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视频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电视剧本创作室 | 招聘求职 |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重点推荐剧本
有关加油站励志小品,加油站服务为
家风家训的搞笑小品,家风家训小品
丰富多彩的校园文化活动歌舞情景
廉洁文化清廉家风话剧剧本《廉洁
最适合2022年元宵节表演的节目小
高速公路服务区加油站小品剧本《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最适合2022年元宵节表演的节目小品
搞笑古代穿越现代小品剧本,爆笑穿越
抗疫小品,关于抗疫的小品剧本《情系
适合公司部门年会节目表演小品剧本
夸赞职业学校三句半台词《技术摇篮
银行电信诈骗情景演练剧本《全民防
建筑公司项目部工地情景剧剧本《以
警察感人情景剧剧本,公安题材情景剧
公司晚会搞笑小品剧本,公司过年节目
最近最火最搞笑幽默小品剧本《租个
穿越现代小品剧本,从古代穿越到现代
企业公司党员小品剧本《党员的故事
扫黄打非快板剧本台词《扫黄打非在
公司成长史剧本,公司成长故事小品《
反对修建信号塔小品超级喜剧小品(爱
收费站正能量小品,收费站文明服务小
施工单位抗击疫情小品剧本《全民抗
适合公司年会表演的搞笑节目小品剧
关于运动健身的音乐跳舞剧本《舞动
歌舞小品剧本《健康新生活》
退伍军人感人小品剧本,老兵退伍感人
冬至爆笑小品剧本《相遇在冬至》
元旦小品搞笑幽默剧本《唐僧师徒赚
关于足球的剧本,关于国足的小品剧本
民法典小品剧本,优秀法制剧本小品《
感人小品《相依母女》
关爱盲人感人小品剧本(我的梦想)
预防艾滋超搞笑小品剧本(关爱门诊)
消除对妇女的暴力宣传小品剧本《都
大学生找工作搞笑小品剧本(招聘人才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电视剧本 > 军旅电视剧本 > 20集电视剧(彩云之南)第九集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电视剧本-军旅电视剧本   会员:1234567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0/4/21 22:06:53     最新修改:2010/4/21 22:06:53     来源:本站原创 
电视剧本名:《20集电视剧(彩云之南)第九集》
(原创剧本网)作者:罗学蓬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视剧本、电视栏目短剧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第9集


9-1  连部  日/外

胡国柱:“你是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怎样和苏雨萍认识的?”

冯中文:“这我记得很清楚,那是1971年的2月,部队文工团到上海招收文艺兵,考场设在上海芭蕾舞学校的排练厅里。我妈妈是这所学校的炊事员……”

谭奇云带着武装班的人大步闯入:“老胡,出大事!我们在和1营交界的三岔路口,发现了苏雨萍的这只拖鞋。”

胡国柱猛地站起来:“难道……苏雨萍死啦?”

冯中文:“天呐……怎么会这样?”

谭奇云:“冯中文,是不是你把苏雨萍骗到野地里,想强奸她,她不从,反抗,你一怒之下就杀了她?”

冯中文:“我……我为什么要强奸她?我和她早就心甘情愿地发生过……那种事了。我们是恋爱关系,这事师部宣传队,甚至师部机关的很多人都知道的。”

谭奇云:“你这家伙不老实!快说,你把她杀了埋在什么地方?”

冯中文:“冤枉啊!连长、指导员,我真的没有杀人!”

谭奇云:“翁国平,钱再耕,把他给我捆起来!不触及一下皮肉,这家伙是不会老实交待的!”

翁国平和钱再耕上前抓住冯中文的双臂,在他脸上“噼噼”几耳光。

其余知青也一拥而上,将冯中文捆得像个粽子。

胡国柱:“不要打了,先把他关起来,等我和连长到营里汇报后再回来处置他。”

冯中文大叫:“连长,指导员,我冤枉啊!”

翁国平、钱再耕等警卫班的人一拥而入,将冯中文架了出去。

胡国柱:“老谭,我们俩都得跑一趟勃郎山了。”

谭奇去:“真要汇报?这事一捅出去,我们连今年的工作全白忙活了。”

胡国柱:“人命关天,不汇报还行?再说,我们官小这手也小,想捂也捂不住,该怎么办?听上面的吧。”


9-2  勃郎山  4营营部  日/外

午休时分,烈日似火,营地里一片寂静。

孟贤禄胳肢窝里挟着个用报纸裹着的东西,出了卫生所。

孟贤禄穿过操场,登上几级石阶。

孟贤禄上前敲门:“教导员,你还在休息啊?我是贤禄。”


9-3  庞真权卧办室  日/内

庞真权开了门,摇着把大蒲扇笑嘻嘻说:“孟贤禄,我知道这节骨眼上,你准会来找我。”

孟贤禄进屋后将门带上:“我给你带了两条‘春城”,为凑这几张烟票,我可没少费工夫。”

庞真权把烟扔到床上,爽快地:“找不找我,你的事,我都会尽全力帮忙的。”

孟贤禄:“那是,那是,我这辈子遇上教导员真是祖宗前世积了德呀,当初推荐我到营部卫生所的是你,提拔我当卫生所所长的是你,安排我去景洪卫校培训的是你,这次推荐我上大学的还是你。教导员,你对我孟贤禄……恩重如山啊!”

庞真权:“你莫乱给我灌迷魂汤,我只说过帮你的忙,绝对没打包票推荐你上大学。你知道团里这次分配4营几个名额?4个!1个大学,3个中专。4营有多少知青?全营12个连,每个连两三百人不等,不算农工和转业军人,光知青就有两千来人。两千双眼睛盯着1个大学名额,你说我敢不敢给你拍胸膛?”

孟贤禄:“教导员,再困难,我知道你都会替我考虑的。”

庞真权:“当然,即使大学走不了,中专我会负责给你弄一个。这段时间,我们要少接触,以避人口舌。”

孟贤禄转忧为喜,连连点头。

庞真权:“还有,这推荐是一层层地来,连队、营部两榜都必须上墙,你过去和我一起在8连呆过,按招生政策规定8连也得给你出具一份推荐材料。这材料你自己过几天下去搞,动动脑筋,争取搞突出一点。连里要拿不上来,我也不好硬把你推荐上去。”

孟贤禄:“我和8连的谭奇云胡国柱关系处得不错,到时候我一定把材料搞扎实,不会有问题的。”顿了顿,又硬着头皮道,“教导员,这次我要走得成,我会永远感谢你的。不过,还有个事,你也得操操心,徐薇……”

庞真权手一摆:“徐薇的事我帮不上忙。孟贤禄,我给你个手指头,你可不能顺势啃拢手倒拐啊。你换到我这痊置上坐坐,两千人抢这4个名额,你敢拿一半给我?”

孟贤禄:“啊……啊,那是,那是。不过,教导员,欲话说事在人为,许多看上去不可能的事……”刚说到这里,门外忽地响起一声报告“报告”。

庞真权目光往门口一移:“你两个顶着这么毒的日头跑来,一准是8连出啥事了?”

谭奇云胡国柱跨进门槛。

谭奇云:“啊啊,确实有点事,专门赶来向教导员汇报。”

胡国柱:“小麻雀也在这里?”

孟贤禄:“和教导员摆摆龙门阵,我们全都是从8连来的嘛。“知趣起身,”呃,你们谈正事,谈正事。哦,谭连长,指导员,我正和教导员说这次招生推荐的事,过两天我还要为推荐材料的事,到8连来麻烦你们。”

胡国柱:“没问题,啥时来都行。”

谭奇云:“8连是你的娘家嘛,随时欢迎孟所长衣铁还乡。”

孟贤禄:“谈完了过卫生所来坐坐,我那儿还有瓶好酒”


9-4  操场  日/外

孟贤禄从庞真权寝室出来,欲回卫生所,上了操场,却又犹豫了一下,转身向徐薇的寝室走去。


9-5  徐薇寝室  日/外

孟贤禄凑上前,轻轻敲了敲竹芭门。

屋里传出声音:“谁呀?”

孟贤禄:“嗨,两个月不见,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吗?”

一串脚步声响过,门倏然打开。

孟贤禄:‘这么热的天,你怎么中午也不休息一下?”

徐薇:“啊,贤禄回来了。我在抓紧看书啊,马上要上考场了,没办法,只好临时抱抱佛脚吧。”

孟贤禄:“考试?我听张志军说,今年只推荐,不考试呀。”

徐薇:“那是不考文化知识,对音乐、体育、美术、外语4门专业,体检时还是要加试的。你知道,我一直喜欢唱歌,这次想在音乐学科上试试运气,抓紧看看乐理知识,临阵磨枪,武装一下自己。”

孟贤禄:“怎么?让我在门外晒着啊,就不能请我进屋坐坐?”

徐薇:“请吧。”

孟贤禄进屋坐下,注意到了徐薇的一个细节:徐薇用门背后的大板锄将门抵住,以免吹风把门合上。然后自己端了张椅子,坐在门槛边上。

孟贤禄:“你享受特殊待遇啊,一人住这么大一间。”

徐薇:“苏雨萍回景洪了,于小珠和钟玲下连队了,领导也没安排其他人来,我就占屋为王,正好寻得块清静之地了。”


9-6  操场边大龙树下  日/外

一个姜维英提着个黑皮塑料包偷偷摸摸从操场边的大龙树后闪出来,向着庞真权卧办室的后阳沟门前摸去。


9-7  庞真权卧办室  日/内

庞真权送谭奇云、胡国柱从屋里出来。

庞真权:“不见个把知青就把你们吓成这个样儿,这算多大回事?摩嘎10连杨士模那里死了个姓汪的上海知青,被营里压下来,不也啥事没有。去年4连重庆知青和上海知青打架,砍死了两个,不也没什么事。你们千万不要大惊小怪,自己吓自己。”

谭奇云:“教导员这么一说我们就放心多了。”

胡国柱:“确实如教导员说的,知青失踪的事情多得很,有不假外出过一段时间又跑回来的;也有跑到国外闯荡的;打架斗殴致死的事件也时有发生。”

庞真权:“像这类事情,兵团各级领导早巳见惯不惊。即使苏雨萍真的死了,眼下也没有证据证明就是他杀,没准让野兽叼到林子里去了呢?她像其他自杀的知青一样为啥事想不开,自己去投了勐龙河呢?营部更看重的是不要因为一个知青的失踪而影响了全营年终的评优夺红旗。所以,我的意思很明确,当务之急,是控制此事的扩散,至于失踪的知青,继续派人找一找就行了。”

胡国柱:“你说的这些事我们都知道,可苏雨萍不同,她是大明星啊……”

庞真权:“大明星怎么了?那就等上面慢慢捋下来再说。大明星影响大,大领导处理这种事更会考虑大影响。”

谭奇云:“行,那我们回去就下死命令,谁也不准说出去!”

庞真权目送二人离去,转身进屋。

姜维英提着黑色塑料包飞快地从后阳沟闪出,装着从寝室门前走过,偷眼看到庞真权正在屋里洗脸抹汗,鼓足勇气跨进去。“教导员,我是摩嘎10连的上海知青姜维英,请你推荐时高抬贵手帮个忙。”吐出这样一句关键的话,把包往桌上一放,转身便逃。

庞真权连声喊:“嗨,你别跑!给我回来!”越喊姜维英逃得越快,眨个眼睛就不见了人影。

庞真权打开包,见里面装着两段铁灰色的涤确良衣料,两瓶“渝白酒”。

庞真权稍一思忖,提着包大步进了广播室,打开扩大机,对着话筒吼了起来:“摩嘎10连的姜维英,赶快把你用来收买领导的糖衣炮弹拿回去!10分钟后不回来拿,我就把它丢到茅坑里!”

庞真权的声音通过无数个高音喇叭播放出来,应山应水,震天撼天。


9-8  徐薇寝室  日/内

孟贤禄与徐薇都在听广播里的声音。

孟贤禄鼻孔一哼:“他是看不上眼,她要改送两百块钱试试,看他能不动心!他这么在广播上大喊大叫,丢的是芝麻,得到的是西瓜。”

徐薇:“可他么在广播里一嚷嚷,谁都知道这个刘什么兰公然向庞真权行贿,被一身正气的教导员严辞拒绝。他也不想想,这个知青今后在连队还怎么活呀?”

孟贤禄摇着头做出副深沉模样说:“现实生活正在给我们上着严峻的一课,教会了我们在人生的角逐战场上,如何更好地保护自己,伪装自己,如何在关键的时刻像一头凶猛的野兽一样突然扑向自己的竞争对手,断其喉裂其胸,将其置于死地。毕竟,每一个知青都怀着上大学的希望,虽然希望是那样渺茫,却依然使他们亢奋得难以自抑。他们清楚地意识到要想进入天堂之门,就必须小心翼翼,处心积虑地去生活,去等待即将到来的厮杀。”

徐薇:“太可怕啦!你说的他们,也包括我们啊?”

孟贤禄:“当然不。徐薇,我一定会用实际行动来证明我说的话。不过,我必须先提醒你,你这样关在屋里埋头苦钻是不行的,得先从庞真权那里掏掏口气,弄到最后他要不把你推荐上去,你这些工夫不全白费了。”

徐薇:“庞真权眼下就像一砣臭肉,一团一团的苍蝇都围着他叮,他怎么可能对我说实话?反正,我是死马当做活马医,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孟贤禄:“对,对,就应该有这样的思想准备,古人说过,未曾行兵,得先寻败路嘛。”

徐薇猛地看着他:“孟贤禄,你这话里有话啊?”

孟贤禄:“不不,你不要多疑。可能……你巳经知道了,团里下到我们营的名额只有1个大学、3个中专,所以,我们考虑问题……都应该,实际一些。”

徐薇:“孟贤禄,你今天怎么了?以前和我说话你可不是这样吞吞吐吐半遮半掩的。”

孟贤禄:“我……我是想,给你说说真心话。徐薇,现在的情况对你来说,是前途光明,但道路曲折。眼下巳经到了不能上天堂,就得下地狱的最关键时刻,我真诚地劝你,大学不要再去考虑它,但中专你一定要尽最大的努力去争取!你父母都在大学里教书,虽然属于抬不起头来的‘臭老九’,可家里底子总归比一般人要厚些,万不得巳时,送几百块钱给庞真权……哦,还有,庞真权刚才告诉我,招生精神刚一传达下去,知青们蠢蠢欲动,相互掂份量,比轻重,营里收到的检举信也与日剧增。所以,你也要留意哪几个人可能会对你构威胁,千方百计搜集他们的材料,寻找他们的弱点,一个个打垮他们。必要时,我还可以到庞真权面前去为你说说话。”

徐薇:“怎么回事啊?天上这么大的太阳,我怎么一下子觉得这勃郎山上变得来阴风惨惨的?”


9-9  弄弄坪  8连连部  日/内

胡国与谭奇云在主持召开干部会。

胡国柱:“我和谭连长刚赶回来,马上就把你们召集拢来开这个紧急会议。今天上午,我和连长到营部向庞教导员汇报了昨晚苏雨萍失踪的情况后,没想兜头挨了一顿批。我们并不是因为苏雨萍的失踪受批评,而是因为我们对待苏雨萍失踪的态度受到了批评,庞教导员责备我们是大惊小怪,小题大做,还批评我们是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刮得我和谭连长脸上真有些挂不住……”

一干部:“怎么无事啊?一男一女两个大明星下到我们连体验生活,一夜之间女的莫明其妙没了,男的抓了,人命关天,这是大事啊!”

胡国柱:“你这想法,和我们一样糊涂。我当时就是这样讲的,教导员领导问我,‘胡国柱,说话做事,都得凭证据,你敢肯定苏雨萍巳经死了,’我只好回答说,‘这是我们根据了解的当时的情况作出的初步分析,而且我和苏雨萍一起下到我们连体验生活的冯中文具备作案动机和条件,所以我们巳经把他抓起来了。”教导员接着问,‘初步分析?这就是说你们并没有任何证据,根本不能肯定苏雨萍是他杀?’我说:‘是的,暂时还是这样。’哎,老谭,领导的指示由你来传达吧,我现在心里乱得很。”


9-10  勃郎山  徐薇寝室门前  日/外

孟贤禄:“别人都以为我是庞真权的头号心腹,其实我清楚得很,我对他,他对我,都是彼此利用,但根本的问题是他怕我更甚于我怕他。在我眼中,他周身就像挂满了拧开盖的手榴弹,我随便动一指头,都会炸得他粉身碎骨。所以,庞真权长期以来是巴心不得我离开他远一点,如果我出面坚持为你说话,他不敢不卖帐的。”

徐薇:“我谢谢你了,不过……你也不要过于自信啊。”

孟贤禄:“徐薇,这秘密我只对你一个人透露,我这可不是过于自信,而是稳操胜卷。姓庞的刚才巳经给我打了包票,即便大学走不了,中专他也负责给我弄一个。”


9-11  弄弄坪  8连连部  日/外

谭奇云:“庞教导员批评我们是在给全营的工作添乱,去年团里的优胜红旗被7营夺去了,今年全营上下铆足了劲,大家把工作干得有声有色,发誓要把丢掉的红旗夺回来。可让我们8连这么一折腾,就把全营的中心工作给搅黄了。同志们,这顶帽子谁戴得起呀?当然,庞教导员的批评是从大处着眼,不能因为一个知青不见了就影响了全营年终的评优夺旗。庞教导员还说了,让你们惊天动地地闹上一番,她要是突然又回来了呢?所以嘛,摆在我们面前的当务之急是什么,我想大家都应该清楚。”

胡国柱:“现在是令出如山,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的自己在执行中去加深理解。我和谭连长巳经在庞教导员面前拍了胸口,这件事,绝对不能扩散出去!请同志们马上下去分头作工作,谁出了漏子,到时谁就拿话来说。散会。”

干部们叽叽喳喳出门而去。

谭奇云在门口喊:“翁国平,把冯中文带过来。”

冯中文一进屋,胡国柱亲自上前把绳子给他解了。

谭奇云:“冯中文,刚才我和指导员研究了,先放你回伙房干活。不过我得警告你,就算你没杀苏雨萍,你犯的错误性质也是相当严重的。知青讲恋爱是不允许的,你还敢多次和她发生肉体关系,我看你的胆儿也够大的了。”

冯中文:“连长,苏雨萍找到了吗?”

胡国柱:“苏雨萍我们当然会一查到底的,冯中文,你先回伙房干活去吧。”


9-12  弄弄坪  8连操场  傍晚/外

谭奇云向全连官兵训话:“苏雨萍现在是死是活,我们暂时还搞不清楚,就算她真死了,眼下也没证据证明就是被人暗杀了,没准她被野物拖到林子里去了呢?她遇上啥事想不开自己投了勐龙河呢?所以,营部首长巳经打了招呼,在事情没有查清楚之前,任何人也不准把苏雨萍失踪的事向外扩散,谁扩散谁负责,取消谁的探亲假!”

胡国柱:“对苏雨萍失踪的事,大家也不要大惊小怪的,更不允许胡乱猜测同志、战友。这样的事,你们都知道在兵团并不新鲜,有不假外出,隔一段时间自己又跑回来了的。当然,也有跑到境外去参加缅共游击队打仗的。至于冯中文嘛,这段时间就不要外出了,认真想一想,想到对寻找苏雨萍有用的线索,就马上向我们报告。”

冯中文猛抬头,满脸疑惑。


字幕伴旁白:生活并没有因为这一个突兀其来而又不了了之的事件而受到丝毫影响。知青们照常上工下工,照常抱怨生活的艰苦与无味,除了偶尔在闲谈中提到那个叫苏雨萍的美丽姑娘,这件事似乎巳经烟消云散了。他们没有想到,一场巨大的浩劫正无声无息地向着他们每一个人的头上袭来……


9-13  伙房卧室  夜/内

冯中文耷拉着脑袋坐在床边。

吴明安向他咋呼道:“简直是天方夜谭!既然你肯定苏雨萍回了你的话,既然也就是短短几分钟时间,苏雨萍她上天了?入地了?就算她在来路上遇上坏人,也不会一点声音不出啊?”

冯中文:“当时我看见厕所里有电筒光柱晃动,我怕里面的人出来看见我,就赶紧回了屋。苏雨萍要是那时候出来,很可能正好让那人撞上。”

吴明安:“没道理,没道理。那人既然打着电筒进出厕所,就恰恰证明他没打算做坏事。就算他撞上了苏雨萍,也不可能马上就起杀人之心。我想要真在这路上出的事,那害她的也应该是熟悉的人。因为,第一,她没有叫喊;第二,那只拖鞋证明她到了野地里。中文,你想想,在8连,除了你,谁还有能耐半夜三更让苏雨萍跟他到驻地外面去?”

冯中文:“你是说白小斌?”

吴明安:“不不,我谁也没说,就帮你分析分析。”


9-14  弄弄坪  8连连部  夜/外

冯中文猛地冲出伙房,穿过坝子,跑到连部,把房门擂得“咚咚”响:“指导员,我有重要情况报告!”

住在旁边屋子的谭奇云闻声也赶了过来。

胡国柱点亮马灯,打开房门:“别着急,你慢慢说。”

]

9-15  弄弄坪  8连连部  夜/内

冯中文:“指导员,连长,我是来向领导提供重要线索的。”

谭奇云:“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冯中文:“白小斌这些日子正拼着命追苏雨萍,他俩还在大勐龙赶摆时一起进饭馆、逛大街,吴明安东子他们都看见了。根据昨晚出事的时间、地点、情况判断,杀害苏雨萍的肯定是和她关系蜜切的人,而眼下只有白小斌具备这个条件,我有充分的理由怀疑是白小斌干的。”

胡国柱:“你提供的情况,可以给组织上作参考。不过,白小斌有可能杀人,我们连其他人也有可能杀人,谁杀的自己投案自首,没准能宽大判个无期,保住小命,要被查出来,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谭奇云:“毛主席教导我们,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共产党就最讲认真。冯中文我警告你,不管公开查还是秘密查,我们都会把事情查它个水落石出的,狐狸再狡猾,也逃不出猎人的手心。你讲的情况我们知道了,回去吧。”

冯中文垂头丧气地出了门。


9-16  伙房卧室  夜/内

吴明安:“白小斌和指导员关系不一般,他要把你的举报透给白小斌就麻烦了。”

冯中文:“我听出意思来了,指导员和连长虽然把我放了,可还是怀疑是我杀的苏雨萍。”


9-17  伙房  晨/外

拴着围腰的吴明安敲响了挂在屋檐下的锄头。听到信号,知青们三三两两前来打早饭。

轮到白小斌,他把盅子伸进窗口。

冯中文伸手去接,不料白小斌将盅子收了回去:“不要碰我的盅子,你崽儿手上有血!吴明安,你来给我打。”

冯中文怒极无辞。

白小斌打上饭,偏过脸深深地剜了冯中文一眼,大步离去。


9-18  伙房  晨/内

伙房里巳经冷清下来。

白小斌手提两把剽刀,杀气腾腾闯了进来。

吴明安吓得要死:“白小斌,冷静点,千万别乱来啊!”

冯中文呆若木鸡。

白小斌:“冯中文不要紧张,我如果要对你下手,就不会这样来找你。”

冯中文:“有什么事,我们去找领导解决。”

白小斌:“用不着,男子汉大丈夫,自己的事自己了断。我知道苏雨萍是你的女朋友,可我也不隐瞒自你回上海探亲后,我对她也产生了同样的感情。奇怪的是,就在你回来的当天夜里,苏雨萍就出事了,这不是你干的还能是谁?是你回来后听说苏雨萍巳经成了我的人,出于妒忌,就杀了她。”

冯中文:“你说的不是事实!我是真心实意喜欢苏雨萍的,我怎么会杀害她?”

白小斌将一把剽刀砸在地上,眼中涌出泪水:“你说你真心喜欢苏雨萍,那你敢不敢为她殉情而死?”

冯中文:“死?我为什么要死?如果她真地被人杀害了,我要帮助组织上查出凶手,为她报仇!”

白小斌:“你不敢,我敢!我认为你是凶手,你呢?血口喷人,竟敢反诬我是凶手。搞不清楚,我俩干脆拿自己的命来证明自己的清白。我两个来个骑士般的决斗。那刀,你拿着,吴明安当裁判。走,我们到林子里去,一对一地砍,来它个你死我活!”

吴明安:“这不关我的事,我不当这裁判!”

看到那么多男女知青涌来,冯中文也豁出去了:“走就走,我还怕你不成!”

吴明安跑了几步,隔着操场大喊:“指导员、连长快来呀!白小斌来找冯中文拼命呐!”


9-19   弄弄坪  8连连部  晨/内

正吃早饭的胡国柱与谭奇云放下盅子,三步并作两步地蹿过操场,冲进了伙房。


9-20   伙房  晨/内

胡国柱:“好大的狗胆!都把刀给我放下!”上前夺过剽刀,将白小斌推出门去。

谭奇云喝道,“怎么你姓冯的一回来,我们连里乱七八糟的事儿就不断?”

冯中文:“指导员、连长,这么多天了,你们为啥按兵不动?苏雨萍的事,你们当领导的要关心,要破案,要尽快找到她呀!”

谭奇云:“你老老实实地呆在伙房里,少给我惹事!”

知青们全都出了伙房。

吴明安关上门:“中文,我刚才看见白小斌那副痛苦的样子,一下觉得这事不太像是他干的。那样的痛苦,不是能装出来的吧?”

冯中文跌坐在灶洞前的树墩上,双手抱头,默然无声。半晌,忽地抬头:“明安,我求你,帮我办一件事!”

吴明安:‘什么事?中文,你可不要推瞎子下岩呀!”

冯中文:“我决定给苏雨萍的父母写封信,女儿失踪这么些天了,还故意把他们蒙在鼓里,这还是人做的事吗?可指导员不准我离开连队,我现在把信写好,明天是星期天,你到大勐龙赶摆时,拿到邮局帮我交一下。”

吴明安苦着脸:“这不是扩散消息吗?我哪有哪胆?探亲假两年才轮得上一次,要给我取消了,我找哪个?”

冯中文:“你要不帮我这个忙,人命关天的事,就真被当官的给捂住了。看在我们同学一场的份上……”

吴明安咬咬牙:“这忙我帮,不过,我得把招呼打在前面,要出了事,你可别把我供出去。”


9-21   伙房卧室  晨/内

冯中文俯桌写信。

信纸上刚落下“伯父、伯母”,泪水便夺眶而出……


9-22  勃郎山  4营营部  傍晚/外

残阳如血,营地里有歌声、乐器声,操场上一帮男知青在打“蛇抱蛋”。不少男女知青围着大声呐喊加油

张志军端着个碗走进卫生所,对正吃晚饭的孟贤禄道:“紧禄,我娘叫我端点她刚做的红豆腐过来给你尝尝。”

孟贤禄:“你们也真是的,家里有点好吃的总是忘不了我。”从碗里拈起一块红豆腐放进碗里,再分出一点送入口中,“哎呀,好香!”

张志军:“你莫客气,你是我们全家的大恩人嘛。”

孟贤禄:“其实你们全都搞错了,我这人是典型的半罐水,只不过天生了一副吃雷的胆子,敢下手。再说,当时谁都以为你爹巳经死硬了,我那一针扎下去他老人家活不过来,谁也不会怪我,可偏偏,那一针就把老人家给扎过来了,我也就糊里糊涂地当上妙手回春的神医了。”

张志军:“你说得轻巧,扛根灯草?那一针是随便扎的?啥叫功夫,那就叫功夫!说句不开玩笑的话,你这也是善有善报,这几年,知青、农工、远远近近的傣家人,哈尼人、佧佤人,你救活的,治好的,恐怕自己也数不过来吧。这勃郎山方园一带,感谢你的远不只我们张家这一门老幼哩。”

孟贤禄给了张志军一支烟,动情地说:“志军,我到勃郎山后,你全家都拿我当亲人待,我今年要是真走成了,一定会想你们的。”

张志军:“贤禄,你觉得有把握吗?”

孟贤禄压着噪子:“志军,庞真权巳经给我吞下颗定心丸。前几天他亲口对我说的,就算大学有困难,中专他也负责给我弄一个。这话,我只对你一个人说,千万别让其他人知道。”

张志军摇摇头:“孟贤禄,庞真权的话,信不得的,这是人生大事,我劝你可要多长个心眼。”

孟贤禄:“放心吧,这勃郎山上,谁也没我了解庞真权。他对别人可能说假话,对我这只小麻雀,绝对不会。”

张志军依然摇头:“这事,恐怕不像你想像的那么简单,到时拿到录取通知书的人,谨防你做梦都想不到。你能走当然是天大的好事,我就怕你挨了他的阴阳拳自己还蒙在鼓里。”

孟贤禄听出了话外之音:“志军,莫非,你知道点什么?”

张志军:“那倒不是,我转业之前到底在部队当过几天侦察兵,待人处事多少还有点警惕性……反正,我劝你一句话,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你慢慢吃吧,我也得回去吃饭了。”

张志军拿个碗将红豆腐腾了,径自出了门。

孟贤禄心神不定,看着碗里的红豆腐,猛地起身,端着碗出了门。


9-23   勃郎山  操场  傍晚/外

孟贤禄端着红豆腐穿过操场,向着对面的徐薇寝室走去。

操场上的男女知青们注意到了他。

甲知青:“这家伙早不回来晚不回业,推荐刚一开始他就跑回来了。”

乙知青:“少说两句好不好,要被庞真权晓得了,谨防连我这听的人都脱不了爪爪。”


9-24   徐薇寝室  傍晚/外

孟贤禄下了操场,见徐薇正坐在小竹椅上靠着门边吃饭。

孟贤禄:“徐薇,你看我给你端什么来了?”

徐薇:“哈,我最喜欢吃红豆腐了。我闻闻臭不臭,不臭不香,越臭越香。”

孟贤禄:“我这是借花献佛,这是志军给我端来的。”


9-25   上海  晨/外

苏雨萍父亲骑单车上班。

沿途街上,大字报、标语铺天盖地,“文革气像”随外可见。


9-26   上海自来水厂  晨/外

苏父在单位大门口刚下车,传达室里一老太太喊道:“苏科长,你女儿又来信了。”

苏父:“谢谢啊。”赶紧接过,到路边折开看。

陡地,苏父神情大变!

苏父一头冲进传达室,抓起电话,抖索着拨号,结结巴巴地:“是淑洋吗?出事了!你马上赶过来,……什么游行走不开,天大的事你也得丢下,是雨萍……我们的女儿出大事啦!”

老太太:“苏科长,出什么事了?我那孙子也在西双版纳呀!”

苏父:“啊啊,这是……一点私事,一点私事。”

苏父扶车在大门前焦急等到候,不时强扮笑脸回应同事们的招呼。

苏母飞车而至。

苏父迎上前去:“快点,到旁边弄堂里说话。”


9-27   弄堂口  晨/外

苏母匆匆看罢信,痛不欲生:“怎么会……这么个大活人,怎么会眨个眼睛就不见了啊?”

苏父:“草菅人命,竟到如此地步!萍儿失踪巳经20多天了,他们居然对外……甚至对我们家长严密封锁消息。淑洋,过去我从不愿找你妹妹和春桥的麻烦,可我们人微言轻,眼下遇到这样的大难,我看也只有去康平路走一趟了。”

苏母摇摇头:“找文静……没用。”

苏父:“文静那儿出什么情况了?”

苏母:“我实话告诉你吧,前次雨萍当文艺兵,就因为文静的历史问题在政审上卡住了。”

苏父:“文静不是三几年的老八路?还是张春桥的老婆,她历史上还能有问题?”

苏母:“要是雨萍前次政审过不了关,文静恐怕现在也不会对我讲她那一段不光彩的历史。我现在告诉你吧,文静和春桥恋爱时,在一次反扫荡作战中被日本鬼子抓到了石家庄,受不了折磨,帮着日本人当了一段时间的宣传员,被放出来后,又回到了八路军,主动向组织上交待了这段叛变行为。”

苏父:“那她不是叛徒吗?春桥当时应当是地位不低的干部吧,他能和一个叛徒结婚?”

苏母:“春桥恰恰在这个问题上感动了我妹妹一辈子。当时春桥是《晋察冀日报》的副社长,也算是副师级干部了,他把自己关了两天,抽了一地烟屁股,最终还是决定和我妹妹结婚。”

苏父:“那为啥你说现在找文静没用?”

苏母:“有些事,就不是我们这样的小老百姓能够理解的了。老苏,我这么告诉你吧,因为春桥成为了党和国家领导人,他的身分就再也不能允许自己有一个曾经背叛过革命的妻子,所以他们两年前就巳经离婚了……”

苏父:“春桥不是经常回上海吗?也不回康平路了?”

苏母摇摇头:“虽然两人离了婚,轻易也不再见面,可是文静告诉我,他和春桥的感情还是很深的,今年初文静割子宫肌瘤,春桥还专门打电话安排上海最好的专家主刀。”

苏父:“既然是这样,那我们就更应该找找文静呀,这次不是当不当文艺兵那样的小事,而是关系到她亲外甥女死活的大事,她还能像上次那样不方便出面?”


9-28  康平路  文静小院  日/外

一所幽静而警卫森严的小院。

苏氏夫妇在小院门前下了车。

苏母走近岗亭:“同志,我想见一下文静,请你通报一下。”

警卫甲:“你是什么单位的?有预约吗?”

苏母:“我是文静的亲姐姐。”

警卫甲:“啊啊,对不起,请你到传达室填一下会客表吧。”

苏母刚一走传达室,警卫甲便拿起岗亭里的电话。

苏母填表时,警卫乙好奇地:“你姓李呀,怎么首长——你妹妹姓文?”

苏母:“那是她参加革命后取的化名,我妹妹原来的名字叫李淑芳。”

警卫乙:“哦,是这样啊。”

苏母正填表,警卫甲从岗亭里伸出脑袋道:“不用填了,首长正等着见你们哩。”

苏氏夫妇刚走上庭院,文静巳经在客厅门口热情迎接。


9-29  文静家  客厅  日/内  

客厅墙上,挂有文静和张春桥的照片。

文静:‘姐,姐夫,今天你们怎么想起过来了?”

苏母悲叫:“你侄女……雨萍出事呐!”

文静:“别哭别哭,坐下慢慢说。”

苏父把信递给文静:“你看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这还是一个知青冒着危险给我们写来的。”

文静匆匆掠过。将信往茶几上一拍,怒不可遏:“这还了得!人命关天,他们怎么能这样漠然处之?春桥前两天刚率代表团访问了越南,回国时还在昆明给我打过电话。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我现在马上请他出面打个招呼,责成云南方面务必尽快把雨萍找到。”

文静拨通电话:“是春桥吗?我必须给你打这个电话,你听着,我们的亲外甥女,雨萍她出事了……”


9-30  弄弄坪  8连伙房  日/内

冯中文在案板边切南瓜。吴明安往大锅里下米。

谭奇云与胡国柱率武装班一拥而入,将冯中文抓了起来。

冯中文挣扎着:“我又怎么了?”

谭奇云:“放你抓你,我们都是奉命而为,有什么冤枉,以后你去对专案组说吧。”

冯中文被推了出去。


9-31  弄弄坪  连部操场  日/外

吴明安追到操场边,将翁国平拉到一边:“喂喂,到底怎么了?”

翁国平:“苏雨萍的事情现在闹大了,刚才听指导员说中央专案组巳经到了勃郎山,昆明直接打电话下来叫抓人……”

吴明安:“啥?中央为苏雨萍失踪派来了专案组!”

翁国平:“听指导员说,连张春桥副总理都为苏雨萍失踪的事作了重要批示。看来我们知青的这条命啊,值钱喽!”

吴明安:“我的妈噫!”


9-32  勃郎山  4营营部  操场  夜/外

夜幕刚刚垂落,一盏煤汽灯挂在坝子边有着巨大树冠的龙树上,将坝子照得大亮堂堂。

知青农工黑压压坐了一大坝。

坝子四周布上了持枪岗哨,增添了一种森严肃杀之气。

专案组郑志浩向群众做动员报告:“……此案没有现场,没有尸体,苏雨萍到底是死是活,眼下还是一个谜。我们是来解谜的,你们也是解谜者。毛主席教导我们,‘群众是真正的英雄’嘛,要解开苏雨萍失踪这个谜,我们只能依靠大家,上下一心,在4营打一场群众破案的人民战争,把藏在暗处的阶级敌人坚决、彻底地挖出来!希望广大群众和知识青年积极提供线索,协助我们早日破案。”

营地里,师部保卫干事雷祥瑞带着武装人员四处巡逻。


9-33  勃郎山  4营营部  营部招待所  夜/内

门外肃立着荷枪实弹的岗哨。

屋内人头济济,烟雾腾腾,专案组在听取案情汇报。

庞真权:“冯中文承认他和苏雨萍多次发生过两性关系,但至今仍拒不承认是他杀害了苏雨萍……”

专案组童副组长打断他:“这个冯中文色胆包天,极有可能就是凶手。你们对他采取措施了吗?千万不能让他闻风潜逃。”

庞真权:“我们一接到上级的电话,就马上把冯中文控制起来了。首长,我和谭奇云、胡国柱同志的汇报暂时就到这里。”

2团蒋政委:“下面,我们请春桥同志办公室主任、苏雨萍专案组肖主任作重要指示。”

所有目光都聚到了坐在上首位置的一位50来岁的老同志身上。

肖主任:“我必须作一个声明,说我作重要指示十分不妥,准确的说法应该是,我给同志们带来了中央首长专门针对苏雨萍失踪案所作的一个重要批示。现在,我把这个批示原文宣读一下。‘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找到苏雨萍的下落,查清案情,惩办凶手,保障知识青年的安全。张春桥。’”扬起纸条有力地挥动着说,“中央首长的亲笔批示说明了什么?同志们,说明这个案子巳经通天了!摆在我们面前的任务神圣而又艰巨,兵团与省革委会保卫组的领导和我们专案组是一家人,我不妨给在座的同志透露一个内部消息,这个失踪的苏雨萍,就是春桥同志的亲外甥女。”

会场上泛起一片惊叹声、议论声。

童副组长用铅笔敲打着笔记本上记下的要点,对案情进行初步的分析:“我谈3点。1、苏雨萍失踪的可能性小,他杀的可能性大。俗话说,雁过留影,人过留声嘛,从发案到现在巳经一个多月了,还没有人发现苏雨萍半点踪影消息,这就说明她巳死多活少。 2、苏雨萍不可能自杀。既然她箱子里装得有300多块钱,又打了探亲报告,本人也没有遇上什么不顺心的事,她没有自杀的理由。3三从发案当晚情况看,苏雨萍是在熄灯以后听见有人喊,身穿内衣,脚穿拖鞋便出去了。然后,第二天仅在野外发现她的一只拖鞋,这就说明,她是被人叫出后杀害的。群众没有听见呼救声,很可能是由熟人并且是相当熟的人叫出后,单独作案或是内外勾结合伙作案,行凶后便于匿尸。”

徐处长补充道:“根据目前掌握的情况看,我认为苏雨萍是一般的上海知青,虽然她是张春桥同志的亲外甥女,但这一点,她是保密的,并没有人知道。所以杀她造成的政治上的影响并不大,不太可能是政治谋杀案,而只是一桩典型的刑事案件。此外,刚才据谭连长和胡指导员谈到,苏雨萍人长得相当漂亮,又是宣传队的主角,追求她的男知青很多。我建议,侦破工作重点应放在男女问题上,从这上面打开缺口,是不是三角,或者是四角恋爱?是不是肚子里有了小孩,男方怕暴露,因此杀人灭口?”

不少人点头表示赞同。

破墙四周裂缝透出了雪亮的灯光,引来好奇的农工孩子凑上前往里窥视。

警卫们不时地喝斥着,虚张声势地将小孩们赶走。


9-34  操场  夜/外

郑志浩:“明天的拉大网行动,不单单是一个4营,2团下属的所有连队均巳接到命令,组织力量搜山寻尸。你们4营则是重点,停止一切生产活动,出动全体人员上山寻找苏雨萍的尸体。好了,今晚的群众动员大会就开到这里,大家早点休息,争取明天上山有所收获。”


9-35  勃郎山  营部招待所  夜/内

周庭长:“我同意童副组成长和徐处长刚才的分析。不过,我想补充两点,1,此案即便可以肯定是刑事案件,我们也应该从政治大案的角度来抓,只有在破案工作中突出政治,才能让更多的群众积极地参与进来,为我们提供线索。2,根据内参情况看,潜伏在西双版纳一带的蒋特工作站,苏俄特务也在作策反工作,积极策动知青外逃,投敌叛国,境外的特务机关也在物色知青,弄出去训练后又回潜当特务。勐醒、勐鲁都发生过这样的事,上个月勐连不是又跑过去几个么?所以,我向有关部门建议,起用我们在境外的‘01’、‘02’、‘03’号几个‘眼线’,查实苏雨萍是否巳经逃到国外。如果真是叛逃,这性质就太严重了,因为,她毕竟是张春桥同志的外甥女啊!”

肖主任:“同志们,我认为我们首先应该统一在这样一个认识基础上:苏雨萍失踪案决不是普通的刑事案,而是一桩政治大案。有了这样一个前提,我们才可以完全彻底地抛开过去‘黑公检法’那一套神秘主义的侦破手段,遵照‘人民,只有人民才是推动历史前进的动力’的最高指示,采用大运动的形式,理直气壮地大打一场群众破案的人民战争!”

庞真权:“我代表2团4营党委表个态,尽最大努力支持专案组的工作,并在生活上予以充分保障。”

屋外,月光溶溶,竹梢在轻风中细语……


9-36  弄弄坪  8连囚室  晨/内

吴明安为被独自关押的冯中文送来早饭。

冯中文:“一会儿热,一会儿冷,一会儿放,一会儿抓,吴明安,你知道这到底是咋回事吗?”

吴明安瞅瞅持枪站在不远处的钱再耕,低声道:“这事可不得了呐,苏雨萍居然是张春桥的亲外甥女!谭奇云和胡国柱昨晚赶到勃郎山开会,天快亮了才带着几个专案组的人回来。”

冯中文:“苏雨萍是谁的外甥女?”

吴明安:“张春桥啊。”

冯中文:“有这样的事,苏雨萍从来没有告诉过我。”

吴明安:“中文,我告诉你这些,都是白小斌刚才在厨房里向来打饭的知青们讲的,高干子弟,到底不同一般人,简直天上知一半,地上全知。这小赤佬,看到你的案子升级了,高兴得很!”

看守翁国平:“冯中文,你究竟杀没杀苏雨萍嘛?”

冯中文:“这没道理,我不可能杀苏雨萍。”

翁国平:“你娃要真杀了苏雨萍,敲你沙罐也应该(重庆人俗语,敲沙缺罐即枪毙),你娃要真的没杀,我看上面这回摆开的架势,不抽你几根筋,扒你几层皮,你是脱不了爪爪的。”

(第9集完)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