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设为首页  | 手机剧本网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电视剧本创作室 | 招聘求职 |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酒店服务行业搞笑小品剧本《我
搞笑娱乐小品剧本《带女朋友回
小区小品(小区故事多)
过年搞笑小品剧本《合家团圆》
网络打假喜剧小品剧本《榜上有
十分钟的搞笑话剧剧本(相亲也疯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小区小品(小区故事多) 1-13
年会创意音乐剧题材(相亲也 1-11
关于煤炭的小品(和你在一起 1-9
公司年会创意节目搞笑小品 1-6
西游记搞笑小品剧本(唐僧师 1-4
施工工地项目部年会搞笑小 1-2
以爱国为主题的小品(爱国情 12-30
关于过年的小品剧本(合家团 12-28
市场营销实训小品剧本(营销 12-26
爆笑餐厅小品台词(最美餐厅 12-24
有关产品质量的小品(品质第 12-22
施工工人民工感人小品(爱在 12-20
银行年会创意节目晚会搞笑 12-19
年会关于加油站的小品(四季 12-17
年会搞笑小品(虾国趣事) 12-16
精准扶贫工作小品题材剧本 12-15
关于美食的小品(美食之旅) 12-13
中国银行情景剧剧本《中行 12-12
催人泪下的感人小品剧本(人 12-11
户籍民警音乐小品剧本(为人 12-10
元旦晚会搞笑小品剧本(团队 12-9
年会创意音乐剧题材(唐僧师 12-8
适合公司年会的音乐剧(营销 12-7
圣诞节笑破肚皮的超级搞笑 12-6
服务类年会小品剧本(优质服 12-5
关于民族团结情景剧剧本(爱 12-3
2017年公司员工年会爆笑创 12-3
公司文艺晚会创意节目小品 12-1
新手开车搞笑小品剧本(爱车 11-30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电视剧本 > 神话电视剧本 > 仙游记
 
授权级别:普通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电视剧本-神话电视剧本   会员:夜行盲者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6-6-6 16:32:14     最新修改:2016-6-8 9:34:48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仙游记
作者:刘瑞昌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视剧本、电视栏目短剧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仙游记》

                                             编剧 刘瑞昌    改编 刘旭鹏   

(第1集)

1.一座巍峨的大山(玉泉山)由远而近,悬崖陡峭,树木葱茏。山涧中,一道小溪蜿蜒曲折一直延伸到山下,小溪在山下入河,河边有一片小树林,林边有一座小庙,远处是一座小村。(空镜)     

 

2.山梁上     日外 

几只小鹿正竖起耳朵警惕地四处张望,似乎平静中正孕育着什么危险。

忽然,小鹿狂奔起来。

山林边几只兔子和山羊也一起狂奔,气氛陡然紧张。

山间传来一阵恐怖的笑声。

 

3.山梁下     日外

这是一处草木茂盛的山涧,山涧中有一处高地,高地长着几棵枝叶繁密的大树,树上正隐藏着两条吐着长舌的蛇妖。两个妖精长有四肢和尾巴,一个身上遍是青色花纹,一个全身满是褐色斑点,它们跳下地,眼里闪着令人恐怖的寒光。

一只小鹿从草丛中蹿过,仓皇逃去。

雄蛇精对雌蛇精说:“喂,你不是想吃鹿肉了吗,方才怎么没动手?”

雌蛇精摇头:“那不过是随便说说,其实我最喜欢吃的是这山上的兔子。”

雄蛇精:“夫人想吃兔子?那还不容易,我马上就去捉。”

雌蛇精:“不,现在我不想吃兔肉,很久没尝到生人味了,一会儿我想下山一趟。”

“下山?”雄蛇精点头:“是啊,是该下山去一趟了,村里童儿的味道真是叫人难忘,你这一说,把我肚里的馋虫也勾起来了,哈哈……”

两个妖怪边说边向前走,雌蛇精在地上翻了跟头,得意地说:“喂,你看,我们占据这山林,无拘无束,其实神仙也不过如此。”

雄蛇精:“嗳,这你的目光就短浅了,其实三界之中最得意的应该是神仙,天马行空,为所欲为,我们比起来差得远了。”

“又来了,神仙神仙,我们就不是神仙?”雌蛇精不满地说,“我们是蛇仙,你没看见山下河边还供着蛇仙庙么。”

山下河边的蛇仙庙。(空镜)

雄蛇精不以为然地笑笑:“你说的是那座破庙?真是的,你就没见过真正的庙!”

雌蛇精:“看,看,又来了,什么真的假的,那庙怎么了,我看挺好的。”

雄蛇精:“你呀,就是见识短,这庙和庙可不一样,山下那些人给神仙修庙,那是敬他们,给我们修庙,那是怕我们,知道吗,怕我们,谁也不会真心恭敬我们。”

雌蛇精有些不耐烦地:“得了得了,我不听你瞎掰掰,敬也好,怕也好,反正在这玉泉山我们是老大,没人敢惹我们,再说了,你以为山下那些人真的是恭敬什么神仙?错了,知道不,那些烧香的人是有求于他们!”
    雄蛇精:“你说的也对,可不管怎么说,这三界之中,神仙第一,其次是人,最次才是我们。”

雌蛇精:“我就不明白,你为什么总这样看不起自己,我们到底怎么了?”

雄蛇精沉默了了一会,深深叹了口气。

雌蛇精:“喂,你怎么了,又在想什么?”

雄蛇精:“我在想,我们是什么,我们是连人形都没有的妖怪,妖怪!你懂么!”

雌蛇精不高兴地说:“妖怪妖怪,妖怪又怎么了?我们在这里独霸一方,虽不能为所欲为,怎么说也比人强,不然山下那些人为什么给我们修庙?”

“行,行,你比人强,比人强!”雄蛇精有些不耐烦。

“这就对了,”雌蛇精怪笑一声说,“我是蛇仙,知道么,蛇仙!”

“别开玩笑了!”雄蛇精嘲弄地说,“你看看你,浑身斑点,哪个神仙像你这个样子?”

“怎么,嫌弃我了?”雌蛇精看看自己身上的斑点说,“你觉得我这一身斑点不好看是不是?好,你找一个好看的去。”

雄蛇精:“哎,哎,我可没说嫌弃你啊,你呀,就是爱多心。”

雌蛇精:“嫌弃我也不怕,就冲这身斑点,我给自己取个名字,叫褐斑仙子,记住了,以后不许叫我妖怪,我是褐斑仙子。”

“褐斑仙子?”雄蛇精嘲弄地笑着,看看自己长满青花的皮肤说,“好,有点意思,你叫褐斑仙子,我就得叫青花仙子了。”

雌蛇精说,“对,你就叫青花仙子,这简直太好了,从此以后我们俩谁也不许再提妖怪两个字。”

“青花仙子?”雄蛇精看看自己,自嘲地摇摇头。

雌蛇精:“喂,你摇什么头,就这么定了。”

两个蛇精说着走到一块可容两个人坐下的大石头前。

雄蛇精故意模仿世人做了个礼让的手势说,“褐斑仙子,请吧。”

“青花仙子请。”雄蛇精也戏谑地做了个同样的手势。

“哈哈……”两个蛇精坐到石头上大笑。

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回荡在山涧。

雄蛇精忽然停住笑声,深深叹了口气。

“哎,你又怎么了?”雌蛇精问。

雄蛇精叹了口气说:“可惜我们不是真正的神仙。”

雌蛇精:“又来了,你呀,真是的!”

雄蛇精无意间抬头向上看看,脸色忽然变得有些惊慌:“不好,有人来了!”

 

4.天空,远远飘来两朵白云,两个道童正乘云而来。(空镜)

 

5.山涧高地的树林边      日外 

两个蛇精变成两棵枯藤伏在一棵古树上。

 

6.天空     日外

云朵越来越近,金斗和金升两个童儿乘云来到玉泉山上空。

 

7.山涧的高地     日外

两个童儿驾云落到山涧中的高地上。

金斗手里拿着一个葫芦。   

葫芦(特写)

金升向四周看看,躺在地上伸展开双臂说:“啊,真是累死了。”

金斗坐在草地上说:“喂,你这个家伙,快起来,小心,这里可是荒山野岭!”

金升坐起来,两眼紧盯着金斗手里的葫芦。

金斗正警惕地看着四周。

金升对金斗说:“喂,把那葫芦里的金丹拿两粒出来尝尝怎么样?”

金斗摸着葫芦说:“不行,不行,这八宝定金丹要在八卦炉里炼八百年才行,现在还欠八十一年炉火,要是吃了就可惜了。”

金升伸出食指说:“哎,我们只尝一粒嘛,又不多吃。”

金斗摆手说:“不行,母亲要是知道了一定不会放过我们。”

金升说:“你这个人真是的,你不说,我不说,母亲怎么会知道。”

高地边的树上,两个棵枯藤间或变成蛇形,雄蛇精贪婪地吐了一下舌头。

雄蛇精悄声对雌蛇精说:“喂,要是能把那个葫芦弄到手,我们就发达了。”

雌蛇精小声说:“别多事,你知道他们是谁,那两个童儿是碧霞元君的儿子,玉帝的外孙,我们惹不起。”

雄蛇精不屑地:“你以为只有动用武力才能把葫芦弄过来,真是!”

雌蛇精:“我看,斗不过他们就别惹是非,还是老实呆会儿吧:”

雄蛇精说:“你怎么就知道我斗不过他们,要动脑子。”

高地边上,金斗站起来,紧握葫芦向四周看看,目光又落回到葫芦上。

金升凑上前说:“这就对了,八宝定金丹有夺天地造化之功,我们能先尝尝也是缘份。”

金斗说“那可说好了,每人只吃一粒。”

金升迫不及待地说:“知道了,快点吧。”

两个童儿打开葫芦向外倒金丹……

树上的枯藤变成蛇形,雄蛇精不断转动着眼珠,伸了一下舌头,口中吐出一股白雾。

两个童子的身后,一股白雾隐隐扑来。

“不好,这是怎么了!”金升站立不稳,好像要跌倒。

山林在晃动……

金斗手中的葫芦里的金丹散落草丛中。

两个童儿摇晃了几下,好不容易才站稳。

金升惊慌地说:“糟了!”

“快……”两个童儿连忙去拾金丹往葫芦里装。

金斗边拾金丹边埋怨说:“都怪你,这回好了……”

金升说:“谁知道你这么笨,得了,别说了,快捡。”

两个童儿在拾金丹。

树上,枯藤与蛇形交替变幻,毒蛇贪婪的眼睛。

雄蛇精小声说:“没想到这两个家伙真的挺厉害,我的毒气居然没撂倒他们。”

雌蛇精:“别吱声,要是叫他们发现,我们就完了。”

枯藤偶尔变成蛇形吐了一下舌头,接着又恢复枯藤状。

 

地上,两个童儿将拾起来的丹装入葫芦。 

金升站起来看看葫芦又看看草丛:“差不多了,没有了。”

金斗举起葫芦看了一会,忽然说:“不对,还少一粒,再仔细找。”

金升:“你看错了吧,真的没有了。”

金斗边在草丛里寻找金丹边对金升说:“怎么没有,不会是叫你偷吃了吧。”

金升:“嗳,你可别冤枉我,我真的没吃。”

金斗继续在草丛里寻找金丹。

高地边的树上,两个蛇精贪婪地吐着舌头。

太阳落山,天色渐渐黑下来

草丛中,金升抬头看看天色,忽然不安地说:“糟了,只顾了找丹,误了时辰,我们又该挨骂了!”

金斗看看天色,无可奈何站起来:“这回好了,差点被你害死!”说着,腾空而起。

“等等我……”金升连忙追赶。

 

8.空中     日外

两个童儿渐渐远去。

 

9.林边,蛇精藏身的树上     日外 

两个蛇精恢复原形,雌蛇精说:“方才真是好险,要不是那两个童儿只顾了找金丹,我们一定躲不过去。”

雄蛇精没有理睬它,下了大树,独自在草丛中搜寻着什么。

雌蛇精问:“喂,你在干什么?不会是在找金丹吧?”

雄蛇精:“你说对了,我正是要找金丹。”

雌蛇精笑着说:“哈,那两个童儿鬼精鬼灵,你以为他们真的会把金丹落在草丛里?”

雄蛇精头也不抬:“那个童儿说金丹少了一粒,我料他不会胡说。”

雌蛇精:“他方才连数都没有数就说少了,怎么知道就不是胡说?。”

雄蛇精:“你可别小瞧这两个童儿,慢说是葫芦里的几百粒金丹,就是数天上的星星,也用不了一眨眼的功夫,要不是他们有急事,决不会这么急忙忙就走了。” 

雄蛇精继续在草丛中搜寻。

雌蛇精将信将疑,也下了树。

 

10.幽深的山涧,茂密的草丛,天空,一片乌云,接着下起了大雨。  (空镜)

 

11.山涧中     日外

雄蛇精冒雨在草丛中寻找金丹。

雌蛇精:“喂,别瞎忙了,回去吧。”

雄蛇精:“夫人,这样的机会可遇不可求,那金丹若是被雨冲走就可惜了,你也来找吧。”雌蛇精的双眼忽然盯住了草丛。

草丛里,一颗闪闪发光的金丹。

雌蛇精偷偷看了雄蛇精一眼。

雄蛇精:“喂,不快找,还愣着干什么?”

雌蛇精掩饰地:“好,我找,我找。”

雄蛇精嗅嗅鼻子:“我好像闻到了一股味。”
雌蛇精用身体挡住雄蛇精的视线,把手伸向草丛。

雄蛇精移动身体向雌蛇精面前的草丛看。

雌蛇精的手拿到了丹。

 雄蛇精的眼珠转了一下,

雄蛇精的画外音:“想独吞,哼!”

地上一颗石子。

雄蛇精眼珠又转了一下,捡起石子吹了口气。

石子变成一粒金丹。

雄蛇精故作惊喜地:“哈哈,我找到了!”

雌蛇精回头:“真的?”

雄蛇精把假金丹晃了一下说:“这金丹吃了,立刻就能得成正果,这回我成功了!”

雌蛇精眼珠一转,忽然向草丛中惊呼:“哎呀,这里也有一粒!”

雄蛇精:“真的?拿来我看看。”

雌蛇精把金丹交给雄蛇精,雄蛇精把假丹交给雌蛇精。

雄蛇精哈哈大笑。

雌蛇精看看看手里的假丹,惊讶地:“这粒金丹好大呀!”

雄蛇精:“夫人,还等什么,吃了我们就成仙了。”说着,把金丹扔进嘴里。

雌蛇精看看假丹,也丢进嘴里。

 

12.空中,乌云滚滚,一阵电闪雷鸣……(空镜)

 

13.山涧中     日外

雄蛇精向着天上张开双臂大笑:“哈哈……我成功了,成功了!”

雌蛇精有些疑惑地看着雄蛇精。

雄蛇精笑着笑着,忽然捂着肚子叫痛,接着倒在草丛中,翻滚高叫:“哎呀,痛死我了!”

雌蛇精忙伏下身问:“你怎么了?”

雄蛇精挣扎着:“疼,疼……”

雌蛇精焦急地:“怎么,难道我们中了那两个家伙的诡计了!” 

雄蛇精继续高声叫喊:“哎哟……” 它下肢的爪子变成了人的两只脚。

雌蛇精看着雄蛇精,忽然像明白了什么说:“啊,我明白了,这一定是吃了金丹的缘故,青花仙,忍着点,你就要变成真正的人形了。”

雄蛇精继续惨叫、翻滚,自下而上渐渐变成人形,只有头部依旧。

雌蛇精拍拍自己的身体,(画外音:这是怎么回事?)

人身蛇头的雄蛇精在地上翻滚了一阵之后开始喘息。它摇晃着身子说:“变,变呀,怎么不变了?夫人,怎么不变了?”

“我明白了,”雌蛇精好象明白了什么说:“刚才那两个童儿说金丹还差八十一年炉火,看来这就是缘分,火候不够,你的头怕是变不成了。”

“变不成了?”雄蛇精懊丧地说:“咳,闹了半天白高兴一场,这象个什么话!”

雌蛇精叹息说:“你看,妖就是妖,你还是别再痴心妄想了。”

雄蛇精站起来,看看自己,忽然向着天空高声喊叫:“不,我要变,我是仙子!我是青花仙子,老天爷,你不公平,不公平……”

 

14.天宫,碧霞殿     日内

碧霞元君和王母娘娘站在窗前,王母娘娘脸上写满沉思的表情。

碧霞元君问:“母亲,你在想什么?”

王母娘娘叹了口气:“唉,东海龙王和吕洞宾他们这伙人纠缠了这么久,总算是告一段落了。”

碧霞元君说:“母亲,你对八仙的这场官司好象特别关心。”

王母娘娘点头:“是啊,吕洞宾、汉钟离这些人都是忠直之士,虽然他们打死了东海龙王敖广的儿子,其实,罪责主要还是在东海,不强调追究东海,只是单纯处罚八仙,的确是有失公正,委屈他们了!”

碧霞元君:“母亲,有你这句话,我看吕洞宾他们就是受点委屈也值了。”

王母娘娘:“话虽是这么说,我还是有些担心,东海的敖广在天庭有很大的影响力,更有四海龙王做帮手,只怕他是不会就此甘休的。”

碧霞元君:“是啊,母亲,我也觉得敖广不会就这么算了。”

王母娘娘:“以他那个儿子的所作所为,早就该死,八仙为这件事受了这么多的责难,我只是担心中元下界的的邪恶势力会更加嚣张。”

碧霞元君点点头。

金斗和金升两个童子从外面蹦蹦跳跳跑进来:“外婆。”

碧霞元君对两个童子说:“你们回来了?”

金升到碧霞元君身边:“娘。”

碧霞元君问:“金丹取回来了么?

金斗拿出葫芦晃了一下。

碧霞元君接过葫芦问:“你们怎么去了这么久?”

金斗的神情有些紧张:“没事,我们在路上玩了一会儿。”

碧霞元君把葫芦放到桌上:“好了,我和外婆还有事要说,把金丹放到桌上,你们读书去吧。”

金斗和金升两个童子互相对视了一下,跑出碧霞殿。

 

15.云霞之中,宫阁重重, 云雾缭绕的南天门由远而近。(空镜)

(天使的声音):“谕旨,汉锺离、吕洞宾、韩湘子等上洞八仙酒后无德,搅闹东海,杀死敖广之子摩揭,虽事出有因,毕竟触犯天条,为律法不容,为整肃纲纪,特令汉锺离等上八洞神仙带罪下凡,重修千年,下凡时辰另行定夺,钦此。”

 

16.南天门前     日外

吕洞宾、张果老、何仙姑、蓝采和、铁拐李`韩湘子等从门内涌出,个个面带不平之色。

铁拐李边走边对韩湘子说:“想不到玉帝也会偏袒四海龙王,真是没道理!”

韩湘子拉了铁拐李一把:“算了,我们还是先回终南山等着去吧。”

铁拐李摇摇头,和韩湘子踏云离去。

南极仙翁和汉钟离走出南天门。

汉钟离摇头叹气。

南极仙翁对汉钟离说:“汉钟离,可不能泄气啊,玉帝方才是在盛怒之下,重罚你们,其实也有他的苦衷,你们身为上仙,胸襟要豁达些,千万不可太计较了。”

汉钟离:“仙翁放心,我们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了,受点委屈算不了什么,最重要的是要让正义得到伸张,邪恶势力受到抑制。”

南极仙翁点点头。

汉钟离向南极仙翁拱手说:“小仙告辞。”说着驾起云朵向前。

空中,众仙渐渐去远。

南极仙翁发出一声长叹。

 

17.灵宵宝殿          日内。

大殿上,玉帝双眉紧蹙。

大殿下,众仙两侧侍立。

玉帝对众仙说:“各位爱卿,吕洞宾等八仙在下界扶危济困、惩恶扬善,虽然做了许多好事,但打死人犯了天条,受罚也是应该的,你们对朕的决定还有什么要说的没有?”

大殿下众臣一起拱手说:“陛下圣明。”

玉帝点头说:“其实我也知道,今天的判决并不能消除四海对八仙的仇恨,八仙也会感到委屈,这都是正常的,不过为了天庭安宁,我希望这件事就此告一段落,以后大家都要引以为戒。”

大殿下,众仙官一起拱手说:“臣等遵旨。”

玉帝点点头,挥手:“好了,都散了吧。”

 

18.天宫门前    

金斗急匆匆从里面走出来,金升在后面追赶。

金斗面带侥幸对金升说:“多亏方才母亲没细看,不然肯定会发现金丹少了。”

金升不以为然:“看你吓的,就是真的少了,也没什么关系,别说……。”

金斗停下脚步问:“嗳,你真的没多吃?”

金升着急说:“没吃就是没吃,你怎么还不信,我……””

金斗:“算啦,算啦,你没吃,那金丹一定是落在玉泉山了。”

二郎神来到两个童子面前。

二童子似乎很怕二郎神,一起低头:“舅舅。”

二郎神疑惑地:“你们两个鬼鬼祟祟地,是不是又要捣什么鬼?”

金斗:“舅舅,我们刚从母亲那里出来,真的没调皮,不信你问母亲去。”

二郎神将信将疑:“好了,没调皮就好,读书去吧。” ”

两个童子:“是,舅舅。”

二郎神点点头,离开。

两个童子吐了一下舌头。

金升小声地:“嗳,这么说,葫芦里的金丹真的少了?”

金斗:“我骗你干什么?”

金升眨了一下眼睛。

“走。“金斗拉着金升欲走。

金升问:“到哪里去?”

金斗:“那颗金丹不能留在凡间,我们得去把它找回来。”

“喂,你是不是这儿有毛病了?”金升指着头说,“这天上方数日,世间已千年,我们虽然只回来这么一小会儿,玉泉山怕是早已过了几个月时间,你到哪儿找去?”

金斗固执地说:“那也得去找找看。”

金斗:“那颗金丹不能留在凡间,我们得去把它找回来。”

“喂,你是不是这儿有毛病了?”金升指着头说,“这天上方数日,世间已千年,我们虽然只回来这么一小会儿,玉泉山怕是早已过了几个月时间,你到哪儿找去?”

金斗固执地说:“那也得去找找看。”

19.玉泉山悬崖下的妖洞     日内

石案上放着个盛水的泥盆,雄蛇精坐在石案前对着水盆看自己的影子。

水盆里,蛇精的面目狰狞,但四肢与人相同。

雄蛇精懊恼地叹了口气把水盆推向一边。

雌蛇精从外面走进来,到雄蛇精面前说:“喂,你又在照什么,妖怪就是妖怪,照也没用。”(雌蛇精的四肢都是爪形)

雄蛇精忽然站起来,恼恨地说:“同样一般是生灵,为什么我们就是妖怪?”说着往外就走。

雌蛇精连忙叫喊:“喂,你又要到哪里去?”

 

20.通往天宫侧门的路上     日外

两个天将持戟守卫在门旁。

金斗金升来到门前,要出天门。

两个天将横戟拦阻两个童子。

一天将伏下身低声说:“二位,还是别出去了,要是叫玉帝知道了,我们吃罪不起。”

“我们就去一小会儿。”金升顽皮地伸出指头刮了天将的鼻子一下。

金斗将食指放在嘴边,做了个禁声的样子。

天将无可奈何让开,重新站好,两个童儿走出天门。

天门外,二童子远去的背影。

 

21.天门里        日外

天将甲向外看了看,回头就走。

天将乙问:“喂,哪儿去?”

天将甲:“找值日星官说一声。”

天将乙:“算了,又不是头一回。”

天将甲做了个无可奈何的态势。

 

22.空中,天门前云间     日外

吕洞宾、韩湘子等上洞八仙面带不快,匆匆经过天门。

二郎神拿着长戟来到面前。

二郎神拱手:“各位,小仙在此等候多时。”

吕洞宾说:“不知真君有何指教?”

二郎神:“东海一事,我知道各位一定会感到委屈,但打死人毕竟触犯天条……”

吕洞宾打断二郎神的话:“真君不必说了,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我们怎能不知这个道理,只要大家明白我们是为了维护正义,而且正义也得到了维护,受点委屈算不了什么。”

二郎神说:“你们这样想我就放心了,但不知各位以后如何打算?”

吕洞宾:“御旨已经说了,带罪下凡,重修千年,我们随时准备下凡啊。”

金斗和金升在云层后看着吕洞宾一行。

金斗回过头对金升说:“想不到舅舅对八仙的事也这么关心。”

金升:“嗳,你说,他们这场官司到底是谁家没理?”

金斗:“当然是敖广没理,仗着自己是龙王就一个劲儿胡搅。”

金升摇头说:“我看吕洞宾这些人也不象话,就算东海没理,他们也不该打死龙太子。”

金斗:“话是这么说,不过,东海那个摩揭也真的该死。”

金升:“你的意思是说,外公偏向龙王?”

金斗拉了金升一把:“嗳,算了,管那么多干嘛,咱们走。”

二童子驾云向下渐渐去远。

 

23.玉泉山山涧的妖洞前     日外

旁边是一片结满硕果的树林,两个蛇精站在洞穴口。

雌蛇精闷闷不乐。

雄蛇精赔着小心问:“夫人,你怎么一直不高兴?”

雌蛇精掩饰地:“没,没什么。”

雄蛇精:“你要不要吃山羊,我给你去抓。”

雌蛇精摇摇头。

(闪回):草丛里,雌蛇精看看看手里的假丹,惊讶地:“这粒金丹好大呀!”

雄蛇精:“夫人,还等什么,吃了我们就成仙了。”说着,把金丹扔进嘴里。

(闪回完)

雄蛇精指着山下说:“夫人,你看。”

“大王……”山下,地头蛇和草上飞两个小妖叫喊着往山上跑。

雌蛇精一愣,转而惊喜:“哦,他们回来了。”

地头蛇和草上飞一直到两个妖头前跪下。

地头蛇上前说:“大王,听说据这里三千里外的洛阳有一座龙门,鲤鱼要是跳过去就能成为真龙。”

雄蛇精不满地:“你们这两个没用的家伙,鲤鱼跳龙门这种事谁不知道,下山这么久,就带回来这种消息,真是没用!”

    “大王,我还没说完呢。”地头蛇说,“小的还听说不光鲤鱼跳龙门可以成为真龙,我们蛇族也是可以的,一样可以成为真龙,大王急于登仙,跳过龙门不就成功了吗?”

“这倒没听说过,“雄蛇精点点头问,“你们去过洛阳了?”

地头蛇:“小的也只是听说,并未去过洛阳,因怕误事,所以急忙赶回来禀报大王。”

雄蛇精点头。

雌蛇精上前对雄蛇精说,“喂,什么龙门不龙门的,道听途说你也信以为真,看来你真是想成仙想得发疯了。”

“嗳,这种事情本来就是碰运气,探访一下么,又不会有什么损失。”雄蛇精不以为然。

雌蛇精:“你是一山之主,这种没边的事,要去也得先弄明白了再去。”

“说的也是,”雄蛇精点点头,指着地头蛇和草上飞说,“那么你就和草上飞再到洛阳去探访一下,一定要把龙门的事查明白。”

“是,大王。”两个小蛇精起身要走。

“等等。”雌蛇精伸出爪子叫住两个小蛇精。

地头蛇拱手问:“夫人还有什么吩咐?”

雌蛇精斥责说:“你们两个混帐,从哪里听来这些胡言乱语?”

两个小蛇精一起说:“小的不敢。”

雄蛇精对雌蛇精说:“嗳,夫人,探访一下么,有什么不好,如果真有那事,我们不一下子就成功了,何苦每天在这里参星拜月,你就别再拦它们了。”说着,向小蛇精挥挥手。

“是。”地头蛇和草上飞答应一声,转身下山。

雄蛇精沉思着自语,“龙门,过去早就听说过鲤鱼跳龙门的事,可我怎么就从来没想到这一点?”

“哼!”雌蛇精不满地摇头。

 

24.山上树林旁     夜外

这是一个月光如水的夜晚,雌蛇精和雄蛇精两个妖头坐在林边的地上打坐。

雄蛇精忽然叹了口气。

雌蛇精说:“怎么,又叹气了?”

雄蛇精说:“嗨,我费尽心机,好不容易弄来一粒金丹,谁知道火候又不够,以后再要找这样的机会就难了。”

雌蛇精对雄蛇精说:“你吃了金丹,已经修得人形,比我强多了,怎么还不满足?”

“有什么好满足的,”雄蛇精摇头说,“这颗头还不是老样子!”

雌蛇精哼了一声。

雄蛇精眼珠转了一下:“夫人,你也吃了金丹,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变化?”

雌蛇精冷冷地哼了一声:“算了,今晚月光正好,我看你还是好好打坐,多采月光精华吧。” 

 

25.夜晚的山林  (空镜)

 

26.清晨,太阳升起在东方,山上的薄雾渐渐散去,林间传来几声鸟鸣(空镜)

   

27.山上树林旁边     日外

雌蛇精和雄蛇精两个妖头倒在昨晚打坐的地方睡意正浓。

树林里传来说话声:“喂,快,到这边来……”

雄蛇精忽然睁开眼,警惕地向四周看。

树林里有人在说笑:“这儿,在这儿,……”

雄蛇精悄悄推了雌蛇精一下。

雌蛇精呼地坐起来。

雄蛇精用手指了指树林。

两个蛇精警觉地爬起来,悄悄到树林边向里窥探。

 

28.树林另一边     日外

金斗、金升正在草丛里寻找什么。

金升回忆似的说:“我没记错,是在这儿呀。”

金斗:“一定是叫人捡去了”

金升:“别胡说,我看根本就没有。”

金斗指着旁边:“到那边看看去。”

 

29.山上树林旁边     日外

两个蛇精在暗中偷看。

雌蛇精小声说:“他们一定是回来找金丹。”

雄蛇精示意雌蛇精别说话。 

 

30.树林另一边     日外

金斗和金升仍然在草丛中寻找。

金升有些不耐烦:“算了,就是有,也早叫人拣去了。”

金斗仍在草丛中寻找。

草丛旁边,一颗葡萄树,树上,一串串葡萄。”

金升随手摘了一个葡萄放在嘴里:“哎,这山葡萄味道真是不错。”

金斗:“小声点,我们私下凡界,小心惊动了下界诸神。”

金升:“怕什么,哥哥,你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小了。”

 

31.树林旁边     日外

雌蛇精和雄蛇精在小声说话,雄蛇精兴奋地说:“好,我有办法了!”

雌蛇精小声问:“喂,你想干什么?”

 “等一下你就知道了。” 雄蛇精说着,悄悄向前走。

 

32.树林另一边     日外

金斗在草丛中继续寻找。

金升仍在采野果,他的手里提个树枝编的花篮

雄蛇精忽然从树林里走出来跪倒在金斗面前:“仙童在上,下仙有礼。”

两个童子同时一惊,金升后退一步惊恐地问:“你,你是哪里来的妖孽?”

雄蛇精说:“仙童,你不要害怕,我是青花仙子,在玉泉山修炼已有千年,今天见到仙童,真是三生有幸。”

金升惊魂未定,问:“你,你要干什么?

雄蛇精说:“我有一颗宝珠特来献给仙童。”说着,双手捧着一颗宝珠递到金斗面前。          

雄蛇精手里的宝珠在闪闪发光。

金斗迟疑了一下问,“为什么要送给我?”

    “这……下仙只是想孝敬仙童。” 雄蛇精头没敢抬。

“我看看。”金升跑过来接过宝珠欣赏起来。

金斗严厉地说:“喂,你怎么可以收这妖孽的东西,快还给他!”

金升手拿宝珠向后躲闪。

雄蛇精叩头说:“仙童不要误会,这宝珠是我特意孝敬仙童的,绝没有别的意思。”

金斗冷笑着说:“花言巧语,你以为我就会相信你吗?礼下于人必有所求,说,你是从哪儿弄来的,想干什么?

雄蛇精有些心虚:“启禀仙童,这是下仙自己修炼的,只想孝敬仙童。”

金升看看金斗。

金斗对金升说:“快还给他,这蛇精平白无故来献宝,一定有阴谋!”说着就要抢珠子。

金升躲闪着不肯拿出宝珠。

“仙童不要误会,下仙真的是诚心诚意。”雄蛇精连连叩头。

金斗冷笑着说:“你这妖孽,还敢耍滑头,这颗珠子虽不是什么上品,也经过了千年培育,来之不易,要不是有求于人,你会这么大方?”

“仙童,你果真英明,”雄蛇精叩头说,“下仙在玉泉山修行千年,实指望早日成个正果,只因德低道浅,可怜千年,只修了个蛇首人身,不能修成人头,今天遇到两位仙童,实在是我的福分,还望仙童能够帮助我。”

金斗冷笑一声:“好刁滑的妖孽,你以为去区区一个小珠子就能收买我吗?”

雄蛇精叩头说:“下仙不敢,下仙不敢。”

金斗板起面孔说:“你既然要修正果,为什么不皈一正道,却来弄这些傍门左术,我看你满身妖气,没有一丝正气,必定是残害生灵,妄论道德之辈,像你这样的妖孽也要求正果,还是别妄想了!”

(第1集完)

 

第2集 

 

1.树林边上      日外

金斗、金升两个童儿站在树下,金升手里拿着一颗金光闪闪的珠子,青花蛇精跪在地上。金斗面带怒容。

青花蛇精磕头乞求说:“仙童,请千万别误会,我不是这个意思……”

金斗对金升说:“看到了吧,这蛇精不是来送礼,是来送祸的,还不快把珠子还给它!”

金升迟疑了一下:“真要还给他呀,我看,不会象你说的那样严重吧。”

金斗:“快点,你还小,这里边的利害关系你不懂。”

金升不服气地:“我怎么不懂?这蛇精不过是想求个正果,又不是做什么坏事,你何必这么责难它,再说,凭我们的能力,办这么点事也没什么难处,我看就成全它一回吧。”

雄蛇精趁机连连磕头:“多谢仙童,多谢仙童。” 

金升将珠子拢入袖中。

金斗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雄蛇精叩头说:“仙童,下仙求道心切,还望早日赐教。”

金升对蛇精说:“好吧,难得你一片孝心,我就成全你。”

“多谢仙童成全。”雄蛇精欣喜地磕头。

金升:“哎,你不要高兴得太早,从今后要好好修练,不可再残害生灵,耐心在山上等待时机,知道了吗?”

“知道了,仙童。”雄蛇精叩头不止。

“金升!”金斗拉了金升一下,想制止他。

金升没理金斗,继续对蛇精说:“一年之后我会再来找你。”

雄蛇精叩头说:“多谢仙童,我记住了。”“然后抬头仰望。

二童子忽然不见。

天空,一团白云渐渐远去。(空镜)

雄蛇精抬头向天空遥望。

“喂,走了,还愣着干什么。”雌蛇精来到雄蛇精面前推了它一下。

“走了,走了……”雄蛇精着了魔似的自言自语。

“可不是走了,”雌蛇精不满地说,“我的宝珠就这么轻而易举被人带走了!”

雄蛇精好象忽然清醒过来,欣喜地说:“带走了,真的带走了!”

雌蛇精埋怨地:“那可是我一千年的心血!”

雄蛇精拉着雌蛇精说,“夫人,你的目光要放远一点,我还怕他们不肯收呢,我要是成功了, 区区一颗珠子算什么,以后你想要这样的珠子有的是。”

雌蛇精不以为然地哼了一声。

 

2.灵霄宝殿     日内

桌案上摆着文房四宝,玉帝坐在案前,眉头微皱。

金斗和金升提着花篮来到案前。

金升将一个野果拿到玉帝面前:“外公,你看。”

玉帝看着金升问:“哪儿来的?你二人是不是又私自到凡界去了?”

金升有些撒娇地说:“我们只去了一小会儿嘛。”

“一小会儿?”玉帝沉下脸:“私离天庭,违反天规,要是让别人知道就不好了,以后再不许这样。”

金升:“今天我们见你不高兴,只想到下面采点野果给你解解闷嘛。”

玉帝拿起花篮看看,微微点头。

桌案上,一本奏章。

金升欲拿起奏章翻看。

玉帝按住奏章,推开金升的手。

金升:“外公,你是不是还在为四海龙王和八仙的事生气?”

玉帝:“小孩子,你不懂。”

金升:“我就知道,你一定是在为那件事生气。”

玉帝叹息着说:“跟你们说你们也不懂,刚才我在殿上调解四海龙王和八仙的纠纷,一时发怒,重罚了八仙,现在想想,其实他们并没有大错,如此重罚,实在是有些委屈了他们。”

金升:“那你干嘛还要惩罚八仙?”

金斗:“是啊,你判八仙无罪不就得了。”

玉帝打量了两个童子一下:“你们不懂,这不是我一个人能说了算的。”

金升:“外公,这天地间,你不是最大的吗?”

玉帝:“我是最大,所以我做事就要考虑的更全面。”

金升摇头:“不懂。”

金斗:“外公,既然你认为八仙受了委屈,派人安慰他们一下不就得了。”

玉帝:“安慰?怎么安慰?”

金斗:“比如赏赐他们点什么。”

“赏赐点什么,”玉帝皱了一下眉头:“嗯,是个好主意,这么的吧,你们两人到瑶池去抬一坛御酒送到终南山,替我抚慰八仙,叫他们以后好自为之,不要因为这点小事就怨天尤人。”

“是。”两个童子高高兴兴地离开。

 

3.无垠的大海(空镜)

 

4.云间     日外

东海龙王敖广和西海龙王敖润站在云间。

敖润:“大哥,不管怎么说,玉帝已惩罚了八仙,你还是消消气吧。”

敖广叹了口气:“多亏了你们哥几个替我出头,总算出了一口气,。”

敖润:“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以后咱们报仇的时机有的是。”

敖广恨恨地:“便宜他们了!”

敖润:“大哥以后有什么打算?”

敖广:“你们记着,以后不管八仙到了谁的地界,决不能轻易放过他们!”

敖润阴沉着脸点点头。

 

5.瑶池的长廊       日外

地上放置一个酒坛子,金斗和金升坐在长廊边。

金斗用手扇着闻了闻:“啊,真香!”

金升取出珠子,拿在手里欣赏。

珠子,闪闪发光。

“又拿出来了,小心给别人看到!”金斗想阻止他。

“又不是抢来的,怕什么。”金升继续欣赏珠子。

金斗:“叫你别收,你偏不听,我看以后那蛇精向你求取仙位时你怎么办。”

金斗:“哎,你怎么这么罗嗦,又提起来了。”

金斗:“你以为蛇精的珠子是白给你的?”

金升:“有什么不好办的,不就是要仙位嘛,给他弄一个就是了。”

金斗:“你呀,就是没事找事,好了,快收起来。”

金升将珠子收进袖子里,然后嗅嗅鼻子,说:“真是好酒,你说等一会儿到了终南山,吕洞宾他们会不会请我们哥俩喝几杯?”

金斗:“好了,快走吧。”

两个童子抬起酒坛子。

 

6.云间    日外

两个童子抬着酒坛子乘云赶路。

 

7.山顶树林中仙境     日外。

林间一张八仙桌,八仙于林中各具情态,林边一头毛驴,蓝采和低头闷坐,韩湘子在吹奏一只忧郁的曲子。

铁拐李对韩湘子说:“韩道兄,别这么低沉,来个欢快一点的嘛。”

韩湘子:“方才在天庭,多亏有王母娘娘和观音菩萨帮我们主持公道,要不然我们就死定了。”

铁拐李点头:“一千年来,这是我们第二次遭贬,我看哪,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别太往心里去。”

韩湘子:“我有一种预感,今天还会有别的事情发生。”

曹国舅过来说:“这种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一千年前我们遭贬那回,仙界中跟我们做对的人并不多,这回跟四海龙王做了对头,只怕以后我们的日子不会太好过,以后还真得加点小心。”

张果老点头:“说得也是,四海龙王统领水界,一定会操纵水族跟我们过不去,虽说一千年不过是弹指间的事,这回下到凡间,还是防着点好。”

“好了,不说那些了,”韩湘子说“还有半个时辰我们就要到凡界去了,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次聚齐,我想趁分手时大家喝几杯,各位以为怎么样?”

铁拐李点头赞同:“好,我也正有这个意思。”

韩湘子笑笑,伸手向八仙桌点了一下。

八仙桌,瞬间摆满美味。

 

8.云间      日外

   金斗和金升抬着一坛子御酒乘云赶路,脚下云团簇簇。

   前面,一条大河。

   金升:“嗳,前面就到天河边,咱们先去玩一会怎么样?”

   金斗看看天色,与金升直奔天河。

 

9.天河边      日外

一望无际的天河,波涛滚滚。

金斗和金升到了河边,放下酒坛子。

金升蹲下掬水洗了一下脸。

金斗坐在河边伸了个懒腰,头枕双手仰天躺下。

金升跑的金斗身边,又取出宝珠玩耍。

金斗:“你看你,就这么一会,又拿出来了。”

金升:“嗳,你说要是那蛇精真的来要仙位,咱们怎么办?”

金斗:“那是你的事,我可不管。”

金升撒娇地推着金斗:“哥哥……”

金斗坐起来,指着金升:“你呀,就是没事找事。”

金升:“好了,不说这事了,你说一会到了终南山,吕洞宾他们会不会请咱们喝几杯?”

 

10.山顶仙境     日外

    八仙桌前,吕洞宾、汉钟离、张果老、蓝采和、曹国舅、何仙姑、韩湘子在饮酒。

韩湘子举起杯:“今天这事真是叫人郁闷,东海龙王纵子横行,祸害天下,他明明没理,天庭那些官们却一个劲儿和稀泥,我们驱邪扶正,为天下除害,反倒有了罪过,就连玉帝也不能秉公办事。”

吕洞宾阻止韩湘子:“喂,先不提提那些扫兴的事,还有半个时辰就要分手了,我们还是喝酒,大家干杯。”

吕洞宾举杯一饮而尽,众仙饮酒……

蓝采和为吕洞宾斟酒。

何仙姑对蓝采和说:“蓝道兄,小心酒会醉人。”

蓝采和挥挥手:“没关系,没关系,”

何仙姑:“还说没关系,你已经喝得很多了。”

蓝采和:“我说仙姑,你可不要以为我是借酒浇愁,我这个人,没那么想不开,方才果老说要我们以后小心水族,我看也不必过于担心,我们遭贬下凡,毕竟也是奉了御旨,躲的什么水族,怕的什么龙王,要是他们还敢仗势欺人,大不了再跟他斗上一回。”

曹国舅说:“蓝道兄说得对,跟他们斗,先不管那些,来,我们还是喝酒。”

众仙又干了一杯……

吕洞宾斟上酒,又要干杯。

何仙姑拦住说:“吕道兄,你喝多了。”

吕洞宾挥挥手:“没关系,我们下次再相聚,又是一千年,今天喝个痛快,就是酒醉,也要醉得壮烈。”

蓝采和:“说得好,就是酒醉也要醉得壮烈,来,干杯!”  

 

11.空中      日外

一片白云由远而近。

云上,金斗、金升抬一酒坛来到上空。

金升在空中向下高叫:“喂,到处找你们找不着,原来你们几个毛神躲在这里喝酒。”

 

12. 山上林间       日外

汉钟离起身施礼:”二位仙童,不知道找我们有何公干?”

 

13.云中      日外

金升向八仙说:“喂,你们几个听着,玉帝念你们含茹苦修行一场,做了不少好事,今日遭贬,也实在委屈了你们,所以呢,派我二人送来一坛御酒,快谢恩吧。”

 

14.山上林间   日外

八仙一起起身施礼:“多谢玉帝。”  

金斗、金升落到地上,将酒坛抬到八仙桌旁。

汉钟离施礼说:“两位仙童,辛苦了。”

金升向上扫了一眼,傲慢地:“辛苦倒谈不上,就是累了点,哎,我说你们这有酒有菜的,可一点也不像个受了处罚的样子啊。”

金斗:“是啊,看样子比我们俩还自在呢。”

金升:“看来被罚也不一定就是坏事,玉帝还特地赏酒下来,好了,你们继续潇洒吧。”

韩湘子有些不高兴:“喂,你们怎么说话呢?在天庭受了那么多气,还不许我们放松一下。”

金升也不高兴了:“韩湘子,你以为我真的夸你呢,你好大口气,敢这么跟我说话,怪不得玉帝要罚你们下界去再修一千年。”我看是罚的轻了,要是叫我判,我就……”

汉钟离打断金升的话:“仙童,这话可不能随便说啊。”   

金斗:“怎么,我说的不对吗,看看你们这些人,一个个这都什么样子!”

韩湘子指着金斗:“喂,你胡说什么,我们, 我们怎么了?”

金升:“你问我,好,那我告诉你,你们受了处罚,本来应该悔过,可我看见的是你们在庆功,这分明是没把玉帝放在眼里。”

汉钟离向金升拱手:“仙童,话可不能这么说,我们就要下界了,大家喝点酒,不过是到个别而已,绝没有别的意思。”

金升对汉钟离说:“你还算个明白人,好了,不和你们一般见识,玉帝叫我们送来御酒,是叫你们戴罪立功,你们看着办吧。”

铁拐李气的瞪大了眼睛。

韩湘子:“这话是玉帝说的?我怎么听像是你说的,什么戴罪立功?还真拿我们当罪犯了!”

金升:“怎么,你以为你不是罪犯啊,那为什么要罚下凡界再修一千年?”

铁拐李指着金升:“喂,我说你们到底想干什么,如果没事就赶紧离开,我没工夫听你们废话!”

金斗:“你以为我愿意理睬你呀,我们哥俩费尽辛苦送来御酒,总不能白跑吧,起码也得请我们哥俩喝几口,连这点道理都不懂,还神仙呢!”

汉钟离:“仙童,我知道,早在瑶池的时候,玉帝就有话,不许你们喝酒,这玩笑可开不得,我看既然你们已经把酒送到,还是早些回去吧,替我们多谢玉帝恩典。”

金斗和金升对视了一下。

 

 

15.云间   日外

   

 

16.云霞之中的南天门,镜头一直连续到玉帝寝宫        (空镜)

 

17.玉帝寝宫       日内

玉帝面带愠色坐在案前,两个童儿站在玉帝面前。

玉帝问:“他们真是这么说的?”

                            

18.玉帝书房       日内

玉帝面带愠色坐在案前,两个童儿站在玉帝面前。

玉帝问:“他们真是这么说的?”

金升说:“还有比这更难听的话呢。”

玉帝的脸阴沉得更厉害。   

金斗说:“外公,那几个酒徒喝得烂醉,只怕他们连自己都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你又何必生气。”

金升说:“只是喝醉倒也算了,他们不该说外公办事不公偏袒龙王,还说什么徒有双目,不辩忠奸。”

“这是谁说的?”玉帝满面怒气审视着金升。

“是,是铁拐李说的。”金升把脸转向一边。

玉帝站起,目视前方(画外音):“说我徒有双目,哼!这些人自恃有点功劳,也太狂了,他们哪里知道,为了一个“明”字,我曾经闭目苦修了一万八千年。”

(画外音完)

屏风上横幅,幅上四个大字:兼听则明

玉帝深思的神情。

二童子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

金升说:“外公,你一定不能饶了他们。”

玉帝审视着金升问:“你们说,是不是做什么坏事了?”

“外公,看你说的,我们刚刚替你办了一件好事,怎么会做坏事呢。”金升笑着辩解。

玉帝笑笑,对二人说:“好了,我知道了,你二人下去吧。”

“是。”二童儿转身离开。

金斗向金升挤挤眼。  

金升得意地翘起大拇指。

玉帝站起身在室内踱了两圈,又坐于案前,翻开案卷。 

值日星官进入宫内,至玉帝面上施礼说:“陛下,文痴星等仙官下凡日久,劫数已满,正合中八洞神仙之数,只是现在还没有人去度他,望陛下早做决断。”

玉帝点头:“我知道了。” 

玉帝用毛笔在砚台上蘸磨,砚台里的墨汁已经快干了。

值日星官忙给玉帝研磨。

玉帝手持毛笔在思索。

 

19.书房门外     日外

金升在门外向里张望。

二郎神来到书房前。

金升连忙站在旁边说:“舅舅。”

二郎神审视着金升:“你不去读书,在这里干什么?”

金升:“我正要去读书呢。”

二郎神点点头,进入书房。

 

20.玉帝书房       日内

玉帝手持毛笔在思索,值日星官站在旁边。

二郎神来到玉帝面前:“陛下。”

玉帝对二郎神说:“你来得正好,我问你,今天在凌霄殿上,你好像是要替吕洞宾说话,是不是?”

 

二郎神:“陛下,不是我要替他们说话,其实这样的处罚对他们真的有点不公。”

玉帝有点不高兴:“怎么,你真要替他们说话,哼,虽然吕洞宾和汉终离这些人降妖有功,毕竟也有错处,想不到他们竟会对朕的处罚不满。”

二郎神:“陛下,吕洞宾和汉钟离这些人个个胸襟豁达,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这事会不会是传说有误?”

“有误?”玉帝气恼地摇头。

二朗神说:“陛下,你真的相信会有这样的事?”

玉帝面色稍缓,叹了口气:“相信也罢,不相信也罢,就算他们对朕有不满,我也不想再追究下去,不过倒是该提醒他们,不可因为自己有功于天庭就居功自傲。”

二郎神:“陛下说的是。”

玉帝翻开一卷奏章看看说“中八洞神仙在尘世劫满,就令吕洞宾等去度化他们,这也正是天意巧合,你以为如何?”

二朗神拱手说:“此乃天机,小神不敢妄言。”

“好了,你下去吧。”玉帝微微挥手。

“是。”二郎神转身离开。

      玉帝开始写圣旨。

笔下谕旨(画外音):“卿等千年苦修,功果来之不易,既有过失在身,岂可怨天尤人?酒后无德,乃世人之大过,位列仙班,岂可无度贪杯?为儆效尤,特令尔等闭目下界度化文痴星等中八洞神仙,茫茫下界,人海如潮,中洞八仙乃尔等下界后第一晨所遇之人也,即刻离终南,闭目下凡尘,鸡鸣观四海,度化晨遇人,重悟道德经,再正不朽身,千年功果满,重登南天门。”

玉帝放下笔,把写好的御旨交给值日星官说:“让南极仙翁把它送到终南山,记住,不许耽误了。”

“是,陛下。” 值日星官接过御旨转身退出。

玉帝叹了口气。

 

21.玉帝书房外的路上          日外

值日星官捧着御旨走出书房,金升迎面走来,他暗暗吹了一口气。

忽然一阵风吹过来,值日星官摔了个跟头,手里的御旨甩了出去。

金升拾起御旨仔细看,脸上现出一丝狡诈的神情。

值日星官爬起来,连忙到金升面前说:“仙童,小的有罪,请把御旨还给我。”

金升把御旨交给值日星官:“以后做事要小心点。”

值日星官:“是。” 接着,快步离开。

金升连声露出一丝狡诈的笑意。

 

22.碧霞宫的庭院里           日外

这是二童子的母亲碧霞元君的居所,十分富丽堂皇,院里的一棵树下,挂着个鸟架,架上一只鹦鹉,金斗一人正在逗鸟玩。

金升兴冲冲地跑来。

金斗问:“喂,什么事这么高兴?”

金升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外公要派八仙下凡去度化文痴星那帮仙官,我们的机会到了。”

“机会到了,机会到了……”鸟架上的鹦鹉重复着金升的话。

“去!”金升不耐烦地向鹦鹉挥挥手。

 鹦鹉飞向一边……

二童子在窃窃私语。

金斗:“这样做风险太大,我看还是算了。”

金升:“怕什么,那帮家伙是闭着眼下界,只要我们安排好,保险万无一失。”

金斗:“你打算怎么办?

“我要一箭双雕……”金升诡秘地一笑。

 

23.妖洞深处       日内 

两个蛇精坐在石案前,地中央有几个小妖怪在歌舞。

褐斑仙子手里拿着一柄寒光闪闪的宝剑,兴致勃勃观看歌舞,不时往宝剑上吐一口雾气。

“好了好了,下去吧。”青花仙子忽然烦恼地挥了挥手。

歌舞的蛇精连忙散去。

“大王,你怎么了?”褐斑仙子问青花仙子。

青花仙子深深叹了口气说:“草上飞和地头蛇去找龙门,有半年多了吧?”

“是啊,如果没有意外,他们该回来了。”褐斑仙子也点头叹息。

青花仙子摇摇头说:“那两童子离开也有半年,不知道为什么到现在一点音信也没有。”

“还提那两个童子?你就别再妄想了!”褐斑仙子不无讽刺地说,“他们早把你的事忘了?”

青花仙子不高兴地说:“我想不会,那小子说一年以后来找我,现在时间还没到呢。”

“但愿他别忘了你,”褐斑仙子说,“不然那颗宝珠就白白地损失了。”

“受人钱财,与人消灾,我想他也不敢忘了我!” 青花仙子呼地站起来走向洞口。 

“喂,你又怎么了?”褐斑仙子放下剑边追边问。

“到山下看看。”青花仙子头也不回向前走。

“刚回来你又要走,是不是心又痒了?”褐斑仙子紧跟着追上去。

 

24.洞口     日外 

两个蛇精走出洞口,腾上半空俯瞰山下。

山下的唐官村。唐贵家的茅屋。(空镜)

 

25.山下的唐官村       日外 

村外的蛇仙庙,小庙的佛龛上有两条狰狞的毒蛇画像, 供桌上摆有供品。

村里,几间茅屋炊烟缕缕,一个围着篱笆的小院,院内三间茅屋,茅屋旁是猪栏、

鸡舍和柴房,院门外有一棵大树。

唐贵和唐贵的嫂子孙氏擦从茅屋里走出来。

唐贵取了扁担,担了木桶走出院门。

孙氏在院里说:“二叔,井边路滑,多加小心。”

唐贵回头说:“知道了。嫂嫂。”

孙氏在院里理了一下头发。

 

26.空中        日外 

青花仙子瞪着贪婪的眼睛往下看。 

“喂,眼睛往哪盯?”褐斑仙子推了青花仙子一把。

青花仙子自我解嘲说:“夫人,你别误会,那个年轻人一脸富贵相,我要是能修成他那个样子就心满意足了。”

“胡说!”褐斑仙子冷笑一声,“我早就看出来了,你一直在打那个女人的主意!”

“这是什么话?”青花仙子连忙辩解,“夫人,我一心修仙,怎么会沉迷于女色,那个童子收了我的宝珠,料他不久就会来度我,你看我现在这个样子,怎么好去见仙童,我

是想借那个年轻人的形体用一用。”

“喂,你以为我是傻子!”褐斑仙子眼里闪着怒火。

青花仙子说:“夫人,信不信由你,为了修仙,我必须这样做。”

褐斑仙子说:“这么说你是一定要下山了?”

青花仙子说:“既然借凡人的形体,当然得住在山下,不过夫人放心,那年轻人是个打柴的,我会像他一样每天上山打柴,我们还会在一起。”

“哼!”褐斑仙子冷笑一声,“看来你已经决定了,好吧,既然这样,我也不阻拦你,不过你可千万别被那女人迷住了。”

青花仙子说:“夫人,怎么会呢。”

 

27.村里的水井边       日外

唐贵挑着木桶走到井边,放下扁担准备打水。

青花仙子从空中猛扑下来。

唐贵惊得怪叫一声,丢下木桶瘫软在地上。

青花仙子张开大口将唐贵一口吞下。

一阵烟雾过后,青花仙子变成唐贵模样。

假唐贵向四周看看,拾起丢在一边的水桶打满了水,然后挑着水桶向回走。

 

28.空中         日外

褐斑仙子怒气冲冲,牙齿咬得咯咯响。(画外音)“匹夫,以为我是傻子,我早就知道你看上那个小贱人了,今天我叫你美梦成灰!”(画外音完)

褐斑仙子猛地窜下云端,扑向唐家小院。

 

29.唐家小院         日外

茅屋里走出一位老汉。

蛇精冲进院子,露出狰狞的面孔。 

“啊呀!”老汉吓得怪叫一声,倒在地上。

“爹……”随着叫声,茅屋里跑出一位年轻人。

“啊!”年轻人搡起大斧劈向褐斑仙子……

褐斑仙子口里吐出一股烟雾。

年轻人丟掉大斧倒在地上。

“老公……”孙氏跑出茅屋高叫着扑到年轻人身边。

褐斑仙子向孙氏伸出魔爪。

“啊!”孙氏惊叫一声倒在地上昏蹶过去。

褐斑仙子的魔爪就要抓的孙氏的脸上。

假唐贵挑水来到院门前,“妖孽,住手!”他扔下水桶忽然大叫一声,拿着扁担扑向褐斑仙子。

褐斑仙子回过头,向假唐贵怒冲冲地说:“匹夫,您说什么?我是妖孽,你是什么东西?”

假唐贵用扁担拦住褐斑仙子。

“匹夫,你想干什么?”褐斑仙子怒指假唐贵。

假唐贵低声说:“你快走,我不许你动这个女人。”

褐斑仙子恼怒地摇摇头:“我真没料到,为了一个女人你竟然不顾千年夫妻之情!”接着推开扁担又向孙氏伸出魔爪。

假唐贵用扁担敌住褐斑仙子,两个妖头交战……褐斑仙子抵敌不过,转身逃走。

假唐贵连忙丢下扁担抱起昏迷中的孙氏。

“贵儿,出什么事了?”唐母扶着门框颤巍巍走出茅屋。

假唐贵看着唐母,忽然又露出阴险的面孔。

“二叔……”孙氏呻吟一声,从昏迷中醒来,她睁开眼睛,有些不安地叫了一声。

假唐贵愣了一下(画外音):“二叔?她怎么叫我二叔,应该叫老公才对,真是扫兴!”

孙氏挣扎着想起来:“二叔,你哥哥……”

假唐贵换了一副悲哀的面孔,放开孙氏说:“嫂子,你醒了,这就好了。”

“啊,”孙氏看着倒在地上的两具尸体呆住了。

假唐贵抱住孙氏的双肩连声叫:“嫂子,嫂子……”

“爹,老公……”孙氏挣脱假唐贵哭喊着扑向两具尸体。

院子里,唐母和孙氏伏尸大哭……

假唐贵向四周看看,也扑到尸体旁边大哭起来。

院外来了许多人 ,众人一片叹息:“这蛇精真是把人害惨了。”

“玉泉山的蛇精要不彻底铲除,山下就永远别想过安宁日子。”

“这里住不下去了,我们还是趁早搬到别处去吧。”

假唐贵哭了几声,突然站起,抓起大斧,高叫:“可恨蛇精害死我父兄,今天我上山去跟它拼了!”接着提斧冲出小院向山上跑去……

 

30.妖洞         日内

褐斑仙子怒气冲冲坐在石案前,美女蛇和两个小妖站在旁边。

美女蛇精劝褐斑仙子说:“夫人,别生气了,最近大王为了那两个童子的事一直心神不宁,我看他在下山待几天,很快就会回来。”

“什么童子!”褐斑仙子猛一拍桌案站起来,气急败坏在洞内来回走了两圈,吩咐小妖,“你们随我下山,先去结果了那小贱人,再和老匹夫算帐!”

“夫人,你要跟谁算帐?”假唐贵匆匆来到洞穴内。

褐斑仙子叫道:“匹夫,你不在山下跟那个小贱人快活,又回来干什么?”

假唐贵说:“夫人,你误会了。”

“误会?”褐斑仙子指着青花仙子,“你这个色魔还敢骗我!你盯着那女人也不是一天半天了,你变成这唐贵的样子,分明是为了他家的那个小贱人!”

“夫人,这是什么话?”假唐贵摇身一变,又恢复了蛇精原形说,“我要是为了那个女人,为什么不变成他的丈夫,却变成了他的小叔子?”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褐斑仙子哼了一声,又回到石案旁坐下说,“我早就看出,你在山上呆不住了!”

“咳,真拿你没办法……”青花仙子在石案前坐下。

 

31.山坳里         日外

“唐贵……唐贵……”许多人带着镰刀斧头在寻找唐贵……

 

32.妖洞内        日内 

两个蛇精坐在石案前。

青花仙子对褐斑仙子说:“你还记不记得,当初仙童见到我的時候吓了一跳?”

褐斑仙子气呼呼说:“那又怎么样?”

青花仙子说:“我变成这唐贵的样子就是为了别再让他害怕。”

雌谁精冷笑着说:“傻瓜才相信你的鬼话!”

青花仙子好象有些着急地说:“夫人,我怎么说你才能相信,我借这唐贵的形体是为了修仙大计,为了早日登上仙界,你我都要忍耐些才对。”

褐斑仙子说:“你敢发誓不会碰那个小贱人?”

青花仙子举起一只手说:“我发誓,好了,不跟你说了,那些凡夫俗子来寻找唐贵,正是我的好时机,我要下山去了,过几天再来看你。”

 

33.山坳中        日外

“唐贵……”人们正在呼唤唐贵。 

青花仙子来到山坳,摇身一变,又变成唐贵的样子,他满身是血倒在地上。

“喂,他在这里!”一个人跑到假唐贵身边。

王老汉扶起假唐贵说:“年轻人,你一个人怎么能够斗得过蛇精,还是回去吧。”

“王老爹,我沒有办法为爹爹报仇,真是没用……”假唐贵痛哭失声。

“咳,”王老汉叹息了一声……

 

34.河边的蛇仙庙,庙里的佛龛上有两条狰狞的毒蛇画像, 香炉里香烟缭绕,供桌上摆有供品。(空镜)

 

35.天池边          日外

金斗和金升两个童子坐在天池边草地上,金斗随手捡起一块石头扔进水里。

金升笑笑说:“哎,你说吕洞宾他们几个毛神要是看了闭目下界的旨意会个是什么样子?”

金斗有些疑虑说:“让蛇精假冒仙官取代中八洞神仙,这事可太大了,到底行不行?可别惹出什么麻烦来。”

“有什么不行的?”金升不以为然地说,“万一出了什么事,那也都是吕洞宾办的,和我们一点关系没有,哎,你就别再担心了。”

金斗说:“我还是有些心神不宁,这事还是想想再说吧。”

金升:“想什么想,就这么做。”说着把一块石头抛进天池。

 

第2集完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telescript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QQ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