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视频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电视剧本创作室 | 招聘求职 |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重点推荐剧本
关于银行的话剧,银行年会话剧剧本
国土资源系统演讲稿《情满国土》
物流公司开年会节目小品《公司联
车间7s管理题材搞笑小品《7S管理
中国梦我的梦相关题材搞笑小品《
公司喜剧搞笑小品《有诚必扰》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收费站正能量小品,收费站文明服务小
施工单位抗击疫情小品剧本《全民抗
适合公司年会表演的搞笑节目小品剧
关于运动健身的音乐跳舞剧本《舞动
歌舞小品剧本《健康新生活》
退伍军人感人小品剧本,老兵退伍感人
冬至爆笑小品剧本《相遇在冬至》
元旦小品搞笑幽默剧本《唐僧师徒赚
关于足球的剧本,关于国足的小品剧本
民法典小品剧本,优秀法制剧本小品《
感人小品《相依母女》
关爱盲人感人小品剧本(我的梦想)
预防艾滋超搞笑小品剧本(关爱门诊)
消除对妇女的暴力宣传小品剧本《都
大学生找工作搞笑小品剧本(招聘人才
大学生抗疫感人小品剧本《情系武汉
关于消防安全搞笑小品,消防题材搞笑
双十一购物小品剧本《购物也疯狂》
光棍节搞笑小品剧本(美女必扰)
记者节小品剧本,访谈类小品(祖国变
古代穿越现代的情景剧剧本,年会古装
建筑公司快板剧本《过去未来》
实现伟大的中国梦快板台词《牢记使
从古代穿越到现代的爆笑音乐剧剧本
道路施工安全音乐剧剧本《安全手册
医药行业正能量小品,药企年会小品剧
长途汽车服务小品剧本《祝你平安》
公司团队励志小品剧本《优质管理》
重阳节喜剧爆笑节目小品剧本《真情
消除贫困日脱贫小品剧本《项目脱贫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电视剧本 > 警匪电视剧本 > 毒害天下(32集):第十一集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电视剧本-警匪电视剧本   会员:戴修桥编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5/2/16 10:34:12     最新修改:2015/3/11 10:18:52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电视剧本名:《毒害天下(32集):第十一集》
(原创剧本网)作者:老桥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视剧本、电视栏目短剧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1:屋內夜內

  (从窗户看到屋外的天黑洞洞的,屋內亮着灯,灯火如豆,灰色的光暗淡淡的,一个线条不晰的身影在登前晃动着,柳桃红还和孙大麻子说着话……)

  突然一声大喝道:“上海,你就免去了,闫王那才是你们要去的地方。”

  (柳桃红和孙大麻子大惊失色,急忙拔枪作还对抗的动作。)

  2:窗户外夜外

  (一声怒吼,张子仪猛地推开窗户,双枪齐鸣,射向室內,从屋内传出两声惨叫。)

  3:屋內夜內

  (张子仪,张子静又冲上房门,破门而进。)

  4:西厢房夜外

  (王孝义持枪守住西厢房,因为西厢房还有灯光。西厢房的人听到枪声冲出来三个汉子,刚出门外,三声枪响便倒在地下,王孝义又复上三枪。)

  5:屋内夜内

  (张子仪张子静已经冲进房内,柳桃红倒在床上,孙大麻子倒在床下。)

  (柳桃红还没有死,仍在挣扎着。)

  张子仪狠狠一脚向她踢去怒道:“柳桃红,柳桃红你睁开眼睛看看我是谁?”

  柳桃红痛苦地向姐弟二个看去,道:“是张子仪,张子静……”

  张子静义正词严地说:“柳桃红,你该死,凡是贩毒者都该死,因为你们在毒害我们的国人,我们的民族。”

  柳桃红痛苦的说:“我知道冤有头债有主,我该死,不过,我还有一个请求……”

  张子仪怒道:“临死前还有什么话,你只管说来。”

  柳桃红从怀里取出一只玉镯,颤颤抖抖地说:“子仪,你二哥还有一点骨血,是我在你家怀揣六甲四个月,我知道,你张家是好人,唯有你二哥张子贵,一失足而千古恨,吸上了大烟,我知道,鸦片这个东西,谁染上了它,谁就有瘾,谁就遭殃。又遇上我这个贪心的女人。这些我就不说了,我和你二哥的那个孩子生了,是个女孩,起名叫小改,她是你二哥张子贵的女儿,也是你张家的一条根。”

  (张子静不动声色地点点头,接下了枊桃红手中的玉镯。)

  张子仪问:“叫小改,为什么叫小改?”

  (枊桃红脸上泛出一丝忏悔的苦笑。)

  柳桃红又痛苦地说:“粘上了鸦片会染上两种瘾,一是毒瘾,二是财瘾,贪财之瘾,我也不傻,我也不憨,我很明白,世上的凡是染上这两种瘾的人,戒者能生,不戒则死。”

  张子静:“自知如此,你为什么不早日去戒掉这个两个该死的瘾呢?”

  枊桃红脸色苍白,她哭了,干涩的泪水流了出来,她道:“手上又沾上了血债,这辈子想改也改不了了,这就叫做贼性难攺,恶性难移,我虽然是个大恶之人,却不願要我的女儿步我的后尘,要她学好,成好人,做好事,这也就是我的一片心。”

  张子仪一声冷笑道:“这就是你的用心良苦,希望也只能寄托在孩子的身上,你,枊桃红,改字对你来说,晩了,这一切都晚了,病在膏肓,见鬼去吧。”

  张子静追问道:“小改现在在哪里?”

  柳桃红:“寄养在后院一家姓王的家里,这只玉镯上刻着张子贵的名子……”

  张子静接下这只玉镯道:“柳桃红,你不管怎么说,是死定了。”

  柳桃红惨淡地说:“我杀了你的大哥,大嫂,还有你们的娘,这个帐该我还,该我还。”

  张子静新仇旧恨涌来,两眼如喷火,向柳桃红的头部一连就是三枪,这时王孝义也走进来,他又向柳桃红打了两枪。只见他热泪盈眶,转身跪下。

  张子仪莫明其妙地问:“孝义哥,你?”

  王孝义一声哭道:“我忘不了那一天,大哥张子富在芦苇荡慘死在这个恶女人的枪下,我向大哥表示一定要亲手打死枊桃红为你报仇,九泉下的大哥,你安息吧,弟弟王孝义没有食言,还有你的三弟张子仪,妹妹张子静为你报仇了。”

  张子静姐妹二人也豁然明白,一齐转身跪下哭道:“爹,娘,大哥,大嫂,一并惨遭杀害的人,我们为你们报仇了。”

  王孝义从床前拉过一个口袋道:“这就是柳桃红刚刚从客栈里提来的货。”

  (王孝义边说边将口袋中的毒品倒出)

  张子仪愤然地用脚踩去,骂道:“鸦片,鸦片,你在吸毒人的眼里比命还要贵重,在我的眼里你就是一条眼镜毒蛇,你毒害多少人,我恨你,害人的鸦片,我们中国人,全世界不吸毒的人视你为仇,除之为快。”

  王孝义:“好,连同这两名死有余辜的毒枭的尸体一同焚掉。”

  (张子仪把一袋毒品倒在柳桃红的尸体上,王孝义把桌子上的灯抛到尸体上,那火在尸体上燃起,王孝义又点燃起屋內许多易燃物,然后他们三人退出屋外。)

  6:房屋夜外

  (他们三人又窗户上,房檐上点起火来,烧着了这栋房屋。)

  张子静愤然地:“烧吧,烧吧,一直烧到中国无毒,天下无毒。”

  (火光照在三人的脸上,三人如愿以偿,退出了火场,那火熊熊越烧越旺……)

  7;火场外夜外

  (三人离开了火场。)

  张子静道:“我还要去办一件事。”

  王孝义问:“什么事?”

  张子静:“一个死人委托的事。”

  张子仪笑了笑道:“一个死人的瞎话。”

  王孝义:“鸟临死鸣之必哀,人临死言之必善,这件事定是真的。”

  张子静:“自然是我答应的一定要办,这是对一个死人的承诺。”

  (于是他们向后院走去,这时天色变白了,天明了。)

  8:两间简陋的民房晨外

  (由于前街的枪声和燃起的熊熊大火,前后左右的人家都跑得干干净净,张子仪三人来到这里见不到一个人影。)

  (王孝义在敲门,却无人理应。)

  张子仪:“姐姐,找不到一个人如何是好?”

  张子静想了想道:“写句话连同这只玉镯留在这里吧。”

  张子仪接过这只玉镯看了看道:“真还刻写着二哥张子贵的名子。”

  (张子静撕下一块白色的衣襟,取出随身携带的一支钢笔写下:小改是淮河湾张家铺张子贵的女儿。三叔:张子仪;姑;张子静﹝杀此母大毒枭柳桃红的当天﹞)

  (张子静连同这只玉镯包好耒到房门前将它塞进了门缝里,然后三人便离开了这里。)

  接踵而来的是一阵疾遽的旋风,它卷起一股一股的尘烟,冲进了这座城市,人间显得是那么浑浑浊浊,弥云漫雾中的太阳,白灰色没有光芒,人间好似久疴不瘉的病人,也是这么死气沉沉。

  9;苏北某地日外

  风沙越来越大,它在树林当中啸叫,旋转,一直刮的林子里天昏地暗。

  (一队新四军从林中的路上开进,路当中站着三个人,他们便是张子仪,张子静还有王孝义。)

  王孝义惨淡地说:“我们三人是龙能搅几江水,是虎能登几座山,要想杀尽中国地上所有的毒贩子,三杆枪做不到,孤掌难鸣哇。”

  王孝义回头又问:“子静,子仪,我们参加八路军吧,这才是唯一的出路。”

  张子静,张子仪齐声道:“我们参加八路军。”

  张子仪:“这是新四军呢?”

  王孝义:“八路军,新四军都是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他们好比是双胞胎,一家子。”

  王孝义他们拦住队伍问:“请问你们可是共产党领导的新四军。”

  战士回答:“是啊,我们是新四军,请问老乡你们是?”

  王孝义:“我们要见你们的首长。”

  张子仪:“我们要参加新四军。”

  (这时连长走来)

  战士道:“报告连长,他们三人要参加新四军。”

  连长走到王孝义三面道:“你们是?”

  张子仪:“您是连长,请您收下我们吧。我叫张子仪,她是我姐姐,名叫张子静,这位是我结义的哥哥,王孝义。”

  连长:“是不是那三个名传淮河上下,苏豫魯皖这一带,方圆千里,杀烟贩,烧烟馆的三名英雄。”

  王孝义:“英雄说不上,不过从兖州至徐州,到滁州,淮南,淮北,蚌埠,宿州,商丘,袞州等大大小小十几座城市,我们三人杀了毒贩子上百人,火焚了数十家烟馆。”

  新四军的广大战士皆赞不绝口:“好样的,真英雄……。欢迎三英雄加入我们新四军。”

  连长伸出双手和王孝义,张子仪紧紧地握在一起,连声道:“欢迎,欢迎……”

  (此时此刻的张子仪,张子静,王孝义心里充满着喜滋滋的无限的快意。他们向四周看去,周围的战士都对他微笑。)

  张子静盎然自得道:“我在读书的时候就想投身去延安,今天终于如愿以偿,找到了能救国救民的革命队伍。”

  雄壮的乐章

  奏起,雄壮的《解放军进行曲》唱起…。

  10:天空

  天色更蓝,日色更明。

  字幕:张子仪,张子静,王孝义从此投身革命。日本帝国主义宣布了投降,解放战争也宣布了最后的胜利。全国解放了,张子静和王孝义五年后也结了婚,一九四九年全国解放了,他们已都是团级以上的干部,陆续的又转到了公安战线和地方新的工作,新的战线,新的起跑线。他们始终保持着昂扬的革命斗志,坚定不移的战斗工作着。

  11;原野日外

  字幕;一九五O年的春天

  东面层层群山,含着凌晨的烟雾,露出染墨施黛静寂的颜色,忽然山头上闪过一抹血红色的亮光,渐渐散成一片橙黄的云霞,天上的紫云远远地散开,渐渐地又与天中的青灰云相交合。太阳出来了,光芒万丈,灿烂辉煌,那阳光照亮了天,照亮了地,也照亮了人间。

  12;路日外

  路上洒满了阳光,晨风扑面,路两旁的老榆树也吐出了嫰芽,禺尔有几只鸟在枝条上跳跃鸣叫,那鸟突然惊飞了。

  (从太阳升起的方向驰来几匹马,几名骑马的军人时儿按辔徐行,时儿拍马奔腾,如天马行空,如风驰电掣,马似流星人似箭,这几位骑手乃身轻如叶,飘飘欲仙。)

  (张子仪拍马前行,张子静摧马其后,王孝义放缰追遂,马后还有四名战土。)

  张子仪回头道:“姐,我这个英雄团团长当得好好的,是谁的主意要我回地方工作?我怀疑是姐夫。”

  张子静:“别诬陷他王孝义了,一个师参谋长和你这个团长差不多是平级,没有这么大的权力。”

  张子仪:“那就是你,师政治处主任,你调回地方做县委书记,顺便也把我给捎带来了。”

  张子静笑了笑道:“自耒之则安之,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你姐夫是地区公安局长,都能管到你,鞍前马后听我指挥,你必须当好这个县公安局长,记住,党的需要就是我们志願。毛主席说过;人民好比土地,我们好比种子,撤到哪里,就在哪里生根开花结果。”

  张子仪:“姐,我会坚决地服从,只不过说说而已。”

  王孝义高声道:“就因为我们三人当年是辑毒英雄,我们共产党对国家对民族对全国人民极端地负责任,我们的新中国才建国一二百日,毛主席党中央政务院就下达了辑毒令,从部队转业一部分精英参于这场特别战役,我们师党委接到命令就首先想到我们三人,就因为我们三人有辑毒经验。”

  张子仪:“什么经验,对毐贩子见一人杀一个从不手软。”

  张子静:“我们要去的地方大运河县是山东,河南,安嶶,江苏四省交壤之地,这里各方面都很复杂,可谓是山高皇帝远,据报道这个地方毒气冲天,不但外毒流入,而且种烟也甚是普及。”

  张子仪哈哈大笑道:“孙家两个麻子,枊桃红都死在我们的枪下,英雄最怕无用武之地,我就不相信逮不尽的虱子捉不尽的賊,还有杀不完的毒祌?”

  只见张子议意气风发放声高歌:

  “饮马渡秋水,水寒风似刀。

  平沙日未没,黯黯见临洮。

  昔日长城战,咸阳意气高。

  黄尘足今古,白骨乱蓬蒿。”

  张子静望着张子仪的背影笑道:“一听说辑毒他就来劲了。”

  王孝义也哈哈大笑道:“他就是这个德性,有仗打,有敌杀,他便雄心勃勃,信心百倍。”

  张子静道:“都是缉毒,今非昔比,光靠砍砍杀杀是不行的,党和人民政府的缉毒政策是我们这次行动的指针。”

  张子仪道:“是的,你是做政治工作的,三句话不离本行,我和姐夫可是作战指挥官,我们的本能就是杀。”

  王孝义道:“在缉毒中杀人是在所难免的,那违反政策去杀人也是不允许的。”

  张子仪道:“好了好了,你们是两口子走的近,我可是英雄团长,就学会一样本领那就是杀敌人,几一个杀一个绝不手软。”

  (他们拍马向前驰去。)

  13:小河日外

  (他们马过一条河,由于风微那河中浪也萎缩,岸边的草巳经绿了,马又驰过了一座村庄。)

  14:村庄日外

  (庄上还遗留着当年战争的痕迹,门前逗留着村姑和少童,她们也毫无惧怕之意,仍然是玩得开心,笑得也开心。)

  15;大运河县城日外

  (这几匹马驰进了县城,虽然是县城市面极小,除了一座天主教堂高得有点显眼,其它的都是平矮的房子,却有传统建筑的风貌,古风古味的房舍,清幽的庭院,青条长石铺成的街道,一些店铺各自开门营业,街上的行人很多,虽然不是熙熙攘攘,却也是无处不行人。)

  16:一条街道日外

  (张子仪他们来到了街头就下了马,几名战土将马接过,便徒步长街。)

  张子仪问:“姐,你的县人民政府在哪里?”

  张子静:“子仪,你的公安局又在哪里?”

  张子仪笑道:“姐姐,你又在报复。”

  张子静道:“你是生来乍到,我也从来没有来过,哪里会知道县政府在什么地方?”

  王孝义:“我知道。”

  王孝义指了指自已的嘴又滑稽地说:“天下的路它都知道。”

  (几人会意地笑了,他们继续向前走去。)

  17;县政府驻地日外

  (几人正然向前走去)

  有战士向路人打听:“请问县政府在哪里?”

  一个路人向天主教堂指道:“洋教土都在那洋楼上,英国人走了,韦县长耒了,换汤不换药,还多了一个大烟鬼子。”

  字幕;白清泉一名退役老军人,中共党员,伤残军人

  张子仪向那路人走去,道:“问你一个路哪这么多的废话。”

  白清泉向张子仪看了看道:“你是个老八路,你们给老百姓打江山谋解放,我们感激不尽。李自成坐了五十四天,共产党已经坐了一百多天,不容易哇。”

  张子静走上前去问:“老乡,此话怎讲?”

  白清清道:“我不是老乡,和你们一样,刚刚离开部队。”

  张子仪:“自然是同志,说话就要直来直去,别在绕弯子。”

  白清泉笑了笑,立即做好立正的姿式,高声道:“向首长报道,我叫白淸泉,一名转业老兵。”

  张子仪道:“那就请白清泉同志汇报你所知道的大运河县一些情况,必须知无不言,不得隐瞒。”

  白清泉:“是,我们韦县长打鬼子杀汉奸,功垂千古,他坐了江山,家里还奉养着一个汉奸,比汉奸还要坏的一个大烟鬼子。”

  王孝义大惊道:“连县长家还有吸大烟的,老百姓心里烦哇,烦得很。”

  张子静:“不是烦,是恨,是抱怨,是反感,挫伤了我们党和人明政府的形象。”

  张子仪勃然大怒拔出枪来道:“老白同志,你要告诉我,县长家是什么人在吸毒,我饶不了他,我张子仪不杀他誓不为人。”

  白清泉哈哈大笑道:“我坐过火车,可以说火车不是牛拉的,那牛皮也不是人吹得。韦县长在这一带闹革命,杀的日本鬼子闻风胆丧,杀得百里没有人敢当维持会长,杀的国民党县长向他磕头求绕,他家吸大烟的是他爹,是他亲爹哇,县老太爷,县老爷的爹,你充其量也不过是解放军一个连长、营长、就是一个团长和一个县长,县团级,也只是平级,能啃得动赫赫有名的韦大县长吗?再说强龙压不倒地头蛇,韦县长是大运河县的人,是县长,一县之长。”

  张子静也走过来道:“此话当真?”

  白清泉道:“你们不信?好啊,你们向前走上三五十步,一进天主教堂,往里走,再拐个湾,有个大地主的院子,现在改成了县政府大院,过了大门就看见了,千万别惊了老太爷的虎架。”

  (白清泉说罢扬常而去)

  直气得张子议咬牙切齿,道:“这个同志是向我们示威的。”

  张子静道:“从他的穿衣打扮,言谈举止,我可以断定他就是位军人,他并不知道我们的身份和行动,我还可以说这位同志和我们是同样的心情,那就是憎恨吸毒的人。”

  张子仪:“他说到县长的爹吸大烟?”

  王孝义道:“我们共产党人执法行政,必须是无惧无偎的,铁面无私,坐了江山更是明镜高悬,明察秋毫,秉公执法,不可任人唯亲,徇私舞弊,更不能贪赃枉法。”

  张子静道:“共产党县长的爹,在共产党的县政府里吸大烟,你相信吗?”

  王孝义:“我也认为刚才这位同志,他并不是在信口开河,是在举报。”

  张子仪怒道:“县长的爹又有什么了不起,焉难说他犯了法,就没有綑他的绳,杀他的刀?他敢以身示法,我张子仪就拿他祭旗,在大运河县辑毒禁毒开第一枪。”

  他们向天主教堂的隔壁,那个地主大庄回走去。

  18;县人民政府日外

  (天主教堂的隔壁,有个很大的院子,外围垒着很高的院墙,一个很大的大门,院内几排砖瓦房,大门左右悬挂着几块木牌子,醒目地写着:中国共产党江苏省大运河县委员会;江苏省大运河县人民政府;江苏省大运河县人民政治协商委员会;大运河公安局等。)

  (王孝义三人走进了院子,那四名战士牵着几匹战马还站在大门外。当他们走过一排房子,举目可見有栋房子敝开着门,张子仪二话没说,大踏步走了进去。)

  19;一栋房子日内

  (张子仪走到门前就看到房内有张床,床上侧身倦屈着双腿,躺着一个老头,只见他光光的脑袋,花白的头发,散发着豪门绅贵之味,长长的眉毛,尤其是那双又深又亮目光如刀的眼睛,透岀凌人的霸气。他正抱着一把烟枪如饥似渴地吸着大烟,可能是烟毒在剌激着他的神经系,大有飘然欲仙之感觉。张子仪走进房来,他也毫未觉察。)

  字幕;韦县长之父,名韦南觉,人称觉爷,绰号,大烟鬼子

  (张子仪看到他这副样子已是气不从一处出,他拔出短枪抵着老烟鬼的脑袋。)

  张子仪厉声吼道:“老烟鬼子,我毙了你。”

  (张子仪正要开枪,拿枪的手被王孝义拽开。)

  (老烟鬼觉得冷硬的枪口抵着他的脑袋,他这才丢下烟枪,坐起身来。)

  老烟鬼子吼道:“什么人胆敢对我觉爷无理,我儿是县长。”

  张子仪怒发冲冠一伸手从床上把老烟鬼拎下床来,骂道:“老烟鬼子,好大的胆子,竟敢在县人民政府吸起大烟,真是胆大包天。”

  老烟鬼子却一声冷笑道:“爷非但吸烟,我还贩烟,治烟,你又能奈我何?”

  張子靜也进了屋,扔过一条绳子,勃然大怒道:“给我綑起来。”

  老烟鬼子仍是气焰十分嚣张,破口大骂道:“你几个破大兵敢綑爷,我是觉爷,我是县长他爹……”

  张子仪哈哈一阵嘲笑道:“天下什么都有卖的,就是还没有卖不敢的。我今天要告诉你,我叫张子仪,一提到大烟,气就不从一处来,别说你是县长的爹,你就是省长的爹,只要你涉了毒,我就敢綑你,还敢杀你。你要不信的话,就走着瞧,哈哈……”

  张子仪不由分说,拿起绳子将老烟鬼子紧紧地綑绑起耒,綑得老姻鬼子猪狗一般地嚎叫着,谩骂着:“驴射的也敢綑爷,爷要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19;大院日外

  张子仪将五花大绑的大烟鬼子推推搡搡押出院子,老烟鬼子还是不住腔地哭叫着:“救命哇,他们要杀人啦……”

  张子仪道:“放心吧,国家道法律会成全你的,该枪决的你活不了,安分守已,奉公守法的老百姓没有人动他一根毫毛。”

  院子里被惊动的人奔走相告:“不好了,来了几不明真相的人把老太爷捆上了…。”

  院里人甲:“这还了得,太岁头上动土…。”

  院里人乙:“那虎爷可能答应?”

  (张子仪将老烟鬼子押出院子,押向大街。)

  20;大街日外

  (张子仪将大烟鬼子推向大街,突然白淸泉又回来了,他向张子仪看了看。)

  白清泉道:“你有种,这才是军人的作风,敢打敢拼。”

  张子仪道:“哪里出现反革命就在哪里消灭,不是你没有一点熊胆。”

  白清泉道:“你们是路过还是?”

  张子仪道:“这回来你们县不把缉毒工作取得完胜,就永远不走了。”

  白清泉问:“此话当真?”

  张子仪道:“我骗你做什么?”

  白清泉道:“好,能不能算我一个?”

  张子仪问:“你愿意参加?”

  白清泉道:“我是名家人,也是一名共产党员,革命工作我为什么不参加?我们共产党只有这样做,才能得民心,老百姓方能口服心服。”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