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电视剧本创作室 | 招聘求职 |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重点推荐剧本
汽车租借行业娱乐演出搞笑小品《
电厂娱乐演出搞笑情景剧剧本《老
晚会娱乐演出相亲题材搞笑小品剧
爆笑小品笑死不偿命笑得肚子疼《
适合财务部表演的节目,关于财务正
普法群口快板词,法律法规进社区快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普法群口快板词,法律法规进社区快板
公司企业单位反腐倡廉小品剧本(干就
为家乡发展建设做贡献小品剧本(致富
公司部门音乐剧剧本《我们的十年》
关于环保的情景剧剧本,环保主题情景
普法教育小品《爸妈请放下手机陪陪
12月25日圣诞节搞笑小品(圣诞故事)
部队强军搞笑小品剧本,强军兴军小品
新农村建设助推农家乐快速发展小品
电力公司工人年会小品剧本(员工比拼
电信诈骗小品,电信诈骗小品剧本《城
最新2020年元旦晚会搞笑幽默正能量
基层干部商量扶贫资金如何使用小品
12月9日世界足球日小品剧本(火警11
12月4日全国法制宣传日小品剧本(职
关于防止上当受骗的情景剧剧本《被
12月3日世界残疾人日小品剧本(我的
关于货币反假的快板《抵制假币》
12月1日世界爱滋病日宣传预防小品剧
公司年会三句半台词《除夕夜》
消除对妇女的暴力日宣传反家庭暴力
中国海警舰艇小品剧本(优秀海警)
导演演员演戏爆笑现场喜剧小品剧本
关于十月一日国庆节题材的搞笑小品
大学生正能量小品剧本(梦想的旅程)
11月14日世界糖尿病日宣传预防小品
天然气公司音乐小品《除夕夜》
关于宣传消防安全题材搞笑小品剧本
关于11月8日中国记者节的搞笑小品剧
11月11日光棍节喜剧小品剧本(光棍好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电视剧本 > 农村电视剧本 > 孙儿的孝道(第三集)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电视剧本-农村电视剧本   会员:cuizhiyvan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9/8/7 17:20:49     最新修改:2019/8/7 17:20:49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电视剧本名:《孙儿的孝道(第三集)》
(原创剧本网)作者:崔志远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视剧本、电视栏目短剧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第三集

   

     兄弟媳妇:“姐姐,别属外,三年没回了,没啥好吃的,各种菜都尝尝。下午别走,晚上姐说吃啥咱就做啥。”

    于常有:孩子在城市贷一大堆款买了楼房,把这两个人扔在家里怪没意思的。城市里的孩子挣那几个工资,水呀!电呀!人情来往呀!不够花,他们不管老爸老妈有钱没钱,缺钱就回来要。姐,你说现在这年轻人,真让老家伙急不得脑不得。

    于秀丽:侄子在城里是干啥的?

    于常有:大学毕业就安排在城建工作。是一般员工,说话一点都不占地方。

    弟媳见大姑姐半天没伸筷了。赶急说:大姐,别看着,多吃点,回来一趟不容易,这回多住几天。

    于常有看了看钟点,放下筷子说:“坏了,把正事忘了,我得去一下村里,村主任说午饭后,银行的人来放贷款,过几天买牛的钱不够。大姐,可千万别走,弟弟回来咱姐俩再说话。”

    于常有找了一件衣服换上,急匆匆地去了村里。

    不知是没有胃口,还是真吃饱了,弟弟走后,于秀丽也放下筷子。
    兄弟媳妇:“大姐咋吃的不多,饭不对心情。”

    于秀丽:“这好的饭,哪能不对心情,这一口那一口的,不知不觉地就吃饱了。天不早了,我去路边等车。”

    弟媳:大姐,你来有事吧?

    于秀丽:没事,我就是来看看你们俩。时间长不来怪想的。

    弟媳:你们家不搞养殖,没有啥事,我们家就不行,天天忙得不可开交,要不早就想去你们那里看看。今天别走,让姐夫自己在家做几顿饭吃。

    于秀丽:那不行,我来时没说在这里住。

    一边说着,一边迈出了娘家门槛。

 

    方富贵家、夜内

    吃完晚饭,两人躺在炕上,于秀丽看了看方富贵;方富贵看了看于秀丽,谁也没说话。

    过了一会,于秀丽憋不住了,说:“老头子,你咋不问问我借到钱了没有?”

    方富贵:“那还用问,要是拿着钱回来,一进屋就会笑着把钱拿出来。”

    于秀丽:“好你个方富贵,原来你不傻。”

    方富贵:“我啥时说我傻了。”

    于秀丽:“不傻有时咋说傻话?”

    方富贵:“别斗嘴,快说,咋样?”

    于秀丽:先前过日子有了亏空,你出去借钱,回来说碰了钉子我还不相信,今天我是知道啥是碰钉子了。

    方富贵:咋!没借来?

    于秀丽:准确的说,我根本没说借钱的话。”

    方富贵:“咱们的亲戚里,就他家有钱,即便去了,咋就不说?儿子还等着钱呢。”

    于秀丽:“一边吃着饭,人家两个人说,孩子在城里买楼房借了不少贷款,孩子们住进楼房后,物业费,水电费,都是回家来拿钱,闹得家中不宽裕。饭没吃完,于常有说下午银行的工作人员来村里放贷款,说是过几天买牛钱不够,去等借贷款去了,你说我还咋张嘴?

    方富贵:你没说借钱,就知道人家不借给你,真不可思议。

    于秀丽:你别拿我这个人和你比,你到人家家里办事,不看人家的脸色,不分析人家说话的用意,只管张着臭嘴求人家,那不是愚人吗?怪不得处处碰钉子。你就这样没心没肺的,到死都不知碰钉子是咋碰的!你想想,我那兄弟如有关心咱家的意思,他会问问,我姐夫的身体最近咋样?还好吧?外甥那里生活的状态啥样?如有困难就吱声。他这些话没有,你说说,他能借给我钱吗?

    方富贵:你可想好了,那可是你的亲弟弟,有了难处,兄弟不帮谁帮?

    于秀丽:你还好意思说,你的弟弟当工人三十年,你都接了啥光了?人家平常日子的生活,比你过年吃的都强。年节的咋不来看看你?好了!不说这些了,我给你出个道吧!你去村主任那里,叫村主任给你借贷款。

    方富贵:咱们都是七十的人了,表兄弟都说,六十不借贷,七十不还钱,实在亲戚都向远,能有谁给咱作担保?那村主任和咱们没有亲属关系,也许会躲的更远,一定更会找借口。

    于秀丽:方富贵,你咋不动脑筋?你就叫村主任给做担保,并告诉村主任,把咱们那六亩好地押给他,还不上贷款,叫他把咱们的口粮田转包。

    方富贵: “你这老太婆道道还真不少。我看,以后你当家就行。

    于秀丽:“别贫了,明天一早就去找主任。”

 

    村主任家、晨内

    村主任李建,吃完早饭,刚想去村里,见方富贵来,热情的迎到屋里。
    李建:富贵哥,平常没见你串门,今天有事吧?

    方富贵说:也没有大事,你也忙,我也忙,哥就不绕圈子,开门见山地和你说。”

    李建:“对!有啥事你就直说。”

    方富贵: “这些天我的日子出了亏空,继成那里岳父岳母闹病,前几天他岳父去世了,岳母还在医院,特别缺钱,我和你嫂子跑了几个地方都没有借到钱。我想让你给我担保借五千元的贷款。我知道你也有难处,不过,你别怕,我把六亩好地压给你,如我还不上,村里把我的地转包。

    李建哈哈大笑!说:大哥说的啥话?你以为小弟是短见之人吧!大哥,你刚才说借了几处都没借到,你不能把我和那些人联系在一起。老年人常说,过日子比线还长。有一句古话是这样说的,世间诸事无定论,没有长穷久富家今天没钱不能说以后总没钱,你真要把地压在我这里,我不成了势利眼了吗!我现在手里没钱,要是有,现在就拿去。我听说了,继成是个好孩子,只不过他岳父岳母体弱多病,这些年日子过得艰难。困难是暂时的。没问题,我给担保,走!咱俩去银行。多大个事,你真要还不上,弟弟替你还,就算弟弟帮你了。

    方富贵眼圈红了,想说啥,张了张嘴没说。

    李建推出了摩托车,说:“老哥,走!咱俩办完了事,你能坐第一趟公交车回来。”

 

    方富贵家、日内

    方富贵乐滋滋地回来,把五千元钱扔在炕上。

    于秀丽:“这快就把钱借来了,我说的道道好使吧!”

    方富贵:“你说的是啥话呀!你说的道道,没用上。”

    于秀丽:咋?又碰钉子了?那你咋拿回钱来了?

    方富贵:人家李建是当干部的,说的话都是当官的味。文乎理乎的和我说,世间诸事无定论,没有长穷久富家。这话我爱听。我那表兄弟与你的亲弟弟说不出这话来呀! 我说把地压给他,他根本就不让我说。直接就骑车带我去了银行,给我做了担保。他在那里有事没回来,我坐公交车的票都是李建买的。快去,也许儿子现在等的正急。现在公交车还没走,我下车时叫司机等一会。

    于秀丽:还是你去吧!去他们家下了公交车还得走很长一段路。

    方富贵:哪呀?现在他们一家三口都在乡卫生院,卫生院的病人是亲家婆,只有你去才符合逻辑。你再拿零钱买上看病人的东西,就算看亲戚。快走!公交车就要走了。

 

    乡卫生院、日内

    于秀丽坐公交车来到乡里卫生院,继成透过门玻璃,看见妈妈来,到外边把妈妈迎到走廊。

    于秀丽:“继成,你岳母在哪个病房?”

    方继成:“从昨天晚上就挪到急救室,急救室里不用陪护,我就只好在走廊。”

    于秀丽:“秀芝去哪了?”

    方继成说:岳母从昨天晚上进了急救室,秀芝我俩就在走廊等了一夜,谁也没睡。她一早回家了,下午回来。

    于秀丽把伍仟元钱交在儿子手里说:你爸说了,不够花你爸再张罗。

    方继成双眼湿润的说:妈妈,您们都一大把岁数了,还天天的为儿子操心。

    于秀丽给儿子擦着眼泪说:孩子,你爸说了,咱们是一局的日子呀!
  方继成经过和医生协商,于秀丽娘俩得到医生的允许,进了急救室。于秀丽见胡秀芝的妈妈,躺在病床上,打着氧气,上前抓住亲家婆那想伸但伸不出来的手。

    于秀丽:老嫂子,别着急,慢慢的调养,过些天就会好。

    胡秀芝母亲微微地点了点头。随后轻轻的抬起另一只手来,指了指方继成,伸了伸大拇指。

    于秀丽小声说:应该的,应该的。

    方继成:昨天晚上,胡秀芝我俩一夜没睡,看情况今晚还是如此。

    于秀丽说:继成,千万别烦,用人就在此时呀!

    过了一会,方继成岳母抓于秀丽的手慢慢的松开。这时护士进来说:时间到了,要让病人休息为好。于秀丽和方继成只得退出急诊室。
  于秀丽娘俩在走廊的靠椅上,吃了点方继成买来的饭。

    于秀丽:公交车一会就过来了,我回家了。

    方继成:妈妈,在这住一宿,明天再走吧!一会胡秀芝就来了。

    于秀丽一边往外走着一边说:不行,你爸不会做饭。再说,你岳母要是会说话,我在这里陪着说一会话,现在看来,我要是在这里,晚上没床没铺的会给你们增加麻烦。

    方继成:妈说的一点不假,这些天在这里吃不好,睡不好,折腾的十分疲倦,从岳父来医院到现在已快到三个月。前些天岳父走了,看岳母现在的情况也不太好,已经打氧气两天了,再有两天就够呛。

    于秀丽:公交车来了,你回去吧!

    方继成扶妈妈上了公交车。一直看着公交车远去,才心事重重的向医院走去。
  

    方富贵家、日内

    方富贵、于秀丽两人正吃午饭, 方富业来。

    方富业:大哥,刚才方继成打过电话来,说是他岳母去世了,可他没说叫你们去,你们两个去还是不去?

    方富贵:那是亲家婆,要是去也得你嫂子去。

    于秀丽:我是不去了,一看我儿子那精神状态就揪心。

    方富贵:不去就不去,反正我们的心意也尽到了。

 

    于常有家、日内

    于常有:“那天姐姐回来,走时没说回来干啥?”

    于常有老伴:“我收拾完碗筷姐就走了,啥也没说。”

    于常有:“姐姐准是来借钱。”

    于常有老伴:“你咋知道?”

    于常有:“咱们的饲草今年不够,听说离卫生院不远有一家,要卖草,前些天我去看看,结果在卫生院墙外遇见了那不争气的外甥,卖草的人说,他的岳父岳母都在病床上,每天花钱都得二百多。”

    于常有老伴:“你就没有买草,快速地跑回来了。你也不想想,那是你的亲外甥,你外甥不傻,就是穷点,你就知道你总有钱?你外甥总是穷,自古以来,皇帝都有破败的时候,小人短见识。”

    于常有:“不是我短见识,姐夫和外甥两个家合在一起,就是一个穷坑。”

   

 

    方富贵家、日内

    方富贵今年轻松,清明的头一天,学校放假,方振没回家,直接来爷爷家,吃完早饭,方振陪爷爷去墓地祭祀。爷两个回来,见方富山在屋里坐。

    方富贵:“富山,你没去墓地祭祀?”

    方富山:“大哥,我去的比你们早。在墓地回来,就来等你。”

    方富贵:“等我干啥,有啥好事?”

    方富山:“大哥,有这么个事,年前,省里下发一个文件,凡是耕地里的坟墓,都要向非耕地归拢,大哥,你提前了一步,这一步走得很好。我们那支也有三个坟墓,分散在各处,咱们自己庄子里有一个,左右村子各有一个,昨天,这几个坟墓地的主人,一起来找二叔,叫他想办法挪坟,早晨,二叔叫我来找大哥。”

    方富贵:“这事与我没关系,找我干啥?”

    方富山:“二叔说,三大支的祖坟都在一起,这回分散在各处的骨灰也聚在一起才对。”

    方富贵:“理虽然是那个理,可哥哥一开始办这个事的时候,却说啥的都有。再说,每一支有每一支的章程和主事的人,你们那支主事的应该二叔或是三叔,真要是有那个想法,就应该二叔或是三叔来,不应该打发你这个晚辈的来说此事。”

    方富山:“哥哥,你就别挑了,二叔和三叔说,他们是长辈,长辈求晚辈,有点不好意思。”

    方富贵:“这才多大的事,有啥不好意思的?”

    方富山:“大哥,我来时二叔说了,此事是你发起的,方富中那支的两个坟,已经埋在你的荒地上了,我们那支的三个坟就不再选地点,也就归在一起,这样做占了你的地皮,你说要多少钱,就给你多少钱,你要说要地,我们那几家的地,你说要哪块,就给你那块块。”

    方富贵:“给钱就不必了,地我更不要,因为我的那地,也不是好地,连草都不长,以后没有矛盾就行。”

    方富山:“哥哥,你们安排此事在先,不管方富中他们咋着,我们是啥说的没有。你就把地点划一下,其他的事啥都不用你管。虽然以前没有到各处祭扫,这回方便了,我也要学哥哥,年节清明的,到墓地看看,烧一炷香。既然哥哥应了,我就回去,二叔和三叔还等我消息呢!”

    方富贵:“富山,你们哪天挪,提前和我说,我还得找你富业哥,富中他们挪时也没考虑这多,还得和你富业哥规划一下地点。”

   

    方富贵的石头荒地、日外

    方国华、方国祥,方富山,还有不少人,在方富贵的荒地,掩埋刚挪过来的骨灰。

    中午吃饭时,于秀丽小声说:“老头子,你说咱们这不是多此一举吗?本来想把那三个坟墓挪过来,是为了你少走路,没成想把事情闹大了。”

    方富贵:“别说了,我也是挺后悔的。古人常说,善门难开,善门难闭呀!已经办了,就啥也不说了。”

 

    方富贵家、日内

    于秀丽正在做饭,方振骑自行车进院。

    方振进屋,没看见爷爷,说:“奶奶,爷爷去哪了?”

    于秀丽:“你爷爷担水去了。”

    方振:“奶奶,咱们院里不是有井吗?”

    于秀丽:“咱自己的井一个月前就没水了,你爷爷找两个人往下挖了两米,还是没有水。没办法,你爷爷去方富珍你大爷爷家担水。担了两天后,不去担了。我问你爷爷,咋不去方富珍家担水了?你爷爷说,方富珍不叫担了,他沉着脸子说,担了这回别担了,把水担尽了我吃啥?”

    方振:“现在爷爷在谁家担水?”

    于秀丽:“一开始,这家一担,那家一担的将就,后来李铁来咱家,和你爷爷说,你谁家也别去,就去我家,我给你一把钥匙,啥时去都行。现在就在李铁家吃水。奇怪,这趟咋这长时间?”

    方振:“奶奶,我去看看。”

   

    方富贵担水的半路、日外

    方富贵担着一担水,迎面遇见了方富山。方富贵把扁担放下,拉方富山在路边坐下。

    方富贵:“方富山,问你点事。”

    方富山:“大哥,今天我好高兴,你问啥事我都告诉你。”

    方富贵:“高兴归高兴,你不知道的事咋告诉我?唉!你高兴啥?”

    方富山:“古人都说,在路上遇见挑满满一担水的人,是不容易的事,也会使自己以后的事业处处丰满。”

    方富贵:“这话是迷信的说法,我不信。我想问你的是,你在县城打井队干活,打五十米和一百米的井要多少钱?”

    方富山:“大哥,准确的钱数说不上来,只能说个大概,五十米要准备五六千元,一百米最低也得八千元。”

    方富贵:“那我心里就有底了。”

    两个人正说话,方振来找爷爷。

    方富贵:“振儿,过来认识你大爷爷,这是咱们方家第三支里的你大爷爷。”

    方振:“大爷爷好!您们老哥俩说话,我担水。”

    方富贵:“一会担水去李铁家,叫李铁夫妇叔叔婶子。”

   

    方富贵家、日内

    方振和爷爷奶奶吃饭,爷爷高兴,奶奶高兴。

    方振:“爷爷,以后少担水,我四五天来一次,来后把大缸小缸都担满,”

    方富贵:“振儿,不要把事情说的过了火,爷爷没事,挑一担水轻松地。”

 

    方富贵家、夜内

    方富贵和于秀丽吃完晚饭,看电视。

    方富贵:“老伴,我明天出趟门。”

    于秀丽:“你想去哪?”

    方富贵:“那次继成有困难,到处借钱借不到,你去你弟弟家都没拿钱回来,今天我也去我弟弟家看看,要是能拿点钱来,凑乎着打个深井。

    于秀丽说:够呛,你那弟弟和我弟弟差不了多少,在外地工作三十几年了,现在已退休。先前父母在世的时候,或一年或二年的回来一趟。从打二老过世,很多年没回来了。要是心中有你这个哥哥,早回来看看了。

    方富贵:“不管咋着,厚着脸皮去看看,要是弟弟能帮我两千元就行,银行的贷款晚还一年,打一口深井,省的吃水困难。”

    于秀丽:“七十了,这远的路,我都不放心,如果拿不回钱来,还不如不去。”

   方富贵说:你不要把事情看得太绝对了,弟弟每个月几千元的退休金,咋也不能让我空手回来。

    于秀丽说:空手不空手的回来就知道。

 

    火车上、日内

    方富贵坐在火车上,想着三十几年前的事。

    闪回

    方富贵家,大队主任来,进屋开门见山地说: “方富贵,县里有两个人在大队等你。”

    方富贵:“主任,县里的人找我啥事,你知道吗?”

    主任:“他们说你是劳动模范,县委开会决定,要落实优待劳模的政策,别的没说。”

    方富贵跟着主任来大队。

    大队主任:“这就是你们要找的劳动模范,方富贵。”

    两个工作人员和方富贵握手。

    工作人员:“方富贵,我们来有这么个事,为了鼓励劳模精神,弘扬劳模风气,经县委和劳动局研究决定,把两个固定工人指标,给了劳动模范。你就是其中的一位。招收单位是省城物资局,两天以后,去检查身体,如果身体没问题,你就是正式国家工人了。”

    方富贵:“感谢国家和政府的照顾。”

 

    方富贵家、日内

    方富贵从大队回来。于秀丽说:“县里的人找你啥事?”

    方富贵:“好事!天大的好事!”

    于秀丽:“我还以为县里的人找你,你不定干了啥坏事了呢!”

    方富贵:“秀丽,县里照顾劳模,给我一个固定工人的指标,叫我去当工人。你说这事好不?”

    于秀丽:“好是好,咱们走了,两个老人咋办,要是老二有媳妇就好了,老二没媳妇,谁给这几个人做饭?”

    方富贵:“在大队回来的这一路,我也是这么想,秀丽,我想把这个工人名额让出去。”

    于秀丽:“你让给谁?”

    方富贵:“让老二富财去,老二现在还没成家,如当上工人,很快就能搞上媳妇。”

    于秀丽:“你是当家的,你说咋着就咋着。”

    两天后,方富财拿着行李去当了工人。

    闪回完。

   

    方富财家、日内

    方富财泡了好茶,满一杯递给哥哥。

    方富财:“已是七八年没回家了,也不知家里有啥变化?”

    方富贵:“要说有变化,就是有不少的人家,盖了新瓦房,唯独咱们家还是先前的样。”

    方富财:“继成那里现在啥样?”

    方富贵:“继成的岳父岳母,这几年体弱多病,去年相继去世,继成的日子债台高筑,现在是寸步难行。”
    弟媳进屋来:“我已经在客厅摆了桌子,你们哥俩快过去,咱们一边说着话,一边吃饭。”

    几个人来客厅饭桌前坐下。

    弟媳端上来四个菜,拿上了高档白酒。方富财给哥哥斟上酒。

    方富财端起酒杯说:“虽然是亲兄弟,但生活在两地,很长时间没在一起喝酒了,哥,来!干了这杯!”两人干了一杯。

    方富财找了纸笔,写了一行字,递给哥哥说:“哥哥,再过年就七十了,以后有事打个电话,省的来回跑,这是我的手机号。”方富贵接过纸条,装在兜里。方富财又斟上酒,两人又干了一杯。

    弟媳:“大哥,你咋没带着嫂子来,都来,在这里住些天,嫂子还一趟没来过。”

    方富贵:你嫂子倒是想着来,就怕在火车上晕车,再说,来回的火车票还得多花钱。

    弟媳说:都老了,还疼那点车费钱,过几年想来都来不了了,哥哥这回来可要多住几天。

    方富贵试探着说:我这次来,是有事想求你们,咱们家那边连年的雨水少,有一半的水井都没水了,继成他们不在跟前,我这老头子去别人家担水太不方便。我想和你们借点钱,回去打一口深井,要不然吃水太困难了。

    方富财:大哥,你知道打深井要用多少钱吗?

    方富贵:不知道。

    方富财:那得一万多呀!你们都那么大岁数了,儿子在岳父家也不回来了,还打井干啥?又没牲口,人吃多少?咋还不能将就。

    方富贵:富财呀!没粮食吃能将就,借一百斤能吃一个月,要是没水吃,一天都不能将就,现在去别人家担水还行,如果井水都没有了就难了,以后一天不如一天了,要是到了用车拉水的时候就更难了。

    方富财说:那就去儿子那里。

    方富贵没再说啥,

 

    方富贵家、夜内

    老两口吃晚饭,

    方富贵:“秀丽,我都在老二家回来四五天了,你咋不问问借钱的情况?”

    于秀丽:“就你那狗肚子装不住四两油的人,要是拿回钱来,连十分钟都用不了,就会把钱扔在炕上。我说的对不?”

    方富贵:“老伴,你说到别人家借钱,夸富对还是哭穷才对?”

    于秀丽:“你都当家快一辈子了,这点事还问我,越哭穷越没人借给你,因为你穷,别人怕你还不起。”

    方富贵:“你说的咋那对,这回我就犯了哭穷的毛病。”

    于秀丽:“拉倒吧!你和你弟弟夸富也不行。”

    方富贵:“我去老二家的事,你和振儿说了吗?”

    于秀丽:“说了,但没说去借钱。”

    方富贵:“这就对了。”

 

    方富贵家、日外

    方富贵站在大门外,向远处看。第二天又是如此。于秀丽把老头子拉到屋里。说:“振儿准是家里有事,没事早来了,他不来,你在院外瞅也没用。”

    方富贵:“振儿从前年来念高中,如果有一个星期不来,我的心中就好像缺点什么。”

    于秀丽:“明天一定来,快吃饭吧!都午歪了。”

    方富贵、于秀丽两人正吃饭,方振进屋来。

    方富贵:“在家来,还是在学校来。”

    方振:“没在家来,也没在学校来,是从县里食品厂来。爷爷,是这样的,放暑假的那天,食品厂的负责人去学校,说有点包糖块的活,招收十名同学,搞勤工俭学,我就报名参加了这个活动,今天上午结束,我这两天不想别的,就想爷爷的水缸里有没有水。”

    方富贵:“原来是这么回事!”

    方振:“总计干了十二天,挣了点钱。”

    方富贵:小小人学着过日子了,不赖。

    方振:爷爷,我用这钱给您买了一件东西,您一定喜欢。

    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一个小纸盒。爷爷打开纸盒一看,原来是一部手机。

    方富贵:爷爷都这个岁数了,要这东西有啥用?无故花钱。

    方振:爷爷,我这可不是无故花钱,您和奶奶都岁数大了,一旦有感冒头疼的时候,给孙子打个电话,孙子就会立刻来到您的身边。

    方富贵:你也有手机?

    方振说:有,刚买时间不长,是朋友给买的。

    方富贵:你还有这好的朋友?能不能领来让爷爷看看?说说话!

    方振:现在不能,人家不来,将来会来的。

    方富贵:兔崽子,还有小秘密。家里现在啥样?

    方振:从打老爷与姥姥去世,爸爸妈妈天天为外债发愁。去年多亏爷爷给的钱,要不,不知爸爸的日子咋过?爸爸说,过几天来城里打工,把贷款还上。

    方富贵:家里总计还有多少外债?你知道不?

    方振:不知道,反正爸爸妈妈一提起外债的事,好像就不高兴。我常和爸爸说,不要急,明年我就毕业了,等我不念书能挣钱了,咱们家的日子马上就会好转。

方富贵:你不想考大学?

    方振:就咱们家这个状态我能考大学吗?不过,请爷爷放心,只要有心计,考不考大学都一样。

    方富贵:爷爷放心,放心,有一个有心计的孙子,爷爷一百个放心。

    于秀丽端上饭来。几口人高兴地吃饭。
  吃完了饭,奶奶收拾碗筷。方振凑到爷爷跟前说:爷爷,虽然您是爷爷,但今天需要给我当一会学生。

    方振拿起手机教爷爷手机的使用方法。

 

    单成玉家、 日内

    单成玉:“青青,暑假已经十多天了,咋没见那臭小子来,你们俩又闹矛盾了吧?”

    青青:“没闹矛盾。”

    单成玉:“没闹矛盾咋没过来?”

    青青:“放暑假的前一天,食品厂的人,去我们班招十名学生包糖块,方振参加了,因此,到现在还没回来。”

    单成玉:“一天能挣多少钱?”

    青青:“大约一天能挣一百元,当时我也想去,可等我举手时,人已够了。说的是十天的活,今天都十二天了。”

    单成玉:“这臭小子,整天的想钱。”

    青青手机响,青青拿出手机看了看说:“爸爸,您说的臭小子来电话了,准是回来了。”

    方振:“青青,我一会就回家了。”

    青青:“你咋回来?”

    方振:“骑自行车。要是坐公汽回家,最少也是六元。”

    青青:“你就过吧!我瞪大双眼看你过啥样。这十多天挣多少钱?”

    方振:“挣一千二百元。”

    青青:“一会回来给我买了啥好东西?”

    方振:“还没轮到你的份,就把钱花没了。”

    青青:“一千多元钱,你都干啥花了?”

    方振:“一回到家再说。”

 

    村子边、日外

    单青青在村子边路旁,焦急地等方振,不时地向远处张望。方振蹬着自行车,从远至近的来到青青跟前。青青接过自行车,把手绢递给方振说:“看你这一脑瓜子汗,快擦擦。”方振一边擦汗,一边顺势坐在路边。

    青青:“方振,你挣得钱呢?”

    方振:“花没了。”

    青青:“我不要,就是看看。”

    方振:“挣了一千二百元,给爷爷买了一部手机,还剩一百五十元。”方振从兜里拿出钱来,给青青看了看,又装回兜里。

    青青:“爷爷已经就要七十了,有谁给他打电话,他又能给谁打电话?”

    方振:“正因为爷爷奶奶七十了,我才给爷爷买手机,你想想,岁数大的人,随时随地都会生病,一旦要有头疼脑热地,相隔这远,音信不通。有了手机,我随时随地都能知道。”

    青青:“方振,你爷爷有你这个孝顺的孙子,真是行善积德了。走!回家!我爸爸还等着和你说话呢!”

    方振:“青青,我给爷爷买手机的事,和任何人都不能说,尤其是我妈妈,一会回家,我和妈妈就说,都在学校存着呢!做以后的书本费用。”

    青青:“你和你妈妈撒谎?”

    方振:“不撒谎咋着,要说给爷爷买手机,妈妈就得揍我。”

    青青:“好吧!”

 

方富贵家、日内

    中秋节,一家五口人,坐下来吃饭。

    方富贵:“继成,这些年来,秀芝还从来不知道咱家的地在哪,一会吃完饭,你领秀芝到咱家的地里看看。咱家的地全是好地,今年要到小满才下雨,可玉米棒不比往年小。”

    于秀丽:“棒子小大的有啥用?现在的人,谁还拿种地当回事。”

    方富贵:“咋不当回事,地是农民的根本。继成,们那里地少且薄,岳父岳母又不在了,秀芝你们俩考虑考虑,能回来就回来吧!这里离城里近,干什么都方便,你妈我俩再有几个月就七十了,你们要是回来,我们也有个躲闪。

    方继成看了一眼胡秀芝,胡秀芝没吱声,继成也就没说啥。

    方振:“爷爷,明年夏天我毕业了,就往这里搬。”

    胡秀芝瞪了儿子一眼,还是没说啥。

    下半晌,儿子一家三口走了。

    老两口送走了儿子一家人,回来都不愉快。

    于秀丽:“你呀!越老越糊涂了,尽扯没用的,他们要是想回来,还用你说,你觉得你是长辈,在人家心中有没有你那都不一定。”

    方富贵:我就是说说而已,也不强求。按你的说法,我这当爹的就一句话也不能说了?

    于秀丽:没人管你,有能耐儿媳妇再来你就还说。

    方富贵:我就是穷,要是有个大金蛋在手里攥着,不用我说,他们也回来,你就是想拦都拦不住。

    于秀丽:就你现在这个生活状态,等你死时,他们也不一定回来。

    方富贵瞪了老伴一眼,没再说话。

 

    方继成家、日内

    方继成从打在老家回来,一直心情不好,这一天,鼓起勇气,试探着和胡秀芝说:方振天天要去找他爷爷,我看还是去吧!这里离城里远,打工不方便,反正孩子愿去,我看依了孩子算了。

    胡秀芝把眼瞪得圆圆的,没好气的说:愿去你们爷俩去,反正我不去。别的不说,我就看不上你那不懂事的爹。七十了,不知啥叫过日子,我听说了,你爹有事没事的,拿着铁锨四处修道,人世间的道路那多,你一个老头子修得过来吗?中秋节那天,我到外边大树底下和众人说了一会话,你知道那些人都说啥吗?都耻笑你爹,把那么多坟迁到自己那不长草的荒地上,没事闲的。最不可思议的是吃了亏自己不知道,听人说,那块石头地本不是咱家的,是别人调换了地块,到现在你爹都不知道,还拿人家当好人。想让我回去,我死也不回去。

    方继成听到这里,没敢再吭声。

 

    方富贵家、夜内

    方富贵吃完晚饭,躺在炕上,叹了一口气说:“哎!过些天把粮食卖了,还上贷款,明年就轻松了。”

    于秀丽:“这点粮食,你能卖多少钱?”

    方富贵:“玉米能卖五千元,谷子能卖两千元,杂粮能卖一千元,可是,总得留点后手,一个是两头驴要吃料,再就是不知明年啥年头,还要考虑一年的零花钱。”

    于秀丽:“要不今年还一半,明年再还一半。”

    方富贵:“我有一个新打算 ,今年全还了,明年要是好年头,攒钱张罗打井。”

    于秀丽:“都这个岁数了,过一天说一天算了,别想太多了,想多了多累。”

    方富贵:“只要不咽气,就得想。”

 

    单成玉家、日内

    单成玉:“青青,那臭小子回来有几天了,咋不过来和我说话?”

    单青青:“他怕你,”

    单成玉:“怕我干啥?去!把他叫过来,就说我有事。”

    单青青:“他不来我可没法。”

 

    方继成家、日内

    青青进屋来,见方振不愉快,打了方振一拳,说:我爸爸叫你到我们家去,说是有事和你说。

    方振:你爸叫我有啥事,是不是看我困难,给我几个钱花?或是有啥活等我干?

    青青:就是想你了,要和你说一会话。

    方振:那好吧!我就委屈一下。”

    说罢!站起身来。单青青又打了方振一拳,方振顺势抓住了青青的手,两人手拉手向青青家走去。

 

    单成玉家、日内

    青青和方振进屋来。

    单成玉:“方振,在家没事咋不到这来?”

    方振:“昨天傍晚才在爷爷家回来。”
    单成玉:凭你的大脑思维,考大学没啥问题,正月开学时不是说的好好地吗?为啥不考?

    方振:大伯,取笑小侄了,就我们家的条件,我能考吗?爸爸妈妈这里一大堆外债,爷爷奶奶那里连吃水都困难,我用啥考大学?

    单成玉:前些天不是说好了吗!你要考上大学我给你拿钱,你咋就不听话呀?

    方振:人的一生不一定考上大学就能过好日子,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大伯要想帮我,现在就可以帮。

    单成玉:你想干啥?

    方振:我想买一台摩托车,如果有了摩托车,我带爸爸去县城打工,现在离秋收还有两个月,我在学校回来的时候已经联系好了可以干的活,中午去爷爷那里吃饭,晚上回来,这两个月我们爷俩能挣八九千元。不知大伯能不能帮我?

    单成玉:啥是能不能的,你既然有这个打算,我就拿钱,明天咱爷俩去城里买车去。

    方振一听明天就去买,高兴地手舞足蹈起来。笑着说:大伯,你让青青叫我有啥活吗?现在就干。

    单成玉:叫你来是想告诉你,不要贪玩,有时间来练练车,每年给别人翻地我自己干太累,今年秋天你跟我俩干,这样晚上也不停,能多挣一半钱。今天找你就是为这事。

    方振:大伯,翻地时抽时间去把爷爷的地翻了可以吗?

    单成玉:干自己的活啥是可以不可以的,你说了算。明天一早咱爷俩坐公汽去县城。

    青青:方振,买了摩托车先带我去兜兜风。

    方振:别开玩笑了,兜啥风?

    青青说:没和你开玩笑,你带我去你爷爷家,你爷爷对你太好了,从打咱们念高中,你爷爷哪个星期都去看你,不是给你钱,就是给你好吃的。很多同学都眼红,也不知你爷爷家离学校多远,这回非去看看不行。”
  

    公汽站点、日外

    早晨,单成玉和方振二人走出二里地等公汽,单成玉回头看,见青青在后边也跟了来,

    单成玉:青青,你去干啥?

    青青说:不是昨天说好了吗!买上摩托车后,方振带我去他爷爷家里,就算兜兜风。

    方振:刚买上车我都不会骑,摔跤了咋办?

    青青:爸爸,别听他的,他是骗您,在学校里他时常骑别人摩托车,去他爷爷家,他说去给他爷爷担水。

    单成玉想说啥,但张了张嘴没说。这时汽车来,几个人坐上了公汽。

    单成玉看了一眼方振,自言自语地说:要知道他会骑车我不如不来了。
  坐在车上,青青悄悄的说:方振,你是一个怪人,要考大学,一定能考上。爸爸是说话算数的人,你要考上大学,我们家资助你,那是多好的事。放在别人身上,求之不得。

    方振:我不是说一遍两遍,我们家有不少的外债,爷爷奶奶七十了,连吃水都困难。在这种条件下,我的心思那能在书上,就是考上也念不成。

    青青说:那你不念书就能解决问题了?

    方振:一定能,我努力的打工,不用二年,我就能扭转家庭的局面。

    青青:可你要考上大学,四年后那可就是另一种人生。文科有特长毕业后可以当记者,可以考公务员,物理化学有特长毕业后可以搞科学,数学有特长,可以当会计。总之,念完大学四年就不用做普通力工了。”

    方振:四年大学要用多少钱,你知道吗?青青说:当时爸爸说不管多少钱,只要你考上,我们家都会资助你。我哥哥去年大学毕业,已经参加工作不回来了,爸爸经常说我不争气,很器重你,你也不随他的愿。

    方振:青青,你想过没有,我如果念完四年大学,不管去哪里,还是方振吗?

    青青:你说的啥话,我都听不懂。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