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注册登录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招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视频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全国原创小品剧本创作大赛
代写公司年会小品剧本
剧本名:爱你两生两世第一百三十一集 痴情女求神无果 小香草寄托情思
【原创剧本网】作者:董兴启
专业代写小品、相声、快板、三句半、音乐剧、情景剧、哑剧、二人转剧本。电话:13979226936 联系QQ:652117037
年会剧本
 

第一百三十一集  痴情女求神无果 小香草寄托情思

1.深夜

1.1.泰山

1.1.1.南天门

1.1.1.1.天空中

月亮已经落下。

1.1.1.2.南天门前

大地黑黢黢的。

巍峨的南天门犹如一个张着大口的巨兽,阴森可怖。

香草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地爬到南天门前。她抬头望着南天门,南天门里黑咕隆咚的,吓得她禁不住打了个冷战。

香草壮着胆子,鼓足勇气,忍着两膝的疼痛,毅然地站起身来,一瘸一拐,大义凌然般地走进南天门。

1.1.2.天街

香草一瘸一拐地走在天街上,他的周围黑黢黢一派,不见边际,好似自己掉进了万丈深渊一般。

香草自语道:“不怕,香草不怕……”她给自己壮着胆。

香草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忍着两腿的伤痛,一瘸一拐,沿着天街吃力地向碧霞祠走去。

1.1.3.碧霞祠

1.1.3.1.碧霞祠外

碧霞祠祠门紧闭。

香草来到碧霞祠门前,踉踉跄跄登上门前的台阶,用力拍打着祠门。

1.1.3.2.配殿里

怡人、怡心二位仙子正在配殿里歇息。

怡人朦胧中听到“啪啪……”的拍打祠门声,她推了推怡心,道:“有人敲门。”

怡心睡得正香甜,被怡人唤醒,惺忪着眼,有些不耐烦的道:“这半夜三更的,怎会有人来?”说着,又睡着了。

1.1.3.3.碧霞祠外

香草拍打着祠门,忽然觉得头晕目眩,晃晃悠悠摔倒在门前,随即“咕噜噜”滚下台阶,昏了过去。

1.1.3.4.配殿里

怡人又仔细听了听,确实没了动静,以为是自己睡癔症了,也合眼睡了。

1.1.3.5.碧霞祠外

香草躺在祠门外的台阶下已昏厥过去,“呼呼”的秋风吹着她沾满血污的破烂衣裙,冻得她身子不住地哆嗦。

昏迷中,香草迷迷糊糊地看到:

2.梦境

白龙满身血淋淋地向她走来,来到近前,泪水涟涟地向她哀求道:“香草妹妹,救救我……”

桃花仙子浑身血肉模糊的也向她走来,来到跟前,向她哀求道:“妹妹,救救姐姐,姐姐不想死……”

3.现实

3.1.泰山

3.1.1.碧霞祠外

香草躺在碧霞祠门外的台阶下,猛地睁开眼,发现这是一个梦。香草用手摸了摸摔疼的头。她顾不得这些,赶忙用手撑着地,艰难地爬起来,硬撑着酸痛的身子,忍着两膝刀割般的疼痛,爬上台阶,吃力地站起身来,使出仅有的力气,拍打着祠门。

3.1.2.配殿里

香草敲门的声音又惊醒了怡人,她睁大了眼睛,竖起耳朵仔细听,“砰砰……”的敲门声又传来。怡人确定是敲祠门声,又推搡着怡心,唤道:“快醒醒,快醒醒,是敲门声。”

怡心睡眼朦胧地抱怨道:“你又弄醒我干什么?人家睡得正香。”

怡人道:“你听,是有人在敲祠门。”

怡心闭着眼,不以为然的道:“你睡癔症了吧?咱这祠,千万年来从不曾有人骚扰。今儿谁有这么大胆,敢三更半夜地来敲门?”

怡人使劲摇晃着她的肩膀,道:“你醒醒……”

祠外又传来“呯呯……”的敲门声。

怡人道:“你快听,这敲门声多清晰?敲得也这么急,不是有人遇到了急事,就是歹人来祠里捣乱。”

怡心强睁开眼,听了听:

“呯呯……”又传来敲门声,怡心立时没了困意,警觉起来,道:“这深更半夜的,定是歹人来捣乱,快快禀报师尊去。”

怡人、怡心二人赶忙向配殿外走去。

3.1.3.配殿外

怡人、怡心走出配殿,直向大殿走去。

3.1.4.大殿里

大殿门掩着,里面亮着灯光。

怡人、怡心来到大殿门外。怡人轻轻地敲了敲门。

从大殿里传来碧霞元君的声音:“进来吧。”

怡人轻轻推开大殿门,和怡心走进大殿。

碧霞元君面朝殿门,闭着眼盘膝坐在殿中的蒲团上。轻声道:“你们何事?”

怡人、怡心赶忙施礼。

怡人道:“启禀师尊,弟子刚才听到祠外有人敲门,声声急促,唯恐是歹人来扰,因而来向师尊禀报。”

碧霞元君道:“本尊早已听到,且不理会与她。明日一早,你们打发她回去便是。”

怡人疑惑地道:“敢问师尊,敲门者何人?是信众还是歹人?”

碧霞元君道:“此人是一善者,并非歹人。明日你们好好劝她回去,切不可伤她。”

怡人疑惑地道:“师尊,弟子不解,师尊大慈大悲,惠施天下。此人既是善者,半夜来求,必是遇到难事,不然断不敢深夜打扰。师尊却为何避而不见,甚至将她赶走?”

碧霞元君道:“人儿长进了,知道探究其中原委了。本尊欣慰。”

怡心也疑惑地道:“启禀师尊,这其中既有原委,师尊可否告知弟子一二?也好明日劝那人时不致无从说辞。”

碧霞元君道:“你们既问,本尊不妨告诉你们,免得心有疑惑,对本尊有所猜疑。”

怡人、怡心忙道:“弟子不敢。”

碧霞元君道:“敲门之人,乃是本山中天门外涧下村一村姑,是为其好友来向本尊求救的……”

怡人听了,更加不解的道:“师尊恕罪,弟子妄言。既是这等事,师尊应了又有何难?为何却避之如瘟疫?”

碧霞元君叹了声气,道:“徒儿不知,这人所求之请,非一般之事,本尊十分地为难。”

怡人疑惑地道:“启禀师尊,何事能让师尊这般为难?弟子随师尊千万年,还不曾见过师尊有为难之事。”

碧霞元君道:“你们还记得白日时,玉帝陛下驾临本山之事吗?”

怡人、怡心都点着头,道:“弟子记得。今日之事弟子怎能忘记的这样快?”

碧霞元君道:“玉帝陛下辞离本祠,出了南天门,欲要驾临山下王母宫,行至半途,于中天门外,护法神发现了、天宫御花园的桃花仙子私自下凡,与西海龙王之子白龙隐居于此。玉帝陛下十分恼怒,便将二人剥去容颜,摄走仙心,打回原形。又将那白龙化作一棵枯槐树,并将他们分置于山路两侧。赐其对视,看对方丑陋之状。”

怡人听了感叹道:“这二人违犯了天律,玉帝陛下没有杀他们的头,真是慈悲了。”

碧霞元君淡淡一笑,道:“徒儿错了。如此惩罚,比直接杀他们的头还残酷十倍。”

怡人不解地道:“师尊如此讲,弟子倒是不明白了。玉帝陛下没杀他们,既是给他们留了条生路,怎么还是比杀头更残酷?”

碧霞元君道:“杀头只是转瞬间死去,并无多大痛苦。可这刑罚,却要先剥去他们仙皮,让他们倍受痛苦;再摄走他们仙心,化作丑陋之形,让他们二人、日日目视对方的丑陋之态,进行心灵摧残与折磨,直到看得对方生厌、憎恶了,才于第七七四十九日心死物灭。此好比凌迟处死,只是那刑疼在身上,而此刑不仅疼在身上,而且更痛在心里。其残酷之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也!”

二仙子听得毛骨悚然,胆颤心惊。

怡人道:“原来如此啊。”

怡心道:“这也太残忍了吧。”

碧霞元君不以为然的道:“谁让他们违犯天律来?这是他们罪有应得。玉帝陛下不这样严惩,怎能管束住众仙人?”

怡人道:“师尊,弟子明白了,是这二人没有办法救了。所以师尊不愿意受她祈拜,免得欠了她情。明日一早,弟子便将她劝走。”

碧霞元君道:“此二人也并非不可救,只是相当地棘手罢了。”

怡人好奇地道:“敢问师尊,何法能救这二人?”

碧霞元君道:“玉帝陛下之刑,虽然将他们打回了原形,摄去了他们仙心,但他们凡心还在,而且这凡心能受他原形滋养七七四十九日,如在这四十九日之内,他们能得阴阳无根之水的滋养,凡心便可存活,化作的枯木便可生根发芽。若再得神法,便可还原成人形。但却没了仙缘,只是个凡人而已。”

怡人道:“敢问师尊,何为阴阳无根之水?”

不等碧霞元君回答,怡心抢着道:“这个你也不知道?阴阳无根之水,就是男人和女人的眼泪。”转而问碧霞元君道:“师尊,弟子说的是吗?”

碧霞元君笑着点了点头。

怡人不服气地“哼”了怡心一声,悄声道:“就你聪明。”

怡心道:“师尊,恕弟子直言,师尊既然能使那二人复生,又有这人诚心来拜求,师尊为何不大发慈悲,施仁惠之心,应了她祈求,如了他心愿,却要避而不见哪?”

碧霞元君道:“徒儿不知,本尊为难之处就在于此。若是本尊应了她的祈求,救了那二人,则是违逆了圣驾旨意,犯了欺君之罪。若是见了她,不应她祈求,则是失去了信徒虔诚之心,甚或遭世人诟骂,失去本尊尊严与世人的供奉。因而,本尊只能采取避而不见之策。”

怡心犹犹豫豫地道:“师尊,弟子有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碧霞元君道:“徒儿有话尽可直讲。”

怡心道:“师尊,弟子想,师尊避而不见,来者或可能明白其意,但世间之人却难知其因,只知那二人是在泰山之中死于非命。逝者位于师尊脚下,却不得师尊拯救,世人恐会对师尊有不恭之言,或对师尊妄加猜测。常言道:三人成虎。传言多了,世人便会信以为真。人言可畏。请师尊三思。”

碧霞元君沉思片刻,道:“心儿,你也长进了。徒儿所言,也正是本尊所忧虑的,但目前尚无两全其美之策。常言道,两害相权取其轻。本尊只能如此。你们还是暂且按本尊的吩咐去办吧。”

怡人、怡心施礼道:“弟子遵命。”然后退了出去。

3.1.5.碧霞祠外

香草敲了一阵祠门,见没人应答,便不敢再敲了,她怕惹烦了泰山奶奶,悻悻地停住手,站在门前。

秋风呼呼地吹着,香草穿的单薄的衣裙又被刮破磨烂了,难以御寒,冻得她瑟瑟发抖。香草不得不蹲下身来,蜷缩在祠门前。

天地间,一派黑暗,犹如无底的黑洞。

香草蜷缩在祠门前,又累又冷又害怕,抖作一团。她的牙打着颤,咬得嘣嘣作响。

4.早晨

4.1.泰山

4.1.1.刘大叔家

4.1.1.1.堂屋里

天蒙蒙亮。

刘大婶躺在床上,她的眼也哭肿了,泪也哭干了,哭得身心疲惫,筋疲力尽,但仍在有气无力的嘤嘤地哭着:“俺的闺女呀,你出了啥事呀……”“俺的闺女呀,你让娘咋活呀……”

石头媳妇磕头打盹的坐在床沿上,守护者刘大婶。

4.1.1.2.院子里

刘大叔父子二人心力憔悴地走进家门。

4.1.1.3.堂屋里

刘大婶听见刘大叔他们爷俩回来的脚步声,“呼”的从床上爬起来,踉踉跄跄地就往屋外跑。

石头媳妇被惊醒,懵懵怔怔地追赶刘大婶。

刘大婶和刘大叔正撞在堂屋门口。刘大婶见没有香草,更是悲痛欲绝,撕扯着刘大叔,哭喊到:“你还俺闺女,你还俺闺女……”

刘大叔如木头人一般,任由刘大婶抓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有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

刘大婶又昏厥过去,嫂子赶忙抱住刘大婶,哭喊到:“娘——”

4.1.2.碧霞祠

4.1.2.1.碧霞祠外

香草蜷缩在祠门前。

祠门“吱呦”一声,被缓缓打开。

香草听到开门声,“呼”地一下站起来。

怡人、怡心走出门来。

香草赶忙向怡人、怡心作揖,道:“仙姑,求求您,快带俺去见泰山奶奶……”

怡人揖首道:“施主,真是不巧,师尊昨日随玉帝陛下去了天宫……”

香草急切地问:“泰山奶奶啥时候能回来?”

怡人道:“师尊讲,要在天宫里住几日……”

香草又问;“泰山奶奶说要住几天?”

怡人惋惜地道:“施主,你就别问住几日了。你知道,天宫一日就是凡间一年。师尊就是住上一两日,也得一两年后才能回来。你就赶快回去吧,有什么愿,过两年再来求吧。”

香草听了如晴天霹雳,唯一的一点希望也破灭了,她顿时呆若木鸡。片刻,才回过神来,踉踉跄跄,跌跌撞撞地往回走,边走边流着泪嘟噜道:“没救了,没救了……”人象失了魂一般。

怡心见状,担心地道:“施主,你没事吧?”

香草如魔怔了一般,嘴里不停地嘟囔着:“没救了,没救了……”“白龙哥,桃花姐姐,不是俺不救你们……”蹒跚着向下走去。

怡人、怡心望着香草的背影,禁不住为她惋惜与遗憾。

4.2.东海

4.2.1.龙宫里

龙王坐在龙椅上。

巡海夜叉慌慌张张地跑进龙宫里,向龙王报告道:“启禀龙王,不好了,不好了……”

龙王呵斥道:“何事?如此慌张。”

夜叉稳了稳神,站直身,施礼道:“回禀龙王,西海龙王的太子白龙被玉帝陛下给废黜了……”

龙王惊愕地道:“什么?”

夜叉道:“回禀龙王,白龙太子与桃花仙子在泰山中天门下幽居,被驾临泰山的玉帝陛下撞见,玉帝陛下大怒,将白龙太子废黜仙界,嗤之为枯木,置于山路旁,暴尸于日光之下……”

龙王又气又恨的道:“这个孽障,前几年来求本王,要本王带他去天宫,我没答应,并训斥与他,不曾想,他依然野性不改。这次作出祸来了,是他咎由自取,罪有应得。”

夜叉犹犹豫豫的道:“启禀龙王,虽然白龙太子咎由自取,可是,您就真的忍心、看着白龙太子尸身被弃之于荒野,暴晒于日光之下?日后西海龙王若是得知……”

龙王叹声气,道:“嗳,爱卿说的是,本王再生他气,也不忍心看他暴尸荒野,这样也对不起我兄弟呀。”

夜叉点着头道:“龙王说的是。”

龙王沉思片刻,道:“爱卿,你速速召集兵将,悄悄从我东海,向泰山中天门下挖一条隧道,把白龙太子的尸身偷回来,葬于岛上,也算我这个做大伯的对得起他,对我兄弟也有个交代。”

夜叉施礼道:“遵命。”退出龙宫。

4.2.2.龙宫外

夜叉召集来众多虾兵蟹将,向他们吩咐着事情。

4.2.3.海底

众虾兵蟹将挖掘着隧道。有的用虾钳、蟹螯挖掘隧道;有的把挖掘下来的石头向隧道外搬运。

夜叉不停地吆喝着,催促着:“快点,快点。不要偷懒……”

虾兵蟹将们挖掘着、忙碌着,隧道不断地向前延伸。

5白日

5.1.泰山

5.1.1.陈老伯家

5.1.1.1.家外的山路上

香草失魂落魄一般,踉踉跄跄来到白龙遇难处,她扑倒在白龙化作的枯树上,撕心裂肺地痛哭,边哭边念叨着:“白龙哥,你死的好惨呀……你让妹妹咋活呀……这些可恨的天神,他们为啥这么狠心呀……你死得好冤呀,妹妹想救你,可没有办法,救不了你呀……”眼泪如决了堤的河水,源源不断地滴到枯槐树上。

5.1.1.2.山里

陈老伯寻找着白龙和桃花仙子,他沙哑着声音呼喊着:“龙儿……”“桃花姑娘……”

5.1.1.3.家外的山路上

香草趴在桃花仙子化作的枯桃树上,泪流满面地哭诉道:“姐姐,昨天咱们还在一起给你缝制嫁衣哪,转眼间你就被那些可恨的天神给害死了,你死得好冤啊……你眼看就要当新娘子了,可你咋不等到那一天啊?!让白龙哥多伤心呀……”泪水滴在枯桃树上。

香草正哭得伤心,陈老伯从山里回来了。他听到香草的声音,又惊又喜。边呼喊着:“香草闺女……”边向她跑过去。

陈老伯跑到香草身边,道:“闺女,你可回来了……”

香草见陈老伯来了,哭得更伤心了。她拍打着枯桃树哭喊到:“桃花姐姐……”

陈老伯试探地问:“闺女,桃花姑娘究竟咋回事?”他虽然昨天在岭上听了那采药人说,但他仍抱着幻想,尤其是找了这么久,并没有发现白龙和桃花姑娘的尸首。

香草边哭边道:“姐姐她们被害死了……”

陈老伯一丝的幻想被彻底打破,立时惊呆了。又加一夜的劳累与煎熬,彻底击垮了他。陈老伯摇摇晃晃,险些摔倒。

香草直起身,抽泣着对陈老伯道:“这棵树就是桃花姐姐。那些天神害死了姐姐,又把她给变成了这棵树……”

陈老伯听了,直愣愣地打量着这棵枯树。见这树:枝杈残缺,满树干上都是疤痕和暗红色的胶瘤,疮痍遍体。陈老伯心如刀剜,胸口象箭穿一般地痛,他踉跄着走到枯树前,双手扶摸着枯树,放声大哭:“桃花闺女,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啊……”泪水滴在枯树上,如小溪一般向下流淌……

5.1.1.4.陈老伯家外

那棵枯桃树披上了香草为桃花仙子做的嫁衣。红裙如火,格外地显眼。香草坐在枯桃树前,手里拿着白龙的红长衫,流着眼泪,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地缝制着。每一针她都是用心去缝,每一线都是在用情去连,而每一针又如穿着她的心,每一线又似撕扯着她的肺。然而,她没有哭声,只有悲伤的眼泪不停地往下流,落在那长衫上,打湿了一片。

陈老伯伏在白龙化作的枯槐树上痛哭着。

香草缝完白龙的婚衣,双手托着走到陈老伯身边,流着泪,道:“大爷,您给白龙哥穿上吧……”

陈老伯双手接过长衫,小心翼翼地将长衫披在枯树上,哭喊到:“龙儿,这是香草姑娘给你做的新衣裳,爹给你穿上,到了那边,你和桃花闺女相亲相爱,好好过日子,爹也就放心了……”陈老伯再也讲不下去,又扑倒在覆盖着新衣的枯树上,放声大哭……

 

 

 

说明:本剧本只上传一小部份,后面省略了很多内容,剧本长度大概十来分钟,是一个超级搞笑加感人并起到宣传教育的正能量剧本,适合各种活动演出。此剧本是收费的,如您有需要请联系,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企业微信号:13979226936 微信公众号:剧本原创, 另外可根据您的要求专业为您量身定写各种剧本,如:专业代写小品、相声、快板、三句半、音乐剧、情景剧、哑剧、话剧、二人转、双簧、戏曲剧本等。
代写小品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注册登录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招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视频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电视剧本创作室 | 招聘求职 |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重点推荐剧本
从开始要二十万到最后不要彩
医师节医务人员宣传义诊小品
保险公司小品剧本《天气变化
老师相亲超搞笑小品《不要彩
感谢党和政府小品剧本《天气
适合父亲节表演的小品《不要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医师节医务人员宣传义诊小品《
部队八一建军节小品(战友情深)
党员廉洁小品剧本《坚守原则》
禁毒宣传小品剧本(后悔的眼泪)
政府管委会和公司市场营销人员
军队情景剧剧本《最美机务兵》
建筑公司三句半剧本《部门创辉
电力企业反腐小品剧本《将反腐
安全生产情景剧本《安全不能马
医院开展“学党史跟党走”实践
婚姻登记搞笑小品剧本《520结婚
纪检委脱口秀《纪委那些事》
戏曲音乐剧本《村长的心病》
红色历史情景剧剧本《红色黔东
情感音乐剧剧本《庭前调解》
七一建党节小品剧本《最美党员
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历史小品剧本
古装搞笑小品剧本《天南地北来
小学生红色教育题材小品《小小
感人故事小品剧《我爱你中国》
小学生表演红色历史题材小品《
乡村振兴小品剧本《村里那些事
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宣传小品《老
电信诈骗和网贷小品《心急的陷
六一儿童节超感人小品《唯一的
512护士节正能量小品剧本(你健
五一劳动节晚会节目爆笑小品《
供电局员工感人小品剧本《照亮
拐卖农村妇女小品《买媳妇》
电视台融媒体小品剧本《融媒体
您当前位置:中国原创剧本网 > 电视剧本 > 神话电视剧本 > 爱你两生两世第一百三十一集 痴情女求神无果 小香草寄托情思
 
授权级别:授权发表与使用   作品类别:电视剧本-神话电视剧本   会员:dongxingqi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24/5/3 16:35:36     最新修改:2024/5/5 12:01:46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电视剧本名:《爱你两生两世第一百三十一集 痴情女求神无果 小香草寄托情思》
【原创剧本网】作者:董兴启
中国原创剧本网电视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视剧本、电视栏目短剧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第一百三十一集  痴情女求神无果 小香草寄托情思

1.深夜

1.1.泰山

1.1.1.南天门

1.1.1.1.天空中

月亮已经落下。

1.1.1.2.南天门前

大地黑黢黢的。

巍峨的南天门犹如一个张着大口的巨兽,阴森可怖。

香草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地爬到南天门前。她抬头望着南天门,南天门里黑咕隆咚的,吓得她禁不住打了个冷战。

香草壮着胆子,鼓足勇气,忍着两膝的疼痛,毅然地站起身来,一瘸一拐,大义凌然般地走进南天门。

1.1.2.天街

香草一瘸一拐地走在天街上,他的周围黑黢黢一派,不见边际,好似自己掉进了万丈深渊一般。

香草自语道:“不怕,香草不怕……”她给自己壮着胆。

香草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忍着两腿的伤痛,一瘸一拐,沿着天街吃力地向碧霞祠走去。

1.1.3.碧霞祠

1.1.3.1.碧霞祠外

碧霞祠祠门紧闭。

香草来到碧霞祠门前,踉踉跄跄登上门前的台阶,用力拍打着祠门。

1.1.3.2.配殿里

怡人、怡心二位仙子正在配殿里歇息。

怡人朦胧中听到“啪啪……”的拍打祠门声,她推了推怡心,道:“有人敲门。”

怡心睡得正香甜,被怡人唤醒,惺忪着眼,有些不耐烦的道:“这半夜三更的,怎会有人来?”说着,又睡着了。

1.1.3.3.碧霞祠外

香草拍打着祠门,忽然觉得头晕目眩,晃晃悠悠摔倒在门前,随即“咕噜噜”滚下台阶,昏了过去。

1.1.3.4.配殿里

怡人又仔细听了听,确实没了动静,以为是自己睡癔症了,也合眼睡了。

1.1.3.5.碧霞祠外

香草躺在祠门外的台阶下已昏厥过去,“呼呼”的秋风吹着她沾满血污的破烂衣裙,冻得她身子不住地哆嗦。

昏迷中,香草迷迷糊糊地看到:

2.梦境

白龙满身血淋淋地向她走来,来到近前,泪水涟涟地向她哀求道:“香草妹妹,救救我……”

桃花仙子浑身血肉模糊的也向她走来,来到跟前,向她哀求道:“妹妹,救救姐姐,姐姐不想死……”

3.现实

3.1.泰山

3.1.1.碧霞祠外

香草躺在碧霞祠门外的台阶下,猛地睁开眼,发现这是一个梦。香草用手摸了摸摔疼的头。她顾不得这些,赶忙用手撑着地,艰难地爬起来,硬撑着酸痛的身子,忍着两膝刀割般的疼痛,爬上台阶,吃力地站起身来,使出仅有的力气,拍打着祠门。

3.1.2.配殿里

香草敲门的声音又惊醒了怡人,她睁大了眼睛,竖起耳朵仔细听,“砰砰……”的敲门声又传来。怡人确定是敲祠门声,又推搡着怡心,唤道:“快醒醒,快醒醒,是敲门声。”

怡心睡眼朦胧地抱怨道:“你又弄醒我干什么?人家睡得正香。”

怡人道:“你听,是有人在敲祠门。”

怡心闭着眼,不以为然的道:“你睡癔症了吧?咱这祠,千万年来从不曾有人骚扰。今儿谁有这么大胆,敢三更半夜地来敲门?”

怡人使劲摇晃着她的肩膀,道:“你醒醒……”

祠外又传来“呯呯……”的敲门声。

怡人道:“你快听,这敲门声多清晰?敲得也这么急,不是有人遇到了急事,就是歹人来祠里捣乱。”

怡心强睁开眼,听了听:

“呯呯……”又传来敲门声,怡心立时没了困意,警觉起来,道:“这深更半夜的,定是歹人来捣乱,快快禀报师尊去。”

怡人、怡心二人赶忙向配殿外走去。

3.1.3.配殿外

怡人、怡心走出配殿,直向大殿走去。

3.1.4.大殿里

大殿门掩着,里面亮着灯光。

怡人、怡心来到大殿门外。怡人轻轻地敲了敲门。

从大殿里传来碧霞元君的声音:“进来吧。”

怡人轻轻推开大殿门,和怡心走进大殿。

碧霞元君面朝殿门,闭着眼盘膝坐在殿中的蒲团上。轻声道:“你们何事?”

怡人、怡心赶忙施礼。

怡人道:“启禀师尊,弟子刚才听到祠外有人敲门,声声急促,唯恐是歹人来扰,因而来向师尊禀报。”

碧霞元君道:“本尊早已听到,且不理会与她。明日一早,你们打发她回去便是。”

怡人疑惑地道:“敢问师尊,敲门者何人?是信众还是歹人?”

碧霞元君道:“此人是一善者,并非歹人。明日你们好好劝她回去,切不可伤她。”

怡人疑惑地道:“师尊,弟子不解,师尊大慈大悲,惠施天下。此人既是善者,半夜来求,必是遇到难事,不然断不敢深夜打扰。师尊却为何避而不见,甚至将她赶走?”

碧霞元君道:“人儿长进了,知道探究其中原委了。本尊欣慰。”

怡心也疑惑地道:“启禀师尊,这其中既有原委,师尊可否告知弟子一二?也好明日劝那人时不致无从说辞。”

碧霞元君道:“你们既问,本尊不妨告诉你们,免得心有疑惑,对本尊有所猜疑。”

怡人、怡心忙道:“弟子不敢。”

碧霞元君道:“敲门之人,乃是本山中天门外涧下村一村姑,是为其好友来向本尊求救的……”

怡人听了,更加不解的道:“师尊恕罪,弟子妄言。既是这等事,师尊应了又有何难?为何却避之如瘟疫?”

碧霞元君叹了声气,道:“徒儿不知,这人所求之请,非一般之事,本尊十分地为难。”

怡人疑惑地道:“启禀师尊,何事能让师尊这般为难?弟子随师尊千万年,还不曾见过师尊有为难之事。”

碧霞元君道:“你们还记得白日时,玉帝陛下驾临本山之事吗?”

怡人、怡心都点着头,道:“弟子记得。今日之事弟子怎能忘记的这样快?”

碧霞元君道:“玉帝陛下辞离本祠,出了南天门,欲要驾临山下王母宫,行至半途,于中天门外,护法神发现了、天宫御花园的桃花仙子私自下凡,与西海龙王之子白龙隐居于此。玉帝陛下十分恼怒,便将二人剥去容颜,摄走仙心,打回原形。又将那白龙化作一棵枯槐树,并将他们分置于山路两侧。赐其对视,看对方丑陋之状。”

怡人听了感叹道:“这二人违犯了天律,玉帝陛下没有杀他们的头,真是慈悲了。”

碧霞元君淡淡一笑,道:“徒儿错了。如此惩罚,比直接杀他们的头还残酷十倍。”

怡人不解地道:“师尊如此讲,弟子倒是不明白了。玉帝陛下没杀他们,既是给他们留了条生路,怎么还是比杀头更残酷?”

碧霞元君道:“杀头只是转瞬间死去,并无多大痛苦。可这刑罚,却要先剥去他们仙皮,让他们倍受痛苦;再摄走他们仙心,化作丑陋之形,让他们二人、日日目视对方的丑陋之态,进行心灵摧残与折磨,直到看得对方生厌、憎恶了,才于第七七四十九日心死物灭。此好比凌迟处死,只是那刑疼在身上,而此刑不仅疼在身上,而且更痛在心里。其残酷之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也!”

二仙子听得毛骨悚然,胆颤心惊。

怡人道:“原来如此啊。”

怡心道:“这也太残忍了吧。”

碧霞元君不以为然的道:“谁让他们违犯天律来?这是他们罪有应得。玉帝陛下不这样严惩,怎能管束住众仙人?”

怡人道:“师尊,弟子明白了,是这二人没有办法救了。所以师尊不愿意受她祈拜,免得欠了她情。明日一早,弟子便将她劝走。”

碧霞元君道:“此二人也并非不可救,只是相当地棘手罢了。”

怡人好奇地道:“敢问师尊,何法能救这二人?”

碧霞元君道:“玉帝陛下之刑,虽然将他们打回了原形,摄去了他们仙心,但他们凡心还在,而且这凡心能受他原形滋养七七四十九日,如在这四十九日之内,他们能得阴阳无根之水的滋养,凡心便可存活,化作的枯木便可生根发芽。若再得神法,便可还原成人形。但却没了仙缘,只是个凡人而已。”

怡人道:“敢问师尊,何为阴阳无根之水?”

不等碧霞元君回答,怡心抢着道:“这个你也不知道?阴阳无根之水,就是男人和女人的眼泪。”转而问碧霞元君道:“师尊,弟子说的是吗?”

碧霞元君笑着点了点头。

怡人不服气地“哼”了怡心一声,悄声道:“就你聪明。”

怡心道:“师尊,恕弟子直言,师尊既然能使那二人复生,又有这人诚心来拜求,师尊为何不大发慈悲,施仁惠之心,应了她祈求,如了他心愿,却要避而不见哪?”

碧霞元君道:“徒儿不知,本尊为难之处就在于此。若是本尊应了她的祈求,救了那二人,则是违逆了圣驾旨意,犯了欺君之罪。若是见了她,不应她祈求,则是失去了信徒虔诚之心,甚或遭世人诟骂,失去本尊尊严与世人的供奉。因而,本尊只能采取避而不见之策。”

怡心犹犹豫豫地道:“师尊,弟子有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碧霞元君道:“徒儿有话尽可直讲。”

怡心道:“师尊,弟子想,师尊避而不见,来者或可能明白其意,但世间之人却难知其因,只知那二人是在泰山之中死于非命。逝者位于师尊脚下,却不得师尊拯救,世人恐会对师尊有不恭之言,或对师尊妄加猜测。常言道:三人成虎。传言多了,世人便会信以为真。人言可畏。请师尊三思。”

碧霞元君沉思片刻,道:“心儿,你也长进了。徒儿所言,也正是本尊所忧虑的,但目前尚无两全其美之策。常言道,两害相权取其轻。本尊只能如此。你们还是暂且按本尊的吩咐去办吧。”

怡人、怡心施礼道:“弟子遵命。”然后退了出去。

3.1.5.碧霞祠外

香草敲了一阵祠门,见没人应答,便不敢再敲了,她怕惹烦了泰山奶奶,悻悻地停住手,站在门前。

秋风呼呼地吹着,香草穿的单薄的衣裙又被刮破磨烂了,难以御寒,冻得她瑟瑟发抖。香草不得不蹲下身来,蜷缩在祠门前。

天地间,一派黑暗,犹如无底的黑洞。

香草蜷缩在祠门前,又累又冷又害怕,抖作一团。她的牙打着颤,咬得嘣嘣作响。

4.早晨

4.1.泰山

4.1.1.刘大叔家

4.1.1.1.堂屋里

天蒙蒙亮。

刘大婶躺在床上,她的眼也哭肿了,泪也哭干了,哭得身心疲惫,筋疲力尽,但仍在有气无力的嘤嘤地哭着:“俺的闺女呀,你出了啥事呀……”“俺的闺女呀,你让娘咋活呀……”

石头媳妇磕头打盹的坐在床沿上,守护者刘大婶。

4.1.1.2.院子里

刘大叔父子二人心力憔悴地走进家门。

4.1.1.3.堂屋里

刘大婶听见刘大叔他们爷俩回来的脚步声,“呼”的从床上爬起来,踉踉跄跄地就往屋外跑。

石头媳妇被惊醒,懵懵怔怔地追赶刘大婶。

刘大婶和刘大叔正撞在堂屋门口。刘大婶见没有香草,更是悲痛欲绝,撕扯着刘大叔,哭喊到:“你还俺闺女,你还俺闺女……”

刘大叔如木头人一般,任由刘大婶抓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有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

刘大婶又昏厥过去,嫂子赶忙抱住刘大婶,哭喊到:“娘——”

4.1.2.碧霞祠

4.1.2.1.碧霞祠外

香草蜷缩在祠门前。

祠门“吱呦”一声,被缓缓打开。

香草听到开门声,“呼”地一下站起来。

怡人、怡心走出门来。

香草赶忙向怡人、怡心作揖,道:“仙姑,求求您,快带俺去见泰山奶奶……”

怡人揖首道:“施主,真是不巧,师尊昨日随玉帝陛下去了天宫……”

香草急切地问:“泰山奶奶啥时候能回来?”

怡人道:“师尊讲,要在天宫里住几日……”

香草又问;“泰山奶奶说要住几天?”

怡人惋惜地道:“施主,你就别问住几日了。你知道,天宫一日就是凡间一年。师尊就是住上一两日,也得一两年后才能回来。你就赶快回去吧,有什么愿,过两年再来求吧。”

香草听了如晴天霹雳,唯一的一点希望也破灭了,她顿时呆若木鸡。片刻,才回过神来,踉踉跄跄,跌跌撞撞地往回走,边走边流着泪嘟噜道:“没救了,没救了……”人象失了魂一般。

怡心见状,担心地道:“施主,你没事吧?”

香草如魔怔了一般,嘴里不停地嘟囔着:“没救了,没救了……”“白龙哥,桃花姐姐,不是俺不救你们……”蹒跚着向下走去。

怡人、怡心望着香草的背影,禁不住为她惋惜与遗憾。

4.2.东海

4.2.1.龙宫里

龙王坐在龙椅上。

巡海夜叉慌慌张张地跑进龙宫里,向龙王报告道:“启禀龙王,不好了,不好了……”

龙王呵斥道:“何事?如此慌张。”

夜叉稳了稳神,站直身,施礼道:“回禀龙王,西海龙王的太子白龙被玉帝陛下给废黜了……”

龙王惊愕地道:“什么?”

夜叉道:“回禀龙王,白龙太子与桃花仙子在泰山中天门下幽居,被驾临泰山的玉帝陛下撞见,玉帝陛下大怒,将白龙太子废黜仙界,嗤之为枯木,置于山路旁,暴尸于日光之下……”

龙王又气又恨的道:“这个孽障,前几年来求本王,要本王带他去天宫,我没答应,并训斥与他,不曾想,他依然野性不改。这次作出祸来了,是他咎由自取,罪有应得。”

夜叉犹犹豫豫的道:“启禀龙王,虽然白龙太子咎由自取,可是,您就真的忍心、看着白龙太子尸身被弃之于荒野,暴晒于日光之下?日后西海龙王若是得知……”

龙王叹声气,道:“嗳,爱卿说的是,本王再生他气,也不忍心看他暴尸荒野,这样也对不起我兄弟呀。”

夜叉点着头道:“龙王说的是。”

龙王沉思片刻,道:“爱卿,你速速召集兵将,悄悄从我东海,向泰山中天门下挖一条隧道,把白龙太子的尸身偷回来,葬于岛上,也算我这个做大伯的对得起他,对我兄弟也有个交代。”

夜叉施礼道:“遵命。”退出龙宫。

4.2.2.龙宫外

夜叉召集来众多虾兵蟹将,向他们吩咐着事情。

4.2.3.海底

众虾兵蟹将挖掘着隧道。有的用虾钳、蟹螯挖掘隧道;有的把挖掘下来的石头向隧道外搬运。

夜叉不停地吆喝着,催促着:“快点,快点。不要偷懒……”

虾兵蟹将们挖掘着、忙碌着,隧道不断地向前延伸。

5白日

5.1.泰山

5.1.1.陈老伯家

5.1.1.1.家外的山路上

香草失魂落魄一般,踉踉跄跄来到白龙遇难处,她扑倒在白龙化作的枯树上,撕心裂肺地痛哭,边哭边念叨着:“白龙哥,你死的好惨呀……你让妹妹咋活呀……这些可恨的天神,他们为啥这么狠心呀……你死得好冤呀,妹妹想救你,可没有办法,救不了你呀……”眼泪如决了堤的河水,源源不断地滴到枯槐树上。

5.1.1.2.山里

陈老伯寻找着白龙和桃花仙子,他沙哑着声音呼喊着:“龙儿……”“桃花姑娘……”

5.1.1.3.家外的山路上

香草趴在桃花仙子化作的枯桃树上,泪流满面地哭诉道:“姐姐,昨天咱们还在一起给你缝制嫁衣哪,转眼间你就被那些可恨的天神给害死了,你死得好冤啊……你眼看就要当新娘子了,可你咋不等到那一天啊?!让白龙哥多伤心呀……”泪水滴在枯桃树上。

香草正哭得伤心,陈老伯从山里回来了。他听到香草的声音,又惊又喜。边呼喊着:“香草闺女……”边向她跑过去。

陈老伯跑到香草身边,道:“闺女,你可回来了……”

香草见陈老伯来了,哭得更伤心了。她拍打着枯桃树哭喊到:“桃花姐姐……”

陈老伯试探地问:“闺女,桃花姑娘究竟咋回事?”他虽然昨天在岭上听了那采药人说,但他仍抱着幻想,尤其是找了这么久,并没有发现白龙和桃花姑娘的尸首。

香草边哭边道:“姐姐她们被害死了……”

陈老伯一丝的幻想被彻底打破,立时惊呆了。又加一夜的劳累与煎熬,彻底击垮了他。陈老伯摇摇晃晃,险些摔倒。

香草直起身,抽泣着对陈老伯道:“这棵树就是桃花姐姐。那些天神害死了姐姐,又把她给变成了这棵树……”

陈老伯听了,直愣愣地打量着这棵枯树。见这树:枝杈残缺,满树干上都是疤痕和暗红色的胶瘤,疮痍遍体。陈老伯心如刀剜,胸口象箭穿一般地痛,他踉跄着走到枯树前,双手扶摸着枯树,放声大哭:“桃花闺女,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啊……”泪水滴在枯树上,如小溪一般向下流淌……

5.1.1.4.陈老伯家外

那棵枯桃树披上了香草为桃花仙子做的嫁衣。红裙如火,格外地显眼。香草坐在枯桃树前,手里拿着白龙的红长衫,流着眼泪,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地缝制着。每一针她都是用心去缝,每一线都是在用情去连,而每一针又如穿着她的心,每一线又似撕扯着她的肺。然而,她没有哭声,只有悲伤的眼泪不停地往下流,落在那长衫上,打湿了一片。

陈老伯伏在白龙化作的枯槐树上痛哭着。

香草缝完白龙的婚衣,双手托着走到陈老伯身边,流着泪,道:“大爷,您给白龙哥穿上吧……”

陈老伯双手接过长衫,小心翼翼地将长衫披在枯树上,哭喊到:“龙儿,这是香草姑娘给你做的新衣裳,爹给你穿上,到了那边,你和桃花闺女相亲相爱,好好过日子,爹也就放心了……”陈老伯再也讲不下去,又扑倒在覆盖着新衣的枯树上,放声大哭……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原创剧本网www.ju20.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代写小品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