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设为首页  | 手机剧本网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电视剧本创作室 | 招聘求职 |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农民工维权搞笑小品剧本《农民
绿美亮净三句半《美丽乡村》
打假题材搞笑小品剧本《虚假广
妇女节娱乐搞笑相声剧本《谁说
美丽乡村建设规划三句半剧本《
315打假宣传娱乐搞笑小品剧本《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石油公司加油站方面的年会 2-21
315征婚诈骗小品剧本《征婚 2-18
三八妇女节宣传反家暴小品 2-15
关于保护环境的小品《保护 2-10
办户口小品剧本(为人民服务 1-19
小区小品(小区故事多) 1-13
年会创意音乐剧题材(相亲也 1-11
关于煤炭的小品(和你在一起 1-9
公司年会创意节目搞笑小品 1-6
西游记搞笑小品剧本(唐僧师 1-4
施工工地项目部年会搞笑小 1-2
以爱国为主题的小品(爱国情 12-30
关于过年的小品剧本(合家团 12-28
市场营销实训小品剧本(营销 12-26
爆笑餐厅小品台词(最美餐厅 12-24
有关产品质量的小品(品质第 12-22
施工工人民工感人小品(爱在 12-20
银行年会创意节目晚会搞笑 12-19
年会关于加油站的小品(四季 12-17
年会搞笑小品(虾国趣事) 12-16
精准扶贫工作小品题材剧本 12-15
关于美食的小品(美食之旅) 12-13
中国银行情景剧剧本《中行 12-12
催人泪下的感人小品剧本(人 12-11
户籍民警音乐小品剧本(为人 12-10
元旦晚会搞笑小品剧本(团队 12-9
年会创意音乐剧题材(唐僧师 12-8
适合公司年会的音乐剧(营销 12-7
圣诞节笑破肚皮的超级搞笑 12-6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电视剧本 > 其他电视剧本 > 党旗更鲜艳:第二十八集
 
授权级别:授权发表与使用   作品类别:电视剧本-其他电视剧本   会员:戴修桥编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6-6-23 19:14:16     最新修改:2016-6-30 9:23:07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党旗更鲜艳:第二十八集
作者:戴修桥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视剧本、电视栏目短剧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第二十八集

 

1;某监狱探视大厅   日    内

黄义、高月带着儿子等人来到某监狱探视大厅,郭四放正坐在内,隔离着一层玻璃看到了黄义他们三人,甚是吃惊,自言自语道:“是他们,他们为什么来看我?”

高月坐下取出一张照片放在玻璃上拿起电话道:“郭四放,照片上的女人你可认识?”

郭四放向相片看了看也拿起电话问:“你从哪里拿来的这张照片?”

高月:“是你二人的合影,你不是要追查我的儿子是谁生的吗,他的生身父亲又是谁?/我告诉你不要诬陷盛春天,我的孩子是你的亲生,照片上的那个女人是我的孩子亲生母亲,我为了给盛春天洗清污名不得不说出事情的真相来。”

 

2;一条小路   日   外  高月的回忆一

字幕;十五年前

秋风飒飒,夕阳西下,叆叇的乌云从天边压来,高月推着黄义的残车从那边走来,小路旁的枯萎的蒿草丛中有位孕妇在痛苦地呻吟着,一声连一声。

黄义:“路旁有个病人。”

高月向那孕妇看了看道:“不是病人是生孩子的。”

黄义:“生孩子,怎么不去医院生,在这荒郊野外多危险。”

高月:“老黄,不管怎么说你还是个男人,你回避一下,我来服侍她,孩子奔生,娘奔死,人命关天哇。”

黄义摇车而去,高月走到那孕妇的身边蹲下来,关切地说:“妹妹你为何要在野外分娩,请你别瞒我,也许你和我是同样的命运,碰上了一个无义的郎君。”

那孕妇忍着分娩的痛苦,一声哭道:“戚满堂,戚满堂,我扒下你的皮,剥下你的肉,生吞下你的心也解不了我心中之恨呐。”

高月:“戚满堂,他是你什么人,这个人又是做什么的?”

那孕妇:“戚满堂是俺公社的一个农技员,他骗了我的感情,我与他怀上了孩子,他又寻欢去了。”

高月:“你为什么不去告他?”

孕妇:“哪里告,公社书记郭四放是他的表哥。”

高月:“妹妹,你生吧,放心地生吧,有姐守护着你,我和你一样都被人骗去了感情,所以我发誓,就是找男人也要找一个不能生孩子的男人,妹啊,玩笑场上常说的那句话,大姑娘生孩子,吃苦不讨好,生孩子没地方奔,生孩子没人要,生过孩子就成了人口中唾骂的破鞋,找不上称心如意的男人。”

孕妇哭道:“姐,你说到我心里去了,我生出来的孩子谁来养?”

高月:“别怕,我来替你养。”

孕妇:“我,谁还要我,生过私生子的女人。”

高月:“找伤残军人。”

孕妇:“什么是伤残军人?”

高月:“在部队受伤,丢了胳臂或腿,或是那个东西不能用的军人。”

孕妇:“他娶我又有何用,我嫁给他又有何意思。”

高月:“我父亲只生下我就残废了,是高位截瘫,我和你一样被人强奸,后又受骗怀过孩子,也生过孩子,但不能有脸去养活,最后我先择这条道路和一个没有性作为的伤残军人结了婚,一是报复我自己。”

孕妇:“为什么?”

高月:“对我这个无故失去贞洁的女人一个报复,要我一辈子也不能去合法的和男人睡觉,除非去偷人,偷男人。”

孕妇:“姐,我听你的,也依你的。”

高月:“要说偷男人,难哇,一旦放任了就不可收拾,如果去偷心头上的人,他不但不答应可怜你,他还会给你一计耳光。”

孕妇一声哭道:“姐,我不去想,这是以后的事情,现在只能顾眼前的了。”

 

3;某监狱探视大厅  日    恢复1的场面 

高月诉说了这段往事,郭四放如刀剀心肠,他掉泪了连声问:“孩子呢?孩子呢?”

这时高月叫过儿子,黄小小走到高月的身旁,喊道:“妈,你和这个东西说什么话,他恨我盛伯不死。”

郭四放站了起来向黄小小深情地看了看,喃喃道:“是他,就是他,孩子,你永远是高月的儿子。”

高月:“我和老黄发了誓,孩子的身世永不暴露,为了盛科长,不,盛局长,我才……”

高月哭了,他伤憷的泪珠串串从腮上流过。

黄小小怒道:“郭四放,郭四放,我警告你,你太坏了,头上长疮脚下流脓,不得好死,判你个死缓便宜了你,立即枪毙。”

调皮的孩子做出了开枪射击的姿势。

郭四放这才触动了心情,由衷地:“高月,我谢谢你,谢谢你,千言万语都在谢谢之中了。”

黄小:“呸”一口唾沫吐向郭四放的脸上,却被玻璃隔离着,高月取出卫生纸将玻璃上的唾沫轻轻擦下。

郭四放哭丧着那张从没流过泪的脸道:“孩子,高月是你的妈,黄义是你爸,你一定要做个孝子,我郭四放不是人,向你们赔罪。”

郭四放向高月,黄义还有黄小小深深地鞠了一躬。

 

2;民政局会议室   日    内

会议里洋溢着一派欢欣的气氛,盛春天虽然身体很虚弱,头上的绷带取了,左臂的石膏也砸了,很有精神,依然显现出充沛旺盛的神奕,他正主持着这个任职大会。

他宣布:“同志们,我盛春天承谢组织的信任,现任民政局局长。”

会场上一阵响亮的鼓掌,盛春天向同志们鞠躬回谢。盛春天又宣读了一份通知,对穆薇作出开除移交司法机关处理的决定,这就叫做叶故纳新。”

会场上暴发一阵雷鸣般的掌声。

盛春天:“我的就职讲演很简明厄要,是五个字,为人民服务,我还要充实几个字,就是完会彻底,我的话完了。”

会场上又是一阵鼓掌。

盛春天:“我借此机会 ,请来一位佳宾,就是河湾乡八路军老战士,八十五岁高龄的老党员,我们的老前辈,王老石同志给我们作报告,全场起立。”

王老石被两名民政工作人员挽扶着,走进会议室,全场起立。

王老石一张皱纹叠叠的脸上笑成了一朵菊花,他挥手向同志们致意:“请坐,请坐。”

盛春天将王老石扶坐在讲台的中央一把椅子上,老人端端坐下,盛春天又为老人倒上一杯水,双手郑重地:“大爷,先喝口水。”

王老石喝了几口水,咳嗽数声道:“
同志们,我不识字,却识一个理,什么理?我老石认定这个理,做共产党员的人是好人,做共产党的官是好官,如果他不是个好人、好官,就不是共产党,什么是共产党,能为人民说话,能为人民做事,能为广大人民做好事,益事,造福的才是共产党。”

会场上又爆发出一阵激烈的鼓掌。

王老石继续说下去:“民政局就是共产党这个政府设立的为人民服务的一个积德积善堂,已走了的老局长倪运友同志是好人好官,为全县人民做了大量的好事、善事,是人民,尤其是对优扶对象进行救死救伤,救急救难,我们忘不了他的功德,子孙后代也忘不了他是好人好官,他没有把民政的钱装进自己的口袋里,现在只要去社会上走一走,问一问,倪跛子是个什么样的人,有良心的人都说他是一个好人好官,做一个好人容易吗?做一个好官更难。”

全场上又是一阵久久不息的掌声。

王老石:“不容易,毛主席说,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得是一辈子做好事,长期垄断,干预民政局的罪魁祸首郭四放走进了监狱,可以说是拔去乌云见青天,盛春天同志终于走上领导的岗位,当好民政局长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干好了,人民说他是个好人,干不好他就是一个恶人,我相信盛春天永远是个好人,好官,这个话我就不说了,在这里主要是讲人民和共产党的关系,这是我自身的经历,它不是故事,是历史,是真实的历史。”

画外音;

王老石在绘声绘色地带着无限的感情讲述了一段战争年代的鱼水情,党和人民,军队和人民的亲身经历,它不但感人,况且还使人回忆起来在流泪。

 

3;战场上     王老石的回忆报告一

硝烟弥漫,战火燃烧,枪声大作,敌人形成扇面包抄了多半山头。

敌人指挥官叫嚣着:“兄弟们,拿下山头,每人偿两块大洋。”

怕死的敌人猫着腰,端着枪缶山头扑来,阵地上,只剩下连长和王老石,连长取出怀表看了看道:“四点半,我们的掩护任务已经完成,老石同志撤。”

王老石向扑来的敌人看了看,大有恋战的情绪道:“连长,王八羔子又上来了,还有十颗手榴弹。”

连长:“好,全部招待他们。”

二人将手榴弹盖揭下,握在手里,屏住气,再等敌人靠近,五十米,四十米,三十米,敌人胡乱地开着枪,慢慢地向山头压近,二十米,只见连长一声“打”,冒着烟的手榴弹被投进敌群中,随着轰炸声,敌人片片倒下,二人趁着弥漫的硝烟向山下撤去,他们跳过许多深沟徒岩,迅速而又敏捷地撤退,一群敌人随后追来,枪声也随后压来,无数的子弹打在他们的左右的石壁上,突然连长栽倒在地,他的腿负伤了,王老石立即回头将连长从地上抱起。

王老石:“连长!连长!”

连长:“我的腿挂彩了。”

王老石立即撕下一征衣襟为连长将伤口紧紧扎住,道:“连长,快,我背着你。”

连长:“不,敌人追上来了,我掩护,你去追大部队,就告诉组织我们完成任务了。”

王老石扳起脸道:“我王老石是什么人,自从我参军跟你打了这几年的仗,我的为人你不是不清楚,就是死,也得死在一起。”

于是王老石背起连长向山下跑去,一群敌人追下山来,正在这紧急关头,一排枪响,敌人倒下一片,纷纷缩下藏起来,几名男女民兵提着枪接下王老石二人,一个女民兵自我介绍道:”我叫杨兰,是民兵队长,大山、小虎你二人将这个受伤的同志用单架抬着下山。”

两名男民兵将连长接下放在单架上,抬下山去。

杨兰:“撤。”

天黑了,夜幕降临了。

 

4;一个村庄  王老石的回忆报告二

男女民兵将王老石和连长接应下山,来到一个村子。

杨兰:“大山、小虎、将负伤的同志抬到我家,我爹是个郎中,快给这个同志疗伤。”

二民兵:“是”

二们民兵将连长和王老石带至杨兰的家门前,杨兰敲门:“娘,开门……”

 

5;杨兰的家   王老石的回忆报告三

门开了,二民兵将连长抬到屋内,杨兰的父母也迎了上来。

杨母:“这同志疗伤。”

杨兰:“爹,快给这同志疗伤。”

杨父:“好,快放在床上。”

二民兵将连长放在床上,杨母端着灯,杨父取下包扎在连长腿上的血襟,现出伤口。

老郎中看了看道:“子弹贯通了小腿,还好没有伤骨头,清洗再上上合口药,服下止痛剂,十天八天就好了。”

王老石:“就这麻烦大爷了。”

杨父:“麻烦?你们为老百姓打仗不麻烦,还得牺牲流血哩。”

杨兰:“娘,快给同志熬药、做饭。”

杨兰向王老石看了看笑道:“同志,洗洗脸,吃饭休息。”

杨父:“将他们的军衣脱下来,找我的衣服换下,伤员马上转移房后的地洞里,敌人会追来的。”

杨兰:“我已安排好了。”

杨兰打来了水,王老石先给连长洗了脸,自已也将脸上的尘垢洗去。

杨兰格格地笑了。

杨母:“你这个丫头笑什么?”

杨兰:“我笑这同志,一水为净,眉清目秀的小伙子,刚才简直就向半截子老汉。”

王老石和连长也笑了。

杨父:“马上用药吃饭,负伤的同志转入地洞,小伙换上衣服就在家歇息,兰子你们民兵各自回家,将枪支收藏好,明天敌人一定要搜村。”

杨兰:“是”

 

6;卧室   王老石的回忆报告四

王老石正在熟睡,被阵阵枪声惊醒,门已被打破,一群敌人端着刺刀冲进院来,杨兰也只穿睡衣进了王老石的住室:“同志,别怕,有我来掩护你,快睡下。”

杨兰也上了床,敌人已扑进屋来:“起来,起来,清查户口,窝藏八路全家杀头,一个不留。”

一个敌人用刺刀挑开被子,一个当官的道:“这个男的是谁?”

杨兰故作困意朦胧道:“和我睡在一个床上能是谁?”

敌人:“到底他是谁,是不是八路?”

杨兰故作动怒之态:“是我男人,是我男人,他是我的男人,你又怎么样?”

敌人头目笑道:郎才女貌,象是一对子,走,你们办你们的好事吧。”

敌人走出屋去。

杨兰这才羞涩地低下头.

王老石:“大姐,都怪我。”

杨兰:“同志。”

杨兰抱住王老石哭了……

画外音;

王老石和连长在杨兰养伤一个月后双回到了部队。

 

7;一条大河    王老石的回忆报告五

字幕:一年后。

炮火扑天盖地,枪声如狂风一般,一个营的八路军被困在河边,原来的连长现任营长,王老石已是营部警卫班长。

王老石:“报告营长,河上没有桥梁又无渡船。”

营长:“洇水过河。”

王老石:“同志们都穿着棉衣,一但洇水就是上了岸,棉衣渗透了水也无法行动,影响作战。”

营长:“这怎么办?”

正在这时杨兰已是民兵大队长领来几十名女民兵,只见她们抬来许多门板,杨兰一声令下:“姐妹们为了让我们的队伍杀向河对岸的县城,跳下水去架起一座人桥。”

众女民兵:“是”

杨兰第一个跳下河去,众女民兵纷纷下河,时隔不大一座人桥横跨大河的激流上。

营长含着泪命令道:“过河。”

部队踏着姑娘们肩头上的门板一个接着一个向前而进,当王老石来到杨兰的面前。

杨兰:“老石,老石。”

王老石闻声看去:“啊,杨兰。”

杨兰:“快去解放县城,胜利了就回来,我生了,是儿子,他已一百天了。”

王老石恋恋不舍地走过,另一个姑娘问:“队长,这就是你的老石,瞧你们多神气,男人是八路军,女人是民兵队长。”

 

8;民政局会议室    日  内   恢复2的场面

王老石泪纵流地讲着:“全国解放了,我又赴朝作战了三年,回国后来到杨兰的家乡,这才知道,杨兰的父母都在敌人一次清乡之中,因她女儿杨兰是民兵大队长,活活地被国民党用火烧死了,五二年,杨兰领着七岁的儿子也在她的家乡失踪了,也不知出了什么意外,从此就音无踪影,我还在耐心地等着她母子,这些我就不说了,只让大家从我的这段经历中可以明白这么一个道理,共产党是靠人民的支持才打下这个天下,我们做了天下再忘了人民,人民会骂娘的,舟与水的关系大家也能明白,没有水船就寸步难行,可是水要发起狂来,也会将大船淹没,共产党得民心而得天下,若是失去了人民再要向国民党一样去残暴人民,天理循环转,一样的道理,人民再去支持另一个政党把江山再夺去,杨兰和杨兰的父母能舍命相救我和连长,女民兵在冰冷的水里架着人桥以助我们渡河,如果是现在,是刘清山、张子善、熊英,牛军,郭四放,戚家兄弟,这些肉食百姓的贪官,老百姓不会去搭救他,也许还会将他们打出门去。”

会场上一阵又一阵的鼓掌声。

盛春天:“谢谢王大爷给我们作了一堂生动的教育课,我们要明白的就是一个道理,毛主席的为人民服务,邓小平的实是求事,江泽民同志的三个代表都是共同的一个纲领,为全国人民做好事,善事媒造幸福。我们在坐的全体同志要向老一辈的局长学习积极地为全县优扶人员做些好事,凡是靠巧口簧舌欺骗百姓的,我们就来个扫地出门。”

会场上又是一阵鼓掌。

闭会了,会场上的人们还是坐在那儿不肯离去,王老石站了起来,他高声道:“大家不愿走,我老头子再求你们一件事。”

盛春天:“大爷,什么事?”

王老石:“你们为我打听一下,我们县有考取北大,南大等国家大学的优秀学生,家庭贫困上不起大学的,给我说一声。”

盛春天:“大爷您?”

王老石:“我存有三万块钱,这钱也是国家和春天你给我的抚助金,过节费我攒着的,心里就是这和想,党和政府待我恩重如山,我又为党还能做些什么?为党再培养几个有用人才,也是我王老石回报了党和人民的大恩了,只见王老石从怀里取出一个红布包,双手交给盛春天,他道:“春天,是局长,这个事,你就替我承办了吧,拜托了。”

盛春天二目流下感动的泪水,双手接下王老石的现金。

会场上阵阵鼓掌,久久不息........

 

9;列车上   日   内

盛凡上了车,她提着大包的行礼走进车厢,她向前后看看有没有空闲的位子。

“你坐下吧,这里刚有个空位。”

盛凡向那人看去,那青年人穿着一身摘去军衔的军衣,从他的端重的外貌,可是此人是位老诚向善的军人,于是微笑道:“谢谢同志了。”

那人接下她的行礼,一件件送上行礼架上,整齐的摆放好,车就启动了。

开始查票,杨敬出示了车票,车务人员:“半价车票?”

杨敬示出伤残证道:“我是位伤残军人?”

查票离去,盛凡接过证看了看道:“你叫杨敬,国防施工中失去了左脚,评定为二等甲级伤残,和我是同一个地方的人。”

杨敬道:“也不知地方可好安置。”

盛凡:“我爸就是我们县民政局优抚科长。”

杨敬:“那就请妹妹向你爸爸…..”

盛凡:“那可不行,我爸可不是这种人物,符合政策的,不打半点折扣。”

杨敬:“你是出差,还是旅游。”

盛凡:“我上的是民政学校,今年毕业了,你在部队是什么职务。”

杨敬:“上尉参谋,本科学历,荣立过一个二等功,两个三等功。”

盛凡:“太好了,我爸一定会把你抢去局政局的。”

杨敬哈哈的笑道:“说来我还是桂花落叶香棒棒。”

盛凡也笑了:“我爸又爱才,又不爱财。”

杨敬:“怎么爱才,又不爱财。”

杨敬:“我爸爱人才,不爱钱财。”

杨敬:“听我奶奶说,民政局有个好人好官,名叫盛春天科长,要是在他面前工作,做他的下级也够荣耀的,不过。”

盛凡:“不过什么?”

杨敬:“政策性太强,拼着命的干工作,能吃得消吗?“

盛凡:“他几十年如一日,也有五十多岁了,你要是怕苦累就休去民政局。”

杨敬:“干工作怕苦,这个苦字对我来说,我最喜欢,我一个人吃苦,换来十个人,一百人,一千人的甜值得哇。”

盛凡:“你别是口是心非。”

杨敬:“口是心非就白当这个兵,白入这个党,更对不起我奶奶这个三八年入党的老前辈。”

盛凡:“你千万别是光打雷不下雨的人物。”

杨敬:“光打雷不下雨是什么意思。”

盛凡:“说起话来是个大英雄,见苦就累就成了……”

杨敬:“成了什么?”

盛凡捂着嘴笑了。

杨敬:“你不说我替你补充,是个狗熊,我杨敬上下几辈子都不是这些人物。:

盛凡:“我爸爸、最喜欢军人子弟,也最敬重国家的功臣。”

杨敬笑道:“你是大好人,大好官的女儿,就是小好人,小好官喽。”

二人欢笑了一阵子,列车仍是不停不歇地向前冲去。

 

10;大运河火车站  日   外;

杨敬和盛凡来到家乡,他们下了火车,出了站,

 

11;火车站广场  日   外

程瑛正她站在火车站的广场上接盛凡。

盛凡:“妈,我又不是孩子,这么要我多不好意思。”

程瑛:“是你不好意思,还是妈不好意思。”

盛凡:“妈”

盛凡向杨敬看了看道:“这是我妈。”

杨敬有礼貌地:“大姨,您好?

程瑛:“你是”

盛凡:“我们是路上遇的,他姓杨名敬。他是拥军模范,杨奶奶的孙子,老副县长杨石的儿子。”

程瑛:“老子英雄儿好汉,又是个好样的。”

杨敬:“谢谢大姨的夸奖。”

程瑛:“你奶奶,爸爸、妈妈身体可好!:

杨敬:“奶奶今年八十五岁,听说天天早上还跑步,我爸退了一年多了,妈妈在单位退休了,可家务工作一直退不下来。”

盛凡:“我妈也身兼双职,在人民医院里内科主任,在俺家庭里还是首相呐,哥哥在外地结婚不同来了,妈永远也不能在这家庭下岗。”

三人哈哈大笑起来。

程瑛笑着说:“就等女儿毕业,我就把家务工作全盘让位。”

盛凡:“我才不在床头灶头转来转去,这辈子多没有意思。”

 

12;盛春天的家   日   外

盛春天一家人在早餐,程瑛为盛春天舀了一碗稀饭,盛春天接过三口两口喝了,放下筷子,抹了抹嘴,站起身来欲走。

程瑛:“你一辈子就是这个坏毛病。”

盛春天:“什么坏毛病?”

程瑛:“你是哪辈子饿死鬼脱生,吃起饭来,一顿饭就是五分钟。”

盛凡:“爸是忙人,当优抚科长忙,当了局长更忙。”

程瑛:“再忙,也要吃饱饭,细嚼烂咽,容易消化,你的胃病就是这么得来了,饥一口饱一口,热一顿冷一顿能没有胃病。”

盛春天笑道:“男子汉狼吞虎咽,女人家细嚼慢咽,男女有别就别在这里。”

程瑛和满凡都掩口笑了。

盛凡:“爸,我问你一件事。”

盛春天:“什么事。”

程瑛:“民政局接收不接收军转干部?”

盛春天:“女儿怎么操起这个心来了。”

盛凡:“这是随便问问。”

盛春天:“我的女儿从来就没有随便问话的习惯。”

盛凡:“看爸这副神态,对谁都这么严肃,局长大人你走吧,不敢再问了。”

程瑛:“是啊,我道想起一件事来。”

盛春天:“什么事。”

程瑛:“拥军模范,杨妈妈的孙子,老副县长杨小石的儿子,刚从部队转业。”

盛春天:“你怎么知道,老副县长的儿子转了业了?”

程瑛:“和女儿坐着一趟列车回来的。”

盛春天:“你们说起这事。”

程瑛:“你总也不能又当民政局长,又嫌职优抚科长。”

盛春天:优抚科长这非同小可,民政局就数优抚科长事务最多,接触最广,民政局的荣耻成败,选好一个优抚科长尤其重要.。”

程瑛:“选优抚科长,又不是选女婿,看你仔细的。”

盛凡:“妈,你怎么这么比喻,别人听到会笑掉牙。”

盛春天:“选女婿又怎么样,人之常情,选优抚科长,选在眼前,选女婿吗,那是后来之事,不妨,我打电话问一问人事局,我也有这么个打算,军人出身干优抚科长最适应,他有军人的浓厚感情,做起优抚事业能认真仔细。”

 

13;民政局局长办公室   日   外

盛春天拨通了人事局的电话。”哦,王局长和你商量一个件事,是公事,公事。今年转业军官中能否挑选一名来我民政局,我局需要一名优抚科长,全国拥军模范杨妈妈的孙子,请你们人事局考虑一下,他很合适,家庭条件和环境的潜移默化还是有影响的,谢谢。”

 

14;民政局    日    外

杨敬走上民政局大楼。

 

15;民政局二楼   日   外

杨敬上了二楼。

 

16;优扶科办公室日   外

杨敬来到了优扶科。

 

17;优扶科办公室    日  内

字幕;

    盛凡毕业于民政学院,被分配到民政局任科抚科文书。

她正在办公室书写材料,她专心致致,耳边响起:“写的一手好字哇。”

盛凡抬起头来,见是杨敬,急忙站起身来,微笑道:“杨大哥,你的工作落实了没有。”

杨敬:“人事局通知我来民政局上班。”

盛凡:“欢迎,你来民政局?”

杨敬:“还不知你爸可愿接受我。”

盛凡:“我爸一定高兴。”

杨敬:“我心里老是忐忑乱跳。”

盛凡:“为什么要心跳。”

杨敬:“在你爸的手下,就怕跟不上队。”

盛凡:“你是个军人,我爸也是个军人,军人一定喜欢军人,杨哥你什么时候上班。”

杨敬:“去市集训三个月。”

盛凡:“好,三个月后为你接风洗尘。”

杨敬:“那我就先谢谢你了。”

 

18;河边   日   外

绿水碧波,阳光照射下闪烁着五颜六色的光灿,河堤上生满绿茵小草,草从中开着许多颜色不同的野花,翠柳吐新芽,嫩杨生新枝,春光明媚,东风徜洋,远看河对岸,麦苗沃原千顷,谷似绿色的海,杨敬,盛凡漫步河岸上水中倒映着他们的身影。

   盛凡:“杨哥,你穿着假肢,谁也看不出你还是一位二等甲级的伤残军人。”

   杨敬:“假的就是假的,永远也真不了,自从残废了,我就告别了蓝球。”

盛凡:“你后悔了。”

                                 第二十八集完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telescript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QQ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