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电视剧本创作室 | 招聘求职 |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水务公司年会娱乐三句半剧本《巡
矿产公司年会娱乐搞笑小品《家里
年会娱乐演出快板台词《团队力量
年会娱乐搞笑剧本《爆笑全场》
防毒防艾宣传音乐小品,禁毒防艾宣
关于个人信用创业贷款心理剧剧本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公司圣诞年会搞笑小品剧本 12-17
正能量医学类年会小品剧本 12-15
司法基层音乐剧剧本《司法 12-14
春节回家买票难小品,火车站 12-13
正能量的医患小品剧本(你健 12-12
有关医院年会感人情景剧剧 12-11
邮政局音乐剧,邮电局音乐剧 12-10
最新最幽默最合适年会表演 12-8
业主收楼时和交房售楼员之 12-6
银行扶贫贷款小品,金融扶贫 12-4
公司员工出国工作音乐剧剧 12-3
物流管理小品剧本,物流那些 11-30
防控禽流感小品剧本(预防禽 11-29
反应公司员工长期在外国工 11-27
急诊室医生拒收红包小品,急 11-26
关于食堂的情景剧表演,食堂 11-24
最适合企业公司年会会计财 11-22
最搞笑的相亲小品(全城热恋 11-21
中国古风舞台音乐剧剧本(还 11-19
铁路工务段两学一做小品剧 11-18
公司晚会简单小品剧本(员工 11-17
铁路行业员工年会小品剧本 11-14
适合公司企业年会的幽默小 11-12
元旦小品剧本,元旦搞笑小品 11-9
乡镇干部与村民音乐剧剧本 11-8
酒店各部门员工提高服务素 11-6
基督教搞笑小品,基督教幽默 11-5
健康管理与全科医生小品(一 11-2
创建文明卫生城市小品,创建 11-1
廉洁文化警示教育宣传小品 10-31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电视剧本 > 儿童电视剧本 > 英雄孩子王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电视剧本-儿童电视剧本   会员:池艳慧慧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3/12/19 0:06:18     最新修改:2013/12/21 11:15:18     来源:本站原创 
英雄孩子王
作者:池艳慧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视剧本、电视栏目短剧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英雄孩子王》剧本正文
第一集
1-1、     日。土埂。外景。
(人物:董存瑞,副连长,指导员,郅顺义,若干解放军战士)
(场景:董存瑞、连长、指导员、郅顺义和众多战士隐蔽在地埂后;地埂前是开阔地,开阔地前有道坎,坎前是沙河,沙河上有一个桥型雕堡;桥型雕堡上有六个枪眼,六挺机枪在猛烈扫射;桥型雕堡不远的沙河岸旁有铁丝网等物;众战士不时向桥型雕堡射击或投弹;手榴弹在沙河里爆炸;有几个炸药包放在地埂后)
副连长:(命令)爆破手,上!
一战士:是!(抱起一个炸药包冲出地埂)
副连长:手榴弹掩护!
(众多战士投出手榴弹,许多手榴弹在沙河爆炸,沙河里升起浓浓烟雾)
(爆破战士抱着炸药包在烟雾中或飞跃、或隐蔽、或爬行,忽然中弹倒地)
(董存瑞看着倒地战士,紧握拳头,眼睛里射出怒火)
董存瑞:(急忙到连长面前)连长,不能耽搁了,我去炸掉它。
副连长:不行,董存瑞,你已经炸了三个炮楼和五个雕堡,你的任务超额完成…,
董存瑞:副连长,隆化一刻没拿下来,我的任务就不能算完成,我一定要去炸掉它!
(对指导员说)指导员,让我去吧。
指导员:白副连长,眼下没有比董存瑞更合适的人了,就让他去吧。
副连长:(打量了董存瑞,顿了一下)好,相信你,-定能炸掉它。
董存瑞:我坚决完成任务。(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个小包)指导员,如果我牺牲了,这是我最后的一次党费。
指导员:(接过小包)我们等你胜利回来。(把小包装入公文包,拿起一个炸药包)
(董存瑞接过炸药包,飞速跃出地埂)
副连长:郅顺义,掩护!
郅顺义:是!(端着机枪和两名战士飞速跃出地埂,紧跟在董存瑞后面接二连三地把手榴弹投向沙河,手榴弹在沙河爆炸,沙河里升起浓浓烟雾)
    (董存瑞抱着炸药包在烟雾中或飞跃、或隐蔽、或爬行冲向沙河,子弹带着尖利的啸声掠过耳边)
(郅顺义端着机枪和两名战士和董存瑞冲到土坎后面爬好)
董存瑞:(观察地形)郅顺义,你我都是共产党员,共产党员就是不怕牺牲。万一我要牺牲了,你要继续完成任务,炸毁这个雕堡!
郅顺义:班长,我记住了!
董存瑞:准备,投弹掩护!
(郅顺义和两名战士接二连三地把手榴弹投向沙河,手榴弹在沙河爆炸,沙河里升起浓浓烟雾)
(董存瑞抱着炸药包在烟雾中冲向沙河,忽然腿上中弹倒地)
(郅顺义正要冲出土坎营救)
(董存瑞抱着炸药包猛然跃起,在烟雾中冲向桥型雕堡下)
 
1-2、日。桥型雕堡。外景。
(人物:董存瑞,众战士)
(场景:一座桥型雕堡横跨在沙河上,雕堡上有六个枪眼,六挺机枪在猛烈扫射)
(董存瑞抱着炸药包冲到桥型雕堡下,向桥型雕堡环视了一圈,两旁是光溜的石壁,放了两次炸药包都滑了下来)
(冲锋号响了,英勇的解放军战士向桥型雕堡涌来)
(桥型雕堡上的一块块砖头被捅开,雕堡墙上又出现十多个枪眼,十多挺机枪口伸出枪眼,子弹向冲锋战士猛烈扫射)
(董存瑞抱着炸药包,着急地寻找着放炸药包的地方,脸上着急得出了汗。看着冲锋的战士不断倒下,董存瑞挺起胸,昂起头,大步走到桥底中央,左手托起炸药包,右手猛拉导火索,导火索冒着白烟)
董存瑞:(向冲锋的战士高喊)同志们,为了新中国,冲啊!
 
1-3、日。沙河。外景。
(人物:副连长、指导员、郅顺义和众战士)
(一声巨响,炸药包爆炸了,桥型雕堡被炸毀了,沙河里冒起滚滾浓烟)
(副连长、指导员、郅顺义和众战士高喊“为了新中国,冲啊!”端着枪冲向沙河滚滾浓烟中)
 
1-4、日。山村。外景。
(场景:南山堡村山村外景)
同步画外音:这位手托炸药包、舍身炸雕堡的解放军战士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赫赫战斗英雄——董存瑞。这个小山村叫南山堡,地处河北省怀来县北部山区,1929年10月15日,董存瑞烈士就出生在这个小山村的一个贫困家庭里。董存瑞的少年时代也正值日本鬼子和汉奸恶霸在中国大地上肆意蹂躏、中国老百姓在死亡线上拼死挣扎的时代。董存瑞以“淘气、正气、天不怕、地不怕、爱憎分明、打抱不平” 的性格,给这个小山村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反抗恶霸欺凌、反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少年故事。
 
1-5、吕大肚家街门前的大街(以下简称吕街)外景。
(人物:若干贫穷农民)
(场景:小山村,一条街的村口,有一蓝砖的影壁,上写“南山堡村”; 街道两旁两旁大部分是又破又旧的土坯房;街的北面,一处砖瓦街门楼,是吕大肚的宅院。)
(农民,穿着破衣烂裳,仨仨俩俩站在街上说着闲话;有的背着柴从地里回到村里;有的拎着蒌筐,手里拿着粪钗子走进了自己的家门。)
 
1-6、     日。董存瑞家的院(以下简称董院)。外景。
(人物:董全忠,连英娘,董存娥)
(场景:土板墙围成的院,三间土坯正房,把董院分成前后院。前院有:一间土坯西房,土坯厕所,一个鸡窝子,一垛编筐的条子,一堆垃圾,几只鸡在垃圾堆边刨食。土坏正房前的台阶上,放着两只木桶和一根拴着木头钩的扁担。土坯房中间是两扇旧木板门。两边是小木格的窗户,上面糊着纸。土坯街门楼,街门是两扇木板门,街门楼上面长满了荒草。)
(董全忠身穿黑粗布大襟夹袄,黑粗布大裆裤,扎着腿,正坐在院中间一个木杌上编着一只筐。土坯房两扇木板门关着,屋里透出异常紧张的气氛,董全忠不时地注意着屋里的动静。)
(董存娥帮着董全忠编筐)
(屋里传来了响亮的婴儿哭声)
(董全忠欣慰之喜溢于脸上,赶紧把正编的筐放下,站起身,向关着门的屋里张望。)
董存娥:爹!(赶扶着董全忠一只胳膊,也向屋里张望)
连英娘:(开门对董全忠说)他大伯,恭喜你呀,他婶给你生了胖小子。
董全忠:(点头)好,胖小子好,有后了。让大嫂受累了。
 
1-7、晚。董存瑞家的屋(以下简称董屋)。内景。
(人物:董全忠,董存瑞娘,婴儿)
(场景:董全忠家里屋。里屋南面是炕,北墙放着一个半旧躺柜,躺柜上挂着个半旧疏妆镜子,摆放着常用家什。炕上放了一张破旧炕桌,炕桌上放了一盏煤油灯,炕的一边放着被褥。)
(董全忠坐在地下小板登上编筐)
(董存娥在烧炕)
(董存瑞娘盘腿坐在炕上,缝补着旧衣裳。)
(炕上躺着的婴儿)
董存瑞娘:他爹,儿子也过了百岁了,应该给起个名了。
董全忠:儿子是咱家的宝贝蛋,不行就叫四蛋子吧。
董存瑞娘:你就不会给起个好听的,四蛋子,多难听。
董全忠:你懂啥,名贱好拉扯,我就是让他象石头蛋子那样长的结结实实。
董存瑞娘:他姐,你听这名咋样?
董存娥:难听。
四蛋子。他爹,眼看过年了,咋得给丫头挂点新布呀。
董全忠:下个集,把几担筐卖了,连割点肉,咋得给孩子们解解馋。
董存瑞娘:我说他爹,不知你心里有数没有,咱家也大大小小也好几张嘴了,光靠着眼下这几亩地不行呀。
董全忠:过了年再租几亩吧,咋得想办法让孩子吃饱肚子。
 
1-8、日。吕大肚家街门口(以下简称为吕门)。外景。
     (人物:董全忠,季德贵)
     (场景:吕大肚家的青砖青瓦街门楼,条石砌成的台阶,台阶旁有拴马桩,街门楼前一条街道。两扇街门上写一幅永久性对联:“德善传家久,诗书继世长。”)
     (董全忠身穿黑粗布大襟夹袄,黑粗布大裆裤,扎着腿,从吕街远处走来,来到吕门前往街门里看了看,又转身往回走)
     (季德贵从大街远处走来,与董全忠走对面停下)
     季德贵:大哥,你这心身不定的,这是…,
     董全忠:(无奈神色)唉,想租点地,又怕年荒还不上一亩三斗的阎王租。
     季德贵:这有啥办法,咬咬牙,为了咱的孩能吃饱肚子,还是租吧。
     董全忠:我还沒跟吕家租过地,租上地又怕受窝囊气。
     季德贵:沒办法,人家有权有势,手眼通天。
董全忠:(看看季德贵)租。
(董全忠转身走进吕门)
   
1-9、日。吕大肚家的院(以下简称吕院)。外景。
(人物:董全忠,吕吉福)
(场景:青砖青瓦三合院,又分上下两院,正房五间,上厢东西房各三间;下厢东面是羊圈和长工屋,西面是粮仓。)
(董全忠战战兢兢走进了院,打量着院里四周)
董全忠:(向正房喊)吕大东家在吗?
正房屋里传出吕吉福声音:谁呀?
吕吉福:(从正房出来)哟,新鲜,是全忠爷们,有事?
董全忠:大东家,我想租点地。
吕吉福:租地,好说,先进屋吧。(进屋)
(董全忠向正房走去)
 
1-10、日。吕大肚家的堂屋(以下简称吕屋)。内景。
(人物:董全忠,吕大肚,吕吉福)
(场景:堂屋正面北墙放一张八仙桌,八仙桌上方挂一幅画,两旁各放两把椅子。两面墙壁都有通向里屋的门)
(吕大肚正坐在八仙桌旁边的一把椅子上,一边喝茶一边翻着帐本。八仙桌上放着算盘、纸张、毛笔架、砚台和帐本)
(吕吉福领着董全忠走进屋来)
吕吉福:爹,董全忠要租地。
吕大肚:租地,好。董全忠,我出租的地分头等地和二等地,头等地一年租子是三斗,二等地一年租子是两斗,丰年不加租,歉年不降租,每年秋后交租,概不拖欠。你看你是租头等地还是租二等地?
董全忠:租二等吧。
吕大肚:好,村东土帽山有四亩,北沟有两亩,看你租哪儿的?
董全忠:就租土帽山四亩吧,那块地我知道。
吕大肚:定了?
董全忠:定了。
吕大肚:要定了我就写字据了?
董全忠:写吧,老东家。
吕大肚:(在八仙桌上铺开一张纸,拿起毛笔在砚台里沾沾)全忠,我跟你再说一遍,帽儿山是二等地四亩,一年粮租是八斗,丰年不加租,歉年不降租,每年秋后交租,概不拖欠,你可想好了。
董全忠:东家,你就写字据吧。
吕大肚:(一面写字据一面说)吉福。
吕吉福:爹。
吕大肚:老规矩,你拿出县衙地契,先让全忠看看。
吕吉福:知道了,爹,我就取去。(吕吉福进里屋,拿一个小匣出来,放在八仙桌上打开拿出一张地契放在董全忠面前)全忠爷们,看看吧。
董全忠:大东家,我不识字,那块地我知道是四亩。
吕吉福:全忠爷们,这可是国民政府怀来县衙发的地契。(用手指头指着地契上一行字)别的字你不识,这土帽山的“土”字该认的吧,这四亩的“四” 该认的吧?
董全忠:(拿起地契仔细看看)我看好了,是四亩。
吕吉福:(伸手从董全忠手里抢过地契)看好就别看了,再看就把我们家的地都看了。
吕大肚:全忠,官凭文书私凭印,地契你也看了,字据我也写好了,一式两份。(放好毛笔,拿起刚写好的字据)你就摁手印吧。(把一个红印泥盒放到董全忠面前)
董全忠:(接过字据看看)我摁。(用手指在字据上摁红指印)
吕大肚:(拿起字据看看)这块地从今天起,就归你种了,可要按时交租哟。(把一张字据放到手里)
董全忠:(从接过字据)老东家,我董全忠是个本份的庄户人,不欠你租子。东家先忙,我先忙去了。
吕大肚:忙去吧,忙去吧。
(董全忠把字据折好,小心翼翼装进衣兜,出了门)
吕吉福:(阴笑看着董全忠背影)啍,这个万事不求人,今天也求咱了,看他往后在我面前咋牛逼?
 
字幕:八年过后
1-11、日。董屋。外景。
(人物:董存瑞,董存瑞娘,董全忠,董存娥)
(场景:董全忠家的堂屋摆放着破旧供桌,水缸,大锅灶,大锅里放着菜团,地上放着一个炕桌,桌上放着一大碗煮野菜,一小碗咸菜,一陶盆菜团)
(董存瑞、董存瑞娘、董全忠、董存娥正在围坐在地桌前吃饭。)
董存瑞:(拿起一个菜团咬了一口,呲了一下嘴)娘,这菜团咋这么难吃?
董存瑞娘:四蛋,再过几天连高粱面野菜团都吃不开了。
董存娥:别嫌不好吃了,再过几天连树叶也吃不上了。
董全忠:唉,真是吃粮不管晌。
董存瑞:(看看菜团,眨眨眼睛)娘,树叶也能吃?
董存瑞娘:能吃,可我跟你姐都上不了树,摘不着。
董存瑞:娘,明天我给摘去。
 
1-12、日。山沟。外景。
(人物:董全忠,曹万贵,季德贵)
(场景:山沟里有一处水坑。水坑里有一个泉眼不断往出流水,水坑沿上放着两只木
桶和一根拴着木头钩的扁担)
(曹万贵挑着一担水桶看着季德贵正用一个葫芦瓢往桶里盛水)
曹万贵:(边看着季德贵往木桶里盛水边唠叨)德贵哥,原来这水坑拿桶就能淹满,就这么几个月变成拿葫芦瓢舀水,我看老天爷真不让穷人活了?这日子咋过呀?
 季德贵:家里眼看揭不开锅了,吕吉福这狗日的也不说放粮,真让穷人拿命扛了?
    (董全忠挑着一担水木桶来到水坑)
曹万贵:全忠大伯,也挑水?
董全忠:挑水。刚才你哥俩正唠叨放粮亊吧?
曹万贵:不唠叨咋办,眼看揭不开锅了。
董全忠:真沒办法。
 
1-13、日。山坡。外景。
(人物:董存瑞,董存瑞娘,董存娥)
(场景:山坡上长着树木,大树枝繁叶茂)
(董存瑞娘领着董存瑞和董存娥来到山坡树林里,每人肩上挎着筐)
董存瑞娘:这是榆树,树叶都能吃。
董存瑞:娘,您跟姐都在树下等的,我上树去。
董存瑞娘:你慢点。
董存瑞:知道。
(董存瑞把筐斜挎在肩上,走到一棵榆树下,爬上了树,开始摘树叶)
董存瑞娘:咱的四蛋上树真象猴子。
 
1-14、日。庄稼地。外景。
(人物:董全忠,吕大肚,吕吉福,董连成,曹万贵,季德贵,若干农民)
    (场景:大旱之年的夏天,地里长到半人高的庄稼都旱得干枯了。)
(几个壮年农民看着地里干死的庄稼,脸上露出绝望的表情。有的流泪)
董连成:天呢,我家还有吃奶的呢,这可咋过?(蹲在地上,双手慢慢抓住地上的土)
(吕大肚和吕吉福在不远的田间小道走着)
吕吉福:爹,这可真是好年成。
吕大肚:吉福,你这嘴最好有个把门的。跟我回家!
(吕吉福翻着眼,跟吕大肚往远处走去)
(董全忠、曹万贵、季德贵各挑着一担水田间小道走来,看到董连成蹲在地上抓着土)
董全忠:连成,这是咋了?
董连成:哥,这年成让我四口咋过呀,我实在过不下去了。
董全忠:不行先去借点吧,家里有吃奶娃呀。
(董全忠、曹万贵、季德贵挑着水又向远处走去)
 
1-15、日。董院。外景。
(人物:董存瑞,董存瑞娘,董全忠,董存娥)
(董全忠正在修理一把大锄)
(董存瑞、董存瑞娘、董存娥各自拎着一筐放满榆树叶子走进院子)
董存瑞:爹!
董全忠:这么快就回来了?(惊讶看着三筐树叶)都满了?
董存瑞娘:都咱四蛋摘的,上树那个麻利劲甭提了。
(董存瑞、董存瑞娘、董存娥拎着放满榆树叶的筐要进屋)
董全忠:存娥。
董存娥:爹。
董全忠:你挖碗高梁面,连这筐树叶,给连成家送去。
董存娥:哎,我就给送去。
(董存娥和董存瑞拎筐进屋)
董存瑞娘:天这么旱,你修它有啥用?
董全忠:锄板底下有水,我看土帽山那四亩高梁还能弄对成,明天咱去套套。
董存瑞娘:什么样的地放在你手里总能种出花来。(拎筐进屋)
董全忠:(一面端详着大锄一面喊)四蛋,你来一下。
董存瑞:(从屋里出来)爹,啥事?
董全忠:明天你娘你姐跟我去套地。摘树叶你一人去,别忘了叫上满银、存理、顺亮他们几个。
董存瑞:知道了,爹。(拎筐进屋)
 
1-16、日。董存瑞家街门前的巷(以下简称董巷)。外景。
(人物:董存瑞,满银,长锁,连柱,连英,存理,二旦,顺亮,吕二,狗四)
(场景:董全忠街门前的巷内有几个街门)
(吕二和狗四走进街口)
(狗四一手提一面锣一手持锣锤,在锣上敲了三下,发出锣声,“哐、哐、哐”)
吕二:(连走带喊)南山堡老少爷们听着,现在发布县衙告示,经乡绅们推举,佟县长批准,吕大东家大少爷吕吉福先生当任南山堡村长。
(狗四又在锣上敲了三下,发出锣声,“哐、哐、哐”)
吕二:(连走带喊)南山堡老少爷们听着,现在发布县衙告示,经乡绅们推举,经佟县长批准,吕大东家大少爷吕吉福先生当任南山堡村长。(返回走出巷口)
(远处传来“哐、哐、哐” 三声锣响,传来吕二喊声)南山堡老少爷们听着,现在发布县衙告示,经佟县长批准,经乡绅们推举,吕大东家大少爷吕吉福先生当任南山堡村长。
董存瑞:(从董门出来,肩膀上挎着一只筐,往村口看看,快步跑进一家门口)满银,满银,快出来。(又跑到另一家门口)长锁!快出来。(接着又跑到山柱家门口)连柱,快出来。(又跑到一家门口)连英,你出来。(又跑到一家门口)二旦,快出来。(又跑到董连成家门口)顺亮,快出来。(又跑到一家门口)存理,快出来。
(满银,长锁,连柱,连英,二旦,顺亮,存理都从各个街门跑出来,围到董存瑞身边)
满银:四蛋,你叫我出来有啥事?
董存瑞:咱们今儿个去摘树叶,你们愿意去不?
顺亮:你等一下,我取个筐去。(说完跑回家去了)
满银:我也去取。(说完跑回家去了)
(长锁、连柱、连英、玉柱、二旦、存理纷纷回家去取筐去了。不一会,小伙伴有的提筐,有的拿着篮子,又纷纷从家里跑出来)
董存瑞:都到了吧?走,去南山坡。
(小伙伴连跑带跳向巷口跑去):去南山坡喽。
 
1-17、日。山坡。外景。
(人物:董存瑞,满银,长锁,连柱,连英,存理,二旦,顺亮)
(场景:山坡上长着树木,大树枝繁叶茂)
(董存瑞、满银、存理、连柱、连英、长锁、二旦、顺亮提篮挎着筐来到山坡上的大树下)
(顺亮和其他儿童望着大榆树,愁着说)咋摘呀?
董存瑞:(看着榆树)别着急,看我的。(往紧里系了系裤带,往手心里“呸、呸”吐了两口唾沫。把筐斜挎在肩膀上,上了树,从肩上取下筐,开始摘树叶。一会儿,摘满了一筐树叶,朝树下喊)嗨,这筐满了,你们接着。(把筐慢慢从树上扔下来,满银和山柱赶紧接住)再递上一只筐来。
长锁:这么高,咋递呀?
满银:我给扔。(把自己的筐双手一端,“噌”地扔上树去,董存瑞一把手抓住了筐)
…………
(中午,太阳正中,放在地上八个筐和篮都放满了树叶)
董存瑞:(在树上喊)有空筐没了?
满银:没了,都满了,快下来吧。
董存瑞:我下树了。(从树上下来)回家。(和满银,存理,连柱,长锁,二旦,顺亮拎起筐向山坡下走去)
 
1-18、日。吕门。外景。
(人物:董全忠,董存瑞娘,董存娥,董连成)
(吕门前有村民来往)
(董连成肩上搭了条口袋,向吕家走来,上了街门口台阶,站在门洞里,朝里望了望)
(董全忠肩上扛着大锄和董存瑞娘、董存娥手拿小锄从吕街远处到街门口)
董全忠:连成兄弟。
董连成:(赶忙从台阶下来)全忠老哥,谢谢存娥姪女送的树叶和高梁面。
董全忠:不说这个,一块住的,不说这个。这是借粮?
董连成:有个吃奶的,沒办法。
董存瑞娘:大兄弟,这儿借粮都是驴打滚呀。人家手眼通天,县衙内有人,咱惹不起。
董全忠:唉,这也是沒办法的办法。借点吧,为了咱的吃奶儿子。
董连成:你们老三口这还要去套地?
董全忠:再套套土帽山那四亩,我看那块地还有对成。
董连成:你们忙去吧,我去借粮了。
董全忠:我们先走了。(和董存瑞娘、董存娥走向吕街远处)
董连成:唉,一家好人呢。(上了街门口台阶,站在门洞里,朝里望了望,走进门洞)
 
1-19、日。吕屋。内景。
(人物:吕大肚,吕吉福,董连成)
(吕大肚和吕吉福正坐在八仙桌旁唠扯)
吕吉福:爹,这几天咱也都看了,这伙穷小子又都青黄不接了,该放粮了。
吕大肚:(看了一眼吕吉福)吉福,这回你成一村之长了,说话办亊要有分寸,要管住这伙穷小子既要有恩又要有威,要有当村长样,在穷小子面前说话要注点意,咱在明处,人家在暗处,惹火了他们,咱要吃大亏。
吕吉福:爹,这个我知道。
吕大肚:真知道假知道等你吃点亏就明白了。今年旱这样,那些缺粮户都缺粮,下厢西房那一囤高梁应该换季了,就拿去放帐吧,这点亊你就做主吧。
吕吉福:放帐换季。爹,收账咋收呀?
吕大肚:(想了一下说)今年大旱,穷鬼们今年借上肯定今年秋天还不了,肯定都是明年还,明年秋天就按一斗对斗半收账吧。
吕吉福:这么行吗?
吕大肚:不要逼人太紧了。
(院里传来董连成喊话声音):吕东家在家吗?
吕吉福:(站起来)谁呀?
吕大肚:你出去看看。
吕吉福:(走出了堂屋门)哦,是顺亮爹呀,进来吧。(领着董连成进了屋里)
吕大肚:(端起茶杯喝茶,看了一眼董连成)是顺亮爹呀,有事呀。
董连成:(弯着腰)吕东家,行行好,家里实在揭不开锅了,借点高粱。
吕大肚:(放下茶杯)顺亮爹,别见外,借多少?
董连成:借三斗吧。
吕吉福:顺亮爹,借粮没问题,咱得立个字据,到秋天一斗可是还二斗,你借三斗就得还六斗。
董连成:还六斗就还六斗吧。
吕吉福:先办字据吧。(拿起毛笔坐在八仙桌的椅子上,在帐上写了几下,把帐本推桌前)画押吧。
董连成:(看着字据)少东家,咋画押?
吕吉福:(指着帐本)你往这儿写上你的名。
董连成:东家,我不会写字。
吕吉福:不会写字,按个指头印也行。(说完从桌上拿起个朱色盒并揭开盖)给,按吧。
(董连成伸出食指醮点红朱色,在帐本上按了一下)
吕吉福:顺亮爹,去灌高粱吧。
(吕吉福领着董连成出了堂屋门)
吕大肚:(看着吕吉福走出门,摇摇头)吉福呀吉福,真要吃大亏。
 
1-20、日。吕门。外景。
(人物:董连成)
(董连成扛着半口袋粮走出了街门,下了台阶,向吕街远处走去)
 
1-21、夜。天空。外景。
(天空黑云密布,忽然天空划过闪电,响起雷声,下起漂泊大雨)
(大雨下到庄稼地里)
(山沟里水流成河)
 
1-22、日。山沟。外景。
(人物:董存瑞,满银,长锁,连柱,连英,存理,二旦,顺亮)
(场景:山沟里有一个大水坑,水坑旁长着几棵大树)
(董存瑞和满银、存理、连柱、连英、长锁、二旦、顺亮每人拎着一筐树叶,从山坡上走下来)
山柱:四蛋,你上树的本事真大,这儿的树叶叫咱摘得差不多了,还往别处摘吗?
董存瑞:树叶没了,拔蘑菇,你们愿意不?
杨顺亮:愿意。
其它小伙伴:愿意。愿意。…………
(董存瑞和满银、存理、连柱、连英、长锁、二旦、顺亮来到水坑旁)
连英:好大的水坑。
连柱:半夜下的雨真大,连这水坑都满了。(接着朝水坑旁那棵大树看了看,顿了一下对董存瑞)四蛋,你敢不敢上那棵树往水里跳?
董存瑞:(看了一眼大树,看了一眼水坑)这有啥不敢的。(便把筐放在地上,来到大树下,“呸呸”往手里吐了两口吐沫,“噌,噌”几下子就上了树。)
连柱:(着急地喊)四蛋,别跳了,就算你敢行不行
董存瑞:没跳不算敢,跳了才算真敢。(“扑通”跳到水坑里)
(满银、存理、连柱、连英、长锁、二旦、顺亮看得目瞪口呆)
画外音:就这么勇敢的一跳,董存瑞一瞬间就成了小伙伴心中的大英雄,也成了南山堡“英雄孩子王”, 成为这些小伙伴的精神支柱和抵御恶霸凌辱的坚強后盾。
 
1-23、日。山坡。外景。
(人物:董存瑞,满银,长锁,连柱,连英,存理,二旦,顺亮,三牛,吕吉福)
(场景:山坡上有许多大树,几棵大树上有几个喜鹊窝)
(董存瑞和满银、存理、连柱、连英、长锁、二旦、顺亮每人拎着一个筐来到山坡上,每人筐底里放着几根蘑菇)
(三牛在不远的山坡上拔野菜)
董存瑞:唉呀,先歇歇。(放下筐坐在地上)就拔了这几根蘑菇,回家还不够塞牙缝呢,真没劲。
(满银,长锁,连柱,连英,存理,二旦,顺亮也相继坐在地上)
存理:哥,要不再摘点树叶?
(一个喜鹊蹲在杨树上叫了几声,董存瑞仰着脸,看看树上,发现有几个喜鹊窝)
董存瑞:今个上树不摘树叶了。
存理:不摘树叶?(顺着董存瑞目光也看看树上)
董存瑞:那几个喜鹊窝里肯定有蛋,你们说呢?
连柱:(也树上喜鹊窝)有,肯定有。
董存瑞:咱们今儿个尝尝喜鹊蛋咋样?
(董存瑞、满银、长锁、连柱、连英、存理、二旦、顺亮从地上站起身)
满银:(仰着头看着高大的杨树,用手摸着后脑勺发怵地说)行是行,可这树又直又高,咋上呀?
董存瑞:别怕,看我的。(说完往手心里“呸、呸”吐两口,“噌、噌”几下就窜到了树上面)
满银:哎呀,我的娘呀,没想到,这树都能上?
(满银、长锁,连柱,连英,存理,二旦,顺亮,不由得流露出钦佩的目光)
(董存瑞从树上下来)
(满银、长锁、连柱、连英、存理、二旦、顺亮围上去)
连柱:掏着没有?
董存瑞:(笑盈盈)掏着了,还不少呢。(说着张开袄口袋,让大伙看了看)来,先掏下。(把口袋里的蛋掏到一个筐里,又对大伙说)我再把那几个掏掏去。(又往手心里“呸、呸”吐两口,“噌、噌”几下就窜到了另棵树上面)
(三牛在不远的山坡上拔野菜)
吕吉福:(上身穿着白卦,下身穿黑裤,嘴里“哼”着小调溜达到山坡上,看见三牛一个人在拔野菜)嗨,你到这地里拔菜,也不看看这是谁家的地。
三牛:(站起来)村长,我拔点野菜,家里实在揭不开锅了。
吕吉福:你家接不开锅活该,快给老子滚出去。(上前一脚把三牛的筐踹出老远)
三牛:(破口骂到)姓吕的,老子跟你拼了。(扑向吕吉福扭打起来)
(吕吉福一手提着三牛袄襟子,另一只手打了三牛三个耳光,三牛倒在地上)
(董存瑞急忙从树上下来和满银、长锁、连柱、连英、存理、二旦、顺亮向三牛跑来)
董存瑞:鬼花花,大人打小孩,算什么能耐!
(吕吉福不屑一顾看看董存瑞,“哼” 一声,倒背着手,又“哼”着小调,迈着四方步,不紧不慢走出下了山坡)
董存瑞:(急忙拉起三牛,帮他拾回筐,收拾起撒在地上的野菜,冲着吕吉福骂道)王八蛋,挨枪子的玩艺。来,三牛,把这些喜鹊蛋拿回去煮煮。(把口袋里的喜鹊蛋放到三牛筐里)三牛,黑夜找我来玩,行不行?
三牛:(拿好筐)行,我肯定找你玩。(抹了下眼泪,转身走下山坡)
董存瑞:走,还掏喜鹊蛋去。
(董存瑞和满银、长锁、连柱、连英、存理、二旦、顺亮向大树走去)
 
1-24、夜。影壁。外景。
(人物:董存瑞,三牛,满银,连柱,长锁,存理,二旦,顺亮)
(场景:村口大影壁,上写“南山堡村”。 星光下能辩明周围景物)
(董存瑞领着三牛、满银、连柱、长锁、存理、二旦、顺亮到影壁前停住脚步)
董存瑞:三牛,以后就是咱的好哥们了。今儿个,三牛去山坡上拔点野菜,鬼花花仗势欺人,打了三牛。(然后又悄声地说)待会,咱给三牛出出气。让这个鬼花花吕村长也知道知道,南山堡小哥们也不是好惹的!
连柱:行,你说咋办就咋办。
董存瑞:(指着一个崖头)看见那个崖没有?
连柱:看见了。
董存瑞:一人搬两块大石头,上去。
连柱:行。快,找石头去。
(董存瑞、三牛、满银、连柱、长锁、存理、二旦、顺亮、四处散开找石头)
 
1-25、夜。崖上。外景。
(人物:董存瑞,三牛,满银,连柱,长锁,存理,二旦,顺亮)
(场景:土崖下是吕大肚的四合院)
(董存瑞、三牛、满银、连柱、长锁、存理、二旦、顺亮每人怀里揣着几块碗大的石头,悄悄爬上吕大肚房后的土崖,把石头放在土崖上)
董存瑞:(看了看大伙搬上来的石头)咱再搬去。(领着众小伙伴们又下崖去搬石头)
(董存瑞、三牛、满银、连柱、长锁、存理、二旦、顺亮每人怀里又揣着几块碗大的石头,悄悄爬上吕大肚房后的土崖,把石头放在土崖上)
董存瑞:(看了看石头,轻声说)差不多了。我喊一、二、三,就往他房上扔。
董存瑞:(轻声而有力地喊)一、二、三。(刚喊完“三”,就和小伙伴们端起石头接二连三抛到吕大肚的房上)
 
1-26、夜。吕屋。内景。
(人物:吕大肚,吕吉福,吕吉贵,吕大肚老婆)
(场景:八仙桌上点着油灯)
(吕大肚和吕吉福正坐在八仙桌旁唠扯)
吕吉福:(边翻帐本边说)爹,今天又放帐十四家,共放出高梁七十九斗。
(忽然房上发出了“叮、铛、咔嚓,咕喽喽”等声音,并且从房顶掉下缕缕灰尘,吕大肚和吕吉福不约而同地看着房顶)
(从里屋传出女人尖叫声)啊——。(吕大肚老婆从里屋跑出)妈呀,这是咋了?
(房上不断发出了“叮、铛、咔嚓,咕喽喽”等声音,从房顶掉下缕缕灰尘)
吕吉贵:(从另一屋门穿衣边出来)爹,这是咋了。
吕大肚:有人往房上扔石头,快出去看看。
(吕大肚和吕吉福起身向门口走去,打开门,从房沿上滚下许多石头落在院里。吕大肚和吕吉福吓着又慌忙退进屋里)
 
1-27、夜。崖上。外景。
(人物:董存瑞,三牛,满银,连柱,长锁,存理,二旦,顺亮,吕大肚,吕吉福)
(董存瑞、三牛、满银、连柱、长锁、存理、二旦、顺亮接二连三将石头抛向吕大肚家房顶上)
董存瑞:(吕家大院里地上出现光亮)有人出来了,快跑。(领着小伙伴们急忙跑了)
(过一会,吕大肚和吕吉福气喘嘘嘘地跑到黄土崖上,看到地上没有扔完的石头,看看四周,气得直瞪眼)
吕大肚:是帮穷小子们干的。吉福,你今儿个准是招惹谁了。
吕吉福:今儿个我见三牛在山坡上拔野菜,我打了他个嘴吧子,…
吕大肚:(没等到吕吉福说完)以后少招惹他们,真是的。算了,明天去头二营找人修房吧。
(吕大肚和吕吉福无奈走下土崖)
 
1-28、日。董巷。外景。
(人物:董连成,顺亮,吕吉福,吕二,狗四)
(吕吉福手拿帐本和吕二、狗四走进董巷)
吕吉福:(翻翻帐本)这巷里有七家该交租子了,多喊几声。
(狗四一手提一面锣一手持锣锤,在锣上敲了三下,发出锣声,“哐、哐、哐”)
吕二:(连走带喊)南山堡老少爷们听着,现在秋收已过,粮已归仓,谁家欠着村长的地租,谁家欠着村长放粮,从今天起该交仓了。
(狗四又在锣上敲了三下,发出锣声,“哐、哐、哐”)
吕二:(连走带喊)南山堡老少爷们听着,现在秋收已过,粮已归仓,谁家欠着村长的地租,谁家欠着村长放粮,从今天起该交仓了。
吕吉福:行了,往回返。
(吕吉福和狗四转身向街口走去)
(狗四又在锣上敲了三下,发出锣声,“哐、哐、哐”)
吕二:(连走带喊)南山堡老少爷们听着,现在秋收已过,粮已归仓,谁家欠着村长的地租,谁家欠着村长放粮,从今天起该交仓了。
(董连成和顺亮各背着柴禾走街来,与吕吉福走对面)
吕吉福:顺亮爹,爷俩背柴呢?
董连成:少东家,该收账了?
吕吉福:对,该收账了。今年夏天,你借了三斗高梁,按规矩,该还六斗了。
董连成:少东家,你也知道,今年大旱,我这几亩薄地只收了不到不到两石粮食,还了债,我就实在没法过了,你就宽限宽限到明年吧。
吕吉福:今年不宽限了,明年缺粮再借给吧。(看看顺亮)顺亮,几岁了?
董连成:东家,顺亮才十一岁。
吕吉福:十一岁也不小了。这么着吧,咱们也是乡里乡亲的,还不了粮食就让顺亮给放羊吧,每月五升高梁,管吃饭,用工钱顶完债后,就按长工给工钱,咋样?
董连成:顺亮,爹也不想让你这么点岁数就去当长工,这也是没办法,明儿个你愿意不愿意给吕东家去放羊?
顺亮:爹,我去。
吕吉福:好,太好了。顺亮爹,咱就这么说定了。走,再往别处喊喊去。
(吕吉福领着吕二、狗四出了街口)
(远处传来“哐、哐、哐” 三声锣响,传来吕二喊声)南山堡老少爷们听着,现在秋收已过,粮已归仓,谁家欠着村长的地租,谁家欠着村长放粮,从今天起该交仓了。
董连成:顺亮,咱回家吧。
(董连成和顺亮各背着柴禾走进街门)
 
1-29、日。吕门。外景。
(人物:董存瑞,顺亮,连柱,存理)
(董存瑞、连柱、存理手里各拿着一把镰刀和一团绳子,向吕大肚街门前的街道走来)
顺亮:(从吕大肚家街门赶出羊来)羔、羔,羔 、羔,…
董存瑞:顺亮。(赶忙到顺亮面前)你咋放羊了?
顺亮:夏天,我爹借了吕家三斗高梁,实在还不起,我来放羊顶债。(赶上羊群到街上)没亊,四蛋,我在南山坡上放,咱还能一起玩。(追上羊群)羔、羔,羔 、羔,羔 、羔,…(赶着羊群向吕街远处走去)
(董存瑞看着走远的顺亮)
连柱:(上前拉了一下董存瑞胳膊)快走吧,赶紧割柴去。
董存瑞:顺亮和咱们不能一块玩了。
(董存瑞、连柱、存理手里拿着镰刀和绳子向前走去)
 
1-30、日。路。外景
(人物:董存瑞,连柱,存理,二旦,吕吉福)
(场景:路边有几棵枣树,树上结着许多枣,地上也落着枣)
(二旦拎着筐走到枣树下,看看树上枣,看看地上落枣。筐里有几把柴禾)
(董存瑞和连柱、存理背着柴禾从路上走来)
远处传来吕吉福喊声:哎,二旦,你他妈敢偷枣?(从远处跑到二旦面前)谁让偷枣?
二旦:放你娘屁,老子咋偷枣了?
吕吉福:(甩开手打了二旦耳光)老子亲眼看见你偷了!
二旦:放你娘屁,老子跟你拼了!(猛然扑向吕吉福,一头将吕吉福撞在地上)
董存瑞:快,别让二旦吃亏。(和连柱、存理放下柴禾向二旦跑去)姓吕的,你敢讹人?
吕吉福:(赶紧起来)好你个二旦,你偷了枣还要打人?(抬手要打二旦)
(董存瑞和连柱、存理飞快跑到吕吉福面前)
董存瑞:姓吕的,我亲眼看见,二旦就没偷你枣。
吕吉福:(赶忙缩回手)算了,没偷就没偷,我不跟几个屁大人一般见识。(说着倒背手得意洋洋走了)
董存瑞:杂种操的,你他妈一大家都是屁大人!连柱,取镰刀去。
连柱:取…取镰刀干啥?
董存瑞:让姓吕的知道知道,咱这屁大人咋治他的。
连柱:行,我取去。(跑到柴禾上拿上镰刀跑来)
董存瑞:(从连柱手里接过镰刀掖到裤带上,上了枣树,从裤带上取出镰刀,挥开胳膊对枣树枝子边砍边骂)我让你讹人,我让你讹人,我让你讹人,… … …
(枣树枝、枣树叶、红枣纷纷落在地上)
董存瑞:(从树上下来落地上,从地上拾起一个枣放嘴里嚼嚼)真甜。吃,都给他吃了。
(连柱、存理和二旦也开始吃枣)
 
1-31、日。枣树。外景。
(人物:吕吉福,吕大肚,吕大肚老婆,吕二,狗四)
(场景:几棵枣树被砍的七零八落,枣树枝、枣树叶、红枣落了满地)
(枣树旁有一条路)
(吕吉福、吕大肚、吕大肚老婆、吕二、狗四各拎着一个筐从路远处走来,走到树下,看到枣树和地上场景惊呆了)
吕大肚:吉福,这是咋弄的?
吕吉福:这…,这…,这我咋知道?(心语)又是那个四蛋弄的。(蹲在地上)唉。
 
1-32、日。董家。內景。
(人物:董存瑞,董全忠,董存瑞娘,董存娥)
(场景:董全忠家堂屋,屋门开着,院里下着雨,董全忠身穿破旧夹祅站在门口看着下雨,董存娥穿着蓝色大襟袄在堂屋做家务)
董存娥:爹,天挺冷的,你关上门吧。
董全忠:娥,这是少见的好雨,春天能下这么好的雨往年不多见。看这么好的雨比看大戏还心宽,我估摸着今年是风调雨顺的好年景。下完雨让地沏沏,耕耕就能种。
董存娥:爹,咱家的地你盘算咋种呀?
董全忠:土帽山吕家的四亩都种成谷子,点点绿豆;四蛋大了,该给攒点小米了;南坡的七亩种五亩高梁、两亩术子,埂上点黄豆,北沟那三亩种一半山药,种点菜。要是年景好咱该买条牲口了。
董存娥:爹,种四亩谷子,那地得耕了。咱咋耕?小苗时候能锄出来吗?
董全忠:四蛋九岁了,也顶个劳力了。耕地的亊我再想想办法。
(董家里屋场景:在董全忠家里屋,董存瑞围着个破旧被子坐在炕上;董存瑞娘站在炕沿边正在拆董存瑞穿的棉袄,炕上还放一条董存瑞穿的棉裤)
董存瑞:娘,你说你大清早拆我棉袄干啥?弄的我连院都出不了。
董存瑞娘:都春天了,天气暖和了,你也没夹袄。趁下雨,把棉的毀成夹的。有钱人家单的单的,夹是夹的,棉是棉的。你是老虎下山——春一张皮,单的夹的棉的都这一件。唉,都怪咱这家穷,等今年打了粮,娘给你缝身新单衣,缝身新夹衣,缝身新棉衣,做双新棉鞋,买个新毡帽。行了,你就先在炕上蹲一天吧。误不了你明天出门干活。
第二集
 
2-1、日。董巷。外景。
(人物:董全忠,董连成)
(场景:街上有几个衣着破烂的农民在街上来往)
(董全忠从自家街门出来,往巷口走去,恰碰董连成也从自家街门出来)
董连成:老哥,去地里呀?
董全忠:趁这点雨,赶紧耕耕地,你呢?
董连成:我这先去地里看看。老哥,去年一年,你家四蛋可沒少帮了我家,要不是他帮顺亮摘树叶,拔野菜,我家日子真不知咋过?
董全忠:他伯,这是那里话?大忙帮不上。(两人说着走到了巷口)你先忙去,我去借借吕家的牛,耕耕地。
 
2-2、日。吕门。外景。
(人物:董全忠,曹万贵)
(吕大肚街门口前街上不时有衣着破烂的农民拿着农具来往)
(曹万贵身背一卷行李经吕大肚家街门口向村口走去)
(董全忠与曹万贵走个对面)
董全忠:万贵兄弟,这又出去?
曹万贵:我这辈子也没地种,只能给人打工了,也不知啥时候我能给自己种一块地。你这是去哪?
董全忠:这不下雨了,我借借牛,耕耕地,赶紧种上。
曹万贵:自己有地种就是好。唉,不说这个了,哥,你忙你的吧,秋天见。
董全忠:秋天见。
(曹万贵走出村口)
董全忠:多能干活的人,可惜了。(看着曹万贵走出村口,走上吕大肚家街门口台阶,走进吕门)
 
2-3、日。吕院。外景。
(人物:董全忠,吕吉福)
(董全忠战战兢兢走进了院)
董全忠:(向正房喊)吕大东家在吗?
正房传出吕吉福声音:谁呀?
(正房门开了,吕大肚走到房檐下)
吕大肚:哟,是全忠兄弟呀,有事呀?
(吕吉福从屋里出来,站在吕大肚身后)
董全忠:(走到正房台阶下)趁这点雨耕耕地,想借你家牛使使。
吕大肚:行。使几天呀?
董全忠:使六天。
吕吉福:嗨,四蛋他爹,使牛行,可这规据得说在前头,一个牛工顶两个人工,你可别忘了。
董全忠:忘不了。
吕大肚:(客气地)行了,我给给拉牛去。
 
2-4、日。吕门。外景。
(人物:董全忠,几个农民)
(吕街不时有衣着破烂的农民拿着农具来往)
(董全忠拉着一条牛走出了吕大肚的街门)
 
2-5、日。耕地。外景。
(人物:董存瑞,董全忠,董存瑞娘,董存娥)
(场景:在一块块农田里,有忙碌的农民在整地)
(一块地里,董全忠一手拿着鞭子,一手扶着犁杖在耕地。董存瑞一手拉着牛,还在肩上挎着一根绳拉着犁杖)
(董存瑞娘拿着铁耙子搂埂子)
(董存娥在拿着铁锨扣地角)
 
2-6、日。水坑。外景。
(人物:董存瑞,吕二,连柱,满银,二旦)
(场景:水坑旁有几棵大树,满银和二旦正在树下脱衣裳,三牛和连柱正在水坑里打水仗)
(董存瑞手拎一个筐,手拿-个粪杈,从山坡上走来,走到水坑旁。筐里有半筐粪)
三牛:四蛋,下来吧,玩一会再回家。
董存瑞:玩就玩一会。(放下筐和粪杈,和满银和二旦脱了衣裳下了水坑开始玩打水仗)
(吕二身穿对襟白色绸袄,腿穿一条黑裤子,三摇两晃来到水坑旁)
(连柱、满银、二旦停住玩水,都看董存瑞)
二旦:(到董存瑞身旁)还玩不玩?
董存瑞:玩,凭啥不玩?
(董存瑞和满银、连柱、二旦在水坑里又开始玩打水仗)
吕二:哎,几个蛋大人吃了豹子胆了,尽敢在村长的水坑里耍水,不要命了?
董存瑞:放你娘屁!你管天管地还敢管你四爷耍水?!
吕二:哎他娘的蛋大人敢骂吕爷爷。老子不信,治不了你。(拎起董存瑞粪筐扔进水坑)
董存瑞:好你个狗操狼养的。(光屁股跑上水坑,一头撞向吕二)
(吕二被撞进水坑里,在水坑里挣扎)
(满银、连柱、二旦停住戏水,惊讶地看着董存瑞和吕二)
董存瑞:(又跳进水坑,把吕二按进水里,吕二被水呛的上不来气)你个狗腿子,敢扔四爷爷筐。(举照着吕二的头猛击了几下,又用胳膊挟住吕二脖子拖上水坑,把吕二扔在地上)你要不把那筐给四爷爷捞上来,今儿个我跟你没完。(走到树下开始和满银、连柱、二旦穿衣服)
(吕二爬在地上被水呛的直咳嗽,翻身坐在地上吐着水,喘着大气)
董存瑞:(穿好衣服来到吕二身旁,猛踢吕二一脚)吕狗腿,给四爷取筐去!
(吕二无奈站起来慢慢走下水坑,把筐捞上来放在地上)
董存瑞:吕二,谁是蛋大人?
吕二:我是。
董存瑞:你是不是狗操狼养的?
吕二:这…,四蛋子,你别欺人太甚!
董存瑞:好你个吕二,我几个玩水没招你沒惹你,你才欺人太甚。(又一头把吕二撞进水坑里)
(吕二被撞进水坑,在水坑里挣扎)
董存瑞:(拎起粪筐、拿起粪杈)回家。(和满银、连柱、二旦离开水坑走向远处)(吕二在水坑里挣扎了几下,慢慢站起来,小心小胆走出水坑,急急忙忙向山坡上跑去)
 
2-7、日。日。耕地。外景。
(人物:董存瑞,董全忠,董存瑞娘,董存娥)
(场景:在一块块农田里已经长出苗,有忙碌的农民在锄地)
(在一块地里,董存瑞和董全忠穿着粗布衫与董存瑞娘、董存娥拿小锄锄着地)
董全忠:他娘,我种了半辈子地,第一次锄这么好的苗。
董存瑞娘:我也是,看来今年咱也能过几天吃饱穿暖的好日子。
(吕大肚上身穿对衣襟黑色绸夹袄,腿穿一条黑裤子,戴着一顶礼帽,在不远的地里走着)
 
2-8、夜。吕屋。内景。
(人物:吕大肚,吕吉福)
(场景:八仙桌上点着油灯)
(吕大肚和吕吉福正坐在八仙桌旁唠扯)
吕大肚:(一边喝茶一边说)吉福呀,今天 我去地里转了转,庄稼长的都不孬,有的已经锄的差不多了。咱家的地也应该锄了,季节不等人呀,光靠几个长工也锄不出来,春天用咱牛工的也该帮帮忙了。
吕吉福:明儿个,我挨户跟说一声,让他们按规拒还人工。
 
2-9、晚。董屋。外景。
(人物:董存瑞,董全忠,董存瑞娘,董存娥)
(场景:董存瑞、董全忠、董存瑞娘、董存娥正在堂屋围坐在小桌前吃饭)
(屋门开着。吕吉福走进了董全忠的院子)
吕吉福:全忠老爷们在家吗?
董全忠:(抬头朝院里看看,赶忙站起来,快步走到院子)哟,是少东家,快进屋。
吕吉福:(往屋里一看)不进去了。老爷们,春天你使了我家六个牛工该还了吧?
董全忠:该还了,按规矩,我该还你家十二个人工。
吕吉福:对。我家地多,三百多亩,租出去了二百多亩,还有小一百亩,光靠几个长工也锄不出来。这么着吧,从明天起,你给我家去锄12天地,怎么样?
董全忠:(看看吕吉福,无奈地答应)行。
吕吉福:你吃你的饭,我还有事,不跟你多说了。(转身三摆两晃走出了街门)
董存瑞娘:(走到院子)我说他爹,咱家的地也着急着锄呢。
董全忠:有啥办法?明天你先领着他姐弟俩先去锄南坡那二亩,我先去还工工。
 
2-10、日。庄稼地。外景。
(人物:董全忠,季德贵,吕吉福,若干农民)
(场景:田地里长着庄稼苗,董全忠、季德贵和若干农民在锄地)
(董全忠和季德贵边锄地边唠嗑)
季德贵:全忠,啥地一到你手里,都能变成粮窝窝。土帽山那块地,去年旱成那样,你硬是找回五担高粱,在南山堡你算是数一数二的种地把式。
董全忠:把式啥把式,我也是瞎种,去年虽说从旱老虎嘴里抢回点粮食,但一年下来还是吃了半年糠菜,四蛋至今沒有换季的衣裳,想起来就心酸。
季德贵:受苦受苦越受越苦。
(吕吉福身穿丝袄绸裤手里拿着根棍子来到地头,看看锄的地)
吕吉福:全忠爷们,你给锄的干净点。
董全忠:(回头看看自己锄过的地)大东家,你看我哪儿没锄干净?
吕吉福:我沒说这块地。
董全忠:你说哪块地?
吕吉福:董全忠,你别给脸不要脸。我说你没锄净你就是没锄净,我就不信,磨道还等不了个你的驴蹄印。(说完拿着棍子开始检查锄过的地)
     季德贵:(伸手拉了一把董全忠衣裳)赶紧锄吧。
     董全忠:(蹲下开始锄地)他这是开始找茬了。
     季德贵:算了吧,反正再给他锄上一天就还够工了。
     (董存瑞手里拿着个小锄从远处走来)
吕吉福:董全忠,你过来,这里就沒锄净。
董全忠:(站起来走到吕吉福面前)大东家,哪儿没锄干净?
吕吉福:(拿着棍子在地上指来指去)这儿,这儿,这儿。
(董存瑞轻手轻脚走到吕吉福身后)
吕吉福:(还拿着棍子在地上指来指去)这儿,这儿,这儿。
董全忠:大东家,到底哪儿没锄干净?
吕吉福:都沒锄干净,再重锄,我今天就看的你,啥时锄的我满意就行了。
董全忠:吕大东家,你说这话都是丧尽天良,你就不怕天打五雷轰?
董存瑞:爹,你回家吧,剩下的我给锄吧,始终锄得让吕大东家满满意意。
吕吉福:(一看见董存瑞马上变脸了)哎哟,四蛋,我可劳驾不起你。
(董存瑞蹲在地上伸出小锄就把庄稼苗给锄掉了几棵,又伸出小锄就把庄稼苗给锄掉了几棵,伸出小锄又把庄稼苗给锄掉了几棵)
吕吉福:哎哟,四蛋,你别锄了,我可劳驾不起你。
董存瑞:我爹年老了,锄不了了。(伸出小锄又把庄稼苗给锄掉了几棵)锄地肯定没我锄的干净。(又伸出小锄把庄稼苗给锄掉了几棵)
吕吉福:(蹲到董存瑞身边)四蛋,行行好,刚才全当我放屁。
董存瑞:村长放屁放的不响。
(季德贵和若干锄地农民过来围观)
董存瑞:大伙都回去吧,这块地我包了。(又伸出小锄把庄稼苗给锄掉了几棵)
吕吉福:(站起来)四蛋,你别给脸不要脸,你当我真怕你个蛋大人。(举起棍子要打董存瑞)
(董存瑞猛然起身,一头撞向吕吉福)
(吕吉福一下被撞的仰面朝天跌在地上)
董存瑞:你才是个蛋大人,欺压人也不看看欺压谁。爹,回家,明天我给还一天工来。
(董存瑞拉着董全忠走出庄稼地)
吕吉福:(看看众人)看什么看!(挣扎着站起来也颤颤悠悠走出庄稼地)
 
2-11、日。庄稼地。外景。
(人物:董存瑞,董全忠,董存瑞娘,董存娥)
(田地里长着齐腰庄稼)
(董全忠、董存瑞娘、董存瑞、董存娥在一块齐腰高的地里套地。)
董存瑞娘:(抬手擦擦脑门汗)他爹,这块高梁长的真好,今年咋的给他俩添点换季衣裳吧?
董全忠:添,多添点,咋也得让孩们过几天“吃饱穿暖”的日子。
 
2-12、日。天空。外景。
(日本飞机轰炸、日本军队侵略镜头)
画外音:正当董全忠给自己孩儿谋画着过几天“吃饱穿暖” 好日子的时候,日本帝国主义捍然发动的“七七亊变”, 开始大举进攻华北地区,大肆侵略中国。
 
2-13、日。城门。外景。
(城门上方刻写“沙城”)
(一队日本军队打着太阳旗走进城门)
画外音:同年八月底,日本帝国主义军队侵占了沙城,沒过几天,这支侵略黑手就伸向了沙城周围乡村,也伸向南山堡。勤劳扑实的董全忠和千千万万中国庄稼汉的生活更加饥寒交迫。董存瑞与他的小伙伴也开始以玩童的方式反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反抗那些为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卖命的走狗汉奸。
 
2-14、日。董巷。外景。
(人物:董连成,董全忠,吕吉福,吕二,狗四)
(吕吉福、吕二、狗四走进董巷)
(狗四一手提一面锣一手持锣锤,在锣上敲了三下,发出锣声,“哐、哐、哐”)
吕二:(连走带喊)南山堡老少爷们听着,大日本皇军已经坐鎮沙城,为了建立大东亚共荣圈,为了乡亲们安居乐业,经佟县长推举,大日本皇军批准,吕家二少爷吕吉贵沙城学堂毕业后,荣任保安队小队长,吕老东家荣任维持会长。
吕吉福:再吆喝一声。
(狗四又在锣上敲了三下,发出锣声,“哐、哐、哐”)
吕二:南山堡老少爷们听着,大日本皇军已经坐鎮沙城,为了建立大东亚共荣圈,为了乡亲们安居乐业,经佟县长推举,大日本皇军批准,吕家二少爷吕吉贵沙城学堂毕业后,荣任保安队队长,吕老东家荣任维持会长。
(吕吉福、吕二、狗四走到董门前)
吕吉福:就在这个董全忠门口,好好喊两声。有朝一日,我非好好出出恶气,有仇不报,我誓不为人。
吕二:大东家,我就盼得有这么一天。
(狗四又在锣上敲了三下,发出锣声,“哐、哐、哐”)
吕二:(高喊)南山堡老少爷们听着,大日本皇军已经坐鎮沙城,为了建立大东亚共荣圈,为了乡亲们安居乐业,经佟县长推举,大日本皇军批准,吕家二少爷吕吉贵沙城学堂毕业后,荣任保安队队长,吕老东家荣任维持会长。
吕吉福:再吆喝一声。
(狗四又在锣上敲了三下,发出锣声,“哐、哐、哐”)
吕二:南山堡老少爷们听着,大日本皇军已经坐鎮沙城,为了建立大东亚共荣圈,为了乡亲们安居乐业,经佟县长推举,大日本皇军批准,吕家二少爷吕吉贵沙城学堂毕业后,荣任保安队队长,吕老东家荣任维持会长。
吕吉福:走,再去别处喊喊去。
(吕吉福、吕二、狗四走出街巷)
(远处又传来锣声,“哐、哐、哐”)
吕二:南山堡老少爷们听着,大日本皇军已经坐鎮沙城,为了建立大东亚共荣圈,为了乡亲们安居乐业,经佟县长推举,大日本皇军批准,吕家二少爷吕吉贵沙城学堂毕业后,荣任保安队队长,吕老东家荣任维持会长。
(董全忠走出街门)
(董连成走出街门)
董连成:哥,大日本皇军是啥东西?
董全忠:我也不知道,反正拿着枪呢。
 
2-15、夜。董屋。外景。
(人物:董存瑞,董全忠,董存瑞娘,董存娥)
(场景:炕上放着炕桌,放着一盏油灯)
(董存瑞娘坐在炕桌油灯前缝一件棉衣裳)
(董全忠坐在地下编筐)
(董存娥在烧炕)
董存瑞娘:他爹,今年雨水好,咱家打的粮食除去一年吃的,留够明年籽种的,交租的,还有二十多斗的余头。明天你赶个集,卖点吧,买点油盐,火柴,扯点白布,扯点花布,给孩们缝几件衣服。
董全忠:多卖点,连买条牲口。春天咱用了吕家六个牛工,受了多大窝囊气。有条牲口,进山割条子,往回弄柴和,春天种地都方便,还能攒点粪。
董存瑞娘:说的也是。明天赶集,也让四蛋去吧,九岁了,还没去过沙城呢。天冷了,你给他买顶毡帽,冬天他也闲不住。
董全忠:(把编好的一只筐放下,站起来)睡觉吧,明天早点赶集去。
董存瑞娘:四蛋还没回来,你先息息,我再有几针就缝好了。
(董存娥拿起条帚扫地)
(董全忠提着编好的筐正要出屋)
(董存瑞气喘吁吁跑进屋来)
董存瑞:爹,娘。
董全忠:你又跑哪了?一天不着家。
董存瑞:爹,我听人说了,大日本皇军就是日本鬼子,在沙城里尽干杀人放火抢东西。
董存瑞娘:那咋吕家老二还给人家当保安队长,吕大肚还荣任维持会长?
董存瑞:娘,我听人说了,他爷俩那叫当汉奸。
 
2-16、日。山坡。外景。
(人物:董存瑞,满银,连柱,存理)
(董存瑞和满银、连柱、存理正在山坡上拾柴禾)
(连柱听到有老鼠叫声)
连柱:耗子!四蛋,有耗子。
董存瑞:我看看。(和满银跑到连柱身旁)耗子在哪儿?
满银:别外务行了,家里是灰耗子,野地里是黄耗子。哎,四蛋,黄耗子能烧的吃。
董存瑞:快点找。哎,存理,先逮黄耗子。
存理:哎。(跑到连柱身边同董存瑞、满银开始在山坡上找黄耗子)
(又传来老鼠叫声,草丛中有一黄耗子)
连柱:快看。在那儿。
董存瑞;别动,我来。(慢慢走近草丛中黄耗子,猛扑上去,逮住黄耗子)满银,你
给宰耗子,宰完了龙上火就烧。
满银:(从董存瑞手里接过耗子)光一个也不够吃呀。
董存瑞:这儿肯定有窝,连柱,存理,再找找窝。
     (董存瑞和连柱、存理又在山坡上寻找)
     存理:(在地上看到一个土洞)快来看看,这是不是黄耗子窝?
董存瑞:(跑到近前一看)有爪子印,肯定是,来,挖挖。
(董存瑞和连柱、存理开始挖黄耗子窝)
(一只黄耗子从窝里跑出来,董存瑞扑上去逮住了黄耗子)
董存瑞:满银,又一只,快来。
满银:(正在生火)来了。(来到董存瑞身边接过黄耗子子,去火堆边宰杀烧烤)
(董存瑞和连柱、存理又开始挖黄耗子窝)
(吕吉福、吕二、狗四从山坡处走来)
吕吉福:吕二,那几个蛋大人好象在玩火?吕二,去看看。
吕二:这…,东家,象是董全忠的四蛋在干啥。别看了,咱回去吧。
吕吉福:狗四,你会摔跤,量那四蛋也咋得不了你,你过去看看。
狗四:东家放心,我去看看。(大大咧咧走到董存瑞身后)四蛋,干啥呢?
董存瑞:(转身看看狗四)噢,四狗腿,你没长眼,爷正挖黄耗呢,又碍着你的吕大东家亊了?
狗四:四蛋,如今吕大东家是村长,吕老东家是维持会长,这儿是大日本皇军天下,别拿窝头不当干粮。
董存瑞:四狗腿,什么维持会长,什么村长,什么大日本皇军,我不懂。我这会就懂得烧黄耗子吃,没事快点滚,别耽误了我烧黄耗子吃。
狗四:好恶心,烧吧,烧吧。(走到吕吉福面前)
吕吉福:干啥呢?
狗四:烧黄耗子吃呢。
吕吉福:(马上恶心呕吐了一下)好恶心,快回家。
吕二:这帮穷小子真穷揭不开锅了,竟烧死耗子吃。
狗四:死耗子也是肉,高梁面贴饼子吃腻了,吃烧死耗子解解馋。
(吕吉福、吕二、狗四走下山坡去)
(董存瑞和连柱、存理挖黄耗子窝挖出粮食)
董存瑞:快看,这黄耗窝里咋有粮食了?
连柱:快挖。
存理:我听大人说过,这是黄耗子为过冬藏的粮。
董存瑞:来,脱下袄,看看这窝里有多少粮。(脱下夹袄铺在地上,开始从黄耗窝里往出捧粮食)
 
2-17、晚。吕屋。內景。
(人物:吕大肚,吕吉福,吕吉贵)
(场景:八仙桌上点着一盏油灯)
(吕大肚坐在八仙桌旁端着茶碗喝水)
(吕吉贵身穿保安军装,身挎盒子枪)
(吕吉福坐在八仙桌另一旁,左手翻着帐本,右手拔拉着算盘)
吕吉贵:爹,你以后别小心小胆了,现在是日本人天下,咱们紧靠日本人这棵大树,无忧无虑,就村里这几个沒见过世面、老实巴交、只会种地的老百姓,有啥好怕的?
吕大肚:我听说了,日本人在沙城一带杀人放火,无恶不作,我也真怕来咱南山堡也来干这个。
吕吉贵:爹,那都是日本人杀一儆百的办法,就咱这南山堡杀他个三个五个也掀不起风浪来。
吕吉福:(打完算盘)爹,我给算出来了,今年咱收的租子共有77石,地里收的粮食194石,一共271石粮食。
吕大肚:今年是少有的好年成呀,下西房,上东房都放满了,今年多卖点。等我去看看佟县长还缺啥,再给他孝敬点大洋。吉贵,你也不小了,应该娶房媳妇了。
吕吉贵:爹,不着急,等我在城里买处宅院再说吧。再说了,这乡下的妞我也看不上。
吕大肚:哟嗬,念了几年洋学堂把心念高了。好,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爹也就不操心你了。
吕吉福:爹,今年那帮穷鬼也打了不少粮食。我看还得想办法从这帮穷鬼身上再搜刮点。
吕大肚:咋想办法?
吕吉福:春天用咱牛工的一个牛工再收5升高梁吧。
吕大肚:不合适吧,都是村里人,别惹事了。
吕吉福:爹,你怕啥呀,二弟当队长,我又是村长,咱手里要枪有枪,要权有权,怕他个谁呀。
吕吉福:(顿了一下,看吕大肚没吱声)爹,去年,准是董全忠那个四蛋子领着一帮穷小子砸烂了房上那么多瓦,我想起来心里就有气。明天我领上吕二去他家要三斗高梁,要是不给就把地收回来。
吕大肚:唉,你看的办吧。
 
2-18、晨。董屋。内景。
(人物:董存瑞,董全忠,董存瑞娘,董存娥)
(堂屋地上放着两条口袋,两条口袋里装着粮食,一多一少)
(董全忠手拿绳子,正绑系口袋)
(在里屋,董存瑞娘和董存娥正在帮董存瑞换衣裳)
(院里传来敲门声,接着传来吕吉福的声音)董全忠在家吗?
董全忠:在家。(放下绳子赶紧开门出院去)
 
2-19、晨。董院。外景。
(人物:董全忠,吕吉福,吕二,狗四)
(传来敲街门声音)
董全忠:(从屋门出来)来了来了。(走到街门前开开街门,吕吉福站在门口)是东家,这么早来了,有事?
吕吉福:(走进街门野蛮地说)当然有事。
(吕二狗和狗四闯进了街门)
吕吉福;(向正房屋门走去)春天你用了六个牛工吧?
董全忠:用了,可我按规矩都还了。
吕吉福:还是还了,可那牛六天吃的料你还了吗?
董全忠:当时没说料呀。再说,全村规矩,借牲口还工不贴料。
吕吉福:我是一村之长,我给改规矩来了。
董全忠:村长,说话可得讲理。
吕吉福:(走到屋门口)要讲理,去保安队讲去吧。(开门进了屋门)
 
2-20、晨。董屋。内景。
(人物:董存瑞,董存瑞娘,吕吉福,吕二,狗四)
(堂屋地上放着两条口袋,两条口袋里装着粮食,一多一少)
吕吉福:(和吕二、狗四闯进屋,看见地上的口袋)这半口袋粮就有三斗。吕二,给我背走。
(吕二弯腰去搬那个装粮多的口袋)
董存瑞娘:(从屋里出来的见些赶忙扑上去抱住口袋)你敢抢粮?
(吕二狗从口袋上拉开董存瑞娘)
(狗四见状弯腰把口袋放在肩上,夺门而出)
(董存瑞从屋里出来,追到院里)
 
2-21、晨。董院。外景。
(人物:董存瑞,董全忠,吕吉福,吕二,狗四)
(董全忠正要进门,被扛着口袋的狗四撞了个满怀,狗四扛着口袋跑出街门)
(接着吕吉福和吕二逃出屋门)
(董存瑞紧追出屋门,从地上搬起碗大块石头举过头顶就向吕吉福砸去,)
吕吉福:娘呀砸人了。(吓得赶紧跑出街门)
(石头落在吕二脚后,吕二吓得跑出街门)
董存瑞:操你奶奶的。(又搬起一块石头向街门跑去)
(董全忠赶紧跑上前抱住董存瑞)
董存瑞:(冲着跑出街门的吕吉福高声骂到)鬼花花,有朝一日,老子非砸烂你的狗头!
(董全忠把董存瑞手中大石头抢出来扔在地,又拉住董存瑞胳膊往屋里拉)
董存瑞:(气急地说)爹,你越怕他,他越欺负你!
董全忠:(拉住董存瑞)鬼花花仗着日本人当村长,吕吉贵当队长,有枪有势。你力气小,要吃亏。
董存瑞:我不怕!
 
2-22、日。吕街。外景。
(人物:吕吉福,吕二,狗四)
(狗四扛着半囗袋粮,和吕吉福、吕二跑在吕街)
狗四:哎呀,先歇歇。(把半口袋粮放在地上大喘气)
吕吉福:看你这怂样。算了,别往回扛了,你跟吕二,一人一半,分开吧。
吕二:谢谢村长。
狗四:谢谢东家。
吕吉福:不过今天黑夜得辛苦你们了。
狗四:啥事?东家你就说吧。
吕二:对,东家你就说吧。
吕吉福:从今夜开始,你俩开始给我下夜。
吕二:下夜?村长,你说咋个下夜?
吕吉福:就在我家后面的崖上,一替半夜下。
吕二:村长是怕再有人往房上扔石头?
 
2-23、晚。董屋。内景。
(人物:董全忠,董存瑞娘,董存娥)
(场景:炕上放着炕桌,放着一盏油灯)
(董存瑞娘坐在炕桌油灯前做棉鞋)
(董全忠坐在地下编筐)
(董存娥在烧炕)
董全忠:他娘,让鬼花花把赶集给搅了,下个集我还得去赶,让四蛋一起去,我爷俩有个照应。
董存瑞娘:下个集早点去,我嘱咐你的事别忘了。
董全忠:忘不了。(站起身来,把编好的一只筐放到堂屋,又返回里屋,拿起条帚扫地)
董存瑞娘:你先睡吧,我等等四蛋。
董全忠:鬼花花今早抢了咱的粮,四蛋肯定不吃这个亏,我去找找他。
董存瑞娘:千万别让他惹出这亊,快去找找吧。
(董全忠赶忙走出里屋门)
 
2-24、晚。崖上。外景
(人物:吕二)
(吕二手拿一根大棒子站在崖头上)
(崖头下面是吕大肚的四合院)
 
2-25、夜。影壁。外景。
(人物:董存瑞,三牛,满银,连柱,长锁,存理,二旦)
(场景:村口大影壁,上写“南山堡村”。 星光下能辩明周围景物)
(董存瑞领着三牛、满银、连柱、长锁、存理、二旦猫着腰来到村口影壁前停住脚步)
三牛:(小声)四蛋,今儿个是不是鬼花花把你家粮给抢了?
董存瑞:嗯。
三牛:(小声)不能让他白抢,上回你给我出了气,今儿个我给你出出气。
董存瑞:(小声)也去扔石头?你看崖头上。
(大伙往崖头上看,吕二手拿大棒站在崖头上)
董存瑞:(小声)不能扔石头了。
三牛:(小声)不能扔石头,我给抱点柴禾,把他街门楼烧了。
连柱:(小声)对,烧他街门楼。
三牛:(小声)走,连柱,跟我抱些禾去。
连柱:(小声)走。(和三牛站起来要去)
长锁:(小声)哎,先别去。三牛,你拿火镰了?
三牛:(摇摇头小声)沒有。
存理:(小声)没拿火镰烧个屁,今儿个先回家,等明个我给从家里拿个火镰来。
(小伙伴们互相看看,谁也沒吱声,都看董存瑞)
董存瑞:(小声)今先回家吧,明天再说。
(董存瑞领着三牛、满银、连柱、长锁、存理、二旦猫着腰又悄悄走了)
 
2-26、夜。董门。外景。
(人物:董存瑞,存理,董全忠)
(董存瑞和存理从街上走来)
董存瑞:哎,你能从家里拿出洋火不能?
存理:能。
董存瑞:明天出来拿上洋火。
存理:行。
(存理走进街门)
(董存瑞走到董门前)
(董全忠开街门)
董存瑞:爹。
董全忠:四蛋,你咋在这儿?
董存瑞:我刚回来。
董全忠:快回家吧。(把董存瑞拉进自家街门,插住街门)
 
2-27、晚。崖上。外景。
(人物:吕吉福,狗四)
(狗四拿一根大棒子站在崖头上)
(崖头下面是吕大肚的四合院)
吕吉福:(站在四合院里喊)狗四,今是你班了,精神着点。
狗四:知道了,村长。
(吕吉福走进西房)
 
2-28、夜。吕门。外景。
(人物:董存瑞,三牛,满银,连柱,长锁,存理,二旦)
(场景:吕门关着,吕街上悄无一人)
(董存瑞、三牛、满银、连柱、长锁、存理、二旦怀里抱着柴禾,猫着腰来到吕大肚家街门口,把柴禾堆在街门上)
(存理拿出洋火,把毛草燃烧起来,把毛草火扔到柴堆上,柴堆燃起大火)
董存瑞:烧起来了,快跑。
(董存瑞、三牛、满银、连柱、长锁、存理、二旦马上跑的无影无踪)
(大火马上烧着了街门)
 
2-29、夜。崖上。外景。
(人物:狗四)
(狗四搂大棒子,坐在崖头上,双臂架在双膝上,头靠在双臂上睡着了)
(崖头下面是吕大肚的四合院)
 
2-30、晨。吕门。外景。
(人物:吕大肚,吕二,吕吉福)
(场景:两扇街门全被烧坏,台阶上堆着木炭灰)
(吕大肚、吕二、吕吉福站在台阶上看烧毀的街门)
吕大肚:吉福,看见没有,别他妈当了村长就忘乎所以了。(怒气冲冲走进街门)
吕吉福:他妈的狗四,这个岗咋站的?
 
2-31、晨。崖上。外景。
(人物:狗四,吕吉福,吕二)
(狗四搂大棒子,坐在崖头上,双臂架在双膝上,头靠在双臂上仍睡着觉)
(崖头下面是吕大肚的四合院)
(吕吉福和吕二怒气冲冲走上崖头)
吕吉福:(抬脚狠狠踩向狗四)我让你睡。
狗四:(被踹的倒下,睁开眼,爬在地上,看看吕吉福和吕二)村长,我睡着了。
吕吉福:你他妈的睡得舒服了,你去看看老子的街门楼!
狗四:街门楼咋了?
吕吉福:你给老子看看去。
(狗四从地上起来和吕吉福、吕二走下土崖)
 
2-32、日。董门。外景。
(人物:董存瑞,董全忠,董存瑞娘,董存娥)
(街门开了,董全忠背着个大包粮食,董存瑞背着个小包粮食,从门口走出来)
(董存瑞娘紧随在后也走出了街门,看着董全忠和董存瑞向巷口走去)
董存瑞:(转过身来)娘,你回去吧。
董存瑞娘:办完事早点回来。
董存瑞:知道啦。
(董存瑞转身和董全忠走出巷口)
 
2-33、日。道路。外景。
(人物:董存瑞,董全忠)
(场景:沙河里有一条路)
(董全忠和董存瑞背着粮食走在河湾的沙路上)
董全忠:儿子,累了吧?咱在河边上歇歇?
董存瑞:歇就歇歇。
(董全忠和董存瑞走到河边把粮食放在地挭上歇着)
(董全忠爱惜地给董存瑞察着脑门上的汗)
 
2-34、日。城门。外景。
(人物:董存瑞,董全忠、若干农民、若干伪军、两个日本鬼子)
(场景:城门上方刻写着“沙城” 二字,城门楼上插着一面日本旗子,城门开着,城门口架着木扎、铁丝网、朵着麻袋掩体,掩体上架着机枪;有几个伪军和两个日军站岗。众多农民进出城门,伪军检查进城门农民)
(董存瑞和董全忠背着口袋来到城门口)
董存瑞:(小声)爹,那两个是不是日本鬼子?
董全忠:少说话。
(董存瑞向城门快歩走去)
董全忠:哎,四蛋,快回来。咱不进城,
董存瑞:(又返回)咱不进城?
董全忠:不用进城,集市就在东面的沙河边上,往这边走。
(董存瑞跟着董全忠离开通向城门道路,向另一道路走去)
 
2-35、日。集市。外景。
(人物:董存瑞,董全忠、卖毛驴老汉,众多赶集人)
(场景:集市上摆满货滩,赶集人熙熙攘攘,来来往往。集市有骡马市、粮食市、果菜市和家俱市等)
(董全忠领着董存瑞背着粮口袋来到城东沙河集市上)
(骡马市上,各种各样的牲口应有尽有,人来人往十分热闹)
(董全忠和董存瑞背着装粮口袋走进骡马市)
(一个老汉拉的一头瘦毛驴,引起了董全忠的注意)
董全忠:四蛋,咱过去看看那头毛驴去。
董存瑞:哎。
(董全忠和董存瑞背着装粮口袋走到这头毛驴跟前,端详着这头毛驴)
卖驴老汉:(赶紧迎着董全忠)这位老哥,买毛驴呀?
董全忠:先看看。(将背上的粮食放在地上,又帮董存瑞把粮食放在地上)看着点。(走到毛驴跟前,伸手摸了摸毛驴的脊梁,又扳起头看看毛驴牙口)你的毛驴缺料。
卖驴老汉:老哥,不瞒你说,刚收完秋,家里粮食就叫日本鬼子征粮队抢走了,家里一口粮也没有了,一家人等着吃饭呢,实在没办法呀。幸亏这条毛驴在地里放着,才没让他们抢走,要不连毛驴也没在了。
董全忠:老兄弟,这驴咋卖呀?
卖驴老汉:老哥,只要你给五斗粮食,不管是高粱还是玉米,我都卖,我急着要救命。
董全忠:(指着两个粮食口袋)那是五斗高粱,你背上,毛驴我拉走了。
卖驴老汉:(感激地)多谢老哥。(把牵驴缰绳递给董全忠。并从毛驴背梁上取下一条那条口袋)
董全忠:四蛋,来,拉住驴。
(董存瑞赶忙走过去,拉住毛驴)
董全忠:(领着卖驴老汉走到放粮食袋跟前)撑开口,我给倒。
(卖驴老汉撑开自己的口袋口)
(董全忠把两个口袋的高粱倒进了卖驴老汉的口袋里)
(董存瑞把两根绳子团好,)
(董全忠把两条口袋搭在毛驴身上)
卖驴老汉:(把口袋扎好口后)老哥,帮一下。
(董全忠弯腰用力将口袋抬到卖驴老汉的肩上,卖驴老汉倒扛着一口袋粮食走了)
董全忠:(顺手从毛驴身上取下一条口袋,把董存瑞已经团好的绳子放进口袋里,又把另一条口袋折好也放进口袋里扎好口,又放到毛驴身上)四蛋呀,爹本来粜了粮食给你买个毡帽,今儿个不成了,你没进过城,爹领你到城里转转就回家。
董存瑞:(欣喜地用手摸着毛驴)爹,我不冷。
董全忠:等爹编上筐,卖了筐一定给你买顶毡帽啊。
(董存瑞前头拉着毛驴,董全忠赶着毛驴,走出集市)
 
2-36、日。山坡。外景。
(人物:董存瑞,顺亮)
(毛驴吃荒草,董存瑞拾柴和)
(顺亮穿着破烂衣裳赶着羊走上山坡来)
顺亮:四蛋!
董存瑞:顺亮。(把拾好柴禾捆好)
顺亮:(跑上山坡跑到董存瑞面前)四蛋,这么长时间没见着你,你咋样了?你家有毛驴了?
董存瑞:刚用五斗高粮从沙城换回来的。
顺亮:(走到毛驴跟前,伸手摸了摸毛驴的脊梁,又扳起头看看毛驴牙口)这毛驴得喂粮,要不吃不起剽来。
董存瑞:我爹也这么说。
顺亮:四蛋,前几天吕家街门口的火是不是你给放的?
董存瑞:你看呢?
顺亮:放的好,可给我解了大气了,不过鬼花花也怀疑上你了,今儿个去沙城找吕吉贵去了,你可小心点。
董存瑞:沒亊,他要再找事我还跟他沒完。往后有啥事给我报着点信。
顺亮:肯定的,我天天就来这地放羊。
董存瑞:我就天天来这地放驴,正好一块玩一会。
 
2-37、日。野地。外景。
(人物:董存瑞)
(董存瑞骑着毛驴在野地里跑)
 
2-38、日。野地。外景。
(人物:董存瑞,三牛,满银,连柱,长锁,存理,二旦,季德贵,魏玉章,董连成)
(在野地里,三牛、满银、连柱、长锁、存理、二旦和许多农民围观董存瑞骑毛驴)
(季德贵,魏玉章,董连成也站在人群观看)
(董存瑞骑在毛驴身上给他们做着各种特技动作,三牛、满银、连柱、长锁、存理、二旦和许多农民阵阵喝彩)好!四蛋真是好样的!…
季德贵:(笑哈哈)这个四蛋,真够猴实的。
魏玉章:比沙城马戏班演的还棒。
 
2-39、日。董门。外景。
(人物:董存瑞,满银)
(董存瑞拉着毛驴走出街门)
(满银从自家街门走出来,向董存瑞快步走来)
满银:四蛋,我爹也给买回一头驴,是条大叫驴,可厉害了,又踢又咬,想让你给调教调教。
董存瑞:行,你拉去吧。
满银:我也拉不住。
董存瑞:我给拉去,你拉上我的驴,去南山坡上等我。
满银:好。(从董存瑞手里接过缰绳拉着毛驴向街口走去)
(董存瑞走进满银家)
 
2-40、日。村口。外景。
(人物:董存瑞,季德贵,几个村民)
(董存瑞一手拿条棍子,一手拉着一条大毛驴,走出村口。后面跟着几个看热闹的村民)
(毛驴又踢又咬)
(季德贵也拿着一条棍子跟在毛驴后面)
董存瑞:大伯,这毛驴你咋拉回来的?
季德贵:我哪能拉回来,是人家给送上来的。你要是调教不了我打算再卖了它。
董存瑞:(一手紧紧拉住毛驴,另一手拿起大棍子照着毛驴狠打了几下)我让你踢,我让你咬。(又拿大棍子照着毛驴狠打了几下)大伯,你靠远点,我试试。
季德贵:你小心点。
(董存瑞死死抓住毛驴脖子上面的毛,一咬牙,翻身骑上毛驴)
(毛驴又踢又撩蹶子)
(董存瑞双手紧抱毛驴脖子,双腿紧夹毛驴腰)
(毛驴尥蹶子,又往前飞快跑去)
(董存瑞仍然双手紧抱毛驴脖子,双腿紧夹毛驴腰)
季德贵:(点点头)别看人不大,真猴实。
 
2-41、日。山坡。外景。
(人物:董存瑞,满银)
(山坡上有几棵大树)
(满银拉着董存瑞家毛驴正站在山坡上张望)
(董存瑞双手紧抱毛驴脖子,双腿紧夹毛驴腰,飞驰而来)
(满银赶紧躲开)
(董存瑞双手紧抱毛驴脖子,双腿紧夹毛驴腰,飞驰而过)
满银:(惊讶地看着跑远的毛驴)我的娘呀,他咋骑上的?
(毛驴斜着身向大树跑去)
(董存瑞马上侧身挂在毛驴一面,等毛驴跑过树又返身骑上毛驴,毛驴慢慢沒劲了,开始不跑了)
董存瑞:(又拿木棍很抽了毛驴屁股,毛驴又跑起来)你不想跑就不跑了,门都没有!给我好好跑!(又拿木棍很抽了毛驴屁股)驾!
(毛驴跑了几步,又不跑了,被董存瑞训服了)
 
2-42、日。村口。外景。
(人物:董存瑞,季德贵,存理,众多村民)
(季德贵手拿大棍和存理、众多村民站在村口向远处张望)
(董存瑞骑着毛驴不快不慢从远处走来,到村口停下,董存瑞下了毛驴,拉着毛驴走到季德贵面前)
董存瑞:伯,这毛驴训服了。
季徳贵:好小子,真有你的,将来当兵,准是个好骑兵。(从董存瑞手里接过缰绳)走,回家,伯请你吃烧山药。
(围观村民连声称赞“好样的”、“ 不简单”、“ 有两下子”)
(董存瑞、季德贵、存理和众多村民走进村里)
 
2-43、夜。吕屋。内景。
(人物:吕大肚,吕吉福,吕吉贵)
(场景:八仙桌上点着一盏油灯)
(吕大肚坐在八仙桌旁端着茶碗喝水)
(吕吉贵身穿保安军装,身挎盒子枪)
吕吉贵:爹,哥,我只能回来三天。街门被烧,你们有点线索没有?
吕吉福:沒线索,只能怀疑是董全忠家那个四蛋干的。
吕吉贵:哥,你怀疑个小孩子没用,你挺大个村长,我大小也是个队长,跟个小孩子一般见识,让村里人笑话,要让佟县长知道了,让我在县衙里咋混?
吕吉福:可我实在想不出是哪家大人干的。
吕吉贵:要不这样,咱来个引蛇出洞,来,我跟你们悄悄说说…
(吕吉贵和吕吉福、吕大肚凑在一块说悄悄话)
 
 
第十八集    
 
18-1、日。庙屋。内景。
(人物:王福堂,鹤鸣,耿世昌,季德贵,魏玉章,曹万贵,连英)
(王福堂、鹤鸣、耿世昌、季德贵、魏玉章、曹万贵、连英正围坐在课桌旁开会)
王福堂:正月十五快到了,本来让大家过个安稳元宵节,实在对不起,敌人也不让我们过好这个节。去年冬天,县里发动万人破袭铁路以后,敌人铁路运输瘫痪了一个多月,最近把铁路又修通了。敌人为了保护铁路安全,要从延庆增派3000人的日伪军,对沙城至张家口的铁路进行防守,消灭这3000多人的任务交给咱们龙延怀联合县。县委知道咱们村埋地雷是拿手好戏,特意指示把村里爆破组和区里爆破组联合起来,一块到大干线上给敌人摆个地雷阵,怎么样?
魏玉章:(站起来)王主任,只要有地雷,啥时候动手都有行。
王福堂:玉章同志,别着急,县里有的是地雷,足够你埋的。现在需要你把人挑好,今天晚上就到草庙子,同县大队爆破组集合后,今儿个黑夜就去埋。不过,现在地面还冻着,你挑好人后,每人准备一把小镐带上,等挖坑用,怎么样?
魏玉章:没问题,我现在就去安排。(说完转身就要走)
王福堂:哎,别着急。你挑好人后,让每人带点干粮,都黑夜吃。明天部队到达伏击地点后,你们才能吃上饭。
魏玉章:没问题。
 
18-2、日。村口。外景。
(人物:董存瑞,王福堂,鹤鸣,耿世昌,魏玉章,二十多民兵)
(太阳快落山,董存瑞、王福堂、鹤鸣、耿世昌、魏玉章和其它20多名民兵,每人带了把小镐,走出村口,向远处公路走去)
 
18-3、夜。公路。外景。
(一轮明月已经升起,把公路照得十分明亮,公路上,十分安静,既没有车辆,也没有行人)
画外音:大干线就是指从北京到张家口的京张公路。
 
18-4、夜。地埂。外景
(人物:董存瑞,王福堂,李明,魏玉章,众多民兵,众八路军)
(地埂前面不远处是公路)
(董存瑞和一百多名爆破队员每人提两颗地雷隐蔽在地埂后)
(王福堂、李明、魏玉章三个坐在一块开会)
李明:三千人坐汽车,至少得有50辆汽车,如按五丈远的车距计算,这个车队至少有二百五丈,每颗地雷有效杀伤距离只有两丈,至少要埋一百二十颗地雷,每人至少埋一颗。
王福堂:每人先按一颗埋吧,然后两头再多埋几颗 ,以保证有效杀伤力,我看分头行动吧。
李明:(转身对爆破队员轻声说)一人至少埋一颗,两丈远一颗,上。
(董存瑞同其他民兵和八路军提着地雷快步越过地埂,扑向公路)
 
18-5、夜。公路。外景。
(人物:董存瑞,众多民兵,众八路军)
(董存瑞和众多民兵八路军冲上公路,把一颗地雷放在一边,从肩上取下小镐,在公路中央就刨起来,一镐只刨起一片土碴。董存瑞憋着劲一气刨下,不大一会刨出个小坑。)
(其他人也在公路上不停地刨)
(董存瑞继续在刨小坑,一边刨,一边用手向外扒土,然后拿过地雷试试后,把地雷放到一边,又拿起镐刨起来。过一会儿又用手把坑里的土扒出来,随后把地雷放进去,用土埋好,然后从公路路面上用袄袖子划拉了些干土,放在上面,又用袄袖子在埋地雷的土上划拉几下后,跑下公路,跑进离公路不远的地埂后面)
 
18-6、日。地埂。外景。
(人物:董存瑞,姬永明,王福堂,李明,魏玉章,众多民兵,众八路军)
(地埂前面不远处是公路)
(董存瑞和众多民兵八路军隐蔽在地埂后)
(姬永明不时地观察着公路上的动静)
一个战士:(提着枪弯腰跑到姬永明身边)队长,前方侦察员发来信号,说敌人运兵车只有十二辆。
姬永明:(略一思索)敌人没有集中运兵,而是化整为零,分批运兵。这十二辆运兵车也得打。(向隐蔽在土埂后面的战士命令到)敌人只有十二辆运兵车,做好战斗准备。
(十二辆日本卡车,快速驶进伏击圈)
姬永明:(取出驳壳枪,一举开枪)打!
(董存瑞和众多民兵八路军猛拉地雷拉绳)
(汽车底下地雷连续爆炸)
(八路军战士的步枪、机枪一起开火,向十多辆汽车射击)
(一辆辆汽车被掀翻着火)
(日伪军乱成一团,纷纷中弹倒地,尸体被抛向天空)
姬永明:司号员,吹冲锋号。
(一八路军战士拿着号吹起冲锋号)
(董存瑞拿着两颗手榴弹冲向公路上)
(公路上被炸毀的汽车烧着火,到处躺着日伪军尸体)
(众多八路军战士和民兵清理战场)
(董存瑞来到一个汽车轱辘面前,看看轱辘)
王福堂:(来到董存瑞身旁)看啥呢?
董存瑞:我当儿童团长的时候曾答应给每人作个弹弓子,没弄上橡皮筋至今没作成。
王福堂:这还等啥?赶紧拆橡皮筋吧。
董存瑞:是,主任。
(搬起汽车轱辘拆卸轮胎)
 
18-7、日。村口。外景。
(人物:董存瑞,王福堂,鹤鸣,耿世昌,魏玉章,二十多民兵)
(太阳快落山,王福堂、鹤鸣、耿世昌、董存瑞、魏玉章和其它20多名民兵,每人带了把镐,背着两颗地雷,由远处公路走向村口)
(董存瑞肩上还挎了个汽车轱里胎)
王福堂:到家了。嗨,四虎子,一路上没说话,到家该说句话了吧。
董存瑞:(闷闷不乐)白忙活一夜,只埋一颗地雷。
王福堂:(笑着说)这次没用下次再用嘛,地雷你也背回来了,作弹弓的橡皮筋也有了。
董存瑞:(还是闷闷不乐地)王主任,这次打仗没见蔡县长,是不是又那个?
王福堂:(笑着说)那个呀。告诉你,蔡县长就没打过败仗。他呀,去年调到地委当统战部长去了。
董存瑞:(高兴地笑着)这就放心了。
王福堂:我说四虎子,你才见过蔡县长几次面,你就惦记起来了。
董存瑞:(笑着悄声说)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蔡县长请我吃过兔子肉,还给我一个弹弓呢。(从怀里拿出一个弹弓)瞧,就这个。
王福堂:(拿过弹弓看看,拍一下董存瑞后脑勺)我说你惦记他呢,原来你得过他的好处。
 
18-8、日。董院。外景。
(人物:董存瑞,芦长岭)
(场景:董院里有驴圈、鸡窝、草人、墙上画的靶牌;台阶上放着扁担、水桶、短把大铁锨)
董存瑞:(在院里东瞅瞅西瞧瞧)长岭。
芦长岭:哎。(拉开屋门来到院里)
芦长岭:(身穿碎花大襟袄,下身穿红色宽裆裤子,扎着腿,头发梳到后脑结了个鬏)你有事?
董存瑞:你见着小镐没有?
芦长岭:今儿个前晌爹在驴圈起粪。(说着领着董存瑞来到驴圈里,从墙根拿起小镐递给董存瑞)又去埋地雷?
董存瑞:(看着芦长岭,温存地说)区小队和村里爆破组成立了游击小队,在大干线上打日本鬼子的运兵车,我也参加了大干线游击小队。
芦长岭:(走近董存瑞,为董存瑞系系袄大襟上的扣子,拍拍身上的土,温情地说)存瑞,你抗日我不反对,可你成天动刀动枪弄地雷的,我真不放心,干啥可要小心点。
董存瑞:(爱惜地看着芦长岭)姐姐出嫁了,咱爹娘岁数大,家里的事多让你操心了。
芦长岭: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家里的。这次搞大干线游击队得多长时间?
董存瑞:顶多一个月,我会天天回来的。

18-9、夜。土埂。外景。
(人物:董存瑞,鹤鸣,耿世昌,魏玉章,众民兵)
(土埂前面不远处就是公路)
(董存瑞,耿世昌,魏玉章和众多民兵隐蔽土埂后面,观察着公路上的动静)
(鹤鸣手拿驳壳枪来到土埂后面)
鹤鸣:四虎子,你另有任务,跟我来。
董存瑞:是。(起身和鹤鸣走出土埂)
 
18-10、夜。土梁。外景。
(人物:董存瑞,王福堂,鹤鸣,王政委,两名八路军干部,若干八路军战士)
(月亮当空,土梁前面是庄稼地,往前不远处就是城墙,城墙上的炮楼插着日本旗,城墙上有日伪军挎枪在巡逻;土梁后面王政委、王福堂和两名八路军干部身挎驳壳枪蹲在地上察看地图,一名八路军干部打着手电照着地图)
王福堂:根据连英几次进城的了解,鬼子的司令部在这儿,警备团在这儿,兵营在这儿。
王政委:四面城墙都有重兵把守。
(鹤鸣手拿驳壳枪领着董存瑞来到土梁后面)
鹤鸣:政委,警戒人员来了,是四虎子。
王政委:(站起身)噢,四虎子,认识。
董存瑞:(站到王政委面前)王政委好?
王政委:好,四虎子,让你来警戒,可要站好岗哟?
董存瑞:王政委,站岗行,能不能给支枪?
王政委:枪可没法给,给你两颗手榴弹吧。
董存瑞:手榴弹就手榴弹。
王政委:刘参谋,给四虎两颗手榴弹。
刘参谋:是。(拿出两颗手榴弹,放在董存瑞面前,董存瑞接过手榴弹)去往前面庄稼地里警戒,记住,万不得已,千万别乱用。
董存瑞:是。(掖好两颗手榴弹,弯腰过了土梁,进了庄稼地,看着城墙来回走动的日伪军)
(鹤鸣端着驳壳枪也来到董存瑞身旁)
董存瑞:鹤干亊,这要有支枪多好,一枪就能让鬼子去见阎王。用你那枪试试?
鹤鸣:我这枪射程小,打不着。
董存瑞:王政委来是不是攻打沙城了?
鹤鸣:说不准。哎,四虎,这是军事秘密,不能吿诉别人。
董存瑞:我知道。
王福堂:(端着驳壳枪也来到董存瑞身旁)政委撤了,咱也撤吧。
董存瑞:王主任,你先撤,我屙屙屎。
王福堂:人不大,屎尿倒挺大,快点。(和鹤鸣开始撤出庄稼地)
董存瑞:(自言自语)不能白回去,不死几个小鬼子我睡不着。(向前冲出庄稼地,高喊)小鬼子,四爷爷来给石主任王主任杨老师报仇来了!(飞快跑到城墙根下,拿出手榴弹拉出弦向城墙投去,手榴弹落在城墙根下爆炸了。接着又拿出手榴弹拉出弦向城墙投去,手榴弹落在城墙半腰上爆炸了)
(城墙上的机枪步枪一起响起,子弹向董存瑞射来)
王福堂:(和鹤鸣刚走上土梁,听到枪声回头一看)我的活祖宗!(快速穿过庄稼地向董存瑞跑去,拉住董存瑞胳膊快速跑回土梁)
鹤鸣:(跑下土梁接王福堂和董存瑞跑到土梁后面)你咋这么能捅娄子?
(城墙上的机枪步枪响个不停,子弹向土梁射来)
王福堂:快跑。(和鹤鸣扯着董存瑞向远处跑去)
 
18-11、夜。桥。外景。
(人物:董存瑞,王福堂,鹤鸣)
     (场景:木头塔建的桥,桥下是沙河,桥上是公路)
     (远处传来枪声)
(王福堂和鹤鸣提着驳壳枪扯着董存瑞跑到桥下)
王福堂:(和鹤鸣、董存瑞站在桥下喘着气)活祖宗,你擅自行动多要命。
(传来汽车声音,接着汽车从桥上面驶过)
(董存瑞、王福堂、鹤鸣看着颤动的桥顶)
董存瑞:这桥是木头修的?
王福堂:少管啥修的,回去再跟你算帐。回家。
(接着传来几声爆炸声,紧接着传来密集的枪声)
(董存瑞、王福堂、鹤鸣走出桥下)
 
18-12、日。庙屋。内景。
(人物:董存瑞,王福堂,鹤鸣,耿世昌,魏玉章,曹万贵,季德贵,满银,连柱,存理,三牛,二旦,长锁,众多民兵)
(董存瑞、王福堂、鹤鸣、耿世昌、魏玉章、曹万贵、季德贵和众多民兵正在教室里开会)
(董存瑞耷拉着头和满银坐在墙角,)
王福堂:自从“破交” 以来,咱村的民兵连连取得胜利,给日本鬼子沉重打击,但也存在着个别人破坏纪律的问题。咋天黑夜董存瑞擅自行动,向城墙上投了两颗手榴弹,差点酿成重大伤亡。董存瑞,《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第一条是什么?
董存瑞:一切行动听指挥。
王福堂:你是怎么做的?
     (董存瑞低头不语)
     王福堂:你为王平报仇,一百个对。可日本鬼子在中国杀了千千万万的同胞,这样的深仇大恨靠你一个人扔颗手榴弹能报吗?不能!因为你的擅自行动,使咱八路军的下一步作战意图全暴露了,你知道事情后果的严重性吗?
     一个民兵:(站起来)我早就说过,董存瑞岁数小,不够民兵条件,这不,差点出乱子。
     董存瑞:(猛地站起来)我违反纪律,乱扔手榴弹,大伙咋批评都行。可要说我不够民兵条件,我不接受。
     魏玉章:董存瑞这次擅自行动,违反了纪律,但他能接受同志们批评,认识错误,这就是进步。他的年令虽小,可执行任务热情高,点子多,尤其在“破交”方面出了许多好主意,我们圆满地完成了任务,受到了上级表扬,大伙说,对不对?
     众人:对。
     王福堂:行了,批评会别给开成表扬会了。犯错误就说犯错误,别说别的。犯错误能认识错误就好,现在董存瑞向大家表个态吧。
     董存瑞:表态,啥叫表态?
     满银:表态就叫表決心,说说以后咋办?
     董存瑞:(站起来,看看全场人,搔搔头)这好办,以后我要服从命令听指挥,叫我朝东不朝西,行了吧?
(大伙笑了)
王福堂:董存瑞违反纪律的事就到这里。今天黑夜,又轮到咱们三区去大干线上“破交”了,还是老一套,埋地雷。
魏玉章:王主任,咱的地雷就剩五颗了,不够埋呀。
王福堂:剩五颗?这咋行,再去兵工厂取地雷也来不及了,可这“交”必须“破”, 看大家有啥办法没有?
(会场一阵静默)
董存瑞:王主任。(站起来)我给说个办法行不行?
王福堂:四虎又有花招了,是不是又要挖坑蹲车?
董存瑞:不是,王主任,你忘昨个黑夜咱钻的那个桥了?
王福堂:记的。
董存瑞:那桥是木头架的,咱带上柴禾,把那桥给他烧了,管叫鬼子半月二十天也通不了车。
季德贵:(点点头)这是个好主意。
耿世昌:(也点点头)这办法始终行。
王福堂:好,就按这个主意办,连那五颗地雷都拿上。
 
18-13、夜。桥。外景。
(人物:董存瑞,王福堂,鹤鸣,耿世昌,魏玉章,曹万贵,季德贵,满银,连柱,存理,三牛,二旦,长锁,若干八路军战士,众多民兵)
 (董存瑞和王福堂、鹤鸣、耿世昌、曹万贵、季德贵、满银、连柱、存理、三牛、二旦、长锁和众多民兵及八路军战士每人身上背了一捆柴禾,魏玉章还背个小镐,来到离桥不远的沙河湾里)
(王福堂一举手,众人马上爬倒隐蔽)
     (桥上有两个伪军背着枪在巡游)
     王福堂:鹤干事,昨夜沒见这桥上有人把守吧?
     鹤鸣:咱三人光顾撤退了,没顾上看桥上有人把守。
     王福堂:你带上几个人,把那两个收拾了。
     鹤鸣:是。
     董存瑞:鹤干事,我跟你去。
     鹤鸣:你没有刀,不行。(把身上背的柴禾放到地上,从腰里取出刀)
     董存瑞:没亊,我有办法。(把柴禾放到地上)
     (董存瑞和鹤鸣向桥摸去,爬在桥头边上)
     董存瑞:(对着鹤鸣小声说)等走过来,我先打伤一个,剩下一个就好收拾了。
(两伪军走到另个桥头,又向这个桥头走来)
(董存瑞拿出弹弓,夹上石子,照一个伪军射去)
     一伪军:哎哟。(用手捂住眼)妈呀!
     (鹤鸣飞身而上,一刀割断另一伪军喉咙)
     (捂眼伪军发懵了,董存瑞也起身冲上桥,一肩膀把捂眼伪军撞到桥下)
(王福堂一挥手,众人冲到桥下,把柴禾放到桥下)
 董存瑞:鹤干事,你的本事咋就这么大?我回去也弄把刀,你得教教我。
鹤鸣:你也不含糊,一肩膀把他撞下去,快下桥吧。
    (董存瑞和鹤鸣向桥下跑去)
      王福堂:玉章呢?
      魏玉章:主任,我在这儿。
      王福堂:把地雷埋在城北那个路口上去。
      魏玉章:是。走。(一挥手,董存瑞和几个提地雷的民兵跑上桥)
     一八路军战士:(提着枪快歩跑到王福堂面前)王主任,东面有汽车来了,五辆。
     又一八路军战士:(提着枪快歩跑到王福堂面前)王主任,西面有汽车来了,三辆。
王福堂:点火。
(几个民兵迅速把桥下柴禾点着,柴禾迅速燃起,迅速烧着桥上木头)
王福堂:撤。
(王福堂、鹤鸣、耿世昌、曹万贵、季德贵、满银、连柱、存理、三牛、二旦、长锁和众多民兵迅速撤离桥下,顺沙河跑了)
 
 18-14、夜。山梁。外景。
(人物:董存瑞,王福堂,鹤鸣,耿世昌,魏玉章,曹万贵,季德贵,满银,连柱,存理,三牛,二旦,长锁,若干八路军战士,众多民兵)
(董存瑞、王福堂、鹤鸣、耿世昌、魏玉章、曹万贵、季德贵、满银、连柱、存理、三牛、二旦、长锁、八路军战士和众多民兵走上山梁,远处传来枪声和地雷爆炸声。众人不由停下脚步回头看看远处木桥燃起的大火)
 
18-15、夜。桥。外景。
(人物:众日本鬼子,众伪军)
(场景:木桥燃着大火,冒着滚滚浓烟,桥两头停着汽车,桥两头的日伪军端枪互相射击)
 
18-16、日。董院。外景。
(人物:董存瑞)
(董存瑞蹲在院里一块石头前,正用锤子打制一把刀具)
 
18-17、日。增办。内景。
(人物:原田,刘子信)
(场景:办公室正面摆放着一张大办公桌,办公桌后面墙上挂着日本旗,放着指挥刀,另一面墙上挂有地图)
(原田光着头,鼻子下流着仁丹胡子,身着日本部队少佐军服,在地上来回渡步)
(刘子信毕恭毕敬地站在一边)
原田:(沮丧地说)刘桑,自师团进行运兵行动以来,仅仅二十天的时间,就有二十七辆运兵车遭八路伏击,一千五百多名保安军丧生,最要命的土八路咋夜又把城北的公路桥烧毁了,我的两支部队互相攻击达一个多小时,伤亡残重。三千名保安军连一兵一卒都没有到达指定据点,铁路已无兵可保。师团司令部今天打电话,三千保安军运兵行动被迫停止,以现有兵力重点保护车站。
刘子信:(着急地说)太君,公路不行就从铁路运兵。
原田:刘桑,你地不知道,从北平到张家口的铁路每天都有被破坏的路段,火车统统开不通。
刘子信:太君,我有一个办法,不知行不行?
原田:你地说出来,行不行再商量。
刘子信:太君,八路已经占领了南北两山地区,但铁路公路沿线还在我的控制之下,我想这铁路就叫铁路沿线的老百姓看护,铁路分开段,一个村一段,那一段出事,就由那一村负责,那一村的村长就按私通八路子论处,这叫连村保路。
原田:(一只手捋着下巴,随后拍了一下刘子信的肩膀)哟细,就按你说的办,明天你报一个详细的方案,准备尽快实施。
 
18-18、日。董院。外景。
(人物:董存瑞,董全忠,芦长岭)
(院里栽着草人,墙上画着靶牌,地上放着几块石头,台阶上放着扁担、水桶和短把铁锨)
(芦长岭在打扫院子)
(董全忠在驴圈里继续刨粪)
(董存瑞赶着毛驴向街门口走去,毛驴身上的龙驮里装满粪)
 
18-19、晚。谷场。外景。
(人物:董存瑞,王福堂,鹤鸣,耿世昌,魏玉章,曹万贵,季德贵,满银,连柱,存理,三牛,二旦,长锁,若干八路军战士,众多民兵,众多村民)
(打谷场上,集结着二百多人,有手里拿着木杠的老百姓,有背枪的八路军和民兵,还有手拿铁板子的民兵)
(董存瑞、董全忠、王福堂、王政委、鹤鸣、季德贵、曹万贵、魏玉章、满银、连柱、存理、三牛、二旦、长锁也在人群中)
王福堂:(对王政委)王政委,我看人差不多了,简单说一下就出发吧。
王政委:可以。
王福堂:(走出人群,来到场边一个土疙瘩上)乡亲们,自从去年对铁路破交,铁路就一天没安稳过。今年我们游击小队接二连三炸毁鬼子的运兵车,敌人一兵一卒也没运过去。据侦察员侦察,这几天敌人的铁路又开通了。所以,县委决定,对铁路再进行一次大规模破袭。上次我们对铁路只是给翻了个,敌人只用了一个来月就修好了。这次咱们把铁轨给他扔到洋河去,他要修铁路连铁轨都找不到,大家说好不好?
大家同声:好。
王福堂:(大喊一声)出发!
(众人开始走出打谷场)
(董存瑞拿着个板子,董全忠扛着根木杠,随人流走向村口)
 
18-20、夜。土埂。外景。
(人物:董存瑞,董全忠,王福堂,王政委和众人)
(董存瑞、董全忠、王福堂和众人隐蔽在离铁路不远的土埂后面,观察着铁路的动静,只见铁路上有人来回走动)
一个八路军战士:(从隐蔽人们的后面弯腰轻手轻脚跑到王福堂和王政委身旁卧倒)首长,铁路上的人是附近村老百姓组成的铁路看护队,是沙城警备团逼着老百姓干的。
王福堂:不管他。上。
(隐蔽在土埂后面的董存瑞、董全忠、王福堂、民兵、八路军和村民爬起来越过土埂,弯着腰悄悄摸上铁路)
 
18-21、夜。铁路。外景。
(人物:董存瑞,董全忠,王福堂,王政委和众人)
(铁路上有几个老百姓在走动,看见董存瑞、董全忠、王福堂和众人冲向铁路,吓得掉头就跑,有的喊到)有人。
八路军战士低声喝到:别喊,我们是八路。
(看护铁路的老百姓蜂涌一般跑下铁路,一哄而散)
(董存瑞、魏玉章和许多民兵开始下螺丝)
(参加“破交”的老百姓、民兵和八路军将木杠捅进铁轨底下)
(董存瑞帮助董全忠将木杠一头捅进铁轨底下。将另一头扛在肩上,并随着有人喊的“一、二、三”的号子一起用劲,将铁路撬起来)
王福堂:大伙站在两边,一人一个道木头,我喊 ‘一、二、三’大伙就往起抬在肩膀上,听好了啊。
(人们很快站在铁路两旁,一人站在一个道木头旁,并双手端往道木一头,做好了往上抬的架势)
王福堂:一,二,三,用劲。
(大家一起将铁轨带枕木抬起来,并扛到肩膀上)
(董存瑞个子小,肩膀够不着枕木,只能用两手托起枕木头)
王福堂:走。
(抬起枕木的人们一起往前走去)
 
18-22、夜。河。外景。
(人物:众人)
(河水流着)
(人们接二连三将铁轨和枕木扔进河里,使河水连续发出“扑咚”的声音,并抛起水柱)
 
18-23、日。铁路。外景。
(人物:原田,刘子信,鸠夫,若干日本鬼子,若干伪军)
(场景:一眼望不到头的铁路路基上,道轨和枕木所剩无几)
原田:(手戴白手套,拿着日本指挥刀,领着一小队日本鬼子和刘子信来到铁路上,看着一眼望不到头的铁路上所剩无几的道轨和枕木)简直难以令人置信,不可思异。
日军小队长:(手握日本指挥刀,带着两名日军士兵跑到原田面前,举手敬礼)报告,从沙城到保安的铁路全部遭到破坏,不可思异的是大部分铁轨和枕木不翼而飞。
原田:(转脸对刘子信大声吼道)刘桑,连铁轨都不在了,你的联村保路统统是屁话。(抽出指挥刀,转向东方,跪在道上,一手握着刀柄,一手握着刀猛然刺向自己的腹部,嘴喃喃地说)我向天皇谢罪。
 
18-24、日。董屋。内景。
(人物:董全忠,董存瑞,董存瑞娘,芦长岭)
(在堂屋,董全忠、董存瑞、董存瑞娘、芦长岭围坐炕桌吃饭)
董存瑞:(放下碗)真没劲。(说着就站了起来出了屋门)
董存瑞娘:吃一碗就不吃了,吃饭生什么气?
董全忠:这是见曹万贵到区里当工会主任,魏玉章到区里当武装干事,着急了,翅膀硬了,村里搁不下了。
(芦长岭听完了董全忠的话,也搁下碗,跑到院里)
 
18-25、日。董院。外景。
(人物:董存瑞,芦长岭,季德贵)
(院里栽着草人,墙上画着靶牌,地上放着几块石头,台阶上放着扁担、水桶和短把铁锨)
芦长岭:(从屋里出来走到董存瑞)你都这么大人了,又是村里民兵,有再不高兴的事也不应该跟爹跟娘使脸子,家里也没有欠你什么。
董存瑞:(叹了一口气)曹二伯和魏二哥都到区上去了,我在村里也没劲,我就想当个八路军,跟小鬼子好好打上几仗。
季德贵:(在门口喊到)四虎子,四虎子。
董存瑞:哎。(赶忙跑到门口)大伯有事?先进来吧。
季德贵:不进去了,我跟你说一声,八月三号前晌,村里民兵都去杨家山开会,别忘了,啊。我还得通知其他人去。(说完就走了)
 
18-26、日。大院。外景。
(人物:董存瑞,王福堂,耿世昌,王政委,八路军干部,众多民兵)
(场景:一个大院里,正房的房檐下挂了一幅横幅,上写:“三区基干民兵大队成立大会”。前面摆一溜桌子,后面坐着王福堂、耿世昌、王政委和其他两名八路军干部。台下,董存瑞和二百多名民兵都坐在地上)
王政委:同志们,今天咱们三区基干民兵大队正式成立了。全队共有170人组成,咱们这支队伍都是由18岁以上身强力壮、坚决抗日的村基干民兵组成的,经县委批准,武委会主任刘长升任大队长,耿世昌同志任大队教导员。咱们这支民兵大队下设三个分队,每个分队下设五个班,活动同正规军一样……。
 
18-27、日。耿世昌办公室。內景。
(人物:董存瑞,耿世昌)
(耿世昌办公室里有一铺炕,炕上有一小桌,墙上挂着驳壳枪和皮带。耿世昌正坐在炕上办公)
董存瑞:(推开门走进屋)老耿叔,我也要参加民兵大队。
耿世昌:四虎子,你今年还不到十六岁,参加民兵大队不够岁数。(说完下地拿着一张纸走出办公室)
(董存瑞跟在耿世昌后面也走出办公室)
 
18-28、日。院。外景。
(人物:董存瑞,耿世昌)
(耿世昌后面走出办公室又走进另一办公室)
(董存瑞跟在耿世昌后面也走出办公室走进另一办公室)
 
18-29、日。魏玉章办公室。内景。
(人物:董存瑞,耿世昌,魏玉章)
(魏玉章办公室里有一铺炕,炕上有一小桌,墙上挂着驳壳枪和皮带。魏玉章正坐在炕上办公)
(耿世昌走进了魏玉章办公室,董存瑞也走进了魏玉章办公室,)
耿世昌:(把张纸放在魏玉章面前)你制一个表,把参加区民兵大队的所有民兵都详细登记下来,包括姓名,性别,年龄,家庭住址,有何军事特长,识字不识字等几项内容。
(耿世昌走出办公室)
(董存瑞也跟着走出办公室)
 
18-30、日。耿世昌办公室。內景。
(人物:董存瑞,耿世昌)
(耿世昌走进办公室,董存瑞也跟着走进办公室)
耿世昌:不是不让你参加,你年龄实在太小,再说你是村里基干民兵,村里也离不开你。
董存瑞:爱离开离不开,反正我要参加区里民兵大队。
(耿世昌不理董存瑞了,转身出门)
(董存瑞也转身出门)
 
18-31、日。院。外景。
(人物:董存瑞,耿世昌)
(耿世昌走出办公室去厕所)
(董存瑞也走出办公室跟着耿世昌去厕所,站在厕所门口等着)
(耿世昌从厕所出来,径直回到自己办公室)
(董存瑞也跟着耿世昌走进办公室)
 
18-32、日。耿世昌办公室。內景。
(人物:董存瑞,耿世昌)
(耿世昌走进办公室,董存瑞也跟着走进办公室)
耿世昌:不是不让你来,你岁数小,你家劳动力少,你爹岁数大了,家里也离不开你。
董存瑞:家里我不管,我就想到区上当基干民兵。
耿世昌:你去找找王主任去。他点了头再说。
(董存瑞转身过门去了)
 
18-33、日,王福堂办公室。内景。
(人物:董存瑞,王福堂)
(王福堂办公室里也有一铺炕,炕上有一小桌,墙上挂着驳壳枪和皮带。王福堂正坐在炕上办公)
(董存瑞一脸不高兴推门进来)
王福堂:会都散了,你咋不回家?
董存瑞:不回去了,我要在区上当民兵。
王福堂:(停住办公,伸开腿,下了地)你年龄小,个子还没枪高呢,怎么当呢?
董存瑞:王主任,我是属小龙的,今年十七了。
王福堂:你哄谁呀,虚岁还不够十六呢,哄人也不挑挑人。
董存瑞:王主任,谁也不是一生下就那么大岁数,我的岁数不是在一天天往大长吗?再说,我个子是低了点,可我哪一次因为个子低没完成任务?
(王福堂不由地笑了)
董存瑞:(见王福堂笑了,便乘机说)王主任,你是知道的,自从我在村里当上民兵,哪次任务没有完成好?你还常给我讲,长征时有的红军比我还小呢,他能当红军,我为啥就不能当区里民兵?王主任,看在王平面子上,你们就收下我吧,我会给你争气好好干的。
王福堂:你来区上当基干民兵,家里同意吗?
     董存瑞:会同意,会同意的。
王福堂:真拿你没办法,你先等会儿。(走出了屋)
董存瑞:(笑了)嘿,有门。
18-34、日。耿世昌办公室。內景。
(人物:王福堂,耿世昌)
(耿世昌正坐在炕沿上擦着盒子枪,王福堂推门进来,耿世昌下地连忙往炕上让坐)
王福堂:(边走到炕沿另一头坐下)四虎子在我的屋里泡着呢,非要来区上当民兵。
耿世昌:跟我就泡了半天了,这又泡你去了。
王福堂:我看就叫他来吧,这小家伙是块当兵的料,胆子大,办法多,将来肯定能当个好兵。
耿世昌:他当个好兵没问题,他来这儿当基干民兵肯定没跟家里说。
王福堂:他那个脾气,家里也拦不住。抽空你跟他家里说一声。
耿世昌:好吧。
 
18-35、日。王福堂办公室。内景。
(人物:董存瑞,王福堂)
(董存瑞焦急不安,王福堂推门进来)
董存瑞:同意啦?
王福堂:(用另一只手拍了一下董存瑞肩膀)这回你该称心了吧?
董存瑞:(双脚一并,举手向王福堂敬了个军礼)是,我称心了。
 
18-36、日。投弹场。外景。
(人物:董存瑞,王福堂,耿世昌,教练民兵,十多个民兵)
(山沟的平地上有一个用木杆搭成的方框)
(董存瑞与十几个民兵在老游击队员指导下,苦练投弹技术,把一颗颗教练弹投向栽在地上并用木杆搭成的方框里)
(王福堂,耿世昌看着董存瑞刻苦练习投弹技术)
王福堂:四虎子对军事技术特别感兴趣。在村民兵小队里,他的年龄最小,干爆炸埋地雷就是一把好手。在咱区大队里,他又是年龄最小,个子最低,训练最刻苦,真是块好钢呀,到大部队里准是个好兵。
 
18-37、夜。街道。外景。
(人物:董存瑞,王福堂、曹万贵,魏玉章,众民兵)
(王福堂、曹万贵,耿世昌,魏玉章领着董存瑞和众民兵走在农村街道上)
(一个手提长枪的民兵轻步跑到王福堂面前)首长,沙城敌人没有动静,宗家洼宿营地已经找好了。
王福堂:好,马上宿营。同志们,宿营之前我说几句。日本鬼子虽然投降了,但盘踞在沙城的日本鬼子拒绝向我八路军投降,企图顽抗到底。今天秘密开进宗家洼,就是要配合主力部队解放沙城。这两天隐蔽待命,待主力部队将沙城完成包围后,二十二日行动。在这两天中,一是各个队员做好战斗准备,有枪的把枪擦好,没枪的准备好手榴弹;二是各位队员不要擅自行动,以防暴露目标;三是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万不得己,不得惊动群众。听明白没有?
众人:听明白了!
 
18-38、日。城门。外景。
(人物:董存瑞,王福堂,曹万贵,魏玉章,刘子信,刘子信老婆,众多民兵,众多八路军战士,若干日本鬼子,若干伪军)
(场景:城墙上插着日本膏药旗子,几名日本鬼子和十多个伪军端着枪在城墙上来回走动。城门洞里的大门半开着。城门外面的两边设置着用沙包垛成的掩体工事,两旁摆放着用木头扎成三角架路障,上缠绕着许刺丝。几名日本鬼子和十几名伪军在站岗。城门外围工事,有五个碉堡。)
(远处传来:“咚、咚”两声炮响)
(山炮射来的炮弹带着呼啸声有的落在敌人掩体工事里,敌人被炸得血肉横飞;有的落在碉堡上,碉堡被炸的飞上了天;还有两颗炮弹落在城墙上,城墙被炸个豁口;有一颗炸弹落在城门洞里,城门被炸烂了)
(从炸塌的地堡和碉堡逃出的十几个鬼子和伪军又纷纷向城门口逃窜)
(八路军冲锋号吹响)
(董存瑞和王福堂、曹万贵、魏玉章、众多民兵和八路军战士冲来)
(董存瑞腰里掖着两颗手榴弹,第一个冲向负隅顽抗的敌人)
(一个正在逃跑的日本鬼子转身朝董存瑞射击一枪)
(董存瑞敏捷地往地上一滚,躲过了子弹,从腰上取出一颗手榴弹,用手一拉弦,使出全身力气,投向正在逃窜的敌人人群里,“轰”地一声,敌人被炸倒了四、五个)
(没被炸死的敌人不敢跑了,纷纷爬在地上)
(董存瑞又扔出了第二颗手榴弹,手榴弹又在敌人群里爆炸了)
(民兵和八路军在“冲啊”声中,很快占领了城门外阵地)
(阵地上未被炸死的敌人纷纷举手投降,当了俘虏)
(董存瑞从地上抓起一把大枪冲进城门)
(刘子信和他的老婆身穿伪军服装,手里都拿着盒子枪,每人骑一匹马,从城墙豁口上冲了出来,边打枪边骑着马往路上跑)
(民兵和八路军赶紧向他俩开枪)
(刘子信和他的老婆在呯呯啪啪的枪声中,跑上城外公路)
(刘子信骑的马中弹倒地,刘子信甩手一枪把他的老婆从马上打下来,飞身骑上老婆的马往远处跑去)
 
18-39、日。城门。外景。
(人物:董存瑞,王福堂,耿世昌,十多名八路军)
(董存瑞身背一条步枪,腰里掖着两颗手榴弹在城门口站岗)
(王福堂、耿世昌和十多名八路军向城门口走来)
(董存瑞迅速举起右手敬了个军礼)
王福堂:董存瑞,行啊,象个革命军人了。这次攻打沙城你冲在最前面,连攻城部队首长都表扬你了。
董存瑞:我要是穿上八路军衣裳是不是更象革命军人了?
(王福堂和耿世昌他们都被逗笑了)
董存瑞:王主任,耿大叔,就给我发一套军装,让我到大部队去吧。
王福堂:怎么跑出个耿大叔?
董存瑞:耿教导员和我一个村的,按辈份应该叫大叔。
王福堂:(拍了拍董存瑞肩膀)在村里在家里见着了叫大叔,在部队就不能这么叫了,应该叫首长。
董存瑞:(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后脑勺,嘿嘿一笑)是,首长,我记住了。
(在场的人都笑了)
王福堂:(严肃地对董存瑞说)董存瑞同志,现在交给你个重要任务。
董存瑞:(双脚打了个立正姿势)是,首长,什么任务?
耿世昌:王主任和我研究决定,让你和另外二名同志把三个俘虏送到宗家洼后方留守处去。
董存瑞:(高兴地向王福堂和耿世昌行了个军礼)请首长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18-40、日。路。外景。
(人物:董存瑞,满银,连柱,两日军,翻译)
(董存瑞和满银、连柱都端着长枪,押着两个日本鬼子兵和一个翻译在路上走)
(一个日本鬼子兵腿上受了伤,走路慢了一点)
董存瑞:(用枪托子照着受伤日本鬼子的屁股捣了两下,推了一把)快点走,不快点走,小心老子崩了你。
(满银和连柱也用枪托子照着其它两日本鬼子的屁股捣了两下,推了一把)
满银:快点走。
连柱:快点。
翻译:喂,你们八路军优待俘虏的政策不许打人,你怎么……
(沒等翻译说完,董存瑞甩手打了他一个耳光,翻译赶紧用双手护住脸,把身子咧到一边)
翻译:(大声叫)你,你虐待俘虏,我告诉你们长官去。
董存瑞:(踢了翻译一脚,指着他的鼻子)好,你告去。
(翻译不吭声了)
满银:打得好,打它个王八蛋。
董存瑞:(盯着三个俘虏,端起枪一脸怒气指着他们说)八路军的政策是不许打骂俘虏,但你们来到我们中国的土地上,对我们百姓,烧杀抢掳,无恶不作,你们咋不讲优待?
翻译:八路长官,其实我们也不愿意来。(指着受伤的鬼子兵)他叫三原,父亲也是个贫困农民,母亲有严重的肺结核,他刚十七岁就被征来打仗,他心里很痛苦。(又指着另一名鬼子兵(他叫长森,是日本古屋市的中学生,高中还没念完就被抓来当兵。我是沈阳人,高小没毕业就在一家小店学徒,‘九一八’以后,我被骗进日语培训班,说毕业给找工作,没想到被编进日军当翻译。(说着,他双手合一作楫)我没办法,虽然给日本鬼子当翻译,可我没有糟害过老百姓。
董存瑞:(怒气消除了一些,看一眼受伤的鬼子兵)你们俩搀上他。
满银:(对连柱说)咱的团长就是不简单。
(董存瑞和满银、连柱押着两个日本鬼子兵和一个翻译继续在路上走)
 
18-41、日。董院。外景。
(人物:董存瑞,芦长岭)
(院里栽着草人,墙上画着靶牌,地上放着几块石头,台阶上放着短把铁锨)
(董存瑞挑着水进了院,走进屋,过一会拿出扁担和水桶放在台阶上,又从驴圈里拿出扫帚扫院)
芦长岭:(从屋出来)行了行了,等我扫吧,吃完饭赶紧去区里吧。
董存瑞:(把扫帚放在台阶上)爹娘呢,没在屋里?
芦长岭:你刚水桶出去,就去地里扒山药去了。
董存瑞:咱进屋吧。
(董存瑞拉住芦长岭手走进屋)
 
18-42、日。董屋。内景。
(人物:董存瑞,芦长岭)
(董存瑞和芦长岭住的屋,靠窗户垒着炕,地下放一个躺柜,柜上摆一些日常用具)
(董存瑞和芦长岭走进屋俩人拉着手坐在炕沿上)
芦长岭:有啥话?
董存瑞:前几天去打了沙城,跟八路军主力部队一块打的。
芦长岭:打完沙城,就不打仗了吧?
董存瑞:打完沙城还要到别处去打仗。
芦长岭:还要往外头打仗?
董存瑞:嗯。这次出去打仗也许几个月也回不来,你在家里别耽心,我没事。对了,我得拿点衣裳。
芦长岭:(下地给董存瑞收拾衣裳,一边收拾一边嘱咐)一天比一天冷了,冷了要多穿件衣裳。(当在收拾一个对襟夹袄时,从衣兜里拿出了一个良民证)这个良民证你还带呢?
董存瑞:(下地走到芦长岭跟前接过良民证)这儿已经是咱八路军的天下了,日本鬼子也打跑了,良民证也没用了,就放在家里吧。
 
18-43、晨。路。外景。
(人物:董存瑞)
(董存瑞上身穿着带大襟土布上衣,下身穿黑色粗布裤子,扎着腿,身背一个小包袱,迎着朝阳走在路上)
 
18-44、日。村口。外景。
(人物:董存瑞,王福堂,耿世昌,魏玉章,一队八路军)
(一队身穿八路军制服的八路军战士,排着队唱着《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走出村口)
(王福堂、耿世昌、魏玉章和身穿八路军制服董存瑞来到村口)
王福堂:你参军的愿望实现了,你是咱区里民兵大队的宝贝疙瘩呀,真舍不得让你走。到了大部队要好好干,努力学习,不断进步,为家乡争光。
董存瑞:王主任,耿教导员,魏干事,你们放心吧,我一定照你的话去做,再见。(说着去追赶部队)
 
18-45、日。路。外景。
(人物:董存瑞,一队八路军)
(董存瑞身穿八路军服装,挎着子弹袋,腰扎皮带,背着行军包,肩上扛着一支步枪,高唱《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精神抖擞地与战士们排着队走在路上)
画外音:董存瑞瞒着家里亲人于1945年8月底参加了龙延怀联合县县大队。9月份,参加解放龙关战斗后,董存瑞被编为冀热察军第九旅二十四团二营六连二排六班的战士,从此开始了新的战斗历程。
(全剧终)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telescript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