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栏目剧本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银行年会搞笑穿越剧《为你点赞
酒店宾馆服务行业搞笑小品剧本
公司员工青春励志感人话剧剧本
公司部门团结协作话剧剧本(团结
适合公司员工年会表演的话剧剧
铁路行业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铁路行业学习贯彻习近平总 12-12
搞笑电商小品剧本,有关电商 12-11
关于税收小品,纳税搞笑小品 12-8
酒店年会餐饮服务小品剧本 12-7
公司企业单位年会笑死不偿 12-4
边防支队船艇大队军营搞笑 12-1
与酒有关的幽默喜剧小品剧 11-29
十九大后党员干部带领农民 11-27
空气质量标准小品,环境空气 11-24
公司年会快板台词,公司年会 11-22
建筑公司年会创意节目表演 11-20
最幽默的元旦晚会节目搞笑 11-17
建筑公司年会音乐剧剧本(安 11-15
圣诞节节目小品剧本,基督教 11-13
酒店年会音乐剧剧本(酒店大 11-10
法制宣传小品(调解的幸福) 11-8
古代搞笑情景剧剧本(高风亮 11-7
残疾人小品剧本,残疾人小品 11-6
艾滋病小品剧本,关于艾滋病 11-3
消除对妇女的暴力小品,关于 11-1
公司年会情景剧剧本(公司故 10-31
小学生歌舞剧,儿童音乐剧剧 10-30
公司设计部年会音乐剧剧本 10-28
新生迎新晚会搞笑小品,大一 10-26
老兵复员小品,老兵退伍搞笑 10-24
消防题材搞笑小品,关于消防 10-21
记者敬业小品,记者敬业奉献 10-19
建筑行业安全生产情景剧剧 10-16
医院手术部位感染细菌情景 10-14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电视栏目短剧剧本 > 古装武侠短剧剧本 > 晋剧蝴蝶杯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短剧剧本-古装武侠短剧剧本   会员:王留正郭三平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7/6/1 15:46:05     最新修改:2017/6/3 9:41:29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晋剧蝴蝶杯
作者:王留正
中国国际剧本网短剧创作室专业代写各种栏目情景剧、电视短剧剧本。 QQ:719251535

晋剧《蝴蝶杯》剧本

本剧本根据(山西省晋剧院演出视频)整理  王留正

剧情介绍:全剧上本为《游龟山》下本为《蝴蝶杯》,本剧《蝴蝶杯》。明代,江夏知县田云山之子田玉川偶游龟山,恰逢总兵芦林之子芦世宽打死渔夫胡彦。玉川不平,将芦世宽打伤后死亡,遭芦府追辑,被胡彦之女胡凤莲相救,并在舟中订婚约而别。胡凤莲以玉川所赠蝴蝶杯至江夏县二堂认亲,为父鸣怨。芦林征蛮受困,被化名为雷全州的田玉川所救,并招为婿,洞房中玉川吐露真情,胡、芦二女均配玉川。

剧中人:(按出场前后)

唐  让   卢  林   中  军   徐锡恭   田玉川   蛮  王   蛮  将   田云山   田  明   董  温   胡凤莲   家  院   卢夫人   卢凤英       傧  相   丫  鬟   田夫人   郝子良   传旨官  

第一场  出  兵

唐  让  嗨!

(念)头戴金盔蓝缨罩,

锁子金甲绿战袍。

跨下战马赛虎豹,

马鞍桥斜插斩将刀。

(白)俺,先行官唐让,今日元帅升帐,待俺帐外伺候。

众兵马  喂——

卢  林  (念)百尺高杆帅旗雄,

        兵马浩荡鬼神惊。

一声令出山摇动,

要把苗蛮一扫平。

(白)本帅——卢林!奉旨征讨苗蛮,今乃三六九日,正好起兵,众将官!

众  将  有!

卢  林  先行进帐!

唐  让  呔!先行告进!参见元帅。

卢  林  站下。

唐  让  元帅宣末将进帐那路有差?

卢  林  人马可曾点齐?

唐  让  人马点齐元帅传令。

卢  林  嗯,先行听令——

唐  让  在——

卢  林  点动兵马放炮起兵。

唐  让  得令!众将官!

众  将  有!

唐  让  元帅有令放炮起兵。

众  将  啊!

第二场  投  军

田玉川  (白)走哇——

(唱)可叹我时不正运又不来,

在龟山抱不平惹下祸灾。

到如今只落得孤身在外,

二爹娘想娇儿常挂心怀。

(白)生田,田车玉川,是我在龟山报打不平,打死帅府公子,卢林派兵搜山捉拿与我,多亏渔家大姐救我渡过汉镇,是我落在乞讨之中——去到前面若有人盘问,我该何言答对?这?嗯,有了,我不免将姓名改过,将姓名改过!我想这田字,上加一个雨字,嗯,是个雷字,车字?车字?下加二车嗯是个轰字,玉字?玉字内去一点上加人字,是个全字,川字?川字,横加三点嗯,乃是个州字,四个字连在便是田车玉川,雷轰全州,若有人盘问,我就是姓雷名轰字全州了。啊呀,不好——

(唱)耳听得马玲响心惊胆寒,

想必是捉拿我田车玉川。

急慌忙躲藏在新安桥下,

等官兵他过去再做周旋。

徐锡恭  (唱)凤王旨懿征苗蛮,

保护粮草到阵前。

催动军粮往前赶,

人马不行为哪般?

(白)人马为何不行?

小  兵  桥下有一乞丐躲避。

徐锡恭  人马列开!唤那一乞儿上桥答话。

小  兵  乞儿上桥答话。

田玉川  不好——

(唱)官兵不住连声喊,

吓得我胆战心又寒。

迈步儿我上得新安桥面,

轻轻地我跪在大人面前。

(白)叩见大人!

徐锡恭  这一乞儿为何桥下躲避?

田玉川  这——这。

徐锡恭  莫要害怕,家住哪里,姓甚名谁慢慢将来?

田玉川  呃,大人容禀——

(唱)我家乡居住在山西太原,

名雷轰字全州度日艰难。

在家中无依靠来投亲眷,

找不见姑表亲故乡难还。

无盘缠落乞讨沿门要饭,

想不到躲桥下冒犯天颜。

徐锡恭  (白)你在家务干何事?

田玉川  大人,

(唱)自幼儿读诗书轮枪舞剑,

未立业只落得身受贫寒。

徐锡恭  (白)啊——哈哈哈哈哈!

(唱)听此言不由人笑容满面,

真乃是美男子英雄少年。

中途路我收他英雄好汉,

保粮草定无妨才得安然。

(白)这一乞儿我有心将你收在帐下,早晚保护粮草,不知你心意如何?

田玉川  承蒙大人见爱,愿效犬马之劳,大人在上受我一拜。

徐锡恭  随在马后,众将带马。

第三场  救  帅

蛮  王  (白)苗蛮王。

蛮  将  禀兄王,卢林杀奔前来。

蛮  王  好一个卢林竟敢统兵前来,二弟,随兄出战,儿郎们!

蛮  兵  有!

蛮  王  杀——

蛮  将  呵!

卢  林  苗蛮!反贼!我主未曾亏待与你,为何屡犯我国边境?

蛮  王  卢林啊,老匹夫!江山乃人人之江山,并非昏王一人之社稷,及早下马归降,免得刀下做鬼——

卢  林  一派胡言,杀!

蛮  王  哈!

众  兵  啊!

蛮  王  追!

徐锡恭  (念)来在两军阵,

时刻要小心!

小  兵  (白)报,前营有失。

徐锡恭  再探再报!

小  兵  得令!

徐锡恭  少将军听令!

田玉川  在!

徐锡恭  先行作战多加小心!

田玉川  得令!马来!

徐锡恭  众将照顾粮草,多加小心!

唐  让  唉!

田玉川  看枪!

唐  让  慢着!将军阵前救我不死,快快报上名来?

田玉川  不必多问,快救元帅!

唐  让  好!呜——

卢  林  啊!哌!呜嗯——

蛮  王  嗨!

卢  林  唉!

蛮  王  唉!

田玉川  元帅,,快快上马!

卢  林  哎,好将,好将啊!

蛮  王  哇呀啊——啊!啊!啊——

第四场  偷  营

徐锡恭  (念)少将出了营,

但等报佳音,

卢  林  (白)啊!

徐锡恭  元帅快快下马!快快下马!元帅!

卢  林  啊——哼!哼!啊呀呀,好杀也!啊呀好仗也!

徐锡恭  元帅你受惊了?

卢  林  两军阵前老夫我被苗蛮,一鞭打下马来,多亏有一少将军不顾生死,一马扑在万马营中,救的老夫不死。

徐锡恭  元帅,你可知他是何人?

卢  林  他是何人?

徐锡恭  他乃老夫的家将。

卢  林  哦,怎么是徐大人的家将?

徐锡恭  正是。

卢  林  好将——

唐  让

参见大人!

田玉川

徐锡恭  见过元帅。

田玉川  参见元帅。

卢  林  站过一旁,少将军,方才救的老夫不死,你就该通上名来?

田玉川  末将雷全州。

卢  林  啊——怎么,雷全州?

田玉川  雷全州。

卢  林  雷小将,哎,好将!好将哪——嚯哈哈哈!众将官!

众  将  有!

卢  林  收兵回营朝!

田玉川  慢慢慢着!元帅,为何收兵回朝?

卢  林  老夫人马损失大半,回的朝去搬来救兵,与尔决一死战。

田玉川  如此回朝圣上怪罪如何是好?

卢  林  呜——依少将军之见?

田玉川  赐末将一哨人马,今晚偷营劫寨,必定马到成功。

卢  林  唉——反贼最擅偷营,你若不胜,这便如何是好?

田玉川  末将不胜,敢当军令!

卢  林  哈哈!好!少将军听令——

田玉川  在!

卢  林  赐你五百人马,偷营劫寨,多加小心!唐将军跟随。

唐  让  得令!

田玉川  马来!

卢  林  众将官!

众  将  有!

卢  林  人马倒退四十里安营——

蛮  将  禀兄王,卢林倒退四十里安营下寨。

蛮  王  哈哈!嗨嗨!哇——哪哪哪哈哈哈哈!

蛮  将  兄王因何发笑?

蛮  王  二弟哪!今晚饱餐战饭,就在此地安营扎寨可。嗯嗯嗯嚯哈哈哈哈哈!

田玉川  杀!

众兵将  杀——

蛮  王  哇——

众兵将  杀!

蛮  王  哇——

众兵将  拿住苗蛮。

田玉川  绑见元帅。

众兵将  好。

第五场  许  亲

卢  林  (念)大炮响连声,

偷营必成功。

徐锡恭  千军容易得,

一将最难寻。

唐  让

(白)参见元帅。

田玉川

卢  林  站下。

唐  让

啊。

田玉川

卢  林  偷营胜败如何?

田玉川  拿住苗蛮。

卢  林  噢,怎么,拿住了?

田玉川  那住了。

卢  林  绑上来!元帅

田玉川  绑上来!

蛮  王  叩见元帅。

卢  林  嗨!好你反贼,屡犯我国边境,那里容得,来呀,拉下去砍了!

田玉川  慢慢慢着。元帅,就该放他回去,命他年年纳贡,岁岁来朝,倘若一载不到,末将带领人马,杀他个鸡犬不留。

卢  林  就依少将军,挑了法绳,轰了出去!

蛮  王  多谢元帅。少将军,元帅大战,救的本王不死,就该通上名来,以便之恩答报。

田玉川  嘟!元帅饶你不死,就该走去,再若多言,宝剑刎下头来!

蛮  王  好将!好将!好将啊——

卢  林  少将阵前立功,待老夫打本进京,奏明圣上——

众兵内  有。

卢  林  且慢!少将军救的老夫不死,无恩答报,你看这,这这这这,嗯,有了!徐大人转来。

徐锡恭  元帅讲说什么?

卢  林  少将军救的老夫回营,无恩答报,我有心将千金之女,许配少将军为婚,还得徐大人中间为媒。

徐锡恭  元帅这个劳我愿效。

卢  林  嗯,有劳了。

徐锡恭  少将军转来。

田玉川  大人讲说什么?

徐锡恭  少将军,你救元帅回营,元帅无恩答报,有心将千金小女许配与将军,不知少将军心意如何?

田玉川  大人末将家中,先有先订未娶之妻,实难从命。

徐锡恭  啊,哎!你真乃的无福!

田玉川  末将无福。

徐锡恭  你真乃的无福!

田玉川  末将无福。

徐锡恭  你真乃的无福!元帅,少将言道:家有先订未娶之妻,实难从命。

卢  林  唉——老夫千金,岂能与他作妾作小不成?

唐  让  元帅,末将到有一计。

卢  林  噢,唐让,你有何妙计?

唐  让  常言道先订的不为大,先娶的乃为长,当等元帅回的朝去,与他们拜了天地入了洞房,纵然民间女子找上门来,她也不敢违抗帅府。

卢  林  嗯,真乃好计,快快去说!

唐  让  是,少将军。

田玉川  唐大人讲说什么?

唐  让  方才元帅在你身旁提起,你为何执意不从那?

田玉川  非是末将不从,家有先订未娶之妻,实难从命。

唐  让  唉!常言道先订的不为大,先娶的乃为长,当等元帅回的朝去,与你们拜了天地入了洞房,纵然民间女子找上门来,她也不敢违抗帅府。

田玉川  大人容末将一思?

唐  让  容你一思,容你一思。

田玉川  我若从下此事,渔家女子该归于何地?我若不从,老父要报伤子之仇,我又如何提防?嗯,不免暂且从下,见了我二老爹娘再作道理,唐大人,末将从下了。

唐  让  噢,什么从下了?

田玉川  从下了。

唐  让  从下着好,快快拜见你家岳父大人。

田玉川  如此岳父大人在上,受小婿大礼参拜!

卢  林  贤婿!

田玉川  岳父!

卢  林  啊,啊!哪,嚯哈哈哈哈哈!贤婿!

田玉川  岳父!

卢  林  贤婿!啊——哈哈哈哈哈!众将官!

众  将  有!

卢  林  打了得胜鼓还朝——

第六场  班  师

田云山  呜哼!

(念)春风吹动檐前瓦,

无风难开浪里舟。

田  明  (白)报!禀爷,卢大人得功还朝。

田云山  啊!老儿得功还朝,必然要报伤子之仇,我该在那里提防?不免迎接卢大人还朝,再作道理。田明。

田  明  有。

田云山  啊,带马!

田  明  是。禀爷!

田云山  徐大人!

卢  林  哎!这这这这这!啊——啊——哼!

田云山  田——田,玉川!玉川!田明。

田  明  老爷。

田云山  方才马上那一少将,好像你家少爷?

田  明  小人看见也像我家少爷。

田云山  待我赶他回来如何?

田  明  慢着!后边想是唐大人到来,等他到来一问便知。

田云山  好!唐大人来也。走!唐大人,唐大人留步。

唐  让  驭——贵县讲说什么?

田云山  请问唐大人,方才马上那位少将他是何人?

唐  让  他是徐大人的家将,元帅的门婿,还是贵县你的乡里。

田云山  噢,此人姓甚名谁?

唐  让  此人姓雷名轰字全州。贵县,此处讲话不便,你我改日帅府再议,帅府再议。

田云山  请了!田明。

田  明  老爷。

田云山  唐大人言道,此人姓雷名轰字全州,莫非你家少爷将名姓也改过了?

田  明  想必是改过了。

田云山  待我问个明白。

田  明  慢着!老爷不必性急,二日天明小人到帅府打探,若是我家少爷,回禀老爷得知。

田云山  嗯!言之有理。

(念)本县姓田她姓雷,

怎么容貌更相随?

明明他是我儿到,

认得假装认不得。

(白)田明,

田  明  有。

田云山  带马!

田  明  是。

田云山  马来,嗯呵!马来!

田  明  现成。

田云山  啊呀!真真叫人纳闷哪!啊呀。啊呀,真真叫人纳闷哪——

第七场  验  杯

董  温  嗯哼!

(念)两鬓白发赛银条,

忠心耿耿保明朝。

龟山之事惹祸头,

渔家女子我收留。

县子打死卢公子,

元帅回来要报仇。

(白)老夫,布政司董温,原郡家乡也有亲儿亲女,只是不在任上,自从上次五堂之上,收来渔家女子,是她每日思念亲父,痛哭不止,老夫有心与她选一门佳婿,一时能解她心头之焖。家院。

家  院  有。

董  温  请小姐出堂。

家  院  是,有请小姐出堂。

胡风莲  呜哼!

(念)身居董府常思念,

父仇未报心不安。

(白)爹爹万福!

董  温  免礼,儿啊,坐了。

胡风莲  儿谢坐,爹爹,唤儿前来,莫非与我那死去的爹爹报仇——

董  温  娜娜娜娜娜娜,哎——儿啊,咱父女是见不得面了。

胡风莲  怎样见不得面了?

董  温  咱父女一见面你就要为父报仇,况且卢大人平蛮未归,这仇那里去报呀?

胡风莲  做儿女得不与父报仇,称的什么儿女?爹爹,唤儿前来,有何训教?

董  温  为父观见我儿长的身高秀大,有心与你选一门佳婿,我儿你意下如何?

胡风莲  爹爹,儿我有了婆家了。

董  温  什么?咳,我儿你无福了,无福了。

胡风莲  怎讲儿我无福了?

董  温  像你们打鱼之人,找的那婆家不是渔公,便是船家,岂不是无福了?无福了?

胡风莲  爹爹,一不是渔公,二不是船家。

董  温  哦,是他们哪一家?

胡风莲  我父临终之时对儿言讲,言说那生姓田。

董  温  姓田,名叫什么?啊?

胡风莲  儿我知姓不知名。

董  温  哪哪哪哪哪哎——我儿你好糊涂,这尘世上姓田之人甚多,将日,游一姓田之人,把我儿白白抬去了,岂不是耽误了我儿你的青春?

胡风莲  爹爹,那生与儿留下一件聘礼。

董  温  还有聘礼?拿来为父看过。

胡风莲  爹爹请看。

董  温  这小小酒杯怎能成聘礼?

胡风莲  爹爹,这是他家传家瑰宝蝴蝶杯,若有饮酒之人将上好美酒,斟入杯内,空中自有五彩蝴蝶飞来绕去。

董  温  我儿你可曾验过?

胡风莲  儿我无有。

董  温  好,今日咱父女二堂一试。家院。

家  院  有。

董  温  美酒伺候——

家  院  是。

董  温  (唱)叫家院将美酒摆在桌面,

父女们验宝杯对坐二堂。

提银壶将美酒斟在杯内,

(白)啊呀!好宝,好宝!

(唱)又只见五彩蝶空中飞旋。

见一个打蝴蝶飞在前面,

许多的小蝴蝶跟在后边。

胡风莲  (唱)胡风莲在二堂仔细观看,

又只见五彩蝶空中盘旋。

但愿得田公子早早回转,

报父仇拜花堂叩谢苍天。

董  温  (白)儿啊,啊呀,好宝,好宝!

(唱)我这里将美酒饮在腹内,

但不知那蝴蝶飞到哪边。

(白)儿啊!为父将美酒饮完,五彩就不见了,难道为父将蝶儿

也饮腹内了吗?

胡风莲  爹爹将酒饮完,蝴蝶自然不见,这就是此杯的贵处。

董  温  啊呀,好宝!

(唱)我的儿将宝杯好好收藏,

但等那姓田人来谈姻缘。

家  院  (白)禀大人,卢大人得功还朝。

董  温  知道了,下去。

家  院  是。

董  温  唉!

胡风莲  爹爹长叹为何?

董  温  又是一桩难案。

胡风莲  怎讲又是一桩难案?

董  温  卢大人回的朝来,又要与他那儿子报仇,岂不是一桩难案吗?

胡风莲  他要报伤子之仇,我要报杀父之冤。儿要与公子冤冤相报。

董  温  啊!我儿讲出此话,莫非与那生相识?

胡风莲  这——儿我不认的。

董  温  哼!女孩子家少调失教,回房去吧。

胡风莲  儿遵命。

(念)女孩儿家见识浅,

此事不该对父言。

(白)我好悔也!

董  温  女儿今天讲出此话,叫老夫我好不的明白,嗯,但等见到卢大人之后,再作道理。正是:

(念)女儿讲出糊涂语,

愁在眉头喜在心。

(白)哈哈哈哈哈!

第八场 洞  房

众兵将  (白)喂——

卢  林  中军。

中  军  在。

卢  林  请少将军书馆待茶,唐将军奉陪。

中  军  少将军书馆待茶,唐将军奉陪!

卢  林  命众将散退改日领赏。

中  军  众将散退,改日领赏。

众  将  啊!

卢  林  有请你家夫人小姐出堂。

中  军  是。有请夫人小姐出堂。

卢夫人  呜哼!

(念)府门外鼓乐声高,

卢凤英  老爹爹得功还朝。

(白)参见爹娘。

卢  林 

少礼坐了。

卢夫人

卢凤英  儿谢坐。

卢夫人  啊,老爷就该将阵前之事,讲说一遍,我母女洗耳恭听。

卢  林  唉!夫人,你我险些儿不能见面了。

卢夫人  怎讲不能见面了?

卢  林  两军阵前,老夫我被苗蛮一鞭打下马来。

卢夫人  多亏何人相救?

卢  林  多亏有一位少将军不顾生死,一马扑在万马营中,救的老夫回营。

卢夫人  啊,老爷就该知恩答报

卢  林  嗯,老夫就将你我的千金之女,与少将军许——

卢夫人  儿啊,回房去。

卢凤英  儿遵命。

卢夫人  啊,老爷许什么?

卢  林  将你我的千金之女,许配少将军为婚。

卢夫人  啊,那少将可曾从下?

卢  林  唉,是他言道,家有先订未娶之妻,

卢夫人  唉,老爷,你我的女儿,岂能与他做妾做小不成?

卢  林  老夫也是这样说起,只是唐让给定了一计。

卢夫人  定的何计?

卢  林  是他言道,先订的不为大,先娶的乃为长,与他们拜了天地入了洞房,纵有那民间女子找上门来,她也不敢违抗咱帅府。

卢夫人  怎乃高才!老爷,就该与他们完婚才是。

卢  林  正合我意。中军,

中  军  在。

卢  林  傧相进府。

中  军  傧相进府!

傧  相  哈嗨!

(念)忽听叫傧相,

张口说吉祥。

几句奉承话,

吃穿不用忙。

(白)与帅爷叩头。

卢  林  站立上来。

傧  相  是,福也再福也。

(念)一块檀香木,

雕刻一马鞍。

新人往上站,

步步报平安。

(白)两厢动乐男女贵人脚踩花毯,共乐拜花堂啊——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送入洞房!

与帅爷叩过添喜。

卢  林  下边领赏。

傧  相  谢帅爷。

卢  林  哈哈哈哈!啊,夫人请!

卢夫人  老爷请!

卢  林  (念)夫妻拜花堂,

年貌两相当。

卢夫人  才郎配淑女,

一对好鸳鸯。

卢  林  (白)啊,好——好一个好鸳鸯!噢,夫人请。

卢夫人  老爷请!

众丫鬟  入洞房来——

丫鬟甲  秋香小心闪了姑娘的腰!

丫鬟乙  不妨事。

丫鬟甲

夫妻对拜!

丫鬟乙

丫鬟甲  秋香!

丫鬟乙  哎!

丫鬟甲  揭了姑娘的盖头红。

丫鬟乙  哎。

丫鬟甲  将盖头该在那豌豆洞上,养下的娃娃不害豆豆疮。秋香看酒,你与姑娘,我与姑爷,咱们各与各的。

丫鬟甲  姑爷

起来用酒,不必害羞,这是杯喜酒,用了吧!端住吧!

丫鬟乙  姑娘

丫鬟甲

哎,慢着,慢着!还要交杯换盏哩!交杯换盏,养下的哇哇好管。

丫鬟乙

丫鬟甲  姑爷          姑爷

起来用酒,    害羞这是交杯换盏酒,用了吧!快用吧!

丫鬟乙  姑娘          姑娘

丫鬟甲    姑爷

请    更衣。

丫鬟乙    姑娘

 

丫鬟甲   

与姑爷叩头添喜。

丫鬟乙   

田玉川  下面领赏去吧。

丫鬟甲

是。

丫鬟乙

田玉川  (念)谯楼更鼓起,

叫人心焦急。

想起龟山事,

呃,玉川皱双眉——

(唱)田玉川在洞房自思自想,

思想起龟山事如梦一场。

两军阵救元帅回到营下,

才把他千金女许我成双。

但不知渔大姐流落何方,

她怎知玉川我入了洞房。

帅府女她纵然西施模样,

我怎负渔大姐恩深意长。

若不然把真情对她言讲,

她要报伤兄仇我怎提防?

将此话暂压在舌尖以下,

回县衙见爹娘再作商量。

卢凤英  (白)啊——

        (唱)耳听得谯楼上更鼓声响,

罗帐外观一观奴的心郎。

        怪不得老爹爹将他夸奖,

果然是潘安貌盖世无双。

奴也是花容貌并不丑样,

为什么今夜晚他不上牙床。

如不然上前去将他呼唤,

千金女羞答答怎唤新郎。

(白)将军!

(唱)含羞涩把将军一声呼唤,

你为何闷悠悠呆坐一旁。

田玉川  (白)小姐请坐!

卢凤英  有坐,有坐!

田玉川  啊,小姐请来用酒。

卢凤英  奴家不会饮酒。、饮了酒就要发脸红。

田玉川  那生我自斟自用了。

卢凤英  陪伴将军。

田玉川  请!

卢凤英  请!

田玉川  干!

卢凤英  再饮一杯。

田玉川  生我不用了。请问小姐,你是帅爷的亲生女儿,还是螟蛉过房呢?

卢凤英  我是帅府亲生,非是螟蛉,想必将军何必多心?

田玉川  既是帅爷亲生女儿,不与旁人作妻作正,为什么与末将我作妾作小呢?

卢凤英  照将军这样说起,原郡还有前房?

田玉川  啊呀,着啊!生我原郡家乡,先有先订未娶之妻,难道一说帅爷回的府来就无有与你说明?

卢凤英  这个——

田玉川  也无有与你商量?

卢凤英  哎——噢,哎,哎,哎——噢!

田玉川  啊——想起无有?

卢凤英  (唱)听他言不由人心中暗想,

        背转身为盼埋怨二老爹娘。

        二爹娘做此事太是莽撞,

不该将亲生女许配偏房。

田玉川  (白)小姐,请坐!

胡凤英  有坐,有坐。请问将军,我那前房姐姐她姓名什么?

田玉川  我那前房妻姓胡名叫什么——

卢凤英  什么?

田玉川  凤莲。

卢凤英  啊呀,怎么这样巧哇!

田玉川  为何这样巧哇?

卢凤英  我那前房姐姐她姓胡名叫什么?

田玉川  凤莲。

卢凤英  凤莲?怎知奴我姓卢我们也叫个凤——

田玉川  你叫个甚哩?

卢凤英  凤——

田玉川  凤甚哩?

卢凤英  凤不晓得。

田玉川  哎!要凤你就全凤,凤了半凤你又不凤了,噢!难道人家你就交个凤不晓得?

卢凤英  你才叫个凤不晓得!

田玉川  那你叫个凤甚哩?

卢凤英  我们不对你说。

田玉川  怎样不对我说?

卢凤英  对你说了,诚恐对上外人,与为妻我取笑。

田玉川  生我呀就不爱取笑。

卢凤英  怎么你不取笑?

田玉川  不取笑。

卢凤英  不取笑了我们叫个凤——

田玉川  你叫个凤甚哩?

卢凤英  凤,

田玉川  凤甚哩?

卢凤英  凤——英——

田玉川  啊呀!好一个英——

卢凤英  打你那嘴呀。

田玉川  哈哈哈哈哈!幸喜得了二凤作妻,何不快乐生也。

卢凤英  这事便宜你了。

田玉川  哎,这也不为便宜,我想——

卢凤英  怎讲不为便宜!

田玉川  这二凤单留一凤。

卢凤英  你留那一凤?

田玉川  我就要你这一凤。

卢凤英  那么那一凤呢?

田玉川  那一凤生我也就不要她了。

卢凤英  哎!将军你说的说的我们就不待听了。

田玉川  嗯,怎样就不待听了?

卢凤英  你初进帅府招亲,一夜未过,就要问起那前房姐姐,你怎乃是无意的郎君——

(唱)将军讲话不曾想,

在帅府招亲味前房。

前房姐姐她到来让她为长,

帅府女为我情愿让她为先。

田玉川  (白)咦呀!

(唱)听他言不由我喜笑合掌,

帅府女可称的女中贤良。

打死了她的兄是我莽撞,

龟山事还需我细细地比方。

卢凤英  (白)将军。

田玉川  小姐。

卢凤英  请坐!

田玉川  请!小姐是你非知,是我与我前房妻她家哥哥,在一个学堂里念书,因为言语不和,斗恼生我的性起,就是这么一拳——

卢凤英  一拳怎样?

田玉川  将她家哥哥给打死了。

卢凤英  噢——啊,苦命的哥哥呀!

田玉川  哎呀呀呀呀呀!我说你们这些妇道人家,尽都是些虚情假意。

卢凤英  怎样我们妇道人家,尽都是些虚情假意?

田玉川  生我言道打死我那前房妻她家哥哥,你那里到口称哥哥的痛哭,岂不是虚情假意?

卢凤英  将军非知,我家哥哥也是被别人,一拳打死了——

田玉川  啊!什么人大胆敢打帅府的公子?

卢凤英  将军提起来不是别人。

田玉川  是他们哪一个?

卢凤英  哎,就是那江夏县,他那个天打的!

田玉川  啊且!

卢凤英  贼儿子!

田玉川  啊且!啊!啊!

卢凤英  将我家哥哥打死了——

田玉川  啊,小姐,但不知因何事打死令兄?

卢凤英  将军既问听了——

        (唱)我哥哥游玩龟山上,

带领家郎去乘凉。

卖鱼的老翁错话讲,

四十鞭打他老命亡。

田玉川  (白)小姐,难道你说中间就无有解劝之人?

卢凤英  唉,怎样无有?我家哥哥正乃拷打渔人,忽然山上县衙之子,相劝我家哥哥,我家哥哥不听他相劝,怒恼那生性起,便是这样一拳——

田玉川  一拳怎样?

卢凤英  呃。

(唱)将我家哥哥打死了。

那贼子莽撞太莽撞,

打抱不平在龟山。

一拳打死赛虎犬,

二十名家郎带伤还。

田玉川  (白)小姐难道一说,帅爷就无有过衙搜县?

卢凤英  唉,怎样无有?我家爹爹差的右营唐将,前去搜山,然后带领校尉过衙搜县,怎不知江夏县,把那个天杀的!

田玉川  啊且!

卢凤英  贼儿子!

田玉川  啊且!啊呀!啊呀!

卢凤英  将军!

(唱)藏在哪鸡窝狗洞里去了。

田玉川  (白)小姐,背地里不要骂人。

卢凤英  老爹爹领人马前去搜验,

但不知贼子藏那边。

眼前若见贼子面,

千刀万剐要把命还。

田玉川  哎呀呀呀!好厉害呀!小姐难道一说,渔家女子就无有与她父报仇?

卢凤英  哎,怎样无有?渔家女子大闹帅府不安,那日布政司董大人,正在我府议事,前后原因问了一遍,收为义女,就带往董府去了——

田玉川  哦,如此说来,那渔家女子,她也有了安身之处了?

卢凤英  嗯,她有了安身之处了。

田玉川  那就好了。

卢凤英  哎,将军你何必管她?

田玉川  哈哈哈哈哈!唉,小姐,到不知帅爷后来是怎样个办案?

卢凤英  我家爹爹正要完案,忽然圣旨到来,苗蛮造反,命我父挂帅去征,我家爹爹行至在两军阵前,被反将一鞭就打下马来,那时节就多亏将军你了。

田玉川  多亏将我何来?

卢凤英  对亏将军不顾生死,一马扑在万马营中,旗开得胜马到功成,将我父救回营来,我家爹爹回的营来,无恩答报,以此将奴的终身——

田玉川  将你的终身怎样?

卢凤英  许配将军你了——

田玉川  哈哈哈哈哈!

卢凤英  (唱)将军好将真好将,

两军阵凭的校银枪。

救父的恩情永难忘,

因此上与奴配成双。

田玉川  (白)唉!照小姐这样说起,生我是万万的不能活了!

卢凤英  怎样万万不能活了?

田玉川  小姐你想,是我打死我那前房妻她家哥哥,人家知晓是我在帅府招亲,定要报伤兄之仇,唉,生我岂不是万万的不能活了?

卢凤英  哎!无妨,二日天明禀与我家爹爹知晓,用小轿一顶,将我那前房姐姐抬过府来,你二人拜了天地,入了洞房,在过上这么一夜——

田玉川  怎样?

卢凤英  她就舍不得杀你了——

田玉川  小姐我看未必。

卢凤英  啊?你说她舍得?

田玉川  可不是人家她舍得。

卢凤英  将军你看奴家我呢?

田玉川  你不用说,是更舍得。

卢凤英  我们是舍不得将军你了——

田玉川  好!照小姐这样生死相连,但等那县衙之子回来,我与你兄偿命放好。

卢凤英  那可不能!无缘无故打死我兄,惟恐饶贼不了!

田玉川  小姐,绕了好。

卢凤英  饶不了!

田玉川  饶了好。

卢凤英  饶不了吗!

田玉川  饶了好!

卢凤英  将军,将军,哎,将军——

田玉川  哈哈哈哈哈哈哈!

卢凤英  将军,你与那县衙之子,你二人沾亲?

田玉川  哦,哦,哦,非亲。

卢凤英  想是带故?

田玉川  少故。

卢凤英  那那那那一不沾亲二不带故,为何常常替那人讲话?

田玉川  小姐,一不沾亲二不带故,说起来么大大小小,也有这么一点点牵连在内。

卢凤英  要大就全大,要小就全小,为何讲下又大大小小,又有这么一点点牵连在内呢?

田玉川  小姐,我看此话还是不说的好!

卢凤英  怎么又不说了?

田玉川  说出来诚恐小姐你要烦恼。

卢凤英  我不脑你说吧。

田玉川  小姐你不恼?

卢凤英  不恼。

田玉川  实实的不恼?

卢凤英  实实的不恼。

田玉川  好!那我就与你说。

卢凤英  不说吧!

田玉川  小姐,你把我当就何人?

卢凤英  啊!你是何人,你是何人,你是何人,你是何人啊?

田玉川  哟,哟,哟,哟小姐请坐,请坐,请坐!啊呀!不说了,不说了。

卢凤英  又不说了。

田玉川  小姐,是我一句话未曾讲完,把你的眼睛瞪得有这么大!你是何人,你是何人,你是何人你是何人?啊呀,不说了,不说了。

卢凤英  将军你说吧,为妻我不恼。

田玉川  小姐你不但要恼,诚恐你还要哭。

卢凤英  我们就不好哭。

田玉川  小姐你不哭?

卢凤英  不哭。

田玉川  小姐咱们说过的不恼不哭,你可就不能哭啊?

卢凤英  我们说过的不恼不哭,我们就不恼不哭。

田玉川  小姐,要知县衙之子,他父如同我父,他母如同我母。

卢凤英  将军此话怎讲啊?

田玉川  哎也!事到如今不得不说,不得不讲,小姐你醒来吧!要知县衙之子就是我!

卢凤英  啊!

田玉川  打死你兄还是我!

卢凤英  好贼!

田玉川  两军阵前救的你父不死也是我!

卢凤英  那是你好运。

田玉川  与小姐你成亲拜堂不才奴也是我!

卢凤英  哎呀呀呀呀!

田玉川  桩桩件件都是我!将话说明,小姐请来公断——

卢凤英  将军,这可是句实话?

田玉川  谁还和你道慌?

卢凤英  呃、哦——呃、呃、呃。

        (唱)我骂你狠心的贼呀!

        听他言来泪悲伤,

反与仇人配成双。

我只说是夫妻同偕老,

谁晓得上了冤家的桩。

(白)贼呀!

此间不与你分辨,

到二堂去见我二爹娘。

田玉川  (白)住了!

        (唱)小姐莫要泪汪汪,

        听生把话说端详。

(白)我说你们这些妇道人家,一点点天理良心都无有!

卢凤英  怎讲我们妇道人家,一点点天理良心都无有?

田玉川  打死一人救下二命,不来成亲报恩反怪生我无理?你这人真道,岂有!此理!这算什么话吗?

卢凤英  唵!打死哪一命,救下那二命?

田玉川  两军阵前救的你父不死,算不算一命?

卢凤英  这——

田玉川  嗯嗯嗯?

卢凤英  不算一命,你糊里糊涂打伤一命,我问你那一命哩?那一命,那一命,那一命哩?

田玉川  住口!

(唱)妇道人家见识浅,

不来报恩反结冤。

叫小姐哪绳将生绑,

卢凤英  (白)呜呜呜呜,苦哇——

田玉川  苦哇——

卢凤英  啊!苦哇——

田玉川  苦哇——

卢凤英  啊!苦哇——

田玉川  苦哇——

卢凤英  呃、呃!嗯。啊!不绑你了——

田玉川  (唱)到二堂去见你二爹娘。

卢凤英  伤兄之仇不能报,

止不住两眼泪汪汪。

田玉川  金鸡不住连声唱,

道倒叫玉川着了慌。

小姐你把我赦放,

回县衙去见我二爹娘。

卢凤英  (白)你坐了吧!你今帅府招亲,一夜未归就要走去,你今走去还才吧了,留下奴我该靠依谁呀——

田玉川  真乃是个憨呆子,事到如今我还逃向那里?

卢凤英  你今走去要向那里?

田玉川  是我回到县衙,把此事对我二老爹娘说明,叫我家爹爹将我身缠索绑,绑到帅府投案,你家爹爹我的岳父,他一见是我,可就舍不得杀我了。

卢凤英  哎呀呀!今天我实实的服了你了。

田玉川  服我何来?

卢凤英  服你一肚子的好妙计。

田玉川  嗯,要不是我一肚子的好妙计,焉能与小姐你成亲拜堂?

卢凤英  唉,你真是无羞无耻的郎——

田玉川  嗯,郎什么?

卢凤英  郎君——

田玉川  嗨,骂将起来了!呸!

卢凤英  (唱)站立在洞房用目望,

难舍青春美貌郎。

清水泼在沙滩上,

随他瞒哄二爹娘。

(白)将军二爹娘问道,我该以何言答对呀?

田玉川  就说我出府拜客去了。

卢凤英  唉,这可都依了你了。

田玉川  全仗小姐。

卢凤英  请!

田玉川  请!

卢凤英  (念)情知他是伤兄人,

反与仇人配成婚。

(白)苦命的哥哥呀!

田玉川  正是:

(念)暂时逃出龙虎口,

少时再探虎狼围。

第九场  回  衙

田云山  嗯哼!

(念)帅府铺红挂彩,

田夫人  卢大人得功回来。

田  明  (白)报!禀老爷,我家少爷回府。

田云山  噢!怎么,回来了?

田  明  回来了。

田云山  啊呀,命他进来!

田  明  是。

田云山  啊呀!啊呀!

田  明  禀少爷。

田云山  啊嗨!他还晓得回来!

田玉川  (念)龟山抱不平,

唉,难免受家刑。

(白)玉川与爹娘叩头。

田云山  儿是玉川?

田玉川  是儿。

田云山  你回来了?

田玉川  回来了。

田云山  啊呀!好奴才!啊呀——好奴才啊!

(唱)田云山我怒冲冠,

开言叫骂你田玉川。

田玉川  (白)啊呀!娘啊!

田云山  啊呀——你不像话呀?哎呀,好奴才!

(唱)父命你南学将书念,

放书不念你游龟山。

田玉川  (白)爹爹!

田云山  嗨!好奴才!唉呀!

(唱)卢公子打死卖鱼汉,

与你奴才何相干?

田夫人

老爷,老爷!

田  明

田云山  啊呀!哎——唉!

(唱)你打伤人命你要充好汉,

你就该回衙将案完。

(白)我!啊呀!啊呀!

田夫人

老爷,息怒。

田  明

田云山  啊呀!

(唱)你怕打官司你在外边转,

(白)奴才!

(唱)你连累为父受为难。

奴才你、你、你、 你、你你你你!

你让为父我将命还,

  (白)啊呀!

(唱)观见奴才怒冲冠,

太阳真火往上翻。

(白)田明与爷将棍看快去!

田夫人

老爷,老爷!

田  明

田云山  快去!哎!

田夫人  老爷息怒。

田云山  好奴才!唉!

(唱)我打死奴才将案完。

田夫人  (白)住了吧!冤家不回来是不回来,今日回得家来,你就是这样乱打乱闹,田明,收了家法。

田云山  啊呀夫人,你这样子你能审?

田夫人  我能审。

田云山  你能问?

田夫人  我能问。

田云山  哦呀!好好好,你与我审。

田夫人  我与你审。

田云山  你与我问?

田夫人  我与你问。

田云山  养下的好儿子不来管教,还来护弊,啊呀,你们真真气死人了!唉!

田夫人  儿啊跪上来!

田云山  哼!

田夫人  龟山怎样抱打不平,快与为娘细细的讲来?

田玉川  母亲那!儿在龟山抱打不平,打死帅府公子,卢林派兵搜山捉拿儿我,多亏渔家大姐救儿渡过汉镇,是儿落在乞讨之中,又多亏徐大人收儿马前家将,护运粮草,兵行在两军阵前,西域苗蛮将元帅打下马来,是儿不顾生死,一马扑到万马营中,救的元帅不死回营,元帅回的营来,无恩答报,将他千金女儿,许儿结下为婚,昨晚回的府来,拜了天地入了洞房,幸的小姐放儿回的衙来,叫我家爹爹将儿绳缠索绑,绑到帅府投案,看他老儿怎样发落——

田夫人  老爷你听。

田云山  唉!

田玉川  (唱)爹爹绑儿去投案,

大量他不敢斩婿男。

田夫人  我儿莫跪一旁站,

再叫老爷听我言。

(白)啊,老爷,听冤家讲说一遍,就该将冤家绳缠索绑,绑到帅府投案,看他老儿怎样的发落?

田云山  夫人言之有理!请到后堂歇息。田明。

田  明  老爷。

田云山  拿了家法将你家少爷带了。

田  明  是。

田云山  嗨!好个奴才,你还晓得回来!嗯!哎——啊呀!在外将人打死,今天回的家来,啊哟,还是如此?

田  明  老爷,小人我带不了。

田云山  哎呀,情知你也带不了,拿来,过来!过来!啊呀!好奴才!啊,你到走了,卢府来人,险些将为父我吓死,哎呀,带上走!嗯——啊哟!真乃的淘气!今天这个奴才回的衙来,我将他绳缠索绑,绑到五堂,看他卢林怎样个开销——

第十场  结  案

卢  林  (念)帅旗不住空中飘,

今日帅府贺功劳。

中  军  禀帅爷,布按三司请到。

卢  林  外厢开门。

中  军  外厢开门!

小  兵  开门!

众小兵  开门!

卢  林  唐让出迎。

唐  让  徐大人!

徐锡恭  唐大人!

唐  让  请!

徐锡恭  请!

唐  让  董

大人!

董  温  唐     哈哈哈哈!

唐  让  请!郝大人!

郝子良  唐大人!

唐  让

请!

郝子良

小  兵  掩门!

卢  林  上宴。众位大人,请!

徐锡恭

董  温

请!

郝子良

唐  让

田云山  中军大人请来见礼!

众  军  讲说什么?

田云山  往内相传,江夏县梆子投案。

中  军  你才来了!禀帅爷,江夏县绑子投案。

卢  林  押下开刀!

中  军  噢!

董  温  慢着,慢着!从前我们布按三司连催几案,杳无音讯,元帅得功还朝,他就绑子投案,这其中必有缘情!带上堂来,问明了再斩。

卢  林  让狗官报门而进。

中  军  江夏县报门而进。

田云山  卑职遵命!报——江夏县报门,唉!江夏县叩见众位大人。

卢  林  江夏县,你子可曾带到?

田云山  倒也带到。

卢  林  站过一旁。中军去刑!

中  军  哦!

卢  林  好!好你县衙狗子,竟敢打死老夫的虎子,呸!吃老夫一拳!

田玉川  岳父,是我。

卢  林  啊!是贤婿?

田玉川  岳父!

卢  林  快快起来,快快起来!着!好你江夏县,不将你子带来,反将老夫的门婿带来顶案,你该当何罪?

徐锡恭

董  温

该当何罪?

郝子良

唐  让

田云山  卢大人,这明明是卑职的儿子,怎么成了大人你的们婿了呢?

徐锡恭  你醒来吧!他乃老夫的家将,元帅的门婿,怎么就成了你的儿子了?怎乃的混账!

徐锡恭

董  温 

怎乃的混账!嗨!

郝子良 

唐  让

田云山  啊呀,来来来么!这尘世以上东西物件有假,怎么连儿子也有假的不成?玉川,与父跪了,

徐锡恭

董  温 

怎乃的混账!嗨!

郝子良 

唐  让

田云山  与父跪了!

 

徐锡恭

董  温 

跪不了。

郝子良 

唐  让

田云山  啊!跪了——

徐锡恭

董  温

啊呀,坏了!

郝子良 

唐  让

卢  林  哎,差了——

(唱)回头来埋怨徐抚院,

你不该带他到军前。

徐锡恭  在大堂埋怨雷小将,

害得老夫作了难。

董  温  (白)好,哈哈哈哈哈哈!

(唱)听他言笑满面,

真假叫人难开言。

只说他是雷小将,

却怎么又是田玉川。

卢  林  (白)哼!

董  温  江夏县,从前我们布按三司,连催几案杳无音讯,今日忽然绑子投案,这其中必有缘故,你就该对我们布按三司,讲一明白?

田云山  众位大人,这奴才闯下大祸,逃走外边杳无踪影,昨日卢大人得功还朝,这个奴才今天清晨转回衙前,我将他前后原因问过,因此我将他绳缠索绑,绑到五堂,卢大人难道这又是,卑职我无理了?

卢  林  哎,哎!你常常有理!呵,哼!

田云山  (唱)江夏县站在公堂上,

诸位大人听端详。

卑职官居江夏县 ,

随带家眷到任前。

所生奴才独生子,

起名就叫田玉川。

送他南学将书念,

这多的日子他未回衙前。

芦大人得功回来转,

他这奴才今天清晨转回衙前。

我将他前后原因问一遍,

才晓得这奴才龟山惹下了事一端。

芦公子打死了卖鱼汉,

与他个奴才何相干 。

我将他身缠索绑来投案,

我要与死后的公子将命还。

任你杀任你斩,

我田门不要这败兴男。

董  温  (白)听江夏县讲说一遍,尽是县衙之子一人之过,龟山打伤人命逃走在外,又来帅府招亲,其情可恼!中军!

中  军  有!

董  温  拉下去砍了!

唐  让  董大人,董大人,斩不得了。

卢  林  唉!斩不得了!

董  温  卢大人,莫非为了阵前许情之事?

卢  林  唉!

董  温  你两家有亲全当无情,越发的该斩!中军,拉下去砍了!砍了!

卢  林  嗯!董大人越发的斩不得了!

郝子良  是啊,越发的斩不得了!

卢  林  唐让,你给老夫定的好妙计!

唐  让  元帅,

(唱)埋怨埋怨错埋怨,

埋怨末将也枉然。

董  温  (白)唐大人,元帅埋怨与你,莫非你也有过错?

唐  让  说我有错我也无错,说我无错么——嗨嗨,大大小小也有一点点牵连在内。

董  温  你就该对我们讲一遍才是?

唐  让  列位大人听,少将军救元帅不死,元帅无恩答报,有心将千金之女,许与少将军为妻,是他言道,家有先订未娶之妻,执意不肯,那时末将我就多口了。

董  温  你讲说了些什么?

唐  让  是我言道,先订下的不为大,先娶的乃为长,但等元帅回的朝去,与他们拜了天地,入了洞房,纵然民间女子找上门来,她也不敢违抗帅府,谁知昨晚回来就拜了天地了。

董  温  怎么,拜了天地了?

唐  让  拜了天地不算,又入了洞房了。

董  温  还入了洞房了?

唐  让  入了洞房了。

董  温  啊,哈哈哈哈哈哈!

(唱)怪不得元帅把你怨,

谁叫你为媒说姻缘。

唐  让  (白)唉!

董  温  (白)列位大人。

徐锡恭

郝子良  大人。

唐  让

董  温  听唐大人讲说一遍,我把他两家官司好有一比。

徐锡恭

郝子良  比就何来?

唐  让

董  温  官船漏税欺行霸市,这其中吗必有一笑,怎么笑了吧?

徐锡恭

董  温

笑了吧,哈哈哈哈哈!

郝子良 

唐  让

卢  林  啊——

(唱)众位大人哈哈笑,

笑的老夫脸发烧 。

大堂上难死卢元帅,

田云山  大堂口站坏我田云山。

徐锡恭  在一旁难住我徐抚院,

田玉川  大堂口跪死我田玉川。

董  温  (白)啊!哈哈哈哈哈!

(唱)两家官司错中错,

对头人变成好姻缘。

卢  林  (白)唉!好脑啊好气!

董  温  啊卢大人,莫要生气,有了一婿能顶半子?嗨,贵县你还站着不成?

田云山  务干何事?

董  温  上前叩拜,拜过了此事不就丢开手了?

田云山  拜的?

董  温  拜的。

徐锡恭

郝子良  拜的。

唐  让

卢  林  哼!

徐锡恭

董  温

大人拜过了。

郝子良 

唐  让

卢  林  紧说不要拜,慢说不要拜,怎么就拜过了?

徐锡恭

董  温

拜过了不算,还要离位。

郝子良 

唐  让

卢  林  怎么,还的离位?

徐锡恭

董  温

还的离位。

郝子良 

唐  让

卢  林  你看这这,唉!还得离位。

徐锡恭

董  温

大人,离了位不算,还得呼。

郝子良 

唐  让

卢  林  呼?

徐锡恭

董  温

呼。

郝子良 

唐  让

卢  林  呼什么!

徐锡恭

董  温

呼亲翁。

郝子良 

唐  让

卢  林  那个与他是亲翁?

徐锡恭

董  温

不呼不得行!

郝子良 

唐  让

卢  林  不呼不得行?

徐锡恭

董  温

不得行。

郝子良 

唐  让

卢  林  你看这这这,啊——呀,这这这唉!难以出口。

徐锡恭

董  温

大人,大人硬上。

郝子良 

唐  让

卢  林  硬上?

徐锡恭

董  温

硬上。

郝子良 

唐  让

卢  林  你看这这这啊——亲。

田云山  翁。

徐锡恭

董  温

哈哈哈哈哈!

郝子良 

唐  让

田玉川  岳父,还有我哩!

卢  林  嗯!今天你父子们呀?

田玉川  岳父开恩。

卢  林  罢罢罢,起来吧!

田玉川  谢岳父!

徐锡恭

董  温

大人,今天这喜酒,我们一定要!。

郝子良 

唐  让

卢  林  那是自然。

卢  林  贤婿把盏!

田玉川  中军酒来!

中  军  现成。

卢  林  列位大人,请——

徐锡恭

董  温

郝子良 

请!

唐  让

田云山

田玉川

郝子良  少将军,就该将龟山之事,对我们布按三司讲说一遍,我们洗耳恭听?

田玉川  大人!

(唱)官兵不住连声喊,

上河飘来打渔船。

郝子良  (白)何人的船只?

田玉川  渔家女子的船只。

郝子良  何时上舟?

田玉川  黄昏时分。

郝子良  何时下舟?

田玉川  三更以后了。

郝子良  啊,众位大人,

徐锡恭

董  温  大人!

唐  让

郝子良  少将军言道,黄昏时候上舟,这三更以后下舟,这一男一女对坐孤舟,这中间有些不便吧?

田玉川  大人!

        (唱)蝴蝶杯在中间穿针引线,

我二人患难中定下姻缘。

董  温  (白)啊!哈哈哈哈!

(唱)听他言来笑满面,

回府去将女儿细问一番。

(白)奇哉,怪哉!奇哉怪哉就有这样的事来——哈哈哈哈哈!

卢  林  众位大人。

徐锡恭

郝子良  大人!

唐  让

卢  林  那老儿为何不辞而去呀?

郝子良  少将军提起渔家女子,老儿满面笑容,回的府去,向渔家女子乔装打扮,抬过府来与得功的少将军,一拜成堂可!

(唱)董老儿笑容满面,

等他到来要耍笑一番。

(白)啊——哈哈哈哈!

董  温  (唱)花花轿抬到了帅府门前,

学一个老媒翁来送姻缘。

(白)中军。

中  军  有。

董  温  往内去传,布政司送亲上门。

中  军  是。禀帅爷,布政司送亲上门。

郝子良  住住住了!从前大闹帅府不安,今天又来帅府成亲,哪里容得,中军。

中  军  有。

郝子良  拉下开刀!

董  温  慢着慢着!要杀你就杀,要斩你就斩,先斩了阵前立功的少将军,帅府小姐为他守节立志,留下渔家女子是逢州告州,逢县告县,每日大闹帅府不安,把这案官司,在批押在你按察司审问,你就与我审?

郝子良  我与你审。

董  温  你与我问?

郝子良  我与你问。

董  温  稀里糊涂轿子往里抬。

郝子良  轿子往外抬。

董  温  往里抬!

郝子良  大人请来见礼!

董  温  说你的话吧!

郝子良  大人,他二人结亲这是谁的媒婚?

董  温  我的媒婚。

郝子良  谁的主婚?

董  温  我的主婚。

郝子良  媒婚是你?

董  温  是我。

郝子良  这主婚还是你?

董  温  是我。

郝子良  他二人对坐孤舟到半晚这个那的?

董  温  越发的不像话了!

郝子良  取笑了。

董  温

啊!哈哈哈哈!

郝子良

传旨官  圣旨下!

中  军  禀帅爷,圣旨下。

卢  林  有迎!

中  军  有迎!

卢  林  大人到来请来开旨。

传旨官  旨开卢林听旨——

卢  林  万岁——

传旨官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卢林平蛮有功,封为平蛮王,徐锡恭官升三级,雷全州在京总兵,唐让湖南总政,江夏县封为武昌知府,满营众将各受皇恩,旨已读罢,三呼——

卢  林

徐锡恭

董  温

郝子良  万岁!万岁!万万岁—— 

唐  让

田云山

田玉川

 

徐锡恭

董  温

大人请来恭喜!

郝子良 

唐  让

卢  林  大家之喜!

田云山  请众位大人到卑职的衙下,喝一个皇王有道家家乐——

卢  林

徐锡恭

董  温 

郝子良  天地无私太平春。 

唐  让

田云山

田玉川

【全剧终】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栏目剧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lanmu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