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视频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招聘小品编剧
电视剧本创作室 | 招聘求职 |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重点推荐剧本
关于上课的小品,小学课堂小品《我
央企小品,央企小品剧本《以项目为
车祸保险赔付心理剧剧本《保驾护
脱贫致富案例心理剧剧本《扶贫先
铁路建设施工安全生产三句半台词
宣传国家反诈APP的小品,防诈骗宣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铁路建设施工安全生产三句半台词剧
适合幼师的小品搞笑,关于幼儿园师德
电力抢修小品剧本,供电抢修剧本(点
公司纳税人小品剧本,税务局党建工作
国企中国铁建集团公司快板剧本《过
适合国庆表演的快板台词《牢记使命
银行宣传小品,银行剧情小品《我服务
改革开放变化情景剧剧本(神奇的变化
儿童防骗安全知识普及小品,小朋友防
关于红色题材的小品,弘扬红色文化精
小学生勤俭节约小品剧本(不一样的生
乡村旅游乡村振兴小品《农村好风光
泌尿外科医生护士小品剧本《老头看
八一建军节节目小品,适合八一的小品
农村基层党员抗洪抢险小品剧本《我
奋斗励志搞笑小品剧本《幸福都是奋
林业局宣传禁止滥砍滥伐树木小品剧
校园小品剧本正能量《小小梦想家》
党群干群关系快板剧本《党群一家亲
中国56个少数民族小学生小品剧本(做
不信谣不传谣的重要性小品剧本《不
低保户拆迁小品剧本《共产党人为民
庆七一建党文艺汇演晚会节目小品剧
安全生产搞笑音乐剧剧本《取经归来
反邪教小品剧本《邪不胜正》
现场情景再现剧本《合作伙伴》
仁义礼智信小品,德孝文化小品《贺寿
扫黑除恶小品小戏台词《举报黑恶势
燃气安全主题小品,天然气安全小品剧
银行抗击肺炎疫感人小品剧本《你在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电视剧本 > 军旅电视剧本 > 26集电视剧《陕南往事》第二集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电视剧本-军旅电视剧本   会员:520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0/5/15 14:46:00     最新修改:2010/5/15 14:46:00     来源:本站原创 
电视剧本名:《26集电视剧《陕南往事》第二集》
(原创剧本网)作者:sl002958461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视剧本、电视栏目短剧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26集电视剧《陕南往事》第二集

第 2 集
40. 郑庆吉家  日  内
郑庆吉把草担子在门前放下,热水汗流的,申冬桂从屋里拿出毛巾给郑庆吉递着。
申冬桂:哥!你先把水擦擦!
这时,林秀英巧好从门上回来看见,非常气恨。
林秀英:冬桂!给你哥把汗擦擦嘛!
申冬桂:秀英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刘芝娥听见林秀英的话,从屋里走了出来。
郑庆吉看着林秀英,气忿、隐忍的样子。
林秀英:就说的话,有什么意思!
申冬桂回自己屋子,坐在炕沿边默然淌泪。
郑庆吉(厉声):你弄啥去来?
林秀英:我不知道弄啥去来!想弄啥就弄啥!(说毕转身向屋里走去)
刘芝娥(严肃地):秀英!你给咱做饭!
林秀英(不加思索):我不做!
刘芝娥(严肃地):为什么?这些天屋里活可是冬桂包着做哩呀!叫你做一顿饭你都不做?
林秀英:人家会做,我不会做!再说啦,她应该做!
郑庆吉(怒视着):为什么?
林秀英:不知道为什么!
郑庆吉(走到跟前,厉声):今晌这饭你必须做!
申冬桂(从小屋子出来):妈!饭我做。
郑庆吉:冬桂!今晌这饭让她做!
林秀英:我做倒都行,只怕有的人到时候嫌我做的饭不香!
刘芝娥:秀英!一天再不要说那些没味气的话!
林秀英:好,我什么都不说了!(恨呆呆地) 你说啥做饭?
41. 郑庆吉家  日  内
申冬桂去茅房刚蹲下,郑庆吉不知道申冬桂去了里面,走到茅房口,申冬桂“吭”了一声,郑庆吉退了回来。所有这些都被站在院里的林秀英看见了。
林秀英:撵去啦咋可折回来啦?快去呀!
申冬桂气忿的样子。
郑庆吉看着林秀英,气恨、隐忍的样子。
42. 郑庆吉家  晚  内
郑庆吉坐在炕沿边抽旱烟锅。林秀英在寻找什么,着急的样子。
林秀英:我放在匣子里的钱呢?
郑庆吉:谁见你钱来?
林秀英:该不是给你心尖尖了吧?
郑庆吉:谁是我的心尖尖?
林秀英:谁是你的心尖尖你不知道?
郑庆吉:我不知道!
林秀英:撵到茅房里能咋?放到屋里摆到炕上不是……
郑庆吉放下烟锅,把被角塞到林秀英嘴里,脱下鞋底狠狠地抽打,打了二三十下,把被角掏出,把林秀英掀倒在地上。
郑庆吉(低声):起来!听我给你说话!
林秀英坐在地上,淌着眼泪,吓怯的样子。
郑庆吉(怒视着,低声):我给你说,以后你就不要滋事生非,如若不改你这毛病,不孝敬我妈,不善待冬桂,我不把你狗日的打死,也得把你皮揭下来!
林秀英不敢吭气的样子。
一股凉风从窗口吹了进来,豆灯在忽闪忽闪的摆动。
43. 林谷中学  晨  内
全体师生集中在操场。郑庆祥、沈尚一、丘耀锋等四十二名男生站在学生队列前面,锣鼓声中,四十二名女生上前给戴花。
戴花后,
元明金:下来请方校长讲话!
师生鼓掌。
方正东:同学们!国难当头,烽火连天。郑庆祥、沈尚一、丘耀锋等四十二名热血青年,忧人民之所忧,患民族之所患,急国家之所急,积极报名应征,投笔从戎。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我非常高兴。同学们!读书是为了将来给国家和人民干事情,投笔从戎,奔赴战场,消灭倭寇,是在干什么呢?这是用热血和青春去为国家和人民干事情。两者相比,哪个最能体现人生的意义和生命的价值呢?
44. 秦都云镇  下午  外
街道上空悬挂着红布横幅:“热烈欢迎热血青年积极报名应征抗日救亡!”
镇政府门口,一绺宽长大红纸上写着:“第四集团军干部训练班学生队云镇招生报名处”。
院里安着三四张桌子,几位军人坐在桌前笔忙,几位军人站在边里。几十名青年学生在跟前走动,有的在报名,有的向军人咨询,有的在商量事情。
苏信林转眼,看四五十名青年学生列队入院,
苏信林:官队长!你看,又来了四五十名同学!
官正雄:好啊!咱们前去迎接。
官正雄和苏信林走到才入院的四五十名同学跟前,分别和走在最前面的两名同学亲切握手。
官正雄:同学们辛苦了!欢迎你们!你叫什么名字?
郑庆祥:我叫郑庆祥。
苏信林:你叫什么名字?
沈尚一:我叫沈尚一。
官正雄:你们从那里来的?
郑庆祥:林谷。
官正雄:林谷离这里多路?
郑庆祥:三百多里吧?
苏信林:走了几天?
沈尚一:四天。
官正雄:郑庆祥同学!谢谢你!你先招呼同学们喝些水,后洗洗,再去吃饭,吃了饭再报名。
45. 干部训练班学生队  日  外
时值正午,天气特别炎热。
操场里,一队学员要进行空弹射击训练,学员们列队站着。官正雄讲话,苏信林陪讲。
官正雄:同学们!按照大队的安排,军事训练先进行射击训练,后进行刺杀训练。今天,大家的任务是学习和训练,明天呢?就要奔赴战场去杀敌。要想战时少流血,就得平时多流汗。谁都知道杀敌本领是练出来的。练的过程中,一要反复,二要吃苦;要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同学们!我说的这些话你们记下了没有?
学员们(齐声):记下了!
官正雄:能做到做不到?
学员们(齐声):能做到!
官正雄:能做到就好,下来就开始训练。
46. 干部训练班学生队  日  外
操场里,栽着靶子,一队学员爬在地上,持枪瞄准。苏信林给郑庆祥指导。
47. 郑庆吉家  早  内
一家人在吃饭。
郑庆吉(对妻子):今晌打炕呀!
林秀英:打呀你打去,谁不叫你打?
郑庆吉把林秀英看了一会,没有说什么。
48. 郑庆吉家  日  内
门外,申冬桂给婆母梳头,郑芳兰和郑芳菊在跟前看着。
郑芳菊:婆!你头上有几个虱子,大的很!
郑芳兰:叫我挤!
申冬桂:芳兰!叫娘挤!(说着挤了起来,搜寻的把虱子挤完,两个大拇指甲盖上殷红殷红的,给上面唾了些唾味,擦了擦)
郑芳兰:娘!还有虮子哩!
申冬桂:你取篦梳去!
这时,林秀英出门往院外走。
郑庆吉(走到门口):你弄啥呀?刚才我不是给你说今晌打炕呀嘛!
林秀英:你管我弄啥呀?谁不叫你打?
郑芳兰(不满地):妈!
郑文华:妈!你咋这样说话呢?
林秀英(大声):我就这样说话哩!狗日的!把我嘴纳住!
郑庆吉要去揍林秀英,申冬桂赶忙拉住。
刘芝娥(生气的,大声):文华!芳兰!今晌和婆帮你爹打炕、盘炕!
郑芳菊:婆……
申冬桂把女儿看了一眼。
刘芝娥:芳菊!我娃快到学里去!
49. 郑庆吉家  日  内
郑庆吉在屋里打炕,申冬桂、郑文华、郑芳兰帮着把炕土块搬的往院里撂,脸上都黑抹古董的。
刘芝娥(看着申冬桂,心疼地):冬桂!你和俩娃算啦,叫你哥……
申冬桂:妈!我们不帮,我哥一个人连打带盘,恐怕撵黑都不得起来。
50. 郑庆吉家  日  内
申冬桂、郑文华、郑芳兰把炕土往碎的打。
郑庆吉把炕底子上垫的土担到院里,
郑庆吉:文华!去把你庆康叔家的车子拉来!
51. 郑庆吉家  日  内
郑文华洗过头脸。
申冬桂用笤帚把文华身上给扫了扫,
申冬桂:文华!我娃去!
郑文华转身往院外走去。
52. 郑庆吉家  日  内
郑文华把车子拉来。
几个人拆的装满炕土。
郑庆吉:文华!给爹掀车子!
申冬桂:哥!给哪块地里上?
郑庆吉:毛儿盖那块地里。
申冬桂:我掀,文华掀不上去。
郑庆吉:那就叫芳兰再搭一把手!
申冬桂:娃们都干累了,叫他们歇着,我掀。
郑庆吉:使不得吧?
申冬桂:咋使不得?哥!我不掀你一个人能拉上去?
郑庆吉(愣了一会儿):好吧!(拉起车子)
申冬桂后面掀着。
刘芝娥回到院里,看见了拉炕土的大儿子和掀车子的二儿媳妇,瞅了一会,不由叹息了一声,连连摇起头来。一会儿,看儿子儿媳前面有几个人在说话,盯了一会儿,朝那几个人跟前走去。
53. 村头  日  外
几个人看着拉车走过的郑庆吉和申冬桂。
郑庆辉:淑灵嫂子!你看我庆吉哥这人,不让他秀英给掀车子,叫人家冬桂给掀?
伍淑灵(看着冬白雪和赵朴绵):秀英没在屋里吗?
赵朴绵:林秀英成仙了!
冬白雪:庆辉!你才是狗逮老鼠——多管闲事!
赵朴绵:庆辉!秀英嫂子在宝琼屋里,你把她叫来让给掀车子!
郑庆辉:我能叫来?淑灵嫂子去叫看咋个样?
赵朴绵:噢!我还忘啦,淑灵嫂子!宝琼还是你姨表妹么!秀英一天三晌都不离宝琼屋里!
伍淑灵:哪是我姨表妹?是……嗯!不要提那骚货!不怕庆辉说哩,冬桂给你庆吉哥掀车子,的确有些碍眼。
刘芝娥听见了伍淑灵说的话,愣了一会儿,转身向家里走去。
54. 郑庆吉家  日  内
郑庆吉和申冬桂回到院里。郑庆吉又拆的装车。
刘芝娥(生气的,厉声):不要拉啦!
郑庆吉和申冬桂都看着母亲。
刘芝娥(生气的):该掀的不给掀!不该掀的却去给掀!像啥嘛!
申冬桂:妈!谁掀都不是一样嘛!
刘芝娥(厉声):谁掀都一样?就你说这话?门上人会怎么看怎么说?把人亏啦!
申冬桂回到自己屋子,靠着炕沿流泪。
郑庆吉空手走出院子。
刘芝娥(回申冬桂屋子):冬桂!你哥不在跟前,妈再说两句,不是妈说你们哩,秀英人又没死!你帮你哥掀车子,多难看呀!
申冬桂(哭着):妈!我做错什么了吗?
刘芝娥:倒不是你做错了什么。
申冬桂:那你为什么……
刘芝娥:你哥叫你掀的?
申冬桂:不是,我哥叫文华掀,我想文华掀不上去,我才给掀。
刘芝娥(厉声):掀不上去就叫你哥他担去!
申冬桂不知说什么好。
刘芝娥:你也不想想,秀英若是看见你给你哥掀车子,会怎么想?不是又要寻你的事情!再说啦,妈也是有气呀!我娃一天做这做那,总不叫自己歇一会儿。人家呢?一天什么都不做, 吃了转转了吃,走东家串西家。冬桂!我娃不哭啦,去炕上歇着,饭由妈做。(说着给儿媳擦眼泪)
申冬桂:妈!我实在是嫌我哥太苦太累呀!
刘芝娥(泪花花的):冬桂!我娃不要说了,你去炕上歇着……(转身走了出去)
55. 郑高村—中丰河  日  外
郑庆吉要去河里洗,光着上身,衫子搭在胳膊弯上,脸和身上尽是污垢。头顶炎阳当空,转过眼看北边天色雾沉沉的。走到河堰上,看洪水下来了,一个十二三岁的男孩还躺在河水中,不由一惊。洪水离孩子只有五六丈远了,他箭步向孩子跟前跑着。
郑庆吉(大声):娃!洪水下来了,快往出跑!
高培增(不以为然的样子):别哄我!
郑庆吉跑到孩子跟前,看洪水离他们只有一丈多远了,抓住孩子的胳膊拉着就跑。
郑庆吉(着急地):快跑!斜着往西!
高培增看洪水真的下来了,害怕的样子。
郑庆吉把赤身的孩子刚拉到岸上,洪水从他们身边呼啸而下,他的衫子和孩子的衣裳在水面上闪动了几下不见了。
高培增:我的衣裳……
郑庆吉:还心疼你的衣裳?没问我那衣裳呢?
高培增:叔叔!你是不是文华他爹?
郑庆吉:我就是,你叫啥?
高培增:我叫高培增。
郑庆吉:你爹是谁?
高培增:我爹叫高世祥。
郑庆吉(把高培增看了一会):你爹是高世祥?
高培增:嗯!
郑庆吉愣了起来。
郑庆吉的画外音:他爹害死了我爹,我怎么会救他的儿子?
高培增看郑庆祥在想什么,转身向村里跑去。
郑庆吉(转身看着高培增):这狗日的比他爹还奸!
56. 高世祥家  日  内  
高门深院,爬山虎楼门,一对石狮把守;正房六间,座北向南,十间厢厦,东西对峙。三分多地的前院,全用鱼脊形小石铺成;后院有二分多地。前后院里有花有竹,屋内家什齐全,窗明几净。
高世祥和妻子伍淑灵、内弟伍长贵刚在堂屋坐下,看儿子光着身子跑回院子,都起身走了出去。
伍淑灵(着急地):增!你这是怎么啦?谁扒了你的衣裳?快说!
高培增(喘着气):妈!我的衣裳不是谁扒走的,而是……
高世祥(着急的):怎么回事?
伍长贵:增!我娃不要急,慢慢说!
57. 高世祥家  晚  内
正房东边屋子是高世祥夫妇的居室。
西边那间屋子,前后隔成两个屋子,女儿高玉会住在前屋。
伍淑灵屋子:
高世祥从小瓮里往外取的数银元,高培增在跟前看着摸着,伍淑灵坐在雕花漆椅上看着。
高世祥(低声):三百五十六,三百五十七……
高培增:爹!咱们有这么多钱?
高世祥:好娃哩!这有多少?这是爹这些天弄下的。增!出去可不要乱说啊!
高培增:爹!这我知道。
高世祥:你看书写字去!
高培增:行!(走了出去)
高世祥:哎!你说咱增的命怎么偏偏是郑庆吉救下的呢?
伍淑灵:你说这话是啥意思?
高世祥:啥意思你想想不就知道了!
伍淑灵:你是说庆吉不该救咱增?
高世祥:不是这个意思,如果是旁人救了咱增,事情很好办。
伍淑灵:庆吉救了咱增,事情就不好办了?
高世祥:这就给我出了一个大难题。我正准备寻找机会收拾这瞎松,偏在这个时候,他却救了咱增一命!这老天爷呀!就是会捉弄人!
伍淑灵:庆吉和咱的仇恨再深,以后都得慢慢化解,更不要说想方设法去收拾人家的话。再大的恩情莫过于救人一命。咱就增一个儿子,不是庆吉,什么都完了。没有人了,钱再多有什么用?
高世祥:这些道理我当然懂!
伍淑灵:今晚咱把话说到这里啦,我再问你,你说咱们和庆吉家有世仇,这世仇是咋结下的?是咱们伤害了人家还是人家伤害了咱们?
高世祥:谁能说清那些事情!
伍淑灵:村里人都说是咱伤害了人家。
高世祥:村里人都谁说来?
伍淑灵:说的人多,咱们订婚的时候,就有人给我说,你们父子心眼瞎,爱占人便宜,爱给人用心眼,你爹害死了庆吉他爹。结婚后一段时间,许多人又在我当面说。只是到了最近几年,人一看咱们有钱有势了,才没人再说了。
高世祥:都是胡说!谁不恨有钱有势的人!
伍淑灵:那时候你家有钱有势吗?我们结婚前后,谁叫你高世祥?都叫你高哼哼!
高世祥:人就是这样!瞅人有笑人没。
伍淑灵:不说这个啦,不管咋说,人家庆吉救了咱增,咱总得把人家谢谢呀!
高世祥:谢肯定是要谢的,只看怎么个谢法?
伍淑灵:拿四水礼,再给拿十个大洋。
高世祥:再拿十个大洋?我那钱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不就是拉娃一把嘛!
伍淑灵:那可不是平常一把啊!
高世祥:倒是的!
伍淑灵:那你说怎么谢?
高世祥(默了一会):就依你说,拿四水礼,再给拿十个大洋。
伍淑灵:再把咱增认到他们跟前!
高世祥:你说什么?再把增认到他们跟前?
伍淑灵:嗯!
高世祥:为什么?他们不也是一个儿子嘛!
伍淑灵:你这人呀!不是人家庆吉,咱增……
高世祥:把儿子认到他们跟前倒都行,只是……
伍淑灵:只是什么?
高世祥:听说庆吉媳妇很麻糊,你喜欢咱增认个麻糊干妈吗?
伍淑灵:她麻糊不麻糊,把咱能怎么样?再说,干妈就是干妈,她防咱增什么事?
高世祥:再说,恐怕庆吉也不愿意。
伍淑灵:不是庆吉不愿意,是你心里不大愿意。我给你说,不管你愿意不愿意,这事就这么定了!
高世祥:你这人呀!
伍淑灵:我这人咋?再说,秀英长的比你宝琼还好看,把娃认到秀英跟前,以后你还有理由去和秀英热和!(看着丈夫笑着)只是要严秘些,可别叫我给碰上了!
高世祥:你这样说拜亲的事就算了!
伍淑灵:你说算了就算了?
58. 郑庆吉家  日  内
吃过早饭,郑庆吉坐在堂屋柜前小饭桌边抽旱烟锅;申冬桂在洗锅;刘芝娥坐在门口大石头上看三个孩子在打鳖;林秀英要去串门子,从小屋子出来到走出院子,一家人谁都没有理睬。
一会儿,高世祥夫妇穿戴整齐,提着礼物,引着儿子高培增和女儿高玉会,跟林秀英走来。
刘芝娥:吉!你看谁来啦?
郑庆吉起身。
高世祥夫妇(到了门前):娘!
刘芝娥(淡淡地):世祥!你们过来啦!
郑庆吉:世祥哥!你们这算弄啥?
高世祥:兄弟!你救了我们增一命,我们能不谢谢你嘛!
伍淑灵:就是呀!兄弟!多亏你呀!那天太可怕了!不是你……
林秀英:嫂子!不就是拉娃一把嘛!我文华他爹这人……
伍淑灵:妹子!那可不是平常一把啊!
高世祥:就是呀!
林秀英:倒是的,这两个娃长的多亲!
伍淑灵:亲啥哩!你们这几个娃才一个比一个亲呢!娃子叫啥?
林秀英:叫文华,你这女子呢?
伍淑灵:叫玉会。
高培增:文华!
郑芳兰:玉会!
郑文华往高培增跟前走去,高玉会往郑芳兰跟前走去。
郑庆吉:回屋里坐吧!
59. 郑庆吉家  日  内
郑庆吉和高世祥在小饭桌边坐下,伍淑灵和刘芝娥坐在东边介墙跟前,林秀英给倒水。
高世祥:冬桂没在家吗?
申冬桂(从小屋子走出):世祥哥!你们来啦!
高世祥:还以为你没在。
申冬桂:刚把锅洗毕。
高世祥:兄弟!你救了我们培增,以后咱们就什么都不要说了。
伍淑灵:兄弟!你救了我们培增的命,你就是他的再生父亲。我和你哥今天来,一是谢恩,二来嘛,就是要把培增认到你们跟前。
林秀英:那好呀!我们早些才一个儿子!
伍淑灵:我们也才一个儿子呀!
郑庆吉:嫂子!不要这样!
高世祥夫妇相互看着。
林秀英看着丈夫。
刘芝娥把目光移到一边。
高世祥:兄弟!你是记刻老人之间发生的那些事情?还是记刻我们之间发生的那些事情?
刘芝娥:世祥!庆吉说哩,我看也就算啦吧!
高世祥:娘!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兄弟!给哥一个面子,咱们从新开始好吗?
林秀英:世祥哥!你说了就有了,我们这是啥家?你们能把培增认到我们跟前,也是我们的脸面,我文华他爹还能不喜欢嘛!
刘芝娥看了林秀英一眼,走了出去。
申冬桂看婆母离开,也离开了。
郑庆吉看了林秀英一眼,掏出旱烟锅……
高世祥:兄弟!哥这里有卷烟,今天就不要抽你那旱烟锅了!(说着掏烟给郑庆吉递)
郑庆吉:你那没我这来劲!
高世祥(掏出十个大洋):秀英!这十个大洋,是我们的一点心意……
郑庆吉:世祥哥!十个太少,你知道兄弟没钱,给兄弟一千个!
高世祥夫妇相互着着。
林秀英(看着丈夫):你咋这样说话呢?
郑庆吉:你叫我怎么说?咱没钱,世祥哥有钱,就多给些么!
高世祥:兄弟!你的意思哥明白了,这钱哥就不给你了,这礼当你该不会不要吧?
林秀英:世祥哥!淑灵姐!你们知道,我这是个倔松,他刚才话的意思,是嫌你们给了钱啦,这礼当我们收了,钱你们就不要让了。
伍淑灵:行!(起身走到门口)培增!你回来!
高玉会、郑文华、郑芳兰、郑芳菊都跟高培增进屋。
伍淑灵:培增!你叔救了你的命,他就是你的再生父亲, 从今以后, 你就要改口叫干爹……
郑庆吉:嫂子……
伍淑灵:快跪下给你干爹干妈磕头!
高培增:干爹!(跪下要给郑庆吉磕头的时候)
伍淑灵:培增!你先跪着,叫你干爹干妈坐好后你再给磕。秀英!你和庆吉一摆坐下!
刘芝娥和申冬桂从外面走了回来。
郑庆吉:妈!你说这事咋办?
刘芝娥(默了一会):秀英喜欢,你就应了吧!
林秀英取来长板凳放好,看着丈夫,
林秀英:娃还跪在那儿,你快坐呀!
郑庆吉和妻子一摆坐好。
伍淑灵:培增!这么你给你干爹干妈磕头,连磕三个。
高培增给磕头,大人们看着,孩子们看着笑着。
磕毕头,林秀英取出一节红头绳,给上面系了个银锁,戴到高培增脖项。
林秀英:没啥给娃,给我娃戴个银锁!
伍淑灵:培增!再给你婆你娘磕头!
高培增给刘芝娥磕了一个头。
刘芝娥:培增!算啦,我娃快起来!
高培增要给申冬桂磕的时候,
申冬桂: 培增!给你婆磕一个就行了, 不要再磕啦!(拉住高培增)
60. 学生队一队宿舍  日  内
官正雄和苏信林来到宿舍,看郑庆祥一个人坐在床边看书,走到跟前。
官正雄:庆祥!看的什么书?
郑庆祥把书合住亮出封面。
官正雄:《共产党宣言》!庆祥!去我办公室聊聊!
61. 官正雄办公室  日  内
苏信林和郑庆祥跟官正雄进办公室,
官正雄:坐吧!
苏信林和郑庆祥坐下。
官正雄:庆祥!你看的《共产党宣言》一书是从哪里来的?
郑庆祥:从我高中一位老师那里借的。
官正雄:你那老师叫什么名字?
郑庆祥:你们都不认识。
官正雄:有多大年龄?
郑庆祥:他比我还小一两岁。
苏信林:比你还小一两岁?
郑庆祥:嗯!
官正雄:你从你老师跟前借的,为什么不及时的还给人家?
郑庆祥:我们来的时候,走的仓卒,忘了给还。
官正雄(笑着):你说的不是你心里话。
郑庆祥看着官正雄。
官正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那位老师一定是地下党,那本书一定是他送给你的,你一定喜欢那本书。
郑庆祥:我那老师是不是地下党,我不知道。不过,这本书确实是他送给我的,我也确实喜欢这本书。
官正雄:你还喜欢什么书?
郑庆祥:你有什么书?
苏信林:官老师书多的很,什么书都有,有政治理论书籍,有文艺书籍,有大部头,也有小册子。
官正雄从床下抽出一个精美的小箱子,从里面取出一个小册子递给郑庆祥。
郑庆祥:《论持久战》——毛泽东!
官正雄:眼下,全国正在抗日救亡,这篇文章写的就是怎样认识抗日战争。
你先把这个看看,看完后还要看什么书,我给你取。
郑庆祥:那好!
官正雄:苏老师!学员中间看革命书籍的人多不多?
苏信林:有,可就是不太多。
官正雄:郑庆祥同学做的很好,给了我们一个很大启发,后面,我们要动员
和组织学员们去读革命书籍,读的人越多越好。
苏信林:对!
官正雄:庆祥!你是主要学员干部,在这一方面,你要帮苏老师多做些工作。
郑庆祥:我会的。
62. 郑庆吉家  日  内
古历四月,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
郑庆吉一家在吃中午饭,饭里一抓拉野菜。(特写)
郑庆祥身着军装,回到院里,
郑庆祥:妈!哥!
一家人抬眼看去。
刘芝娥和郑庆吉:是祥!
郑芳菊(向跟前跑着,高兴地):爹!
申冬桂站起看着丈夫,高兴的样子。
郑文华和郑芳兰:叔叔!你回来啦!
郑庆祥:文华!芳兰!芳菊!叔叔可想你们啦!
林秀英(冷淡地):你回来啦!(说着回屋里去了)
刘芝娥(看着二儿子):祥!妈不是在做梦吧?
郑芳菊:婆!你那是在做梦?我爹人不是站在你跟前嘛!
刘芝娥:冬桂!还愣在那里干啥?快给祥重做些饭!
郑庆祥:妈!我就想吃这饭,真的!冬桂!不要重做!
63. 刘芝娥小屋子  晚  内
三个孩子和奶奶说话。
郑芳菊:婆!我爹这次回来还去不去?
郑芳兰:芳菊!你问婆婆咋知道?
刘芝娥:芳菊!你给婆说心里话,你盼不盼你爹去?
郑芳菊(摇着头):我不知道。
郑庆祥(进屋):妈!
刘芝娥:祥!坐炕沿边!
郑庆祥(靠着炕沿):文华!芳兰!想叔叔吗?
郑文华:想!叔叔你好威风呀!
郑庆祥:是吗?
郑芳兰:叔叔!你还去不去?
郑庆祥:芳兰!你为什么要问叔叔这话呢?
郑芳兰看着郑芳菊。
刘芝娥:芳菊刚才问我,你这次回来还去不去?
郑庆祥:芳菊!你为什么要问爹这话?
郑芳菊(摇着头):我不知道。
郑庆祥看着母亲。
刘芝娥(看着儿子):祥!不怕芳菊问哩,妈也想知道你还去不去?(忧虑的样子)
郑庆祥(看着母亲):妈!您想不想叫儿子还去?
刘芝娥(摇着头):妈也不知道。
郑庆祥:文华!芳兰!你们想不想叫叔叔还去?
郑文华:想呀!咋不想?
郑庆祥:芳兰!你说呢?
郑芳兰(想了一会):我嘛,想叫叔叔再去,还想叫叔叔呆在我们身边。
刘芝娥(苦笑着):你个机灵鬼!
郑芳兰:婆!你敢说芳菊不是这么想的?就连你都是这么想的,你以为我看不出来?
郑文华:叔叔!你在家能呆几天?
郑庆祥:想多呆些时间。
郑芳菊:倒是几天嘛多呆些时间?
郑庆祥:十数八天咋个样?
郑芳兰:太少了!呆一月才差不多!
64. 申冬桂屋子  晚  内
申冬桂坐在炕上缝补衣裳,郑庆祥坐在炕上看着。
郑庆祥:冬桂!芳菊为什么要问我还去不去的话?
申冬桂不知怎么回答,没听见似的。
郑庆祥:我问你话哩,你没听见?
申冬桂:话听见啦,可就是不知道咋回答你。
郑庆祥移过眼睛在想这事情。
一会儿,
申冬桂:其实,我也想知道你还去不去?
郑庆祥:冬桂!我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用你的认识回答我,我应该不应该再去?
申冬桂:按说你是应该再去的,只是……嗯!我不说了,你还是再去吧!(泪花花的)
郑庆祥:冬桂!我知道我不在家里,你、妈、哥哥都要受许多委屈,嫂子的脾气我知道,可尽了忠就尽不了孝呀!希望你理解我,给妈多做些解释。
申冬桂:我理解你谁理解我?(眼泪淌了下来)
郑庆祥:冬桂!我不是个好儿子、好丈夫、好父亲!(歉疚的样子)
65. 林秀英屋子  晚  内
郑庆吉坐在炕头抽旱烟锅。林秀英睡下了,睁着眼睛在想事情。(特写)
林秀英:他叔还去不去?
郑庆吉:你说还去不去?
林秀英(带气的):我知道问你哩!
郑庆吉:当初去为了啥?还没半年时间,你想能不去嘛!
林秀英(默了一会儿):你天生就是受苦的坯子!
郑庆吉:你说什么?
林秀英:我说什么你没听见了算啦!
郑庆吉: 你以为我没听见你说了句什么, 我是不想理识你。我给你说,你就少给我生事!
66. 刘芝娥小屋子  日  内
申冬桂(进屋):妈!你还说什么吗?
刘芝娥:祥还去不去?
申冬桂:去么!
刘芝娥不自觉地轻点着头。
申冬桂:妈!你为什么要问这话?
刘芝娥:妈就问的话,哎!祥在你身边该有多好啊!
申冬桂:妈!他只是觉得尽不了孝道,对不起你老人家。
刘芝娥:看我娃说的,妈有你和你哥照看哩,我娃你有谁照看?(心忧的样子)
申冬桂(苦笑着):妈!我有你照看哩么!
刘芝娥:实在是苦了我娃呀!(说着抹眼角)
申冬桂:妈!你不要想的太多,我苦个啥?你和我哥才苦呀!(说毕转身也摸着眼角)
67. 刘芝娥小屋子  傍晚  内
刘芝娥和三个孙子说话。
郑庆吉(进屋):文华!你们三个先出去!
三个孩子都走了出去,郑芳兰和郑芳菊躲在窗下偷听。
刘芝娥:吉!你还说啥话吗?
郑庆吉:就说祥的事情。
刘芝娥:你是叫去还是不叫去?
郑庆吉:这不是我们谁想不想叫去的事情。
刘芝娥:祥的性子妈知道,他想怎么办就一定要怎么办。想不通可又能咋?就叫他去吧,只是苦了你和冬桂呀!
郑庆吉:我苦个啥?只是……哎!
68. 方正东办公室  日  内
方正东和韦世清低语。
方正东:这回你帮庆祥动员了几个?
韦世清:十六个。
方正东:不少,这庆祥呀!还是个社会活动家!
韦世清:就是呀!
69. 方正东办公室  晚  内
方正东和明昌云低语。
方正东:你帮庆祥动员了几个?
明昌云:十二个。
方正东:不少。郑庆祥能干出一番事情的。
明昌云:一定会的。
 
70. 干部训练班学生队  日  外
官正雄和苏信林站在操场说话。
官正雄:庆祥回林谷几天了?
苏信林:半个月啦吧?
官正雄:该来得啦吧?
苏信林(转眼):官队长!话说曹操曹操就到,那不是庆祥带着人来了!
郑庆祥领着几十个青年人走进大门。
官正雄:走!咱们去迎。
71. 官正雄家  晚  内
书房里,书柜上挂着党旗。
官正雄领郑庆祥宣誓: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服从党的章程,遵守党的纪律,严守党的秘密,按时交纳党费,把党的事业看的高于一切,出色完成党组织交给自己的工作任务,不怕困难,不怕流血,在党需要自己付出生命的时候,义无反顾地去牺牲自己。
郑庆祥:宣誓人,郑庆祥。
宣誓毕,三个人都坐下。
官正雄:庆祥!以后我们就都是同志了,为了党的事业,为了伟大的抗日战争,为了把我们的学员培养成忠诚勇敢的战士,我们要做很多工作。这几天,我和苏老师对学员的思想和行为做了观察了解,觉得学员中间还存在着许多非无产阶级的思想和许多自由主义的表现,后面,我们要通过针对性的宣讲、教育、讨论、个别谈话、批评等方式,纠正那些错误思想、错误倾向和自由主义表现。还有,我们要对党员发展对象,要积极培养,成熟一个,就吸收一个……
苏信林和郑庆祥轻轻点头。
72. 野外  日  外
学生队实弹射击表演比赛场上。
五百多名新学员列队站着。表演的学员站在队列前面。教官们散乱地站在中间。
大队长田兴来握着郑庆祥的手。
田兴来:祝贺你!郑庆祥同学!同学们说你是一名神枪手,不为过誉……
田兴来说的时候,教官们和学员们都看着郑庆祥。
73. 郑庆吉家  清早  内
申冬桂在打扫院子。
郑庆吉(出门):冬桂!你还起来的早!
申冬桂:我也才起来。
林秀英躺在炕上,大睁双眼听丈夫和申冬桂说话,气恨的样子。(特写)
74. 郑庆吉家  日  内
堂屋:
申冬桂在烧火做饭,刘芝娥坐在申冬桂跟前。
刘芝娥(低声):好娃哩!饭时得啦还不起来?
申冬桂:妈!你不管,饭我一做,也没啥事。
刘芝娥(低声):没啥事?没看两个娃那身上和脚上!哎!
林秀英屋子:
林秀英还大睁两眼的躺在炕上。(特写)
堂屋:
郑庆吉进大门。
刘芝娥(高声):吉!你割草可回来啦!
郑庆吉:噢!
林秀英屋子:
林秀英赶忙起身穿衣。
郑庆吉(进小屋子,气恨地,低声):你再睡么起来干啥?
林秀英:我喜欢!
郑庆吉(隐忍):我刚嫌我妈着气,嫌门上人笑话……
75. 郑庆吉家  日  内
申冬桂(舀了一碗饭):芳菊!给你婆端饭!
郑芳菊:来啦!(从小屋子往出走)
郑芳兰:我端!
刚走出小屋子的林秀英把女儿瞪了一眼。
郑庆吉板着脸看林秀英,林秀英移过眼睛。
76. 郑庆红家  日  内 
杜宝琼坐在房墹上拆棉衣,林秀英走到院里。
杜宝琼:嫂子你来啦!
林秀英:噢!你拆棉衣哩!
杜宝琼:晌午你也没啥事?
林秀英:我有啥事?地里的活有我掌柜子,屋里的活有人家的心尖尖,我就是这,一天给他吃了转转了吃!
杜宝琼(给递了个小凳子):嫂子!你坐这儿,我还喜欢你这性格,咱姊妹俩今晌就多说些家常话。
林秀英(坐下):宝琼!你说嫂子该咋办嘛?
杜宝琼:很好办!
林秀英(把小凳子挪到杜宝琼跟前):有啥好主意你快给嫂子说!
杜宝琼:我说你听!
77. 郑庆吉家  日  内
申冬桂和婆母坐在院里,申冬桂在打袼褙,刘芝娥在拆棉衣。
郑文华放下草笼,擦着汗。
申冬桂:文华!我娃回来啦!
郑文华:噢!我妈呢?
刘芝娥(带气的,大声):你妈死啦!
郑文华:婆!你看我这衫子我这鞋!
刘芝娥(带气的):你妈只要她快活自在管你那事!
申冬桂:文华!快把衫子脱下来,叫娘给我娃补!
郑文华脱下衫子给申冬桂递到手上。
刘芝娥:你没看你娘在弄啥,她打袼褙就是要给我娃做鞋。
郑文华:真的?娘!
申冬桂:真的,你婆还能哄我娃嘛!娘要给你婆、你爹、你和芳兰,一人做一双布鞋。
郑文华高兴的样子。
申冬桂:明天我去街里,再给每个人扯一件新衣裳。
郑文华:娘!那得多少钱?你哪里有钱?
申冬桂:前几天,你叔叔给捎了些钱。
78. 郑庆吉家  日  内
下午,申冬桂拿着四件衣料走进林秀英屋子。
申冬桂:秀英姐!我给每个人扯了一件衣裳,这是四件衣料,你给我哥和两个娃做。
林秀英:你给你哥扯一件就行啦!我穿你做啥的?我养活不过我娃了,那怕叫他们奓光身子去!
申冬桂愣在那里,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这时,
刘芝娥(进屋):冬桂!这样吧,你秀英姐辄是没空,捉不住针,她那一件叫她抽空做去。你把文华和芳兰那一做,你哥这我给做。
林秀英满脸愠色,却不知说些什么。
申冬桂:这样也行(给炕头放了一件衣料,和婆母走出小屋子)。
林秀英拿起衣料看着想着。
79. 学生队田兴来家  晚  内
田兴来和冯双运坐在桌边,妻子冯桂梅把茶水端的放到桌上,也坐到桌边。
冯双运:姐夫!给我寻个事!
田兴来:寻什么事?
冯双运:啥事能挣钱就寻啥事!
田兴来:啥事能挣钱?
冯双运:我想来,在你们这里面办个小卖部绝对挣钱!
田兴来:办小卖部?能行吗?
冯桂梅:咋不行?你是说不能办吗还是说办了不挣钱?
田兴来:谁说不能办?只看办了挣钱不挣钱?
冯桂梅:你只要说能办,至于挣钱不挣钱,这你就不管了。
田兴来:其实,这里面真需要一个小卖部,只是……
冯桂梅:只是什么?
田兴来:你知道,早前里老马就给我说,他一个亲戚想在这里面办个小卖部,我没有答应。
冯桂梅:当时你为啥不答应?
田兴来:老马这人心沉,我怀疑他是以他亲戚作幌子。
冯桂梅:没答应就没答应,他能阻止不叫咱办?
田兴来:不说啦,双运!那你就着手准备吧!
80. 郑庆红家  日  内
林秀英和杜宝琼坐在堂屋扯闲。
杜宝琼:嫂子!我庆吉哥真有福气呀!
林秀英:宝琼!什么意思你就直说嘛!
杜宝琼笑了。
林秀英:你是说你庆吉哥和冬桂……你看到什么了吗?
杜宝琼:嫂子!我可什么都没看见!
林秀英:那你听到什么了吗?
杜宝琼:怎么说呢?不怕一些人那么说,我就不相信,我庆吉哥和冬桂是那种人嘛!通家过日子,谁和谁都不说个话不帮个忙!
林秀英在咀嚼杜宝琼这些话的意思。
杜宝琼:不过,人言可畏呀!别说你听到那些话着气,我听了心里都别扭。
81. 郑庆吉家  日  内 
申冬桂屋子:
刘芝娥看申冬桂纳好的衫子。
申冬桂:我哥回来了叫穿的试,不合身我可给改。
郑庆吉进大门。
刘芝娥(走出小屋):吉!冬桂给你把衫子纳对了,你穿上看咋个样?
申冬桂拿着衫子出小屋子。
申冬桂:哥!你穿的试,看咋个样?
郑庆吉接住穿上 ,刘芝娥和申冬桂看着。
申冬桂:妈!差不多!
刘芝娥:刚美,冬桂手巧着哩!哎!你这衣裳本该你媳子给纳,可你媳子……
林秀英回到院子,看见屋里的情景,非常气恨的样子。
82. 郑庆吉家  晚  内
林秀英小屋子:     
郑庆吉坐在炕头抽旱烟锅。林秀英刚上到炕上。
郑庆吉(脱下袜子):给我把袜子补补!
林秀英:我不给你补,叫你那心尖尖给你补去!
郑庆吉(怒视):谁是我的心尖尖?
林秀英:谁是你的心尖尖你自己知道!
郑庆吉(隐忍着):儿女都跟你一般高了,一天尽说没味气的话!
林秀英:没味气的话?就准我说这是没味气的话,听门上人说去!
郑庆吉:门上人谁说些啥?
林秀英(笑了笑):都夸你有福气呀!一个穷汉子享用着两个老婆……
郑庆吉火了,一把采住林秀英的头发,
郑庆吉:门上谁这样说来?你狗日的给我说!说不出具体的人,今晚上我就要把你狗日的弄死!
林秀英:哪一个人不这么说?
郑庆吉把林秀英压到炕上狠打。
林秀英(大声):你打!你打!你狗日的今黑来就把我打死!
    申冬桂屋子:
申冬桂:妈!咋办?要不叫我去挡?
刘芝娥:你咋挡?不要理它!
刘芝娥小屋子:
郑芳兰:哥!你说妈和爹成天争吵打闹这怎么行?还过不过日子?
郑文华:有啥办法?他们那脾气你不知道?
郑芳菊:哥!咱们三个上去把他们挡开?
郑芳兰:哥!芳菊说哩,咱们就上去!
郑文华:能挡婆和娘不会挡嘛?
郑芳兰:哎!咱咋逢这老人呢!
83. 郑高村  早  外
林秀英夹着一个小包袱出村,五六个人先后碰见,都没有理睬。
杜宝琼(碰见):秀英姐!大清早你弄啥呀?
林秀英(骂着走着):我走了给那狗男女就腾开了!
杜宝琼:秀英姐!候着我给你说个话!
林秀英停下,杜宝琼走到跟前。
不远处:
几个妇女看着林秀英和杜宝琼。
赴朴绵:这宝琼一天就不给秀英说好话!
冬白雪:不管别人咋说,自己要有脑子哩!
杜宝琼和林秀英站的地方:
杜宝琼:连我庆吉哥可嚷来?
林秀英(泪花花的,高声):狗日的夜黑来又把我打了一顿!
杜宝琼:哎!他咋是这人呢 ? 你现在到哪里去?
林秀英:到我妈跟前去。
杜宝琼:行,到你妈跟前去多住些日子,好好歇歇。
林秀英(高声):我知道我是害,就给人家腾开!
杜宝琼:你去,随后我去数落我庆吉哥,叫他把你往回叫,他不叫你就给他不回来!男人么,动不动就打女人!
84. 中丰联保处南平安办公室  日  内
南平安坐在桌前在想什么,门开着。
宋纪林(走到门口):南主任!伍主任到哪里去啦?
南平安:你是主任,都不知道到那里去啦,我咋知道?
宋纪林:这个人呀!(转身离去)
85. 高世祥家  日  内
高世祥和伍长贵坐在堂屋高桌上喝茶。
郑庆吉进门,高世祥起身。
伍长贵:庆吉哥!你来啦!
高世祥:兄弟!坐椅子上!(指他坐的椅子)
伍淑灵(走出小屋子):庆吉兄弟!你来啦!快坐!(说着给倒茶)
郑庆吉(对高世祥):你坐椅子,我坐凳子。
高世祥:哎!哪能行嘛!哥坐凳子。
郑庆吉坐下,伍淑灵把茶给放到跟前。
伍淑灵:兄弟!喝茶!
郑庆吉喝了两三口茶,高世祥给递了一支卷烟,郑庆吉点着吸了两口。
郑庆吉:长贵兄弟!叫哥来还有什么事情吗?
伍长贵:当然有!
伍淑灵:不但有,而且是件好事情!
郑庆吉(不解的):好事情?什么好事情?
伍长贵:庆吉哥!兄弟太忙,想把二保的事情让你担起来。
伍淑灵:长贵要你当二保的保长,你说这不是件好事情嘛!
郑庆吉笑了。
高世祥:兄弟!你笑什么?
郑庆吉:长贵兄弟!哥是当保长的料嘛!你看错人了!
伍淑灵:庆吉兄弟!你……
高世祥给妻子使了个眼色。
高世祥夫妇都看着伍长贵。
郑庆吉只管在喝茶。
伍长贵(抽了几口烟后):庆吉哥!我以为你会欣然受命,没想到你会断然拒绝。
郑庆吉:你知道哥是什么人,能干了那事情?
伍长贵:干你一定是能干了。
伍淑灵:庆吉兄弟!长贵费了多大心,才给你谋了这个好事情,你却……
高世祥:兄弟!你就接了吧!
郑庆吉连连摇头。
伍长贵(不高兴):为什么?
郑庆吉:哥干不了那事情。
伍长贵:你是抗日军属,又是我培增的干爹,我姐要我给你谋个事情,我才向联保处举荐你。你知道兄弟费了多少心,才给你谋到这个位子,没想到你却不愿意干。知道你是这人,我就不费那么大的心!
郑庆吉:你兼上不是美美的嘛!
伍长贵:我兼上完全可以,可我为什么要你去当呢?还不是为了我跟前有自己的人嘛!
郑庆吉:那就叫世祥哥当上嘛!
伍长贵:我当然这样想过,却怕宋主任和南主任说我在结党营私。
郑庆吉:可差不多人都知道我和你姐是亲家呀!
伍长贵:可你首先是抗日军属呀!
高世祥:兄弟!长贵那么想是对的,我也是那么想的。你就答应长贵,接了吧!
郑庆吉沉默起来了。
伍长贵:庆吉哥!我再问你一句,你愿意干还是不愿意干?
郑庆吉:这样吧!先叫我想想,随后再写封信把庆祥的意见征求一下。
伍长贵:你这人呀!说你刚火,刚火的啥?
86. 干部训练班学生队  日  外
冯双运在大门口办起了小卖部。鞭炮声中,人们纷纷向大门口走来。田兴来和冯桂梅站在外面,招呼前来庆贺的人。冯双运站在小卖部里面准备卖货。
官正雄:田队长!这小卖部是你办的?
田兴来:我办这干啥?娃他二舅没事,办了个这。早前里我就有这想法,和老马说过,老马说他一个亲戚想办,后来却再没有说。
苏信林:这里面有个小卖部也方便。
田兴来:我也就是这么想的。大家都很关心,来啦就看看。
87. 田兴来家   晚  内
田兴来夫妇和冯双运围坐在桌边,
冯双运:姐夫!你猜!今天我能卖多少钱?能赚多少钱?
田兴来:卖得下三百元?赚得下三十元?
冯桂梅:不敢不卖!
冯双运:姐夫!我给你说,今卖了八百!赚了三百六!
田兴来:什么?你胡说哩吧?
冯桂梅:钱都装腰哩啦,你还说是胡说哩!你不是怕挣不了钱么,这一下该放心了吧!
田兴来:双运!我问你,一条肥皂,进价是多少?卖价是多少?
冯双运:进价是三角六,卖价是七角。
田兴来:你这卖价有些太高!
冯桂梅(把声扬高):有些太高?那人家为啥还争着买?自古以来,买卖可是两相情愿的事。你好好当你的大队长,别管生意上的事!
田兴来:凡事不可失度。我没做过生意,却听人说过生意场上的事情,做生意要薄利多销,仁中取利,这样生意才能做长做大。双运!这些道理你姐不懂,你应该懂得,一镢头挖不成一个井,一口饭吃不成一个胖子。
冯桂梅(大声):我不懂?就你懂!早前里老马说他亲戚要办,你为啥不叫人家办?双运!生意上的事你想咋办就咋办,别听他胡说!
田兴来:好,准我胡说!双运!你自己的事你自己看着办吧!(说毕起身去了寝室)
88. 林秀英娘家  日  内
林进学在出扁担,老婆在烧火做饭,林秀英在梳头。
林进学:秀英!你来二十多天了,该回去得啦!
林秀英(高声):爹!你是嫌我在你这里呆啦吗?
林进学:爹不是嫌你在这里呆啦,快收得麦啦,再说,两个娃也想你啦。
林秀英(高声):爹!你让我回去,是叫那土匪把我打死呀吗?
林进学(把声扬高):秀英!你咋这样说话呢?
田会珍:你叫娃咋说?那庆吉就是蛮!动不动就打咱秀英!你叫娃回去,庆吉再打咋办?
林进学:那你说咋办?就永不回去?
田会珍:他庆吉不来叫就不回去!
林进这:你呀!也不想想咱秀英有缺点没有?她那脾气我还不知道!
田会珍(高声):有缺点没缺点叫他动不动就打?你真是的!
林进学(厉声):有你这么当妈的吗?硬是你把她惯成这样!
田会珍:当爹的不心疼当妈的都甭心疼?不是你生下的吗?心恁硬!
林秀英(高声):爹!你死了还叫我哭你不哭?
林进学(高声):我死了不要你哭!(生气的走了出去)
89. 郑庆吉家  日  内
吃过早饭,郑庆吉要出门。
刘芝娥:吉!妈给你说个话。
郑庆吉转身立在那里。
刘芝娥:秀英去她娘家二十多天了,快收麦呀,你去把她叫回来吧!
郑庆吉:叫她干什么?我不去,她咋去的咋回来!
申冬桂(走出小屋子):哥!妈要你去叫我秀英姐,你就叫去吧!
刘芝娥:你不去叫,她不好意思回来呀!
郑庆吉:文华!芳兰!你婆和你娘都要我去叫你妈,你们说爹该咋办?
郑芳兰:我不知道!(走了出去)
郑文华:叫不叫在你!(也走了出去)
郑庆吉、刘芝娥、申冬桂三个人相互看了看。
郑庆吉:我地里呀!(转身出门)
刘芝娥:那就只有我去叫了。
郑庆吉(回头):妈!你不要去!
刘芝娥:你不去又不叫妈去,人家大人不怪记嘛!
郑庆吉(大声):他们要怎么怪记就怎么怪记,反正你不要去!
申冬桂(走到门口):哥!你地里去!我去叫我秀英姐。
郑庆吉:冬桂!你也不能去。
刘芝娥:好娃哩!你咋能去成?
申冬桂:哥!你地里去!
郑庆吉走出院子。
申冬桂(回到屋里):妈!你去不成,我去。
刘芝娥:好娃哩!你叫她做啥的?
申冬桂:我哥不去,你去不成,那就只有轮到我了么!
刘芝娥:你不去,要去还是叫文华和芳兰姊妹俩厮跟去。
申冬桂:妈!两个娃去是另一回事。
90. 林进学家  日  内
一家人正在吃早饭,申冬桂来到门前 。
田会珍:冬桂!我娃来啦,快进屋里吃饭!
申冬桂:姨姨!饭我吃啦。
林秀英(从屋里出来):你来弄啥呀?
申冬桂:你来二十多天了,快收麦呀,我哥辄是忙,妈让我把你叫回去。
林秀英:你哥辄是忙?看你说的多好听呀!我先问你,我是郑庆吉的妻子吗你是郑庆吉的妻子?
田会珍:秀英!你咋这样说话呢?
林秀英(高声):我就这样说哩!
申冬桂(眼泪唰的淌了下来):秀英姐!我把你咋啦你这样对我?
林秀英(高声):你把我咋啦?你还要把我咋之?
田会珍不知怎么说好。
林秀英的哥哥林金善和嫂子王巧婵来气了。
林金善:秀英!冬桂叫你来啦,你就跟冬桂回去。
申冬桂还站在院里。
王巧婵(走到申冬桂跟前):冬桂!你知道你秀英姐的脾气,不跟她计较,你先坐屋里,叫她吃过饭跟你回去。
申冬桂:巧婵姐!我先回去了。(转身离去)
王巧婵:秀英!你该回去了!
田会珍:庆吉啥时候来叫啥时候回去。
林金善(大声):妈!有你这样说话的吗?
林秀英哭着向屋里走去。
田会珍叹息了一声。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