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电视剧本创作室 | 招聘求职 |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搞笑年会小品,公司年会小品剧本
有关手机瘾小品,手机瘾爆笑小品
医院护士搞笑小品剧本,医院温暖
关于铁路的情景剧,铁路工人情景
消防题材搞笑小品,关于消防员的
社区管理题材搞笑小品剧本《共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消防题材搞笑小品,关于消防 10-21
记者敬业小品,记者敬业奉献 10-19
建筑行业安全生产情景剧剧 10-16
医院手术部位感染细菌情景 10-14
万圣节情景小故事,万圣节搞 10-12
重阳节敬老的搞笑小品,九九 10-9
校园励志感人小品,校园青春 10-7
互联网+超级搞笑古装小品剧 9-29
弘扬社会正能量音乐剧剧本 9-26
关于即将毕业的小品,校园毕 9-23
国庆中秋晚会搞笑幽默喜剧 9-21
30分钟半小时内扶贫音乐剧 9-18
面试小品,应聘面试搞笑小品 9-14
改革强军为主题的小品,部队 9-11
公安基层派出所警员小品(警 9-8
关于信用卡音乐剧本《信用 9-5
赞扬国家好的国庆小品,国庆 9-2
企业三句半,企业三句半台词 8-31
中秋超搞笑小品,适合中秋节 8-30
教师节班主任廉洁小品剧本 8-28
银行营销理财幽默喜剧小品 8-24
银行信用卡音乐剧剧本《信 8-21
创建和谐家园小品剧本(大声 8-18
公司年会音乐剧,年会音乐剧 8-16
老兵退伍晚会小品剧本,新兵 8-14
公司管理员小品剧本(生日祝 8-11
公司年会音乐剧剧本,年会音 8-9
银行情景模拟音乐剧剧本(财 8-7
小康生活音乐快板词(越来越 8-4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电视剧本 > 其他电视剧本 > 红尘梦(下)第四十集
 
授权级别:授权发表   作品类别:电视剧本-其他电视剧本   会员:戴修桥编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7/10/5 8:42:17     最新修改:2017/10/12 9:48:59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红尘梦(下)第四十集
作者:戴修桥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视剧本、电视栏目短剧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第四十集

 

1:光荣院    日    外

   杨兰在老石面前诉说了这些往事。   

杨兰:“在老局长的帮助下,我调进了大运河县仍任妇联主席,五四年朝鲜胜利了,志愿军凯旋回国,我还是没有找到姓石的你,小石读了小学,上了初中,高中毕业后就参军了,他进步很快,二十年就提了团长,大裁军中他的团被裁减了,回到地方进了县政府工作,当了几年的副县长,现在也退了,我六十岁后也办了离休手续,从此就做上拥军的工作。”

王老石:“我王老石太对不起你们母子了,我的心里没有一天不在想你,所以发誓世上除了杨兰决不再娶第二人。”

杨兰也哭了,他一头扑到老石的怀里哭道:“老石,我的老石,我们终于是白头到老的夫妻。”

王老石:“这是做梦吗?”

杨兰:“不是做梦,敬儿快打电话给你爸,小石的爹老石我终于找到了,我们过一个全家大团圆的年。”

杨敬:“好,我现在就向我爸,我妈通话。”

三个小时之后。

一辆小车开进光荣院,杨石夫妻下了车。

夫妻急急进了王老石的住室。

杨小石:“妈。”

杨兰:“石儿,他就是我母子苦苦录、寻找五六十年的老石,你的爹哇。”

杨小石扑抱住王老石含泪地:“爹,我的爹哇。”

父子抱头痛哭了一回。

杨妻:“爹,回家吧。”

王老石拂摸着杨小石的脸哭道:“儿哇,头发也白了,爹没有尽到做爹的责任,惭愧,惭愧哇。”

杨小石:“爹,回家吧。”

王老石摇摇头道:“这里就是我的家,好人好官盛春天比我的儿子还要亲哪,没有他,我王老石早就变鬼了,这里还有我的老同志、老伙计、我不能走。”

“大爷,我来接您。”

旁白:

  王老石与杨兰分别了数十年,终于破镜重圆,在场的人无高兴,光荣院内充满着喜悦的气氛。盛春天的到来,更给这里的人们带来兴奋。

  盛春天:“大爷,我来接您。"

王老石抬头看去,原来盛春天他也来到了面前。

杨小石回转身去握住盛春天的手,由衷地:“谢谢您盛局长。”

盛春天:“杨副县长,王大爷是位伤残军人,老复员军人,是国家的有功之臣,我作为一名民政工作人员,照顾他,安抚优待他,为他服务是我义不容辞的职责。

王老石:“春天,我再交给你一个任务,杨敬是我王老石的孙子,你要把你的人格、党性、官品传授给他,要他做你这样的好人、好官,我拜托了。”

盛春天:“杨静也许比我做得还要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冰出于水而塞于水,长江的水后浪推前浪,世上的新人撵旧人。”

杨敬:“爷爷,您放心,因为我是您的孙子,我要继承和光大老一辈人的事业,向老前辈老倪局长还有我们现在的盛局长那样全心全意地为优抚对象服务。”

王老石:“这才是我的孙子。”

杨兰:“盛局长,自然老石不愿意离开光荣院,我也在光荣院不走了。”

王老石:“是啊,我怎能离开这个带着光荣二字的养老院呢。”

杨小石:“爹,妈?”

杨兰:“别为难你爹啦,他就是这个脾气,你们要常来看俺。”

 

2;迎宾馆的大厅    日     内

大客厅里,数十张餐桌上酒肉丰盛,数百名孤儿济济一厅,许多党员妈妈还有杨兰,应民心和孤儿们,欢度春节,整个客厅里杨溢着笑声,孩子们欢天喜地,应民心满面春风。

应民心举杯祝酒,他高声道:“孩子们,同学们,希望你们记住这个日子,今天是大年初一,我应民心做一回你们的家长,首先祝愿我们的祖国繁荣昌盛,祝愿我县创三先迈进全省先进行列,首先脱掉了贫困县的帽子,成为小康县,国家富裕了,你们也不孤贫了,党就是你们父母,祖国就是你们的家,我,你们的杨奶奶,党员妈妈就是你们的亲人。”

一片掌声,欢笑声:“感谢共产党,感谢李书记,感谢杨奶奶,感谢党员妈妈……”

孩子激动的踊跃着,欢欣着,鼓舞着,高呼着“感谢李书记……”

应民心慷慨激昂地:“同学们,你们是祖国的希望,我们革命事业的希望,更是大运河的希望,你们读好书,学好文化,有了本事,千万别忘了大运河畔有这片生养你们的热土,当年淮海战役的中心战场,闻名全世界的水杉树百里大道,天下银杏第一国,全国木材加工业的样板地,大蒜节的起源地,我们这个可爱的县,将来在挑起大梁的必定是你们,承先传后,继往开来,党在期望着你们,人民在期望着你们,期望着你们快快长大,成人成才。”

又是一片欢呼声:“感谢共产党,感谢李书记……”

金光明又手捧着一张三好学生的奖状,泪洒满面地一步一步走向李书记的面前,含着泪凝结着无限的感情,高声道:“李书记,我金光明没有您慈父般的关怀,我就没有今天的读书生活,您的恩情天高地厚,我永远,永远不能忘记,我没有能力去报答您的恩情,只有这张三好学生的奖状,还有,您能不能允许我喊您一声“爸爸?”

应民心哭泣了,他感慨万千,双手接过小光明手中的奖状,泪珠一滴一滴又一滴滴在奖状上,他激动的探过手抱住小金明,心满意足地:“孩子我答应你。”

“爸爸……”金光明扑到应民心的怀里。

整个客厅内孩子们纷纷扑向各自帮扶他{她}的女党员身上,一个小女孩一头钻到杨兰的怀时甜蜜蜜地:“奶奶,我的亲奶奶”

  孩子纷纷扑向各个女党员的怀里:“妈,妈妈……”

  应民心抱着金光明,激动的泪道:“我应民心,知够了,也知足了,我没有浊富,只有清贫,我没有存款,只有积德,我比监狱中的熊英,牛军,郭四放,张继臣,戚家叔侄三人都生活的值的,有价值,我虽然工作的很累,很累,此时此刻道觉得多么轻松和快乐。”

  这时一名女学生在鼓掌声中作代表发言,她很激动,却也很有魄有力:“李书记,杨奶奶还有没来和我们一起过年的好人好官盛伯伯,我们几百名孤儿感谢你们,对我们的无比关爱,我记得去年一次雷雨中,我爸触电死在大街上,是您李书记第一个赶到现场,也是您第一个将带着党的温暖,政府的温暖,更是您一个县委书记的温暖将五百元钱送到我的手里,这五百元钱为我交了丧父的第一次学费,我没有因为死了父亲而缀学,今年的开学,您又悄悄地送去了五百元钱,您很穷,为什么,因为你的囊中没有公款,没有任何人的贿赂,我从电视中小说中看到了许多青天大老爷的名子,那是空虚的传奇,您李书记路人口作碑啊,您是现实的好官,清官,清天大老爷——”

“您就是李青天—”一片高呼。

 

3;大运河镇   惠园小区   日    外

锣鼓声、鞭炮声、欢呼声交织在一起,连成一片,彩旗飘飘,惠圆小区院子的中心高搭戏台,台上应民心、孟浩然、章继先、关正风,等九名县委县政府领导,还有该小区的承建老总和平,台下是千户下岗职工,社会困难户,荣残军人,烈军属。

应民心首先讲话:“同志们,你们都很困难,种种原因买不起房子,长期租赁他人的房子居住,今天我们在党的正确政策指引下走上改革开放的富裕道路,我们县终于从贫困县中跳了出来,奔上了小康,一朵花两朵花开了,不是春天,只有满园的花都开了,满山遍野的花都开了才是春天,我们筹资建造了一千套扶贫房,马上把钥匙发放在每个分房户的手里,你们住了进新房,过一个欢乐的春节。”

  “感谢共产党,感谢人民政府,感谢李书记…….”

欢呼声惊天动地,鼓掌声排山倒海如雷滚动,久久不息……

   黄义走上讲台做了代表性的发言:“各位领导、各位同志,我黄义代表广大的贫困户、烈军属、伤残军人向党向李书记向县委县政府表示感谢,我们举目可看到拔地冲天而起的惠圆小区的楼群是那么雄伟和辉煌,地上鲜花绿草,院中凉亭,葡萄园,这是开天劈地的第一回,惠圆小区的名子起错了,该叫什么名子最合适,民心居,我们的书记应民心,他在做一个共产党的干部应当做的事,别人不敢做也不愿做,无利可图哇,他却去做,只有两个字,民心,他不为名不为利只为老百姓,别人是在做什么,成为富翁,他呢,两袖清风,可是得到的回报不一样,老百姓在骂,骂谁呢,熊英、牛军、郭四放、戚满堂。老百姓在夸,夸谁,应民心李书记、,盛春天、杨妈妈母子,关正风,章继先副县长,还有为着这个工程贡献过力量的所有领导和同志,我代表着全体贫困享受家庭向你们鞠躬,您们做得是对老百姓有恩有德,有益有善的好事,谢谢您们。”

   一片欢呼震耳欲聋,如春雷在平地升起,如春潮在大海涌起,应民心站在主席台上将一串钥匙交于黄义,黄义一声长叹。

   应民心:“同志,为什么叹气?”

   黄义:“也许当年我们民政局的老倪局长就是有心为我们建造如此的广厦,那时候国家穷,力不从心,盛春天有这么一颗心,没有这么个权力,只有您李书记才这么有魄力,干出了石破天惊大好事,荣虎从此离开了那个水窑子,我也不再去租房子了。就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向您这样为民行善的好官,把这样的事做下去呢?”

  正在这时两辆小车开来在台下停下,从车上下来两个人。

字幕;

  新任的大运河县县委书记和县长。

  应民心的目光投向刚刚前来上任的县委书记和县长的身上。

  应民心:“他们来了,我该走了,相信他们一定能够更创辉煌,不,我还要向老人们告个别,明日早行,我一定早行,是的,我也该回家看看我那老父母亲了,我一定做到忠孝两全哇。”

 

4;宾馆   大餐厅   日    内

   字幕;当天下午。

   应民心将全县五包老人数百人接到迎宾馆,他们在大餐厅里一起欢欢喜喜地过了一个不寻常的春节。

   应民心举杯向座席上数百名五保老人祝酒:“老人们,有党有人民政府,有广大党员干部为您们服务,您们并不孤独,我敢保证您们一定能够安度幸福的晚年。”

  “有李书记我们就不孤独了……能想到老百姓的官才是父母官。

 

5;不同的地方    日    外

人民奔走相告:“李书记调走了…….”

“我们为他送行去,大运河县的人民感谢他…….”

 

6;大运河边    日    外

无数的人民涌来,高声呼喊着:“李书记…….”

盛春天搀扶着王老石,王小石搀扶着杨兰,还有许多优扶人员和许许多多的群众也走上大运河边向日出的地方眺望着……..

杨兰:“大运河的水后浪推前浪,大运河县没有应民心就没有今天的发展。”

盛春天:“革命路上的人,后人超前人,下任的书记一定比他干的更好,更辉煌。”

杨小石:“多么好的一位战友,你虽然离开了我们,到新的工作岗位上去了,大运河县的人民也永远忘记不了你对这里的卓越贡献。”

 

7:大运河大桥    日    外

这是一个充满着光明的早晨,阳光灿烂,一片辉煌。

应民心乘坐一辆小车离开了大运河县。

 

8:小车    日    内

此时此刻的应民心坐在车内,隔窗向外看去。

 

9:应民心的遐想

 画外音:

 周围的草木都在那里向他微笑,频频招手,好像在欢呼,在呐喊:“李书记,什么时候再来看望我们,我们都是您生您养的孩子,这里有您洒过的汗水,有您留下的脚印......"

悠远无穷的大自然,充满着光辉的苍天,一群天使背上插着翅膀,肩上挂着箭,向太阳的方向飞去。

旁白:

“应民心,应民心,您就是飞在前排的那个天使,党和人民需要你,你还要为我们这个国家,我们的人民去努力工作,飞吧,飞吧,你永远别掉队。"

有人在呐喊,在鞭策,在大声鼓励.......

 

10: 茅草山   夜。外

叆叇的乌云吞没了漫天的星月,于得海、钱二、闫四向山上走来。

于得海:“老四,墓挖到底了吗?”

闫四:“不会太深了,让他们挖吧,就等着我们去取宝。”

钱二:“老三,下面有几个人?”

闫四:“四个。”

于得海:“都是些什么人?”

闫四:“我叫来的人能有几个是好人,除了偷鸡摸狗,就是赌,他们都蹲过号了。”

于得海:“赌?好啊,四个人正好赌啊。”

钱二:“大哥,你要做什么?”

于得海:“深圳的遭遇,你不会忘记了吧?我于得海要是能再见到他,一定要拜他为师,多好的老师哇!”

钱二:“我明白大哥的意思。”

于得海:“知兄莫若弟,你明白就好,你明白就好。”

他们钻进刺槐林里,又走了甚时,林中很深很安静他们的到来却惊飞了林子中安歇的鸟,他们继续朝前走。

闫四:“大哥,到了。”

 

11:古墓    夜     內

闫四带领着四个小盗幕贼在挖掘墓內的土石。

闫四:“墓已经到底了,你们好好的干,我去看看三哥来没有来。”

阎四爬出古墓。

 

12:茅草山    夜   外

于得海等人来到古墓的附近,听得声响,他们收住了脚步,只见一堆土石旁钻出一个人来,他问:“是四哥吗?”

闫四:“是我。”

那人:“墓挖到底了,是掖棺。”

于得海:“我们下去。”

闫四打着手电筒,只见一个黑黝黝的洞口出现在他们面前。

于得海:“都下去。”

那人第一个下了洞,接着于得海二话不说也下了洞。

 

13. 墓中   夜。内

于得海等人下到墓底,这里空间很大,足有十平方米,这里点着蜡烛,还有两盏夜光灯,墓下很是明亮,墓道的积土已经被清理的干干净净,四名墓贼正在撬敲掖棺墓门石,那档门石有大型石碑这么宽厚,撬起来很是费劲,于得海、钱二也赶来帮忙。

于得海:“我喊一二三,大家一起用力推。”

闫四:“好。”

于得海:“一——,二——,三——”

众等奋力推去,终于推倒了那块挡墓石,于得海:“拿灯来。”

一个盗墓贼拿过一盏夜光灯,照向墓室,室壁做工十分精细,雕刻着多钟鸟兽图,两具完好的骷髅躺在墓室里。

于得海:“钱二弟,我进去,你守在这里为我照明。”

于得海于是猫着腰进了墓室,他大喜所致道:“发财了,发财了。”

于得海先将骷髅旁的一面铜镜递给钱二,钱二又将铜镜交与阿三。

于得海从骷髅的头部寻起,一支玉枕、一对玉眼幙,一对玉鼻塞,他从口中取出一颗珠子,又在胸部寻到一枚鸡心佩,在腰部的双侧寻出两块玉璧,从双手摘下一对玉手镯,从下部取出一枚玉阴塞,最后又从双腿取出一对玉环,共计铜镜一面、宝珠一颗、玉质文物十三件,于得海直乐的合不拢嘴,他将这些文物装进随身携带的布袋子里,他向钱二看了看。

于得海:“吸只烟,你再来查找第二具骷髅。”

钱二:“好,大哥,你歇会儿,让我来。”

于得海坐在墓室前的大石板上吸着烟,钱二又进了墓室,又寻到了玉钗、玉环、一盏金灯、一只金盆、一对玉酒杯,一只金樽等三十余件文物。

他将这些文物交给于得海道:“哥,一共是四十八件。”

于得海得意地:“虽然不是价值连城,但少说也有四百万。”

墓内的这帮盗墓贼无不拍手叫好道:“我们发财了,发财了……”

只见于得海将这些文物交给阿三道:“老三先把它们带到上面等着,我们再找找,也许还有没看到的宝贝。”

闫四:“是,天就快半夜了,快一些。”

于得海:“我知道。”

闫四携着装有四十八件文物的布袋子攀爬出了墓室,于得海向钱二使了个眼色,钱二点点头道:“我明白了。”

于得海转过身来向那四个盗墓贼道:“你们四人听着,两人一组进入墓室,给我细细地找,也许还能找到值钱的东西。”

两个小盗墓贼未加考虑地:“好,我们进去。”

钱二拿过两盏夜光灯,一声吩咐道:“你两个给他们照明。”

那两个墓贼道:“是。”

于是两名年轻的小伙子接下了夜光灯,于得海钱二拔出刀子一人一个狠狠地向他们的后胸刺去,两声惨叫,两名青年倒地身亡,墓室里的两名青年听到惨叫刚想从墓室里钻出来,也顿时做了于得海钱二的刀下鬼。

于得海将带血的利刃在死者的衣服上擦了擦,低声道:“上去把墓坑填上,也算我们给他们安了葬。”

二人向墓上攀登而去。

 

14 墓上   夜    外

于得海二人登上了墓坑,只见闫四惊慌地问:“大哥,他们呢?”

于得海一声笑道:“老四,你不是说他们都爱赌吗,在这里赌多安逸。”

闫四:“你把他们给做了?”

钱二:“做了,赶快埋上吧。”

于得海:“今日飞黄腾达去,怎能顾蟾蜍?”

闫四哭丧着脸道:“二位哥哥真不仗义,他们可都是我的亲戚和朋友哇。这样吧,我走了。”

钱二:“那文物呢?”

闫四:“丢在那儿了。”

闫四说罢扯腿就跑。

于得海:“闫四,你个混蛋,给我站住!”

 

15:山下     夜     外

闫四怎会顾得了这些呢,拼命地向山下跑去,于得海钱二随后便逃,天黑林密,到处都是坑坑坎坎,那儿去追呢?

于得海一屁股坐在地上,叹道:“惨淡的经营,一切都完了,都完了。”

钱二坐在于得海的身旁道:“朋友,这就是你我常常落月屋梁怀念的朋友,臭狗屁!”

于得海:“二弟,还是你我跟师学艺没有出师,在狠字上还欠了点火候。”

钱二:“阿三是我们结拜金兰的好友,仁兄弟,杀他狠不下心来。”

于得海:“说来说去,哎,别说了,无毒不丈夫,你我都难做个丈夫。”

钱二苦涩地:“狠,你我也够狠的了,四个,一下子杀了四个,他们四个人也许没有一个成了家,都是二十里外岁。”

于得海:“连同阿三一起做了能有今天吗?”

钱二:“大哥,我怕了。”

于得海:“你我连死都不怕,还怕什么?”

钱二:“怕你。”

于得海:“怕我做什么?”

钱二:“你说你心不狠…”

于得海:“心狠杀了阿三,还会让他拐走全部的文物啊?”

钱二:“要是在墓下,我杀了阿三,这些价值连城文物就是你和我的啦?”

于得海:“是啊。”

钱二:“要是你再杀了我钱二,这些宝物不就是你一个人的了吗?”

于得海尴尬地:“二弟,你想到哪里去了?”

钱二:“大哥,能让我不想吗?”

于得海:“好,好,不杀闫四,你说这事怎么办吧?”

钱二:“还得狠才能找到闫四,夺回那四十八件文物。”

于得海:“怎么狠?”

钱二:“你得听我的。”

于得海:“我听你的?”

钱二:“对,你必须听我的。”

于得海:“你有何锦囊妙计?这里离村庄近,回山上议论吧。”

 

16:古墓附近    夜    外

于得海、钱二又上了山,他们坐地议论起来。

于得海:“闫四的老婆跟人跑了,生了一个三岁的儿子由他的父母抚养。”

钱二:“闫四和陈三的关系最好,可是他们二人不认识文物贩子,那些东西在他们手里卖不出去,必然会四处寻宝贩子。”

于得海:“八岔路的吴二现在正在做贩宝的生意,和陈三闫四从不来往,再说那个吴二也吃不动价值四五百万的文物。”

钱二:“打电话去广州,请广州的文物贩子,要吴二去街头,再去引闫四陈三前来交易。”

于得海:“我拿赝品骗了蛮子,他们还能来吗?”

钱二:“在利益的驱使下,他能来,再向他保证,弥补他们的损失。”

于得海:“你我都是被通缉的人,不好和蛮子街接头,再说,那吴二能靠得住吗?”

钱二:“吴二也和我拜过把子,三年前我和他在新疆杀过人,我还帮他埋了那个女人的尸体。”

于得海:“埋了那个女人的尸体,哪个女人?”

钱二:“那个女人是浙江人,跟他合伙做服装生意,吴二说他是河南人姓李名新,他知道那个女人有钱,一个人不能下手,才请我帮他忙,一下子从她身上得到了三十万,他送给我十万,我可以以此要挟他,他不敢跟我尥蹶子。”

于得海:“很好,能做文章,能做一篇很好的文章。”

钱二:“电话通知吴二,也就说闫四身上有四十八件文物,要广州蛮子和他接上头,一旦引闫四上钩再电话通知你我。”

于得海:“此计尚好,可是你我去何处藏身?”

钱二:“住墓室。”

于得海:“要是吴二上山为我们送食品和饮料好吗?”

钱二:“他不敢不送,吴二还去过那女人的家,只要我告发了他,他也就活不了了。”

于得海担忧地:“要是吴二杀人灭口在食品和饮料里下毒如何是好?”

钱二:“留心防备,我想不能太胆小了。”

于得海:“好,就这么办。不过墓室里也不太安全,最好要吴二为我们安排藏身之处。”

 

17. 广州 旅社   日。内

张铁柱和刘指导员确实是太累了,倒在床上就呼呼地睡了,正在这时门开了,张铁梁领着文物贩子走了进来,张铁柱和刘指导员一骨碌的爬了起来。

张铁梁:“朱老板,这两位就是我从茅草山带来的。”

文物贩子:“这样吧,我们就来个快刀斩乱麻,一刀两断,两刀三截,我看看货再议价。”

张铁柱和刘指导员穿上了衣服下了床。

张铁柱:“你是朱老板?”

文物贩子:“对,我姓朱,货在哪里?”

正在这时四名汉子冲进房间,四个恶徒喊道:“把文物交出来,我们是公安局的!”

张铁梁看了一眼,嘿嘿道:“又是你们四个?”

这四个恶徒向张铁梁看了一看:“你?”

张铁梁:“忘了数月前,你们四个拦路打劫一个叫刘荣华的老板。”

这四个人已听到可吓破了胆,夺路要走,张铁柱已经先拦下去路,一声怒喝道:“不要动!”

四名恶徒战战兢兢退回房间,面面相觑。

刘指导员也持枪在手,义正言辞地:“我们才是真正的公安人员,你,朱老板,必须老实交代问题,你在茅草山买了多少文物?又有多少茅草山的人来广州买了多少文物?”

文物贩子望着刘指导员不再做声。

刘指导员:“姓朱的,我们已经掌握了你贩卖国家文物的充分证据,可以把你押往江苏,接受法律的严厉制裁!”

文物贩子大嚷大叫道:“我可是正当的生意人,所作所为都是合法的。”

刘指导员:“合法?我问你,你倒卖国家保护的出土文物,如商朝的铜鼎你卖给了外国人,和卖国贼有什么不一样的?就是这一条就可以叛你五六年!”

文物贩子不服气地:“你们地方的于得海竟然用赝品骗我四十万。”

张铁梁接替了张铁柱来看守房门,他走道文物贩子的面前厉声斥道:“于得海?你见过于得海?”

文物贩子:“见过。”

张铁柱:“什么时候?

文物贩子想了一下道:“一个月以前。”

张铁柱:“你可接待了他?”

文物贩子:“吃了一场酒。”

张铁柱:“好,你看看这个。”

张铁柱转过身从床头柜中取出一个公文包,从公文包内取出一张逮捕令,他将这张逮捕令亮到文物贩子面前,道:“你好好看看。”

文物贩子抬了头举目看去,惊道:“逮捕令,是逮捕杀人犯于得海。”

刘指导员:“你又犯了包庇罪。”

文物贩子哭嚷道:“不,不,我冤啊,我冤啊。”

张铁柱:“你不冤,一点不冤,是你亲口说的你一个月前见过于得海,还陪他一起吃过饭做过生意,这不是包庇是什么?”

文物贩子辩驳道:“那时候我不知道他杀了人,是真的,我说的都是真的。”

刘指导员:“我们对于得海实行跟踪抓捕,只查到了你这儿就无影无踪,我问你的话,你要好好回答。”

文物贩子胆怯地:“是,是。”

刘指导员:“于得海从你这儿走了之后,你有没有再见过他?”

文物贩子:“没有。”

刘指导员:“可曾打过电话联系过?”

文物贩子:“也没有。”

张铁柱故作气愤之状,拍桌怒道:“我看你是不愿意和我们配合,还是带回我们局里,慢慢的审。”

正在这时文物贩子身上的手机响了,他想去接但又恐慌的眼神看了看张铁柱和刘指导员。

张铁柱:“还没有剥夺你的人身自由,你可以接电话。”

文物贩子这才战战兢兢地取出手机接起电话:“喂,你是谁?…于得海?你是于得海?”

文物贩子好像下掉了魂似得,他的手颤抖了,拿在手上的手机掉落在地上。

张铁柱捡起手机,手机里还是于得海正在呼叫着:“朱先生,朱先生,我 是于得海,我是于得海…”

张铁柱关上了手机,他向刘指导员看了看,道:“指导员,于得海和文物贩子果然还有联系。”

文物贩子心胆俱裂,吓得瘫倒在地,如哭如泣地:“同志,政府,请您相信我,这一个月来,这是他第一次跟我联系。”

张铁柱:“但愿你说的都是实话,这样吧,你马上和他通话,按我们的意思和他交谈,不可以说出我们来了广州。”

刘指导员:“你站起来,和我靠近点,我教你和他说话,你看着我手中的本子上,写什么你就说什么,听到了没有?”

文物贩子连声地:“听人穿鼻,由你指挥。”

张铁柱手中的手机又响了,文物贩子又接过来:“嗯,你是谁,你是于得海?……”

张铁梁守着那四个恶徒,张铁柱监视文物贩子。刘指导员一手拿着笔一手拿着个本子,并且仔细地监听着他手里的电话。

文物贩子哪敢大意,小心翼翼、提心吊胆地一边和对方交谈,一边目不转睛的盯着刘指导员手里的本子。

文物贩子:“你是于得海,你太不仗义了,竟然用赝品诈骗了老子四十万,四十万…怎么?你要全部补偿我?…”

文物贩子向刘指导员的本子上看去,‘怎么补偿,现在你在那儿?’

文物贩子高声地问:“你怎么补偿,你人现在在哪里?…又有一批珍品…铜器、金器、玉器,还有宝珠…一共四十八件,你现在在老家了?”

文物贩子又向刘指导员的本子看去,一字不差地:“是从何处出土的文物?…茅草山,好,那就请你马上来广州,…不?…去你的地方,怎么见你?你说哇…见你不太方便,不太方便也得见你,”

于得海:“先与一个叫吴二的见面,”

文物贩子:“钱二呢?钱二也在哪里了,….什么时候见面?”

于得海:“本月五号,在火车站,吴二接你,街头暗号是,他右手拿着一本画报,左手一份报纸,扬子晚报,脖子上挂着一部手机,带着粉红色的太阳镜…”

文物贩子:“他的相貌体征是什么样的?”

于得海:“三十来岁,一米七的个头,稍黑,留着小平头,小耳朵,说话有些口吃,”

文物贩子:“好,好”

文物贩子打完电话,张铁柱已经做了通话记录。

张铁柱:“朱先生,请你记住,这是你立功赎罪的时候,就是协助不了我们对于得海钱二的抓捕,对今后的审理也会有所帮助的。”

 

18 兰花的家   日。内

兰花腆着肚子,正坐在床沿上发呆,自言自语道:“梁子,我的梁子,就算我是个错,当时我也是无可奈何啊,我就快要生了,打了七八遍的电话你也不接,就这么恨我吗?梁子哇…”

兰花泪花滚滚,她哭道:“有心要我妈来帮帮我,老人家恨我又气我,她不来我怎么办那!求张铁军,在茅草山也只有求铁军了。”

 

19 陆小云的家   日。内

陆小云正在梳头洗脸,她听到了叫门声,传来了韩月的呼喊:“小云妹妹,小云妹妹,小云妹妹…”

陆小云:“是韩月大嫂。”

陆小云走出屋,前去开门。

 

20. 陆小红的院子   日。外

陆小云高高兴兴地走出院子,热情地:“嫂子,来啦,来啦。”

陆小云疾步小跑地开了门:“快屋里坐,屋里坐,今天中午我不许你走啊。”

韩月:“管我的饭?”

陆小云:“不但管饭,我还想请你喝两盅。”

韩月惊喜地:“长本事了,还学会喝酒了,我可没有盛酒的家伙。”

陆小云:“还不是让张铁军给逼得吗?一个人在家多寂寞。”

韩月:“我可只听说过有逼上梁山的说法,被逼的喝酒可是头一回啊。”

陆小云:“嫂子,进屋去,我可想让你天天来陪我。”

韩月:“我可没有这个福分,家里的猪羊鸡鸭,地里的庄家,看你柱子哥整天忙得屁股着火,我今天是来找你陪我去趟镇医院。”

陆小云:“小妹从命,不过,你是哪里不舒服?”

韩月:“我想去妇产科检查检查。”

陆小云大喜道:“嫂子你有啦?”

 

21:陆小红的院子    日     外

韩月与陆小红亲切地交谈着。

韩月点点头低声道:“你柱子哥刚刚当上联防队长的时候,为了配合他的工作,我流了一次产,自从果儿死了,才又发了准生证,我感觉好像是吧。”

陆小云高兴的像个孩子,她差点跳了起来,拍手道:“嫂子有了,嫂子有了!”

韩月急忙制止道:“小云,小云注意点影响。”

陆小云:“影响,什么影响,做女人就要生孩子,人之常情吗!”

韩月笑笑地指着小云的鼻子笑了笑道:“永远是个丫头,什么时候才能真正做个媳妇呢?”

陆小云耍娇地:“老嫂比母麻,在你的面前就是个丫头,永远是个不懂事的丫头。”

韩月:“什么时候才不是个不懂事的丫头?”

陆小云:“你得教我嘛,我都听你的。”

韩月:“听我的就好。”

陆小云道:“嫂子,我陪你去医院,老天可得保佑,保佑我的大嫂可得生个儿子,生个白白胖胖的儿子。”

韩月掩笑道:“什么时候才能长成个大人,总是那么任性。”

陆小云:“韩月嫂,我去把门锁上就走。”

陆小云去锁上房门,高高兴兴的来到韩月的身边道:“嫂子,俺们走吧!”

韩月:“小云妹妹,俺们走,你骑上三轮车好吗?”

陆小云:“好,我带着你。”

韩月、陆小云走出院子,陆小云又锁上大门,推着三轮车,二人便离开了家门。

                                  第四十集完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telescript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QQ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