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注册登录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招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视频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全国原创小品剧本创作大赛
代写公司年会小品剧本
剧本名:《梅菊竹》第1-3集
【原创剧本网】作者:冬雪
专业代写小品、相声、快板、三句半、音乐剧、情景剧、哑剧、二人转剧本。电话:13979226936 联系QQ:652117037
年会剧本
 

 

 

梅菊竹

 

字幕:上世纪八十年代

第一集

1:室外,日。

 

*宽宽的静静的梅河蜿蜒的缓缓地流淌,沿河岸边是一排倒垂柳,有些长的柳枝伸进了水里。一棵柳树躺倒在水面上,但还在顽强的生长。岸上有一片树木,小鸟叽叽喳喳的叫着,从一棵树上飞到另一颗树上。树林紧挨着的是桃园和梅林。

*梅河大堰挨着梅林和桃园,大堰随着梅河弯曲,两边是高大的树木。

*大堰南边就是梅花村,远远看去就像一片小树林。

*已是仲秋时节,一片片的玉米、大豆、水稻都在收割。

*梅枫是一个英俊的小伙子,他是梅花村的民办老师。

*这时,他正在大堰上散步。他贪娈地欣赏着这美丽的风光。

*一位活泼的姑娘,着一件红色上衣、披肩长发,向他走来。梅枫看见她,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禁不住呆呆地去看她。那姑娘看见梅枫这样看她,不禁羞红了脸。梅枫也感觉失态,赶忙去看别处,那姑娘随即走了过去。

*梅枫自责地摇摇头,便向回走。

 

2:日,室外,梅河南岸大堰上。

*丽珍和刘嫂进城买完衣服延大堰向家走,两人有说有笑,突然,她们听见有小孩的哭声。

刘嫂:有小孩的哭声,丽珍你听到了吗?

丽珍:我也听到了。

*两人寻着小孩哭声找过去,却发现有一处新埋的土,哭声是从下面发出来的。两人蹲下身扒开土,漏出树枝,树枝下有一棉被包着个小孩。丽珍抱起小孩。

丽珍:看这小孩刚出生没几天。

*小孩后脑上长了一个鹅蛋大的一个水包。

刘嫂:丽珍你看,小孩头后面有一个包。

丽珍:这个人家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包,把小孩埋在这儿的。这家人心也太狠了。你看,还是个男孩。

刘嫂:咱们抱去医院,让医生看看。

丽珍:好,咱们马上去。

 

3:日,室内,医院门诊。

*丽珍抱着婴儿。

一名中年男医生说:这个包没什么问题,现在已割去了,就好了。小孩很健康,你们抱回家就是了。

 

4:日,室内,刘嫂家。

刘嫂抱着婴儿,丽珍坐在旁边。

刘嫂:咱们两家都有一个男孩了,您大叔的意思是不要这个孩子,我也不想要了。

丽珍:您也不要,我要。

刘嫂:那好吧,这孩子就给你。

*丽珍接过孩子抱在怀里。

 

5:夜,室内,丽珍家。

*丽珍抱着孩子。丽珍丈夫梅玉龙、梅玉龙父亲梅世春等几个人围坐在屋内。

梅玉龙:你看这孩子大眼睛多好,咱家可有个大眼睛的了。

梅世春:咱家不嫌人多,他们刘家不要,咱要。{然后又笑说}我看这孩子,就叫土生。

*玉龙笑了。

丽珍:就听咱爹的,就叫土生。

 

6:夜、室外、梅花村街道上。

*梅枫走出大门。一轮皎洁的月亮,亮如白昼。前面不远处,传来两个姑娘银铃般的笑声。等走近了,却是林菊花和今天下午在大堰上见过的那个姑娘。

林菊花看见梅枫说:梅枫,到哪里去?

梅枫:刚吃过饭,出来散步。

林菊花:哎,明明,你还不认识梅枫吧?

然后又对梅枫说:梅枫,你奶奶不是拜过一个干闺女吗,叫刘荣。这就是刘荣的三女儿,叫梅明明。

林菊花又对梅明明说:明明,这是你二舅家的老二。

梅明明笑说:原来是表兄妹,见了还不认识。不知你是表兄呢还是表弟?

*两人随即报了生辰。月亮进了一片云彩里,随即又出来了,天空更亮了。

明明笑说:你比我还小几个月,原来是表弟,那你要叫我姐姐了。

林菊花:梅枫,明明的大姐搬到咱村来住了。这段时间,我们天天在大姐家打牌,咱们到大姐家打牌吧?

梅枫:好呀,我正闲着没事呢。

明明:今晚真好,月亮太亮了,满大街都是玉米香味。

 

7:夜、室外、明明大姐家院子。

*迎门墙处有一座假山,花儿丛丛,流水潺潺。满院子都是各种花。

 

8:夜、室内、明明大姐家。

*梅露{明明大姐}、肖勇{梅露丈夫,在一家乡镇企业做销售}、梅奶奶,{梅枫的奶奶},三人正在闲话。明明、林菊花、梅枫三人走进屋里。

明明:大姐,我又给你领个表弟来。

梅露:啊呀,这小伙子长得太帅了,我还从没见过这么帅的小伙子呢!

林菊花:梅枫是咱们村最帅的小伙子了。他还是咱们村的老师呢。

*梅枫被她们这么一夸,有些不好意思,随着梅露让座,就势坐在沙发上。那沙发软软的,梅枫好像被包起来了。

梅枫随机又补充说:民办老师。

梅奶奶:小枫呀,他性格内向,不爱讲话,是个书呆子,就知道看书。

*几个人正说着话,梅文静{明明二姐}走进来了。

文静:玉龙家二嫂、丽珍和刘嫂,今天进城回来的时候,从土里拔出一个小男孩。二嫂和刘嫂每家都有一个男孩了,起初刘嫂不要,二嫂就要了,后来刘嫂又想要,二嫂不给她了。现在好几个人都在他家里,正谈论这个事情。

*梅奶奶很惊讶。

梅奶奶:走,咱们去看看。

*一伙人便都站起来,向玉龙家走去。

*梅奶奶是小脚。

梅露:姥娘,您慢点走。

梅奶奶:没事,我又添了个重孙子,高兴。

 

9夜、室内、梅玉龙家。

几个人刚到门口。

丽珍笑说:哎吆,俺奶奶来了。快来坐下。{对梅露说},大姐,您快坐下。你们都坐下,我倒茶给你们喝。

*梅奶奶坐下,喝口茶。

梅奶奶:咱家不嫌人多,这是上天给咱们送的孩子,咱们要,好好养着。

小孩呢,我看看。

丽珍:在屋里睡了。

梅奶奶:我进去看看。

*卧室。梅奶奶看了孩子,高兴地走出来,又坐下。

丽珍笑说:俺爹给起了名字,叫土生。

梅奶奶:好、好,这名字好。

梅世春:我看这样,把这小孩的户口,落在梅世忠的名下,他是个光棍,这样,计划生育,就不会罚款。

梅玉龙:行,明天我找他谈谈。他爱喝酒,给他带箱酒、两条烟。

梅奶奶:这样最好。咱们老梅家,人丁兴旺,这都是玉龙他老爷爷行善积德得来的。您老爷爷那辈,亲叔兄弟十八,您老爷爷是老大,叫梅润联。他开点心铺,凡是要饭的来了,他都给他们点心吃。一辈子行善,他去世的时候,叫花子来了一百多个,怎么办?都按客人待吧,结果,光叫花子就坐了十几桌。他老人家行善积德,咱老梅家就人丁兴旺。

*梅奶奶笑起来。

梅枫:俺奶奶说的是真的,咱们村的村志上有记载。

梅奶奶:不说了,天不早了,我要回家了。

梅露:明明、梅枫,你们两个送姥娘回家。回来上俺家打牌。

梅奶奶:咱们家的人都好玩,行,你们打牌吧。

 

10:夜、室内、梅露家,灯火通明。

明明:行,咱们打麻将?

梅露:小女孩家,打什么麻将,今天晚上人多,咱们打够级。

林菊花:还是打够级好,打麻将我不会。

*几个人坐下,开始打够级。

 

11:日,室外,梅枫大门口。

*梅枫刚要出门,正遇上梅玉国。梅玉国,梅枫同学,比梅枫大两岁,已结婚有一儿子。梅枫与梅玉国很要好,无话不谈。梅枫一个人住在新宅子里。

梅枫:{很热情}玉国,你到哪里去?到我家坐坐。

*梅玉国随即到梅枫屋里坐下。

*梅玉国无奈的样子。

玉国:刚才我到村委和我二叔签了个协议,我二叔老了以后,不归我抚养。你知道的,我爸就弟兄两个,我二叔是个光棍,我又是独生子。我现在有一个儿子,想再生一个,挂在我二叔名下,这样,计划生育,就不会被罚款。可是,梅玉龙不是捡了个男孩吗,要挂在我二叔的名下。我跟我二叔说,你不能这样做,我以后生个二胎,挂在你的名下,就不会被罚款,我以后养你老。可我二叔坚决不听我的,说已经答应了梅玉龙,不好改口。所以,我刚才到村委签了个协议,我二叔老了以后,不归我抚养。

*梅枫也是很无奈的。

梅枫:原来是这么回事。

梅玉国:你今天没去教书?奥,对了,今天是星期天。现在教书还好吧?

*梅枫叹口气。

梅枫:唉!还是那句古话,家有半斗粮,不当孩子王。

梅玉国:我还有事,以后再聊,我先走了。

 

12:日,室外、梅花村街道。

*梅枫在大街上走着。

*画外音:梅枫感叹,世态炎凉,竟至于此。

*梅明明看见了梅枫,象有什么心事。

梅明明:梅枫,想什么心事呢?

梅枫:奥,明明,我没事出来散散心。

 

13:日,室外,梅世春家的院子里。

*梅世春、玉龙娘、梅玉龙正坐在院子里谈话。

梅世春:我看小五的病很厉害,恐怕活不过今年。

梅玉龙:你说俺五叔的病,我看,不行,到济南去看。咱们临河医疗条件不行。

梅世春:可是这钱呢!到大医院,哪有那么多钱?

 

14:日,室外,梅花村大街上。

梅明明笑说:原来是梅玉国和他二叔的事,你管那些闲事干什么?

梅枫叹息:唉!世态炎凉,竟至于此!

梅明明:好了,你不是喜欢钓鱼吗,咱们到梅河钓鱼去?

*梅枫来了兴致。

梅枫:好呀,咱们去钓鱼。不过,我只有一副鱼竿,咱们去拿玉明{梅玉龙三弟}的鱼竿。

 

15:日、室外、梅世春家的院子里。

*梅世春、玉龙娘、玉龙正在说话。梅枫和明明走了进来。

明明:大舅、舅母、二哥。

玉龙娘:哎吆,俺的闺女来了,快坐下。

*这时,梅世春正抽着旱烟袋,他很气愤。

梅世春:他狗蛋算什么玩意,四台彩电私自分了,咱家一台没有,亏他还是个中学校长,识文断字,做出这等不平之事。

*他见梅枫对这些事摸不着头脑又解释说。

梅世春:你台湾的大爷爷邮来四台彩电,你知道吧?

梅枫点点头:知道。台湾的这个大爷爷跟咱们很近嘛?

梅世春:说起来,话长了。咱们老梅家是一个老祖,生了四个儿子。有两支又生了五个儿子,有两支又生了四个儿子,这就是常说的叔兄弟十八。这叔兄弟十八就是你老爷爷那辈。你老爷爷是老大,梅玉国老爷爷是老二,老三去了东北没有后代,老四就是世伟他爷爷,老五就是台湾你大爷爷的爹。说起来让人生气,你台湾大爷爷邮来四台彩电,狗蛋他们竟然私分了,咱家一台没有,这能不让人生气吗?

梅枫:狗蛋是谁?

玉龙娘:就是你世星大爷。

梅玉龙:听说台湾大爷爷,近几天要回来,给俺老五奶奶上坟。

梅世春:就这两天回来,已经来信了。

*几个人正说着,梅玉军【梅玉龙大哥】骑辆摩托车进来,他放好车,坐在马扎上。

梅玉军:俺五叔,病情严重。我看,得转院,到大城市去看。

*梅世春磕磕旱烟袋,向外吹了一口,很气愤的样子。

梅世春:还不是让您五婶子气的。您五叔这病,一开始,看一个人是两个人,到医院看了,减轻了。可是,您五婶子不是在村里任妇女主任吗,跟书记相好,有一次在村办公室里,两人抱在一起,被您五叔看见了。他人又老实,这话又说不出口,一下子气得病情加重。

梅玉军:不管怎么样,这病得看。他才三十五岁,年纪轻轻的,这样走了,太可惜了。不行,就到济南去看。

梅世春:我跟您三叔去,咱们几家,每家再凑点钱,我看每家再凑贰佰。

梅玉军:梅枫,还有玉明{梅玉军三弟},你们几个小兄弟也去看看咱五叔,这一去济南,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上一面。

梅枫:有这么严重吗?

*梅世春更气愤了。

梅世春:本身他就有病,这一气又加重了一半。我说过,您五婶子死了,都不能埋在咱老梅家的坟地里。她是个什么东西,我说这话,她还问我为什么,她自己做了什么她自己最清楚。

 

16:日,室外、梅河岸边。

 

*梅河两岸的风景的确美丽。近河边是一排倒垂柳,虽然叶子已然落尽,但枝条伸进水里,让人生出许多遐想。还有桃树,枯黄的野草,在太阳下,微风中摇曳。小鸟儿扑扇着翅膀,从一棵树飞到另一棵树,从河南岸向北岸飞去。宽宽的梅河在微风中,荡起层层涟漪。最可爱的是那些梅花,在深秋中蓄力,准备雪地的冬天里开花。二人找一僻静处坐下,长长的鱼竿伸进河里。

明明:五舅的病很重吗?是什么病?

梅枫:听玉军大哥说很重,是脑干,就是小脑肿瘤,这并不好治。唉!他才三十五岁,如果真这样走了,叫人怎么不伤感呢?

*梅明明见他很忧虑,岔开话题问.

明明:你经常在这里钓鱼吗?

梅枫:我经常呆在这里,在学校里和那几个老师也处的不好,他们太世故。我就来这里,在这大自然中放松自己。在这里,我有时钓鱼,有时看书,很快乐。

明明:教书不是很好嘛?有那么多小孩子,一定很快乐。

梅枫:唉!教学条件太差了,每人包一个班,有时连粉笔都没有。中心学校校长曾说过一句话,到一个村里找学校,最好找了,那儿房子最破旧,哪儿就是学校。

明明:什么是包班呢?

梅枫:就是这个班就你一个老师,所有的课你都得上,语文、数学、唱歌、体育、图画等。

明明:听说,你上学时成绩很好,你才很爱教书?

梅枫:说起来,让你笑话。我起初刚做老师,曾幻想当一个教育家。我研究教学,买了很多书,关于记忆规律,儿童心理方面的。我尽量少布置家庭作业,可后来家长对我的意见是,教书还行,就是家庭作业太少。我十七岁刚高中毕业,就来教书,人情世故全不懂,我觉得和他们几个老教师格格不入。

明明鼓励他:只要你努力钻研教学,教书教好了,人们会尊重你的。

*梅枫沉默了。

明明:你一月多少工资?

梅枫:三十九元,还不如城区工人一半的工资。我跟别人谈起工作,都不愿说当民办教师,免得人家觉得你地位低下。我真不想再做这民办教师了。

*梅枫一边说着,眼睛瞅着鱼符。突然,他看见鱼符沉了下去,他猛然拉鱼杆,好沉。他觉得是一条大鱼,便稳稳地拉鱼杆,鱼儿浮出水面了,果然是一条大鲤鱼,有一尺多长。他尽量稳稳地拖上岸,擒住了这条大鱼。

梅枫笑着:呵,这么大。

*明明哈哈大笑,伸手掰了一根柳枝,递给梅枫。梅枫接过,从鱼鳃穿过,然后放在鱼篓里。

梅枫:今天有吃的了。

*明明大笑不止。

明明:钓鱼真好玩。

梅枫见明明高兴,说:我给你讲个笑话,说在国外有两个老头在河边钓鱼,其中一个老头钓到一条大鱼,抱上岸后,怎么也逮不住,便问另一个老头:喂,伙计,怎么才能把鱼弄死?另一个老头灵机一动,说:淹死它。

*梅明明听到这儿,笑的更厉害了,前仰后止.

明明:哈哈,笑死我了,笑得我肚子疼。

 

17:夜、室内、梅露家。

*梅枫在梅露家吃晚饭,吃完饭以后.

明明对梅凤说:梅河岸边的风景真好,今晚咱们到河边散步吧?

梅枫:好呀。

 

18:夜、室外、梅花村街道上。

明明笑说:钓鱼真好玩,梅河的鱼也好吃。梅枫,我闲着也没事,下星期天我们还去钓鱼吧?

梅枫:可以呀,我一人钓鱼也闷得慌,咱俩一起去最好了。

 

19:夜、室外、梅河岸边。

*夜晚的梅河风景迷人,一轮皎洁的月亮高高地照着,梅河上空升腾着水汽。柳枝婆娑,阿娜多姿。他们沿河边走着,看这深秋迷人的夜色。他们逛了很长一段时间,两人觉得时间晚了,便又向回走。走进梅花村的时候,遇见梅奶奶。

明明笑着说:姥娘,你到哪里去?

梅奶奶见是明明和梅枫,笑说:是二小子和明明呀,走,跟我看你大姥爷去。梅枫他台湾的大爷爷来了,就在您世林二叔家,咱们去看看。

 

20:夜、世林家室内、院子里。

*世林家挤满了人,老五支的人几乎都来了,院子里男女老少都占满了。世林家二婶见梅奶奶来了,笑着迎进屋.

*梅枫的台湾大爷爷叫梅永文,看见梅奶奶进来,笑着迎上来。

 

梅永文:你是三嫂子吧?

*梅奶奶拉着梅永文的手。

梅奶奶:是呀,永文,三十多年了,你走时还不到二十,现在都老了。

*梅永文让梅奶奶坐下,然后从包里拿出一枚金戒指。

梅永文:三嫂子,这次回来没带什么礼物,永字辈的每人一个金戒指。

梅奶奶:回来就好,还要什么金戒指?

世林二婶:三婶子,你拿着吧,永字辈每人都有。世子辈每人一百元钱,玉子辈每人一双袜子。

她又瞅着明明:这姑娘是?

梅奶奶:这是我外甥女。

世林家二婶笑了:嗷,就是你干闺女的孩子?

梅奶奶:就是,是小三,叫明明。

世林二婶:啊呀,这闺女长得可真漂亮,个头也高,体型也好,坐下、坐下。

明明笑说:不用坐了。

*明明和梅枫就站在梅奶奶身旁。

*世林家二婶进里屋拿了两双袜子,给梅枫一双,又给明明一双。

世林家二婶:来,玉子辈每人一双袜子。

*梅枫和明明接着袜子。

这时,梅永文又对梅枫说:记着,在台湾你还有个弟弟叫梅玉洪。

*梅枫连忙点头。

*梅世林坐在一旁抽烟。

梅世林:大叔,俺婶子怎么不一块回来呢?

梅永文没接他的话,仍旧对梅凤说:他和你长得差不多高了。

梅世春:大叔,你看咱们定在什么时候上坟?

梅永文:你们定吧。

梅世林:那就定在后天下午四点。趁今天都来了,都说一下。

梅永文:好、好。

*梅世林随即走到院子里。

梅世林大声说:咱们定在后天下午四点上坟。

*闹钟指到了十一点。

*院子里的人都走了,屋里只剩下六、七个人。

梅枫轻轻叫明明:咱们走吧?

梅奶奶:等会咱们一块走,黑灯瞎火的,我看不清路。

*于是二人仍旧坐着听他们叙家常。

梅世春:大叔,你怎么不带俺婶子一块来?

*这时,屋里人少了,很静,梅永文不能回避了,只见他叹一口气。

梅永文:唉!您叔我在台湾没混好,没说上家口。后来拾了一个小女孩,长大了,嫁人生了小孩,就随我的姓。

*说完,他竟流下眼泪。在座的几个人也不便再问,也不知说什么好,一时静了下来。

梅世春:听说当时很多当兵的去了台湾,男多女少,很多人都没有家口。

*梅永文点点头。

梅奶奶笑说:都走了,就剩下二小子和三姑娘了,我也要回家了。

梅永文:三嫂子,你慢点走。

梅奶奶:没事,有他们两个人陪着我。

21:夜、室内、梅枫住所。

明明:你一个人住在这新宅子里?

梅枫:我喜欢清静,一个人住很好。

明明:你这儿有这么多书呀,我要找本书看。在家里无事挺无聊的。《几度夕阳红》,这是琼瑶的书吧?我就看这本。

梅枫:你喜欢拿去看就是。

明明:好了,很晚了,不打扰你了,我要回家了。

梅枫:我送你回家吧。

明明:好呀,这么晚了我还真有点害怕。

 

21:夜,室外、明明家门口。

明明:我到家了,你回去吧。

梅枫:好的,那我走了。

*明明看着梅枫的背影,若有所思。

 

 

 

第二集

1:日、早上、室外、梅花村小学。

画外音:梅枫站在小学院子里,看着这学校。一排破旧的草房,没有院墙。学生们在院子里玩乐,男生跑来跑去,女生两三个一群,在玩石子游戏。学校东面,是一处坟地。学生们没有什么娱乐项目,有时候就爬到坟顶上,向下滑,久而久之,坟子都成了光滑的了。

*梅枫进了办公室,拿起上课吹的哨子吹起来。哨子一响,学生们都跑进各自的教室去了。

画外音:梅枫教刚招的一年级,由于上一年没招生,一下子招了七十多名学生,教室里根本就坐不下,有些学生就坐在教室的门口。负责学校事务的是一名公办教师,但对于这事,她也没有办法。梅枫多次找村委,但村委跟本就不重视教育,只是敷衍。

*梅枫实在看不下去了。这时,正好王老师走进来。

梅枫:王老师,我的班你先给看着,我去找下书记和村主任。

王老师:行,你去吧。

 

2:日、室内、村委办公室。

*书记不在,只有村主任坐着喝茶。

梅枫:主任,你看我那个班的事情,该想办法解决了。

村主任:这个事,等书记回来,我们就想办法。你先回去吧,我们尽快想办法。

梅枫:可是,这事情都这么长时间了,你们究竟要拖到什么时候?

村主任:可是,我们也没办法。这学校,现盖也来不及。等等吧,等书记回来,我们再商议商议。

画外音:梅枫无奈,只有离开村委,回到学校。他下了决心,决定按学生年龄,裁去一半的学生。

 

3:傍晚,室外、梅枫家门口。

*一学生家长领着她的孩子,和梅枫吵架。

学生家长:为什么不让我的孩子上学?

梅枫:你也看到了,七十多名学生挤在教室里,还有的围在教室门口。这教室只能够容纳三十多名学生,其他班级都是三十多个学生。这么多学生,这课怎么上?我也是没有办法,多次找村委没有结果。这事情,你们要找,就找村委。

学生家长:我不找村委,我的孩子就要上学。

*梅枫的三叔梅世举,正好来到这里。

梅世举:他大嫂子,这教室就那么大,学生坐不开,村委会想办法的。你别急,你的孩子一定会上上学的。

学生家长:我们现在就要上。

*学生家长领着孩子走了。

梅世举:教室坐不下学生,书记和主任不管吗?

梅枫:我找过他们多次,他们还没有给解决。

梅世举:这些当官的,整天不知干什么?

 

4:夜、室内、梅枫住所。

*晚上,大约七点多钟,梅枫在新宅子里一个人看书,林菊花悄悄来了。

林菊花:梅枫,看什么书呢?

*梅枫惊了一吓,抬眼望去,却是林菊花。

*梅枫站起来。

梅枫笑说:看《少年维特的烦恼》,看过一遍了,没事随便看看。来,坐、坐。

*林菊花在椅子上坐下。

林菊花:这本书是德国作家歌德写的吧?

梅枫:是呀,你看过?

林菊花:没有,我只是看过一篇介绍。哎,梅枫,你既然看过一遍了,那就先借给我看,行吗?

梅枫:怎么不行,你想看拿去就是。

林菊花:好{她莞尔一笑},我以后经常来找你借书看,行吗?

梅枫:怎么不行呢,你就是坐在我这儿看也可以。

*说到这,两人都笑了。

林菊花:哎,梅枫,听说你还写小说,把你写的小说也借给我看好吗?

梅枫故弄玄虚:那你来晚了。

林菊花:怎么,被人借走了?

梅枫:那倒不是,昨天,被我全烧了。

林菊花:烧了,为什么?

梅枫:我写的那些东西,不能叫小说,连我自己也看不过去,所以,就一把火烧了。这样好,我可以重新开始。

林菊花俏皮的一笑:喔,是这样。那你以后写的小说可别烧了,让我看看,我会给你提建议的。

梅枫笑逐颜开:好好,以后写的东西一定请你指教。

林菊花:你教书的事,招了七十多个学生,现在怎么处理的?

梅枫:学校搬到原村委一楼去了。分成了两个班。来了一个公办教师教一个班,我教一个班。

林菊花:那你一定要好上教,别输给那个公办教师。

梅枫:我会的,我一定努力教好,争取超过那个公办教师。

林菊花:那好,我等着看你的好成绩。

*林菊花站起来。

林菊花:好了,不给你耍贫嘴了,过几天再来打扰你。

*林菊花拿着那本书向外走。

*梅枫送菊花到大门口。

梅枫:你想看书,到我这拿就是。

菊花:行,我以后会经常来借书的。你回去吧,再见。

梅枫:再见。

 

5:夜、室内、梅明明家。

*梅明明正一个人在自己屋里织毛衣,林菊花悄悄走到她跟前。

林菊花:哎!

明明吓了一跳:小菊花,你干什么?

*林菊花哈哈大笑。

明明见她手里拿着书,问:是什么书?

林菊花:《少年维特的烦恼》。

明明:从哪里借的?

林菊花眨着眼睛:梅枫呗。他那里书可多了,什么书都有。告诉你,他还自己写小说。

明明:自己写小说,他想当作家?

*林菊花调皮的点点头。

明明:告诉我,他晚上在家都干什么?

林菊花摆着手:他吗,不下象棋,就打牌;不打牌,就看书;不看书,就写书。

*明明被她逗得哈哈大笑起来。

明明:你对他了解的还真详细。

林菊花:当然了,你想知道一个真实的梅枫吗?那我可以告诉你,这就要看别人怎么评价他。

明明:我听俺姥娘说,他是个书呆子。

*说完,明明又笑起来。

林菊花:不对,这只是他的外表,他还有许多稀奇古怪的思想。

明明:喔,稀奇古怪,说给我听听。

*林菊花端起茶杯,喝口水。

 

*明明又大笑起来。忽然明明停住笑。

明明:菊花,你对他了解这么仔细,是不是爱上他了?别忘了他可是有名的帅小伙、美男子。

*林菊花急了,上前捶打明明。

林菊花:你,再说,再说。

*明明一个劲的笑。

明明:怕什么,爱上就爱上呗,《少年维特的烦恼》不是有这么一句话吗,哪个妙龄女郎不善怀春嘛。

林菊花指着明明:好、好,别忘了,你也是个妙龄女郎。

明明停住笑:真的,菊花,你要是真喜欢他,我可以给你们俩做个媒人。

林菊花:明明,是不是你看上他了,才这样说我?

明明:给你开玩笑呢。哎,说实话,我还真有些喜欢他。

没等明明说完,林菊花抢着说:这个我早看出来了,从你看他的眼神我就知道了。哎,要不要我做媒人呀?

明明:你,好,你个菊花,不跟你玩了。

林菊花:好、好,不闹了,不闹了。哎,明明,咱们把梅枫叫来打牌吧?

明明来了兴致:好哇,打牌就打牌。

*两人来到客厅,梅露和肖勇正看电视。

林菊花:咱们打牌吧?

梅露:打够级,人手不够呀。

林菊花:人好找,我和明明现在去找人,把梅枫找来。

明明从卧室出来:走吧,菊花。

梅露笑说:这两个疯丫头。

 

6:夜、室内、梅枫住所。

*梅枫正一个人看书,明明和菊花走进来。

明明:梅枫,到我家打牌去吧?

梅枫:打够级,人够了?

明明:还少一个。

梅枫:好办,走玉明门口,把他叫上。{玉明,梅玉龙三弟,在一家城区工厂跑销售}

 

7:夜、室外、玉明家大门口。

*梅枫、明明、菊花站在玉明家大门口。

梅枫:他房间里亮着灯,在家呢。

明明:你去叫他吧,我们在这等你。

梅枫:喔。

*梅枫想给玉明一个惊喜,于是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口,门虚掩着,他轻轻推开门,但眼前景象让他大吃一惊,玉明正抱着砖厂的一个小姑娘亲嘴呢。梅枫还算机灵,又蹑手蹑脚地走了回来。

梅枫:快走,不要叫他了。

*说完,一个人跑起来,一边笑着。

 

8:夜、室外、梅花村街道。

*梅枫在前边跑,明明和菊花在后面追。

*明明和菊花追上他。

明明问:发生什么事了?

梅枫故弄玄虚:这个这个,还是不说的好,你们姑娘家最好不要听这个。

明明、菊花的好奇心被他急起来了,连声问:到底什么事?到底你看见什么了?你要不说就不让你走。

*说着,两姑娘一人拽住他一只胳膊。

明明:快说呀,到底什么事?

梅枫:我说了,你们俩可别怨我?

菊花:不怨你,你快说吧。

梅枫:你们猜我刚才看见什么了?玉明正抱着砖厂的一个小姑娘亲嘴呢。

菊花:啊!这样的事,恶心死了,不要说了。

梅枫:你看、你看,我说不说嘛,你俩非要我说。

菊花:梅玉明这个花心大萝卜,瞅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他不是年底就结婚吗,又勾的砖厂小姑娘,谁要是跟了他,算倒八辈子霉了。

明明:别说这样难听,梅枫,咱就当什么没看见,别去说这些事。

菊花:砖厂那些丫头片子,也不是好玩意,一个比一个赛,一个比一个疯。哎,梅枫,你看见的姑娘,是不是烫发头那个?

梅枫:是的,是烫了发。

菊花:我早看出她不是个好东西,我倒替玉明的未婚妻鸣不平。

明明:哎!管那些事干什么?走,咱们回家打牌去。

菊花:我也无心打牌了,到我家门口了,我回家了。

 

9:夜、室外、梅花村街道。

*梅枫和明明在街道上走着。

梅枫:这座二层小洋楼,是你大舅家老大梅玉军家。这两年他包砖厂挣了不少钱。住在你大舅家的那些小姑娘,都是在砖厂上班的,都是蒙阴农村的。

梅枫正说着,忽然听见有人斜躺在玉军家门口大声吆喝:山雨欲来风满楼。你们这些孬种,欺负老人算什么本事?

*画外音:梅枫听清了,是姑夫王庆斌,知道他喝醉了,怕被他看见啰嗦起没完,小声对梅明明说。

梅枫:咱们去玉军家坐坐?

*明明点头同意,于是二人就进了梅玉军家。

 

10:夜、室内、梅玉军家。

*刘凤云{梅玉军妻子}见梅枫和明明进来。

刘凤云:梅枫来了,快坐下。

梅枫介绍:这是咱大姑家的明明。

刘凤云:是大姑家的小三吧?

明明点点头:是的,大嫂。

刘凤云:快坐下,我冲茶你们喝。

刘凤云冲好茶,倒了两杯:你们喝茶。

*刘凤云忽然怒气冲冲的。

刘凤云:梅枫,你说咱姑夫做的对不对,我跟你大娘闹仗,他来骂我。外亲不管家务事,如果是俺二叔、三叔、四叔、五叔来骂我,我也认了。他一个当姑夫的管的着吗?他今晚坐在大门口骂我一晚上了。你去把他拉走,要不然我这就去搧他。

梅枫:我可不去,他喝醉酒,啰嗦起来没完。上次他喝醉了,我送他回家,一里路,送了两个小时才把他送回去。他就这样,前几天,我听咱姑说,有一夜里,他喝醉酒,在野外坟子地里还睡了一觉。

刘凤云:你不管是吧,我这就去搧他。

*刘凤云怒气冲冲的就要向外走,梅枫急忙拦住。

梅枫:好好,我去把他劝回家。{又对明明说}:你先在这里坐会。

明明:好吧。

 

11:夜、室外、梅玉军家大门口。

*王庆斌正斜躺在一堆柴禾上。梅枫走过去。

梅枫:姑夫。

*王庆斌看见梅枫。

王庆斌:我不管外亲不外亲,她做的不对,我就骂她。

*梅枫掏一支烟递给姑夫,然后给他点着。这时走来一个人,梅枫抬眼望去,却是梅玉明。

梅枫急忙喊道:玉明,咱到咱姑父家开拖拉机去。

画外音:拖拉机,一种赌博游戏。

*玉明听梅枫喊他,走上前来,见是姑夫。

玉明:怎么,咱姑夫喝多了?

*王庆斌挥挥手。

王庆斌:谁喝多了?我在骂你大嫂呢,他跟你娘闹仗,骂你娘,我气不过,就骂她。

玉明:走吧、走吧,到你家开拖拉机。

*梅玉明上前搀扶住他,一边劝,一边扶他走。

王庆斌边走边说:山雨欲来风满楼。你们两个小子,开拖拉机也不是我的对手。

 

12:日、室内、明明家。

*明明在家吃晚饭,正吃着,梅文静回来了。

梅文静:今天,给梅枫的老五奶奶上坟,在饭店吃饭时,把饭店老板打了,派出所赶去,抓了四个人,梅枫也被抓走了。

梅露:去饭店吃饭,怎么打起来了?

梅文静:我也不太清楚,反正抓了四个人。

*明明听梅枫被派出所抓走了,心里着急,饭也吃不下去了,就站起来。

梅露:怎么,明明,不吃了?

明明:不想吃了。

*明明走出屋子,来到院子里。

梅露:这丫头怎么了,吃了一半不吃了?

 

13:日、室外、明明家院子。

*明明来到院子里,心里慌得很,竟不由自主地来到街上。明明的画外音:梅枫该不会出什么事吧?

 

14:日、室外、梅花村街道。

*明明不知不觉中竟来到梅枫的住所,却看见屋里亮着灯,灯光从窗户射出来。她紧走几步来到大门口,大门敞开着。她走了进去,忽然发现梅枫竟坐在窗前看书,不由轻轻地走过去。

 

15:日、室外、梅枫住所院子里。

*明明来到窗前。梅枫正在看书。

明明:梅枫。

梅枫抬头看见明明,惊喜说:明明,快进来。

 

16:日、室内、梅枫住所。

*明明来到屋里,这时才缓过神来,不由得笑了。

梅枫:你笑什么?

明明:啊呀,吓死我了,我正吃饭,文静说你被派出所抓走了,害得我饭也没吃,就迷迷糊糊地走来了。

梅枫:哪有的事,他们一开始要抓我,我三叔说,打人的事与我无关。他们就放了我,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你怕什么,快回去吃饭去吧。

明明:人家担心你么,你还嘲笑我?哎,梅枫,我也没胃口吃饭了,咱们到河边玩好吗?

梅枫站起来:好呀,我正想出去走走呢。

 

17:夜、室外、梅河岸边。

*他们漫步在河边,依旧是河水潺潺,依旧月光高照。

梅枫:怎么听到我被抓起来,你饭都不吃了?

明明拍打着他:你、你,再说我可打你了。

梅枫注视着她:明明,

*梅枫却欲言又止。

明明:怎么不说下去?想说什么,快说呀你。

梅枫:我……我喜欢你。

*梅枫终于说出了口。

明明也注视着他:我也是,我也喜欢你。

*梅枫伸手揽住她,拥吻她……

*月亮进了一朵云彩里,又从云彩里出来……

明明:走吧,咱们到那边走走。

*明明拉着他的手向东走去。一棵柳树歪倒在河面上,梅枫走到柳树上,弯下腰击水,然后转身看着明明。

梅枫:来,上来。

*明明笑着走上柳树,他拉住她的手,两人站在柳树上,看着泛泛的河水,和水中的月亮。明明依偎在梅枫的胸前。

梅枫:我想永远待在这。知道么,明明,我那天在大堰上第一次见到你,就喜欢上你了。在我心中,你就像火一样的女孩。这就叫一见钟情吗?

明明摇摇头:我不知道,今晚听说你被抓了,我迷迷糊糊的不知道自己做什么……

 

18:夜、室内、梅露家里。

*肖勇正在听音乐,梅枫进来了。肖勇让座,然后关上音乐。

肖勇:那天上坟,怎么回事,竟然打起架来?

*厨房,梅露正在熬鸡汤。这时,梅露走过来。

梅露问梅枫:帅小伙,吃过饭了?

梅枫:大姐,我刚吃过。

*明明听见梅枫来了,也从卧室走出来,手里织着毛衣。

梅枫:那天上坟去的人很多,老五支的人大概都去了,男女老少有一百多人,坐了十二桌。吃饭的时候,玉龙说,这一桌菜一百五十元,菜太差,太坑人了。便把老板喊来,质问他,结果竟吵了起来。后来动手打起来,三个人一直追到麦子地里把老板打了一顿。这老板和东村王林书记是亲戚。王林,你们都知道,很厉害。饭店老板给王林打了电话,王林又给派出所打了电话,派出所来了十几个民警。这时候,我们喝完酒都开始回家了。民警也不知道谁打的老板。恰在这时,玉忠拿起一个空啤酒瓶子摔在石头上,摔得粉碎。玉忠才十五、六岁,民警就来抓他。玉忠的爸爸和三叔,质问民警为什么抓小孩,和民警拉扯起来,竟把民警的手腕掰折了。民警就把玉忠的爸爸和三叔抓了起来。我大爷见民警抓人,吆喝起来:你们是哪部分的,为什么抓人?派出所指导员说:老头喝多了,别乱讲话。俺大爷确实喝多了,仍然吆喝:你们是哪部分的?民警就把他也抓起来。我见大爷被抓,上前质问他们,为什么乱抓人?他们红了眼,又要抓我。这时,我三叔说:他又没打人,你们抓他干什么?他们又把我放了。

梅露:大舅不是出来了么?

梅枫:大爷当天晚上就放了。玉军大哥的战友在公安局,玉军急忙去找战友,他战友给派出所打了电话,当晚就放人了。可是玉忠的爸爸和三叔,派出所坚决不放,还带了手铐,非要打人的那几个人去才放人。昨天,玉龙、玉明、玉国三人去了派出所,五个人每人罚了五百元钱,都放出来了。

梅露:鸡汤煮好了,明明、梅枫,你俩给姥娘送鸡汤去。

 

19:夜、室外、梅花村街道。

*明明提着饭盒和梅枫在街上走着。

明明:姥娘怎么住着村里的房子?

梅枫:原来,俺爷爷和奶奶和俺五叔一块住,五婶有意见,说不能独得一位宅子,闹过几次矛盾后,俺爷爷和奶奶便搬到了村里的这两间房子。

 

20:夜、室内、梅奶奶家。

*梅奶奶正在摘菜,梅永泽{梅枫爷爷}坐在躺椅上吸烟。

明明:姥娘,我大姐刚熬好的鸡汤,你和姥爷快趁热喝吧。

梅奶奶笑呵呵地说:哎呀,我的好外甥女,又给姥姥送鸡汤来了。你们俩快坐下。

*梅奶奶住的两间房子,一张床摆在西面,还有一张床摆满了零七八落的东西,都是梅永泽从村里村外检回来的。有废旧的闸刀,一小段电线,破旧的塑料桶,等等等等,堆满了一张床。这张堆满破烂的床的东面拉着一面红色布帘,布帘里面供奉着一张桌子。

画外音:据说梅奶奶以前老生病,经神婆指引,摆了桌子,供奉起狐狸大仙。

画外音:梅永泽七十多了,原来在二中看门烧茶水炉子,现已经退休,在家闲了二年,又被返聘回教育宾馆看大门兼烧茶水。

*梅永泽坐在躺椅上抽烟,他抽烟斗,深深吸了一口,捂着嘴咽下去,不由得呛得咳嗽起来。

梅奶奶埋怨他说:会过死了,抽口烟还捂着嘴,碰怕跑了。

*梅枫在一边笑起来。

梅永泽并不理会梅奶奶,对梅枫说:小枫,你数过咱家现在有多少口人了吗?

梅枫稍一思忖:差不多快四十口人了吧。

梅永泽:哎,老大世春家五个孩子,三个男孩,两个女孩。你家两个男孩,一个女孩。你三叔世举家一个男孩,两个女孩。你四叔世文家,一个男孩,三个女孩。你五叔世田家,一个男孩,一个女孩。小枫,你算算你们叔兄弟几个?

明明:八个。

梅永泽:不,九个。世春还有个男孩送给北庄了。他本应是长子长孙。小枫,你算下女孩几个?

明明笑说:女孩有没有送人的?

梅枫:没有。

明明笑说:那也是九个。

梅永泽:哎,我有五个儿子,一个闺女,现在还有一个干闺女,有九个孙子,九个孙女,还有外孙、外孙女。我没挣下钱,人算立起来了,人立起来了,我知足了。

明明:姥爷,鸡汤快凉了,趁热喝吧。

梅永泽:不要紧,我等会喝。你姑夫和你三叔想让我回家开酱油坊。我十三岁进作坊学徒,做酱油,那小磨酱油,香呀。我真想回来,把这手艺,传给他们。

梅奶奶笑道:都快八十了,还开酱油坊。

梅永泽:只要你三叔跟你姑夫愿意干,我就回家教他们。

*正说着,三叔世举走进来,看梅奶奶在喝鸡汤。

梅世举:娘,怎么这时候才吃?俺叔吃了吗?

梅奶奶:还在跟小枫吹着要开酱油坊呢。

明明:三舅,你坐下。

世举:行,我坐这就行。这不算吹,只要我跟他姑夫愿干,就能开起来,只是现在还没盘算好。先不说这些,我来问一下,咱们明天吊孝的事。

梅永泽:到哪里吊孝?

世举:这不是大丫头的公公死了,今天送来信。

梅奶奶:跟他说什么,家里家外,他管过什么事,大事小情还不都是我操办。

世举:这是俺叔的福气,家里家外的事你通通操办,他倒乐得清闲。

梅奶奶:明天要多去些人,老五支的人都划拉着。这是新亲,不能办的寒酸了。

梅枫对明明说:明明,咱走吧。

明明站起来:走。姥爷、姥娘、三舅,我们走了。

梅奶奶:慢些走。

 

21:夜、室外、梅花村街道。

*梅枫和明明在街道上走着。

梅枫:咱到你家打牌去吧?

明明:不忙,先到你那儿找两本书看,白天我没事老急得慌。有件事让我糊涂,三舅喊姥娘叫娘,为什么喊姥爷叫叔,而不喊爹呢?

梅枫:我爸爸、妈、大爷、叔、婶子们,都管爷爷叫叔,我妈妈说是因为大爷上边死了两个男孩,因为养不活孩子,就让孩子改口叫叔,才不妨孩子。

明明笑说:原来是这么个原因,这一会把我可弄糊涂了。

*二人正走着,遇见三婶。

梅枫:三婶。

明明:三舅母。

三婶:您二哥,您三姐,快点,您五叔老了,刚从医院拉回家。

梅枫惊讶:五叔走了。

*三人急忙忙在街道上走着。

 

22:夜、梅枫五叔玉田家。

*五叔家站了很多人,灵柩停在堂屋正中,五婶在嚎啕大哭。梅枫、明明走近灵柩前磕头,哭泣。

五婶坐在地上边哭边说:你这么狠心走了,撇下俺娘仨怎么办呀?人家看着过好玩呀。

*四婶走过来,蹲在五婶边上,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说。

四婶:谁看着过好玩?他五婶子,别哭了。刚才直过去两次了,不省人事,好不容易缓过来。

*正说着,五婶突然伸直身子,躺在地上不动了,不省人事。

四婶:快点、快点,梅枫快来给掰过来。

*梅枫、明明急忙过去,扶起五婶。四婶掐人中,梅枫和明明掰腿,好不容易才让腿圈上。五婶醒过来了,粗声喘着气。三婶也走过来,扶住五婶。

三婶:他五婶子,你要想得开,不看别的,看两个孩子的份上,你要想得开。

*梅枫见五婶没事了,就走出屋子。这时,玉军、玉龙、玉明、玉清【梅枫的哥哥,当兵刚复员回家】、玉林【三叔的儿子】,还有三叔世举、四叔世文,正在院子里说话。有坐着的,也有站着的。

玉军:这次咱们要办的体面点,至少要比世星家二奶奶的葬礼办得好。菜,一定要办好。

世举:要我看,人死了死了,在弄什么龙井,都无所谓了,还是给她娘仨省点,娘仨以后还得吃饭吧。不过这事还得看他五婶子怎么说。

玉军:那不行,五婶子说让我张罗着给办,咱大家大户不能办差了,咱不能丢人。

世文:鼓乐队还请不请?论说少亡,不请也行。

玉龙:怎么不请,俺五叔也算是来世上一回,有儿有女,该怎么办就得怎么办。

世文:有句话我给你们说,您五叔知道自己不行的时候,跟我说,您五婶子要改嫁,女孩可以带走,男孩不能带走,不能让男孩改姓。不行,让我给养着。

玉清:这句话,咱们知道就行,可不要说出去,不能让俺五婶子知道。

*这时,三婶走过来。

三婶:您说巧不巧,玉玲她老公公又死了,明天还得去吊孝,事都凑到一起了。

玉军:这个好办,明天兵分两路,吊孝的吊孝,在家的在家,等一会分分。

世文:今天夜里守灵,玉军你安排安排。反正就是你们玉字辈的事。

玉军:今天夜里全来,陪陪咱五叔。

世文:不行你们分成两班,今夜一班,明夜一班。

玉军:等会看吧。

世文:不知道咱叔跟咱娘知道了吧,最好先别告诉他们。

世举:我刚从那里过来,他们还不知道。

这时,明明走出来,对梅枫说:咱们走吧。

*梅枫站起来,和明明一起向外走。

玉军喊道:梅枫,今晚来守灵哈。

梅枫:奥。

*梅枫和明明来到大门口。

梅枫对明明说:我今夜守灵,不然你先回家吧。

明明:看了这场合,我有点害怕,你送我回家吧。

 

23:夜、室外、明明家大门口。

*梅枫和明明来到大门口。

梅枫对明明说:到家了,你回家吧。

明明:夜里冷,你回家找件棉衣穿。

梅枫:我知道。

*明明进了大门,梅枫在大街上走着。

 

24:夜、室内,梅枫家。

*陆文英{梅枫妈妈}正在找旧靴,说是要幔靴。

陆文英:你到你五叔那去了?

梅枫:刚从那回来。

陆文英:你说你大爷办的什么事,咱们四家,还有你姑,每家给你五叔贰佰元钱看病,都给你大爷,让他捎去济南,给你五叔看病。你大爷竟把咱那二百元钱私自留下了。在医院,你爸爸去看你五叔,你五叔一扭头,连话都不给你爸讲。你五叔直到死,还认为咱家没给他钱。

梅枫:俺大爷不会留下那二百元钱吧?

陆文英:怎么不会,后来,你爸问你大爷,你大爷承认了,说那二百元钱被他使了。

 

 

第三集

1:过年了、除夕夜、室内、明明家里。

*梅露、肖勇、文静、明明、梅枫在看春节联欢晚会。

*晚会结束时,新年的钟声敲响。梅露、肖勇和文静都回卧室了,客厅里就剩下梅枫和明明。

梅枫:我也该回去了。

明明笑说:你不是答应我陪我过年吗?小时候,在老家过年,我都是一夜不睡觉。今晚咱们也不睡觉,你陪我过年好不好?

*说着,二人走到明明的卧室。

梅枫:就怕让大姐知道了不好,咱们两个待在你的卧室里。

明明:怕什么,大姐什么时候管过咱们。咱们就在这卧室里,她们也不知道。

梅枫:那好吧。

*梅枫说着,伸胳膊揽住她。

梅枫:让我亲下你。

*他们拥抱在一起。稍倾,明明看着窗外。

明明:外面是不是下雪了?

梅枫:是下雪了。

*二人来到客厅,推开屋门,外边下起鹅毛大雪,地上已经白皑皑一片了。

明明小声说:太好了。过年下雪太好玩了。哎,梅枫,等明天早上,咱们到梅河岸边看梅花吧?雪地的梅花一定非常好看。

梅枫:好呀,等天明咱们去,不过要早去早回,还要拜年呢。

*二人又回到卧室,明明高兴无比,揽住梅枫。

明明:我们就这样,守岁,看着雪越下越大,这种感觉真好。哎,梅枫,说,我爱你。

梅枫转身拥住她:不是说过了吗?

明明:不,我要你现在说。

梅枫:我爱你。

*随即梅枫又亲吻她。稍倾。

明明:我今晚太高兴了。今晚是值得咱们记念的一晚。梅枫,等十年后,咱们会回忆起今晚吗?

梅枫:会的。不过,我肚子饿了,咱们吃点东西吧。

明明:你等等。

*明明说着去了厨房,一会,她端来两盘菜,一瓶白酒,两只酒杯,一边放到书桌上一边说。

明明:没有红酒,要有红酒就好了。

梅枫:干什么?你要喝酒呀?

明明笑说:除夕之夜,饮酒赏雪,多有诗意。来,{明明斟满两杯酒。}这第一杯酒,祝你教的班级,考了全学区第二名。而那位中学老教师教的班级考了全学区第三名。咱们要一饮而尽。

*两人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明明又斟满两杯酒。

明明:这第二杯酒,咱们喝杯交杯酒。

梅枫:哎,咱们今晚又没拜天地,喝什么交杯酒?

明明瞪眼了:你喝不喝?

梅枫:好好,我喝。

*两人端起酒杯,胳膊挽着胳膊。

明明:要一饮而尽。

*说完,明明一仰头,干了。

明明:你也干了。

*梅枫也一饮而尽。明明又斟满。梅枫看她酒后两腮红红的,笑说。

梅枫:你别喝醉了。

明明:我今晚就是要一醉方休。

梅枫:干嘛要喝醉呀?

明明:我高兴。

*时间慢慢过去了,二人瞅着窗外的雪花。

明明:天怎么还不亮呀,好去看梅花。

梅枫:我有点困了,要不咱们睡会?

明明:不能睡,守岁怎么能睡呢?这样吧,咱们讲讲小时候的事,我先讲。

*时光慢慢的过去,雪愈下愈大。

梅枫:看,天亮了。

明明站起穿外套:好,咱们现在就去看梅花,等会回来拜年。

*两人穿好外衣,向外走。梅露正从卧室出来,见他们俩说。

梅露:你们两个一夜没睡?

明明笑说:守岁吗。

梅露笑说:这么早,你们到哪去?

明明又笑说:我们去河边看梅花。

*说着,两人走出屋子。

梅露笑说:早点回来吃水饺,好去拜年。

明明:好的。

 

2:清晨、室外、河堤上。

*二人上了河堤,看见原野一片白茫茫,冷风飕飕吹来。河边的梅花,竞相开放。红的艳丽,落上些许雪花;白的俏丽,似乎要与雪花比洁白。一朵朵,一簇簇,竞相开放。

明明笑说:看,咱们没白来吧?

*二人在河边边走边说。河水仿佛也停止了,也是一片白茫茫。

 

3:清晨、室外、河岸边。

明明笑说:咱们俩交杯酒都喝过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明明说完,向前方跑去。梅枫追上她,揽住她。

梅枫:意味着什么?你说、快说。

明明忽然瞪着他:傻瓜,你没长脑子呀?

*他们在河边奔跑,扔雪团子,明明不时大笑。

梅枫:明明,我给你念首咏雪诗吧?

明明:好呀,你念。

梅枫:这是一首打油诗。河里一笼统,井上一窟窿。黑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

*明明听完,笑弯了腰,边笑边说。

明明:哈哈,你这是什么诗?不象诗。

梅枫:天不早了,咱们回去拜年去吧?

 

4:日、室外、梅花村街道。

*梅枫和明明向家走,走到路口时,遇见玉军等一大伙叔兄弟和堂叔兄弟正转悠着拜年。

梅枫对明明说:你先回家吧,我跟他们一起去拜年。

 

5:日、室内、梅露家客厅。

*梅露、肖勇、玉明娘、梅玉娜{玉明大姐}、梅玉敏{玉明二姐}正坐在客厅里闲话。

*梅枫和玉明走进来。

梅玉娜笑说:二少爷和三少爷来了,你看三少爷就是时髦。

梅露:玉明就是穿着好。

玉娜:那是,大邋遢,{指梅玉军},二吝啬,{指梅玉龙},三时髦嘛,{指梅玉明}。

*众人都笑。

肖勇:你这样评价你两个哥哥和弟弟?

玉娜:我说的一点没错。大邋遢吧,你不知道,抽烟到处弹烟灰。身上穿的衣服,每件都烧有窟窿。二吝啬,就不用说了,属铁公鸡的。这个三时髦吧,什么时髦服装出来穿什么。

*众人又笑。

玉敏:这弟兄仨的外号没白起。那仨妯娌是老大小心眼,老二心眼多,老三心眼好。

*大家正笑说着,明明和菊花笑着走进来,见到梅枫和玉明。

明明:咱们打麻将吧?

梅枫:好呀。

*于是,收拾桌子,摆上麻将。梅枫、明明、菊花坐下。

明明:咱们打一、二的,一把一支,大过年的,可不许赖账。

梅枫:来,玉明坐下。

玉明:太小了,不来,不够伸手的。

肖勇:来,我打。玉明是大赌家,这点小赌,他不来。

*于是,四人打起麻将。

玉娜:明明和梅枫整天形影不离。

玉敏:以后一天天大了,也不能一起玩了,大小伙,大姑娘,也该避嫌了。

梅露:多大的小孩子,在一块玩就是,管他们干什么?{梅露呵呵地笑起来,又说}:前几天,明明、菊花,在梅枫那打牌,打了一夜。早上,我有事找明明,就去梅枫那,我敲开门进去的时候,这三个人可把我喜坏了,一个个脸上画的跟小鬼似的,用墨汁画的。

*众人大笑。

菊花:我们打争上游,谁输了就在脸上画个图案。

梅露:可能菊花输得最多,那脸上画的都快成黑板了。

玉娜笑说:你们看明明和梅枫多般配,要不然,把明明也娶到我们梅家来吧。我当红娘。

玉敏:梅枫同意吧?

*梅枫只笑不答。

玉娜:梅枫光笑不说,明明呢,你同意吧?

明明大声说:同意。

玉娜:好,我这个红娘完成任务了。不行等过几天,春暖花开了,就把明明娶过来。梅枫和玉明同岁吧?人家玉明都结婚了。

*众人又笑。

 

6:夜、室内、梅枫住所。

*一天,吃过晚饭后,梅枫正在住所看书。玉明来叫他。

玉明:玉林被派出所逮去了,玉军大哥让你去商议事。

 

7:夜、室内、玉军家。

*玉军、玉龙、玉清正在说话,见梅枫来了。

玉军:咱三婶子被书记刘亮打了,玉林被派出所抓去了。

梅枫:到底怎么回事?

玉龙:村里准备在村委盖座厕所,靠在咱三叔家的屋后。咱三婶子嫌厕所靠着她家屋的后窗,不让盖,和刘亮吵了几句。刘亮竟然在村委大喇叭上骂咱三婶子。三婶找他评理,他就把三婶给打了。玉林听说刘亮把三婶打了,去刘亮家把刘亮老婆给打了。刘亮打电话让派出所把玉林抓去了。

梅枫:那你们打算怎么办?

玉军:这件事咱们不能不管,咱三婶子不让盖厕所不对。可刘亮作为支部书记,竟跑到村委喇叭上骂街,还动手打人,更不对。所以,把梅枫叫来,咱们去找刘亮。

 

8:夜、室外、刘亮家院子里。

*叔兄弟几个一进大门,刘亮老婆便出来了。

刘亮老婆:你们又来干什么?你们看玉林把我打得,我这左眼还肿着。

玉龙:刘亮呢?我们找他。

 

9:夜、室内、刘亮家。

*几个人说着已进了屋,刘亮正坐在客厅里。

刘亮:你们既然来了,来,咱坐下评评这个理。你说,咱村委大院,连个厕所也没有。办事处来个女同志,还要跑二里路到公共厕所去。你说这合适吗?再说,谁家屋后没有厕所,村委就不能在民房屋后建厕所?

玉军:村委建厕所咱管不着,可是你为什么到大喇叭上骂人?还打人?

玉龙一拍桌子:今晚你说清楚,不然给你没完。

刘亮站起来:怎么,你还要打人不成?

玉龙也站起来,并向刘亮走了两步:你说不清楚,我就揍你。你叫派出所来呀,有本事你让派出所把我们哥几个都逮进去。

玉军把两人拉开:我们今晚也不是来打架的,现在玉林还在派出所里,你看怎么办吧?

刘亮:你们仗着你们家人多,好,你们来打我吧。

*几个人正吵着,世文走进来。

刘亮忙说:世文来了,你坐下听我说。你是办事处文具厂厂长,这件事,你说怎么办?

世文:今晚这事吧,我听俺三哥说了。这么说吧,不让盖厕所,俺嫂子不对。可是,你不该骂人、打人。玉林打了弟妹也不对。今晚这事,我看咱们和平处理,你打电话让派出所放人,我让这伙小孩回去。不管怎么说,刘亮,咱们是同学,还是比较好的同学。我知道你处理村里的事情也不容易。今晚咱们这事,我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刘亮,你看这么办行吗?

刘亮:你要这么说嘛,咱们好商量。要冲刚才他们弟兄几个架势,今晚就是打死我,我也不让派出所放人。好,我现在就打电话。

*刘亮说完,进卧室打电话去了。一会,他出来。

刘亮:张所长说了,马上放人,你们去接人吧。

玉军:玉明,你去吧,骑我摩托车去接。

*玉明应声去了。

世文:你看,咱们就这样结束。虽然玉林把弟妹打了,可是你也把俺三嫂子打了,就这样算了。

刘亮:行,看在老同学的面子上,这事就这样算了。不过有两点,一,咱们不再为此事闹仗;二,村委厕所得继续盖,你三嫂子不能再捣乱。

世文:行,就这样,你们小伙都回去吧。

 

10:夜、室内、玉军家。

*叔兄弟几个,回到玉军家,他们一边喝水抽烟,一边又谈论起来。一会,玉明和玉林走进来。

玉军问玉林:吃饭了吗?

玉林:还没吃,我不饿,等会再吃。

大嫂风云:厨房里还有煎饼,还有菜,进去吃吧,你客气什么?{又开玩笑说}在派出所里挨揍来吧?

玉林:他们一下也没碰我。

*叔兄弟几个都笑。

风云:你怎么打的刘亮他老婆?

玉林:我进了他家,问刘亮呢?他老婆说,不在家。我上去就给她一个封眼锤。她吆喝着,你为什么打人?为什么打人?我说,刘亮打俺妈,我就打你。

*众人又笑。

玉林:我还真饿了,先吃个煎饼。

风云:快吃去吧,吃完再回来吹。

*说着,风云走进厨房,去给玉林热菜。

*玉龙指指玉林后背。

玉龙:这是一杆枪。

玉清:不管怎么说,今晚跟刘亮打了个平手。他打了咱三婶子,玉林打了他老婆。

玉龙:最近这段时间,村西的梅景泰和林庆红,告刘亮告得很紧。办事处王书记说了,下届就换他,不让刘亮再当书记了。

玉军:最近就要选村主任了,我的意见这届选举让玉清上。玉清年轻又是复员军人、党员,有优势。我已跟林庆红谈过了,咱们跟他老林家合作,合起来竞选村主任。

玉龙:怎么个合作法?

玉军:让玉清任村委会主任,林庆红任村委会副主任。咱们老梅家投林庆红的票,让老林家投玉清的票。所以,最近几天,咱们要分头行动。首先咱们老梅家,老五支各家各户都要去说,这次选村主任,就选玉清和林庆红。另外,和咱们老梅家沾亲带故的,处的比较好的邻居,那些少数姓氏,也要去说。比如刚搬来的梅露家,也要去说。

玉明:梅露大姐家让梅枫说就是,,他整天待在她家玩。

玉军:行,梅露家就交给梅枫。

*梅枫正不知在想什么,没有反应。

玉军喊他说:梅枫听见没有?这次是选你哥当村主任,你可要尽力。

梅枫:我听见了,梅露大姐那我去说。

玉龙:就怕咱老梅家选林庆红,他老林家不选玉清。

玉军:不会的,我跟林庆红说得好好的。他发誓说,决不食言。还有,就是村西老梅家,他们那几支咱们也要活动活动。

玉清:这个让咱三叔去最合适。咱三叔跟世玉、世亮很要好。

玉龙:对,让世字辈去活动活动,反正如果玉清当选,对咱们老梅家都有好处。

*这时,玉林吃完饭走出来。

玉林:奶奶的,知道就这样算了,多打刘亮他老婆几拳。

玉龙笑说:你还要把她右眼再跟封上。

玉林:我就该把他两眼都封上。奶奶的,我没见着刘亮,见着刘亮把他也揍了。

*众人都笑。

风云:行了,别贼走耍扁担了。今夜要不是您这几个当哥的去,你就得蹲在派出所里,有你受得。

玉林:派出所要敢关我两天,我回来非把刘亮的老窝给炸了不可。

玉清:行了,你回家吧,别让俺三婶子惦记着。

玉林:好,我走了。

*说完,玉林走出屋子。

玉清:玉林这脾气,倒跟俺大爷脾气差不多,一点火就着。

玉龙:对,他爷俩打壶喝喝差不多。

玉清:对了,最近这段时间,我听玉刚他们兄弟几个,都喊咱三叔为四叔了,玉刚的表兄弟都喊四舅,这个事情咱们不能让。

画外音:原来,世举三叔几个月大的时候,娘死了,世举爹就把世举送给梅永泽,由梅奶奶养大。世举爹跟梅永泽是亲兄弟,世举爹排行老二,梅永泽排行老三。世举在世林弟兄几个中排行老四。玉清所说之事,就是这事。

*正说着,世文乐呵呵地走进来。玉军忙让座,倒茶。玉清递一支烟。世文拿起烟在桌子上轻轻锤了几下,然后掏出打火机点着,深深吸了一口,吐出烟雾,又喝口茶。

世文:今夜之事不能再打起来,说起来您三叔跟刘亮还是老表亲。

玉军:玉凯他们兄弟几个都喊俺三叔为四叔了。

世文:上次,您二爷爷老的时候,世林让您三叔披头。您三叔说,我不能披头。我今天披了头,俺娘百年之后怎么办?从这点来看,您三叔还是归这边的。

玉清:可是人家叫四叔、四舅了。

世文:那个不管乎。这关键看您三叔的意思,他要归这边,就归这边;他要归那边,就归那边。

玉清:那可不行,俺奶奶从小把他养大,他说归那边就归那边。要这么着,俺们也得改口,管你叫三叔?

世文笑说:你这孩子?

玉军:说起来生身母,不如养身母重。生身母只是生了他,养身母从小把他养大。

*他们仍旧议论着,梅枫感到有点困,便起身向家走。

 

11:夜、室外、梅花村街道。

*梅枫来到住所路口时,却见前面走来一个人,像明明。他就站住,近了细看,确是明明。

梅枫:明明,你怎么来了?

明明:我过来看看,听说你们兄弟几个找书记打架去了,我担心你。

梅枫笑笑:没事,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

*二人进了梅枫住所。

 

12:夜、室内、梅枫住所。

*梅枫和明明在说话。

明明坐在椅子上: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梅枫靠近她,拥抱住她。

梅枫:没事的。

*然后亲吻她,明明甜甜地笑了。

明明:我一天不见你,就老想你。刚才我来过一次,见你屋里未亮灯。

梅枫:我在玉军大哥家玩来。

*梅枫也坐下,拉起她的手,两人对面而坐。

梅枫:我也想你。

明明:骗人,那你为什么不去看我?

梅枫:今晚不是有事么。好了,以后,我天天晚上去看你。

明明:现在,桃花都开了,星期天,咱们去看桃花吧。

梅枫:好呀,大好春光,正是踏春的好时节呢。

明明:那就这样约好了。

 

12:日、室外、梅露家院子里。

*梅枫走进梅露家院子,满院的花儿都已开放。只有文静一人在家,在逗小妞玩。

梅枫:二姐,你一人在家呢?明明呢?

文静:她和大姐到大舅家去了。你到屋里坐会吧。

梅枫:不坐了。我和明明约好去看桃花的,我现在去找她。

 

13:日、室外、梅世春家院子里。

*梅枫走进伯父家院子里。梅露、明明、玉娜、玉敏,正在院子里闲话。

玉敏:梅枫来了。

玉娜仍然继续说:他们老林家一个个是什么样的人,能选咱老梅家?看吧,这次咱投他老林家的票,可是,他们却不投咱们。唱票时,我站在那儿,唱老林家投的票时,他们都没选玉清。咱们倒好,都投了林庆红的票。你说这是什么事?咱把林庆红选上了村委会主任,玉清却落选了。

玉敏:老林家不是东西,背信弃义,耍阴谋诡计。

梅露:我听说村东头那片宅基地,都被抢了?

玉娜:可不是怎的,谁抢算谁的了,后院世林二叔抢了两位。

玉敏:要知道我也去抢位,没钱盖先放在那里。梅枫,你没去抢位宅基地?

梅枫:没有。

玉娜:大邋遢倒去抢了一位。

梅露:你看,你们一个个都在家闲着,四舅当厂长,把你们都安排当个城区工人也行。

玉敏:他哪管这边,他就想着他老丈人那边了,把他小姨子、小舅子都安排好好的。这边他安排谁了?就算安排俺二哥了。

*梅枫走到明明跟前。

梅枫:明明,咱们去看桃花吧?

明明:好呀。

 

14:日、室外、梅河岸边的桃园。

梅枫:明明,你看,桃花都尽情地开放了,有白的,浅红色的,有已经怒放的,还有刚打花骨朵的。

*明明高兴了,一边跑一边转圈。

明明:太好了,这儿桃花太美了。

*阿娜多姿的柳树已经蓊蓊郁郁了,宽宽的梅河静静地流淌。河岸边飘了一只小船。

梅枫:明明,你看,小船,那是曹老伯的船,我认识他的,咱们到小船上玩好吗?

*明明来了兴致。

明明:好呀。

*二人上了小船,解下拴在树上的绳子。小船向河里飘去。梅枫拿起桨划着,小船慢慢的到河中央了。梅枫不在划船,静静地看两岸风景。那一排倒垂柳映在水里,更显迷人,衬托着那一片片桃花。明明依偎在梅枫胸前。阳光暖暖的照耀着,水面上熠熠生辉。

明明:梅枫,我愿时光停止,我们永远待在这船上。就这样,我们依偎在一起,一直到天荒地老,该有多好?

梅枫:又说傻话了,难道我们做神仙不吃不喝?

*明明笑了,她笑的很甜,那是一种迷人的、陶醉的、幸福的微笑。

明明:梅枫,昨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你离我而去,我们分手了,我就哭,等醒来时发现枕巾都哭湿了。{明明看着梅枫。}你说有一天,我们会分手吗?

梅枫:梦都是反的。

明明:可是我害怕,我怕如果真有分手的那一天,我会哭成泪人的。

梅枫:好了、好了,好好的怎么会分手呢?

*太阳钻进了云彩,河面上暗淡下来。

梅枫:明明,咱们上岸吧?

明明:不,今天下午我不走了,我就这样在河面上。

梅枫:好,我陪你到天荒地老。

*两人躺在小船上,任由小船漂泊,谁也不再讲话,任由时光流逝。

明明:这样最好,我们就这样待着,一直待到天荒地老。

*很晚,太阳落山了,二人才下了小船,走上桃园,他们折了些桃花向家走去。

15:夜、室内、梅玉军家客厅。

*玉军正坐在客厅里喝茶,梅枫走进来。

玉军笑说:梅枫,这阶段象棋有长进了吗?

梅枫:大有长进。

玉军:我跟你较量较量。

*玉军说着,摆上象棋,二人厮杀起来。

*一会,玉明、玉林、玉清来了。

玉军:等会咱三叔、四叔也过来,咱商讨下选书记的事。玉林呢,你去冲茶去。

玉林:在你家里,你是主人,应当你冲茶,怎么叫我冲茶?

玉军:就你最小,你不冲谁冲?

玉林:我跟梅枫二哥,玉明俺三哥都是同岁的,我就是生日小点。

玉军:生日小点也是最小。梅枫下棋不得闲,快冲去。

玉林:这下棋还有功劳了?

玉明笑说:叫你冲你就冲,哪这么多废话?大哥没让我冲,叫我冲我就去冲。

玉军:行了,别说了,您两个都冲茶去。

玉林哈哈大笑:我刷茶碗,玉明你去泡茶。

玉明拿起茶壶,问:茶叶放在哪里?

玉清:你不会找吗?

*玉林、玉明说说笑笑去冲茶去了。

*一会,世举三叔,世文四叔也来了。世文帮梅枫点棋,但最终梅枫还是输了。玉军推下棋盘。

玉军:梅枫还得好好练。

*玉明、玉林冲上茶来。

玉军:今晚叫咱三叔、四叔来,商讨下选书记的事。

世文:这回书记不任命了,由党员选举?

玉军:我听办事处王书记是这么说的。这次选举,对咱们可是个机会,咱一定要把握住。

玉林:奶奶的,林庆红这个王八蛋,背信弃义。

世举:你看这回好吧,玉清落选了,倒把林庆红选上了,他当上村委会主任。

玉军:所以我刚才说了,这次选书记,咱们得把握住。今天我跟玉清啦了一下午,这次选书记,就选玉清。咱们村党员是三十个,现在有把握能投玉清的有十二、三票。所以咱们要做工作,我的意见,村西老梅家那几支还是咱三叔去做工作。

世举:你都说说能投玉清的这十几票都是谁?

玉军:咱家有三票吧。玉清本人一票,俺五婶子一票,小赵一票{玉娜丈夫}。

世举:小赵那票没问题。我觉得您五婶子未必投玉清。

玉军:也有这种可能,她可能投刘亮。

世举:是呀,现在减了一票,还有剩下的那十票呢?

玉军:西边老梅家世成那家人,有五个党员。我跟世成谈了,世成说他能让他家人都投玉清。还有哪些老党员,都反对刘亮。我也跟他们说了,他们说也投玉清。

世举:照你这么说,咱们争取争取还真差不多。

世文:还有您五婶子这票,咱也不能放弃。虽然您五叔不在了,可那两个小孩还姓梅吧。要我看,玉清你去找您五婶子谈谈,把这事情说开,说不定他能投你一票。

玉清:行,明天我找她谈谈。

世文:还有,肖勇也是党员,前段时间我跟他谈过,想把组织关系转到咱村来。只是跟刘亮不熟,这个事,我去跟刘亮说说,让肖勇把关系转过来。

玉林:奶奶的,我看咱得揍林庆红一顿,他小子把咱耍了。

玉军:现在不是打架的时候。咱们得搞统一战线,凡是刘亮反对的都是我们的朋友,一切可以争取的力量,我们都要争取。我说您三个。

世文:哪三个?

玉军:我说玉明、玉林、梅枫这三个。玉明吧,太花,好赌,打麻将一晚上几百元的输赢。我这是当你面说你,你看我也玩麻将,从咱爷爷开始咱家里几乎都好玩,但是一晚上也就几十块钱的输赢。那叫玩,不叫赌,是工作累了放松放松。

玉明撇撇嘴:几十块钱就不叫赌了?你就来一分钱也叫赌。

玉军:我不是批评你们,今天晚上我就说一下您这三个人。玉林吧,你别老想着打架,打架不解决问题。

玉林:该打的时候就得打,咱不能叫他们欺负着。

玉军:还有梅枫,今天下午,你哥说你是家里大小事不管不问。

世文:哈哈,这点随他爷爷。{看着世举。}咱叔在家里,大事小情,一概不管,都是咱娘操持。不过,梅枫太好玩了,整天不是打牌,就是下棋、钓鱼。

玉林:还有这个抢宅基地的事,我看咱村乱套了,宅基地谁抢是谁的了。大哥,你也抢了一位是吧?

玉军:我没过去,您嫂子抢的。

世文:这在村里,哪有什么道理?宅基地谁抢算谁的,谁横谁不要命,哎,书记就怕谁,谁老实,谁就吃亏。

玉明:俺玉清大哥也抢了一位。

玉清:那天我吃完午饭,没事到村东溜达,见他们都抢宅基地,我就回家拿了一百元钱,卸了几车石头,把那位宅基地给占了。

玉明笑说:你这溜达溜达,就溜出一位宅基地来,我看我还得勤溜达来。

*众人都笑。

玉军:咱闲话少说,言归正传。这事明天我跟俺爹,俺二叔都说说。还有咱姑父、玉龙,让他们都出出点子,帮帮忙。

玉清:这个书记即使我不当,也得让姓梅的当。梅花村让外姓当书记,根本就不行,显得咱老梅家无能、窝囊。

世举:是,就是这么个理,咱不蒸馒头争口气。

*众人正说着,明明走进来,见很多人在这里。

明明:三舅、四舅、大哥。

玉军笑说:明明来了,坐下喝茶。

明明:我不坐了。{然后转向梅枫。}大姐叫你去打牌了。

*梅枫站起来。

玉明:打去吧,等会我也去打两把。

*梅枫笑笑,随明明向外走。

 

16:夜、室外、梅花村街道路口。

*梅枫和明明来到路口。

明明:到你家里去,我有个好消息告诉你。

梅枫:不是大姐叫我打牌吗?

明明:我骗你的。

梅枫:你有什么好消息?快告诉我。

明明:到你家里我再告诉你。

 

17:夜、室内、梅枫住所。

*梅枫斜躺在床上。明明坐在椅子上。

梅枫:说吧,什么好消息?

明明:我爸要退休了,让我去顶替。

梅枫:啊。{然后坐起来。}好呀,祝贺你。

明明:走吧。今晚我高兴,咱们到河边散步去。

 

 

 

 

 

 

 

 

 

 

 

 

 

 

 

 

 

 

 

 

 

 

 

 

 

 

 

 

 

 

  

 

梅菊竹

 

字幕:上世纪八十年代

第一集

1:室外,日。

 

*宽宽的静静的梅河蜿蜒的缓缓地流淌,沿河岸边是一排倒垂柳,有些长的柳枝伸进了水里。一棵柳树躺倒在水面上,但还在顽强的生长。岸上有一片树木,小鸟叽叽喳喳的叫着,从一棵树上飞到另一颗树上。树林紧挨着的是桃园和梅林。

*梅河大堰挨着梅林和桃园,大堰随着梅河弯曲,两边是高大的树木。

*大堰南边就是梅花村,远远看去就像一片小树林。

*已是仲秋时节,一片片的玉米、大豆、水稻都在收割。

*梅枫是一个英俊的小伙子,他是梅花村的民办老师。

*这时,他正在大堰上散步。他贪娈地欣赏着这美丽的风光。

*一位活泼的姑娘,着一件红色上衣、披肩长发,向他走来。梅枫看见她,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禁不住呆呆地去看她。那姑娘看见梅枫这样看她,不禁羞红了脸。梅枫也感觉失态,赶忙去看别处,那姑娘随即走了过去。

*梅枫自责地摇摇头,便向回走。

 

2:日,室外,梅河南岸大堰上。

*丽珍和刘嫂进城买完衣服延大堰向家走,两人有说有笑,突然,她们听见有小孩的哭声。

刘嫂:有小孩的哭声,丽珍你听到了吗?

丽珍:我也听到了。

*两人寻着小孩哭声找过去,却发现有一处新埋的土,哭声是从下面发出来的。两人蹲下身扒开土,漏出树枝,树枝下有一棉被包着个小孩。丽珍抱起小孩。

丽珍:看这小孩刚出生没几天。

*小孩后脑上长了一个鹅蛋大的一个水包。

刘嫂:丽珍你看,小孩头后面有一个包。

丽珍:这个人家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包,把小孩埋在这儿的。这家人心也太狠了。你看,还是个男孩。

刘嫂:咱们抱去医院,让医生看看。

丽珍:好,咱们马上去。

 

3:日,室内,医院门诊。

*丽珍抱着婴儿。

一名中年男医生说:这个包没什么问题,现在已割去了,就好了。小孩很健康,你们抱回家就是了。

 

4:日,室内,刘嫂家。

刘嫂抱着婴儿,丽珍坐在旁边。

刘嫂:咱们两家都有一个男孩了,您大叔的意思是不要这个孩子,我也不想要了。

丽珍:您也不要,我要。

刘嫂:那好吧,这孩子就给你。

*丽珍接过孩子抱在怀里。

 

5:夜,室内,丽珍家。

*丽珍抱着孩子。丽珍丈夫梅玉龙、梅玉龙父亲梅世春等几个人围坐在屋内。

梅玉龙:你看这孩子大眼睛多好,咱家可有个大眼睛的了。

梅世春:咱家不嫌人多,他们刘家不要,咱要。{然后又笑说}我看这孩子,就叫土生。

*玉龙笑了。

丽珍:就听咱爹的,就叫土生。

 

6:夜、室外、梅花村街道上。

*梅枫走出大门。一轮皎洁的月亮,亮如白昼。前面不远处,传来两个姑娘银铃般的笑声。等走近了,却是林菊花和今天下午在大堰上见过的那个姑娘。

林菊花看见梅枫说:梅枫,到哪里去?

梅枫:刚吃过饭,出来散步。

林菊花:哎,明明,你还不认识梅枫吧?

然后又对梅枫说:梅枫,你奶奶不是拜过一个干闺女吗,叫刘荣。这就是刘荣的三女儿,叫梅明明。

林菊花又对梅明明说:明明,这是你二舅家的老二。

梅明明笑说:原来是表兄妹,见了还不认识。不知你是表兄呢还是表弟?

*两人随即报了生辰。月亮进了一片云彩里,随即又出来了,天空更亮了。

明明笑说:你比我还小几个月,原来是表弟,那你要叫我姐姐了。

林菊花:梅枫,明明的大姐搬到咱村来住了。这段时间,我们天天在大姐家打牌,咱们到大姐家打牌吧?

梅枫:好呀,我正闲着没事呢。

明明:今晚真好,月亮太亮了,满大街都是玉米香味。

 

7:夜、室外、明明大姐家院子。

*迎门墙处有一座假山,花儿丛丛,流水潺潺。满院子都是各种花。

 

8:夜、室内、明明大姐家。

*梅露{明明大姐}、肖勇{梅露丈夫,在一家乡镇企业做销售}、梅奶奶,{梅枫的奶奶},三人正在闲话。明明、林菊花、梅枫三人走进屋里。

明明:大姐,我又给你领个表弟来。

梅露:啊呀,这小伙子长得太帅了,我还从没见过这么帅的小伙子呢!

林菊花:梅枫是咱们村最帅的小伙子了。他还是咱们村的老师呢。

*梅枫被她们这么一夸,有些不好意思,随着梅露让座,就势坐在沙发上。那沙发软软的,梅枫好像被包起来了。

梅枫随机又补充说:民办老师。

梅奶奶:小枫呀,他性格内向,不爱讲话,是个书呆子,就知道看书。

*几个人正说着话,梅文静{明明二姐}走进来了。

文静:玉龙家二嫂、丽珍和刘嫂,今天进城回来的时候,从土里拔出一个小男孩。二嫂和刘嫂每家都有一个男孩了,起初刘嫂不要,二嫂就要了,后来刘嫂又想要,二嫂不给她了。现在好几个人都在他家里,正谈论这个事情。

*梅奶奶很惊讶。

梅奶奶:走,咱们去看看。

*一伙人便都站起来,向玉龙家走去。

*梅奶奶是小脚。

梅露:姥娘,您慢点走。

梅奶奶:没事,我又添了个重孙子,高兴。

 

9夜、室内、梅玉龙家。

几个人刚到门口。

丽珍笑说:哎吆,俺奶奶来了。快来坐下。{对梅露说},大姐,您快坐下。你们都坐下,我倒茶给你们喝。

*梅奶奶坐下,喝口茶。

梅奶奶:咱家不嫌人多,这是上天给咱们送的孩子,咱们要,好好养着。

小孩呢,我看看。

丽珍:在屋里睡了。

梅奶奶:我进去看看。

*卧室。梅奶奶看了孩子,高兴地走出来,又坐下。

丽珍笑说:俺爹给起了名字,叫土生。

梅奶奶:好、好,这名字好。

梅世春:我看这样,把这小孩的户口,落在梅世忠的名下,他是个光棍,这样,计划生育,就不会罚款。

梅玉龙:行,明天我找他谈谈。他爱喝酒,给他带箱酒、两条烟。

梅奶奶:这样最好。咱们老梅家,人丁兴旺,这都是玉龙他老爷爷行善积德得来的。您老爷爷那辈,亲叔兄弟十八,您老爷爷是老大,叫梅润联。他开点心铺,凡是要饭的来了,他都给他们点心吃。一辈子行善,他去世的时候,叫花子来了一百多个,怎么办?都按客人待吧,结果,光叫花子就坐了十几桌。他老人家行善积德,咱老梅家就人丁兴旺。

*梅奶奶笑起来。

梅枫:俺奶奶说的是真的,咱们村的村志上有记载。

梅奶奶:不说了,天不早了,我要回家了。

梅露:明明、梅枫,你们两个送姥娘回家。回来上俺家打牌。

梅奶奶:咱们家的人都好玩,行,你们打牌吧。

 

10:夜、室内、梅露家,灯火通明。

明明:行,咱们打麻将?

梅露:小女孩家,打什么麻将,今天晚上人多,咱们打够级。

林菊花:还是打够级好,打麻将我不会。

*几个人坐下,开始打够级。

 

11:日,室外,梅枫大门口。

*梅枫刚要出门,正遇上梅玉国。梅玉国,梅枫同学,比梅枫大两岁,已结婚有一儿子。梅枫与梅玉国很要好,无话不谈。梅枫一个人住在新宅子里。

梅枫:{很热情}玉国,你到哪里去?到我家坐坐。

*梅玉国随即到梅枫屋里坐下。

*梅玉国无奈的样子。

玉国:刚才我到村委和我二叔签了个协议,我二叔老了以后,不归我抚养。你知道的,我爸就弟兄两个,我二叔是个光棍,我又是独生子。我现在有一个儿子,想再生一个,挂在我二叔名下,这样,计划生育,就不会被罚款。可是,梅玉龙不是捡了个男孩吗,要挂在我二叔的名下。我跟我二叔说,你不能这样做,我以后生个二胎,挂在你的名下,就不会被罚款,我以后养你老。可我二叔坚决不听我的,说已经答应了梅玉龙,不好改口。所以,我刚才到村委签了个协议,我二叔老了以后,不归我抚养。

*梅枫也是很无奈的。

梅枫:原来是这么回事。

梅玉国:你今天没去教书?奥,对了,今天是星期天。现在教书还好吧?

*梅枫叹口气。

梅枫:唉!还是那句古话,家有半斗粮,不当孩子王。

梅玉国:我还有事,以后再聊,我先走了。

 

12:日,室外、梅花村街道。

*梅枫在大街上走着。

*画外音:梅枫感叹,世态炎凉,竟至于此。

*梅明明看见了梅枫,象有什么心事。

梅明明:梅枫,想什么心事呢?

梅枫:奥,明明,我没事出来散散心。

 

13:日,室外,梅世春家的院子里。

*梅世春、玉龙娘、梅玉龙正坐在院子里谈话。

梅世春:我看小五的病很厉害,恐怕活不过今年。

梅玉龙:你说俺五叔的病,我看,不行,到济南去看。咱们临河医疗条件不行。

梅世春:可是这钱呢!到大医院,哪有那么多钱?

 

14:日,室外,梅花村大街上。

梅明明笑说:原来是梅玉国和他二叔的事,你管那些闲事干什么?

梅枫叹息:唉!世态炎凉,竟至于此!

梅明明:好了,你不是喜欢钓鱼吗,咱们到梅河钓鱼去?

*梅枫来了兴致。

梅枫:好呀,咱们去钓鱼。不过,我只有一副鱼竿,咱们去拿玉明{梅玉龙三弟}的鱼竿。

 

15:日、室外、梅世春家的院子里。

*梅世春、玉龙娘、玉龙正在说话。梅枫和明明走了进来。

明明:大舅、舅母、二哥。

玉龙娘:哎吆,俺的闺女来了,快坐下。

*这时,梅世春正抽着旱烟袋,他很气愤。

梅世春:他狗蛋算什么玩意,四台彩电私自分了,咱家一台没有,亏他还是个中学校长,识文断字,做出这等不平之事。

*他见梅枫对这些事摸不着头脑又解释说。

梅世春:你台湾的大爷爷邮来四台彩电,你知道吧?

梅枫点点头:知道。台湾的这个大爷爷跟咱们很近嘛?

梅世春:说起来,话长了。咱们老梅家是一个老祖,生了四个儿子。有两支又生了五个儿子,有两支又生了四个儿子,这就是常说的叔兄弟十八。这叔兄弟十八就是你老爷爷那辈。你老爷爷是老大,梅玉国老爷爷是老二,老三去了东北没有后代,老四就是世伟他爷爷,老五就是台湾你大爷爷的爹。说起来让人生气,你台湾大爷爷邮来四台彩电,狗蛋他们竟然私分了,咱家一台没有,这能不让人生气吗?

梅枫:狗蛋是谁?

玉龙娘:就是你世星大爷。

梅玉龙:听说台湾大爷爷,近几天要回来,给俺老五奶奶上坟。

梅世春:就这两天回来,已经来信了。

*几个人正说着,梅玉军【梅玉龙大哥】骑辆摩托车进来,他放好车,坐在马扎上。

梅玉军:俺五叔,病情严重。我看,得转院,到大城市去看。

*梅世春磕磕旱烟袋,向外吹了一口,很气愤的样子。

梅世春:还不是让您五婶子气的。您五叔这病,一开始,看一个人是两个人,到医院看了,减轻了。可是,您五婶子不是在村里任妇女主任吗,跟书记相好,有一次在村办公室里,两人抱在一起,被您五叔看见了。他人又老实,这话又说不出口,一下子气得病情加重。

梅玉军:不管怎么样,这病得看。他才三十五岁,年纪轻轻的,这样走了,太可惜了。不行,就到济南去看。

梅世春:我跟您三叔去,咱们几家,每家再凑点钱,我看每家再凑贰佰。

梅玉军:梅枫,还有玉明{梅玉军三弟},你们几个小兄弟也去看看咱五叔,这一去济南,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上一面。

梅枫:有这么严重吗?

*梅世春更气愤了。

梅世春:本身他就有病,这一气又加重了一半。我说过,您五婶子死了,都不能埋在咱老梅家的坟地里。她是个什么东西,我说这话,她还问我为什么,她自己做了什么她自己最清楚。

 

16:日,室外、梅河岸边。

 

*梅河两岸的风景的确美丽。近河边是一排倒垂柳,虽然叶子已然落尽,但枝条伸进水里,让人生出许多遐想。还有桃树,枯黄的野草,在太阳下,微风中摇曳。小鸟儿扑扇着翅膀,从一棵树飞到另一棵树,从河南岸向北岸飞去。宽宽的梅河在微风中,荡起层层涟漪。最可爱的是那些梅花,在深秋中蓄力,准备雪地的冬天里开花。二人找一僻静处坐下,长长的鱼竿伸进河里。

明明:五舅的病很重吗?是什么病?

梅枫:听玉军大哥说很重,是脑干,就是小脑肿瘤,这并不好治。唉!他才三十五岁,如果真这样走了,叫人怎么不伤感呢?

*梅明明见他很忧虑,岔开话题问.

明明:你经常在这里钓鱼吗?

梅枫:我经常呆在这里,在学校里和那几个老师也处的不好,他们太世故。我就来这里,在这大自然中放松自己。在这里,我有时钓鱼,有时看书,很快乐。

明明:教书不是很好嘛?有那么多小孩子,一定很快乐。

梅枫:唉!教学条件太差了,每人包一个班,有时连粉笔都没有。中心学校校长曾说过一句话,到一个村里找学校,最好找了,那儿房子最破旧,哪儿就是学校。

明明:什么是包班呢?

梅枫:就是这个班就你一个老师,所有的课你都得上,语文、数学、唱歌、体育、图画等。

明明:听说,你上学时成绩很好,你才很爱教书?

梅枫:说起来,让你笑话。我起初刚做老师,曾幻想当一个教育家。我研究教学,买了很多书,关于记忆规律,儿童心理方面的。我尽量少布置家庭作业,可后来家长对我的意见是,教书还行,就是家庭作业太少。我十七岁刚高中毕业,就来教书,人情世故全不懂,我觉得和他们几个老教师格格不入。

明明鼓励他:只要你努力钻研教学,教书教好了,人们会尊重你的。

*梅枫沉默了。

明明:你一月多少工资?

梅枫:三十九元,还不如城区工人一半的工资。我跟别人谈起工作,都不愿说当民办教师,免得人家觉得你地位低下。我真不想再做这民办教师了。

*梅枫一边说着,眼睛瞅着鱼符。突然,他看见鱼符沉了下去,他猛然拉鱼杆,好沉。他觉得是一条大鱼,便稳稳地拉鱼杆,鱼儿浮出水面了,果然是一条大鲤鱼,有一尺多长。他尽量稳稳地拖上岸,擒住了这条大鱼。

梅枫笑着:呵,这么大。

*明明哈哈大笑,伸手掰了一根柳枝,递给梅枫。梅枫接过,从鱼鳃穿过,然后放在鱼篓里。

梅枫:今天有吃的了。

*明明大笑不止。

明明:钓鱼真好玩。

梅枫见明明高兴,说:我给你讲个笑话,说在国外有两个老头在河边钓鱼,其中一个老头钓到一条大鱼,抱上岸后,怎么也逮不住,便问另一个老头:喂,伙计,怎么才能把鱼弄死?另一个老头灵机一动,说:淹死它。

*梅明明听到这儿,笑的更厉害了,前仰后止.

明明:哈哈,笑死我了,笑得我肚子疼。

 

17:夜、室内、梅露家。

*梅枫在梅露家吃晚饭,吃完饭以后.

明明对梅凤说:梅河岸边的风景真好,今晚咱们到河边散步吧?

梅枫:好呀。

 

18:夜、室外、梅花村街道上。

明明笑说:钓鱼真好玩,梅河的鱼也好吃。梅枫,我闲着也没事,下星期天我们还去钓鱼吧?

梅枫:可以呀,我一人钓鱼也闷得慌,咱俩一起去最好了。

 

19:夜、室外、梅河岸边。

*夜晚的梅河风景迷人,一轮皎洁的月亮高高地照着,梅河上空升腾着水汽。柳枝婆娑,阿娜多姿。他们沿河边走着,看这深秋迷人的夜色。他们逛了很长一段时间,两人觉得时间晚了,便又向回走。走进梅花村的时候,遇见梅奶奶。

明明笑着说:姥娘,你到哪里去?

梅奶奶见是明明和梅枫,笑说:是二小子和明明呀,走,跟我看你大姥爷去。梅枫他台湾的大爷爷来了,就在您世林二叔家,咱们去看看。

 

20:夜、世林家室内、院子里。

*世林家挤满了人,老五支的人几乎都来了,院子里男女老少都占满了。世林家二婶见梅奶奶来了,笑着迎进屋.

*梅枫的台湾大爷爷叫梅永文,看见梅奶奶进来,笑着迎上来。

 

梅永文:你是三嫂子吧?

*梅奶奶拉着梅永文的手。

梅奶奶:是呀,永文,三十多年了,你走时还不到二十,现在都老了。

*梅永文让梅奶奶坐下,然后从包里拿出一枚金戒指。

梅永文:三嫂子,这次回来没带什么礼物,永字辈的每人一个金戒指。

梅奶奶:回来就好,还要什么金戒指?

世林二婶:三婶子,你拿着吧,永字辈每人都有。世子辈每人一百元钱,玉子辈每人一双袜子。

她又瞅着明明:这姑娘是?

梅奶奶:这是我外甥女。

世林家二婶笑了:嗷,就是你干闺女的孩子?

梅奶奶:就是,是小三,叫明明。

世林二婶:啊呀,这闺女长得可真漂亮,个头也高,体型也好,坐下、坐下。

明明笑说:不用坐了。

*明明和梅枫就站在梅奶奶身旁。

*世林家二婶进里屋拿了两双袜子,给梅枫一双,又给明明一双。

世林家二婶:来,玉子辈每人一双袜子。

*梅枫和明明接着袜子。

这时,梅永文又对梅枫说:记着,在台湾你还有个弟弟叫梅玉洪。

*梅枫连忙点头。

*梅世林坐在一旁抽烟。

梅世林:大叔,俺婶子怎么不一块回来呢?

梅永文没接他的话,仍旧对梅凤说:他和你长得差不多高了。

梅世春:大叔,你看咱们定在什么时候上坟?

梅永文:你们定吧。

梅世林:那就定在后天下午四点。趁今天都来了,都说一下。

梅永文:好、好。

*梅世林随即走到院子里。

梅世林大声说:咱们定在后天下午四点上坟。

*闹钟指到了十一点。

*院子里的人都走了,屋里只剩下六、七个人。

梅枫轻轻叫明明:咱们走吧?

梅奶奶:等会咱们一块走,黑灯瞎火的,我看不清路。

*于是二人仍旧坐着听他们叙家常。

梅世春:大叔,你怎么不带俺婶子一块来?

*这时,屋里人少了,很静,梅永文不能回避了,只见他叹一口气。

梅永文:唉!您叔我在台湾没混好,没说上家口。后来拾了一个小女孩,长大了,嫁人生了小孩,就随我的姓。

*说完,他竟流下眼泪。在座的几个人也不便再问,也不知说什么好,一时静了下来。

梅世春:听说当时很多当兵的去了台湾,男多女少,很多人都没有家口。

*梅永文点点头。

梅奶奶笑说:都走了,就剩下二小子和三姑娘了,我也要回家了。

梅永文:三嫂子,你慢点走。

梅奶奶:没事,有他们两个人陪着我。

21:夜、室内、梅枫住所。

明明:你一个人住在这新宅子里?

梅枫:我喜欢清静,一个人住很好。

明明:你这儿有这么多书呀,我要找本书看。在家里无事挺无聊的。《几度夕阳红》,这是琼瑶的书吧?我就看这本。

梅枫:你喜欢拿去看就是。

明明:好了,很晚了,不打扰你了,我要回家了。

梅枫:我送你回家吧。

明明:好呀,这么晚了我还真有点害怕。

 

21:夜,室外、明明家门口。

明明:我到家了,你回去吧。

梅枫:好的,那我走了。

*明明看着梅枫的背影,若有所思。

 

 

 

第二集

1:日、早上、室外、梅花村小学。

画外音:梅枫站在小学院子里,看着这学校。一排破旧的草房,没有院墙。学生们在院子里玩乐,男生跑来跑去,女生两三个一群,在玩石子游戏。学校东面,是一处坟地。学生们没有什么娱乐项目,有时候就爬到坟顶上,向下滑,久而久之,坟子都成了光滑的了。

*梅枫进了办公室,拿起上课吹的哨子吹起来。哨子一响,学生们都跑进各自的教室去了。

画外音:梅枫教刚招的一年级,由于上一年没招生,一下子招了七十多名学生,教室里根本就坐不下,有些学生就坐在教室的门口。负责学校事务的是一名公办教师,但对于这事,她也没有办法。梅枫多次找村委,但村委跟本就不重视教育,只是敷衍。

*梅枫实在看不下去了。这时,正好王老师走进来。

梅枫:王老师,我的班你先给看着,我去找下书记和村主任。

王老师:行,你去吧。

 

2:日、室内、村委办公室。

*书记不在,只有村主任坐着喝茶。

梅枫:主任,你看我那个班的事情,该想办法解决了。

村主任:这个事,等书记回来,我们就想办法。你先回去吧,我们尽快想办法。

梅枫:可是,这事情都这么长时间了,你们究竟要拖到什么时候?

村主任:可是,我们也没办法。这学校,现盖也来不及。等等吧,等书记回来,我们再商议商议。

画外音:梅枫无奈,只有离开村委,回到学校。他下了决心,决定按学生年龄,裁去一半的学生。

 

3:傍晚,室外、梅枫家门口。

*一学生家长领着她的孩子,和梅枫吵架。

学生家长:为什么不让我的孩子上学?

梅枫:你也看到了,七十多名学生挤在教室里,还有的围在教室门口。这教室只能够容纳三十多名学生,其他班级都是三十多个学生。这么多学生,这课怎么上?我也是没有办法,多次找村委没有结果。这事情,你们要找,就找村委。

学生家长:我不找村委,我的孩子就要上学。

*梅枫的三叔梅世举,正好来到这里。

梅世举:他大嫂子,这教室就那么大,学生坐不开,村委会想办法的。你别急,你的孩子一定会上上学的。

学生家长:我们现在就要上。

*学生家长领着孩子走了。

梅世举:教室坐不下学生,书记和主任不管吗?

梅枫:我找过他们多次,他们还没有给解决。

梅世举:这些当官的,整天不知干什么?

 

4:夜、室内、梅枫住所。

*晚上,大约七点多钟,梅枫在新宅子里一个人看书,林菊花悄悄来了。

林菊花:梅枫,看什么书呢?

*梅枫惊了一吓,抬眼望去,却是林菊花。

*梅枫站起来。

梅枫笑说:看《少年维特的烦恼》,看过一遍了,没事随便看看。来,坐、坐。

*林菊花在椅子上坐下。

林菊花:这本书是德国作家歌德写的吧?

梅枫:是呀,你看过?

林菊花:没有,我只是看过一篇介绍。哎,梅枫,你既然看过一遍了,那就先借给我看,行吗?

梅枫:怎么不行,你想看拿去就是。

林菊花:好{她莞尔一笑},我以后经常来找你借书看,行吗?

梅枫:怎么不行呢,你就是坐在我这儿看也可以。

*说到这,两人都笑了。

林菊花:哎,梅枫,听说你还写小说,把你写的小说也借给我看好吗?

梅枫故弄玄虚:那你来晚了。

林菊花:怎么,被人借走了?

梅枫:那倒不是,昨天,被我全烧了。

林菊花:烧了,为什么?

梅枫:我写的那些东西,不能叫小说,连我自己也看不过去,所以,就一把火烧了。这样好,我可以重新开始。

林菊花俏皮的一笑:喔,是这样。那你以后写的小说可别烧了,让我看看,我会给你提建议的。

梅枫笑逐颜开:好好,以后写的东西一定请你指教。

林菊花:你教书的事,招了七十多个学生,现在怎么处理的?

梅枫:学校搬到原村委一楼去了。分成了两个班。来了一个公办教师教一个班,我教一个班。

林菊花:那你一定要好上教,别输给那个公办教师。

梅枫:我会的,我一定努力教好,争取超过那个公办教师。

林菊花:那好,我等着看你的好成绩。

*林菊花站起来。

林菊花:好了,不给你耍贫嘴了,过几天再来打扰你。

*林菊花拿着那本书向外走。

*梅枫送菊花到大门口。

梅枫:你想看书,到我这拿就是。

菊花:行,我以后会经常来借书的。你回去吧,再见。

梅枫:再见。

 

5:夜、室内、梅明明家。

*梅明明正一个人在自己屋里织毛衣,林菊花悄悄走到她跟前。

林菊花:哎!

明明吓了一跳:小菊花,你干什么?

*林菊花哈哈大笑。

明明见她手里拿着书,问:是什么书?

林菊花:《少年维特的烦恼》。

明明:从哪里借的?

林菊花眨着眼睛:梅枫呗。他那里书可多了,什么书都有。告诉你,他还自己写小说。

明明:自己写小说,他想当作家?

*林菊花调皮的点点头。

明明:告诉我,他晚上在家都干什么?

林菊花摆着手:他吗,不下象棋,就打牌;不打牌,就看书;不看书,就写书。

*明明被她逗得哈哈大笑起来。

明明:你对他了解的还真详细。

林菊花:当然了,你想知道一个真实的梅枫吗?那我可以告诉你,这就要看别人怎么评价他。

明明:我听俺姥娘说,他是个书呆子。

*说完,明明又笑起来。

林菊花:不对,这只是他的外表,他还有许多稀奇古怪的思想。

明明:喔,稀奇古怪,说给我听听。

*林菊花端起茶杯,喝口水。

 

*明明又大笑起来。忽然明明停住笑。

明明:菊花,你对他了解这么仔细,是不是爱上他了?别忘了他可是有名的帅小伙、美男子。

*林菊花急了,上前捶打明明。

林菊花:你,再说,再说。

*明明一个劲的笑。

明明:怕什么,爱上就爱上呗,《少年维特的烦恼》不是有这么一句话吗,哪个妙龄女郎不善怀春嘛。

林菊花指着明明:好、好,别忘了,你也是个妙龄女郎。

明明停住笑:真的,菊花,你要是真喜欢他,我可以给你们俩做个媒人。

林菊花:明明,是不是你看上他了,才这样说我?

明明:给你开玩笑呢。哎,说实话,我还真有些喜欢他。

没等明明说完,林菊花抢着说:这个我早看出来了,从你看他的眼神我就知道了。哎,要不要我做媒人呀?

明明:你,好,你个菊花,不跟你玩了。

林菊花:好、好,不闹了,不闹了。哎,明明,咱们把梅枫叫来打牌吧?

明明来了兴致:好哇,打牌就打牌。

*两人来到客厅,梅露和肖勇正看电视。

林菊花:咱们打牌吧?

梅露:打够级,人手不够呀。

林菊花:人好找,我和明明现在去找人,把梅枫找来。

明明从卧室出来:走吧,菊花。

梅露笑说:这两个疯丫头。

 

6:夜、室内、梅枫住所。

*梅枫正一个人看书,明明和菊花走进来。

明明:梅枫,到我家打牌去吧?

梅枫:打够级,人够了?

明明:还少一个。

梅枫:好办,走玉明门口,把他叫上。{玉明,梅玉龙三弟,在一家城区工厂跑销售}

 

7:夜、室外、玉明家大门口。

*梅枫、明明、菊花站在玉明家大门口。

梅枫:他房间里亮着灯,在家呢。

明明:你去叫他吧,我们在这等你。

梅枫:喔。

*梅枫想给玉明一个惊喜,于是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口,门虚掩着,他轻轻推开门,但眼前景象让他大吃一惊,玉明正抱着砖厂的一个小姑娘亲嘴呢。梅枫还算机灵,又蹑手蹑脚地走了回来。

梅枫:快走,不要叫他了。

*说完,一个人跑起来,一边笑着。

 

8:夜、室外、梅花村街道。

*梅枫在前边跑,明明和菊花在后面追。

*明明和菊花追上他。

明明问:发生什么事了?

梅枫故弄玄虚:这个这个,还是不说的好,你们姑娘家最好不要听这个。

明明、菊花的好奇心被他急起来了,连声问:到底什么事?到底你看见什么了?你要不说就不让你走。

*说着,两姑娘一人拽住他一只胳膊。

明明:快说呀,到底什么事?

梅枫:我说了,你们俩可别怨我?

菊花:不怨你,你快说吧。

梅枫:你们猜我刚才看见什么了?玉明正抱着砖厂的一个小姑娘亲嘴呢。

菊花:啊!这样的事,恶心死了,不要说了。

梅枫:你看、你看,我说不说嘛,你俩非要我说。

菊花:梅玉明这个花心大萝卜,瞅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他不是年底就结婚吗,又勾的砖厂小姑娘,谁要是跟了他,算倒八辈子霉了。

明明:别说这样难听,梅枫,咱就当什么没看见,别去说这些事。

菊花:砖厂那些丫头片子,也不是好玩意,一个比一个赛,一个比一个疯。哎,梅枫,你看见的姑娘,是不是烫发头那个?

梅枫:是的,是烫了发。

菊花:我早看出她不是个好东西,我倒替玉明的未婚妻鸣不平。

明明:哎!管那些事干什么?走,咱们回家打牌去。

菊花:我也无心打牌了,到我家门口了,我回家了。

 

9:夜、室外、梅花村街道。

*梅枫和明明在街道上走着。

梅枫:这座二层小洋楼,是你大舅家老大梅玉军家。这两年他包砖厂挣了不少钱。住在你大舅家的那些小姑娘,都是在砖厂上班的,都是蒙阴农村的。

梅枫正说着,忽然听见有人斜躺在玉军家门口大声吆喝:山雨欲来风满楼。你们这些孬种,欺负老人算什么本事?

*画外音:梅枫听清了,是姑夫王庆斌,知道他喝醉了,怕被他看见啰嗦起没完,小声对梅明明说。

梅枫:咱们去玉军家坐坐?

*明明点头同意,于是二人就进了梅玉军家。

 

10:夜、室内、梅玉军家。

*刘凤云{梅玉军妻子}见梅枫和明明进来。

刘凤云:梅枫来了,快坐下。

梅枫介绍:这是咱大姑家的明明。

刘凤云:是大姑家的小三吧?

明明点点头:是的,大嫂。

刘凤云:快坐下,我冲茶你们喝。

刘凤云冲好茶,倒了两杯:你们喝茶。

*刘凤云忽然怒气冲冲的。

刘凤云:梅枫,你说咱姑夫做的对不对,我跟你大娘闹仗,他来骂我。外亲不管家务事,如果是俺二叔、三叔、四叔、五叔来骂我,我也认了。他一个当姑夫的管的着吗?他今晚坐在大门口骂我一晚上了。你去把他拉走,要不然我这就去搧他。

梅枫:我可不去,他喝醉酒,啰嗦起来没完。上次他喝醉了,我送他回家,一里路,送了两个小时才把他送回去。他就这样,前几天,我听咱姑说,有一夜里,他喝醉酒,在野外坟子地里还睡了一觉。

刘凤云:你不管是吧,我这就去搧他。

*刘凤云怒气冲冲的就要向外走,梅枫急忙拦住。

梅枫:好好,我去把他劝回家。{又对明明说}:你先在这里坐会。

明明:好吧。

 

11:夜、室外、梅玉军家大门口。

*王庆斌正斜躺在一堆柴禾上。梅枫走过去。

梅枫:姑夫。

*王庆斌看见梅枫。

王庆斌:我不管外亲不外亲,她做的不对,我就骂她。

*梅枫掏一支烟递给姑夫,然后给他点着。这时走来一个人,梅枫抬眼望去,却是梅玉明。

梅枫急忙喊道:玉明,咱到咱姑父家开拖拉机去。

画外音:拖拉机,一种赌博游戏。

*玉明听梅枫喊他,走上前来,见是姑夫。

玉明:怎么,咱姑夫喝多了?

*王庆斌挥挥手。

王庆斌:谁喝多了?我在骂你大嫂呢,他跟你娘闹仗,骂你娘,我气不过,就骂她。

玉明:走吧、走吧,到你家开拖拉机。

*梅玉明上前搀扶住他,一边劝,一边扶他走。

王庆斌边走边说:山雨欲来风满楼。你们两个小子,开拖拉机也不是我的对手。

 

12:日、室内、明明家。

*明明在家吃晚饭,正吃着,梅文静回来了。

梅文静:今天,给梅枫的老五奶奶上坟,在饭店吃饭时,把饭店老板打了,派出所赶去,抓了四个人,梅枫也被抓走了。

梅露:去饭店吃饭,怎么打起来了?

梅文静:我也不太清楚,反正抓了四个人。

*明明听梅枫被派出所抓走了,心里着急,饭也吃不下去了,就站起来。

梅露:怎么,明明,不吃了?

明明:不想吃了。

*明明走出屋子,来到院子里。

梅露:这丫头怎么了,吃了一半不吃了?

 

13:日、室外、明明家院子。

*明明来到院子里,心里慌得很,竟不由自主地来到街上。明明的画外音:梅枫该不会出什么事吧?

 

14:日、室外、梅花村街道。

*明明不知不觉中竟来到梅枫的住所,却看见屋里亮着灯,灯光从窗户射出来。她紧走几步来到大门口,大门敞开着。她走了进去,忽然发现梅枫竟坐在窗前看书,不由轻轻地走过去。

 

15:日、室外、梅枫住所院子里。

*明明来到窗前。梅枫正在看书。

明明:梅枫。

梅枫抬头看见明明,惊喜说:明明,快进来。

 

16:日、室内、梅枫住所。

*明明来到屋里,这时才缓过神来,不由得笑了。

梅枫:你笑什么?

明明:啊呀,吓死我了,我正吃饭,文静说你被派出所抓走了,害得我饭也没吃,就迷迷糊糊地走来了。

梅枫:哪有的事,他们一开始要抓我,我三叔说,打人的事与我无关。他们就放了我,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你怕什么,快回去吃饭去吧。

明明:人家担心你么,你还嘲笑我?哎,梅枫,我也没胃口吃饭了,咱们到河边玩好吗?

梅枫站起来:好呀,我正想出去走走呢。

 

17:夜、室外、梅河岸边。

*他们漫步在河边,依旧是河水潺潺,依旧月光高照。

梅枫:怎么听到我被抓起来,你饭都不吃了?

明明拍打着他:你、你,再说我可打你了。

梅枫注视着她:明明,

*梅枫却欲言又止。

明明:怎么不说下去?想说什么,快说呀你。

梅枫:我……我喜欢你。

*梅枫终于说出了口。

明明也注视着他:我也是,我也喜欢你。

*梅枫伸手揽住她,拥吻她……

*月亮进了一朵云彩里,又从云彩里出来……

明明:走吧,咱们到那边走走。

*明明拉着他的手向东走去。一棵柳树歪倒在河面上,梅枫走到柳树上,弯下腰击水,然后转身看着明明。

梅枫:来,上来。

*明明笑着走上柳树,他拉住她的手,两人站在柳树上,看着泛泛的河水,和水中的月亮。明明依偎在梅枫的胸前。

梅枫:我想永远待在这。知道么,明明,我那天在大堰上第一次见到你,就喜欢上你了。在我心中,你就像火一样的女孩。这就叫一见钟情吗?

明明摇摇头:我不知道,今晚听说你被抓了,我迷迷糊糊的不知道自己做什么……

 

18:夜、室内、梅露家里。

*肖勇正在听音乐,梅枫进来了。肖勇让座,然后关上音乐。

肖勇:那天上坟,怎么回事,竟然打起架来?

*厨房,梅露正在熬鸡汤。这时,梅露走过来。

梅露问梅枫:帅小伙,吃过饭了?

梅枫:大姐,我刚吃过。

*明明听见梅枫来了,也从卧室走出来,手里织着毛衣。

梅枫:那天上坟去的人很多,老五支的人大概都去了,男女老少有一百多人,坐了十二桌。吃饭的时候,玉龙说,这一桌菜一百五十元,菜太差,太坑人了。便把老板喊来,质问他,结果竟吵了起来。后来动手打起来,三个人一直追到麦子地里把老板打了一顿。这老板和东村王林书记是亲戚。王林,你们都知道,很厉害。饭店老板给王林打了电话,王林又给派出所打了电话,派出所来了十几个民警。这时候,我们喝完酒都开始回家了。民警也不知道谁打的老板。恰在这时,玉忠拿起一个空啤酒瓶子摔在石头上,摔得粉碎。玉忠才十五、六岁,民警就来抓他。玉忠的爸爸和三叔,质问民警为什么抓小孩,和民警拉扯起来,竟把民警的手腕掰折了。民警就把玉忠的爸爸和三叔抓了起来。我大爷见民警抓人,吆喝起来:你们是哪部分的,为什么抓人?派出所指导员说:老头喝多了,别乱讲话。俺大爷确实喝多了,仍然吆喝:你们是哪部分的?民警就把他也抓起来。我见大爷被抓,上前质问他们,为什么乱抓人?他们红了眼,又要抓我。这时,我三叔说:他又没打人,你们抓他干什么?他们又把我放了。

梅露:大舅不是出来了么?

梅枫:大爷当天晚上就放了。玉军大哥的战友在公安局,玉军急忙去找战友,他战友给派出所打了电话,当晚就放人了。可是玉忠的爸爸和三叔,派出所坚决不放,还带了手铐,非要打人的那几个人去才放人。昨天,玉龙、玉明、玉国三人去了派出所,五个人每人罚了五百元钱,都放出来了。

梅露:鸡汤煮好了,明明、梅枫,你俩给姥娘送鸡汤去。

 

19:夜、室外、梅花村街道。

*明明提着饭盒和梅枫在街上走着。

明明:姥娘怎么住着村里的房子?

梅枫:原来,俺爷爷和奶奶和俺五叔一块住,五婶有意见,说不能独得一位宅子,闹过几次矛盾后,俺爷爷和奶奶便搬到了村里的这两间房子。

 

20:夜、室内、梅奶奶家。

*梅奶奶正在摘菜,梅永泽{梅枫爷爷}坐在躺椅上吸烟。

明明:姥娘,我大姐刚熬好的鸡汤,你和姥爷快趁热喝吧。

梅奶奶笑呵呵地说:哎呀,我的好外甥女,又给姥姥送鸡汤来了。你们俩快坐下。

*梅奶奶住的两间房子,一张床摆在西面,还有一张床摆满了零七八落的东西,都是梅永泽从村里村外检回来的。有废旧的闸刀,一小段电线,破旧的塑料桶,等等等等,堆满了一张床。这张堆满破烂的床的东面拉着一面红色布帘,布帘里面供奉着一张桌子。

画外音:据说梅奶奶以前老生病,经神婆指引,摆了桌子,供奉起狐狸大仙。

画外音:梅永泽七十多了,原来在二中看门烧茶水炉子,现已经退休,在家闲了二年,又被返聘回教育宾馆看大门兼烧茶水。

*梅永泽坐在躺椅上抽烟,他抽烟斗,深深吸了一口,捂着嘴咽下去,不由得呛得咳嗽起来。

梅奶奶埋怨他说:会过死了,抽口烟还捂着嘴,碰怕跑了。

*梅枫在一边笑起来。

梅永泽并不理会梅奶奶,对梅枫说:小枫,你数过咱家现在有多少口人了吗?

梅枫稍一思忖:差不多快四十口人了吧。

梅永泽:哎,老大世春家五个孩子,三个男孩,两个女孩。你家两个男孩,一个女孩。你三叔世举家一个男孩,两个女孩。你四叔世文家,一个男孩,三个女孩。你五叔世田家,一个男孩,一个女孩。小枫,你算算你们叔兄弟几个?

明明:八个。

梅永泽:不,九个。世春还有个男孩送给北庄了。他本应是长子长孙。小枫,你算下女孩几个?

明明笑说:女孩有没有送人的?

梅枫:没有。

明明笑说:那也是九个。

梅永泽:哎,我有五个儿子,一个闺女,现在还有一个干闺女,有九个孙子,九个孙女,还有外孙、外孙女。我没挣下钱,人算立起来了,人立起来了,我知足了。

明明:姥爷,鸡汤快凉了,趁热喝吧。

梅永泽:不要紧,我等会喝。你姑夫和你三叔想让我回家开酱油坊。我十三岁进作坊学徒,做酱油,那小磨酱油,香呀。我真想回来,把这手艺,传给他们。

梅奶奶笑道:都快八十了,还开酱油坊。

梅永泽:只要你三叔跟你姑夫愿意干,我就回家教他们。

*正说着,三叔世举走进来,看梅奶奶在喝鸡汤。

梅世举:娘,怎么这时候才吃?俺叔吃了吗?

梅奶奶:还在跟小枫吹着要开酱油坊呢。

明明:三舅,你坐下。

世举:行,我坐这就行。这不算吹,只要我跟他姑夫愿干,就能开起来,只是现在还没盘算好。先不说这些,我来问一下,咱们明天吊孝的事。

梅永泽:到哪里吊孝?

世举:这不是大丫头的公公死了,今天送来信。

梅奶奶:跟他说什么,家里家外,他管过什么事,大事小情还不都是我操办。

世举:这是俺叔的福气,家里家外的事你通通操办,他倒乐得清闲。

梅奶奶:明天要多去些人,老五支的人都划拉着。这是新亲,不能办的寒酸了。

梅枫对明明说:明明,咱走吧。

明明站起来:走。姥爷、姥娘、三舅,我们走了。

梅奶奶:慢些走。

 

21:夜、室外、梅花村街道。

*梅枫和明明在街道上走着。

梅枫:咱到你家打牌去吧?

明明:不忙,先到你那儿找两本书看,白天我没事老急得慌。有件事让我糊涂,三舅喊姥娘叫娘,为什么喊姥爷叫叔,而不喊爹呢?

梅枫:我爸爸、妈、大爷、叔、婶子们,都管爷爷叫叔,我妈妈说是因为大爷上边死了两个男孩,因为养不活孩子,就让孩子改口叫叔,才不妨孩子。

明明笑说:原来是这么个原因,这一会把我可弄糊涂了。

*二人正走着,遇见三婶。

梅枫:三婶。

明明:三舅母。

三婶:您二哥,您三姐,快点,您五叔老了,刚从医院拉回家。

梅枫惊讶:五叔走了。

*三人急忙忙在街道上走着。

 

22:夜、梅枫五叔玉田家。

*五叔家站了很多人,灵柩停在堂屋正中,五婶在嚎啕大哭。梅枫、明明走近灵柩前磕头,哭泣。

五婶坐在地上边哭边说:你这么狠心走了,撇下俺娘仨怎么办呀?人家看着过好玩呀。

*四婶走过来,蹲在五婶边上,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说。

四婶:谁看着过好玩?他五婶子,别哭了。刚才直过去两次了,不省人事,好不容易缓过来。

*正说着,五婶突然伸直身子,躺在地上不动了,不省人事。

四婶:快点、快点,梅枫快来给掰过来。

*梅枫、明明急忙过去,扶起五婶。四婶掐人中,梅枫和明明掰腿,好不容易才让腿圈上。五婶醒过来了,粗声喘着气。三婶也走过来,扶住五婶。

三婶:他五婶子,你要想得开,不看别的,看两个孩子的份上,你要想得开。

*梅枫见五婶没事了,就走出屋子。这时,玉军、玉龙、玉明、玉清【梅枫的哥哥,当兵刚复员回家】、玉林【三叔的儿子】,还有三叔世举、四叔世文,正在院子里说话。有坐着的,也有站着的。

玉军:这次咱们要办的体面点,至少要比世星家二奶奶的葬礼办得好。菜,一定要办好。

世举:要我看,人死了死了,在弄什么龙井,都无所谓了,还是给她娘仨省点,娘仨以后还得吃饭吧。不过这事还得看他五婶子怎么说。

玉军:那不行,五婶子说让我张罗着给办,咱大家大户不能办差了,咱不能丢人。

世文:鼓乐队还请不请?论说少亡,不请也行。

玉龙:怎么不请,俺五叔也算是来世上一回,有儿有女,该怎么办就得怎么办。

世文:有句话我给你们说,您五叔知道自己不行的时候,跟我说,您五婶子要改嫁,女孩可以带走,男孩不能带走,不能让男孩改姓。不行,让我给养着。

玉清:这句话,咱们知道就行,可不要说出去,不能让俺五婶子知道。

*这时,三婶走过来。

三婶:您说巧不巧,玉玲她老公公又死了,明天还得去吊孝,事都凑到一起了。

玉军:这个好办,明天兵分两路,吊孝的吊孝,在家的在家,等一会分分。

世文:今天夜里守灵,玉军你安排安排。反正就是你们玉字辈的事。

玉军:今天夜里全来,陪陪咱五叔。

世文:不行你们分成两班,今夜一班,明夜一班。

玉军:等会看吧。

世文:不知道咱叔跟咱娘知道了吧,最好先别告诉他们。

世举:我刚从那里过来,他们还不知道。

这时,明明走出来,对梅枫说:咱们走吧。

*梅枫站起来,和明明一起向外走。

玉军喊道:梅枫,今晚来守灵哈。

梅枫:奥。

*梅枫和明明来到大门口。

梅枫对明明说:我今夜守灵,不然你先回家吧。

明明:看了这场合,我有点害怕,你送我回家吧。

 

23:夜、室外、明明家大门口。

*梅枫和明明来到大门口。

梅枫对明明说:到家了,你回家吧。

明明:夜里冷,你回家找件棉衣穿。

梅枫:我知道。

*明明进了大门,梅枫在大街上走着。

 

24:夜、室内,梅枫家。

*陆文英{梅枫妈妈}正在找旧靴,说是要幔靴。

陆文英:你到你五叔那去了?

梅枫:刚从那回来。

陆文英:你说你大爷办的什么事,咱们四家,还有你姑,每家给你五叔贰佰元钱看病,都给你大爷,让他捎去济南,给你五叔看病。你大爷竟把咱那二百元钱私自留下了。在医院,你爸爸去看你五叔,你五叔一扭头,连话都不给你爸讲。你五叔直到死,还认为咱家没给他钱。

梅枫:俺大爷不会留下那二百元钱吧?

陆文英:怎么不会,后来,你爸问你大爷,你大爷承认了,说那二百元钱被他使了。

 

 

第三集

1:过年了、除夕夜、室内、明明家里。

*梅露、肖勇、文静、明明、梅枫在看春节联欢晚会。

*晚会结束时,新年的钟声敲响。梅露、肖勇和文静都回卧室了,客厅里就剩下梅枫和明明。

梅枫:我也该回去了。

明明笑说:你不是答应我陪我过年吗?小时候,在老家过年,我都是一夜不睡觉。今晚咱们也不睡觉,你陪我过年好不好?

*说着,二人走到明明的卧室。

梅枫:就怕让大姐知道了不好,咱们两个待在你的卧室里。

明明:怕什么,大姐什么时候管过咱们。咱们就在这卧室里,她们也不知道。

梅枫:那好吧。

*梅枫说着,伸胳膊揽住她。

梅枫:让我亲下你。

*他们拥抱在一起。稍倾,明明看着窗外。

明明:外面是不是下雪了?

梅枫:是下雪了。

*二人来到客厅,推开屋门,外边下起鹅毛大雪,地上已经白皑皑一片了。

明明小声说:太好了。过年下雪太好玩了。哎,梅枫,等明天早上,咱们到梅河岸边看梅花吧?雪地的梅花一定非常好看。

梅枫:好呀,等天明咱们去,不过要早去早回,还要拜年呢。

*二人又回到卧室,明明高兴无比,揽住梅枫。

明明:我们就这样,守岁,看着雪越下越大,这种感觉真好。哎,梅枫,说,我爱你。

梅枫转身拥住她:不是说过了吗?

明明:不,我要你现在说。

梅枫:我爱你。

*随即梅枫又亲吻她。稍倾。

明明:我今晚太高兴了。今晚是值得咱们记念的一晚。梅枫,等十年后,咱们会回忆起今晚吗?

梅枫:会的。不过,我肚子饿了,咱们吃点东西吧。

明明:你等等。

*明明说着去了厨房,一会,她端来两盘菜,一瓶白酒,两只酒杯,一边放到书桌上一边说。

明明:没有红酒,要有红酒就好了。

梅枫:干什么?你要喝酒呀?

明明笑说:除夕之夜,饮酒赏雪,多有诗意。来,{明明斟满两杯酒。}这第一杯酒,祝你教的班级,考了全学区第二名。而那位中学老教师教的班级考了全学区第三名。咱们要一饮而尽。

*两人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明明又斟满两杯酒。

明明:这第二杯酒,咱们喝杯交杯酒。

梅枫:哎,咱们今晚又没拜天地,喝什么交杯酒?

明明瞪眼了:你喝不喝?

梅枫:好好,我喝。

*两人端起酒杯,胳膊挽着胳膊。

明明:要一饮而尽。

*说完,明明一仰头,干了。

明明:你也干了。

*梅枫也一饮而尽。明明又斟满。梅枫看她酒后两腮红红的,笑说。

梅枫:你别喝醉了。

明明:我今晚就是要一醉方休。

梅枫:干嘛要喝醉呀?

明明:我高兴。

*时间慢慢过去了,二人瞅着窗外的雪花。

明明:天怎么还不亮呀,好去看梅花。

梅枫:我有点困了,要不咱们睡会?

明明:不能睡,守岁怎么能睡呢?这样吧,咱们讲讲小时候的事,我先讲。

*时光慢慢的过去,雪愈下愈大。

梅枫:看,天亮了。

明明站起穿外套:好,咱们现在就去看梅花,等会回来拜年。

*两人穿好外衣,向外走。梅露正从卧室出来,见他们俩说。

梅露:你们两个一夜没睡?

明明笑说:守岁吗。

梅露笑说:这么早,你们到哪去?

明明又笑说:我们去河边看梅花。

*说着,两人走出屋子。

梅露笑说:早点回来吃水饺,好去拜年。

明明:好的。

 

2:清晨、室外、河堤上。

*二人上了河堤,看见原野一片白茫茫,冷风飕飕吹来。河边的梅花,竞相开放。红的艳丽,落上些许雪花;白的俏丽,似乎要与雪花比洁白。一朵朵,一簇簇,竞相开放。

明明笑说:看,咱们没白来吧?

*二人在河边边走边说。河水仿佛也停止了,也是一片白茫茫。

 

3:清晨、室外、河岸边。

明明笑说:咱们俩交杯酒都喝过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明明说完,向前方跑去。梅枫追上她,揽住她。

梅枫:意味着什么?你说、快说。

明明忽然瞪着他:傻瓜,你没长脑子呀?

*他们在河边奔跑,扔雪团子,明明不时大笑。

梅枫:明明,我给你念首咏雪诗吧?

明明:好呀,你念。

梅枫:这是一首打油诗。河里一笼统,井上一窟窿。黑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

*明明听完,笑弯了腰,边笑边说。

明明:哈哈,你这是什么诗?不象诗。

梅枫:天不早了,咱们回去拜年去吧?

 

4:日、室外、梅花村街道。

*梅枫和明明向家走,走到路口时,遇见玉军等一大伙叔兄弟和堂叔兄弟正转悠着拜年。

梅枫对明明说:你先回家吧,我跟他们一起去拜年。

 

5:日、室内、梅露家客厅。

*梅露、肖勇、玉明娘、梅玉娜{玉明大姐}、梅玉敏{玉明二姐}正坐在客厅里闲话。

*梅枫和玉明走进来。

梅玉娜笑说:二少爷和三少爷来了,你看三少爷就是时髦。

梅露:玉明就是穿着好。

玉娜:那是,大邋遢,{指梅玉军},二吝啬,{指梅玉龙},三时髦嘛,{指梅玉明}。

*众人都笑。

肖勇:你这样评价你两个哥哥和弟弟?

玉娜:我说的一点没错。大邋遢吧,你不知道,抽烟到处弹烟灰。身上穿的衣服,每件都烧有窟窿。二吝啬,就不用说了,属铁公鸡的。这个三时髦吧,什么时髦服装出来穿什么。

*众人又笑。

玉敏:这弟兄仨的外号没白起。那仨妯娌是老大小心眼,老二心眼多,老三心眼好。

*大家正笑说着,明明和菊花笑着走进来,见到梅枫和玉明。

明明:咱们打麻将吧?

梅枫:好呀。

*于是,收拾桌子,摆上麻将。梅枫、明明、菊花坐下。

明明:咱们打一、二的,一把一支,大过年的,可不许赖账。

梅枫:来,玉明坐下。

玉明:太小了,不来,不够伸手的。

肖勇:来,我打。玉明是大赌家,这点小赌,他不来。

*于是,四人打起麻将。

玉娜:明明和梅枫整天形影不离。

玉敏:以后一天天大了,也不能一起玩了,大小伙,大姑娘,也该避嫌了。

梅露:多大的小孩子,在一块玩就是,管他们干什么?{梅露呵呵地笑起来,又说}:前几天,明明、菊花,在梅枫那打牌,打了一夜。早上,我有事找明明,就去梅枫那,我敲开门进去的时候,这三个人可把我喜坏了,一个个脸上画的跟小鬼似的,用墨汁画的。

*众人大笑。

菊花:我们打争上游,谁输了就在脸上画个图案。

梅露:可能菊花输得最多,那脸上画的都快成黑板了。

玉娜笑说:你们看明明和梅枫多般配,要不然,把明明也娶到我们梅家来吧。我当红娘。

玉敏:梅枫同意吧?

*梅枫只笑不答。

玉娜:梅枫光笑不说,明明呢,你同意吧?

明明大声说:同意。

玉娜:好,我这个红娘完成任务了。不行等过几天,春暖花开了,就把明明娶过来。梅枫和玉明同岁吧?人家玉明都结婚了。

*众人又笑。

 

6:夜、室内、梅枫住所。

*一天,吃过晚饭后,梅枫正在住所看书。玉明来叫他。

玉明:玉林被派出所逮去了,玉军大哥让你去商议事。

 

7:夜、室内、玉军家。

*玉军、玉龙、玉清正在说话,见梅枫来了。

玉军:咱三婶子被书记刘亮打了,玉林被派出所抓去了。

梅枫:到底怎么回事?

玉龙:村里准备在村委盖座厕所,靠在咱三叔家的屋后。咱三婶子嫌厕所靠着她家屋的后窗,不让盖,和刘亮吵了几句。刘亮竟然在村委大喇叭上骂咱三婶子。三婶找他评理,他就把三婶给打了。玉林听说刘亮把三婶打了,去刘亮家把刘亮老婆给打了。刘亮打电话让派出所把玉林抓去了。

梅枫:那你们打算怎么办?

玉军:这件事咱们不能不管,咱三婶子不让盖厕所不对。可刘亮作为支部书记,竟跑到村委喇叭上骂街,还动手打人,更不对。所以,把梅枫叫来,咱们去找刘亮。

 

8:夜、室外、刘亮家院子里。

*叔兄弟几个一进大门,刘亮老婆便出来了。

刘亮老婆:你们又来干什么?你们看玉林把我打得,我这左眼还肿着。

玉龙:刘亮呢?我们找他。

 

9:夜、室内、刘亮家。

*几个人说着已进了屋,刘亮正坐在客厅里。

刘亮:你们既然来了,来,咱坐下评评这个理。你说,咱村委大院,连个厕所也没有。办事处来个女同志,还要跑二里路到公共厕所去。你说这合适吗?再说,谁家屋后没有厕所,村委就不能在民房屋后建厕所?

玉军:村委建厕所咱管不着,可是你为什么到大喇叭上骂人?还打人?

玉龙一拍桌子:今晚你说清楚,不然给你没完。

刘亮站起来:怎么,你还要打人不成?

玉龙也站起来,并向刘亮走了两步:你说不清楚,我就揍你。你叫派出所来呀,有本事你让派出所把我们哥几个都逮进去。

玉军把两人拉开:我们今晚也不是来打架的,现在玉林还在派出所里,你看怎么办吧?

刘亮:你们仗着你们家人多,好,你们来打我吧。

*几个人正吵着,世文走进来。

刘亮忙说:世文来了,你坐下听我说。你是办事处文具厂厂长,这件事,你说怎么办?

世文:今晚这事吧,我听俺三哥说了。这么说吧,不让盖厕所,俺嫂子不对。可是,你不该骂人、打人。玉林打了弟妹也不对。今晚这事,我看咱们和平处理,你打电话让派出所放人,我让这伙小孩回去。不管怎么说,刘亮,咱们是同学,还是比较好的同学。我知道你处理村里的事情也不容易。今晚咱们这事,我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刘亮,你看这么办行吗?

刘亮:你要这么说嘛,咱们好商量。要冲刚才他们弟兄几个架势,今晚就是打死我,我也不让派出所放人。好,我现在就打电话。

*刘亮说完,进卧室打电话去了。一会,他出来。

刘亮:张所长说了,马上放人,你们去接人吧。

玉军:玉明,你去吧,骑我摩托车去接。

*玉明应声去了。

世文:你看,咱们就这样结束。虽然玉林把弟妹打了,可是你也把俺三嫂子打了,就这样算了。

刘亮:行,看在老同学的面子上,这事就这样算了。不过有两点,一,咱们不再为此事闹仗;二,村委厕所得继续盖,你三嫂子不能再捣乱。

世文:行,就这样,你们小伙都回去吧。

 

10:夜、室内、玉军家。

*叔兄弟几个,回到玉军家,他们一边喝水抽烟,一边又谈论起来。一会,玉明和玉林走进来。

玉军问玉林:吃饭了吗?

玉林:还没吃,我不饿,等会再吃。

大嫂风云:厨房里还有煎饼,还有菜,进去吃吧,你客气什么?{又开玩笑说}在派出所里挨揍来吧?

玉林:他们一下也没碰我。

*叔兄弟几个都笑。

风云:你怎么打的刘亮他老婆?

玉林:我进了他家,问刘亮呢?他老婆说,不在家。我上去就给她一个封眼锤。她吆喝着,你为什么打人?为什么打人?我说,刘亮打俺妈,我就打你。

*众人又笑。

玉林:我还真饿了,先吃个煎饼。

风云:快吃去吧,吃完再回来吹。

*说着,风云走进厨房,去给玉林热菜。

*玉龙指指玉林后背。

玉龙:这是一杆枪。

玉清:不管怎么说,今晚跟刘亮打了个平手。他打了咱三婶子,玉林打了他老婆。

玉龙:最近这段时间,村西的梅景泰和林庆红,告刘亮告得很紧。办事处王书记说了,下届就换他,不让刘亮再当书记了。

玉军:最近就要选村主任了,我的意见这届选举让玉清上。玉清年轻又是复员军人、党员,有优势。我已跟林庆红谈过了,咱们跟他老林家合作,合起来竞选村主任。

玉龙:怎么个合作法?

玉军:让玉清任村委会主任,林庆红任村委会副主任。咱们老梅家投林庆红的票,让老林家投玉清的票。所以,最近几天,咱们要分头行动。首先咱们老梅家,老五支各家各户都要去说,这次选村主任,就选玉清和林庆红。另外,和咱们老梅家沾亲带故的,处的比较好的邻居,那些少数姓氏,也要去说。比如刚搬来的梅露家,也要去说。

玉明:梅露大姐家让梅枫说就是,,他整天待在她家玩。

玉军:行,梅露家就交给梅枫。

*梅枫正不知在想什么,没有反应。

玉军喊他说:梅枫听见没有?这次是选你哥当村主任,你可要尽力。

梅枫:我听见了,梅露大姐那我去说。

玉龙:就怕咱老梅家选林庆红,他老林家不选玉清。

玉军:不会的,我跟林庆红说得好好的。他发誓说,决不食言。还有,就是村西老梅家,他们那几支咱们也要活动活动。

玉清:这个让咱三叔去最合适。咱三叔跟世玉、世亮很要好。

玉龙:对,让世字辈去活动活动,反正如果玉清当选,对咱们老梅家都有好处。

*这时,玉林吃完饭走出来。

玉林:奶奶的,知道就这样算了,多打刘亮他老婆几拳。

玉龙笑说:你还要把她右眼再跟封上。

玉林:我就该把他两眼都封上。奶奶的,我没见着刘亮,见着刘亮把他也揍了。

*众人都笑。

风云:行了,别贼走耍扁担了。今夜要不是您这几个当哥的去,你就得蹲在派出所里,有你受得。

玉林:派出所要敢关我两天,我回来非把刘亮的老窝给炸了不可。

玉清:行了,你回家吧,别让俺三婶子惦记着。

玉林:好,我走了。

*说完,玉林走出屋子。

玉清:玉林这脾气,倒跟俺大爷脾气差不多,一点火就着。

玉龙:对,他爷俩打壶喝喝差不多。

玉清:对了,最近这段时间,我听玉刚他们兄弟几个,都喊咱三叔为四叔了,玉刚的表兄弟都喊四舅,这个事情咱们不能让。

画外音:原来,世举三叔几个月大的时候,娘死了,世举爹就把世举送给梅永泽,由梅奶奶养大。世举爹跟梅永泽是亲兄弟,世举爹排行老二,梅永泽排行老三。世举在世林弟兄几个中排行老四。玉清所说之事,就是这事。

*正说着,世文乐呵呵地走进来。玉军忙让座,倒茶。玉清递一支烟。世文拿起烟在桌子上轻轻锤了几下,然后掏出打火机点着,深深吸了一口,吐出烟雾,又喝口茶。

世文:今夜之事不能再打起来,说起来您三叔跟刘亮还是老表亲。

玉军:玉凯他们兄弟几个都喊俺三叔为四叔了。

世文:上次,您二爷爷老的时候,世林让您三叔披头。您三叔说,我不能披头。我今天披了头,俺娘百年之后怎么办?从这点来看,您三叔还是归这边的。

玉清:可是人家叫四叔、四舅了。

世文:那个不管乎。这关键看您三叔的意思,他要归这边,就归这边;他要归那边,就归那边。

玉清:那可不行,俺奶奶从小把他养大,他说归那边就归那边。要这么着,俺们也得改口,管你叫三叔?

世文笑说:你这孩子?

玉军:说起来生身母,不如养身母重。生身母只是生了他,养身母从小把他养大。

*他们仍旧议论着,梅枫感到有点困,便起身向家走。

 

11:夜、室外、梅花村街道。

*梅枫来到住所路口时,却见前面走来一个人,像明明。他就站住,近了细看,确是明明。

梅枫:明明,你怎么来了?

明明:我过来看看,听说你们兄弟几个找书记打架去了,我担心你。

梅枫笑笑:没事,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

*二人进了梅枫住所。

 

12:夜、室内、梅枫住所。

*梅枫和明明在说话。

明明坐在椅子上: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梅枫靠近她,拥抱住她。

梅枫:没事的。

*然后亲吻她,明明甜甜地笑了。

明明:我一天不见你,就老想你。刚才我来过一次,见你屋里未亮灯。

梅枫:我在玉军大哥家玩来。

*梅枫也坐下,拉起她的手,两人对面而坐。

梅枫:我也想你。

明明:骗人,那你为什么不去看我?

梅枫:今晚不是有事么。好了,以后,我天天晚上去看你。

明明:现在,桃花都开了,星期天,咱们去看桃花吧。

梅枫:好呀,大好春光,正是踏春的好时节呢。

明明:那就这样约好了。

 

12:日、室外、梅露家院子里。

*梅枫走进梅露家院子,满院的花儿都已开放。只有文静一人在家,在逗小妞玩。

梅枫:二姐,你一人在家呢?明明呢?

文静:她和大姐到大舅家去了。你到屋里坐会吧。

梅枫:不坐了。我和明明约好去看桃花的,我现在去找她。

 

13:日、室外、梅世春家院子里。

*梅枫走进伯父家院子里。梅露、明明、玉娜、玉敏,正在院子里闲话。

玉敏:梅枫来了。

玉娜仍然继续说:他们老林家一个个是什么样的人,能选咱老梅家?看吧,这次咱投他老林家的票,可是,他们却不投咱们。唱票时,我站在那儿,唱老林家投的票时,他们都没选玉清。咱们倒好,都投了林庆红的票。你说这是什么事?咱把林庆红选上了村委会主任,玉清却落选了。

玉敏:老林家不是东西,背信弃义,耍阴谋诡计。

梅露:我听说村东头那片宅基地,都被抢了?

玉娜:可不是怎的,谁抢算谁的了,后院世林二叔抢了两位。

玉敏:要知道我也去抢位,没钱盖先放在那里。梅枫,你没去抢位宅基地?

梅枫:没有。

玉娜:大邋遢倒去抢了一位。

梅露:你看,你们一个个都在家闲着,四舅当厂长,把你们都安排当个城区工人也行。

玉敏:他哪管这边,他就想着他老丈人那边了,把他小姨子、小舅子都安排好好的。这边他安排谁了?就算安排俺二哥了。

*梅枫走到明明跟前。

梅枫:明明,咱们去看桃花吧?

明明:好呀。

 

14:日、室外、梅河岸边的桃园。

梅枫:明明,你看,桃花都尽情地开放了,有白的,浅红色的,有已经怒放的,还有刚打花骨朵的。

*明明高兴了,一边跑一边转圈。

明明:太好了,这儿桃花太美了。

*阿娜多姿的柳树已经蓊蓊郁郁了,宽宽的梅河静静地流淌。河岸边飘了一只小船。

梅枫:明明,你看,小船,那是曹老伯的船,我认识他的,咱们到小船上玩好吗?

*明明来了兴致。

明明:好呀。

*二人上了小船,解下拴在树上的绳子。小船向河里飘去。梅枫拿起桨划着,小船慢慢的到河中央了。梅枫不在划船,静静地看两岸风景。那一排倒垂柳映在水里,更显迷人,衬托着那一片片桃花。明明依偎在梅枫胸前。阳光暖暖的照耀着,水面上熠熠生辉。

明明:梅枫,我愿时光停止,我们永远待在这船上。就这样,我们依偎在一起,一直到天荒地老,该有多好?

梅枫:又说傻话了,难道我们做神仙不吃不喝?

*明明笑了,她笑的很甜,那是一种迷人的、陶醉的、幸福的微笑。

明明:梅枫,昨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你离我而去,我们分手了,我就哭,等醒来时发现枕巾都哭湿了。{明明看着梅枫。}你说有一天,我们会分手吗?

梅枫:梦都是反的。

明明:可是我害怕,我怕如果真有分手的那一天,我会哭成泪人的。

梅枫:好了、好了,好好的怎么会分手呢?

*太阳钻进了云彩,河面上暗淡下来。

梅枫:明明,咱们上岸吧?

明明:不,今天下午我不走了,我就这样在河面上。

梅枫:好,我陪你到天荒地老。

*两人躺在小船上,任由小船漂泊,谁也不再讲话,任由时光流逝。

明明:这样最好,我们就这样待着,一直待到天荒地老。

*很晚,太阳落山了,二人才下了小船,走上桃园,他们折了些桃花向家走去。

15:夜、室内、梅玉军家客厅。

*玉军正坐在客厅里喝茶,梅枫走进来。

玉军笑说:梅枫,这阶段象棋有长进了吗?

梅枫:大有长进。

玉军:我跟你较量较量。

*玉军说着,摆上象棋,二人厮杀起来。

*一会,玉明、玉林、玉清来了。

玉军:等会咱三叔、四叔也过来,咱商讨下选书记的事。玉林呢,你去冲茶去。

玉林:在你家里,你是主人,应当你冲茶,怎么叫我冲茶?

玉军:就你最小,你不冲谁冲?

玉林:我跟梅枫二哥,玉明俺三哥都是同岁的,我就是生日小点。

玉军:生日小点也是最小。梅枫下棋不得闲,快冲去。

玉林:这下棋还有功劳了?

玉明笑说:叫你冲你就冲,哪这么多废话?大哥没让我冲,叫我冲我就去冲。

玉军:行了,别说了,您两个都冲茶去。

玉林哈哈大笑:我刷茶碗,玉明你去泡茶。

玉明拿起茶壶,问:茶叶放在哪里?

玉清:你不会找吗?

*玉林、玉明说说笑笑去冲茶去了。

*一会,世举三叔,世文四叔也来了。世文帮梅枫点棋,但最终梅枫还是输了。玉军推下棋盘。

玉军:梅枫还得好好练。

*玉明、玉林冲上茶来。

玉军:今晚叫咱三叔、四叔来,商讨下选书记的事。

世文:这回书记不任命了,由党员选举?

玉军:我听办事处王书记是这么说的。这次选举,对咱们可是个机会,咱一定要把握住。

玉林:奶奶的,林庆红这个王八蛋,背信弃义。

世举:你看这回好吧,玉清落选了,倒把林庆红选上了,他当上村委会主任。

玉军:所以我刚才说了,这次选书记,咱们得把握住。今天我跟玉清啦了一下午,这次选书记,就选玉清。咱们村党员是三十个,现在有把握能投玉清的有十二、三票。所以咱们要做工作,我的意见,村西老梅家那几支还是咱三叔去做工作。

世举:你都说说能投玉清的这十几票都是谁?

玉军:咱家有三票吧。玉清本人一票,俺五婶子一票,小赵一票{玉娜丈夫}。

世举:小赵那票没问题。我觉得您五婶子未必投玉清。

玉军:也有这种可能,她可能投刘亮。

世举:是呀,现在减了一票,还有剩下的那十票呢?

玉军:西边老梅家世成那家人,有五个党员。我跟世成谈了,世成说他能让他家人都投玉清。还有哪些老党员,都反对刘亮。我也跟他们说了,他们说也投玉清。

世举:照你这么说,咱们争取争取还真差不多。

世文:还有您五婶子这票,咱也不能放弃。虽然您五叔不在了,可那两个小孩还姓梅吧。要我看,玉清你去找您五婶子谈谈,把这事情说开,说不定他能投你一票。

玉清:行,明天我找她谈谈。

世文:还有,肖勇也是党员,前段时间我跟他谈过,想把组织关系转到咱村来。只是跟刘亮不熟,这个事,我去跟刘亮说说,让肖勇把关系转过来。

玉林:奶奶的,我看咱得揍林庆红一顿,他小子把咱耍了。

玉军:现在不是打架的时候。咱们得搞统一战线,凡是刘亮反对的都是我们的朋友,一切可以争取的力量,我们都要争取。我说您三个。

世文:哪三个?

玉军:我说玉明、玉林、梅枫这三个。玉明吧,太花,好赌,打麻将一晚上几百元的输赢。我这是当你面说你,你看我也玩麻将,从咱爷爷开始咱家里几乎都好玩,但是一晚上也就几十块钱的输赢。那叫玩,不叫赌,是工作累了放松放松。

玉明撇撇嘴:几十块钱就不叫赌了?你就来一分钱也叫赌。

玉军:我不是批评你们,今天晚上我就说一下您这三个人。玉林吧,你别老想着打架,打架不解决问题。

玉林:该打的时候就得打,咱不能叫他们欺负着。

玉军:还有梅枫,今天下午,你哥说你是家里大小事不管不问。

世文:哈哈,这点随他爷爷。{看着世举。}咱叔在家里,大事小情,一概不管,都是咱娘操持。不过,梅枫太好玩了,整天不是打牌,就是下棋、钓鱼。

玉林:还有这个抢宅基地的事,我看咱村乱套了,宅基地谁抢是谁的了。大哥,你也抢了一位是吧?

玉军:我没过去,您嫂子抢的。

世文:这在村里,哪有什么道理?宅基地谁抢算谁的,谁横谁不要命,哎,书记就怕谁,谁老实,谁就吃亏。

玉明:俺玉清大哥也抢了一位。

玉清:那天我吃完午饭,没事到村东溜达,见他们都抢宅基地,我就回家拿了一百元钱,卸了几车石头,把那位宅基地给占了。

玉明笑说:你这溜达溜达,就溜出一位宅基地来,我看我还得勤溜达来。

*众人都笑。

玉军:咱闲话少说,言归正传。这事明天我跟俺爹,俺二叔都说说。还有咱姑父、玉龙,让他们都出出点子,帮帮忙。

玉清:这个书记即使我不当,也得让姓梅的当。梅花村让外姓当书记,根本就不行,显得咱老梅家无能、窝囊。

世举:是,就是这么个理,咱不蒸馒头争口气。

*众人正说着,明明走进来,见很多人在这里。

明明:三舅、四舅、大哥。

玉军笑说:明明来了,坐下喝茶。

明明:我不坐了。{然后转向梅枫。}大姐叫你去打牌了。

*梅枫站起来。

玉明:打去吧,等会我也去打两把。

*梅枫笑笑,随明明向外走。

 

16:夜、室外、梅花村街道路口。

*梅枫和明明来到路口。

明明:到你家里去,我有个好消息告诉你。

梅枫:不是大姐叫我打牌吗?

明明:我骗你的。

梅枫:你有什么好消息?快告诉我。

明明:到你家里我再告诉你。

 

17:夜、室内、梅枫住所。

*梅枫斜躺在床上。明明坐在椅子上。

梅枫:说吧,什么好消息?

明明:我爸要退休了,让我去顶替。

梅枫:啊。{然后坐起来。}好呀,祝贺你。

明明:走吧。今晚我高兴,咱们到河边散步去。

 

 

 

 

 

 

 

 

 

 

 

 

 

 

 

 

 

 

 

 

 

 

 

 

 

 

 

 

 

 

 

说明:本剧本只上传一小部份,后面省略了很多内容,剧本长度大概十来分钟,是一个超级搞笑加感人并起到宣传教育的正能量剧本,适合各种活动演出。此剧本是收费的,如您有需要请联系,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企业微信号:13979226936 微信公众号:剧本原创, 另外可根据您的要求专业为您量身定写各种剧本,如:专业代写小品、相声、快板、三句半、音乐剧、情景剧、哑剧、话剧、二人转、双簧、戏曲剧本等。
代写小品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注册登录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招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视频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电视剧本创作室 | 招聘求职 |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重点推荐剧本
从开始要二十万到最后不要彩
医师节医务人员宣传义诊小品
保险公司小品剧本《天气变化
老师相亲超搞笑小品《不要彩
感谢党和政府小品剧本《天气
适合父亲节表演的小品《不要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医师节医务人员宣传义诊小品《
部队八一建军节小品(战友情深)
党员廉洁小品剧本《坚守原则》
禁毒宣传小品剧本(后悔的眼泪)
政府管委会和公司市场营销人员
军队情景剧剧本《最美机务兵》
建筑公司三句半剧本《部门创辉
电力企业反腐小品剧本《将反腐
安全生产情景剧本《安全不能马
医院开展“学党史跟党走”实践
婚姻登记搞笑小品剧本《520结婚
纪检委脱口秀《纪委那些事》
戏曲音乐剧本《村长的心病》
红色历史情景剧剧本《红色黔东
情感音乐剧剧本《庭前调解》
七一建党节小品剧本《最美党员
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历史小品剧本
古装搞笑小品剧本《天南地北来
小学生红色教育题材小品《小小
感人故事小品剧《我爱你中国》
小学生表演红色历史题材小品《
乡村振兴小品剧本《村里那些事
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宣传小品《老
电信诈骗和网贷小品《心急的陷
六一儿童节超感人小品《唯一的
512护士节正能量小品剧本(你健
五一劳动节晚会节目爆笑小品《
供电局员工感人小品剧本《照亮
拐卖农村妇女小品《买媳妇》
电视台融媒体小品剧本《融媒体
您当前位置:中国原创剧本网 > 电视剧本 > 其他电视剧本 > 《梅菊竹》第1-3集
 
授权级别:普通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电视剧本-其他电视剧本   会员:冬天的雪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24/6/9 19:47:06     最新修改:2024/6/12 9:41:24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电视剧本名:《《梅菊竹》第1-3集》
【原创剧本网】作者:冬雪
中国原创剧本网电视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视剧本、电视栏目短剧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梅菊竹

 

字幕:上世纪八十年代

第一集

1:室外,日。

 

*宽宽的静静的梅河蜿蜒的缓缓地流淌,沿河岸边是一排倒垂柳,有些长的柳枝伸进了水里。一棵柳树躺倒在水面上,但还在顽强的生长。岸上有一片树木,小鸟叽叽喳喳的叫着,从一棵树上飞到另一颗树上。树林紧挨着的是桃园和梅林。

*梅河大堰挨着梅林和桃园,大堰随着梅河弯曲,两边是高大的树木。

*大堰南边就是梅花村,远远看去就像一片小树林。

*已是仲秋时节,一片片的玉米、大豆、水稻都在收割。

*梅枫是一个英俊的小伙子,他是梅花村的民办老师。

*这时,他正在大堰上散步。他贪娈地欣赏着这美丽的风光。

*一位活泼的姑娘,着一件红色上衣、披肩长发,向他走来。梅枫看见她,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禁不住呆呆地去看她。那姑娘看见梅枫这样看她,不禁羞红了脸。梅枫也感觉失态,赶忙去看别处,那姑娘随即走了过去。

*梅枫自责地摇摇头,便向回走。

 

2:日,室外,梅河南岸大堰上。

*丽珍和刘嫂进城买完衣服延大堰向家走,两人有说有笑,突然,她们听见有小孩的哭声。

刘嫂:有小孩的哭声,丽珍你听到了吗?

丽珍:我也听到了。

*两人寻着小孩哭声找过去,却发现有一处新埋的土,哭声是从下面发出来的。两人蹲下身扒开土,漏出树枝,树枝下有一棉被包着个小孩。丽珍抱起小孩。

丽珍:看这小孩刚出生没几天。

*小孩后脑上长了一个鹅蛋大的一个水包。

刘嫂:丽珍你看,小孩头后面有一个包。

丽珍:这个人家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包,把小孩埋在这儿的。这家人心也太狠了。你看,还是个男孩。

刘嫂:咱们抱去医院,让医生看看。

丽珍:好,咱们马上去。

 

3:日,室内,医院门诊。

*丽珍抱着婴儿。

一名中年男医生说:这个包没什么问题,现在已割去了,就好了。小孩很健康,你们抱回家就是了。

 

4:日,室内,刘嫂家。

刘嫂抱着婴儿,丽珍坐在旁边。

刘嫂:咱们两家都有一个男孩了,您大叔的意思是不要这个孩子,我也不想要了。

丽珍:您也不要,我要。

刘嫂:那好吧,这孩子就给你。

*丽珍接过孩子抱在怀里。

 

5:夜,室内,丽珍家。

*丽珍抱着孩子。丽珍丈夫梅玉龙、梅玉龙父亲梅世春等几个人围坐在屋内。

梅玉龙:你看这孩子大眼睛多好,咱家可有个大眼睛的了。

梅世春:咱家不嫌人多,他们刘家不要,咱要。{然后又笑说}我看这孩子,就叫土生。

*玉龙笑了。

丽珍:就听咱爹的,就叫土生。

 

6:夜、室外、梅花村街道上。

*梅枫走出大门。一轮皎洁的月亮,亮如白昼。前面不远处,传来两个姑娘银铃般的笑声。等走近了,却是林菊花和今天下午在大堰上见过的那个姑娘。

林菊花看见梅枫说:梅枫,到哪里去?

梅枫:刚吃过饭,出来散步。

林菊花:哎,明明,你还不认识梅枫吧?

然后又对梅枫说:梅枫,你奶奶不是拜过一个干闺女吗,叫刘荣。这就是刘荣的三女儿,叫梅明明。

林菊花又对梅明明说:明明,这是你二舅家的老二。

梅明明笑说:原来是表兄妹,见了还不认识。不知你是表兄呢还是表弟?

*两人随即报了生辰。月亮进了一片云彩里,随即又出来了,天空更亮了。

明明笑说:你比我还小几个月,原来是表弟,那你要叫我姐姐了。

林菊花:梅枫,明明的大姐搬到咱村来住了。这段时间,我们天天在大姐家打牌,咱们到大姐家打牌吧?

梅枫:好呀,我正闲着没事呢。

明明:今晚真好,月亮太亮了,满大街都是玉米香味。

 

7:夜、室外、明明大姐家院子。

*迎门墙处有一座假山,花儿丛丛,流水潺潺。满院子都是各种花。

 

8:夜、室内、明明大姐家。

*梅露{明明大姐}、肖勇{梅露丈夫,在一家乡镇企业做销售}、梅奶奶,{梅枫的奶奶},三人正在闲话。明明、林菊花、梅枫三人走进屋里。

明明:大姐,我又给你领个表弟来。

梅露:啊呀,这小伙子长得太帅了,我还从没见过这么帅的小伙子呢!

林菊花:梅枫是咱们村最帅的小伙子了。他还是咱们村的老师呢。

*梅枫被她们这么一夸,有些不好意思,随着梅露让座,就势坐在沙发上。那沙发软软的,梅枫好像被包起来了。

梅枫随机又补充说:民办老师。

梅奶奶:小枫呀,他性格内向,不爱讲话,是个书呆子,就知道看书。

*几个人正说着话,梅文静{明明二姐}走进来了。

文静:玉龙家二嫂、丽珍和刘嫂,今天进城回来的时候,从土里拔出一个小男孩。二嫂和刘嫂每家都有一个男孩了,起初刘嫂不要,二嫂就要了,后来刘嫂又想要,二嫂不给她了。现在好几个人都在他家里,正谈论这个事情。

*梅奶奶很惊讶。

梅奶奶:走,咱们去看看。

*一伙人便都站起来,向玉龙家走去。

*梅奶奶是小脚。

梅露:姥娘,您慢点走。

梅奶奶:没事,我又添了个重孙子,高兴。

 

9夜、室内、梅玉龙家。

几个人刚到门口。

丽珍笑说:哎吆,俺奶奶来了。快来坐下。{对梅露说},大姐,您快坐下。你们都坐下,我倒茶给你们喝。

*梅奶奶坐下,喝口茶。

梅奶奶:咱家不嫌人多,这是上天给咱们送的孩子,咱们要,好好养着。

小孩呢,我看看。

丽珍:在屋里睡了。

梅奶奶:我进去看看。

*卧室。梅奶奶看了孩子,高兴地走出来,又坐下。

丽珍笑说:俺爹给起了名字,叫土生。

梅奶奶:好、好,这名字好。

梅世春:我看这样,把这小孩的户口,落在梅世忠的名下,他是个光棍,这样,计划生育,就不会罚款。

梅玉龙:行,明天我找他谈谈。他爱喝酒,给他带箱酒、两条烟。

梅奶奶:这样最好。咱们老梅家,人丁兴旺,这都是玉龙他老爷爷行善积德得来的。您老爷爷那辈,亲叔兄弟十八,您老爷爷是老大,叫梅润联。他开点心铺,凡是要饭的来了,他都给他们点心吃。一辈子行善,他去世的时候,叫花子来了一百多个,怎么办?都按客人待吧,结果,光叫花子就坐了十几桌。他老人家行善积德,咱老梅家就人丁兴旺。

*梅奶奶笑起来。

梅枫:俺奶奶说的是真的,咱们村的村志上有记载。

梅奶奶:不说了,天不早了,我要回家了。

梅露:明明、梅枫,你们两个送姥娘回家。回来上俺家打牌。

梅奶奶:咱们家的人都好玩,行,你们打牌吧。

 

10:夜、室内、梅露家,灯火通明。

明明:行,咱们打麻将?

梅露:小女孩家,打什么麻将,今天晚上人多,咱们打够级。

林菊花:还是打够级好,打麻将我不会。

*几个人坐下,开始打够级。

 

11:日,室外,梅枫大门口。

*梅枫刚要出门,正遇上梅玉国。梅玉国,梅枫同学,比梅枫大两岁,已结婚有一儿子。梅枫与梅玉国很要好,无话不谈。梅枫一个人住在新宅子里。

梅枫:{很热情}玉国,你到哪里去?到我家坐坐。

*梅玉国随即到梅枫屋里坐下。

*梅玉国无奈的样子。

玉国:刚才我到村委和我二叔签了个协议,我二叔老了以后,不归我抚养。你知道的,我爸就弟兄两个,我二叔是个光棍,我又是独生子。我现在有一个儿子,想再生一个,挂在我二叔名下,这样,计划生育,就不会被罚款。可是,梅玉龙不是捡了个男孩吗,要挂在我二叔的名下。我跟我二叔说,你不能这样做,我以后生个二胎,挂在你的名下,就不会被罚款,我以后养你老。可我二叔坚决不听我的,说已经答应了梅玉龙,不好改口。所以,我刚才到村委签了个协议,我二叔老了以后,不归我抚养。

*梅枫也是很无奈的。

梅枫:原来是这么回事。

梅玉国:你今天没去教书?奥,对了,今天是星期天。现在教书还好吧?

*梅枫叹口气。

梅枫:唉!还是那句古话,家有半斗粮,不当孩子王。

梅玉国:我还有事,以后再聊,我先走了。

 

12:日,室外、梅花村街道。

*梅枫在大街上走着。

*画外音:梅枫感叹,世态炎凉,竟至于此。

*梅明明看见了梅枫,象有什么心事。

梅明明:梅枫,想什么心事呢?

梅枫:奥,明明,我没事出来散散心。

 

13:日,室外,梅世春家的院子里。

*梅世春、玉龙娘、梅玉龙正坐在院子里谈话。

梅世春:我看小五的病很厉害,恐怕活不过今年。

梅玉龙:你说俺五叔的病,我看,不行,到济南去看。咱们临河医疗条件不行。

梅世春:可是这钱呢!到大医院,哪有那么多钱?

 

14:日,室外,梅花村大街上。

梅明明笑说:原来是梅玉国和他二叔的事,你管那些闲事干什么?

梅枫叹息:唉!世态炎凉,竟至于此!

梅明明:好了,你不是喜欢钓鱼吗,咱们到梅河钓鱼去?

*梅枫来了兴致。

梅枫:好呀,咱们去钓鱼。不过,我只有一副鱼竿,咱们去拿玉明{梅玉龙三弟}的鱼竿。

 

15:日、室外、梅世春家的院子里。

*梅世春、玉龙娘、玉龙正在说话。梅枫和明明走了进来。

明明:大舅、舅母、二哥。

玉龙娘:哎吆,俺的闺女来了,快坐下。

*这时,梅世春正抽着旱烟袋,他很气愤。

梅世春:他狗蛋算什么玩意,四台彩电私自分了,咱家一台没有,亏他还是个中学校长,识文断字,做出这等不平之事。

*他见梅枫对这些事摸不着头脑又解释说。

梅世春:你台湾的大爷爷邮来四台彩电,你知道吧?

梅枫点点头:知道。台湾的这个大爷爷跟咱们很近嘛?

梅世春:说起来,话长了。咱们老梅家是一个老祖,生了四个儿子。有两支又生了五个儿子,有两支又生了四个儿子,这就是常说的叔兄弟十八。这叔兄弟十八就是你老爷爷那辈。你老爷爷是老大,梅玉国老爷爷是老二,老三去了东北没有后代,老四就是世伟他爷爷,老五就是台湾你大爷爷的爹。说起来让人生气,你台湾大爷爷邮来四台彩电,狗蛋他们竟然私分了,咱家一台没有,这能不让人生气吗?

梅枫:狗蛋是谁?

玉龙娘:就是你世星大爷。

梅玉龙:听说台湾大爷爷,近几天要回来,给俺老五奶奶上坟。

梅世春:就这两天回来,已经来信了。

*几个人正说着,梅玉军【梅玉龙大哥】骑辆摩托车进来,他放好车,坐在马扎上。

梅玉军:俺五叔,病情严重。我看,得转院,到大城市去看。

*梅世春磕磕旱烟袋,向外吹了一口,很气愤的样子。

梅世春:还不是让您五婶子气的。您五叔这病,一开始,看一个人是两个人,到医院看了,减轻了。可是,您五婶子不是在村里任妇女主任吗,跟书记相好,有一次在村办公室里,两人抱在一起,被您五叔看见了。他人又老实,这话又说不出口,一下子气得病情加重。

梅玉军:不管怎么样,这病得看。他才三十五岁,年纪轻轻的,这样走了,太可惜了。不行,就到济南去看。

梅世春:我跟您三叔去,咱们几家,每家再凑点钱,我看每家再凑贰佰。

梅玉军:梅枫,还有玉明{梅玉军三弟},你们几个小兄弟也去看看咱五叔,这一去济南,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上一面。

梅枫:有这么严重吗?

*梅世春更气愤了。

梅世春:本身他就有病,这一气又加重了一半。我说过,您五婶子死了,都不能埋在咱老梅家的坟地里。她是个什么东西,我说这话,她还问我为什么,她自己做了什么她自己最清楚。

 

16:日,室外、梅河岸边。

 

*梅河两岸的风景的确美丽。近河边是一排倒垂柳,虽然叶子已然落尽,但枝条伸进水里,让人生出许多遐想。还有桃树,枯黄的野草,在太阳下,微风中摇曳。小鸟儿扑扇着翅膀,从一棵树飞到另一棵树,从河南岸向北岸飞去。宽宽的梅河在微风中,荡起层层涟漪。最可爱的是那些梅花,在深秋中蓄力,准备雪地的冬天里开花。二人找一僻静处坐下,长长的鱼竿伸进河里。

明明:五舅的病很重吗?是什么病?

梅枫:听玉军大哥说很重,是脑干,就是小脑肿瘤,这并不好治。唉!他才三十五岁,如果真这样走了,叫人怎么不伤感呢?

*梅明明见他很忧虑,岔开话题问.

明明:你经常在这里钓鱼吗?

梅枫:我经常呆在这里,在学校里和那几个老师也处的不好,他们太世故。我就来这里,在这大自然中放松自己。在这里,我有时钓鱼,有时看书,很快乐。

明明:教书不是很好嘛?有那么多小孩子,一定很快乐。

梅枫:唉!教学条件太差了,每人包一个班,有时连粉笔都没有。中心学校校长曾说过一句话,到一个村里找学校,最好找了,那儿房子最破旧,哪儿就是学校。

明明:什么是包班呢?

梅枫:就是这个班就你一个老师,所有的课你都得上,语文、数学、唱歌、体育、图画等。

明明:听说,你上学时成绩很好,你才很爱教书?

梅枫:说起来,让你笑话。我起初刚做老师,曾幻想当一个教育家。我研究教学,买了很多书,关于记忆规律,儿童心理方面的。我尽量少布置家庭作业,可后来家长对我的意见是,教书还行,就是家庭作业太少。我十七岁刚高中毕业,就来教书,人情世故全不懂,我觉得和他们几个老教师格格不入。

明明鼓励他:只要你努力钻研教学,教书教好了,人们会尊重你的。

*梅枫沉默了。

明明:你一月多少工资?

梅枫:三十九元,还不如城区工人一半的工资。我跟别人谈起工作,都不愿说当民办教师,免得人家觉得你地位低下。我真不想再做这民办教师了。

*梅枫一边说着,眼睛瞅着鱼符。突然,他看见鱼符沉了下去,他猛然拉鱼杆,好沉。他觉得是一条大鱼,便稳稳地拉鱼杆,鱼儿浮出水面了,果然是一条大鲤鱼,有一尺多长。他尽量稳稳地拖上岸,擒住了这条大鱼。

梅枫笑着:呵,这么大。

*明明哈哈大笑,伸手掰了一根柳枝,递给梅枫。梅枫接过,从鱼鳃穿过,然后放在鱼篓里。

梅枫:今天有吃的了。

*明明大笑不止。

明明:钓鱼真好玩。

梅枫见明明高兴,说:我给你讲个笑话,说在国外有两个老头在河边钓鱼,其中一个老头钓到一条大鱼,抱上岸后,怎么也逮不住,便问另一个老头:喂,伙计,怎么才能把鱼弄死?另一个老头灵机一动,说:淹死它。

*梅明明听到这儿,笑的更厉害了,前仰后止.

明明:哈哈,笑死我了,笑得我肚子疼。

 

17:夜、室内、梅露家。

*梅枫在梅露家吃晚饭,吃完饭以后.

明明对梅凤说:梅河岸边的风景真好,今晚咱们到河边散步吧?

梅枫:好呀。

 

18:夜、室外、梅花村街道上。

明明笑说:钓鱼真好玩,梅河的鱼也好吃。梅枫,我闲着也没事,下星期天我们还去钓鱼吧?

梅枫:可以呀,我一人钓鱼也闷得慌,咱俩一起去最好了。

 

19:夜、室外、梅河岸边。

*夜晚的梅河风景迷人,一轮皎洁的月亮高高地照着,梅河上空升腾着水汽。柳枝婆娑,阿娜多姿。他们沿河边走着,看这深秋迷人的夜色。他们逛了很长一段时间,两人觉得时间晚了,便又向回走。走进梅花村的时候,遇见梅奶奶。

明明笑着说:姥娘,你到哪里去?

梅奶奶见是明明和梅枫,笑说:是二小子和明明呀,走,跟我看你大姥爷去。梅枫他台湾的大爷爷来了,就在您世林二叔家,咱们去看看。

 

20:夜、世林家室内、院子里。

*世林家挤满了人,老五支的人几乎都来了,院子里男女老少都占满了。世林家二婶见梅奶奶来了,笑着迎进屋.

*梅枫的台湾大爷爷叫梅永文,看见梅奶奶进来,笑着迎上来。

 

梅永文:你是三嫂子吧?

*梅奶奶拉着梅永文的手。

梅奶奶:是呀,永文,三十多年了,你走时还不到二十,现在都老了。

*梅永文让梅奶奶坐下,然后从包里拿出一枚金戒指。

梅永文:三嫂子,这次回来没带什么礼物,永字辈的每人一个金戒指。

梅奶奶:回来就好,还要什么金戒指?

世林二婶:三婶子,你拿着吧,永字辈每人都有。世子辈每人一百元钱,玉子辈每人一双袜子。

她又瞅着明明:这姑娘是?

梅奶奶:这是我外甥女。

世林家二婶笑了:嗷,就是你干闺女的孩子?

梅奶奶:就是,是小三,叫明明。

世林二婶:啊呀,这闺女长得可真漂亮,个头也高,体型也好,坐下、坐下。

明明笑说:不用坐了。

*明明和梅枫就站在梅奶奶身旁。

*世林家二婶进里屋拿了两双袜子,给梅枫一双,又给明明一双。

世林家二婶:来,玉子辈每人一双袜子。

*梅枫和明明接着袜子。

这时,梅永文又对梅枫说:记着,在台湾你还有个弟弟叫梅玉洪。

*梅枫连忙点头。

*梅世林坐在一旁抽烟。

梅世林:大叔,俺婶子怎么不一块回来呢?

梅永文没接他的话,仍旧对梅凤说:他和你长得差不多高了。

梅世春:大叔,你看咱们定在什么时候上坟?

梅永文:你们定吧。

梅世林:那就定在后天下午四点。趁今天都来了,都说一下。

梅永文:好、好。

*梅世林随即走到院子里。

梅世林大声说:咱们定在后天下午四点上坟。

*闹钟指到了十一点。

*院子里的人都走了,屋里只剩下六、七个人。

梅枫轻轻叫明明:咱们走吧?

梅奶奶:等会咱们一块走,黑灯瞎火的,我看不清路。

*于是二人仍旧坐着听他们叙家常。

梅世春:大叔,你怎么不带俺婶子一块来?

*这时,屋里人少了,很静,梅永文不能回避了,只见他叹一口气。

梅永文:唉!您叔我在台湾没混好,没说上家口。后来拾了一个小女孩,长大了,嫁人生了小孩,就随我的姓。

*说完,他竟流下眼泪。在座的几个人也不便再问,也不知说什么好,一时静了下来。

梅世春:听说当时很多当兵的去了台湾,男多女少,很多人都没有家口。

*梅永文点点头。

梅奶奶笑说:都走了,就剩下二小子和三姑娘了,我也要回家了。

梅永文:三嫂子,你慢点走。

梅奶奶:没事,有他们两个人陪着我。

21:夜、室内、梅枫住所。

明明:你一个人住在这新宅子里?

梅枫:我喜欢清静,一个人住很好。

明明:你这儿有这么多书呀,我要找本书看。在家里无事挺无聊的。《几度夕阳红》,这是琼瑶的书吧?我就看这本。

梅枫:你喜欢拿去看就是。

明明:好了,很晚了,不打扰你了,我要回家了。

梅枫:我送你回家吧。

明明:好呀,这么晚了我还真有点害怕。

 

21:夜,室外、明明家门口。

明明:我到家了,你回去吧。

梅枫:好的,那我走了。

*明明看着梅枫的背影,若有所思。

 

 

 

第二集

1:日、早上、室外、梅花村小学。

画外音:梅枫站在小学院子里,看着这学校。一排破旧的草房,没有院墙。学生们在院子里玩乐,男生跑来跑去,女生两三个一群,在玩石子游戏。学校东面,是一处坟地。学生们没有什么娱乐项目,有时候就爬到坟顶上,向下滑,久而久之,坟子都成了光滑的了。

*梅枫进了办公室,拿起上课吹的哨子吹起来。哨子一响,学生们都跑进各自的教室去了。

画外音:梅枫教刚招的一年级,由于上一年没招生,一下子招了七十多名学生,教室里根本就坐不下,有些学生就坐在教室的门口。负责学校事务的是一名公办教师,但对于这事,她也没有办法。梅枫多次找村委,但村委跟本就不重视教育,只是敷衍。

*梅枫实在看不下去了。这时,正好王老师走进来。

梅枫:王老师,我的班你先给看着,我去找下书记和村主任。

王老师:行,你去吧。

 

2:日、室内、村委办公室。

*书记不在,只有村主任坐着喝茶。

梅枫:主任,你看我那个班的事情,该想办法解决了。

村主任:这个事,等书记回来,我们就想办法。你先回去吧,我们尽快想办法。

梅枫:可是,这事情都这么长时间了,你们究竟要拖到什么时候?

村主任:可是,我们也没办法。这学校,现盖也来不及。等等吧,等书记回来,我们再商议商议。

画外音:梅枫无奈,只有离开村委,回到学校。他下了决心,决定按学生年龄,裁去一半的学生。

 

3:傍晚,室外、梅枫家门口。

*一学生家长领着她的孩子,和梅枫吵架。

学生家长:为什么不让我的孩子上学?

梅枫:你也看到了,七十多名学生挤在教室里,还有的围在教室门口。这教室只能够容纳三十多名学生,其他班级都是三十多个学生。这么多学生,这课怎么上?我也是没有办法,多次找村委没有结果。这事情,你们要找,就找村委。

学生家长:我不找村委,我的孩子就要上学。

*梅枫的三叔梅世举,正好来到这里。

梅世举:他大嫂子,这教室就那么大,学生坐不开,村委会想办法的。你别急,你的孩子一定会上上学的。

学生家长:我们现在就要上。

*学生家长领着孩子走了。

梅世举:教室坐不下学生,书记和主任不管吗?

梅枫:我找过他们多次,他们还没有给解决。

梅世举:这些当官的,整天不知干什么?

 

4:夜、室内、梅枫住所。

*晚上,大约七点多钟,梅枫在新宅子里一个人看书,林菊花悄悄来了。

林菊花:梅枫,看什么书呢?

*梅枫惊了一吓,抬眼望去,却是林菊花。

*梅枫站起来。

梅枫笑说:看《少年维特的烦恼》,看过一遍了,没事随便看看。来,坐、坐。

*林菊花在椅子上坐下。

林菊花:这本书是德国作家歌德写的吧?

梅枫:是呀,你看过?

林菊花:没有,我只是看过一篇介绍。哎,梅枫,你既然看过一遍了,那就先借给我看,行吗?

梅枫:怎么不行,你想看拿去就是。

林菊花:好{她莞尔一笑},我以后经常来找你借书看,行吗?

梅枫:怎么不行呢,你就是坐在我这儿看也可以。

*说到这,两人都笑了。

林菊花:哎,梅枫,听说你还写小说,把你写的小说也借给我看好吗?

梅枫故弄玄虚:那你来晚了。

林菊花:怎么,被人借走了?

梅枫:那倒不是,昨天,被我全烧了。

林菊花:烧了,为什么?

梅枫:我写的那些东西,不能叫小说,连我自己也看不过去,所以,就一把火烧了。这样好,我可以重新开始。

林菊花俏皮的一笑:喔,是这样。那你以后写的小说可别烧了,让我看看,我会给你提建议的。

梅枫笑逐颜开:好好,以后写的东西一定请你指教。

林菊花:你教书的事,招了七十多个学生,现在怎么处理的?

梅枫:学校搬到原村委一楼去了。分成了两个班。来了一个公办教师教一个班,我教一个班。

林菊花:那你一定要好上教,别输给那个公办教师。

梅枫:我会的,我一定努力教好,争取超过那个公办教师。

林菊花:那好,我等着看你的好成绩。

*林菊花站起来。

林菊花:好了,不给你耍贫嘴了,过几天再来打扰你。

*林菊花拿着那本书向外走。

*梅枫送菊花到大门口。

梅枫:你想看书,到我这拿就是。

菊花:行,我以后会经常来借书的。你回去吧,再见。

梅枫:再见。

 

5:夜、室内、梅明明家。

*梅明明正一个人在自己屋里织毛衣,林菊花悄悄走到她跟前。

林菊花:哎!

明明吓了一跳:小菊花,你干什么?

*林菊花哈哈大笑。

明明见她手里拿着书,问:是什么书?

林菊花:《少年维特的烦恼》。

明明:从哪里借的?

林菊花眨着眼睛:梅枫呗。他那里书可多了,什么书都有。告诉你,他还自己写小说。

明明:自己写小说,他想当作家?

*林菊花调皮的点点头。

明明:告诉我,他晚上在家都干什么?

林菊花摆着手:他吗,不下象棋,就打牌;不打牌,就看书;不看书,就写书。

*明明被她逗得哈哈大笑起来。

明明:你对他了解的还真详细。

林菊花:当然了,你想知道一个真实的梅枫吗?那我可以告诉你,这就要看别人怎么评价他。

明明:我听俺姥娘说,他是个书呆子。

*说完,明明又笑起来。

林菊花:不对,这只是他的外表,他还有许多稀奇古怪的思想。

明明:喔,稀奇古怪,说给我听听。

*林菊花端起茶杯,喝口水。

 

*明明又大笑起来。忽然明明停住笑。

明明:菊花,你对他了解这么仔细,是不是爱上他了?别忘了他可是有名的帅小伙、美男子。

*林菊花急了,上前捶打明明。

林菊花:你,再说,再说。

*明明一个劲的笑。

明明:怕什么,爱上就爱上呗,《少年维特的烦恼》不是有这么一句话吗,哪个妙龄女郎不善怀春嘛。

林菊花指着明明:好、好,别忘了,你也是个妙龄女郎。

明明停住笑:真的,菊花,你要是真喜欢他,我可以给你们俩做个媒人。

林菊花:明明,是不是你看上他了,才这样说我?

明明:给你开玩笑呢。哎,说实话,我还真有些喜欢他。

没等明明说完,林菊花抢着说:这个我早看出来了,从你看他的眼神我就知道了。哎,要不要我做媒人呀?

明明:你,好,你个菊花,不跟你玩了。

林菊花:好、好,不闹了,不闹了。哎,明明,咱们把梅枫叫来打牌吧?

明明来了兴致:好哇,打牌就打牌。

*两人来到客厅,梅露和肖勇正看电视。

林菊花:咱们打牌吧?

梅露:打够级,人手不够呀。

林菊花:人好找,我和明明现在去找人,把梅枫找来。

明明从卧室出来:走吧,菊花。

梅露笑说:这两个疯丫头。

 

6:夜、室内、梅枫住所。

*梅枫正一个人看书,明明和菊花走进来。

明明:梅枫,到我家打牌去吧?

梅枫:打够级,人够了?

明明:还少一个。

梅枫:好办,走玉明门口,把他叫上。{玉明,梅玉龙三弟,在一家城区工厂跑销售}

 

7:夜、室外、玉明家大门口。

*梅枫、明明、菊花站在玉明家大门口。

梅枫:他房间里亮着灯,在家呢。

明明:你去叫他吧,我们在这等你。

梅枫:喔。

*梅枫想给玉明一个惊喜,于是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口,门虚掩着,他轻轻推开门,但眼前景象让他大吃一惊,玉明正抱着砖厂的一个小姑娘亲嘴呢。梅枫还算机灵,又蹑手蹑脚地走了回来。

梅枫:快走,不要叫他了。

*说完,一个人跑起来,一边笑着。

 

8:夜、室外、梅花村街道。

*梅枫在前边跑,明明和菊花在后面追。

*明明和菊花追上他。

明明问:发生什么事了?

梅枫故弄玄虚:这个这个,还是不说的好,你们姑娘家最好不要听这个。

明明、菊花的好奇心被他急起来了,连声问:到底什么事?到底你看见什么了?你要不说就不让你走。

*说着,两姑娘一人拽住他一只胳膊。

明明:快说呀,到底什么事?

梅枫:我说了,你们俩可别怨我?

菊花:不怨你,你快说吧。

梅枫:你们猜我刚才看见什么了?玉明正抱着砖厂的一个小姑娘亲嘴呢。

菊花:啊!这样的事,恶心死了,不要说了。

梅枫:你看、你看,我说不说嘛,你俩非要我说。

菊花:梅玉明这个花心大萝卜,瞅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他不是年底就结婚吗,又勾的砖厂小姑娘,谁要是跟了他,算倒八辈子霉了。

明明:别说这样难听,梅枫,咱就当什么没看见,别去说这些事。

菊花:砖厂那些丫头片子,也不是好玩意,一个比一个赛,一个比一个疯。哎,梅枫,你看见的姑娘,是不是烫发头那个?

梅枫:是的,是烫了发。

菊花:我早看出她不是个好东西,我倒替玉明的未婚妻鸣不平。

明明:哎!管那些事干什么?走,咱们回家打牌去。

菊花:我也无心打牌了,到我家门口了,我回家了。

 

9:夜、室外、梅花村街道。

*梅枫和明明在街道上走着。

梅枫:这座二层小洋楼,是你大舅家老大梅玉军家。这两年他包砖厂挣了不少钱。住在你大舅家的那些小姑娘,都是在砖厂上班的,都是蒙阴农村的。

梅枫正说着,忽然听见有人斜躺在玉军家门口大声吆喝:山雨欲来风满楼。你们这些孬种,欺负老人算什么本事?

*画外音:梅枫听清了,是姑夫王庆斌,知道他喝醉了,怕被他看见啰嗦起没完,小声对梅明明说。

梅枫:咱们去玉军家坐坐?

*明明点头同意,于是二人就进了梅玉军家。

 

10:夜、室内、梅玉军家。

*刘凤云{梅玉军妻子}见梅枫和明明进来。

刘凤云:梅枫来了,快坐下。

梅枫介绍:这是咱大姑家的明明。

刘凤云:是大姑家的小三吧?

明明点点头:是的,大嫂。

刘凤云:快坐下,我冲茶你们喝。

刘凤云冲好茶,倒了两杯:你们喝茶。

*刘凤云忽然怒气冲冲的。

刘凤云:梅枫,你说咱姑夫做的对不对,我跟你大娘闹仗,他来骂我。外亲不管家务事,如果是俺二叔、三叔、四叔、五叔来骂我,我也认了。他一个当姑夫的管的着吗?他今晚坐在大门口骂我一晚上了。你去把他拉走,要不然我这就去搧他。

梅枫:我可不去,他喝醉酒,啰嗦起来没完。上次他喝醉了,我送他回家,一里路,送了两个小时才把他送回去。他就这样,前几天,我听咱姑说,有一夜里,他喝醉酒,在野外坟子地里还睡了一觉。

刘凤云:你不管是吧,我这就去搧他。

*刘凤云怒气冲冲的就要向外走,梅枫急忙拦住。

梅枫:好好,我去把他劝回家。{又对明明说}:你先在这里坐会。

明明:好吧。

 

11:夜、室外、梅玉军家大门口。

*王庆斌正斜躺在一堆柴禾上。梅枫走过去。

梅枫:姑夫。

*王庆斌看见梅枫。

王庆斌:我不管外亲不外亲,她做的不对,我就骂她。

*梅枫掏一支烟递给姑夫,然后给他点着。这时走来一个人,梅枫抬眼望去,却是梅玉明。

梅枫急忙喊道:玉明,咱到咱姑父家开拖拉机去。

画外音:拖拉机,一种赌博游戏。

*玉明听梅枫喊他,走上前来,见是姑夫。

玉明:怎么,咱姑夫喝多了?

*王庆斌挥挥手。

王庆斌:谁喝多了?我在骂你大嫂呢,他跟你娘闹仗,骂你娘,我气不过,就骂她。

玉明:走吧、走吧,到你家开拖拉机。

*梅玉明上前搀扶住他,一边劝,一边扶他走。

王庆斌边走边说:山雨欲来风满楼。你们两个小子,开拖拉机也不是我的对手。

 

12:日、室内、明明家。

*明明在家吃晚饭,正吃着,梅文静回来了。

梅文静:今天,给梅枫的老五奶奶上坟,在饭店吃饭时,把饭店老板打了,派出所赶去,抓了四个人,梅枫也被抓走了。

梅露:去饭店吃饭,怎么打起来了?

梅文静:我也不太清楚,反正抓了四个人。

*明明听梅枫被派出所抓走了,心里着急,饭也吃不下去了,就站起来。

梅露:怎么,明明,不吃了?

明明:不想吃了。

*明明走出屋子,来到院子里。

梅露:这丫头怎么了,吃了一半不吃了?

 

13:日、室外、明明家院子。

*明明来到院子里,心里慌得很,竟不由自主地来到街上。明明的画外音:梅枫该不会出什么事吧?

 

14:日、室外、梅花村街道。

*明明不知不觉中竟来到梅枫的住所,却看见屋里亮着灯,灯光从窗户射出来。她紧走几步来到大门口,大门敞开着。她走了进去,忽然发现梅枫竟坐在窗前看书,不由轻轻地走过去。

 

15:日、室外、梅枫住所院子里。

*明明来到窗前。梅枫正在看书。

明明:梅枫。

梅枫抬头看见明明,惊喜说:明明,快进来。

 

16:日、室内、梅枫住所。

*明明来到屋里,这时才缓过神来,不由得笑了。

梅枫:你笑什么?

明明:啊呀,吓死我了,我正吃饭,文静说你被派出所抓走了,害得我饭也没吃,就迷迷糊糊地走来了。

梅枫:哪有的事,他们一开始要抓我,我三叔说,打人的事与我无关。他们就放了我,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你怕什么,快回去吃饭去吧。

明明:人家担心你么,你还嘲笑我?哎,梅枫,我也没胃口吃饭了,咱们到河边玩好吗?

梅枫站起来:好呀,我正想出去走走呢。

 

17:夜、室外、梅河岸边。

*他们漫步在河边,依旧是河水潺潺,依旧月光高照。

梅枫:怎么听到我被抓起来,你饭都不吃了?

明明拍打着他:你、你,再说我可打你了。

梅枫注视着她:明明,

*梅枫却欲言又止。

明明:怎么不说下去?想说什么,快说呀你。

梅枫:我……我喜欢你。

*梅枫终于说出了口。

明明也注视着他:我也是,我也喜欢你。

*梅枫伸手揽住她,拥吻她……

*月亮进了一朵云彩里,又从云彩里出来……

明明:走吧,咱们到那边走走。

*明明拉着他的手向东走去。一棵柳树歪倒在河面上,梅枫走到柳树上,弯下腰击水,然后转身看着明明。

梅枫:来,上来。

*明明笑着走上柳树,他拉住她的手,两人站在柳树上,看着泛泛的河水,和水中的月亮。明明依偎在梅枫的胸前。

梅枫:我想永远待在这。知道么,明明,我那天在大堰上第一次见到你,就喜欢上你了。在我心中,你就像火一样的女孩。这就叫一见钟情吗?

明明摇摇头:我不知道,今晚听说你被抓了,我迷迷糊糊的不知道自己做什么……

 

18:夜、室内、梅露家里。

*肖勇正在听音乐,梅枫进来了。肖勇让座,然后关上音乐。

肖勇:那天上坟,怎么回事,竟然打起架来?

*厨房,梅露正在熬鸡汤。这时,梅露走过来。

梅露问梅枫:帅小伙,吃过饭了?

梅枫:大姐,我刚吃过。

*明明听见梅枫来了,也从卧室走出来,手里织着毛衣。

梅枫:那天上坟去的人很多,老五支的人大概都去了,男女老少有一百多人,坐了十二桌。吃饭的时候,玉龙说,这一桌菜一百五十元,菜太差,太坑人了。便把老板喊来,质问他,结果竟吵了起来。后来动手打起来,三个人一直追到麦子地里把老板打了一顿。这老板和东村王林书记是亲戚。王林,你们都知道,很厉害。饭店老板给王林打了电话,王林又给派出所打了电话,派出所来了十几个民警。这时候,我们喝完酒都开始回家了。民警也不知道谁打的老板。恰在这时,玉忠拿起一个空啤酒瓶子摔在石头上,摔得粉碎。玉忠才十五、六岁,民警就来抓他。玉忠的爸爸和三叔,质问民警为什么抓小孩,和民警拉扯起来,竟把民警的手腕掰折了。民警就把玉忠的爸爸和三叔抓了起来。我大爷见民警抓人,吆喝起来:你们是哪部分的,为什么抓人?派出所指导员说:老头喝多了,别乱讲话。俺大爷确实喝多了,仍然吆喝:你们是哪部分的?民警就把他也抓起来。我见大爷被抓,上前质问他们,为什么乱抓人?他们红了眼,又要抓我。这时,我三叔说:他又没打人,你们抓他干什么?他们又把我放了。

梅露:大舅不是出来了么?

梅枫:大爷当天晚上就放了。玉军大哥的战友在公安局,玉军急忙去找战友,他战友给派出所打了电话,当晚就放人了。可是玉忠的爸爸和三叔,派出所坚决不放,还带了手铐,非要打人的那几个人去才放人。昨天,玉龙、玉明、玉国三人去了派出所,五个人每人罚了五百元钱,都放出来了。

梅露:鸡汤煮好了,明明、梅枫,你俩给姥娘送鸡汤去。

 

19:夜、室外、梅花村街道。

*明明提着饭盒和梅枫在街上走着。

明明:姥娘怎么住着村里的房子?

梅枫:原来,俺爷爷和奶奶和俺五叔一块住,五婶有意见,说不能独得一位宅子,闹过几次矛盾后,俺爷爷和奶奶便搬到了村里的这两间房子。

 

20:夜、室内、梅奶奶家。

*梅奶奶正在摘菜,梅永泽{梅枫爷爷}坐在躺椅上吸烟。

明明:姥娘,我大姐刚熬好的鸡汤,你和姥爷快趁热喝吧。

梅奶奶笑呵呵地说:哎呀,我的好外甥女,又给姥姥送鸡汤来了。你们俩快坐下。

*梅奶奶住的两间房子,一张床摆在西面,还有一张床摆满了零七八落的东西,都是梅永泽从村里村外检回来的。有废旧的闸刀,一小段电线,破旧的塑料桶,等等等等,堆满了一张床。这张堆满破烂的床的东面拉着一面红色布帘,布帘里面供奉着一张桌子。

画外音:据说梅奶奶以前老生病,经神婆指引,摆了桌子,供奉起狐狸大仙。

画外音:梅永泽七十多了,原来在二中看门烧茶水炉子,现已经退休,在家闲了二年,又被返聘回教育宾馆看大门兼烧茶水。

*梅永泽坐在躺椅上抽烟,他抽烟斗,深深吸了一口,捂着嘴咽下去,不由得呛得咳嗽起来。

梅奶奶埋怨他说:会过死了,抽口烟还捂着嘴,碰怕跑了。

*梅枫在一边笑起来。

梅永泽并不理会梅奶奶,对梅枫说:小枫,你数过咱家现在有多少口人了吗?

梅枫稍一思忖:差不多快四十口人了吧。

梅永泽:哎,老大世春家五个孩子,三个男孩,两个女孩。你家两个男孩,一个女孩。你三叔世举家一个男孩,两个女孩。你四叔世文家,一个男孩,三个女孩。你五叔世田家,一个男孩,一个女孩。小枫,你算算你们叔兄弟几个?

明明:八个。

梅永泽:不,九个。世春还有个男孩送给北庄了。他本应是长子长孙。小枫,你算下女孩几个?

明明笑说:女孩有没有送人的?

梅枫:没有。

明明笑说:那也是九个。

梅永泽:哎,我有五个儿子,一个闺女,现在还有一个干闺女,有九个孙子,九个孙女,还有外孙、外孙女。我没挣下钱,人算立起来了,人立起来了,我知足了。

明明:姥爷,鸡汤快凉了,趁热喝吧。

梅永泽:不要紧,我等会喝。你姑夫和你三叔想让我回家开酱油坊。我十三岁进作坊学徒,做酱油,那小磨酱油,香呀。我真想回来,把这手艺,传给他们。

梅奶奶笑道:都快八十了,还开酱油坊。

梅永泽:只要你三叔跟你姑夫愿意干,我就回家教他们。

*正说着,三叔世举走进来,看梅奶奶在喝鸡汤。

梅世举:娘,怎么这时候才吃?俺叔吃了吗?

梅奶奶:还在跟小枫吹着要开酱油坊呢。

明明:三舅,你坐下。

世举:行,我坐这就行。这不算吹,只要我跟他姑夫愿干,就能开起来,只是现在还没盘算好。先不说这些,我来问一下,咱们明天吊孝的事。

梅永泽:到哪里吊孝?

世举:这不是大丫头的公公死了,今天送来信。

梅奶奶:跟他说什么,家里家外,他管过什么事,大事小情还不都是我操办。

世举:这是俺叔的福气,家里家外的事你通通操办,他倒乐得清闲。

梅奶奶:明天要多去些人,老五支的人都划拉着。这是新亲,不能办的寒酸了。

梅枫对明明说:明明,咱走吧。

明明站起来:走。姥爷、姥娘、三舅,我们走了。

梅奶奶:慢些走。

 

21:夜、室外、梅花村街道。

*梅枫和明明在街道上走着。

梅枫:咱到你家打牌去吧?

明明:不忙,先到你那儿找两本书看,白天我没事老急得慌。有件事让我糊涂,三舅喊姥娘叫娘,为什么喊姥爷叫叔,而不喊爹呢?

梅枫:我爸爸、妈、大爷、叔、婶子们,都管爷爷叫叔,我妈妈说是因为大爷上边死了两个男孩,因为养不活孩子,就让孩子改口叫叔,才不妨孩子。

明明笑说:原来是这么个原因,这一会把我可弄糊涂了。

*二人正走着,遇见三婶。

梅枫:三婶。

明明:三舅母。

三婶:您二哥,您三姐,快点,您五叔老了,刚从医院拉回家。

梅枫惊讶:五叔走了。

*三人急忙忙在街道上走着。

 

22:夜、梅枫五叔玉田家。

*五叔家站了很多人,灵柩停在堂屋正中,五婶在嚎啕大哭。梅枫、明明走近灵柩前磕头,哭泣。

五婶坐在地上边哭边说:你这么狠心走了,撇下俺娘仨怎么办呀?人家看着过好玩呀。

*四婶走过来,蹲在五婶边上,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说。

四婶:谁看着过好玩?他五婶子,别哭了。刚才直过去两次了,不省人事,好不容易缓过来。

*正说着,五婶突然伸直身子,躺在地上不动了,不省人事。

四婶:快点、快点,梅枫快来给掰过来。

*梅枫、明明急忙过去,扶起五婶。四婶掐人中,梅枫和明明掰腿,好不容易才让腿圈上。五婶醒过来了,粗声喘着气。三婶也走过来,扶住五婶。

三婶:他五婶子,你要想得开,不看别的,看两个孩子的份上,你要想得开。

*梅枫见五婶没事了,就走出屋子。这时,玉军、玉龙、玉明、玉清【梅枫的哥哥,当兵刚复员回家】、玉林【三叔的儿子】,还有三叔世举、四叔世文,正在院子里说话。有坐着的,也有站着的。

玉军:这次咱们要办的体面点,至少要比世星家二奶奶的葬礼办得好。菜,一定要办好。

世举:要我看,人死了死了,在弄什么龙井,都无所谓了,还是给她娘仨省点,娘仨以后还得吃饭吧。不过这事还得看他五婶子怎么说。

玉军:那不行,五婶子说让我张罗着给办,咱大家大户不能办差了,咱不能丢人。

世文:鼓乐队还请不请?论说少亡,不请也行。

玉龙:怎么不请,俺五叔也算是来世上一回,有儿有女,该怎么办就得怎么办。

世文:有句话我给你们说,您五叔知道自己不行的时候,跟我说,您五婶子要改嫁,女孩可以带走,男孩不能带走,不能让男孩改姓。不行,让我给养着。

玉清:这句话,咱们知道就行,可不要说出去,不能让俺五婶子知道。

*这时,三婶走过来。

三婶:您说巧不巧,玉玲她老公公又死了,明天还得去吊孝,事都凑到一起了。

玉军:这个好办,明天兵分两路,吊孝的吊孝,在家的在家,等一会分分。

世文:今天夜里守灵,玉军你安排安排。反正就是你们玉字辈的事。

玉军:今天夜里全来,陪陪咱五叔。

世文:不行你们分成两班,今夜一班,明夜一班。

玉军:等会看吧。

世文:不知道咱叔跟咱娘知道了吧,最好先别告诉他们。

世举:我刚从那里过来,他们还不知道。

这时,明明走出来,对梅枫说:咱们走吧。

*梅枫站起来,和明明一起向外走。

玉军喊道:梅枫,今晚来守灵哈。

梅枫:奥。

*梅枫和明明来到大门口。

梅枫对明明说:我今夜守灵,不然你先回家吧。

明明:看了这场合,我有点害怕,你送我回家吧。

 

23:夜、室外、明明家大门口。

*梅枫和明明来到大门口。

梅枫对明明说:到家了,你回家吧。

明明:夜里冷,你回家找件棉衣穿。

梅枫:我知道。

*明明进了大门,梅枫在大街上走着。

 

24:夜、室内,梅枫家。

*陆文英{梅枫妈妈}正在找旧靴,说是要幔靴。

陆文英:你到你五叔那去了?

梅枫:刚从那回来。

陆文英:你说你大爷办的什么事,咱们四家,还有你姑,每家给你五叔贰佰元钱看病,都给你大爷,让他捎去济南,给你五叔看病。你大爷竟把咱那二百元钱私自留下了。在医院,你爸爸去看你五叔,你五叔一扭头,连话都不给你爸讲。你五叔直到死,还认为咱家没给他钱。

梅枫:俺大爷不会留下那二百元钱吧?

陆文英:怎么不会,后来,你爸问你大爷,你大爷承认了,说那二百元钱被他使了。

 

 

第三集

1:过年了、除夕夜、室内、明明家里。

*梅露、肖勇、文静、明明、梅枫在看春节联欢晚会。

*晚会结束时,新年的钟声敲响。梅露、肖勇和文静都回卧室了,客厅里就剩下梅枫和明明。

梅枫:我也该回去了。

明明笑说:你不是答应我陪我过年吗?小时候,在老家过年,我都是一夜不睡觉。今晚咱们也不睡觉,你陪我过年好不好?

*说着,二人走到明明的卧室。

梅枫:就怕让大姐知道了不好,咱们两个待在你的卧室里。

明明:怕什么,大姐什么时候管过咱们。咱们就在这卧室里,她们也不知道。

梅枫:那好吧。

*梅枫说着,伸胳膊揽住她。

梅枫:让我亲下你。

*他们拥抱在一起。稍倾,明明看着窗外。

明明:外面是不是下雪了?

梅枫:是下雪了。

*二人来到客厅,推开屋门,外边下起鹅毛大雪,地上已经白皑皑一片了。

明明小声说:太好了。过年下雪太好玩了。哎,梅枫,等明天早上,咱们到梅河岸边看梅花吧?雪地的梅花一定非常好看。

梅枫:好呀,等天明咱们去,不过要早去早回,还要拜年呢。

*二人又回到卧室,明明高兴无比,揽住梅枫。

明明:我们就这样,守岁,看着雪越下越大,这种感觉真好。哎,梅枫,说,我爱你。

梅枫转身拥住她:不是说过了吗?

明明:不,我要你现在说。

梅枫:我爱你。

*随即梅枫又亲吻她。稍倾。

明明:我今晚太高兴了。今晚是值得咱们记念的一晚。梅枫,等十年后,咱们会回忆起今晚吗?

梅枫:会的。不过,我肚子饿了,咱们吃点东西吧。

明明:你等等。

*明明说着去了厨房,一会,她端来两盘菜,一瓶白酒,两只酒杯,一边放到书桌上一边说。

明明:没有红酒,要有红酒就好了。

梅枫:干什么?你要喝酒呀?

明明笑说:除夕之夜,饮酒赏雪,多有诗意。来,{明明斟满两杯酒。}这第一杯酒,祝你教的班级,考了全学区第二名。而那位中学老教师教的班级考了全学区第三名。咱们要一饮而尽。

*两人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明明又斟满两杯酒。

明明:这第二杯酒,咱们喝杯交杯酒。

梅枫:哎,咱们今晚又没拜天地,喝什么交杯酒?

明明瞪眼了:你喝不喝?

梅枫:好好,我喝。

*两人端起酒杯,胳膊挽着胳膊。

明明:要一饮而尽。

*说完,明明一仰头,干了。

明明:你也干了。

*梅枫也一饮而尽。明明又斟满。梅枫看她酒后两腮红红的,笑说。

梅枫:你别喝醉了。

明明:我今晚就是要一醉方休。

梅枫:干嘛要喝醉呀?

明明:我高兴。

*时间慢慢过去了,二人瞅着窗外的雪花。

明明:天怎么还不亮呀,好去看梅花。

梅枫:我有点困了,要不咱们睡会?

明明:不能睡,守岁怎么能睡呢?这样吧,咱们讲讲小时候的事,我先讲。

*时光慢慢的过去,雪愈下愈大。

梅枫:看,天亮了。

明明站起穿外套:好,咱们现在就去看梅花,等会回来拜年。

*两人穿好外衣,向外走。梅露正从卧室出来,见他们俩说。

梅露:你们两个一夜没睡?

明明笑说:守岁吗。

梅露笑说:这么早,你们到哪去?

明明又笑说:我们去河边看梅花。

*说着,两人走出屋子。

梅露笑说:早点回来吃水饺,好去拜年。

明明:好的。

 

2:清晨、室外、河堤上。

*二人上了河堤,看见原野一片白茫茫,冷风飕飕吹来。河边的梅花,竞相开放。红的艳丽,落上些许雪花;白的俏丽,似乎要与雪花比洁白。一朵朵,一簇簇,竞相开放。

明明笑说:看,咱们没白来吧?

*二人在河边边走边说。河水仿佛也停止了,也是一片白茫茫。

 

3:清晨、室外、河岸边。

明明笑说:咱们俩交杯酒都喝过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明明说完,向前方跑去。梅枫追上她,揽住她。

梅枫:意味着什么?你说、快说。

明明忽然瞪着他:傻瓜,你没长脑子呀?

*他们在河边奔跑,扔雪团子,明明不时大笑。

梅枫:明明,我给你念首咏雪诗吧?

明明:好呀,你念。

梅枫:这是一首打油诗。河里一笼统,井上一窟窿。黑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

*明明听完,笑弯了腰,边笑边说。

明明:哈哈,你这是什么诗?不象诗。

梅枫:天不早了,咱们回去拜年去吧?

 

4:日、室外、梅花村街道。

*梅枫和明明向家走,走到路口时,遇见玉军等一大伙叔兄弟和堂叔兄弟正转悠着拜年。

梅枫对明明说:你先回家吧,我跟他们一起去拜年。

 

5:日、室内、梅露家客厅。

*梅露、肖勇、玉明娘、梅玉娜{玉明大姐}、梅玉敏{玉明二姐}正坐在客厅里闲话。

*梅枫和玉明走进来。

梅玉娜笑说:二少爷和三少爷来了,你看三少爷就是时髦。

梅露:玉明就是穿着好。

玉娜:那是,大邋遢,{指梅玉军},二吝啬,{指梅玉龙},三时髦嘛,{指梅玉明}。

*众人都笑。

肖勇:你这样评价你两个哥哥和弟弟?

玉娜:我说的一点没错。大邋遢吧,你不知道,抽烟到处弹烟灰。身上穿的衣服,每件都烧有窟窿。二吝啬,就不用说了,属铁公鸡的。这个三时髦吧,什么时髦服装出来穿什么。

*众人又笑。

玉敏:这弟兄仨的外号没白起。那仨妯娌是老大小心眼,老二心眼多,老三心眼好。

*大家正笑说着,明明和菊花笑着走进来,见到梅枫和玉明。

明明:咱们打麻将吧?

梅枫:好呀。

*于是,收拾桌子,摆上麻将。梅枫、明明、菊花坐下。

明明:咱们打一、二的,一把一支,大过年的,可不许赖账。

梅枫:来,玉明坐下。

玉明:太小了,不来,不够伸手的。

肖勇:来,我打。玉明是大赌家,这点小赌,他不来。

*于是,四人打起麻将。

玉娜:明明和梅枫整天形影不离。

玉敏:以后一天天大了,也不能一起玩了,大小伙,大姑娘,也该避嫌了。

梅露:多大的小孩子,在一块玩就是,管他们干什么?{梅露呵呵地笑起来,又说}:前几天,明明、菊花,在梅枫那打牌,打了一夜。早上,我有事找明明,就去梅枫那,我敲开门进去的时候,这三个人可把我喜坏了,一个个脸上画的跟小鬼似的,用墨汁画的。

*众人大笑。

菊花:我们打争上游,谁输了就在脸上画个图案。

梅露:可能菊花输得最多,那脸上画的都快成黑板了。

玉娜笑说:你们看明明和梅枫多般配,要不然,把明明也娶到我们梅家来吧。我当红娘。

玉敏:梅枫同意吧?

*梅枫只笑不答。

玉娜:梅枫光笑不说,明明呢,你同意吧?

明明大声说:同意。

玉娜:好,我这个红娘完成任务了。不行等过几天,春暖花开了,就把明明娶过来。梅枫和玉明同岁吧?人家玉明都结婚了。

*众人又笑。

 

6:夜、室内、梅枫住所。

*一天,吃过晚饭后,梅枫正在住所看书。玉明来叫他。

玉明:玉林被派出所逮去了,玉军大哥让你去商议事。

 

7:夜、室内、玉军家。

*玉军、玉龙、玉清正在说话,见梅枫来了。

玉军:咱三婶子被书记刘亮打了,玉林被派出所抓去了。

梅枫:到底怎么回事?

玉龙:村里准备在村委盖座厕所,靠在咱三叔家的屋后。咱三婶子嫌厕所靠着她家屋的后窗,不让盖,和刘亮吵了几句。刘亮竟然在村委大喇叭上骂咱三婶子。三婶找他评理,他就把三婶给打了。玉林听说刘亮把三婶打了,去刘亮家把刘亮老婆给打了。刘亮打电话让派出所把玉林抓去了。

梅枫:那你们打算怎么办?

玉军:这件事咱们不能不管,咱三婶子不让盖厕所不对。可刘亮作为支部书记,竟跑到村委喇叭上骂街,还动手打人,更不对。所以,把梅枫叫来,咱们去找刘亮。

 

8:夜、室外、刘亮家院子里。

*叔兄弟几个一进大门,刘亮老婆便出来了。

刘亮老婆:你们又来干什么?你们看玉林把我打得,我这左眼还肿着。

玉龙:刘亮呢?我们找他。

 

9:夜、室内、刘亮家。

*几个人说着已进了屋,刘亮正坐在客厅里。

刘亮:你们既然来了,来,咱坐下评评这个理。你说,咱村委大院,连个厕所也没有。办事处来个女同志,还要跑二里路到公共厕所去。你说这合适吗?再说,谁家屋后没有厕所,村委就不能在民房屋后建厕所?

玉军:村委建厕所咱管不着,可是你为什么到大喇叭上骂人?还打人?

玉龙一拍桌子:今晚你说清楚,不然给你没完。

刘亮站起来:怎么,你还要打人不成?

玉龙也站起来,并向刘亮走了两步:你说不清楚,我就揍你。你叫派出所来呀,有本事你让派出所把我们哥几个都逮进去。

玉军把两人拉开:我们今晚也不是来打架的,现在玉林还在派出所里,你看怎么办吧?

刘亮:你们仗着你们家人多,好,你们来打我吧。

*几个人正吵着,世文走进来。

刘亮忙说:世文来了,你坐下听我说。你是办事处文具厂厂长,这件事,你说怎么办?

世文:今晚这事吧,我听俺三哥说了。这么说吧,不让盖厕所,俺嫂子不对。可是,你不该骂人、打人。玉林打了弟妹也不对。今晚这事,我看咱们和平处理,你打电话让派出所放人,我让这伙小孩回去。不管怎么说,刘亮,咱们是同学,还是比较好的同学。我知道你处理村里的事情也不容易。今晚咱们这事,我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刘亮,你看这么办行吗?

刘亮:你要这么说嘛,咱们好商量。要冲刚才他们弟兄几个架势,今晚就是打死我,我也不让派出所放人。好,我现在就打电话。

*刘亮说完,进卧室打电话去了。一会,他出来。

刘亮:张所长说了,马上放人,你们去接人吧。

玉军:玉明,你去吧,骑我摩托车去接。

*玉明应声去了。

世文:你看,咱们就这样结束。虽然玉林把弟妹打了,可是你也把俺三嫂子打了,就这样算了。

刘亮:行,看在老同学的面子上,这事就这样算了。不过有两点,一,咱们不再为此事闹仗;二,村委厕所得继续盖,你三嫂子不能再捣乱。

世文:行,就这样,你们小伙都回去吧。

 

10:夜、室内、玉军家。

*叔兄弟几个,回到玉军家,他们一边喝水抽烟,一边又谈论起来。一会,玉明和玉林走进来。

玉军问玉林:吃饭了吗?

玉林:还没吃,我不饿,等会再吃。

大嫂风云:厨房里还有煎饼,还有菜,进去吃吧,你客气什么?{又开玩笑说}在派出所里挨揍来吧?

玉林:他们一下也没碰我。

*叔兄弟几个都笑。

风云:你怎么打的刘亮他老婆?

玉林:我进了他家,问刘亮呢?他老婆说,不在家。我上去就给她一个封眼锤。她吆喝着,你为什么打人?为什么打人?我说,刘亮打俺妈,我就打你。

*众人又笑。

玉林:我还真饿了,先吃个煎饼。

风云:快吃去吧,吃完再回来吹。

*说着,风云走进厨房,去给玉林热菜。

*玉龙指指玉林后背。

玉龙:这是一杆枪。

玉清:不管怎么说,今晚跟刘亮打了个平手。他打了咱三婶子,玉林打了他老婆。

玉龙:最近这段时间,村西的梅景泰和林庆红,告刘亮告得很紧。办事处王书记说了,下届就换他,不让刘亮再当书记了。

玉军:最近就要选村主任了,我的意见这届选举让玉清上。玉清年轻又是复员军人、党员,有优势。我已跟林庆红谈过了,咱们跟他老林家合作,合起来竞选村主任。

玉龙:怎么个合作法?

玉军:让玉清任村委会主任,林庆红任村委会副主任。咱们老梅家投林庆红的票,让老林家投玉清的票。所以,最近几天,咱们要分头行动。首先咱们老梅家,老五支各家各户都要去说,这次选村主任,就选玉清和林庆红。另外,和咱们老梅家沾亲带故的,处的比较好的邻居,那些少数姓氏,也要去说。比如刚搬来的梅露家,也要去说。

玉明:梅露大姐家让梅枫说就是,,他整天待在她家玩。

玉军:行,梅露家就交给梅枫。

*梅枫正不知在想什么,没有反应。

玉军喊他说:梅枫听见没有?这次是选你哥当村主任,你可要尽力。

梅枫:我听见了,梅露大姐那我去说。

玉龙:就怕咱老梅家选林庆红,他老林家不选玉清。

玉军:不会的,我跟林庆红说得好好的。他发誓说,决不食言。还有,就是村西老梅家,他们那几支咱们也要活动活动。

玉清:这个让咱三叔去最合适。咱三叔跟世玉、世亮很要好。

玉龙:对,让世字辈去活动活动,反正如果玉清当选,对咱们老梅家都有好处。

*这时,玉林吃完饭走出来。

玉林:奶奶的,知道就这样算了,多打刘亮他老婆几拳。

玉龙笑说:你还要把她右眼再跟封上。

玉林:我就该把他两眼都封上。奶奶的,我没见着刘亮,见着刘亮把他也揍了。

*众人都笑。

风云:行了,别贼走耍扁担了。今夜要不是您这几个当哥的去,你就得蹲在派出所里,有你受得。

玉林:派出所要敢关我两天,我回来非把刘亮的老窝给炸了不可。

玉清:行了,你回家吧,别让俺三婶子惦记着。

玉林:好,我走了。

*说完,玉林走出屋子。

玉清:玉林这脾气,倒跟俺大爷脾气差不多,一点火就着。

玉龙:对,他爷俩打壶喝喝差不多。

玉清:对了,最近这段时间,我听玉刚他们兄弟几个,都喊咱三叔为四叔了,玉刚的表兄弟都喊四舅,这个事情咱们不能让。

画外音:原来,世举三叔几个月大的时候,娘死了,世举爹就把世举送给梅永泽,由梅奶奶养大。世举爹跟梅永泽是亲兄弟,世举爹排行老二,梅永泽排行老三。世举在世林弟兄几个中排行老四。玉清所说之事,就是这事。

*正说着,世文乐呵呵地走进来。玉军忙让座,倒茶。玉清递一支烟。世文拿起烟在桌子上轻轻锤了几下,然后掏出打火机点着,深深吸了一口,吐出烟雾,又喝口茶。

世文:今夜之事不能再打起来,说起来您三叔跟刘亮还是老表亲。

玉军:玉凯他们兄弟几个都喊俺三叔为四叔了。

世文:上次,您二爷爷老的时候,世林让您三叔披头。您三叔说,我不能披头。我今天披了头,俺娘百年之后怎么办?从这点来看,您三叔还是归这边的。

玉清:可是人家叫四叔、四舅了。

世文:那个不管乎。这关键看您三叔的意思,他要归这边,就归这边;他要归那边,就归那边。

玉清:那可不行,俺奶奶从小把他养大,他说归那边就归那边。要这么着,俺们也得改口,管你叫三叔?

世文笑说:你这孩子?

玉军:说起来生身母,不如养身母重。生身母只是生了他,养身母从小把他养大。

*他们仍旧议论着,梅枫感到有点困,便起身向家走。

 

11:夜、室外、梅花村街道。

*梅枫来到住所路口时,却见前面走来一个人,像明明。他就站住,近了细看,确是明明。

梅枫:明明,你怎么来了?

明明:我过来看看,听说你们兄弟几个找书记打架去了,我担心你。

梅枫笑笑:没事,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

*二人进了梅枫住所。

 

12:夜、室内、梅枫住所。

*梅枫和明明在说话。

明明坐在椅子上: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梅枫靠近她,拥抱住她。

梅枫:没事的。

*然后亲吻她,明明甜甜地笑了。

明明:我一天不见你,就老想你。刚才我来过一次,见你屋里未亮灯。

梅枫:我在玉军大哥家玩来。

*梅枫也坐下,拉起她的手,两人对面而坐。

梅枫:我也想你。

明明:骗人,那你为什么不去看我?

梅枫:今晚不是有事么。好了,以后,我天天晚上去看你。

明明:现在,桃花都开了,星期天,咱们去看桃花吧。

梅枫:好呀,大好春光,正是踏春的好时节呢。

明明:那就这样约好了。

 

12:日、室外、梅露家院子里。

*梅枫走进梅露家院子,满院的花儿都已开放。只有文静一人在家,在逗小妞玩。

梅枫:二姐,你一人在家呢?明明呢?

文静:她和大姐到大舅家去了。你到屋里坐会吧。

梅枫:不坐了。我和明明约好去看桃花的,我现在去找她。

 

13:日、室外、梅世春家院子里。

*梅枫走进伯父家院子里。梅露、明明、玉娜、玉敏,正在院子里闲话。

玉敏:梅枫来了。

玉娜仍然继续说:他们老林家一个个是什么样的人,能选咱老梅家?看吧,这次咱投他老林家的票,可是,他们却不投咱们。唱票时,我站在那儿,唱老林家投的票时,他们都没选玉清。咱们倒好,都投了林庆红的票。你说这是什么事?咱把林庆红选上了村委会主任,玉清却落选了。

玉敏:老林家不是东西,背信弃义,耍阴谋诡计。

梅露:我听说村东头那片宅基地,都被抢了?

玉娜:可不是怎的,谁抢算谁的了,后院世林二叔抢了两位。

玉敏:要知道我也去抢位,没钱盖先放在那里。梅枫,你没去抢位宅基地?

梅枫:没有。

玉娜:大邋遢倒去抢了一位。

梅露:你看,你们一个个都在家闲着,四舅当厂长,把你们都安排当个城区工人也行。

玉敏:他哪管这边,他就想着他老丈人那边了,把他小姨子、小舅子都安排好好的。这边他安排谁了?就算安排俺二哥了。

*梅枫走到明明跟前。

梅枫:明明,咱们去看桃花吧?

明明:好呀。

 

14:日、室外、梅河岸边的桃园。

梅枫:明明,你看,桃花都尽情地开放了,有白的,浅红色的,有已经怒放的,还有刚打花骨朵的。

*明明高兴了,一边跑一边转圈。

明明:太好了,这儿桃花太美了。

*阿娜多姿的柳树已经蓊蓊郁郁了,宽宽的梅河静静地流淌。河岸边飘了一只小船。

梅枫:明明,你看,小船,那是曹老伯的船,我认识他的,咱们到小船上玩好吗?

*明明来了兴致。

明明:好呀。

*二人上了小船,解下拴在树上的绳子。小船向河里飘去。梅枫拿起桨划着,小船慢慢的到河中央了。梅枫不在划船,静静地看两岸风景。那一排倒垂柳映在水里,更显迷人,衬托着那一片片桃花。明明依偎在梅枫胸前。阳光暖暖的照耀着,水面上熠熠生辉。

明明:梅枫,我愿时光停止,我们永远待在这船上。就这样,我们依偎在一起,一直到天荒地老,该有多好?

梅枫:又说傻话了,难道我们做神仙不吃不喝?

*明明笑了,她笑的很甜,那是一种迷人的、陶醉的、幸福的微笑。

明明:梅枫,昨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你离我而去,我们分手了,我就哭,等醒来时发现枕巾都哭湿了。{明明看着梅枫。}你说有一天,我们会分手吗?

梅枫:梦都是反的。

明明:可是我害怕,我怕如果真有分手的那一天,我会哭成泪人的。

梅枫:好了、好了,好好的怎么会分手呢?

*太阳钻进了云彩,河面上暗淡下来。

梅枫:明明,咱们上岸吧?

明明:不,今天下午我不走了,我就这样在河面上。

梅枫:好,我陪你到天荒地老。

*两人躺在小船上,任由小船漂泊,谁也不再讲话,任由时光流逝。

明明:这样最好,我们就这样待着,一直待到天荒地老。

*很晚,太阳落山了,二人才下了小船,走上桃园,他们折了些桃花向家走去。

15:夜、室内、梅玉军家客厅。

*玉军正坐在客厅里喝茶,梅枫走进来。

玉军笑说:梅枫,这阶段象棋有长进了吗?

梅枫:大有长进。

玉军:我跟你较量较量。

*玉军说着,摆上象棋,二人厮杀起来。

*一会,玉明、玉林、玉清来了。

玉军:等会咱三叔、四叔也过来,咱商讨下选书记的事。玉林呢,你去冲茶去。

玉林:在你家里,你是主人,应当你冲茶,怎么叫我冲茶?

玉军:就你最小,你不冲谁冲?

玉林:我跟梅枫二哥,玉明俺三哥都是同岁的,我就是生日小点。

玉军:生日小点也是最小。梅枫下棋不得闲,快冲去。

玉林:这下棋还有功劳了?

玉明笑说:叫你冲你就冲,哪这么多废话?大哥没让我冲,叫我冲我就去冲。

玉军:行了,别说了,您两个都冲茶去。

玉林哈哈大笑:我刷茶碗,玉明你去泡茶。

玉明拿起茶壶,问:茶叶放在哪里?

玉清:你不会找吗?

*玉林、玉明说说笑笑去冲茶去了。

*一会,世举三叔,世文四叔也来了。世文帮梅枫点棋,但最终梅枫还是输了。玉军推下棋盘。

玉军:梅枫还得好好练。

*玉明、玉林冲上茶来。

玉军:今晚叫咱三叔、四叔来,商讨下选书记的事。

世文:这回书记不任命了,由党员选举?

玉军:我听办事处王书记是这么说的。这次选举,对咱们可是个机会,咱一定要把握住。

玉林:奶奶的,林庆红这个王八蛋,背信弃义。

世举:你看这回好吧,玉清落选了,倒把林庆红选上了,他当上村委会主任。

玉军:所以我刚才说了,这次选书记,咱们得把握住。今天我跟玉清啦了一下午,这次选书记,就选玉清。咱们村党员是三十个,现在有把握能投玉清的有十二、三票。所以咱们要做工作,我的意见,村西老梅家那几支还是咱三叔去做工作。

世举:你都说说能投玉清的这十几票都是谁?

玉军:咱家有三票吧。玉清本人一票,俺五婶子一票,小赵一票{玉娜丈夫}。

世举:小赵那票没问题。我觉得您五婶子未必投玉清。

玉军:也有这种可能,她可能投刘亮。

世举:是呀,现在减了一票,还有剩下的那十票呢?

玉军:西边老梅家世成那家人,有五个党员。我跟世成谈了,世成说他能让他家人都投玉清。还有哪些老党员,都反对刘亮。我也跟他们说了,他们说也投玉清。

世举:照你这么说,咱们争取争取还真差不多。

世文:还有您五婶子这票,咱也不能放弃。虽然您五叔不在了,可那两个小孩还姓梅吧。要我看,玉清你去找您五婶子谈谈,把这事情说开,说不定他能投你一票。

玉清:行,明天我找她谈谈。

世文:还有,肖勇也是党员,前段时间我跟他谈过,想把组织关系转到咱村来。只是跟刘亮不熟,这个事,我去跟刘亮说说,让肖勇把关系转过来。

玉林:奶奶的,我看咱得揍林庆红一顿,他小子把咱耍了。

玉军:现在不是打架的时候。咱们得搞统一战线,凡是刘亮反对的都是我们的朋友,一切可以争取的力量,我们都要争取。我说您三个。

世文:哪三个?

玉军:我说玉明、玉林、梅枫这三个。玉明吧,太花,好赌,打麻将一晚上几百元的输赢。我这是当你面说你,你看我也玩麻将,从咱爷爷开始咱家里几乎都好玩,但是一晚上也就几十块钱的输赢。那叫玩,不叫赌,是工作累了放松放松。

玉明撇撇嘴:几十块钱就不叫赌了?你就来一分钱也叫赌。

玉军:我不是批评你们,今天晚上我就说一下您这三个人。玉林吧,你别老想着打架,打架不解决问题。

玉林:该打的时候就得打,咱不能叫他们欺负着。

玉军:还有梅枫,今天下午,你哥说你是家里大小事不管不问。

世文:哈哈,这点随他爷爷。{看着世举。}咱叔在家里,大事小情,一概不管,都是咱娘操持。不过,梅枫太好玩了,整天不是打牌,就是下棋、钓鱼。

玉林:还有这个抢宅基地的事,我看咱村乱套了,宅基地谁抢是谁的了。大哥,你也抢了一位是吧?

玉军:我没过去,您嫂子抢的。

世文:这在村里,哪有什么道理?宅基地谁抢算谁的,谁横谁不要命,哎,书记就怕谁,谁老实,谁就吃亏。

玉明:俺玉清大哥也抢了一位。

玉清:那天我吃完午饭,没事到村东溜达,见他们都抢宅基地,我就回家拿了一百元钱,卸了几车石头,把那位宅基地给占了。

玉明笑说:你这溜达溜达,就溜出一位宅基地来,我看我还得勤溜达来。

*众人都笑。

玉军:咱闲话少说,言归正传。这事明天我跟俺爹,俺二叔都说说。还有咱姑父、玉龙,让他们都出出点子,帮帮忙。

玉清:这个书记即使我不当,也得让姓梅的当。梅花村让外姓当书记,根本就不行,显得咱老梅家无能、窝囊。

世举:是,就是这么个理,咱不蒸馒头争口气。

*众人正说着,明明走进来,见很多人在这里。

明明:三舅、四舅、大哥。

玉军笑说:明明来了,坐下喝茶。

明明:我不坐了。{然后转向梅枫。}大姐叫你去打牌了。

*梅枫站起来。

玉明:打去吧,等会我也去打两把。

*梅枫笑笑,随明明向外走。

 

16:夜、室外、梅花村街道路口。

*梅枫和明明来到路口。

明明:到你家里去,我有个好消息告诉你。

梅枫:不是大姐叫我打牌吗?

明明:我骗你的。

梅枫:你有什么好消息?快告诉我。

明明:到你家里我再告诉你。

 

17:夜、室内、梅枫住所。

*梅枫斜躺在床上。明明坐在椅子上。

梅枫:说吧,什么好消息?

明明:我爸要退休了,让我去顶替。

梅枫:啊。{然后坐起来。}好呀,祝贺你。

明明:走吧。今晚我高兴,咱们到河边散步去。

 

 

 

 

 

 

 

 

 

 

 

 

 

 

 

 

 

 

 

 

 

 

 

 

 

 

 

 

 

 

  

 

梅菊竹

 

字幕:上世纪八十年代

第一集

1:室外,日。

 

*宽宽的静静的梅河蜿蜒的缓缓地流淌,沿河岸边是一排倒垂柳,有些长的柳枝伸进了水里。一棵柳树躺倒在水面上,但还在顽强的生长。岸上有一片树木,小鸟叽叽喳喳的叫着,从一棵树上飞到另一颗树上。树林紧挨着的是桃园和梅林。

*梅河大堰挨着梅林和桃园,大堰随着梅河弯曲,两边是高大的树木。

*大堰南边就是梅花村,远远看去就像一片小树林。

*已是仲秋时节,一片片的玉米、大豆、水稻都在收割。

*梅枫是一个英俊的小伙子,他是梅花村的民办老师。

*这时,他正在大堰上散步。他贪娈地欣赏着这美丽的风光。

*一位活泼的姑娘,着一件红色上衣、披肩长发,向他走来。梅枫看见她,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禁不住呆呆地去看她。那姑娘看见梅枫这样看她,不禁羞红了脸。梅枫也感觉失态,赶忙去看别处,那姑娘随即走了过去。

*梅枫自责地摇摇头,便向回走。

 

2:日,室外,梅河南岸大堰上。

*丽珍和刘嫂进城买完衣服延大堰向家走,两人有说有笑,突然,她们听见有小孩的哭声。

刘嫂:有小孩的哭声,丽珍你听到了吗?

丽珍:我也听到了。

*两人寻着小孩哭声找过去,却发现有一处新埋的土,哭声是从下面发出来的。两人蹲下身扒开土,漏出树枝,树枝下有一棉被包着个小孩。丽珍抱起小孩。

丽珍:看这小孩刚出生没几天。

*小孩后脑上长了一个鹅蛋大的一个水包。

刘嫂:丽珍你看,小孩头后面有一个包。

丽珍:这个人家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包,把小孩埋在这儿的。这家人心也太狠了。你看,还是个男孩。

刘嫂:咱们抱去医院,让医生看看。

丽珍:好,咱们马上去。

 

3:日,室内,医院门诊。

*丽珍抱着婴儿。

一名中年男医生说:这个包没什么问题,现在已割去了,就好了。小孩很健康,你们抱回家就是了。

 

4:日,室内,刘嫂家。

刘嫂抱着婴儿,丽珍坐在旁边。

刘嫂:咱们两家都有一个男孩了,您大叔的意思是不要这个孩子,我也不想要了。

丽珍:您也不要,我要。

刘嫂:那好吧,这孩子就给你。

*丽珍接过孩子抱在怀里。

 

5:夜,室内,丽珍家。

*丽珍抱着孩子。丽珍丈夫梅玉龙、梅玉龙父亲梅世春等几个人围坐在屋内。

梅玉龙:你看这孩子大眼睛多好,咱家可有个大眼睛的了。

梅世春:咱家不嫌人多,他们刘家不要,咱要。{然后又笑说}我看这孩子,就叫土生。

*玉龙笑了。

丽珍:就听咱爹的,就叫土生。

 

6:夜、室外、梅花村街道上。

*梅枫走出大门。一轮皎洁的月亮,亮如白昼。前面不远处,传来两个姑娘银铃般的笑声。等走近了,却是林菊花和今天下午在大堰上见过的那个姑娘。

林菊花看见梅枫说:梅枫,到哪里去?

梅枫:刚吃过饭,出来散步。

林菊花:哎,明明,你还不认识梅枫吧?

然后又对梅枫说:梅枫,你奶奶不是拜过一个干闺女吗,叫刘荣。这就是刘荣的三女儿,叫梅明明。

林菊花又对梅明明说:明明,这是你二舅家的老二。

梅明明笑说:原来是表兄妹,见了还不认识。不知你是表兄呢还是表弟?

*两人随即报了生辰。月亮进了一片云彩里,随即又出来了,天空更亮了。

明明笑说:你比我还小几个月,原来是表弟,那你要叫我姐姐了。

林菊花:梅枫,明明的大姐搬到咱村来住了。这段时间,我们天天在大姐家打牌,咱们到大姐家打牌吧?

梅枫:好呀,我正闲着没事呢。

明明:今晚真好,月亮太亮了,满大街都是玉米香味。

 

7:夜、室外、明明大姐家院子。

*迎门墙处有一座假山,花儿丛丛,流水潺潺。满院子都是各种花。

 

8:夜、室内、明明大姐家。

*梅露{明明大姐}、肖勇{梅露丈夫,在一家乡镇企业做销售}、梅奶奶,{梅枫的奶奶},三人正在闲话。明明、林菊花、梅枫三人走进屋里。

明明:大姐,我又给你领个表弟来。

梅露:啊呀,这小伙子长得太帅了,我还从没见过这么帅的小伙子呢!

林菊花:梅枫是咱们村最帅的小伙子了。他还是咱们村的老师呢。

*梅枫被她们这么一夸,有些不好意思,随着梅露让座,就势坐在沙发上。那沙发软软的,梅枫好像被包起来了。

梅枫随机又补充说:民办老师。

梅奶奶:小枫呀,他性格内向,不爱讲话,是个书呆子,就知道看书。

*几个人正说着话,梅文静{明明二姐}走进来了。

文静:玉龙家二嫂、丽珍和刘嫂,今天进城回来的时候,从土里拔出一个小男孩。二嫂和刘嫂每家都有一个男孩了,起初刘嫂不要,二嫂就要了,后来刘嫂又想要,二嫂不给她了。现在好几个人都在他家里,正谈论这个事情。

*梅奶奶很惊讶。

梅奶奶:走,咱们去看看。

*一伙人便都站起来,向玉龙家走去。

*梅奶奶是小脚。

梅露:姥娘,您慢点走。

梅奶奶:没事,我又添了个重孙子,高兴。

 

9夜、室内、梅玉龙家。

几个人刚到门口。

丽珍笑说:哎吆,俺奶奶来了。快来坐下。{对梅露说},大姐,您快坐下。你们都坐下,我倒茶给你们喝。

*梅奶奶坐下,喝口茶。

梅奶奶:咱家不嫌人多,这是上天给咱们送的孩子,咱们要,好好养着。

小孩呢,我看看。

丽珍:在屋里睡了。

梅奶奶:我进去看看。

*卧室。梅奶奶看了孩子,高兴地走出来,又坐下。

丽珍笑说:俺爹给起了名字,叫土生。

梅奶奶:好、好,这名字好。

梅世春:我看这样,把这小孩的户口,落在梅世忠的名下,他是个光棍,这样,计划生育,就不会罚款。

梅玉龙:行,明天我找他谈谈。他爱喝酒,给他带箱酒、两条烟。

梅奶奶:这样最好。咱们老梅家,人丁兴旺,这都是玉龙他老爷爷行善积德得来的。您老爷爷那辈,亲叔兄弟十八,您老爷爷是老大,叫梅润联。他开点心铺,凡是要饭的来了,他都给他们点心吃。一辈子行善,他去世的时候,叫花子来了一百多个,怎么办?都按客人待吧,结果,光叫花子就坐了十几桌。他老人家行善积德,咱老梅家就人丁兴旺。

*梅奶奶笑起来。

梅枫:俺奶奶说的是真的,咱们村的村志上有记载。

梅奶奶:不说了,天不早了,我要回家了。

梅露:明明、梅枫,你们两个送姥娘回家。回来上俺家打牌。

梅奶奶:咱们家的人都好玩,行,你们打牌吧。

 

10:夜、室内、梅露家,灯火通明。

明明:行,咱们打麻将?

梅露:小女孩家,打什么麻将,今天晚上人多,咱们打够级。

林菊花:还是打够级好,打麻将我不会。

*几个人坐下,开始打够级。

 

11:日,室外,梅枫大门口。

*梅枫刚要出门,正遇上梅玉国。梅玉国,梅枫同学,比梅枫大两岁,已结婚有一儿子。梅枫与梅玉国很要好,无话不谈。梅枫一个人住在新宅子里。

梅枫:{很热情}玉国,你到哪里去?到我家坐坐。

*梅玉国随即到梅枫屋里坐下。

*梅玉国无奈的样子。

玉国:刚才我到村委和我二叔签了个协议,我二叔老了以后,不归我抚养。你知道的,我爸就弟兄两个,我二叔是个光棍,我又是独生子。我现在有一个儿子,想再生一个,挂在我二叔名下,这样,计划生育,就不会被罚款。可是,梅玉龙不是捡了个男孩吗,要挂在我二叔的名下。我跟我二叔说,你不能这样做,我以后生个二胎,挂在你的名下,就不会被罚款,我以后养你老。可我二叔坚决不听我的,说已经答应了梅玉龙,不好改口。所以,我刚才到村委签了个协议,我二叔老了以后,不归我抚养。

*梅枫也是很无奈的。

梅枫:原来是这么回事。

梅玉国:你今天没去教书?奥,对了,今天是星期天。现在教书还好吧?

*梅枫叹口气。

梅枫:唉!还是那句古话,家有半斗粮,不当孩子王。

梅玉国:我还有事,以后再聊,我先走了。

 

12:日,室外、梅花村街道。

*梅枫在大街上走着。

*画外音:梅枫感叹,世态炎凉,竟至于此。

*梅明明看见了梅枫,象有什么心事。

梅明明:梅枫,想什么心事呢?

梅枫:奥,明明,我没事出来散散心。

 

13:日,室外,梅世春家的院子里。

*梅世春、玉龙娘、梅玉龙正坐在院子里谈话。

梅世春:我看小五的病很厉害,恐怕活不过今年。

梅玉龙:你说俺五叔的病,我看,不行,到济南去看。咱们临河医疗条件不行。

梅世春:可是这钱呢!到大医院,哪有那么多钱?

 

14:日,室外,梅花村大街上。

梅明明笑说:原来是梅玉国和他二叔的事,你管那些闲事干什么?

梅枫叹息:唉!世态炎凉,竟至于此!

梅明明:好了,你不是喜欢钓鱼吗,咱们到梅河钓鱼去?

*梅枫来了兴致。

梅枫:好呀,咱们去钓鱼。不过,我只有一副鱼竿,咱们去拿玉明{梅玉龙三弟}的鱼竿。

 

15:日、室外、梅世春家的院子里。

*梅世春、玉龙娘、玉龙正在说话。梅枫和明明走了进来。

明明:大舅、舅母、二哥。

玉龙娘:哎吆,俺的闺女来了,快坐下。

*这时,梅世春正抽着旱烟袋,他很气愤。

梅世春:他狗蛋算什么玩意,四台彩电私自分了,咱家一台没有,亏他还是个中学校长,识文断字,做出这等不平之事。

*他见梅枫对这些事摸不着头脑又解释说。

梅世春:你台湾的大爷爷邮来四台彩电,你知道吧?

梅枫点点头:知道。台湾的这个大爷爷跟咱们很近嘛?

梅世春:说起来,话长了。咱们老梅家是一个老祖,生了四个儿子。有两支又生了五个儿子,有两支又生了四个儿子,这就是常说的叔兄弟十八。这叔兄弟十八就是你老爷爷那辈。你老爷爷是老大,梅玉国老爷爷是老二,老三去了东北没有后代,老四就是世伟他爷爷,老五就是台湾你大爷爷的爹。说起来让人生气,你台湾大爷爷邮来四台彩电,狗蛋他们竟然私分了,咱家一台没有,这能不让人生气吗?

梅枫:狗蛋是谁?

玉龙娘:就是你世星大爷。

梅玉龙:听说台湾大爷爷,近几天要回来,给俺老五奶奶上坟。

梅世春:就这两天回来,已经来信了。

*几个人正说着,梅玉军【梅玉龙大哥】骑辆摩托车进来,他放好车,坐在马扎上。

梅玉军:俺五叔,病情严重。我看,得转院,到大城市去看。

*梅世春磕磕旱烟袋,向外吹了一口,很气愤的样子。

梅世春:还不是让您五婶子气的。您五叔这病,一开始,看一个人是两个人,到医院看了,减轻了。可是,您五婶子不是在村里任妇女主任吗,跟书记相好,有一次在村办公室里,两人抱在一起,被您五叔看见了。他人又老实,这话又说不出口,一下子气得病情加重。

梅玉军:不管怎么样,这病得看。他才三十五岁,年纪轻轻的,这样走了,太可惜了。不行,就到济南去看。

梅世春:我跟您三叔去,咱们几家,每家再凑点钱,我看每家再凑贰佰。

梅玉军:梅枫,还有玉明{梅玉军三弟},你们几个小兄弟也去看看咱五叔,这一去济南,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上一面。

梅枫:有这么严重吗?

*梅世春更气愤了。

梅世春:本身他就有病,这一气又加重了一半。我说过,您五婶子死了,都不能埋在咱老梅家的坟地里。她是个什么东西,我说这话,她还问我为什么,她自己做了什么她自己最清楚。

 

16:日,室外、梅河岸边。

 

*梅河两岸的风景的确美丽。近河边是一排倒垂柳,虽然叶子已然落尽,但枝条伸进水里,让人生出许多遐想。还有桃树,枯黄的野草,在太阳下,微风中摇曳。小鸟儿扑扇着翅膀,从一棵树飞到另一棵树,从河南岸向北岸飞去。宽宽的梅河在微风中,荡起层层涟漪。最可爱的是那些梅花,在深秋中蓄力,准备雪地的冬天里开花。二人找一僻静处坐下,长长的鱼竿伸进河里。

明明:五舅的病很重吗?是什么病?

梅枫:听玉军大哥说很重,是脑干,就是小脑肿瘤,这并不好治。唉!他才三十五岁,如果真这样走了,叫人怎么不伤感呢?

*梅明明见他很忧虑,岔开话题问.

明明:你经常在这里钓鱼吗?

梅枫:我经常呆在这里,在学校里和那几个老师也处的不好,他们太世故。我就来这里,在这大自然中放松自己。在这里,我有时钓鱼,有时看书,很快乐。

明明:教书不是很好嘛?有那么多小孩子,一定很快乐。

梅枫:唉!教学条件太差了,每人包一个班,有时连粉笔都没有。中心学校校长曾说过一句话,到一个村里找学校,最好找了,那儿房子最破旧,哪儿就是学校。

明明:什么是包班呢?

梅枫:就是这个班就你一个老师,所有的课你都得上,语文、数学、唱歌、体育、图画等。

明明:听说,你上学时成绩很好,你才很爱教书?

梅枫:说起来,让你笑话。我起初刚做老师,曾幻想当一个教育家。我研究教学,买了很多书,关于记忆规律,儿童心理方面的。我尽量少布置家庭作业,可后来家长对我的意见是,教书还行,就是家庭作业太少。我十七岁刚高中毕业,就来教书,人情世故全不懂,我觉得和他们几个老教师格格不入。

明明鼓励他:只要你努力钻研教学,教书教好了,人们会尊重你的。

*梅枫沉默了。

明明:你一月多少工资?

梅枫:三十九元,还不如城区工人一半的工资。我跟别人谈起工作,都不愿说当民办教师,免得人家觉得你地位低下。我真不想再做这民办教师了。

*梅枫一边说着,眼睛瞅着鱼符。突然,他看见鱼符沉了下去,他猛然拉鱼杆,好沉。他觉得是一条大鱼,便稳稳地拉鱼杆,鱼儿浮出水面了,果然是一条大鲤鱼,有一尺多长。他尽量稳稳地拖上岸,擒住了这条大鱼。

梅枫笑着:呵,这么大。

*明明哈哈大笑,伸手掰了一根柳枝,递给梅枫。梅枫接过,从鱼鳃穿过,然后放在鱼篓里。

梅枫:今天有吃的了。

*明明大笑不止。

明明:钓鱼真好玩。

梅枫见明明高兴,说:我给你讲个笑话,说在国外有两个老头在河边钓鱼,其中一个老头钓到一条大鱼,抱上岸后,怎么也逮不住,便问另一个老头:喂,伙计,怎么才能把鱼弄死?另一个老头灵机一动,说:淹死它。

*梅明明听到这儿,笑的更厉害了,前仰后止.

明明:哈哈,笑死我了,笑得我肚子疼。

 

17:夜、室内、梅露家。

*梅枫在梅露家吃晚饭,吃完饭以后.

明明对梅凤说:梅河岸边的风景真好,今晚咱们到河边散步吧?

梅枫:好呀。

 

18:夜、室外、梅花村街道上。

明明笑说:钓鱼真好玩,梅河的鱼也好吃。梅枫,我闲着也没事,下星期天我们还去钓鱼吧?

梅枫:可以呀,我一人钓鱼也闷得慌,咱俩一起去最好了。

 

19:夜、室外、梅河岸边。

*夜晚的梅河风景迷人,一轮皎洁的月亮高高地照着,梅河上空升腾着水汽。柳枝婆娑,阿娜多姿。他们沿河边走着,看这深秋迷人的夜色。他们逛了很长一段时间,两人觉得时间晚了,便又向回走。走进梅花村的时候,遇见梅奶奶。

明明笑着说:姥娘,你到哪里去?

梅奶奶见是明明和梅枫,笑说:是二小子和明明呀,走,跟我看你大姥爷去。梅枫他台湾的大爷爷来了,就在您世林二叔家,咱们去看看。

 

20:夜、世林家室内、院子里。

*世林家挤满了人,老五支的人几乎都来了,院子里男女老少都占满了。世林家二婶见梅奶奶来了,笑着迎进屋.

*梅枫的台湾大爷爷叫梅永文,看见梅奶奶进来,笑着迎上来。

 

梅永文:你是三嫂子吧?

*梅奶奶拉着梅永文的手。

梅奶奶:是呀,永文,三十多年了,你走时还不到二十,现在都老了。

*梅永文让梅奶奶坐下,然后从包里拿出一枚金戒指。

梅永文:三嫂子,这次回来没带什么礼物,永字辈的每人一个金戒指。

梅奶奶:回来就好,还要什么金戒指?

世林二婶:三婶子,你拿着吧,永字辈每人都有。世子辈每人一百元钱,玉子辈每人一双袜子。

她又瞅着明明:这姑娘是?

梅奶奶:这是我外甥女。

世林家二婶笑了:嗷,就是你干闺女的孩子?

梅奶奶:就是,是小三,叫明明。

世林二婶:啊呀,这闺女长得可真漂亮,个头也高,体型也好,坐下、坐下。

明明笑说:不用坐了。

*明明和梅枫就站在梅奶奶身旁。

*世林家二婶进里屋拿了两双袜子,给梅枫一双,又给明明一双。

世林家二婶:来,玉子辈每人一双袜子。

*梅枫和明明接着袜子。

这时,梅永文又对梅枫说:记着,在台湾你还有个弟弟叫梅玉洪。

*梅枫连忙点头。

*梅世林坐在一旁抽烟。

梅世林:大叔,俺婶子怎么不一块回来呢?

梅永文没接他的话,仍旧对梅凤说:他和你长得差不多高了。

梅世春:大叔,你看咱们定在什么时候上坟?

梅永文:你们定吧。

梅世林:那就定在后天下午四点。趁今天都来了,都说一下。

梅永文:好、好。

*梅世林随即走到院子里。

梅世林大声说:咱们定在后天下午四点上坟。

*闹钟指到了十一点。

*院子里的人都走了,屋里只剩下六、七个人。

梅枫轻轻叫明明:咱们走吧?

梅奶奶:等会咱们一块走,黑灯瞎火的,我看不清路。

*于是二人仍旧坐着听他们叙家常。

梅世春:大叔,你怎么不带俺婶子一块来?

*这时,屋里人少了,很静,梅永文不能回避了,只见他叹一口气。

梅永文:唉!您叔我在台湾没混好,没说上家口。后来拾了一个小女孩,长大了,嫁人生了小孩,就随我的姓。

*说完,他竟流下眼泪。在座的几个人也不便再问,也不知说什么好,一时静了下来。

梅世春:听说当时很多当兵的去了台湾,男多女少,很多人都没有家口。

*梅永文点点头。

梅奶奶笑说:都走了,就剩下二小子和三姑娘了,我也要回家了。

梅永文:三嫂子,你慢点走。

梅奶奶:没事,有他们两个人陪着我。

21:夜、室内、梅枫住所。

明明:你一个人住在这新宅子里?

梅枫:我喜欢清静,一个人住很好。

明明:你这儿有这么多书呀,我要找本书看。在家里无事挺无聊的。《几度夕阳红》,这是琼瑶的书吧?我就看这本。

梅枫:你喜欢拿去看就是。

明明:好了,很晚了,不打扰你了,我要回家了。

梅枫:我送你回家吧。

明明:好呀,这么晚了我还真有点害怕。

 

21:夜,室外、明明家门口。

明明:我到家了,你回去吧。

梅枫:好的,那我走了。

*明明看着梅枫的背影,若有所思。

 

 

 

第二集

1:日、早上、室外、梅花村小学。

画外音:梅枫站在小学院子里,看着这学校。一排破旧的草房,没有院墙。学生们在院子里玩乐,男生跑来跑去,女生两三个一群,在玩石子游戏。学校东面,是一处坟地。学生们没有什么娱乐项目,有时候就爬到坟顶上,向下滑,久而久之,坟子都成了光滑的了。

*梅枫进了办公室,拿起上课吹的哨子吹起来。哨子一响,学生们都跑进各自的教室去了。

画外音:梅枫教刚招的一年级,由于上一年没招生,一下子招了七十多名学生,教室里根本就坐不下,有些学生就坐在教室的门口。负责学校事务的是一名公办教师,但对于这事,她也没有办法。梅枫多次找村委,但村委跟本就不重视教育,只是敷衍。

*梅枫实在看不下去了。这时,正好王老师走进来。

梅枫:王老师,我的班你先给看着,我去找下书记和村主任。

王老师:行,你去吧。

 

2:日、室内、村委办公室。

*书记不在,只有村主任坐着喝茶。

梅枫:主任,你看我那个班的事情,该想办法解决了。

村主任:这个事,等书记回来,我们就想办法。你先回去吧,我们尽快想办法。

梅枫:可是,这事情都这么长时间了,你们究竟要拖到什么时候?

村主任:可是,我们也没办法。这学校,现盖也来不及。等等吧,等书记回来,我们再商议商议。

画外音:梅枫无奈,只有离开村委,回到学校。他下了决心,决定按学生年龄,裁去一半的学生。

 

3:傍晚,室外、梅枫家门口。

*一学生家长领着她的孩子,和梅枫吵架。

学生家长:为什么不让我的孩子上学?

梅枫:你也看到了,七十多名学生挤在教室里,还有的围在教室门口。这教室只能够容纳三十多名学生,其他班级都是三十多个学生。这么多学生,这课怎么上?我也是没有办法,多次找村委没有结果。这事情,你们要找,就找村委。

学生家长:我不找村委,我的孩子就要上学。

*梅枫的三叔梅世举,正好来到这里。

梅世举:他大嫂子,这教室就那么大,学生坐不开,村委会想办法的。你别急,你的孩子一定会上上学的。

学生家长:我们现在就要上。

*学生家长领着孩子走了。

梅世举:教室坐不下学生,书记和主任不管吗?

梅枫:我找过他们多次,他们还没有给解决。

梅世举:这些当官的,整天不知干什么?

 

4:夜、室内、梅枫住所。

*晚上,大约七点多钟,梅枫在新宅子里一个人看书,林菊花悄悄来了。

林菊花:梅枫,看什么书呢?

*梅枫惊了一吓,抬眼望去,却是林菊花。

*梅枫站起来。

梅枫笑说:看《少年维特的烦恼》,看过一遍了,没事随便看看。来,坐、坐。

*林菊花在椅子上坐下。

林菊花:这本书是德国作家歌德写的吧?

梅枫:是呀,你看过?

林菊花:没有,我只是看过一篇介绍。哎,梅枫,你既然看过一遍了,那就先借给我看,行吗?

梅枫:怎么不行,你想看拿去就是。

林菊花:好{她莞尔一笑},我以后经常来找你借书看,行吗?

梅枫:怎么不行呢,你就是坐在我这儿看也可以。

*说到这,两人都笑了。

林菊花:哎,梅枫,听说你还写小说,把你写的小说也借给我看好吗?

梅枫故弄玄虚:那你来晚了。

林菊花:怎么,被人借走了?

梅枫:那倒不是,昨天,被我全烧了。

林菊花:烧了,为什么?

梅枫:我写的那些东西,不能叫小说,连我自己也看不过去,所以,就一把火烧了。这样好,我可以重新开始。

林菊花俏皮的一笑:喔,是这样。那你以后写的小说可别烧了,让我看看,我会给你提建议的。

梅枫笑逐颜开:好好,以后写的东西一定请你指教。

林菊花:你教书的事,招了七十多个学生,现在怎么处理的?

梅枫:学校搬到原村委一楼去了。分成了两个班。来了一个公办教师教一个班,我教一个班。

林菊花:那你一定要好上教,别输给那个公办教师。

梅枫:我会的,我一定努力教好,争取超过那个公办教师。

林菊花:那好,我等着看你的好成绩。

*林菊花站起来。

林菊花:好了,不给你耍贫嘴了,过几天再来打扰你。

*林菊花拿着那本书向外走。

*梅枫送菊花到大门口。

梅枫:你想看书,到我这拿就是。

菊花:行,我以后会经常来借书的。你回去吧,再见。

梅枫:再见。

 

5:夜、室内、梅明明家。

*梅明明正一个人在自己屋里织毛衣,林菊花悄悄走到她跟前。

林菊花:哎!

明明吓了一跳:小菊花,你干什么?

*林菊花哈哈大笑。

明明见她手里拿着书,问:是什么书?

林菊花:《少年维特的烦恼》。

明明:从哪里借的?

林菊花眨着眼睛:梅枫呗。他那里书可多了,什么书都有。告诉你,他还自己写小说。

明明:自己写小说,他想当作家?

*林菊花调皮的点点头。

明明:告诉我,他晚上在家都干什么?

林菊花摆着手:他吗,不下象棋,就打牌;不打牌,就看书;不看书,就写书。

*明明被她逗得哈哈大笑起来。

明明:你对他了解的还真详细。

林菊花:当然了,你想知道一个真实的梅枫吗?那我可以告诉你,这就要看别人怎么评价他。

明明:我听俺姥娘说,他是个书呆子。

*说完,明明又笑起来。

林菊花:不对,这只是他的外表,他还有许多稀奇古怪的思想。

明明:喔,稀奇古怪,说给我听听。

*林菊花端起茶杯,喝口水。

 

*明明又大笑起来。忽然明明停住笑。

明明:菊花,你对他了解这么仔细,是不是爱上他了?别忘了他可是有名的帅小伙、美男子。

*林菊花急了,上前捶打明明。

林菊花:你,再说,再说。

*明明一个劲的笑。

明明:怕什么,爱上就爱上呗,《少年维特的烦恼》不是有这么一句话吗,哪个妙龄女郎不善怀春嘛。

林菊花指着明明:好、好,别忘了,你也是个妙龄女郎。

明明停住笑:真的,菊花,你要是真喜欢他,我可以给你们俩做个媒人。

林菊花:明明,是不是你看上他了,才这样说我?

明明:给你开玩笑呢。哎,说实话,我还真有些喜欢他。

没等明明说完,林菊花抢着说:这个我早看出来了,从你看他的眼神我就知道了。哎,要不要我做媒人呀?

明明:你,好,你个菊花,不跟你玩了。

林菊花:好、好,不闹了,不闹了。哎,明明,咱们把梅枫叫来打牌吧?

明明来了兴致:好哇,打牌就打牌。

*两人来到客厅,梅露和肖勇正看电视。

林菊花:咱们打牌吧?

梅露:打够级,人手不够呀。

林菊花:人好找,我和明明现在去找人,把梅枫找来。

明明从卧室出来:走吧,菊花。

梅露笑说:这两个疯丫头。

 

6:夜、室内、梅枫住所。

*梅枫正一个人看书,明明和菊花走进来。

明明:梅枫,到我家打牌去吧?

梅枫:打够级,人够了?

明明:还少一个。

梅枫:好办,走玉明门口,把他叫上。{玉明,梅玉龙三弟,在一家城区工厂跑销售}

 

7:夜、室外、玉明家大门口。

*梅枫、明明、菊花站在玉明家大门口。

梅枫:他房间里亮着灯,在家呢。

明明:你去叫他吧,我们在这等你。

梅枫:喔。

*梅枫想给玉明一个惊喜,于是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口,门虚掩着,他轻轻推开门,但眼前景象让他大吃一惊,玉明正抱着砖厂的一个小姑娘亲嘴呢。梅枫还算机灵,又蹑手蹑脚地走了回来。

梅枫:快走,不要叫他了。

*说完,一个人跑起来,一边笑着。

 

8:夜、室外、梅花村街道。

*梅枫在前边跑,明明和菊花在后面追。

*明明和菊花追上他。

明明问:发生什么事了?

梅枫故弄玄虚:这个这个,还是不说的好,你们姑娘家最好不要听这个。

明明、菊花的好奇心被他急起来了,连声问:到底什么事?到底你看见什么了?你要不说就不让你走。

*说着,两姑娘一人拽住他一只胳膊。

明明:快说呀,到底什么事?

梅枫:我说了,你们俩可别怨我?

菊花:不怨你,你快说吧。

梅枫:你们猜我刚才看见什么了?玉明正抱着砖厂的一个小姑娘亲嘴呢。

菊花:啊!这样的事,恶心死了,不要说了。

梅枫:你看、你看,我说不说嘛,你俩非要我说。

菊花:梅玉明这个花心大萝卜,瞅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他不是年底就结婚吗,又勾的砖厂小姑娘,谁要是跟了他,算倒八辈子霉了。

明明:别说这样难听,梅枫,咱就当什么没看见,别去说这些事。

菊花:砖厂那些丫头片子,也不是好玩意,一个比一个赛,一个比一个疯。哎,梅枫,你看见的姑娘,是不是烫发头那个?

梅枫:是的,是烫了发。

菊花:我早看出她不是个好东西,我倒替玉明的未婚妻鸣不平。

明明:哎!管那些事干什么?走,咱们回家打牌去。

菊花:我也无心打牌了,到我家门口了,我回家了。

 

9:夜、室外、梅花村街道。

*梅枫和明明在街道上走着。

梅枫:这座二层小洋楼,是你大舅家老大梅玉军家。这两年他包砖厂挣了不少钱。住在你大舅家的那些小姑娘,都是在砖厂上班的,都是蒙阴农村的。

梅枫正说着,忽然听见有人斜躺在玉军家门口大声吆喝:山雨欲来风满楼。你们这些孬种,欺负老人算什么本事?

*画外音:梅枫听清了,是姑夫王庆斌,知道他喝醉了,怕被他看见啰嗦起没完,小声对梅明明说。

梅枫:咱们去玉军家坐坐?

*明明点头同意,于是二人就进了梅玉军家。

 

10:夜、室内、梅玉军家。

*刘凤云{梅玉军妻子}见梅枫和明明进来。

刘凤云:梅枫来了,快坐下。

梅枫介绍:这是咱大姑家的明明。

刘凤云:是大姑家的小三吧?

明明点点头:是的,大嫂。

刘凤云:快坐下,我冲茶你们喝。

刘凤云冲好茶,倒了两杯:你们喝茶。

*刘凤云忽然怒气冲冲的。

刘凤云:梅枫,你说咱姑夫做的对不对,我跟你大娘闹仗,他来骂我。外亲不管家务事,如果是俺二叔、三叔、四叔、五叔来骂我,我也认了。他一个当姑夫的管的着吗?他今晚坐在大门口骂我一晚上了。你去把他拉走,要不然我这就去搧他。

梅枫:我可不去,他喝醉酒,啰嗦起来没完。上次他喝醉了,我送他回家,一里路,送了两个小时才把他送回去。他就这样,前几天,我听咱姑说,有一夜里,他喝醉酒,在野外坟子地里还睡了一觉。

刘凤云:你不管是吧,我这就去搧他。

*刘凤云怒气冲冲的就要向外走,梅枫急忙拦住。

梅枫:好好,我去把他劝回家。{又对明明说}:你先在这里坐会。

明明:好吧。

 

11:夜、室外、梅玉军家大门口。

*王庆斌正斜躺在一堆柴禾上。梅枫走过去。

梅枫:姑夫。

*王庆斌看见梅枫。

王庆斌:我不管外亲不外亲,她做的不对,我就骂她。

*梅枫掏一支烟递给姑夫,然后给他点着。这时走来一个人,梅枫抬眼望去,却是梅玉明。

梅枫急忙喊道:玉明,咱到咱姑父家开拖拉机去。

画外音:拖拉机,一种赌博游戏。

*玉明听梅枫喊他,走上前来,见是姑夫。

玉明:怎么,咱姑夫喝多了?

*王庆斌挥挥手。

王庆斌:谁喝多了?我在骂你大嫂呢,他跟你娘闹仗,骂你娘,我气不过,就骂她。

玉明:走吧、走吧,到你家开拖拉机。

*梅玉明上前搀扶住他,一边劝,一边扶他走。

王庆斌边走边说:山雨欲来风满楼。你们两个小子,开拖拉机也不是我的对手。

 

12:日、室内、明明家。

*明明在家吃晚饭,正吃着,梅文静回来了。

梅文静:今天,给梅枫的老五奶奶上坟,在饭店吃饭时,把饭店老板打了,派出所赶去,抓了四个人,梅枫也被抓走了。

梅露:去饭店吃饭,怎么打起来了?

梅文静:我也不太清楚,反正抓了四个人。

*明明听梅枫被派出所抓走了,心里着急,饭也吃不下去了,就站起来。

梅露:怎么,明明,不吃了?

明明:不想吃了。

*明明走出屋子,来到院子里。

梅露:这丫头怎么了,吃了一半不吃了?

 

13:日、室外、明明家院子。

*明明来到院子里,心里慌得很,竟不由自主地来到街上。明明的画外音:梅枫该不会出什么事吧?

 

14:日、室外、梅花村街道。

*明明不知不觉中竟来到梅枫的住所,却看见屋里亮着灯,灯光从窗户射出来。她紧走几步来到大门口,大门敞开着。她走了进去,忽然发现梅枫竟坐在窗前看书,不由轻轻地走过去。

 

15:日、室外、梅枫住所院子里。

*明明来到窗前。梅枫正在看书。

明明:梅枫。

梅枫抬头看见明明,惊喜说:明明,快进来。

 

16:日、室内、梅枫住所。

*明明来到屋里,这时才缓过神来,不由得笑了。

梅枫:你笑什么?

明明:啊呀,吓死我了,我正吃饭,文静说你被派出所抓走了,害得我饭也没吃,就迷迷糊糊地走来了。

梅枫:哪有的事,他们一开始要抓我,我三叔说,打人的事与我无关。他们就放了我,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你怕什么,快回去吃饭去吧。

明明:人家担心你么,你还嘲笑我?哎,梅枫,我也没胃口吃饭了,咱们到河边玩好吗?

梅枫站起来:好呀,我正想出去走走呢。

 

17:夜、室外、梅河岸边。

*他们漫步在河边,依旧是河水潺潺,依旧月光高照。

梅枫:怎么听到我被抓起来,你饭都不吃了?

明明拍打着他:你、你,再说我可打你了。

梅枫注视着她:明明,

*梅枫却欲言又止。

明明:怎么不说下去?想说什么,快说呀你。

梅枫:我……我喜欢你。

*梅枫终于说出了口。

明明也注视着他:我也是,我也喜欢你。

*梅枫伸手揽住她,拥吻她……

*月亮进了一朵云彩里,又从云彩里出来……

明明:走吧,咱们到那边走走。

*明明拉着他的手向东走去。一棵柳树歪倒在河面上,梅枫走到柳树上,弯下腰击水,然后转身看着明明。

梅枫:来,上来。

*明明笑着走上柳树,他拉住她的手,两人站在柳树上,看着泛泛的河水,和水中的月亮。明明依偎在梅枫的胸前。

梅枫:我想永远待在这。知道么,明明,我那天在大堰上第一次见到你,就喜欢上你了。在我心中,你就像火一样的女孩。这就叫一见钟情吗?

明明摇摇头:我不知道,今晚听说你被抓了,我迷迷糊糊的不知道自己做什么……

 

18:夜、室内、梅露家里。

*肖勇正在听音乐,梅枫进来了。肖勇让座,然后关上音乐。

肖勇:那天上坟,怎么回事,竟然打起架来?

*厨房,梅露正在熬鸡汤。这时,梅露走过来。

梅露问梅枫:帅小伙,吃过饭了?

梅枫:大姐,我刚吃过。

*明明听见梅枫来了,也从卧室走出来,手里织着毛衣。

梅枫:那天上坟去的人很多,老五支的人大概都去了,男女老少有一百多人,坐了十二桌。吃饭的时候,玉龙说,这一桌菜一百五十元,菜太差,太坑人了。便把老板喊来,质问他,结果竟吵了起来。后来动手打起来,三个人一直追到麦子地里把老板打了一顿。这老板和东村王林书记是亲戚。王林,你们都知道,很厉害。饭店老板给王林打了电话,王林又给派出所打了电话,派出所来了十几个民警。这时候,我们喝完酒都开始回家了。民警也不知道谁打的老板。恰在这时,玉忠拿起一个空啤酒瓶子摔在石头上,摔得粉碎。玉忠才十五、六岁,民警就来抓他。玉忠的爸爸和三叔,质问民警为什么抓小孩,和民警拉扯起来,竟把民警的手腕掰折了。民警就把玉忠的爸爸和三叔抓了起来。我大爷见民警抓人,吆喝起来:你们是哪部分的,为什么抓人?派出所指导员说:老头喝多了,别乱讲话。俺大爷确实喝多了,仍然吆喝:你们是哪部分的?民警就把他也抓起来。我见大爷被抓,上前质问他们,为什么乱抓人?他们红了眼,又要抓我。这时,我三叔说:他又没打人,你们抓他干什么?他们又把我放了。

梅露:大舅不是出来了么?

梅枫:大爷当天晚上就放了。玉军大哥的战友在公安局,玉军急忙去找战友,他战友给派出所打了电话,当晚就放人了。可是玉忠的爸爸和三叔,派出所坚决不放,还带了手铐,非要打人的那几个人去才放人。昨天,玉龙、玉明、玉国三人去了派出所,五个人每人罚了五百元钱,都放出来了。

梅露:鸡汤煮好了,明明、梅枫,你俩给姥娘送鸡汤去。

 

19:夜、室外、梅花村街道。

*明明提着饭盒和梅枫在街上走着。

明明:姥娘怎么住着村里的房子?

梅枫:原来,俺爷爷和奶奶和俺五叔一块住,五婶有意见,说不能独得一位宅子,闹过几次矛盾后,俺爷爷和奶奶便搬到了村里的这两间房子。

 

20:夜、室内、梅奶奶家。

*梅奶奶正在摘菜,梅永泽{梅枫爷爷}坐在躺椅上吸烟。

明明:姥娘,我大姐刚熬好的鸡汤,你和姥爷快趁热喝吧。

梅奶奶笑呵呵地说:哎呀,我的好外甥女,又给姥姥送鸡汤来了。你们俩快坐下。

*梅奶奶住的两间房子,一张床摆在西面,还有一张床摆满了零七八落的东西,都是梅永泽从村里村外检回来的。有废旧的闸刀,一小段电线,破旧的塑料桶,等等等等,堆满了一张床。这张堆满破烂的床的东面拉着一面红色布帘,布帘里面供奉着一张桌子。

画外音:据说梅奶奶以前老生病,经神婆指引,摆了桌子,供奉起狐狸大仙。

画外音:梅永泽七十多了,原来在二中看门烧茶水炉子,现已经退休,在家闲了二年,又被返聘回教育宾馆看大门兼烧茶水。

*梅永泽坐在躺椅上抽烟,他抽烟斗,深深吸了一口,捂着嘴咽下去,不由得呛得咳嗽起来。

梅奶奶埋怨他说:会过死了,抽口烟还捂着嘴,碰怕跑了。

*梅枫在一边笑起来。

梅永泽并不理会梅奶奶,对梅枫说:小枫,你数过咱家现在有多少口人了吗?

梅枫稍一思忖:差不多快四十口人了吧。

梅永泽:哎,老大世春家五个孩子,三个男孩,两个女孩。你家两个男孩,一个女孩。你三叔世举家一个男孩,两个女孩。你四叔世文家,一个男孩,三个女孩。你五叔世田家,一个男孩,一个女孩。小枫,你算算你们叔兄弟几个?

明明:八个。

梅永泽:不,九个。世春还有个男孩送给北庄了。他本应是长子长孙。小枫,你算下女孩几个?

明明笑说:女孩有没有送人的?

梅枫:没有。

明明笑说:那也是九个。

梅永泽:哎,我有五个儿子,一个闺女,现在还有一个干闺女,有九个孙子,九个孙女,还有外孙、外孙女。我没挣下钱,人算立起来了,人立起来了,我知足了。

明明:姥爷,鸡汤快凉了,趁热喝吧。

梅永泽:不要紧,我等会喝。你姑夫和你三叔想让我回家开酱油坊。我十三岁进作坊学徒,做酱油,那小磨酱油,香呀。我真想回来,把这手艺,传给他们。

梅奶奶笑道:都快八十了,还开酱油坊。

梅永泽:只要你三叔跟你姑夫愿意干,我就回家教他们。

*正说着,三叔世举走进来,看梅奶奶在喝鸡汤。

梅世举:娘,怎么这时候才吃?俺叔吃了吗?

梅奶奶:还在跟小枫吹着要开酱油坊呢。

明明:三舅,你坐下。

世举:行,我坐这就行。这不算吹,只要我跟他姑夫愿干,就能开起来,只是现在还没盘算好。先不说这些,我来问一下,咱们明天吊孝的事。

梅永泽:到哪里吊孝?

世举:这不是大丫头的公公死了,今天送来信。

梅奶奶:跟他说什么,家里家外,他管过什么事,大事小情还不都是我操办。

世举:这是俺叔的福气,家里家外的事你通通操办,他倒乐得清闲。

梅奶奶:明天要多去些人,老五支的人都划拉着。这是新亲,不能办的寒酸了。

梅枫对明明说:明明,咱走吧。

明明站起来:走。姥爷、姥娘、三舅,我们走了。

梅奶奶:慢些走。

 

21:夜、室外、梅花村街道。

*梅枫和明明在街道上走着。

梅枫:咱到你家打牌去吧?

明明:不忙,先到你那儿找两本书看,白天我没事老急得慌。有件事让我糊涂,三舅喊姥娘叫娘,为什么喊姥爷叫叔,而不喊爹呢?

梅枫:我爸爸、妈、大爷、叔、婶子们,都管爷爷叫叔,我妈妈说是因为大爷上边死了两个男孩,因为养不活孩子,就让孩子改口叫叔,才不妨孩子。

明明笑说:原来是这么个原因,这一会把我可弄糊涂了。

*二人正走着,遇见三婶。

梅枫:三婶。

明明:三舅母。

三婶:您二哥,您三姐,快点,您五叔老了,刚从医院拉回家。

梅枫惊讶:五叔走了。

*三人急忙忙在街道上走着。

 

22:夜、梅枫五叔玉田家。

*五叔家站了很多人,灵柩停在堂屋正中,五婶在嚎啕大哭。梅枫、明明走近灵柩前磕头,哭泣。

五婶坐在地上边哭边说:你这么狠心走了,撇下俺娘仨怎么办呀?人家看着过好玩呀。

*四婶走过来,蹲在五婶边上,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说。

四婶:谁看着过好玩?他五婶子,别哭了。刚才直过去两次了,不省人事,好不容易缓过来。

*正说着,五婶突然伸直身子,躺在地上不动了,不省人事。

四婶:快点、快点,梅枫快来给掰过来。

*梅枫、明明急忙过去,扶起五婶。四婶掐人中,梅枫和明明掰腿,好不容易才让腿圈上。五婶醒过来了,粗声喘着气。三婶也走过来,扶住五婶。

三婶:他五婶子,你要想得开,不看别的,看两个孩子的份上,你要想得开。

*梅枫见五婶没事了,就走出屋子。这时,玉军、玉龙、玉明、玉清【梅枫的哥哥,当兵刚复员回家】、玉林【三叔的儿子】,还有三叔世举、四叔世文,正在院子里说话。有坐着的,也有站着的。

玉军:这次咱们要办的体面点,至少要比世星家二奶奶的葬礼办得好。菜,一定要办好。

世举:要我看,人死了死了,在弄什么龙井,都无所谓了,还是给她娘仨省点,娘仨以后还得吃饭吧。不过这事还得看他五婶子怎么说。

玉军:那不行,五婶子说让我张罗着给办,咱大家大户不能办差了,咱不能丢人。

世文:鼓乐队还请不请?论说少亡,不请也行。

玉龙:怎么不请,俺五叔也算是来世上一回,有儿有女,该怎么办就得怎么办。

世文:有句话我给你们说,您五叔知道自己不行的时候,跟我说,您五婶子要改嫁,女孩可以带走,男孩不能带走,不能让男孩改姓。不行,让我给养着。

玉清:这句话,咱们知道就行,可不要说出去,不能让俺五婶子知道。

*这时,三婶走过来。

三婶:您说巧不巧,玉玲她老公公又死了,明天还得去吊孝,事都凑到一起了。

玉军:这个好办,明天兵分两路,吊孝的吊孝,在家的在家,等一会分分。

世文:今天夜里守灵,玉军你安排安排。反正就是你们玉字辈的事。

玉军:今天夜里全来,陪陪咱五叔。

世文:不行你们分成两班,今夜一班,明夜一班。

玉军:等会看吧。

世文:不知道咱叔跟咱娘知道了吧,最好先别告诉他们。

世举:我刚从那里过来,他们还不知道。

这时,明明走出来,对梅枫说:咱们走吧。

*梅枫站起来,和明明一起向外走。

玉军喊道:梅枫,今晚来守灵哈。

梅枫:奥。

*梅枫和明明来到大门口。

梅枫对明明说:我今夜守灵,不然你先回家吧。

明明:看了这场合,我有点害怕,你送我回家吧。

 

23:夜、室外、明明家大门口。

*梅枫和明明来到大门口。

梅枫对明明说:到家了,你回家吧。

明明:夜里冷,你回家找件棉衣穿。

梅枫:我知道。

*明明进了大门,梅枫在大街上走着。

 

24:夜、室内,梅枫家。

*陆文英{梅枫妈妈}正在找旧靴,说是要幔靴。

陆文英:你到你五叔那去了?

梅枫:刚从那回来。

陆文英:你说你大爷办的什么事,咱们四家,还有你姑,每家给你五叔贰佰元钱看病,都给你大爷,让他捎去济南,给你五叔看病。你大爷竟把咱那二百元钱私自留下了。在医院,你爸爸去看你五叔,你五叔一扭头,连话都不给你爸讲。你五叔直到死,还认为咱家没给他钱。

梅枫:俺大爷不会留下那二百元钱吧?

陆文英:怎么不会,后来,你爸问你大爷,你大爷承认了,说那二百元钱被他使了。

 

 

第三集

1:过年了、除夕夜、室内、明明家里。

*梅露、肖勇、文静、明明、梅枫在看春节联欢晚会。

*晚会结束时,新年的钟声敲响。梅露、肖勇和文静都回卧室了,客厅里就剩下梅枫和明明。

梅枫:我也该回去了。

明明笑说:你不是答应我陪我过年吗?小时候,在老家过年,我都是一夜不睡觉。今晚咱们也不睡觉,你陪我过年好不好?

*说着,二人走到明明的卧室。

梅枫:就怕让大姐知道了不好,咱们两个待在你的卧室里。

明明:怕什么,大姐什么时候管过咱们。咱们就在这卧室里,她们也不知道。

梅枫:那好吧。

*梅枫说着,伸胳膊揽住她。

梅枫:让我亲下你。

*他们拥抱在一起。稍倾,明明看着窗外。

明明:外面是不是下雪了?

梅枫:是下雪了。

*二人来到客厅,推开屋门,外边下起鹅毛大雪,地上已经白皑皑一片了。

明明小声说:太好了。过年下雪太好玩了。哎,梅枫,等明天早上,咱们到梅河岸边看梅花吧?雪地的梅花一定非常好看。

梅枫:好呀,等天明咱们去,不过要早去早回,还要拜年呢。

*二人又回到卧室,明明高兴无比,揽住梅枫。

明明:我们就这样,守岁,看着雪越下越大,这种感觉真好。哎,梅枫,说,我爱你。

梅枫转身拥住她:不是说过了吗?

明明:不,我要你现在说。

梅枫:我爱你。

*随即梅枫又亲吻她。稍倾。

明明:我今晚太高兴了。今晚是值得咱们记念的一晚。梅枫,等十年后,咱们会回忆起今晚吗?

梅枫:会的。不过,我肚子饿了,咱们吃点东西吧。

明明:你等等。

*明明说着去了厨房,一会,她端来两盘菜,一瓶白酒,两只酒杯,一边放到书桌上一边说。

明明:没有红酒,要有红酒就好了。

梅枫:干什么?你要喝酒呀?

明明笑说:除夕之夜,饮酒赏雪,多有诗意。来,{明明斟满两杯酒。}这第一杯酒,祝你教的班级,考了全学区第二名。而那位中学老教师教的班级考了全学区第三名。咱们要一饮而尽。

*两人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明明又斟满两杯酒。

明明:这第二杯酒,咱们喝杯交杯酒。

梅枫:哎,咱们今晚又没拜天地,喝什么交杯酒?

明明瞪眼了:你喝不喝?

梅枫:好好,我喝。

*两人端起酒杯,胳膊挽着胳膊。

明明:要一饮而尽。

*说完,明明一仰头,干了。

明明:你也干了。

*梅枫也一饮而尽。明明又斟满。梅枫看她酒后两腮红红的,笑说。

梅枫:你别喝醉了。

明明:我今晚就是要一醉方休。

梅枫:干嘛要喝醉呀?

明明:我高兴。

*时间慢慢过去了,二人瞅着窗外的雪花。

明明:天怎么还不亮呀,好去看梅花。

梅枫:我有点困了,要不咱们睡会?

明明:不能睡,守岁怎么能睡呢?这样吧,咱们讲讲小时候的事,我先讲。

*时光慢慢的过去,雪愈下愈大。

梅枫:看,天亮了。

明明站起穿外套:好,咱们现在就去看梅花,等会回来拜年。

*两人穿好外衣,向外走。梅露正从卧室出来,见他们俩说。

梅露:你们两个一夜没睡?

明明笑说:守岁吗。

梅露笑说:这么早,你们到哪去?

明明又笑说:我们去河边看梅花。

*说着,两人走出屋子。

梅露笑说:早点回来吃水饺,好去拜年。

明明:好的。

 

2:清晨、室外、河堤上。

*二人上了河堤,看见原野一片白茫茫,冷风飕飕吹来。河边的梅花,竞相开放。红的艳丽,落上些许雪花;白的俏丽,似乎要与雪花比洁白。一朵朵,一簇簇,竞相开放。

明明笑说:看,咱们没白来吧?

*二人在河边边走边说。河水仿佛也停止了,也是一片白茫茫。

 

3:清晨、室外、河岸边。

明明笑说:咱们俩交杯酒都喝过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明明说完,向前方跑去。梅枫追上她,揽住她。

梅枫:意味着什么?你说、快说。

明明忽然瞪着他:傻瓜,你没长脑子呀?

*他们在河边奔跑,扔雪团子,明明不时大笑。

梅枫:明明,我给你念首咏雪诗吧?

明明:好呀,你念。

梅枫:这是一首打油诗。河里一笼统,井上一窟窿。黑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

*明明听完,笑弯了腰,边笑边说。

明明:哈哈,你这是什么诗?不象诗。

梅枫:天不早了,咱们回去拜年去吧?

 

4:日、室外、梅花村街道。

*梅枫和明明向家走,走到路口时,遇见玉军等一大伙叔兄弟和堂叔兄弟正转悠着拜年。

梅枫对明明说:你先回家吧,我跟他们一起去拜年。

 

5:日、室内、梅露家客厅。

*梅露、肖勇、玉明娘、梅玉娜{玉明大姐}、梅玉敏{玉明二姐}正坐在客厅里闲话。

*梅枫和玉明走进来。

梅玉娜笑说:二少爷和三少爷来了,你看三少爷就是时髦。

梅露:玉明就是穿着好。

玉娜:那是,大邋遢,{指梅玉军},二吝啬,{指梅玉龙},三时髦嘛,{指梅玉明}。

*众人都笑。

肖勇:你这样评价你两个哥哥和弟弟?

玉娜:我说的一点没错。大邋遢吧,你不知道,抽烟到处弹烟灰。身上穿的衣服,每件都烧有窟窿。二吝啬,就不用说了,属铁公鸡的。这个三时髦吧,什么时髦服装出来穿什么。

*众人又笑。

玉敏:这弟兄仨的外号没白起。那仨妯娌是老大小心眼,老二心眼多,老三心眼好。

*大家正笑说着,明明和菊花笑着走进来,见到梅枫和玉明。

明明:咱们打麻将吧?

梅枫:好呀。

*于是,收拾桌子,摆上麻将。梅枫、明明、菊花坐下。

明明:咱们打一、二的,一把一支,大过年的,可不许赖账。

梅枫:来,玉明坐下。

玉明:太小了,不来,不够伸手的。

肖勇:来,我打。玉明是大赌家,这点小赌,他不来。

*于是,四人打起麻将。

玉娜:明明和梅枫整天形影不离。

玉敏:以后一天天大了,也不能一起玩了,大小伙,大姑娘,也该避嫌了。

梅露:多大的小孩子,在一块玩就是,管他们干什么?{梅露呵呵地笑起来,又说}:前几天,明明、菊花,在梅枫那打牌,打了一夜。早上,我有事找明明,就去梅枫那,我敲开门进去的时候,这三个人可把我喜坏了,一个个脸上画的跟小鬼似的,用墨汁画的。

*众人大笑。

菊花:我们打争上游,谁输了就在脸上画个图案。

梅露:可能菊花输得最多,那脸上画的都快成黑板了。

玉娜笑说:你们看明明和梅枫多般配,要不然,把明明也娶到我们梅家来吧。我当红娘。

玉敏:梅枫同意吧?

*梅枫只笑不答。

玉娜:梅枫光笑不说,明明呢,你同意吧?

明明大声说:同意。

玉娜:好,我这个红娘完成任务了。不行等过几天,春暖花开了,就把明明娶过来。梅枫和玉明同岁吧?人家玉明都结婚了。

*众人又笑。

 

6:夜、室内、梅枫住所。

*一天,吃过晚饭后,梅枫正在住所看书。玉明来叫他。

玉明:玉林被派出所逮去了,玉军大哥让你去商议事。

 

7:夜、室内、玉军家。

*玉军、玉龙、玉清正在说话,见梅枫来了。

玉军:咱三婶子被书记刘亮打了,玉林被派出所抓去了。

梅枫:到底怎么回事?

玉龙:村里准备在村委盖座厕所,靠在咱三叔家的屋后。咱三婶子嫌厕所靠着她家屋的后窗,不让盖,和刘亮吵了几句。刘亮竟然在村委大喇叭上骂咱三婶子。三婶找他评理,他就把三婶给打了。玉林听说刘亮把三婶打了,去刘亮家把刘亮老婆给打了。刘亮打电话让派出所把玉林抓去了。

梅枫:那你们打算怎么办?

玉军:这件事咱们不能不管,咱三婶子不让盖厕所不对。可刘亮作为支部书记,竟跑到村委喇叭上骂街,还动手打人,更不对。所以,把梅枫叫来,咱们去找刘亮。

 

8:夜、室外、刘亮家院子里。

*叔兄弟几个一进大门,刘亮老婆便出来了。

刘亮老婆:你们又来干什么?你们看玉林把我打得,我这左眼还肿着。

玉龙:刘亮呢?我们找他。

 

9:夜、室内、刘亮家。

*几个人说着已进了屋,刘亮正坐在客厅里。

刘亮:你们既然来了,来,咱坐下评评这个理。你说,咱村委大院,连个厕所也没有。办事处来个女同志,还要跑二里路到公共厕所去。你说这合适吗?再说,谁家屋后没有厕所,村委就不能在民房屋后建厕所?

玉军:村委建厕所咱管不着,可是你为什么到大喇叭上骂人?还打人?

玉龙一拍桌子:今晚你说清楚,不然给你没完。

刘亮站起来:怎么,你还要打人不成?

玉龙也站起来,并向刘亮走了两步:你说不清楚,我就揍你。你叫派出所来呀,有本事你让派出所把我们哥几个都逮进去。

玉军把两人拉开:我们今晚也不是来打架的,现在玉林还在派出所里,你看怎么办吧?

刘亮:你们仗着你们家人多,好,你们来打我吧。

*几个人正吵着,世文走进来。

刘亮忙说:世文来了,你坐下听我说。你是办事处文具厂厂长,这件事,你说怎么办?

世文:今晚这事吧,我听俺三哥说了。这么说吧,不让盖厕所,俺嫂子不对。可是,你不该骂人、打人。玉林打了弟妹也不对。今晚这事,我看咱们和平处理,你打电话让派出所放人,我让这伙小孩回去。不管怎么说,刘亮,咱们是同学,还是比较好的同学。我知道你处理村里的事情也不容易。今晚咱们这事,我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刘亮,你看这么办行吗?

刘亮:你要这么说嘛,咱们好商量。要冲刚才他们弟兄几个架势,今晚就是打死我,我也不让派出所放人。好,我现在就打电话。

*刘亮说完,进卧室打电话去了。一会,他出来。

刘亮:张所长说了,马上放人,你们去接人吧。

玉军:玉明,你去吧,骑我摩托车去接。

*玉明应声去了。

世文:你看,咱们就这样结束。虽然玉林把弟妹打了,可是你也把俺三嫂子打了,就这样算了。

刘亮:行,看在老同学的面子上,这事就这样算了。不过有两点,一,咱们不再为此事闹仗;二,村委厕所得继续盖,你三嫂子不能再捣乱。

世文:行,就这样,你们小伙都回去吧。

 

10:夜、室内、玉军家。

*叔兄弟几个,回到玉军家,他们一边喝水抽烟,一边又谈论起来。一会,玉明和玉林走进来。

玉军问玉林:吃饭了吗?

玉林:还没吃,我不饿,等会再吃。

大嫂风云:厨房里还有煎饼,还有菜,进去吃吧,你客气什么?{又开玩笑说}在派出所里挨揍来吧?

玉林:他们一下也没碰我。

*叔兄弟几个都笑。

风云:你怎么打的刘亮他老婆?

玉林:我进了他家,问刘亮呢?他老婆说,不在家。我上去就给她一个封眼锤。她吆喝着,你为什么打人?为什么打人?我说,刘亮打俺妈,我就打你。

*众人又笑。

玉林:我还真饿了,先吃个煎饼。

风云:快吃去吧,吃完再回来吹。

*说着,风云走进厨房,去给玉林热菜。

*玉龙指指玉林后背。

玉龙:这是一杆枪。

玉清:不管怎么说,今晚跟刘亮打了个平手。他打了咱三婶子,玉林打了他老婆。

玉龙:最近这段时间,村西的梅景泰和林庆红,告刘亮告得很紧。办事处王书记说了,下届就换他,不让刘亮再当书记了。

玉军:最近就要选村主任了,我的意见这届选举让玉清上。玉清年轻又是复员军人、党员,有优势。我已跟林庆红谈过了,咱们跟他老林家合作,合起来竞选村主任。

玉龙:怎么个合作法?

玉军:让玉清任村委会主任,林庆红任村委会副主任。咱们老梅家投林庆红的票,让老林家投玉清的票。所以,最近几天,咱们要分头行动。首先咱们老梅家,老五支各家各户都要去说,这次选村主任,就选玉清和林庆红。另外,和咱们老梅家沾亲带故的,处的比较好的邻居,那些少数姓氏,也要去说。比如刚搬来的梅露家,也要去说。

玉明:梅露大姐家让梅枫说就是,,他整天待在她家玩。

玉军:行,梅露家就交给梅枫。

*梅枫正不知在想什么,没有反应。

玉军喊他说:梅枫听见没有?这次是选你哥当村主任,你可要尽力。

梅枫:我听见了,梅露大姐那我去说。

玉龙:就怕咱老梅家选林庆红,他老林家不选玉清。

玉军:不会的,我跟林庆红说得好好的。他发誓说,决不食言。还有,就是村西老梅家,他们那几支咱们也要活动活动。

玉清:这个让咱三叔去最合适。咱三叔跟世玉、世亮很要好。

玉龙:对,让世字辈去活动活动,反正如果玉清当选,对咱们老梅家都有好处。

*这时,玉林吃完饭走出来。

玉林:奶奶的,知道就这样算了,多打刘亮他老婆几拳。

玉龙笑说:你还要把她右眼再跟封上。

玉林:我就该把他两眼都封上。奶奶的,我没见着刘亮,见着刘亮把他也揍了。

*众人都笑。

风云:行了,别贼走耍扁担了。今夜要不是您这几个当哥的去,你就得蹲在派出所里,有你受得。

玉林:派出所要敢关我两天,我回来非把刘亮的老窝给炸了不可。

玉清:行了,你回家吧,别让俺三婶子惦记着。

玉林:好,我走了。

*说完,玉林走出屋子。

玉清:玉林这脾气,倒跟俺大爷脾气差不多,一点火就着。

玉龙:对,他爷俩打壶喝喝差不多。

玉清:对了,最近这段时间,我听玉刚他们兄弟几个,都喊咱三叔为四叔了,玉刚的表兄弟都喊四舅,这个事情咱们不能让。

画外音:原来,世举三叔几个月大的时候,娘死了,世举爹就把世举送给梅永泽,由梅奶奶养大。世举爹跟梅永泽是亲兄弟,世举爹排行老二,梅永泽排行老三。世举在世林弟兄几个中排行老四。玉清所说之事,就是这事。

*正说着,世文乐呵呵地走进来。玉军忙让座,倒茶。玉清递一支烟。世文拿起烟在桌子上轻轻锤了几下,然后掏出打火机点着,深深吸了一口,吐出烟雾,又喝口茶。

世文:今夜之事不能再打起来,说起来您三叔跟刘亮还是老表亲。

玉军:玉凯他们兄弟几个都喊俺三叔为四叔了。

世文:上次,您二爷爷老的时候,世林让您三叔披头。您三叔说,我不能披头。我今天披了头,俺娘百年之后怎么办?从这点来看,您三叔还是归这边的。

玉清:可是人家叫四叔、四舅了。

世文:那个不管乎。这关键看您三叔的意思,他要归这边,就归这边;他要归那边,就归那边。

玉清:那可不行,俺奶奶从小把他养大,他说归那边就归那边。要这么着,俺们也得改口,管你叫三叔?

世文笑说:你这孩子?

玉军:说起来生身母,不如养身母重。生身母只是生了他,养身母从小把他养大。

*他们仍旧议论着,梅枫感到有点困,便起身向家走。

 

11:夜、室外、梅花村街道。

*梅枫来到住所路口时,却见前面走来一个人,像明明。他就站住,近了细看,确是明明。

梅枫:明明,你怎么来了?

明明:我过来看看,听说你们兄弟几个找书记打架去了,我担心你。

梅枫笑笑:没事,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

*二人进了梅枫住所。

 

12:夜、室内、梅枫住所。

*梅枫和明明在说话。

明明坐在椅子上: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梅枫靠近她,拥抱住她。

梅枫:没事的。

*然后亲吻她,明明甜甜地笑了。

明明:我一天不见你,就老想你。刚才我来过一次,见你屋里未亮灯。

梅枫:我在玉军大哥家玩来。

*梅枫也坐下,拉起她的手,两人对面而坐。

梅枫:我也想你。

明明:骗人,那你为什么不去看我?

梅枫:今晚不是有事么。好了,以后,我天天晚上去看你。

明明:现在,桃花都开了,星期天,咱们去看桃花吧。

梅枫:好呀,大好春光,正是踏春的好时节呢。

明明:那就这样约好了。

 

12:日、室外、梅露家院子里。

*梅枫走进梅露家院子,满院的花儿都已开放。只有文静一人在家,在逗小妞玩。

梅枫:二姐,你一人在家呢?明明呢?

文静:她和大姐到大舅家去了。你到屋里坐会吧。

梅枫:不坐了。我和明明约好去看桃花的,我现在去找她。

 

13:日、室外、梅世春家院子里。

*梅枫走进伯父家院子里。梅露、明明、玉娜、玉敏,正在院子里闲话。

玉敏:梅枫来了。

玉娜仍然继续说:他们老林家一个个是什么样的人,能选咱老梅家?看吧,这次咱投他老林家的票,可是,他们却不投咱们。唱票时,我站在那儿,唱老林家投的票时,他们都没选玉清。咱们倒好,都投了林庆红的票。你说这是什么事?咱把林庆红选上了村委会主任,玉清却落选了。

玉敏:老林家不是东西,背信弃义,耍阴谋诡计。

梅露:我听说村东头那片宅基地,都被抢了?

玉娜:可不是怎的,谁抢算谁的了,后院世林二叔抢了两位。

玉敏:要知道我也去抢位,没钱盖先放在那里。梅枫,你没去抢位宅基地?

梅枫:没有。

玉娜:大邋遢倒去抢了一位。

梅露:你看,你们一个个都在家闲着,四舅当厂长,把你们都安排当个城区工人也行。

玉敏:他哪管这边,他就想着他老丈人那边了,把他小姨子、小舅子都安排好好的。这边他安排谁了?就算安排俺二哥了。

*梅枫走到明明跟前。

梅枫:明明,咱们去看桃花吧?

明明:好呀。

 

14:日、室外、梅河岸边的桃园。

梅枫:明明,你看,桃花都尽情地开放了,有白的,浅红色的,有已经怒放的,还有刚打花骨朵的。

*明明高兴了,一边跑一边转圈。

明明:太好了,这儿桃花太美了。

*阿娜多姿的柳树已经蓊蓊郁郁了,宽宽的梅河静静地流淌。河岸边飘了一只小船。

梅枫:明明,你看,小船,那是曹老伯的船,我认识他的,咱们到小船上玩好吗?

*明明来了兴致。

明明:好呀。

*二人上了小船,解下拴在树上的绳子。小船向河里飘去。梅枫拿起桨划着,小船慢慢的到河中央了。梅枫不在划船,静静地看两岸风景。那一排倒垂柳映在水里,更显迷人,衬托着那一片片桃花。明明依偎在梅枫胸前。阳光暖暖的照耀着,水面上熠熠生辉。

明明:梅枫,我愿时光停止,我们永远待在这船上。就这样,我们依偎在一起,一直到天荒地老,该有多好?

梅枫:又说傻话了,难道我们做神仙不吃不喝?

*明明笑了,她笑的很甜,那是一种迷人的、陶醉的、幸福的微笑。

明明:梅枫,昨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你离我而去,我们分手了,我就哭,等醒来时发现枕巾都哭湿了。{明明看着梅枫。}你说有一天,我们会分手吗?

梅枫:梦都是反的。

明明:可是我害怕,我怕如果真有分手的那一天,我会哭成泪人的。

梅枫:好了、好了,好好的怎么会分手呢?

*太阳钻进了云彩,河面上暗淡下来。

梅枫:明明,咱们上岸吧?

明明:不,今天下午我不走了,我就这样在河面上。

梅枫:好,我陪你到天荒地老。

*两人躺在小船上,任由小船漂泊,谁也不再讲话,任由时光流逝。

明明:这样最好,我们就这样待着,一直待到天荒地老。

*很晚,太阳落山了,二人才下了小船,走上桃园,他们折了些桃花向家走去。

15:夜、室内、梅玉军家客厅。

*玉军正坐在客厅里喝茶,梅枫走进来。

玉军笑说:梅枫,这阶段象棋有长进了吗?

梅枫:大有长进。

玉军:我跟你较量较量。

*玉军说着,摆上象棋,二人厮杀起来。

*一会,玉明、玉林、玉清来了。

玉军:等会咱三叔、四叔也过来,咱商讨下选书记的事。玉林呢,你去冲茶去。

玉林:在你家里,你是主人,应当你冲茶,怎么叫我冲茶?

玉军:就你最小,你不冲谁冲?

玉林:我跟梅枫二哥,玉明俺三哥都是同岁的,我就是生日小点。

玉军:生日小点也是最小。梅枫下棋不得闲,快冲去。

玉林:这下棋还有功劳了?

玉明笑说:叫你冲你就冲,哪这么多废话?大哥没让我冲,叫我冲我就去冲。

玉军:行了,别说了,您两个都冲茶去。

玉林哈哈大笑:我刷茶碗,玉明你去泡茶。

玉明拿起茶壶,问:茶叶放在哪里?

玉清:你不会找吗?

*玉林、玉明说说笑笑去冲茶去了。

*一会,世举三叔,世文四叔也来了。世文帮梅枫点棋,但最终梅枫还是输了。玉军推下棋盘。

玉军:梅枫还得好好练。

*玉明、玉林冲上茶来。

玉军:今晚叫咱三叔、四叔来,商讨下选书记的事。

世文:这回书记不任命了,由党员选举?

玉军:我听办事处王书记是这么说的。这次选举,对咱们可是个机会,咱一定要把握住。

玉林:奶奶的,林庆红这个王八蛋,背信弃义。

世举:你看这回好吧,玉清落选了,倒把林庆红选上了,他当上村委会主任。

玉军:所以我刚才说了,这次选书记,咱们得把握住。今天我跟玉清啦了一下午,这次选书记,就选玉清。咱们村党员是三十个,现在有把握能投玉清的有十二、三票。所以咱们要做工作,我的意见,村西老梅家那几支还是咱三叔去做工作。

世举:你都说说能投玉清的这十几票都是谁?

玉军:咱家有三票吧。玉清本人一票,俺五婶子一票,小赵一票{玉娜丈夫}。

世举:小赵那票没问题。我觉得您五婶子未必投玉清。

玉军:也有这种可能,她可能投刘亮。

世举:是呀,现在减了一票,还有剩下的那十票呢?

玉军:西边老梅家世成那家人,有五个党员。我跟世成谈了,世成说他能让他家人都投玉清。还有哪些老党员,都反对刘亮。我也跟他们说了,他们说也投玉清。

世举:照你这么说,咱们争取争取还真差不多。

世文:还有您五婶子这票,咱也不能放弃。虽然您五叔不在了,可那两个小孩还姓梅吧。要我看,玉清你去找您五婶子谈谈,把这事情说开,说不定他能投你一票。

玉清:行,明天我找她谈谈。

世文:还有,肖勇也是党员,前段时间我跟他谈过,想把组织关系转到咱村来。只是跟刘亮不熟,这个事,我去跟刘亮说说,让肖勇把关系转过来。

玉林:奶奶的,我看咱得揍林庆红一顿,他小子把咱耍了。

玉军:现在不是打架的时候。咱们得搞统一战线,凡是刘亮反对的都是我们的朋友,一切可以争取的力量,我们都要争取。我说您三个。

世文:哪三个?

玉军:我说玉明、玉林、梅枫这三个。玉明吧,太花,好赌,打麻将一晚上几百元的输赢。我这是当你面说你,你看我也玩麻将,从咱爷爷开始咱家里几乎都好玩,但是一晚上也就几十块钱的输赢。那叫玩,不叫赌,是工作累了放松放松。

玉明撇撇嘴:几十块钱就不叫赌了?你就来一分钱也叫赌。

玉军:我不是批评你们,今天晚上我就说一下您这三个人。玉林吧,你别老想着打架,打架不解决问题。

玉林:该打的时候就得打,咱不能叫他们欺负着。

玉军:还有梅枫,今天下午,你哥说你是家里大小事不管不问。

世文:哈哈,这点随他爷爷。{看着世举。}咱叔在家里,大事小情,一概不管,都是咱娘操持。不过,梅枫太好玩了,整天不是打牌,就是下棋、钓鱼。

玉林:还有这个抢宅基地的事,我看咱村乱套了,宅基地谁抢是谁的了。大哥,你也抢了一位是吧?

玉军:我没过去,您嫂子抢的。

世文:这在村里,哪有什么道理?宅基地谁抢算谁的,谁横谁不要命,哎,书记就怕谁,谁老实,谁就吃亏。

玉明:俺玉清大哥也抢了一位。

玉清:那天我吃完午饭,没事到村东溜达,见他们都抢宅基地,我就回家拿了一百元钱,卸了几车石头,把那位宅基地给占了。

玉明笑说:你这溜达溜达,就溜出一位宅基地来,我看我还得勤溜达来。

*众人都笑。

玉军:咱闲话少说,言归正传。这事明天我跟俺爹,俺二叔都说说。还有咱姑父、玉龙,让他们都出出点子,帮帮忙。

玉清:这个书记即使我不当,也得让姓梅的当。梅花村让外姓当书记,根本就不行,显得咱老梅家无能、窝囊。

世举:是,就是这么个理,咱不蒸馒头争口气。

*众人正说着,明明走进来,见很多人在这里。

明明:三舅、四舅、大哥。

玉军笑说:明明来了,坐下喝茶。

明明:我不坐了。{然后转向梅枫。}大姐叫你去打牌了。

*梅枫站起来。

玉明:打去吧,等会我也去打两把。

*梅枫笑笑,随明明向外走。

 

16:夜、室外、梅花村街道路口。

*梅枫和明明来到路口。

明明:到你家里去,我有个好消息告诉你。

梅枫:不是大姐叫我打牌吗?

明明:我骗你的。

梅枫:你有什么好消息?快告诉我。

明明:到你家里我再告诉你。

 

17:夜、室内、梅枫住所。

*梅枫斜躺在床上。明明坐在椅子上。

梅枫:说吧,什么好消息?

明明:我爸要退休了,让我去顶替。

梅枫:啊。{然后坐起来。}好呀,祝贺你。

明明:走吧。今晚我高兴,咱们到河边散步去。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原创剧本网www.ju20.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代写小品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