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电视剧本创作室 | 招聘求职 |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老兵退伍依依不舍心理剧剧本(班
供电局员工年会小品剧本(营业厅
军旅题材部队班长退伍小品剧本
催泪感人老人小品剧本(营业厅的
关于施工安全的小品,关于工地安
消防部队节日活动演出小品剧本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关于施工安全的小品,关于工 6-22
医院细菌传播预防小品剧本 6-19
最感人的爱心传递公益正能 6-16
超级感人歌舞小品剧本(小女 6-14
保险公司员工正能量小品剧 6-11
互联网音乐剧剧本《大数据 6-8
最新部队军营八一建军节搞 6-5
电信行业音乐剧剧本(让生活 6-2
关于端午节表演的超级搞笑 5-31
经典幽默三句半台词,滑稽搞 5-29
修路行业情景剧剧本《公司 5-26
廉政群口快板书台词(永远跟 5-24
金店情景剧剧本《珍奇异宝 5-20
医院题材的情景剧剧本,医患 5-17
关于父亲的小品,父亲节小品 5-15
全国助残日主题小品剧本(我 5-12
建筑企业音乐剧剧本《公司 5-10
感人母爱的小品剧本剧本(人 5-8
关于宣传十九大七一建党节 5-5
建筑行业道路施工安全小品 5-2
经典搞笑禁毒小品剧本,关于 4-27
全国爱眼日活动宣传小品剧 4-24
世界环境日主题活动小品剧 4-22
适合世界无烟日宣传表演的 4-20
医院医生护士音乐剧剧本《 4-18
关于全面开放二胎策超喜剧 4-17
全国学生营养日宣传教育活 4-15
5.17世界电信日主题活动小 4-13
家庭和睦小品剧本,家和万事 4-11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电视剧本 > 古装电视剧本 > 战国枭雄神仙传奇
 
授权级别:普通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电视剧本-古装电视剧本   会员:战国枭雄神仙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7/3/13 15:13:13     最新修改:2017/3/15 10:02:30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战国枭雄神仙传奇
作者:贾继忠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视剧本、电视栏目短剧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第一集
   -2闪闪发光的龙宫在海水的深处出现,鱼虾等水族纷纷逃进龙宫......
      一条小白龙在宫门前玩耍,好奇地游出来观看,被大鱼一口吞食 .........
   -3 龙王在龙宫大摆宴席,龙子、龙孙、龟相、蟹将等正在传杯欢饮,蚌女、龙女  
歌舞......
       夜叉慌慌张张跑进来跪下。
   夜叉:启禀大王,大事不好了,那条恶鱼又闹事了,它追杀水族,已经吃到宫门啦!
   龙王:(发怒,把酒杯敦在龙案上)这个孽障,在东海上千年,也不知伤了我多少水族,本王念它是上古修成的一个精灵,屡屡宽容它,如今竟敢冒犯龙宫,真是没王法了,你速速点起龙兵不给它一点颜色,它也不知我王家的威严······
   虾精跌跌碰碰地跑进来
   虾精:大王、大王,祸事了!那鱼精把二太子的龙孙也给吃了·.......
   龙王:(气急败坏)啊——反了!反了!孩儿们,罢宴、罢宴、与父王速点兵将,擒杀那孽障,为我那可怜的孙儿报仇!
   龙生九子,有囚牛、睚眦、嘲风、蒲牢、狻猊、饕餮、狴犴、负屭、螭吻,众龙子纷纷起身。
   睚眦:王兄王弟们,抄家伙,把那恶鱼碎尸万段,方消我心头之恨!
   众龙子:(乱吼乱叫)杀了他、杀了他!
   九个龙子各寻兵刃,有刀、枪、剑、戟、斧、钺、钩、叉,领着一群虾兵蟹将涌出宫去。
   -4 大鱼正一头撞开宫门,众龙子龙兵一起涌出,把它击退,随后围住,众龙子抛出兵器法宝,击打在大鱼身上,大鱼巨吼,左冲右突,身负重伤,血水喷出,染红了海水,画面一团血雾弥漫开来......
   -5河南境内云梦山鬼谷
     此处三面环山,山上林木茂盛,山谷中有一条清溪流过,溪边有一排草房,树木自然生长围成一个院落。院中有六个简易桌案,有七个少年在桌案后读书。
   右首两个青年二十四、五岁,(字幕孙宾、庞涓)俩人边看书简,边小声指划研究。
   旁边桌案两个少年,约十七、八岁。(字幕苏秦)另一个年龄稍小。(字幕张仪)
   苏秦正襟危坐,默读。张仪趴在桌上睡觉。
   另一边桌上两个最小,一个十四、五岁,(字幕鲁仲连)傍边一个女孩也就十二、三岁,(字幕隐娘)
   隐娘:(小声)鲁师哥,我昨日晚课,入定后看见白光绕体,吓我一跳,一定神没了,你说怎么回事?
   鲁仲连:师父说,这是元神初现,不可理会,否则,容易入魔,也损修为。
   隐娘:那你呢?
   鲁中连:我被紫光照体,但我没出神,已觉有飞腾之象。
   隐娘:(情不自禁拍手)好呀、好呀!下次可不敢出神了。
   稍远,一个青年独坐一桌,专注看书,略为不满地看了一眼隐娘,皱了皱眉头,又回到书简上。(字幕公孙衍)
   五绺黑须一老者,从草堂走出,手持竹杖。(字幕、王栩又名王禅老祖此时号鬼谷子)见张仪睡觉,走过去用竹杖打了他一下。
   张仪一怔,惊起。众人窃笑。
   鬼谷子:梦见什么了?
   张仪:(慌乱)我、我、我梦见周公了。
   鬼谷子:周公说你什么了。
   张仪:周公说,你快回去吧,老师要打你啦。
   大家又笑了。
   鬼谷子:(故作严肃)我刚才也睡了一觉,也梦见周公了。
   张仪:周公说老师什么了?
   鬼谷子:我问他你去了没有,他说没见你。
   众人大笑。张仪也笑了,向大家做了一个鬼脸。
   鬼谷子:(也笑了)就你顽皮。
   说完,走到正中的椅子上坐下。
   鬼谷子:前几天给你们布置的作业都完成了吗?
   众弟子:都完成了。
   鬼谷子:那为师今天可要抽查了,孙宾!
   孙宾:(站起)在。
   鬼谷子:我考考你六韬中的文韬,何为六守?
   孙宾:一曰仁,二曰义,三曰忠,四曰信,五曰勇,六曰谋,是为六守。
   鬼谷子:具体说一说。你们大家都要认真听好,待会儿还要讨论。
   孙宾:(字幕)富之以观其无犯,贵之以观其无骄,付之以观其无转,使之以观其无隐,危之以观其无恐,事之以观其无穷。富之而不犯者,仁也。贵之而不骄者,义也。付之而不转者,忠也。使之而不隐者,信也。危之而不恐者,勇也。事之而不穷者,谋也。
   鬼谷子:(微笑点头)你坐下。(顾大家)你们要好好向你们的师哥学习,不光作学问还要学做人。庞涓!
   庞涓:(脸上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不快)在。
   鬼谷子:武王问太公曰,敌人围我,断我前后,绝我粮道,为之奈何?这是哪篇的?
   庞涓:回师父,这是虎韬里的疾战。
   鬼谷子 :太公是怎么回答的?        
   庞涓:太公曰,此天下之困兵也,暴用之则胜,徐用之则败。如此者,为四武冲阵 ,以武车晓骑惊乱其军,而疾击之,可以横行。
   鬼谷子:武王又问啦,若已出围地,欲因以为胜,为之奈何?
   庞涓:太公曰:左军疾左,右军疾右,无与敌人争道,中军迭前迭后,敌人虽众,其将可走。就是说,我方左翼军队,迅速袭击敌人左翼部队,我方右翼军队,迅速袭击敌方右翼军队,不要与敌军争夺一地之失,中路军轮番攻击敌军的前后部队,这样,敌人即使人数众多,其主将也只能迫于形势而败退。
   鬼谷子:(点头)不错,你坐下。苏秦!
   苏秦:(站起)弟子在。
   鬼谷子:你说说什么叫捭阖?
   -6 魏国丞相府
   魏国丞相公叔痤病势沉重,卧在床上。
   卫鞅进来施礼。
   卫鞅:弟子见过恩师。
   公叔痤:(有气无力)坐那吧!
   卫鞅:恩师,这几日感觉好些了吗?
   公叔痤:(摇摇头叹息)唉——大王为我请了十来个大夫都看过了,没什么起色······
   卫鞅:弟子认识一个卫国的大夫,乃扁鹊的传人,医道甚高,弟子前几日已差人拿着我的书信,骑快马去请了,估计三、五日就到了。
   公叔痤:老夫也颇知阴阳医理,此病恐怕已非药石可医了。让你费心了。
   卫鞅:这是弟子应该做的。老师也不必太多虑了,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老师只要心境平和,静养服药,很快就会好转的。
   公叔痤:死生有命、富贵在天,顺其自然吧。本来呢,秦君已死,太子渠梁新立,正是秦魏两国国势转折的一个契机,唉——这病把什么都耽误了。
   卫鞅:恩师、身体要紧,这些事只能往后推一推了。
   公叔痤:田公这一故去,魏国在诸侯各国的地位也有所下降,秦国又屡屡进犯我西河之地,这心静不下来啊!
   卫鞅:秦国连年征战,国库空虚,守尚可、攻无力,应该不足虑也。只是魏国目前,虽有贤才,象田子方、段干木,有圣人之名,却无圣人之功。魏成、王错,有将相之材,却无将相之奇才。所以魏国守成可待、建功难矣。
   公叔痤:(颔首)你说的有道理,可秦国仍然虎视河西之地,大有“必欲得之而甘心”,容不得丝毫的懈怠。国内连我在内却无“得一人可制天下”之才,现今时势,强则存、弱则亡,魏国前景之暗淡堪忧啊。
   卫鞅:学生以为,国之道,首在君次在臣。臣贤与不贤,才显与不显,在君上识与不识,用与不用,此在君不在臣。君有识贤之能,贤才方至,君有用贤之能,贤才可用。否则,太公只能垂钓于谓水,是一渔翁,伊尹只能隐身梓氏,不过一师仆而已。
   公叔痤:你说得对呀,诸侯之成霸业,必先有贤君次及贤臣,魏王不谓不贤,然我屡次荐你,却不得重用,魏之兴衰由此始矣!
   卫鞅:(起立拱手)老师言重了,鞅蒙恩师教导提携,虽有所成,但距贤良尚远,弟子刚才妄言了。
   公叔痤:不、不、不,你我师徒多年,知弟莫若师,你的才能,为师清楚得很。如有机会,老夫还要向魏王力荐,这关乎国运兴衰,绝不是小事。
   卫鞅:(再揖)多谢恩师,如师所愿,弟子当竭精殚思、鞠躬尽瘁,为国尽忠,以报师恩。
   管家进来施礼。
   管家:老爷,宫里来人说,大王要来探病。
   公叔痤:那你安排一下,以候君上驾临。
   管家:是,老爷。
   卫鞅:(躬身)既然君上要来,学生告退,改日再来侍候老师。
   -7 云梦山鬼谷
 
   鬼谷子正在考核弟子
   苏秦:捭阖者,乃阴阳......
   鬼谷子:不必背书了,只说理解就可以了。
   苏秦:是。捭阖,就是开启与闭合,是阴阳变化的法则,张开到了一定的程度,就要闭合,闭合之后,就又开始开启。如此循环往复,运动不息,世间万物虽然无穷无尽,然而都有其自身发展变化的规律,有阴就有阳,有柔就有刚,有开有合、有弛有张。
   所以,圣人要始终把握事物发展变化的关键······
   -8  (镜头摇出,掠过山谷树木到山巅)
   山巅平坦处有一个四合院,门上方有一块匾,上书“涂山祠”。间或有狐狸出入。镜头转进,院内有树有石凳石桌之类,三间瓦房,内有供桌石床,有香炉燃香。正中一幅彩绘壁画,画上有大禹携其妻涂山氏(九尾狐)驱龙治水的故事。
   下方一只银白色的巨狐在睡觉。
   -9  远方天际,一人坐大鹰飞来,落在山巅。
   几只狐狸惊窜进院,把院门关住。一只跑进来稟报银狐。
   狐狸:师祖,有人骑一只大鹰来了,十分凶恶。
   银狐一惊而起,一道白光闪现,变成一个俊美的青年。(字幕涂贤)
   涂贤:不要惊慌,待我看上一看。
   涂贤跃上屋脊,隐身而观。
   大鹰落在离祠不远的空旷之地,走下一个三十来岁农夫模样的人,穿蓑衣戴草笠,腰插一把短斧,足蹬一双草鞋。他定睛看了一会儿涂山祠,稽手为礼,没有进来。走到山边,看到鬼谷子的草屋,欣然而笑。回身把手一招,大鹰变小飞到他手中,竟然是个木鸢,他叠起揣进怀里,步下山巅。
   -10  镜头回到鬼谷子的院中,张仪抓耳挠腮、频频举手。
   鬼谷子:(看见后,摆了摆手) 苏秦你先坐下吧,理解得不错。张仪,你想说什么吗?
   张仪:(站起,不好意思的说)  老师,我们俩是一起学习研究的,他要说完了,我说什么,所以忍不住也想说两句。
  (大家都笑了,鬼谷子也笑了。)
   鬼谷子:那好你就说两句吧。
   张仪:那我就接着苏秦的说,如果采取捭,就是开启之法,那么就必须要周到详细。如果要采取阖,就是闭合之法,那么就必须缜密。周详缜密的关键,在于精妙地合乎自然规律,开启是为了了解对方的真情,闭合是为了结交对方的诚意,所以这些都是为了衡量对方的实力权谋。
   张仪说到这里,有些口干,
   张仪:(吧嗒吧嗒嘴)老师,我先喝点水,回来再说。
  (也不等鬼谷子答应,就跑进屋里去。鬼谷子和大家都笑了)
   鬼谷子:这小鬼头一点儿形状也没有。那苏秦你接着说吧!
   苏秦:(站起)那我接着师弟的说吧!捭阖者,也就是开启、闭合,是万物运行的规律,也是游说之术变化的法则。游说者,必须事先缜密地审查对方的变化。口是心灵的门窗,心是精神的主宰。人的志向意愿、爱好欲望、智慧计谋,都要口这个门户来表达,因此,用开启和闭合来把守这个关口,来控制语言的出入。
   这时,忽听外面有人唱歌,其声音高亢嘹亮:
   咦——呀!
   声音由远而近。
   大家都向外面张望倾听,张仪从屋里跑出来。
   张仪:师父,我出去看一看来。
   张仪第一个跑出去,大家都站起来跟出去。
   -11  魏国相府
  (字幕 魏惠王后称梁惠王三十多岁)在相府下辇轿,进相府。
   相府护卫管家仆从俱跪下行礼。
   魏王:丞相在哪里,速引寡人前去。
   管家:是,大王请随小人来。
   管家在公叔痤的卧室前,躬身开门。
   魏王摆手示意其他人不必跟进,只身进卧室。
   公叔痤在床上挣扎着做起。
   魏王在床前椅子上落座。
   魏王:相国请便,不必起身、不必起身。
   公叔痤:承蒙君上惠顾,老臣何敢当。
   魏王:(垂泪)相国为国日夜操劳,不想病势竟这般沉重,这是寡人之过、寡人之过呀。
   公叔痤:自田公离世,臣本应为君分忧,为国尽力,怎奈皇天不佑,今病入膏肓,恐不久于人世。望我王举贤任能,图霸业、服诸侯,成就千秋功业,臣于九泉下亦安心矣。
   魏王:相国于寡人真是忠心可鉴日月啊,假如真有那么一天,相国弃寡人而去,不知何人可继相国之位?
   公叔痤:臣不知大王问得是继相位之人,还是能富国强兵、一举而图霸天下的人呢?
   魏王:寡人不知相国此话怎讲?
   公叔痤:可继相位者众,田子方、魏成、王错等等,都可勉强胜任,可是,富国强兵,使君上图霸天下的人只有一个。
   魏王:(急切)何人?可在魏国吗?
   公叔痤:此人现今正在魏国。
   魏王:那太好了,相国快说是何人?
   公叔痤:恐怕老臣说出来,君上却不肯用啊!
   魏王:此人既是贤才,寡人求之不得,焉有不用之理。
   公叔痤:这个人就是老臣门下,中庶子卫鞅是也。
   魏王:(一下泄气)他呀!年纪轻轻,行吗?
   公叔痤:卫鞅年纪虽轻,实当世之奇才,君上如能举国听任之,其作为胜老臣十倍不止,君上万万不可轻视他呀!
   魏王:(支吾)嗯——不是已经任命他为中庶子了吗?再假以时日,考察一下。另外,如此大事,寡人也要听听其他大臣的意思,兼听则明吗!
   公叔痤:(沉吟了一会儿)君上如不用卫鞅,就杀了他。此人不会久居人下,在这里不受重用,必然要出走邻国,到那时,一旦为他国所用,必会危害我国呀。
   魏王:(应付)既然相国说了,寡人照办就是。
   公叔痤有些劳累,颓然倒在床上,大口喘气。。
   魏王:(忙握住他的手)相国怎么样了?怎么样了?来人!
   公叔痤:不碍事、只是有些累了。
   外面进来几个人,有管家医师上前照料公叔痤······
   一个宫中侍从进来禀报
   侍从:启奏大王,公子昂上将军有事要见大王。
   公叔痤:老臣没什么事,大王不要因为老臣耽误了国事。
   魏王:(起身)那相国就安心静养,寡人过几日再来探望。
   -12,    魏王出了相府,(公子昂后称魏昂、魏章二十来岁)迎上。
   魏王:有什么要紧事吗?
   公子昂:秦国来人说,秦国新君渠梁正在招贤纳士,这是抄录的秦国招贤榜文,请君上过目。
   魏王接过书简,展开观看。
   -13  云梦山鬼谷
   山间小路上,有个青年正向茅屋走来。他边走边唱:
             高卧白云山下,明月清风无价。
             壶中玄奥,静里乾坤大。
             夕阳看破霞,树头数晚鸦。                                                  
             花阴柳下,笑笑逢人话。
             剩水残山,行行到处家。
             凭咱茅屋任生涯,笑他金阶玉露滑。
   鬼谷子与众弟子拥在门口。
   张仪:师父,是个砍柴的来了。
   鬼谷子:(微笑)这可不是个砍柴的,他乃墨翟公的弟子禽滑厘。
   禽滑厘已走到面前,向鬼谷子躬身施礼:
   仙师一向可好,晚辈这厢有礼。
   鬼谷子:(向前拉住)好、好、贤侄,几年不见,越发俊朗了。不必多礼,快里面请。
   众人一起又回到院里。
   鬼谷子:贤侄从哪里来,尊师可好?
   禽滑厘:从泰山来,吾师安好。
   鬼谷子:(对众弟子)你们好好地温习功课,不许懈怠,老师要陪客人坐一会儿。
   隐娘:(上前拉住鬼谷子)师父、师父,你还没考我呢?
   鬼谷子:别调皮,有客人在。
   禽滑厘:(惊喜地摸着她的头)咦,还有个女孩儿,不妨不妨,你叫什么名字?
   隐娘:我叫隐娘,师父给起的名字,好听吗?
   禽滑厘:(蹲下)好听好听,你学了些什么呀?跟师哥说说。
   隐娘:好呀好呀,你听着,术者,心气之道所由舍者,神乃为之使。九窍,十二舍者,气之门户,心之总摄也······
   鬼谷子:好啦好啦,师父有事要和客人商量,你跟师兄们下去研究讨论,回头师父再考你,听话。
   隐娘嘟着嘴走开。
   鬼谷子与禽滑厘进屋中草堂坐下。
   鬼谷子:这隐娘本是晋国智氏之后,那智伯为韩、魏、赵三家所灭,智氏惨遭灭门,几代单传,他父亲临终时死在郊外,我恰好路过,他托我抚养这个孩子,我就领她上了山,距今已有五年了。我见她有些灵根,着意往修炼方面引她。但于成仙一道,恐怕日后只有她与鲁仲连有些成就。
   这时,孙宾与公孙衍拿着茶具、开水进来,鬼谷子便不说了,换了话题。
   鬼谷子:贤侄,此番来必是有事?
   禽滑厘:前些日子,南华真人庄师到我们那里,说是在东海瀛洲仙岛筑台讲经,遍邀三山五岳有道之士前去论道,昨日已与各位仙师前往了,嘱弟子前来邀请仙师,不知仙师可愿去?
   孙宾、公孙衍倒罢茶退出。
   鬼谷子:既是南华真人和翟公相邀,我岂有不去之理。只是这些弟子我得找个人托付一下。稍后即可。
  (鬼谷子走到香案上取了一炷香点燃,插到香炉里)
   鬼谷子:我们何时动身呢!
   禽滑厘:仙师既然应允,那我们何不现在就走呢!
   鬼谷子:也好。早去早回,我是怕贤侄旅途劳累,可否在谷中歇上一、两日。
   禽滑厘:(笑道)修道之人岂有劳累之理,修炼、修炼,静修、动炼,入世、出世,不入不出。
   一道白光闪现,现出一个俊秀的年轻人,涂贤。
   涂贤:(向他们行礼)晚生拜见两位仙师。
   禽滑厘:(忙起身答礼)不敢、不敢,尊驾是······
   鬼谷子:(笑着介绍)他是涂山氏的后代,也在此山修炼,与我是邻居也是朋友。叫他涂贤即可。
   禽滑厘:(一听涂山二字就明白了)原来是涂贤兄,幸会、幸会,不才,禽滑厘。
   双方叙礼落座。
   涂贤:奥,原来是墨翟仙师的高足,我听王师提起过、久仰、久仰。
   鬼谷子:我要出山访友,这帮弟子又要劳烦你多照顾,拜托了。
   涂贤:仙师放心,弟子理应效劳。只是不知何时能将弟子收录门墙,那样师父出去就不必这般麻烦了。
   鬼谷子:非是老夫不愿,只是道友已成气候,我不敢托大呀!                     
   涂贤:这些年与老师相处,聆听教诲,获益匪浅,其实我早就是你的门人了。
   鬼谷子:其实于仙道,我也是初窥门径,这番见了南华真人,如果再见了太上老君,讨教一、二,定能悟出些名堂,回来再和你切磋吧!
   -14  魏相府外
   魏王:秦国招贤,公子怎么看?
   公子昂:也没什么稀奇,原先诸国都这么干过,耗费钱粮不说,结果鱼目混珠、良莠不齐,也没见有什么高人,大多都是沽名钓誉、哗众取宠,故作高深之辈。招贤还是刻意访求,切合实际一点。
   魏王:秦魏边事如何?
   公子昂:已经加强兵力,着意防范,好像没什么动静。
   魏王:中原诸国如何?
   公子昂:自从齐国称霸,五国相从,还没发生什么太大的战事。对啦,大王,相国病情如何?
   魏王:(摇头)非常不好,人都糊涂了。恐怕不久于人世。
   公子昂:糊涂了?怎么个糊涂法。
   魏王:(苦笑)我问他,他之后谁可继任相位,你猜他向我推荐了谁?      
   公子昂 :谁?
   魏王:他竟向我推荐了卫鞅那个毛孩子,你说他不是老糊涂了吗!
   公子昂:(沉吟半响)这个卫鞅跟我也很熟,经常与我讨论列国政治,倒是有些真才实学,君上不妨试他一试。
   魏王:你也这么看?荒唐。
   魏王不悦,拂袖而去。上辇回宫。
   -15 云梦山 鬼谷
   鬼谷子一身道装,背药囊、提蒲团、竹杖,在院子里与弟子道别。
   鬼谷子:为师有事要出去几天,你们勤习苦练不可懈怠。早晨练剑习武,打熬筋骨,上、下午读书研讨,晚上静坐吐纳、修炼元神。孙宾你要用心督导,还要照顾师兄弟们的饮食,如果出现差错回来唯你是问,出外采购等事宜,就找你涂师兄即可。
   孙宾:师父放心吧,我一定尽心尽力。师父多会儿回来呀?
   众弟子围上来,七嘴八舌地说些话。
   鬼谷子:多则一月,少则半月,就回来了。你们要听孙宾的话,我一回来就考试,不及格小心挨板子,都听明白了吗?
   众弟子:听明白了!
   鬼谷子:那就别出来了,我们这就走了。
   -16  公叔痤在床上碾转反侧,突然大喊:来人!
   管家、侍女涌进。
   管家:老爷,什么事?
   公叔痤:快去找卫鞅,叫他速来见我。
   管家:诺。
   -17  清溪鬼谷
   鬼谷子和禽滑厘边走边谈,沿着羊肠小道向山上走去。
   鬼谷子:涂贤是个狐仙,与我相识十几年了。初始,它老来偷听我讲课,我察其并无恶意,行止也合人道,上圣说,三界中凡有九窍者皆可成仙,也合仙道,就没去理会他。后来,它现身向我请教,我就指点它些道理。却没有收归门下。一则分属异类,二则,它师法自然,道已通玄,我不愿以外物损其修为。所以是半师半友。
   禽滑厘:此既是老师豁达之处,正如真人所言;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也   。
   鬼谷子:我离庄师所言还差得远呢   
   禽滑厘:其他几位弟子也都有些来历吧?
   鬼谷子:那个孙宾,是兵家之祖孙武子的后人,孙武得道后,隐居九仙山师从广成子,我俩也是朋友。孙氏一族已经败落,北迁后,就剩这么一个独苗,孙子托我照料,此子天性忠厚,也聪明,虽然还有红尘劫难,日后也是我道中人。那个公孙衍,家在阴晋,也是个富家子,慕名而来,我见他心诚也聪睿,就也收归门下。那个小的鲁仲连,原是齐国稷下学宫的,拜在我的故友徐劫门下,这孩子天资过人,十二岁就辩倒齐之名士田巴,人称千里驹。一时名气不小,我爱其才,领回山上。
  (这时,已到山巅}
   鬼谷子:咱们走吧。
   禽滑厘:(从怀里取出木鸢)王师怎么走?
   鬼谷子:我有蒲团,可乘而游之。
   禽滑厘把木鸢望空中一掷,即化成一只大鹰,跃上鹰背,向北飞去。
   鬼谷子也把蒲团望空中一掷,跃上蒲团,乘风追去。
   -18  魏国卫鞅家
   卫鞅正与朋友(字幕徐尚)在家饮酒。
   徐尚:公叔相国病情如何?
   卫鞅:(摇头叹息)唉——恐怕是不行了。
   徐尚:鞅兄,在魏国并不得意,往日仰仗相国提携,如果相国一旦弃世,不知兄作何打算?
   卫鞅:当今之世,列国纷争,各国都在网罗人才,相国与我有知遇之恩,相国在不忍弃之而去,相国如果故去,我也打算另谋出路,徐兄以为去哪国更好?
   徐尚:现今齐王成霸,五国附之。唯秦国地处西戎偏僻之地,被中国摈弃,不与通好。近来听说,秦王赢渠梁出招贤令,言宾客群臣有能出奇计强秦者,授以尊官、封之大邑。不知鞅兄可愿前往?
   卫鞅:我也久有此意,只是秦国没有熟人,贸然前往,也没有落脚和引荐之人啊!
   徐尚:实不相瞒,我有个亲戚正在秦国,叫景监,前几日来信说,魏国如有贤才,可代他招致去秦,如蒙重用,荐者有赏。他是秦王的近臣,并且主持这次招贤的事宜。鞅兄以为如何?
   卫鞅:真要是这样就太好了,我们不妨前去一试。
   徐尚:弟愚钝,不堪大用,兄负定国安邦之大才,一旦入秦,必能尽展所学,建不世之奇勋,弟也跟着沾光,混个出身呗。
   卫鞅:兄何必过谦,若论出将入相,弟不敢谬赞,然兄制一州郡,却又绰绰有余。
   徐尚:(大喜)真如兄所赞,弟平生愿足矣!
   外面传来急促的马蹄声,渐行渐近,似乎停在卫鞅家门口,好像很多人,敲门声很急。
   二人吃惊,相顾愕然······
   -19  瀛洲仙岛,在大海波涛中显现,岛上山形高耸、云雾飘渺······
   岛上有楼台亭阁、奇石异树,仙女、仙童、散仙出没······
   山巅之上,临海一亭中,南华真人(字幕庄周)与(字幕墨子墨翟}正在品茶。
   墨翟:(喝了一口茶放下)真人的茶真是绝品呐,我游遍天下还没喝过这么好的茶。
   庄周:翟公夸奖了。对啦,翟公一向游历天下、排忧解难,不知有何心得?
   墨翟:心得也谈不到,不过是“纷纷扰扰皆名利,算尽机关贪与嗔”。
   庄周:我辈修行,有入世出世之说,翟公所为,却也功德无量啊!
   墨翟:功德也算有一点,却无济于事。正如圣人所言,阴盛则阳衰、阳盛则阴衰,物极而反、否极泰来。当今之世,杀伐不断、血雨腥风,非得一圣人出世,方可天下太平啊!
   庄周:(微微一笑、摇了摇头)此时非彼时,此道非彼道。当今之世,恐怕商汤周武复生,也难周全,非得一恶物临世,以暴制暴,方能了断这一番杀劫啊!    说来有趣,这人间如此,原来这天上也不消停。前几日,我去离恨天李老君处听他讲经,经没听完,那天宫却乱成一团了。
   墨翟:咦,这天上乱从何来啊?
   庄周:(笑道)说来离奇古怪、看到匪夷所思。那下方傲来国有个花果山,女娲娘娘补天时遗下一块灵石,在那山下经几万年日精月华,产下一个石猴。后来,那石猴不知在哪里修成仙道,上天列入仙班,却又不守天规,祸乱了天庭,普天神将竟然不能降服,竟连三十三天都不得安宁呐!
   墨翟:后来怎么样了?
                                                                                    (第一集完)  
   第二集  
   -1  墨翟:后来怎么样了?
   庄周:后来,玉皇大帝派人把老君请了去,我也就回来了,不知现在怎么样了。
   墨翟:(慨叹)看来,天道、仙道也有种种变数,与人道也没有太大的区别······
   庄周:(站起)奥、是王栩道友来了。
   -2  远处云端里,禽滑厘乘飞鹰、鬼谷子坐蒲团,徐徐降落海岛山巅。
   -3  魏国卫鞅家
   卫鞅:(开院门 见是公叔痤的管家,拱手)院公,来鄙所可有贵干?
   管家:(还礼)老爷唤先生速去相府。
   卫鞅:(沉思片刻)请院公稍后,待某更衣便去。
   卫鞅关了院门,回到房中。
   徐尚:什么人?可是急事。
   卫鞅:相府管家。说恩师召唤,还要我速去。
   徐尚:什么事说了吗?
   卫鞅:没说。
   卫鞅在地上来回踱步,陷入沉思。
   徐尚:怎么?兄以为有什么意外吗。
   卫鞅:喜忧掺半吧。
   徐尚:怎么说?
   卫鞅:喜者,魏王召见我,但不可能是管家来传我呀!
   徐尚:那忧呢?
   卫鞅:既不用我,又来传我,会不会要杀我。
   徐尚:(大惊)那便如何是好,我们赶快逃吧!
   卫鞅:逃是逃不掉的。既然逃不掉,那就只能去面对了。只要巧于应对,还有转机。
   -4  瀛洲仙岛
   鬼谷子、禽滑厘走上亭子。
   庄周、墨翟起身相迎。
   鬼谷子:(施礼)王栩拜见仙师。
   庄周:(还礼)王师太客气了,快请上座。
   鬼谷子与禽滑厘又分别同庄周、墨翟见礼。
   落座后,仙童上来奉茶献果。
   鬼谷子:听说真人设坛讲经,不知我们来迟否?
   庄周:(笑道)不迟不迟,恰逢其时。真人真人,其实不真。
   鬼谷子:(也笑道)真人之道,玄而又玄。贫道之道,难免沾些荤腥气。
   墨翟:(也笑)我是肉也吃得、酒也吃得、田也耕得、工也做得,不知仙道可否还有进境?
   庄周:贫道当年梦而化蝶,不知是我梦蝶,还是蝶梦我。我等修道是玄门,玄而又玄自在身。我是清风谁是我,来去不问晨与昏。诸君修道,自在道中,道不可问,问即不是道。
  ( 这时,海面波涛忽起,巨浪滔天。现出一条大鱼,大鱼左右又跳出无数的龙兵······
   -5  远方天际一声巨雷炸响,无数的天兵天将打斗而来······
   -6  众人俱惊疑,齐看庄周。
   庄周一招手,飞来一片苇席。
   庄周:众位道友,巧逢机缘,快快上席,与我一观如何!
   庄周、墨翟、鬼谷子、禽滑厘一起跃上苇席,腾空而起。
   -7  海面巨浪滔天,鲲鱼破浪跃出,浑身是伤,众龙子龙兵围堵杀来,鲲鱼左冲右突,龙兵们忽进忽退,一时也奈何不了它······
   -8  天上
   托塔天王、二郎神、哪吒等一干天兵天将,正与孙悟空打斗,那神猴全然不惧,挥舞金箍棒与众神打了个难解难分,渐渐逼近海面。
   -9   魏国相府
   卫鞅随管家急匆匆进了相府。
   卫鞅机警地四处查看,见并无外来的兵卫,心里便踏实了。进了公叔痤的卧室。
   卫鞅:(施礼)学生见过恩师。
   公叔痤:(摆了摆手管家等退下)你坐吧,我有话对你说。
   卫鞅:(坐下)是,老师请讲。                                               
   公叔痤:魏王刚刚来探病,问我何人可继任相国,我着实夸了你一番,希望魏王能重用你,可惜他不以为然。
  (公叔痤停顿,目视卫鞅)
   卫鞅:(心领神会、微微一笑)感谢恩师盛情,可王既不重用我,一定有王的道理。我现任中庶子,一定忠于职守,勤于国事,时日既久,王必能知我贤愚,或许那时再重用我,也未可知。
   公叔痤:(也勉强一笑)我知你决非池中之物,王如不用你,你定会弃魏而去。我劝王用你,并无私心,也是为国为君。王今不用你,你必出奔他国,日后,必不利于魏国,所以,我又劝王杀你,也是为国为君。荐你杀你,是我尽忠,如今又告诉你,是全义。王已经答应我杀你,你快逃命去吧!
   卫鞅:老师真乃忠义之人,令学生敬仰。不过,我也没必要逃什么命,王既然认为我不堪大任,他又有什么必要杀我呢!
   公叔痤:(想了一下)嗯,你说得有道理。是啊,他既然不用你,又何必杀你呢。
   -10  天上
   天际尽头,太上老君坐青牛冉冉而来。
   庄周:(看到老君后)太上老君来了,诸位稍候,待我前去问个明白。
   鬼谷子:仙师代我等向太上问安,如能引荐我等拜偈天尊,真难得之机缘啊。
   庄周:一定、一定。
   -11  庄周腾云而上,迎着太上老君行礼。
   庄周:老师,何往?
   太上老君:(约住青牛)是庄周道友啊,这不妖猴作乱,玉帝着我前来助阵吗!你不是开群仙会吗,众仙都到了吗?
   庄周:来了一些,还没到齐。几位道友在下面想见老师一面,不知老师能否现身赐教呀!
   老君:都是修道的,哪有那么多尊卑礼数,见见何妨。
   -12老君与庄周驾云来到苇席前。鬼谷子等躬身施礼。
   众人:晚辈见过天尊。
   老君:(还礼)各位道友不必多礼,我等俱是修道之人,何必讲究这些俗礼。     
   庄周一一引见。
   庄周:这位是墨翟道友,非攻兼爱,天下知名。
   老君:墨翟公善行遍于天下,其道乱世难行,其后千五百年,天下道者皆奉为楷   模。
   墨翟:(微笑)吾之道天下人知之,而不能行之。天尊之道天下人不知之,却能道行天下,为何?
   老君: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庄周:这位是鬼谷子王栩,其游说纵横之术古今无出其右者,本经阴符七篇所述修炼之法,乃我道家心中有却笔下无之术。
   老君:孙子曰,兵者诡道也,而王师之道更在其上也。本经阴符之术,当为我道家后辈启蒙诠释之学,为此老庄当敬之。
   鬼谷子:(笑道)晚生之诡道,乃入世之正道。入世、出世皆在我道中,天尊能容否?
   老君:(也笑)能容、能容,吾道之大、无所不容。
   庄周:这位是墨翟公的弟子禽滑厘,精于百工、术数之学,也是我道中人。
   禽滑厘:(躬身)晚辈学识浅陋,愚昧之处,还望天尊指点迷津。
   老君:道友身体力行,正是我辈修行之本,甚好甚好。
   -13  海上
   鲲东奔西逃,龙兵一时也制它不住。这时,龙王现身在門旗下,看了看天上,对掌旗的睚眦说:鸣金收兵。
   睚眦:这恶物已经奄奄一息,最多支持一个时辰,何必收兵呢!
   龙王:你没见这天上神将与齐天大圣打得难解难分吗,我们哪个也惹不起,万一发生点误会,倒霉的还是我们。(用手一指鲲)这恶鱼重伤挣命,估计也活不成了,跑它是跑不掉了,改日再杀它也不迟。
   睚眦:诺。鸣金收兵!
   虾将鸣金,龙子龙兵卷旗收兵。海面恢复平静。
   鲲半死不活,遍体伤痕,漂在海面上喘息······
   -14  东海上空
   孙悟空仍与众神激斗、难解难分······
   太上老君与众人在远处观看。
   太上老君:(对众人)这妖猴神通广大,众神将看来一时还无法取胜,待老道助他一助。
   老君坐上青牛,腾云而上,从袖中取出一个金光闪闪的圈子,往下打去,正中孙悟空的头部。
   孙悟空:(抱头)哎呀不好,有人暗算老孙。
  (孙悟空旋了几旋,栽下云头。金箍棒落下,化成金针又钻进它耳中)
   众神将扑上,祭出刀枪,纷纷砍刺在孙悟空身上,盔甲衣衫俱碎,落向海面。
   中有一粒仙丹、一枚仙桃落在鲲的上方,鲲张嘴一口吞下······
   哪吒祭出捆仙绳,把昏迷的孙悟空捆了,众神欢呼······
   托塔天王:(上前向老君道谢施礼)多谢天尊相助。
   老君:天王不必客气,快上天复旨吧 。
   众天兵天将得胜升天。
   太上老君:(看着鲲鱼慨叹)呀!造化造化,这孽障竟然有此奇缘。
  (掐指一算)是了、是了,原来这周朝八百年的江山,竟然终结在这个恶物的身上。
   -15  魏国墓地
   长长的一列送丧的队伍,一眼望不到边。
   哀乐齐鸣,纸钱撒的满天都是。
   墓地,以魏王为首的魏国的达官贵人,依次在墓前致祭。
   卫鞅也在长长的队伍后边。
   这时,徐尚从后面赶上来,把卫鞅拉在一边。
   徐尚:(低声)鞅兄,丞相已西去,趁着他君臣无暇他顾,我们何不趁机······,否则,恐怕再无机会了。
   卫鞅:徐兄说得有理,回去速做准备,我们连夜就走。
   徐尚:我们没有通关索引,如何出关?
   卫鞅:数月前,我为公子昂出关购军需,伪造了一个,蒙混过关,那个真的还在我手里。
   徐尚:(大喜)鞅兄果然料事如神,跟着你,再不发达,那真是撞鬼了。
   卫鞅:行啦行啦,别捧了,事情紧急,快去办吧。
   -16   夜晚
   卫鞅家门口停了两辆马车,卫鞅与徐尚及仆人正往车上搬东西。
   装完车,卫鞅与徐尚坐在第一辆车厢里,仆人驾车而去。
   两辆篷车一前一后迅速消失在夜幕中······
   -17  东海上空
   太上老君与众仙在云端,观看鲲鱼的变化······
   鲲身上泛起一片金光,左右翻滚、上下腾跃,突然一声巨响,两只鱼翅上下摆动,越拍越大,海水波涛汹涌。不一会儿,大鱼飞出波涛,摇摇摆摆向远方飞去·····   
   -18  太上老君:各位道友,此物已成气候,此后一百五十年杀劫,俱应在此物身上,诸位,有尘缘未了者、杀劫未尽者、了道成仙者,俱应在它身上。
   墨翟:天尊这话什么意思,还请明示。
   太上老君:(捻须而笑)天机不可泄露,列位日后便知。
   鬼谷子:天尊所言,是我等入世修炼、还是出世修炼之时?
   老君:出世、入世俱在“象”中。了道成仙修炼之法,虽然各有不同,但都难逃一个“缘"字。望各位珍重,贫道要回宫向玉帝交令了。(拱手)各位就此别过。
   众仙:(拱手)天尊好走。
   老君坐青牛腾云而去。
   -19   鲲在空中越飞越小,越飞越快,。
   前面出现了一个海岛,岛上有一座高山,鲲徐徐降落,落下后已变成一只金翅大鹏雕。
   - 20秦国招贤馆
   秦国大夫景监与卫鞅、徐尚对坐交谈。
   景监:先生此来,欲以何术教吾君,还请先生略陈一二,下官好向大王禀报。
   卫鞅:当今列国大势,强势首推齐、楚、燕、赵、韩、魏,此六国物产丰富、土地肥沃、农耕发达。秦地处西戎,远离中原,盐铁、粮食俱受制于人,若想图霸天下,非逐鹿中原不可。然秦东有强魏扼守西河之地,阻秦出关之咽喉。南有楚国,地大兵强,威加秦之胸腹,使秦难得舒畅之气。若想气舒喉展,非得强兵破困而出。强兵必先富国,鞅之术,即授君王以富国强兵之策也。
   景监:(大喜,起而奉揖)先生果非凡人也,先生所言,正吾君上日夜渴求,而不可得之术也。先生与徐兄且安坐,待下官即刻进宫禀明君上。
   -21  华山 山洞里
   一条白蛇与一条青蛇反复盘旋,许久,变成白青两团光芒,落地化作两个女子,盘膝打坐。
   一条花蛇爬进洞里,化作人形,是个俊男。
   白蛇:花儿,我和青儿要闭关修炼,你把洞门堵上,不要让外物惊扰我们。
   花蛇:二位姐姐要闭关多长时间呀?
   白蛇:少则十年,多则百年。                                                          
   花蛇:那不吃东西了吗?
   青蛇:闭关还吃什么东西。
   白蛇:我们不在,你要自己照顾自己,二百年的修行来之不易,要珍惜。
   花蛇:放心吧,我都二百岁了,会照顾好自己的。
   青蛇:勿进血食,有损修为,素食养性,隐于深山草泽,可免天灾。
   白蛇:你青姐姐的话要牢记,否则,悔之无及。我知你天性顽劣,没了我们的管束,恐怕生出祸端,我这里还有当年我们得道时,所服的仙草一瓣,吃了可延寿百年,不须进食,万一有什么意外,也可救急。
   花蛇:谢谢两位姐姐,我一定看好洞府,好好修行,不会出事的。
   白蛇:(从囊中取出一个小葫芦,给了花蛇)那就好,你先去吧。
   花蛇出了山洞,运功搬石把洞门封了。
   高高兴兴地上了山巅,望着山下的村庄,脸上现出羡慕的表情。
   花蛇:(自语)这二百年可苦了我了,如今已经成仙,何不下山逛逛呢!仙草就这么一根,吃了可就没了,先藏起来。还是留给姐姐他们吧。她们太苦了。
   -22  秦国皇宫
   卫鞅随景监入宫,秦王赢渠梁在宫门迎候。
   卫鞅:(下拜)臣下见过大王。                                               
   秦王:(以手相搀)先生不必多礼,快请上座。
   卫鞅:谢大王赐座。
   秦王:闻先生乃当今大才,公叔相国临终荐于魏王,可叹魏王不识金玉,失之交臂。今先生弃魏来秦,真鄙国之幸也。
   卫鞅:大王过奖了,臣下不过一士子,弃魏来秦,实大王礼贤之诚所感召也。
   秦王:不知先生当以何策教寡人。
   卫鞅:帝王之道,须从三皇说起,不知大王愿闻乎?
   秦王:寡人愿闻其详。
   卫鞅:帝王之道,首推伏羲先皇,。其母华胥,在雷泽这个地方,踩了一个大脚印,据说是雷神的足迹,因而怀孕,十二年后,生伏皇于仇夷。伏皇创历法,教民渔猎,驯养家畜,烹饪食物,制婚嫁仪式,始造书契,发明陶埙,琴瑟乐器,任命官员,受天命,始创八卦。据说伏羲人首龙身,与女娲同为人类之祖。
   相传,伏羲在宛丘,即今淮阳附近······
   卫鞅见秦王已昏昏欲睡,便住口不说。
   秦王:(听不见说话声,睁眼一看)先生怎么不说了?
   卫鞅:见大王困倦,臣改日再奏吧。
   秦王:也好,先生请便。
   卫鞅躬身退出。
   秦王:(对景监不悦)你这推荐的是什么人?吹牛也得有点资本啊,这连牛都不会吹,简直是催眠曲。岂有此理!
   秦王拂袖而去。
   -23  华山下 阴晋 曲阳镇
   (全景远镜头)五百户的一个大镇。(镜头拉近)人来人往,集市十分繁荣。镇中一处大宅,门匾上书“公孙世家”。(镜头掠过)
   一处庙宇牌匾上写柳仙观,庙内供奉香火,有三座塑像,白仙、青仙、花仙。求签祷告者往来不绝。
   魏缭(字幕,后称尉缭子)一身道装,二十多岁,进庙到处闲看。观长,一个四十多岁的道士,走上前稽首。
   观长:贫道问讯了,道友从何而来呀?
   尉缭:(还礼)贫道从终南山云游至此,师尊法号赤精子。
   观长:(肃然起敬)失敬失敬,原来是上仙赤精子的高足,请道友里面奉茶。
   尉缭:多谢,叨扰、叨扰。
   二人内堂,有小童奉上茶点。
   观长:敝处简陋,望道友海涵。请。
   尉缭:多谢。动问师兄,我见此处香火繁盛,不知供奉的是哪路神仙?
   观长:此处香火已有上百年了,据传此处山上有三个蛇族成仙,有求必应甚是灵验,所以建了这座柳仙观,传到贫道这里已是第四代了。
   尉缭:奥,是蛇仙。
   观长:师兄既是云游,何不在敝观多住些日子,贫道于修炼之法甚是愚钝,还望师兄多多指教。
   尉缭:指教不敢,既是师兄盛情,盘恒几日倒是不妨。
   观长:过几日,镇中大户公孙里长家大公子娶亲,要来观里还愿,观里就我一人,两个小童什么也不懂,有师兄帮忙,最好不过了。
   尉缭:师兄何必客气,贫道也知之不多,帮帮忙到可以。
   -24  曲阳镇大户公孙渠家娶亲
   宾客盈门,鼓乐喧天   。                                                     
   花蛇在不远处看见,摇身一变,变成一个风流士子,来到大门口,与其他宾客一起进院······
 
                                                                                   ( 第二集完)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telescript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