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视频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招聘小品编剧
电视剧本创作室 | 招聘求职 |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重点推荐剧本
关于上课的小品,小学课堂小品《我
央企小品,央企小品剧本《以项目为
车祸保险赔付心理剧剧本《保驾护
脱贫致富案例心理剧剧本《扶贫先
铁路建设施工安全生产三句半台词
宣传国家反诈APP的小品,防诈骗宣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铁路建设施工安全生产三句半台词剧
适合幼师的小品搞笑,关于幼儿园师德
电力抢修小品剧本,供电抢修剧本(点
公司纳税人小品剧本,税务局党建工作
国企中国铁建集团公司快板剧本《过
适合国庆表演的快板台词《牢记使命
银行宣传小品,银行剧情小品《我服务
改革开放变化情景剧剧本(神奇的变化
儿童防骗安全知识普及小品,小朋友防
关于红色题材的小品,弘扬红色文化精
小学生勤俭节约小品剧本(不一样的生
乡村旅游乡村振兴小品《农村好风光
泌尿外科医生护士小品剧本《老头看
八一建军节节目小品,适合八一的小品
农村基层党员抗洪抢险小品剧本《我
奋斗励志搞笑小品剧本《幸福都是奋
林业局宣传禁止滥砍滥伐树木小品剧
校园小品剧本正能量《小小梦想家》
党群干群关系快板剧本《党群一家亲
中国56个少数民族小学生小品剧本(做
不信谣不传谣的重要性小品剧本《不
低保户拆迁小品剧本《共产党人为民
庆七一建党文艺汇演晚会节目小品剧
安全生产搞笑音乐剧剧本《取经归来
反邪教小品剧本《邪不胜正》
现场情景再现剧本《合作伙伴》
仁义礼智信小品,德孝文化小品《贺寿
扫黑除恶小品小戏台词《举报黑恶势
燃气安全主题小品,天然气安全小品剧
银行抗击肺炎疫感人小品剧本《你在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电视剧本 > 军旅电视剧本 > 26集电视剧《陕南往事》大纲和人物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电视剧本-军旅电视剧本   会员:520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0/5/15 14:42:07     最新修改:2010/5/15 14:42:07     来源:本站原创 
电视剧本名:《26集电视剧《陕南往事》大纲和人物》
(原创剧本网)作者:sl002958461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视剧本、电视栏目短剧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26集电视剧《陕南往事》

故 事 梗 概
 
故事发生在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时期。
女儿都7岁了,25岁的郑庆祥还在林谷中学读书。
二十三四岁的地下党韦世清,找到了三十四五岁的校长、林谷地下县委书记方正东,方正东要他留在林谷中学。
韦世清给学生教唱抗日救亡歌曲,宣传、动员热血青年积极参加抗日救亡运动,郑庆祥是其最忠实、最得力的助手。
第四集团军干部训练班学生队招生,郑庆祥约几十名同学投笔从戎,母亲、哥哥、妻子、嫂子都不要去,最终还是去了。
林秀英和申冬桂是亲姨表姊妹又是妯娌。申冬桂性情温柔,善解人意,孝敬婆母,帮兄长分忧解愁。林秀英生性刁泼,心胸狭窄,一直认为是丈夫养活着申冬桂母女,郑庆祥走后,又怀疑丈夫和申冬桂有瓜葛之情,于是什么活都不做了,在外诽谤申冬桂,在家专寻申冬桂的事情。
高世祥是中丰联保处主任伍长贵的姐夫,靠出租土地、放高利贷和抓壮丁发家。
郑庆祥的哥哥郑庆吉,救了高世祥的宝贝儿子高培增,做了高培增的干爹。
高世祥和高世刚、高世强是亲自家人。高世刚答应把一快地方卖给高世强,高世祥插了一脚。郑庆康要高世强撮合郑庆吉和高世祥两家的儿女亲事,以便弄到那块地方。高世强去了,高世祥夫妇满口答应,郑庆吉一口回绝。
于是,引发了许许多多的事情……
这里,是正义与邪恶决斗的战场,是英雄滴血的地方,所有的图景,都是光明与黑暗的掠影。家事支撑着国事,爱情缠绕着亲情。理想的种子落入现实的薄土,刚强的汉子走进了历史的墓碑。
 
                主要人物性格
 
1. 郑庆吉: 三十几岁,贫苦农民, 地下党、郑高村党支部书记、农会会长, 耿直、仁厚、果决,勇敢、坚强,脾气倔。
2. 郑庆祥: 郑庆吉胞弟,比郑庆吉小7岁,地下党, 位至国军营长,谦恭、仁厚、平和、果决,坚强。
3. 方正东:三十几岁,地下党林谷县委书记,公开身份,县党部委员、县政府委员、林谷中学校长,儒雅、沉稳、有谋略。
4. 明昌云:三十几岁,地下党,林谷中学教师,去县保安团后任秘书兼参谋,平和、沉稳、无畏。
5. 韦世清:比郑庆祥小2岁,林谷中学教师,地下党,去“独立营”后任教导员,平和、沉稳。
6. 解英武:郑庆祥“学生队”的朋友,共产党员,“独立营”营长,英武,睿智、详和。
7. 林尚祥:“独立营”副营长,共产党员,忠诚、随和、勇敢。
8. 仇开运:二十几岁,刚直、倔强、真诚、勇敢,知恩图报,先任“独立营”连长,后擢职副营长。
9. 马汉魁:原匪首,后入军“独立营”,任副连长,耿介、守信。
10. 申冬桂: 郑庆祥之妻, 郑庆吉后妻, 温存、贤良、勤朴、懂孝道、善解人意,为了一家人,委屈求全、忍辱负重。
11. 郑文华:郑庆吉儿子, 俊帅、平和,聪明、正直、勤苦、忠于爱情, 却有失原则。
12. 石长林:石家湾人,地下党、农会会长,仁义,忠诚、勇敢、秉直、果决,知恩图报。
13. 石茹娟: 郑文华之妻, 温柔、贤良、勤朴、懂孝道、性情内向,缺乏生活勇气,不珍惜爱情,不珍惜生命 。
14. 刘芝娥:郑庆吉母,五十几岁,贤良,明细精到,
15. 林秀英: 郑庆吉前妻, 自私、多疑、刁泼、心胸狭窄、鼠目寸光、见利妄为。
16. 郑庆康: 农民,地下党,有文化,正直、平和、持重。
17. 赵朴绵:郑庆康妻,贤良、爽率。
18. 高世强: 贫苦农民,地下党,耿介,勇敢、坚强,有独到的认识。
19. 午瑞英:高世强妻,贤良、不怕事。
20. 高世刚: 高世强堂兄,贫苦农民,刚直, 性情暴躁。
21. 丁惠秀:高世刚妻,美丽、贤淑、善良、脆弱。
22. 高培俊:高世刚的次子,郑庆吉的女婿,去“独立营”后加入了共产党,先任排长、后任连长,
耿直、勇敢、坚强、性情暴躁。
23. 高玉会:高世祥女儿,美丽,善良。
24. 郑文耀:郑庆辉大儿子,高玉会前夫,痴傻,有羊角疯病。
25. 高世祥: 三十几岁,农民, 自私、奸猾、心狠、手辣, 靠出租土地、放高利贷、抓丁拉夫剥削、鱼肉贫苦乡邻。
26. 伍淑灵:高世祥妻,偏私、苛薄。
27. 高培增:高世祥儿子,性情平和,奸猾,心狠手毒。
38. 伍长贵: 高世祥内弟, 联保处主任, 心毒手辣, 无恶不做, 六亲不认。
29. 伍锋钢:中丰联保处保安队副队长,奸猾、歹毒
30. 苟建勋:林谷县县长,四十几岁儒腐、贪婪。
31. 宋志国:林谷县保安团团长,三十几岁,有良知。
32. 周信武:警察局长,三十几岁,趋炎附势,贪财。
33. 元明金:林谷中学副校长,三十几岁,善于借刀杀人。
34. 卜生荣:三十岁左右,流氓教师、特侦队队长,有奶就是娘的人,卑劣、歹毒。
35. 秦汉生:医生,地下党员,叛徒。
                   
                    分 集 大 纲
           
             第 1 集  
时值抗日战争时期。
女儿都七岁了,25岁的郑庆祥还在林谷中学读书。
二十三四岁的韦世清回到林谷,找到了三十四五岁的林谷中学校长方正东,方正东要他留在林谷中学。
韦世清给学生教唱抗日救亡歌曲,带领学生去大街上宣传,动员热血青年积极参加抗日救亡运动。郑庆祥是其最忠实、最得力的助手。
第四集团军干部训练班学生队招生,郑庆祥闻讯,约四五十名同学投笔从戎,班主任明昌云要他们替学校想想,替方校长想想,替国家想想,说给方正东,方正东要他告诉郑庆祥同学,再动员一些同学一起去,越多越好。副校长元明金对明昌云发火,要韦世清把郑庆祥等人劝劝并给方正东进言,最后直去方正东跟前质疑。
中丰联保处副主任兼保甲队长伍长贵抓丁,姐夫高世祥为虎作伥;郑庆吉、郑庆祥弟兄俩指责伍长贵;伍长贵手枪对着郑庆吉;郑庆吉的妻子林秀英埋怨丈夫。
郑庆祥说要去当兵,郑庆吉不理解, 妻子申冬桂叫把她休了再去。他先说通了哥哥, 后说通了妻子,要哥哥和妻子帮他做母亲的工作。
林秀英听说郑庆祥要去当兵,叫把家另了,郑庆吉哼呵,林秀英谩骂,郑庆吉压倒在地上抽打。
母亲刘芝娥听说二儿子不念书了要去当兵,说等她死了再说去当兵的话……
 第 2 集  
郑庆祥等42名同学从学校走的时候,方正东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锣鼓声中,42名女生给郑庆祥等人戴上了大红花。 
在学生队里,郑庆祥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获“神枪手”光荣称号。半年后结业,在明昌云和韦世清的帮助下,又从林谷选带了一批青年去参加第二期学习。
申冬桂和林秀英是姨表姊妹又是妯娌。申冬桂性情温柔、善解人意、孝敬婆母、帮兄长分忧解愁,任劳任怨,三个孩子一样对待。林秀英生性刁泼,心胸狭窄。她一直认为是她们养活着申冬桂母女,郑庆祥走后,她啥活都不做了,在外诽谤申冬桂,在家专寻申冬桂的事情。
郑庆吉和高世祥父辈有些积怨,高世祥时刻想着要加害郑庆吉,谁知郑庆吉救了他的宝贝儿子高培增。他们把儿子认到了郑庆吉跟前。
学生队大队长田兴来的内弟冯双运,要在学生队办个小卖部,田兴来问能行吗?冯桂梅问是说不能办?还是说办了不挣钱?你只要说能办,至于挣钱不挣钱,这你就不管了。
伍长贵要郑庆吉当保长,郑庆吉说他不是当保长的料。
    林秀英去娘家二十多天了,刘芝娥和申冬桂要郑庆吉去叫,郑庆吉不去,还不准她们谁去。申冬桂去了,遭林秀英一番痛骂。
 
第 3 集  
林秀英问儿女为什么不去复读?女儿说她要帮婶娘干活,打了女儿一巴掌。
郑庆吉在林谷中学校门口卖柿子皮,校长方正东和副校长元明金走到跟前,元明金哼呵着一脚踢倒柿子皮袋子,方正东委婉指责,元明金怒气在心。方正东叫韦世清以后每天把郑庆吉卖的剩下的全部称回。
郑庆吉走在大街上,想韦世清买他柿子皮的事情,差点儿和县长苟建勋的马亲了嘴,护兵打了一顿,又关进了警察局。韦世清亲眼看见,急回学校,要方正东去苟建勋跟前求情。方正东去了苟建勋跟前,警察局放了郑庆吉。
 几年前,方正东来林谷“谋职”的时候,苟建勋的腿被毒蛇咬伤,医生说那条腿保不住了,方正东治好了那条腿。苟建勋感恩不尽,让方正东当了林谷中学校长、县党部和县政府委员。
这次之行,郑庆吉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郑庆吉出门十二天,村里发生了十二件大事:高世刚圈里的牛死
了;郑庆云的牛被风推入悬崖;高世文一家背井离乡;郑庆辉卖萝卜触怒了伍长贵,被两个保丁拳打脚踢;他的大儿子郑文耀始发羊角疯病;郑庆红耍钱一晚上输了五百万元;郑庆青房着了火;郑庆治的女儿出嫁那天吊死了;高世先一岁左右的孩子被火烧死;高培虎的父母被火车砸死了;高世祥和姨表妹杜宝琼行奸,被高世祥的妻子伍淑灵抓住……
                   
                          第 4 集  
郑庆吉用方正东说给的秘方,治好了郑庆青女儿的烧伤。
学生队里,半夜,解英武腹痛,郑庆祥和几个学员送到了县城医院。
田兴来要内弟薄利多销,卖出个好口啤。冯双运却想方设法坑人、宰人、敲诈人。郑庆祥领了八九名学员,砸了冯双运的小卖部。冯桂梅要丈夫严肃查处此事,赔偿她兄弟的经济损失,田兴来让副大队长马有山负责调查处理,他不参和任何意见。
郑庆祥分到第四集团军177师531团,先后在特务连任侦察排
代理排长、司务长。几天后,“表兄”“贾亨民”前去看望。
郑庆祥善待士兵;反对长官打骂士兵;教士兵识字、学文化;关心士兵生活,成立士兵伙食委员会;帮驻地群众砍柴、拉粪;发展党员。因劝连长单伍军不要拉老乡一只羊,被调出特务连。在运输连任排长的时候,田规运逃跑,找回来后,他问田规运为什么逃跑?田规运说他兄弟又被拉了壮丁,他妈气疯了,他爹病倒了,他给田规运20个大洋叫先给家里寄去,随后再回家看看。田规运哭了。他不许任何人把田规运逃跑的事说出。班长秦丰英说给了连长岳宝军,岳宝军要惩戒田规运,他说田规运不是逃跑,而是单个去执行一项任务。是晚,十几个士兵狠揍秦丰英,他碰见了,阻止了众士兵。
抗战胜利后,郑庆祥调530团,运输连和特务连几十名士兵都舍不得叫他走,几个士兵放声大哭。
 
                                    第 5 集  
531团运输连和特务连七八十名士兵把郑庆祥直送到530团。
在530团,郑庆祥被擢为一营爆破连连长。
听说郑庆祥当了连长,中丰联保处主任宋纪林、副主任伍长贵、
南平安和高世祥等人,去家里恭贺。
高世祥妻子伍淑灵,劝林秀英和申冬桂好好相处;加之申冬桂给了林秀英四个大洋,因为这两宗原因,林秀英第一次对申冬桂露出了笑脸。
高世刚答应把一块地方卖给高世强,要郑庆吉当个中人,高世强没有守住秘密,高世祥插了一脚,对高世刚说那块地方他不买了再说卖给别人的话;对高世强说他不买了再说你买的话;要郑庆吉不要管这事情。郑庆吉拍案而起。
一天,郑文华和高玉会在村头相遇,绯红羞怯,被郑庆康、郑
庆辉和高世强看了个真切。说起那块地方,郑庆康叫高世强把高玉会说给郑文华,以达到他弄到那块地方的目的。
高世强心想这是个好办法,决定为两家提这门亲事。说给妻子,妻子叫他不要说这个媒。他问为什么?
谁知,出乎他的意料,高世祥夫妇满口答应,郑庆吉却一口回绝。
 
第 6 集  
高世强把郑庆吉的话说给高世祥,高世祥夫妇破口大骂。
高玉会如疾缠身,整日苦闷不乐。伍淑灵问女儿怎么啦?高玉会说她什么都知道了,要母亲重托一个人去把郑庆吉问问。高世祥夫妇托郑庆康暗里去问郑庆吉,郑庆吉还是那话。
原来,郑庆吉和好友石长林指腹为婚。
高世祥要高世刚服徭役,高世刚不去,两人大吵起来。高世强给高世祥出洋相。郑庆吉要替高世刚去,高世祥不叫他搅和,高世刚不去还不准郑庆吉去。
林秀英要丈夫退掉和石家的那门亲事,和高家再结儿女之亲;郑芳兰要父亲把和石家那门亲事退了,把高玉会给她哥哥订下;杜宝琼要郑庆吉退掉和石家那门亲事,和她表哥再结儿女亲家;高培增要郑文华劝其父退掉和石家那门亲事娶他妹妹;郑文华直言要父亲退掉和石家的那门亲事。有了反对父母包办儿女婚事、主张男女婚姻自由新思想的郑庆吉,怎么也不答应。林秀英骂郑庆吉是瓜松,郑庆吉揍了林秀英一顿。郑文华说父亲说的一套做的一套,对别人一套对自己一套,郑庆吉打了儿子一耳光后,给儿子解释。刘芝娥和申冬桂要郑文华受点委屈,不要难为他爹。
郑庆祥看了女儿写给他的信,回想在家时的许多情景……
 
第 7 集  
伍淑灵虐待儿媳刘秀芳;刘秀芳忍气吞声;高世祥父子对伍淑灵的做法不满;高玉会巧妙的呵护嫂子。
父母和妻子都不在家,高培增把郑文华请到家里,叫安慰他妹妹。
高玉会问郑文华她该怎么办?郑文华要她嫁给郑文耀。
一天中午,高世刚和儿女在坡里点包谷。估计包谷种不够,叫
女儿秋英回家取包谷种。
高世强劈柴,斧把坏了,去高世刚家借斧,看门关着,从门缝往里看去,不由一惊。要离开的时候,秋英回到院里,他要秋英去他家和他女儿雅芝耍,他给她爹去送包谷种。秋英去他家后,他拉妻子来秋英家门口。妻子从门缝里看见了高世祥的兽行。他要破门揍高世祥,妻子阻止了他。于是,他俩躲到了一个角落。
高世祥离开院子的时候,秋英和雅芝回到门前。
过路的郑庆康,看到了高世祥的背影,也看到了高世强夫妇的眼睛。
高世祥去高世科家, 说高世强糟蹋了丁惠秀,紧接着给高培虎拿去一角锅盔,要高培虎去高世科家。高世刚听信了高世科和高培虎的悄秘话,毒打妻子。夜里, 丁惠秀含恨上吊死去。
高培俊拾起斧头要去杀高世强,郑庆吉抽了高培俊一个耳光。
郑庆吉为高世刚贷款,和高世祥争吵。
高世强去山里寻粮,几天后空手而回。母亲要他问高世祥去借,他不去;母亲要去,妻子又不要母亲去。
 
第 8 集  
高世强问高世祥借粮,高世祥不借给,还叫把欠他的租子和贷他的钱一起还了。回到家里,说给母亲和妻子,母亲以头撞墙寻死……
高世强的母亲领着二女儿偷着出门讨要去了。
高世强去高世刚家里,要高世刚父子帮他溜瓦,高世刚父子三人都指责他,他责问高世刚父子。高世刚觉得妻子的死与高世强无关。
溜瓦的时候,高培俊几次故意把瓦往碎的摔。
高世强在外躲壮丁的二儿子高培荣回来了。伍锋刚和王进良去高世祥崭问高培荣的情况,高世祥父子说培荣不能抓。
高世祥逼高世强还债,高世强卖掉了七八岁的小儿子。
还粮的时候,高世祥大笑,高世强举起一袋粮狠劲地摔到地上,粮袋破了,包谷蹦了一地。高世祥夫妇恶骂,高世强准备火拼,高培增叫来郑庆吉,才没有打起来。高世强走后,郑庆吉数说高世祥;高世祥对郑庆吉发火;高玉会责备父亲;郑庆吉不要高培增再叫他干爹了;高培增咚的一声跪到郑庆吉膝下。
高世祥亲自去伍长贵跟前,叫伍长贵哪天去抓高培荣。
郑庆吉父子拉着申冬桂去中丰街给看病,走在路上,高世先取笑郑庆吉,郑庆吉打了高世先一耳光;到了街里,杜宝琼诽谤郑庆吉,郑庆吉抽了杜宝琼一耳光;回到家里,林秀英撒泼,郑庆吉把林秀英捶了一顿。
一天早上,伍长贵、伍锋钢、王进良来高世强门上……
 
第 9 集  
抓不到高培荣,就要抓高世强,高玉会劝阻舅父,伍长贵不看她的脸。
伍锋钢毒打高世强的时候,高培俊夺过皮鞭,抽了一鞭,高世刚打了儿子一耳光。
郑文华要高世祥出面阻止伍长贵,高世祥不看他的脸。
郑庆吉要高世祥出面阻止伍长贵,高世祥不肯,郑庆吉火了,指责高世祥不该叫伍长贵残害高世强。
高世祥去了,高世强又出了二十个大洋。
高世刚怀疑是高世祥欺负了他的妻子,说给郑庆吉,郑庆吉明里质疑高世刚,暗里责问自己。
高世祥去高世刚门上催要贷款,高世刚举斧要砍高世祥,郑庆吉阻止了高世刚。
郑庆祥和荣才玉在江洋饭馆低语。177师师长雷旭东和530团团长陈生启等人走进,郑庆祥和荣才玉走后,雷旭东说,郑庆祥给了他许多想法,也给了他很大启发。回到530团,在营以上军官会上,要军官们廉洁自律,善待士兵。
郑庆吉领郑庆康去见方正东的这天晚上,伍锋钢、王进良等人把高世刚抓去吊在空中,用皮鞭、钢鞭、棍棒毒打。
嘉兴旅社3号房间里,郑庆吉要郑庆康帮他想想,是谁糟塌了丁惠秀?凭他对高世强的了解和判断,高世强绝不会干那种事情的。郑庆康说没错!郑庆吉问郑庆康,什么根据?出事那天看到什么了吗?
 
第 10 集  
郑庆康说出事那天,他看见了一个丑恶的背影和两双用忿恨与多虑交织成躁动的眼睛,它们是支持案情判断的如山铁证! 郑庆吉说,这些天你死去来吗叫世刚父子怨恨世强?为啥不站出来说一句公道话给世强一个清白?郑庆康说他能惹起高世祥?
这次之行,郑庆康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元明金对苟建勋说他怀疑方正东是共产党,苟建勋说你该不是想借我手把方正东扳倒?
高世刚被打的丢了一口气,郑庆吉上门指责高世祥,高世祥叫他不要管那些与他无关的事情。
高世刚弥留之际,要儿子一定为他们报仇。
高培俊拾起斧头要去砍高世祥,郑庆吉抽了高培俊一耳光。
郑庆吉和郑庆康等人凑钱埋了高世刚。
高世新等人问郑庆吉,在高世祥残害高世刚、高世强的时候,你为什么总是向着高世刚和高世强说话?
在妻子的逼问下,高世祥承认是他强暴了丁惠秀。
伍淑灵要刘芝娥把郑庆吉劝劝,以后不要再管那些与他无关的事情。林秀英一味地敲边鼓。
一天夜里,高培俊在磨杀猪用的砍刀,妹妹醒来看见,叫他一定不要杀高世祥。
林秀英埋怨丈夫,一天刚去管那些与自己无关的事情,自己的活还干不干?事情还办不办?
石长林说茹娟已经有家啦,妻子愣了。
横行乡里鱼肉百姓的伍长贵升任中丰联保处主任。
耿直、坚强的高世强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第 11 集  
郑高村成立了地下党支部,郑庆吉任支部书记,郑庆康是组织委员,高世强是宣传委员。
郑庆康问郑庆吉,先成立农会还是先给儿子成亲?郑庆吉说先给儿子成亲。
郑文华和石茹娟合卺这天,高世祥粗声撒野,高培俊举起酒瓶要往其头上砸去;看郑文华和石茹娟甜蜜的那样子,高玉会闪动着泪花走出人群;郑文耀走过,她回头把郑文耀看了一眼;回到家里,她问母亲文耀咋个样?
林秀英劝丈夫不要成立什么农会,不要和高世祥、伍长贵对着干。
郑庆吉说他是为了把广大贫苦农民组织起来,让大家互助互救,保护自身的利益不受侵害。必要的时候,还得去同那些巧取豪夺、为非做歹的人做斗争。
高世祥劝郑庆吉不要成立什么农会,不要和他们对着干,郑庆吉要他眼睛放亮一些,把眼光看远一些,把钱财看淡一些,把情义看重一些,把那些可怜人宽待一些。
高世祥要儿子再把郑庆吉劝劝,不要成立农会,高培增说他不但不反对,还要加入。高世祥问为什么?高培增说,我们总得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呀!
怕祸及其家的林秀英投入了高世祥的怀抱。
530 团一营士兵因军饷被克扣起哄,机枪连连长温忠义、迫击连连长江祖成问郑庆祥要主意。郑庆祥问他们认识一个叫荣才玉的人吗?
温忠义、江祖成和荣才玉都要郑庆祥一时起义,郑庆祥说他迟走一步,温忠义和江祖成问为什么?
 
第 12 集  
温忠义和江祖成同时起义,杀死了营长古汉东、副营长宁吉云、申道文等人,把队伍顺利地拉到凤凰川解放区。
郑庆祥被关了起来。团长陈生启问是谁煽动温忠义和江祖成反叛
的?郑庆祥说是他指示温忠义和江祖成反叛的!剑拔弩张后,却徒转急下。陈生启对师长雷旭东说,郑庆祥不但是党国的忠实人才,还是一位不可多得的优秀人才,建议重组一营的时候,擢任郑庆祥为营长。
师长雷旭东批准了陈生启重组一营的报告。
一天,        郑庆祥阅读共产党秘密文件的时候,副营长齐侃成发现,
直告雷旭东。
敌人严刑拷打,郑庆祥宁死不屈。
山海县城观音寺庙前,站着一位气宇轩昂、血肉模糊的汉子,一声枪响,英雄倒下。
林秀英去赵朴绵跟前说一家人的不是,赵朴绵叫她不要搅和;出门后, 林秀英又去贾瑞芬跟前说一家人的不是,贾瑞芬叫她以后不要给人向说家里的事情。
回到家里,她骂婆母是老妖精,将其掀倒,婆母气死了,又去打骂申冬桂,赵朴绵、冬白雪等人厉声指责。丈夫制止,他在丈夫脸上挖了一把……
郑芳菊读郑庆祥来信的时候,除林秀英外,一家人悲痛欲绝。
郑庆吉对林秀英说,你把这事说出去就别想活。
林秀英把郑庆祥就义的事说给了高世祥,问她该怎么办?高世祥说,申冬桂或走或死,她才能守能生。
林秀英想方设法加害申冬桂,一天中午,吃饭的时候,她给申冬桂的饭碗里偷放了一把盐;一天下午,趁一家人不在家,她给申冬桂被窝里放了一条蛇……
 
第 13 集  
郑庆吉狠揍林秀英,林秀英连声喊救命, 院外一堆人在看 ,没有一个人去挡。
林秀英又问高世祥要主意,高世祥要她配合。
林秀英把申冬桂骗到高世祥家,偷愉出门,对丈夫说高世祥要他去帮个忙。高世祥奸淫申冬桂的时候,她和丈夫去了。郑庆吉知道这是她和高世祥设的毒计,便狠揍她和高世祥,要他们把肚里的脏东西往出吐。
受尽屈辱的申冬桂,心想自己没法往下活了,寻找死的方式。一天,她看房檐一页瓦快要掉下,心想机会来了,便搭梯上房,从房檐上翻下。郑庆吉在门前串旱烟,抬头看见,赶紧去逮。她把郑庆吉撞了个半死。
一天,林秀英给申冬桂要服的汤药里面下砒霜的时候,不巧被丈夫看见。
郑庆吉心想再不能留这个蛇蝎女人了,要她出门,时限三天。林秀英心想自己要得孙子了,却被丈夫休了,觉得没脸见人,上吊死去。
石茹娟生了个男婴。伍淑灵借此斥责刘秀芳。
刘芝娥问申冬桂是怎么想的?申冬桂问婆母,该不会让她带着芳菊从这屋里走出去吧?郑庆吉叫母亲一定不要在冬桂跟前说叫走的话!他会把芳菊和文华、芳兰一样看待的。刘芝娥说,她咋舍得叫冬桂和娃走呢?
在郑庆康夫妇和高世强夫妇的撮合下,郑庆吉和申冬桂续为夫妻。
高玉会要郑文华兑现他的承诺。
郑文华要婶娘或托人把高玉会说给郑文耀,申冬桂说她不说也不托人去说。
申冬桂怀孕,婆母和丈夫都倾向于留下,她偷偷打掉了。
伍淑灵去郑庆吉家,从申冬桂跟前打听郑文耀的情况。
郑文华叫郑文耀让父母央人去说高玉会。
 
第 14 集 
郑文耀要父母央人给他说高玉会,父亲抽了他一耳光, 骂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郑文耀跌倒在地,口吐白沫,不省人事。
伍淑灵对丈夫说出女儿的心思,高世祥骂郑文华“吃着碗里看着锅里!”
郑庆吉知道郑文华为高玉会和郑文耀联姻的事,也骂儿子“吃着碗里看着锅里!”
七八个妇女跪在郑庆吉脚下,要郑庆吉帮他们寻些粮食;郑庆吉要石长林给寻他二十石;石长林要仇开运给他寻二十石,仇开运说他寻不下粮食,答应寻二百个大洋。
山腰里无人处,仇开运要解英武留下东西走人,解英武手枪对准了他的脑门。
方正东让韦世清当了校长办公室主任兼秘书。
三里街上,一个衣衫褴褛的男孩,从高培俊手上夺去两仟元,高培俊要撵,仇开运阻止了。
一天晚上,高世祥钱库里的一千几百个大洋不翼而飞。仇开运不给高培俊一个,两个人打了起来。
两天后,仇开运给石长林送去二百大洋。
郑庆吉要用石长林给他的二百大洋,解救村民饥荒的时候,韦世清去了,要他们为独立营筹措一笔经费。
仇开运给解英武拿去一千多个大洋,解英武要同面过数,仇开运问为什么?
郑庆辉夫妇央郑庆吉去为他们提亲,郑庆吉不答应,郑庆辉出言不逊,妻子抽了丈夫一耳光,跪到郑庆吉脚下淌着眼泪恳求,郑庆吉答应,提出了两个条仵……
高世祥要郑庆吉帮他劝妻子,不要把女儿许给郑文耀……
 
第 15 集  
郑庆吉答应高世祥的希求,条件是借给他二百大洋或二十石粮食,高世祥答应借给一百大洋。
邻里们暂时有下锅的东西了。
高世科和高培虎要入农会,郑庆吉、郑庆康、高世强都不同意。
村里流行天花病,郑庆康让仝金升按其偏方给配了些中草药,用大锅熬成药汤,叫孩童们喝,天花病得到了防治。
郑庆吉他们掏钱买回布料,申冬桂、赵朴绵、午瑞英,组织妇女给独立营做鞋。
高玉会嫁给了郑文耀,却不要郑文耀近身。
伍淑灵毒打儿媳刘秀芳的时候,高世祥看不过眼,抽了她一耳光,
她跌倒了,头碰到石条上,血如泉涌,因出血过多,当天晚上死去。
埋的时候,伍长贵不让出殡,要高世祥出一万个大洋,赔尝他们
的亲情损失,还要给他姐披麻戴孝……
伍长贵把高培俊抓到联保处,吊在空中毒打,郑庆吉、郑庆康、高世强、高培增等二十多个人去联保处质问,伍长贵说高培俊盗了他外甥家三千大洋,高培增说他家大洋被盗是实,但不是三千而是一千,也没肯定是高培俊所盗。伍长贵说高世祥父子在糟塌他;高世祥说儿子出卖了他;高培增说他是为了给他舅难堪。
高世强说他还想说一次媒,郑庆吉问把哪个姑娘说给哪个小伙?高世强说把他的女儿芳兰说给他的侄儿培俊。郑庆吉说他喜欢把芳兰许给培俊,只看两个娃彼此喜欢不?
 
第 16 集  
刘秀芳要丈夫把她休了,高培增说等妹丈把妹子休了他再休她。两人去省城医院做了检查,是高培增的问题。刘秀芳说她不会有孩子了,高培增说要想办法叫她生个孩子。
马王山三名土匪,大白天轮奸了高世祥的女儿高玉芳和伍长贵的小姨子卜芬莲后,又挖去了她们的眼睛。
林谷县医院, 秦汉生大夫发展王炳吉、田梦林两位大夫为共产党员。
独立营成立了,营长兼教导员是郑庆祥在学生队时的好友解英武。当天夜里始发行动,兵分三路,除掉了西乡恶霸薛甲由、南乡恶霸元世楚、石河联保处主任熊东平。
县党部、县政府两委会联席会议上,苟建勋要周信武尽快破获共产党在林谷的地下组织,要宋志国尽早剿灭独立营,周信武积极表态,宋志国不动声色。
伍长贵要郑庆吉带农会配合保安队去打马王山土匪,郑庆吉说农会不担负这个责任……
伍长贵把高培俊抓到联保处吊在空中毒打,郑庆吉领了三十多名会员去联保处,要伍长贵放人并给看病,伍长贵又要郑庆吉带农会配合保安队去打马王山土匪,郑庆吉说行,到时候叫他外甥一块去,伍长贵戟指怒目,郑庆吉拍案而起。                     
 
第 17 集  
伍长贵又要郑庆吉配合保安队消灭要来中丰“为患”的“南山土匪”,郑庆吉叫给他五十支枪,一千发子弹,一万个大洋,伍长贵把郑庆吉吊在空中毒打……郑庆康、高世强、高培增等人去了,要伍长贵放人。
高培俊和郑芳兰成亲了。
一天晚上,伍锋钢和王进良去高培俊家行奸,王进良猥亵郑芳兰,郑芳兰把王进良的手咬了一口,高培俊在其肩上砍了一刀。回到联保处,伍长贵当着保甲队和保安队几十个人的面,给王进良腿上钻了一枪。
郑庆吉送高培俊去独立营,解英武问郑庆吉认得认不得郑庆祥?韦世清说庆祥是郑庆吉的胞弟。解英武说郑庆祥是他的好友,对他有救命之恩。
伍长贵问伍锋钢,他是不是六亲不认的人?是不是横行乡里鱼肉百姓无恶不作死有余辜的人?中丰镇10保49村的人为什么都很他?他迟早会栽到谁的手里?
高世祥对儿子说他想续房,高培增说他和秀芳都喜欢,只是得准备再给他大舅出一万个大洋。高世祥问伍长贵,伍长贵说他要续房能行,得他儿子同意。
郑庆辉要儿子文耀和他把高玉会捆绑到长凳上让其就范,高玉会抽了郑庆辉一耳光,骂他是草包;妻子搂住他的腿,不许他胡来;文耀羊角疯病犯了,栽倒在地,口吐白沫,不省人事。
高培增要借郑文华的种给他生个孩子……
 
第 18 集  
高世祥认为儿媳不同意他续房,气恨在心,又窃听到她们要借郑文华的种生孩子的悄秘话,便生了一石二鸟的念头。他先走近刘秀芳,从许多举动中寻求刺激,下来就直奔最高目标。
高世祥强暴儿媳刘秀芳的时候,儿子回来了,看见了床上的一切……
高培增把父亲作孽的事说给了郑文华,下跪求郑文华一定要帮他。
高世祥问儿子为什么要干那种事情?就不会想想别的办法吗?
高玉会问郑文华当初为什么要叫她嫁给郑文耀?郑文华觉得对不起高玉会。
高玉会常去郑文华家,刘芝娥为渊驱鱼;申冬桂为丛驱雀;石茹娟笑脸相迎;郑庆吉和儿子各执一词。郑庆吉问儿子还要不要这个家?申冬桂要高玉会没事少去她们家,高玉会说,在她心里,她就是她的婆母,文华就是她的丈夫,牛娃就是她的孩子,茹娟是她的姐姐。
郑庆辉又要儿子文耀和他把高玉会捆绑到长凳上让其就范,儿子不敢,他拳打脚踢儿子;高玉会骂他是草包;妻子把他腿咬了一口;
高世祥拿起擀面杖劈头盖脸的打他;高培增厉声斥责父亲。高世祥出门,走到巷里,午瑞英在他脸上挖了一把。回家的路上,他去一家茅厕拉屎,又被高雅芝和高秋英砸了个猪啃泥。加之刘秀芳又给他的长面饭下面放了一把谷草……夜里,他看着在一个树杈上绾好的麻绳套结的时候,儿子儿媳到了跟前,却叫他不要那样。
 
第 19 集  
一天傍晚,高世祥喝下汤药,七窍出血,即刻死去。
说来也巧,这天夜晚,郑庆辉梦见高世祥提着刀撵着杀他,魇醒后跑出门跳井死去。
伍长贵兄弟仨兵刃相见,伍长贵怀疑高世祥是外甥害死的,伍长宁亦觉奇怪,伍长荣不信,伍长贵说伍长荣借他五千大洋未还,伍长荣拨出匕首,伍长贵拔出手枪。
埋高世祥的时候,伍长贵说高世祥死前从他跟前借一万个大洋未还,并出示一张盖有高世祥印章的借据。高培增狐疑,找出父亲的印章,在一片纸上按了一个,把两个图章对照着看了一会,把借据撕成碎片撂在地上。伍长贵说他爹是他毒死的,高培增害怕了,道出了他爹强暴刘秀芳的事情,说他一时糊涂,要舅父为他保密,伍长贵要他拿一万个大洋了结此事。
郑庆吉要高培增减租减息、多做善事,不要像他爹那样,劝伍长贵少做恶。
一天晚上,高世先和段茸茸通奸的时候,被高世强和高培彦看见。
高世先去联保处,给伍长贵十个银元,说高培荣回来了,以后他可以帮他们。
伍锋钢去抓高培荣,郑庆吉、郑庆康、高培增、高玉会、刘秀芳等人出血阻止。伍锋钢没处出气,打骂高世先。
郑庆吉要高世先退出农会,高世先要郑庆吉给他改过的机会。
郑文华去高培增家,高培增不在,郑文华转身要走,刘秀芳抱住郑文华尽情的吞吻。
 
第 20 集  
郑文耀先脱光自己的衣服,要高玉会脱光衣服和他那个。高玉会问是谁叫他这么干的?郑文耀说高世先叫他这么干的。高玉会一番言语,遏止了郑文耀的兴奋。
郑文华和高玉会接吻拥抱,石茹娟碰到跟前,抽了丈夫一耳光,郑文华说他害了高玉会,跪下求石茹娟,一不要怪高玉会,二不要往外张扬。
九龙坡石窝子里,高世先问郑文耀按他说的办来没有?郑文耀说办来没办成。高世先叫他等石炮点着后躺到石炮上上天去。放炮的时候,郑文耀真的躺到刚点着的炮眼上,炸了个死不见骨。
高世先挨了伍长贵一顿毒打,又出了一千个大洋。
石茹娟对婆母和奶奶说,郑文耀死了,她也该死了。
昌明云打了卜生荣,方正东解聘了明昌云,师生纷纷指责方正东,韦世清对此也想不通。
保安团团长宋志国要明昌云去保安团,明昌云去了。
伍锋钢要高培增帮他征丁,高培增说让他想想。伍锋钢叫高世先帮他,高世先委婉拒绝。伍锋钢等人抽打高世先,郑庆吉等人到了,高培增夺过皮鞭劈头盖脸的抽打三个保丁。
刘秀芳说丈夫会做人了,丢掉了他爹身上那些肮脏的东西!
高培增说,没办法呀!跟干爹走就得罪了舅舅,跟舅舅走就远离了干爹。
高世先的妻子贷款,高培增给算20%的利,刘秀芳要丈夫多积些德。
 
第 21集  
方正东要韦世清哪天去和明昌云聊聊,韦世清说明昌云投靠了国民党政府,去和他聊什么?
苟建勋要警察局长周信武尽快破获共产党在林谷的地下组织,要宋志国尽早剿灭独立营,周信武信誓旦旦,宋志国不动声色。
牛宏林去林谷中学卖豆腐,元明金呵喝牛宏林,卜生荣踢翻了牛宏林的豆腐担,韦世清一脚将卜生荣踢倒……
一天晚上,韦世清去了独立营,参加了营部扩大会议。
保安团副团长冀长平,要宋志国执行苟建勋的指令剿灭独立营,宋志国说不要急,剿灭他们是迟早的事,啥时候开会专门研究这事情。
宋志国问明昌云能不能主动出击独立营?明昌云说, 咋不能,只是不可小看他们,得有充分的思想准备和周密的作战计划,不可贸然行动。
元明金去苟建勋跟前,说明昌云和韦世清都是方正东所宠信的人,都只因打了卜生荣就被解聘,解聘后明昌云去了保安团,听说明昌云秘密地护送过共产党的伤员,韦世清解聘前就暗里去了独立营,他怀疑方正东、明昌云、韦世清都是共产党,苟建勋说他上初中时强奸过女学生。他要苟建勋以党国利益为重,不要感情用事,苟建勋火了,说他为渊驱鱼!为丛驱雀,想借他的手扳倒方正东。
方正东解聘了韦世清,师生强烈反对,厉声斥责、谩骂。
方正东解聘了卜生荣。卜生荣问元明金,他该怎么办?
周信武去林谷中学抓韦世清,没有抓到,卜生荣说他能帮他们抓到。
卜生荣用100个大洋贿赂了周信武,去了警察局。
卜生荣说方正东、明昌云和韦世清都是共产党,周信武抽了他一耳光。
 
第 22集  
周信武叫卜生荣以后就别往方正东和明昌云身上去想。
卜生荣要官,周信武给了个特侦队队长。
背着周信武, 卜生荣把明昌云抓去毒打审讯,牛宏林给宋志国报了信,宋志国带一连人去警察局,给任东林和王铁狗腿上钻了一枪,要周信武出一万大洋,周信武给卜生荣腿上钻了一枪。
苟建勋把冀长平单独叫去:我要你们尽早剿灭独立营,你们为什么迟迟不动?副团长就没有剿灭独立营的职责吗?保安团有几个副团长?你不知道宋志国这是渎职行为?就不能和他的渎职行为作斗争?忠于宋志国比忠于党国都重要?我对你没有提拔之恩吗?宋志国再赏识你,我不点头你能当上副团长吗?
对宋志国感恩戴德的冀长平敢于和宋志国分庭抗礼了。短兵相接后,亲自带一营人去剿灭独主营,却死伤殆尽。
高玉会把婆母认作亲生母亲;婆母把她认作亲生女儿;
伍长贵问郑庆吉有哪些犯罪事实?伍锋钢道出了郑庆吉足以够杀头之罪的四大罪状。
郑文华要高培增降放贷利率,高培增说让他想想。
高世强对高培俊说,任何时候都不要忘记高世祥和伍长贵是我们不共戴天的仇人!高培俊说怎么会呢?
高培俊要给农会弄几十支枪,高世强同意,郑庆吉倾向于不要。
高培俊对高世强说,高培增家有六大瓮银元, 他要想办法给独立营弄些。
刘秀芳生了个儿子,取名成龙。。
石茹娟生了个女孩,取名建秀。高玉会给石茹娟十个大洋,石茹娟不要,高玉会泪津津的。
 
第 23 集  
方正东和牛宏林在屋子低语,元明金在门外偷看窃听。
面对没有粮食、经费、药品和医护人员的严重困难,独立营做了新的部署,林尚祥负责弄粮;韦世清负责帮助农会开展生产和生活自救、搞药品、找医护人员;仇开运和高培俊弄钱。
郑庆吉从高培增跟前给独立营贷了三千大洋。
周信武要卜生荣等人每人出三百大洋,不出就别去警察局了。
卜生荣去学校抓山秀本,元明金劝阻不住,学生王钢柱臭骂卜生荣,学生赵根生把卜生荣打的头破血流。
在医院里,卜生荣恶骂女护士白兰,要其赔偿他精神损失费三千大洋。
卜生荣把山秀本、夏炎、宇空三位教师抓去毒打,说他们是共产党,山秀本问凭什么说他们是共产党?卜生荣说证据在重刑之下。
周信武给苟建勋说,他们抓获了共产党在林谷的地下组织的三个头目,要求马上处决。苟建勋说还是按法律程序办。
苟建勋和宋志国、周信武商讨保林谷平安之大事,剑拔弩张,苟建勋吼声如雷,宋志国拍案而起,周信武一忍再忍……平静下来后,苟建勋要宋志国尽早剿灭独立营和四山土匪、防止农民暴动;要周信武彻底破获共党在林谷的地下组织、守护好粮库、看守好监狱。周信武要苟建勋给他增加五十名警丁,宋志国要苟建勋补充三百名团丁,增加十万大洋的军费。
方正东去苟建勋跟前,叫释放那三名无辜的教师。
林尚祥俘获了一股土匪,匪首马汉魁和几十名匪徒去了独立营。
高玉会去看石茹娟,刘芝娥愠怒于色,石茹娟笑脸相迎, 申冬桂要高玉会劝石茹娟好好看病。
刘秀芳抱着孩子,碰见了高培荣,咚的一声跪到高培荣脚下。
 
第 24 集  
一天夜里,一拨人去高培增家盗银元,得手后正要走的时候,另一拨人到了跟前。
高培增把伍长贵的桌子猛地一揭,桌上的茶壶、茶碗、烟灰盒等物破碎在地。伍长贵不由一惊,问外甥为什么疯了一般?高培增说保安队把他抢了。伍长贵说,你说土匪把你抢啦舅舅还信,舅舅的保安队怎么会去抢你呢?
联保处院里,当着保甲队和保安队四五十人的面,伍锋钢连开两枪,打死了刘灶灶,伍长贵给伍锋钢腿上钻了一枪。
独立营排以上干部会上,就仇开运、高培俊等人从高培增家弄来12345个大洋一事,激烈争议,有的说是革命行动,有的说是土匪行为。营部最后认定是革命行动,给每人记一次三等功,擢仇开运为副营长、高培俊为副连长。
一天夜里,郑庆吉父子帮高培增把地窖里的银元埋到后院一个大土坑里,高世强和高培虎从院外先后看见。
郑文华跪到妻子脚下,满眼泪花,要妻子原谅他,好好看病。刘芝娥和申冬桂要石茹娟去看病,石茹娟总是不去。刘芝娥对石茹娟发火,石茹娟问奶奶,刘秀芳生的那个娃是谁的?
郑庆吉连抽郑文华两个耳光,骂他吃着碗里看着锅里,勾搭了玉会还嫌不够,又去勾搭人家秀芳?郑文华说一些事情怪他一些事情却不怪他。
郑庆吉出门两天,村里死了11个人。
男女老少七八十人跪到郑庆吉门前,要郑庆吉救救他们。
郑庆吉、郑庆康、高世强同去高培增家给邻里们借粮。高培增埋怨郑庆吉,说不是他上次借那些银元,他家还出不了这回事情。郑庆吉要高培增退出农会……
 
第 25 集  
邻里们去高培增家借粮,高培增要算40%的利,刘秀芳要他多积些德。
高培虎去马王山当了土匪。
方正东要苟建勋开仓放粮,苟建勋说,把仅有的那些官粮赈给百姓,政府的吏员和保安团的军士吃什么?种地的缴不上公粮还要吃官仓?
苟建勋和周信武要盗卖官仓里的粮食。朱艳芬说给了刘长文,刘长文说给了牛宏林。
牛宏林给方正东撂了一个小纸弹,躲在窗外偷看的元明金看见,进屋夺看小纸弹的时候,牛宏林拳打脚踢……
送元明金去医院的路上,两个青年教师把元明金撂到污水坑中。
元明金羞于见人,回学校后,上吊死去。
方正东问宋志国,如果有一天老百姓去开官仓,你会用枪炮对付那些手无寸铁的人吗?宋志国说那是没法的事。
明昌云要宋志国劝苟建勋开仓放粮,宋志国手枪顶在明昌云的额头问,你是不是方正东派来的卧底?
石茹娟患的是肺痨。
高世强要弄高培增家粮食,郑庆吉不同意,高世强批评郑庆吉。一天夜里,丁红牛、高培虎、刘黑蛋要盗高培增家的银元,
高世强和高培俊碰见……
马友成当上了中丰保安队副队长,一天,伍锋钢从小腿裹缠里拔出匕首,马友成朝他右手开了一枪,给大腿上钻了一枪。
高培增对伍长贵说,他家啥东西放在啥地方,他干爹一清二楚。伍长贵说郑庆吉通奸、通共、通匪,吊在空中毒打。
高培俊要带人除伍长贵,解英武和韦世清不允准,高培俊质疑,林尚祥、仇开运、马汉魁都要解英武和韦世清满足高培俊的希求。
仇开运和高培俊,带一排人向中丰进发。
郑庆康、高世强等人去联保处,要伍长贵放人。
 
第 26 集  
在救郑庆吉、和保安队的斗争中, 高世强中弹牺牲,郑庆康受了枪伤。
石长林被捆在他家柱子上毒打,宁死不屈,敌人放火烧了他的房屋,人被烧死在里面。
高玉会劝石茹娟好好看病,石茹娟说她日子不多了,要她在她走之前,守在她跟前陪她说说话。
在护卫药品和医疗器械的斗争中,独立营战士冯富庆和柳宗堂光荣牺牲,秦汉生被俘。
秦汉生叛变了,供出了韦世清、田梦林和王炳吉。
周信武去县医院抓田梦林和王炳吉,扑了个空。
秦汉生被秘密处死。
马王山土匪抢高培增家东西的时候,独立营到了,击毙了匪首周百成,放匪徒回家,把粮食分给了村民。
全县农民大暴动即将举行,郑庆吉和郑庆康带四五十人向县城走去。
独立营一百多人去监狱,警察局全体出动,仇开运击毙了周信武,高培俊等人中弹。
宋志国问明昌云是不是共产党?明昌云说他不是共产党,叫他手上不要粘上人民的鲜血。
冀长平说明昌云是共产党的卧底,说宋志国和苟建勋养虎为患,宋志国给冀长平腿上钻了一枪。
伪县政府成了独立营和保安团决斗的战场,宋志国喊话要机枪手大显身手的时候,仇开运的手枪已顶在他的脑门。
保安团一营人正在粮库大院里大吃大喝,几千名农民群众和独立营战士来到粮库外面,独立营战士从后院翻墙进入里面。
农民群众冲向粮库的时候,架在墙眼中的两挺机枪同时向人群扫
射,郑庆吉、郑庆康和二三百名群众倒在血泊之中。
石茹娟说她对不起一家人,对不起文华,对不起两个孩子。弥留之际,当着婆母的面,要高玉会在她死后,嫁给文华,照看好她两个孩子。
庆祝林谷解放群众大会上,县委书记方正东、副书记解英武、韦世清和林尚祥、仇开运等人出席并讲话,解英武宣读了县委四项决定:追认郑庆吉、郑庆康、高世强、石长林、石长山、冯富庆、柳宗堂等三十六名同志为革命烈士;批准郑文华、郑文理、高培荣、石明松等二十四名同志为中国共产党党员;授予仇开运、高培俊、崔小军、刘锋吉四名同志战斗英雄光荣称号;任命郑文华为中共郑高村支部书记,郑文理为组织委员,高培荣为宣传委员;石明松为中共石家湾村支部书记。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