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网站编辑、软文新闻稿写手、主持人、礼仪接待服务员
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电视剧本创作室 | 招聘求职 |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重点推荐剧本
绿色食品推广题材搞笑小品剧本《
公司产品质量把关题材搞笑小品《
房产销售相关搞笑小品《魔鬼房》
人社单位晚会演出搞笑相声《责任
银行优质服务宣传搞笑喜剧小品《
公司演出感人搞笑小品《爱的奉献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公司年会励志情景剧剧本《公司好经
公司年会音乐剧剧本《公司好经理》
帮扶办帮助农民卖土特产的小品剧本
银行大堂营销的小品,银行规范化服务
搞笑正能量音乐剧剧本《欢喜迎新年
戒烟朗诵稿《戒烟赋》
关于医学的小品剧本,医德正能量小品
公司企业音乐剧剧本《我们的责任》
超声科小品剧本,孕妇与超声科医生小
全民健身娱乐搞笑小品剧本《最美队
最适合2021年元旦表演的感人小品剧
IT芯片软件公司情景剧本《武林盟主
中美科技战搞笑音乐剧剧本《武林盟
人社局廉政小品剧本《拒收红包》
加强基层文化建设小品剧本《文化宣
抗击疫情音乐剧剧本《情系武汉》
疫情有关的情景剧,抗疫情景剧剧本《
公司年会音乐剧剧本《优秀部门奖》
中国速度情景剧剧本《中国速度》
球迷小品剧本,看球赛小品(火警119)
12月4日全国法制宣传日小品剧本(调
12月3日世界残疾人日小品剧本(我的
关于预防传染病的小品,预防艾滋病的
烟草行业小品剧本,烟草小品剧本《宣
公司年会主题情景剧剧本《一起见证
有关老党员的音乐剧剧本《党员的故
公司配乐音乐剧本《一起见证》
11月25日国际消除对妇女的暴力日小
11月17日国际大学生节小品剧本(身边
11月14日世界糖尿病日宣传搞笑小品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电视剧本 > 喜剧电视剧本 > 30集电视剧《泉水流处都是歌》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电视剧本-喜剧电视剧本   会员:yanshi1960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20/10/18 16:59:47     最新修改:2020/10/19 8:32:19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电视剧本名:《30集电视剧《泉水流处都是歌》》
(原创剧本网)作者:严庆军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视剧本、电视栏目短剧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30集电视剧

泉水流处都是歌

        肩负推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历史使命,奔赴脱贫攻坚最前沿的第一书记们,如同一股股涌动的泉水,所到之处催开生机一片。谨以此片献给辛勤耕耘在农村一线的第一书记们。

                                                                                                                                          一一题记

第一集
1 举贤县桃园镇石泉村青石山上  日  外
艳阳初升,金色的阳光把青石山点染的格外秀美。鸟儿欢唱,花儿竞芳,青山滴翠,泉水流淌,一幅如画的自然风光依次在观众面前展现。山歌风的主题歌进入:

山顶顶流过来一股泉水,
静悄悄催开了万朵花蕊。
黄土地绽放出新的生机,
贫瘠的小村庄变得好美。
山顶顶流过来一股泉水,
清凌凌散发出甘甜滋味。
泉水流处都是欢歌笑语,
泉水叮咚奏出的是智慧。
山顶顶流过来一股泉水,
光灿灿消融了困苦蒙昧。
曾经的荒野又见了青翠,
尘封的大地在这里生辉。

歌声中,水坝、河塘、村庄、楼房、田野、牛羊等新农村的景象和不同年龄不同精神风貌的农民形象一一被展现。
2 县机关某局文秘科  日  内
办公室里一男一女对桌而坐。男者仰面躺在椅子上酣睡。女者在电脑上打字写材料。酣睡声山响,几次惹得美女禁不住笑出声来。后来美女坏坏地一笑,从化妆包里拿出口红,悄悄地给那男同事画鬼脸。边画边开心地笑。
这时办公室主任在外边叫喊:“宁小泉!宁小泉!”
叫声吓得美女急忙转身把口红藏在背后,用身体当住同事的脸。
主任推门走了进来:“宁小泉!”看到宁小泉有些怪异,“你在干什么?”
宁小泉憋住笑:“没,没,没干什么。”
主任把宁小泉拉到一边,看到那位的脸也笑了,对宁小泉:“你就坏吧!”然后推那位酣睡者,“起来!起来!昨晚就加了那一小会儿的班,你至于困成这样呀?”
酣睡者被推醒,揉了揉眼,打了个哈欠:“头儿,您也太夸张了吧?都快天亮了,那还是一小会儿呢?困死我了!”
主任:“你就这点吃苦精神呀?”
酣睡者:“别的苦咱都能吃,就这困,哎哟!控制不住呀!”
主任看到他那样,跟宁小泉都禁不住笑了。酣睡者感觉他们看着他的脸笑的怪异,摸了一下脸,然后对着电脑黑屏一看,猛然跳起来指着宁小泉:“宁小泉!”
宁小泉吓得夺门而出。
主任笑着阻挡酣睡者,然后把头探出门外:“宁小泉!林局长找你。”
3 林局长办公室  日  内
林局长坐在办公桌前看文件。宁小泉笑着跑了进来。
林局长抬头看了看宁小泉:“你怎么了?”
宁小泉憋住笑:“没怎么。”
林局长:“哦。今年的第一书记,组织上研究决定让你去。”
宁小泉意外地:“啊?我去当第一书记?”
林局长:“是呀?去桃园镇石泉村。你不是宁小泉吗?这首先就想到让你去。”
宁小泉:“局长您这也太幽默了吧?去石泉村就得我宁小泉去呀?那去龙尾村您还得整条龙过来呀?”
林局长笑了:“跟你开个玩笑。上级党组织和咱们领导班子对第一书记的人选进行了慎重地研究,大家一致认为你去最合适。”
宁小泉:“为什么?”
林局长:“你有着很强的组织原则,而且是个热心肠,又聪明,又肯干,再说在社会上你的人脉也不错,有着一定的活动能力……去锻炼一下挺好的。”
宁小泉:“我……”
林局长:“怎么?不想去呀?”
宁小泉:“也不是,这没当过呀?我就怕我不会当,当不好啊?”
林局长:“谁也不是天生就会当第一书记的。”
宁小泉为难地:“可是……”
林局长:“实话跟你说吧,你现在已经是名声在外了,上级组织对你的工作能力和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是很认可的,所以指名让你到石泉村。”
宁小泉迟疑地:“啊?不会吧?这让我压力好大啊!”
林局长:“这有什么压力呀?组织上器重你,这是好事呀!”
宁小泉:“可这器重得我……不知如何是好了!”
林局长:“你今怎么了?畏难发愁,这不是你的风格呀?”
宁小泉:“问题是……我真没想过去农村当第一书记呀!这工作好像跟我特别的不搭,您看我做点本职工作,或者说去做点宣传工作什么的还凑合,这……”
林局长:“人都是得经常尝试着挑战一下自我,都是在挑战中成长的。”
宁小泉:“那我这成长得也有点猛吧?”
林局长:“好了,明说吧,去还是不去?”
宁小泉想了想,勉强地:“好吧。我听从组织安排。”
林局长:“哎!这就对了!这才是你宁小泉。”
宁小泉勉强一笑:“有种赶着鸭子上架的感觉。”
林局长:“你就放心大胆的去吧。有什么问题,单位会全力以赴的帮助你的。”
宁小泉夸张地:“真的?”
林局长警觉地看着宁小泉:“当然是真的了?但是,那你也不能太过分了。”
宁小泉调皮地:“您最了解我。我肯定会太过分的。” 笑着跑了。
林局长想了想,也笑了:“这丫头!”
4 宁小泉家  日  内
宁小泉的爱人陈力在厨房里做饭。宁小泉跑了进来。陈力迎了出来。
陈力逗趣地:“回来了?我的公主?饭马上就得,稍等片刻。”
宁小泉:“哎哟,真温暖!”
陈力:“那必须的!”
陈力开心地回厨房继续做饭。宁小泉到卧室翻找衣服和鞋。并一件一件地对着镜子选择。稍时,陈力走了进来。
陈力:“不快洗手吃饭,你这是干嘛呀?”
宁小泉:“我那双跟儿小点的鞋呢?”
陈力:“嗨?你不是就爱穿大高跟的鞋吗?今儿怎么了?又变异了?”
宁小泉神秘地把一个胸章猛地亮给陈力看:“看!这是什么?”
陈力仔细地看了看:“第一书记?什么意思?”
宁小泉得意地:“我要去当第一书记了,那一千多人的石泉村以后归我管了。”
陈力马上严肃了起来:“你有病呀?”
宁小泉继续翻找衣服:“你才有病呢。”
陈力:“你说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你知道第一书记是怎么回事吗?还还还一千多人的村归你管了,你连这个三口之家你都管不好……”
宁小泉:“哎呀,这个三口之家不是有你吗?你什么时候用我管过?”
陈力:“我为什么不用你管?”
宁小泉:“我知道,我知道,你疼我,怕我累着。”
陈力:“错!是因为你根本就不会管。”
宁小泉:“那你也太小看我了。”
陈力:“不行,我不准你去。”
宁小泉:“啊?你怎么这样呀?不支持我工作呀?”
陈力:“你其它的工作,我全部支持,就这第一书记,你真干不了。”
宁小泉:“不了解我呀?你越这样说,我越得去。我非干出个样来不可。”
陈力:“我真服你了。宝贝冷静,你已经三十多岁了,已经过了热血的年龄了,咱三思而后行好吗?咱慎重考虑一下这个问题好吗?”
宁小泉:“那我都答应了,怎么再反悔呀?”
陈力:“你就说我不让你去,或者说你爸妈不让去。”
宁小泉:“这哪行呀?”
陈力:“不听是吧?”
宁小泉:“不是,我……”
陈力:“你等着吧,有你哭的时候。”
宁小泉:“才不会呢。”
陈力围着宁小泉转:“宝贝,求你冷静!咱真不能去!求你!求你了!”
宁小泉:“哎呀!你别这样!本来我今天很开心的,让你弄得郁闷。”
陈力:“那你打算怎么着?非去不可呀?”
宁小泉:“已经答应的事再反悔,我是那样的人吗?”
陈力耐心地:“结婚这么多年,你就没听过我一句话。你今儿就听我这一回,不行吗?我这不都是为你好吗?凡事量力而行,你是真没有当第一书记的能力!”
宁小泉:“我还真就不服那个气。只要我努力去做,就没有做不好的事情。”
陈力叹道:“完了!不撞南墙不回头啊!”
宁小泉:“没你说的那么邪乎。别人能行,我肯定能行。”
陈力:“咱们都是有头脑的人,咱们能看到事情发展的结果,这明睁大眼地看着要撞南墙了,咱避避不行吗?非得去撞呀?你傻呀?”
宁小泉略显生气地:“行了,你别说了。”
5 单位办公楼前  日  内外
早晨,干部职工相互问候着“早上好”陆续走进办公楼。宁小泉与一中年妇女相遇,先打了个招呼,然后亲密地一起走进电梯。在电梯里,她们密切地交流着。
中年妇女关心地:“听说你要下去当第一书记了?”
宁小泉:“是呀!怎么办呀?我又没当过,真是发憷。”
中年妇女:“没什么了不起的,你肯定能行。”
宁小泉:“怎么这回不让您去了?”
中年妇女:“我家里有点特殊情况,单位里照顾我,这回没让我去。”
宁小泉:“哦。唉!”
中年妇女:“不用愁,下去锻炼一下挺好的。”
宁小泉:“哎呀,我家里人不想让我去。陈力这还是第一次跟我闹别扭。”
中年妇女:“出去感受一下不同的工作和环境有什么不好?这是人生的一种体验,也是一笔财富,这个陈力,我得空说说他。”
宁小泉:“他是担心我干不了。”
中年妇女:“你要干不了,那咱单位没人能干的了。”
宁小泉:“您总是过高的评价我。”
中年妇女:“我说的可是事实。你去哪个乡镇呀?”
宁小泉:“说是让我去桃园镇石泉村。”
中年妇女意外地:“啊?怎么让你去那呀?”
宁小泉担心地:“怎么了?”
中年妇女马上掩饰地:“哦哦,没怎么。挺好的。”
宁小泉不安地央求地:“姐,咱这关系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中年妇女:“就是……听说那村很难搞。”
宁小泉不安地:“啊?有多难搞呀?”
中年妇女:“据说早年儿日本鬼子扫荡都不敢进那个村儿,都绕着走。”
宁小泉:“这样啊?那怎么办呀?”
中年妇女:“也就是那么一说,哪那么玄?放心吧,没事。再说了,那是日本鬼子,是侵略者,村里人自然是同仇敌忾;咱是什么?咱是去帮助他们解决问题的贴心人,是去送温暖的,他们肯定会欣然接受我们的。”
宁小泉想了想:“也是。”遐想地说,“日本鬼子都不敢进的村……我真有点崇拜他们了。有关他们村里的情况您还知道些什么?快说说我听听。”
中年妇女:“我也就知道这么多。”
6 文秘科  日  内
宁小泉坐在那里发呆。一直在写稿子的对桌胖子同事间或看了她两眼。
同事:“不快干活,发什么呆呀?怎么了?”
宁小泉:“我要去当第一书记了。”
同事:“啊?真去呀?”
宁小泉:“不去怎么着呀?”想了想,拿起手机录语音,“姐妹们!我要去当第一书记了,都得帮着我,谁要不帮我,我跟她绝交!”
同事不禁叹道:“嚯!”
7 林局长办公室  夜  内
林局长还在写材料。电话响。
林局长接电话:“哦,崔书记,这都下班了,还惦着工作上的事呢?”
崔书记打电话:“你不是也还在工作吗?”
林局长接电话:“哦?你怎么知道?”
崔书记打电话:“我就在楼下,看你办公室的灯还亮着呢。”
林局长走到窗前看着楼下的崔书记接电话:“那事儿我已经和宁小泉说了。”
崔书记打电话:“她没有提出反对意见吧?”
林局长接电话:“那倒没有。就是担心没当过第一书记,怕干不好。”
崔书记打电话:“她肯定没问题。”
林局长接电话:“你也别太高估她了,一是毕竟年轻,二是真没有第一书记的工作经验,三是没有农村的生活体验,所以你推荐她我也是有顾虑的。”
崔书记打电话:“放心吧。我做第一书记的工作也有些时间了,我知道什么样的人才适合下去当第一书记。通过几次工作接触,我了解宁小泉的工作能力和社会活动能力,所以我认定她是最佳第一书记的人选。”
林局长接电话:“哦,你既然这么说,那我就放心了。”
崔书记打电话:“不过,我让她去的这个村是有名的老大难村,里边棘手的问题很多,你得让她心里早有个准备。”
林局长接电话:“哎哟!你可真敢用人啊!给一个毫无工作经验的丫头这么艰巨的任务,我不得不佩服你的胆识和魄力。”
崔书记打电话:“放心吧,我有数。好了,我回了。您也早点回家吧。”
他们互相挥手道别。
8 宁小泉家  日  内
宁小泉在装行李箱。陈力坐在一边无奈地发呆。七岁的女儿安安在写作业。
有人敲门,安安起身开门。进来的是宁小泉的父母。
安安:“姥姥!姥爷!”
宁母:“哎哎!宝宝真乖!”
宁小泉和陈力起身迎接父母。安安继续写她的作业。
宁小泉:“爸!妈!你们怎么这个时候来了?有什么事吗?”
宁母:“哎呀!还不都是因为你呀!你一天天的愁死我们了!”
宁小泉:“我又怎么了?你们都快坐吧。”去给父母倒茶。
宁母坐定:“你说你,自己吃几碗干饭心里没数呀?你一个女孩子家你去那偏远山区、蛮荒之地当第一书记,你不怕他们把你给吃了?”
宁小泉不满地瞪了陈力一眼:“哎哟!我这么大个人,上有领导罩着,下有群众护着,我还就让人给吃了?别听陈力吓唬你们。”
宁母严厉地:“不行,我不让你去!你赶快去把这个事儿给我辞了!”
宁小泉笑道:“您不让去我就不去?您让辞我就去辞?您是我哪级领导呀?”
宁母生气地:“我是你妈!是最关心你的人!”
宁小泉见妈生气了,委婉地:“妈!我都多大了?生活上的事儿您一直管着我,这工作上的事儿您跟着瞎掺和什么呀?”
宁母:“我这叫瞎掺和呀?我不能眼看着你去吃那个亏,受那个屈。”
宁小泉:“还能怎么着呀?这又吃亏又受屈的。再说了您不是说吃亏是福吗?”
宁母着急地:“你!我说不过你!”对宁父,“你快说说她呀!”
宁父严肃地:“这个去当第一书记,不是去玩的,是要去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更重要的是你得带着大家走上富裕的道路,你感觉你有那个能力吗?”
宁小泉:“不试一下,怎么知道有没有这个能力呀?”
宁父:“这个可不能试,得有十足的把握。怎么着?试试不行,你还再回来呀?”
宁小泉笑了:“爸,放心吧。我对第一书记的工作范畴有所了解,他们的先进事迹我也看了一些,我想我能行。我肯定不会半途回来的。”
宁父:“你慎重考虑好了?”
宁小泉:“我慎重考虑好了。”
宁父:“那好吧。去锻炼锻炼吧。”
宁母生气地:“啊?你!”
9 举贤县政府大院  日  内
送第一书记下乡的大巴车已等在那里,不同年龄的第一书记在家人的相送下提着行囊登上了大车。陈力开车送宁小泉到县政府门口。
宁小泉:“停停停!”
陈力靠边停住车:“干嘛?这还有行李呢,送到车上吧。”
宁小泉:“我不想让人看到你就像照顾小孩子似的照顾我。”
陈力:“有人照顾不好呀?”
宁小泉:“当然好了?但是我不想让他们看到。”揪了陈力耳朵一下,“我要在家里享受你的爱。出来我是女强人,我能顶起一片天!”
陈力:“好吧。顶天去吧。注意安全。”
宁小泉:“知道了。”欲下车。
陈力:“等等!每天视频两次。”
宁小泉:“知道了。”
陈力:“遇到难题给我打电话。”
宁小泉:“知道了。”
陈力:“亲一个。”
宁小泉:“你要死呀!这么多人呢!”
陈力:“注意安全。”
宁小泉:“你说过了。”
陈力:“再忙每天也要视频。”
宁小泉:“你也说过了。”
陈力:“就是不放心你!”
宁小泉:“不放心你也去呀?走,一块上车。”
陈力:“你就气我吧。”
宁小泉:“好了。别婆婆妈妈的了。我得走了。”
陈力:“带那些衣服不知够不够?”
宁小泉:“我又不是去北大荒,有需要我就回来拿了。”
陈力:“缺什么说一声,我给你送过去。”
宁小泉故作发怒地:“你还有完没完?”
陈力笑道:“完了。”
10 桃园镇石泉村  日  外
金鸡报晓,村民们闻鸡起舞,从事起各自的农田工作。40多岁的村主任石方晓背着手从胡同走出,乡亲们分别与他打着招呼。
青年村民柱子拿着农具准备下地干活:“三哥,这一大早你干什么去呀?”
石方晓:“到镇上接第一书记去。”
柱子紧跟村主任走两步说:“啊?咱村又要来第一书记呀?”
石方晓面无表情地:“是呀。”
柱子高兴地:“太好了!”
石方晓漠然地:“哪儿好了?”
柱子:“现在人家村里来的第一书记,都能给他们村弄来好多钱呢!”
石方晓:“你做梦吧你。”
柱子:“你这回去了打听打听,照那能往咱村弄钱的第一书记往咱这里领。”
石方晓:“穷不起了?有点骨气行吗?”
柱子:“骨气又不当饭吃。你多个心眼儿,照那好的往回领。”
石方晓不屑地看了那柱子一眼:“哼!”
石方晓走了。柱子站那想好事呢。50多岁的原村支部书记石虎从巷子里出。
石虎:“他这是干什么去?”
柱子:“说是要来第一书记,他这是去接人了。”
石虎看着走远的石方晓:“哦,我知道今天第一书记来。”
柱子:“四叔您的消息总是最灵通的。”
石虎若有所思地:“马上就要选举了,我自己不好出面说这事儿,你得抓紧时间给我串联一下,让大家做到心里有数。”
柱子为难地:“我这个……”
石虎威严地:“怎么?”
柱子马上解释道:“不是不是,我是说,我这人说话,怕没人听我的不是?”
石虎:“这你不用顾虑,大家都知道,你的话就是我的话。”
柱子:“哦,那行,那我抓紧串联。”
石虎:“串联要秘密进行,不要让外人知道我们在串联这事。另外……”从衣袋里拿出一张纸条递给柱子,“这上边的那些人就不要再找他们了,他们对我们的事儿,害已经远远大于利了,必须从咱这队伍里清除出去。”
柱子:“哦,知道了。”
11 桃园镇党委书记办公室  日  内
秘书轻轻敲了敲门,进来,镇党委何书记在打电话,他示意秘书稍等,继续他的电话:“太好了!谢谢组织对我们工作的支持!快到了?好好,我马上带队出去迎接。哎?我前期提的那个要求给我考虑了没有?是吗?哦哦,很好很好!我就只有这一个要求。为什么有这个要求?哎哟,不瞒您说,那个石泉村是个老大难村,问题很多……哦?崔书记已经给我们安排了?太好了!谢谢您!哎哎,那个第一书记叫什么?宁小泉?好咧!再见!”放下电话欣喜地若有所思地自语道,“宁小泉?好像在哪听说过这个名字。”
秘书毕恭毕敬地:“第一书记们马上就到。”
何书记:“好。叫上镇长他们,我们出去迎接一下。”
秘书:“好的。”
12 桃园镇党委办公楼前  日  外
镇党委领导班子全体成员列队等候第一书记。一辆大巴车驶进党委大院,从车上下来宁小泉等十几位背着行囊的第一书记。
何书记及镇长等迎上去与他们一一握手:“欢迎欢迎!谢谢你们来到我们桃园镇支持工作。谢谢!请大家先到会议室稍作休息。然后我们送大家到要去的村庄。”
第一书记们在何书记的引导下上楼。
何书记:“哎?哪位是宁小泉同志?”
宁小泉急忙答到:“到!是我。”
何书记一下愣住了。
看到何书记的表情,宁小泉不知所措地:“您……叫我……”
何书记突然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忙调整情绪:“没事没事,您请。”
13 桃园镇党委书记办公室  日  内
何书记急急地进办公室,把门关上,然后拿出手机拨电话。
何书记悄声地打电话:“老同学你怎么回事呀?我很正式地向组织提出的要求,你怎么给我这样安排呀?你快抓紧时间给我换一个。这事儿可开不得玩笑。”
崔书记接电话:“怎么了?你正式提的要求,我也很正式的给你办的呀?”
何书记着急地打电话:“这么一个老大难村,你给安排个丫头去,你这……”
崔书记接电话:“放心吧,这个宁小泉是按照你的要求精挑细选出来的。”
何书记悄悄地打电话:“你这还精挑细选呢!这一看就跟第一书记不是一回事。”
崔书记接电话:“你这人,什么时候也学会以貌取人了?再说了,按你那个印象,这第一书记应该是个什么样子呀?”
何书记打电话:“去那样的地方,至少是个男的,五十多岁,有丰富的工作经验,有相当的社会关系,能够处理农村出现的各种复杂的问题……”
崔书记接电话:“你这眼光跟不上时代了。现在的年轻人可不能小看。他们处理问题的方法虽然和我们不一样,但那效率和效果有时真比我们强好多。”
何书记打电话:“你你你……快给我换一个。”
崔书记接电话:“哎呀,我说你什么好呀!”
何书记打电话:“反正你就得给我换一个。”
崔书记接电话:“我就不给你换!”
14 桃园镇党委会议室  日  内
第一书记们热烈地谈论着围桌坐好,服务人员给他们分别倒上茶水。
第一书记甲:“组织部几天的培训,这气给我打得!真是摩拳擦掌啊!”
第一书记乙:“是呀!真没想到,咱这也算是革命老区了,在偏僻的山村里竟还有这等贫困的现象,不看那些图片我还真不会相信。”
第一书记丙:“我真是被那种使命感和勇于担当的精神感染了,这些天心中总是有一种激情澎湃的感觉。一直很激动。”
第一书记丁:“党组织那种一心为民的情结,真是厚重。让我们带着政策、带着资金使他们脱贫……我都感觉不干出点业绩来,连我自己都对不起。”
第一书记丙:“进村之后我们大家一定要加强联系,有什么好的经验、好的方法一定要尽快互相传递一下。这也好加快我们开展工作的步伐。”
第一书记甲:“对对。这个建议非常重要,也非常必要,咱们都没当过第一书记,没有实践经验,相互沟通可以帮助大家少走弯路。”
宁小泉认真地听着大家的谈论,有种好奇而神往的感觉。何书记走了进来。
何书记:“大家好!我是桃园镇党委书记何自强。”
大家听到何书记的郑重自我介绍,自发地鼓起掌来。
何书记:“为了推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市委、县委分别从各个行政、企、事业单位选调了一批第一书记派驻到乡村,履行 ‘抓党建,促脱贫,促村级集体经济发展’的职责,这让我感到很振奋。辛苦你们了!相信你们定能精准施策,尽锐出战,在加强基层党组织建设,创新工作思路,激发内生动力,促进贫困户稳定脱贫等方面发挥好‘第一书记’冲锋队、带头兵的作用。你们现在都在这里先喝口茶休息一下,借这点时间,我把我们镇也就是你们将要去的村庄的大体情况给大家作一个介绍。首先我要说的是石泉村,这个村现在只有村主任和妇女主任两个村干部,而且这个村主任还不是党员。这个村是一个老大难村,问题很多,家族帮派分争严重,各方面的条件都比较差,脱贫比较困难……”
何书记边说边把目光投向宁小泉,所有人也都跟着把目光转向她。宁小泉禁不住陷入思索之中。
15 山间小路上  日  外
载着石泉村村主任石方晓和第一书记宁小泉的车,在山路上慢慢前行。坐在后边的宁小泉被两边的风景吸引,她喜出望外地左看了右看,时不时地情不自禁地惊呼:“啊!真是太美了!能在这个地方住多好啊!”
石方晓无奈地叹口气。宁小泉意识到自己有些不稳重,做了个鬼脸急忙坐好。
宁小泉想活跃一下气氛:“哎?石主任,听说你们村当年日本鬼子扫荡都绕着走,不敢进你们村,真有这事儿吗?”
石方晓面无表情地:“这还有假?”
宁小泉:“我可崇拜你们了!怎么做到的?”
石方晓:“心齐,胆大,敢拚命。”
宁小泉佩服地:“啊!太厉害了!有没有出名的战斗英雄啊?”
石方晓:“没有。”
宁小泉:“哦。那现在……为什么心不齐了?”
石方晓:“怎么不齐了?分什么事儿。”
宁小泉:“能先向我介绍一下现在村里的情况吗?”
石方晓:“到了再说吧。”
宁小泉:“这现在闲着也是闲着,说说呗?”
石方晓:“我现在不想说话。”
宁小泉笑着伸了伸舌头,便不再说什么。又欣赏起山色来。
16 宁小泉父母家  日  内
宁小泉父母在做饭,陈力带着安安敲门,宁父开门,二人走了进来。
宁母从厨房出:“这高低是去了?”
陈力:“嗯。她想做的事,谁也拦不住。”
宁母:“这孩子!怎么不听劝呢?”指着宁父,“都怨你!”
宁父:“趁着年轻,去锻炼锻炼有什么不好?”
陈力看岳父的态度,便不再说什么:“妈,安安她爷爷奶奶离得远,我单位最近事儿也挺多的,就让安安中午放学后到这里吃饭吧。晚上我把她接回去。”
宁母:“你就把安安放这里吧。你安心工作,别管她了。我跟你爸也没什么事儿,就让我们接送着照顾她吧。晚上你也不用接了。”
陈力不好意思地:“那……这,太辛苦你们了。”
宁母:“嗨,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安安,洗手,吃饭。”
17 村委院内  日  外
车开至院门口,石方晓与宁小泉下车。
司机:“石主任,那我回去了?”
石方晓:“好的。谢谢你!”
车开走了。
石方晓看看宁小泉:“你在这里等会,我去叫妇女主任过来帮你安顿一下。”
宁小泉急忙点点头。石方晓走后,宁小泉马上拿出手机打电话。
宁小泉打电话:“你们找陈力,把我的车给我送过来,这没个车到哪都不方便。就是桃园镇石泉村,我给你们发个定位。哎哎,别忘了把我那几盆花给带过来。”
打完电话,宁小泉调皮地审视着这个杂乱的院子,不禁显得有些失望。一会院内那棵怒放桃花的树一下又让她喜上眉梢。她欣喜地跑到桃树下忘情地看着这些美丽的花朵:“啊!太美了!”她马上拿出手机以桃花为背景自拍。拍了一会,看看没人,就爬到树上变换着各种表情自拍。
18 村某小巷子里  日  外
近50岁的妇女主任李翠竹拿着一个煎饼卷边吃边跟石方晓往村委院里走。
李翠竹:“是个年轻的女的?”
石方晓面无表情地:“是。我一看就来气!这就没拿咱当回事儿。”
李翠竹:“可别这么说。”
石方晓叹口气:“瞎耽误工夫啊!”
李翠竹:“你可别让人看出来。怎么着也是上级派来的,得好好配合。”
石方晓:“我知道。”
李翠竹:“好事多磨。总有一天,都会理顺的。”
石方晓:“咱们就这样一直盼着吧。”
李翠竹:“大气候在这里,我坚信咱们的心愿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实现的。”
石方晓:“但愿吧。”
19 村委院内  日  外
宁小泉依然在树上忘情地自拍。石方晓和李翠竹走了进来,宁小泉自知失态,吓得本能的停在那里大气不敢喘。
石方晓四处寻找着:“人呢?”
李翠竹看看地上宁小泉的行李:“不会走远的。”
李翠竹寻找了一下发现了宁小泉,拉了拉石方晓,指指树上。
看到树上的宁小泉,石方晓想说什么,欲言又止,后叹了口气,对李翠竹说:“以后你就带她玩吧。”转身走了。
20 石虎家  日  外
原支部书记石虎躺在院内躺椅上晃着想心思,时而轻蔑地冷笑一下。然后打电
话:“第一书记已经来了,是个丫头片子,你多发动几个人过去,先会会她。”
21 村委接待室  日  内
妇女主任李翠竹帮着宁小泉一起收拾她的宿舍。
李翠竹像是自言自语:“当这第一书记可不是闹着玩的。”
宁小泉笑了:“我知道。”
李翠竹担心地:“知道还要当?”
宁小泉又笑了笑:“这事,也不是咱一个人说了算的,是吧?我是党员,我得听从组织服从分配呀?上级领导让我来,我也只能来了。”
李翠竹:“也是。你可能在你那个工作上比较有能力。但是当第一书记,完全是两回事,估计你一时也适应不了。”
宁小泉:“我知道。所以以后还得请您多多指教。”
李翠竹:“哎哟!我可指教不了。我要是能指教得了你,那还用你来干嘛?我当这个第一书记就是了。这第一书记可不是一般人能当的了的。”
宁小泉若有所思地:“既然来了,就得应对。日后真少不了得给您添麻烦。”
李翠竹:“我可以向你介绍一些这里的情况,但遇到事,还是得你自己拿主意。我是这村里的一员,有好多事我是不能插言的。”
宁小泉:“我知道。”
李翠竹:“晚上一个人住这害怕吗?要是害怕,我就过来陪着你。”
宁小泉是一个爱笑的人,每说一句话都要笑:“哦,不用不用。我胆儿挺大的。再说也没什么好怕的。害怕呀,大多是心理作用,是自己吓自己呢。”
李翠竹:“嗯。说的也是。”
这时门外一群村民涌进了村委院,一齐嚷了起来:“第一书记!我们来反映情况了!”“第一书记,出来,我们喊冤来了!”“第一书记救命啊!俺没法活了!”
有一个40岁左右的妇女坐地上大哭了起来:“俺那娘呀!这吃不上饭了!没有地让俺喝西北风啊!第一书记啊!你快救救俺呀!”
宁小泉意外地望着外边:“怎么回事?”
李翠竹:“听说你来了,来闹事儿的呗?”见宁小泉要出屋,急忙拉住了她,“你千万别出去!我出去,我就说你不在。”
宁小泉:“那怎么行呀?他们是冲我来的。”
李翠竹:“他们提的问题,谁也解决不了。你别去挨那个挤兑。”
宁小泉冷静地:“不行。事情来了,躲是躲不过的。”
李翠竹拉住宁小泉不放手:“你太年轻了,你处理不了。”
宁小泉笑了笑:“看看再说。”出去了。
李翠竹自语道:“唉!这谁家的闺女呀?不知道厉害!”
22 村委院内  日  外
院里挤满了闹嚷嚷的村民。宁小泉和李翠竹从屋里出来,大家一下安静了。
坐地上哭的妇女起身拍了拍手:“俺那娘来!这第一书记是个丫头片子呀?俺这白哭了。”引得大家一阵笑。
李翠竹:“冬瓜他娘!你这是干什么?第一书记刚来,咱留点好印象行吗?”
冬瓜娘:“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疼,坏事儿你是一点没摊上,好事儿你是一点没落下,你当然会说那轻巧话了?”
李翠竹生气地:“你!”
宁小泉劝阻了一下李翠竹:“乡亲们,你们找我都有什么事儿呀?”
50多岁的村民石方刚:“什么事儿跟你说了,你能给我们解决吗?”
宁小泉:“那要看是什么事儿了。可以解决的事情,我会尽量帮大家解决的。”
30多岁的村民石头:“哟嗬?听这口气,有两把刷子呀?”
宁小泉笑了笑:“没两把刷子,那遇到问题了,也总得解决呀?”拿出手机做好录音准备,“好吧,说吧,有什么问题我会做调查研究的,然后咱们一一的解决。”见大家又都犹豫了,又笑了,“说呀?没事的。”
40多岁的村民石方树:“你把那手机关了,不准录音。”
石方刚:“你这是在取证呀?年龄不大,鬼点子不少。”
宁小泉笑了:“哎哟,这防犯意识还挺强。我这就相当于纸和笔,记录下来也好分析研究呀?好吧,我把手机关了,你们说吧。”
石方树:“俺这村里的村委主任又不是党员,还整天人五人六的当村主任。”
石头:“就是,还整天整这事儿整那事儿的,他有那能耐吗?我就不明白了,那石虎当书记当的好好的,凭什么就给撤了?那点破事儿算什么呀?”
石方刚:“这现任村主任为了出政绩,劳民伤财修那塘坝,那有用吗?咱这有水吗就修塘坝?还占了我们那么多好地!”
冬瓜娘:“啊啊啊,就算他占了也行,你占了是不是得给咱们置换一下呀?这新陈两年了,只字不提这事儿,这什么人呀?还让人吃饭不让?”
石头:“庄稼人没有地,你们想饿死我们呀?”
宁小泉见大家停住不说了,就笑了笑说:“问题不少呀?这事儿……首先,这村委主任可以不是党员,咱不要进行人身攻击。其它的事情我会落实的。”
石方刚:“哟嗬?这刚来就得石方晓的好处了?上去就站在他那边说话呀?”
宁小泉笑道:“哎哟您这话说的,我刚才说的是原则,没有站在谁那边的意思。”
石方刚:“俺们没文化,不会听。”
石头:“听话听声,锣鼓听音,这谁听不出来呀?当我们是傻子呢?”
宁小泉:“好了,这一句话还真说不明白。我能不能一碗水端平,咱们以后看,好吧?大家还有什么其它问题吗?”
石方树:“这村的中间有一个大臭汪,石方晓的二弟养猪,把那臭水全淌了那汪里,天天臭得俺要死要活的。这事儿老少爷们儿都深受其害。你得管。”
宁小泉:“好。我会过问的。还有什么问题?”
30多岁的村民石涛:“咱村的那主街道,下水道全堵了,各家的废水流不出去,全流到了街上,时间长了臭味也要人命……”
23 石虎家  日  外
石虎在院子里吃饭,柱子进来了。
柱子:“四叔,吃饭呢?”
石虎:“过来。坐下。”
柱子听话的挨着石虎坐下。石虎拿了张煎饼,夹了几块肉放在里面,顺上一棵大葱,卷起来递给柱子。柱子赶紧接住,一脸感激地吃了起来。
石虎:“怎么样?”
柱子:“嗯嗯,好吃!好吃!”
石虎:“我没说这煎饼。”
柱子:“里边的肉更好吃!”
石虎生气地:“你就知道吃!”
柱子一愣:“啊?那您问的是?”
石虎:“问你去村委的情况。”
柱子:“哦哦,我发动了30多口子人去的,大家在那里闹了半天,给她提了一大堆的问题,够她喝一壶的了。”
石虎满意地:“以后别老是出难题,也争取一下她,把她拉到咱这边。”
柱子:“明白。”
石虎若有所思地:“可惜太年轻了,又是个女的,没有多大意思。”
柱子不解地:“没意思?”
24 村委院内  日  外
妇女主任李翠竹依然和宁小泉收拾屋子。
李翠竹:“他们提的那些破事,你都一一应下了,你过后解决不了,他们还会来找你的麻烦。你就不该应。”
宁小泉笑道:“我也没应什么呀?我只是说都过问一下。再说了,既然问题出来了,我们就是应该解决的,得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呀?”
李翠竹:“你怎么答复,他们也不会满意的。好了。我也不跟你多说什么了,如果你能成事,待时间长了,你就会知道这里边好多事是没法成的。这收拾的也差不多了,你看还有什么需要,跟我说。要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
宁小泉:“谢谢您!这让您过来帮着忙了半天!”
李翠竹:“咱就不用客气了。走了。”
宁小泉:“哎?咱们什么时候约着村主任去走访一下贫困户呀?”
李翠竹:“这么着急?咱们明天吧。你刚来,先休息一下,安顿一下。”
宁小泉:“那好吧。明天早饭后。我等您。”
送李翠竹走出村委院,两辆轿车开了过来,宁小泉的两个闺密从车上下来。
闺密甲:“姐!这个地方风景太好了!”
宁小泉:“感觉好就在这多玩几天吧。”
闺密乙:“不行,我回去还有事呢。你想玩,你在这玩吧,我先回去了。”
闺密甲:“别别别,我可离不开你。”急忙上了闺密乙的车,“姐,车给你送过来了,东西都在上边,我们回去了。得空我们来找你玩。”
宁小泉:“好的。辛苦你们了。”
闺密甲嘎嗄笑了起来:“这当了第一书记,学会客气了。”
闺密乙:“走了。回见。”
闺密们走了,石方晓跑了进来。
石方晓:“他们刚才又过来闹事了?”
李翠竹:“嗯。刚打发走。”
石方晓看了看四周围观的人:“唉!就没个安宁的时候。”对李翠竹,“还有就是,那一位没看住,又跑了,你快跟我追去。”
李翠竹:“怎么追呀?”
石方晓:“开我那三轮车呗?”
宁小泉:“追什么?我开车去跟你们追。”
石方晓看了看宁小泉和她的车:“那好吧。”
宁小泉:“不过……您得告诉我追什么?”
石方晓:“上访户。”
宁小泉:“上访户?为什么上访?”
石方晓:“无理取闹。”
宁小泉:“哦,那快上车。”
这一些让站在远处的石虎看到了,他不禁皱起了眉头。
25 山村小路上  日  外
宁小泉驾车载着村主任石方晓和妇女主任李翠竹疾驶。
宁小泉:“因为什么无理取闹呀?上访得有理由呀?”
李翠竹:“他爹早年是这个村的支部委员,因没享受到现在的村干部待遇,他就到处上访要落实政策。那是多少年前的事了?跟现在没法接轨。”
石方晓:“那事我去给找了,人家上级说年岁久了、依据不足没法弄。跟这当事人解释,怎么也解释不通。他是不达目的决不罢休。”
李翠竹:“真让他愁死了!他也是受人挑唆,要不他也不会这么固执。”
石方晓:“他这市里、省里的跑,影响相当的不好。”
26 县公共汽车站候车室  日  内
石方晓三人冲进候车室,四处寻找村里的上访户。上访户发现了他们,急忙躲了起来。石方晓三人仔细地搜寻了一遍,甚至连男厕所石方晓都查了一遍,没找到。
27 石虎家  日  内
石虎走进室内打电话:“我看到他们两个上了第一书记的车,你打听一下他们干什么去了。嗯,随时注意他们的动向,随时跟我汇报。”
28 村委院内  日  内外
宁小泉的车开进村委院。石方晓等无精打采地从车上下来。
石方晓:“好吧,就这样吧,咱就这能力了。”
李翠竹:“嗯。”对宁小泉,“你快进屋歇着吧,我们回去了。”
送走妇女主任他们,宁小泉进屋在床上坐下歇了一会。这时微信视频响。
宁小泉接陈力的视频:“干嘛?影响我工作呢?”
屏幕一分为二,陈力视频:“不放心你,看你安顿下了没有。”
宁小泉视频:“安顿下了。你看,”拿手机绕一圈,“这是我的宿舍,还行吧?”
陈力视频:“这什么宿舍呀?你可真是随遇而安。”
宁小泉视频:“我觉得挺好的?哎哎,跟你说一个我一来就干的一件糗事。”
陈力视频:“啊?你又出什么洋相了?”
宁小泉视频笑道:“今天我一进这村委院,有一棵桃树开满了桃花!你不知道那桃花真是太美了!太美了!我就趁没人近前是一阵狂拍,后来不过瘾我就上了树自拍。结果这时候村主任和妇女主任进来了,我真没想到他们会回来这么快。我在那树上大气不敢喘,结果还是让人家找到了,可把我丢死了!”
陈力视频哈哈大笑:“你这就跟未成年似的,还硬去当那第一书记呢?”
宁小泉视频:“你才未成年呢!你未成年!你未成年!”
陈力视频:“好好,我未成年。”
宁小泉视频:“好了。不跟你聊了。我得想想如何开展工作了。”
陈力视频:“好吧。你想吧。我也得去接安安了。”
宁小泉视频:“路上开车注意安全。”
陈力视频:“知道。”
宁小泉关了视频,然后打量着这个临时住所微微一笑。稍时,她耳边响起镇党委何书记“这个村是一个老大难村,问题很多,家族帮派纷争严重,各方面的条件都比较差,脱贫比较困难”的话,她便又笑了,自语道:“问题是不少。”她想了想,马上起身关门锁门,走出村委院。
29 石泉村青石山山前  日  外
宁小泉巡视着这个她将在此开展工作的地方。一个饱经沧桑的矮小的老人背着一捆柴从山上下来。老人一不小心滑倒了,宁小泉急忙上前将其扶起。
宁小泉:“大爷!您这么大年纪了还背这么多柴呀?”
老人面无表情地:“嗯。”又要背起木柴,结果因无力没能背起来。
宁小泉忙帮老人背起木柴:“现在不是都烧燃气了吗?您还捡这木柴干嘛?”
老人向宁小泉点点头算是表示谢意了。然后背着木柴转身走了。
30 石泉村青石山山坡上  日  外
宁小泉思考着在山坡上考察着。她东看看,西看看,并不时的用手机作着记录。后来在一块大石头上坐下陷入了沉思。这时一个老羊倌赶着一群羊走了过来。只见这位老人鹤发童颜,双眼炯炯有神,一看便非等闲之辈。宁小泉被这老人的形象吸引住了,她禁不住起身迎了上去。
宁小泉恭敬地:“大爷您好!”
羊倌:“你好你好!哎哟,这谁家的闺女呀?怎么一个人跑山上来了?”
宁小泉:“大爷,您今年高寿了?”
羊倌一边赶羊一边回答:“不瞒你说,今年96了。”
宁小泉:“啊?那我得叫您爷爷!您这么大年纪了还放这么大一群羊呀?”
羊倌:“耳不聋眼不花,身子骨也还算硬朗,闲着也是闲着,放放羊,心情好。”
宁小泉:“真是太羡慕您了!”
羊倌:“可别羡慕我,土埋到脖子了。”
宁小泉想起正事:“这山上绿油油的庄稼真好啊!这里的土质特别好吧?”
羊倌:“好有什么用啊?十年九不收。”
宁小泉:“为什么呀?”
羊倌:“山上地薄没有水呗?一到夏天,十多天不下雨,就都晒死了。”
宁小泉:“啊?这样呀?那十年九不收怎么还种呀?”

(第一集完)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