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视频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电视剧本创作室 | 招聘求职 |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重点推荐剧本
有关加油站励志小品,加油站服务为
家风家训的搞笑小品,家风家训小品
丰富多彩的校园文化活动歌舞情景
廉洁文化清廉家风话剧剧本《廉洁
最适合2022年元宵节表演的节目小
高速公路服务区加油站小品剧本《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最适合2022年元宵节表演的节目小品
搞笑古代穿越现代小品剧本,爆笑穿越
抗疫小品,关于抗疫的小品剧本《情系
适合公司部门年会节目表演小品剧本
夸赞职业学校三句半台词《技术摇篮
银行电信诈骗情景演练剧本《全民防
建筑公司项目部工地情景剧剧本《以
警察感人情景剧剧本,公安题材情景剧
公司晚会搞笑小品剧本,公司过年节目
最近最火最搞笑幽默小品剧本《租个
穿越现代小品剧本,从古代穿越到现代
企业公司党员小品剧本《党员的故事
扫黄打非快板剧本台词《扫黄打非在
公司成长史剧本,公司成长故事小品《
反对修建信号塔小品超级喜剧小品(爱
收费站正能量小品,收费站文明服务小
施工单位抗击疫情小品剧本《全民抗
适合公司年会表演的搞笑节目小品剧
关于运动健身的音乐跳舞剧本《舞动
歌舞小品剧本《健康新生活》
退伍军人感人小品剧本,老兵退伍感人
冬至爆笑小品剧本《相遇在冬至》
元旦小品搞笑幽默剧本《唐僧师徒赚
关于足球的剧本,关于国足的小品剧本
民法典小品剧本,优秀法制剧本小品《
感人小品《相依母女》
关爱盲人感人小品剧本(我的梦想)
预防艾滋超搞笑小品剧本(关爱门诊)
消除对妇女的暴力宣传小品剧本《都
大学生找工作搞笑小品剧本(招聘人才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电视剧本 > 军旅电视剧本 > 20集电视剧(彩云之南)第十集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电视剧本-军旅电视剧本   会员:1234567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0/4/21 22:07:51     最新修改:2010/4/24 11:35:54     来源:本站原创 
电视剧本名:《20集电视剧(彩云之南)第十集》
(原创剧本网)作者:罗学蓬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视剧本、电视栏目短剧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第10集


10-1  弄弄坪  8连连部  日/内

谭奇云、胡国柱与翁国平、钱再耕、鲁银昌3名知青谈话。

谭奇云:“昨晚会上定了,专案组要搞个临时的警卫连,人员由各连抽调,我们武装班也得出3个人。我和指导员商量了,决定派你们3个政治上比较过硬的同志去。”

翁国平:“连长、指导员,马上就要搞招生推荐了,这时候走了,对我们推荐会不会有影响啊?”

胡国柱:‘我郑重地提醒你们,这个专案组由张春桥同志一抓到底,不是谁进就能进的。对你们来说,正是难得的表现机会,我相信各级组织在推荐的时候,都会把这个因素考虑进去的。”


10-2  弄弄坪  8连囚室  晨/内

冯中文吃过早饭,谭奇云带着翁国平等人进来了。

一根绳子将冯中文反捆了,留下长长的一截由警卫抓在手里,像牵牲口似地牵着他。

谭奇云:“冯中文,你对我老实还是不老实,都巳经无所谓了。我现在马上要把你押到营部去,交给专案组的人来审。出发前,我可以先给你透个风,上面这次为啥会为个女知青不见了兴师动众派来专案组?你给我听好了,苏雨萍不是一般人,她是中央首长张春桥的亲外甥女。你要知趣一些。共产党把800万蒋匪军都打落花流水,莫非还毳不开你姓冯的一张嘴!”

翁国平3名知青带着武器背包,与谭、胡二人一同将冯中文押往勃郎山。


10-3  勃郎山  日/外

肖主任、童副组长、周庭长3名专案组领导在营部驻地附近转悠。后边跟着几个警卫人员。

肖主任:“不上来还真想像不到,山上还有这么大一块平坝子。“

周处长:“看看坝子边上那些竹楼和寺庙,就知道这是傣族人住的地方。”

童副组长:“这是历史形成的现像,傣族人住着河谷平坝,半山腰住的是拉祜族,佧佤族和苗族大都住在山顶上。”

一行人说着话来到了悬崖边上。

肖主任:“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庞真权跟在郑志浩后面大步流星赶了过来;“首长,昨晚让专案组好多同志睡了一夜地铺,实在过意不去,我现在正抓紧安排营部机关的人为你们腾房子,找我有什么事?“

肖主任:“庞教导员,我们请你来,正是谈房子的事。我们专案组有30几个人,加上临时抽调人员组成的警卫连,差不多有百把人,你准备怎么安排啊?”

庞真权:“这么多人啊?看来只腾出营部招待所和农机站还不够,还得想其它的办法……”

肖主任:“我和童副组长、周庭长商量了一下,专案组这次下来,一时半会肯定走不了,为了不影响你们4营正常的抓革命促生产工作,也有利于我们破案,专案组最好和营部机关保持一定距离。”

童副组长:“审讯的时候,有些声音恐怕难以控制,离你们近了不太好。”

庞真权:“明白,明白。”

肖主任:“你看这样好不好?营部招待所那几间土墙房子就给我们外面来的同志住,空下的屋子用来做关押室。另外呢?你们在大龙树旁边那块空地上建它一排竹楼给我们的警卫连住,审讯工作也放到竹楼里进行。”

周庭长:“住竹楼好,既通风又凉快,蚊虫也少。”

庞真权:“这个容易,我保证3天之内,建起首长们满意的竹楼。”


10-4  摩嘎10连  连部  晨/外

搜山队员们在连长杨士模的口令声中集合整队,准备出发。

杨士模进行火线动员:“同志们,这次拉大网搜山寻尸,我们2团是重点。进入老林子后,大家眼睛要把细点,不要漏过任何一点可疑的线索。不管咋个说,苏雨萍刚一下来就先到的我们10连,那么好的个大姑娘,年纪轻轻地就死了,我们也不忍心她抛尸荒野吧!”


10-5  深山老林中  日/外

搜山队员们在林丛树棵中钻来钻去,呼喊:“苏雨萍”的声音此起彼伏,隔沟呼应。

搜山队员们沿途鸣枪,燃放鞭炮,惊得鸡飞狗跳,群猴乱蹿。

一群野象受到惊吓,狂暴地向搜山队员展开攻击,知青农工大呼小叫,落荒而逃。


10-6  勃郎山  4营营部  日/外

张仁贵、王合顺等农工与家属们被集中在一起。雷祥瑞带着警卫人员逐屋进行搜索。

群众敢怒不敢言。

张仁贵悄悄对王合顺嘀咕:“老马倌,咋和当年鬼子进庄一个样啊?”

王合顺:“以前知青失踪了那么,从没见他们这样兴师动众,就为张春桥的一个外甥女,连咱们都跟着叨光了。”

雷祥瑞:“嘀咕什么?有话大声点说。”

王合顺身子一挺:“是,太君!”

引来农工们轰堂大笑。


10-7  勐龙河边  日/外

庞真权骑着马,率领一支数十人的队伍沿勐龙河岸边搜索。

孟贤禄、张志军、徐薇均在其间。

孟贤禄挥锄挖开一座蚂蚁堆。

张志军在草丛中发现了几张纸片:‘教导员,你看看,这上面还有字哩。”

庞真权驱马奔来,翻身下马,抓在手中看了看:“唔,这得带回去,交给专案组检查。”用手帕小心翼翼包好。

孟贤禄正俯身在竹笼中搜寻,徐薇凑到他身边,悄声地:“这事我越想越觉得玄乎,苏雨萍去年处处夏天来4营体验生活,和我一间屋子住了两个多月,我和于小珠、钟玲怎么就一点也没发现她和中央首长有什么关系呢?”

孟贤禄:“我也犯疑哩,这么有名的一个大活人,怎么一下子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徐薇:“不会也学那些国际主义战士,跑到那边冲锋陷阵解放全人类去了吧?”

孟贤禄:“跑过去打仗的男知青倒是不少,她一个大姑娘哪有那勇气?再说,她真要跑,也应该叫上冯中文一起跑啊,他们的关系都到那样的地步了。”

徐薇:“我们为她干过那事,千万千万,别把我们俩也卷进去了呀……呃,你看这事和庞真权有没有关系呀?”

孟贤禄大惊失色:“嗨,你说啥呀?想想于小珠钟玲的下场,你就不怕祸从口出?把我们全毁了!”


10-8  勐龙河边  日/外

庞真权率领搜山队伍钻出密林,来到河岸上。

下游不远处,出现了糜集在河边的竹楼、高耸在竹楼与绿树之上的金碧辉煌的缅寺尖顶。

张志军:“教导员,那是曼戈寨,进去买点东西吃吧。”

孟贤禄:“一早喝喝清稀饭出来,饿得实在爬不动坡了。”

庞真权:“好,大家进寨去休息一下,吃点东西。‘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啊,每个人都给我牢牢记住。”


10-9  曼戈寨口  日/外

队伍走到寨口,路边一座新坟引起了庞真权的注意:“嘿,大家停一下。”

庞真权走上前去,绕着那坟转了两个圈,果断下令:“把这坟挖开看看。”

张志军:“教导员,傣家人的坟,动不得的哟。”

孟贤禄:“算了嘛,教导员,不小心触犯了民族政策,麻烦就惹大了。”

庞真权却板着脸:“给你挖!如要里面埋的不是苏寸萍,我们再把坟垒好就是,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我们决不能放过任何一点可疑的线索。”

知青们围上前去,抡起大板锄便挖。很快,很快,那棺材便裸露了出来。

警卫排的何天棒与另一名知青正欲下去撬开棺盖,蓦地,只听得寨子里芒锣“堂堂”乱敲,牛角号“呜呜”狂吹。

老农工们惊恐地嚷:“出事了!出事了!这下惹出大麻烦来了!”

知青们呆住了,没人再敢去动那棺盖。

庞真权大喝:“天塌下来有我这当领导的顶着,你们快给我下去!”

任他嚷嚷,知青们却装耳聋。

此时,一大群傣族男女巳经涌出寨子,狂呼乱叫着向这里奔来。更令他们胆战心惊的是,不少傣家人手里提着剽刀、棍棒,还有的拿着猎枪。

庞真权大恼,独自一人俯下身去,将棺盖“哗”地移开。

许多人立即用手捂住鼻子嘴巴。而女知青们却被那棺匣中的情景吓得失声尖叫。

棺匣中,躺着一位傣家老奶奶,黑色的衣服仿佛簇新,可那张脸,却不敢让人目睹。

庞真权大失所望,赶紧将棺盖合上。

很快,数百名狂怒的傣家人手持各种武器巳经将庞的队伍紧紧包围,哇哇大叫。

在杀气腾腾的傣家人的步步紧逼之下,知青农工们惊慌失措地往后退缩,被挤压成一团。

双方巳经有了接触,刀枪磕破,推搡扭打,时而有暴骂声、尖叫声飞起。

庞真权大喊:“不要还手!我们的人不要还手!把枪全部扔到地上!”

孟贤禄、徐薇等知青手挽手齐声高呼:“毛主席教导我们,要文斗,不要武斗!”

傣家人中,身穿蓝色劳保工作服的岩龙也在大场呼喊。虽然他讲的是傣语,但不少农工和知青仍能听出,他是在招呼他们的人不要动手。

而且,曼戈寨民族团结小学的女教师刘春碧也在竭力呼吁:“千万不要动手,有什么好好说呀!”还冲自己的同学孟贤禄大喊,“孟贤禄,你们怎么莽里莽撞地乱来哟?”

孟贤禄则大吼:“刘春碧,快帮我们解下围!”

张志军低声对庞真权道:“教导员,事态巳经很严重了,如果再不采取低姿态,恐怕会酿成大祸。民族政策这条红线,谁都碰不得的。”

庞真权果断下令:“全都把枪放到地上!”随后挺身而出,大声说道,“老乡们,对不起了,我们兵团出了桩通天大案,弄弄坪8连的一位上海女知青,被阶级敌人和境外的国民党残匪相互勾结杀害了。敌人为什么要杀害这个女知青,因为她是张春桥同志的亲外甥女。老乡们,你们知道张春桥吗?他是我们党和国家的重要领导人之一……”

傣家人却冲他吼道:“我们不管张春桥是什么人!你们这些‘着弄’(傣语:干部),为什么要扒我们‘伢’(傣语:奶奶)的坟?”

庞真权陪着笑,连声解释:“上级要求我们,为了尽快破案,不能漏过任何一点线索……啊,你这是干什么?”

骠悍的岩浪巳经将一支冲锋枪对准了他。

此刻,他下令扔到地上的枪支,巳到了傣家人手中,所有枪口,对准了他带来的人。

刘春碧拉住岩浪:“岩浪,咋能用枪对着人?你要还承认我是你的老师,就把枪给我!”

岩龙提着枪跑了。

岩龙冲到对峙双方的中间地带,扬起手臂对傣家人大喊:“放下枪!全都把枪放下!”

庞真权赶紧对他说道:“‘普毛’(傣语,小伙子),我是兵团4营的教导庞真权。你叫什么名字?你是在工厂当工人吧?今天的事,我们错了。我请你出面帮我们做做老乡的工作,赶紧把事态平息下去,你帮我们的忙,就是帮共产党的忙,帮人民政府的忙……”

岩龙用流利的汉语说道:“我叫岩龙,是大勐龙地质队的队长。我爹就是这曼戈寨的村长。你们今天惹的麻烦不小,那坟里埋着的,是我家20天前去世的奶奶,只空口白牙地道一下歉,老乡们恐怕不会答应的……”

“哒哒哒哒”枪声猝响!

开枪的是岩浪,他把一梭子弹全部愤怒地射向了空中。

知青农工们更加惊慌。

岩龙大喝一声:“岩浪,你想干什么?”上前把枪夺在手里,然后跑到他父亲跟前,用傣语急促说话。

孟贤禄被一傣家汉子掀翻在地。

刘春碧赶紧上前以身体护住孟贤禄,对汉子大声道:“乃莫因,不要动手!他是我的重庆老乡,同班同学!”

岩龙急步走到庞真权跟前:“庞教导员,我爹说了,你们既然把老人从土里挖屈来了,就得按照我们傣家人的风俗,把老人重新请进土里去,你带来的人,全都得为我伢送葬!”

庞真权:“行,行,你们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办。”

岩龙:“你是领导,这事又是你干的,你得和我们全家人一起,给我伢当孝子。”

庞真权:“啊……”


10-10  曼戈寨口  日/外

装着老人的棺材被起了出来,由知青们抬进寨子里。


10-11  曼戈寨  日/外

寨子里的空地上搭起了灵棚,设上了灵堂。在岩龙等傣家人的指点下,知青和农工忙忙碌碌地往拭净的棺木上绘彩图,用纸花扎轿子。

三声乌铳响过,在一串牛角号的长鸣声中,彩绘一新的棺木被知青们重新抬往坟地下葬,除了庞真权换上了傣家孝子穿的青白二色的密门紧扣衣裳、头扎白绳外,其余的知青农工,则臂带小白纸花,在庞真权身后排成长列,络绎相随。


10-12  勃郎山  卫生所  夜/外

一声凄厉的长声吆吆的惨叫划破了夜空。

孟贤禄翻身起床,冲出卫生所。他看到不少房门也打开了,农工知青们正向着营部招待所奔去。

庞真权站在门前石阶上喊:“都回去都回去,这是专案组在突击审案子,不要大惊小怪的!”

雷祥瑞从招待所出来:“影响大家休息了,对不起,对不起。我们也不想这么做,可这家伙死不开口,我们必须让他尝尝无产阶极专政的厉害,打掉他的嚣张气焰不是。”

孟贤禄和知青农工们掉头回去。

惨叫声不断响起……


10-13  勃郎山  卫生所 拂晓/内

有人敲门。

孟贤禄赶紧起床,到外屋开门。

大门外站着庞真权与雷祥瑞。

庞真权;“这位就是营部卫生所的所长孟贤禄同志,就他一人住在里面。”

雷祥瑞:“孟所长,辛苦一趟,请你马上去给嫌疑人治一下伤。”

孟贤禄不乐意:“现在呀?天亮了再去不行啊。”

庞真权:“提上药箱马上去,这是师部保卫科的干事雷祥瑞,现在调到专案组担任警卫连连长,营里只能无条件地协助配合他们的工作。”


10-14  勃郎山  拂晓/外

孟贤禄背着药箱出来,跟着雷、庞二人向营部招待所走去。

孟贤禄:“雷连长,你们审了一夜,苏雨萍到底是不是冯中文杀的呀?”

雷祥瑞:“差不多了。”

孟贤禄:“差不多?”

庞真权:“不该问的别问。”


10-15  勃郎山  囚室  拂晓/内

孟贤禄跨进屋子便愣住了。

冯中文如同扔在烂草堆里的一块烂肉,脸色死灰,眼窝深陷,眼圈泛黑青色,脸颊上有着一块块不匀称的青色肿块,高挺的鼻梁上有 一个新鲜的创口,一行鲜血顺鼻沟流下,凝在唇边。而布满红丝的眸子如同两只灼热的煤球,痴痴地瞪住厚厚的芭茅与飞机草盖成的房顶,像死鱼的眼睛。

雷祥瑞:“他没事,就是受了点皮肉之苦,给他包扎包扎就行了。”打了个哈欠又道,“天都快亮了,翁国平留下来看着,其他人都回去打个盹。”

翁国平:“只留我一个啊?”

雷祥瑞:“他都成这副样儿,让他跑他也跑不了,留你一个还怕对付不了他?”

翁国平无奈地:“好吧,这副革命的千斤重担,就让我一个人挑好了。”

雷祥瑞、钱再耕等警卫离去。

孟贤禄看着冯中文:“翁国平,他不会巳经死了吧?”

翁国平:“刚才还向我讨水喝哩,哪儿这么快就死了。”

孟贤禄:“被打伤的人,你怎么给他喝凉水?”

冯中文吐出一句气息奄奄的话:“我……不会就这样……死的。”

孟贤禄赶紧凑上前,将冯中文扶起来靠在墙壁上:“你们怎么把人打成这样了啊?”

翁国平:“进这种地方来不说实话,不打他打哪个?打你呀?”

孟贤禄:“快去打盆水来呀,身上又是血又是泥的怎么治?”

翁国平:“我哪儿敢走?我得看着他。”

孟贤禄:“刚才你那头儿不说了,他这副样儿,让他跑他也跑不了。”

翁国平:“你去。”

孟贤禄:“我去!你知不知道我是哪个?堂堂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云南生产建设兵团2团4营卫生所所长,领导阶级,你居然敢使唤我!”

翁国平被镇住了:“好好好,我是被领导阶级,我去,我去。”

翁国平一出门,孟贤禄就叫道:“冯中文,我是你的朋友孟贤禄,我给你治伤来了。”

冯中文:“虽然现在我的脑海里一团浑沌,思维好像被利斧剁碎得像一堆银粉丝。可是,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你是孟贤禄。现在这种情况下,只有你还敢说是我的朋友。”

孟贤禄:“有啥不敢的?我们知青没人相信是你杀了苏雨萍。要不了十天半月,这事一定会弄个水落石出的。”

冯中文:“谢谢你,可他们不这么想。太可怕了!可怕得令人难以想像!那么多人围着我,个个凶神恶煞。审讯我的全是陌生人,可打我的,折磨我的却大都是过去认识我,甚至崇拜我的知青、战友。审讯人员一声令下,他们便如狼似虎地一拥而上,仿佛不如此便不足以表现出他们革命立场的坚定,对敌斗争意识的坚强。他们争先恐后地用用扶拖拉机上的方形皮带做成的鞭子犯命地抽打我。我在地上滚、爬、悲声嚎叫,乞求饶命。可是,没有一个个同情我、可怜我,鞭子随着辱骂声,依然雨点般地落到我身上,仿佛我不是一具血肉之躯,而是没有生命的皮囊。”

孟贤禄被惊呆了:“你告诉我的这一切,我在小说《红岩》里看见过啊。”

冯中文:“过去看小说《红岩》,看电影《烈火中永生》,我无不热泪盈眶,我自小崇拜英雄,江姐、许云峰面对敌人的屠刀那种大义凛然视死如归的形像,强烈地激发起我的英雄梦。我非常遗憾自己没有生在那样的时代,否则,我也完全可能成为一个青史留名、让后人世世代代怀念景仰的英雄。可一夜之间,我的英雄梦便彻底地破灭了。”

孟贤禄:“当英雄太难了,那需要忍受多少肉体与心灵的折磨、摧残……”

冯中文:“更何况,我也没有成为英雄的前提。即便了豁出去挺住了,即使我能够像先烈们一样‘面对敌人的屠刀放声大笑’,可魔鬼的宫殿也决不会在笑声中动摇——因为,我是惟一的敌人,挺住的结果只能是‘与无产阶级专政顽抗到底的死硬分子’,而决不可能是坚贞不屈的英雄志士。我十分清楚这两者间的差别。缺乏精神支柱,冯中文笃定只能成为一头狗熊。”

孟贤禄打开药箱,一边准备治疗用的药品和器械,一边说:“这帮龟儿子!中文,你现在一定很痛吧?”

冯中文摇摇头:“疼痛还可以忍受,因为疼痛过度,就会麻木,而麻木可以极大限度地减轻痛感。万难忍受的,是那种倒吊在空中时的感觉:整个身体152斤的重量,就系在了两只细小的脚腕上,腕上的筋、骨头都像被绷断了一样。那一刻,全身血液疾速地往下流淌,汇集到脑部,脸变得像两片呛了血的猪肺,脑袋恰似被打入无数颗钢钉,灼烫的血,快要从孔隙中喷射而出。人的内脏,五肝六腑,大肠小肠,也都好像变成了活物,拼命地往下挤,往下堕……胸腔犹如一颗随时会爆开的炸弹。”

孟贤禄:“专案组怎么可以随便打人吊人呢?他们有证据吗?”

冯中文:“有证据他们哪儿还用得着打我?”

孟贤禄:“哦,是这个道理。”

冯中文:“打手们还不时地用脚踢我,用手推我,把我像荡秋千似地在空中荡来荡去。

天地颠倒,从一个截然不同的角度看上去,人的面孔,竟然会变得那样狰狞、残忍……我那时候才意识到自己以前自以为得意的风光,是多么可笑和不堪一击。”


10-16  勃郎山  张志军家  晨/外

孟贤禄“咚咚“敲门。

“谁呀?”屋里有人问。

孟贤禄:“是我,贤禄。”

张志军把门打开:“这么早有啥事?”

孟贤禄:“你妈做的红豆腐还有吗?”

张志军:“有啊,至少还有半坛。”

孟贤禄:“给我拈半碗。”

张志军:“现在?”

孟贤禄:“现在。”

张志军:“你吃啊?”

孟贤禄:“有人吃。”

张志军:“徐薇?”

孟贤禄:“不是,我给冯中文送去。”

张志军:“你脑子有病啊!现在谁都怕和姓冯的粘上边,你倒好,拼出命往他跟前靠。”

孟贤禄:“心中无冷病,不怕吃西瓜,这恰恰说明我孟贤禄光明磊落。”

张志军:“你这人呐!嗨,交朋友还真得交你这样的!”


10-17  勃郎山  4营营部  操场  日/外

知青们翻山越岭而来。营部操场上人满为患。

大龙树旁边空地上,巳经建起一长排竹楼,知青、农工们依次进屋,接受专案组人员的调查询问。

各连队的领导大声招呼着自己带来的人。

“9连的到这里,快一点。”

“10连的到齐没有,报数!”

谭奇云的连队也集合在操场边上。

谭奇云:“8连的都给我听好了,一会依着次序一个个进去。专案组的人问啥就回答啥,一定要老老实实地讲。桌子四只角,说得脱才走得脱。我提醒你们,谁提供有用的线索谁立功,谁要讲不清楚,是走不到路的哟。”

胡国柱:“还有那么多人呢?白小斌、谢朝东,怎么都不见影了?”


10-18  勃郎山  4营营部  操场  日/外

庞真权站在门前台阶上,双手叉着后腰,居高临下向10连的知青农工训话:“我给大家打个招呼,现在这种搞法就叫做群众运动,人人都要过关,人人都要背靠背地来个时间定位、行动定位。人人都要写清楚苏雨萍失踪前后两个钟头这段时间里自己在什么地方?在干什么?哪个能够证明?谁说不清楚谁受审,谁无人证明谁被查。”

杨士模帮腔:“懂不懂啥叫群众运动?我提醒你们一声,弄不好,皮肉就会受苦。”

知青农工们惊恐不巳!


10-19  勃郎山  囚室  日/内

此刻,被关在营部办公室旁边一间土墙屋子里的冯中文犹如一只落网的“珍稀动物”,由着知青们任意地观赏。

门边、屋后的牛肋巴窗前,挤满了一张张表情各异的脸。


10-20  勃郎山  操场  日/外

吴明安大吼道:“报告连长,我要解手。”

谭奇云:“快去快回。”

吴明安离开操场,快步向牢房门口走来。


10-21  勃郎山  4营营部  日/外

吴明安掏出烟来,给翁国平、钱再耕敬上一支,也扔了一支给巳经被打得不成人样,正靠在墙脚呻吟的冯中文。

吴明安讨好地:“我的探亲报告批下来了,过几天就要回上海,上海货市面上不好买,不过二位战友要点什么,我可以帮忙的。”

翁国平笑了起来:“吴明安,你这话是说给我和钱再耕听,还是拐着弯说给冯中文听的?龟儿子拿我们当憨包啊?”

吴明安讪讪地:“大家都是知青,何必那么认真嘛?”

钱再耕:“你娃娃一天就知道烧火煮饭,说出的话一点政治觉悟也没有。他姓冯的现在是通天要犯,总得讲个政治立场,你怎么连这点分寸都掌握不了?”

翁国平:“算了,他和冯中文到底同学一场,他想说啥让他当着我们的面说。吴明安,我们今天给你方便,以后你那舀菜的瓢儿,也要长眼睛才对得起我们。”

吴明安:“那当然,那当然。”点着头,吴明安从胳肢窝里抽出一条“春耕”扔给冯:“冯中文,我马上要回上海探亲,要不要我给你父母带什么话?”

冯中文像被火烫了似地叫道:“不!吴明安,你千万不能把我的事告诉我父母!”


10-22  勃郎山  囚室  日/外

几名男女知青挤在屋后贴窗观看。白小斌、刘春碧也在其间。

知青们望着巳变得遍体鳞伤、蓬头垢面的冯中文,眼中充满同情,不禁议论起来:

女甲:“哎呀,咋把人打得这样惨呀!”

女乙:“苏雨萍到底是不是他杀的呀?”

白小斌:“不是他是谁?4月2号那天夜里,他把苏雨萍叫出屋去,人就莫明其妙地不见了。”

女甲:“夜半更深的苏雨萍能跟他出去,这不正说明他俩感情好,苏雨萍充分地信任他吗?”

白小斌:“不对,这恰恰证明阶级敌人是多么的阴险毒辣!大家想一想,西双版纳这么多知青,专案组为啥一到勃郎山就先把他冯中文抓起来?”

刘春碧留意着知青们之间的对话。

扎着武装带,屁股上吊着手枪的雷祥瑞带着几名警卫前来招呼知青。

雷祥瑞:“大家都回到操场上去等着接受专案组的调查,别再挤在这里看了——呃,小斌也在这里啊?”

白小斌:“应该来为专案组提供情况呀,我们是知情人嘛。”掏出一包烟,豪爽地扔给雷祥瑞,“祥瑞,慰劳慰劳兄弟们。”

警卫们惊叹:“牡丹啊!”

刘春碧等几名女知青仍然簇拥在牛肋巴窗前不舍离去。

雷祥瑞吆喝道:“都走开都走开,以前在舞台上好看,现在成了反革命杀人犯,还有什么好看的!”

刘春碧等寂然无语,转身离去。

房后有一条排水沟,别的姑娘都跨过去了,心事重重的刘春碧却不小心一脚踩进了水沟里,连鞋带裤脚,全弄得水淋淋的。


10-23  勃郎山  卫生所  日/内

孟贤禄、徐薇与刘春碧一起吃饭。

刘春碧用勺子在饭盅子边上敲得叮当响:“小麻雀,你一次二次请我到你这破卫生所来耍,本班长好不容易今天莅临到你门上来了,你就敢拿炒南瓜片片招待我呀。”

孟贤禄:“食堂只有这个,我有啥办法?我拿张‘大团结’,请你把它嚼来吞了。”

徐薇:“我那儿还有几块红豆腐,我马上去拿来。”

刘春碧:“怎么没有办法?你要是真心待客,到附近傣家寨子去偷只鸡,偷只狗还不容易?现在的男知青,哪个没跳过‘丰收舞’?你以为你是洗干净的萝卜头!”

孟贤禄:“你想支瞎子跳岩呀,这时候去跳丰收舞,挨抓住了我还上啥子大学?”

刘春碧:“上大学?小麻雀,你娃口气好大。”

孟贤禄:“哪个知青不想上大学啊,说不想是假的。”

刘春碧:“我就不想!槽中无食猪拱猪,4营就一个大学指标,两千多知青围着抢这一块骨头,我老爹不就是天府煤矿一个管12个人的小组长,又不是四川省革委会的主任,这等好事还能落到我种升斗小民的脑壳上?”

孟贤禄:“你老爹管那12个人里面就有我老爹啊,刘春碧你看看,你爸爸是小组长,管着我爸爸,你呢?又是一班之长,管着我,你们两父女骑在我两父子脑壳上拉屎撒尿,连你这领导阶级都不敢想上大学的事,我这被领导阶级还敢做这种白日梦?”

刘春碧冲孟贤禄挤挤眼,“呃,本班长察颜观色,好像觉得小麻雀在个人问题巳经取得了重大突破啊?”

孟贤禄:“啊壶不开你偏偏提哪壶,你没听女知青都背着叫我‘三级残废青年’吗?我听了真是欲哭无泪,仰天长啸啊!”


10-24  勃郎山  囚室  中午/内

雷祥瑞走到关押冯中文的屋子门前,和翁国平、钱再耕打了个招呼,独自进了屋子,还顺手把门也带上了。

雷祥瑞把目光落到紧闭双眼,浑若一堆烂肉般的冯中文脸上。

稍顷,雷祥瑞用脚尖踢了一下冯中文,见冯睁开眼,雷将双臂抄在胸前,以一副欣赏的姿态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对方。

冯气喘吁吁:“啊,雷干事……”

雷祥瑞蹲下身,阴笑着:“更正一下,我现在不但仍然是师部保卫处的雷干事,而且还是兼任着专案组警卫连的雷连长。”

冯中文:“雷……雷连长,我一直想向你……解释的,那件事,我的确是不知道,后来,为这事,我也批评过……钱军他们。”

雷祥瑞:“哈,你居然说你不知道!你不知道钱军他们作弄我,难道也不知道我同样也喜欢苏雨萍?是的,我从不掩饰我对苏雨萍的好感,我敢于在任何人面前承认我喜欢他,即便我知道她巳经爱上了你,我也从来没有放弃过。”

冯中文:“你可以爱任何人,问题是,爱不是单方面的,你得让你想爱的人爱你。”


10-25  勃郎山  卫生所  中午/内

徐薇把红豆腐端来了:“刘春碧,你尝尝这云南人做的红豆腐,不比重庆人做的差。”

刘春碧拈了一块在盅子里,尝尝叫起来:“嗨,味道真是不错。”

孟贤禄:“我还给冯中文送了半碗过去。”

徐薇:“你胆子真大。”

刘春碧:“这算什么呀,我也敢去。”

孟贤禄:“这几天专案组依然在抓紧破案,每天有各个连队那样多的人赶到营部来交待材料,接受询问。坝子对面大龙树旁边搭起一排宽大的竹楼,住着警卫连和专案组百把号人。原来的营部招待所成了专用的审讯室与牢房。不管白天黑夜,喝斥声惨叫声很少有间断的时候。”我还从警卫们的谈话中了解到,专案组的人巳经赶到下面去分片包干,满山遍野寻找苏雨萍的踪迹。”

徐薇:“你们分析一下,苏雨萍会不会真是冯中文杀的啊?”

刘春碧:“提出这样的问题就足以证明你还很幼稚,我这人年龄不大,但通过各种文艺作品早巳阅人无数,炼就了一双火眼金睛,我一看冯中文那双眼睛就足以断定,他绝对不可能杀苏雨萍!”

孟贤禄:“我完全同意你的观点,可证据呢?你要能拿出证据,冯中文马上就可以出来了。”

刘春碧:“证据我拿不出来,我凭的是一个出色的女诗人的直觉。”

孟贤禄:“直觉没用,专案组不相信直觉。”

刘春碧:“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吧。”


10-26  勃郎山  囚室  中午/内

雷祥瑞:“我的这种纯洁的感情,却受到了你、钱军、陈小丽几个自视甚高的家伙残忍的践踏、蹂躏,你们使用一切伎俩来讥笑我、讽刺我,让我在师部大院里抬不起头,连小孩也敢叫我花痴!冯中文,我可以直言不讳明明白白地告诉你,你是我一生中最仇恨也是我最看不起的家伙。因为,无论你小提琴拉得多霸道,舞跳得多出色,脸蛋长得多么漂亮,你充其量是不过是他妈的一个臭戏子!”

冯中文:“雷连长,虽然……我真不知道……他们的恶作剧,但我仍然应该向你道歉。那件事……毕竟是因我而引起的。”

雷祥瑞站起来,双手在胸前一抄,冷冷地哼了一声,不屑地:“在现在这种情况下,你的道歉还有什么意义?如果幸福的本质也包括看着自己仇恨的人受难,那么,此时此刻站在你面前的雷祥瑞,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


10-27   勃郎山  专案组调查室  日/内

白小斌显然遇上了麻烦,他激动地向询问者郑志浩嚷道:“我哪里和苏雨萍讲什么恋爱啊?我连她的手指头都没有碰过一下!”

郑志浩威严地:“你把态度放端正一点,我警告你,白小斌,举报你和苏雨萍讲恋爱的材料可不只一份两份。你必须一五一十地把这一切全写下来。”

白小斌:“我回去写,明天再给你们送来行不行啊?”

郑志浩:“回去?你拿我们当弱智啊,写不清楚,就别想再回去!”


10-28   旁边一间调查室  日/内

同样过不了关的还有吴明安。

徐处长以训斥的口吻说道:“苏雨萍失踪那天夜里,你也在现场。”

吴明安:“领导,我不在现场,我把我的屋子让给冯中文,跑到谢朝东床上挤了一夜。他们寝室的人都可以给我作证。”

吴处长:“我看过你的档案了,你和冯中文不仅是同班同学,你妈妈和冯中文的妈妈,都在上海芭蕾舞学校食堂当炊事员。吴明安,我说得对不对?”

吴明安:“对,对。”

徐处长:“所以,作为了解冯中文的人,你必须留在这里,把你看到的、听到的,特别是涉及到冯中文和苏雨萍的一切,点滴不漏地写下来。”

吴明安大叫:“首长,两年才轮到一次的探亲假好不容易才批下来,我马上要回上海探亲呐!”

徐处长:“你要不老老实实地和我们配合,我打个招呼,马上就可以取消你的探亲假。你信不信?”

吴明安:“信,我信!”


10-29   勃郎山  囚室  夜/内

当白小斌与吴明安被警卫带进招待所的一间土墙屋子时,躺在地上的冯中文并未因突然有人进来而稍稍动弹一下身体,仅是移动了一下眼珠,看了他俩一眼,又恢复到原来的模样。

白小斌以惊愕,吴明安则以怜悯的目光凝视着似乎巳经失去知觉的冯中文。

看到冯中文被折磨成了这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吴明安的眼泪“唰”地就下来。

他跪在冯中文跟前,低声问:“他们打你了?”

冯中文偏过脸,无力地点了点头,吃力地问:“他们怎么……把你也被抓进来了?”

吴明安哭丧着脸:“审查我的人说我没把你的事情写清楚,就不准我回去。今天全连都被通知来了,一个一个地弄进去问,最后,只把我和白小斌留下了……中文,我好害怕呀,我怕他们……把我也打成你这副样子!”

白小斌骂道:“吴明安,你龟儿子硬没球用!一进牢房就拉稀摆带了。你要搞清楚,我们两个的情况和他姓冯的完全不同。他是货真价实的反革命杀人犯,我们是被专案组留下来协助他们破案的,一个是革命的专政对像,一个是革命的依靠力量,黑白分明,性质大不一样。”

吴明安:‘我怕的就是专案组黑白搞不分明,冤枉好人。”

白小斌:“你想挨冤枉恐怕还不够资格,苏雨萍出事那天夜里,你不是把屋子让给了冯中文,跑到东子床上去挤了一夜么?我更不用怕,那天晚上我在王树清、杨正祥他们寝室里喝酒,到12点过以后才散。我们都有人证明不具备作案时间、不在现场,你还怕个锤子!”

他的表情和这番话都带着股幸灾乐祸的味儿,分明是故意冲着冯中文去的。

“反正,自己的屁股自己得想办法揩干净。” 白小斌说完,弯腰抱起谷草,转身去对面墙角铺睡处。一看地上潮湿得厉害,他恼了,扔下谷草,跑到门口用拳头擂着门大声吼:“翁国平、钱再耕,你们是咋搞起的?安心拿我这种革命的依靠力量当犯人打整么?”

门“哗啦”开了,门口站着雷祥瑞。

雷祥瑞笑嘻嘻地:“小斌,啥子事?”

白小斌:“祥瑞,帮忙给我换个屋,我这种有身份的人,怎么能和一个反革命杀人犯住在一间屋子里?”

雷祥瑞:“换屋?你才说得轻巧,扛根灯草,你知不知道营部一下子增加了多少号人?专案组30几,我这警卫连四五十,营部所有的房子都巳经被挤爆了,你还是克服一下吧。”

白小斌:“把我和杀人犯关在一起,我怕别人会把我也当成杀人犯。”

冯中文愤怒地瞪了白小斌一眼,将脸扭向一边。

白小斌:“呃,祥瑞,姓冯的还没招么?”

雷祥瑞:“哪有这么简单?这臭戏子又不是傻瓜,杀人偿命的道理他还能不懂?”

白小斌:“他招不招有啥关系,只要旁证材料充分,一样可以定他的死罪。”

雷祥瑞:“呃,小斌,我告诉你一个新鲜事,这姓冯的还是他妈的一个混血儿……”

白小斌:“混血儿!和……和哪国人混的?”

雷祥瑞:“他老汉是个国民党军官,他妈是个日本女鬼子……”

冯中文脸上满是惊恐!

(闪回:大街上  日/外

红卫兵押着“牛鬼蛇神”来到十字路口,进行批斗。

观者如堵,口号震天动地。

冯中文提着小提琴一路过来,突然在一堆激动亢奋的人群中看到了自己的父母亲。

父亲胸前挂着一块写有“反动军官冯剑夫”字样的纸牌,母亲胸前的纸牌上写的则是“日本持务大宫百合子”。黑字都被打上了血红色的叉。

父亲魁梧壮实的身躯弯了下去,脖子上还挂着一串用麻绳拴起来的长满了绿锈黄锈的步枪子弹。

一个稚气未退的红卫兵头目站在板凳上,义愤填膺,声嘶力竭地吼道:“你们看看他胸前的子弹,这就是国民党反动军官冯剑夫和他的日本特务老婆狼狈为奸、私藏的武器,铁的事实证明,他们时时时刻刻妄图反攻复辟,夺取我们无产阶级的江山!”

围观者跟着红卫兵一个劲地高呼口号,“打倒反革命分子冯剑夫”、“砸烂冯剑夫的狗头”。

有人愤怒地冲上前去用脚踢,用拳打,还有人抢过红卫兵手里的糨糊桶,劈头盖脑地朝父母亲头上泼去。

足足半个钟头,父母亲忍受着折磨,满头满脸满身全是浆糊,鼻血流了出来,在白的上面添了几点猩红……

但是,冯中文注意到自始至终父亲没有叫过一声,他那张宽厚的脸膛上涌满了痛苦、惶惑与木然……

冯中文噙着泪水,悄悄地离开了。

闪回完。)

冯中文双眼盯着悬挂在房梁上的马灯,几只蛾子正拼命地往那灯罩上扑撞,弄得“噗噗”响。


10-30  勃郎山  囚室  中午/内

白小斌坐在地铺上扒拉着饭。

囚室的另一边,冯中文和吴明安也在吃饭。

白小斌重重将碗往地上一放,骂将起来:“妈的,一碗饭里搭着几张臭烘烘的酸菜叶子就是一顿,拿我白小斌当什么了!”

冯中文:“关在圈里的饿狗并不在乎用什么东西填饱肚子。”双手捧着碗“唏哩呼噜”,连汤带饭几下就喝光舔尽了。

白小斌:“故意气我不是?”

冯中文:“别在我面前耍你那副高干子弟的派头,我姓冯的不吃那一套!”

白小斌却笑了起来:“我看出来了,你这是故意惹我生气。我偏不上你的当,我一点不生气,真的。相反,我很解气。我相信人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你这杀人犯再狡猾,也一定会被挖出来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冯中文:“你别在那儿装模做样,我看你才是真正的凶手!早迟会被挖出来的是你!”

吴明安赶紧劝道:“何必嘛?大家都是落难人,就少说两句好不好?”


10-31  勃郎山  4营营部  夜/内

庞真权主持干部会与专案组童副组长与郑志浩见面。

庞真权:“在座的都是营部各机关的干部,有觉悟,政治素质好,对失踪的苏雨萍的情况,特殊背景也都了解,用不着我来向你们强调这一工作的重要性。一句话,我们4营全体干战,必须不遗余力地协助专案组的工作,发动群众,深挖线索,力争早日破案。下面,我们请专案组童副组长给我们讲话。”

童副组长:“庞教导员快人快语,我也就直奔主题开门见山了。我先把我们这次到勃郎山的目的告诉大家,专案组进驻4营巳经一个星期了,但至今未能取得突破性的进展。专案组了解到苏雨萍去年曾到4营体验过将近3个月的生活,所以,专案组决定派我和郑志浩同志深入到4营,全面细致地搜集调查一下有关她的情况。当然,目的是希望能从中发现一些有助于我们破案的线索……”

坐在角落里的孟贤禄和徐薇显得心绪不宁。

(第10集完)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