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栏目剧本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关于吃饭玩手机的小品《都是手
新闻联播小品台词剧本,新闻联播
适合世界无烟日宣传表演的禁烟
关于护士感动的小品,护理礼仪情
适合教师演的搞笑小品,教师联欢
移动公司员工年会小品剧本(宿舍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适合世界无烟日宣传表演的 4-20
医院医生护士音乐剧剧本《 4-18
关于全面开放二胎策超喜剧 4-17
全国学生营养日宣传教育活 4-15
5.17世界电信日主题活动小 4-13
家庭和睦小品剧本,家和万事 4-11
5.12国际护士节医院门诊大 4-8
全国爱牙日搞笑音乐剧剧本 4-4
妈妈您辛苦了小品台词(人间 4-2
五四青年节爱国小品剧本(保 3-30
恶搞宫廷小品,宫廷情景剧小 3-27
银行帮助家民脱贫致富小品 3-24
六一文艺演出小品剧本,庆六 3-20
512医院护士题材正能量小品 3-14
五一国际劳动节弘扬劳模精 3-12
旅游市场物价投诉监管小品 3-9
房地产公司交楼搞笑小品(交 3-7
物流公司服务搞笑小品剧本 3-5
关于医护的剧情舞蹈,适合医 3-3
农村搞笑精准扶贫脱贫攻坚 3-1
公司改善企业员工生活小品 2-26
医院医生护士题材的情景剧 2-24
防疫流感疫苗音乐剧剧本(预 2-23
建筑公司施工现场项目部小 2-22
清明节超感人小品剧本(纪念 2-18
多人感人医院题材医患关系 2-10
关于植树节植树造林爱护森 2-1
诚信去哪儿了小品,关于诚信 1-31
三八妇女节反对家庭暴力妇 1-30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电视栏目短剧剧本 > 其他短剧剧本 > 黑猫敬长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短剧剧本-其他短剧剧本   会员:q349698421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8/2/24 11:46:55     最新修改:2018/2/26 9:50:38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黑猫敬长
作者:林曼曼
中国国际剧本网短剧创作室专业代写各种栏目情景剧、电视短剧剧本。 QQ:719251535

不知道为什么,有些事情偏偏发生在我身上,本来和我毫无关联,也把我牵连进去。几年过去了,只有等事情一切平息,安排妥当,再做决定。我将把这篇诉讼文章公之于众,编写剧本,为电影做题材。
       2008年,我爸爸和堂哥在湖北安陆做生意,我在安陆学了两个月的跆拳道,那时,我的表哥打电话过来叫我去学习摄影,因为他认为我以前学过美术,有艺术天分,对摄影有帮助。我晓哥以前当兵回来之后,我和我哥有五年的时间没有多少交流,知道表哥给我介绍了这个公司。我学了两个月的跆拳道之后,我和爸爸一起坐火车到了杭州的一家摄影公司,那时候刚好举行北京奥运会。原来这家公司是我哥的高中同学创办的,我也是跟这个老板学习摄影,我叫老板林老师,老板也姓林,叫林永光。另一个朋友叫姜祥隆,但不是老板,也是我哥的高中同学。这家摄影公司以前叫“异光广告摄影”。公司的隔壁还有另一家摄影公司,另一个老板叫阿辉。我是跟林老师学的摄影,有一个同事来得比我早一些,是我的师兄,叫何元锋,外号叫“河马”。我表哥也给我取了一个外号叫“猫”,之前我在杭州上大学时,和我哥QQ聊天时,我哥都叫我猫,因为林曼曼的温州方言很像猫。这时候,我是跟着河马做摄影助理的,河马已经是摄影师了。林老师是老板,有时候也叫他林总,他有一个女朋友。其实他们人都很不错,因为那时候公司里生意还不是很好,我们每天会轮流煮饭、烧菜、洗碗,林总有时候也会做饭烧菜,有一次,我和林总一起烧菜,我说,豆腐不用洗,他说要洗,他说他家以前是做豆腐的。我才相信豆腐是要洗的。我和河马除了每天煮饭。烧菜、洗碗之外,记得有一次,我和河马还有另外几个同事,分别是蔡程贤和小羊,给墙上刷墙,因为墙上面的白石灰掉了,刷上去新一些。
       林老师教我照相机的用法,河马教我摄影灯的用法。林总大学是摄影专业的,林总和河马是大学校友,林总比河马大一届,河马和林总的女朋友是大学同学,河马是英语专业。林老师教我和蔡程贤拍物品,要我们按时交作业,由于我没有完成作业,被林老师批评了,而且没有继续教我了。我哥笑着对我说:”林老师不教你了,怎么办。"我哭了。
       一次开会,我笑个不停。又一次开会时,由于我不认真学习,表哥叫我回去,我说,那就回去吧!其实我也没有回去。
       有一次我和晓哥一起坐着喝茶,晓哥对我说:“记不记得小时候,我们玩游戏,我演太监,还有康熙皇帝的。”我点点头,但没有说话。因为我哥有点像太监,有一次,林总和祥隆开玩笑说我哥。
       有一次林总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聊天,办公室里只有我和林总两个人。当时林总的手指上戴了一个指环,林总说我表哥是投股的,那时候我也不知道投股是什么,我表哥也是总经理。
       那时候,我、河马、蔡程贤和小羊都住在公司的小房间里面,小房间里有床,有一张是双人床,我睡在双人床的上方,小羊睡在下方。有几次我看见,小羊都是四点钟起床去电脑前做设计,小羊干了几个月连工资都没有。那时候我也没有工资,是我爸爸汇钱给我用的。有一次,我表哥和林总他们都不在公司,我、河马、小羊、郑牮一起吃晚饭,小羊背后说我表哥坏话,说我表哥是傻表格,小羊被我打了。2008年在这家公司呆了三个月,2009年又和我表哥一起来到这家摄影公司呆了三个月。
       有一次,我哥对我说,我爸爸身体不好,表哥教我回去照顾爸爸。我又回到了安陆,在安陆住了三年的时间。直到2012年时,我又去杭州了。
       2012年,应该已经刚过了清明节,因为我说还要其杭州的摄影公司里学摄影,表哥来到我家,我、妈妈和表哥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表哥说,“我已经在公司里当上老板了。”当然,我是相信的。第二天,我、表哥和祥隆三人一起做长途汽车,从瑞安往杭州。我又在摄影公司工作了。
        到了杭州,我和表哥两人一起坐表哥的小轿车,表哥说:“以前的同事都不在公司里了,你先跟大康和小康住在一起吧,房子是租来的。大康和小康是江西人。“我说:“好的,可以!”到了摄影公司,我才知道,原本是两家隔壁的公司,现在已经合并成一家公司了。也是我表哥说的。 刚来的第一天晚上,我和公司里的几个人一起在饭店里吃完饭,表哥说:“先自我介绍吧,阿曼,你先说!”我笑着说,“我叫林曼曼!”对面的那个人问,“林莫莫?”我说:“是林曼曼!”,“哦!”然后他们都做了自我介绍,风别都是,阿辉、波波、郑越、大康和小康,还有我表哥。我表哥指着郑越对我说,他也是当过兵的,我看了他一眼,又看我的表哥,心想,我表哥也当过兵,但没有说出去。
        吃完饭之后,天已经暗了,我们都站在饭店门口,这时,我和大康站在一块,表哥说,以后你(我)跟他〔大康〕,当时我也没有说什么,大康说可以。
        之后,我、大康和小康坐我哥的小轿车到了大康的住房,房子是租来的。
小康帮我把行李帮到了楼上,我拎着另一个东西,到了门口,我说:我来吧!“这是一座别墅里的小房间,房间不是很大,但也可以睡三个人。房间里也没有床,我们都是铺在地上睡的。表哥说:“这里条件也不是很好,将就将就。”见大康笑眯眯的,小康只管自己。我表哥回去之后,我们也安顿了下来。我在地板上铺好了被单,大康问:”你是暂时住这里的,还是住几天。“我问:“我哥现在住哪里!“大康说,”以前我和你哥是住在一起的,现在分开住了。“我拿出了自己行李中的苹果,对小康说,”苹果要不要!“小康微笑着,没有说话,接过了苹果,我又拿了一个给大康,我一个给自己。
        ”我们每天早上起床,大概坐二十分钟的公交车,再走五六分钟的路到公司上班。“大康对我说,因为我对这地方还不怎么熟悉,慢慢的,我也熟悉了。但是,没有上下班,都和大康一起坐公交车,小康有时候会一起,但有时候没有一起。小康才十七岁,大康也才二十多岁左右,而我已经二十六岁了。大康和小康是亲兄弟,大康我表哥上次去广州认识的,并给他介绍了这份工作。大康每天会按时上下班,也有工资,小康因为喜欢上网网游戏,常常晚上去网吧通宵,白天上班时候打瞌睡,也没有发到工资。
       来公司上班的第一天,我来到了阿辉的摄影棚,摄影棚里只有郑越在拍照,他看见我走来,就马上过来打了一下我的肩膀,我没有还手。我知道他是友善的。之后,他还打了我好几次,我也没有还手。渐渐的,我们就认识了。因为我带了自己的电脑,一次,我正在茶室上网,我表哥过来笑着说:”猫,给你介绍一个老师,你跟他做助理。“因为我觉得应该是林老师给我介绍才对,因为林老师有摄影技术,而我表哥不怎么会摄影。我喊了一句,说:”不用你管!“我表哥严肃的骂道:”你在这里不用我管谁来管!“我说,”先上一会儿网!“我哥笑了一下,一会儿,我跟这我哥去了摄影棚,我和表哥还是互相对骂,叫的很响。最后,我跟了阿亮学摄影,做阿亮的助理。是我哥给我介绍的。
       原来,林老师和他的女朋友已经结婚了,我哥结婚时的婚纱照是林老师拍的。在公司里,同事都叫我“猫”,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知道我叫猫的。我还算勤奋,有时候用自己的电脑帮李杰修图,有时候又到摄影棚内布景。公司里人比以前多了很多,大约就有十几个人。中午,我们都在公司里面吃饭,饭和菜是公司从饭店里买来的。在公司里,我经常在练沙袋。

       有一个同事叫丁择超,有一次,公司里的电话响了,我接起电话,说:”喂!“电话里传来了好像是中年妇女的声音,好像也很担心的语气,说:”择超在公司里吗?“因为我那时还怎么认识择超,说:“公司里没有择超!”"拜托,这么晚了他没有回家!“看她很担心,这时我忽然想起择超是谁,说:”他拍外景去了!“”好的,谢谢!“
       有一个同事叫吴斌,他比我要迟几天来这公司。有一次,我刚进摄影棚里就听见那边打沙袋的声音,吴斌说,”看是谁再打沙袋!“因为我也经常打沙袋,我到了过去,看见一个女的和我哥一起打沙袋,我跑了过去,那女的立即跑开了,接着我和我哥一起打沙袋。这女的是跟叶老师学的,他们叫她菲菲。菲菲长得很漂亮。有一次,我表哥说,“菲菲,你怎么越来越漂亮了。”
       有一次,一个客户带了一只猫,把猫先留在办公室,办公室里面没有人,但门关着,我推门进去,看见了一只猫在里面,我摸了一下猫的毛,就出去把门关上了。不一会儿,客户急着找猫,问他们有谁进过办公室,我刚也在边上,立即说,“我进去过!但猫没有跑出来!“因为门一只关着。我也和他们一起去找猫,因为我觉得这也和我有关,原来这只猫名叫”菲菲“。客户一边找一边说着,”菲菲,去哪儿了!“后来,我在办公室的角落里看见猫躲在角落的缝隙里面,我喊着,”在这里!“这时,小郑和我一起把杂货搬掉,小郑小心翼翼的把猫抱出来,说:“来,让英雄抱抱!”
2012年的五一劳动节,我回家乡温州瑞安,到了外婆家,外婆坐在屋门口,外婆问我:"现在在哪里?“我说:”在阿晓哥那里!“外婆惊讶的问:”建晓现在在哪啊!“后来,我告诉外婆我在杭州。
       小郑有一次要去银行办银行卡,我和小郑一起去,在路上,小郑说:“我是08年去当兵的,2011年来这个公司!”我说:“我以前和小康一样的,经常去网吧通宵,是高中的时候吧!”小郑:“哈哈哈……!”我说:“现在不会了!”
       有一次,我爸爸来到杭州,我和表哥,还有爸爸三人去我的另一个表哥,建远哥家里做客。因为建远哥家也在杭州。
       有一次,我打电话给建林,也叫建林来杭州,建林说,过几天我同学结婚,我都没有时间回家。我说,同学结婚是一定要回去的。建林同意了。几天后,晓哥打电话给建林,说家里吵架了,叫建林不要回家。我问晓哥,为什么不让建林回家,晓哥说,有你什么事。我也没有再问。我也不知道家里发生什么事。
       一次,我、表哥、大康、小康、小胖去饭店吃晚饭,我哥请客,小胖是杭州本地人,我哥说,“你们该去理发了!”我看见小康坐着用郁闷的眼神看我表哥。之后,我、大康和小康一起回去了。
       有几次,我和同事在公司里玩电脑游戏,只是休息的时候偶尔玩。
       后来,公司里又来了几个新员工,有两个女的也是江西人,一个女的比较胖,另一个年纪比较小,还是个小姑娘。她们俩都坐在电脑前修图,大康也坐在电脑前修图,其中一个比较胖的女的渐渐的和大康熟悉了。小康总是去网吧上网玩游戏,有一次,我和大康去网吧找小康,找到了。
       有一次的房租费是我给的,四百五十元。因为大康那次不在,平时都是大康付的房租。在公司里,大康掏出钱还我,我说不用,大康说,“这房租都是公司里付的。“我说:”这样啊!“于是我接过了钱,其实我知道不是公司付,以后一定要还给他。
       有一次,大康的爸妈也来到了杭州,听说大康的爸妈住在广州。期间,我和大康的爸妈,还有小康一起住了大概三四天,其间,大康回他的家乡江西去了,过了几天又回来了。记得那时候我的手机丢了,不然有大康的电话号码,有一次,因为没有钥匙,在楼下喊大康开门,没有人回应,那一天晚上我去附近住旅馆了。第二天,我回到公司里,小康把住房的钥匙递给了我,这钥匙是小康的爸爸去配给我的。晚上我又回到住房,只有小康的妈妈在一个人在房间里,她是一位比较瘦的妇女,大概四十多岁。我先向她点头打了招呼,在进卫生间洗澡了,她只是坐着看手提电脑。不一会儿,小康和他爸爸回来了,小康的爸爸会照镜子梳头发,镜子是自己带的。我觉得他爸爸人很好。有一次,他爸爸问我,”有上大学吗?“我说:"有,才上了一个学期。"见小康微笑着。他爸爸说,“现在的小孩好像都不喜欢上学。”他还说我的手晒的很黑。有一天晚上,他爸爸拿着火车票,对我说:”坐火车要两天两夜!“我惊讶的说,"这么远啊!““哈哈哈……”第二天,他爸爸让我去公司里叫小康回来去西湖玩,我去了公司里,对小康说:“你爸妈叫你回去,等会去西湖玩。”因为他总是不理睬别人,这天公司里也休息,我坐在一边看书。不久之后,小康的爸妈来到了公司,问我,“你叫他了么?”我回答说:“叫了!”他爸妈也没有说什么。几天之后,我没有见到小康,在公司里,我问大康,”小康去哪里了?“大康说:”什么!”我又说:“你弟弟啊!“大康说:”他和我爸妈一起去广州了。“
       我在这家公司上班渐渐的已经三个月了,但也没有发到工资,不过是表哥把自己掏钱给我用。一次给五百块钱,三个月也大概用了三千元。因为我哥已经当上了老板,因为我知道这公司不是我哥一个人所有,还有另外几个老板,而且以前还是我哥发工资给其他人的。有一次,在办公室里,办公室里只有我和表哥两人,没有其他人,平时,办公室的门也是关着的。我哥坐在办公桌前,我坐在旁边。我向我表哥说:"晓哥,能不能也发给我工资啊,都是你自己给钱让我用的。“晓哥说,”阿曼,你现在还是在学习阶段,更何况你现在还没有给公司作出贡献。如果你努力做上摄影师,就像其他几个员工,像小郑,他工资已有三千元一个月了。到年底还会有分红,有奖励。“晓哥一边说着,一边往门那边看,说,“有没有人进来?"我看门关的严严实实的,说:“没有!”我故意的说,”你是不是老板!“我哥立即起身,说,“还有人不相信我是老板。”一边去柜台上拿了一本证件给我看,当时我也看不懂,也没有认真看。这时,择超进了办公室,择超好像有事对我哥说,由于我们都认识,我哥说,“阿曼,你先出去!”我说,我就先呆在这里。我哥用手往桌上一拍,喊道:“你到底想怎么样!”我把手轻轻的放在桌上。择超走出了办公室以后,我说:“阿晓哥,你买车有什么用,开车还要用油,坐公交车多好。”我哥好像得到了欣慰,也没有说话,我觉得说的应该是对的。
       第二天,我哥把我叫到办公室,我哥坐着说,“你爸爸身体最近不好,你现在回去还是怎么样!”其实我爸爸因为在外地做生意很幸苦,身体也一直不怎么好,我以前在爸爸身边呆了三年,帮忙做生意,给爸爸减轻负担。但是,当时以为爸爸真的身体不好,相信了,我就打电话给妈妈,说:“妈,爸爸身体不好吗?"妈妈在电话里说:"爸爸最近身体不好,有一次吃饭时咽着,我拍他后背,才咽下去。“于是当天和我表哥一起其临时站买了去湖北的火车票,是晚上十点多的火车票。傍晚时分,我忽然想起来有些不对劲,当时我想,因为我在爸爸身边的那三年时间,我爸爸身体好好的,我来杭州才三个月,怎么身体一下子不好了,所以有些不相信。我坐公交车去了火车站,检票进了火车站里面等车,见到等车的那些人看我的眼神有些不一样,于是我想,不应该回去,于是我在火车站里打公用电话给爸爸,说,退火车票不回去了,在电话里和爸爸说了半天,才挂电话。我退了火车票,坐公交车往住的地方去了。
       大概是晚上十点多钟,我到了租房门口,用钥匙开门进去,人还没有进来,看见大康和那个比较胖的女的在一张床上,那女的在大康上面。那女的看见有人进来,惊讶了一声,”呀!“大康说:”嗯!“我立刻关门出去了。原来大康趁我这天回去,和女孩子上床,没想到我又回来了。
       那天晚上又去住旅馆,第二天回到公司里,起初想给我表哥一个惊喜的,想笑一下。早上,我来到我哥的办公室,我哥正坐在办公室桌前,我进来也坐在边上,但是没有笑,也笑不出来,因为当时我正在想昨晚看到的经历,大康和一个女人在同一个房间里。我沉闷的脸,坐着一声不响,表哥以为我对他有些不满,于是我表哥又说了一大堆。到了晚上,大康说自己的钥匙丢了,要我的钥匙给他去配,我把钥匙给了他,这天晚上我就在公司里面的沙发上睡了,大概到了凌晨四点左右,我哥回到了公司,也躺在另一个沙发上睡觉,我叫了一声,“晓哥!”表哥:“嗯!”傍晚,我在公司附近的饭店吃晚饭时,见大康走来把钥匙还给我了。晚上,我和大康两人在公司里上网,已经十点钟了,见大康还没有回去,我背着书包住到住房去了。我在住房住了半个月,这半个月的时间,大康都没有回来住。我看见他经常和那两个江西的女孩子在一起,因为有时候我在路上看见,大概是和那两个女孩子一起住了,我哥对大康说,“不要把小姑娘带坏了。”有时候那女的见到我会感到羞耻。好像她的脸上蒙上了一层雾,见不得人。但有一次也叫我了,也会叫我的表哥。其中有一个姑娘在十七岁。
       半个月之后,在公司里,晚上,大康过来对我说,他要回去住,不然会被我表哥骂的。当时我没有理会,第二天,我决定要去上海建林那里,那时建林还在上海工作。我又来到公司,向晓哥借了两块钱,也没有对晓哥说要去上海,也没有对林老师说。对同事择超和阿亮说了我要去上海,阿亮开玩笑说,也带我去嘛,我笑了。我像择超借照相机,但择超没有同意。之前向阿亮借的两百块钱,我哥帮我还了。我去临时站买了去上海的动车票,坐动车到了上海,身上只剩下一百多块钱,在建林的姐夫的厂里住了半个月。原来舅母也在上海,在上海时,建林告诉我,舅母打扑克牌输了钱。在上海的这半个月里,都是舅母煮饭给我们吃,也是舅母帮我洗衣服的。建林在上海有时候上夜班,有时候白天上班。有时候,我、建林和建林的同事去网吧上网。姐夫对我说,你再这样下去,那就完了。因为那几天我也熬夜。我觉得不应该上夜班的。因为法律上规定,工人一天最多工作八小时。虽然,晓哥在公司里当上了老板,但是没有规定上夜班,加班要申请单,如果晚上有人回去迟了,我哥也会叫他早点回去。
       我叫建林一起去杭州,建林起初不同意,他姐夫起初也不同意,有一次,我和姐夫说,”我和建林一起去杭州可以吗。“姐夫说,”我随他怎么样!“
       我在上海一共呆了半个月,我和建林一起坐火车来到杭州,我爸妈这时候也从湖北来到杭州。建林之前还有到过杭州,我表哥说,先让我爸妈住宾馆,我说,就住那间住房吧。我、表哥、建林、爸妈来到住房,我表哥对我说:“你看看,你爸妈现在这样。”并掏出手机说,“我在这里已经认识两百多人了,你才认识几个人。”我觉得表哥说的不好,说:”出去玩!“说着我就开门出去了,建林了跟了出来,叫了一声:”阿曼!“我和建林到了楼下,一会儿,又回来了。傍晚,我、表哥、建林和爸妈一起去饭店吃了晚饭。
       第二天,我、表哥、建林和爸妈先到了公司,由于晓哥说自己有事,我、爸妈、建林一起去西湖游玩,再去舟山普陀山玩了几天。
       我发现,我去上海的这半个月时间里,大康也没有回来住,因为虽然他的行李和被子还在住房里面,但是行李和被子上都是厚厚的灰尘。但他也回来过,因为我去上海之前,大康的短裤还凉在卫生间里,回来之后,没看见卫生间里的短裤,可能被他拿走了。
       建林在杭州住三四天,就一个人回上海了,我和爸妈一起回到了温州。接着,我又和爸妈一起去了湖北安陆,下半年,我先从安陆回到温州,我和表哥坐轿车又一起去了杭州。
       我在杭州住在我表哥租来的套房里,过了几天,我舅舅来到了杭州,就是我表哥的爸爸,这时候阿嫂也在杭州。舅舅来杭州的第一天,表哥先让我和舅舅住在旅馆里,因为家里还没有床,表哥和我都是睡铺地板的。我有些不愿意,因为可以不住旅馆,住在了表哥家里,最终,我还是和舅舅一起在旅馆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舅舅搬进了表哥租来的家中,在地板上铺了被单,现在已经是十月了,也不怎么冷。被子也比较厚,我和舅舅睡在一起,盖一条被子。我和舅舅大概一起睡了一个星期左右,舅舅搬到了公司楼上的小房间里住了,也帮公司里做饭烧菜,是我的表哥让舅舅给公司里烧菜的,之前平时都是饭店里买饭吃。
       有一次,我、表哥、舅舅还有另外几个我哥的朋友,在公司里楼下,我哥说,我们先去饭店吃饭,我说,都去楼上吃算了。我舅舅跟我走了过来,除了那几个朋友没有上来,我、表哥、舅舅上楼到了公司里面,因为我在这公司里上过班,所以吃一顿饭没有问题。因为以前我爸爸也来过公司里,在公司里吃饭。没想到,舅舅天天来公司,在公司里吃饭,几天后,晓哥叫舅舅在楼上烧菜,先买了三张圆桌子,还有凳子。我觉得公司里的这几个老板都会听我表哥的话,没有什么建议。我舅舅在楼上烧菜,都是中午,公司里的人,包括客户,都上楼吃饭,晚上人比较少,有时候没有人上去吃。我也上去吃饭,晚上,有时候,舅舅就会做蛋炒饭给我吃。几天后,我和舅舅两个人在吃晚饭,我问舅舅,“买菜的钱是用谁的?"舅舅说:”用自己的!”当时我也没有说什么。其实我觉的给公司里烧菜,就是给公司了打工,烧菜应该是用公司里的钱。而且应该还有工资。有一次,舅舅还没有在楼上烧菜时,晚上,因为在公司里吃饭的时候,舅舅说我什么,而且叫我坐车早点回家,我骂了舅舅,而且叫的很响。
       有一次,晚上我和舅舅一起坐公交车时,因为错过了两站车站,下车之后,在大街上,舅舅骂了我。之后,舅舅打电话给表哥,原来错过的车站就在火车站旁边,我和舅舅又坐525路公交车去了九堡。
       有一次在公司里,我拿了放在柜子里的照相机,没有经过老板的同意,拆换照相机上面的镜头。阿亮看见以后,对我说:“不要拆镜头,会进灰尘的!”我说:“哦!”其实以前林老师教过河马,我也听到了,镜头卸下来后,要地朝下。不一会儿,我在摄影棚里时,舅舅过来职责我说,不要乱碰东西。我又对舅舅说的很响,没关系。因为当时我觉得我是可以碰照相机的。
        一次在公司里时,建义坐在办公桌的电脑前,我站在旁边,舅舅也在旁边,我表哥在对我说:“你看你的条件多好!”我说:“我家条件也不怎么好,我爸爸开店向亲戚借了三十万块!”表哥又说:“我当老板是合法的!“表哥又对舅舅说:”小时候天天被你骂!“其实我觉得小时候被爸妈骂不算什么,因为小时候不懂事,哭了就会马上笑。
        有一次,我身上没有钱坐公交车,向舅舅要了十几块零钱,都是硬币,我先去买了一包五块钱的烟,先坐车回表哥的家,第二天去投稿寄信,两块二毛钱。
       下半年我也没有在公司里上班。有一次,我表哥的女同学来到了公司的办公室里,这时我正在办公室里上网,表哥说:“猫,和这位大姐一起去吃饭,我语气说的比较响,”我不去!“表哥的同学说,”弟弟,不用怕,没事的!“我表哥说:”你看我表弟的脾气这样!“最后我还是没有去。
        有一天晚上,我在路边买烧烤吃,妈妈从湖北打电话过来,说:“阿曼,晚饭吃了没有?“我说:”吃过了!“妈妈又说:”你没有妈妈了怎么办!“我说:”不要乱说!“
       表哥的同学有一个亲弟弟,叫吴自仁,而且他还比我大一岁,我那时二十六岁,他已经二十七岁了。渐渐的我们也认识了。表哥叫我和吴自仁先住在一块,我没有同意。后来,表哥的女同学搬进我哥租来的房子里住了,房子里很两个房间,我睡客厅。但我也没有住几天,平时都在公司里睡了,因为舅舅就住在公司里楼上。嘟嘟有时候也在公司里睡,有几次和嘟嘟一起在公司里睡觉。我哥叫他回去,也不肯,自从我在公司里睡以后,嘟嘟就不在公司里睡觉了。
        有一次,表哥的同学给我介绍工作,”我爱我家“。我和吴自仁一起去我爱我家应聘,结果,我没有应聘上,吴自仁应聘上了。第二天,我在公司里接到了电话,电话里的人说自己是我爱我家的经理,叫我过去上班,我没有去。
        我爸爸从湖北来到了杭州,晓哥让我爸爸住宾馆,我和爸爸一起住在宾馆里,晚上,舅舅会送我和爸爸一起去宾馆,在宾馆里,舅舅和爸爸聊天,一会儿,舅舅就回公司楼上了。我和爸爸在宾馆住了两三天,就和爸爸一起去安陆了。
         我一共有五个舅舅,但外婆只有我妈妈一个女儿,所以我是没有姨妈的。但我有很多表兄弟姐妹,小时候,我经常去外婆家玩,我和建林特别,建晓哥和建林是亲兄弟,我和建林特别好。我一到外婆家,经常就住在四舅舅家里,也是小舅舅。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栏目剧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lanmu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