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视频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招聘小品编剧
电视剧本创作室 | 招聘求职 |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重点推荐剧本
关于上课的小品,小学课堂小品《我
央企小品,央企小品剧本《以项目为
车祸保险赔付心理剧剧本《保驾护
脱贫致富案例心理剧剧本《扶贫先
铁路建设施工安全生产三句半台词
宣传国家反诈APP的小品,防诈骗宣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铁路建设施工安全生产三句半台词剧
适合幼师的小品搞笑,关于幼儿园师德
电力抢修小品剧本,供电抢修剧本(点
公司纳税人小品剧本,税务局党建工作
国企中国铁建集团公司快板剧本《过
适合国庆表演的快板台词《牢记使命
银行宣传小品,银行剧情小品《我服务
改革开放变化情景剧剧本(神奇的变化
儿童防骗安全知识普及小品,小朋友防
关于红色题材的小品,弘扬红色文化精
小学生勤俭节约小品剧本(不一样的生
乡村旅游乡村振兴小品《农村好风光
泌尿外科医生护士小品剧本《老头看
八一建军节节目小品,适合八一的小品
农村基层党员抗洪抢险小品剧本《我
奋斗励志搞笑小品剧本《幸福都是奋
林业局宣传禁止滥砍滥伐树木小品剧
校园小品剧本正能量《小小梦想家》
党群干群关系快板剧本《党群一家亲
中国56个少数民族小学生小品剧本(做
不信谣不传谣的重要性小品剧本《不
低保户拆迁小品剧本《共产党人为民
庆七一建党文艺汇演晚会节目小品剧
安全生产搞笑音乐剧剧本《取经归来
反邪教小品剧本《邪不胜正》
现场情景再现剧本《合作伙伴》
仁义礼智信小品,德孝文化小品《贺寿
扫黑除恶小品小戏台词《举报黑恶势
燃气安全主题小品,天然气安全小品剧
银行抗击肺炎疫感人小品剧本《你在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电视剧本 > 军旅电视剧本 > 26集电视剧《陕南往事》第一集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电视剧本-军旅电视剧本   会员:520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0/5/15 14:44:04     最新修改:2010/5/15 14:44:04     来源:本站原创 
电视剧本名:《26集电视剧《陕南往事》第一集》
(原创剧本网)作者:sl002958461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视剧本、电视栏目短剧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26集电视剧《陕南往事》第一集

第 1 集     

1. 林谷县城  日  外
林谷中学了一千多名师生,打着三角旗,上街游行。校长方正东、副校长元明金、教师明昌云、山秀本等人走在教师队列前面。
(学生)郑庆祥(领呼口号):中国人民绝不做亡国奴!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日寇从中国磙出去!
站在街道两旁的人跟着学生呼口号。
 
2. 林谷中学校门口  日  外
天气晴朗,阳光灿烂,春风和徐。
三十四五岁的方正东,先背过身看了看校牌,后转过身看着远方:一群大雁排成“一”字形队列向北飞来。他正看着大雁在联想什么的时候,二十三四岁的韦世清走到他跟前。
韦世清:这位老师你好!
方正东打量陌生青年。
韦世清:您是不是方校长?
方正东:我就是,有什么事?
韦世清: 我是从延安来的。
方正东:去我办公室。
3. 林谷中学操场  日  内
方正东领韦世清向办公室走去。
不远处,副校长元明金(三十三四岁)和卜生荣(二十七八岁)站在那里看着方正东和韦世清的背影,
卜生荣:元校长!方校长领的这个人是谁?
元明金摇了摇头。
方正东和韦世清从他们视线中消失后,元明金给卜生荣使了个眼色。
4. 方正东办公室  日  内
外屋:
墙上挂着国、省和林谷地区三张地图。
方正东领韦世清回到里屋。
里屋:
典雅、整洁。
方正东:有什么事情?(打开窗子、闭上门后,回坐到桌前椅子上)。
卜生荣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外窃听。
方正东(开开门,厉声): 卜生荣!你要干什么?
卜生荣(惊慌地): 方校长!我……我要给您请假, 却……
方正东:要请假等一会来。
5. 方正东办公室  日  内
韦世清从衣袋里掏出一封信递给方正东。
方正东(拆开信看后):坐吧!(说着倒水沏茶)
方正东:周校长身体好吗?
韦世清:很好,他让我代他向你问好。
方正东(默了一会儿):你就留在学校教书好吗?
6. 林谷中学操场  日  内
元明金在操场踱步,卜生荣走到跟前。
元明金:他们都说了些什么?
卜生荣:没听见。
元明金:没听见?一点都没听见?
卜生荣:方校长一进办公室就闭上了门,他们话又说的很低。
元明金:你有啥用?
7. 三九一班教室  日  内
韦世清(教唱歌曲,嗓音浑洪,声情凄惋) :“我的家在东北的松花江上,那里有森林煤矿,还有那满山遍野的大豆高梁,九一八,九一八,从那个悲惨的时候……”
学生们都看着韦世清,聚精会神地听唱。
8. 三九一班教室  日  内
韦世清(站在讲台上): 同学们!上节课我们学习的那首歌曲,谁会唱啦请举手!
三四十名同学把手举起。
韦世清(指着郑庆祥):这个同学!你唱叫大家听!
郑庆祥站了起来。
韦世清:你叫什么名字?
郑庆祥:我叫郑庆祥。
韦世清:多大年龄?
郑庆祥:二十五岁。
丘耀锋:韦老师!郑庆祥同学比你都大!
同学们笑了。
韦世清(笑着):是嘛!
同学们都看着丘耀锋,丘耀锋不好意思的样子。
韦世清(对郑庆祥):那你就唱的试试!
郑庆祥唱着,韦世清和同学们目不转睛的看着,流溢着钦佩的神情。
郑庆祥唱毕还站着。
韦世清:郑庆祥同学,你唱的太好了!
丘耀锋:是啊!和韦老师唱的一样,不分轩轾。
同学们又看丘耀锋。
丘耀锋(声有点高):我说的是实话,你们看我干啥?
韦世清(对郑庆祥):你坐下!
郑庆祥坐下。
韦世清(指着丘耀锋):你叫什么名字?
丘耀锋:我叫丘耀锋。
韦世清:你再唱一遍叫大家听!
丘耀锋站起唱了一遍。
韦世清:丘耀锋同学唱的也很好……
丘耀锋:韦老师!我的嗓音不好,唱的也不好,但我和郑庆祥同学一样,却爱唱这样的歌曲。
韦世清:同学们!国亡家何在?家破人自哀!唱着这首歌曲,我们不仅能体会到那些背井离乡的流浪汉子的悲凄之情,又能想象出日寇侵略军践踏我大好河山、屠杀我骨肉同胞的狰狞面目。同学们!面对日寇的野蛮和疯狂,我们应该怎么办?
同学们(齐声):打倒日本帝国主义!
韦世清:同学们说的很对,我们要举起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同学们!这节课,我们再学唱一首歌曲,歌名就叫“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说毕转身在黑板上写了歌名后,贴上整张纸书写的歌曲)
韦世清:同学们!我先把歌词给大家唱一遍:“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全国爱国的同胞们!抗战的一天来到了,抗战的一天来到了……”
9. 林谷中学操场  日  内
郑庆祥指挥学生合唱团合唱《义勇军进行曲》、《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到敌人后方去》等抗日救亡歌曲。
方正东、元明金、明昌云、韦世清和十几个教师、许多学生围在跟前听看,许多人情不自禁的低声跟着合唱。
    10. 林谷县城  日  外
郑庆祥指挥学生合唱团合唱抗日救亡歌曲,明昌云、韦世清、山秀本和几位教师站在跟前,听唱的群众围得密不透风,许多群众跟着唱。
11. 林谷中学操场  日  内
郑庆祥回到操场,碰见了丘耀锋。
郑庆祥(兴奋地):耀锋!给你报告一个好消息!
丘耀锋:什么好消息?
郑庆祥:去校外我给你说。
两人走出校门。
郑庆祥:第四集团军干部训练班学生队招生,我想去哩,你去不去?
丘耀锋(低声):你说的这第四集团军是国民党的军队还是共产党的军队?
郑庆祥:是国军。
丘耀锋(把声扬高):那我就不去!
郑庆祥:为什么?动员人民群众起来抗日,不如我们先奔赴抗日战场!该到我们拿起枪杆子上前线打日寇的时候了,你却不去?可见……
丘耀锋(把声落低):庆祥哥!你不知道……
郑庆祥(看着丘耀锋):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丘耀锋(低声):我叔、我舅都被国民党拉了壮兵,至今都没有音信,我还能再去为国民党卖命嘛!我爷、我婆、我爹、我妈,恨死国民党了,咋都不会让我去的。
郑庆祥:我舅也是被拉了壮兵呀!
丘耀锋:现在人呢?
郑庆祥:也没有音信呀!
丘耀锋(低声):那你为什么还要去国军当兵?!若是去参加八……
郑庆祥(低声):可现在国军也在抗日呀!嗯!你不去了算啦,我找尚一去。(转身要走)
丘耀锋:哎!你别走呀!
郑庆祥回过头看着丘耀锋。
丘耀锋:庆祥哥!我也是这么想的,动员人民群众起来抗日,不如我们先投身到里面去。
郑庆祥:是呀!我们不是正在寻找报国的机会嘛!
丘耀锋:我倒想去,只怕……
郑庆祥:怕家里不叫你去?
丘耀锋(想了一会儿):嗯!我去!
郑庆祥:真的?
丘耀锋:咋不是真的?不相信我吗?
郑庆祥:行,先把你算上,定真家里不叫你去也就算了。
丘耀锋:我会说服我爷、我婆、我爹、我妈的。
郑庆祥:能说服最好。
丘耀锋:哎!庆祥哥!你有妻小,恐怕你的家庭阻力比我还大吧?
郑庆祥:你说的没错,不过,我的意念已定,投笔从戎,我会说服一家人的。
丘耀锋:庆祥哥!这事我们给明老师说不说?
郑庆祥:看你说的,这么大的事情,还能不给班主任说,走,现在就去,先把我们的想法告诉明老师。
丘耀锋:庆祥哥!要不,我们先征求一下韦老师的意见?
郑庆祥(默了一会么):也行。
12. 韦世清办公室  日  内
韦世清在办公室抄写歌曲,门开着,郑庆祥和丘耀锋站在门口。
郑庆祥:报告!
韦世清(放下笔走到门口):你个庆祥呀!我给你说过多少次,你来我办公室,门开着就直进,门闭着敲两下就行了,为什么还要喊报告?
郑庆祥:你毕竟是老师么!
韦世清:以后可得当心点!不然我要罚你!
郑庆祥不好意思的样子。
韦世清:坐吧!
郑庆祥和丘耀锋在长凳上坐下。
韦世清:喝水不?
郑庆祥:不渴。
韦世清:啥事?
13. 明昌云办公室  日  内
明昌云坐在桌前椅子上,郑庆祥、丘耀锋、沈尚一坐在凳子上。
明昌云(不解的):你们要去第四集团军当兵?
郑庆祥:嗯!
明昌云:为什么?
郑庆祥:明老师!我们是这么想的,动员人民群众起来抗日,不如我们先奔赴抗日前线。
明昌云:郑庆祥同学!你们替我想过吗?替方校长想过吗?替国家想过吗?
郑庆祥:明老师!我不明白你这些话的意思!
明昌云(不悦):你应该明白!
丘耀锋:明老师!我们真的不明白你这些话的意思!
明昌云:你们是林谷中学三九级学生中最优秀的学生,是有理想、有抱负的有志爱国青年,没想到你们却要去当兵!
郑庆祥:明老师……
明昌云(厉声):不要说了!
丘耀锋(不满的,高声):明老师!我们要上战场打日本鬼子,这错了吗?错在什么地方?可见你平日的说教全是空喊高调!(说毕看着明昌云)
明昌云(默了一会):你们这是一时的冲动还是深思熟虑后的决定?
郑庆祥:我们的意念已定。
明昌云(默了一会儿):这样吧,叫我先请示一下方校长,看方校长是什么意见?
14. 方正东办公室  日  内
方正东对明昌云耳语。
明昌云:原来是这样的,可他们不知道这些呀!
方正东:客观上呢?
明昌云:这样说他们是做对了?
方正东:明老师!你的心情我理解,你这当班主任的都盼林谷中学多考上几个学生,我这当校长的就不想吗?抗日救亡,国之大事啊!林谷中学有不少热血青年呀!你告诉郑庆祥同学,让他再动员一些同学一起去,越多越好。
明昌云:好!
15. 明昌云办公室  日  内
明昌云坐在桌前寻思,元明金进屋。
明昌云:元校长!坐吧!
元明金(坐到床边):听说郑庆祥、丘耀锋、沈尚一等同学要去当兵?
明昌云:嗯!
元明金:你同意他们去?
明昌云:这不是我同意不同意的事情。
元明金(不由来气):这么大的事情,你竟然事先不给我说一声?
明昌云:对不起!我以为这事与教学无关,就直接说给了方校长。
元明金(厉声):与教学无关?学校是干什么的?是为国家培养人才!你知道不知道这几个学生是三九级最优秀的?林谷中学明年凭什么去和兄弟学校竟争?你个明昌云呀!多好几个同学,就这样毁在了你的手上!
明昌云:元校长!郑庆祥、丘耀锋、沈尚一都是我班里的学生,你这管教学的校长盼林谷中学明年多考几个学生,我这当班主任的就不盼吗?学生们要去,方校长叫去,我有什么办法?你不赞成方校长的做法,去和他说呀!
元明金(厉声):我给你说,明年你班上考不上两个学生,你就夹上铺盖走人!
明昌云(把元明金看了一会):好!
元明金:哼!(说着出门)
16. 韦世清办公室  日  内
元明金(坐在桌前):这几个同学和你的关系不错,你就不能把他劝劝?
韦世清:方校长都点头了,我咋劝?
元金明(把声扬高):学生们都不去了,他总不能逼着学生去呀!
韦世清:你是副校长,那你就把学生们劝劝。
元明金:我能那么做给你说这些话干啥?
韦世清:你不能那么做我能那么做?
元明金:方校长这人呀!不知道他一天在想些什么!
韦世清:你在我跟前说这话有啥用?
17. 方正东办公室  日  内
方正东对明昌云耳语。
明昌云:我的班和我的课呢?
方正东:这你就不管了。
18. 方正东办公室  日  内
方正东坐在桌前思考什么,元明金走进。
方正东:坐吧!
元明金坐下。
方正东(看着元明金):有什么事吗?
元明金(气不顺):明昌云请了几天假?
方正东:一个星期。
元明金(气不顺):什么事情需要那么长时间?
方正东:他父亲病了,很厉害,我对他说,七天不够就再多呆几天,把家里安排好了,来了之后工作就安心了。
元明金:快要考试了,他却一走几天!
方正东:谁都没个事儿,班叫韦世清管上,课给卜生荣!
元明金:课给卜生荣倒都行,只怕……
方正东:只怕学生不欢迎?不管怎样,国语课不能耽搁。
元明金(默了一会儿):方校长!听说郑庆祥等同学要去第四集团军当兵?
方正东:嗯!
元明金:郑庆祥、沈尚一、丘耀锋,都是学习尖子,他们这一走,班主任不喜欢,任课教师不高兴……
方正东:你呢?
元明金:我倒无所谓。
方正东(笑着):你说的可不是心里话!
元明金:说实话,我也不赞成叫他们走啊!学校办的咋样,就看给上一级学校培养、输送优秀学生多少。三八级我们不抱什么希望,就看三九级这些学生了,他们这一走,我们的心血就白费了,希望全部落空了呀!
方正东:你说的没错,我这当校长的,就不喜欢多考几个学生?然而,我们还得替国家和学生们想想呀!国难当头,烽火连天。郑庆祥、沈尚一、丘耀锋等同学,忧人民之所忧,患民族之所患,急国家之所急,投笔从戎,立志报国,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我们总不能阻拦他们呀!再说,读书是为了将来给国家和人民干事情,投笔从戎,奔赴战场,消灭倭寇,也是为国家和人民干事情,两者相比,这后者最能体现他们人生的意义和生命的价值!所以呀!这事我们首先要想得通,想不通可又能咋?人各有志,志不可夺嘛!
元明金:你说的倒是,可老师们就不是这么想的。
方正东:老师们的思想我们去打通。
19. 林谷中学  日  内
路道上,郑庆祥和沈尚一低语。
郑庆祥:你约了几个人?
沈尚一:十八个,你呢?
郑庆祥:我约了二十八个。
沈尚一:算上咱们俩,就四十八个人啦!
郑庆祥:噢!吃过中午饭,咱们把所约的同学都叫到操场,把一些事情商量一下。
 20. 林谷中学  日  内
四十几个同学不成队列的集中在操场东南角。
沈尚一:大家不说话啦,叫庆祥哥把一些事情给大家说说。
郑庆祥:尚一要我说,我就把报名的地方和时间给大家说一下,再商量一下行动的办法。报名的地方还在秦都云镇,时间从六月一日到六月十五。咱没去过秦都,听说林谷到秦都有三百多里,刚走得三四天。今是六月二号,大家还得回去给家里说一下,把啥准备准备,这样又得几天。明老师说,咱们走的时候,方校长要组织全校同学敲锣打鼓欢送,还要给咱们戴花。看来时间还是很紧张的。诶!谁有变化,就在这儿说出来。(候了少许,看没人回话)看来大家的意念是定了。
丘耀锋:庆祥哥!咱们什么时候去报名?
沈尚一:庆祥哥!你不说啦,叫耀锋给大家说。
大家笑了。
丘耀锋(脸红了):尚一!你不知道哥是急性子!
沈尚一:庆祥哥!你慢慢说,我们都不急!
大家又笑了。
郑庆祥:我们明天就回家,六号回校,七号或八号去秦都。如果有谁大人不让去,你的思想也有变,回校后给我说一声。还有,眼看就要升学考试了,去了秦都之后,验上的就不可能回来了,验不上的还得回来,回来后就好好把功课抓抓。
21. 郑庆吉家  日  内
四间土瓦房,座北向南,说旧不旧,说新不新,西边两间草房。院落不小,没有院墙。门口有一个笸篮大的青红色平板石头。
一家人正在吃中午饭,饭是野菜面糊糊。大人小孩都嬴弱无华。
草房前,母牛在吃青草,牛犊在吃母牛的奶。母牛膘圆滚壮,牛犊欢跳喜蹦。
算上郑庆祥,这已经是八口之家了:32岁的郑庆吉、52岁的母亲刘芝娥、妻子林秀英、12岁的儿子郑文华、11岁的女儿郑芳兰、25岁的郑庆祥、妻子申冬桂、7岁的女儿郑芳菊。
郑庆吉端着饭碗蹲在牛跟前,边吃饭边看母牛和牛犊;三个孩子端着饭碗,站在院里边说话边吃饭;申冬桂和婆母坐在门口大石头上吃着饭说着话,如母女一般亲近的样子;林秀英一个人坐在院里核桃树下吃饭。
刘芝娥碗里的饭完了。
申冬桂:妈!我给你舀去!(接住碗去了屋里,一会儿端出)
刘芝娥(接住饭碗放在门礅上):夜晚上,我还梦见我祥!
申冬桂:妈!你想你儿子了吧!
林秀英瞪着刘芝娥和申冬桂。
刘芝娥:妈当然想,你不想吗?
申冬桂(不好意思的样子):我才不想他呢!去学校一月多了,也不知道回来把您看看!
刘芝娥:好娃哩!他是在念书,又不是在做事挣钱。这一月多,不知道他在学校里咋混?上次从家里走的时候,只拿了二十斤粮、两万元,一天平均不到一斤粮、一仟元呀!那么大一个小伙,长天大日头的,能不受饿嘛!
申冬桂:妈!你不要操心,他会照顾好自已的。
刘芝娥(心疼地):会照顾自己?刚会同情别人!把饭票借给别的同学,自己一连三天吃不上饭,还不去要!你说他干的这是啥事嘛!
申冬桂(低声):妈!那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听说他借给饭票的那个同学是他最好的朋友,家里比咱还可怜。
刘芝娥:他不好意思问那个同学要饭票,这妈都能理解,可他为什么想不到去问别的同学借些呢?哪有这么傻……
林秀英把饭碗猛地摔到石头上,碗片向四方迸射。
郑庆吉:你疯啦!
林秀英:我就是疯啦!(哭着跑回屋里)
一家人都愣在那里。
这时,郑庆祥回到院里。
郑庆祥:哥!
郑庆吉:庆祥!你回来啦!(说着起身),正吃饭哩……
郑芳菊:爹!(说着向父亲跟前跑去)
郑芳兰:娘!您看谁回来啦?
郑文华:婆!我叔叔回来啦!
刘芝娥和申冬桂都站起身。申冬桂还愣在那里。刘芝娥向郑庆祥跟前走着。
郑庆祥:妈!你身体好吧!
刘芝娥:妈硬朗着呢!都才吃饭哩,我娃走热啦,回屋里先洗洗,妈给你去晾饭。
申冬桂:妈!我去给晾。
22. 刘芝娥小屋子  晚  内
郑芳菊跟奶奶回小屋子。
郑芳菊:婆!你要说啥话?
刘芝娥:今晚上你跟婆睡!
郑芳菊:为什么?
刘芝娥:你不知道你爹回来啦?
郑芳菊:知道呀!咋不知道?可我一直跟我妈睡着哩呀!我爹回来啦,我才更应该和我爹我妈睡在一块!
刘芝娥:芳菊!你长大啦……
郑芳菊:婆!我才七岁呀!
刘芝娥:你才七岁,这婆知道,可婆又知道你是个听话懂事的孩子,婆给你说,以后,你爹不在家的时候,你可以跟你妈睡,也可以跟婆睡,你爹若在家,你就跟婆睡。
郑芳菊:为什么嘛?婆!
刘芝娥:不要问为什么,只要把婆给你说的这些话记住、按这办就行了。
郑芳菊愣到那儿。
    23. 申冬桂屋子  晚  内
郑庆祥要上炕的时候,申冬桂端来一盆温水。
申冬桂:你把脚洗洗!
郑庆祥:要洗我自己不会舀嘛!
申冬桂:我已经给你舀来啦你说咋办?
郑庆祥:那我就只有洗了么!(说着跳下炕,脱袜洗脚)
一会儿,
郑庆祥:芳菊呢?
申冬桂:跟妈睡去啦。
郑庆祥(笑着):你打发去的?
申冬桂(笑着):我为什么要打发呢?妈给芳菊说,你回来啦,叫娃去跟她睡。(甜蜜的样子)当老人的,为儿子把啥事都想到了,当儿子的呢?
郑庆祥(笑着):你想我不想?
申冬桂(笑着):我才不想您呢!去学校一月多了,也不知道回来把老人和孩子看看!
郑庆祥:我不是回来了嘛!这次回来我多陪你几天!
申冬桂:您说什么?
郑庆祥没听见似的。
申冬桂:我问您话呢!
郑庆祥:睡吧!
24. 刘芝娥小屋子  晚  内        
刘芝娥和三个孙子回到小屋子。
刘芝娥:凉些了,咱们睡吧!
郑芳菊:婆!咋睡?
刘芝娥:我和你哥睡一头,你和你姐姐睡一头。
25. 林秀英屋子  晚  内
豆油小灯下,郑庆吉坐在炕沿边里抽旱烟锅,林秀英坐在炕上。
林秀英(憋气的):你妈生了几个儿子?
郑庆吉:你是小娃?不识数?
林秀英:你妈心里刚有她庆祥!
郑庆吉:我是风吹大的?
林秀英: 走了一月多啦,也不知道回来给娃们买几颗糖?
郑庆吉(吐出口中的烟雾):兄弟是在念书?还是在做生意?你给多少钱?
林秀英(乖厉的):你没给钱吗?我给多少钱?我给他做啥的钱?
刘芝娥走到外面窗下偷听。
郑庆吉(低声):我不该给吗?我爹死的时候,我才十二岁,我兄弟才五岁,我妈受寡把我弟兄俩拉扯大。现在,我妈老弱了,我不该供给我兄弟吗?中丰川在林谷中学念书的有几个?只要我兄弟能一直往上念,我脱裤子当袄、砸锅卖铁都要供给他。这不仅是我们的荣耀,也是郑家一族人的荣耀。
林秀英:你兄弟的媳妇是谁给娶的?
郑庆吉:你说是谁给娶的?不是我妈给娶的,莫比是你给娶的?
林秀英:我倒不敢说是我给娶的,你总给花了不少钱!
郑庆吉:就准我给花了不少钱,不该给花吗?你娘家盖房、你哥娶媳妇,我没给花钱吗?到底不是你兄弟是不是?
林秀英(默了一会):走了一月多啦,也不知道回来把屋里看看!
郑庆吉:看啥?
林秀英:没有啥看的吗?你妈身体咋个样?地里庄稼咋个样?屋里有没有吃的花的?娃们还念书着哩没有?
郑庆吉(把声扬高):你知道不知道我兄弟他在念书?知道不知道我是这个家的主事人?林秀英!你能不能把目光看远些?我给你说,他是我们的未来!
林秀英:是我们的未来?(高声)那是申冬桂的未来!今天受苦受累的是我们,人家成了人,你在哪里?我在哪里?我们的儿女在哪里?为了你兄弟成人,你竟然把我们的孩子的学都给停了!你心就那么偏!为什么还叫芳菊念哩呢?就算你不为我着想,也该为自己的孩子想想呀!这些我给你说过多少遍,你听来没有?
郑庆吉:我听你的?我为啥要听你的?听你那话我就把年过反了!
林秀英(泪津津的,高声):我知道你就不把我当你妻子!
郑庆吉:你知道不知道冬桂是你亲姨表妹!当初又是你把她说给我兄弟的!
林秀英(高声):你不要提她!我后悔死啦!
郑庆吉又揞了一锅烟抽了起来。
26. 郑庆吉家  日  内     
郑庆吉一家人在院里吃早饭。
忽然,一片嘈杂声传来,一家人都朝嘈杂声传来的地方看去。
一群人走了过来,十四五岁的郑文治、高培英、高培亮被捆绑着。七八个保丁押着,有的在打,有的在骂。伍长贵和高世祥大摇大摆的跟在后面。
一家人都撂下饭碗走了过去。
高世刚和高世强跑了过来。
高世刚(大声):有你们这样征丁的吗?人都被你们捆绑住了还要打?
高世强(大声):要打就打死算了!
伍长贵走到跟前,拔出手枪,对着高世刚和高世强。
伍长责:你俩在喊什么?
高世刚(大声):我喊什么你没听见吗?他们都是孩子,你们把他们捆绑着,为什么还要打?
高世强(大声):你们还是人不是?
伍长贵(手枪顶着高世强脑门):你再骂一句!
高世祥:长贵!你不认识他俩?
伍长贵:他俩是谁?
高世祥:他俩是我堂弟,给保丁们说,叫他们不要再打了。
伍长贵(默了一会儿):锋钢!不要打!
伍锋钢(低声):不要打了!
保丁们都停下手。
高世刚的妻子丁惠秀哭着向跟前人诉说着,
丁惠秀:我培英还不到十五岁呀!娃的腿还没好呀!
高世强的妻子午瑞英跑到高世祥跟前,
午端英(厉声):亨亨哥!我培亮多大啦你们拉他的兵?
高世祥:咱培亮十六岁了呀!
午瑞英(厉声):你说啥?我培亮十六岁了?我的娃我们不知多大?你知道他十六岁了?
高世祥要说什么,
伍长贵:往年是十六岁,今年十五岁就够了!
午瑞英(气忿地,厉声):我娃就没十五岁!说好了还是亲自家人!就是这亲
自家人?
高世祥:好妹子哩!这关哥什么事?你在哥跟前发什么牢骚?
午瑞英:哼!关你什么事?你不给点眼子,他们来刚抓我们……
伍长贵:你说什么?这是我们的事!
高世祥(笑着):谁叫你会生站着撒尿的娃呢?
杜宝琼(走到丁惠秀和午瑞英跟前):我说你们俩呀!娃当兵是多好的事情!你们还痛哭流泣的?
午瑞英狠狠地抽了杜宝琼一耳光,怒视着。
杜宝琼(大声):瑞英你打我干什么?
午瑞英(厉声):你说我打你干什么?是好事你咋不叫你娃去呢?你娃不该去吗?你娃多大我们这几个娃多大?
高世祥:瑞英!你疯啦!
午瑞英(厉声):我就是疯啦!
杜宝琼:你听好了听不听了算啦,与我有球关系?(一边说一边往出溜)
这时,郑庆青走到伍长贵和高世祥跟前,
郑庆青:伍主任!我文治才十四岁呀!又那么瘦弱,我出钱行不行?
伍长贵:出钱?行呀!出多少?
郑庆青:这咱们可以商量。
高世祥:兄弟!别难为我培增他舅了!
郑庆青:世祥哥!你代兄弟求个情吧!
高世祥:兄弟!国难当头,前方需要人,这不是出钱不出钱的事情!
伍长贵:出二百个大洋我们买票行不行?
郑庆青:二百个?(忽然栽倒在地上)
郑文治(挣脱着哭喊):爹!爹!
刘灶灶用枪托打郑文治。
郑庆康:兄弟!(去扶郑庆青)
郑庆吉要去扶郑庆青,转眼看见了冬白雪和赵朴绵,
郑庆吉:朴绵!叫白雪娘过来!
刘芝娥、冬白雪和赵朴绵向郑庆吉跟前走去。
郑庆祥走到打郑文治的刘灶灶跟前,
郑庆祥(厉声):不要打娃!
刘灶灶: 你是谁?(盯着郑庆祥)
郑庆祥(看着刘灶灶): 你管我是谁?这重要吗?
刘灶灶(大声): 关你屁事?
郑庆吉(走到跟前): 你为什么要打他?
刘灶灶: 我喜欢打他!
郑庆吉: 你再打一下看!
刘灶灶又要打郑文治,伍长贵和高世祥走到郑庆吉和郑庆祥跟前。
高世祥(高声): 庆吉!盐里没你醋里没你,你搅和啥?
郑庆吉(厉声): 你说我搅和啥?想叫打我呀!
伍长贵(把枪顶在郑庆吉脑门上):你张狂啥哩!
郑庆吉:开枪呀!
伍长贵(大声):来人!把这瞎松给我捆起来打!
伍锋钢和刘灶灶走过来动手的时候,郑庆祥、高世刚、高世强、午瑞英一齐来到跟前。
郑庆祥:开枪呀!
高世刚、高世强和午瑞英(齐声):捆起来打呀!
高世祥(低声): 长贵!把枪收起!
伍长贵(把几个人看了看,收起枪):哼!今天我不想理你们。
高世祥(看着郑庆吉):准你是人!哼!咱们走着瞧吧!
郑庆吉(大声):头割了碗大个疤!
高世祥盯着郑庆吉,像一口要吞掉的样子。
这时,十三岁的高培俊,向伍长贵跟前跑着,
高培俊(大声):你们放了我哥,我替我哥!
伍长贵(打了高培俊一耳光):没看你比萝卜长多少!
高培俊:嗯!你们刚会打人!不讲理!
伍长贵: 你碎松再说一句!
高培俊(大声): 你们是一伙土匪!
伍长贵(拔出手枪): 你再骂一句!
郑庆吉(厉声):伍长贵!别忘了你的身份!
高世刚、高世强和午瑞英(齐声):娃把你们说错了吗?
林秀英(看着丈夫,大声):就你妈生你能成!你是狮子还是老虎?
刘芝娥(声有些高):吉!你能惹起你世祥哥和长贵嘛!回家吃饭去!
申冬桂(对丈夫):不要再说了,把哥拉回吃饭!
高世祥(低声):长贵!别理,快把人带走!
伍长贵(大声):锋钢!把人带走!
27. 郑庆吉家  日  内
一家人接着吃饭。
郑庆祥:怎么会这样?
刘芝娥:世道就是这样,你二舅就是这样死在了外面,你若不是在上学,你弟兄俩还得被拉去一个。
林秀英(怪异的):他谁敢拉咱家的壮兵?看把他谁吃不了?
一家人都看着林秀英。
林秀英(大声):我说错了吗?(看着婆母)你儿子行呀!没看刚才能成的那样子!
郑庆吉盯着妻子。
林秀英(高声):我说的还不是实?狗逮老鼠多管闲事!凡事自己总是刺到前哩!人家和咱有气,咱就不撞磕人家,本事还大的,都敢和保甲队长对着干了!庆祥!你哥是个人物!
郑庆祥(不满的):嫂子!
郑庆吉(盯着妻子):你再说!
刘芝娥:吉!不怕秀英说哩,以后,你确实应该注意点,哼哼再瞎,你再恨,却不能去惹他呀!
林秀英:就是呀!人家再瞎把咱又没咋……
郑庆吉(厉声):还要把咱咋之?
林秀英(高声):就准把咱害扎啦,你再恨把人家能咋?鸡蛋碰碌碡,碰得过嘛!
郑庆吉看着妻子,隐忍的样子。
申冬桂:秀英姐!你不说了,叫都先吃饭。
林秀英:冬桂!你……好,他叔在跟前,我什么都不说了!
刘芝娥:祥!和你哥回屋里吃!(起身向屋里走)冬桂!叫三个娃也回来。
林秀英(气恨地,高声):芳兰!给妈舀饭去!
郑芳兰:妈!我婆叫都回屋里吃,你就……
林秀英把碗摔到石头上,碗片向四面迸射。
郑庆吉(不由来气):你今摔两个碗了!(说着要揍妻子)
刘芝娥(生气的,厉声):吉!你们是嫌祥回来了吗?
郑庆吉盯了妻子一会,转身向屋里走去。
郑芳兰(哭着):妈!你咋是这人呢?
林秀英(哭着,高声):日你妈的眼窝该没瞎么!
郑文华要说什么,
申冬桂:文华!什么都不要说了,进屋里吃饭。
郑文华(把母亲看了看):芳兰!回屋里吃饭。
28. 郑庆吉家  日  内
吃毕饭。
郑庆祥:文华!今晌午和叔叔去坡里给牛割草!
一家人都看着郑庆祥。
郑文华:叔叔!你不到学校去啦?
刘芝娥:祥!你该走得啦,还有时间去给牛割草?
郑庆祥:妈!我六号去学校,在家还呆两三天哩,就帮我哥做些啥。
刘芝娥:还呆两三天哩?学校放假啦?
郑庆祥:倒没放假!
刘芝娥:那你为什么还要在家呆几天?
郑庆吉:兄弟!没粮啦还是没钱啦?哥都给你准备着哩呀!
林秀英(怪异的):是呀!大人娃吃糠咽菜,你哥都要叫你拿粮。把文华和芳兰的学停了,都要供你念书。还不是为你成人、为了咱们的未来嘛!
一家人都看着林秀英。
林秀英(怪异的):我说错什么了吗?你们这样看我?
郑庆吉(隐忍的样子):你说的很好!
刘芝娥(噙着眼泪):祥!为了你念书,你哥吃尽了苦头,也受尽了委屈。哎!谁叫我娃把书念的那么好呢!
郑庆吉掏出旱烟锅,揞了一锅烟点着,蹲在柜前抽着。
刘芝娥和申冬桂看着郑庆祥。
郑庆祥:妈!哥!我不念书了。
刘芝娥(诧异的):你说什么?
一家人都诧异地看着郑庆祥。
郑庆祥:妈!哥!我说这话是真的。
刘芝娥(噙着眼泪):祥!你嫂子说的也是实情话呀!你就不念书了?丢一年了,都撑不下去啦?
郑庆吉:兄弟!哥不要你念了,你再说不念的话,把钱粮带上,快往学校走!
郑庆祥:哥!我真的不念了。
郑庆吉(立起):为什么?妈在这里,你把话说清楚,是我在你跟前说过不要你念书的话?还是在妈和冬桂跟前说过嫌你念书的话?
郑庆祥:哥!你在谁跟前都没有说过嫌我念书的话,是我决定不念了。
郑庆吉(生气的,厉声):不念了就把被子卷的拿回来!(走到门口,又折了回来)不过,你可不要后悔!也不要给人说是哥不叫你再念了!
郑庆祥:哥!我咋能说是你不叫我再念了?不是哥,我能把书念到这种程度……
刘芝娥(哭着):祥!妈和你哥都把你看错了,原来你才是个没出息不争气的东西!(说毕狠狠地打了儿子一耳光)
申冬桂(上前扶住婆母):妈!他不念就不念了,您不要生气!家里我哥一个人也苦累不过来呀!
林秀英躲到她屋子去了。
申冬桂:妈!您去炕上睡的歇歇!(扶婆母去了小屋子)
郑庆吉:兄弟!不念了也好,今晌先跟哥去坡里给牛割草!
郑庆祥:走!
29. 九龙坡上  中午  外
弟兄俩坐在一棵大柿树底下乘凉说话,身边放着两担子青草。郑庆吉抽着旱烟锅。
郑庆吉:兄弟!你一定不念书了?
郑庆祥:嗯!
郑庆吉:为什么?你能如实的告诉哥吗?
郑庆祥:第四集团军干部训练班学生队招生,我们四五十个同学说好了,要去报名。
郑庆吉:什么?
郑庆祥重复了一遍。
郑庆吉:这第四集团军是国军还是……
郑庆祥:是国军,不过,现在它也在打日本鬼子。
郑庆吉(默了一会儿):这比念书好吗?
郑庆祥:比念书好!
郑庆吉:有哪些好处?你说叫哥听!
郑庆祥:第一,不花钱了,或者还能多少挣点钱,为哥抬点轻;第二……
郑庆吉:第二?你说呀!怎么?说不出来啦?刚才村里发生的事你没看见?咱二舅是咋死的?
郑庆祥:哥!这和拉兵是两回事情……
郑庆吉:不都是当兵嘛!
郑庆祥:总还是不一样,同学们都要去,我能不去嘛!
郑庆吉(默了一会):你一定要去?
郑庆祥:嗯!我们已经说好了,六号去学校,八号去秦都云镇报名。
郑庆吉:哎!你叫哥怎么说呢?
郑庆祥:哥!我希望您理解我!支持我!
郑庆吉:(默了一会):兄弟!好男儿志在四方,这事哥不会阻拦你的,就看妈和冬桂会不会同意,眼下可正是用兵打仗的时候……
郑庆祥:哥!你说对啦,眼下正是抗日救亡的时候,同学们满怀报国热情,要拿起枪杆子上前线,兄弟也觉得这是个报国的机会。哥!我知道我一走,你肩上的担子更重了,不仅要孝敬母亲,还得照顾冬桂和芳菊。
郑庆吉:不说啦,既然你已经决定了,就去吧,家里一切有我。
郑庆祥:哥的已恩未报,又要给添新累,真是没有办法呀!
郑庆吉:什么恩不恩的?我是你哥呀!
郑庆祥:冬桂的工作我做,她能理解的,妈的工作主要得靠你去做。
郑庆吉(轻轻点头后):行,你先把冬桂的思想说通。
30. 申冬桂屋子  晚  内         
郑庆祥背靠着墙坐在炕上,想着怎么向妻子开口。
申冬桂收拾好屋子,上到炕上,坐在丈夫身边。
申冬桂:你在想啥?想不念书了回来干啥?
郑庆祥不自觉地摇了摇头。
申冬桂:那你在想啥?想昨晚的事还是想今晚的事?(看着丈夫)
郑庆祥把妻子揽到怀里。
郑庆祥:冬桂!我们在一块的时间,只有今晚和明晚了。
申冬桂:你说什么?你不念书了,我们不是天天在一块嘛!
郑庆祥摇了摇头。
申冬桂(悟出了什么似的):他爹!你好像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今晌午我就在想,你为什么不念书了?在学校惹出了什么事情?嫌哥一个人太累?还是……
郑庆祥:冬桂!有一件事情,我想告诉你,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申冬桂:我是你妻子,有什么不好开口的?
郑庆祥:冬桂!我要去当兵。
申冬桂(惊讶地):什么?你要去当兵?
郑庆祥:嗯!
申冬桂:人们都在躲壮丁,你却要去当兵?(移过眼睛,看着墙角,连连摇头。)
郑庆祥:冬桂!志愿去当兵和被拉壮丁是两回事情。
申冬桂:不都是当兵嘛!兵荒马乱的,你不念书却要去当兵?把我休了你再去!(说着眼睛湿了)
郑庆祥一时不知说什么好,掏出手怕给妻子抆泪。
申冬桂抱住丈夫,头贴在胸前,眼泪扑簌扑簌的淌着。
郑庆祥抱着妻子,眼睛湿了,不自觉地轻摇着头。
一会儿,
郑庆祥(给妻子抆着泪):冬桂!都是我不好,没有尽到一个儿子、丈夫、父亲的责任。不要哭了,有话慢慢说。
申冬桂(把声扬高):你要撇下母亲、妻子和女儿,有什么好说的?
郑庆祥:冬桂!你听我说!
申冬桂(生气地):没有什么好说的!休了我你干啥都行!
郑庆祥闭上了眼睛,不自觉地轻摇着头。
一会儿,
申冬桂(看着丈夫):他爹,你不去当兵好吗?
郑庆祥没听见似的,还是闭着眼睛,眼泪却淌了下来。
申冬桂(给丈夫擦着眼泪):他爹!我可是为了咱们一家人好啊!这些年,你一直念书,你知道哥有多苦多累嘛,他黑不是黑白不是白的呀!为了供你念书,他把文华和芳兰的学都给停了。我不要芳菊念了,他却一定不行。为这事他受了多少委屈你知道吗?今晌午你说你不念书了,我虽想不通,却觉得也好,你不念书了,能减轻哥许多苦累,还能堂前尽孝,我们又能经常的生活在一块,有什么事情,也有个商量的人。谁知……
郑庆祥(睁开眼睛,抹了抹眼角):做女人难,做男人也难啊!
申冬桂(看着丈夫):你为什么要去当兵?
郑庆祥: 为了减轻哥的苦累;再说啦,四五十个同学都要去,我能不去嘛!
申冬桂: 你能不能回来在乡里教书?
郑庆祥: 冬桂!我已经决定了,希望你理解我!支持我!
申冬桂: 国民党都瞎成啥啦!你还要去给卖命?
郑庆祥: 我是为了去抗日,打日本鬼子,不是为了去给国民党卖命;再说啦,时下,国民党军队也在抗日嘛!
申冬桂: 他爹!不是我舍不得你去,你已经是有妻小的人了,况这又不比在地方念书,一去三年能回还是五年能回? 往后我和孩子日子咋过? 总不能苦累哥一辈子呀!
郑庆祥: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冬桂!你一定懂得这个道理。我是读书之人。首先想到的应是祖国的安危。当祖国需要我们报效的时候,我能不去嘛!
申冬桂(默了一会):你一定要去?
郑庆祥:嗯!
申冬桂:你给妈和哥说了吗?
郑庆祥:今晌我给哥说了。
申冬桂:哥同意你去?
郑庆祥:嗯!
申冬桂:妈会让你去吗?
郑庆祥:得你和哥帮我做妈的工作。
申冬桂:我不会帮你的。妈叫你去你就去,不叫你去我看也就算了。
郑庆祥:冬桂!我求你,你和哥帮我做妈的工作好吗?
申冬桂:哎!
郑庆祥:冬桂!你应该理解我的心情。
申冬桂:我理解你的心情谁理解我的心情?
郑庆祥不知说什么好。
默了一会儿,
申冬桂(不看丈夫):什么时候给妈说?
郑庆祥:只丢明天一天时间了,明早上你就给妈说。
申冬桂又叹了一声。
31. 林秀英屋子  早  内         
郑庆吉坐在炕头抽旱烟锅,林秀英在补纳衣裳,衣裳破破烂烂的。
林秀英:早上凉凉的,你和他叔再去割两担子草!
郑庆吉:用不着你指拔我!
林秀英:怕把你兄弟那嫩手磨破了是不是?
郑庆吉:今天你就少说多余话!
林秀英不言喘了。
32. 申冬桂屋子  早  内
申冬桂在扫地。
郑庆祥起身穿衣。
申冬桂:你多睡一会儿,起来也没啥事情。
郑庆祥:我到坡里再割一担草去,你先给妈说这事情。
申冬桂:你和哥厮跟上去?
郑庆祥:不,叫哥在屋里,帮你给妈做工作。
33. 郑庆吉家  早  内
郑庆祥拿着镰和扁担要走。
郑庆吉(走出门):祥!你弄啥呀?
郑庆祥:我再去割一担草。
郑庆吉:早上有露水,再说,你也得准备你自己的事情呀!
郑庆祥(走到哥哥跟前,低声):哥!夜晚上我把冬桂说通了,今早上叫她先给妈说,我去坡里,你帮冬桂做妈的工作。
郑庆吉:行!
34. 申冬桂屋子  早  内
申冬桂跟婆母回屋子,闭上小门。
刘芝娥:冬桂!有什么事情吗?
申冬桂:嗯!妈!你坐炕上!
刘芝娥:坐炕上干啥?(靠着炕沿) 有什么事情?
申冬桂心想咋说?
刘芝娥:是不是祥的事情?
申冬桂点了点头。
刘芝娥:要我再劝劝?叫他一定去念书?
申冬桂摇了摇头。
刘芝娥:那是什么事情?
申冬桂:你儿子要去当兵。
刘芝娥(惊讶地):什么?他要去当兵?
申冬桂:嗯!
刘芝娥(不由来气):兵荒马乱的,放的书不念却要去当兵?当什么兵?人们都在躲壮丁,他却要去当兵?送命呀是不是?
申冬桂:我就这么说来,劝他不要去,他就是不听么!
刘芝娥:他人呢?
申冬桂:人到坡里割草去啦。
刘芝娥:你哥也去了吗?
申冬桂:我哥我看在屋里。
刘芝娥:你去把他叫来!
35. 郑庆吉家  早  内
郑庆吉站在院里看牛犊吃奶。申冬桂走到跟前。
申冬桂(低声):哥!妈在我屋子,让我叫你。
郑庆吉(低声):走。
申冬桂和郑庆吉低声说话的时候,林秀英站在屋里看着,气恨的样子。看丈夫和申冬桂向屋里走来,转身回小屋子;看丈夫跟申冬桂进其小屋子又闭上了小门,蹑手蹑脚的出门躲在窗下偷看窃听。
36. 申冬桂屋子  早  内   
郑庆吉:妈!你要说什么话吗?
刘芝娥(带气的):祥要去当兵,给你说来没有?
郑庆吉:说来,昨天响午在坡里给我说的。
刘芝娥:你也叫去?
郑庆吉:妈!祥要去就叫他去吧!
刘芝娥(气恨的):你说什么?(眼泪唰的淌下)你心好狠呀!叫你现在去当兵你去不去?
郑庆吉:去呀!只要你们都让我去,男人不去当兵,莫比叫女人去呀?
刘芝娥狠狠地抽了儿子一耳光,气恨的看着儿子,连连摇头。
申冬桂:妈!你不要生气!有话慢慢说。
林秀英忍不住了,从外面回到申冬桂屋子。
林秀英:妈!你这一耳光打的好,再打几耳光看把他打得醒嘛!
郑庆吉:你来干什么?这儿有你说话的地方吗?出去!
林秀英(大声):我来干什么?你说我来干什么?我不是这屋里人吗?什么事情你们都要瞒着我!刚才你们说的话我都听见了。妈!你可不能叫祥去当兵呀!
刘芝娥:秀英!这事我才问吉和冬桂,咋是瞒着你?你先出去!
林秀英不想出去,迟迟不走。
郑庆吉(厉声):妈叫你出去,你听见啦没有?
林秀英淌着眼泪走出小屋子,靠着堂屋的柜站着偷听。
郑庆吉抽着旱烟锅。
刘芝娥(哭着):吉!你比祥大七岁,祥不知道啥你也不知道啥?兵荒马乱的,人们躲壮丁都躲不及,祥要去当兵,你就叫他去?妈真不知道你安的是啥心!
郑庆吉:妈!祥的性情你知道,虽不是倔脾气,却也犟的很。他想咋办就一定要咋办,谁说谁劝谁阻谁拦,都不顶用。他一定要去,咱们说劝阻拦都不起作用,只能叫他不愉快。他在家能呆几天?只有今明两天时间了,我们为啥不叫他高兴喜欢嘎?
刘芝娥(大声哭着):说啥妈也不要他去当兵!
37. 林秀英屋子  晚  内
小门闭着。
郑庆吉坐在炕沿边抽旱烟锅,林秀英坐在炕上。
郑庆吉:我给你说,祥去当兵是件好事情,你不要大窍不开!
林秀英(怪异的):当然是件好事情,再好不过的事情!
郑庆吉(看着妻子):什么意思?
林秀英:没什么意思,以后,地里的活有你,家里的活有冬桂,你说这不是一件好事情?
郑庆吉:那你干什么?成神呀还是变鬼呀?
林秀英:我?想干啥就干啥!愿意干啥就干啥!
郑庆吉看着林秀英,气恨、隐忍的样子。
一会儿,
郑庆吉:祥的性格犟的很,凡他决定了的事情,就一定要那么去做,谁都劝说不过来。叫我看,他一定要去,就叫他去吧。再说啦,这就是一件好事情,对他本人来说,是一件好事情,前途远大;对家里来说,也是一件好事情,首先减轻了我的经济负担和思想负担,再不从家里拿粮拿钱了,说不定后面还能给家里捎些钱呢!
林秀英:哼!好事情?对本人来说,有可能是件好事情;对家里来说,不一定是件好事情!对有的人来说,是件好事情;对有的人来说,就不是件好事情!
郑庆吉:你说明白点!
林秀英:我说的不明白吗?
38. 郑庆吉家  日  内
吃过早饭,一家人坐在堂屋拉话。
刘芝娥:祥!听说你要去当兵?
郑庆祥:嗯!
刘芝娥:等妈死了你再去行吗?
郑庆祥:妈!学校去四五十名同学,我们已经说好了,明天去学校,八号一同去秦都云镇。才去报名呀,能验上验不上还是另一回事情。
刘芝娥:不管咋说你都不能去!你二舅原来不是被拉了兵嘛,回来啦没有?
郑庆祥:妈!这是志愿去当兵,不是拉壮丁。
刘芝娥:不都是当兵嘛!
林秀英:他叔!书念的好好的,你却要去当兵?你哥的话你可以不听,你妈的话你都不听了?
郑庆吉:你插什么嘴?
林秀英: 我插什么嘴?你说我插什么嘴?我是这屋里人不是?与我有关系没关系?
郑庆吉:与你有啥关系?
林秀英(大声):与我有啥关系?你说与我有啥关系?你不供给他念书,我们的孩子能停学吗?他不去当兵,家里该有人帮忙做地里活哩吧!他要当兵可以,咱们先把家另了!
郑庆吉(抽了妻子一耳光,厉声):看她谁狗日的敢给我把这家另了!
林秀英(搂住丈夫的腿哭着):你打!你打!你狗日的把我打死!
郑庆吉把妻子压倒在地上抽打。
三个孩子看着都在哭。
刘芝娥:你们这算弄啥?
郑庆祥夫妇把郑庆吉拉到一边。
林秀英(坐在地上长声哭着):我跟你这个土匪就把苦把气受扎啦!我知道我是害……
郑庆吉又要抽打,郑庆祥夫妇拉住。
郑庆祥:哥!要打你打我,不能打我嫂子。
刘芝娥和申冬桂落泪了。
刘芝娥:祥!妈什么都不说了,我娃一定要去就去吧!你嫂子一定要另家的话,妈就和冬桂过在一块。
郑庆祥:妈!(跪到母亲膝下) 都是儿不好!
申冬桂扶着婆母。
郑庆吉要说什么,
刘芝娥:吉!什么都不要说了!祥!我娃起来!
39. 郑高村  日  外
早饭后,郑庆祥要去学校,除林秀英外,一家人送到村头。
郑庆祥:哥!这就亏了你啦!和冬桂、我嫂子照顾好妈,照看好三个孩子。
郑庆吉:你走吧!
郑庆祥:还有,哥!你要叫文华和芳兰去念书。有些事多给我嫂子解释,不要打他。在我们这个家,她也吃了不少苦呀!
刘芝娥、郑庆吉、申冬桂都淌下了眼泪。
刘芝娥(把二儿子看了一会):祥!我娃走吧!验上验不上都给家里来个信。
申冬桂(看着丈夫):出门要照顾好自己!
郑庆祥把三个孩子一个一个亲了一下,转身向前走去,走一节回头看一次……
郑庆祥从家人的视线中消失了,一家人还站在那里,用泪眼望着。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