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视频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招聘小品编剧
电视剧本创作室 | 招聘求职 |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重点推荐剧本
扶贫心理剧剧本《贫困户创业》
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
现场情景再现剧本《合作伙伴》
派出所警察正能量小品剧本《最美
扶贫办小品剧本《贫困户创业》
国企疫情防控期间如何推进复工复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现场情景再现剧本《合作伙伴》
仁义礼智信小品,德孝文化小品《贺寿
扫黑除恶小品小戏台词《举报黑恶势
燃气安全主题小品,天然气安全小品剧
银行抗击肺炎疫感人小品剧本《你在
小学生音乐剧剧本,适合学生表演的音
反对校园暴力小品,校园霸凌小品台词
保险公司抗疫小品剧本《公司需要我
政府年度报告三句半剧本《不平凡的
喜剧爆笑小品《相遇在冬至》
搞笑小品《失眠》
房地产中介销售搞笑小品剧本《爱拼
工厂精益改善的小品,有关车间生产类
银行抗击冠状病毒疫情感人小品剧本
疫情时代工作生活小品剧本《善意的
公司晚会小品励志搞笑《公司好经理
社区志愿服务活动小品,志愿者题材小
人贩子拐骗儿童校园小品《熊孩子大
512护士节正能量小品剧本《全民健康
新冠疫情防控搞笑音乐小品《请相信
适合公司年会赞美公司的相声剧本《
乡村振兴题材小品剧本《农村好风光
银行搞笑音乐跳舞剧本《银行优质服
简短优秀儿童剧剧本《山野村居》
舞蹈音乐剧剧本《工地舞蹈队》
儿童音乐剧剧本《山野村居》
小品剧本《我能够报销》
宣传企业文化的小品《我们的责任》
关于感恩母校的小品剧本《回忆母校
有关植树节保护森林小品剧本《熊大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电视剧本 > 军旅电视剧本 > 钓鱼城(上):光复四蜀
 
授权级别:授权发表   作品类别:电视剧本-军旅电视剧本   会员:gaoxing109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09/10/8 21:46:47     最新修改:2009/10/8 21:46:47     来源:本站原创 
电视剧本名:《钓鱼城(上):光复四蜀》
(原创剧本网)作者:卢龙喜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视剧本、电视栏目短剧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主要的人物
  孛儿只斤?铁木真:1162年生。成吉思汗,元太祖。
  孛儿只斤?拖雷:1193年生。也可那颜,元睿宗。铁木真幼子。
  孛儿只斤?拔都:1208年生。钦察汗,西征军队的首领。铁木真长子术赤的次子。
  孛儿只斤?贵由:瘦小丑陋。1206年生。元定宗。铁木真三子窝阔台的长子。
  孛儿只斤?蒙哥:高大魁梧,气魄雄伟。1208年生。景教徒。元宪宗。拖雷长子、窝阔台养子。
  孛儿只斤?忽必烈:神形皆似铁木真。1215年生。元世祖。拖雷嫡次子。
  孛儿只斤?旭烈兀:1217年生。佛教徒。伊尔汗。拖雷嫡三子。
  孛儿只斤?阿里不哥:拖雷嫡幼子。
  乃马真?脱烈哥那:窝阔台后。
  土别兀惕?灭尔巴:肤色黝黑。1217年生。景教徒。蒙哥侍卫。蒙哥、忽必烈、旭烈兀、阿里不哥的表兄弟。
  耶律铸:契丹族人。1221年生。蒙哥侍卫。蒙古贤相耶律楚材的次子。
  汪德臣:1222年生。蒙军前锋元帅。
  汪直臣:蒙将。汪德臣弟。
  汪良臣:1231年生。蒙将。汪直臣弟。
  铁木儿:1225年生。蒙将。
  晋国宝:1219年生。初为宋将,后为忽必烈幕僚。
  汤继祖:1214年生。蒙将。
  塔塔歹贴赤:蒙将。
  帖哥火鲁赤:蒙将。
  兀贞:蒙古丞相。
  术速忽里:蒙将。
  史天泽:1202年生。蒙将。
  董文蔚:蒙将。
  董士元:蒙将。董文蔚侄儿。
  赵阿哥潘:羌族人。蒙将。
  张弘范:1238年生。蒙将。
  兀良?阿术:1234年生。蒙将。蒙大将兀良合台子。
  宗德莲:蒙臣李德辉表妹,熊耳小妾。
  郝经:1223年生。忽必烈幕僚。
  熊耳:蒙将。
  梅应春:1232年生。蒙将。
  阿拉丁:毛夕里人。工程师。
  赵昰:1269年生。宋端宗。
  赵昺:1272年生。宋端宗弟。
  文天祥:1236年生。宋右丞相。
  陆秀夫:1236年生。宋左丞相。
  张世杰:宋太傅。
  余玠:四川安抚制置使兼重庆知府。
  王坚:1198年生。合州知州。
  张玦:1225年生。四川制置副使。
  王立:1241年生。合州安抚使。王坚子。
  冉琎:苗族人。1200年生。余玠幕僚。
  冉璞:苗族人。1202年生。余玠幕僚。冉琎弟。
  翁吉亦惕?嫣兰:1229年生。张玦夫人。
  程立之:宋将。
  姚世安:土家族人。云顶山统制。
  林贵:1230年生。宋将。
  傅德:1231年生。宋将。
  杨国威:1229年生。宋将。
  张万:高大威猛。1250年生。宋将。张玦子。
  巫云:毕基族人。英俊勇武。1239年生。宋军伙夫。
  宋再兴:1243年生。宋军伙夫。
  黑狗:1245年生。宋军伙夫。
  鸭娃:1248年生。宋军伙夫。
  高梅:1210年生。王坚夫人。
  王清月:1240年生。王坚的三女。
  花花:1242年生。王清月的丫鬟。
  马可?孛罗:1254年生。威尼斯人。旅行家。]
  黑屏。
  (画外音,以下简称“外”)土别兀惕?灭尔巴(以下简称“灭尔巴”)(蒙古语,以下简称“蒙”):我叫灭尔巴,出生在信奉基督教的土别兀惕部落。在我们蒙古,很少有这样的基督教部落;但是在遥远的欧洲,却有着数十上百的基督教国家。
  画面由黑屏转变为亚欧地图,用动画表现蒙古的扩张:从分裂的各部落变成统一的蒙古帝国,再向西方延伸到东欧。
  (与此同时,外)灭尔巴(蒙):我很荣幸,能跟随我们蒙古人的勇者孛儿只斤?拔都,从大草原上一直向西征服到遥远的欧洲。
  序幕
  维也纳市中心广场,冬天。
  字幕:公元1242年,南宋淳祐二年,蒙古乃马真后元年,维也纳。
  灭尔巴作为使者单骑来到维也纳,与维也纳方面的代表谈判。
  灭尔巴(高地德语,以下简称“德”):我也是基督徒,与你们一样对这个世界充满了慈悲与怜悯。我不希望再看到上帝的子民遭受战火的迫害。现在我们已经渡过了秃纳河,你们的城市马上就是我们的了。所以,快投降吧,把你们的城市献给伟大的可汗的军队,上帝会报答你们的慷慨的!
  维也纳代表(德):不,你不是基督徒。你是一个强盗!我们不会向强盗投降的。上帝会保佑我们的。上帝与我们同在!
  众维也纳人(德):上帝与我们同在!
  灭尔巴从怀中掏出挂在颈上的十字架,吻了一口,微笑(德):上帝与我同在。
  灭尔巴调转马头走了。
  多瑙河左岸,蒙古大军营地。
  灭尔巴渡河归来,径直往孛儿只斤?拔都(以下简称“拔都”)的大帐走去。
  灭尔巴(蒙):拔都,他们不肯献城。看来我们得用大军战马的铁蹄去敲开维也纳的城门了。
  拔都(蒙):不用敲了,我们要赶快回蒙古去。
  灭尔巴(蒙):回去?为了什么?
  拔都(蒙):刚刚信使来报,说窝阔台大汗已经崩了,我要赶快回蒙古去参加忽里勒台大会。
  灭尔巴对孛儿只斤?窝阔台的死表示悲痛与惋惜。
  拔都(蒙):我们即将攻下维也纳了……真是太可惜了。
  灭尔巴(蒙古语里夹杂一点北京话):是啊,用华语来说,真是“功亏一篑”。
  音乐(蒙古的辉煌宏大的音乐)声起,职员、主要演员的名字的字幕出现,最后出现片名“钓鱼城”;背景画面为蒙古军在一路东归,路过了东欧各地。
  在东归的画面中,灭尔巴与拔都一边骑马行进,一边进行对话。
  灭尔巴(蒙):拔都,这次的忽里勒台大会真的如此重要吗?
  拔都(蒙):当然,窝阔台就是在以前的忽里勒台大会中被选为大汗的。
  在另一组东归的画面中,灭尔巴与拔都一边骑马行进,一边进行对话。
  灭尔巴(蒙):拔都,如果你不回去,忽里勒台大会就不能举行了吗?
  拔都(蒙):当然,我可是成吉思汗的长子的次子。
  在又一组东归的画面中,灭尔巴与拔都一边骑马行进,一边进行对话。
  灭尔巴(蒙):拔都,你走这么匆忙是为了去争夺汗位吗?
  拔都(蒙):是──也不是。我不是要让自己当上大汗,而是要去力挺你的表兄,孛儿只斤?蒙哥。
  蒙古军一路向东驰骋,在他们身后,是西沉的夕阳。片名出现。
  影片正式开始:
  1.合州军营,春天
  字幕:公元1243年,南宋淳祐三年,蒙古乃马真后二年,合州。
  一群新招募的青年士兵列队步入校场。余玠站在检阅台上阅兵。
  带领新兵而来的军官晋国宝向余玠走去。
  军官(南宋官话,河南开封话,以下简称“开”):大人,从外面征来的新兵三百名现已到此,请大人检阅。
  余玠正式露面。余玠走下台,步入队列,往一个士兵肩上拍了一下,士兵身体略微下沉;余玠又推了一下另一个士兵胸脯,该士兵后退了半步。余玠走到张玦面前,用右手拽住张玦右臂往自己左边拖。张玦被拖走了一小段,之后又奋力反抗,走了回来。
  余玠(开):来!
  余玠又用右手握住张玦右手,与他比膂力。张玦先被余玠制住,然后又奋力反抗回击,摆脱了败局。余玠放开了张玦。
  余玠(开):哈哈哈!好身体!多大了?
  张玦(开):十八。
  余玠(开):叫什么?
  张玦(开):张玦。
  余玠(开):农民?
  张玦(开):木匠。
  余玠(开):好!(对众士兵)大家体魄都很健。认真练武,将来好把蒙古人赶回草原去!
  士兵们欢呼以应和。
  张玦(开):大人,我们还要等多久时间才能上阵杀敌?
  余玠(开):不要急,你们至少还要再操练好几个月。
  张玦(开):可是蒙古人已经来啦!
  余玠(开):那是一小股敌人,自有其他士卒会应付他们。现在蒙古人还是以前的皇后在掌权,新的可汗还没有定下来。我们要趁这个机会加紧练兵;还有就是,建立好“山城防御体系”。
  余玠离开军营。
  张玦转向晋国宝。
  张玦(开):他是大将军?
  晋国宝(开):他是四川安抚制置使兼重庆知府余玠大人。
  晋国宝(开):我们开始操练吧。
  晋国宝带领士兵们操练了起来。张玦练得特别认真,
  2.钓鱼城修筑现场。
  冉琎、冉璞在钓鱼城奇胜门处恭候余玠。余玠一手拿着一张建筑草图而来。
  冉琎、冉璞(一边向余玠行礼,一边不整齐地,开)大人!
  余玠(一边做免礼的手势,一边分别对两人,开)哎,冉琎、冉璞!让二位久等了。
  余玠(开):请随我来。
  三人走至奇胜门箭塔修筑现场。
  余玠摊开草图,指了指上面的内容,又指了指眼前的正在修筑中的奇胜门箭塔。
  余玠(开):如二位贤士的建议,我在这里添加了一座箭塔。
  冉琎(开):甚好。其余地方也已遵照大人之令,正处于修建吧?
  余玠(开):嗯,一切都在建设之中。前任制置使彭大雅已经初步修筑过钓鱼城,现在我们刚到合州来,便又开始继续筑城,照此进度,我们应该能在蒙古人到来之前,完成整个“山城防御体系”。
  冉琎(开):大人,光是防御还不够。我们还得加紧练兵,以便将来去光复我大宋失地。
  余玠(开):正是。我刚从外面招募了一批新兵来──都是身强力壮的后生呀!
  冉璞(开):大人,我比我哥年纪轻。大人若是愿意的话,也可以让我上阵去杀敌。
  余玠(开):哈哈,二位还是留着做我的军师吧。上前线的事情,就交给我这种武夫吧。
  余玠(开):我已经作了《经理四蜀图》给皇上,答应要在十年时间内,光复全蜀,还与朝廷。十年!
  冉琎(开):一柱擎天头势重……
  冉璞(开):十年踏地脚跟牢。
  余玠(开):原来二位还记得我到重庆上任时贴的对联。
  冉琎(开):记得。若非大人在重庆开设招贤馆,张贴《招贤榜》,我冉家兄弟二人便只能在播州苗寨里碌碌终身了。
  余玠(开):正是如此!余玠如今诚请二位贤士多出良策,使我能立足合州,光复四蜀,保我大宋江山永固。
  余玠向冉琎、冉璞行礼。冉琎、冉璞还礼。
  冉琎(开):不敢当,不敢当!
  冉璞(开):大人不必如此。我兄弟二人自当效尽全力,以报大人器重。
  3.南宋官道
  蒙将汤继祖与副将铁木儿带着一群骑兵在行军。
  汤继祖(问身边的宋人向导,金朝官话,北京话,以下简称“北”)还有多远?
  向导(重庆话,以下简称“重”)快了,快了!还有三里就到了。
  汤继祖(对向导,北):好!
  汤继祖(对铁木儿,北):传令全军:加快速度,向钓鱼城进军!
  铁木儿(蒙):加快速度,向钓鱼城进军!
  士卒们“嚯嚯”地叫着,加快了速度。
  汤继祖(欣喜地自语,北):头功是我的了!
  蒙军前方的一座山上的隐秘处,一个宋军探子骑在马上,正在惊讶之中。
  探子(蒙):恁个多人哪!
  4.钓鱼台
  一块石头上刻了三个字:钓鱼台(宋体,繁体中文)。
  余玠与冉琎、冉璞来到石头处。
  余玠(开):到了。从这里便可看到四周的建造进展。
  冉琎往四周看去:四周各处,工匠们正在忙碌地修建着钓鱼城。
  冉璞看了看石头上的字。
  冉璞(开):大人,不知钓鱼台的“钓鱼”之名从何而来?
  余玠(开):嗯,相传曾有一大神垂钓于此,以钓得之鱼解除百姓之饥。故此台名叫钓鱼台;此山名叫钓鱼山;此城,便是钓鱼城。
  冉琎(开):此处风光真是美哉!
  冉璞(开):百姓的生活也很和美。
  冉琎(开):难怪蒙古人会垂涎我们美丽的大好河山。
  冉璞绕到石头之后。
  冉璞(开):后面还有首诗。
  冉璞(开):吴门捍蔽重夔渝,两地藩篱属钓鱼。自昔无城当蜀屏,从今有柱壮坤舆。庚子年蜀人阳枋作。
  余玠(开):这是三年前彭大雅修筑钓鱼城之时,一个文人写的诗。
  冉璞(开):写的是钓鱼城之坚固险要?
  余玠(开):嗯。如今二位贤士与我再筑钓鱼城。待此城筑好,等蒙古人来了……
  第3场中的探子的声音传来(开):报,蒙古人来了!
  探子飞快地骑马而来。
  余玠(开):多少人,到哪儿了?
  探子(开):一千人左右,离钓鱼城不到三里了!
  余玠(开):好,你休息吧。
  探子(开):是。
  探子离去。冉琎、冉璞有些着急地望向余玠。
  余玠(开):一小股敌人而已。是按竺迩的先锋部队。
  冉璞(开):按竺迩?
  余玠(开):按竺迩是蒙古大将。他已经打到四川了。
  冉琎(开):现在敌军将至,大人打算如何?
  余玠(开):我马上就率兵出城“迎接”他们。
  冉琎(开):大人,蒙军必是有备而来的;且他们一路上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其士气必定十分高昂。所以,我们应先避其锋芒,不与之对战。
  余玠(开):他们一路杀来,必定疲惫不堪。我们正好可以以逸待劳。
  冉璞(开):大人,我兄长所说并非没有道理呀!
  余玠(开):不必说了。此事交给老夫吧!
  余玠离去。
  5.钓鱼城奇胜门
  奇胜门城楼上,宋军士兵威严地站立着。
  城下传来汤继祖的声音(北):余玠,出来受死!
  汤继祖与铁木儿带领一群蒙古骑兵等在钓鱼城下。
  汤继祖(北):余玠,出来受死!
  城门大开,余玠率一群骑兵冲了出来。
  余玠(开):听口音,你是金人?
  汤继祖(北):我乃蒙军将军汤继祖!
  余玠(开):听名字,你是汉人?
  汤继祖(北):你管我是什么人!现今我效忠于大蒙古帝国。凡是反对我大蒙古帝国的,都是我的敌人。余玠,受死吧!
  余玠(开):汤继祖,受死吧!
  汤继祖(蒙):杀!
  余玠(开):杀!
  两军杀到了一处,一时不分上下。
  蒙古的骑兵中,前部的士兵在与宋军厮杀,后部的骑射手们拉开了弓,准备放箭。
  蒙军射出阵阵箭雨,宋军立时伤亡人口陡增。
  余玠的肩部也中箭了。
  余玠下令撤退。宋军立刻撤回城中。宋军入城后,城门立刻被关上了。
  汤继祖继续追击宋军。宋军在城楼上向下放箭,使蒙军不能前行。汤继祖失望地收兵回返。
  6.余玠办公室
  冉琎、冉璞来看望余玠。余玠的肩部已被包扎。余玠身上还有许多旧伤。
  冉琎、冉璞(开):大人……
  余玠(开):轻敌了──还好只是按竺迩的先锋部队,不然他的大军带着攻城器来的话,今天我们就完了。
  冉琎(开):希望大人以后出战一定要谨慎。
  余玠(开):不碍事。你们要赶紧督促筑城工程的进展,一定要在敌人大部队到来之前完成“山城防御工事”。
  冉琎、冉璞(开):是。
  余玠(开):你们叫工匠们加快进度,最迟在后天修好奇胜门箭塔──能做到吗?
  冉琎(开):能。
  余玠(开):好,我明天还要再战。
  冉璞(开):大人!
  余玠(开):敌人来了,我怎能不去迎战?二位不必担心,明天我会换一种打法的。
  7.钓鱼城奇胜门
  汤继祖与铁木儿率领蒙军列队在城外。
  汤继祖(北):余玠,出来受死!余玠,出来受死!
  城门大开,余玠率一群左手执盾、右手执刀的步兵步出城门。
  余玠(开):汤继祖,昨天我让着你的,今天你死定了!
  汤继祖:哼!
  铁木儿(对汤继祖,北):将军,今天余玠用的全都是盾牌手,我们不宜用弓箭克之。
  汤继祖(北):如此更好,令骑兵迅速向敌阵冲杀!
  铁木儿(北):得令!
  铁木儿(蒙):骑兵,冲!
  余玠(开):挡住!
  蒙古骑兵快速地冲向了宋军,宋军士兵用盾牌挡住自己。蒙古骑兵用长枪刺杀宋军士兵,宋军士兵用大刀抵挡,但是抵挡不住。
  宋军溃败。余玠下令撤退。宋军立刻撤回城中。宋军入城后,城门立刻被关上了。
  铁木儿继续追击宋军。宋军在城楼上向下放箭,使蒙军不能前行。铁木儿失望地收兵回返。
  8.合州军营,下午
  余玠往军营的运动场走去。运动场正吼声不断,场外的人也在激烈地喊叫。
  晋国宝见余玠来了,迎了上去。
  晋国宝(开):大人!
  余玠(开):嗯,晋国宝。你们正蹴鞠呢?
  晋国宝(开):是的。新兵们训练得很认真,上午就完成了今日的训练任务,我现在就给他们安排了场球赛。
  余玠往运动场看去。
  赛场上左右两边各站着十六人,张玦站在左边的一组。两队球员中间是个竹竿搭成的“球门”,“球门”中间有个“风流眼”。
  右边球员甲将球往“风流眼”射去,没进。场外想起了笑声。左边球员甲捡起球,往“风流眼”射去。球过了“风流眼”,被右边球员乙接住,又往“风流眼”射去……
  余玠满意地看着球员们的表现。
  赛场上,张玦接住了右边飞来的球,漂亮地往“风流眼”反击过去。球迅速地过了“风流眼”并往地上下落,右边的球员都没接住。
  喝彩声想起。
  晋国宝(对全场,开):东社赢得一筹!
  余玠高兴地从晋国宝手上拿走一面小旗,往一块藤条板走去。藤条板左边写着“西”,右边写着“东”。余玠将小旗插在了藤条板的右边。
  比赛继续进行。
  余玠(对晋国宝,开):刚刚那个后生可是叫张玦?
  晋国宝(开):正是张玦。
  余玠(开):这小子不错,明天让他站在第一排。
  晋国宝(开):明天不蹴鞠。
  余玠(开):对,我是说,叫你们明天上战场。
  晋国宝(开):大人!这是做何?这些新兵才被训练了一天半。
  余玠(开):在实战中训练不是更好!他们会举盾与挺枪吗?
  晋国宝(开):昨天就已教过。
  余玠(开):那便可以了。
  晋国宝(开):可是为何现在就要使用新兵?
  余玠(开):唉……我已经被蒙古人打败了两次了。现在我的骑兵与步兵都伤亡惨重,战士们都士气低落。只有让这些热血澎湃的后生和他们一同上战场才行了。
  赛场上,张玦又赢得了一个球。场外爆发出喝彩声。
  余玠(微笑,自语,开):好小子!
  9.蒙军营寨
  铁木儿陪同汤继祖巡视营寨。
  汤继祖(北):余玠,字义夫,号樵隐,蕲州人,是白鹿书院的学子。这人,治理州县还行,打仗就不行了。现在他的骑兵,还有步兵,被我们杀得伤亡惨重,明天看他用什么兵跟我们打!哈哈!
  铁木儿(心不在焉地):嗯。
  汤继祖(北):只可惜,余玠的钓鱼城太坚固了,不然我们昨天就能占领全合州了,哈哈!
  铁木儿:嗯。
  汤继祖(北):你在想什么呢?
  铁木儿(北):姑娘。
  汤继祖(北):心上人?
  铁木儿(北):嗯。她叫嫣兰,在哈剌和林。等我满了十八岁,她就会嫁给我。
  汤继祖(北):哈,大丈夫别老想着这些东西──好好想想明天的战斗吧。我可要提着余玠的头去向按竺迩将军邀功!
  10.钓鱼城奇胜门
  汤继祖与铁木儿率领蒙军列队在城外。
  汤继祖(北):余玠,今天是你最后一天了!你死定了!
  城门大开,余玠率一群左手执盾、右手执长枪的步兵步出城门。步兵的前面几排是新招募的年轻士兵们。张玦与晋国宝位于第一排。
  余玠(开):汤继祖,是该拼个你死我活的时候了,今天我们来做个了结吧!
  汤继祖(北):好!
  汤继祖(对铁木儿,北)又是一堆盾牌,照昨天的打法。
  铁木儿点头。
  铁木儿(蒙):骑兵,冲!
  余玠(开):稳住!
  蒙古骑兵快速地冲向了宋军,宋军士兵用盾牌挡住自己。
  晋国宝(开):推呀!
  宋军士兵用盾牌推开前几排的蒙古骑兵。张玦推得特别卖力。
  余玠(开):刺!
  宋军士兵挺起长枪刺杀蒙军的战马。
  蒙古骑兵也用长枪刺杀宋军士兵。张玦用盾牌挡住了敌人的长枪,其他的宋军士兵也效仿张玦用盾牌保护住自己或自己的同伴。
  双方死缠在了一起。
  余玠举起了手中的令旗。
  城楼上的冉琎、冉璞看见了令旗,对站在新修好的奇胜门箭塔里的士兵们下令。
  冉琎(开):射!
  高高的奇胜门箭塔里射出了许多只箭,蒙军立时伤亡人口陡增。
  张玦与战友们杀得更加起劲。张玦扔掉了盾牌,不顾一切地疯狂刺杀着敌人。
  冉璞走进奇胜门箭塔,对一名弓箭手说话。
  冉璞(开):请让我也来一箭。
  弓箭手递给冉璞弓和箭。冉璞朝外面射了去。
  城外,一名蒙古骑兵从马上中箭倒下。
  冉璞(开):哈哈,多谢。
  冉璞归还了弓和箭。
  汤继祖见己方伤亡惨重,下令回撤。
  汤继祖(蒙):撤退!撤退!
  蒙古军队往回撤退到奇胜门箭塔射程之外。
  汤继祖(北):余玠,你暗箭伤人,你不是个好东西!有种跟你爷爷我来单挑。
  余玠不做任何表态。
  张玦(开):大人,我来!
  汤继祖(北):哈哈哈,小子,行!你先来陪我练练!
  张玦(开):大人,马……
  余玠下马,把自己的马给了张玦。
  余玠(开):要小心。
  张玦上马,挺枪而前。汤继祖也挺起长枪骑马而来。
  两人厮杀起来,不一会儿张玦被挑落马下。
  张玦爬起来,扔掉枪,拔出佩剑。
  张玦(开):再来!
  汤继祖:哼哼!
  汤继祖扔掉枪,下马,拔出剑。
  两人又打了起来,不一会儿张玦的剑又被打飞了。
  张玦脱掉铠甲。
  张玦(开):来打架!
  汤继祖还剑入鞘,与张玦徒手打了起来。张玦凭借自己的武术技巧,逐渐占了上风。汤继祖有些紧张了。
  铁木儿见势,抽出一把飞刀,暗中往张玦投去。
  张玦中刀。张玦愤怒地拔出了刀。
  张玦(开):去死!
  张玦用刀杀了汤继祖。
  余玠(开):杀啊!
  宋军朝蒙军方向冲杀过去。
  铁木儿(蒙):撤!
  蒙军溃逃。
  11.合州军营医疗室,夜晚
  余玠在晋国宝陪同下来到医疗室。许多受伤的士兵都躺在病床上。
  余玠找到张玦。
  张玦(开):哟,大人!
  余玠(开):嘿,张玦,我一直以为这里就我一个人是个冲动的人,没想到你也这么冲动。
  张玦(开):大人,从我的家乡被蒙古人占领,我的亲人被蒙古人杀害起,我就一直期盼这一天到来。今天……真是痛快!
  余玠(开):嗯,你立功了,我封你为……
  张玦(开):大将军?!
  余玠(开):什长。
  张玦顿感失望。晋国宝不禁发笑。
  余玠拿起张玦病床旁的盘子里的飞刀,这把刀上镌有苍鹰的图案。
  余玠(开):你命大,没被伤到要害。
  张玦(开):只怪那个暗刀伤人的家伙手艺还不够娴熟。
  12.蒙军营帐,夜晚
  铁木儿与十几个蒙古将士在营帐中开会。
  铁木儿(蒙):诸位都统、百夫长,今天,我们英勇的汤将军为了我们伟大的蒙古帝国而战死了。作为汤将军的副将,我现在就是你们的指挥官了。我今年十七岁,还不能像汤将军一样率领你们去征服南家思人,所以,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坚守在营寨之内,等待按竺迩将军的到来。
  蒙军都统甲(蒙):铁木儿将军,按竺迩将军已经往嘉定方向去了,估计不会到我们这里来。
  铁木儿(蒙):那我们就等汪田哥将军的到来吧。
  13.余玠的练武场
  张玦在余玠的侍卫的带领下,来到了余玠的练武场地。练武场上摆着各种武器。余玠穿着便装在练武场上等待张玦。
  张玦(开):大人,早安。
  余玠(开):张什长,伤口怎么样?
  张玦(开):无大碍。
  余玠(开):挑样兵器吧
  张玦挑了一把剑。余玠也取了一把剑。余玠教张玦练起剑来。
  日出日落。张玦在余玠的教导下学习着剑、刀、枪、骑马、弓箭……
  14.蒙军营寨,夏天
  铁木儿在一块空地上对着一个靶子练习飞刀。
  铁木儿的士兵甲(蒙):铁木儿将军,有位姑娘要见你。
  铁木儿转身。
  铁木儿(蒙):嫣兰!
  翁吉亦惕?嫣兰(以下简称“嫣兰”)穿着鲜艳的蒙古袍出现在铁木儿眼前。
  嫣兰(蒙):铁木儿!
  铁木儿(蒙):我美丽的姑娘,我这是在做梦吗?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嫣兰(蒙):听说你孤军困在了四川,我来陪你呀。
  铁木儿(蒙):可是这里是战场啊!很危险的!
  嫣兰(蒙):铁木儿,你忘了吗?你要满十八岁了!嘻嘻!
  15.余玠的练武场
  张玦在练武场上练习拉弓。余玠发现张玦练得心不在焉。
  余玠(开):认真点,你才拉到一石二斗就没力气了!
  张玦稍微加强了一点力度。
  余玠(开):你还是不够认真!
  张玦停止了拉弓,表情有些不耐烦。
  张玦(开):大人,大丈夫顶天立地,理当拼搏于沙场,建功立业。我都十八岁了,你应该让我去上阵杀敌。我才不想天天在这里虚度年华。
  余玠(开):你认为你练够了?
  张玦(开):然也!我不要练了!我要去杀蒙古人!
  余玠(不在乎地,开)那你去吧!
  张觉感到惊讶,随即毅然应允。
  张玦(开):遵命!
  16.蒙军营寨外,夜晚
  铁木儿与嫣兰并肩坐在地上,欣赏月色。
  嫣兰(蒙):南家思的风光很美!
  铁木儿(蒙):我还是更喜欢迭里温盘陀的风光。
  嫣兰(蒙):南家思的也不错嘛!
  铁木儿(蒙):嗯,不过还是迭里温盘陀好。
  17.通往蒙营的山路,夜晚
  张玦带着一小队宋军士兵身着夜行服,背着弓箭,衔枚疾走。
  18.蒙军营寨外,夜晚
  铁木儿与嫣兰仍然坐在营外。
  铁木儿(蒙):等我们消灭了南家思,我就可以陪你去欣赏南家思各地的风光了。你肯定喜欢看临安的西湖!
  嫣兰(蒙):临安?就是南家思的都城吗?
  铁木儿(蒙):嗯,我给你背首写西湖的诗。
  铁木儿与嫣兰的远处,蒙营的另一边,张玦等人吐出了口中的木棍。张玦与其他战士们迅速取下背上的弓,点燃了火箭,朝蒙营射去。
  蒙营起火。火势逐渐变大。
  宋军士兵甲(开):可惜今天没什么风,不然火势会更大。
  张玦(开):现在是夏天,木柴及其易燃,无风亦无关系。
  画面回到铁木儿、嫣兰处。
  铁木儿(北):无风水面琉璃滑,不觉船移,微动涟漪,惊起沙禽……
  蒙军士兵甲的声音传来(蒙):铁木儿将军,军营失火了!
  蒙军士兵甲匆忙跑来。
  铁木儿与嫣兰转身望向营寨。营寨已火光冲天。
  铁木儿(蒙):还不回去救火!
  蒙军士兵甲(蒙):喳!
  蒙军士兵甲快步往营寨跑去。
  铁木儿(蒙):这下可糟了,肯定是被偷袭了!我得回去救火!
  嫣兰(蒙):铁木儿!现在火这么大,你不要命了?
  铁木儿(蒙):我乃蒙军将军,我不能临阵脱逃!嫣兰,你赶快往北边逃,去找汪田哥将军,叫他派人送你回哈剌和林!
  嫣兰(蒙):铁木儿,我不要离开你!
  铁木儿从身上取出两把飞刀,交给嫣兰。
  铁木儿(蒙):你自己小心!
  铁木儿转身往营寨奔去。嫣兰流出了泪来。
  画面会到张玦等人处。
  张玦(开):怎么不射了?
  宋军士兵乙(开):箭都射完了嘛。
  张玦转身看看众人,见众人的箭果然都用完了。
  张玦(开):今天真是痛快!
  宋军士兵甲(开):张哥,你看──有人!
  宋军士兵们朝宋军士兵甲手指的方向望去。
  嫣兰孤身一人奔走在山道上。
  张玦(开):杀!
  宋军士兵朝嫣兰追去。
  嫣兰看见了张玦等人,慌忙中掷出了一把飞刀。飞刀明显地被扔偏了,一个人也没伤到。
  张玦最先跑到了嫣兰面前。张玦见嫣兰是个小姑娘,略微吃了一惊。
  张玦拔剑朝嫣兰刺去。嫣兰以一把铁木儿的飞刀招架。嫣兰很快被张玦打落武器,遭到生擒。
  19.余玠的练武场
  张玦来到了余玠的练武场地。
  张玦(开):大人,早安。
  余玠(点头,开):嗯。
  张玦(开):大人,昨天真是痛快!
  余玠(开):不用说了,我都知道了,你又立功了──升你为百夫长。
  张玦跪下。
  张玦(开):谢大人!
  余玠(开):起来吧。
  张玦起来。
  余玠(开):抓了个小俘虏?
  张玦(开):是呀。
  余玠(开):怎么处理呢?
  张玦(开):杀了太残忍,放虎归山又不值得……
  余玠(开):你自己处理吧。
  余玠说完,递给张玦一把弓。
  张玦(开):又要练?
  余玠(开):按竺迩的先锋被你消灭了,现在我们要加紧操练,准备迎击新的敌人了。
  20.嫣兰卧室
  嫣兰对着张玦不住哭泣。
  张玦(开):别哭了,别哭了,以后这里就是你住的地方了。只要你不乱跑,在这里,你干什么都行。
  张玦为嫣兰拭泪。
  张玦(开):我姓张名玦字君玉。你叫什么啊?
  嫣兰不回答。
  张玦(开):你不懂汉语?唉!
  张玦欲离开嫣兰的卧室,转身面向了给嫣兰安排的侍女。
  张玦(开):阿姐,好好照顾她,但别让她跑了。
  侍女(开):是。
  21.南宋官道,秋天
  铁木儿与数个蒙军残兵败卒风尘仆仆地行走在往北的路上。
  蒙军士兵乙(蒙):将军快看,九斿白旗!
  铁木儿的前方出现了蒙军哨塔,哨塔附近有九斿白旗,还有“汪”字旗。
  铁木儿(蒙):太好了,我们找到汪将军了!
  22.汪德臣营帐
  铁木儿被汪德臣的士兵带入帐内。
  汪德臣、汪直臣、汪良臣皆在帐内商谈。
  铁木儿向三人施了一礼。
  铁木儿(北):我找汪将军……
  汪良臣天真地笑了。
  汪直臣(北):我们兄弟仨儿都姓汪,你究竟找谁?
  铁木儿(北):我找汪田哥将军。
  汪德臣(北):那就是我了。在下汉名德臣,蒙名田哥。
  铁木儿(北):将军,在下铁木儿,乃是按竺迩将军的先锋部,原为汤继祖将军的副将……
  汪德臣(北):哦,你的事我听说了。四川那个地方是挺难攻的,何况还有个余义夫。
  汪直臣(北):是的。我等正是在奉皇后之令,商讨攻蜀计策。
  汪德臣(北):嗯,铁木儿,你来得正好。你是打过四川的人,我想听听你的看法。
  铁木儿(北):我?我认为钓鱼城是关键。
  汪良臣(北):小子不错,想得跟我一样。
  汪德臣(北):良臣,别没大没小的!
  汪良臣(北):是。
  汪德臣(北):你请继续。
  铁木儿(北):不必客气──合州乃渠水、渝水、涪水的交汇处,而钓鱼城更是为江水所三面环绕。我曾与汤将军三攻西北奇胜门而不克,如今我想,将军若要拿下此城,需从东面经枫子垭,取石子山,再攻东华门。
  汪直臣(北):好,我看此策行得。
  汪德臣(北):那么,铁木儿将军,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
  铁木儿(北):嫣兰来过吗?
  汪德臣(北):谁?
  铁木儿(北):哦……
  汪德臣(北):将军没有补充的了就准备与我们一起去攻蜀吧。
  汪直臣(北):好!
  汪良臣(北):嗯,好!
  汪德臣(北):良臣,你留下来──你才十二岁。
  汪良臣(北):唉!
  23.合州军营,中午
  张玦找到晋国宝。
  晋国宝(开):哟,张玦。
  张玦(开):听说你会蒙古话?
  晋国宝(开):然,我在哈剌和林当过两年战俘,学得一口标准蒙古话。我还见过窝阔台……
  张玦(开):那你帮我个忙,我请你吃饆饠。
  24.嫣兰卧室
  张玦与晋国宝来到嫣兰卧室。张玦与嫣兰对话,晋国宝一边吃饆饠,一边为他们翻译。
  张玦(开):你吃了?
  嫣兰点头。
  张玦(开):你叫什么?
  嫣兰(蒙):嫣兰。
  张玦(开):多大了?
  嫣兰(蒙):十四岁。
  张玦(开):才十四岁!
  晋国宝点头,并没将这句话进行翻译。
  张玦(开):你在这儿好吗?
  嫣兰(蒙):我要回哈剌和林!我要回哈剌和林!
  张玦(开):这不行,你是战俘,你不能回去。
  嫣兰生气了。
  张玦(开):子曰:既来之,则安之。
  晋国宝(开):张玦,这句话我翻译不出来。
  嫣兰哭了。
  张玦:唉!
  张玦体贴地为嫣兰拭泪。嫣兰目光中有感激之情。
  25.钓鱼台
  余玠、冉琎、冉璞站在刻有“钓鱼台”的石头处,视察钓鱼城工事。
  钓鱼城工事已完成。从钓鱼台可以看到钓鱼城的高高的城墙。
  冉琎指着手上一张图,对余玠进行讲解。
  冉琎(开):大人,我们在四川各险要之处都修筑了城寨。各城寨以钓鱼城为核心分布,可互为声援。
  余玠(开):都完成了?
  冉琎(开):都完成了。
  余玠(开):好。
  冉璞(开):钓鱼城分为了内城与外城,其中外城是筑在悬崖峭壁上的,易守难攻!
  冉琎(开):内城里有良田与水源,可以为长期守城提供保障。
  余玠(开):好,大功告成!老夫只待在十年之内光复四川了。
  冉琎(开):大人,我兄弟二人请大人准许──还乡。
  冉琎、冉璞同时向余玠深施一礼。
  余玠(开):也罢,今后这里将有更多腥风血雨,二位早日离去也好。请受余玠一拜。
  余玠行礼,冉琎、冉璞还礼。
  冉璞(开):大人,我兄弟二人还恳请大人一事……
  余玠(开):讲。
  冉璞(开):大人今后行事定需理智,切莫冲动!
  余玠(开):嗯,老夫知道了。
  26.嫣兰卧室
  张玦与晋国宝一同考察嫣兰的汉语学习进度。
  张玦手指桌子、椅子、宣纸、砚。嫣兰一一用不怎么标准的开封话回答。
  嫣兰:桌。椅。纸。砚。
  张玦(开):很好,学得真快。
  晋国宝将张玦的话翻译给嫣兰。嫣兰笑了。
  张玦(开):陪我去练武功吧!
  晋国宝再次讲张玦的话译给了嫣兰。
  27.合州军营
  张玦持剑,嫣兰持木棍,张玦教嫣兰练起剑法来。
  28.南宋官道
  汪德臣、汪直臣、铁木儿三人率领蒙军行进在道路上。
  铁木儿(北):田哥,快到了。
  汪德臣(北):知道了。铁木儿、直臣,都准备好了吗?
  汪直臣、铁木儿(北):准备好了。
  29.钓鱼城各城门(多组场景)
  张玦、晋国宝守在一处新修的城门上。
  晋国宝(开):张玦,汪德臣来了。
  张玦(开):太好了,好久没杀蒙古人了。
  晋国宝(开):他们不尽是蒙古人,多为金朝降蒙兵将。
  张玦(开):一样杀。(对众士卒)杀!
  接下来将多组镜头同时重叠放映,展现张玦、余玠在钓鱼城各城门抵御汪德臣、汪直臣、铁木儿。他们在雨天、晴天,在山地、平地都有战斗。宋蒙两军一共战斗了三十六次。背景音乐为表现激烈的战斗的曲子。
  最后镜头由多组变为一组,展现汪德臣、汪直臣、铁木儿的败逃。
  30.蒙古草原
  字幕:公元1244年,南宋淳祐四年,蒙古乃马真后三年,哈剌和林。
  灭尔巴在前,拔都在后,两人骑马奔驰在草地上。
  孛儿只斤?蒙哥(以下简称“蒙哥”)的声音传来(蒙):灭尔巴!拔都!
  拔都催马向前,见到了马上的蒙哥、孛儿只斤?忽必烈(以下简称“忽必烈”)、孛儿只斤?旭烈兀(以下简称“旭烈兀”)。
  拔都(蒙):蒙哥!忽必烈!旭烈兀!
  拔都与蒙哥抱在一起。
  蒙哥(蒙):你是成吉思汗的长子的次子,是西征军的统帅,你有显赫的战功,又手握重兵,你是个兼具声望与实力的竞争者──我非常看好你!
  拔都(蒙):不,我本人无意于汗位。我只想早点回西方,建立一个属于我自己的国家,来控制住欧洲。至于新的大汗──我希望是你!
  蒙哥(蒙):我的声望与实力怎么能与你相比?
  拔都(蒙):那我就用我的声望与实力来把你抬上汗位!
  忽必烈(蒙):现在恐怕比较难──乃马真皇后已经花了许多钱财收买了不少的王爷来支持贵由,所以贵由的实力也相当雄厚。
  旭烈兀(蒙):贵由是窝阔台大汗与乃马真皇后的长子,本来就具有继承汗位的资格。
  拔都(蒙):贵由!那个没有出息的家伙。
  孛儿只斤?阿里不哥(以下简称“阿里不哥”)的声音传来(蒙):哥哥们!
  蒙哥、忽必烈、旭烈兀(蒙):阿里不哥!
  阿里不哥(蒙):大家都正等着咱们,快去开会吧。
  拔都(蒙):哼,我刚回来,皇后就要召开忽里勒台大会!
  忽必烈(蒙):还不是急着让她的贵由早日登上可汗的宝座!
  拔都(蒙):哼,我是绝对不会支持贵由的。
  忽必烈(蒙):那么请暂时不要表示出你对蒙哥的支持,否则我们反而容易受到反对派的打击……
  拔都(蒙):我知道。
  31.蒙古斡耳朵
  乃马真?脱烈哥那(以下简称“乃马真”)与众王爷在斡耳朵内等待拔都一行。
  拔都、灭尔巴、蒙哥、忽必烈、旭烈兀、阿里不哥入帐。孛儿只斤?贵由(以下简称“贵由”)一见拔都就不高兴地转过脸去。
  拔都(蒙):拔都拜见皇后,愿长生天保佑皇后,万岁!
  拔都拜向乃马真。
  灭尔巴(蒙):灭尔巴拜见皇后,愿上帝保佑皇后,阿门!
  灭尔巴拜向乃马真。蒙哥、忽必烈、旭烈兀、阿里不哥也向乃马真行礼。
  拔都等就座。
  乃马真(蒙):拔都哇,南家思人说国不可一日无君,何况我们大蒙古帝国呢?自从窝阔台汗崩后,我这皇后就掌管了这么久的国家大事了,现在我们得赶快选举新的大汗了。
  拔都(蒙):喳!请各位王爷都来说说自己看好的人选吧!
  众人都不敢发言,贵由因此很生气。
  乃马真(蒙):拔都,你是成吉思汗的长子的次子,你先说。
  拔都(蒙):还是各位王爷先说吧。
  贵由更加生气。
  蒙哥(蒙):我说!
  蒙哥(起立,蒙):我所推荐的人,是蒙古人的真正的勇者,他不仅有着孛儿只斤家族的光荣血统,还有着显赫的战功。他曾率领大军,越过太和岭,打得波西米亚人、捏迷思人、马札儿人屁滚尿流。他便是西征军的统帅──拔都。
  贵由(蒙):蔑尔乞人的野种!
  蒙哥(蒙):贵由!
  贵由(蒙):怎样?拔都的父王不过是祖汗从蔑尔乞部落捡来的一个野孩子,他也配算是孛儿只斤家族的吗?
  蒙哥(蒙):住口!术赤大伯就是祖汗亲生的!
  贵由(蒙):不是,他不是孛儿只斤家族的。
  拔都听后很难过。
  蒙哥(蒙):你真是混蛋!你才不配做孛儿只斤家族的人!
  贵由(蒙):你敢骂我!
  蒙哥冲过去与贵由打了起来。
  蒙哥(蒙):我还敢打你!
  贵由企图摔倒蒙哥,但是贵由太瘦,反而被蒙哥摔倒。
  忽必烈上前用双手推开了二人。
  乃马真(蒙):好了,你们两兄弟从小就爱摔跤,现在在忽里勒台大会上还这样!
  拔都(起立,蒙):皇后,最近斡罗思人骚乱得厉害,我得赶快回西方去。选汗的事──以后再说吧。
  拔都离去。灭尔巴随拔都而去。
  32.嫣兰卧室
  张玦与嫣兰在对话。
  张玦(开):你看你,你现在都能熟练地讲我们的话了,你就安心待在这里吧!
  嫣兰(开):我要回哈剌和林!
  张玦(开):唉,别提那个地方了。我听说那里的人正在为了选举新的可汗在争闹不休,你去了很危险。
  嫣兰(开):他们要选谁?
  张玦(开):听说是叫贵由……
  嫣兰(蒙):贵由?
  张玦(开):贵由。
  嫣兰(开):贵由王爷!不能让他当大汗哪!
  张玦(开):难道你回去就能阻止他?
  嫣兰摇摇头。
  33.钦察汗国金帐
  字幕:公元1245年,南宋淳祐五年,蒙古乃马真后四年,萨莱城。
  拔都坐在宝座上,灭尔巴侍立在后,耶律铸拜见拔都。
  耶律铸(蒙):耶律铸拜见钦察汗!
  拔都(蒙):请起,欢迎来到钦察国!是乃马真?脱烈哥那叫你来的吗?
  耶律铸(蒙):对,是皇后要我来的。
  拔都(蒙):为了贵由?
  耶律铸(蒙):为了贵由。可汗,皇后快不行了,她希望你能赶快答应她立贵由为汗。
  拔都(蒙):不答应!
  耶律铸(蒙):可汗,我本人也希望您能答应!
  拔都(蒙):耶律铸,你父亲耶律楚材是大蒙古帝国一代贤臣──他怎么生了你这个傻儿子?
  耶律铸(蒙):可汗息怒,请听我说:现下支持贵由者与支持蒙哥者相当,一旦皇后驾崩,两人必定势不两立,相互打起来──到时候,只怕成吉思汗开创的帝国会毁于这场内讧!
  拔都沉思片刻。
  拔都(蒙):告诉皇后,我同意了──叫她准备新汗的登基大典吧!
  耶律铸(蒙):谢钦察汗!
  拔都(蒙):只怕贵由登基后,蒙哥就危险了。
  耶律铸(蒙):可汗,我愿去担当蒙哥的侍卫。
  拔都(蒙):谢谢你,耶律铸。
  拔都(蒙):灭尔巴,你也同耶律大人回去吧,你们一起保护好蒙哥!
  灭尔巴(蒙):可汗,我还想继续与您一同去征服……
  拔都(蒙):回蒙古去吧,你表兄更需要你。
  灭尔巴(蒙):喳,愿上帝与您同在,阿门!
  34.塔塔歹贴赤营帐,冬天
  铁木儿、汪德臣、汪直臣拜见塔塔歹贴赤。
  铁木儿(蒙):末将铁木儿与汪田哥将军、汪直臣将军拜见塔塔歹贴赤都元帅。
  塔塔歹贴赤(蒙):铁木儿,前年你们三个年轻人征蜀失败了,这次可不能再败了!
  铁木儿(蒙):喳!
  塔塔歹贴赤(蒙):我打算兵分四路入蜀。(手指地图)我从这里,你从这里,田哥和直臣从这里……
  塔塔歹贴赤看着汪德臣。
  铁木儿(手指地图,北):元帅叫你们从这里进攻四川。
  汪德臣、汪直臣(蒙):喳!
  塔塔歹贴赤(蒙):好好准备吧,年轻人们。明年春天我们就发兵。
  铁木儿(蒙):喳。
  汪德臣、汪直臣(蒙):喳。
  汪直臣(对汪德臣,北):哥儿,元帅要我们去打合州钓鱼城?
  汪德臣(北):正是。
  35.合州军营,春天
  字幕:公元1246年,南宋淳祐六年,元定宗蒙古贵由汗元年,合州。
  张玦在军营练兵,余玠来看张玦。
  张玦练完兵,余玠找张玦谈话。
  余玠(开):君玉,你曾说你是木匠出身。
  张玦(开):是,大人。
  余玠递给张玦一本《天下神兵》。
  余玠(开):翻到第廿五页。
  张玦翻到第廿五页。第廿五页上画着“神臂弓”的各部件详细图案。
  余玠(开):这是一种踏张弩,可射三百步。
  张玦(开):三百步?
  余玠(点点头,开):你做一个试试,效果好的话,我们就推广。
  36.南宋官道
  汪德臣、汪直臣、铁木儿并骑来到一个三岔口。
  汪德臣(北):铁木儿,我兄弟二人往合州去了,就此别过吧。
  汪直臣(北):后会有期。
  铁木儿(略有犹豫地,北):田哥……
  汪德臣(北):请讲。
  铁木儿(北):等你们占领合州后,请为我打听一个女孩子的消息。她叫嫣兰,翁吉亦惕部的。
  汪德臣(北):多大的女孩儿?
  铁木儿(北):窝阔台汗元年生的。
  汪德臣(北):窝阔台汗元年,就是金哀宗正大六年。那她该有十七岁了。
  铁木儿(北):然也。有劳了!
  37.簸箕岩
  汪德臣、汪直臣率军来到簸箕岩。
  汪直臣(北):这就是簸箕岩?
  汪德臣(北):应该是。
  汪直臣(北):山地也,不利骑兵行进。若敌人设有埋伏,我们就完了。
  汪德臣(北):不会的。此地还算较为平旷,不宜设伏;就算埋伏得有弓箭手,也不可能射着我们。
  远处传来一声炮响。宋军中数百名早已埋伏好了的神臂弓手现身。
  百弓齐发,射程刚好到达蒙军之中。蒙军顿时伤亡数十人。
  神臂弓手迅速准备好第二发箭,向蒙军射去。
  汪德臣坐骑中箭身亡,汪德臣坠马。
  汪直臣(北):哥儿,骑我的马,快撤!
  汪直臣下马,抱汪德臣上马。
  汪德臣(北):直臣!
  汪直臣(北):哥快走,我来掩护。
  汪德臣(北):一起走!
  汪直臣(北):小心!
  汪直臣为汪德臣挡了一箭,死了。
  汪德臣(北):直臣!直臣!
  38.嫣兰卧室
  张玦进入了嫣兰的卧室。
  张玦(开):嫣兰,我的神臂弓立功了,余大人提升我为小都统了!
  嫣兰(开):什么叫小都统?
  张玦(开):一种官,跟晋国宝的一样。反正就是,我升职了!
  嫣兰(开):那我给你跳支舞,庆祝庆祝吧。
  张玦(开):好的,跳吧。
  嫣兰趁张玦说话时,已找到一个空碗。嫣兰将碗顶在头上,跳起了顶碗舞。
  张玦(开):哈哈,我也会!
  嫣兰(把碗交给张玦,开):碗不能掉下来哟。
  张玦接过碗,倒过来扣于发髻之上,学嫣兰刚才的动作,跳起了舞。
  嫣兰:哈哈哈!
  张玦(取下碗,开):嫣兰,你还想回蒙古吗?
  嫣兰(开):我要回哈剌和林!
  张玦(开):好!等到以后宋蒙两国停战了,并共同宣誓双方世代友好、和平共处,我就亲自送你回哈剌和林!
  嫣兰(开):谢谢你,君玉!我真想知道那边现在到底怎样了。
  张玦(开):听说贵由要登基了……
  39.蒙古斡耳朵
  贵由登基,各王爷向贵由送上礼物。灭尔巴向贵由送礼。
  灭尔巴(蒙):我代拔都汗向贵由汗问好,愿上帝……
  贵由(蒙):滚!拔都,不是因为他的话,朕早就登基了。
  40.铁木儿营帐,冬天
  字幕:公元1247年,南宋淳祐七年,元定宗蒙古贵由汗二年,青居城。
  汪德臣进入铁木儿营帐。
  汪德臣(北):铁木儿!
  铁木儿(开):田哥,你来了!好久不见!直臣的事我早已听说了──真的很令人难过……
  汪德臣(开):唉──他也算死得光荣……
  两人一起沉默了会儿。
  汪德臣(开):我有嫣兰的消息了:她被张玦抓到了钓鱼城中当了俘虏。
  铁木儿(开):告诉我,张玦是谁?
  汪德臣(开):余玠手下的一个小都统。据说,他就是杀死汤继祖将军的人……
  铁木儿(开):是他?当时他还只是个无名小卒。
  汪德臣(开):嗯,直臣的死也与他有关。
  铁木儿(开):我们一同去钓鱼城找他报仇!
  汪德臣(开):不,铁木儿,我奉都元帅之命来找你,就是要你跟我一同离开四川,停止对宋的征伐。
  铁木儿(开):为什么?
  汪德臣(开):我只知道是大汗想暂停攻宋。
  铁木儿(开):暂停攻宋?为什么?
  汪德臣(开):我也不知道。
  41.蒙哥营帐,春天
  字幕:公元1248年,南宋淳祐八年,元定宗蒙古贵由汗三年,哈剌和林。
  蒙哥、忽必烈、旭烈兀在议事,阿里不哥跑了进来。
  阿里不哥(蒙):哥哥们,大汗要西征了!
  旭烈兀(蒙):为了什么?
  阿里不哥(蒙):不知道。
  蒙哥(蒙):拔都!
  忽必烈(蒙):哥哥是说大汗要去征讨拔都?难怪他要暂停攻打南家思!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可不得了,一旦蒙古帝国与钦察汗国打起来,那么……
  耶律铸(蒙):只怕成吉思汗开创的帝国会毁于这场内讧。
  蒙哥(蒙):唉,我是窝阔台汗的养子,从小跟贵由一块儿长大。我知道,依他的个性,没人能阻止他的。
  灭尔巴(蒙):上帝保佑!蒙哥,我要马上去萨莱城告诉拔都……
  忽必烈(蒙):不必了,我想出办法了。
  忽必烈神秘地笑了。
  42.贵由营帐
  贵由在帐内。
  侍卫(外,蒙):忽必烈王爷求见。
  贵由(蒙):请进。
  忽必烈进帐。
  忽必烈(蒙):忽必烈拜见贵由汗,愿长生天保佑大汗,万岁!
  贵由(蒙):免礼。
  忽必烈(蒙):我闻汗兄要发动新的西征?
  贵由(蒙):呃,是去镇压斡罗思人……
  忽必烈(蒙):哦。我们额吉为大汗制作了点儿礼物──是大汗最喜欢吃的。
  忽必烈为贵由献上食品。
  贵由高兴地收下了。
  贵由(笑着,蒙):谢谢苏如婶婶。
  忽必烈(蒙):大汗太过客气了。忽必烈告辞。
  贵由(蒙):好的,替朕问候蒙哥、旭烈兀,还有阿里不哥。
  43.合州军营
  字幕:公元1249年,南宋淳祐九年,蒙古海迷失后元年,合州。
  张玦教嫣兰练剑。练了一阵,二人开始休息。
  张玦(开):嫣兰,你来这儿六年了。今年你二十岁了?
  嫣兰:嗯。
  张玦(开):还想回蒙古?
  嫣兰(开):唉,六年了!我每天只是做做女红,再学学你们的文化,真是无聊。幸好你常来看我,使我不会太难过。我知道我是你们的俘虏,我不能离开这里,但我真的好想念我的家乡。那里有广阔的草原,一堆一堆的羊儿、马儿……
  张玦(开):天苍苍,野茫茫。
  嫣兰(开):对。那就是我生长的故乡。我额吉去世得早;我阿爸和铁木儿的阿爸是朋友。我阿爸战死后,铁木儿的额吉就收养了我。铁木儿和他的额吉是我最亲的人。我想念他们!
  张玦(开):算了吧,嫣兰。六年了,铁木儿他妈说不定早就死了;铁木儿也可能已战死了。
  嫣兰举起剑,指向张玦。
  嫣兰(开):你不要乱说!你不要乱说铁木儿!
  张玦挥剑,轻松地打落嫣兰手中的剑。
  张玦(开):我就要说他。他只不过是个暗刀伤人的小人。
  嫣兰(开):他对我好!我喜欢他!
  张玦(开):嫣兰,六年了,难道我对你就不好吗?我比不过他,不就是因为他是个将军,而我只是个小都统吗?
  嫣兰(开):君玉,其实我也喜欢你……
  张玦(开):你到底喜欢谁?
  嫣兰(开):都……
  张玦(开):哼,你知道我和他最大的不同吗?
  嫣兰摇头。
  张玦(开):他是坏人,我是好人。这六年来,我教了你那么多忠孝、仁义的圣贤大道,难道你还不明白吗?
  嫣兰点头。
  张玦(开):嫁给我!
  嫣兰不回答。张玦捡起嫣兰的剑,递给她。
  张玦(开):你输了就嫁给我。
  张玦与嫣兰比起剑来。张玦轻松地获胜了。
  张玦(开):你是故意输的?
  嫣兰腼腆地笑了。
  44.余玠的练武场
  张玦与余玠在谈话。
  余玠(开):结婚?呵呵,你今年……
  张玦(开):三八二十四!
  余玠(开):嗯,是该结婚了。反正现在战事不紧,我就给你放假好了。
  张玦(开):谢大人!
  余玠(开):你从十八岁到二十四岁一直在军中,还没举行过成人礼,你却连字都有了。
  张玦(开):字是我自己取的。从我上战场起,我就是成人了!
  余玠(开):嗯──新娘是谁?
  张玦(开):六年前那个俘虏……
  余玠(开):蒙古人?
  张玦(开):是……
  余玠(开):不行!
  张玦(开):凭什么不行?规章上又没说不准娶俘虏。
  余玠(开):她是敌人……
  张玦(开):不是,根本就不是!她只是个平民。
  余玠(开):敌国的平民。
  张玦(开):是。但她不是坏人。她爱我,我要她。
  余玠(开):算了──我又不是你爹妈,我管你要谁?这六年来,你我并肩作战。保卫合州,光复四蜀,你都是功不可没。我封你个宅子,再添几个奴仆,这样你就能安家了。
  张玦(开):谢大人!!大人不是我爹妈,胜似我爹妈!
  余玠轻轻笑了笑。
  45.张玦宅,夜晚
  张玦宅内宾客齐聚。张玦与嫣兰正在结婚。
  司仪甲(重):东边一朵祥云起!
  司仪乙(重):西边一朵紫云来!
  司仪甲(重):祥云起,紫云开!
  司仪乙(重):新郎新娘拜堂来!
  众人欢呼了起来。余玠也来了。众人向余玠行礼。
  张玦与嫣兰拜了天地与张玦父母灵位,再对拜。张玦发现余玠来了。
  余玠(开):呵呵,君玉,给你个礼物──请取纸笔。
  张玦的仆人为余玠准备好笔墨纸砚。余玠写下了“好合”二字。
  余玠(开):“好合”二字:一来祝二位新人百年好合;二来我希望,宋蒙两国能停止争战,永世友好,像二位一样好合。
  张玦(开):谢谢大人。真希望贵由能永远停止对我们的侵凌。
  46.叶密立
  贵由的大军在西进,贵由坐在车辇内。
  贵由(拉开帘子,蒙):侍卫,还有多远?
  侍卫(外,蒙):大汗别急,现在才到叶密立呢。
  贵由合上帘子,无聊地打开抽屉,看见了忽必烈所赠食品。贵由吃了其中一部分,将剩余的放回抽屉,再合上了抽屉。贵由靠在靠背上,闭上了眼睛,嘴角缓缓流出血,死了。
  47.护国寺正门,冬天
  字幕:公元1250年,南宋淳祐十年,蒙古海迷失后二年,合州。
  余玠带领随从来到了护国寺。护国寺方丈与一群弟子出门相迎。
  余玠(行礼,开):大师!
  方丈(合掌,重):大人,请!
  48.护国寺厅堂
  余玠向方丈问问题。
  余玠(开):大师,老夫我到合州有七年多了。这些年来,老夫在文治上,发展生产建设,把四川多余的粮草送往东边的战场,支援前线将士;在武功上,老夫既保卫了合州、重庆、青居等城,又出兵光复了四川的不少失地。尤其是今年,老夫亲自率兵杀入汉中,直捣兴元,又击退了进犯成都、嘉定的蒙人。七年前,老夫向皇上允诺,要在十年内光复四川。现在老夫只有三年不到的时间了。大师,你看老夫能做得到吗?
  方丈(重):呵呵,大人在四川的功绩,全四川的人们皆知,老衲自然也相信大人能兑现对圣上的允诺。不过,大人到底得不得行,老衲说了可算不到,这还得看佛祖的意图。
  小沙弥递给方丈一个签筒,方丈又把签筒递给余玠。
  方丈(重):请。
  余玠接过签筒,见签筒里只有一支写有“吉”的签和一支写有“凶”的签。余玠摇签,摇出了“凶”。
  余玠:唉。
  方丈(重):阿弥陀佛……
  余玠(开):我再问一事──明年老夫打算继续北伐,不知吉凶又会如何?
  方丈将余玠摇出的签捡起,放回签筒,让余玠再摇一次。
  余玠再次摇签,依然是“凶”。
  方丈(重):阿弥陀佛。
  余玠的随从甲(开):大人,天意呀!
  余玠(开):天意如此,可民意并不如此。为了大宋的复兴,老夫还会继续做下去的!
  49.蒙哥营帐,春天
  字幕:公元1251年,南宋淳祐十一年,元宪宗蒙古蒙哥汗元年,哈剌和林。
  蒙哥、忽必烈、旭烈兀在议事,阿里不哥跑了进来。
  阿里不哥(蒙):哥哥们,拔都哥来信了!
  蒙哥(蒙):说什么?
  阿里不哥(蒙):拔都请蒙古众王爷去伊塞克湖畔开忽里勒台。
  蒙哥(蒙):去那里?嗯,妙!
  旭烈兀(蒙):四川的余玠正在北伐。众王爷离开蒙古了,余玠不正好趁火打劫吗?
  忽必烈(蒙):没事。汉中多平原,有利于我们蒙古骑兵作战。余玠只配在四川逞能。他到了汉中,必败无疑。
  旭烈兀(蒙):可是去年,他就打到了兴元府。
  忽必烈(蒙):那是因为我们的疏忽。现在那里有汪田哥等将军在把守着。绝对安全!
  蒙哥(蒙):如此,我们可以放心地去伊塞克了。
  阿里不哥(蒙):拔都哥邀请我们先去一趟萨莱城,他会在伏尔加河畔等待我们。他会与我们先共同商量好忽里勒台的事情,然后再与我们共赴伊塞克。
  蒙哥(蒙):唉,拔都为我可是煞费苦心哪!
  50.伏尔加河
  拔都在一艘小船旁边的岸上站立。蒙哥、忽必烈、旭烈兀、阿里不哥、灭尔巴、耶律铸骑马来到。
  拔都(蒙):蒙哥!忽必烈!旭烈兀!阿里不哥!灭尔巴!耶律铸!
  蒙哥下马,与拔都相拥。
  其余人也下马。众人一同上船。灭尔巴、耶律铸划起了船。
  拔都(蒙):好久不见!
  蒙哥(蒙):是啊!我犹记得年少时,我们二人在伏尔加河畔并肩作战……
  拔都(蒙):时间过得真快!
  忽必烈(北):弹指一挥之间。
  拔都(蒙):忽必烈又在说我听不懂的话。
  蒙哥(蒙):他说的是华语。
  拔都(蒙):我就只会一句华语──(非常不流利的北京话)“功亏一篑”。
  蒙哥(蒙):这次有你大力相助,一定不会(北)“功亏一篑”。
  拔都(蒙):我但愿如此──蒙古现在怎样?
  蒙哥(蒙):贵由汗驾崩后,国家大权全落入了海迷失皇后手中──很糟!
  拔都(蒙):哼,那个斡亦惕女人──哎,你们谁知道贵由是怎么死的?
  众人一起摇头。拔都看见忽必烈在偷笑。
  拔都(蒙):小鬼!
  蒙哥(蒙):谁?
  拔都(更大声地,蒙):忽必烈!
  忽必烈豪爽地大笑了起来。
  51.伊塞克湖畔
  拔都进入了一个大蒙古包。
  蒙古包里有众位王爷,他们纷纷向拔都行礼。
  拔都(蒙):各位王爷,请免礼,欢迎来到钦察国!我由于有腿疾,不便行走,只好请各位王爷到这里来了。今天,我们将在这里──伊塞克湖之畔──举行忽里勒台,选举新的可汗。下面先请海迷失皇后的代表发言。
  海迷失代表(蒙):皇后希望能立贵由汗长子忽察王爷为汗……
  拔都(蒙):大家有赞成的吗?
  帐内各角落都有刀斧手威严地站立着。众人都不敢作声。
  拔都(蒙):那么下面由术赤系的代表发言了──就是我发言了。
  众人轻轻笑了笑。
  拔都(蒙):各位王爷,我要举荐的人就坐在我们当中。他自幼聪明好学,年幼时便能背熟成吉思汗的札撒;他在年少时又与我一同参加了西征,征服了钦察人和斡罗思人。他是位文武双全的优秀的汗位继承人。他就是成吉思汗的幼子的长子──孛儿只斤?蒙哥。
  拔都身后的术赤系诸王欢呼了起来;忽必烈、旭烈兀、阿里不哥、灭尔巴、耶律铸也欢呼了起来。
  蒙哥(起立,蒙):各位王爷,我若为汗,必定会往南征服临安,往西征服报达。从日本到天方,都会臣服于成吉思汗的札撒。我会开创一个无比庞大的帝国,与诸位共享天下!
  众人都欢呼了起来、
  蒙哥感激地望向了拔都。
  拔都(外,蒙):感谢长生天。
  蒙哥迅速而不引人注目地划了个十字。
  蒙哥(外,蒙):感谢上帝。
  52.钓鱼城奇胜门
  余玠率领残兵败将们回城。城门打开,张玦出城迎接余玠。
  张玦(开):大人!
  余玠(开):君玉,我北伐失败了……
  张玦(开):大人,胜败乃兵家常事。
  余玠(开):天意呀!
  张玦(开):大人不必如此想。即使这是天意,但大人已经努力过了。大人无愧于四川百姓,无愧于天地良心。
  余玠(开):唉,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张玦,我还有个不幸的消息──文武双全的蒙哥登基了。
  53.张玦宅
  张玦与嫣兰对话。
  张玦(开):嫣兰,蒙哥当上可汗了──你了解这人吗?
  嫣兰(开):蒙哥是个不爱张扬自己的人,我对他不是很了解。我只知道他是成吉思汗的幼子的长子,信仰景教。他在年少时与拔都一同参加过第二次西征,是个能文能武的英雄。
  张玦(开):英雄?征服了西方的无辜的国家就算是英雄?
  嫣兰(开):成吉思汗曾对他的子孙们说:“天下土地广阔、河流众多,你们尽可以各自尽情去扩大自己的领地。”
  张玦(开):这话是铁木真说的?他真是个强盗!
  嫣兰(开):你不要乱说成吉思汗!他是我们草原上的英雄。过去,草原上的各部落争战不休,人民生活在战火之中。是伟大的成吉思汗统一了草原,熄灭了草原上的战火。
  张玦(开):可现在你们却把战火烧到我们大宋来了!
  嫣兰(开):是的,君玉。几千年来,中原的人们与草原上的各民族一直也是争战不休,不得和平。如果蒙古人征服了中原,那么中原的人们与草原上的各民族,甚至与天下的其余民族,都可以永远和睦相处了。
  张玦(开):我们会与其他民族的人和平共处吗?
  嫣兰(开):可以的!你我不就是这样吗?
  张玦(开):可是我是宋将,我有责任保卫我的国家;我是宋人,我热爱大宋,我不希望大宋沦落,我担心大宋的文明会消亡。
  嫣兰(开):如果让蒙古人来做你们的皇帝,让蒙古族也融入华夏呢?
  张玦(开):我想,中原的皇帝最起码得是个热爱中原文化的人……
  嫣兰(开):至少忽必烈王爷就是。
  54.蒙古斡耳朵
  字幕:公元1252年,南宋淳祐十二年,元宪宗蒙古蒙哥汗二年,哈剌和林。
  蒙哥与诸位王爷、大将在议事。
  蒙哥(蒙):罪恶的乱国者海迷失已被朕下令处死了,今后诸位请尽皆服从于朕,与朕共夺天下。
  众王爷、大将(蒙):喳!
  蒙哥(蒙):朕以为,欲征服南家思,应先征服四川,而后顺长江直取襄樊,再直捣南家思人的都城──临安府。
  忽必烈(蒙):汗兄所言于忽必烈想的一样。但忽必烈认为,四川之地,北接汉中,西接吐蕃,南接大理,东接湘鄂。如今汉中已被我军占领,吐蕃也已向我国称臣,如若再取得大理,便可对四川进行北、西、南的三面夹击,此计胜过单方面地从北路进攻。
  蒙哥(蒙):好,忽必烈!征服大理一事,朕就立即交予你去办,如何?
  忽必烈(蒙):喳!
  蒙哥(蒙):不过我们不应在忽必烈取得大理前终止了对四川的攻击──那位将军愿意现在就去四川与余玠较量一番?
  帖哥火鲁赤(蒙):大汗,末将帖哥火鲁赤愿往四川。
  蒙哥(蒙):好,帖哥火鲁赤!你要挑谁做你的副将?
  帖哥火鲁赤(蒙):汪田哥。
  55.余玠的练武场
  张玦找到余玠。余玠正在练枪。
  张玦(开):大人要出兵嘉定了?
  余玠(开):嗯,帖哥火鲁赤的大军往成都、嘉定方向去了,我也得赶去那里防御。
  张玦(开):大人要带上我吗?
  余玠(开):呵呵,不用了,嘉定守将程立之会配合我的。
  张玦(开):那好。不过我为大人备了点儿小礼物,请大人一并带走──跳镫弩三百把。
  余玠:嗯?
  张玦(开):这是我和工匠们按《天下神兵》中的图纸制作的。跳镫弩与神臂弓同为踏张型远程武器。虽然它射程不及神臂弓,但操纵要简便得多。
  余玠(开):好,张玦,我会派人去找你取的。谢谢你,这次我不会再失败了!
  56.嘉定军营
  程立之在练兵。余玠找到了程立之。程立之停止了练兵。
  程立之(开):程立之拜见余大人。
  余玠(开):嗯,立之,继续练兵吧。
  程立之带领战士们继续练了起来。
  57.嘉定郊外
  余玠、程立之率宋军在平地上摆开阵势。
  帖哥火鲁赤、汪德臣在另一边率蒙军摆开阵势。
  程立之趋马上前。
  程立之(开):帖哥火鲁赤,够胆就来跟你爷爷单挑。
  帖哥火鲁赤朝身边的人使眼色,蒙将甲看见后,趋马而前。
  程立之(开):来将通名。
  蒙将甲不回答。
  程立之(开):原来你不懂汉语,哈哈!杀!
  程立之与蒙将甲打了起来。蒙将甲战死。
  余玠(开):杀!
  余玠率宋军战士们一同杀向前去。余玠骑马冲在最前。程立之也趋马向蒙军杀去。
  帖哥火鲁赤(蒙):进攻!
  蒙军向宋军杀去。宋、蒙两军杀在了一起。汪德臣用弓箭射杀宋军战士,每发皆中。宋军战败。
  58.帖哥火鲁赤营寨,夜晚
  汪德臣匆匆跑入帖哥火鲁赤帐内。
  59.帖哥火鲁赤营帐,夜晚
  汪德臣见到了帖哥火鲁赤。
  汪德臣(北):将军,余玠来偷袭了!
  帖哥火鲁赤:嗯?
  汪德臣(北):我们被偷袭了!
  帖哥火鲁赤(蒙):你怎么不带翻译就进来了?
  汪德臣转身往帐外跑。
  汪德臣(北):你要是懂汉语就好了!
  60.帖哥火鲁赤营寨外,夜晚
  帖哥火鲁赤营寨外是条山路,两边都有小山与小土丘。蒙军战士正在营外抵御来袭的宋军。汪德臣率一队骑兵也冲出了营寨。
  山路一边的一座小土丘上,程立之对各山上与各小土丘上的战士们下令。
  程立之(开):跳镫弩准备……
  跳镫弩战士们用脚拉开了弩弦,再用手装上了箭矢。
  程立之(开):放!
  宋军射出阵阵箭雨。蒙军伤亡惨重。汪德臣率领几名骑兵逃回营帐。
  61.帖哥火鲁赤营寨,夜晚
  帖哥火鲁赤的营寨内四处火光冲天。
  余玠率领一队骑兵冲杀在蒙营中。
  汪德臣与帖哥火鲁赤率领一队人马匆忙夺路逃走了。
  62.钓鱼城镇西门
  余玠率师凯旋回城。城门打开,晋国宝出城迎接余玠。
  晋国宝(开):晋国宝恭喜大人凯旋。
  余玠(开):好,好!张玦呢?
  晋国宝(开):张玦在奇胜门。
  余玠(开):哦。晋国宝,我离开的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事没有?
  晋国宝(开):朝廷来信了。
  晋国宝递给余玠一封信。余玠拆信读了起来。之后,余玠向东方拜了几下。
  余玠(开):皇上圣明!
  晋国宝:啊?
  余玠(开):皇上升我为兵部尚书了!
  晋国宝(开):晋国宝再次恭喜大人!
  余玠:哈哈!
  晋国宝(开):那圣旨呢?
  余玠(开):不日便到,呵呵呵!
  63.合州军营,春天
  字幕:公元1253年,南宋宝祐元年,元宪宗蒙古蒙哥汗三年,合州。
  余玠与张玦一起漫步在军营。
  余玠(开):君玉,我的十年的时间就要到了,可是眼下四川还有一部分的地方未被光复。
  张玦(开):大人,还来得及。
  余玠(开):我也觉得还来得及──只要你肯帮我。
  张玦(开):张玦万死不辞。
  余玠(开):嗯!你领兵往阆州方向而去,我与晋国宝领兵往云顶山方向而去。我们见蒙人便打,直到把蒙人全赶出四川。
  张玦:呃……
  余玠(开):当然,尊夫人除外!
  张玦、余玠:哈哈哈!
  64.阆州城外的平原
  张玦率领宋军将士们在平原上大败蒙军。
  65.阆州城北门
  张玦率师凯旋回阆州。阆州百姓出城迎接张玦。阆州百姓向张玦欢呼。
  阆州百姓(重):四川虓将!四川虓将!
  张玦骑在马上,向百姓们点头致谢。
  66.云顶山余玠营帐
  晋国宝疲惫地走入余玠的营帐。
  晋国宝(开):大人,我被蒙军打败了,请大人责罚。
  余玠(开):唉!张玦已经取得了北线的胜利,你也应该为我赢得西线的胜利。否则,忽必烈马上就要征服大理了,到时候我们会同时受到西、南两面的攻击。
  晋国宝(开):大人……
  余玠(开):老夫总盼望着能早日光复四川,然后好解甲归隐,安度晚年。你真是让我失望!
  晋国宝(开):大人请治罪。
  余玠(开):姚世安呢?他为何没与你一起来领罪?
  晋国宝(开):姚将军并未出兵抗击蒙人……
  余玠(开):什么?他没出兵相助你?造反!
  余玠生气地往帐外走去。
  晋国宝(开):大人,姚世安与朝中权臣谢方叔关系甚好,大人不可得罪他呀!
  余玠(开):我是兵部尚书,他不过是个小土帅,焉敢不听我命令?
  晋国宝(开):大人切不可冲动!
  余玠不理晋国宝,快步出帐。
  67.云顶山姚世安营寨
  余玠愤怒地来到姚世安的营寨。营寨内到处都是土家族士兵。
  余玠(开):姚世安!
  姚世安闻声赶到余玠面前。
  姚世安(重):余大人,好啊!找我干啥子?
  余玠(开):今日为何不出兵?
  姚世安(重):出了的。只不过兄弟们走到半路上就觉得太累了,就回营了。
  余玠(开):晋国宝的战士从钓鱼城一路赶来,都未敢说劳累;你们终日在山上休整,有何劳累?
  姚世安(重):大人,你把粮草都大批大批地送到襄樊和临安去了,只给我的兄弟们送来一滴滴儿粮草,我们当然没得气力去打仗萨。
  余玠(开):襄樊是中部一重要战场,临安是天子的所在,那里的将士们需要这么多粮草。
  姚世安(重):大人,你就是偏心。
  余玠(开):你再说一遍!
  姚世安(重):你就是偏心!你只想到你们汉人的战士,从来就没想到我们土家人。反正这个国家又不是我们土家人的国家,我们凭啥子为你们卖命?对我们来说,汉人统治天下和蒙古人统治天下有啥子区别?
  余玠(开):姚世安!你身为云顶山统制,竟敢如此不服从命令!我立马治你重罪。
  姚世安(重):治萨,我才不怕你!
  姚世安走开了。围观的士兵们一哄而散。只剩余玠一人,没人理他。
  68.云顶山余玠营帐外,夜晚
  余玠的营帐内传出阵阵凄苦的琴声。
  张玦进入了营帐。
  69.云顶山余玠营帐,夜晚
  张玦进入了余玠的营帐。余玠在弹琴。
  张玦(开):大人,我从阆州赶来了。我是来支援您的……
  余玠继续弹琴。张玦站着,等余玠将曲子弹完。
  余玠弹完了琴。
  余玠(开):听懂了吗?
  张玦(开):末将不懂音律。
  余玠:唉!
  余玠(边弹琴边唱,开):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断弦有谁听?
  张玦(开):大人为何唱起了岳武穆之词?
  余玠(开):朝中权臣谢方叔在皇上面前参了老夫一本,说老夫给皇上写的折子里用词不当,对皇上有多不敬。
  张玦(开):是这样吗?
  余玠(开):只是个借口而已。皇上已传令老夫立刻赶去临安了。如今朝中奸人当道,老夫回朝后,只怕会丧命于谢方叔之手了。老夫如今并不怕死。老夫只恨光复四川的梦想从此不得实现了!
  余玠流出了两行眼泪。
  余玠(开):君玉,你明日便和晋国宝回钓鱼城吧。老复明日自己一人去临安。我们就此告别吧!
  张玦跪下,向余玠拜了三下。
  70.钓鱼城奇胜门
  张玦镇守在城楼上。晋国宝来到奇胜门,找到张玦。
  晋国宝(开):张玦,今日城中兵士大多身着丧服,难道出什么大事了吗?
  张玦(开):不只是钓鱼城中人,全四川的人都在服丧……
  晋国宝(开):难道……
  张玦(开):我想我们还是不必瞒着你了──余大人在回临安的路上服毒自杀了。
  晋国宝(开):自杀?
  张玦(开):也许是不想回到朝中遭受奸臣残害吧!这样做就保住了他的清白。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