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视频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招聘小品编剧
电视剧本创作室 | 招聘求职 |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重点推荐剧本
不忘初心题材搞笑小品《搬迁故事
振兴乡村经济题材搞笑小品《为乡
县企单位节庆娱乐演出三句半《谱
单位活动演出娱乐快板《不忘初心
干部廉洁从政宣传情景剧《中国好
公司开会小品,公司开会小品剧本《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奋斗励志搞笑小品剧本《幸福都是奋
林业局宣传禁止滥砍滥伐树木小品剧
校园小品剧本正能量《小小梦想家》
党群干群关系快板剧本《党群一家亲
中国56个少数民族小学生小品剧本(做
不信谣不传谣的重要性小品剧本《不
低保户拆迁小品剧本《共产党人为民
庆七一建党文艺汇演晚会节目小品剧
安全生产搞笑音乐剧剧本《取经归来
反邪教小品剧本《邪不胜正》
现场情景再现剧本《合作伙伴》
仁义礼智信小品,德孝文化小品《贺寿
扫黑除恶小品小戏台词《举报黑恶势
燃气安全主题小品,天然气安全小品剧
银行抗击肺炎疫感人小品剧本《你在
小学生音乐剧剧本,适合学生表演的音
反对校园暴力小品,校园霸凌小品台词
保险公司抗疫小品剧本《公司需要我
政府年度报告三句半剧本《不平凡的
喜剧爆笑小品《相遇在冬至》
搞笑小品《失眠》
房地产中介销售搞笑小品剧本《爱拼
工厂精益改善的小品,有关车间生产类
银行抗击冠状病毒疫情感人小品剧本
疫情时代工作生活小品剧本《善意的
公司晚会小品励志搞笑《公司好经理
社区志愿服务活动小品,志愿者题材小
人贩子拐骗儿童校园小品《熊孩子大
512护士节正能量小品剧本《全民健康
新冠疫情防控搞笑音乐小品《请相信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电视剧本 > 悬疑电视剧本 > 30集谍战电视连续剧《潜伏归来》第30集
 
授权级别:授权发表   作品类别:电视剧本-悬疑电视剧本   会员:隋建华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3/5/28 7:10:04     最新修改:2013/5/28 9:20:09     来源:本站原创 
电视剧本名:《30集谍战电视连续剧《潜伏归来》第30集》
(原创剧本网)作者:隋建华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视剧本、电视栏目短剧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三十集

    台北,明仁路,咖啡馆,日。

    几个人在喝咖啡。

    余则成,晚秋,李老板坐在一起喝咖啡。

    李老板:老余、晚秋,今天请你们来,是向你们告别的,我准备移居国外了。

    晚秋:政委,你......

    李老板摆了下手:晚秋同志,不要问了。台湾的地下组织,已经被彻底摧毁了,这么多好同志,都成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我真的很无奈也很痛心。感谢克公为了保护老余同志,没有把我们的信息,以文字的形式保存,否则的话,我们就不会在这里见面了,而是在监狱里或者是刑场上。克公的离去也带走了,我们所有的信息。我也是考虑了很久,才做出的这个决定。我们在这里坚持已经毫无意义了,所以我决定离开。

    晚秋:政委,我们在一起战斗了这么多年,你这个决定太突然了,我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我真的很难过,很难接受。

    李老板望着晚秋动情地:晚秋,感谢你们,这么多年来,我们的工作,一直配合的很好,我无论走到哪里,都会记住你们的,请你们多保重。

    余则成:请你也多保重。

    李老板:老余,为安全计,你最好也离开那个危险之地,你和我一样再坚持下去,已经毫无意义了。

    余则成:老李,谢谢你,我也在考虑这个问题。

    李老板望着余则成:老余,有件事,我隐瞒了八年,我必须向你道歉并请求你的原谅。

    余则成用询问的目光望着李老板。

    李老板躲过了余则成的目光:你的爱人和孩子还活着。那时,你和晚秋同志还在日本,克公来电,通知你爱人和孩子,已经找到的消息,我担心此事会影响到你和晚秋同志的感情,进而会影响到工作。所以,我把消息压了下来,没有通知你。现在我要走了,这个消息必须告诉你,并请你原谅。

    余则成的脸上毫无表情,只是手里的咖啡洒了出来。

    晚秋也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震惊了,一时不知说什么好,一会看看老李,一会看看余则成。

    李老板:老余同志,你能原谅我吗?尽管此事处理的有点欠妥,但我也是为了工作考虑。

    余则成:她们娘儿俩在哪里?

    李老板摇了下头:现在在哪里,我不知道。八年前是在你的老家,河北省易县黒沟芋头洼村。

    余则成:嗯,知道了,老李,谢谢你。

    李老板:老余,请接受我的道歉。

    余则成拼命的挤出一丝笑容:我接受。

    李老板:老余同志,谢谢你接受我的道歉。

    几个特务闯了进来,打量着喝咖啡的客人。

    一特务走到一咖啡桌旁,拿出一张照片对照着:就是他。

    几个特务拔出手枪对准了那个人。那人看了下四周的特务,神情自若地喝下杯中的咖啡。那人被特务带上手铐押走了。

    李老板站起身:老余同志,穆晚秋同志,告辞了。

    余则成和老李握手。

    李老板的眼角挂着一滴泪水:则成同志,请多保重。

    余则成点了下头:老李同志,保重。

    李老板和晚秋握手。

    李老板:晚秋同志,保重。

    晚秋:政委,您也多保重。

    李老板四周打量了下,走出。

    余则成重重地跌坐在椅子上,咖啡杯倒了,咖啡顺着桌子流到地上。

    晚秋担心的神色,望着余则成。

    台北,中山北路,余则成宅,夜。

    余则成默默地坐在沙发上,拼命吸着烟。

    晚秋:则成,我回忆起来了,你还记得,我曾经对你说:“李政委很奇怪,好像要和我说什么,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你说:你多心了吧?我说:不是我多心,我是了解李政委的,他是个干脆利索的人,说话从不会吞吞吐吐的,他一定有什么事瞒着我们。你说:不要多想了,真有事的话,该告诉我们,他会告诉我们的,不告诉我们,一定有他的道理。”

    余则成回忆道:是有这么回事。

    晚秋:那时政委接到了克公的电报,他就知道翠平姐和孩子找到了,但他把电报内容对我们隐瞒了。

    余则成:是啊,这一瞒,就是八年,八年啊。

    晚秋:则成,有了翠平姐和念念的消息,你应该高兴才是啊。

    余则成:她们娘儿俩能在老家定居下来,说明我的父母那时还健在,翠平是替我给老人尽孝去了。八年了,这八年中大陆发生了,举世震惊的大饥荒。我年迈的父母、她们孤儿寡母能活下来吗?即便那时侥幸不被饿死,现在大陆又陷入全面内乱,我在为她们的命运担忧啊。

    晚秋:则成,我也是这么想的,我们能去看看她们吗?

    余则成叹了口气:我又何尝不想啊,我离开家快三十年了,这么多年没在父母膝前尽孝,枉为人子啊,念念只是看了她周岁时的照片,这么多年素未谋面,真是人生的一大悲剧啊。

    易县,黒沟,芋头洼村,余则成老宅,日。

    翠平,邓副县长,念念围着饭桌吃饭。邓副县长戴了一顶军帽。邓副县长吃了几口,便放下筷子。

    翠平:小邓,你咋吃这么少咧,多吃点,这不是六零年咧,俺不怕你吃咧,吃不穷俺。

    邓副县长叹了口气:心里堵得慌,吃不下。

    念念:邓姨,你多吃点吧,你这阵子瘦了很多咧。

    邓副县长望着念念:念念是个上大学的材料,才念到高三就停课了,真是可惜了。

    念念:邓姨,没事咧,俺把课本都拿家来了,俺在家自己学咧。

    台北,中山南路,大华西饼屋,夜。

    晚秋挽着余则成的胳膊缓步走着。两人神色凝重的望着紧闭的大门,抬头望着二楼窗户,窗户关上了,挂着红色的窗帘。

    晚秋:老李挂上了红色窗帘,通知我们撤离。

    余则成:我看到了。

    晚秋低声地:老余,在这门口走过,我的心情很沉重。

    余则成:我也是。

    易县,黒沟,芋头洼村,余则成老宅,西屋。

    翠平,邓副县长躺在炕上。邓副县长长吁短叹。

    翠平:小邓,你甭心焦,那帮兔崽子找不到这里来。

    邓副县长:桃花姐,万一找来就连累你们了,我想呆两天就走。

    翠平:你到哪里去咧?叫那帮兔崽子找到你,哪还有你的活路咧。

    邓副县长:是啊,我还真没地方去。李书记被他们打死了,刘县长上吊了,现在我就是易县最大的走资派了,叫他们抓住了,我只能是死路一条了。

    翠平:他们要是真来了,你就从后窗跳出去,顺着屋外的小路就能上山咧,到老人的坟地躲起来,等他们走了,俺就去找你咧。明天俺带你熟悉一下地形,念念她爹给俺说过,到了新地方要先熟悉地形,找好退路咧。

    邓副县长:桃花姐,谢谢你,看来只能如此了。

    翠平:小邓,还不行咧,念念她爹说过,军统特务抓人时,先把房子包围起来咧,要不俺在炕下挖个地洞,他们来了你掀开炕席钻进去。

    邓副县长苦笑了下:这到底是怎么了?解放了反而成了地下工作者了。

    易县,黒沟,芋头洼村,余则成老宅,西屋,日。

    翠平、邓副县长在炕上挖着洞,念念在院子里望风。

    翠平:小邓,俺看差不多咧,你下去俺看看。

    邓副县长钻进洞中。

    翠平把炕席盖上,打量着满意地:中咧,盖上炕席就看不出来咧,再用破被子一档,那帮兔崽子甭想找到你。

    邓副县长爬出炕洞,抖落着身上的土:唉,我也成了地下工作者了,真是好无奈啊,挖出来的土怎么办?

    翠平:你甭管了,天黑了,俺倒出去。

    易县,黒沟,芋头洼村,余则成老宅,院子里,夜。

    夜深了,黑的伸手不见五指。

    邓副县长,念念向土筐里装土。

    翠平探头探脑四下张望,侧耳细听,挎着土筐溜出院门,向屋外倒土。

    日本,横滨,介传康作宅,灵堂,日。

    灵堂正中挂着介传康作的遗像。

    余则成,晚秋频频鞠躬,答谢着前来吊唁的人流。

    日本,横滨,介传康作宅,客厅,日。

    两个日本人拿着文件和晚秋说着什么。晚秋在文件上签字。两个日本人走出。

    余则成望着离去的两个日本人的背影:那两个日本人是干什么的?你刚才和他们说什么?

    晚秋:那两个日本人是我伯父的律师,我是伯父财产的唯一继承人,伯父在遗嘱中,把全部家产都留给了我,包括富士航运公司。

    余则成:好家伙,这么大的航运公司,我们怎么打理啊,一点经验都没有。

    晚秋:则成,我已经考虑好了,政委临走时说的,为安全计,你最好也离开那个危险之地,再坚持下去已经毫无意义了。他说的还是有一定道理的,你不妨辞职,咱一起经营富士航运公司,没有经验不要紧,望亭在香港不就开着一家航运公司吗?她是这方面的行家里手,咱们可以请她帮忙,合伙经营也是可以考虑的。

    余则成沉思着:好吧,我再考虑考虑。

    晚秋:则成,你就不要考虑了,就这么定了,也省的整天提心吊胆的过日子。

    台北,长安东路,蒋经国官邸,日。

    余则成向蒋经国递交辞呈。

    蒋经国看完辞呈:余主任,对你的工作,我还是很满意的,党国也需要你这样的人才。不过,经商,办实业这也是许多国军将领的最终选择。你有这么好的机会,我不会阻拦你的,希望你能在航运界大展宏图。

    余则成立正:谢谢蒋主任的谬奖,在下反而感到惶恐不安了。在下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心向党国的。如有需要在下效力时,在下愿效犬马之劳。

    蒋经国赞许的点了下头:余主任,按你的能力经营一家航运公司应该没有问题。

    香港,士丹顿街,大世界餐厅,单间,日。

    余则成、晚秋、望亭坐在一起喝酒。

    望亭端起酒杯:穆董事长,余总经理大驾光临,蓬荜生辉,小妹略备薄酒,为二位接风洗尘。

    晚秋:望亭,您太客气了,您这样称呼反而感到生分了,我看,还是象以前那样称呼亲切些。

    余则成:谢谢,卢小姐。晚秋说的对,咱还象以前那样称呼就好

    望亭:那好,晚秋姐,则成哥,干杯。

    三人一饮而尽。

    望亭:则成哥,上次您来时,我就对您说过,您是男人中的极品,为政府做事,真是大材小用了,被我说着了吧。

    余则成:隔行如隔山,以后还望卢小姐多多指教。

    望亭:则成哥,指教不敢当。贵公司可是航运界的龙头老大啊,以后还望您和晚秋姐,多多提携呢。

    晚秋:望亭,我们也是刚接手公司,头三脚难踢,你还真得多指点。

    望亭:指点不敢当,以后咱们两家联手合作,一定会在航运界大展宏图的。

    余则成:那就好,谢谢卢小姐的鼎力相助,合作愉快。

    望亭:晚秋姐,则成哥,你们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祝贺你们,干杯。

    三人一饮而尽。

    香港,士丹顿街,大世界餐厅,301房间,夜。

    余则成,晚秋坐在沙发上。

    晚秋酸溜溜地:望亭说你是男人中的极品?这话是什么时候对你说的?她叫你则成哥的的时候,那眼神,充满了暧昧的味道。

    余则成回忆道:毛人凤派我来香港出差,在喝酒时,卢小姐是说过这话,过去多少年了。你看你都多大年纪了,还像个醋坛子。

    晚秋将头枕在余则成的大腿上:我可不想大意失荆州,你是我的,永远是我的,我可不想别人染指。

    余则成:姑奶奶,你就放心吧,老头子了没人稀罕。

    晚秋:只要我稀罕就行,别人稀罕,我还不干呢。你年轻时就有女人缘,老了还有人惦记着,哼。

    余则成:哎,真是拿你没办法。

    晚秋:则成,我这一生有个最大的遗憾,至今耿耿于怀。

    余则成:什么遗憾?

    晚秋:咱俩提心吊胆的过了一辈子,连个后人都没留下。

    余则成:那是当时的险恶环境造成的,也是没办法的事,我难道就不喜欢孩子吗?

    晚秋:现在一切都好了,咱俩也没法生了,唉,这么大个家业,连个继承人都没有。

    余则成长叹了口气:唉,早知道能够全身而退,当年要个孩子就好了,现在留下终生的遗憾。

    晚秋:谁说不是啊,每当我看到小孩子就想抱抱。

    余则成:我知道你的心思,当你看到小孩子时,我从你的眼睛里,能够看出来,是我对不起你,对此,我真的感到很愧疚。

    晚秋:你快别说了,这事怎能怪你呢,当年那个险恶的环境,你想让我生,我也不敢生啊。

    余则成:不管你怪不怪我,我的心里总是不得安宁,留下了咱俩终生的遗憾。

    晚秋:唉,已经这样了,就不要再遗憾了。人生总是有缺憾的,人啊,要面对现实,不是吗?

    余则成笑道:要不,你再努努力,咱俩生一个。

    晚秋锤了余则成一拳:好啊,你要是有那个本事,我就能给你生。

    余则成:唉,你我都无能为力了。

    晚秋:要是能找到翠平姐和念念就好了,咱不就有孩子了吗?

    余则成:唉,上哪里去找啊,谈何容易。

    晚秋:是啊,天各一方,要找到她们娘儿俩谈何容易啊。

    易县,余则成老宅,日。

    翠平,念念坐在饭桌边吃饭。

    念念:娘,俺邓姨成了县革委会副主任咧。

    翠平:你咋知道的?

    念念:听俺同学说的。

    翠平:那是多大的官咧?

    念念:相当于副县长咧。

    翠平:你邓姨就是有能耐,才走了几天,又当官了。

    二丫进。

    二丫:陈社长......

    翠平:早就不是咧,罢官咧。

    二丫:你是俺的主心骨咧,俺哥这事可咋办咧?

    翠平:你昨天不是去看你哥了,咋样咧?

    二丫:在乡里办学习班咧,吃不饱,还挨打咧。

    门外传来口号声:革命无罪,造反有理!打倒走资派陈桃花!陈桃花必须低头认罪!

    王老二戴着军帽,腰扎武装带,手拿红宝书,带头冲了进来,一群学生娃跟在他的后边。

    二丫:王老二,你想干啥?

    王老二:你这个反革命亲属,咋在这里?是不是搞反革命串联咧?

    王老二振臂高呼:打倒反革命!

    学生娃也跟着高呼:打倒反革命!

    翠平:你们在俺家里吵吵啥?

    王老二:陈桃花你还神气啥?你向革命小将坦白,你是咋迫害革命群众的。

    学生娃也跟着高喊:快坦白!

    余村长:王老二,你领着这帮孩子闹腾啥?

    王老二:我们这是革命行动。

    学生娃也跟着高喊:革命无罪!

    余村长:你们这些小兔崽子,她打小鬼子的时候,你们还在,你爹腿肚子里咧。

    余村长对看热闹的人群:谁家的孩子,谁领走,闹腾个啥咧。

    大人们纷纷把自己家的孩子拉走。

    王老二高举着红宝书:姓余的,你包庇走资派,破坏批斗大会。你等着,俺这就汇报去。

    余村长:王老二,你拿着那个红本本,充啥大头蒜咧,那上面的字,你能认识几个?

    易县,贾黄乡,学习班,夜。

    一排土坯房。

    翠平,二丫蹲在窗外。

    二丫低声:俺哥就在这口屋里。

    翠平:你叫叫他。

    二丫轻轻地敲着窗子:哥,哥。

    石柱把窗子打开道缝:二丫,你咋来了?快走吧。

    二丫:俺和三嫂来救你咧。

    石柱:俺就是跑了也没处去咧。昨天跑了一个,今天抓回来,把腿都砸断咧。

    翠平:石柱,俺有办法,你快出来。

    石柱从窗户里爬了出来。

    三个人消失在夜色中。

    易县,余则成老宅,西屋,夜。

    屋里一片漆黑,翠平,二丫,石柱站在西屋。

    翠平掀开炕席:石柱兄弟,来了人时,你就藏在这个洞里。

    石柱:三嫂,万一给你惹上饥荒,咋办咧?

    翠平:没事咧,谁也不会想到,你会藏在俺家咧。

    二丫:哥,你也没地方去,在这里就挺好咧。

    石柱:那就先这样吧。

    二丫:三嫂,吃饭咋办咧?

    翠平:有俺和念念吃的,就饿不着你哥咧。

    二丫:哥,你甭挂着狗蛋,狗蛋在俺家咧。

    石柱:唉。

    富士航运公司,总经理办公室,日。

    余则成西装革履,坐在办公桌旁处理公务。

    日本,横滨大酒楼,日。

    余则成、晚秋端着酒杯,穿梭在上流社会的人流中,不时的与人打着招呼。

    码头上,日。

    余则成,晚秋下了轿车,站在车旁看着进出的货轮,身后跟着一群下属。

    日本,富士航运公司,办公楼楼顶,日。

    余则成,晚秋,望亭站在楼顶,港口进进出出的货轮,尽收眼底。

    易县,余则成老宅,西屋,夜。

    石柱无所事事地躺在炕上。

    翠平拿着一身衣服,走进。

    翠平:石柱,这是念念她爷爷的衣裳,你换上吧,你身上的衣裳都馊咧。

    石柱:三嫂,整天叫你这样伺候俺,心里怪不得劲咧。

    翠平:有啥不得劲的?快换上吧。

    翠平把衣服放在炕上,走出。

    易县,余则成老宅,东屋,夜。

    念念看书,翠平拿着石柱换下来的脏衣服进。

    翠平:念念,你到院子里望着风,俺给你石柱叔,把脏衣裳洗洗。

    念念答应一声,来到院子里。翠平在东屋洗衣服。

    易县,芋头洼,日。

    几个人拿着扩音喇叭,大声喊叫着,引来众多的人围观。

    一人:叫反革命分子余石柱,葬身在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

    谁胆敢包庇,反革命分子余石柱,就是与人民为敌!

    反革命分子余石柱,狗胆包天,抗拒改造,胆敢潜逃,人人得而诛之!

    翠平站在人群里:人人得而诛之,是个啥意思?

    一人:就是把石柱像猪一样杀掉咧。

    翠平:噢,那要等到过年吧?

    二丫悄悄拽了一下翠平,两人挤出人群。

    二丫低声:三嫂,俺哥没事吧?俺也不敢去看他咧。

    翠平:挺好咧,你甭去看,引起这帮兔崽子的怀疑。

    易县,余则成老宅,西屋,日。

    石柱听着外边传来的高音喇叭声。

    易县,余则成老宅,西屋,日。

    石柱心事重重地躺在炕上。

    翠平拿着衣服,端着碗饭,进。

    翠平:石柱,那帮兔崽子走咧,这是给你洗的衣裳,吃饭咧。

    石柱:三嫂,俺不能再麻烦你咧,俺要走咧,俺怕给你惹上饥荒。

    翠平:有啥麻烦的?全国都乱糟糟的,你能上哪里去咧。

    石柱:哪里的黄土不埋人咧?走到哪里算哪里。

    翠平:石柱兄弟,你就安心住在这里,没事咧。

    易县,余则成老宅,院子,夜。

    夜色深沉,万籁俱寂。石柱冲着东屋鞠了三个躬,悄悄地打开院门,走了出去。

    易县,余则成老宅,院子外,夜。

    石柱轻轻地掩上院门,消失在夜色中。

    二十年后

    旁白:

    历史在不经意间开了一个玩笑,尽管这个玩笑有些残酷,无情。伴随着海峡两岸,对抗了几十年的执政者相继逝去,一个时代结束了。但在这个时代所发生的一切,谁也改变不了。历史就是历史,必将永载史册。蒋经国决定开放台湾老兵返乡探亲的限制,台湾老兵可以名正言顺地返乡探亲了。国务院有关方面负责人,就探亲一事对新华社记者发表了谈话,对此表示欢迎,并保证来去自由,一个新的时代开始了。台湾海峡再也不是,阻隔两岸炎黄子孙血脉相连的天堑。

    易县,县政府大院,日。

    邓主席和几个工作人员站在办公楼下。

    余则成,晚秋的小车开进大院,邓主席上前拉开车门。

    邓主席笑道:欢迎,欢迎穆董事长,欢迎余总经理。

    邓主席伸手与余则成,穆晚秋握手。

    一工作人员介绍:这是我们易县政协邓主席。

    余则成:久仰,久仰。

    一行人进入大楼。

    易县,县政府大院,政协办公室,日。

    余则成,晚秋,邓主席坐在沙发上。

    邓主席:更正一下,我是易县前任政协主席,现在已经退休了。今天县委,县政府班子成员,都到市里开会去了,脱不开身。县委王书记特意打电话,责成我接待穆董事长,余总经理,请不要介意。

    晚秋:邓主席,您客气了。

    邓主席:王书记说穆董事长,余总经理今早要来,所以一大早,我们就在恭候穆董事长,余总经理的大驾光临。

    余则成:大陆的长官真是太热情了,弄得我们受宠若惊了。

    晚秋低声地:这里不叫长官,要叫同志。

    余则成:对,是同志。

    邓主席笑了下:听说余总经理是本地人?

    余则成:是啊,亲不亲故乡人。

    邓主席:请问余总经理,老家是哪里?

    余则成:黒沟芋头洼村。

    邓主席的笑容凝固了,旋即又笑盈盈地:家里的亲人,知道您来吗?

    余则成:几十年没有联系了,我们此次来只是想回家乡看看。

    邓主席:欢迎啊,回家乡看看,看看家乡的变化,看看家乡的亲人。咱是老乡就更不要客气了,有什么要求穆董事长,余总经理尽管提,吃过午饭,我陪同穆董事长,余总经理一起去。

    余则成:我们现在归心似箭,请邓主席理解。就不给邓主席添麻烦了,我们知道路,自己去就行了。

    易县,黒沟,山脚下,日。

    汽车停在山脚下。余则成,晚秋下车。余则成仰望着山上。

    余则成:从这里上去走六、七里的山路,就到家了。

    晚秋望着郁郁葱葱的大山:这里的风景真美。

    余则成对司机:您请回吧,替我谢谢政协的长官。

    晚秋:同志。

    余则成:对,同志。

    易县,黒沟,山腰上,日。

    余则成,晚秋走在山路上,阵阵山风吹散了他们的白发。

    余则成用手指点着,给晚秋说着自己小时候的故事。

    余则成指着不远处的一个小村庄,手在微微的颤抖:到了,那就是我朝思暮想的芋头洼。

    晚秋不无担心地:则成,近乡情更怯,这话还是有道理的。翠平姐能接受我吗?翠平姐的脾气很大,我的心里怕怕的。

    余则成:晚秋,你看你,这是说的什么话。翠平虽然脾气大点,还是懂道理的,你就放心吧,一切有我。

    余则成,晚秋在一块大石头上坐下,打量着山区的景色。

    晚秋:则成,你说现在家里,应该是个什么情景?

    余则成:二老肯定不在了,翠平也难说啊,念念要活着的话,应该有小五十了。唉,人生如梦啊。

    晚秋:则成,我怎么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余则成:是啊,这种感觉我也有,我就是从这条山路走出去的,这一走,就是半个多世纪啊。世事沧桑,唯一没变的,就是家乡的这条山路啊。

    易县,黒沟,芋头洼村,余则成老宅,日。

    余则成站在院子外面,仰望着那棵高大的,他小时候曾无数次爬上爬下的老槐树,眼里泛起了泪花,转身对晚秋:就是这里,到家了,这就是咱家。

    余则成轻轻地推开院门,走了进去。

    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妇女迎上前来:你找谁?

    余则成怔怔地望着她,苍老悲凉的语调:你是念念?

    念念愣住了,迟疑地:你是谁?你咋知道俺?说着,又看了一眼跟在余则成身后的晚秋。

    满头白发的翠平,从屋里出来:谁来咧?

    余则成紧走了几步,声音哽咽了:翠平,是我,我回家了。

    翠平的身子摇晃了一下,余则成赶紧上前扶住了她。

    翠平眯起眼睛,端详着余则成的脸:念念她爹,真是你?你还活着?你还知道,这里是你的家咧。

    余则成搀扶着翠平:知道,知道,谁会忘了自己的家呢?我是天天在想啊。你还记得我在天津时对你说过,我就是走到天涯海角,也会飞回来的。

    翠平的目光落在了晚秋身上,怔了一下。

    余则成忙说:翠平,你认识她的,她就是晚秋啊。

    晚秋上前一步:翠平姐,我是晚秋,你好吗?

    翠平眯起眼:真是你?真让俺猜着了,俺就知道,你们一准会凑到一块咧。

    余则成咳了一声:到家了,咱们先到屋里坐吧。

    翠平:进屋不忙,念念,炒两个菜,先去给你爷爷,奶奶上坟。

    念念答应一声进屋。

    易县,黒沟,墓田,日。

    翠平在则成爹,则成娘坟前摆上供品。

    余则成跪在爹娘的坟前,放声大哭,晚秋,念念也跪在坟前大哭,翠平将晚秋推到后边,紧靠着余则成身边跪下大哭。

    余则成大放悲声:爹啊,娘啊,不孝儿来看二老了,是不孝儿对不起二老啊,生前没有尽一天孝,不孝儿该死啊。爹啊,娘啊,子欲养,而亲不在,怎不叫儿子心如刀绞,肝肠寸断啊。爹啊,娘啊,二老睁开眼看看儿子吧。我可怜的爹娘啊.......

    翠平:爹,娘啊,二老天天牵挂着的,念念爹家来咧,念念爹来看二老了,你们的儿子,在二老生前没有尽孝,他不是没有这个心咧,他也是没有法子。二老的儿子,已经家来咧,你们就原谅,自己的儿子吧。

    晚秋跪在余则成、翠平的身后低声饮泣:爹娘,自古忠孝难两全。二老就不要怪您的儿子了,原谅您的儿子吧。

    念念边哭边念叨着:爷爷、奶奶,俺爹家来了,你们就放心吧。

    易县,黒沟,芋头洼村,余则成老宅,夜。

    余则成,翠平,晚秋,念念坐在东屋。

    翠平:念念,过来,这是你爹,给你爹磕个头吧。

    念念近前叫了一声爹,跪下给余则成磕了三个头。

    余则成拉起女儿,声音哽咽:好孩子,爹对不起你和你娘啊,受你的头,爹心里有愧啊。你娘替爹在你爷爷,奶奶床前尽孝,养老送终,你替爹给你娘磕个头吧。

    念念跪在翠平面前:娘,俺替爹给你磕头了。

    念念对着翠平磕了三个头。

    翠平:念念,那是你晚秋姨,你就叫她姨吧。

    念念望着晚秋:姨。

    晚秋答应了一声:好孩子。

    晚秋从包里拿出几摞钱:路太远,也没给你买礼物,这是二十万块钱,你拿着补贴家用吧。

    念念推脱着:姨,俺不要。

    余则成:念念,拿着吧,你姨的钱,这间屋子都装不下,以后全是你的。

    晚秋:念念,姨累了,你找个房间,姨躺躺。

    念念:姨,你到西屋吧。

    晚秋和念念走出。

    翠平:她爹,你给念念起个大号吧。

    余则成:叫余念念不是挺好吗?都叫了这么多年了。

    翠平:俺起的不算,都是老爷们给孩子起大号。

    余则成:翠平,你的真名不是叫陈桃花吗,那就叫余念桃吧,想念你的意思,小名还叫念念。

    翠平:这大号好,有文化的人起的名字,有意思还顺嘴咧。

    念念走进:爹,娘天不早了,俺回去了。

    翠平:念念,你爹刚才给你起了个大号,叫余念桃。

    念念:好咧,谢谢爹。

    余则成:念念,你回哪里?

    翠平:念念找了个当庄的,女婿是小学教师,你当姥爷了,一个丫头,一个小子。

    余则成:真好啊,老余家有后了,翠平,这要谢谢你。你对老余家的恩德,则成至死不忘。

    翠平:她爹,你看你,当着孩子的面,说这些干啥咧。念念,明天把他们都叫来家,咱一家人,吃顿团圆饭。

    念念答应一声:好咧。

    易县,黒沟,芋头洼村,余则成老宅,院子,夜。

    余则成站在院子里点燃一支香烟。

    晚秋在西屋叫道:则成......。

    翠平从东屋冲出来,扯着大嗓门:你喊啥咧?你知道吗,他是俺男人咧,你借了去五十年了,临秋末晚了,也该还俺咧。

    余则成忙把翠平拉进东屋,压低了声音:翠平,你对晚秋这种态度是错误的,她和你一样,也是组织上,派到我身边假扮夫妻,掩护我工作的。我委托组织寻找你的下落,得到的是你和孩子遇难的消息。在组织的一再催促下,五年后,我俩才结的婚。这么多年来,她无怨无悔的陪伴着我,出生入死。我和晚秋在台湾的处境,要比咱俩在天津时还要险恶的多!晚秋置生死于度外,你知道吗?在台湾时,她的衣领藏着氰化钾,她是随时准备献出生命的。现在你无法接受她,你的心情我理解,但你说这能怪谁呢?怪她吗?不能!怪我吗?也不能!当然,也不能怪你!到底该怪谁呢?我看,要怪的话,就怪历史,是历史给我们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翠平嘟囔着:念念她爹,俺也明白这个理,就是觉得心里别扭咧。

    翠平走到院子,冲着西屋大声地:大妹子,对不住咧,别往心里去,俺给你赔不是咧。

    易县,黒沟,芋头洼村,余则成老宅,西屋,夜。

    晚秋默默地坐在炕沿上垂泪。

    余则成为难地直搓手:晚秋,你是了解翠平的,她是个有口无心的人,你不要怪她。

    晚秋站起身强装笑脸,将余则成推出门:则成,你不要考虑我的感受。你去吧,你是属于她的,你应该过去。

    晚秋关上房门,背靠在门上潸然泪下:天啊,这到底是怎么了?这都是历史造成的悲剧啊,我该怎么办啊?

    余则成拍着门:晚秋开门,这......这,我应该到哪里去啊?

    易县,黒沟,芋头洼村,余则成老宅,院子,夜。

    晚秋披着一件上衣,雕塑般坐在院子里。

    东屋时断时续地传出翠平的哭声。东屋的油灯一直亮着。鸡叫了......

    全剧终

    截稿之际,感谢百度搜索引擎,很多的历史史料,是通过百度搜索引擎得到的;感谢发表历史史料的同志们,没有你们翔实的历史资料,该剧本将很难完成。再次表示感谢!

    作者于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