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电视剧本创作室 | 招聘求职 |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重点推荐剧本
高速路上服务题材搞笑小品《常回
知识产权维护题材搞笑小品剧本《
公司群口相声脚本《三狗闹新春》
关于防止上当受骗的情景剧剧本《
音乐教师小品剧本《为乡村振兴出
公司企业年会活动晚会搞笑小品《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关于防止上当受骗的情景剧剧本《被
12月3日世界残疾人日小品剧本(我的
关于货币反假的快板《抵制假币》
12月1日世界爱滋病日宣传预防小品剧
公司年会三句半台词《除夕夜》
消除对妇女的暴力日宣传反家庭暴力
中国海警舰艇小品剧本(优秀海警)
导演演员演戏爆笑现场喜剧小品剧本
关于十月一日国庆节题材的搞笑小品
大学生正能量小品剧本(梦想的旅程)
11月14日世界糖尿病日宣传预防小品
天然气公司音乐小品《除夕夜》
关于宣传消防安全题材搞笑小品剧本
关于11月8日中国记者节的搞笑小品剧
11月11日光棍节喜剧小品剧本(光棍好
有关感恩老师的校园音乐剧《最好的
交通事故搞笑现场小品剧本(共享也疯
建筑工人脱口秀(功夫)
九月初九重阳节超感人小品剧本(人间
医院快板情景剧剧本《医院评审》
关于边防民警宣传东海南海禁渔期出
中铁公司隧道施工小品剧本(情满天路
关于医院编排的音乐剧剧本《特殊的
老兵退伍搞笑又感人的晚会小品剧本
适合国庆晚会节目表演讲关于中国发
有关万圣节的剧本(相亲故事)
10月17日国际消除贫困日精准扶贫攻
10月16日世界粮食日小品剧本(选女婿
10月15日世界农村妇女日小品剧本(农
10月9日世界邮政日小品剧本(小站大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电视剧本 > 农村电视剧本 > (农村轻喜剧)孙儿的孝道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电视剧本-农村电视剧本   会员:cuizhiyvan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9/8/5 14:47:21     最新修改:2019/8/6 8:47:25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农村轻喜剧)孙儿的孝道
作者:崔志远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视剧本、电视栏目短剧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主要演员   方富贵、于秀丽、方振、单青青、方富业、方富全、

           方富生、单成玉、田桂花、方继成、胡秀芝、李建、

           方富山、方富财、方国华、方富中、方富有、李琦、

           张全林、陈国章、于常有、郭志、李铁、

 

第一集

  

   野外土路上   日外

    方富贵拿着镐头和铁锨,一边走着,看哪里不平,站下修一修。干了一段时间,抬头看看天,见日头已经晌午,拿着工具回家。

    方富贵正往回走,方富山迎面过来。

    方富山:“富贵大哥,你又去修道了?”

    方富贵:“在家闲不住,四外走走。”

    方富山:“大哥,以后别干这受累不落好的活,你受了累,别人说啥的都有。”

    方富贵:“我也不是非得干这个活,只是闲不住,干点活,只当是锻炼身体了。”

    方富山:“大哥,我虽然岁数小,但今天我要说你几句,你要学会生活,你看看别人,打麻将,玩手机,上点岁数的,聚在一起,议论国家大事,讲一些离奇的故事。大哥,可我在人多的地方,从来没见过你。”

    方富贵:“富山,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生活习惯,我的生活习惯,就是喜欢清静,不愿去人多的地方。”

  

    方富贵家  日内

    于秀丽: “这一上午,又干啥去了?这都午歪了,才回来?”

    方富贵:“村北边的路高低不平,反正在家也是闲,去修一下。”

    于秀丽:“以后别干了,马上就七十了,怪累的。”

    方富贵:“只要能动就干,啥也不干的闲着,闹心。”

    于秀丽:“你知道外人咋说吗?”

    方富贵:“外人咋说?”

    于秀丽:“有的人说,方富贵有这一处那一处修道的劲头,好好过日子,儿子不会去倒插门。虽然现在有儿子,儿子一年才回来几次?”

    方富贵:“这就是我闲不下来的缘故。后悔药没处买,也许咱们走了一步错棋,啥事都有不可预知的变化,当时方兰英如果不来当媒人,或是咱们去打听打听那家人的为人,觉得不行,不答应儿子的婚事,也许后来的事不会发生。”

    于秀丽:“现在再说那些事还有啥用,其实咱们就是命不好,没遇上好人家,从古至今,倒插门的人家多了,别人家的情况咋就不这样?”

    方富贵:“哎!古人常说,头十年看父敬子,过十年看子敬父,一点不假。咱们老了,儿子不在跟前,不用说外姓人,就是方氏族里的人也渐渐地和咱们疏远了。你知道我因为啥不去人堆说话吗?方富山还说我不对,其实,我就是躲着那些乱嚼舌的人,耳不听心不烦。”

    于秀丽:“当初错就错了,可一年后儿子在那里生气回来,你又错上加错的做了第二个决定,让儿子回去养他的儿子,这才给儿子落下话柄,儿子没钱就回来找你,要不这些年也能攒点。”

    方富贵:“老伴,你不说我倒忘了,过几天就是清明了,家家都准备种子肥料,也不知继成缺钱不缺钱?”

    于秀丽:“老头子,你不用替他想,他要缺钱准回来。快吃饭吧!你要真闲不住,吃完饭再去修道!”

    方富贵:“老伴,你就别反着说了”

    于秀丽一边拿饭拿菜,一边说:“不是我反着说,我是疼你,马上就七十了,你说你有事没事的四处转悠着修道,累不累呀?”

    方富贵没再说啥,老两口开始吃饭。

 

    方继成家  夜内

    方振:“爸爸,明天是清明,早上我去爷爷家,爷爷就要七十了,还要到墓地祭祀,我要去陪爷爷去扫墓。以前小,啥也不懂,今年十七了,已经是大人了。”

    方继成听了不言语。

    胡秀芝:“你敢去!五六十里的路,你骑自行车,等到了哪里,已是中午。”

    方振:“我起大早。”

    胡秀芝:“说不行就不行。”

    方继成:“振儿,你妈不叫你去你就别去了,等明年清明时,你提前一天到爷爷那里去。”

    方振:“我找王强大伯骑摩托车带我去。”

    方继成看了一眼胡秀芝说:“别麻烦人家了,你大伯明早也扫墓,明年,明年一定让你去。”

    方振噘嘴不高兴.

 

    方富贵家   晨外

    方富贵拿着香、纸钱和铁锨,走在大门外。老伴追出来。

    于秀丽:“今年你可别南山北山的绕了,到墓地祭奠一下赶急的回来。你自己可要明白,已不是年轻了。”

    方富贵:“你别替我操心,我自己的腿脚我自己明白,三年两年的没事。”

    于秀丽:“不知好赖的人,纯粹是二百五。”

 

    方富贵家  日外

    日头已是中午,于秀丽做熟了饭,方富贵还不回来,于秀丽到大门外,向远处瞭望。远处,方富贵拿着铁锨步履蹒跚地向家中走来。二人进屋。开始吃饭。

    于秀丽吃了一口饭,说:“老头子,你这样干太累,那几个分散在各处的坟墓以后就别去了,人家别人都不去。”

    方富贵:“别人是别人,我是我,能一样吗?但凡能走动,我就去。”

    于秀丽:“富贵呀!一说点啥事,你就要发火,你啥脾气我还不知道,我是疼你,怕你太累。其实你就是不去,那些逝去的灵魂,也不会怪你,他们都懂得你的心。”

    方富贵:“说着说着你就跑题了,老伴,人间的祭祀活动,那些逝去的人不知道,活着的人,过年过节和清明,到墓地去看看,烧一炷香,是表示对逝去人灵魂的哀思。”

    于秀丽:“既然你的这种哀思,一如既往的不变,我给你出一个道道,又寄托了你的哀思,以后又不太累。”

    方富贵:“有啥道道,快说!”

    于秀丽:“你要果真忘不了那些没入祖坟人的灵魂,我看这样,找几个人,把那几个四散的坟迁到咱们那啥也不长的石头地上,这样又近又集中,过年过节和清明的去烧一炷香,方便不少,能少走不少路。”

    方富贵放下饭碗,笑着说:“你个老娘们家家的,说的还挺有道理。我咋没想到这事。不过咱们只能管咱们自己的这一大支。过些天把方富业、方富生、方富全都找来,商量商量。远处的方富财、方富奎就不告诉了。”

    于秀丽:“老头子,你咋不吃了?”

    方富贵:“不吃了,听了你这个道道,我挺高兴,不吃饭都饱了。”

 

    方富贵家   日内

    方富贵和于秀丽正在屋里闲坐,方继成进屋来。

    方富贵:“继成,你自己来的,咋没把振儿带来?”

    方继成:“振儿上学了。清明那天,振儿要骑自行车来,他妈不放心,没让他来。当时振儿说,爸爸,您不回老家,去姥爷家的墓地祭祀,爷爷不会怪您。我已经是大人了,本应该去方家庄,替爷爷去墓地祭扫。我说,你别忙,明年让你去。”

    方富贵:“孙儿过来就好!孙儿过来就好!继成,种子化肥买了吗?清明已经过了,再有几天就要开犁种地了。”

    方继成:“还没有,钱不够。家里处处都用钱,岳父岳母明年八十了,天天吃药,我出去打工走不了,除了地上的那点收入,别的进钱之道没有。振儿下学期的高中想不念了,他说出去打工挣钱。”

    方富贵:“振儿才十七岁,无论如何也叫他来城里念高中。继成,家里还有两千元钱你拿去,我就是拼着老命也要供我的孙儿念书。”

    方继成双眼落泪,伤感地说:“爸爸,儿子软弱,无力行孝呀!”

    于秀丽:“继成,别哭,你爸爸常说,你能把振儿拉扯成人,就是有功的人,爸爸妈妈身体都好,以后的日子长着呢!你们爷俩说话,妈去做饭。”于秀丽转过脸去,撩起衣襟擦泪。

    方富贵给方继成找钱。

    方继成:“爸爸,我把钱都拿去,家里行吗?”

    方富贵:“家里行,种子肥料都已买了,还有点杂粮,过些天卖了做零花。”

 

    单成玉家   夜内

    单成玉:“青青,你过来,爸问你点事。”

    单青青从自己屋里,来爸爸妈妈屋。

    单青青调皮地说:“爸爸想问啥事?”

    单成玉:“青青,听说你早恋了,有这回事吗?男孩子是谁?”

    单青青低着头,小声说:“爸爸明知道是谁,还问。”

    单成玉:“青青,真要是方振那小子,可有你几天穷日子过。你有啥理由对那臭小子情有独钟呀?”

    单青青:“方振勤奋好学,生活俭朴,和这样的人一起生活,就是过穷日子,心里也坦然。爸爸,我不怕过穷日子,他们家虽然穷,可那不是我疏远他的理由,书上有一句话说的是,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那方振会过日子,一分钱都掰开花,将来一定赖不了,爸爸可不要拆散我们。”

   田桂花:“青青,你可想好了,爱情不是儿戏,你才十七岁,那小子从一而终吗?你能吃的准他的脾气?”

    单青青:“妈妈,您就放心吧!没错!现在追她的女孩子多了,可他都是不肖一顾。”

    单成玉:“那也不能过早地下结论,因为每个人都在变。”

    单青青:“爸爸,您不是常说,从小看大,三岁至老吗?难道十七岁还看不出啥样来?”

    单成玉:“看你的想法还挺坚决的,那小子的学业啥样?”

    单青青:“小学时他淘气,到中学以后,始终是前几名,老师和校长时常就夸他。”

    单成玉:“如果那小子真的能不变心,学习成绩又好,咱们可以资助他,让他念大学。”

    单青青:“可别说念大学了,下学期去城里念高中都不去了,他想出去打工挣钱。爸爸,您说咋办?”

    单成玉:“这孩子现在出去打工太可惜了,应该资助他一些,让他完成学业。”

    单青青:“爸爸、妈妈、其实我已经资助他了,您们给我的零用钱,有不少我都是买一些学习用品我俩使用。不过资助他要讲方法,他不接受别人的捐赠,”

    单成玉:“真要是那样,确实是一个好孩子。”

 

    方富贵家   夜内

    吃完晚饭,方富业、方富全、方富生,陆续地来到方富贵家。

    方富业:“老哥哥,你把我们哥几个找来有啥事?”

    方富生:“富贵哥,要是有事,应该吃饭之前叫我们来,好吃赖吃蹭一顿饭吃。”

    方富全:“大哥,是不是你这个当哥哥的发财了,也想给我们哥几个分分。”

    方富贵:“你们哥几个呀!就知道沾我,咋就不知道替我分担点忧愁呀!”

    方富业:“大哥,到底啥事,你有啥忧愁?说出来,能帮的事,我们哥几个一定帮你。”

    方富贵:“这就对了,要有能帮哥哥的劲头,我就说说。方氏家族里,咱们这一支是长支,长支里我又是最年长的,方富奎、方富财没在家,有事我就只能和你们哥几个商量。”

    方富业:“大哥,有啥事你就快说,别绕圈子。”

    方富贵:“咱们这一支有三位没入祖坟的,你们都知道,年年清明和年节的,只有我自己去到各处祭祀一下,你们谁都不去,是吧?”

    方富全:“大哥要因为这事教训我们哥几个,我们哥几个听哥哥的,以后,清明年节的,我们哥几个也学大哥,到各处去祭祀一下。”

    方富贵:“富全把话说严重了,不能说教训,是这回事,你们嫂子看我南山北山的绕,心疼我,和我说,把那三处的骨灰归拢到我那不长草的石头地上,这样,清明年节的,想烧一炷香,也就不用南山北山地绕了,今天找你们,就是为了和你们商量这事。”

    方富业:“大哥,你今天就是不找我们来说这事,我也要来说,再有几年就七十了,我也六十几了,以后咱们就别想那些事了,年轻的愿去就去看看,不愿去就算了,那两支也有分散的墓地,根本就没人去祭祀,有两个坟都没有坟包了。”

    方富贵:“你说的不对,我之所以今天说这事,是因为我有亲身的体验,人到老来最怕孤独,我有儿子,又有孙子,可他们都不在跟前,这几年老了,不管是亲戚还是朋友,就连方氏族里的人,也都渐渐的和我疏远。如果有一天死了,儿子不回来,我不也和这些分散在各处的人一样孤独吗!因此,我只要能挪动,就不让他们孤独,这就是找你们哥几个的意图。你们都发表点意见,觉得我提的想法可行不可行。”

    方富业:“大哥,我觉得,咱们真要办了这事,一定会招来外人的耻笑。”

    方富贵:“走自己的路,外人爱咋说就咋说,这些年我都习惯了。你们几个能帮就帮,不能帮我自己也把这事办了。”

    方富业:“哎!咋说呢?要我看,都老了,还想这事干啥?现在干动了就干点,攒俩钱,什么时间干不动了,就去找儿子。”

    方富贵:“别说我那儿子,说起我那儿子,就闹心,这些年你嫂子我俩种地的收入,没修缮房屋,没置买家具,省吃俭用的度日,把钱全被继成那不争气的东西拿去了。”

  方富业:老哥,你心中要有点主宰,要是看着指望不上他们,应该把钱存起来,以备干不动时拿出来用,不要等儿子把你架空,手里啥都没有了,后悔就难了,老哥哥,老嫂子,你们说我说的对不?

    方富贵:你说得倒好听,你比我小不了几岁,你的儿子在外边要是缺钱,回来和你要你不给?你这个当爹的,良心上过得去吗?

    方富生:大哥,你说的话我不信,继成和我是同龄人,上学又在同一个班,他的品行我全知道。这里边一定有隐情,只是嫂子你俩不往外说。

    方富全:继成没走时我经常和他交往,他从不赚便宜,这里边一定有外人不知道的事。

    方富贵低头不语,两眼湿润,掉下了几滴泪珠。

    于秀丽:你们不要再说了,再说,他就得哭出声来。

    方富业见大哥伤心起来,却哈哈大笑,把这几个人笑得莫名其妙。

    方富业笑了一阵说:老嫂子,去烧点水,放点好茶,今晚我们哥几个就在这里不走了。我看大哥伤心的不轻,若是我们就这样的走了,你们老两口一时想不开,寻短见咋办?我们哥几个要为方氏家族的人负责呀!

    于秀丽拿起笤帚,指点着方富业的脑门说:好你个方富业,两片臭嘴,说话时嘴边连把门的都没有,想说啥就说啥,小心不定早晚喝凉水把你噎死。

    于秀丽拿火柴去生火烧水了。

    方富贵擦了擦眼泪说:方富全、方富生、你们两人说对了,继成不是不孝的儿子,他是没办法,那个家他说了不算,现在比我还难呀!这些年我们爷俩把不顺心的事都闷在心里,能对谁说?外人知道了,只会增加笑柄,有谁同情。

    方富业神秘地说:大哥,你别当兄弟愚笨,这几年我就知道你心中有不顺心的事。

    方富贵:你咋知道?

    方富业:人多的地方你不去,去集市买东西,或早去或晚去,买了东西就回,从不闲逛,也不和别人扯闲篇。有啥事,吃了亏也不争。我说这些对吧?

    方富贵无语。

    方富业接着说:大哥,别再钻牛角尖了,把心中的不快说出来,让我们哥几个听听,说出来也许心中会轻松一些,太阳不总在一家门口照,说不定哪天曙光就会来到你家,到那时我们哥几个可要沾你的光了。

    方富贵:富业,你可别取笑我了,我要有曙光,驴粪蛋都会燃起火苗来。

    于秀丽把泡好的茶拿上来,哥几个喝着茶,等着大哥说他的心事。

    方富贵:你们哥几个知道我那孙子多大了吗?

    方富业:十七了,前几天不是到你这里来过吗?我们爷俩还说过话,这孩子倒是怪懂事的。

    方富贵:已是十七年了,继成生活不容易,他的日子要比我难得多呀!”这时又滴了两滴泪水,撩起衣襟擦了擦。接着说:“那是继成去胡家的第二年,也就是方振出生的满月,方继成回来,在家里拿了五百元钱,说是请送汤米的人吃满月。”

 

    闪回、胡家院里、日外

    方振满月这天,方继成把送汤米的人都请来,屋子窄小,在院里摆了五大桌。

    这些人一边吃着,一边喝着,一边调侃着,还不忘一边夸奖着。

    有一个人说:人家姓方的小子就是行,短短一年多,这个家的人事交往变了一个样,以后对这家人可要换一个看法了。
  又有一个人说:过日子就得这样,不能鼠目寸光,有的人只看手心,不反过来看看手背,那还能过好日子?

    不知是喝多了,还是故意的给胡有信两口子听,有一人竟然大声地说:姓方的,你比你岳父强,比你岳父有人缘……”
  还没等这个人说完,另一个人上来捂住了这个人的嘴说:小声点,让胡有信听见就麻烦了。

    众人七嘴八舌,说得五彩缤纷,无止无休。
  胡有信早已忍不住,把眼睛瞪得圆圆的,快步从屋里走出来,照准了乱说的两个桌子,一掀一个翻。
  众人一看胡有信生气了,高兴变成了扫兴,饭没吃完,都一声不响地走了。

    方继成见岳父大发雷霆,吃饭的这些人,都悄悄的走了,站在空荡荡地院子里,不知所措?

    胡有信嘴里不干不净的说:姓方的傻小子,你今天花多少钱?
  方继成压低声音说:五百元钱。
  胡有信:钱是哪来的?
  方继成:借的。
  胡有信:你这是败家呀!人家拿三包四包的挂面,来送汤米,你请人家一顿酒席。人家吃着、喝着、敲打着,你这是过日子吗?怪不得你家过得穷。
    方继成气愤地说:穷富不管事,过日子不是一两天的事,关键得有一个好人缘。
  胡有信骂着说:小兔崽子,这一年来我早就想叫你滚!一直没说,你就是一个啥也不懂的混蛋,快快给我滚!
  方继成愤愤地说了句:滚就滚。说完,对这个家不屑一顾地走了。
  

    野外路上、日外

    方继成一边走着,一边回头望,似乎有一种难以割舍的东西在方继成的心里,方继成的大脑闪现出儿子稚嫩的小脸。

    刚走出四五里地的光景,后面王虎和李青山骑自行车追来。
  两人停下车,上前把方继成拉住。到路边坐下。

    王虎:继成,别走了,还是回去吧!你这样走着,走到家也到半夜了,我们两家邻居已经很多年了,你岳父的脾气就那样,他已知道是自己不对了。
  李青山:“继成,作为我这个当舅舅的,不好意思在你们小辈面前,说姐姐姐夫的坏话,可他们那小心眼的脾气确实气人。都已是六十几岁的人了,这些年就是这样过来的,一方面是小心眼的性格,另一方面,也是过穷日子过怕了,与别人交往,没有大方向的思想。但是,无论如何你不能走,你好好想想,你这样走了,刚满月的孩子咋办?”
   王虎:“继成,你来这里一年多,大伙都伸大拇指,看大伙的面子,别走。”
  李青山:继成,你是和秀芝组成的婚姻大事,不是和你岳父,你岳父岳母三十八岁得这个女儿,现在他们已经六十几岁,又体弱多病,你这样走了,秀芝咋办?刚满月的孩子咋办?你这一走,就甘愿让孩子在后爹手下度日。说句不受听的话,能找着后爹还好,如果找不着后爹,秀芝的日子更不好过。今天不瞒你说,在你之前,还有两个小伙子,经人介绍,要来这里当养老姑爷,可是人家一打听,就都没来。你要好好想想,就这样走了,你儿子咋办?
  王虎:纵然是你岳父不对,可他能活几年?还是回去吧!东邻西舍都知道你的为人,以后有啥困难,大伙会帮你。

    李青山:“继成,你是外甥姑爷,我本不应该说你,但我也要说你几句,今天也有你的不是,姐姐姐夫过小心眼的日子多年,你想一下子改变,能做到吗?你就是有经天纬地的心,那也得慢慢来。别犯傻了,走!快回去。”
  方继成被说得没法,只得跟着二人回去了。

    闪回完

    方富贵:“翁婿之间从打这回翻脸,互相有了隔阂,过了两个月,到了秋天,又产生了矛盾。”

   

    闪回 、路上、日外

    种粮大户王强在路上遇见了方继成。

    王强:“方继成,你今天收玉米吗?”

    方继成:“我家地少,晚两天收。”

    王强:“要不忙,帮我一天,我雇了四个人,加上你,咱们六个,干一天就全部放到了。要是行,就别回家了,那几人已经去了地里。”

    方继成:“好吧!”

   

    胡家、黄昏内

    方继成干了一天活,又累又饿的回到家里,见家里人没有做饭的样,好像都生气。

    胡秀芝:你今天去哪了?
  方继成:我去给王强家收苞米。”

    胡秀芝:“咋不和家里人说一声?”

    方继成:“这点小事难道还用请示一下?再说,王强是在半路遇见我的,就直接去了地里。
  胡有信:自己的活不干,去给人家干,你还是过日子人吗?怪不得你家的日子赶不上别人家,原来是这个过法!
  方继成说:我们家的日子比这里强。
  胡有信:那你来我家干啥?你这个人就是一个混蛋,大忙的时节,自己的活不干,去给别人干,要不是秀芝拦着,下午就想去找你。
  方继成此时任凭岳父咋骂咋喊一声不言语。
  邻居王虎听这边胡有信和方继成生气,去告诉哥哥王强,王强赶急来作解释说:大叔,方继成给我去干活,我是给他工钱的,你不要和孩子生气。
  胡有信对着王强大声说:是钱的事吗?人家离家千八百里的人,都为了收秋,不挣钱回来,那些人都是二百五?

    王强对方继成使了个眼色,摇了摇头,匆匆的离去了。
  方继成晚饭没吃,不知岳父这几口人吃没吃,岳父还在叫骂。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地说:哎!我不能再在这里了,回家!穷过、富过、回家过!站起身来,去屋里,在睡熟的儿子脸上亲了一口,转身向门外走去。
  没骑自行车,摸黑走到家,已是凌晨一点。
  

    方富贵家、夜内

    方富贵、于秀丽夫妇,见儿子这时回来,知道必定是生了气;妈妈给儿子做了一碗面条端上来。任凭爸爸妈妈说破了嘴,儿子一口也没吃。在炕上一趴就是一天。大脑不时地闪动生气时的图像,泪水湿透了枕头,指甲抠坏了苇席。爸爸说话不应,妈妈说话不语。到了晚上,勉强喝了点粥,又倒头便睡,闹得老两口束手无策。

    方富贵、于秀丽、翻来覆去地一夜没合眼。
  第二天上午,胡秀芝骑自行车来了。

    方富贵:“秀芝,到底是咋回事?”

    胡秀芝不语。

    过了一会,胡秀芝说:爸爸,继成要是能回去,您明天把他送回去!他要不回去,您准备五万元钱给我,我得拉扯您的孙子。究竟咋办,您们商量好了,给我话。说完头也没回的走了。
  胡秀芝临走没看方继成一眼,没和方继成说话,根本不像是夫妻。

    方富贵:“继成,到底是咋回事,和爸爸说说,也让爸爸明白。”

    方继成一串串泪珠掉下来,梗咽着说:“前些天因为请满月,胡有信把两个桌子都掀翻了,骂我是混蛋,骂我不会过日子,说咱们家穷。那次我就回来不想去了,可走出来五里路,被秀芝的舅舅和王虎追上,好说歹说的把我拉了回去。”

    妈妈递给儿子手巾,方继成接过手巾擦了擦泪,继续说:“这回生气,是因为给王强干一天活,在我又饿又累的回家时,又遭到岳父的叫骂,叫我滚,我在胡家真的过不下去了。”
  方富贵沉思良久对儿子说:你想咋办?
  方继成说:我不想去了,那气没法生。
  爸爸说:你那岳父现在六十多了,身体也不算好,还活几年,老两口不在了,不就是你的天下了吗!
  方继成说:爸爸,如那个胡秀芝和您一样说就好了,那婆娘也和她爸爸一样,啥事都横着说,我在那家,说话办事,一点不占地方。
  方富贵:那就更要好好考虑了,你那媳妇性格不好,你不去了,儿子将来咋办?一来是我孙子没爹,再就是我孙子弄个后爹,这两种情况你想过吗?

    方继成不言语。

    方富贵:“继成,虽然刚才秀芝走时,没和你说话,以爸爸的眼光看来,秀芝对你还是有感情的,因为他知道咱家拿不出五万元钱,她是用要钱的方法,迫使你回去。”
  过了一会,方继成说:爸爸,那您说咋办才对?
  方富贵说:若依着爸爸,为了我的孙子,也就是你的儿子,你要委曲求全,无论如何要把我的孙子拉扯成人!这是你唯一的一条路,也是你必须走的一条路。但是这条路走起来是难了点。现在是新社会,爸爸也不过分的强迫你,你什么时候想好了,爸爸送你回去。
  方继成说:他家过日子,只看手心,不和别人交往,简直是取借无门,以后过穷了咋办?
  方富贵说:爸爸还不到五十岁,你妈我俩又没病,以后如过穷了,爸爸会帮你拉扯我的孙子。
  方继成说:那好吧!我的命是好是坏我就得认了。爸爸,儿子这是押宝,我以后的命运,就押在这孩子身上了。”
  闪回完

    方富贵:“我们爷俩难呀!只因有了不愉快的事,继成回去的前几年,正是农村人出外打工的鼎盛时期,胡家人怕继成到了外边生二心,不许继成出去打工。后来时间长了,见方继成没有二心,也就不担心了,但是,老两口的身体渐渐地不行了,想出去打工也走不了了,五口人过日子,缺东少西,没钱就回来找我。因此,这些年我才没有存攒。”

    方富业:“大哥,这些事你要不说,我们哥几个真还不知道。”

    方富生:“这些年我一直挺奇怪,按理说,年节的继成回来,和我们这些同龄人聊聊天,说会话,是很正常的事,可继成却很少和我们说话,有时我想,准是他有钱了,架子大了,没成想还有这多事。”

    方富全:“这几年我和继成说两回话,他好像性格变了,在家时说话幽默的外向型性格没有了,应该说的话,也沉默不说。”

    方富贵:“就是这不利的生活处境,使我们爷俩的性格都改变了。”

    方富全:“既然大哥有这多的烦心事,我们一定帮,一定帮!大哥,你就说咋干吧!”

    方富生:“大哥,我有一个条件,咱们这支里,你是岁数最大的,我们帮了你,你以后不许再钻牛角尖,要振作起来,没啥事时,不要再去南山北山的修道,也去人堆调侃几句。”

    方富业:“是啊!老哥哥,你不要总是钻牛角尖,不能把孤独挂在嘴上,有啥事我们哥几个帮你。挪坟的事他俩帮你,就挺好,我就不帮了。”

    方富贵:“过几天我找一位木工,做简易的骨灰盒,咱们先挪一个。”

 

    村当中大柳树下、黄昏外

    方富中:“富全哥,前天晚上,方富贵把你们哥三个找去说了啥?”

    方富全: “富贵哥说要迁坟,我们这支有三位长辈没入祖墓,富贵哥说把骨灰迁到他那不长草的荒地上,以后过年过节和清明的,祭祀方便。”

    方富中:“吃饱了撑的。”

    方富全:“方富中,你说话别那难听,富贵哥是老哥哥了,说话有点轻重。再说,我们只是挪我们这一支的骨灰,于你们没有关系。”

    方富中:“哪一支不是方氏家族,在我眼里,方富贵就是熊包一个,在方氏族里任意拉出一个人来,就比他强。七十岁的人了,不做点惊天动地的事也就罢了,想些迁坟挪墓的事,这样的人要是发家,阎王爷都得卷铺盖卷回家。”

    方富全:“你别目中无人,要我说,富贵哥是咱们方氏家族里最厚道的人。”

    方富中:“厚道能当屁用,厚道能过好日子,人类就会回到原始社会。不!就是原始社会,一群人打死一个猎物,硬气的也是多啃几口。”

    方富全:“方富中,你这是啥逻辑,照你这么说,和谐二字还得从字典上删除不是?”

    方富中:“我管不了那多,啥事都得讲现得利。”

    二人正在斗嘴,东面远远的来了两辆大车,不知车上装的啥东西,

    方富中:“富全哥,你看着,我非得从司机手里撬出几个钱来。”

    方富全:“捡大个的吹!”

    方富中:“你在一边瞅着!”

    方富中给方富全扔下一句话,迎着车,向自己的家门口走去。走到家门口,那两辆车也到了他的门口。方富中摆了一下手,车停了下来。方富全躲在一家墙角,偷偷地观看。

    两个车的司机下了车。其中一个司机给方富中点燃一支烟。

    司机:“大哥,想办啥事尽管说,在县城没有我们哥俩办不成的事。”

    方富中:“叫你们停下,不是想托你们办事,我们这里不是公路,如果是三轮车蓄力车还行,不允许走大车,你们把车倒回去,从哪里来的,还从哪里回去,找别的路走。”

    司机说:“大哥,您看我们如果是空车,回去就回去,这车上是满满的沙子,咋往回走?

    一边说着,从兜里拿出五十元钱来,接着说:大哥,我们哥俩给您买两盒烟。

    方富中没接钱。把吸了一半的烟蒂一扔,沉下脸来说:你们俩拿我当小孩子吧!能倒车你们就倒车,不倒车就在这里停着,想要过去没门。

    这两个司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没言语。

   方富全躲躲闪闪,生怕和两个司机认识,没敢到跟前,只是远远的看这里的情况。

    天已黑下来,方富中回头进院拿出一个垫子,坐在路中央。两个司机不知小声地说了几句什么,每人拿出二百元放在一起,递给方富中。

    司机小心翼翼地说:大哥,这点小意思,就算我们哥俩孝敬您。

    方富中没有笑模样,接过钱来说:“这屯子前几天开会,叫我负责管理这事,我还得和其他人商量商量。”

    方富中一边说着一边拿出手机,就要喊人。

    司机:“别喊别人了,就这样吧! 再给你一百。”

    说完,又塞给方富中一百元。见方富中没有反应,启动了车。

    方富全见两个司机拿钱给方富中,方富中把车放行了,才悄悄的回家。

 

    方富中家、日内

    中午,方富中正要生火做饭,媳妇李翠兰领孩子回来

    方富中:“昨天你们娘俩咋没回来?”

    李翠兰:“今天是星期天,孩子要在姥姥家住一晚,就没回来。嗨!富中,我们娘俩刚才在城里公交车站点等车的时候,有不少人议论,说昨天黄昏时,在咱们方家庄的村子当中,有人拦车,和司机要了五百元钱,是谁干的?你知道不?”

    方富中:“不知道。”

    李翠兰:“许不是你干的?”

    方富中:“我哪能干那种事,再说,昨天下午我也没在家。”

    李翠兰: “不是你干的就好,干那种事的人,早晚会遇到吃生小米的,就是遇不到吃生小米的,也是被众人戳脊梁骨。”

    方富中:“你就放心吧!咱永远不会干那种事。”

   

    方富贵家、日外

    方富贵家院里有木工干活,是请来做简易骨灰盒的。

    方富全和方富生来。

    方富全:“大哥,明天就干吗?”

    方富贵:“明天就干,先挪一个,另外两个过几天再说。”

    方富生:“大哥,找阴阳先生看了吗?”

    方富贵打个愣怔,沉思一会说:“看了!看了!”

    方富全;“大哥,我们回了,明早过来。”

 

    方富贵家、晨内

    方富贵吃完早饭,方富全来。

    哥两个说着话,等一会,见方富生没来。

    方富贵:“富全,富生咋没来,你去看看,叫他快来。”

    方富全:“我这就去。”

 

    方富生家、日内

    方富生噘嘴生气,方富全来。

    方富全:“富生,大哥我俩等了这久,你咋没过去?”

    方富生媳妇:“哥哥,是我不让他去,那有啥用,没事闲的,富贵哥不过日子,我们可过日子,跟着他呼达,还有正经事,哥,你愿去你去,我们不去。”

    方富生:“我已经说好了,如不去,你让我以后咋做人?以后咋和富贵哥说话?”

    方富生媳妇:“没法说话就不说,跟他学还有啥出息?”

    方富全:“他婶子,让富生去吧!就这一回。”

    方富生媳妇:“哥,你去和富贵哥说,去也行,让富贵哥给点钱。”

    方富全:“给多少?”

    方富生媳妇:“一上午的活,给五十就行。”

    方富全:“我去说。”

    方富全去了又回来。

    方富全:“富生,走吧!富贵哥答应了。”

    方富生媳妇:“还不行,阴宅挪窝,和阳间搬家一样,必须找巫师或是懂阴阳的人看看才行。”

    方富全:“这、这事富贵哥已经想在前面了,前几天就找人看了。”

    哥两个向方富贵家走去。

 

    方富贵的荒地、日外

    方富贵、方富全、方富生,哥仨个埋葬骨灰盒。

 

    方富贵家、日内

    方富全、方富生、在方富贵家吃了饭,方富贵拿出两张五十元的票,给了两人。

    方富全:“给他自己吧!我不要。”

    方富贵:“今天哥手里有钱,就给了,如赶上没钱,要也没有。”

    方富生:“大哥,现在是闲时候,过几天把那两个也挪了算了。”

    方富贵:“也行,哪天挪告诉你俩。”

 

    方富贵家、夜内

    于秀丽:“老头子,你真要想再挪那两个坟的骨灰吗?”

    方富贵:“还没定下来。”

    于秀丽:“依我看明年再说吧!还不知孙儿的高中咋办,你要做好准备,振儿那孩子做事一根筋 ,他看家里没钱,真的不念高中咋办?你不能把钱花靠了,手里留点钱以备急用才对。”

    方富贵:“你说的也对,那就明年再挪。”

 

    村外的田间小路上、日外

    两个年轻人走在野外田间小路上。

    单青青:“方振,再有几天就开学了,你咋就没有痛快话,真把我急死。”

    方振:“其实,我已经说的很明白了,不念高中了,要出去打工。”

    单青青:“可你毕竟才十七岁,周岁才十六,你能干啥?现在国家有政策,谁招收你干活,谁就违法。”

    方振:“可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家里穷途四壁的现象,到高中一年多少钱?我去哪里弄去。”

    单青青:“和你说多少遍了,你咋就不懂呢!爸爸说要帮你,不但帮你念高中,还要帮你念大学。你说你不接受舍来之食,那我也告诉你,爸爸说算我家借给你。”

    方振:“那我更不接受,如果接受了,我就永远地束缚在你家的人情与债务之中。”

    单青青:“你就是个楸木疙瘩,咋说都说不到你的心里,爱咋着咋着,以后咱俩一刀两断。”

    单青青说了一句狠话,扭头回家了,也许是真生气了,没有回头再看方振一眼。把方振自己扔在村外的田间小路上。

 

    单成玉家、日内

    单成玉夫妇见女儿回来,一句话没说,趴在炕上哭,不知是咋回事?

    单成玉:“青青,咋回事,那臭小子欺负你了?”

    青青:“他就是个不通人情的人,他说,我接受了你家的捐助,就会束缚在你家的人情与债务之中。”

    田桂花:“青青,要我说算了吧!那臭小子不值得咱们去帮,也不值得你去爱。”

    单青青:“妈妈!”

    单成玉:“青青,你想咋办?”

    单青青:“爸爸,无论如何也得让他念高中,要不,我也不念了,他去哪我就去哪。”

    单成玉:“青青,你真要这么固执,以后有你罪受。按理说,十七岁,是性格还没有定性的时候,这时他就这样固执,将来他不一定是啥东西。”

    单青青:“啥样我都愿意。”

    单成玉:“他们家的人,他最听谁的话?”

    单青青:“他们老家有爷爷奶奶,他时常就去,听他的口气,好像听他爷爷的。爸爸,再有几天就开学了,无论咋着也得让他上学,要是出去打工,累坏了咋办?”

    单成玉:“好!好!好!爸爸想法,这个丫头,就好像被那臭小子用迷魂汤灌了似的。”

    单青青听爸爸说话的口气,乐了,回了自己的屋。

    单成玉给一个人打电话。

    那头:“单师傅,有啥事?”

    单成玉:“王师傅,明天和我去一趟县城一中。”

    王师傅:“去学校有啥事?”

    单成玉:“我这里有个邻居的孩子,家庭困难,想辍学,你和我去看看,高中的一年,学费、书费、伙食费,总计多少钱,我要帮助这个孩子。”

    王师傅:“好吧!我在学校门口等你。”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