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设为首页  | 手机剧本网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电视剧本创作室 | 招聘求职 |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妇女节搞笑娱乐小品剧本《男过
银行晚会节目音乐剧剧本《中行
农民工维权搞笑小品剧本《农民
绿美亮净三句半《美丽乡村》
打假题材搞笑小品剧本《虚假广
妇女节娱乐搞笑相声剧本《谁说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银行晚会节目音乐剧剧本《 2-24
石油公司加油站方面的年会 2-21
315征婚诈骗小品剧本《征婚 2-18
三八妇女节宣传反家暴小品 2-15
关于保护环境的小品《保护 2-10
办户口小品剧本(为人民服务 1-19
小区小品(小区故事多) 1-13
年会创意音乐剧题材(相亲也 1-11
关于煤炭的小品(和你在一起 1-9
公司年会创意节目搞笑小品 1-6
西游记搞笑小品剧本(唐僧师 1-4
施工工地项目部年会搞笑小 1-2
以爱国为主题的小品(爱国情 12-30
关于过年的小品剧本(合家团 12-28
市场营销实训小品剧本(营销 12-26
爆笑餐厅小品台词(最美餐厅 12-24
有关产品质量的小品(品质第 12-22
施工工人民工感人小品(爱在 12-20
银行年会创意节目晚会搞笑 12-19
年会关于加油站的小品(四季 12-17
年会搞笑小品(虾国趣事) 12-16
精准扶贫工作小品题材剧本 12-15
关于美食的小品(美食之旅) 12-13
中国银行情景剧剧本《中行 12-12
催人泪下的感人小品剧本(人 12-11
户籍民警音乐小品剧本(为人 12-10
元旦晚会搞笑小品剧本(团队 12-9
年会创意音乐剧题材(唐僧师 12-8
适合公司年会的音乐剧(营销 12-7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电视剧本 > 科幻电视剧本 > 32集科幻悬念《我是谁》电视文学剧本
 
授权级别:普通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电视剧本-科幻电视剧本   会员:AO00B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2
投稿时间:2013-2-16 10:27:50     最新修改:2013-2-17 10:32:58     来源:本站原创 
32集科幻悬念《我是谁》电视文学剧本
作者:曾桂清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视剧本、电视栏目短剧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我是谁——人头嫁接与借体复活

        第一卷  人头嫁接

 第一集

      序幕                

韦龙飞和扬凤莲凌驾着小飞碟,遨游浩瀚的太空。

从神秘莫测的彩霞中蹦跳出逗人喜爱的片名:“我是谁”。

幽婉清脆女高音的《失败就是成功》之歌婉转而起:

 

科研,试验,为实现“人头嫁接”理想,

失败,失败,再失败,经验不断增长,

艰辛试验了三千三百九十九趟,    

这下终于实现了“人头嫁接”理想,

我们欢呼,我们歌唱:     

失败中蕴藏着成功的伟大理想!

 

科研,试验,为实现“借体复活”理想,

失败,失败,再失败,经验不断增长,

艰辛试验了三千三百九十九趟,

这下终于实现了“借体复活”理想,

我们欢呼,我们歌唱:

失败中蕴藏着成功的伟大理想!

 

歌声中出现相应的镜头

 

     1,蓝海帝国    外景

蓝天白云,骄阳高挂,苍茫大海,海浪咆哮,一块大陆似一片梧桐树叶飘落其间。

高低错落的高楼大厦,红花绿树下的宽阔街道,车来人往,热闹非常。

画外音:“故事发生在2300年夏天,大西洋的蓝海帝国首都——滨州市。”

 

     2,海滨医学院大礼堂  下午   内景

宽敞明亮豪华的大厅堂,坐满了师生,正在开“毕业论文听证会”。

主持人严肃:“现在请第八班的韦龙飞同学演讲他的论文,下一个是菲凯同学,请作好准备。”

在掌声中,韦龙飞(气宇轩昂的青年学生,唐装打扮)精神抖搂走上讲台。

台下同学一阵骚动讥笑:“嘻嘻!你看,寒酸相。”“哈哈!他这古怪相。”“咯咯!真奇怪。”

韦龙飞向主席台上的人们鞠躬行礼,然后向台下的同学们鞠躬敬礼,扫视一下讥笑的听众,挺神气地:“我的毕业论文题目是《人头能够嫁接》……”

听众愕然。

韦龙飞:“人头嫁接,自古以来,人们就盼望着有这么一天。然而,人死了不能复活,人头断了,必然是死亡。怎么样才能得到活的人头呢?怎么样得到活的躯体呢?又怎么样把两者结合成为活人呢?这是古今人们想解决而还无法解决的课题。”

听众静静地聆听,瞪大眼睛看望韦龙飞。

韦龙飞:“但是,根据人类所获得的科学技术知识,如医学、生物学、基因学、电子学以及物理化学等方面的成就,就能解决脑干与脊柱断掉不会再成活、干细胞移植和神经细胞再生等关键问题,特别是有了纳米技术,人头嫁接将成为现实,头颅是可以移植的。”

听众激动鼓掌,欢呼,喧哗。

 

     3,教室      内景   (闪回)

宽敞明亮,设施先进的教室。

学生们聚精会神听威尔(姓:布朗。身材魁梧的中年汉子)教授上解剖学课。黑板旁的屏幕上显示出人体各部分(肌肉、骨骼、内脏和神经网络)组织。

威尔脸带笑容:“人体组织各不相同,但是,同类组织中的细胞是相同的。如不同的肌肉,不同的皮肤,由于同类组织的细胞是相同的,所以,手脚可以移植,皮肤也可以移植。”

威尔摁了摁电键,屏幕逐一显示人体组织详图。

威尔扫视大家一眼:“我们要看清楚,弄懂,牢记这头颅的构造,如大脑,小脑,四个脑室,脑桥,延髓,大脑皮层,神经元,神经网络等等。”

韦龙飞坐在五排三号课桌旁的椅子上,认真听课做记录。

威尔:“人头是人的一个重要部件,虽然2001年美国医学专家怀特教授曾做过‘人头嫁接’试验,也获得了初步成功,但是,到目前为止,世界上还没有一个专家,学者能够把人头嫁接,使人复活生存下来。我希望我的学生胜于我,能够攻克这道难关。”

威尔的话在回荡。

 

     4解剖室     内景  (闪回)

宽敞明亮长方型房室,陈设着人体器官模型、人体器官挂图、药液浸泡人体器官实物和解剖用具;室的正中央摆设一张长方形解剖桌,桌面仰卧着一具男性无头尸体,学生们围坐在桌旁的椅子上听课。

威尔脸带笑容:“同学们,现在摆放在桌面上的是一具没有头男性躯体,生前,他是一个新陈代谢极旺盛,生命力极强的少年。如果医术高明的话,就可以用移植嫁接的方法,例如那颗头颅……。”

威尔走到墙边,打开特制的冰柜门,提出一只装有女孩头颅的瓷盆,举起来让大家观看:“这是一颗生命力极强的女孩头颅。如果我们医术高明的话,把她的头颅嫁接到他的躯体上,使他俩能够复苏,能够复活。我们的责任,就应该如此。”

威尔有点伤感,移动一下眼框,叹息:“哎——!可惜,我研究了多年,还攻克不下这道难关。我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我想,总有一天会实现这个理想。”

 

5,海滨医学院大礼堂  下午   内景  (现实)

礼堂里静悄悄,人们聚精会神听演讲。

韦龙飞:“2001年,人类历史上首次换头手,是怀特和另一个手术小组术将在乌克兰进行,获得了初步成功。人头能够移植嫁接的前提是:头颅和躯体的基因必须健康,伤口处的基因必须相同。基因是直线排列在46条(23对)染色体上,每个细胞的结构基因(即表达基因)是相同的,为3万~35万个……”

 

     6,图书室      内景  (闪回)

宽敞明亮幽静的两间大厅室,内间是藏书室,学生们在放满书籍的书架前挑选书书本,外间是阅览室,学生们坐在书桌旁的椅子上阅读书刊。

屋角僻静处,韦龙飞坐在书桌旁的椅子上,专心致志翻阅书本,做笔记。

 

     7,海滨医学院大礼堂  下午   内景  (现实)

礼堂静悄悄,人们聚精会神地听演讲。

韦龙飞:“人体的每一个良性细胞,可以分裂52次,平均24年……。”

重叠下列镜头:

海浪滔滔,汹涌澎湃。翻腾咆哮。

战场上,伤员有的断手,有的断脚,有的伤头,有的伤身……有头颅完好的尸体,有躯体完好的尸体……。

医院医治伤员,截肢与植肢,开刀与缝针……。

烧伤病人的植皮与移植皮肤。

精子与卵子结合形成婴儿。

韦龙飞:“这些例子说明,只要细胞还活着,就可以分裂,就可以形成新陈代谢,就可以再生,就可以移植,组成一个新个体……。”

 

     8,阅览室  晚上   内景  (闪回)

室内空荡荡的,只有韦龙飞专心致志翻阅书本,做笔记。

保管员(中年妇女)走过来:“同学,该走了,下班,关门啊,对不起!明天再来吧。”

韦龙飞抬头揉揉眼睛:“啊,太太,麻烦,等一会吧!”

保管员苦笑:“哈,龙飞,又是你啊,请你看看表,你不要天天都拖着我不能下班。”

韦龙飞抬腕看表(表的指针是22点半),恳切地:“对不起!太太,请妳再方便我一次,让我借回去看,好吗?明早我一定归还。”

保管员严肃:“按规定,这些书,学生都不能借出外的。”

韦龙飞:“这个我知道。太太,我恳切要求妳,行行好,方便这次我。我明天一早,一开门,我就送还。”

保管员和蔼地:“小伙子啊,如果主任知道了,我就倒霉了。”

韦龙飞叹息:“唉!真没有办法。太太,请妳待一会儿,待我弄懂:人头为什么不能移植?为什么不能嫁接在躯体上?”

保管员惊诧,接着是捧腹大笑:“哈哈!您真是个傻瓜,痴心妄想的傻瓜。人头砍断下来,人就是死了,怎么能够移植呢?怎么能够嫁接呢?奇怪,荒唐,怪诞!”

韦龙飞:“太太,既然皮肤能够再生,能够移植,人头为什么不能呢?2001年,美国医学专家怀特教授已经‘人头嫁接’获得初步成功。

保管员:“好,小伙子,我再等您一会儿吧。”

韦龙飞感激:“谢谢太太!”立即伏案看书做笔记。

 

     9海滨医学院大礼堂  下午   内景  (现实)

礼堂静悄悄,人们聚精会神地听演讲。

韦龙飞:“利用纳米技术和超级极冷的方法,有可能保持细胞的成活。成活率要达到98%以上才能移植嫁接。如何保持细胞的成活呢?是个难题,下面,我就谈谈这个问题……。“他边说边画出用极冷方法保存细胞的成活和用纳米技术把人头嫁接到躯体上的示意图。

 

     10海滨医学院  晚上   外景   (闪回)

教学楼、宿舍楼的灯光陆续熄灭。

校园里静悄悄。

 

     11,阅览室   晚上   内景  (闪回)

韦龙飞读书做笔记入了迷。

保管员走来催促他:“喂!龙飞,快走吧!都深夜十二点钟了。

韦龙飞抬头揉揉眼睛,笑吟吟:“太太,辛苦了。怎么办呢?我还没有看完。太太,恳切要求妳,让我借回去吧!”

保管员挠挠头发,难为情地:“唉!也罢,我可怜您这个勤奋的学生,就借给您这次,下次不能再借啊!”

韦龙飞脸上绽开了笑容:“谢谢!啊,啊,下不为例”敏捷收拾起书本和笔记本就向外走。

保管员:“嗯,嗯,还没有办手续呢?”

韦龙飞急忙从衣袋掏出学生证,填写借书卡交给她,笑吟吟:“谢谢!谢谢太太!”

 

     12,学生卧室  深夜   内景  (闪回)

暗淡的廊灯光从窗户射进来,依稀看见学生们都熟睡床上。

韦龙飞蹑手蹑脚走进来,走到放有晚餐的桌子旁,拿起碗筷压着的纸条看望:“韦龙飞同学,晚餐后,请您快速送餐具到伙房给工友。韦龙飞,您经常废寝忘餐,要注意身体啊!——同学  辛基 字”

韦龙飞狼吞虎咽地吃完晚餐,就继续看书做笔记,

 

     13,海滨医学院大礼堂  下午   内景  (现实)

礼堂静悄悄,人们聚精会神地听演讲。

韦龙飞兴奋地:“细胞的更换周期是120200天。人头移植嫁接后,过了这个周期,基因仍然健康,细胞分裂仍然良好,新陈代谢仍然旺盛,人头移植嫁接也就会成功。”

听众笑逐颜开,惊诧盯视韦龙飞。

韦龙飞满怀信心:“现在科技非常发达,可以利用超级极冷技术,可以利用纳米技术,还可以综合利用激光、辐射、电子等科技,把活着细胞的人头和躯体都贮存起来并进行嫁接,成为一个活人。我相信:人头嫁接的新人,能够同正常人一样生活,在将来不久,就能成为现实。”

韦龙飞在惊天动地的掌声中演讲结束。

教授们交头接耳议论:“论题多新颖,论据也不错。”“论证可以成立。”“论据充分完满。”“理论条件充足,实践怎么样呢?”“实践是个难题。”“我看,行,行得通。”

镜头闪过教授们的评议。

大尉(姓:福特。大块头,中年胖汉子)教导主任兴奋总结:“根据刚才大家的评议,我个人提出以下三点:一,立论新颖,论点正确,论据可以,结论正确,实践有可能成功。二,韦同学有胆量,有科学家的预测,预见性,只要继续钻研,就有可能成功。三,论据欠缺充足,要想达到论点要求,必须经过实践验证。”

一阵掌声后,主持者:“现在请评委亮分。”

评委亮分是:9899510097599985100

主持者:“最后得分是:9892分。”

闪过听证会继续进行的镜头:演讲,评论,亮分,结束。

主持者:“以上评定,最佳前十名是:第一,韦龙飞。……”

师生们激动鼓掌,掌声响彻云霄。

主持者:“第二名,辛基。……”

又是一阵排山倒海的掌声。主持者继续宣布。

大尉走下主席台,来到韦龙飞跟前:“韦龙飞同学,散会后,请到我家一下。”

韦龙飞惊奇,礼貌地:“谢谢大尉主任!哦,我……我……。”

大尉火辣辣的目光,盯着他:“不要多说,一定要到我家,在我家吃晚饭。”说完就走了。

 

     14,大礼堂走廊  下午   内景

师生们继续走出礼堂,行走在走廊上。

韦龙飞匆匆忙忙行走:“学习那么紧张,难得散散心。哎!满以为约她出来玩玩,谁知半路杀出个程咬金?真讨厌!”

 

     15,教室      内景   (闪回)

教室里只有他俩。

韦龙飞坐在课桌旁的椅子上,专心致志翻书做笔记。

辛基(姓:尼迪。举止文雅的男青年)站起来,走到他跟前,轻声地:“韦龙飞,我俩出去遛达遛达吧!真累死人。”

韦龙飞抬头笑笑:“您先走吧!我要弄清楚隧道扫描对大脑细胞核能够扫描的原理,为什么?”

“噢。”辛基悻悻而去。

 

     16,海滨医学院  傍晚   外景  (闪回)

娥眉月亮高挂灰色的天空,几幢大楼耸立在墨绿色的树丛中,从大楼窗户和树丛中闪烁出星星点点的灯光。

打扮特别俏丽的黄蕾(英姿飒爽的女青年,黄慧强之女),挺神气地行走在笔直柏油路上。

黄蕾听见从那边高楼大厅里传出来维也纳华尔兹流畅的舞曲,欣喜看望,忍俊不禁:“哈哈!他可能就在那里。”就飞跑而去。

 

     17,舞厅  傍晚   内景  (闪回)

彩灯闪烁,太空灯起劲地滚动,发射出耀眼的五颜六色;舞伴们随着维也纳华尔兹舞曲旋律,尽情地跳舞。

一个小伙子看见黄蕾站立大门前东瞧西望,就跑过去邀请她跳舞:“小姐,好啊!”

黄蕾欣喜:“您好,谢谢!”拉着他的手投入舞池中。

他俩随着舞曲旋转,舞姿婆娑,步调周旋翩翩。

他侧过面,看着她有两个酒杯的苹果形脸:“小姐,妳是哪个系的?嗯,我怎么没有看见过妳呢?”

“哼。”黄蕾淡淡哼了一声,咕哝。心声:“我是来找韦龙飞的,怎么会遇到他呢?”

突然,太空灯的滚动加快,耀眼彩色射线加快,喇叭播出了斗牛舞的雄壮乐曲,舞伴们起劲地扭动腰肢,舞姿威猛,气势轩昂,炫耀夸张。

黄蕾恳切地:“请问先生,外科系的韦龙飞同学在哪里?”

他惊讶地紧盯着她:“呀!舞厅里根本没有他的踪影。”紧紧搂住她,“韦龙飞啊,根本不懂得生活的乐趣,整天钻在枯燥无味的书堆里。”

黄蕾烦闷:“先生,他究竟在哪里呢?”

他疑惑地:“妳找他,妳是他的……?”

黄蕾翻白眼:“啊?哦,我,我是他的表妹啊。”

他发蒙瞅着她:“呀,他在宿舍里。……小姐,妳叫什么名字?”

黄蕾怄气:“不知道。”轻开他的手,转身就向门外走,“对不起!再见!”

他亲热地:“古珠道,喂——!”依恋追赶她到舞厅外,“喂!古珠道小姐——,有时间到来玩耍!我是卫生系的菲凯……。”他扭头一想,恍然大悟,摊手哈哈大笑。

 

     18,校园小道  夜晚   外景  (闪回)

瓷砖小道,柔软路灯光,黄蕾轻快奔跑向男生宿舍前进;沉睡在黑暗中的男生宿舍大楼,除了二楼一只窗户透出灯光外,其他窗户都是黑洞洞的。

黄蕾望着亮窗咧嘴欢笑:“哈哈!韦龙飞一定在上面。”

 

     19,韦龙飞寝室  夜晚   内景  (闪回)

走廊窗前,黄蕾踮起脚跟向室内看:韦龙飞伏在写字台上翻书做笔记:“他,果然在这里。”就轻轻敲打窗扇,“喂!韦龙飞先生。”

韦龙飞毫无反应,继续学习。

黄蕾连连敲打窗扁:“喂!先生,……喂!先生!”

韦龙飞毫无反应。

黄蕾着急,走到门前,举起拳头,猛烈拍打门扁:“梆梆!梆梆!……”

韦龙飞机械地:“谁啊?”

黄蕾爽快地:“是我啊,韦龙飞,快开门。”

韦龙飞惊讶:“呀!黄蕾小姐,是妳?请进!”走去打开房门,“请进!有什么事?”

黄蕾亲切地:“没有什么事,来看看您,来玩玩。”走进房间,看见写字台上有书、簿、笔和一大碗白米饭,一小碟菜肴,“欢迎吗?”

韦龙飞方形脸上浮起红云:“欢迎!欢迎!”斟杯茶递给她。“请坐!请坐!”

黄蕾大大咧咧,坐在桌旁的椅子上,接过茶,微笑盯视他,惊喜的心声:“呀!真是一表人才,挺帅,怪不得爸爸喜欢他。”

站在她面前的是一个英俊小伙子:他是手长、脚长、腰短的高个了,方形的脸上大嘴巴、厚嘴唇、高鼻子、大眼睛、大厚的耳朵,显得均称得当,显得多么和蔼可亲、斯文和庄重。

韦龙飞脸红耳赤,羞羞答答地:“小姐,有什么事?请妳直说吧!”

黄蕾嫣然一笑:“您怎么不吃饭呢?这饭都凉透了。您先吃饭,我俩才慢慢聊。”

韦龙飞恍然哈笑,坐下椅子:“啊,忘记吃了。”端起碗筷,狼吞虎咽吃起来,“嗯,小姐,三更半夜,妳来这里干什么?”

黄蕾:“啊!白天没有时间,以后都是这个时候来监督您吃饭啊,不好吗?”

韦龙飞低头扒饭:“嗯,妳以后来玩耍,应该来早些,免得别人讲闲话。”

黄蕾亲昵地:“讲什么闲话,我俩又不做什么夸心事。”

韦龙飞抬起头:“啊?这也是。”

黄蕾向房门走去:“听说,您快要实习了,今晚,我送些银钱给您。”关上房门,打开裙带,从内掏出两张五百元纸币递给他,“呐,给您,不够的话,过几天我再送来。”

韦龙飞害羞低头思索。

黄蕾大大咧咧:“龙飞,爸爸的信,您收到了吗?”

韦龙飞脱口而出:“收了。”

黄蕾:“您的意思呢?”

韦龙飞吞吞吐吐:“哦?我?……。”

黄蕾挪了挪椅子靠近他,亲切地:“您可以直说嘛!没关系,我不会责怪您。我有提出的自由和权利,您有答应与否的自由和权利。嗯,我恳切要求您开口说话。我想,也许您不了解我,不喜欢我,不爱我,您爱凤莲表妹。……哎——!”她长长叹息,望着呆滞的他。

韦龙飞笑吟吟不言。

黄蕾慷慨激昂:“我真心爱您,我才有勇气来找您,才想把一切交附给您。可是,您……。”

韦龙飞茅塞难解,长长叹息:“唉——!”

黄蕾摇动他的胳膊,真情地:“您开开口啊!为了您的前程和我俩的幸福,您应该答应嘛!”

韦龙飞挠头翻白眼叹息:“唉——!”

黄蕾:“龙飞,我求求您,开口啊!”

韦龙飞艰难苦涩:“唉!小姐,难道妳不知道吗?”

黄蕾气恼:“我知道什么?难道您有了太太?您太太在哪里?”

韦龙飞:“我还没有太太,不过……。”

他低头不言,心声:“哎!难啊!毕业后,和莲妹回家呢?还是和她成家,借助她父亲的财力搞科研?哎——!”

她望着他沉默,心声:“我一定要想办法得到他,坚决不让表妹夺走!”

万籁俱寂,手表发码“轧轧”声,使人感到烦躁窒息。

黄蕾涨红了脸,表现出变化的情感。

韦龙飞闪动着痛苦的眼睛,颤抖站起来。

黄蕾睁大眼睛望着他,泪水扑簌簌顺着脸颊流淌下来,两只苦楚眼睛渐渐充满屏幕。

黄蕾禁不住难过的情感“呜呜”涕哭。

韦龙飞掏出手绢,给她抹泪水:“黄……黄……黄……蕾。”

黄蕾扒着他的胳膊涕泣:“您,您,您好狠心呀!我真心诚意对着您,您,您,您却……。”

韦龙飞看着她满是泪水的脸,心烦意乱:“黄蕾小姐,请妳原谅我!我正在努力深造,实习后要准备毕业考试,又要准备论文……。我们不能荒废学业,不能废了奋斗目标。请妳原谅我,我俩现在绝对不能谈结婚之事啊!”

黄蕾十分伤心:“您,您 ,您骗我,您不爱我,您爱凤莲表妹,您不肯把心交给我,呜呜!”双手捂脸恸哭。

韦龙飞负疚深重:“黄蕾,我不会骗妳。”把她揽在怀里,“我说的都是实话,现在确实不能谈结婚之事。”

黄蕾亲昵盯视他:“您爱我吗?”

韦龙飞紧紧拥抱她,把脸凑近她的脸:“黄蕾,这,我不是爱妳吗?”

黄蕾脉脉含情,用手擂他:“您,您,您……。”

韦龙飞亲吻:“谢谢妳的真心实意!”

黄蕾欣喜逾常:“哈哈!您终于爱我了。”

他俩亲热地拥抱、接吻、甜蜜欢笑。

画面出现了壮阔神奇的大地,旖旎风光,欢欣的音乐旋律,使人心旷神怡。

黄蕾深情瞅着他,把纸币和一张滨州戏院入门票递给他:“呐,给您……,请记住,明晚七时半到滨州戏院看我表演新节目——《飞马剑斩射来箭》,不要迟到啊!”

韦龙飞高兴接过:“好,谢谢!预祝妳演出成功!”翻看戏票,“前座523号。”

 

     20,街道  深夜   外景  (闪回)

星星点点路灯闪烁,朦胧可见路树和高楼大厦,车辆行人稀少。

黄蕾骑着殷红色的磁垫摩托车在奔跑。

黄蕾震惊,听见画外扬凤莲的呼救声:“救命呀!救命呀!”就加大速度,勇猛前进。

 

     21,立交桥底  深夜   外景  (闪回)

黯淡的光线下,依稀可见,桥墩角落处,海瓦(五短身材的男青年,恐怖分子)举匕首威胁压在地面的扬凤莲:“妳再喊,我就宰了妳!”

黄蕾停车看望:“奇怪!刚才听见表妹在呼喊,又看见有人在扭斗,现在为什么不见了呢?”就跳下车,向黑暗处跑去。

“嗖!嗖!”从黑暗处镖来两把匕首。

黄蕾侧身闪避,匕首擦身而过。

黄蕾顺着匕首飞来的方向蹿跳过去,隐约可见,扬凤莲被海瓦压住,努力挣扎。

黄蕾纵身跳跃到海瓦背后,飞起一脚,把他踢出十多米远。她扑上去,挥动拳头猛打。海瓦张手招架,却被抓着,动弹不得。

扬凤莲(五官端正女青年)腾地跳起,握拳狠打海瓦。

另一个歹徒看势不妙,慌忙转身就逃。

海瓦惊惧跪下叩头:“小姐,饶命!小姐饶命呀!”

黄蕾蹬眼吆喝:“谁叫你欺负女士?”

海瓦胆战心惊:“哦,我,我不……。”

她俩声色俱厉:“快说,是你自己想干的吗?我打死你!”

海瓦:“啊,我说,我说,是我们的洋队长叫我们给他找个美女子做妾太太。谁找得,就奖励谁五百元海币。我和海封兄弟看见这位小姐漂亮,就……。”

黄蕾:“你们是什么队?队长是谁?”

海瓦:“鲸洋岛特工大队,队长是洋钱。”

她俩大为震惊:“呀!恐怖分子。”

黄蕾慌忙打手机报警:“喂!1011防暴队吗?”

一只白色小飞碟猛然飞到降落。

海瓦纵身腾起,蹿跳进小飞碟里。

小飞碟腾然飞起。

她俩急起直追。

武警队乘坐绿色飞船赶到,眼巴巴望着远去的白色小飞碟。

黄蕾打量着扬凤莲:“表妹,三更半夜的,妳来这里干什么?”

扬凤莲:“昨天,舅父叫我到银行取些钱送给韦龙飞。今天下课太晚,没有办法,只好晚些送去。谁知经过这里遇到坏人?嗯,表姐,妳呢?到哪里啊?”

黄蕾咧嘴笑:“我刚从韦龙飞那里回来,也是送钱去的。”

扬凤莲愕然:“啊?妳送钱给他回来?”

黄蕾得意洋洋:“是啊。我和他还分什么彼此呢?我的是他的,他的也是我的嘛。哈哈!”

扬凤莲吃惊,妒忌,瞪大双眼,渐渐占据整个画面。

 

     22,韦龙飞寝室  下午   内景  (现实)

韦龙飞握手机打电话:“喂!亲爱的黄蕾吗?”

手机屏幕显现黄蕾咧嘴笑的头像:“是的,亲爱的龙飞,有什么事呢?”

韦龙飞:“大尉主任叫我到他家,可能今晚他请我吃晚饭。”

黄蕾惊奇:“什么?他叫您到家干什么?”

韦龙飞:“我怎么知道?他安的什么心。今晚七点半,最迟八点钟,到去接我,好吗?我俩可以痛痛快快玩耍一下。”

黄蕾哈哈大笑:“好,好,我已经请假了,今晚,我一定按时到大尉家接您。”

 

     23,滨州戏院  晚上   内景  (闪回)

画外音:“第二天晚上。”

先进设施的大型戏院。

彩灯闪烁着五颜十色的光线,照耀着众多的观众。

硕大的椭圆形舞台上,演员们伴随惊奇婉转的音乐在表演节目,获得观众阵阵掌声。

黄蕾从舞台左侧窥视:523号座位空着。

台上节目惊险滑稽:观众提心吊胆,又捧腹大笑,鼓掌。

化了妆的黄蕾,抬腕看表:“已经八点半了,他还没有来。”

报幕小姐微笑:“现在由青年演员黄蕾小姐为大家表演新节目——奔马剑斩飞来箭,配合演员是;罗德先生……。”她清脆的报幕声,被台下暴发出排山倒海的掌声所淹没。

黄蕾打扮成牧童少女,穿着淡红色短褂和绯红色长裙,骑着高大白马,挥舞双剑,奔跑出来,驰骋旋转舞台上,好似烘烘火球在滚动。

黄蕾做着骑马术和舞剑术表演,突然从左侧“嗖嗖”射来两支箭,就侧身一剑砍一支,把箭劈成两段。

黄蕾挥剑骑白马,欣喜奔跑在舞台上。

罗德(姓:诺斯。高大身材男青年)张弓拉弦等着她骑马到来,就“嗖!嗖!嗖!嗖!”连射四箭。

黄蕾挥剑猛烈砍斩,飞箭纷纷断截落地。

台下观众惊奇注视,激动鼓掌,哈哈欢笑。

罗德做了个怪动作,对准她连连发射飞箭。

台下观众惊讶,欢呼鼓掌。

黄蕾骑马奔跑,猛烈挥舞双剑砍斩;飞箭纷纷断截落地。

幕后,蚂蟥(矮瘦女青年演员)瞪大双眼,向黄蕾投去妒忌的眼光。

台下观众激情鼓掌,兴奋欢呼,一阵高于一阵。

黄蕾骑马,在热烈的掌声挥手致敬,跑进幕后。

黄蕾没精打采走出戏院。

 

     24,街道  深夜   外景  (闪回)

温柔的路灯光下,黄蕾骑磁垫摩托车奔跑。

黄蕾骑摩托车驶进海滨医学院大门,直奔男生宿舍大楼。

黄蕾气呼呼跑上楼梯,来到亮窗前,踮起脚跟向房里看:韦龙飞专心致志读书做笔记,晚餐还撂在桌面上。

 

     25,韦龙飞寝室  深夜   内景  (闪回)

黄蕾狠狠拍打房门,:“梆梆梆!”直响。

韦龙飞烦恼地:“谁啊?莫妨碍我学习。”走来开门,茫然惊奇,“呀!是妳?”

黄蕾忿懑:“亲爱的,您怎么忘记了呢?”

韦龙飞愕然望着她:“啊?什么事?我忘了。”斟杯茶递给她,“请坐下,慢慢说,什么事?我忘了。”

黄蕾恼怒:“您真的忘记了?”走到写字台旁,翻动桌面书本,找出一张戏票,“呐,这是什么?”张扬给他看。

韦龙飞恍然大悟:“忘记去观看妳表演新节目,真对不起!”脸上涌出笑容,搀扶她坐在椅子上“亲爱的,妳看!我正忙碌,请妳原谅我,不要生气,好吗?”

黄蕾:“好吧!我原谅您这次,下不为例。您要记住:第一,要按时吃饭,快吃晚饭;第二,,明晚一定要去……。”说着掏出戏票递增给他,“523号。”

韦龙飞铿锵坚决:“是,我一定照办!”站直敬礼,双手接接票,逗得她哈哈大笑。

 

     26,滨州戏院  晚上   内景  (闪回)

画外音:“第二天晚上。”

马戏团表演节目,观众热烈鼓掌。

黄蕾几次窥视:523号座位都是空的。

黄蕾表演节目,获得阵阵掌声。

 

     27,韦龙飞寝室  深夜   内景  (闪回)

韦龙飞伏案写论文,桌面撂着晚饭。

突然,房门“嗄吱”被推开,一只纤细而壮实的女人脚踏进门来。

镜头拉开,黄蕾怒气冲冲跑到韦龙飞跟前,伸出右手紧紧捏挟他的耳朵。

韦龙飞先是一怔,旋即抓住她的手求饶:“哎哎!哎唷!痛死我了。请放手啊!”

黄蕾愤恨捏扭他的耳朵:“我扭死您这不记事的耳朵!”

韦龙飞痛苦难忍:“哎唷!哎唷!痛死我了。饶命呀!我下次,我下次记住了。”

黄蕾心疼怜悯:“下次,下次不去我就打歪您这张嘴。快快吃饭。”松开手。

韦龙飞:“是,是。

黄蕾笑哈哈。

 

     28,大尉住宅  下午   内景  (现实)

滨州医学院内,红花绿树丛中的一座别墅。

宽敞明亮雅致的客厅。大尉坐在沙发上,对着坐在身边沙发上的珍娜(女儿):“那个中国留学生真是厉害,今天的毕业论文更是使人吃惊,妳说,他提出什么?他居然论述‘人头能够嫁接’,获得第一名。”

珍娜(腰肢苗条的女青年)兴趣地:“就是那个韦龙飞?”

大尉眉开目笑:“正是他。他是多么了不起的预见呀!如果能够实现,是多么了不起的事业,他又是多么了不起的人物呀!”

珍娜惊愕:“啊?真的?”

大尉:“是真的。爸爸不会骗妳。”

珍娜淡然置之:“真的,假的,也与我无关。”

大尉看见她站起来想走,苦笑:“珍娜,爸爸有事与妳商量。”

珍娜:“爸爸,有什么事?您就说吧!”坐下沙发,逗玩她的小花猫。

大尉亲切:“俗话说,肥水不流他人地。这么好的小伙子,被别人抢走,多可惜啊!我想……。”瞟了一眼她,“我想招他为女婿,不知妳意下如何?”

珍娜笑眯眯玩耍小花猫:“哦?我?”

大尉:“是啊,将来,他成为妳的丈夫。妳的意下如何啊?”

珍娜害羞得脸红耳赤,低头不言。

大尉摁了摁桌面上的电键,就响起了清脆悦耳的乐曲。

昵俪(姓:博罗。健壮中年妇女,大尉妻子)急忙跑进来:“大尉,有什么事?”

大尉指指沙发:“夫人,请妳坐下,我俩商量一下珍娜的婚事。”

昵俪坐下珍娜身边的沙发:“嗯,你俩相中谁了呢?”

大尉乐呵呵:“中国小伙子——韦龙飞。”

昵俪欢笑:“呀!韦龙飞?不错啊。他来过我家两次。我看嘛,他是个聪明才智过人的英俊小伙子。女人能攀上他,一辈子幸福。”

大尉:“我正在征求珍娜的意见。”

昵俪凑近珍娜:“我的闺女,妳就答应了吧。”

珍娜害羞低头,脸上浮满了红云,嫣笑点头:“唔。”

韦龙飞踏进门来,得到他仨热情接待。

韦龙飞笑吟吟向大尉鞠躬行礼:“大尉主任,您好!”

大尉高兴:“好,好,小伙子好!不用客气,请坐!”

韦龙飞向昵俪鞠躬行礼:“大尉夫人,妳好!”

昵俪满面春风,盯视韦龙飞:“嘻嘻!您好!请坐!请坐吧!”

韦龙飞坐下昵俪侧面的沙发,向珍娜微笑点点头。

机器人小姐端来饮料,放在茶几上:“客人,主人,请!”走了。

大尉向韦龙飞投去关切的目光:“不要客气,请喝吧!”斟杯饮料递给他。

韦龙飞站起来,欠欠身,接过饮料:“谢谢!”

大尉:“近来,生活可好?

韦龙飞:“很好。大尉主任,有什么事?请您指教。”

大尉欣喜:“平日,您学习很紧张,我也很忙,难得有空在一起聚聚聊聊。今晚,我有空,您也可以放下学习,我们可以痛痛快快畅谈。我设了晚餐,请您和我家人吃餐便饭,好吗?不要客气。哈哈!”

 

     29,热闹的街道  傍晚   外景

黄蕾骑着殷红色的磁垫摩托车在热闹的街道上奔跑。

黄蕾骑摩托车进滨州医学院大门,跑进教授别墅区,在大尉别墅门前停下。

从别墅内传出喧哗声,黄蕾惊愕。

 

     30,大尉住宅的餐厅  傍晚   内景

他们围坐圆桌旁就餐。

大尉用餐巾纸抹了抹嘴巴:“韦龙飞,您觉得珍娜怎么样?”

韦龙飞瞟了一眼珍娜:“她嘛,比我强啊!”

大尉开心大笑:“哈哈!珍娜怎么比得上您呢?您不要太谦虚了。”

韦龙飞漫不经心:“大尉主任,您不要开玩笑了。听说,珍娜在系里,成绩名列前茅,到明年,她的毕业论文会比我好得多啰。”

大尉乐呵呵:“来,来,来,喝酒,再喝一杯。”斟一杯大将军酒给他,“来,龙飞,再干了这一杯。”

韦龙飞酒足脸红:“谢谢!我已经不能再喝了,醉了。”

大尉:“啊,龙飞真会说话。来,我们一起干了这杯酒。”

四人举起酒杯,轻轻相碰,发出清脆的响声和快乐的笑声。

昵俪捧场:“飞儿啊,您聪明英俊;珍娜呢?窈窕伶俐。飞儿,您看!珍娜苹果形脸,小眼睛,五官端正,身材苗条。嘻嘻!你俩……。”

珍娜害羞得两颊绯红:“妈——……。”

大尉又斟酒给他:“龙飞,来!我俩再干这一杯。这是法国产的肯尼诗xo白兰地酒,滋味不错啊!”

韦龙飞恭顺:“谢谢!福特主任,我不能再喝了。”

     31,餐厅外走廊  傍晚

黄蕾紧张地扒窗窥视,心慌意乱。

黄蕾怏怏不乐,徘徊走廊上。

黄蕾难堪的画外音:“怎么办呢?他们要抢夺我的韦龙飞了。不能,不能,我决不能让别人抢走我的心上人!”

     尾声

韦龙飞和扬凤莲凌驾着小飞碟,遨游浩瀚的太空。

从神秘莫测的彩霞中蹦跳出逗人喜爱的片名:……

幽婉高亢男声的《科技力无尽》之歌婉转而起:

        朋友们,嗯——!

        未来的文明,

        思维拷贝保存您:

 科技力无尽,

保存您脑信息。

谁说头颅不可移植?

五百年的您,

经历的见证。

人头移植保精英,

人类的伟人,

永葆其青春。

人的败类早该诛,

尸骨火化尽,

岂容其再生?

歌声中出现相应的镜头。

                   

                 2009710.二稿   2010829  三稿

n'; mso-hansi-font-family: 'Times New Roman'">韦龙飞抬头揉揉眼睛:“啊,太太,麻烦,等一会吧!”

保管员苦笑:“哈,龙飞,又是你啊,请你看看表,你不要天天都拖着我不能下班。”

韦龙飞抬腕看表(表的指针是22点半),恳切地:“对不起!太太,请妳再方便我一次,让我借回去看,好吗?明早我一定归还。”

保管员严肃:“按规定,这些书,学生都不能借出外的。”

韦龙飞:“这个我知道。太太,我恳切要求妳,行行好,方便这次我。我明天一早,一开门,我就送还。”

保管员和蔼地:“小伙子啊,如果主任知道了,我就倒霉了。”

韦龙飞叹息:“唉!真没有办法。太太,请妳待一会儿,待我弄懂:人头为什么不能移植?为什么不能嫁接在躯体上?”

保管员惊诧,接着是捧腹大笑:“哈哈!您真是个傻瓜,痴心妄想的傻瓜。人头砍断下来,人就是死了,怎么能够移植呢?怎么能够嫁接呢?奇怪,荒唐,怪诞!”

韦龙飞:“太太,既然皮肤能够再生,能够移植,人头为什么不能呢?2001年,美国医学专家怀特教授已经‘人头嫁接’获得初步成功。

保管员:“好,小伙子,我再等您一会儿吧。”

韦龙飞感激:“谢谢太太!”立即伏案看书做笔记。

 

     9海滨医学院大礼堂  下午   内景  (现实)

礼堂静悄悄,人们聚精会神地听演讲。

韦龙飞:“利用纳米技术和超级极冷的方法,有可能保持细胞的成活。成活率要达到98%以上才能移植嫁接。如何保持细胞的成活呢?是个难题,下面,我就谈谈这个问题……。“他边说边画出用极冷方法保存细胞的成活和用纳米技术把人头嫁接到躯体上的示意图。

 

     10海滨医学院  晚上   外景   (闪回)

教学楼、宿舍楼的灯光陆续熄灭。

校园里静悄悄。

 

     11,阅览室   晚上   内景  (闪回)

韦龙飞读书做笔记入了迷。

保管员走来催促他:“喂!龙飞,快走吧!都深夜十二点钟了。

韦龙飞抬头揉揉眼睛,笑吟吟:“太太,辛苦了。怎么办呢?我还没有看完。太太,恳切要求妳,让我借回去吧!”

保管员挠挠头发,难为情地:“唉!也罢,我可怜您这个勤奋的学生,就借给您这次,下次不能再借啊!”

韦龙飞脸上绽开了笑容:“谢谢!啊,啊,下不为例”敏捷收拾起书本和笔记本就向外走。

保管员:“嗯,嗯,还没有办手续呢?”

韦龙飞急忙从衣袋掏出学生证,填写借书卡交给她,笑吟吟:“谢谢!谢谢太太!”

 

     12,学生卧室  深夜   内景  (闪回)

暗淡的廊灯光从窗户射进来,依稀看见学生们都熟睡床上。

韦龙飞蹑手蹑脚走进来,走到放有晚餐的桌子旁,拿起碗筷压着的纸条看望:“韦龙飞同学,晚餐后,请您快速送餐具到伙房给工友。韦龙飞,您经常废寝忘餐,要注意身体啊!——同学  辛基 字”

韦龙飞狼吞虎咽地吃完晚餐,就继续看书做笔记,

 

     13,海滨医学院大礼堂  下午   内景  (现实)

礼堂静悄悄,人们聚精会神地听演讲。

韦龙飞兴奋地:“细胞的更换周期是120200天。人头移植嫁接后,过了这个周期,基因仍然健康,细胞分裂仍然良好,新陈代谢仍然旺盛,人头移植嫁接也就会成功。”

听众笑逐颜开,惊诧盯视韦龙飞。

韦龙飞满怀信心:“现在科技非常发达,可以利用超级极冷技术,可以利用纳米技术,还可以综合利用激光、辐射、电子等科技,把活着细胞的人头和躯体都贮存起来并进行嫁接,成为一个活人。我相信:人头嫁接的新人,能够同正常人一样生活,在将来不久,就能成为现实。”

韦龙飞在惊天动地的掌声中演讲结束。

教授们交头接耳议论:“论题多新颖,论据也不错。”“论证可以成立。”“论据充分完满。”“理论条件充足,实践怎么样呢?”“实践是个难题。”“我看,行,行得通。”

镜头闪过教授们的评议。

大尉(姓:福特。大块头,中年胖汉子)教导主任兴奋总结:“根据刚才大家的评议,我个人提出以下三点:一,立论新颖,论点正确,论据可以,结论正确,实践有可能成功。二,韦同学有胆量,有科学家的预测,预见性,只要继续钻研,就有可能成功。三,论据欠缺充足,要想达到论点要求,必须经过实践验证。”

一阵掌声后,主持者:“现在请评委亮分。”

评委亮分是:9899510097599985100

主持者:“最后得分是:9892分。”

闪过听证会继续进行的镜头:演讲,评论,亮分,结束。

主持者:“以上评定,最佳前十名是:第一,韦龙飞。……”

师生们激动鼓掌,掌声响彻云霄。

主持者:“第二名,辛基。……”

又是一阵排山倒海的掌声。主持者继续宣布。

大尉走下主席台,来到韦龙飞跟前:“韦龙飞同学,散会后,请到我家一下。”

韦龙飞惊奇,礼貌地:“谢谢大尉主任!哦,我……我……。”

大尉火辣辣的目光,盯着他:“不要多说,一定要到我家,在我家吃晚饭。”说完就走了。

 

     14,大礼堂走廊  下午   内景

师生们继续走出礼堂,行走在走廊上。

韦龙飞匆匆忙忙行走:“学习那么紧张,难得散散心。哎!满以为约她出来玩玩,谁知半路杀出个程咬金?真讨厌!”

 

     15,教室      内景   (闪回)

教室里只有他俩。

韦龙飞坐在课桌旁的椅子上,专心致志翻书做笔记。

辛基(姓:尼迪。举止文雅的男青年)站起来,走到他跟前,轻声地:“韦龙飞,我俩出去遛达遛达吧!真累死人。”

韦龙飞抬头笑笑:“您先走吧!我要弄清楚隧道扫描对大脑细胞核能够扫描的原理,为什么?”

“噢。”辛基悻悻而去。

 

     16,海滨医学院  傍晚   外景  (闪回)

娥眉月亮高挂灰色的天空,几幢大楼耸立在墨绿色的树丛中,从大楼窗户和树丛中闪烁出星星点点的灯光。

打扮特别俏丽的黄蕾(英姿飒爽的女青年,黄慧强之女),挺神气地行走在笔直柏油路上。

黄蕾听见从那边高楼大厅里传出来维也纳华尔兹流畅的舞曲,欣喜看望,忍俊不禁:“哈哈!他可能就在那里。”就飞跑而去。

 

     17,舞厅  傍晚   内景  (闪回)

彩灯闪烁,太空灯起劲地滚动,发射出耀眼的五颜六色;舞伴们随着维也纳华尔兹舞曲旋律,尽情地跳舞。

一个小伙子看见黄蕾站立大门前东瞧西望,就跑过去邀请她跳舞:“小姐,好啊!”

黄蕾欣喜:“您好,谢谢!”拉着他的手投入舞池中。

他俩随着舞曲旋转,舞姿婆娑,步调周旋翩翩。

他侧过面,看着她有两个酒杯的苹果形脸:“小姐,妳是哪个系的?嗯,我怎么没有看见过妳呢?”

“哼。”黄蕾淡淡哼了一声,咕哝。心声:“我是来找韦龙飞的,怎么会遇到他呢?”

突然,太空灯的滚动加快,耀眼彩色射线加快,喇叭播出了斗牛舞的雄壮乐曲,舞伴们起劲地扭动腰肢,舞姿威猛,气势轩昂,炫耀夸张。

黄蕾恳切地:“请问先生,外科系的韦龙飞同学在哪里?”

他惊讶地紧盯着她:“呀!舞厅里根本没有他的踪影。”紧紧搂住她,“韦龙飞啊,根本不懂得生活的乐趣,整天钻在枯燥无味的书堆里。”

黄蕾烦闷:“先生,他究竟在哪里呢?”

他疑惑地:“妳找他,妳是他的……?”

黄蕾翻白眼:“啊?哦,我,我是他的表妹啊。”

他发蒙瞅着她:“呀,他在宿舍里。……小姐,妳叫什么名字?”

黄蕾怄气:“不知道。”轻开他的手,转身就向门外走,“对不起!再见!”

他亲热地:“古珠道,喂——!”依恋追赶她到舞厅外,“喂!古珠道小姐——,有时间到来玩耍!我是卫生系的菲凯……。”他扭头一想,恍然大悟,摊手哈哈大笑。

 

     18,校园小道  夜晚   外景  (闪回)

瓷砖小道,柔软路灯光,黄蕾轻快奔跑向男生宿舍前进;沉睡在黑暗中的男生宿舍大楼,除了二楼一只窗户透出灯光外,其他窗户都是黑洞洞的。

黄蕾望着亮窗咧嘴欢笑:“哈哈!韦龙飞一定在上面。”

 

     19,韦龙飞寝室  夜晚   内景  (闪回)

走廊窗前,黄蕾踮起脚跟向室内看:韦龙飞伏在写字台上翻书做笔记:“他,果然在这里。”就轻轻敲打窗扇,“喂!韦龙飞先生。”

韦龙飞毫无反应,继续学习。

黄蕾连连敲打窗扁:“喂!先生,……喂!先生!”

韦龙飞毫无反应。

黄蕾着急,走到门前,举起拳头,猛烈拍打门扁:“梆梆!梆梆!……”

韦龙飞机械地:“谁啊?”

黄蕾爽快地:“是我啊,韦龙飞,快开门。”

韦龙飞惊讶:“呀!黄蕾小姐,是妳?请进!”走去打开房门,“请进!有什么事?”

黄蕾亲切地:“没有什么事,来看看您,来玩玩。”走进房间,看见写字台上有书、簿、笔和一大碗白米饭,一小碟菜肴,“欢迎吗?”

韦龙飞方形脸上浮起红云:“欢迎!欢迎!”斟杯茶递给她。“请坐!请坐!”

黄蕾大大咧咧,坐在桌旁的椅子上,接过茶,微笑盯视他,惊喜的心声:“呀!真是一表人才,挺帅,怪不得爸爸喜欢他。”

站在她面前的是一个英俊小伙子:他是手长、脚长、腰短的高个了,方形的脸上大嘴巴、厚嘴唇、高鼻子、大眼睛、大厚的耳朵,显得均称得当,显得多么和蔼可亲、斯文和庄重。

韦龙飞脸红耳赤,羞羞答答地:“小姐,有什么事?请妳直说吧!”

黄蕾嫣然一笑:“您怎么不吃饭呢?这饭都凉透了。您先吃饭,我俩才慢慢聊。”

韦龙飞恍然哈笑,坐下椅子:“啊,忘记吃了。”端起碗筷,狼吞虎咽吃起来,“嗯,小姐,三更半夜,妳来这里干什么?”

黄蕾:“啊!白天没有时间,以后都是这个时候来监督您吃饭啊,不好吗?”

韦龙飞低头扒饭:“嗯,妳以后来玩耍,应该来早些,免得别人讲闲话。”

黄蕾亲昵地:“讲什么闲话,我俩又不做什么夸心事。”

韦龙飞抬起头:“啊?这也是。”

黄蕾向房门走去:“听说,您快要实习了,今晚,我送些银钱给您。”关上房门,打开裙带,从内掏出两张五百元纸币递给他,“呐,给您,不够的话,过几天我再送来。”

韦龙飞害羞低头思索。

黄蕾大大咧咧:“龙飞,爸爸的信,您收到了吗?”

韦龙飞脱口而出:“收了。”

黄蕾:“您的意思呢?”

韦龙飞吞吞吐吐:“哦?我?……。”

黄蕾挪了挪椅子靠近他,亲切地:“您可以直说嘛!没关系,我不会责怪您。我有提出的自由和权利,您有答应与否的自由和权利。嗯,我恳切要求您开口说话。我想,也许您不了解我,不喜欢我,不爱我,您爱凤莲表妹。……哎——!”她长长叹息,望着呆滞的他。

韦龙飞笑吟吟不言。

黄蕾慷慨激昂:“我真心爱您,我才有勇气来找您,才想把一切交附给您。可是,您……。”

韦龙飞茅塞难解,长长叹息:“唉——!”

黄蕾摇动他的胳膊,真情地:“您开开口啊!为了您的前程和我俩的幸福,您应该答应嘛!”

韦龙飞挠头翻白眼叹息:“唉——!”

黄蕾:“龙飞,我求求您,开口啊!”

韦龙飞艰难苦涩:“唉!小姐,难道妳不知道吗?”

黄蕾气恼:“我知道什么?难道您有了太太?您太太在哪里?”

韦龙飞:“我还没有太太,不过……。”

他低头不言,心声:“哎!难啊!毕业后,和莲妹回家呢?还是和她成家,借助她父亲的财力搞科研?哎——!”

她望着他沉默,心声:“我一定要想办法得到他,坚决不让表妹夺走!”

万籁俱寂,手表发码“轧轧”声,使人感到烦躁窒息。

黄蕾涨红了脸,表现出变化的情感。

韦龙飞闪动着痛苦的眼睛,颤抖站起来。

黄蕾睁大眼睛望着他,泪水扑簌簌顺着脸颊流淌下来,两只苦楚眼睛渐渐充满屏幕。

黄蕾禁不住难过的情感“呜呜”涕哭。

韦龙飞掏出手绢,给她抹泪水:“黄……黄……黄……蕾。”

黄蕾扒着他的胳膊涕泣:“您,您,您好狠心呀!我真心诚意对着您,您,您,您却……。”

韦龙飞看着她满是泪水的脸,心烦意乱:“黄蕾小姐,请妳原谅我!我正在努力深造,实习后要准备毕业考试,又要准备论文……。我们不能荒废学业,不能废了奋斗目标。请妳原谅我,我俩现在绝对不能谈结婚之事啊!”

黄蕾十分伤心:“您,您 ,您骗我,您不爱我,您爱凤莲表妹,您不肯把心交给我,呜呜!”双手捂脸恸哭。

韦龙飞负疚深重:“黄蕾,我不会骗妳。”把她揽在怀里,“我说的都是实话,现在确实不能谈结婚之事。”

黄蕾亲昵盯视他:“您爱我吗?”

韦龙飞紧紧拥抱她,把脸凑近她的脸:“黄蕾,这,我不是爱妳吗?”

黄蕾脉脉含情,用手擂他:“您,您,您……。”

韦龙飞亲吻:“谢谢妳的真心实意!”

黄蕾欣喜逾常:“哈哈!您终于爱我了。”

他俩亲热地拥抱、接吻、甜蜜欢笑。

画面出现了壮阔神奇的大地,旖旎风光,欢欣的音乐旋律,使人心旷神怡。

黄蕾深情瞅着他,把纸币和一张滨州戏院入门票递给他:“呐,给您……,请记住,明晚七时半到滨州戏院看我表演新节目——《飞马剑斩射来箭》,不要迟到啊!”

韦龙飞高兴接过:“好,谢谢!预祝妳演出成功!”翻看戏票,“前座523号。”

 

     20,街道  深夜   外景  (闪回)

星星点点路灯闪烁,朦胧可见路树和高楼大厦,车辆行人稀少。

黄蕾骑着殷红色的磁垫摩托车在奔跑。

黄蕾震惊,听见画外扬凤莲的呼救声:“救命呀!救命呀!”就加大速度,勇猛前进。

 

     21,立交桥底  深夜   外景  (闪回)

黯淡的光线下,依稀可见,桥墩角落处,海瓦(五短身材的男青年,恐怖分子)举匕首威胁压在地面的扬凤莲:“妳再喊,我就宰了妳!”

黄蕾停车看望:“奇怪!刚才听见表妹在呼喊,又看见有人在扭斗,现在为什么不见了呢?”就跳下车,向黑暗处跑去。

“嗖!嗖!”从黑暗处镖来两把匕首。

黄蕾侧身闪避,匕首擦身而过。

黄蕾顺着匕首飞来的方向蹿跳过去,隐约可见,扬凤莲被海瓦压住,努力挣扎。

黄蕾纵身跳跃到海瓦背后,飞起一脚,把他踢出十多米远。她扑上去,挥动拳头猛打。海瓦张手招架,却被抓着,动弹不得。

扬凤莲(五官端正女青年)腾地跳起,握拳狠打海瓦。

另一个歹徒看势不妙,慌忙转身就逃。

海瓦惊惧跪下叩头:“小姐,饶命!小姐饶命呀!”

黄蕾蹬眼吆喝:“谁叫你欺负女士?”

海瓦胆战心惊:“哦,我,我不……。”

她俩声色俱厉:“快说,是你自己想干的吗?我打死你!”

海瓦:“啊,我说,我说,是我们的洋队长叫我们给他找个美女子做妾太太。谁找得,就奖励谁五百元海币。我和海封兄弟看见这位小姐漂亮,就……。”

黄蕾:“你们是什么队?队长是谁?”

海瓦:“鲸洋岛特工大队,队长是洋钱。”

她俩大为震惊:“呀!恐怖分子。”

黄蕾慌忙打手机报警:“喂!1011防暴队吗?”

一只白色小飞碟猛然飞到降落。

海瓦纵身腾起,蹿跳进小飞碟里。

小飞碟腾然飞起。

她俩急起直追。

武警队乘坐绿色飞船赶到,眼巴巴望着远去的白色小飞碟。

黄蕾打量着扬凤莲:“表妹,三更半夜的,妳来这里干什么?”

扬凤莲:“昨天,舅父叫我到银行取些钱送给韦龙飞。今天下课太晚,没有办法,只好晚些送去。谁知经过这里遇到坏人?嗯,表姐,妳呢?到哪里啊?”

黄蕾咧嘴笑:“我刚从韦龙飞那里回来,也是送钱去的。”

扬凤莲愕然:“啊?妳送钱给他回来?”

黄蕾得意洋洋:“是啊。我和他还分什么彼此呢?我的是他的,他的也是我的嘛。哈哈!”

扬凤莲吃惊,妒忌,瞪大双眼,渐渐占据整个画面。

 

     22,韦龙飞寝室  下午   内景  (现实)

韦龙飞握手机打电话:“喂!亲爱的黄蕾吗?”

手机屏幕显现黄蕾咧嘴笑的头像:“是的,亲爱的龙飞,有什么事呢?”

韦龙飞:“大尉主任叫我到他家,可能今晚他请我吃晚饭。”

黄蕾惊奇:“什么?他叫您到家干什么?”

韦龙飞:“我怎么知道?他安的什么心。今晚七点半,最迟八点钟,到去接我,好吗?我俩可以痛痛快快玩耍一下。”

黄蕾哈哈大笑:“好,好,我已经请假了,今晚,我一定按时到大尉家接您。”

 

     23,滨州戏院  晚上   内景  (闪回)

画外音:“第二天晚上。”

先进设施的大型戏院。

彩灯闪烁着五颜十色的光线,照耀着众多的观众。

硕大的椭圆形舞台上,演员们伴随惊奇婉转的音乐在表演节目,获得观众阵阵掌声。

黄蕾从舞台左侧窥视:523号座位空着。

台上节目惊险滑稽:观众提心吊胆,又捧腹大笑,鼓掌。

化了妆的黄蕾,抬腕看表:“已经八点半了,他还没有来。”

报幕小姐微笑:“现在由青年演员黄蕾小姐为大家表演新节目——奔马剑斩飞来箭,配合演员是;罗德先生……。”她清脆的报幕声,被台下暴发出排山倒海的掌声所淹没。

黄蕾打扮成牧童少女,穿着淡红色短褂和绯红色长裙,骑着高大白马,挥舞双剑,奔跑出来,驰骋旋转舞台上,好似烘烘火球在滚动。

黄蕾做着骑马术和舞剑术表演,突然从左侧“嗖嗖”射来两支箭,就侧身一剑砍一支,把箭劈成两段。

黄蕾挥剑骑白马,欣喜奔跑在舞台上。

罗德(姓:诺斯。高大身材男青年)张弓拉弦等着她骑马到来,就“嗖!嗖!嗖!嗖!”连射四箭。

黄蕾挥剑猛烈砍斩,飞箭纷纷断截落地。

台下观众惊奇注视,激动鼓掌,哈哈欢笑。

罗德做了个怪动作,对准她连连发射飞箭。

台下观众惊讶,欢呼鼓掌。

黄蕾骑马奔跑,猛烈挥舞双剑砍斩;飞箭纷纷断截落地。

幕后,蚂蟥(矮瘦女青年演员)瞪大双眼,向黄蕾投去妒忌的眼光。

台下观众激情鼓掌,兴奋欢呼,一阵高于一阵。

黄蕾骑马,在热烈的掌声挥手致敬,跑进幕后。

黄蕾没精打采走出戏院。

 

     24,街道  深夜   外景  (闪回)

温柔的路灯光下,黄蕾骑磁垫摩托车奔跑。

黄蕾骑摩托车驶进海滨医学院大门,直奔男生宿舍大楼。

黄蕾气呼呼跑上楼梯,来到亮窗前,踮起脚跟向房里看:韦龙飞专心致志读书做笔记,晚餐还撂在桌面上。

 

     25,韦龙飞寝室  深夜   内景  (闪回)

黄蕾狠狠拍打房门,:“梆梆梆!”直响。

韦龙飞烦恼地:“谁啊?莫妨碍我学习。”走来开门,茫然惊奇,“呀!是妳?”

黄蕾忿懑:“亲爱的,您怎么忘记了呢?”

韦龙飞愕然望着她:“啊?什么事?我忘了。”斟杯茶递给她,“请坐下,慢慢说,什么事?我忘了。”

黄蕾恼怒:“您真的忘记了?”走到写字台旁,翻动桌面书本,找出一张戏票,“呐,这是什么?”张扬给他看。

韦龙飞恍然大悟:“忘记去观看妳表演新节目,真对不起!”脸上涌出笑容,搀扶她坐在椅子上“亲爱的,妳看!我正忙碌,请妳原谅我,不要生气,好吗?”

黄蕾:“好吧!我原谅您这次,下不为例。您要记住:第一,要按时吃饭,快吃晚饭;第二,,明晚一定要去……。”说着掏出戏票递增给他,“523号。”

韦龙飞铿锵坚决:“是,我一定照办!”站直敬礼,双手接接票,逗得她哈哈大笑。

 

     26,滨州戏院  晚上   内景  (闪回)

画外音:“第二天晚上。”

马戏团表演节目,观众热烈鼓掌。

黄蕾几次窥视:523号座位都是空的。

黄蕾表演节目,获得阵阵掌声。

 

     27,韦龙飞寝室  深夜   内景  (闪回)

韦龙飞伏案写论文,桌面撂着晚饭。

突然,房门“嗄吱”被推开,一只纤细而壮实的女人脚踏进门来。

镜头拉开,黄蕾怒气冲冲跑到韦龙飞跟前,伸出右手紧紧捏挟他的耳朵。

韦龙飞先是一怔,旋即抓住她的手求饶:“哎哎!哎唷!痛死我了。请放手啊!”

黄蕾愤恨捏扭他的耳朵:“我扭死您这不记事的耳朵!”

韦龙飞痛苦难忍:“哎唷!哎唷!痛死我了。饶命呀!我下次,我下次记住了。”

黄蕾心疼怜悯:“下次,下次不去我就打歪您这张嘴。快快吃饭。”松开手。

韦龙飞:“是,是。

黄蕾笑哈哈。

 

     28,大尉住宅  下午   内景  (现实)

滨州医学院内,红花绿树丛中的一座别墅。

宽敞明亮雅致的客厅。大尉坐在沙发上,对着坐在身边沙发上的珍娜(女儿):“那个中国留学生真是厉害,今天的毕业论文更是使人吃惊,妳说,他提出什么?他居然论述‘人头能够嫁接’,获得第一名。”

珍娜(腰肢苗条的女青年)兴趣地:“就是那个韦龙飞?”

大尉眉开目笑:“正是他。他是多么了不起的预见呀!如果能够实现,是多么了不起的事业,他又是多么了不起的人物呀!”

珍娜惊愕:“啊?真的?”

大尉:“是真的。爸爸不会骗妳。”

珍娜淡然置之:“真的,假的,也与我无关。”

大尉看见她站起来想走,苦笑:“珍娜,爸爸有事与妳商量。”

珍娜:“爸爸,有什么事?您就说吧!”坐下沙发,逗玩她的小花猫。

大尉亲切:“俗话说,肥水不流他人地。这么好的小伙子,被别人抢走,多可惜啊!我想……。”瞟了一眼她,“我想招他为女婿,不知妳意下如何?”

珍娜笑眯眯玩耍小花猫:“哦?我?”

大尉:“是啊,将来,他成为妳的丈夫。妳的意下如何啊?”

珍娜害羞得脸红耳赤,低头不言。

大尉摁了摁桌面上的电键,就响起了清脆悦耳的乐曲。

昵俪(姓:博罗。健壮中年妇女,大尉妻子)急忙跑进来:“大尉,有什么事?”

大尉指指沙发:“夫人,请妳坐下,我俩商量一下珍娜的婚事。”

昵俪坐下珍娜身边的沙发:“嗯,你俩相中谁了呢?”

大尉乐呵呵:“中国小伙子——韦龙飞。”

昵俪欢笑:“呀!韦龙飞?不错啊。他来过我家两次。我看嘛,他是个聪明才智过人的英俊小伙子。女人能攀上他,一辈子幸福。”

大尉:“我正在征求珍娜的意见。”

昵俪凑近珍娜:“我的闺女,妳就答应了吧。”

珍娜害羞低头,脸上浮满了红云,嫣笑点头:“唔。”

韦龙飞踏进门来,得到他仨热情接待。

韦龙飞笑吟吟向大尉鞠躬行礼:“大尉主任,您好!”

大尉高兴:“好,好,小伙子好!不用客气,请坐!”

韦龙飞向昵俪鞠躬行礼:“大尉夫人,妳好!”

昵俪满面春风,盯视韦龙飞:“嘻嘻!您好!请坐!请坐吧!”

韦龙飞坐下昵俪侧面的沙发,向珍娜微笑点点头。

机器人小姐端来饮料,放在茶几上:“客人,主人,请!”走了。

大尉向韦龙飞投去关切的目光:“不要客气,请喝吧!”斟杯饮料递给他。

韦龙飞站起来,欠欠身,接过饮料:“谢谢!”

大尉:“近来,生活可好?

韦龙飞:“很好。大尉主任,有什么事?请您指教。”

大尉欣喜:“平日,您学习很紧张,我也很忙,难得有空在一起聚聚聊聊。今晚,我有空,您也可以放下学习,我们可以痛痛快快畅谈。我设了晚餐,请您和我家人吃餐便饭,好吗?不要客气。哈哈!”

 

     29,热闹的街道  傍晚   外景

黄蕾骑着殷红色的磁垫摩托车在热闹的街道上奔跑。

黄蕾骑摩托车进滨州医学院大门,跑进教授别墅区,在大尉别墅门前停下。

从别墅内传出喧哗声,黄蕾惊愕。

 

     30,大尉住宅的餐厅  傍晚   内景

他们围坐圆桌旁就餐。

大尉用餐巾纸抹了抹嘴巴:“韦龙飞,您觉得珍娜怎么样?”

韦龙飞瞟了一眼珍娜:“她嘛,比我强啊!”

大尉开心大笑:“哈哈!珍娜怎么比得上您呢?您不要太谦虚了。”

韦龙飞漫不经心:“大尉主任,您不要开玩笑了。听说,珍娜在系里,成绩名列前茅,到明年,她的毕业论文会比我好得多啰。”

大尉乐呵呵:“来,来,来,喝酒,再喝一杯。”斟一杯大将军酒给他,“来,龙飞,再干了这一杯。”

韦龙飞酒足脸红:“谢谢!我已经不能再喝了,醉了。”

大尉:“啊,龙飞真会说话。来,我们一起干了这杯酒。”

四人举起酒杯,轻轻相碰,发出清脆的响声和快乐的笑声。

昵俪捧场:“飞儿啊,您聪明英俊;珍娜呢?窈窕伶俐。飞儿,您看!珍娜苹果形脸,小眼睛,五官端正,身材苗条。嘻嘻!你俩……。”

珍娜害羞得两颊绯红:“妈——……。”

大尉又斟酒给他:“龙飞,来!我俩再干这一杯。这是法国产的肯尼诗xo白兰地酒,滋味不错啊!”

韦龙飞恭顺:“谢谢!福特主任,我不能再喝了。”

     31,餐厅外走廊  傍晚

黄蕾紧张地扒窗窥视,心慌意乱。

黄蕾怏怏不乐,徘徊走廊上。

黄蕾难堪的画外音:“怎么办呢?他们要抢夺我的韦龙飞了。不能,不能,我决不能让别人抢走我的心上人!”

     尾声

韦龙飞和扬凤莲凌驾着小飞碟,遨游浩瀚的太空。

从神秘莫测的彩霞中蹦跳出逗人喜爱的片名:……

幽婉高亢男声的《科技力无尽》之歌婉转而起:

        朋友们,嗯——!

        未来的文明,

        思维拷贝保存您:

 科技力无尽,

保存您脑信息。

谁说头颅不可移植?

五百年的您,

经历的见证。

人头移植保精英,

人类的伟人,

永葆其青春。

人的败类早该诛,

尸骨火化尽,

岂容其再生?

歌声中出现相应的镜头。

                   

                 2009710.二稿   2010829  三稿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telescript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QQ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