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视频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电视剧本创作室 | 招聘求职 |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重点推荐剧本
有关加油站励志小品,加油站服务为
家风家训的搞笑小品,家风家训小品
丰富多彩的校园文化活动歌舞情景
廉洁文化清廉家风话剧剧本《廉洁
最适合2022年元宵节表演的节目小
高速公路服务区加油站小品剧本《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最适合2022年元宵节表演的节目小品
搞笑古代穿越现代小品剧本,爆笑穿越
抗疫小品,关于抗疫的小品剧本《情系
适合公司部门年会节目表演小品剧本
夸赞职业学校三句半台词《技术摇篮
银行电信诈骗情景演练剧本《全民防
建筑公司项目部工地情景剧剧本《以
警察感人情景剧剧本,公安题材情景剧
公司晚会搞笑小品剧本,公司过年节目
最近最火最搞笑幽默小品剧本《租个
穿越现代小品剧本,从古代穿越到现代
企业公司党员小品剧本《党员的故事
扫黄打非快板剧本台词《扫黄打非在
公司成长史剧本,公司成长故事小品《
反对修建信号塔小品超级喜剧小品(爱
收费站正能量小品,收费站文明服务小
施工单位抗击疫情小品剧本《全民抗
适合公司年会表演的搞笑节目小品剧
关于运动健身的音乐跳舞剧本《舞动
歌舞小品剧本《健康新生活》
退伍军人感人小品剧本,老兵退伍感人
冬至爆笑小品剧本《相遇在冬至》
元旦小品搞笑幽默剧本《唐僧师徒赚
关于足球的剧本,关于国足的小品剧本
民法典小品剧本,优秀法制剧本小品《
感人小品《相依母女》
关爱盲人感人小品剧本(我的梦想)
预防艾滋超搞笑小品剧本(关爱门诊)
消除对妇女的暴力宣传小品剧本《都
大学生找工作搞笑小品剧本(招聘人才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电视剧本 > 军旅电视剧本 > 26集电视剧《陕南往事》第二十六集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电视剧本-军旅电视剧本   会员:520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0/5/15 15:02:17     最新修改:2010/5/15 15:02:17     来源:本站原创 
电视剧本名:《26集电视剧《陕南往事》第二十六集》
(原创剧本网)作者:sl002958461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视剧本、电视栏目短剧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26集电视剧《陕南往事》第二十六集

第 26 集
977. 中丰联保处  晚  内
郑庆康等人要进联保处大门的时候,马友成和三个保丁正好回到大门口。
马友成:郑庆康!高世强!你们要干什么?(说着拔出手枪)
三个保丁立即把枪取下端着。郑庆康等人把马友成他们围在中间。
高世强(厉声):你说我们要干什么?
郑庆康:快把我们郑会长放出来!
马友成:如果不放呢?
高世强(厉声):不放?为什么不放?他犯了什么法你们打他关他?
马友成:他通奸通匪通共,还要……
郑文华:放你妈的屁!(说着斧头便向马友成头上砍去)
马友成往边里一趔,举起手枪,朝郑文华开枪的时候,高世强把郑文华拉到自已身后,子弹打中了他的胸膛。
高培荣:爹!
郑庆康:世强!
高世强(声音低微):庆康哥!快去救庆吉哥!不要管我!(说着倒下)
高培英:爹!
郑文华:世强叔!
郑庆康:文华!快和培荣把你叔给……
高培荣(哭着):伯伯!我爹他不行了!
郑庆康:世强兄弟!你要说什么就说吧!
高世强(声音微弱):庆康哥!我……我的……党……党费……(倒下了头)高培荣:爹!
马友成:纪红!郑高村人要造反,快叫里面的弟兄出来!长命!你们
都给我开枪,把他们往死的打!
马友成又要开枪,郑文华和郑文理去夺手枪,郑庆康朝马友成肩上砍了一刀,
马友成转身扣动了扳机,子弹打中了郑庆康的右大腿。郑庆康和马友成同时倒下。
郑文理:爹!
郑文华(从马友成手上夺过手枪):叔叔!
三个保丁都要开枪,高世新、高培荣、郑文烨、郑炳宽等人的矛、刀往他们身上砍了之后,从他们手上夺过长枪。三个保丁倒了下去。
978. 伍长贵家三姨太房间  晚  内
门闭着,两个保丁守在门口。里面,伍长贵侧身躺在床上,三姨太正给点烟。
门开了。
严鸡子:伍主任!联保处传来了枪声。
伍长贵:看来独立营真的是不会放过我的。
三姨太(害怕地):老爷!那咋办?
伍长贵:我不会等着叫他们来抓我,烟抽毕就走。
三姨太:去哪儿?
伍长贵:去哪儿你不管,你只要守身如玉就可以了!
979. 中丰街下街头  晚  外
三十多人列队站着。
高培俊:同志们!叫仇营长把一些啥再给大家说说!
仇开运:同志们!我们这次行动,目的本有一个,就是除掉伍长贵。没想到情况有变,伍长贵说郑庆吉会长通共通匪,吊在空中毒打之后还关在屋子里,听说明天就要给县警察局送。农会三四十个人已去联保处救郑会长。看来我们还上来的好。这样以来,我们今夜行动的目的就不只是一个了,而是两个: 第一,我们先要救出郑会长,第二才是抓伍长贵,今夜能抓住更好,万一抓不住,也不要紧,总有一天。去了之后,如果农会同志正与保安队火拼,我们就兵分三路,高连长带三个人去救郑会长,崔排长带两个人去抓伍长贵;我指挥大家配合农会同志对付保安队。注意,对副主任和其他人,一个都不要伤。注意三点,第一,要保护好农会会员;第二,不能乱拿别人东西;第三,不能虐待俘虏;第四,收缴的枪枝弹药都得交公。高连长!你还说什么?
高培俊:仇营长部署的很周密……听,这是联保处的枪声。
仇开运:跑步前进!
980. 中丰联保处  晚  内
联保处里面的三十几个保丁持枪冲了出来,独立营到了大门口,立即把他们围了起来。
仇开运和高培俊同时各朝天鸣了一枪。
仇开运(高声):马友成!我们是独立营,来了一连人,你们有多少?快叫你的保安队把枪放下!
郑文华(手枪顶在马有成的额头):马友成!听见了没有?
保丁们看独立营来了那么多人,听仇开运那么喊,都不敢轻举妄动,愣在那里,面面相觑。
马友成:开选!
刘开选(大声):马队长!你在哪儿?
郑文华(大声):马友成在这里!
刘开选等人往马友成身边走来。
高培俊(高声):郑高村父老乡亲们!我是培俊,我们独立营来了一连人,你们都去街道西边看着,让我们来收拾这伙王八蛋吧!
马友成:开选!光棍不吃眼前亏,你代我大声喊,叫弟兄们都不要开枪,我们是打不过独立营的,你们家里都有老小……
刘开选(大声):保安队弟兄们!马队长有令,叫弟兄们都不要开枪。
高培俊:崔排长!把他们的枪先给我下了!一个人都不要叫走!
(说着朝郑庆康跟前走去)
崔小军:是!
独立营战士下了保安队的枪。
崔小军:都给我蹲下!
保丁们个个都蹲了下来。
马友成(低声):开选!伍主任从县上回来了没有?
刘开选:马队长!伍主任不是回……
马友成(厉声):你狗日的是猪脑子!
高培俊(拽住马友成头发):马友成!认得我吗?
马友成:你……你是高培俊,我……当然认得!
高培俊:认得就好!你给我老实说,伍长贵人在什么地方?
马友成:伍主任到县上开会去了……
高培俊(把马友成头发往起拽了一下):真的到县上开会去了?他(指刘开选)是怎么说的?你为什么骂他是猪脑子?看来你是伍长贵豢养的一条忠实走狗!比伍锋钢忠的多!我给你说,我们今晚来是专为除伍长贵的,你以为我们不知道他人在什么地方!你应该想想,除了伍长贵,你给谁当走狗呀?
郑庆康:培俊!你叔他……
高培俊(走到高世强跟前蹲下):叔叔!
郑庆康:培俊!快去救你伯伯吧!
高培俊:文华!你和文理快把庆康叔给仝医生那里送!田医生!王医生!
你俩随他们去仝医生那里,帮着处理。
田梦林和王炳吉:是!
郑文华:行,文理!咱们扶叔走!
高培俊:世新叔!你们把我叔抬的放到一边看着!
高世新:这我知道,你快去救你伯伯!
仇开运:高连长!你带几个人回去把郑大叔救出来!
高培俊:仇营长!我知道伍长贵在哪里,这里给你留两个班,叫崔排长带几个人和农会同志去救我伯伯,我带一班人去抓伍长贵。
仇开运:高连长!我们不抓伍长贵了。
高培俊:为什么?我们干什么来的?
仇开运:刚才我对同志们是怎么讲的?你忘啦?
高培俊:噢!我真的忘啦!
仇开运:伍长贵听到了枪声,不会逃跑或躲藏吗?还等着你去抓他?再说,大叔死了,我们能不管吗?
高培俊连连点头。
仇开运:下来我们要做的,首先得救出郑大叔,再就是考虑给受伤的郑大叔治伤,帮着料理高大叔的后事,还有,对保安队的人怎样发落?再说,战士们也累了、饿了,得想办法给弄的吃些。我给你说,他伍长贵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
高培俊: 马友成!我爹关在哪个屋子?领我们去看!
马友成: 开选!咱们去放郑会长!
仇开运: 崔排长!你负责看守他们, 我和高连长去看郑大叔,明运!锋吉!
981. 中丰联保处  晚  内
马友成和刘开选领仇开运、高培俊、刘明运、刘锋吉来到一间屋子门口,刘开选打开门锁,推开门,看郑庆吉还被吊在空中,不省人事,衣裳已被血染成黑褐色。
仇开运:你们这伙剑子手!
马友成:开选!快把郑会长放下!
982. 去九龙坡的路上  日  外
二三十个小伙子抬着高世强的灵柩走在前面;后面是披麻戴孝的高培荣、高培俊、郑文华、郑文理、高雅芝、高雅琴、郑芳兰、郑芳菊、高秋英、高玉会、刘秀芳等人,女孝子都长声痛哭,男孝子都满脸郁色;最后是送灵的人二三百人。
983. 郑庆吉家  夜  内
郑庆吉躺在炕上,裸着身子,遍体鳞伤,申冬桂给浑身轻轻抹着药膏,刘芝娥和郑文华、郑芳兰站在跟前看着,都泪津津的。
申冬桂:疼不疼?
郑庆吉:不疼。
刘芝娥:好娃哩!咋不疼嘛?
郑庆吉:妈!真的不疼!文华!把你世强叔看的埋好了吗?
郑文华:埋好了。
郑庆吉:爹和你庆康叔好些了,上去陪你世强叔坐坐。
郑庆吉:妈!冬桂!茹娟和娃都好吗?
郑文华走了出去
刘芝娥和申冬桂:都好着哩!你好好养伤。
郑庆吉:不知村邻们都饿成啥样子了!
刘芝娥:好娃哩!你咋想的那么多呢?
申冬桂:就是呀!
郑庆吉:不能不想呀!
984. 石家湾石长林家  夜  内
石长林被捆绑在柱子上, 血把衣衫染红了,五六个保丁还用皮鞭、钢鞭抽打。
王拴宁:你招不招?
石长林:你们这些……禽兽……禽兽不如的东西!还能……还能疯狂几天?
保安队长刘长来走进。
王拴宁:刘队长!这狗日的再打总是不招么!
刘长来:不招?不招就往死的烧!
王拴宁:刘队长!就等你这句话哩!毛驴!抱柴去!
岳毛驴撂下钢鞭,出门抱一捆干松稍进来。
刘长来:泼上油,连这房一起烧了!
王拴宁划着火柴点着,大火燃烧起来。
石长林:共产党万岁!农会万岁!
邢贤俊:喊吧!看你还能喊几声?走!
985. 赵朴绵屋子  傍晚  内
门闭着。
郑庆吉和郑庆康坐在炕上,都忧虑的样子。
郑庆吉:庆康!你说长林兄弟真的……
门开了,郑文华、郑文理走进。
郑庆康:文华!你们才回来!
郑文华:嗯!
郑庆吉:文华!真是那样的吗?
郑之华:嗯!我叔和房一起被烧……(满眼泪花)
郑庆吉:你娘和明松……
郑文华:好在那天我娘和明松都到茹妍家去了。
郑庆吉:!文华!这事一定不要叫茹娟知道!
郑文华:嗯!
郑庆康:文理!你也不要乱说!
郑文理:爹!这我知道。
986. 石茹娟屋子  日  内
石茹娟抱着孩子坐在炕上,面色憔悴,病态恹恹的样子。高玉会坐在石茹娟跟前炕边杌子上。
石茹娟:玉会!我这病是不行了!
高玉会(眼里闪动着泪花):茹娟姐!你的病不要紧,一家人都护贴你,不会有什么事情的。我给你说,你一要心放宽,二要就医服药。
石茹娟:我知道你是在安慰我,我的病我知道,看也是白看,弄不好就是人财两空。你看我们家里多困难呀!大人无粮,孩子无奶,拿啥给我看?
高玉会:茹娟姐!只要你答应看病,钱有我哩!
石茹娟:玉会!你的心情我知道,可我咋能用你钱呢?
高玉会:茹娟姐!这有啥?只要你的病好了,我给你花些钱我高兴么!
石茹娟:玉会!不要再提看病的事好不好?
高玉会:茹娟姐!你咋是这人呢?要知道你的身体不只是你一个人的,而是这一家人的呀!建秀还正在吃奶哩呀!
石茹娟(泪津津的):谁叫我是这命呢?玉会!我求你一件事,你能答应我吗?
高玉会:茹娟姐!什么事你说?
石茹娟:我的日子不多了,在我走之前,你每天守在我跟前陪我说说话行吗?(看着高玉会)
高玉会(泪津津的):茹娟组!你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石茹娟:玉会!你刚说你答应不答应姐姐这希求?
高玉会:茹娟姐!这我能做到,只怕……
石茹娟:这我会给他们说明。
987. 林谷县城西郊  傍晚  内
一辆马车从西郊往南郊方向行驶。车上坐着三个人,一个是秦汉生,一个叫冯富庆,一个叫柳宗堂。冯富庆持鞭赶车,秦汉生和柳宗堂环顾四周,警惕的样子。
卜生荣和任东林、王铁狗、刘顺民、徐规强伏在一片树林里面。
卜生荣:目标出现了,上!
卜生荣等人跑到马车跟前,迅速散开,都拔出手枪。
王铁狗(厉声):停下!
冯富庆(低声):怎么办?
秦汉生:停下!
冯富庆把车停下。
任东林(厉声):都给我下来!
秦汉生等人都从车上下来。
卜生荣:噢!是秦医生!
秦汉生:噢!是卜队长!你们在执勤!
卜生荣:对, 我们在执勤,秦医生!这帆布盖的是什么?
王铁狗(拉开帆布, 用手电一照):卜队长!这帆布下面是药品和医疗器械。
秦汉生: 卜队长!是违禁的东西吗?
卜生荣: 东西倒不违禁, 只看这东西给谁弄的。
冯富庆:是给林谷医院送的。
卜生荣:真的吗?
柳宗堂:就是我们冯老板给林谷医院送的。
卜生荣: 给林谷医院送的?林谷医院在什么地方?你们朝哪个方向走?秦医生!别以为你行动诡秘,做事天衣无缝,实际上,你早在我们的怀疑和监视之中。说准确一点,这东西你是从岭西给独立营弄的,我没说错吧?
秦汉生:你说的不对,这东西的主人是冯老板,他给你说了,是给我们医院送的。
卜生荣:我们的人把你跟去又跟了回来,不知道你所干的一切?现在我宣布,你被捕了。
冯富庆和柳宗堂很快从车上取出手枪。
冯富庆头一枪将刘顺民击毙,第二枪打在任东林的腿上,任东林倒下;柳宗堂一枪打在王铁狗的右手腕上,王铁狗的手枪跌在车上,打卜生荣的时候;卜生荣一枪打在他的胸堂,倒下的时候,他朝卜生荣开了一枪,没有打中卜生荣,打中了徐规强的左臂;徐规强朝冯富庆胸部开了一枪,冯富庆倒下的时候,朝卜生荣开了一枪,没有打中卜生荣;秦汉生拾王铁狗的手枪的时候,徐规强要向秦汉生开枪。
卜生荣:不要往死的打!抓活的!
卜生荣抓住秦汉生的右手,往后一扭,徐规强枪口顶在秦汉生的额头。
988. 警察局特侦队刑讯室  日  内
卜生荣、王铁狗、徐规强、张九民等人,用皮鞭和钢鞭抽打吊在空中的秦汉生。秦汉生被打得皮开肉绽,满脸是血。
周信武(走进):招了没有?
卜生荣:还没有。
周信武:还没有?(转身走了出去)
卜生荣:铁狗!烧红了没有?
王铁狗:烧红了!
卜生荣:烧红了就拿来!
王铁狗左手从炉火中取出烧红的烙铁,
王铁狗:卜队长!给烙铁!
秦汉生:卜队长!你们不要用烙铁,我招……
卜生荣:好!把他放下!
几个警察把秦汉生放了下来。
卜生荣:说!你的上线是谁?下线是谁?林谷地下党的头目是谁?
秦汉生:我的上线是韦世清,下线有田梦林和王炳吉。林谷地下党的头目是谁我不知道。
卜生荣:你真的不知道?
秦汉生:真的不知道!
卜生荣:把纸和笔拿来!
张九民把纸和笔放到秦汉生跟前。
卜生荣:写!还有哪些?全部交待!
989. 方正东办公室  早  内
牛宏林给桌上盘子里放着豆腐,方正东看着。
牛宏林(低声):秦汉生叛变了!
方正东:你快去独立营,让韦世清派人去县医院,叫秦汉生发展的那两名医生赶快离开。
990. 林谷县医院  早  内
周信武亲自带卜生荣等五六个人,和秦汉生冲进林谷医院,去各科室搜寻他们的目标。
卜生荣(到周信武跟前):周局长!都不见了!。
周信武:都不见了?找院长去!
警察们冲进院长办公室。
周信武:惠院长!田梦林和王炳吉人呢?
惠宪丰:周局长!你们找他们有什么事情?
周信武:你刚说人在不在?
惠宪丰:人应该在。
周信武:惠院长!你真会说话!人应该在,为什么不在?
惠宪丰:这我就不知道了。
周信武:你身为医院院长,你的医生跑了你都不知道?
惠宪丰:周局长!你们找他到底有什么事情?
周信武:秦汉生!你说!
秦汉生:惠院长!他俩是地下共产党。
惠宪丰:他俩是地下共产党?你怎么知道?
秦汉生:我……我也是,他们两个是我发展的。
惠宪丰:懊!原来是这样的。
周信武:惠院长!你给我马上找人去,找不到你就别当这院长了!
991. 独立营营部  晚  内
烛光下,解英武、韦世清、林尚祥、仇开运、高培俊、马汉魁等人围在一块。
高培俊:我们太大意了,好不容易弄了些药品和医疗器械,却被卜生荣狗日的给拿走了!
韦世清: 药品和医疗器械还可以弄来,只是冯富庆和柳宗堂这两位同志……(连连摇头)
解英武:林营长!想办法给冯富庆和柳宗堂这两位同志家里一些抚恤金!
林尚祥:我正要说这事呢!给多少?怎么个给法?
解英武:你看着办吧!
林尚祥:行!
仇开运:解营长!韦教导员!我想把卜生荣抢走的那些药品和医疗器械夺回来。
解英武:怎么个夺法?
韦世清:看来我们和警察局会有一战的。
解英武:县医院那两名医生……
韦世清:听牛宏林同志说,在周信武去医院半个小时之前,那两位同志已离开了医院。
解英武:想办法叫他们来独立营!
韦世清:我想他们会来的。
992. 方正东办公室  早  内 
牛宏林给桌上盘子里放着豆腐低语。
牛宏林:县医院那两名同志,原来是田梦林和王炳吉,他们都要去独立营。
方正东:好啊!独立营正需要他们呀!今晚,你就把他们领去,告诉解营长和韦教导员,我还给他们找了一位中草药医生,他的接骨技术相当地高,还会用草药麻醉,比用麻醉针麻醉效果都好。
牛宏林:中草药医生什么时候去?
方正东:明天早上你来迟些,八点他人就来我这里,还是你把他领去。
牛宏林:行!
993. 周信武办公室  下午  内
周信武坐在桌前抽烟。
卜生荣(走进):周局长!你叫我?
周信武:噢!
卜生荣:有什么指示?
周信武:生荣!你说这秦汉生对我们还有什么用?
卜生荣:我看没什么用了,一枪嘣了算啦!
周信武:那你就看着办吧!
994. 林谷县城西郊  黄昏  外
月色朦胧。
卜生荣和五六个警察把秦汉生拉到西郊树林里。
卜生荣:秦汉生!你可以走了。
秦汉生:真的?
卜生荣:当然是真的!九民!把他放了!
徐规强和张九民解下了缚绳,秦汉生看着卜生荣,感恩戴德的样子。
卜生荣:走吧!
秦汉生刚转过身,卜生荣从背后连开了两枪,秦汉生倒下。
995. 申冬桂屋子  晚  内
郑庆吉、郑庆康和高培俊议事。
高培俊:伯伯!叔叔!你们就没变着去想吗?
郑庆吉和郑庆康看着高培俊。
高培俊:伯伯!培增家的粮食是他爹盘剥下贫苦农民的,把它还给乡亲们是对的。我这次回来,一是为了传达方书记的指示,二来就是要把培增家的粮弄出来分给乡亲们。
郑庆吉:方书记有什么指示?
高培俊:还是关于粮食的事。不少地方的穷苦百姓都喊着要去劫官仓,方书记要苟建勋开仓放粮,苟建勋不开仓还要把官粮倒卖出去,发民难之财。县委决定,来一个全县性的农民大暴动,杀官府,劫官仓。
郑庆吉:什么时候行动?
高培俊:具体时间还没定下来,定下来后我会派人告诉你们的。
郑庆康:你什么时候下去?
高培俊:我们行动毕就下去。
郑庆康:你们上来多少人?
高培俊:还是一排人。
郑庆吉:人在什么地方?
高培俊:他们在后面,就来了。
996. 郑高村  晚  外
独立营一排人蹲在路边,高培俊和崔小军来到跟前。
高培俊(低声):全体起立!准备行动!
战士们列队待命。
高培俊:同志们!大家行军辛苦了,接着又要行动。具体由崔排长指挥,大家一定要服从命令!我再强调一点,我们只弄钱粮,不许把人怎么样。
崔小军:大家听好了没有?
战士们:听好啦!
高培俊:那就行动吧!
997. 高培增家  晚  内
三四十个人来到后院外面。
周百成:红牛!
高培虎:爷!红牛人不见了!
周百成:红牛人不见了?
王毛绺:爷!红牛真的不见人了!
周百成:这狗日的该不是背叛爷了?
王毛绺:不会吧!
高培虎:什么不会?我看……
周百成:回去后看我咋收拾他!毛绺!你派一个人先去前面把楼门锁住!回去后再把大门锁住,你在前院负责弄粮。
王毛绺:是!
周百成:培虎!进去后你派一个人把后门锁住,你在后院负责弄钱。
高培虎:是!
998. 高培增家  晚  内
土匪们正在行劫,前院后院被灯火映了个通红。楼门口、大门口、后门口都有一人把守。高培增夫妇被锁在屋里。前院里,王毛绺和二十多人个正把仓里的粮往出弄;后院里,高培虎和十几个人正把银元往袋子里装。
独立营来到楼门外面,刘锋吉手电向楼门打去。
崔小军:楼门锁着,里面很可能是土匪正在行劫。一班院外警戒!二、三班进院子准备战斗!
一班战士迅速散在院外四周;二班战士随崔小军从前院快速翻墙入内;三班去后院翻墙入内。
崔小军(放了一枪后,大声):不许动!
土匪们慌乱起来,有的把粮往出背,有的背着银元要走。
匪首周百成提着盒子枪走到崔小军跟前。
周百成:你们是哪个山头的?
崔小军:先说你们是哪个山头的?
周百成:我们是马王山的,你们……
崔小军:我们是独立营的,把枪放下!
周百成:你们是独立营的?独立营也抢人?不也是土匪吗?(说着就要开枪)
崔小军朝周百成开了一枪,周百成倒下。
崔小军(大声):不许动!谁动就打死谁!
土匪们都愣在那儿。
崔小军:都把枪放下!
土匪们都慢慢把枪放下。
崔小军:二班长!把他们弄到一块!
刘锋吉:马王山的土匪!都把东西放下,空人前院集合!
崔小军:三班长!把大门锁子弄开,把主人请出来。
999. 高培增家  晚  内
独立营一班战士还在院外警戒,二、三班战士把土匪和高培增夫妇围在中间。
高培增(走到高培虎跟前):高培虎!没想到你当了土匪,更没想到你能领土匪来抢我!(说着要打高培虎)
高培虎:高培增!你也不想想?伍长贵钻到什么地方去了?他还能保护你吗?
高培增:高培虎!你以为你把黑给脸上一抹我就认不出你,我给你说,把你烧成灰我都能认出来!
高培虎:认出来能咋?你和我不是一样都被独立营困着!
崔小军:二班长!把这些土匪的名字记下,谁报假名就打死谁。
刘锋吉:副班长!你记,让他们报名字。
崔小军:高培增!我们是独立营的,怕遇上土匪才来这么多人,谁知正好碰上这些土匪。
高培增:长官!你们要把这些土匪咋样处置?
崔小军:叫他们各自回家。
高培增:叫他们各自回家?不行,你们帮我把他们送到联保处!
崔小军:这事我们不干!
高培增:为什么?
崔小军:他们是一般匪徒,也是生活所逼。匪首周百成已经死啦,我相信他们不会再去当土匪了。再说,如果把他们送到联保处,他们就死定了。
匪徒们(齐声):长官!你说的对,我们都不去马王山了,你们一定不要把我们给联保处送,送去我们就都没命了,我们家里都还有老人和孩子呀!
崔小军:高培增!你听见了吗?再说,我们的任务还没有完成。
高培增:你们还有什么任务?
崔小军:把你家库里的钱粮分给乡亲们呀!
高培增:你说什么?
崔小军:我没说清吗?
高培增:你们为什么要把我家的钱粮分给别人?
崔小军:你家的钱粮都是你爹盘剩下穷苦人的,把它分给穷苦人这不对吗?
高培增(大声):你们独立营也是土匪!
刘锋吉(手枪顶着高培增的脑门):你说什么?再说一句我就毙了你!
刘秀芳:培增!
崔小军:二班长!记好了没有?
刘锋吉:记好了!
崔小军:那就放他们走吧!
匪徒们:谢谢长官!(蜂拥而出)
1000. 郑高村  夜  外
刘锋吉和几个战士掌灯穿村。
刘锋吉(打着锣):乡亲们!独立营要把高培增家的粮分给大家,大家都快拿上家具往那里走哟!
1001. 嘉兴旅社3号房间  晚  内
门外,两个人站着小声说话。
门关着。烛光下,方正东和解英武、韦世清低语。
方正东:看来围绕着粮食的事情必有一场大的血战。血战就血战吧,也该到血战的时候了。不血战独立营向何处去?老百姓怎么存活?也许这就是一个契机,说不准就能把林谷解放。这实际上就是一次我们所期盼的全县农民大暴动。这次行动只能成功不能失败。为此,我们一定要给所有的党员和农运干部讲清楚,让他们尽快动员所有农会干部,把广大农民朋友迅速集结起来,有备而战。现在,我们就具体行动商量一下,看赶在他们前面行动好?还是在他们运粮的时候动手好?
解英武:宋志国和周信武的关系如何?
方正东:两个人之间有矛盾,互不服气,难以配合。
解英武:这样就好,我们现在就利用他们之间的矛盾,将他们分而治之,各个击破。
韦世清:有什么好招?
解英武:如果赶在他们前面行动,我们就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先劫监狱,释放犯人,借此先给周信武以重挫。再想办法把保安团诱出城厢,独立营前去应敌,给农民朋友开粮库创造一个大好时机。
方正东(点了点头):嗯!这样做农民朋友比较安全。(看着韦世清)
韦世清:如果在他们运粮的时候动手,须得有农民朋友配合行动。到时候打了起来,可能就要伤亡许多农民朋友。再说,他们不会一次把粮库里的粮食都运出去吧?
方正东:这样说你也赞成英武同志的意见?
韦世清:嗯!
方正东:听明昌云同志说,粮库墙眼里架着几挺机枪?这可是对我们的很大威胁呀!
解英武:这我们会想办法把它们干掉的。
方正东:那就这么定了吧,五月一日行动。具体咋干?你和世清同志好好研究研究。
解英武:嗯!
1002. 申冬桂屋子  傍晚  内
郑庆吉和郑庆康抽着烟。
郑庆吉:世强兄弟是为我而死的。我们失去了一位好兄弟、好同志。
郑庆康:要革命就会有牺牲。世强兄弟是为党、为革命、为人民而死的,他死的光荣。
郑庆吉:庆康兄弟!你换了个人似的!
郑庆康:跟谁学、跟谁走哩嘛!
郑文华、郑文理、高培荣进屋。
郑庆吉:都通知到了?
高培荣:通知道了。
郑庆吉:那你们就准备去吧,我和你伯再说两句话。
郑文华、郑文理、高培荣走了出去。
1003. 去林谷县城的路上  日  外
郑庆吉、郑庆康等四五十人行走在林谷河岸土路上。
1004. 林谷县监狱  日  内外
狱外:一百多农民模样的人跑步到监狱外面无门的地方。
高培俊:立定!向右转!
大家停步转向高培俊。
高培俊:仇营长!怎么干?你下命令!
仇开运(出列站在队列前面):崔连长!一排、三排留在外面,散向四周,由你指挥,马上行动!
崔小军:刘排长!咱排散到东边和南边!
刘锋吉:是!马上行动!
一排战士跑步而去。
崔小军:徐排长!你排散到西边和北边!
徐春来:是!马上行动!
三排战士跑步而去。
仇开运:孟排长!你排随我们去里面!
孟建民:是!
仇开运:高连长!咱们走!
仇开运、高培俊、孟建民和二排战士来到大门口。
仇开运:先派几个人干掉守门的岗哨!
孟建民:吕排长!你挑几个人去!
吕祥银:是!田牛!山林!跟我来!
刘田牛和石山林出列。
吕祥银和刘田牛、石山林利索地干掉了守两道门的四个狱卒。
仇开运、高培俊和二排战士冲入里面。
狱内:
仇开运:高连长!你和孟排长指挥战士们砸门锁放人,见机行事。我去找开镣铐的狱卒。
高培俊:仇营长!让祥银他们跟你一块去!
仇开运:行,祥银!你们来!
战士们砸开一个个牢房门上的大铁锁,犯人们欢天喜地,没戴镣铐的,有的欢呼,有的哼唱,有的言谢,有的疯了一般向外跑去,边跑边喊,有的帮独立营战士砸那些人身上的镣铐。
仇开运四人押着几个开镣铐的人走来。
一个个镣铐被打开了。
这时,外面响起了枪声。
仇开运:孟排长!你指挥走出牢房的人赶快出狱。高连长!你指挥战斗,对付内面狱警的出击,边打边往出退。
高培俊:是!准备战斗!
仇开运向监狱外面走去。
狱外:
独立营两个排的战士把百十名警察包围在一个巷道里。
仇开运:同志们!给我狠狠地打!
独立营战士机智勇敢,枪法也准,没一会儿就打死打伤二三十名警察,警察们慌了。
仇开运和几个人上到房上。
仇开运:周信武!你们被包围了,缴枪不杀,负隅顽抗是死路一条!
卜生荣:弟兄们!都给我顶住!立功请赏的时候到了,一定要消灭……
仇开运朝卜生荣开了一枪,卜生荣倒下。
段绪忠:周局长!我们不能再打了!
周信武:你说什么?我们不能再打了?
段绪忠:对,再打弟兄们就死光了,包括你!
周信武:段绪忠!你狗日的散涣军心!我毙了你!(说着向段绪忠开枪,却没有打中段绪忠,击毙了王铁狗)
仇开运一枪击毙了周信武。
段绪忠:弟兄们!周局长和卜生荣都死了,我们还尽打什么?都把枪放下!
警察们个个把枪放下。
狱内:三十多名狱警冲了出来,没一会儿,就被独立营战士打死了二十多名,活着的十多个人退了回去。打的过程中,高培俊和三名战士中弹。
吕祥银:高连长!(去扶高培俊)。
1005. 苟建勋办公室  晚  内
只有苟建勋和宋志国两个人。
苟建勋:警察局完了,这个周信武呀!能干了什么?
宋志国:人在什么地方?
苟建勋:被打死啦,活着的警察都被弄到独立营去了。
宋志国:太得意了!
苟建员:宋团长!这么林谷的安全就全靠你了。眼下最要紧的事,一是要保卫好县政府,二是要守护好粮库。你回去后,马上抽调一个营的兵力保卫县政府,用一个营的兵力去守护粮库。
宋志国:守护粮库的任务你不是交给警察局了吗?
苟建勋:宋团长!这一阵子啦你还计较什么呀!
宋志国:苟县长!要我守护粮库能行,那谁要倒卖官仓里的粮可就不行了!
苟建勋:周信武倒想倒卖官仓里的粮,可他人已经死啦!
宋志国淡淡地笑了。
1006. 独立营营房  晚  内
医疗室里,田梦林和王炳吉给高培俊取弹头,解英武、林尚祥、仇开运、马汉魁等人围在跟前看着。
1007. 独立营营部  晚  内
解英武、林尚祥、仇开运、马汉魁等人回到营部坐下,韦世清走进。
仇开运:韦教导员回来啦!(说着给倒水)
解英武:坐下先喝些水!
韦世清坐下喝水,解英武、林尚祥、仇开运看着韦世清。
韦世清:明昌云同志说,苟建勋要宋志国用一个营的兵力保卫县政府,用一个营的兵力守护粮库。估计我们把他们诱不出城。
林尚祥:那怎么办?
韦世清:明昌云同志说,他要劝宋志国倒戈,要我们把开官仓的事推尺一天。
林尚祥:宋志国如果倒戈,就会减少许多伤亡。
仇开运:是呀!
解英武:推迟一天?那就得给农民朋友多做解释。林营长!你想办法给农民朋友送些吃的东西。听说他们中间很多人已经饿一天了呀!
林尚祥:三四千人哩呀!不过,我还是尽量想些办法。
仇开运:韦教导员!如果需要,我也可以把宋志国劝劝。
韦世清:你和宋志国还有交往?
林尚祥:韦教导员!你不知道,宋志国的命可是仇营长救下的。
韦世清:噢!有这回事!我还不知道呢!
1008. 宋志国办公室  日  内
护兵张先运和王长来守门。明昌云和宋志国在里面说话。副团长冀长平在门外后窗下窃听,身边有两个护兵。
宋志国:周信武死啦!警察局完了!
明昌云:你是怎么想的?(抽出两支烟,给宋志国递了一支,擦着火柴给点着,后点着自己的)
宋志国(吸了两口):苟县长要咱们用一营的兵力保卫县政府,用一营的兵力守护粮库。
明昌云:志国!三四千饥民已集结在县城周围,他们要干什么,你是知道的,这个时候,苟县长要你守护粮库,就是要你镇压那些手无寸铁的饥民,你愿意那么干吗?
宋志国:我倒不愿意那么去干,可我是保安团团长,保安团团长的职责是什么,你应该知道!
明昌云:党国的政治和人民的命运一致的时候,忠于党国就是忠于人民,党国的政治和人民的命运相悖的时候,越是忠于党国就越是残害人民!
宋志国:昌云!你把话说明白一点!
明昌云:我说的不明白吗?我要你在党国的政治和人民的命运这二者之间做出选择。
宋志国:昌云!你到底是什么人?给我老实说,你是不是共产党?
明昌云:你看我是什么人?我给你说过,我不是共产党,是你的乡党、同学和朋友!
宋志国:你要我背叛党国,堪称我的朋友吗?
明昌云:我不是要你背叛党国,而是叫你手上不要粘上人民的鲜血!
宋志国:没想到保安团长这么难当!
明昌云:委员长、总裁、国军司令好当吗?眼下,山河破碎、疮痍满目、民生涂炭、国将不国!蒋委员长、蒋司令能支撑多久呢?
副团长冀长平闯到门口要推门进屋。
张先运:冀团长!让我通报宋团长一声!
冀长平:通报你娘的屁!(攉开张先运和王长来闯进屋)
两个护兵也要进屋,
张先运:你俩进去干啥?
两个护兵愣在那儿。
宋志国:冀团长!你这是干什么?太不礼仪了吧!
冀长平:宋团长!这明昌云是什么人,你该认清了吧!
明昌云:冀团长!你说我是什么人?
冀长平(枪口对着明昌云):你个共党的卧底!
明昌云:我是共党的卧底? 那你就开枪吧!
宋志国: 冀团长!明昌云是共党的卧底不是共党的卧底,还轮不到你这样待他!
明昌云:冀团长!你太不地道了!身为副团长,竟窃听团长的言谈!监视团长的行踪!
冀长平(采住明昌云衣领):明昌云!我毙了你狗日的!
宋志国(拔出手枪, 对着冀长平):冀长平!你越来越不像话了!
明昌云:志国兄!不是我说你哩,你这团长当的也太窝囊了!一个副团长,竟敢闯入你的办公室,当着你的面羞辱你的同僚!
冀长平:宋团长!挑拨离间是共党贯用的伎俩,他在挑拨离间我们,你看不出来吗?
宋志国:请你先把手丢了!
冀长平丢了手。
宋志国:你说明昌云是共党的卧底,证据是什么?
冀长平:证据?没有证据的话我就不说!明昌云和韦世清情同手足,都是方正东宠信的人, 方正东为什么会先后解聘他们呢?不都是因为打了卜生荣那件鸡毛蒜皮的小事?一个真正为了把教学质量搞上去的校长,会因一点小事把为自已尽职尽责的教学骨干踢出去吗?离开学校之后,韦世清去了什么地方?去了独立营!独立营是谁的独立营?是共党的独立营,是专门对付保安团和警察局的!明昌云去了什么地方?来了咱们保安团!保安团是谁的保安团?是县党部和县政府的保安团!是保一方平安的保安团!是消灭像独立营那些山野毛贼土匪的保安团!
宋志国:说完啦没有?
冀长平:保安团就我一个副团长,他没来的时候,我们的关系怎样?他来了之后呢?你疏远我、冷漠我,不信任我、怀疑我!竟偏听偏信他编造出的谎言,轻率地处置了我那几位弟兄!
宋志国:接着说!
冀长平:卜生荣给我说过几次, 说他和元明金都看方正东、明昌云、韦世清, 还有那个卖豆腐的牛志宏,都是共产党, 元明金在的时候, 曾两次向苟县长反映过这个事情, 遗憾的是苟县长总是相信方正东而不相信元明金说的话!让方正东把元明金给活活整死!我说你们这伙人呀,就是会养虎为患!党国迟早要毁在你们这些人手上!
宋志国:我们这伙人养虎为患?我养的是那只虎?
冀长平(大声):你养的是那只虎你自己知道!
宋志国:噢!你说我养的虎是明昌云!冀长平!我给你说过,没有明昌云一家人,就没有我宋志国的今天!
冀长平看着宋志国。
宋志国:我和明昌云是一个村的人,从小学到高中,我们一直是同班同学,关系又非常的好。高中毕业后,因不同的原因,我们去了不同的地方。意想不到的是,八年后,我们先后都来到了林谷,选择了不同的职业。我八岁的时候,得了天花病,家里很穷,父母没钱给我看病,明昌云的父亲给我爹送去了两个大洋,才救了我这条命;从小学到高中,明昌云给我吃的,给我衣服,给我饭票,给我学习用具。没有他的支持、帮助,别说我能读完高中,恐怕连初中也读不出来。乡亲们和同学们,有羡慕我们的,都说我们比亲弟兄还亲!也有嫉妒我们的,更有想方设法离间我们的。可不管他们怎么说,我心里总是有数的。游鱼饮水,冷暖自知嘛!人呀!总不能得鱼忘筌、卸磨杀驴!受人滴水之恩,当以泉涌相报才是。你说,远在异乡他方,方校长解聘了明昌云,我收留在我的帐下,给口饭吃,这为之错吗?救人施恩者或许早已忘记了他们所救助过的人,被救助的人却永远忘不了救助过他们的人。看着明昌云丢了饭碗,我能见死不救、坐视不理吗?
冀长平:是呀!方正东救了苟建勋一命,当上了林谷国立中学校长!县党部委员、县政府委员!
宋志国:明昌云来保安团,我给了什么?至今还是秘书兼参谋!论他的能力,论我们的关系,我让他当个副团长,不应该吗?不可以吗?就这样你还说我是养虎为患?
冀长平:好啦!不说这个了!
宋志国:这个不说了可以,可说别的吧!
冀长平:说也是白说!(起身要走)
宋志国:冀团长!话没说完干嘛要走?
冀长平:说就说,谁还怕谁?
宋志国:这不是谁怕谁的事情,你说我们这伙人在养虎为患,除了我还有谁?
冀长平:还有谁?苟县长不也是养虎为患吗?
宋志国:冀长平!你胆子不小呀!竟敢说苟县长养虎为患?你说他养的是哪只虎?
冀长平:我没说清吗?以为方正东对他有救命之恩,就永恒不忘、情感用事,偏听偏信!
宋志国:冀长平!你就不怕我把你说方正东是共产党的话说给方正东?把苟县长养虎为患的话说给苟县长?
冀长平:日驴就不怕驴踢……
宋志国:冀团长!你再不是以前的冀长平了!这里不是说脏话的地方!请!(打手势要冀长平往出走)
冀长平:宋志国!你在下逐客令!
宋志国跟在冀长平后面往出走,刚走出门,宋志国拔出手枪给冀长平腿上钻了一枪,冀长平跌倒。冀长平的两个护兵大惊失色。
冀长平:宋志国!你好狠毒呀!
听到枪声,官兵们都出来了,带长字的都到了办公室门口。
宋志国:我狠毒还是你歹毒?把他给我捆绑起来!
四个人立马把冀长平捆绑起来。
冀长平(大声):宋志国!你为什么要向我开枪?为什么要捆绑我?我身为副团长,不该和你交谈工作吗?
宋志国:弟兄们!大家都来了!就列队听详!
明昌云吹了一声哨子,副官喊令,一时就整齐地站好队列。
宋志国(走到跟前):弟兄们!冀长平这样问我,你们肯定也想知道这其中的原委,借此机会,我就说给大家听吧!大家都知道,当初是我救了他这条命,又是我受了他假象的欺骗,把他从一个连长提升为副团长的,为避免工作中的岐议,我只设了一个副团长职务,开始,他还差不多,能协助、配合我好好工作。之后呢?竟拉帮组派、结党营私,为了什么呢?为渊驱鱼、为丛驱雀嘛!为了这个目的,对其部下不严加管束,部下胡做非为, 我处置了那四个人之后, 他对我耿耿于怀, 越来越不像话了! 刚才, 我和明参谋交谈工作, 他私自闯进我的办公室, 无中生有, 口出狂言,骂苟县长养虎为患!你们想想, 他能骂苟县长, 眼里还会有谁?我不处置他, 这事若被苟县长知道了, 我受得起吗?撇开以前他打了败仗毁了我一营弟兄不说,刚这回就够了!
官兵们(齐声): 山呼水笑!狼哭鬼叫!
1009. 伪县政府  日  内
保安团一营人正和政府吏员大吃大喝,枪在身边。明昌云和宋志国、苟建勋等人坐在中间一桌上。
解英武、韦世清率独立营来到外面。一个守门的团丁放了一枪,正在吃宴的政府吏员和保安团顿时慌乱起来。两个战士干掉了两个守门的团丁,独立营冲入里面。
苟建勋:宋团长!一定是独立营来啦,一定要……要把他们消灭!
宋志国:苟县长!你和大家都回寓所去,这里有我。
苟建勋和所有吏员向寓所落慌而去。
宋志国:弟兄们!准备接火!
独立营从四面包围了保安团。
解英武:宋志国!放下武器缴械投降才是你的出路!
宋志国:真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平日,我宋某不想主动出击你们,没想到你解英武找上门送死来了!这就别怪我宋志国不客气!机枪手!该到你们迎接客人大显身手……这时,仇开运的手枪顶在宋志国的脑门上。
仇开运:不许动!动就打死你!
宋志国(抬头看明昌云站在仇开运跟前):明昌云!你怎么看着不开枪呢?你到底是什么人?
明昌云:志国兄!我给你说过,我是你的朋友,我不想让你手上沾上人民的鲜血!
宋志国:开运兄弟!那一年你救了我,没想到今天你却要来杀我!
仇开运:宋团长!你说错啦!今天我还是在救你!
宋志国:还在救我?
明昌云:志国兄!我们真的是在救你!
宋志国:你们要怎么样?
仇开运:我们要怎么样你能不知道嘛?给你的人喊话,叫他们放下武器、徒手往一块集中。
1010. 林谷县粮库  日  内外 
外面:
几千名农民群众和独立营战士来到粮库外面。独立营战士从后院翻墙进入里面。
仇开运:郑会长!石会长!你们招呼农民朋友,等我们把保安团消灭了,你们再进来。
郑庆吉:嗯!
内面:
保安团一营人正在院里大吃大喝,枪在身边。
一团丁(来到王良顺跟前):报告!王营长!独立营从后院翻墙进来了。
王良顺:机枪手!快到你们岗位上去!弟兄们!给我狠狠地打!一定要把他们消灭。
仇开运(高声):王良顺!你们宋团长都投降了,你还顾抗什么?
王良顺(高奇):仇开运!你在哄谁?我们宋团长至死也不会投降的。(说着就开了一枪,没有打中仇开运,一名战士倒下。
仇开运:同志们!敌人不投降就叫它灭亡!(说着也开了一枪,打中了王良顺的左臂)
于是便接起火来,枪林弹雨,保安团伤亡惨重。
郑庆吉:弟兄们!我们冲进去,帮独立营战士打保安团!
四五百名农民群众冲向粮库,郑庆吉、郑庆康等人冲在最前面,郑文华、郑文理、高培荣等人夹在里面。
仇开运(高声大喊):农民朋友们!你们先不要进来,快往出退!
郑庆吉:弟兄们!那就听仇连……
农民群众往出退着。架在墙眼中的两挺机枪同时向人群扫射,二三百名群众先后倒下。郑庆吉、郑庆康倒了下去(特写),
仇开运:崔连长!快把机枪手干掉!
崔小军:是!锋吉!跟我来!
刘锋吉:是!
崔小军和刘锋吉朝架机枪的屋里冲去。
一会儿,机枪哑喑了。
解英武、韦世清、宋志国、明昌云骑着马来到院里。
宋志国(大声):弟兄们!不要打啦!
1011. 石茹娟屋子  日  内
石茹娟躺在炕上,痛苦的样子。
刘芝娥和申冬桂守在跟前,都泪津津的。
申冬桂:哎!她爹和文华都没在家里,如果有什么事情……
刘芝娥:还不知道她爹和文华现在是啥情况?下面再出了事这日子往后咋过?
石茹娟:妈!你把玉会给我叫来!
申冬桂看着婆母。
刘芝娥(低声):这一阵子啦还要叫玉会来?
申冬桂:妈!茹娟要我叫我就叫去吧!
1012. 郑庆吉家  日  内
石茹娟屋子:
申冬桂和高玉会进屋。
高玉会:茹娟姐!
申冬桂屋子:
郑炳杰(醒来):妈!妈!
石茹娟屋子:
申冬桂:妈!我去哄牛娃!
刘芝娥:我去!(说着出屋)
石茹娟(脸转向外面):玉会!我不行了……
高玉会:茹娟姐!你人这么好,不会有什么事情的,你不要刚往坏处想。
石茹娟:玉会!我让我妈把你叫来,是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情。
高玉会:茹娟姐!什么事情你说!
石茹娟:你先说你答应不答应?(看着高玉会,恳求的样子)
高玉会:茹娟姐!我答应,一定答应!
石茹娟:那就好,这时候,文华又不在我跟前,我可能也见不到文华人了,当着我妈的面我给你说,我死了之后,你嫁给文华,帮文华照看我两个孩子。
高玉会:茹娟姐!(闪动着泪花)这……
申冬桂(泪水满目):茹娟!
石茹娟:妈!我……我对不起一家人!对不起文华!对不起两个孩子!
申冬桂和高玉会泪水涔涔。
这时,刘芝娥把牛娃携了进来。
郑炳杰:妈!
石茹娟:牛娃!叫妈亲亲我娃!
高玉会从刘芝娥手上接过牛娃递到石茹娟怀里。
郑建秀醒来了,在哭。
申冬桂:我去给建秀和奶!(要往出走)
高玉会把郑建秀抱在怀里哄着。
申冬桂走出小屋。
杜宝琼进门。
杜宝琼:冬桂!玉会在这里没有?
申冬桂:在哩!
杜宝琼:冬桂!你说你们今年遭啥运啦?尽出些……
申冬桂:宝琼!你先回去, 我们还忙着哩!
杜宝琼:哎!我说冬桂呀!到这一阵啦,你还这样牛……
高玉会:姑!你大喊什么呀?你不知道我茹娟姐有病吗?
杜宝琼:知道呀咋不知道?你说他们这一家人今年是怎么啦?文华他爹和茹娟她爹都没了!好好的两个人怎么说没了就没了!
高玉会(气忿地):姑!你还是人嘛?
杜宝琼:玉会你……
刘芝娥的笤帚已打在杜宝琼的头上,申冬桂用擀面杖把杜宝琼括了几下,又掀倒压在地上,用布鞋底往脸上一下接一下的抽。杜宝琼满脸血污。申冬桂和刘芝娥揍杜宝琼的时候,高玉会守在石茹娟身边,看着杜宝琼挨打,解恨的样子。忽然,石茹娟吐了一滩黑血。
高玉会(急了):婆!妈妈!你们快来!我茹娟姐她……
申冬桂和刘芝娥回小屋子。杜宝琼起身无趣地溜了出去。
申冬桂(掉着泪):茹娟!我娃醒醒!
刘芝娥(掉着泪):茹娟!我娃醒醒!
郑炳杰(哭着):妈!妈!
高玉会(掉着泪):茹娟姐!你醒醒!
石茹娟睁开眼睛,深情地看了看奶奶、婆母、孩子和高玉会一眼,闭合了眼睛。
刘芝娥:茹娟!
申冬桂:茹娟!
高玉会:茹娟姐!
郑炳杰:妈!妈……
1013. 九龙坡上  黄昏  外
高坎下较平处,四座新坟并摆在一块。申冬桂、郑文华、郑芳兰、郑芳菊、高培俊、高培荣、高玉会、高培增、刘秀芳等人戴着孝帽,跪在坟前焚香化纸。郑芳兰拉着郑炳杰,高玉会抱着郑建秀。
1014. 林谷县城  日  外
到处是庆祝林谷县解放的巨幅标语。
到处敲锣打鼓、鸣放鞭炮。人们载歌载舞。
1013. 林谷中学操场  日  内
阳光灿烂,徐风送爽。
林谷县委召开庆祝林谷县解放万人群众大会。
横幅:“林谷县解放庆祝大会”。
方正东、韦世清、解英武、明昌云、林尚祥、仇开运、牛志宏等人坐在主席台上。独立营战士身着新军装,佩枪与会。除警戒的以外,都坐在会场最前面。
解英武(走到台前):林谷县解放庆祝大会现在开始!鸣炮!
鸣炮后,
韦世清:首先!由中共林谷县委书记方正东同志讲话!
会场掌声如雷。
掌息后,
方正东(走到台前):乡亲们!同志们!朋友们!现在我宣布,林谷县解放了!
会场欢呼雷动,久经不息。
1015. (1013镜头闪回)
韦世清:下来,由中共林谷县委副书记解英武同志宣读决定。
解英武(走到台前):中共林谷县委一九四九年六月八日会议研究决定,追认郑庆吉、郑庆康、高世强、石长林、石长山等三十六名同志为革命烈士;批准郑文华、郑文理、高培荣、石明松等二十四名同志为中国共产党党员;授予仇开运、高培俊、崔小军、刘锋吉、冯富庆:柳宗堂六名同志战斗英雄光荣称号。中共郑高村支部和石家湾支部是我县先后成立的最早的两个支部。石家湾支部书记、农会会长石长林同志被保安队活活烧死;在与中丰保安队的斗争中,高世强同志光荣牺牲;在解放林谷的战斗中,郑高村支部书记、农会会长郑庆吉同志、组织委员郑庆康同志光荣牺牲;石家湾支部组织委员石长山同志光荣牺牲。县委决定,郑文华同志任中共郑高村支部书记,郑文理同志任组织委员,高培荣同志任宣传委员;石明松同志任中共石家湾村支部书记……
掌声如雷。
((剧终)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