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视频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电视剧本创作室 | 招聘求职 |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重点推荐剧本
关于银行的话剧,银行年会话剧剧本
国土资源系统演讲稿《情满国土》
物流公司开年会节目小品《公司联
车间7s管理题材搞笑小品《7S管理
中国梦我的梦相关题材搞笑小品《
公司喜剧搞笑小品《有诚必扰》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收费站正能量小品,收费站文明服务小
施工单位抗击疫情小品剧本《全民抗
适合公司年会表演的搞笑节目小品剧
关于运动健身的音乐跳舞剧本《舞动
歌舞小品剧本《健康新生活》
退伍军人感人小品剧本,老兵退伍感人
冬至爆笑小品剧本《相遇在冬至》
元旦小品搞笑幽默剧本《唐僧师徒赚
关于足球的剧本,关于国足的小品剧本
民法典小品剧本,优秀法制剧本小品《
感人小品《相依母女》
关爱盲人感人小品剧本(我的梦想)
预防艾滋超搞笑小品剧本(关爱门诊)
消除对妇女的暴力宣传小品剧本《都
大学生找工作搞笑小品剧本(招聘人才
大学生抗疫感人小品剧本《情系武汉
关于消防安全搞笑小品,消防题材搞笑
双十一购物小品剧本《购物也疯狂》
光棍节搞笑小品剧本(美女必扰)
记者节小品剧本,访谈类小品(祖国变
古代穿越现代的情景剧剧本,年会古装
建筑公司快板剧本《过去未来》
实现伟大的中国梦快板台词《牢记使
从古代穿越到现代的爆笑音乐剧剧本
道路施工安全音乐剧剧本《安全手册
医药行业正能量小品,药企年会小品剧
长途汽车服务小品剧本《祝你平安》
公司团队励志小品剧本《优质管理》
重阳节喜剧爆笑节目小品剧本《真情
消除贫困日脱贫小品剧本《项目脱贫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电视剧本 > 警匪电视剧本 > 毒害天下(32集):第二十六集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电视剧本-警匪电视剧本   会员:戴修桥编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5/2/23 15:23:37     最新修改:2015/3/11 16:27:31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电视剧本名:《毒害天下(32集):第二十六集》
(原创剧本网)作者:老桥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视剧本、电视栏目短剧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1;办公室日內

  (陈章以悲忿的心情讲到这里。)

  (幼稚无知的)豆豆问:“陈姨,那个女人只有如此,只有如此是做什么的?”

  陈章没好气地说:“卖淫,陪男人唱歌跳舞睡覚。”

  豆豆一声惊叫:“这个女人太惨了。”

  陈章冰冷地说:“她只有十八岁,这都是吸毒的下场,我们的政府是个高度负责的人民政府,为了挽救她,已把她送进了戒毒所。”

  (豆豆听到这里,她低下了头,不敢正视面前的人,她想去看他们,但又没有这个胆量,目光一接触,就急忙地把头转开了。她显得多么惶恐,又懊丧地把头低下来。)

  豆豆的心声:那女人的命运真惨,她为什么好像我,我爸也有钱,也是一个大老校板,我那家就是一个毒窝,爸的前仼秘书和会计都是长满毒牙的眼镜蛇,她能诱骗我去吸毒,供给我毒品,爸爸是个什么样的人我还不清楚吗,声色犬马,灯红酒绿,他必定也吸了毒,近墨者黑,近朱者赤这个道理我懂,我妈不是也无影无踪地消失了,我,我也吸了毒,那个不幸的女人,少么可怜又可怕,我无论如何也不能步她的后尘。

  (豆豆想到里,一阵头晕目旋,她的眼圈红了,流泪了。)

  (陈章走出去已经把她的老师叫了回来。)

  班主任向豆豆走来,关切地:“豆豆你怎么哭了?”

  (豆豆没有回答,突然,豆豆的脸色难看起来,她的眼里虽然有泪,却还有一种渴求的神色,她的嘴唇也发青了,哆嗦着,脸上冒出许多汗珠。尽管她竭尽全力去控制,还是栽倒在地,手脚也开始痉挛了。)

  (班主任大惊失色急忙抱住豆豆连声呼唤)

  班主任:“豆豆,豆豆,你怎么啦?”

  豆豆少气无力地:“快,快给我,快给我……。”

  王继承不动声色地说:“老师别着急,她的毒瘾发作了。”

  班主任:“什么发作了?”

  陈章忿然道:“小吸毒鬼!”

  班主任仰面一声长叹:“可怜的孩子哇……”

  王继承语味深长地说:“这是全人类的可怜。”

  班主任着急地问:“怎么办?”

  陈章:“回去戒毒所强制戒毒。”

  (王继承将豆豆从地上抱起,走出办公室。)

  2;校院日外

  (王继承抱着豆豆走下了办公楼,走过了校园,走出了校门,来到了他们的车前,陈章和班主任紧隋其后,陈章打开了车门,王继承将豆豆放进车内,陈章快地写好一份手续交给这位班主任。)

  王继承:“这是一份手续,请你交给校主要领导。”

  班主任接下手续道:“再见。”

  王继承与陈章齐声道:“再见。”

  (陈章上了车,那車开去。)

  班主任仍是叹气连声道:“万恶的毒品不该来毒害青少年,他们可是祖国的未来哇。”

  (夕阳快要落下去了。)

  (一阵疾风吹来,吹向这位年青的班主任,吹飘起她头上的长发,一缕余辉照在她的脸上,她愁眉紧锁,她的眼里夺眶而出流出两串晶莹的泪花象水珠一样,在她双眼上闪闪发光…。)

  3;白文俊的客厅黃昏內

  (白文俊悠闲自在,半卧半躺在沙发上,袒胸露体,灯光照在他的胖脑袋上,光秃秃的,闪着亮光,百灵鸟猥在他的怀里,撤着娇,直乐得白文俊开怀大笑,笑起来眯着眼,笑声就象哭声一样;笑得厉害了,连身上的肥肉也在抖动。他们亲着吻着,百灵鸟的笑声,却又响又脆。)

  字幕:白文俊

  (白文俊搂着百灵鸟的上半身子,乐得不可交。)

  白文俊:“薄百巧,这名子太俗了,没有画意,更没有诗意,不好听,不好听,百灵鸟多有雅性。”

  字幕:薄百巧,绰号,百灵鸟

  (薄百巧仍是尽情地演绎着她的柔媚和娆姿)

  百灵鸟:“你叫我是百灵鸟,你的宝貝女儿却喊我是狐狸精。”

  白文俊不以为然地哈哈大笑道:“你要真得是个狐狸精,千娇百美,当年商纣王招了妲已,就怕我没有这个福气。”

  (薄百巧格格地笑着。)

  (正在这时保姆走了进来)

  字幕:白婶

  白婶,五十多岁,身体很好,稍有一些白发。人品端重,面貌慈祥。

  白婶:“老总,今天是星期五,去学校接豆豆的車回来了,豆豆被学校留去了。”

  白文俊哼了一声道:“有钱人的孩子总是上不好学。”

  薄百巧:“那也不能千章一律,就是上不成学,你也能养得起。”

  白文俊笑道:“十个八个女儿养得起,就怕养不起你这只鸟。”

  薄百巧立即唬起脸来道:“说来我不是一只好鸟喽?”

  白文俊又道:“养在笼子里的画鹛叫得再好听,也比不上揣在我怀里的你这只百灵鸟,在我的心目中你就是金凤凰。”

  (这时一旁的坐机电话响了,白文俊伸手拿起了电话筒接起电话)

  白文俊(电话中):“喂,你是哪里?学校,豆豆被辑毒大队带去了戒毒所,凭什么带走我的女儿?……在学校就发作了毒瘾……。”

  (白文俊丢下电话机,推开百灵鸟,站了起来,己是满脸的不高兴,闷闷地嘘了一口气,睁大了眼,惘然看看还坐在沙发上的百灵鸟,焦躁和烦恼,扰乱了他全个的心,他突然又板起面孔向百灵鸟一声大吼。)

  白文俊:“你?……”

  (薄百巧也瞪起眼睛)

  百灵鸟反囗斥道:“你向我发什么火?”

  白文俊:“豆豆吸了毒,你有解脱不了的责仼,我知道你的心,我求求你别在害她了,我白文俊己经四十多岁,除了钱之外也只有这么一个女儿,草要留恨,人要留后,我不能死后连个上坟烧纸的人也没有?虽然現在前呼后应,有许多人还听我的指挥,他们是冲着我的钱来的,是狗,是奴才,虽然是孝子贤孙,可没有一个是亲生亲养的。”

  百灵鸟恬不知耻地说:“你老了我不是没有老吗?再说你才五十不到,我还没有嫌你老呢,你我不是还能生能养吗?”

  白文俊忿然道:“你能生还不知道是牛年马月?”

  (白文俊又恼又气走出了客厅。)

  4;城中黄昏外

  (一辆名車行驰在街上,落日隐去,云罅中泻出一道金红色的霞,飞扬起来,染了半天的徘红,街上的車如泻洪一般,运行起来是那么缓慢,红灯亮了,車子立即停下,绿灯亮了,车流又向前涌去…。)

  5:戒毒所黄昏外

  (这辆小车在戒毒所的大门前停下,白文俊下了车,自动大门紧闭着,只有门卫室的一侧还留着一个很窄的人行通道,他走向大门一侧的门卫。)

  一个青年男子保安走了出来,问:“你这位师傅有什么事吗?”

  白文俊:“我来探望我的女儿,她叫白豆豆。”

  门卫:“这是戒毒所,属公安机关直接管辖,封闭性管理,有严格的管理制度;下班的时侯杜绝一切人探视,对不起,明天早八点你再来吧。”

  (白文俊无可奈何地走开,他上了车那車开去。)

  (门卫望着开去的那车嗤之以鼻)

  门卫:“看你人模狗样的,不就是有钱有车吗?为富不仁,毒品不进穷人家,也只有你们才能吸得起那毐来,毒,毒害天下,谁沾了它,必死无疑,老的吸,老的死,少的吸,少的亡,放心吧,不几时,你准会成为穷光蛋。”

  6;小车日黄昏外

  (白文俊坐在车内,打了一个寒噤,他的脸色也变得亳无光彩,他深深地陷进了困窘之中。)

  7;白文俊的家黄昏外

  (一辆小车在院子里停下,白文俊怒气冲冲下了车,他向楼上走去。)

  8;白文俊的家客厅黄昏内

  (白文俊进了客厅,往沙发上一屁股坐下,他望着头上的天花板发着呆,过了一会儿。)

  白文俊:“白姐,白姐。”

  (女佣人白婶走了进来,她急忙为白文俊倒了一杯茶。)

  白婶:“老板叫我有什么事吗?”

  白文俊问;“白姐,豆豆的衣食住行都是你安排的,你发现出什么异常没有?”

  白婶想了想道:“过去她和秘书薄百巧好像和不来,这几个月道亲亲热热起来了。”

  白文俊道:“我明白了,你出去吧。”

  (白婶走岀了客厅。)

  9;306病房日外

  (张思过手里拿着一本画报,轻轻地推开了306病房的房门,向内看去。)

  字幕:陈思章更名为张思过

  10;306病房日内

  (躺在病床上的豆豆也听到了开门声,抬起头看去,见是陈思音,喜出望外,她跳下床,赤着脚迎上前去,一声委屈地哭了。)

  豆豆:“思章,思章……。”

  (豆豆一头扑向张思过的怀里,放声号陶地大哭起来。张思过双手抱住豆豆,向她看去,她那双在浓密的睫毛下面显得阴暗了,闪耀着的灰色眼睛里充满着泪,充满着失落和委屈。张思过只能用好言好语去安慰着她。)

  张思过:“豆豆,豆豆,你别哭了,别哭。”

  豆豆止住了哭声问:“你怎么又回来了,这个鬼地方不是我们呆得地方,我们还要上学,更需要自由,说真的这里就是特别监狱。”

  (张思过摇揺头什么也没有说,他们放开手一同坐在病床沿上。)

  豆豆又问:“你看到你妈吗?她还好不好?”

  张思过侃侃道:“我不但见到了我妈,还意外地找到了根。”

  豆豆问:“什么是根?”

  张思过:“根,就是出身,家世,我见到了许多的亲人,那三太爷爷可厉害了,当年贺龙是两把莱刀起得家,三太爷和姑太,姑太公是三把短枪,三口钢刀起得家。”

  豆豆:“他们杀日夲鬼子,杀美国鬼子?”

  张思过:“后来才去杀日本鬼子,美国鬼子。”

  豆豆:“他们?”

  张思过:“他们杀鬼,杀得是大烟鬼子,在苏皖豫鲁交界处见毒贩子,见一个杀一个,见大烟馆,见一个烧一个,我和你还有我妈,要是在那时侯被他抓住了,二话没有,喀碴,脑袋就分了家。”

  豆豆问:“他为什么这么恨这些人?”

  张思过:“因为有仇,不共戴天,我们老张家原来是个有钱有地的大财主,就是因为出了一个败家子,他起初吸毒,后来贩毒,便引来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大祸。我己向我妈还有所有的亲人表了决心,远离毒品,如果食言,死无葬身之地,我还改了名子,不叫陈思章。”

  豆豆:“你改了名子,叫什么?”

  张思过:“叫张思过,顾名思义,张乃姓也,思过,想起过去的过错,树立雄心壮坚决改正。”

  11;306病房日外

  (王继承和嫂嫂严莉前来查房,听到两个少年的对话,甚是高兴。)

  王继承低声对嫂嫂说:“小思过终于明白了,正在帮教他的同学。”

  严莉:“好啊,这是进步的转变,我们去307。”

  (王继承和严莉向307病房走去。)

  12;306病房日内

  (张思过与豆豆还在亲切地交谈着。)

  豆豆哀求着:“思过,快救我出去吧,这里就是牢房,我们冲岀去,冲破牢笼,逃到遥远的地方去,行吗?陈思章,不,现在的张思过。”

  张思过笑了笑道:“去叛国投敌?”

  豆豆:“叛什么国?”

  张思过信誓旦旦地说:“我们中国无处不在辑毒,禁毒,戒毒,毒品在整个中国就好比老鼠过街,人人喊打,你要不信,可以试一试。”

  豆豆问:“怎么试?”

  张思过感慨地说:“吸毒的人是被整个社会所最看不起的人,可以说是不如猪狗,上天我坐上汽车走上逃亡之路,我终生不能忘记,当司机接到站里的电话,说我是个吸毒的孩子,全车的人无不在指责和唾骂,骂我是个爹死娘嫁人没有教养的孩子,将来必定是个牢坯子。”

  豆豆问:“他们凭什么骂你?”

  张思过:“就因为我是个吸毒的孩子,以他们的话来说,我是人渣,人渣?人的渣滓。”

  豆豆害怕地哭了,她喃喃道:“能是这么下贱吗”

  张思过:“我太爷爷说,吸毒的人,特别是染上毒瘾的人就彻底地废了,算是行尸走肉,算是只还能呼吸的臭皮囊,没有死的死人,即将要去火化的活死人,是人类的多余的垃圾。”

  豆豆失声哭了,道:“别说了,別说了,太可怕了。”

  张思过继续说道:“豆豆,我这里有本画报,画报上都是真人真事。”

  张思过将手里的画报递给了豆豆,道:“你看这些人原本都是健康的人,后来吸了毒染上了毒瘾变成了这副模样,个个瘦得皮包骨头,就是一具具没有烂掉皮的骨髅,狰狞可怕。”

  (豆豆一页一页地翻看着。)

  张思过还在说着:“这些人吸干了所有财产,也吸毁了他的前程,吸死了亲人,吸走了老婆孩子。男的淪落成乞丐,或者成为强盗,女的有不少的人,为了赚上一点点的毒品,卖身为妓,流落街头,死不如狗。”

  豆豆不服气地说:“我爸是大公司的老板,有钱。”

  张思过道:“毒品是填不平的海眼,万丈深渊,我三太爷爷说,我们是淮河湾数一无二的大财主,就因为二太爷爷是个大烟鬼子,到解放时,人散财尽,一贫如洗。”

  (豆豆还是迟疑地听着。)

  张思过:我在监狱见到了我的妈妈,那个情景要我刻骨铭心,永远不能忘记。“

  豆豆:说来我听听。”

  13;女监特别探视室日内张思过的回忆

  (张思过与张子仪等一众人来到女监特别探视室探视冷月……。)

  张子仪仰面一声长叹道:“鸦片,海络因,白粉这一类的毒品,我张子仪恨它几十年,当年我和姐姐亲手杀了枊桃红。没有想到几十年后,我们老张家又出了一个大毒鬼,大毒鬼又有了传人,你的儿子才十五岁就吸起毒来,真是毒种不绝后。你们要是当年被我碰上了,要想活命,难如登天。”

  (冷月听到这里,一把推开陈思章,开头,她吃了一惊,脸色变青,接着她将恐惧变为极大的气怒……她发疯地一般又一把把儿子拉到怀里……。)

  冷月问:“儿哇……你吸毒了没有?”

  陈思章也变得紧张起来,他……只是点点头。

  (冷月也变得狂暴起来,她双手抱住儿子的头。)

  冷月一声骂道:“小毒虫,小毒虫,你也步妈的后尘吸起毒来,我的一切都完了,我还可怜地活在人世上还有什么意思?”

  (冷月用自己的头向儿子的头用力地磕去……。)

  (母子二人的脸上涂满鮮血,冲上来人将冷月制住……)

  只见冷月愧色满面而又充满激情道:“儿啊,妈求你啦,毒品是害人的一条毒蛇,远离它吧,离得越远越好。”

  (冷月向儿子跪下重重地磕了两个头……。)

  14;306病房日内恢复12的场面

  (张思过讲到这里己经是泪洒满面。)

  豆豆不解地问:“你妈不是因为吸毒才坐得监狱吗?”

  张思过说:“妈妈讲得明白,她说,我的好儿子,别骗你妈,给妈说实话,妈也对你说实话,世上没有一个人想去死。你妈没有你爸的关爱,我早在三年前就变鬼了。该死的人多么渴望别去死,哪怕是让他再活一天也是宝贵的,坐大獄的人也没有一个不渴望着自由。我恨这座高墙,更恨我自己,当先不吸毒,不贩毒,又哪来的牢獄之灾?儿哇,我的儿哇,你别再吸毒了,我妈妈向我下跪……。”

  豆豆这才深有感受地说:“当事者最清,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画外音:“这才是我的儿子,放心吧,我一有机会就去看你妈。”

  (张思过闻声回头看去,陈子章来到了病房,严莉,王继承,还有陈章也走近了病房。

  张思过一头扑向陈子章的怀里。甜蜜蜜地。)

  张思过:“爸,你千万别丢下我和妈妈。”

  陈子章抱着儿子道:“儿子,相信爸爸是守信仼的。当时那里还有你三太爷爷,三太奶奶,还有你姑太,姑太公,你三表爷爷丶还有你爷爷,奶奶和姑妈。”

  王继承:“你爸说话算数,你可不要做说话的巨人,行动的矮子。”

  严莉:“张思过,张思过,更要对得起你三太爷爷给你起得这个名子。”

  陈章:“落实你对你妈妈的承诺。”

  张思过坚定地:“我一定远离这离毒品,一千里,一万里。”

  王继承又问豆豆:“豆豆,你的决心呢?”

  豆豆腼腆地说:“我也能做到。”

  15;白文俊的客厅日内

  (白文俊独坐在客厅闷闷不乐,他一连拨了两个电话都是占线,这时薄百巧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汤走了进来。)

  百灵鸟娇嘀嘀地说:“白总,喝汤,这是我亲自下厨为您做的,银耳莲子汤,养滋补神。喝下去,虽然不能鹤发童颜,也能延年益寿千万岁。”

  (白文俊虽然心里不悦,见了这个女人,那烦恼立即便荡然无存,随时也就喜笑颜开了。)

  白文俊:“哪怕有天大之忧见了你也就云开雾散了。”

  (薄百巧将汤碗放在茶几上,拉过一把椅子来,面对面地紧紧坐下,先把一块雪白的围脖为他围上,再端过汤碗,她一手端着汤碗,再用小勺在碗中缓缓地转动了两圈,然后一勺一勺先放在自己的嘴边吹了几囗为白文俊喂起汤来。)

  百灵鸟口中还不停地说:“乖,乖乖,再来一囗,再来一口……”

  旁白:这个白文俊在女人面前却表现地老气横秋,平常总是戴着一副眼镜,他养成一副趾高气扬的派气,从来不笑。只要见到年轻飘亮的女人,他才笑,笑里包藏着,低级庸俗,他的笑声却又是粗横和响亮,又流露出下流和霸气。

  (薄百巧一边为白文俊喂着汤一边刮起了阴风阳气。)

  百灵鸟:“白总,豆豆吸毒你相信吗?”

  白文俊:“你说呢?”

  薄百巧:“也许你信,我不信。”

  白文俊:“如果豆豆沒有吸毒,学校有什么理由把我的女儿送去戒毒所?岂有此理。”

  薄百巧:“白总,您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十四五岁的中学生从哪里得来的毒品?”

  白文俊道:“我也想到这里,过去有个岳莎莎利用与辑毒大队长的夫人是同学的关系,和境外毒枭进行勾接,毒品一度渗进我白府。”

  薄百巧一声冷笑道:“岳莎莎和她的同伙被判了死刑,那个冷月只判了十年,她的男人陈子章还晋级为分局副局长,这是一出苦肉计,那个冷月是不是在监獄还令人怀疑哇。”

  白文俊摇摇道:“共产党有腐败干部,还不是主流,苍蝇不钻无缝鸭蛋,我的女儿如果没有吸毒,要是清白的,我白文俊不管怎么说还是省一名政协委员。”

  薄百巧道:“中国共产党是一党专政,政协只不过是聋人的耳朵那只是一个摆设。”

  白文俊道:“抓我女儿还有什么政治阴谋?”

  薄百巧:“最少可以把豆豆当作替罪羊。”

  白文俊推开汤碗迟疑地:“此话怎讲?”

  薄百巧:“我已经了解到这么一个消息,陈子章的儿子名叫陈思章是豆豆的同班同学,因吸毒成瘾已送往戒毒所。堂堂正正的公安分局一名副局长的儿子,辑毒大队长陈章是陈思章的亲姑妈,他们如何向组织,向社会交待。”

  白文俊吼道:“他们为了保住自己的乌纱帽就来加害我的女儿,办不到,我要控告他们,真是欺人太甚。”

  薄百巧:“那首先得把豆豆解救岀戒毒所,然后再到有权威的医院进行化验,有了证据才能对他们进行控诉。”

  白文俊:“说得有道理,必须先解救豆豆,我再去戒毒所。”

  薄百巧:“杀鸡焉能用牛刀,你以省政协委员的名义写封信给戒毒所,我去代劳,如果给面子,放还了豆豆,那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来个各扫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

  白文俊开心大笑道:“我的百灵鸟,我的百灵鸟,老夫是生有一双慧眼,就没有看错人,好样子,好样子。”

  (薄百巧立即取耒笔和纸,白文俊并不加思索挥笔而就写好了书信,一边交给了薄百巧。)

  白文俊:“如果他们不买我的帐,又怎么办?”

  薄百巧一声冷笑道“那就先礼后兵。”

  白文俊不自信地摇揺头道:“和谁动兵?戒毒所直属公安厅管理。”

  薄百巧:“别把虎皮当蠹旗,你白总也乃大名鼎鼎的企业家,省政协委员,身缠亿万资产,手下有成群结队的孝子贤孙,公安局,法院哪里沒有您的人,一呼百应。谁敢于你披敌,兔子睡在狗蛋上,那是找死。”

  白文俊哈哈大笑道:“狗蛋?这么比喻不恰当,那是蛟龙翻身挤鱼虾。”

  薄百巧还要说什么,被白文俊挥手打住,道:“你休要再说,容我想想,可行则行,可止则止,好汉不吃眼前亏,别忘了,他们是行使公务。”

  (薄百巧哼了一声走岀了客厅,白文俊站起身来向窗前走去,他拉开了窗帘向楼外看去。)

  16;郊外日外

  (那里是片开阔的平原,也是一大块庄稼地,庄稼如茵,上有蓝天白云,又有树木相衬,在阳光照射下,显得美如画卷。再往远方看去,空旷处陡起一尊高大的土堆,像半隐于地平线的,已散尽了最后一抹余晖的,早就冷却了的半轮落曰。再极目远眺就是一个连着一个的村落,影影绰绰。)

  (白文俊心很烦很烦,取出香烟和打火机,便吸起烟来。)

  17;白文俊的大门前日外

  (薄百巧坐上白文俊的高档华车,司机开車而去。)

  18;戒毒所的大门前日外

  (薄百巧乘車来到戒毒所的门前停下,鸣起了喇叭,一阵又是一阵。)

  门卫小李从行人通道走了出来问:“你们是做什么的,外来的车辆不能随便入內。”

  薄百巧一声冷笑道:“这不就是戒毒所吗?我还认为是西昌卫星发射基地。别啰索,我要见你所长。”

  小李还是耐心地:“同志,请你把车停在一边,凡是入所刅亊必须出示有效证件,登记后方可入所,这是规定。”

  薄百巧高傲地:“你不就是一个门卫吗,看门狗。”

  门卫怒道:“你骂谁是狗?”

  薄百巧火气十足地:“说你是狗还是好听的。”

  严莉:“什么人在此胡搅蛮缠?”

  严莉已在楼门前听了片刻,便向这里走来,她也很气忿,自言自语道:“这个姑娘这么说活,也太霸气了,好无俢养。”

  (薄百巧仍然还坐在车内,又把車上的玻璃又往下放了放,她向严莉看了看。)

  百灵鸟:“我要去找所长。”

  严莉:“我就是所长,有什么事吗?”

  薄百巧脸上露出一丝微笑,也许她还是不可置信地:“老太婆,你是所长?”

  严莉:“你是来办事的,还是来打假的,吿诉你,我这个戒毒所长不假,是公安厅任命的。”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