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注册登录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招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视频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全国原创小品剧本创作大赛
代写公司年会小品剧本
剧本名:爱你两生两世第一百三十集 白龙桃花双罹难 香草碧霞祠求神
【原创剧本网】作者:董兴启
专业代写小品、相声、快板、三句半、音乐剧、情景剧、哑剧、二人转剧本。电话:13979226936 联系QQ:652117037
年会剧本
 

第一百三十集  白龙桃花双罹难 香草碧霞祠求神

1.下午

1.1.泰山

1.1.1.山路上

香草跪在玉皇大帝驾前,玉皇大帝对护法神挥了挥手,示意他把香草拖开。

护法神等上前来拖香草。

白龙跑过来,见几个人推搡着桃花仙子往山下走。他以为是强盗劫持了桃花仙子,大声断喝到:“强盗,住手——”一个箭步直冲过去。

托塔天王听到身后有人呵斥,禁不住转身去看,还没反应过来,白龙已冲到桃花仙子身边。

桃花仙子听到白龙的声音,先是一怔,随即转身,扑到白龙怀里,她又高兴又担忧地哭喊到:“白龙哥,你怎么来了?你不该来的……”

白龙惊愕地道:“妹妹,这是怎么回事?”

桃花仙子伏在白龙怀里,只是一个劲地哭,顾不得回答。

托塔天王望着白龙:

白龙现出:一条全身银光闪闪的白色大龙原形。

托塔天王冷冷地笑道:“哈哈,没想到你龙太子也胆大妄为,无视天规戒律,做出这男女的勾当来。”说着,向赤链护法一挥手,示意他锁住白龙。

赤链护法抛出索链,把白龙的双手锁住。

众护法一拥而上,把白龙与桃花仙子分开。几个护法押着桃花仙子继续往前走。托塔天王和几个护法则押着白龙向玉皇大帝驾前走去。

桃花仙子见白龙也被捉住,哪里还肯回天宫?挣扎着呼喊到:“放开我,我不回天宫,我要和白龙哥在一起……”

托塔天王来到玉皇大帝驾前,施礼道:“启禀陛下,西海龙王之子白龙,与桃花仙子幽居,已被臣等捉拿,请求陛下发落。”

玉皇大帝见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又有仙人生淫邪之心,行淫荡之事。气得浑身发抖,怒吼道:“这还了得?!”

玉皇大帝手指白龙,厉声呵斥道:“大胆白龙,你身为仙人,不守仙规,竟然勾引天宫仙子,做出这苟且之事来,该当何罪?”

白龙道:“陛下,白龙与桃花仙子一见钟情。我们二人情投意合,相互倾慕,情真意切,怎能是勾引?我们真心相爱,誓言长相厮守,永不分离;又有老人做媒,并已求卜占卦,择定了良辰吉日,又怎么能是苟且?白龙恳求陛下,恩准白龙与桃花仙子结为夫妻……”

玉皇大帝恼羞成怒,不等白龙说完,就怒不可遏的道:“住口。罪孽白龙,你淫乱天宫,罪大恶极,不仅不思悔改,反而恬不知耻,蛊惑人心。朕岂能容你祸乱仙界?”又对李天督道:“护法神,将白龙押下去,严加惩处。”

护法神施礼道:“遵旨。”又疑惑的道:“启禀陛下,如何处置?将其斩首?”

玉皇大帝余怒未消,气愤的道:“朕之前曾赦免过他,但他不仅不吸取教训,引以为戒,反思自己,恪守仙规,反而做出这般淫乱之事来。若是斩首,岂不太便宜了他?朕要让他先尝生不如死之痛苦,然后再慢慢死去。让其他仙人看看他的可悲下场,已达杀一儆百,震慑他人之效。”玉皇大帝稍一沉思,又道:“护法神,剥去他龙鳞,抽去他龙筋,使他永世不得再还龙形。”

护法神道:“遵旨。”

护法神指挥着众护法,将白龙拖到路西边,按倒在地。

辨妖护法举起照妖镜,照向白龙,白龙立时现出原形——一条全身银光闪闪的白色大龙。

护法神挥舞手中斩妖剑,向着白龙左划右拨,一片片龙鳞被硬生生从白龙身上剥下来,鲜血淋淋。

白龙疼得死去活来,呻吟着,在地上不停地滚来滚去,身下的山石上留下了斑斑血迹。

香草见白龙被活剥,如万箭穿心,痛不欲生,挣扎着,呼喊着:“强盗,快放了白龙哥……”

桃花仙子见了,发疯一般,欲挣脱开护法们,去救白龙。可无论怎样挣扎,都没能挣脱开。她声嘶力竭地哭喊道:“白龙哥……”她痛不欲生,泪如雨下。

护法神剥完白龙的龙鳞,白龙成了一条血肉模糊的大龙,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早已昏死过去。

护法神用斩妖剑,先刺穿白龙的脚踝,挑出脚筋,然后用力一挑,一条白色的龙筋从白龙的身子里抽出来。随着龙筋被抽出,白龙的身体不停地抽搐、痉挛、蜷缩。

白龙的两条筋被抽完,已没了气息,如一只剥了皮的死狗,蜷缩着身子,软瘫在地上。

桃花仙子眼睁睁地看着白龙受这非人的折磨,如刀剜心,痛不欲生,边挣扎边哭喊着:“你们害死了我的白龙哥,你们还我白龙哥……”

玉皇大帝见了大怒,道:“大胆仙子,再执迷不悟,就地正法。”

桃花仙子愤怒的道:“不就是一死?我桃花仙子不怕。你害死了我的白龙哥,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生没能与白龙哥结成夫妻,死也要死在一起。你杀了我吧,正好让我去陪伴白龙哥……”

玉皇大帝听了冷冷一笑,道:“你本已犯了死罪,杀你岂不容易?但朕偏不让你死的这样痛快,朕要让你受尽百般折磨,吃尽千般痛苦,再慢慢死去。让其她仙子也知道违犯天律的下场,以儆效尤。看看今后谁还敢以身试法,私自下凡,做出这种淫乱的事情来。”然后对李天督道:“护法神,剥去她仙子外表,打回原形。”

护法神道声“遵旨”。转身来到押解桃花仙子的护法前,道:“陛下有旨,剥去桃花仙子外表,打回原形。”

两位护法每人挟住桃花仙子的一只胳臂,控制住桃花仙子。

护法神挥舞起斩妖剑,向着桃花仙子的脸上和身上反复地劈划。桃花仙子身上剑痕交错,鲜血淋淋。疼得她不停地扭动身子。

护法神劈划完,右手提着剑,左手向着桃花仙子脸上一抓,用力向下一扯,便将桃花仙子周身的皮肤,从头到脚,全都撕扯下来。立时,桃花仙子就变成了一个血肉模糊,鲜血淋淋之躯。

辨妖护法手举照妖镜照向桃花仙子,并断喝道:“桃花仙子,快快现出原形来——” 照妖镜放射出道道光芒,射向桃花仙子。

桃花仙子的血肉之躯,立时变回了原形——一棵残枝无叶,苍老的枯桃树。滴淌的血液,凝结在树身上,变得伤痕累累,饱经沧桑。

1.1.2.枯桃树里

桃花仙子的心脏在缓慢、无力地跳动,灵魂在痛苦地挣扎。

1.1.3.山路上

玉皇大帝又道:“护法神,传朕旨意,将那白龙也化成枯树,让她们日日对视,看对方丑陋之状。”

护法神道:“遵旨。”

护法神走到辨妖护法跟前,传旨道:“护法,陛下有旨,将白龙化作枯树。”

辨妖护法道:“遵旨。”于是,将照妖镜举在空中,对着白龙躯体照射:

照妖镜放射出道道光芒,照射在白龙的躯体上。辨妖护法边照射边道:“白龙,速速化作枯树来……”

白龙的躯体在道道光芒的照射下,渐渐地发生着变化,慢慢变成了一棵躺卧在地上,弯弯曲曲,老态龙钟的枯槐树。

1.1.4.枯槐树里

白龙的灵魂痛苦地挣扎着,呻吟着。

1.1.5.山路上

辨妖护法收起照妖镜。

护法神见已将白龙变成了枯树,走到玉皇大帝驾前,禀报道:“启禀陛下,臣已将白龙化作了枯树,并将她们二人分别置于了山路东西两侧。”

玉皇大帝听了点了点头,然后望着白龙和桃花仙子化作的枯树,恶狠狠地道:“白龙、桃花仙子,你二人违逆天规,不思悔改,朕杀你二人尤不解恨。朕赐你二人目视对方丑陋之状七七四十九日,使你二人心灵备受折磨与摧残,待你们看得生恶生厌了再死去。”

仙子们听了,无不感到凄惨与胆颤。

玉皇大帝又对众人道:“各位爱卿及仙人,尔等要切记她们二人的教训,恪守天律天规,不得违犯,不然,胆敢违犯者,这就是其下场。”

1.1.6.山路上

玉皇大帝一行,浩浩荡荡,沿山路向山下王母宫走去。

白龙化作的枯槐树躺在山路西侧,桃花仙子化作的枯桃树站立在山路东侧。他们两个隔路相对,好似默默相视。

香草扑在白龙化作的枯槐树上,嚎啕大哭着:“白龙哥,你怎就这样走了?你死得好惨啊……”

1.1.7.山路上

玉皇大帝一行渐渐地不见了踪影。

香草依然伏在白龙化作的那棵枯槐树上哭着……

1.2.泰安城

1.2.1.糖茶店外

陈老伯背着沉甸甸的背篓,高兴地从糖茶店里走出来,沿街向前行走,他口里哼着快乐的小曲。

2.傍晚

2.1.泰山

2.1.1.山路上

陈老伯哼着小曲,沿山中小路向山里走着。陈老伯走得格外有劲。

2.1.2.前岭上

陈老伯沿着羊肠小道,一口气爬上了前岭,不免身上汗津津的。他站住脚,解开褂子扣子,一边用手抓着衣襟呼扇着,一边抬头看着天:

2.1.3.天空中

云淡天高,晴空万里。

夕阳西下,晚霞映红西天。

2.1.4.前岭上

陈老伯心里好不高兴。边用衣襟做扇子呼扇着凉快,边高兴的自语道:“俺陈老汉家里有了喜事,天公也这么给掌脸。”

这时,从前岭北坡的小道上快步走上来一个中年人,这人背着一背篓刚采的草药,来到陈老伯近前,惊讶地看了看他,然后匆匆而过。刚走过去,这人又回过头来问到:“大爷,你是住在中天门外的陈大爷吗?”

陈老伯道:“是。”又道:“你是谁?”

中年人道:“俺也是进山采药的,以前见过你。你赶快回家看看吧,你家的两个孩子被人给害死了……”说着,心有余悸地匆匆而去。

陈老伯听了,立时惊呆了,只觉得胸口发闷,气发短,心口窝象有块大石头压着似的,喘不上气来。他摇摇晃晃,踉踉跄跄,在原地旋转着。片刻,一口鲜血喷射出来。随即, “哐啷”一声,仰面朝天摔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背篓里的糖、茶和点心、水果等撒了一地。

2.1.5.陈老伯家外的山路上

香草伏在白龙化作的枯槐树上哭呀、哭呀……

香草抬起头,泪流满面,自语道:“只这样哭有啥用?又救不了白龙哥,不如到山上碧霞祠里去求泰山奶奶,求她老人家救救白龙哥和桃花姐姐……”于是,用袖子猛一擦眼泪,爬起来,急忙火速地沿山路向山上走去。

2.1.6.中天门

夕阳西下,晚霞满天,绿黄相间的山林披上了金装,绚烂多彩。

香草走过中天门,沿山路向山上攀登着。

2.1.7.刘大叔家

刘大婶站在大门外,焦急地向家西边的涧里望着,自语道:“天都快黑了,香草怎还不回来?

刘大叔父子俩采药回来了。刘大婶赶忙迎过去,悄声对石头道:“快去把你妹妹接回来。”说着就卸石头背上的药篓。

刘大叔道:“你这么着急干啥?让石头家去,喘口气再去也不晚呀。”

刘大婶道:“这天都快黑了,还不晚?你不怕人家笑话?”

刘大叔道:“谁笑话?闺女和那桃花不是好姐妹吗?晚这一会还有啥?”

刘大婶焦急地道:“石头他爹,你就没看出来吗?闺女的心思都在那白龙身上……”

刘大叔赶忙打住她的话,道:“你别瞎说,这话传出去才被人家笑话哪。”

刘大婶道:“俗话说,知女莫若娘。石头他爹,你整天进山采药,哪有俺这个当娘的知道?闺女的心就是在那白龙的身上……”

刘大叔听了,赶忙对石头道:“快放下。你快去吧。”

石头赶忙放下背上的药篓,转身向西边的山涧里跑去。

刘大叔和刘大婶一人提着背篓的一根背带,提着石头的背篓向家里走。

3.夜晚

3.1.泰山

3.1.1.天空中

繁星满天,大半个月亮挂在天上。

3.1.2.前岭上

陈老伯醒过来,爬起身,也顾不得背篓和背篓里的东西,撒开两腿,沿着羊肠小道,直往家里跑去。

3.1.3.山路上

山路两侧树高林密,阴森可怖。月亮将树影斜照在路上,那树影,犹如一个个黑乎乎的幽灵。

香草行走在上山的路上。自己的黑影伴随在身前,一蹿一蹿的。香草吓得心惊胆颤。但强烈的欲望支撑着她继续向前奔走。

香草边快步走着,边给自己壮着胆,哆哆嗦嗦地念叨道:“不怕,俺不怕……”

3.1.4.小路上

山中的小路崎岖蜿蜒,高低不平,杂草丛生,灌木纵横。

陈老伯沿着小路深一脚,浅一脚,跌跌撞撞地向前跑着。

陈老伯正跑着,突然脚下一绊,摔了个跟头,手掌被戗破了。陈老伯顾不了这些,爬起来,继续往前跑。

小路边的荆棘刮住了陈老伯的裤子,他也来不及用手分开,腿上一用劲,只听“哧啦”一声,把裤子刮了一个口子。他顾不得这些,继续往前走。

陈老伯剐得腿上、胳膊上道道伤痕,鲜血淋淋。但他忘记了疼,一门心思地往家跑。

陈老伯累得喘不上气来。他不得不停下来,弯着腰,双手撑在膝上,张着嘴大口喘气。待缓过气来,又往前跑。

3.1.5.刘大叔家

3.1.5.1.堂屋里

刘大叔和刘大婶坐在椅子上。刘大婶心神不宁,不时地向屋外张望。

刘大叔望着心神不宁的刘大婶,训斥道:“你不能安下心来?急个啥?闺女又不是在外人那里。”

刘大婶没好声的道:“你懂个啥?”说着,起身向屋外走去。

3.1.5.2.大门外

刘大婶来到大门外,没见有石头和香草的影子,气愤地嘟噜道:“这个死妮子……”气呼呼地转身往家走。

3.1.5.3.堂屋里

刘大婶走进屋,气愤地坐在椅子上,嘟噜道:“还没有影……”

刘大叔不耐烦的道:“你一趟趟地蹿几个啥?影得人慌。”

刘大婶担心的道:“俺今儿一个下午心里不如贴,象似有啥事似的。到这会他们还没回来,闺女不会出啥事吧?”

刘大叔不以为然的道:“你瞎想啥?闺女能出啥事?俺给你说,你别看咱闺女大大咧咧的,可是品性不差,绝做不出那丧风败俗的事情来……”

正说着,从院子外由远及近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刘大叔听出是石头的脚步声,道;“你看看,你看看,这不石头回来了?你整天瞎操啥心呀……”

刘大叔的话音刚落,石头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地跑进屋来,上气不接下气地道:“爹……”

刘大叔见石头一副慌慌张张的样子,斥责道:“你慌的啥?都三十的人了,做点事就不能稳当点?”

石头急得直要掉泪,带着哭腔,道:“妹妹不见了……”

刘大婶惊愕地一下站起身来,脱口道:“啥?你说啥?”

刘大叔也“呼”的一下从椅子上跳起来,道:“咋回事?”

石头哭丧着脸,道:“俺到了陈大爷家,他家里敞着个门,一个人也没有。俺以为妹妹她们会在附近做啥,就围着屋去找。找了半天也没找着个人影,俺大声咋呼也没人答应。俺觉得事儿不对,就赶忙跑回来告诉你。”

刘大叔听了,一下蹲到椅子上,惊愕得说不出话来。

刘大婶向着刘大叔抱怨道:“俺就说了吧?闺女怕是出了啥事,你却不听……”随即嚎啕大哭:“俺的闺女呀——”一下子背过气去,晃晃悠悠就要摔倒。

石头急忙上前扶住,吓得哭喊道:“娘、娘……”

石头媳妇闻声赶来,帮着石头把刘大婶扶在椅子上坐下。石头媳妇一边给婆婆捋着胸口,一边大声呼喊着:“娘、娘,你醒醒……”

片刻,刘大婶如鸡鸣般地吸了一口气才醒过来,又大哭到:“俺的闺女啊……”

石头媳妇望着石头,疑惑地道:“咋回事?”

石头没经过这种事,吓得只知道哭着喊“娘”,却不知道了回答媳妇的问话。

刘大叔清醒过来,“呼”地一下站起身,直往外跑。石头见了惊恐地道:“爹,你干啥去?”

刘大叔头也不回地道:“俺找你妹妹去……”

石头赶忙放开娘,紧追刘大叔而去。

3.1.6.陈老伯家

3.1.6.1.房前

刘大叔父子二人气喘吁吁地跑到陈老伯家,见屋门大敞着。刘大叔边呼喊着:“闺女……”边向屋里跑去。

石头则向桃花仙子屋里跑去。

3.1.6.2.屋里

刘大叔跑进屋里,见屋里空空无一人。转身又往外跑。

3.1.6.3.房前

刘大叔跑出屋来,石头也从桃花仙子屋里跑出来,焦急的道:“没人……”

刘大叔赶忙向屋后去找,边跑边焦急地呼喊着:“闺女,你在哪儿——”

石头也追着刘大叔跑向屋后。

3.1.7.山涧里

陈老伯喘息着,沿着山涧向山里走着。他被地上的乱石绊得踉踉跄跄。

陈老伯正走着,突然被乱石一绊,“哼”的一声扑倒在地上。他忍着疼,赶忙爬起来,继续往前走。

3.1.8.陈老伯家

3.1.8.1.房前

刘大叔在屋后没找到香草又回到房前,扫视着,忽然看见地上摆着两个针线活筐子,赶忙跑过去,从活筐里抓起个东西,凑着月光一看,是一件还没有缝好的男人长衫。

石头也跑回来,从另一个活筐里抓起一件东西,见是一件红色长裙。

刘大叔望着手中还没有缝好的长衫,沉思片刻,然后扔进活筐里,转身向西边跑去。

刘大叔没跑多远,在房子西边找到一个背篓,背篓里刚采的草药洒在地上。刘大叔一下子惊呆了,晃晃悠悠,一腚蹲在地上。

石头跑过来,惊慌得喊到:“爹,你咋啦?”

刘大叔长叹一声,痛苦的道:“出事了……”

石头疑惑地道:“出啥事了?”

刘大叔道:“强盗来过……”

石头仍不解地道:“你咋知道?”

刘大叔强打着精神,道:“他家门也没关,这些衣裳也没来得及收,还有白龙这药篓都没来得及背到家,定是来了强盗,把人给抢走了……”

石头不以为然的道:“他家这个穷样,咋会招强盗?”

刘大叔摇了摇头,道:“他家现在不穷了。准是陈老头卖灵芝被人给盯上了,再就是……”刘大叔没有继续讲。

石头着急的道:“再是啥?”

刘大叔唉声叹气地道:“他家的那桃花闺女忒惹人眼了,能不招歹人眼馋?”

石头道:“爹,咱还不快找去?”

刘大叔长叹一声,无可奈何地道:“上哪儿找去?咱都不知道强盗在哪。”

石头着急地道:“那咋办?”

刘大叔无可奈何地道:“有啥法?只能等他们来要赎金再说了……”

石头道:“爹,那咋行?妹妹在他们手里,不是被糟蹋了?”

刘大叔听了,心如刀绞,大哭道:“闺女啊,爹对不起你,爹想救你,可爹不知道你在哪里呀……爹该死,爹对不起你……”

石头着急的大声道:“爹,你光哭管啥用?咱赶快回去,找邻居们帮忙找吧。”

刘大叔一下抓住石头的胳膊,祈求般地道:“使不得,这种事,不能让邻居知道。别说找不到,就是找到了,你妹妹怎还有脸活呀……”

石头听了也没了主意,一腚坐到地上,哭喊到:“这可咋办呀……”

3.1.9.山涧里

陈老伯磕磕绊绊地沿着山涧往山里走,他累得气喘吁吁。不得已,停下来喘息片刻,再心急火燎地往前走。

3.1.10.刘大叔家

刘大婶站在大门外,焦急不安地向西边的涧上张望着:

3.1.11.涧上

静静的,没有一个人影。

3.1.12.山涧

陈老伯沿涧来到自家西边,气喘吁吁地向涧坡上爬去。爬上涧坡,累得实在不行,只好停住脚,弯着腰,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陈老伯喘息少倾,赶忙又往家里跑。

3.1.13.陈老伯家房前

刘大叔父子坐在地上,突然听到从西边传来脚步声,以为是强盗的信使来了,赶忙止住哭,惊恐地望着来人。

陈老伯踉踉跄跄地来到家前。

刘大叔借着月光,看清是陈老伯。刘大叔又惊又喜,急忙爬起来,跑过去,劈头就问:“俺闺女哪?”

陈老伯被突然出现的两个人给吓懵了,他以为他们是杀害白龙和桃花姑娘的强盗。怒火中烧,扑上去就与他们拼命。并愤怒地大叫:“强盗,还俺孩子……俺和你拼了……”

刘大叔父子俩赶忙招架。

刘大叔大声呵斥到:“你疯了?俺是香草她爹……”

陈老伯听了,停住手,仔细一看,这才看清是刘柱父子二人,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悲伤的心情,哭喊到:“兄弟呀……”

刘大叔焦急地道:“你哭啥,俺闺女哪?”

陈老伯惊愕地道:“啥?你、你闺女咋啦?”

刘大叔气愤地用力一搡陈老伯,道:“你装啥憨?俺闺女不是和你们一起、被强盗抢走了吗?”

陈老伯本来就累得两腿发软,被刘大叔一推搡,踉踉跄跄地后退了好几步,差点摔倒在地上。他惊愕地道:“你闺女也出事了?”

石头怒不可遏,挥拳要打,道:“俺让你装,你们害了俺妹妹,还想抵赖?”

陈老伯这才真正明白过来,边向刘大叔父子摇着手,边道:“别打,别打,你听俺说……”

刘大叔父子焦急地异口同声道:“快说。”

陈老伯道:“兄弟,俺今儿一大早就下山去了,这不刚进家?家里发生了啥事情,俺是真的不知道……”

刘大叔气愤地道:“你还想赖账?刚刚你那话,明明是知道的,怎又转脸不认账了?”

陈老伯道:“兄弟,你听俺讲,俺真的不是赖账。俺是在回来的路上,才听一个采药的大侄子告诉俺的,说俺的两个孩子都被强盗给害死了。”

3.1.14.山里

刘大叔父子二人和陈老伯在山里寻找着,边寻找边呼喊着:“闺女,你在哪儿……” “龙儿……” “妹妹,你在哪儿……”“香草……”“桃花闺女……”

3.1.15.刘大叔家

3.1.15.1.堂屋里

刘大婶坐在东间的床沿上,身子靠在石头媳妇身上,嘤嘤地哭着,边哭边念叨着:“俺的闺女呀,你出了啥事呀,你把娘吓死了啊……”

嫂子站在床前,扶着婆婆,也在为香草落泪。

3.1.16.山里

3.1.16.1.天空中

大半个月亮挂在西南天上。

3.1.16.2.山路上

山路狭窄陡峭,崎岖不平。

香草沿着山路,艰难地向山上攀登着。

香草滑倒在地,膝盖和手都磕在山路上,裙子被磕出了窟窿,鲜血染红了裙子,手掌也被擦破。但她顾不了这些,爬起来,继续往上攀登。

香草用手扶着崖壁吃力地向上攀爬,崖壁上留下了她红红的血手印。

香草忍着疼,一瘸一拐,艰难地向山上攀登着。

香草几次险些掉下悬崖。

路边的山林里传来了猫头鹰像小孩哭一般的叫声,吓得香草浑身一抖。随即她又给自己壮着胆道:“不怕,香草不怕……”继续往山上攀登。

3.1.17.刘大叔家

3.1.17.1.堂屋里

刘大婶半躺在床上,石头媳妇坐在刘大婶身边的床沿上照顾着刘大婶。

刘大婶有气无力的哭喊着:“香草,俺的闺女呀……”刘大婶已经哭干了眼泪。

3.1.18.山谷中

山路两侧的高山耸立,格外的阴森。

香草一瘸一拐地沿着山路向山上攀登着。

突然,山林里传来狼嚎声,狼嚎声在夜空里回荡,吓得香草浑身颤抖,不由自主地停住脚步。

香草稳了稳神,然后给自己鼓着勇气,道:“白龙哥和桃花姐姐还等着俺救他们哪,俺不怕……”

香草弯腰从路边捡了一块石头紧紧地握在手中,一咬牙,心一横,继续向上攀去。

3.1.19.十八盘

十八盘陡如云梯,看不到顶端。

香草攀登在十八盘上。她已累得精疲力尽,望着看不到尽头的十八盘,心里不禁犯了难。可她想起了白龙和桃花仙子:

4.回想

4.1.陈老伯家外的山路上

护法神挥舞着手中的斩妖剑,向着白龙又划又挑,一片片银白色的龙鳞被硬生生从白龙身上剥下来,鲜血淋淋。

白龙疼得死去活来,呻吟着,在地上不停地滚来滚去,身下的山石上留下了斑斑血迹。

护法神挥舞着斩妖剑,向着桃花仙子的脸上和身上反复地劈划。桃花仙子身上剑痕交错,鲜血淋淋。

护法神右手提着剑,运动神功,左手向着桃花仙子脸上一抓,用力向下一扯,便将桃花仙子周身的皮肤,从头到脚,全都撕扯下来。立时,桃花仙子就变成了一个血肉模糊,鲜血淋淋之躯。

5.现实

5.1.深夜

5.1.1.十八盘

香草向上望着十八盘,自语道:“白龙哥和桃花姐姐还等着俺救他们哪……”香草又来了勇气,向上攀去。

香草的两腿如灌了铅一般沉重,每上一个台阶,都要费好大的力气。她累得气喘吁吁,不得不停下来喘息。

香草喘了几口气,稍微缓和点,再继续往上攀。

香草累得实在走不动了,就弯着腰,手脚并用,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地往上爬。

香草爬不动了,跪在台阶上,磕头祈祷道:“求泰山奶奶……”磕完头,再往上爬。

香草的裙子磨得稀烂,膝盖和手掌磨得血肉模糊。

香草身后的台阶上留下了两行鲜红的血印。

 

 

说明:本剧本只上传一小部份,后面省略了很多内容,剧本长度大概十来分钟,是一个超级搞笑加感人并起到宣传教育的正能量剧本,适合各种活动演出。此剧本是收费的,如您有需要请联系,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企业微信号:13979226936 微信公众号:剧本原创, 另外可根据您的要求专业为您量身定写各种剧本,如:专业代写小品、相声、快板、三句半、音乐剧、情景剧、哑剧、话剧、二人转、双簧、戏曲剧本等。
代写小品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注册登录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招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视频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电视剧本创作室 | 招聘求职 |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重点推荐剧本
从开始要二十万到最后不要彩
医师节医务人员宣传义诊小品
保险公司小品剧本《天气变化
老师相亲超搞笑小品《不要彩
感谢党和政府小品剧本《天气
适合父亲节表演的小品《不要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医师节医务人员宣传义诊小品《
部队八一建军节小品(战友情深)
党员廉洁小品剧本《坚守原则》
禁毒宣传小品剧本(后悔的眼泪)
政府管委会和公司市场营销人员
军队情景剧剧本《最美机务兵》
建筑公司三句半剧本《部门创辉
电力企业反腐小品剧本《将反腐
安全生产情景剧本《安全不能马
医院开展“学党史跟党走”实践
婚姻登记搞笑小品剧本《520结婚
纪检委脱口秀《纪委那些事》
戏曲音乐剧本《村长的心病》
红色历史情景剧剧本《红色黔东
情感音乐剧剧本《庭前调解》
七一建党节小品剧本《最美党员
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历史小品剧本
古装搞笑小品剧本《天南地北来
小学生红色教育题材小品《小小
感人故事小品剧《我爱你中国》
小学生表演红色历史题材小品《
乡村振兴小品剧本《村里那些事
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宣传小品《老
电信诈骗和网贷小品《心急的陷
六一儿童节超感人小品《唯一的
512护士节正能量小品剧本(你健
五一劳动节晚会节目爆笑小品《
供电局员工感人小品剧本《照亮
拐卖农村妇女小品《买媳妇》
电视台融媒体小品剧本《融媒体
您当前位置:中国原创剧本网 > 电视剧本 > 神话电视剧本 > 爱你两生两世第一百三十集 白龙桃花双罹难 香草碧霞祠求神
 
授权级别:授权发表与使用   作品类别:电视剧本-神话电视剧本   会员:dongxingqi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24/5/3 16:34:53     最新修改:2024/5/5 12:01:36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电视剧本名:《爱你两生两世第一百三十集 白龙桃花双罹难 香草碧霞祠求神》
【原创剧本网】作者:董兴启
中国原创剧本网电视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视剧本、电视栏目短剧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第一百三十集  白龙桃花双罹难 香草碧霞祠求神

1.下午

1.1.泰山

1.1.1.山路上

香草跪在玉皇大帝驾前,玉皇大帝对护法神挥了挥手,示意他把香草拖开。

护法神等上前来拖香草。

白龙跑过来,见几个人推搡着桃花仙子往山下走。他以为是强盗劫持了桃花仙子,大声断喝到:“强盗,住手——”一个箭步直冲过去。

托塔天王听到身后有人呵斥,禁不住转身去看,还没反应过来,白龙已冲到桃花仙子身边。

桃花仙子听到白龙的声音,先是一怔,随即转身,扑到白龙怀里,她又高兴又担忧地哭喊到:“白龙哥,你怎么来了?你不该来的……”

白龙惊愕地道:“妹妹,这是怎么回事?”

桃花仙子伏在白龙怀里,只是一个劲地哭,顾不得回答。

托塔天王望着白龙:

白龙现出:一条全身银光闪闪的白色大龙原形。

托塔天王冷冷地笑道:“哈哈,没想到你龙太子也胆大妄为,无视天规戒律,做出这男女的勾当来。”说着,向赤链护法一挥手,示意他锁住白龙。

赤链护法抛出索链,把白龙的双手锁住。

众护法一拥而上,把白龙与桃花仙子分开。几个护法押着桃花仙子继续往前走。托塔天王和几个护法则押着白龙向玉皇大帝驾前走去。

桃花仙子见白龙也被捉住,哪里还肯回天宫?挣扎着呼喊到:“放开我,我不回天宫,我要和白龙哥在一起……”

托塔天王来到玉皇大帝驾前,施礼道:“启禀陛下,西海龙王之子白龙,与桃花仙子幽居,已被臣等捉拿,请求陛下发落。”

玉皇大帝见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又有仙人生淫邪之心,行淫荡之事。气得浑身发抖,怒吼道:“这还了得?!”

玉皇大帝手指白龙,厉声呵斥道:“大胆白龙,你身为仙人,不守仙规,竟然勾引天宫仙子,做出这苟且之事来,该当何罪?”

白龙道:“陛下,白龙与桃花仙子一见钟情。我们二人情投意合,相互倾慕,情真意切,怎能是勾引?我们真心相爱,誓言长相厮守,永不分离;又有老人做媒,并已求卜占卦,择定了良辰吉日,又怎么能是苟且?白龙恳求陛下,恩准白龙与桃花仙子结为夫妻……”

玉皇大帝恼羞成怒,不等白龙说完,就怒不可遏的道:“住口。罪孽白龙,你淫乱天宫,罪大恶极,不仅不思悔改,反而恬不知耻,蛊惑人心。朕岂能容你祸乱仙界?”又对李天督道:“护法神,将白龙押下去,严加惩处。”

护法神施礼道:“遵旨。”又疑惑的道:“启禀陛下,如何处置?将其斩首?”

玉皇大帝余怒未消,气愤的道:“朕之前曾赦免过他,但他不仅不吸取教训,引以为戒,反思自己,恪守仙规,反而做出这般淫乱之事来。若是斩首,岂不太便宜了他?朕要让他先尝生不如死之痛苦,然后再慢慢死去。让其他仙人看看他的可悲下场,已达杀一儆百,震慑他人之效。”玉皇大帝稍一沉思,又道:“护法神,剥去他龙鳞,抽去他龙筋,使他永世不得再还龙形。”

护法神道:“遵旨。”

护法神指挥着众护法,将白龙拖到路西边,按倒在地。

辨妖护法举起照妖镜,照向白龙,白龙立时现出原形——一条全身银光闪闪的白色大龙。

护法神挥舞手中斩妖剑,向着白龙左划右拨,一片片龙鳞被硬生生从白龙身上剥下来,鲜血淋淋。

白龙疼得死去活来,呻吟着,在地上不停地滚来滚去,身下的山石上留下了斑斑血迹。

香草见白龙被活剥,如万箭穿心,痛不欲生,挣扎着,呼喊着:“强盗,快放了白龙哥……”

桃花仙子见了,发疯一般,欲挣脱开护法们,去救白龙。可无论怎样挣扎,都没能挣脱开。她声嘶力竭地哭喊道:“白龙哥……”她痛不欲生,泪如雨下。

护法神剥完白龙的龙鳞,白龙成了一条血肉模糊的大龙,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早已昏死过去。

护法神用斩妖剑,先刺穿白龙的脚踝,挑出脚筋,然后用力一挑,一条白色的龙筋从白龙的身子里抽出来。随着龙筋被抽出,白龙的身体不停地抽搐、痉挛、蜷缩。

白龙的两条筋被抽完,已没了气息,如一只剥了皮的死狗,蜷缩着身子,软瘫在地上。

桃花仙子眼睁睁地看着白龙受这非人的折磨,如刀剜心,痛不欲生,边挣扎边哭喊着:“你们害死了我的白龙哥,你们还我白龙哥……”

玉皇大帝见了大怒,道:“大胆仙子,再执迷不悟,就地正法。”

桃花仙子愤怒的道:“不就是一死?我桃花仙子不怕。你害死了我的白龙哥,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生没能与白龙哥结成夫妻,死也要死在一起。你杀了我吧,正好让我去陪伴白龙哥……”

玉皇大帝听了冷冷一笑,道:“你本已犯了死罪,杀你岂不容易?但朕偏不让你死的这样痛快,朕要让你受尽百般折磨,吃尽千般痛苦,再慢慢死去。让其她仙子也知道违犯天律的下场,以儆效尤。看看今后谁还敢以身试法,私自下凡,做出这种淫乱的事情来。”然后对李天督道:“护法神,剥去她仙子外表,打回原形。”

护法神道声“遵旨”。转身来到押解桃花仙子的护法前,道:“陛下有旨,剥去桃花仙子外表,打回原形。”

两位护法每人挟住桃花仙子的一只胳臂,控制住桃花仙子。

护法神挥舞起斩妖剑,向着桃花仙子的脸上和身上反复地劈划。桃花仙子身上剑痕交错,鲜血淋淋。疼得她不停地扭动身子。

护法神劈划完,右手提着剑,左手向着桃花仙子脸上一抓,用力向下一扯,便将桃花仙子周身的皮肤,从头到脚,全都撕扯下来。立时,桃花仙子就变成了一个血肉模糊,鲜血淋淋之躯。

辨妖护法手举照妖镜照向桃花仙子,并断喝道:“桃花仙子,快快现出原形来——” 照妖镜放射出道道光芒,射向桃花仙子。

桃花仙子的血肉之躯,立时变回了原形——一棵残枝无叶,苍老的枯桃树。滴淌的血液,凝结在树身上,变得伤痕累累,饱经沧桑。

1.1.2.枯桃树里

桃花仙子的心脏在缓慢、无力地跳动,灵魂在痛苦地挣扎。

1.1.3.山路上

玉皇大帝又道:“护法神,传朕旨意,将那白龙也化成枯树,让她们日日对视,看对方丑陋之状。”

护法神道:“遵旨。”

护法神走到辨妖护法跟前,传旨道:“护法,陛下有旨,将白龙化作枯树。”

辨妖护法道:“遵旨。”于是,将照妖镜举在空中,对着白龙躯体照射:

照妖镜放射出道道光芒,照射在白龙的躯体上。辨妖护法边照射边道:“白龙,速速化作枯树来……”

白龙的躯体在道道光芒的照射下,渐渐地发生着变化,慢慢变成了一棵躺卧在地上,弯弯曲曲,老态龙钟的枯槐树。

1.1.4.枯槐树里

白龙的灵魂痛苦地挣扎着,呻吟着。

1.1.5.山路上

辨妖护法收起照妖镜。

护法神见已将白龙变成了枯树,走到玉皇大帝驾前,禀报道:“启禀陛下,臣已将白龙化作了枯树,并将她们二人分别置于了山路东西两侧。”

玉皇大帝听了点了点头,然后望着白龙和桃花仙子化作的枯树,恶狠狠地道:“白龙、桃花仙子,你二人违逆天规,不思悔改,朕杀你二人尤不解恨。朕赐你二人目视对方丑陋之状七七四十九日,使你二人心灵备受折磨与摧残,待你们看得生恶生厌了再死去。”

仙子们听了,无不感到凄惨与胆颤。

玉皇大帝又对众人道:“各位爱卿及仙人,尔等要切记她们二人的教训,恪守天律天规,不得违犯,不然,胆敢违犯者,这就是其下场。”

1.1.6.山路上

玉皇大帝一行,浩浩荡荡,沿山路向山下王母宫走去。

白龙化作的枯槐树躺在山路西侧,桃花仙子化作的枯桃树站立在山路东侧。他们两个隔路相对,好似默默相视。

香草扑在白龙化作的枯槐树上,嚎啕大哭着:“白龙哥,你怎就这样走了?你死得好惨啊……”

1.1.7.山路上

玉皇大帝一行渐渐地不见了踪影。

香草依然伏在白龙化作的那棵枯槐树上哭着……

1.2.泰安城

1.2.1.糖茶店外

陈老伯背着沉甸甸的背篓,高兴地从糖茶店里走出来,沿街向前行走,他口里哼着快乐的小曲。

2.傍晚

2.1.泰山

2.1.1.山路上

陈老伯哼着小曲,沿山中小路向山里走着。陈老伯走得格外有劲。

2.1.2.前岭上

陈老伯沿着羊肠小道,一口气爬上了前岭,不免身上汗津津的。他站住脚,解开褂子扣子,一边用手抓着衣襟呼扇着,一边抬头看着天:

2.1.3.天空中

云淡天高,晴空万里。

夕阳西下,晚霞映红西天。

2.1.4.前岭上

陈老伯心里好不高兴。边用衣襟做扇子呼扇着凉快,边高兴的自语道:“俺陈老汉家里有了喜事,天公也这么给掌脸。”

这时,从前岭北坡的小道上快步走上来一个中年人,这人背着一背篓刚采的草药,来到陈老伯近前,惊讶地看了看他,然后匆匆而过。刚走过去,这人又回过头来问到:“大爷,你是住在中天门外的陈大爷吗?”

陈老伯道:“是。”又道:“你是谁?”

中年人道:“俺也是进山采药的,以前见过你。你赶快回家看看吧,你家的两个孩子被人给害死了……”说着,心有余悸地匆匆而去。

陈老伯听了,立时惊呆了,只觉得胸口发闷,气发短,心口窝象有块大石头压着似的,喘不上气来。他摇摇晃晃,踉踉跄跄,在原地旋转着。片刻,一口鲜血喷射出来。随即, “哐啷”一声,仰面朝天摔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背篓里的糖、茶和点心、水果等撒了一地。

2.1.5.陈老伯家外的山路上

香草伏在白龙化作的枯槐树上哭呀、哭呀……

香草抬起头,泪流满面,自语道:“只这样哭有啥用?又救不了白龙哥,不如到山上碧霞祠里去求泰山奶奶,求她老人家救救白龙哥和桃花姐姐……”于是,用袖子猛一擦眼泪,爬起来,急忙火速地沿山路向山上走去。

2.1.6.中天门

夕阳西下,晚霞满天,绿黄相间的山林披上了金装,绚烂多彩。

香草走过中天门,沿山路向山上攀登着。

2.1.7.刘大叔家

刘大婶站在大门外,焦急地向家西边的涧里望着,自语道:“天都快黑了,香草怎还不回来?

刘大叔父子俩采药回来了。刘大婶赶忙迎过去,悄声对石头道:“快去把你妹妹接回来。”说着就卸石头背上的药篓。

刘大叔道:“你这么着急干啥?让石头家去,喘口气再去也不晚呀。”

刘大婶道:“这天都快黑了,还不晚?你不怕人家笑话?”

刘大叔道:“谁笑话?闺女和那桃花不是好姐妹吗?晚这一会还有啥?”

刘大婶焦急地道:“石头他爹,你就没看出来吗?闺女的心思都在那白龙身上……”

刘大叔赶忙打住她的话,道:“你别瞎说,这话传出去才被人家笑话哪。”

刘大婶道:“俗话说,知女莫若娘。石头他爹,你整天进山采药,哪有俺这个当娘的知道?闺女的心就是在那白龙的身上……”

刘大叔听了,赶忙对石头道:“快放下。你快去吧。”

石头赶忙放下背上的药篓,转身向西边的山涧里跑去。

刘大叔和刘大婶一人提着背篓的一根背带,提着石头的背篓向家里走。

3.夜晚

3.1.泰山

3.1.1.天空中

繁星满天,大半个月亮挂在天上。

3.1.2.前岭上

陈老伯醒过来,爬起身,也顾不得背篓和背篓里的东西,撒开两腿,沿着羊肠小道,直往家里跑去。

3.1.3.山路上

山路两侧树高林密,阴森可怖。月亮将树影斜照在路上,那树影,犹如一个个黑乎乎的幽灵。

香草行走在上山的路上。自己的黑影伴随在身前,一蹿一蹿的。香草吓得心惊胆颤。但强烈的欲望支撑着她继续向前奔走。

香草边快步走着,边给自己壮着胆,哆哆嗦嗦地念叨道:“不怕,俺不怕……”

3.1.4.小路上

山中的小路崎岖蜿蜒,高低不平,杂草丛生,灌木纵横。

陈老伯沿着小路深一脚,浅一脚,跌跌撞撞地向前跑着。

陈老伯正跑着,突然脚下一绊,摔了个跟头,手掌被戗破了。陈老伯顾不了这些,爬起来,继续往前跑。

小路边的荆棘刮住了陈老伯的裤子,他也来不及用手分开,腿上一用劲,只听“哧啦”一声,把裤子刮了一个口子。他顾不得这些,继续往前走。

陈老伯剐得腿上、胳膊上道道伤痕,鲜血淋淋。但他忘记了疼,一门心思地往家跑。

陈老伯累得喘不上气来。他不得不停下来,弯着腰,双手撑在膝上,张着嘴大口喘气。待缓过气来,又往前跑。

3.1.5.刘大叔家

3.1.5.1.堂屋里

刘大叔和刘大婶坐在椅子上。刘大婶心神不宁,不时地向屋外张望。

刘大叔望着心神不宁的刘大婶,训斥道:“你不能安下心来?急个啥?闺女又不是在外人那里。”

刘大婶没好声的道:“你懂个啥?”说着,起身向屋外走去。

3.1.5.2.大门外

刘大婶来到大门外,没见有石头和香草的影子,气愤地嘟噜道:“这个死妮子……”气呼呼地转身往家走。

3.1.5.3.堂屋里

刘大婶走进屋,气愤地坐在椅子上,嘟噜道:“还没有影……”

刘大叔不耐烦的道:“你一趟趟地蹿几个啥?影得人慌。”

刘大婶担心的道:“俺今儿一个下午心里不如贴,象似有啥事似的。到这会他们还没回来,闺女不会出啥事吧?”

刘大叔不以为然的道:“你瞎想啥?闺女能出啥事?俺给你说,你别看咱闺女大大咧咧的,可是品性不差,绝做不出那丧风败俗的事情来……”

正说着,从院子外由远及近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刘大叔听出是石头的脚步声,道;“你看看,你看看,这不石头回来了?你整天瞎操啥心呀……”

刘大叔的话音刚落,石头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地跑进屋来,上气不接下气地道:“爹……”

刘大叔见石头一副慌慌张张的样子,斥责道:“你慌的啥?都三十的人了,做点事就不能稳当点?”

石头急得直要掉泪,带着哭腔,道:“妹妹不见了……”

刘大婶惊愕地一下站起身来,脱口道:“啥?你说啥?”

刘大叔也“呼”的一下从椅子上跳起来,道:“咋回事?”

石头哭丧着脸,道:“俺到了陈大爷家,他家里敞着个门,一个人也没有。俺以为妹妹她们会在附近做啥,就围着屋去找。找了半天也没找着个人影,俺大声咋呼也没人答应。俺觉得事儿不对,就赶忙跑回来告诉你。”

刘大叔听了,一下蹲到椅子上,惊愕得说不出话来。

刘大婶向着刘大叔抱怨道:“俺就说了吧?闺女怕是出了啥事,你却不听……”随即嚎啕大哭:“俺的闺女呀——”一下子背过气去,晃晃悠悠就要摔倒。

石头急忙上前扶住,吓得哭喊道:“娘、娘……”

石头媳妇闻声赶来,帮着石头把刘大婶扶在椅子上坐下。石头媳妇一边给婆婆捋着胸口,一边大声呼喊着:“娘、娘,你醒醒……”

片刻,刘大婶如鸡鸣般地吸了一口气才醒过来,又大哭到:“俺的闺女啊……”

石头媳妇望着石头,疑惑地道:“咋回事?”

石头没经过这种事,吓得只知道哭着喊“娘”,却不知道了回答媳妇的问话。

刘大叔清醒过来,“呼”地一下站起身,直往外跑。石头见了惊恐地道:“爹,你干啥去?”

刘大叔头也不回地道:“俺找你妹妹去……”

石头赶忙放开娘,紧追刘大叔而去。

3.1.6.陈老伯家

3.1.6.1.房前

刘大叔父子二人气喘吁吁地跑到陈老伯家,见屋门大敞着。刘大叔边呼喊着:“闺女……”边向屋里跑去。

石头则向桃花仙子屋里跑去。

3.1.6.2.屋里

刘大叔跑进屋里,见屋里空空无一人。转身又往外跑。

3.1.6.3.房前

刘大叔跑出屋来,石头也从桃花仙子屋里跑出来,焦急的道:“没人……”

刘大叔赶忙向屋后去找,边跑边焦急地呼喊着:“闺女,你在哪儿——”

石头也追着刘大叔跑向屋后。

3.1.7.山涧里

陈老伯喘息着,沿着山涧向山里走着。他被地上的乱石绊得踉踉跄跄。

陈老伯正走着,突然被乱石一绊,“哼”的一声扑倒在地上。他忍着疼,赶忙爬起来,继续往前走。

3.1.8.陈老伯家

3.1.8.1.房前

刘大叔在屋后没找到香草又回到房前,扫视着,忽然看见地上摆着两个针线活筐子,赶忙跑过去,从活筐里抓起个东西,凑着月光一看,是一件还没有缝好的男人长衫。

石头也跑回来,从另一个活筐里抓起一件东西,见是一件红色长裙。

刘大叔望着手中还没有缝好的长衫,沉思片刻,然后扔进活筐里,转身向西边跑去。

刘大叔没跑多远,在房子西边找到一个背篓,背篓里刚采的草药洒在地上。刘大叔一下子惊呆了,晃晃悠悠,一腚蹲在地上。

石头跑过来,惊慌得喊到:“爹,你咋啦?”

刘大叔长叹一声,痛苦的道:“出事了……”

石头疑惑地道:“出啥事了?”

刘大叔道:“强盗来过……”

石头仍不解地道:“你咋知道?”

刘大叔强打着精神,道:“他家门也没关,这些衣裳也没来得及收,还有白龙这药篓都没来得及背到家,定是来了强盗,把人给抢走了……”

石头不以为然的道:“他家这个穷样,咋会招强盗?”

刘大叔摇了摇头,道:“他家现在不穷了。准是陈老头卖灵芝被人给盯上了,再就是……”刘大叔没有继续讲。

石头着急的道:“再是啥?”

刘大叔唉声叹气地道:“他家的那桃花闺女忒惹人眼了,能不招歹人眼馋?”

石头道:“爹,咱还不快找去?”

刘大叔长叹一声,无可奈何地道:“上哪儿找去?咱都不知道强盗在哪。”

石头着急地道:“那咋办?”

刘大叔无可奈何地道:“有啥法?只能等他们来要赎金再说了……”

石头道:“爹,那咋行?妹妹在他们手里,不是被糟蹋了?”

刘大叔听了,心如刀绞,大哭道:“闺女啊,爹对不起你,爹想救你,可爹不知道你在哪里呀……爹该死,爹对不起你……”

石头着急的大声道:“爹,你光哭管啥用?咱赶快回去,找邻居们帮忙找吧。”

刘大叔一下抓住石头的胳膊,祈求般地道:“使不得,这种事,不能让邻居知道。别说找不到,就是找到了,你妹妹怎还有脸活呀……”

石头听了也没了主意,一腚坐到地上,哭喊到:“这可咋办呀……”

3.1.9.山涧里

陈老伯磕磕绊绊地沿着山涧往山里走,他累得气喘吁吁。不得已,停下来喘息片刻,再心急火燎地往前走。

3.1.10.刘大叔家

刘大婶站在大门外,焦急不安地向西边的涧上张望着:

3.1.11.涧上

静静的,没有一个人影。

3.1.12.山涧

陈老伯沿涧来到自家西边,气喘吁吁地向涧坡上爬去。爬上涧坡,累得实在不行,只好停住脚,弯着腰,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陈老伯喘息少倾,赶忙又往家里跑。

3.1.13.陈老伯家房前

刘大叔父子坐在地上,突然听到从西边传来脚步声,以为是强盗的信使来了,赶忙止住哭,惊恐地望着来人。

陈老伯踉踉跄跄地来到家前。

刘大叔借着月光,看清是陈老伯。刘大叔又惊又喜,急忙爬起来,跑过去,劈头就问:“俺闺女哪?”

陈老伯被突然出现的两个人给吓懵了,他以为他们是杀害白龙和桃花姑娘的强盗。怒火中烧,扑上去就与他们拼命。并愤怒地大叫:“强盗,还俺孩子……俺和你拼了……”

刘大叔父子俩赶忙招架。

刘大叔大声呵斥到:“你疯了?俺是香草她爹……”

陈老伯听了,停住手,仔细一看,这才看清是刘柱父子二人,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悲伤的心情,哭喊到:“兄弟呀……”

刘大叔焦急地道:“你哭啥,俺闺女哪?”

陈老伯惊愕地道:“啥?你、你闺女咋啦?”

刘大叔气愤地用力一搡陈老伯,道:“你装啥憨?俺闺女不是和你们一起、被强盗抢走了吗?”

陈老伯本来就累得两腿发软,被刘大叔一推搡,踉踉跄跄地后退了好几步,差点摔倒在地上。他惊愕地道:“你闺女也出事了?”

石头怒不可遏,挥拳要打,道:“俺让你装,你们害了俺妹妹,还想抵赖?”

陈老伯这才真正明白过来,边向刘大叔父子摇着手,边道:“别打,别打,你听俺说……”

刘大叔父子焦急地异口同声道:“快说。”

陈老伯道:“兄弟,俺今儿一大早就下山去了,这不刚进家?家里发生了啥事情,俺是真的不知道……”

刘大叔气愤地道:“你还想赖账?刚刚你那话,明明是知道的,怎又转脸不认账了?”

陈老伯道:“兄弟,你听俺讲,俺真的不是赖账。俺是在回来的路上,才听一个采药的大侄子告诉俺的,说俺的两个孩子都被强盗给害死了。”

3.1.14.山里

刘大叔父子二人和陈老伯在山里寻找着,边寻找边呼喊着:“闺女,你在哪儿……” “龙儿……” “妹妹,你在哪儿……”“香草……”“桃花闺女……”

3.1.15.刘大叔家

3.1.15.1.堂屋里

刘大婶坐在东间的床沿上,身子靠在石头媳妇身上,嘤嘤地哭着,边哭边念叨着:“俺的闺女呀,你出了啥事呀,你把娘吓死了啊……”

嫂子站在床前,扶着婆婆,也在为香草落泪。

3.1.16.山里

3.1.16.1.天空中

大半个月亮挂在西南天上。

3.1.16.2.山路上

山路狭窄陡峭,崎岖不平。

香草沿着山路,艰难地向山上攀登着。

香草滑倒在地,膝盖和手都磕在山路上,裙子被磕出了窟窿,鲜血染红了裙子,手掌也被擦破。但她顾不了这些,爬起来,继续往上攀登。

香草用手扶着崖壁吃力地向上攀爬,崖壁上留下了她红红的血手印。

香草忍着疼,一瘸一拐,艰难地向山上攀登着。

香草几次险些掉下悬崖。

路边的山林里传来了猫头鹰像小孩哭一般的叫声,吓得香草浑身一抖。随即她又给自己壮着胆道:“不怕,香草不怕……”继续往山上攀登。

3.1.17.刘大叔家

3.1.17.1.堂屋里

刘大婶半躺在床上,石头媳妇坐在刘大婶身边的床沿上照顾着刘大婶。

刘大婶有气无力的哭喊着:“香草,俺的闺女呀……”刘大婶已经哭干了眼泪。

3.1.18.山谷中

山路两侧的高山耸立,格外的阴森。

香草一瘸一拐地沿着山路向山上攀登着。

突然,山林里传来狼嚎声,狼嚎声在夜空里回荡,吓得香草浑身颤抖,不由自主地停住脚步。

香草稳了稳神,然后给自己鼓着勇气,道:“白龙哥和桃花姐姐还等着俺救他们哪,俺不怕……”

香草弯腰从路边捡了一块石头紧紧地握在手中,一咬牙,心一横,继续向上攀去。

3.1.19.十八盘

十八盘陡如云梯,看不到顶端。

香草攀登在十八盘上。她已累得精疲力尽,望着看不到尽头的十八盘,心里不禁犯了难。可她想起了白龙和桃花仙子:

4.回想

4.1.陈老伯家外的山路上

护法神挥舞着手中的斩妖剑,向着白龙又划又挑,一片片银白色的龙鳞被硬生生从白龙身上剥下来,鲜血淋淋。

白龙疼得死去活来,呻吟着,在地上不停地滚来滚去,身下的山石上留下了斑斑血迹。

护法神挥舞着斩妖剑,向着桃花仙子的脸上和身上反复地劈划。桃花仙子身上剑痕交错,鲜血淋淋。

护法神右手提着剑,运动神功,左手向着桃花仙子脸上一抓,用力向下一扯,便将桃花仙子周身的皮肤,从头到脚,全都撕扯下来。立时,桃花仙子就变成了一个血肉模糊,鲜血淋淋之躯。

5.现实

5.1.深夜

5.1.1.十八盘

香草向上望着十八盘,自语道:“白龙哥和桃花姐姐还等着俺救他们哪……”香草又来了勇气,向上攀去。

香草的两腿如灌了铅一般沉重,每上一个台阶,都要费好大的力气。她累得气喘吁吁,不得不停下来喘息。

香草喘了几口气,稍微缓和点,再继续往上攀。

香草累得实在走不动了,就弯着腰,手脚并用,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地往上爬。

香草爬不动了,跪在台阶上,磕头祈祷道:“求泰山奶奶……”磕完头,再往上爬。

香草的裙子磨得稀烂,膝盖和手掌磨得血肉模糊。

香草身后的台阶上留下了两行鲜红的血印。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原创剧本网www.ju20.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代写小品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