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栏目剧本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交警题材微电影剧本《英雄本色》
公司周年庆年会相声剧本,公司年会
女人结婚房子太重要了搞笑小品《
银行年会娱乐搞笑小品《争优》
医院年会体检题材娱乐搞笑小品《
社区村干部年会娱乐小品《暗访村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中国古风舞台音乐剧剧本(还 11-19
铁路工务段两学一做小品剧 11-18
公司晚会简单小品剧本(员工 11-17
铁路行业员工年会小品剧本 11-14
适合公司企业年会的幽默小 11-12
元旦小品剧本,元旦搞笑小品 11-9
乡镇干部与村民音乐剧剧本 11-8
酒店各部门员工提高服务素 11-6
基督教搞笑小品,基督教幽默 11-5
健康管理与全科医生小品(一 11-2
创建文明卫生城市小品,创建 11-1
廉洁文化警示教育宣传小品 10-31
银行信贷小品,银行贷款小品 10-30
部队中队长小品,部队机械师 10-29
赞公司快板书,赞企业快板( 10-27
最适合公司年会表演的小品 10-26
部队送退伍老兵晚会搞笑小 10-25
全国法制宣传日小品剧本(调 10-24
公司企业收款难音乐剧剧本 10-23
世界残疾人日帮助残疾大学 10-22
企业年会音乐剧剧本《有房 10-21
饭店厨师音乐剧剧本(提升团 10-20
艾滋病搞笑小品,艾滋病表演 10-19
微信QQ微博群主音乐剧剧本 10-18
11·25国际消除对妇女的暴力 10-17
知青公益性社团组织节目表 10-16
团结公司的情景剧,公司文化 10-16
大学生小品,适合大学生的小 10-15
饭堂厨师情景剧剧本(提升团 10-14
银行情景剧,银行关于服务的 10-13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电视栏目短剧剧本 > 农村短剧剧本 > 农村题材剧本《界》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短剧剧本-农村短剧剧本   会员:fanhoulai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6/1/28 16:20:43     最新修改:2016/1/28 16:20:43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农村题材剧本《界》
作者:孙彦军
中国国际剧本网短剧创作室专业代写各种栏目情景剧、电视短剧剧本。 QQ:719251535

农村题材剧本《界》

故事梗概:

 

农村青年小斌跟兰子相爱三年,到要结婚的时候,寡妇的兰子妈突然向小斌家提出三千块钱的结婚财礼。小斌家穷,奶奶还瘫痪在炕上一天天吃药,上哪去弄三千块钱去?就在小斌家这为难的当口,郊区青年张壮壮向兰子求婚,并且还给了兰子妈三千块钱的财礼钱,结婚前一天,兰子一个人来到小斌家,晚上,兰子要求小斌送,送行的苞米地里,俩个人发生了一段让人心痛的缠绵故事,第二天,一件悲惨的结局发生在了农村与小城的交界处。

  

三岔路口:

 

这是一个三岔路口,路口的一面是西山洼,路口的前面是一条宽敞的公路,公路的一端指向小城,另一端指向郊区,三岔路口交界的地方有一个土灰色石碑,石碑上有一个深深的界字,这个界字把这里的人分成了三大块——农村、郊区还有小城。

 

三岔路口:早晨5

 

小斌急匆匆地从苞米地里走出,一边用衣服擦汗,一边站在路口前后观望。

早晨的三岔路口很安静,能听到的只有身后一片沙沙做响的苞米叶子声。小斌看天,天边的红日从山后喷射出一道道暗红色的光线,红色的光线照射在斑斑驳驳的云彩上,看了让人感到憋闷,这时候,从乡道的一端出现了个小小的身影。

小斌认出了那个身影。

小斌:(声音很底地)是花儿妹。

小斌`冲花儿妹的方向张了张口,嘴里的话没有喊出来。

小斌的视线从花儿妹身上推向远方。

 

远方,西山洼村

 

一高一矮两个人嘻嘻哈哈着从屯子里走出来,然后又向村外的一条小河走去,俩个人都端着一盆待洗的衣服。

俩人高的是兰子,矮的是花儿妹,她们两个是好朋友,无话不谈,这会儿,花儿妹正在跟兰子逗话儿。

花儿妹:兰子姐姐,昨天晚上我看到了俩人儿,你猜是谁?

兰子:是谁?

花儿妹:我让你猜呀?

兰子:我猜不着。

花儿妹:你怎么能猜不着呢?那个男的拿着把镰刀,那个女的挎着个柳条筐,你猜不着?

兰子:(脸一红)死丫头,人家猜不着又咋样?

花儿妹:哎呀兰子姐,你猜不着就猜不着呗,咋脸还红了?昨天晚上我看到的人该不会是你和小斌哥吧?

兰子:死丫头,都让你看见了还问我,看我不打你。

(俩人一个追,一个跑,嘻嘻哈哈的奔向小溪。小溪里,有三个大妈在洗衣服,听见这边嘻嘻哈哈的声音,回过头来看)

 

三岔路口:早晨530

 

太阳热辣辣从山后边一下子跳出来,天上虽然堆积着一块块积雨的云彩,大地还是亮了很多,远处的树木依稀可见。

公路上间或出现了往来的车辆。车辆很杂,过去一辆拖挂,拖挂车上蒙着帆布;又开过来一辆柴油三轮儿车,三轮儿车上拉着个女人。“突突突”一阵响,从郊区那边,有一辆胶轮儿车开过来的声音,坐在地上的小斌一下子蹦了起来。

小斌瞪着红红的眼睛往大陆上看,看那边一辆胶轮儿车开过来又开过去,从郊区往城里,小斌这才转会身。

小斌:怎么会呢?怎么会呢?

小斌想想,摇了摇头,往苞米地里走了几步,然后又站住,回头往大陆上望了望。

小斌的眼睛是复杂的表情。

小斌在地上转了个圈儿又转了个圈儿,转得他头都有些晕了。

一个踉跄,小斌双手捂头,一屁股坐到了毛毛道儿的垄台儿上。

坐到地上,兰子上学时的一目在小斌的眼前出现。

 

张家岗小学,放学时间

 

一群男同欢蹦乱跳地往学校外面跑,兰子也跟着那些人往出跑。

女同学甲:兰子兰子,咱们玩跳皮绳吧?

兰子:你找林敏玩吧,我要看男同学抓蛤蟆去。

女同学乙:来咱们玩儿吧。

男同学在前面走,兰子在后面撵,撵到操场外的一个泡子的时候,兰子落在了后面。

前面,很多男同学各自拿出扎蛤蟆的钎子,一钎子一钎子朝水中扎去。

落在后面的兰子也看见了蛤蟆,蛤蟆在水塘边儿露出头来,一个蛤蟆还背着另一个蛤蟆。兰子放下书包,小心翼翼地下到水泡子边儿上,伸手向蛤蟆抓过去,“扑通”一声,兰子跟蛤蟆都掉进了泡子里。

就在这时候,男同学里,“扑通”一声,有一个同学没脱衣服就跳了下去。

男同学从水里救起了兰子。

救兰子的就是十五岁的小斌。

小斌把兰子救上来,等到兰子一口一口开始吐水,他才一个人悄悄地走到没人儿的地方。没脱衣服,他也喝了不少水。

第二天上学,小斌在往学校走,兰子从旁边走过来,拿出一个花手绢儿。

兰子:小斌哥,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你。

小斌:这有啥呢,你… … 

兰子:(学小斌的样子)这有啥呢,用头往小斌的怀里一拱,然后,红着脸跑了。

兰子脸红的样子很好看。

 

三岔路口,早晨6点钟

 

 

远处,出工的男女走过来,前面的几个人大声说着话。

出工的男女看见了在路口呆呵呵的小斌。

出工人甲:哎?你们看,那是谁呀?

出工人乙:好象是东山洼的小斌。

出工人甲:小斌?他怎么在这儿?

出工人乙:看他那样子,是不是有什么事儿呢?

这时候,从后面挤上来个女青年。

女青年:嘘,别惹他,他的媳妇要被别人给娶了,就在今天。

女青年一说话,出工人不仅一愣。

出工人甲:别瞎说,小斌跟兰子,那可不是一天两天了。

出工人乙:可不是咋地,昨天晚上,西头老候家的小三儿,还看见他们俩钻苞米地了呢。

女青年:谁瞎说谁是那个,我妈说的,兰子妈跟小斌妈要三千块钱的财礼,小斌家没有,郊区来个叫张壮壮的,他向兰子求婚,还当场给兰子妈三千块钱呢。

出工人甲看出工人乙。

出工人乙看出工人甲。

两个人茫然地摇了摇头。

女青年:我说的话,你们不信是咋的?要不,咱上兰子家去看呀?

众:走就走。

 

西山洼兰子家

 

屋里屋外都是人,院子放着方桌长凳,几个年长的亲戚在抽烟说话。

几个年轻人站在门口张望。

一群孩子在屋里屋外跑来跑去。

屋里,炕上铺一床新鲜的棉被,棉被上,穿一身红衣兰裤的兰子坐在上面一动不动,两只眼睛看着墙上的一个地方,一串串泪水从眼睛里淌下来。

炕上的几个老人在劝。

二婶:兰子,你别这样了行不?今天,可是你结婚的好日子呀。

三姨:谁不说是呢?那边,壮壮这孩子说不定咋高兴呢,娶了你这样一个能干又漂亮的媳妇儿你还愁啥呀?

老奶:嫁进这样的人家儿呀,这不就是进了皇宫了吗你说?人家那儿是郊区,种蔬菜,吃皇粮,过的是半拉城里人的生活呀,到那里,你不就是享福了吗你说?

兰子妈:她还惦记着她的小斌哥呢。我说兰子,你那个小斌哥他哪里能比上人家张壮壮?张壮壮一天天吃的是啥穿的是啥?你的小斌哥好,他哪儿好,你要嫁给他,他都拿不出娶你的三千块钱来,可人家张壮壮呢?三千块钱,人家伸手就掏了出来。

兰子:都是你,你拿人家的钱,你这是把你的闺女卖了呀妈。(兰子双捂脸,嚎啕大哭)

兰子妈:说说都不行了。

兰子:钱钱,你就认钱,钱你拿到了,还想说人家啥?

兰子妈:我说啥?我还不是为了你?

二婶三姨:你就别说了。

老奶:去去去,兰子她妈呀,你就别在这儿待着了行不行?上外面看看去,外面还有那么多客人呢你去招待招待,等一会儿,人家还得坐车去送亲呢。(兰子妈被老奶撵出门外)

兰子:我的命咋这样呀(大声哭嚎,用头撞墙被大家拉住)

地上,女友花儿妹跑出屋外。

 

三岔路口  6点三十分

 

太阳已经老高,可红红的太阳被一块块阴云盖住,把田野和村庄抹上一层猪血色,殷红的猪血色让人感觉到憋闷。

小斌的白褂子上,有一个色彩班驳的甲虫在漫步。

小斌坐在地上一动不动,眼睛盯在一边正在搬弄马粪的几个是屎壳郎上。小小的屎壳郎用细细的手脚把马粪揉成一个蛋,然后大家齐心协力,有的推有的拉还有的用头顶,滚动的马粪蛋蛋缓缓地向前滚动。

小斌把眼睛顺着马粪滚动的方向往前看,前面是一个被人砍烂了的树根儿,小斌想在树根儿处找到屎壳郎的家。

突然,小斌从地上一下子跳起来,回手用力在自己的脸上拍一下,并顺手从脸上抓下了那个甲虫扔到了地上。

地上,色彩班驳的甲虫在挣扎,挣扎的样子,让小斌想起了一个人——范东生。

 

西山洼  南小岗上

 

兰子从岗上往下看,手里的柳条筐搭拉下来,里面是兰子刚采的蘑菇。

山下,苞米地边儿上,一个青年在下松鸭杠,一边儿地上,一根绳子穿这俩松鸭。

兰子:范东生,范东生?

范东生:回头看看,没看着兰子。

兰子:一蹦一跳地向山下跑来。

兰子:范东生,你干啥呢?

范东生:看见兰子,赶紧站起来。

范东生:你是?

兰子:我是兰子呀?你不认识我呀?

范东生:兰子?

兰子:上星期你们家搬来的时候,我还帮你们家拿东西呢,你忘了?

范东生:想起来了想起来了,你帮我们家搬家我还没谢你呢。

兰子:谢啥,人家也没帮多少,就是拿拿凳子被活什么的。唉东生哥,你树上插穗苞米干啥呀?

范东生:下松鸭杠呀,你不会?来,我交你。

兰子:唉。

 

西山洼  南小岗

 

范东生拉着兰子的手到这里。

兰子:今天咱俩还下松鸭杠。

范东生:我还教你。

兰子:我已经学的差不多了,等我下完,你给指点指点就行了。

范东生:那哪儿行?松鸭杠要是下不好,人家松鸭怎么能上当呢?你不是还要给你妈打俩松鸭吗?

兰子:我妈病了,什么东西都吃不下。

范东生:别怕别怕,有你东生哥哥在这儿,别说俩松鸭了,你要多少,我给你打多少行了吧?只要你听哥哥的话。

兰子:我听话,东生哥哥,你一定帮我打俩松鸭呀。

兰子用手在一棵树底下拔草,然后在空地上用小棍儿插成栅栏儿。

范东生眼睛热辣辣地看兰子的屁股。

兰子做完下面的工作,然后站起身来,伸手去抓一根树杈儿,她个子小,这时候,范东生从后面抢过来,一把抱住兰子的腰,把兰子举起来一块儿,兰子的双手抓住了树杈。

兰子:好了东生哥,你放我下来吧。

范东生:兰子妹妹,兰子妹妹。

兰子:东生哥哥,你放我下来呀?

范东生:妹妹,我喜欢你,东生哥喜欢你呀兰子妹妹。

兰子:双脚乱蹬,双手乱打。

范东生:一只手抱住兰子不放,一只手在兰子身上乱摸。

俩人在地上撕打,兰子咬坏了范东生的肩膀,血流出来。范东生把兰子的腰带给扯下来扔得远远的。

兰子呼喊救命,范东生用手捂兰子的嘴,就在这时,小斌出现了。手里横端着新拔的小树。

范东生一下子滩在地上。

兰子抱住小斌的一条腿大哭。

兰子:小斌哥,等我们长大了,你一定要娶我,你一定要娶我呀。

 

三岔路口  6点五十

 

太阳高高升起,很多光线穿过云层,照亮也田野与村庄。

三岔路口也不安静,大路上开始有了来来去去的马车声,汽车成。更多的是适应郊区菜农的大交轮儿,有进城购物的,有往城里送菜的,还有城里的小贩儿到郊区去采购的,走亲戚的等等。

毛毛道里过来俩人,她们是俩亲戚,一个人手里拿着个篮子,篮子里装着满满的一篮子鸡蛋,另一个人手里提着俩鹅。

到三岔路口,俩人还在说话。

路人甲:他三婶儿,我想出趟外头。

路人乙:就到了,就不能憋一下?

路人甲:我不愿意上他们家的毛道子,房山头儿还有一条狗,怪吓人的。

路人乙:那你就快点儿吧?倒出肚子,好上人家去吃饭。要不,你这筐鸡蛋不白拿了?

路人甲:瞅瞅你说的,村长儿媳妇升孩子,我还能舍不得这筐鸡蛋?

路人甲放下筐,一边下顿一边说。

路人乙站在那里等路人甲,突然,还没顿好的路人甲一下子站起来。

路人甲:妈呀

路人乙:吓了一跳,手中的大鹅掉到了地上。

路人甲:你看,那里怎么还做着个死倒儿?

路人乙:随路人甲的眼睛看,看见了一动不动的小斌,一把拉住路人甲。

路人乙:快走快走。

 

西山洼  村长家在娶儿媳

 

院门处,一个唱喜歌的人在唱喜歌。

喜歌人:

打竹板   响连环

今天的喜事在哪边

掐指一算知道了

范村长家喜事一串串

第一件儿  不简单

范村长在乡里做高官

左脚一动山河颤

右手一划掌大权

不是因为恋西施

不能离开金銮殿

 

第二件  让人欢

老范搬到屯里边

一纸令下当村长

不怕天高皇帝远

不用再要张嘴钱

一切有人送身边

 

第三件  挺新鲜

范村长儿子好容颜

高山上一个人去游玩儿

白捡个媳妇把家还

今天就是团员日

还有孙女见世面

 

第四件   … …

 

喜歌人还想往下唱,这时候,范村长从房间里走出来。

范村长:小李子啊,小李子啊。

小李子:哎。村长,您有什么事儿呀?

范村长:那个人说的什么话?去,把他哄出去。

小李子:是,村长。

小李子拿起一根烧火棍,吆喝开围观的群众往里闯。

范村长:回来。

小李子:跑回来。

小李子:村长,您还有什么吩咐。

范村长从兜儿里掏出一百块钱,伸手交给小李子。

范村长:去吧,让他走。

小李子:这

范村长:让他走,快一点儿。

小李子:哎。

小李子走过去,把一百块钱交给喜歌人,喜歌人走。

范村长的儿子范东生穿一身新衣服从屋子里走出来,身边跟着他的媳妇,媳妇抱着一个刚刚满月的女婴。

 

西山洼  兰子家

 

兰子已经不哭了,她收拾收拾身上的衣服,喊花儿妹拿过来一块镜子,照着镜子,兰子一下下梳头,她梳得很细。

炕上的邻居这会儿都松了一口气。

二婶:哎,这不就对了吗,结婚嫁人,这是好事儿。

三姨:可不是咋地呢,兰子这是嫁到郊区去,咋不打扮?花儿妹,别瞅着呀?还不帮兰子姐梳梳头,头哇脸呀地打扮打扮。出门子,咱也得光光亮亮的。

老奶:可不是咋的,花儿呀,帮小兰子好好打扮打扮,弄个漂漂亮亮儿的。

兰子妈:兰子呀,你还要啥?要啥跟妈说,妈给你弄去。

老奶:得了得了,你呀,就到外面去看看客人吧

兰子妈出。

屋里人唧唧喳喳唠喜幸嗑儿。

兰子毫无表情地任别人弄她的脸。

 

西山洼  兰子家门口

 

几个上岁数的老人在唠嗑。突然,外面有几个岁数不大的小孩子喊着跑进来。

小孩子:来了来了,大马车来拉新娘子来了。

一群客人赶忙站起来,有的往外走,有的往里走,还有的站在那往外看。

兰子妈急急火火地从人堆里挤出来。

兰子妈:不是说,用大胶轮儿来接吗?大胶轮儿坏了?

一群人站在门口向远方张望。

远方,一辆拉着一帮人的马车在赶过来,又赶过去。

客人甲:不是。

客人乙:西下洼子还有人结婚吗?咋没听说呢?

客人甲:没有。

客人丙:往西去了,上梁家岗了。

兰子妈:回去坐吧,回去坐吧。

客人丁:你先回去吧,我们在这儿看着。

 

三岔路口  710

 

小斌还死一样守在那块田埂上,脚前脚后已经被他踩实了一大片。

几个孩子胆却地往这边探头探脑。

一个大一点的孩子:你们敢不敢跟我去看看那个酒鬼?

很多孩子:咋不敢?你领着我们就敢。

大一点的孩子:那咱们去,没我的命令,谁都不许跑。

孩子们:你也不许跑。

孩子们唧唧喳喳往岔路口走,走着走着,孩子们的脚步放慢了。

小一点的孩子:咋的拉?

大一点的孩子:你们看,那个死倒的眼睛还在动。

小一点的孩子:那咱们回吧?

大一点的孩子:咱们回?

几个小一点的孩子回身准备跑。

大一点的孩子:别跑,看谁敢跑。

小一点的孩子们赶紧站住。

大一点的孩子:去,王五子,你去把我二姨丢的俩大鹅给拣回来。

王五子:我,我不敢去。

咱们一起往前走,你把俩大鹅给我拣起来,拣到大鹅,咱们往回跑,不拣到大鹅,咱今天谁也不许跑。

小斌瞅瞅孩子,然后站起来,拣起大鹅,向孩子们伸手。

孩子们一下子站住,脚步一点点儿往后退。

小斌解开绳子,用力一轰,俩大鹅张开翅膀向前飞跑而去。

孩子们抓住大鹅,风一样往小村子里面跑去。

小斌回头往自己家的方向看了看。

 

昨日下午  小斌家

 

三点,小斌从山上下来,背上背着一捆干柴。

小斌:妈,我回来了。

屋里一下子跑出来兰子。

兰子:小斌哥,你咋才回来呀?来,我给你卸下来,你顿一下腰。

小斌:兰子?你咋来了?
兰子:人家来看看你,咋了?

小斌:不是,你都半年没来了。

兰子:你想不想我?你说呀?

小斌:嘿嘿,咋不想,人家想你都

兰子:都想不起来了是吧?你个没心没肺的石头人。

这时候,兰子妈和兰子爸从屋里走出来,兰子妈端一个洗菜盆儿,盆儿里装着要洗的白菜。兰子爸搬一个长凳子和镰刀,凳子上放上一块磨刀石。

兰子爸和兰子妈都瞅着俩人笑。

兰子帮小斌把柴禾卸下来,然后,开始用手给小斌打扫身上的尘土,用袖子给小斌擦汗。

小斌不好意思地直躲,兰子不让躲,硬是把小斌的浑身上下认真仔细地打扫了一遍,惹得兰子爸笑出声儿来,兰子妈也合不拢嘴。

小斌示意兰子爸妈在看着笑呢。

兰子一回头,看见了小斌爸和小斌妈的样子,脸一红。

兰子跑到小斌妈面前,一把抢过手中的菜筐,转身朝屋子里跑去。

 

昨日下午  小斌家

 

院子里,小斌爸在收拾农具,小斌妈在纳鞋低儿。

兰子的身边堆积着衣服和窗帘被单儿什么的。

兰子在洗。

小斌在做兰子的下手。

院子里的晒衣绳上,已经挂上了很多的东西。

兰子:小斌哥,这个裤子是奶奶的吧?都老长时间没洗了吧?

小斌:奶奶她不让脱呀。

兰子:不让脱也得给她脱,瘫痪的人老躺着,衣服就该让她穿舒服一点儿。舒服一点儿不生褥疮,记住了?

小斌:哎,我记住了。

兰子:那你把这盆脏水到了。

 

屋内  小斌家

 

奶奶躺在炕头上,身上盖着个小薄被儿。

院子里的声音传进来,一句一句传进奶奶的耳朵里。

奶奶在流泪。

奶奶流的是幸福的泪,兰子这孩子,她喜欢。

 

院子里

 

小斌妈:兰子呀,你就歇一会儿吧,你看你,来了一下午,干了半天活儿,都累坏了吧?

兰子:没事儿二婶,就这么几块玻璃,我跟小斌哥一会儿就擦完了,等擦完了在歇。

兰子妈:这孩子总是这样,恨活儿,来家没见你闲着过。

兰子妈卷起鞋低儿进屋。

院外来一个邻居叫小斌爸帮他看看房子怎么修理,小斌爸赶紧把手头的活儿放下,跟着来人出了院门儿。

小斌在一盆清水里投抹布,然后递给窗台上的兰子。

兰子的手在玻璃上飞快地擦着。

兰子:小斌哥?

小斌:哎。

兰子:这窗户,你每年都要擦两次。

小斌:是,听你的吩咐。

兰子:别贫,我是跟你说真格的呢。

小斌:说真格的,擦窗户这么臆见儿小事儿,还让你这样惦记?

兰子:人家就是要惦记,就是要惦记。

兰子停住手的动作,两眼看这小斌,里面充盈着满满的泪水。

小斌:兰子,我记下了我记下了,好好的你干啥流泪呀?

兰子破涕为笑。

兰子:人家今天说的每一句话,就是想让你全部记下。

小斌:哎,我全都记下了,行了吧?

兰子:不行,后面还有呢。

小斌:是,后面你再说话,我也一字不拉地全都记下。

兰子:这还差不多。

兰子接过小斌的一条干净抹布,随手把一条脏了的抹布递给小斌。

兰子飞快地擦着玻璃,小斌认真地洗着抹布。

 

三岔路口   730

 

下地的人和办事儿的人三三俩俩从路上走过,毛毛道上的小斌不得不换一下位置。

小斌坐到一个长着苞米的垄台儿上,双手用力拍打着自己的脑袋。

这时候,身后传出了沙沙的苞米叶子声和喀嚓喀嚓掰苞米的动静。

小斌回头往苞米地里看。

苞米地里,一个人在贼眉鼠眼地偷苞米。

小斌的眼睛跟偷苞米的人相对。

小斌坐着没动。

偷苞米的却吓了一跳,“妈呀”一声跪到地上。

 

西山娃  南小岗

 

小斌把手中的树高高举起。

兰子抱住小斌的大腿哭成了泪人儿。

范东生嘴角淌着血,双腿颤抖地跪在地上。

兰子:小斌哥,别打了。

范东生:我不是人,我不是人。

小斌:你他妈畜生。

范东生:我是畜生,是畜生。

兰子:小斌哥

小斌:还不快滚

兰子:你给我滚3

范东生:是,我滚,我滚。

 

三岔路口   735

 

偷苞米人:我不敢了,不敢了。

小斌没动,眼睛直直地瞅那个女人。

偷苞米人:你饶了我吧,饶了我吧。

小斌还是不动。

偷苞米人:我这是第一次,真的是第一次呀。

小斌摇了摇头,然后摆了摆手。

偷苞米人:你放我走?

小斌:摆了摆手,然后,把头转过去。

偷苞米人:一下子站了起来。

偷苞米人:他让我走了,他让我走了。

偷苞米人身手抓装苞米的口袋,看看小斌,又把口袋放到地上,然后,转身跑了。

小偷跑远了,小斌在小偷被释放的表情中寻找着什么。

 

昨日晚上  小斌家

 

筷子放好,兰子一样样往桌子上端菜。

小斌妈和小斌爸坐在桌子上。

奶奶围着被坐在桌子靠炕头的位置。

小斌跟着兰子,把一盘子一盘子菜从兰子手上接过来,然后摆放在桌子上。

小斌妈:来来来,兰子呀,你快过来吃呀?

兰子:你们坐。二婶儿,叔叔的酒呢?

兰子爸:在碗架子里,小斌,你去拿。

兰子:我去拿我去拿。

 

昨日晚上  小斌家

 

一家人在热热闹闹地吃饭,兰子一下下给小斌夹菜。

奶奶:兰子呀,你是咋认识我们小斌的?说给奶奶听听?

小斌:奶奶。

奶奶:我问问兰子。

兰子:啥时候?奶奶,是从小儿。小时侯,小斌哥救过我俩次命。

奶奶:啥?俩次命?那是啥时候的事儿呀?

兰子:一次是十三岁,我抓蛤蟆掉到了泡子里。

兰子讲那次小斌跳水救自己的事儿。奶奶和小斌妈都大瞪着眼睛。

小斌爸端着酒杯忘记了喝。

奶奶:那还有一次是啥时候的事儿?

兰子:是在南小岗,那次我上山采蘑菇,范东生在山上下松鸭杠。

小斌:兰子,就别说那次的事情了。

兰子妈:范东生他?

兰子:范东生他不是人,他在山上要。

小斌:兰子,你就别说那件儿事情了吧。

兰子:小斌哥,要不是你来了,我恐怕就给范东生糟蹋了,是你救了我的命,是你救了我的命啊。

兰子低下头悲泣。

奶奶用手抹眼睛。

小斌爸把手里的酒杯重重地放在桌子上。

兰子妈擦了擦眼泪,然后抬起头来,用手替兰子擦眼泪。

兰子妈:现在不好了吗?现在不好了吗?

 

昨日晚上  小斌家

 

窗外的光线暗淡了,农家小院儿罩上了黄昏的景色。

屋里,小斌一家人坐在炕上说话。

兰子站在地上。

兰子:二婶儿,我走了。

小斌妈:再坐一会儿呗。

小斌妈穿鞋下地。

小斌爸也穿鞋下地。

小斌爸:走哇?天儿都黑了,你路上小心着点儿。

奶奶:兰子给你妈带个好儿。

兰子:哎,奶奶。

一家人都下了地,只有奶奶在炕上。

一家人送兰子,兰子不走,眼睛往小斌身上看。

兰子:小斌哥,你送送我吧?

小斌妈:小斌,去送送兰子。

小斌:恩那。

兰子出门儿,小斌跟在脚后。

 

昨天晚上  毛毛道儿

 

这是连接东山洼和西山娃最近的路。苞米地里走出的人行道。

毛毛道儿晚上没有行人,太阳的一点儿余辉也被浓浓郁郁的苞米叶子遮住。

苞米地的神秘点燃了青年人相爱的方式。

兰子:小斌哥。

兰子用月亮一样的眼睛热辣辣地看小斌。

小斌:兰子妹。

小斌的情绪也被兰子的眼睛点燃。

两个人不用说话,一个眼神儿什么都明白了。

小斌双臂一张,兰子一下子扑过去。

小斌跟兰子一顿狂吻。

天上,太阳西落。

大地,一抹光亮给苞米地涂上金色。

 

三岔路口  730

 

小斌在地上坐着想兰子。

一辆胶轮儿车拉着很多人朝西山洼驶去,小斌没有在意。

小斌满脑子都是兰子。

还有兰子那疯狂的吻。

 

昨天晚上  毛毛道儿

 

俩人涨红着脸往前走,小斌在前,兰子在后。

苞米地申出来长长的苞米叶儿,小斌用手一个个把它们打断。

俩人都不说话。

兰子在后面一步一步往前走,手有意无意去抽打旁边的苞米叶子。苞米叶子很有弹性,兰子用手一打,叶子就弯转过去,然后向上一挺,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躲闪不及的,就向是一条温柔的鞭子,一下一下抽打在兰子的脸上身上。

对苞米叶子的抽打,兰子也不责怪。

山里的姑娘还很腼腆,刚才那一顿狂吻,没人看到,苞米叶子怕也看到了吧?兰子的脸上还挂着羞涩。

小斌在前面走,走着走着,他发现兰子没有跟过来。小斌停住脚步等兰子。

兰子走过来,粉红色的脸上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直视小斌,小斌看着兰子把头低下。

俩人继续往前走。

再往前走,兰子突然拉住小斌的手。

兰子:小斌哥,我给你讲个故事听好吗?

小斌:啥故事?

兰子:我给你讲牛郎织女天河配的故事。

兰子:在很久很久以前——

兰子:小斌哥,牛郎到天上追织女去了。

小斌:恩。

兰子:我要是被人掠了去,你追不追?

小斌:那还用说?上天入地也要追。

兰子:人家不要你上天入地,心里装着人家就行了。

 

三岔路口  740

 

小斌回头看那条毛毛道儿。

毛毛道儿在远方消失了,看见的是一片苞米地。

小斌站起来看那条毛毛道儿。

毛毛道儿远一些,可那面还是一片苞米地。

小斌“唉”了一声再一次坐下。

 

昨天晚上  毛毛道儿

 

兰子:小斌哥,我再给你讲一个故事吧?

小斌:再讲个啥?

兰子:再给你讲个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吧。

小斌:都给人家讲了好几遍了。

兰子:就是让你还听一遍。

小斌:讲吧,人家听着呢。

兰子:从前,有俩个年轻的书生出去求学——

兰子讲梁山伯的故事讲的很动情,最后连小斌都给感动了。

兰子:小斌哥,梁山伯与祝英台死后变成蝴蝶了。他们行影不离呢。

小斌:恩。

兰子:咱们也化做一对儿蝴蝶有多好?

小斌:咱们活得好好的,化蝴蝶干啥呀?

兰子:化蝴蝶好天天再一起呀?

小斌:接了婚,不就天天再一起了吗?

兰子:结婚?唉。

兰子低下头去,用力咬了咬嘴唇,没让眼泪流出来。

 

三岔路口   750

 

小斌眼睛望着毛毛道儿。

突然,毛毛道儿上好象出现了兰子的身影。

似乎一个女孩儿的声音。

小斌一下子从地上跳了起来。

小斌冲毛毛道儿本能地冲了两步,可是,小斌的理智让他停住了。

小斌再看毛毛道儿。

毛毛道儿静悄悄的,没有兰子,也没有一个人。

一阵秋天的冷风从毛毛道儿那边吹过来。

小斌在秋风一阵颤抖。

 

昨天晚上  毛毛道儿

 

兰子:小斌哥,我还要给你讲一个故事。

小斌:还讲啥?
兰子:我要讲白娘子和许仙的故事。

兰子一字一泣地讲断桥相会那段儿。

小斌一声不响地听着故事。

过了好一阵,俩人才说话。

小斌:兰子,你今天讲的故事,咋都这么悲呢?

兰子:悲?还不都是人们制造的?

 

三岔路口   8

 

小斌傻呵呵地坐在那儿。

一片汗水,在小斌的脊梁上形成一个图案。

小斌的头发变得十分慌乱。

郊区方向,每一阵大胶轮儿突突突的声音响起,都能引起小斌的一阵心跳。大胶轮儿不是去兰子家的,小斌又把视线从远方收回来。

小斌想回到原来的地方。

一棵有些发黄的苞米挡住他的去路。

小斌一脚把青苞米踹倒,然后,从青苞米身上一步跨过去。

 

昨天晚上  毛毛道儿

 

小斌在前面走,一声不吭。

苞米地上的毛毛道儿在没风的晚上是那么静,静得人能听到自己的喘气声。

无意间,小斌回头想看看兰子。

小斌回头没看见兰子。他有些慌。

小斌:兰子,兰子?

毛毛道儿黑呼呼的,一丈以外,看不清东西。

小斌赶紧往回走,还一边走一边喊。

小斌:兰子呀,你在哪儿呢?兰子?

小斌一边走一边喊,突然,一个声音从苞米地里穿了出来。

兰子:别过来。

兰子的声音象一颗炸弹,小斌在毛毛道儿上一下子站住。

兰子:别过来。

兰子的又一声喊叫,让小斌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他站在那儿没动。

小斌没动,却感觉得到兰子的位置。

兰子的位置就在跟前,在干什么呢?

小斌正在想兰子的事儿,这时候,前面的苞米地里传出“哗哗“的声响,是兰子在撒尿。

听见兰子撒尿的声音,小斌不由得小腹发热,就向有什么东西在涌动,这东西让他感觉到脊背秫秫的,下身也一动一动的。

小斌正站在那儿,兰子撒完了尿。

兰子起身的时候,碰动了身边的一棵苞米杆儿,小斌看到了一个白花花的东西。

小斌知道,那是兰子的屁股。

看见兰子的屁股,小斌本能地做了一个向前冲的动作,可是,他停住了。

苞米地里,簌簌一阵响,兰子系好了腰带。

兰子走到小斌的身边,小斌还没有回过神儿来。

兰子:小斌哥,咱们走吧。

兰子拉了拉小斌的衣服。

小斌:啊?走,走。

小斌说走的时候,兰子发自肺腑传出一生叹息。

 

昨天晚上  毛毛道儿

 

往前走,小斌的姿势很特别,步子迈得不大,一步一步很别扭。

兰子看出了小斌的特别。

兰子:你怎么了?走路向鸭子似的?

小斌:你摸,中间夹着个东西呢。

兰子用手去摸,一下子摸着了那东西。

兰子:你是不是也要撒尿哇?这儿也没人儿,憋着怪难受的。

兰子一提,小斌还真有了撒尿的感觉。

小斌:我撒,你别看。

兰子:恩,我背过脸儿去。

兰子背过脸儿去,小斌还向前走了两步。

小斌解开腰带好一会儿,还是撒不出,兰子从后面走过来。

兰子:呀,这么大。

兰子自觉不好,赶紧底下头。

兰子一下子抬起头,眼睛热辣辣地看小斌的眼睛。

兰子:小斌哥,要不?

小斌:兰子,不能。

小斌:大山里的规矩,没结婚,我们不能越界。

小斌生硬地系上腰带。

 

三岔路口   8

 

太阳从云层里挣扎出来,大地立时展现了一片光泽。

小斌对晃眼的光线不很适应。

小斌用一只手遮挡一下阳光,抬头往天上看了看。

天上,一块快云彩随风涌动。

 

昨天晚上  毛毛道儿

 

兰子:要不,咱歇歇?

小斌:那,咱就歇歇再走?

俩人坐在垄台儿上,兰子把头枕在小斌的大腿上。

兰子:我真想。

小斌:别说。

小斌用嘴吻住了兰子的嘴。

兰子:小斌哥,小斌哥哥。

兰子扭开头,气喘吁吁地说。

兰子:咱假做,不动真的行吗?

小斌:兰子,这行吗?

 

三岔路口  810

 

小斌把上衣脱下来,两手用力拧,用力拧。

上衣被两只手拧得卡卡直响。

小斌用力把手里的衣服摔到地上。

地上,一只蚂蚱向远方蹦去。

 

昨天晚上  西山洼村头

 

从苞米地走出来,就是西山洼。

到兰子家了。

西山洼的晚上很黑也很静,猪困了,狗也卷曲在杖子边儿那儿。

不知道是谁家的俩个老汉,他们守着星星在说话。至于说了些什么,恐怕没人能知道,人们能看到的只有嘴上那一明一灭的旱烟,还有瘦削的肩膀。

小斌:太晚了,我就不进去了。

兰子:你不进去了?

兰子一下子把头向小斌拱去。

小斌:兰子,快回去吧,你们家的灯光还亮着呐。

兰子:好吧小斌哥,我回,你也回。

小斌:你回我就回。

兰子:那我回。

小斌:你回吧,我等你进屋。

兰子:我走了小斌哥?

小斌:走吧,回家吧。

兰子脚向后一步一步地走。

兰子突然又跑过来,扑到小斌的怀里,在小斌结实的肩膀上猛咬一口,然后,一转身,向自己家飞跑过去。

小斌的肩头被鲜血染得通红。

 

东山洼  小斌家

 

小斌一个人躺在北炕上,翻一次身再翻一次身。

奶奶:小斌那,还没睡呀?

小斌:就睡就睡。

小斌躺着一动不动。

蒙蒙隆隆中,小斌开始做梦。一会儿,小斌梦到了许仙,一会儿,小斌有梦见了白蛇,再一会儿,小斌又梦见了兰子,兰子变成一条白蛇,很多金刚和尚在跟兰子斗法。

呼地一下,小斌爬起来,穿上衣服,来到了院外。

 

西山洼  兰子家

 

来了来了,大胶轮儿来了。

随着门外一阵喊,小院儿热闹了。人们有的从屋里往外跑,有的从外面进里屋,热闹的是孩子们,他们喊着叫着到外面看新郎。

新郎从交轮儿车上跳下来,跟着司仪进了院儿,随着介绍,一下下低头行礼认亲戚,然后来到兰子的闺房前,随着亲人一顿闹,最后给兰子穿鞋,用身子把新娘子背到大胶轮儿上。

兰子没哭也没闹,她的表情很宁静,没有欢喜也没有痛苦。新郎背她,她就象一块不能点燃的木头。

 

三岔路口  830

 

突突突,大胶轮儿一阵响。

小斌从地上一下子跳起来。

大胶轮儿的声音越加刺耳。

小斌的眼睛一眨不眨。

一辆结亲的大胶轮儿从西山洼的方向开过来,车上坐着很多送亲的人。

小斌的眼睛在人堆儿里搜寻。

突然,车中央一个穿红衣裙的姑娘吸引了小斌。

小斌:那不是篮子吗?兰子,兰子。

小斌的喊叫声传到车上。

车上,兰子突然从车站起来,她冲着小斌的方向喊。

兰子:小斌哥,你咋不要了我呀,你咋不要了我呀。

喊着,兰子突然向上一窜,身子一纵,一头从大胶轮儿上跳了下去。

大胶轮儿停了,车停的地方有个碑,碑上一个字——界。

啊的一声,地上的小斌昏死过去。

 

西山洼  兰子家

 

村里人给兰子办简单的丧事儿。

几个年轻人抬来一口棺材,这是一口没底儿的棺材。

兰子妈哭得几次昏厥。

 

冬天  大雪

 

静静的山顶上有一座孤坟。

一个头发很长,脸色发黑,眼睛深陷却很有光泽的青年人在坟前祭奠,人们看到,这个人正是小斌。

小斌从身上拿出水果还有酒,一样一样摆到坟跟前,点三柱香插上。

小斌跪在地上跟兰子说话。

小斌恭恭敬敬给兰子磕了三个响头。

小斌站起来,抹一把眼泪,然后转身离去。

 

火车站  站台上

 

一列火车停在铁道上。

4号车厢,贴着一道横幅:开发西部,支持边疆建设!

小斌胸前佩带红花,肩上抗着行李,匆匆往车厢里面挤。

这时候,远处突然传过来一声焦急的喊叫。

小斌一回头,发现外面跑过来的姑娘是花儿妹。

小斌伸手抓住花儿妹,俩人一块儿往车上挤。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栏目剧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lanmu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