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网站编辑、软文新闻稿写手、主持人、礼仪接待服务员
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电视剧本创作室 | 招聘求职 |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重点推荐剧本
老人教导小孩不要浪粮食小品剧本
农业局小品剧本《农村好风光》
公司团队励志小品剧本《优质管理
单位联欢活动演出多人诗朗诵《使
团结抗疫感人音乐情景剧《情系武
节庆娱乐演出搞笑小品《新姑爷上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公司团队励志小品剧本《优质管理》
重阳节喜剧爆笑节目小品剧本《真情
消除贫困日脱贫小品剧本《项目脱贫
反应农村妇女素质的小品剧本《好邻
油库音乐剧剧本《我为祖国献石油》
政府对疫情影响严重的餐饮行业扶持
世界邮政日宣传小品剧本(小站大爱)
立家规传家训树家风小品剧本《我家
文明城市创建音乐剧剧本《做文明市
中秋节晚会表演超级感人小品剧本《
适合国庆表演的洪灾正能量小品剧本
关于旅游题材的搞笑小品剧本《养生
爱护牙齿小品剧本,保护牙齿搞笑小品
防汛小品剧本,洪水剧本《我是党员》
加油站音乐剧剧本《亲情加油站》
部队退伍小品剧本,部队欢送老兵退伍
抗疫情景剧剧本,新冠疫情护士情景剧
关于新冠疫情的剧本,疫苗接种情景剧
煤矿环保小品剧本《优质管理》
眼科医生音乐剧剧本(医路有你)
八一建军节节目题材小品剧本《改革
村镇党委干部作风音乐剧剧本《杜绝
教师节经典幽默相声剧本台词《最美
电力供电公司情景戏曲小品剧本《名
有关学生家长教师的小品《我要做英
笑到肚子疼的音乐剧本《有啥不一样
卫生院家庭医生签约服务情景剧剧本
农村题材的情景剧,美丽乡村建设情景
医务人员音乐剧剧本《好人好梦》
家庭矛盾小品剧本《我家有本难念的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电视剧本 > 历史电视剧本 > 《纤笔一枝谁与似》第三集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电视剧本-历史电视剧本   会员:龙泉金星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21/8/7 6:42:29     最新修改:2021/8/7 8:57:28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电视剧本名:《《纤笔一枝谁与似》第三集》
(原创剧本网)作者:佚名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视剧本、电视栏目短剧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第 三 集

(字幕)  一九二三年秋  南京

 

3--1  南京  四牌楼  夕 (外景)

暮色将至,归林的鸟儿在空中盘旋着,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不远处鸡鸣寺的钟声也不断的在敲响……

四牌楼附近的马路上行人稀少,路边的房屋里散发出来微弱的灯光照在地面上……

瞿秋白匆匆地走出南京国立东南大学的校门,朝另一条马路走去……

柯庆施从学校侧门出来,追赶着:“秋白兄,去哪儿?等等……”

瞿秋白停下脚步:“怎么啦?”

(字幕):瞿秋白(原名:瞿双,[1899—1935],中国共产党领导人之一)

柯庆施:“秋白兄, 慢点啊……”

瞿秋白:“对不起,我要用饭去了。”

柯庆施:“正好,一同去吧。我也有点饿了,我请客。”

瞿秋白:“还是我出钱吗?哈哈……”

两人笑着并肩朝马路尽头走……

瞿秋白身穿一套笔挺的西装,戴着一副眼镜,显得温文尔雅。因天气闷热的原故,额头上微微有汗珠。

柯庆施:“秋白兄,你今天在会上的总结发言精彩极了。”

瞿秋白:“是吗。”

柯庆施:“俄国革命确定给了我们很多可以借鉴的地方。”

瞿秋白:“苏联,现在应该叫苏联。”

柯庆施:“对,对,苏联。”

瞿秋白点了点头:“我们共产党也应该走列宁同志走的道路。”

柯庆施:“我看过你从苏联回来后写的几篇关于俄国十月革命的文章,很有说服力。我们的革命也应该象俄国……哦,苏联那样。”

瞿秋白:“但是,中国的革命和苏联的革命也是有很多不同的地方。”

柯庆施:“正因为如此,陈独秀先生才请你回来领导工作的。”

瞿秋白:“陈独秀先生同我的见解也并非一致。”

柯庆施:“分歧嘛,肯定是有的……就说今天的会……”

瞿秋白:“虽说参加今天这次会议的只有三十来人,但他们代表着全国十六个省三十多个地方的两千多名社会主义青年团员。”

柯庆施:“你是作为中央候补委员来列席这次会议,但你的发言就代表着中央的意见。在修改青年团的章程,改选青年团的中央领导这些问题中,你是有权利发表你的意见嘛。”

瞿秋白:“我不否认,学生运动虽然取得一些成绩,但是远远不够的。”

柯庆施:“为什么?”

瞿秋白:“这一年来青年团基本上没有做自己独立的青年工作,也还没有能真正得到学生群众,青年工人的运动更是没有实行。”

柯庆施:“对,对……”

瞿秋白:“青年?只有学生是青年吗?农民青年、工人青年,都是青年,为什么现在只搞学生运动?特别是青年工人,我们应该把更多的青年工人吸引到咱们社会主义青年团里面来……”

柯庆施:“是啊,这次不是根据你的提议,通过了《青年工人运动决议案》和《农民运动决议案》吗。”

瞿秋白:“不仅如此,重要的是要青年团在统一战线的政策方面与党在思想上、行动上的完全一致。”

柯庆施:“你在总结里不是提到要以共产主义的原则和国民革命的理论来教育工人、农民、学生群众吗。”

瞿秋白:“最重要的是要以苏联的革命为楷模……”

柯庆施:“刚才,你在会议上的辩论真是精彩极了。”

瞿秋白:“是吗?我现在都感觉呼吸不畅。”

柯庆施:“秋白兄,我记得你好象取了个俄文名字,什么什么夫?”

瞿秋白:“维克多·斯特拉霍夫。”

柯庆施:“什么意思?”

瞿秋白:“战胜恐惧、克服困难。”

柯庆施:“听说,在广州,你和张国焘同志有分歧?”

瞿秋白:“不仅和张国焘同志有分歧,还和独秀先生有分歧。”

柯庆施:“为什么?”

瞿秋白:“张国焘同志片面地强调共产党的独立,低估国民党的革命作用,认为共产党员加入国民党会导致共产党的腐化。而独秀先生又夸大了资产阶级和国民党的力量,轻视无产阶级和共产党的作用……”

几个行人经过,瞿秋白停止了说话。

马路旁一片矮小的瓦屋,屋前坐着一些人。那些人都裸着半身,赤红的背,粗的短发,带着与那强悍身躯极不调和的闲暇,悠然的挥着大扇,或抽着烟杆……

瞿秋白拍了拍肚子:“肚子抗议了,庆施,找个地方补充补充。”

柯庆施:“行,我请客。”

瞿秋白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听口音,你怎么象个安徽人?”

柯庆施:“可不是,我就在安徽生长的。”

瞿秋白:“我早先看你身材和气色,还以为是个北方人呢。”

柯庆施:“我是歙县人。”

瞿秋白:“徽州可是个好地方,一百多年前,曾经出过了个进士,叫王茂荫。”

柯庆施:“你知道王茂荫?”

瞿秋白:“当然,马克思的《资本论》里面,唯一提到的中国人就是他。”

柯庆施摇头:“秋白兄,你不应该从政,应该搞学术。”

瞿秋白:“年少时我的志向也就是想当个学者。不过这也并不矛盾呀,有理论,还得有实践经验嘛。”

柯庆施:“有道理……”

瞿秋白:“庆施,你祖上是做什么的?”

柯庆施:“家里曾经也有过一官半职,不过到了我父亲那里就没有了官运,他将柯氏祠堂改为新式学堂,当上了教书先生。”

瞿秋白:“你父亲也就成了你的先生?”

柯庆施:“是的。我十四岁离开家,去了省立二师读书,就再没有回去过。”

瞿秋白:“你是怎么从二师出来的?”

柯庆施:“被学校勒令退学。”

瞿秋白:“为什么?”

柯庆施:“理由嘛……思想误谬……”

瞿秋白:“也是个不安分的人,哈哈……”

柯庆施:“你呢?”

瞿秋白:“彼此彼此……”

两人走到一条很热闹的,有着店铺的大街……

瞿秋白指着前面:“那边有一家西餐馆。”

柯庆施:“你习惯吃西餐?”

瞿秋白:“还行吧。”

柯庆施:“我可不习惯。在苏联,一吃西餐我心里就犯难。不过还是可以尝尝南京的西餐怎么样。”

瞿秋白看着周围:“现在已是万家灯火,你不觉得有点惆怅吗?”

柯庆施:“什么?”

瞿秋白看了看阴沉天空:“快走吧,我想快要下雨了,连星星都被吹走了。”

 

3--2  四牌楼  西餐馆  晚(内景)

西餐馆内,零零落落有五六张小方桌,桌上铺了灰白色的台布。在另一张大白木桌上上摆满了玻璃杯。

餐馆里只有两个学生模样的人在吃着西餐、刨冰。

瞿秋白和柯庆施选了最后的一张靠窗的桌子坐下了,然后点了西餐……

柯庆施:“我忘了,对门那家天津馆的火烧很不错。”

瞿秋白:“行了,就在这吧。”

柯庆施:“秋白兄,要是不来南京开会,咱俩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着面。”

瞿秋白:“莫斯科一别,有半年多了吧。”

服务员端上来炸鱼、牛排、面包和一瓶红酒。

柯庆施举着红酒杯:“记得你在东方大学教我们学俄文,如今啊,我连一个词都记不住,全忘了。”

瞿秋白喝了一口红酒,笑着说:“你的心思根本就没有在学俄文上。”

柯庆施:“不过,在莫斯科最大的收获就是见到了列宁同志,还同列宁同志握过手。”

瞿秋白:“是啊,这也是件幸事。”

柯庆施吃了一块牛排:“好味道……”

瞿秋白吃了一块面包:“还行,不错……”

柯庆施环顾了一下餐馆。这时进来几个外国男女。

柯庆施:“秋白兄,你来过南京吗?”

瞿秋白:“没有,这是第一次。”

柯庆施:“我也是。”                                  

瞿秋白:“这南京真无味。”                              

柯庆施:“是啊,找不着路,又没有熟人,又不知道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几杯红酒下肚后,柯庆施有些醉意了。

瞿秋白看着柯庆施微微醉意的脸,忍不住笑了起来……

柯庆施放下手中在啃的面包:“怎么啦?你笑什么?”

瞿秋白:“没什么,看着你的五官生来就好似是专为听人说话的。在莫斯科就这样。”

柯庆施:“我就喜欢听你说话。”

瞿秋白:“看着这面包,我就想起在莫斯科,刚去的时候,一天就只能吃上这一个面包。”

柯庆施:“那你今天就多吃一点。”

瞿秋白:“差不多了。”

柯庆施:“那吃完了怎么办?”

瞿秋白:“没有地方可去,只好回旅馆睡觉吧。”

瞿秋白站起了来,准备离开,柯庆施又拉着他坐下。

瞿秋白:“怎么啦?”

柯庆施突然间想起什么:“对了,我都忘了,这南京还是有一个有趣味的地方,也有可谈话的人。”

瞿秋白:“什么地方?”

柯庆施:“告诉你啊,你要答应去,我才说。”

瞿秋白:“好吧。”

柯庆施:“我有几个女朋友……不……是我的几个学生在南京,都是些不凡的人呵,她们懂音乐,懂文学,爱自由,她们还懂诗……”

瞿秋白忍不住大笑了:“几个女朋友?”

柯庆施:“什么女朋友,是我的学生,真的,现在她们都在南京,我带你去见见。”

瞿秋白:“好啦,去你的吧,我祝福你,我可是失陪了,对不起,我还有事呢。”

柯庆施醉眼盯着瞿秋白:“有什么事,存统他们不是去办了吗。你不是答应过去吗。告诉你,她们都是些新型的女性。”

瞿秋白:“新型的女性?”

柯庆施:“对,新型的女性。”

瞿秋白站起身来,拍拍柯庆施的肩膀:“好吧,走吧,孩子,陪你去看看,不知道又有几个天真的女孩子被你哄了。”

“你在苏联没找一个女人?”柯庆施盯着瞿秋白。

瞿秋白:“没有。”

柯庆施:“骗人……伙计,结帐……”

俩人歪歪斜斜地走出了西餐馆……

 

3--3  南京街头  晚 (外景)

从四牌楼拐进一条弯弯曲曲的小巷,巷内行人稀少,也没有路灯,魆黑魆黑的。瞿秋白挽着柯庆施在高低不平的路上走着,极力去辨认小巷两旁的瓦檐。

柯庆施:“秋白兄,你见过的女人多,能评价一下吗?”

瞿秋白:“你怎么想到这个问题?”

柯庆施:“在东方大学里有高丽女人、波斯女人、印度女人、高加索女人,唯独没有中国女人。”

瞿秋白:“法兰西的女人多情,苏联的女人坦直、勇敢,而中国的女人则是温柔。”

柯庆施:“精辟……”

瞿秋白:“你说说,她们是谁?到底是什么样子,你说了我还可以帮你。”

柯庆施:“你不必问了,见了她们就知道。若是你不愿意,你对我使眼色,我站起身就走。”

在成贤街内的一个又低又小的门前,柯庆施停了下来。

柯庆施上前轻轻地敲门……

“谁呀?”里面传来一个女孩子清脆的声音。

瞿秋白后退了一步。他朝四下一望,见附近只有很稀少的几栋歪歪斜斜又暗又矮的房屋。

“是我呀……”柯庆施柔和地说。

“我?这个‘我’又是谁呀?”声音就在门后。里面有几个女孩子吃吃的笑声。

柯庆施:“是我呀。”

女孩们:“不说清楚,是不开门的。”

“是我,柯老怪。”柯庆施大声嚷嚷。

门背后的女孩子大笑起来了:“是柯老师呀,开不开门呀?”

又一阵女孩子们的笑声。

瞿秋白笑道:“你怎么有这样一个不雅名号。”

吱一声,门开了……

瞿秋白从屋里透出的微弱灯光可以看见进门后里面是一个大的院子,院中栽有几棵小树,四周有四,五个房间。住的都是女学生。

柯庆施和瞿秋白走到院子中心。屋檐下,有几个人影走动……

“剑虹、冰之,剑虹……”柯庆施在院中亲昵地喊。

“剑虹不在家。”从一间房里传来回话。

柯庆施顺着声音走进房间……

 

3--4  丁冰之和王剑虹住房  晚 (内景)

丁冰之正坐在床边看书。

柯庆施:“冰之,就你一个人呀。”

丁冰之起身:“是的,柯老师,坐吧。”

瞿秋白跟着柯庆施进屋,打量着屋里。房间虽小,但也整洁。有两张床,只是有一个床上的被褥乱成一团,微微有些颤动,一只雪白的脚尖露在外面……

瞿秋白看着忍不住暗笑……

柯庆施重复地:“怎么?就你一人?剑虹呢?”

丁冰之:“有事出去了。”

柯庆施:“什么时候回来?”

丁冰之笑:“不知道。怎么?这也要向你汇报吗?”

柯庆施:“不……剑虹不在家不打紧,我就这里坐等吧。”

说着,柯庆施跄跄踉踉地在床边坐下。

“哎……哟……”一声尖叫。柯庆施坐在王剑虹的脚上。

柯庆施跳起来……

被褥里传出笑声……

丁冰之也忍不住大笑起来……

穿着睡衣的王剑虹掀开被褥坐起来……

柯庆施也被逗笑了:“你们俩呀,总是这样的气我……”

瞿秋白望着王剑虹蓬松的短发,也笑起来……

“这位是谁?是同乡?是朋友?……”王剑虹盯着瞿秋白。

丁冰之:“是同志?”

柯庆施:“冰之、剑虹。来,我给你们带来一个朋友,介绍一下,这位是瞿先生。”

丁冰之和王剑虹尊敬地:“瞿先生。”

瞿秋白微笑地:“两位小姐好。”

王剑虹将煤油灯捻大,又在桌子边拉出一张椅子来:“瞿先生,请坐。”

柯庆施介绍:“瞿兄,这俩位,丁冰之、王剑虹……”

瞿秋白的目光一直盯着王剑虹,乌黑的头发,黑得发亮,两个圆圆的大眼睛,发着光,显得逼人似的。

王剑虹见瞿秋白的目光一直盯着她:“你不必这样看着我,叫我王剑虹,一个没有上学的学生。”

瞿秋白:“剑虹……好……剑虹……这名字好……”

丁冰之:“好什么?”

瞿秋白:“万一禅关砉然破,美人如玉剑如虹。”

王剑虹:“你也知道这诗?”

瞿秋白:“这是龚自珍的《夜坐》。”

王剑虹:“我父亲就是这样给我改的……”

瞿秋白:“你父亲的文学修养一定不错。”

王剑虹:“为什么?”

瞿秋白:“美人如玉,挥剑如虹。她就是一个完美的女人了……”

柯庆施坐在椅子上,半睡眠状:“他父亲曾经可是孙中山先生大元帅府帐下的大秘书。”

王剑虹也审视着瞿秋白:“看你这一身,你的手,你的脸皮,你的眼睛,还有柯老怪这样可爱的朋友,就知道你是一个社会主义者。”

瞿秋白:“怎么?不欢迎?”

丁冰之:“既然你是柯老怪朋友,当然欢迎你来看望我们,能说几句吗?”

瞿秋白:“有些人的嘴是生来为打趣别人才说话,而我呢,在有些情形下,也得用嘴来帮忙,到了你们这里,却只须用眼睛来看就行了。”

丁冰之转过头:“柯老怪,你朋友叫什么呢?”

众人一看,柯庆施垂着头靠在椅子上,不做声,睡着了……

瞿秋白:“我叫瞿秋白,目、目、佳……瞿……”

王剑虹自言自语:“瞿秋白……瞿秋白……我好象在哪里见过这名字。”

柯庆施睡梦中:“不会吧,秋白兄刚从俄国回来……”

丁冰之:“对,我也好象……”

王剑虹想起什么,站起来,从床边的一堆书中拾起一本刚买的《新青年》。

王剑虹指着杂志中的一首歌:“这首歌是你翻译的?”

瞿秋白:“是的,怎么啦?”

王剑虹:“为什么叫《国际歌》?”

瞿秋白:“曾经有人译为《第三国际党的颂歌》,我觉得不太合适。”

丁冰之:“那你认为呢?”

瞿秋白:“虽然,这是一首法国人写的,但他写出了全世界无产阶级的心声。现在不仅在法国,在世界上很多国家,包括在苏联,都能听到这首歌。”

丁冰之:“瞿老师,你能唱唱吗?”

瞿秋白低声地用法文唱起来:

“Debout! les damnés de la terre!

Debout! les for?ats de la faim!

La raison tonne en son cratère,

C\'est l\'éruption de la fin.……”

 

(字幕):“起来,没权利的奴隶!起来,全球被压迫的人!真理使我们最终爆发,要为权利而斗争……”

 

隔壁的一些女生听到歌声也跑了进来。屋里站满了人。

瞿秋白:“你们这是……”

王剑虹:“我们都是没有上学的学生。”

瞿秋白看见墙根边在一个小提琴的匣子歪睡在那里。

瞿秋白:“你会拉小提琴?”

王剑虹:“不,刚开始学。”

瞿秋白:“你喜欢音乐?”

王剑虹:“嗯。”

丁冰之:“瞿老师,刚才那曲是你谱的吗?”

瞿秋白:“不,那是我去俄国前听到的。非常好听,给人以热血沸腾的感觉。回国后,我找来了法文的词和曲,译成汉语,一边弹着风琴,一边反复地吟唱,不断地斟酌修改,一直到顺口易唱为止。”

王剑虹:“瞿老师,这首歌的旋律非常豪迈和雄壮。”

瞿秋白:“列宁同志称它是“全世界无产阶级的歌”。”

王剑虹:“瞿老师,你还学过什么?”

瞿秋白:“我呀,学过俄语、英语、法语,研究过文学、哲学、佛学……”

“哇……”一片惊叹的佩服声。

王剑虹:“我们现在都非常喜欢俄国的文学。”

瞿秋白:“那你们就学学俄语吧。”

丁冰之:“你也喜欢俄国的文学吗?”

瞿秋白:“当然。你们呢?读过一些什么书?”

丁冰之:“普希金的……”

王剑虹:“托尔斯泰的……”

丁冰之:“瞿老师,你最喜欢谁?”

瞿秋白:“什么?”

丁冰之:“当然是作家呀。”

瞿秋白想了想:“托尔斯泰。”

王剑虹:“为什么?”

瞿秋白:“因为在他的作品中有很多对当时俄国社会现实的批判,揭露了社会的各种罪恶现象,也表达了自己的新认识,宣传了自己的宗教思想。”

王剑虹:“你对中国的现实也不满吗?”

瞿秋白看着王剑虹:“是的,也不满。”

丁冰之:“你也会写文章揭露吗?”

瞿秋白:“会的,我会。”

一女孩子:“瞿老师,你刚从俄国回来,你能讲讲俄国女人吗?和中国女人有什么不同?”

瞿秋白:“俄国的妇女身体很健壮,也很勇敢,也很随意。她可以门也不敲便到你房里来了,坐在椅子上抽起烟来……”

几个女孩子哈哈大笑……

瞿秋白:“你们读过高尔基的散文诗《海燕》吗?”

女孩子们摇头。

瞿秋白:“这首诗通过在暴风雨即将来临之际,海燕勇敢的形象描写,歌颂了俄国无产阶级革命先驱者坚强无畏的战斗精神。”

几个女孩子静静地点头……

瞿秋白轻轻地朗诵道:“在苍茫的大海上,狂风卷集着乌云。在乌云和大海之间,海燕像黑色的闪电,在高傲的飞翔……”

丁冰之仔细打量着瞿秋白……

 

(画外音):“这个新朋友瘦长个儿,戴一副散光眼镜,说一口南方官话,……但很机警,当可以说一两句俏皮话时,就不动声色的渲染几句,惹人高兴,用不惊动人的眼光静静的飘过来,我和剑虹都认为他是一个出色的共产党员……”

 

3--5 屋外  小院  夜(外景)

夜深了,小树在微风中轻轻地摆动……

 

3--6 丁冰之和王剑虹住房  夜 (内景)

煤油灯里的油渐渐的干了,灯光慢慢小了下来……

几个女孩子仍在静静地倾听着瞿秋白的讲述……

王剑虹:“瞿老师,你结婚了吗?”

瞿秋白:“没有。”

丁冰之:“谈过恋爱吗?”

瞿秋白:“没有。”

王剑虹:“瞿老师,我们也都喜欢托尔斯泰的作品。听说托尔斯泰生活不太幸福,他才写出了《安娜·卡列尼娜》这样伟大的作品。”

瞿秋白笑:“正如他在开始就写道: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丁冰之:“为什么呢?”

瞿秋白:“托尔斯泰的世界观和思想,并不是每个人都能理解的,包括他的夫人。”

王剑虹:“我认为:幸福的家庭各有各的幸福,不幸的家庭却都是相似的。”

瞿秋白惊奇地看着王剑虹……

“柯老怪呢?”不知谁问了一声,人们这时候才想起他。

瞿秋白转身看见柯庆施躺在旁边睡熟了,不时的还发出鼾声。

屋里的女孩子们都笑起来……

笑声惊醒了柯庆施:“怎么啦?”

瞿秋白:“庆施,时候不早了,咱们该走吧。”

“好,走……”柯庆施撑起身……

王剑虹站起来:“我送送你们……”

 

3--7  成贤街  夜(外景)

从后门出来,路边是池塘和菜园,喧闹的虫声……

微风吹拂,夜是显得如此宁静,如此清幽……

瞿秋白望着一轮明月高挂:“刚才还是阴云密布……”

柯庆施:“什么刚才?好几个时辰了。对了,秋白兄,你们谈了些什么?”

瞿秋白答非所问地:“几个女孩子不错,有思想。”

柯庆施:“怎么样?我说得没错吧。”

瞿秋白:“没错,特别是……”

柯庆施狡黠地看着瞿秋白:“特别是谁?”

瞿秋白回头望去,王剑虹倚在门前的树干上,目送着他……

 

3--8  丁冰之和王剑虹住房  夜(内景)

王剑虹送走瞿秋白和柯庆施后,回到屋里。

“剑虹睡了吧,时候不早了。”丁冰之已经躺在床上。

“唉,我睡不着。哎,冰之,瞿老师真会说话。”王剑虹在屋里转着。

“是吗。”丁冰之困了,有气无力地应着。

王剑虹:“冰之,你说瞿老师如何?”

丁冰之:“他很聪明。”

王剑虹:“是的,我还从没见过他这样的人。冰之,你说呢?”

“是……”丁冰之迷迷糊糊地在床上翻了一下,又睡了。

王剑虹看了看冰之,走到床前,整理着床上堆积的衣衫,自言自语地:“他很有才气……懂艺术,懂人生……”

 

3--9  学生宿舍  小院内  日(外景)

大门外,响起敲门声,隔壁的女孩去开门,只见门口站着一男一女。

女  孩:“先生、夫人,请问你们找谁?”

王一知:“请问,王剑虹和丁冰之是住在这儿吗?”

女  孩:“是的,你们是?”

施存统:“我是她们的老师。”

女  孩:“老师?怎么这几天来的都是老师……”

说话间,柯庆施从施存统和王一知的后面抢先走进院来……

女  孩:“柯老师。”

丁冰之和王剑虹走出房间……

柯庆施:“剑虹、冰之,今天来邀请你们去游玄武湖。”

“天气这么热,也不早了,不去。”丁冰之看看天空。

“还有什么人。”王剑虹急切地问。

“当然还有……”柯庆施卖着关子。

柯庆施走到门口做请的手势:“有请施存统,施老师。”

施存统从外进来……

柯庆施:“有请瞿秋白,瞿老师。”

瞿秋白从外进来……

院里的女生们大笑起来。

柯庆施:“别急,别急嘛,还有施老师的夫人,施夫人。”

王一知笑着从外进来……

丁冰之、剑虹惊奇地:“一知!”

“冰之、剑虹。”王一知兴奋地。

王一知和丁冰之、王剑虹亲热地拥抱在一起。

瞿秋白:“你俩怎么认识施夫人?”

王剑虹:“咱们在女子师范学校就是同学。”

王一知:“冰之、剑虹,你俩怎么到南京来了?”

柯庆施:“怎么样,去吗?游玄武湖?”

院里的女生齐声:“去。”

又是一阵清脆的笑声……

 

3--10  南京城门  夕 (外景)

城门口前面,一个穿黑衣服的警察望着这一群男女。

警  察:“干什么的?”

“学生。上海来的,去玄武湖。”柯庆施答。

“记住,九点半关城门”警察警告说。

瞿秋白:“知道了。”

 

3--11  玄武湖边  夕(外景)

天已渐渐地暗了下来,月亮也上来了……

柯庆施、施存统、瞿秋白走在前面……

女生们都落在后面了,她们都悠然的互相将手挽着,轻声轻气的哼着歌曲。

 

3--12  玄武湖上  晚 (外景)

湖面上,三只小船,三个男人各划一只……

瞿秋白船上坐着王一知、丁冰之、王剑虹……

船只在深黑的水潭中无声的走着……

旁边的芦苇在微风中刷刷着响……

 

3--13  小船上  晚(外景)

王一知:“真是个清凉畅快的夏夜!”

瞿秋白感叹地说:“好几年不曾领略这江南的风味了。它象酒一样,慢慢将你酥醉去,然而你不会感到这酒的辛烈……”

王一知笑:“阿双,你的诗性又来啦?”

王剑虹:“一知,你叫瞿老师什么?”

王一知:“阿双呀,怎么啦?”

丁冰之和王剑虹疑惑地:“阿双?”

瞿秋白指了指头顶:“我有‘双旋’,所以父母给我取的小名叫阿双。”

丁冰之和王剑虹笑得弯腰……

瞿秋白:“朋友都这样叫我。”

丁冰之:“瞿老师,我们可以这样叫你吗?”

瞿秋白:“你们是朋友吗?”

丁冰之和王剑虹:“当然是啦。”

瞿秋白:“那就随你们怎么叫吧。”

俩人又笑起来,小船在她们的笑声中左右晃动……

 

3--14  玄武湖上  晚(外景)

船绕过湖心亭,走到一个桥下……

月亮摇摇荡荡飘在荡漾的湖水上……

远处的,紫金山象披了一层薄纱更显得俏丽了。

忽然在后面的船上,悠然的响起歌声。

歌声虽然柔和,但微微带点感伤的凄切。

歌毕,一阵掌声……

“剑虹,唱一个。”后面的船上的柯庆施说。

王剑虹:“我,唱不好。”

“没关系,唱一个。”瞿秋白鼓励地说。

王剑虹轻轻地哼唱《太平歌》:

“天下要太平,

劳工须团结,

万恶财主铜钱多,

都是劳工汗和血。

谁也晓得,

为富为仁是盗贼;

谁也晓得,

推翻财主天下悦;

谁也晓得,

不做工的不该吃。

有工大家做,

有饭大家吃,

这才是共产社会太平国……”

 

歌声在微波荡漾的湖面传开……

 

3--15 玄武湖边  晚(外景)

湖边码头,船停在岸边……

丁冰之从船跳下……

船左右晃动,瞿秋白急忙用手拉住王剑虹。

上岸后,王剑虹不好意思地松开手……

 

3--16  南京城门  晚(外景)

城门口,警察不高兴地喝叱:“我就知道你们这些人,我都等了快半小时了。”

“对不起啊,警察先生。”瞿秋白急忙道歉。

进城门后,几个挨了骂的人大笑起来……

 

3--17  成贤街  丁冰之和王剑虹住房  晚(景)

丁冰之、王剑虹和王一知仨人挤在一张床上。

王一知:“一年前,我们曾经也这样睡在一起。”

丁冰之将王一知的薄被掀开:“可是,你把我们抛弃了。”

王剑虹:“冰之说得对,说,你这算是私奔吗?”

王一知:“怎么,想报复我?”

王剑虹:“说说吧。”

王一知:“说什么?”

丁冰之:“明知故问。”

王一知:“你们是说存统?”

王剑虹:“是啊,不……,说你,你是怎么跟施老师私奔。”

王一知:“剑虹,冰之……”

丁冰之:“是你追的他?”

王一知:“其实是他追的我。有几次我去找他请教一点问题,他就把他写的文章给我看,这一来二去的就……”

王剑虹:“难怪施老师的文章用你的名字。”

丁冰之:“听说你参加了共产党?”

王一知:“是的,是少奇同志介绍的。”

王剑虹:“就是从苏联回来给我们介绍苏维埃的那个刘少奇?”

王一知:“是的。剑虹、冰之,我介绍你们加入共产党吧。”

王剑虹摇头:“一知,讲点施老师的事情吧。”

丁冰之:“对,对。”

王一知:“其实存统跟我说得也不是太多。只是知道他家世代务农,不过他母亲娘家也算是书香门第,所以她母亲对存统影响很大,后来在他舅舅的资助下,才考取浙江省立一师。”

王剑虹:“他是怎样写出《非孝》这样的文章?”

王一知:“我也好奇地问过他。他跟我谈起了写这篇文章的经过,在浙江一师读书时,他母亲患了眼疾,他千方百计从舅舅家里借了些钱,想替母亲治病,不料想钱却被他父亲胡乱花掉了,并且还虐待他母亲,不久他母亲就去世了。这对他的打击很大,于是就……”

丁冰之:“施老师就是因为写这篇文章,离开一师的?”

王一知:“很多人认为这是妖言惑众,甚至扬言要以忤逆罪将他告上法庭。”

王剑虹:“所以,他就去了日本?”

王一知:“对。剑虹,你俩怎么想到来南京?”

王剑虹:“还不是想多读一点书嘛。”

王一知:“现在呢?现在有什么打算?”

王剑虹:“我想去南洋。”

王一知:“南洋?”

王剑虹:“是的,去南洋,我爹给在南洋做校长的朋友写了一封信,请他找几个当教员的位子。”

王一知:“冰之,你呢?你也去南洋?”

丁冰之看了看王剑虹:“是的,我和剑虹姐同做流浪天涯的人。”

王一知叹息:“天各一方,咱们什么时候才能再见?”

王剑虹:“一知……”

 

 

3--18  成贤街  小院内  日(外景)

院子里。几个女孩讨论着未来。

女孩甲:“我真住腻了这地方,我们都太闲了,闲得使人真闷,我赞成我们全找事做去。”

女孩乙:“我还是想念书去。”

女孩丙:“我想去学绘画。”

女孩乙:“我妈想我学音乐。”

女孩丙:“我想到北京进女师大,听说那里学费低,录取并不严格。”

一阵敲门声,开门后,瞿秋白进来。

瞿秋白:“哟,你们都在呀。”

“瞿老师。”女孩们齐声道。

瞿秋白:“你们在干什么?我在外面就听到你们吵吵闹闹的声音。”

丁冰之:“我们在讨论今后做什么。”

瞿秋白:“商量好了?”

王剑虹:“没有。”

瞿秋白:“你们现在都还很年轻,我给你们提个建议。”

王剑虹:“什么建议?”

瞿秋白:“上海马上要筹建上海大学。我看你们去上海读书学习吧。”

丁冰之:“上海大学?”

瞿秋白:“对。就是由原来的东南师专进行改组成立,准备工作都已经就绪了。”

王剑虹:“大学能收女生吗?”

瞿秋白:“怎么不能,现在北京大学早就女生开放了。上海的大学也会渐渐地开始招收女学生。”

丁冰之:“会不会又象平民女子学校一样?什么也没有学成,整天参加活动。”

瞿秋白:“不会的。由于右任先生出任校长。这是由国民党和共产党共同组建的学校,是非常正规的大学,你们在那里可以学到很多的的知识,也能接触到很多有文学修养的人。”

“瞿老师,你去吗?”王剑虹问。

瞿秋白:“当然,学校聘请我担任教务长兼社会学系主任。”

王剑虹:“那我们也去读社会学系。”

丁冰之:“对。”

瞿秋白:“看来在成为师生之前,已经成为朋友了。”

 “对,咱们既是朋友,也是师生。”丁冰之说。

    王剑虹:“瞿老师,你能教教我们俄语吗?”

瞿秋白:“你们想学俄语?”

丁冰之:“要想学好普罗文学,就应该学习俄语。”

瞿秋白:“对。要想学好无产阶级的文学,就要学好俄语。”

王剑虹:“能教我们吗?”

瞿秋白:“行,我教你们。不过我希望你们去读文学系,适合你们。”

丁冰之和王剑虹起立,鞠躬:“谢谢阿双老师……”

院子里,一阵笑声……

 

3--19  丁冰之和王剑虹住房  晚(内景)

屋子里,丁冰之和王剑虹还在跟瞿秋白聊着。

王剑虹:“瞿老师……”

瞿秋白:“别叫瞿老师,一知不是叫我阿双嘛,你们也可以这样叫我。”

丁冰之:“那多没礼貌呀。”

瞿秋白:“那叫秋白兄也行。”

王剑虹:“秋白兄,你是怎样去俄国的?”

瞿秋白拿出一支香烟:“你们不介意我抽烟吗?”

丁冰之:“不……”

瞿秋白点燃香烟:“你们都知道俄国的十月革命吧。”

丁冰之和王剑虹点了点头。

瞿秋白:“俄国十月革命胜利以后,那里就成了世界关注的焦点。中国也很关注,特别是新闻界。北京《晨报》征得政府同意,公开招聘三位懂俄语的记者前往俄国采访。”

丁冰之:“你就去应聘了?”

瞿秋白:“不,那时我在外交部俄文专修馆学习,差两个月就要毕业获得文凭、担任外交官的职务。”

王剑虹:“你放弃啦?”

瞿秋白:“是的,放弃了学习。不过不是去应聘的。是《时事新报》的一个朋友推荐我……”

丁冰之:“那就是走……”

瞿秋白:“可以这么说吧,朋友的叔叔是《晨报》的笔政。”

丁冰之和王剑虹笑起来……

瞿秋白:“怎么样?考虑好啦吗?”

丁冰之:“考虑什么?”

瞿秋白:“读书的事。”

王剑虹:“你是说,上海大学?”

瞿秋白:“对,有什么顾虑?”

丁冰之:“会不会又象平民女子学校一样?成天集会、游行示威……”

王剑虹:“昨天,你说上海大学是国民党和共产党联合办学。我记得,你们共产党和国民党好象……”

瞿秋白:“哈……,现在是国共合作,”

王剑虹直视着瞿秋白:“你们共产党办这学校有什么目的吗?”

瞿秋白:“目的?”

王剑虹:“对,目的。”

瞿秋白:“我们办学的目的就是要用进步的思想和丰富的知识,武装学生的头脑,使他们能够有独立认识社会、改造社会的能力,担负新时代所赋予的神圣使命,担起革命的责任。”

丁冰之:“革命的责任?”

瞿秋白:“对,人人不一定是诗人,做一个‘公民’却是你理所应当的。”

王剑虹:“这句话好象是……”

瞿秋白:“这是俄国诗人涅克拉索夫的诗。”

丁冰之:“学校都学些什么?”

瞿秋白:“你们喜欢什么?”

王剑虹看了看丁冰之:“什么都好奇。”

瞿秋白:“有两个学院:社会科学院和文艺院。”

王剑虹:“文艺院有些什么系?我们对社会科学没有什么兴趣。”

瞿秋白:“文艺院准备设立八个系:中国文学系、英文系、俄文系、法文系、德文系、绘画系,音乐系,雕刻系。”

丁冰之:“瞿老师,我究竟学什么好呢?”

瞿秋白:“你嘛,你喜欢什么就去学什么,你是一个需要展翅高飞的小鸟,飞吧,飞得越高越好,越远越好,啊,就这样……”

王剑虹:“好,我们听你的……秋白兄……”

一阵笑声……

(第三集完)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