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电视剧本创作室 | 招聘求职 |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公司企业以团结为主题的话剧(阳
5S内容重要性的话剧剧本(5S管理
公司齐心协力话剧剧本(西门庆当
铁路题材话剧剧本《站台情缘》
搞笑电商小品剧本,有关电商类的
公司年会搞笑感人小品剧本《团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搞笑电商小品剧本,有关电商 12-11
关于税收小品,纳税搞笑小品 12-8
酒店年会餐饮服务小品剧本 12-7
公司企业单位年会笑死不偿 12-4
边防支队船艇大队军营搞笑 12-1
与酒有关的幽默喜剧小品剧 11-29
十九大后党员干部带领农民 11-27
空气质量标准小品,环境空气 11-24
公司年会快板台词,公司年会 11-22
建筑公司年会创意节目表演 11-20
最幽默的元旦晚会节目搞笑 11-17
建筑公司年会音乐剧剧本(安 11-15
圣诞节节目小品剧本,基督教 11-13
酒店年会音乐剧剧本(酒店大 11-10
法制宣传小品(调解的幸福) 11-8
古代搞笑情景剧剧本(高风亮 11-7
残疾人小品剧本,残疾人小品 11-6
艾滋病小品剧本,关于艾滋病 11-3
消除对妇女的暴力小品,关于 11-1
公司年会情景剧剧本(公司故 10-31
小学生歌舞剧,儿童音乐剧剧 10-30
公司设计部年会音乐剧剧本 10-28
新生迎新晚会搞笑小品,大一 10-26
老兵复员小品,老兵退伍搞笑 10-24
消防题材搞笑小品,关于消防 10-21
记者敬业小品,记者敬业奉献 10-19
建筑行业安全生产情景剧剧 10-16
医院手术部位感染细菌情景 10-14
万圣节情景小故事,万圣节搞 10-12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电视剧本 > 其他电视剧本 > 红尘梦(下)第三十九集
 
授权级别:授权发表   作品类别:电视剧本-其他电视剧本   会员:戴修桥编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7/10/5 8:40:51     最新修改:2017/10/12 9:47:37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红尘梦(下)第三十九集
作者:戴修桥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视剧本、电视栏目短剧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第三十九集

1;列车上   日   内

盛凡上了车,她提着大包的行礼走进车厢,她向前后看看有没有空闲的位子。

“你坐下吧,这里刚有个空位。”

盛凡向那人看去,那青年人穿着一身摘去军衔的军衣,从他的端重的外貌,可是此人是位老诚向善的军人,于是微笑道:“谢谢同志了。”

那人接下她的行礼,一件件送上行礼架上,整齐的摆放好,车就启动了。

开始查票,杨敬出示了车票,车务人员:“半价车票?”

杨敬示出伤残证道:“我是位伤残军人?”

查票离去,盛凡接过证看了看道:“你叫杨敬,国防施工中失去了左脚,评定为二等甲级伤残,和我是同一个地方的人。”

杨敬道:“也不知地方可好安置。”

盛凡:“我爸就是我们县民政局优抚科长。”

杨敬:“那就请妹妹向你爸爸…..”

盛凡:“那可不行,我爸可不是这种人物,符合政策的,不打半点折扣。”

杨敬:“你是出差,还是旅游。”

盛凡:“我上的是民政学校,今年毕业了,你在部队是什么职务。”

杨敬:“上尉参谋,本科学历,荣立过一个二等功,两个三等功。”

盛凡:“太好了,我爸一定会把你抢去局政局的。”

杨敬哈哈的笑道:“说来我还是桂花落叶香棒棒。”

盛凡也笑了:“我爸又爱才,又不爱财。”

杨敬:“怎么爱才,又不爱财。”

杨敬:“我爸爱人才,不爱钱财。”

杨敬:“听我奶奶说,民政局有个好人好官,名叫盛春天科长,要是在他面前工作,做他的下级也够荣耀的,不过。”

盛凡:“不过什么?”

杨敬:“政策性太强,拼着命的干工作,能吃得消吗?“

盛凡:“他几十年如一日,也有五十多岁了,你要是怕苦累就休去民政局。”

杨敬:“干工作怕苦,这个苦字对我来说,我最喜欢,我一个人吃苦,换来十个人,一百人,一千人的甜值得哇。”

盛凡:“你别是口是心非。”

杨敬:“口是心非就白当这个兵,白入这个党,更对不起我奶奶这个三八年入党的老前辈。”

盛凡:“你千万别是光打雷不下雨的人物。”

杨敬:“光打雷不下雨是什么意思。”

盛凡:“说起话来是个大英雄,见苦就累就成了……”

杨敬:“成了什么?”

盛凡捂着嘴笑了。

杨敬:“你不说我替你补充,是个狗熊,我杨敬上下几辈子都不是这些人物。:

盛凡:“我爸爸、最喜欢军人子弟,也最敬重国家的功臣。”

杨敬笑道:“你是大好人,大好官的女儿,就是小好人,小好官喽。”

二人欢笑了一阵子,列车仍是不停不歇地向前冲去。

 

2;大运河火车站  日   外;

杨敬和盛凡来到家乡,他们下了火车,出了站,

 

3;火车站广场  日   外

程瑛正她站在火车站的广场上接盛凡。

盛凡:“妈,我又不是孩子,这么要我多不好意思。”

程瑛:“是你不好意思,还是妈不好意思。”

盛凡:“妈”

盛凡向杨敬看了看道:“这是我妈。”

杨敬有礼貌地:“大姨,您好?

程瑛:“你是”

盛凡:“我们是路上遇的,他姓杨名敬。他是拥军模范,杨奶奶的孙子,老副县长杨石的儿子。”

程瑛:“老子英雄儿好汉,又是个好样的。”

杨敬:“谢谢大姨的夸奖。”

程瑛:“你奶奶,爸爸、妈妈身体可好!:

杨敬:“奶奶今年八十五岁,听说天天早上还跑步,我爸退了一年多了,妈妈在单位退休了,可家务工作一直退不下来。”

盛凡:“我妈也身兼双职,在人民医院里内科主任,在俺家庭里还是首相呐,哥哥在外地结婚不同来了,妈永远也不能在这家庭下岗。”

三人哈哈大笑起来。

程瑛笑着说:“就等女儿毕业,我就把家务工作全盘让位。”

盛凡:“我才不在床头灶头转来转去,这辈子多没有意思。”

 

4;盛春天的家   日   外

盛春天一家人在早餐,程瑛为盛春天舀了一碗稀饭,盛春天接过三口两口喝了,放下筷子,抹了抹嘴,站起身来欲走。

程瑛:“你一辈子就是这个坏毛病。”

盛春天:“什么坏毛病?”

程瑛:“你是哪辈子饿死鬼脱生,吃起饭来,一顿饭就是五分钟。”

盛凡:“爸是忙人,当优抚科长忙,当了局长更忙。”

程瑛:“再忙,也要吃饱饭,细嚼烂咽,容易消化,你的胃病就是这么得来了,饥一口饱一口,热一顿冷一顿能没有胃病。”

盛春天笑道:“男子汉狼吞虎咽,女人家细嚼慢咽,男女有别就别在这里。”

程瑛和满凡都掩口笑了。

盛凡:“爸,我问你一件事。”

盛春天:“什么事。”

程瑛:“民政局接收不接收军转干部?”

盛春天:“女儿怎么操起这个心来了。”

盛凡:“这是随便问问。”

盛春天:“我的女儿从来就没有随便问话的习惯。”

盛凡:“看爸这副神态,对谁都这么严肃,局长大人你走吧,不敢再问了。”

程瑛:“是啊,我道想起一件事来。”

盛春天:“什么事。”

程瑛:“拥军模范,杨妈妈的孙子,老副县长杨小石的儿子,刚从部队转业。”

盛春天:“你怎么知道,老副县长的儿子转了业了?”

程瑛:“和女儿坐着一趟列车回来的。”

盛春天:“你们说起这事。”

程瑛:“你总也不能又当民政局长,又嫌职优抚科长。”

盛春天:优抚科长这非同小可,民政局就数优抚科长事务最多,接触最广,民政局的荣耻成败,选好一个优抚科长尤其重要.。”

程瑛:“选优抚科长,又不是选女婿,看你仔细的。”

盛凡:“妈,你怎么这么比喻,别人听到会笑掉牙。”

盛春天:“选女婿又怎么样,人之常情,选优抚科长,选在眼前,选女婿吗,那是后来之事,不妨,我打电话问一问人事局,我也有这么个打算,军人出身干优抚科长最适应,他有军人的浓厚感情,做起优抚事业能认真仔细。”

 

5;民政局局长办公室   日   外

盛春天拨通了人事局的电话。”哦,王局长和你商量一个件事,是公事,公事。今年转业军官中能否挑选一名来我民政局,我局需要一名优抚科长,全国拥军模范杨妈妈的孙子,请你们人事局考虑一下,他很合适,家庭条件和环境的潜移默化还是有影响的,谢谢。”

 

6;民政局    日    外

杨敬走上民政局大楼。

 

7;民政局二楼   日   外

杨敬上了二楼。

 

8;优扶科办公室日   外

杨敬来到了优扶科。

 

9;优扶科办公室    日  内

字幕;

    盛凡毕业于民政学院,被分配到民政局任科抚科文书。

她正在办公室书写材料,她专心致致,耳边响起:“写的一手好字哇。”

盛凡抬起头来,见是杨敬,急忙站起身来,微笑道:“杨大哥,你的工作落实了没有。”

杨敬:“人事局通知我来民政局上班。”

盛凡:“欢迎,你来民政局?”

杨敬:“还不知你爸可愿接受我。”

盛凡:“我爸一定高兴。”

杨敬:“我心里老是忐忑乱跳。”

盛凡:“为什么要心跳。”

杨敬:“在你爸的手下,就怕跟不上队。”

盛凡:“你是个军人,我爸也是个军人,军人一定喜欢军人,杨哥你什么时候上班。”

杨敬:“去市集训三个月。”

盛凡:“好,三个月后为你接风洗尘。”

杨敬:“那我就先谢谢你了。”

 

10;河边   日   外

绿水碧波,阳光照射下闪烁着五颜六色的光灿,河堤上生满绿茵小草,草从中开着许多颜色不同的野花,翠柳吐新芽,嫩杨生新枝,春光明媚,东风徜洋,远看河对岸,麦苗沃原千顷,谷似绿色的海,杨敬,盛凡漫步河岸上水中倒映着他们的身影。

   盛凡:“杨哥,你穿着假肢,谁也看不出你还是一位二等甲级的伤残军人。”

   杨敬:“假的就是假的,永远也真不了,自从残废了,我就告别了蓝球。”

盛凡:“你后悔了。”

杨敬:“我杨敬从不后悔过,人生要面对现实,要适应现实,身体健全的时候,有那时的工作,今天残废了更不能气馁,要提起勇气,在做现实的事业同样可以不去虚度年华,决不做无用的残人,亦然还在做一个有用的人。”

盛凡:“我就是佩服杨哥这种人,人残志不残的大男儿的精神。”

杨敬:“听我奶奶说民政局老局长也是一名一等伤残的老军人,投身我们县二十多年,留给人们的还是永远的缅怀。”

盛凡:“我爸也是一名二等乙级伤残。”

杨敬:“局长也是一位伤残军人。”

盛凡点点头道:“半年前我才知道。”

他们足踏青青的草皮上,向前走去,头上的蓝天白云,空中的飞来一群白色的水鸟落在河水中自由自在的在捕鱼,在戏浪,杨敬、盛凡仍在向前走着,他们深深地感受着大自然给人的陶醉。

 

11;光荣院   日   外

两辆自行车行驰向大桥镇,在古城镇的光荣院大门前停下,盛春天、杨敬二人下了自行车,向光荣院走去。

 

12;光荣院院内   日   外

王老石和两位老人正在打扫卫生,抬头看到盛春天二人停下手中的扫帚。

“王大爷您老这么高龄还需要您来打扫卫生。”盛春天走上前来。

王老石您笑呵呵地:“全作你们城里人做老年操了,唉,这位青年是谁?”

盛春天:“新上任的优抚科长,全国拥军模范杨妈妈的孙子,老副县长杨小石的儿子名叫杨敬。”

王老石:“早就耳闻我们县也出了个拥军模范,就没有见过面。”

杨敬彬彬有礼地:“老爷爷,奶奶早有来光荣院看望您们的心愿,就是她老人家的腿脚一天不如一天。”

盛春天:“杨妈妈当年还是女民兵的队长,为解放全中国,打过国民党呢,她的枪法可了不起。”

王老石:“她还会打枪。”

杨敬:“去年她老人家去我们部队慰问,新兵打靶,,我奶奶九发子弹还打了八十八环。”

王老石:“一听说打枪我的手发痒痒,有机会我王老石能和这位当年女民兵队长比比武,死不遗憾了。”

众人哈哈大笑起来。

一众老人走出各自的房间来到院内。

盛春天:“大爷、大娘、叔叔们,我和新任优抚科长杨敬同志前来看望你们,并且还给您们带来一份礼物。”

老人甲:“礼物我们不在乎,就是担心春天你了,你吃了多少苦又受多少委屈,我们的心里总是放不下。”

老人乙:“这位杨科长,你能来看望我们我们就心满意足了,我对你有个希望。”

杨敬:“老爷爷,有什么希望?做晚辈的一定言听意从。”

老人乙:“跟着好人学好事,跟着歹人学做赋,你要向春天学,他的身上有你学不完的长处,千万不要向戚满堂那个坏小子学上一星半点,以害人为始,以害已为终。”

杨敬:“谢谢爷爷的嘱咐,我当着众位老人的面,表示以好人为师,做好他的徒弟。”

盛春天哈哈大笑:“你身上的毛病可多了,我做你的师父。会把徒弟带坏的。”

王老石:“世无完人,玉无宝玉,十全十美的人世上难觅,学个差不多就行了。要向盛春天学习萧规曹随,当好优抚科长。”

盛春天:“言归正传,我和杨敬来光荣院是杨敬拉着我来的,他把自己的转业费为老人买了十台彩电,县百货公司的送货车马上就到。”

众老人兴高采烈,手舞足蹈,,刘院长双手握住杨敬的双手,激动地:“杨敬同志,不愧是全国拥军模范的后代。”

 

13:光荣院外    日    外   

正在这时一辆小型货车开进了院子而停下,刘院长指挥送货员将十台电视卸下车,又分别送进老人的会住室。

杨敬和盛春天一台电视机抬到王老石的住室将此安放好。

盛春天:“杨敬,开机让老人看看节目。”

杨敬接上电源,调节频道,彩屏上立即出现国庆大典阅兵仪式,威武雄壮的人民解放军,飒爽英姿的方块阅兵队从开安门前开进。

王老石赞叹地:“国家有此国队,问天下谁人敢欺……”

杨敬:“王爷爷,今天的军队比起您老当年的小米加步枪?”

王老石:“小米加步枪赶跑了小日本 ,打败了蒋介石,今天用飞机导弹来保卫我们的国家真乃固如船石,今非昔比,我们的祖国强大了。”

盛春天:“国家的发展快如神速,做好我们的民政事业,当好他们的后勤兵意义重大哇!”

 

14;杨兰的家   日    外

杨兰已不是一身威风的当年,白发苍苍,拄着拐杖在院子里蹒跚而散步,儿子杨小石带着一副老花眼镜坐在葡萄架下在看报。

杨兰:“我的这条伤腿一天不如一天,就怕去西藏是不行了。”

杨小石:“妈,你走遍大半个中国,走访了千千万万个军营,就是找不到那个人。”

杨兰:“你爹,老石也许他不姓石,为什么我走访了多少军营光荣院就是找不到叫老石的这个八路老兵,难道他真的不在人世了?”

杨小石:“我已把附近几十个县的民政局的烈士档案查了多少遍也没找到我爹的名字。”

杨兰掉下一串残泪。

杨小石:“我爹就是战场没有牺牲,今天已是八十五岁的高龄也许。”

杨兰:“我就怕听到也许这也许那的话来,就是也许死了,我也该找到他的坟墓。”

正在这时杨敬进了家。

杨敬:“奶奶又掉泪了。”

杨小石:“你奶奶要找你爷爷的坟墓。”

杨敬:“我爷爷也许已是儿孙满堂的一大家子。”

杨兰火了,气呼呼地:“他敢,我不去嫁人等他六十年,他学起陈世美,要是娶人,我饶不了他,你爷爷不是这号忘情义的人。”

这时杨敬的母亲从屋内走了出来,开着玩笑道:“我那老公爹也许就是陈世美转世。”

杨兰:“他要学起陈世美,我就是死了找到闫王爷也要告他个喜新厌旧罪。”

“哈哈……”

杨家三代人大笑起来。

杨敬:“今天我跟局长去古城镇光荣院看望那里的老人,有个叫王老石的爷爷是个八路军老兵和我们局长亲如父子。”

杨兰:“他叫什么”

杨敬:“王老石。”

杨兰:“他也八十五岁?”

杨敬:“不太清楚,看样子也差不多少?”

杨兰:“我的好孙子,叫辆车送我去大桥镇光荣院,不错,有一回在医院我也见到了一个好面熟的老人。”

杨母:“妈,别听风就是雨,人家姓王不姓石。”

杨小石:“那个老头个头有多高?”

杨敬:“和爸你差不多,也是一个毛胡脸,高鼻大眼,四方大脸,尤其是他那两个耳朵又厚又大。”

杨母风趣地:“老杨这回可找到爹了。”

杨小石:“你就是这个嘴,当了一二十年的宣传部长,就是改不了,还是那副油腔滑调,爹能随便认吗?”

杨兰:“你们不陪我去,我自己去。”

杨敬:“奶奶,他要真的是我爷爷,五六十年还能认识吗?”

杨兰:“真是他,就是变成鬼我也认得出来。”

杨敬:“那也得借个故才能去哇。”

杨兰:“我是拥军模范,那里都是当年的老兵,找不到老石,也该去慰问并不算冤枉。”

杨敬:“怎么个慰问。”

杨兰:“给他们每人买双鞋,快要过大年了,再送些年货快给我提钱去。”

杨小石:“六点了,银行下了班。”

杨兰:“那就明天早八点,敬儿,陪奶奶去一趟,嗯!”

杨敬:“奶奶之命,孙儿执行。”

杨小石:“杨敬你和盛春天通个电话,询问一下那个叫王老石的老人具体身世。”

杨兰:“对,孙儿,重点你要问问那个王老石可是山东作过战?”

杨敬取过手机,拨通了盛春天电话:“哦,是局长……上桥镇光荣院那个王老石?”

 

15;盛春天的家  日   内

盛春天正在接电话:“王老石老人今年八十五岁,一九三八年参加八路军,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历经百战,荣立多次的战功……

 

16;杨兰的家   日    外

杨敬在打电话。

杨敬:“我奶奶明天要去大桥镇光荣院慰问。”

盛春天的电话:“明天,局里派车护送杨妈妈前往光荣院。”

杨敬:“谢谢局长,再见。”

杨敬打完电话问杨兰道:“奶奶,盛局长派局里的车送您去光荣院。”

杨兰:“不,我租车去,局里有局里的事,你转告盛春天,就说谢谢他了。”

杨敬:“自然盛局长同意派车送您,怎又拒绝。”

杨兰:“我拥军是出于我个人的愿望,民政局的车是公车,办得是公事。”

杨敬:“好,我就向局长说明了。”

杨小石:“记住,我和你奶奶几十年如一日,办自己的事从来一次未动用过公车。”

杨敬:“记住了,这就我们杨家的传统作风,千里长江波浪翻,革命事业代代。

 

17;书记办公室    日    内

应民心正在打电话,他很激动,而又充满着悲愤,他道:“我非常感谢组织对我的信任,还了我的清白。"

应民心放下电话匆匆忙忙地离开了办公室。

字幕:

应民心积极的配合和领导有关部门对河口事件进行深入调查,于应民心毫无责任,应民心对该事件的责任人绝不手软,严明法律,打击了罪犯,还了受害人一个的公道,李青天的赞扬声响彻河口这片土地上。

 

18;惠园小区建设工地附近    日   外

一辆小车在工地不远的地方停下,应民心下了车。他向工地走去。

 

19;工地   日    外

    应民心来到工地,建筑工人们热情地迎接着应民心:“应书记看望我们来了…….”

     “应书记,好…….”

     应民心喜笑颜开地:“同志们辛苦了,辛苦了………”

 字幕;

和平  一名优秀的共产党员,退伍军人,开发该项扶贫工程的老总。

和平头带安全帽,浑身上下脏兮兮正在工作现场,他见到应民心丢下手中的工具急步向应民心走来。

    和平:“应书记,应书记您日理万机,这是您第十次来施工现场了。”

    应民心微笑着迎上前来和和平握起手来:“我才真该谢谢你和老总,也替千家百户的困难职工谢谢你。”

    和平:“我能为民做些好事善事,何乐不为呢?”

    应民心感慨地:“你为着这项工程不仅放弃了赚大钱的机会而且将自己的房产作为抵押,求亲拜友,千方百计,筹资数千万,足以表现出你的党性,人性,一个退伍军人的高尚品德,可亲可敬哇。”

    和平:“古人云,富贵名誉,自道德来者,如山林中花,自是舒徐敷衍;自功业来者,如盆槛中花,便有迁徙兴废;若以权力得者,如瓶钵中花,其根不植,其萎可立而待矣。你和我做人做事,彼此彼此。”

   应民心:“真廉无廉名,立名者正以为贪;大巧无巧术,用术者乃所以为拙。”

   和平;劝君不要镌顽石…….”

  应民心;路上行人口作碑。”

   二人亲切拥抱……

 

20;乡村公路    日    外

一辆出租车行进在乡村公路上,车内坐着杨兰、杨敬祖孙二人。

 

21;光荣院门外    日    外

出租车开至光荣院,在大门前停下,杨敬扶着奶奶杨兰下了车,正和刘院长迎个正面。

刘院长:“是杨科长,还有杨妈妈。”

杨敬:“奶奶,这位就是光荣院的刘院长。”

杨兰:“刘院长。”

刘院长:“杨妈妈,您好!”

杨兰:“我来光荣院看望光荣院老同志。”

刘院长:“太感谢杨妈妈了。”

刘院长说罢扶着杨兰的左臂,杨敬扶着奶奶的右臂走进光荣院。

 

22;光荣院内    日    外

这座光荣院院子很大,茂林修竹,风景优美,王老石的手里拿着一把剪刀正在为几棵苹果树修枝。

刘院长:“老人们,全国拥军模范杨妈妈看望您们来了,”

随着刘院长的一声呼叫,老人们从各自的房间走出,王老石也回转过头来向杨兰看了看,自言自语道:“好神气的全国人大代表,拥军模范。”

杨敬又回到院外的出租车内将一箱鞋袜抱进院来。

杨兰向众老人招手致意:“老兄弟们、姐妹们你们好,身体好吧?”

众老人:“杨大姐,谢谢您能来看望我们。”

“您的心意我们领了……”

刘院长接下杨敬的手中那个大纸箱子,放在老人面前他道:“老人们,请您们试一试,哪双鞋子合适,每人一双。”

于是众老人前来领取鞋袜后便坐在院内的凉亭下的石凳上穿起新鞋新袜。

刘院长从纸箱拿起最后的一双鞋子,看了看:“四十四码,正是王大爷要穿的鞋码。”

于是刘院长向那边正在为苹果树修枝的王老石高声叫道:“王大爷。王大爷。”

王老石:“又没有枪。”

刘院长:“要枪做什么,你已不是当兵的年龄。”

王老石:“听说她的枪法不错,我想和她比试比试。”

王老石边说边向这边走来,杨兰向王老石目不转睛地看着,眼里不停转换着年青时代穿着军装的王老石那副神态,面容和举动。

王老石来到近前,笑容可掬地:“老妹妹,这番拥军的心情我谢谢啦。”

杨敬:“奶奶,这位王爷爷就是王老石。”

杨兰擦了擦她那双昏花,充满眼花的双眼,欲似站在潋滟的水边望见水上升起一轮喷光照眼的红日,她的神情失去昔日的恬适,充满喧阗而又矛盾的心中有几分激动。

杨兰:“你是?”

王老石:“姓王,名老石,这个名子还是当年我的连长给我起得呢。”

杨敬:“您原来不叫这个名字?”

王老石:“我当兵时候才16岁,小的时候家里穷,又不上学,起什么大名,村里的人都叫我是王小子,小子长,小子短不太文明,连长看我老实,终日不言不语,脾气又很茁强,因此就给我起了名叫王老实,实石同音,我在一次作战中负了伤,子弹打穿了胳膊,仍守在阵地上向敌人开枪,同志们赞杨我如磐石这般坚强,连文书就将报功表上的王老实写成王老石。"

杨兰:“你不姓石?"

王老石:“我姓王,名老石,祖祖辈辈从来没有姓过石。”

    杨兰:“老哥哥,你今年高龄多大了?”

王老石:“我今年八十五岁,一九二三年生人,一九三八年入伍时刚刚十六虚岁,十五周岁,今年不是二009年吗?”

杨兰:“一九四五年你可在山东打过仗?”

王老石:“山东、江苏、安徽、河南、河北,随着部队转战南北,朝鲜我也作了三年的战。”

杨兰:“你可认识一个和你同龄,山东名叫杨兰的女人。”

王老石顿时流出泪来,他蹲在地上,长吁短叹道:“她是我的救命恩人,又是我的善良妻子,我从朝鲜一回国就去山东找她,她的家被国民党给毁了,一双父母都命丧国民党的手中,杨兰和儿子也无影无踪了,我在苦苦等她五六十年,也算是一辈子,我发过誓,世上非杨兰我不娶,因此,我就成了无儿无女的孤寡人,我这辈子命有多苦哇……”

王老石呜呜地哭了起来。

杨兰噙着泪,一声含蓄着无穷无尽的苦痛:“老石,是我苦了您。”

王老石抬起头向杨兰看了看,质疑地:“你,怎么苦了我?”

杨兰:“该死的老石,我苦苦几十年,寻遍九省三百县在寻在找姓石的,总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原来你不姓石。“

王老石破涕为笑:“你是杨兰?“

杨兰:“我就是杨兰。“

王老石双手伸过握住杨兰的双手,两双老眼四行热泪在流淌。

旁白;

这是饱经风霜的泪,几十年如一日地恪守诺言和誓言,终生不移的花朵终于绽放在光荣院内。

王老石:“杨兰“

杨兰:“老石,我终于找到你了,我心中从未死亡消失的老石。“

王老石:“我们都还顽强的活着。“

周围的人都感动地哭了,杨敬哭着一手扶着一个老人。

杨敬:“奶奶。“

王老石:“杨科长是你?”

杨兰:“我的亲孙子。”

王老石:“你的亲孙子?”

王老石脸上泛起厚厚的一层阴云,他后退了几步,心情冷落地:“你已嫁人了?”

杨兰追上去,抡起拳头打在老石的肩上忿然道:“不许你糟蹋我的人格。”

王老石:“那么杨科长怎么是你的亲孙子?”

杨兰:“他更是你的亲孙子,他爹是我跟你生的,你叫老石,他就叫小石,他又是小石的亲生儿子。”

杨敬扑上去,抱住王老石哭道:“我的爷爷,我们一家终于团聚了。”

王老石:“我儿子呢?”

杨兰:“儿子叫杨小石,今年六十岁,也当过兵,在部队当过团长,转业回到地方又当了九年的副县长,退休了,敬,打电话给你爸,叫他来接他爹,老石我找到了。”

王老石感叹道:“我王老石做一辈的人,有妻有子,有孙,有后,值得,值得哇。”

他又转过头来问:“你母子是怎么渡过这五六十年?”

刘院长:“你老传奇般地一生,缍破镜重圆,进屋歇着,喝口水。”

于是刘院长挽扶着杨兰,杨敬扶着王老石走进王老石的住室。

一众人等来到室内坐下,王老石亲手为杨兰倒了一杯开水,杨兰接过杨敬也为爷爷倒了一杯开水,双手送到老石的手中。

杨敬:“爷爷,喝口水。”

王老石接过茶杯,大口大口地喝下这杯水,心有感受地:“我老石有生以来第一回喝下自己亲生子孙送来茶水,我王老石不是一个无儿无女的五保户,是一个儿孙满堂的人,我有儿子,我也有孙子。”

   老人又流下一把又一把眼泪,杨敬取过一条毛巾为爷爷和奶奶擦拭着热泪。

   王老石:“杨兰,这几十年你到底是怎么过来的?”

   杨兰:“我的心里几十年如一日,坚守着一个信念,一定能找到你,我在解放了的第二年一个金秋就领着儿子找到你的家乡。

 

23;大运河县城   日  外   杨兰的回忆一

字幕;

   五十多年前的秋天

秋风飒飒,秋叶乱舞,杨兰领着七岁的儿子小石,来到举目无亲的县城,一切都是陌生的,建国初期的县城亦然是萧条冷落,颓废的城池留下战争的伤痕,没有愈合,街道上的条石断裂了,历经千万行人的足擦光滑明亮。

小石:“娘,今天能找到我的爹吗?”

杨兰:“有名有姓怎么找不到,找到你爹可不准再调皮,他会揍你的。”

小石:“娘,爹的脾气坏不坏?”

杨兰:“你跟他一样,发起脾气来九牛拉不回。”

小石:“这就对了,我就要象我爹,我要向他一样当兵杀鬼子,杀汉奸,杀敌人,当战斗英雄,胸前戴大红花。”

 

24;武装部门前   日  外  杨兰的回忆二

  他们母子来到武装部的门前,母子二人向武装部走去。

  他们走进武装部,迎面来位军人。

  杨兰:“同志,你是武装工作的同志吗?”

  工作人员:“是啊。”

  杨兰:“我要查找一个八路军老兵。”

  工作人员:“我就负责档案,叫什么名子?”

   杨兰:“叫老石,一九三八年参加八路军。”

工作人员:“叫老石,一九三八年参加八路军。”

 

25;武装部档案办公室   日  外  内  杨兰回忆三

  杨兰跟随那名工作人员进了档案室。

  工作人员:“你有没有介绍信?”

  杨兰:“有。“

  杨兰取出介绍信,那工作人员接过念道:“杨兰,中共党员,历任民兵队长,大队长、区副书记,现任某县妇联主席,烈士的女儿,八路军战士的妻子……”

   工作人员:“还是一位战斗女英雄,请坐,请坐。”

  那工作人员便杳阅档案,他翻阅了所有档案记录册,喃喃道:“没有叫老石的八路军,有姓石的却对不起号来。”

  杨兰着急道:“查不到?”

  工作者:“老石同志,在解放时你可知道他的消息?“

杨兰:“四五年分手后一直没有消息。”

   工作人员:“你去一趟民政局再查一查烈士档案。”

杨兰:“烈士档案?他不能牺牲。”

 工作人员:“同志,我只是建议”

 杨兰的睛湿润了,她强仰住内心的悲伤地:“谢谢同志。”

 工作人员:“同志走好。

 

26;大运河县城大街  日  外 (接上集 杨兰回忆四)

 陌生的大街上行人匆匆,杨兰母子行走在坎坷不平的石条路上,杨兰的泪眼朦胧,她低声地哭泣着:杨兰的心声;“老石,我的老石哇,千万别让我在民政局的烈士档案里找到你的名字……秋风易水寒,心近路不远,哪怕是天崖海角一定要找到你,是活着的老石。”

母子二人在秋风中向前走去,走去,终于来到了民政局。

 

27;民政局   日  外  杨兰的回忆五

杨兰母子一来到民政局,举步千斤,向民政局的院内走去。

 

28;民政局办公室   日  内  杨兰的回忆六

杨兰母子走进民政局的办公室内,见有几位工作人员,有的伏在桌前写着材料 ,还有的在翻阅着文件,老局长抬头看到了杨兰,一楞神:“你,杨兰,杨兰同志。”

杨兰十分意外地:“你啊,倪营长。”

老局长站起来:“什么风将山东女英雄吹到了我们这个县。”

杨兰:“倪营长,千里见故人,小石子,叫倪伯伯。”

小石:“伯伯”

老局长亲热地迎过来抱住小石亲了又亲,赞不绝口地:“好孩子,虎头虎脑的,革命的后代,必有出息。”

杨兰:“倪营长,您现在回地方工作了。”

老局长:“我负了伤,在你的家乡,多谢你和那些老乡们的照顾,革命老区的人民对待我们亲如一家,没有你们的爱戴哪有我这条命,毛主席说,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从那个年代过来的人最相信这是一个千真万确的真理。”

杨兰:“倪营长您转移的第二天我的父母就被敌人活活的烧死了。”

老局长泪道:“二老都遭害了,老村长啊。”

杨兰:“我们村的七名党员除了我全部牺牲了。”

老局长流出两行热泪道:“他们都是我的救命恩人,杨兰同志你来我们县是出差,还是探亲?”

杨兰:“寻找小石他爹。”

老局长:“你的丈夫也是我们县的。”

杨兰:“是的,他一九三八年参加八路军,一九四五年初我和他相识,解放了,他一直没有去接我,因此我才带着小石头千里寻夫到此,请倪营长要帮助我,你县武装部查不到老石的档案,档案室的同志要我来民政局查阅烈士档案。”

老局长:“我就是民政局长,马上为你查阅烈士档案。”

字幕;最终也没有查到叫老石的烈士。

老局长:“还有最后的一条希望,我县计有六百零三名解放军官兵,正在朝鲜对美作战,也许老石同志已参加了志愿军赴朝作战去了。”

杨兰郁愁的脸上露出笑容道:“但愿如此了。”

老局长:“杨兰同志能否在民政局短住几日。”

杨兰:“我嫁给老石就是老石的人,古语云千里嫁夫随夫去,老石的家乡就是我的家乡,我母子就不走了。”

老局长:“欢迎杨兰同志来我家定居,你在山东任什么职务?”

杨兰:“我们县妇联主席。”

老局长:“你是老同志,老党员了,是难得的革命人材,我上报我县组织部,发函调你的组织关系。”

                             第三十九集完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telescript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