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设为首页
全国小品剧本大赛
石牛寨酒店招商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电视剧本创作室 | 招聘求职 |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5人搞笑哑剧剧本(时代变化)
健康养生题材搞笑小品剧本《健
天然气公司年会三句半(我们的岗
项目部小品剧本(项目部的故事)
搞笑单人脱口秀剧本《中国好职
银行洗黑钱小品(农村诈骗)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搞笑单人脱口秀剧本《中国 6-24
与党有关的小品剧本《因为 6-23
公务员偷生三胎小品剧本(举 6-21
银行服务三农小品《惠农政 6-19
改革强军为主题的小品《连 6-17
饭店餐厅音乐剧剧本(挑剔的 6-16
超级搞笑音乐剧剧本(芈月大 6-14
禁毒小品,禁毒小品剧本(普 6-13
庆七一建党节正能量小品(一 6-12
父亲节关于父爱的小品剧本 6-9
安全月安全教育搞笑小品剧 6-7
医院剖腹产生孩子小品剧本 6-5
创建群众满意医院小品,创建 6-2
六一儿童节小品台词《吃零 5-31
关于银行卡被吞银行工作人 5-28
石油天然气危险品运输司机 5-26
传承好家风好家训小品(爸爸 5-24
关于二胎的喜剧小品(婆媳同 5-22
银行产品营销幽默情景剧剧 5-19
公路施工音乐剧剧本(安全底 5-17
简单的儿童音乐剧剧本(大圣 5-15
高速公路收费站员工迎国检 5-12
电力安全施工小品剧本《安 5-9
创建文明城市情景剧剧本(先 5-7
农村精准扶贫情景剧剧本(新 5-5
创建卫生城镇音乐剧剧本《 5-3
校园四人望子成龙搞笑小品 5-2
部队改革强军三句半台词(维 4-29
举报超生搞笑情景剧剧本(举 4-28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电视剧本 > 警匪电视剧本 > 毒害天下(32集):第三十一集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电视剧本-警匪电视剧本   会员:戴修桥编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5/2/25 10:10:57     最新修改:2015/3/12 9:20:05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毒害天下(32集):第三十一集
作者:老桥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视剧本、电视栏目短剧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1:病房日內
  (豆豆在苦苦的回想着……)
  豆豆的心声:
  爷爷这么肯定说我又吸毒了,能有可能吗?岂难说又有人要加害于我,我的吃喝住行都是白奶奶照顾的。
  豆豆摇摇头自言自语着:“白奶奶善良和慈爱,她不会充当帮凶来害我…。莫非就是她在我的白糖兑开水中投了海洛因?”
  (豆豆想到这里脸色变得十分难看,渗出汗来,她哪肯相信。)
    豆豆:“白奶奶绝对不能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来,我与老人多年来情如祖孙,虽然她受鼻于薄百巧,可老人是个善良的老人,你们不要冤枉与她。”
  (这时王继承走了进来。)
  (那个吴某人又若无其事地在门外转悠着。)
  王继承道:“人心变化无常,你必须入所接受戒毒。”
  豆豆她脆弱的心灵被这个可怕的毒字紧紧的压迫着,在惊恐和颤抖,她哭了,哭得死去活来。
  2;公安局副局长办公室日內
  (陈子章正在查阅有关案件的卷宗,桌上的电话响了,他急忙接起了电话)
    陈子章(电话中):“你是戒毒所,啊,是三表叔…好,好,立即派人去配合你们的行动。”
  (又是电话铃声,陈子章又接起电话)
    陈思章:“代号竹叶青的大毒枭没有携带任何毒品又潜进我市,可能是针对五年前白文俊的前妻所转移的二百公斤海洛因来的,尤冬梅没有死?好,按计划执行,白文俊家的保姆是我们的同志。李风可能要开口说话,好,好……”
  3;白文俊的家门外日外
  (两辆警車直抵白文俊的大门而停下,陈章和两名公安人员跳下第一辆警車,王继承还有两名戒毒所的工作人员跳下笫二辆警車。)
    一名公安人员敲响了大门:“开门,开门,开门。”
  (门开了,开门的是洪如火。)
  洪如火问:“你们?”
  陈章冷视了洪如火两眼示岀了证件道:“执行任务。”
  (陈章一挥手,这些人等扑进院子,然后进了别墅大楼。)
  3;豆豆的住室日内
  (王继承和两名戒毒所的工作人员进了豆豆的住室,床头柜上放着一个温水瓶,旁边还有一包白糖,王继承亲自提取了样品。)
  4;戒毒所的化验室日内
  (王继承和陈章站在一旁,化验员正在对从豆豆的住室里提取来的样品进行化验,化验结束,化验员将化验单递給王继承。)
    化验员道:“所长,开水內含有浓重的海洛因成分。”
  王继承怒道:“立即询问豆豆,开水是谁提供的?”
  (王继承和陈章走出化验室。)
  5;病房日内
  (王继承和陈章走进病房,豆豆躺在病床上还在哭哭啼啼。)
  王继承:“豆豆别哭,毒源我们已经找到了。”
  豆豆:“在哪里?”
  王继丞:“在你饮用的开水里。”
  豆豆:“在我饮用的开水里?”
  陈章:“你饮用的开水里含有浓重的海洛因成分。”
  (豆豆她开头,吃了一惊,害怕起来,脸色煞白……接着,她的恐惧变为忿怒,她忽然满脸绯红,一直红到了发根,这双眼睛变红了,突然又变暗了,闪烁一下,又变得漆黑,接着燃起了不可遏制的怒火,她跳下了病床。)
  豆豆哭着怒道:“白奶奶,白奶奶,人心莫测,你不该也来害我,我,我要把你撕碎方能解我心头之恨。”
  豆豆哭着怒着骂着就要向外扑去被陈章拦往道:“豆豆,你必须要冷静。”
  (豆豆停下了脚步,含泪的眼向陈章看了看,她的脸上现出一阵痛苦的拘挛,她把目光埋下去看地下,过了半晌她才抬起头,用一种无力的绝望的眼光又看了看陈章,突然扑到陈章的怀里放声大哭,哭得是那么无奈,那么委屈,那么痛心。)
  豆豆哭道:“阿姨,姑妈,您和王爷爷救我,救我啊……。”
  (豆豆扑在陈章的怀里直哭得痛不欲生。)
  (陈章扶起豆豆取出手绢为她擦拭着脸上的泪水关切地安慰着)
    陈章:“豆豆你是一个聪明听话的女孩,我问你那个白奶奶是个什么人?”
  豆豆:“我们家一个保姆佣人。”
  王继承道:“一个保姆?”
  陈章:“一个保姆为什么要对你进行投毒?她又巧妙的拒绝了她,还能暗中相助,这个人是人还是鬼?令人费解。”
  王继承:“她一个保姆今年有多大岁数又来自何方?”
  豆豆:“她今年五十来岁,据她自己所言;丈夫已经死有多年,家里有一双儿女在家留守跟着年迈的爷爷奶奶读书,况且又是生活在贫困的大运河眫的农村,她没有多少文化,连往来的书信也不会写,每次往家里写信都是我来帮助她,我考上公安大学她也很高兴,她说她的儿子也考上了国家一所明牌大学,就是还差一部分学费。这人很勤劳结俭,而且很善良,她在我家打工多年,品行一向良好,尤其对我十分关心和同情,在平时无微不至地关怀怀我。”
  陈章:“说来那个奶奶没有伤害你的本意,也许…。”
  王继承:“退一步说那个白婶根本没有去伤害豆豆,我接到一个匿名电话,还清楚的告诉我,戒毒所有內鬼,他姓吴。我分析那打电话人接受那个豆豆所说,她家的佣人白婶。还有可能薄百巧授义还提供海洛因来加害豆豆。今天我实话实说,豆豆没有吸毒,我是将计就计。”
  豆豆大喜道:“我没有吸毒,也没有染毒。”
  王继承点点头道:“绝对没有染上毒品。”
  豆豆道:“是白奶奶救了我,怪不得她告诉我,只能食用她送来的食品和饮料。”
  王继承道:“白婶何许人也?”
  陈章:“谁又是幕后者?”
  豆豆吼道:“定是薄百巧这个了狐狸精。”
  陈章:“薄百巧?”
  王继承:“薄百巧,是白文俊的秘书,白文俊十分喜欢她,给她起了个百灵鸟的绰号,数年前就有教唆豆豆吸毒的嫌疑,还因以暴力冲袭戒毒所而判了刑,由于白文俊上下勾通又提前释放,现已与白文俊正式结婚,她与豆豆的关系很不好,逼使豆豆投靠我三舅父才完成了她中学的学业,又考上人民公安大学,上月份被薄百巧买通春城派出所的副所长洪如火,回家当天又被其父白文俊打伤,根椐其父的强烈要求,豆豆才回家等待开学,结果就发生了豆豆再次中了毒瘾,我分析她的继母薄百巧她是这个幕后的最大嫌疑。”
  陈章:“抓捕薄百巧?”
  王继承:“抓捕薄百巧还缺乏有力的证据,首去公安机关要传讯那个白婶。”
  (正在这时陈章的手机响了,陈章接起了电话)
    陈章(电话中):“喂,是哥哥,你刚刚接到一个匿名电话,白文俊家的保姆明天早上要离开这座城市……我明白,好,立即执行。”
  陈章接完电话后果断地说:“好,現在就行动,抓捕那名老保姆。”
  6;白家一个密室日内
  (薄百巧正和洪如火在私语着,密商着,密室里没有其它人,只有薄百巧和洪如火,薄百巧虽然表现地很镇定也难掩饰不住内心的慌乱,洪如火却表现地很沉着冷靜。)
  薄百巧道:“一但白婆子向公安机关实话实说我就惨了。”
  薄百巧:“这个白老婆子肯定是抗不住的。”
  薄百巧怵心忡忡地说:“亡羊补牢?”
  洪如火:“如何去补?”
  (薄百巧脸色涨红,渐而发青,她咬牙切齿)
    薄百巧:“干掉她!”
  洪如火问:“杀人灭口?”
  薄百巧已经变得疯狂起来,她猙狞地:“量小非君子无丈夫,做了她就无人来指控我了。”
  洪如火:“怎么去做,杀人也是死罪。”
  薄百巧:“她是一个外乡人,又是一个孤身来这里打工,无名尸体谁来认领?无头悬案多得是,这样……”
  薄百巧取出一个存款折道:“这是十万元的存款折密码是六个六,全国邮电银歼都能取,你拿去。”
  (薄百巧说罢走出这个密室,薄百巧的足音渐逝,洪如火又走到门外观看窥视了一会儿,这才取出了手机,他打起电话来……)
  7;白婶的住室日内
  (白婶心里很乱又很疲惫她往床上一倒,想睡总睡不觉,这些日来弄得她心祌恍惚,思前想后。)
  白婶心声:狼就是狼,穿着羊皮的狼还是狼,打狼的时候快要到了……。“
  (这时响起了敲门声,白婶急忙起身前去开门。)
  门开了洪如火进了房间,又在这时听得楼大门处有喧吵之声,(白婶的住室是一楼)洪如火向白婶低语几句,最后道:“辑毒大队长陈章抓你来了。”
  洪如火说后转身出离了房间,白婶不敢怠慢从床下取出一个小包袱便匆匆忙忙地也走出了房间。
  8;楼门口夜外
  (有两名年轻的大汉堵住楼门阻拦陈章与几名公安人员,便形成了对执和争吵。)
  陈章怒道:“我们这是执行公务,不得防碍。”
  大汉甲:“夜闯民宅,你们是挠民。”
  陈章:“我向你们提出警告,干挠我们办案要负法律责任的……”
  大汉乙:“别吓唬老百姓了,白总是良民,是企业家,省政协委员……”
  (这时白文俊和洪如火走了出来。)
  白文俊高声道:“你们闪开。”
  (两名大汉让出路来,陈章率公安人员冲进楼去。)
  9;白婶的住室夜内
  (陈章率众公安民警扑进白婶的住室,却是人去室空,经过一番搜查,没有找到任何有关价值的东西,只好徒手而返。)
  10;白婶的住室夜外
  (正当陈章率人走出室耒薄百巧却拦在门口)
    薄百巧怒声质问:“人你们抓到了没有?”
  陈章严肃地说:“我郑重地通知你,人犯一但返回,或者有可靠的信息,你必须在笫一时间向公安机关通报。”
  薄百巧阳奉阴为地说:“如果不通报呢?”
  陈章:“那就定你个窝藏和知情不报罪。”
  (陈章忿然地率众向外走去。)
  11;白文俊的别墅大门口日外
  (陈章率众公安来到大门前)
    陈章立即命令:“同志们,奉局领导指示,从现在起对白文俊这处别墅实行二十四小时监控,必须做到严防死守。”
  众民警响亮有力的齐声回答:“是。”
  12;北去的列車上夜内
  (车厢内灯光明亮,白婶坐在座位上,豆豆紧紧地偎在老人的怀里,惭愧和内疚地哭着。)
    豆豆:“奶奶,我错怪了您……”
  (白婶用手帕为豆豆擦拭着她脸上的泪,安慰着。)
    白婶:“孩子,白奶奶能这么小气呢?再说不知不召罪。”
  豆豆亲亲热热地:“奶奶,您就是我的亲奶奶。”
  (坐在对面的张思过哈哈的笑着。)
  豆豆抬起头委屈地说:“你張思过笑其何来,此时此刻谁能理解我的心情,比刀子割还疼,我把一个大恩人错怪了,这不是恩将仇报吗?我太没有良心了,简止就是一条白脸狼。”
  张思过道:“世界上凡是有人烟的地方,到处有芳草,处处有春光。”
  白婶道:“薄百巧强迫我向你投毒,我有做人的良心和人格,我也是一个母亲,我绝不会助纣为虐,为虎作伥。可是纸里包不住火,我只好向戒毒所,向你这位小爷爷打去求救电话,戒毒所里还有一个工作人员是白文俊的一个眼线。”
  白婶:“因此我向戒毒所的王继承用电话透露了实情,王继承也请示了分局领导,就来个将计就计,假戏真唱,以此掩人耳目,豆豆你可吓坏了,哭得死去活来。”
  张思过:“所以这个不明真相的家伙就恨起白奶奶。”
  (众人哈哈地笑了。)
  豆豆腼睓地说:“你们都是聪明,只有我才是……”
  白婶道:“豆豆,我听说小思过的太爷爷对你关怀致致?”
  豆豆感激的说:“太爷爷他们这一大家子都是我的大恩人。”
  白婶问:“那位老人叫什么名子?豆豆你要永远铭记老人的善良和美德。”
  豆豆赞不绝口道:“老太爷爷和老太奶奶都是老革命,当过新四军,杀过日本鬼子,打过国民党反动派,立下不巧的战功,还是辑毒大英雄,当过大干部,省监獄局局长,他老人家叫张子仪,共产党的功劳薄上肯定有他伟大的名子。”
  白婶:“他叫什么名子?”
  豆豆:“老太爷爷他叫张子仪,他还有一位英雄的姐姐,叫张子静,一位战功卓箸的姐丈叫王孝义,这不是传说,更不是传奇,是真实的红色历史故事,当年三杆枪,三口刀杀的皖北,苏北,魯南,豫东,千里大地上的毒枭毒贩子,人头落地,无不闻风丧胆,我现在正写他们的小说。”
  张思过:“写到哪个章节了?”
  豆豆:“宿州雪夜枪击女毒枭柳桃红。”
  白婶惊疑地问:“女毒枭柳桃红?”
  张思过解释道:“柳桃红原来也是我的二太奶奶,我那二太爷爷叫张子贵,是个大烟鬼子,因为毒瘾发作,在囚禁他戒烟的小房子里上吊死了……。”
  白婶脸色怆白,坐在那里呆呆地听着……。
  13;火车站;日外
  (白婶,张思过,豆豆一行三人下了車,月台上,人声喧哗,他们加杂在人流中走出站台,走上出站口,来到了站外,车站的站房也是崭新的建筑,非常巨大和宏伟,站前是个广场,人车众多,来往穿梭。)
  (他们首先在车站广场打的前往市区。)
  14;城市日外
  (这是一座新兴的城市,宽阔的大街,高耸的楼房,街两旁的商店一个埃着一个,铜的、布的、木的,纸的、亮漆金字的市招,密簇簇地排列在不同的建筑物上,大道的中央乃机动車道,不同的車辆如流水一样,川流不息。街道两边是人行道,步行的人有男人,女人,小孩子,老年人,摩肩接踵而过,都不喧哗,也不推拥。)
  (一辆出租车在大街的一处停下,白婶一行三人下了車,抬头看去原来是人民医院。他们向医院走出,豆豆更加迟疑起来。)
  豆豆问:“白奶奶,你家住在医院?”
  白婶:“不,我是带你来看一个人。”
  豆豆;“看一个人?几千里这就是为了看一个人,这个人与我有关系吗?”
  白婶:“这个人和你有蜜切的关系,她己经五年没有开口说话,两日前是她女儿的生日,她哭了,还悲悲切切地哭出声来,证明她完全能够说话,我们公安机关在她的病房秘密地安装了监视设备,所以我接到通知,及时赶来。”
  豆豆:“奶奶您带我来是什么意思?听爸爸说这里虽然是老家,可爸爸他是个孤儿,况且还无亲无故,只是外婆又因我妈为了逃婚和我爸是私奔,妈妈在就与她们断绝了一切的往来,没有了妈妈,更无人认我。我来投靠她们也毫无意义,即使如此,思过?”
  张思过笑道:“名义上我是你的陪同,实际上我对你不放心,做你的保镖来了。”
  白婶道:“白奶奶我和你爸爸是同乡又是同姓,但不是同祖,因此,尽管薄百巧如何弃嫌,你爸爸白文俊没有赶我走。”
  (他们说说讲讲向医院走去。|)
  15;一间病房里日内
  (白婶,张思过,豆豆一行三人推开病房,这是单人病房,只有一张床位,一个壮年妇人半躺半卧在病床上,一双迟纯发呆的眼睛向这四人看去。)
  白婶笑容可掬地说:“尤冬梅,还认识我吗?你我一别五个春夏秋冬,我做了五年的保姆,你却在医院里装聋作哑住了五年的院,今天我要你开说话。”
  字幕;尤冬梅豆豆的妈妈
  (尤冬梅还是一言不发地沉默着,只见豆豆急步走向前耒,目不转睛地向尤冬梅看着。突然她扑向尤冬梅大放悲声。)
    豆豆一声哭道:“妈,妈妈,我的妈妈,您没有死哇……。”
  (尤冬梅睜大眼睛看了豆豆,只见她探过双臂,紧紧地抱住豆豆。)
    尤冬梅(悲痛地大哭):“豆豆,妈的心肝,妈的魂魄,妈的宝貝女儿……。”
旁白:
  两颗心完全沉浸在不可言喻的酸楚,伤情,忧郁,哀痛的悲切之中,她们抱得那么紧,永不分离的母女之情是那么真切,四行泪水交融在一起……
  (白婶向张思过示意退出了病房。)
  豆豆哭道:“妈,您为什么能住在这个医院,一住又是五年?”
  尤冬梅哭道:“说耒话长,五年了我是第一次开口说话,我开口说话之日,就是你爸白文俊死亡之时……。”
  16;白文俊的家卧室日外尤冬梅的回忆一
  字幕;五年前
  (尤冬梅和白文俊在卧室说着话。)
  尤冬梅:“我在地下室里发现了许多包白粉,那是什么东西?是不是海洛因?”
  白文俊长叹一口气道:“你别再三追问了,就是海洛因。”
  尤冬梅大惊失色道:“是毒品,哪来的?”
  白文俊:“是女秘书岳莎莎寄存在这里的。”
  尤冬梅:“那不行,我要报案。”
  白文俊摇摇头说:“贩卖三十克海洛因便是极刑,运输和保存乃同罪,这是二百公斤,足够一千个死刑。”
  尤冬梅:“那更得报案。”
  白文俊:“这是要命的事,就是死也不能报案,这些人心毒手狠,是个集团,都是行动诡密,来了无影去了无踪,逮不尽抓不完。你要是真的报了案,不出三天,我们一家三口,谁也活不了。”
  尤冬梅哭着说:“文俊,为了我们这个家,为了女儿豆豆,从现在起必须和这些亡命徒,该死的毒贩子彻底决裂,太危险了。”
  白文俊:“我已经和她说好了,只这一次,冬梅别怕,现在改革开放,贩毒已经成风,挡不住,堵不严,我自有为法辞走她们的办法,对付这些人来硬的不行。还有,我和那个岳莎莎要岀一趟远门,十天后才能回来,我们家在院内要盖两间车库,工人已经找好了,四川来的农民工,包工包料,完工付款计八万元,只有那一车水泥货到付款,四吨计一千九百元,你负给司机就行了,工头已来和我一起规划好了,每天中午一顿便饭,你注意一下工程质量,完工后去公司取款。”
  尤冬梅泪道:“文俊,算我求你了,我们的婚姻你是知道的,我为了和你结婚,因为你是个孤儿,家贫如洗,又是乡下人,我们是县城人,城镇户口,我的父母亲都是国家干部,反对我们结合,把我介绍于一个工人,我是逃婚与你来到这座城市,是我从娘家带耒的钱为你买了辆出租车,我摆地滩,后耒才做起房产,开始你只是一个小工头,回想起来起步的时侯是多么艰苦,能有今天容易吗?生财有道,奉公守法,你千万不可违法乱纪,贩毒是条死亡之路……”
  白文俊道:“我始初并不知道岳莎莎是个毒贩子。”
  尤冬梅:“不知不招罪,现在你已经知道了,知情不报也有罪哇。”
  白文俊:“我不敢报哇,我只能装作什么也不知道,劝说她离开我的公司。”
  17;白文俊的家院内日外尤冬梅的回忆二
  字幕第二日
  (十余名农民工乘坐几辆装载着砖,黄沙,水泥的车辆来到白家,他们将车开进院子,七手八脚地开始卸車,尤冬梅站在一旁观看着,惟有一个青年人在卸一車水泥。)
  尤冬梅走到近前问:“小伙子,为什么不叫他们帮帮手?”
  那小伙子道:“我是山东人不是一起的,水泥也只用这一车,和这些人平时不认识,也没有打过交道。”
  尤冬梅道:“我明白了。”
  (卸完了車)
   尤冬梅热情地;“农民兄弟们,我和你们一样,也是农民,都是从乡下来的,大家不要客气,走,先吃饭去。”
  众农民工纷纷表示感谢:“谢谢老板……。”
  (众农民工跟隋着尤冬梅上了楼。)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telescript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QQ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