,也是你争取宽大处理的一次重大立功的机会。”

文物贩子担忧地问:“于得海是个心狠手辣、手段极其残暴的家伙,况且还有几条人命在身,正是一个亡命之徒。”

刘指导员:“相信我们吧,你的安全我们一定负责。”

张铁柱:“我们是经过你地公安部门的同意下,才采取这次的行动,请你不要想的太多太复杂,一定要配合我们的行动。”

文物贩子:“我们一定积极配合,争取宽大处理。”

 

19. 列车   夜。外

北去的列车,轰轰隆隆、风驰电掣的向前开去,车上的灯连成一片像一条长长的火龙,冲破夜雾,车轮滚滚,永远直前。

 

20. 列车上   夜。内

刘指导员、张铁柱和两名文物贩子正在座位上迷迷糊糊地入睡了,只有张铁梁一个人心潮澎湃,难安难眠,他吁了一口气,扪心自问:

画外音  张铁梁的心声:柱子哥逼着我劝着我跟他回去,到了茅草山庄,我又如何面对茅草山庄的父老,我真没有这个勇气去面对他们,绿头乌龟,我受不了,我在电话里答应韩月嫂,兰花生的不是我的孩子,我就离婚。

列车向前开去,车厢随着运行的列车在轻轻的摇晃着,张铁梁想着没完没了的心事,他的心非常的悲哀,表现在他那张满脸郁愁的表情,他连声叹气,不时揉着双眼,感叹地:“柱子哥,韩月嫂,你们才是真正的夫妻,才是好人。”

张铁梁二目流出几滴伤情的泪珠。

 

21. 火车站  夜。外

车站的出口处涌出下车的人流,一片噪声,一片喧哗,接客的个体司机杂在人流中,吆喊着:“有去古城的吗?…有去城关的吗?…有去长途汽车站的吗?…”

拉客住宿的男女也涌了上来:“同志,师傅,住旅社,住旅社…”

张铁柱一行人走在人群中,他们左支右绌偶的应付着接客的司机等人,快步向车站门前的广场走去,最后到了广场的南端,一大片池塘的边缘收住了脚步。

张铁柱向刘指导员道:“指导员,我们请示一下所长,请求他的指示。”

刘指导员:“好。”

张铁柱取出手机拨起了孟所长的电话:“喂,是孟所长吗?我是张铁柱,我们已经回来了,是回所还是…好,好。”

张铁柱打完了电话向刘指导员道:“所长指示,我们暂不能回所,去住招待所,并传达了局领导的指示,立即与于得海他们取得联系。”

刘指导员:“好,执行吧,那张铁梁呢?”

张铁梁一直都在沉郁之中,他无精打采地:“我在这儿,你…”

刘指导员:“你也与我们一起去招待所,防止走漏了消息。”

张铁梁没有言语,只是顺从地点点头,于是他们离开了广场,夜很深了,街灯依然很明亮。

 

22. 招待所客房   夜。内

张铁柱一行住进了招待所,洗漱完毕,便坐在一起交谈着,唯有张铁梁偃身躺在最里边靠上默不作声,过了一会便往后墙的一张床上躺下,拉起被子蒙头睡了,这些人没有理会他便议起事来。

张铁柱:“明天就是五号,是和于得海见面的日子。”

刘指导员:“要朱老板用他的手机和于得海联系,告诉他们他已经来到了县城,不要告诉他住在什么地方,要他明天上午八点钟到火车站广场南端的池塘见面。”

文物贩子:“是是。”

张铁柱:“现在就请朱老板和于得海通电话。”

文物贩子取出手机拨起电话,电话通了,传来于得海的问话:“喂,你是谁?”

文物贩子:“我,我是朱老板,我已经来到了贵地。”

于得海:“朱老板,你住在什么地方?”

张铁柱向文物贩子示意,文物贩子:“住在什么地方你不要打听,就请明天上午八点钟在火车站广场南端的池塘边柳树下见面,现金吗,当然带来了,还是老规矩,先看货,然后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文物贩子打完电话,张铁柱和刘指导员在旁边也听的清清楚楚。

刘指导员:“铁柱同志,立即向孟所长汇报。”

张铁柱:“好。”张铁柱便拨起了电话。

 

23. 车站广场   日。外

清晨的车站广场,阳光温柔,东风摇曳着池塘边的几棵垂柳,文物贩子向这里走来,不远的地方停着一辆小车,一个年轻的司机和一个修理工模样的中年男人正在修车。

 

24;车站广场  小车   日   内

那车上还坐着两个戴着黑色墨镜的男人在睨目沉睡。

 

25;车站广场    日    外

文物贩子漫不经心的走过,向池塘边的柳树走去,他来到树下,树下有几尊石鼓凳子,他取出随身带来的黑色皮包,从中取出几张报纸,铺在石鼓凳子上面,便坐了下来,他吸起香烟。

这时,陈三拿着几张报纸从候车室的方向走了过来,他边走边窥视着四周,尤其是这辆小车更为注意,最后他的目光还是停在文物贩子的身上。他向文物贩子慢慢的靠拢,双方目光结合了,文物贩子看到陈三手中的扬子晚报,他咳嗽了几声。

 

26;车站广场  车内     日   内

原来张铁柱和一名民警坐在车内 ,他们在注视 文物贩子和陈三的一举一动。

 

27;车站广场     日   外

还是陈三先开的口,道:“请问先生可是从广州来的?”

文物贩子点点头道:“您是于先生派来的吴先生?”

陈三:“我不姓吴,我姓陈。”

文物贩子迟疑地:“你姓陈?”

陈三:“于先生不便来见你,吴先生又生了病,也是于先生于得海的意思,要我来接你,朱老板,走吧。”

文物贩子:“去哪里?”

陈三:“谈谈我们的生意。”

文物贩子:“和你谈?”

陈三:“实话告诉你吧,货不在于得海的手里。”

文物贩子:“货在谁的手里?”

陈三:“货在我的一个朋友手里。”

文物贩子:“为什么不要他本人来见我?”

陈三:“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可以去你住的旅社吗?”

文物贩子摇摇头道:“你们太没有诚意了。”

陈三:“不是没有诚意,于得海这个人太靠不住了,我受吴二的委托前来见你,那四十八件文物不在于得海的手里。”

文物贩子:“在吴二的手里?”

陈三:“也不在吴二的手里。”

文物贩子:“看来是场骗局。”

陈三:“朱老板,请您不要误会。”

文物贩子:“我明白了,看来你们都是些你哄我骗的小人,看来我是白跑一趟了,好吧,请问先生尊姓大名,也许以后还能做个朋友。”

陈三诚挚地:“我姓陈名三,说句心里话,我早就把名利看做是秋风过耳,我父母一生中生了我兄弟三人,两个哥哥没几岁就夭折了,我不能再去为了钱财去作恶犯罪了,自从见了于得海,我是真的害怕了。”

文物贩子:“你怕于得海?”

陈三:“于得海心太狠毒了,为了独吞文物,他害了和他一起盗墓的同伙,吴二也想抛开于得海,多分一些红利,可是我的那个朋友…我就不说了。”

文物贩子:“为什么不说了?”

陈三想了想道:“朱老板,您最好不要和于得海、钱二见面,他们手里除了有几把杀人的钢刀,其他的什么都没有,你如果相信我,明天晚上去茅草山和我那个朋友见面,做好这次交易。”

文物贩子:“去茅草山?”

陈三拿出一张纸道:“这是我和我朋友的电话。”

文物贩子接过这张纸道:“好吧,明天见。”

陈三匆匆而去。

 

28. 旅社的客房里   日。内

孟所长、刘指导员、张铁柱在交谈着。

孟所长:“为什么于得海不使吴二去和文物贩子见面,只是让陈三去见文物贩子?”

张铁柱:“于得海不会轻易的露面这是必然的,只是让陈三去见文物贩子,其中另有文章。”

刘指导员:“那个吴二也是个在案的危险分子。”

张铁柱:“我分析于得海和钱二可能藏在吴二的家中,或者被吴二藏在他的亲朋好友那里。”

孟所长:“铁柱,你分析的是有道理的,还有陈三向文物贩子所言讲的那四十八件文物不在于得海手里,在他的一个朋友手里,他的这个朋友能是谁呢?”

张铁柱肯定的说:“陈三和闫四的感情特别要好,他们又是亲表兄弟。”

孟所长胸有成竹地:“看来于得海、吴二和陈三闫四之间的矛盾很深,好,看来我们暗中护送文物贩子去茅草山和陈三闫四交易,实行抓捕通过审讯,也许能挖出于得海和钱二,还有马上要文物贩子和于得海联系,并把将要和陈三闫四在茅草山交易的消息透漏给他。”

张铁柱:“我明白所长的意图,是引蛇出洞。”

正在这时文物贩子从隔壁匆匆走了进来,神秘地:“所长同志、指导员还有张同志,于得海来电话了。”

孟所长大喜道:“快与他通话,就说马上要与他见面。”

文物贩子:“是。”

文物贩子接起了电话:“喂,你是于先生于得海,你现在在哪里?我要和你直接见面…怎么?你不方便,吴二要和我见面?在什么地方?城南大桥,手里拿着扬子晚报,明天上午九点。”

文物贩子关上了电话。

孟所长笑容可掬地:“谢谢你,朱老板,对我们工作的支持和配合,放心吧,我们会保证你的人身安全,明天上午九点,你就放心地和于得海见面。”

文物贩子:“争取政府的宽大,我应当这么做。”

张铁柱:“朱老板休息去吧。”

文物贩子:“好。”

文物贩子走出了这间客房。

孟所长:“我向县局请示,并且请求警力支援。”

 

                                第四十二集完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telescript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