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栏目剧本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老兵退伍依依不舍心理剧剧本(班
供电局员工年会小品剧本(营业厅
军旅题材部队班长退伍小品剧本
催泪感人老人小品剧本(营业厅的
关于施工安全的小品,关于工地安
消防部队节日活动演出小品剧本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关于施工安全的小品,关于工 6-22
医院细菌传播预防小品剧本 6-19
最感人的爱心传递公益正能 6-16
超级感人歌舞小品剧本(小女 6-14
保险公司员工正能量小品剧 6-11
互联网音乐剧剧本《大数据 6-8
最新部队军营八一建军节搞 6-5
电信行业音乐剧剧本(让生活 6-2
关于端午节表演的超级搞笑 5-31
经典幽默三句半台词,滑稽搞 5-29
修路行业情景剧剧本《公司 5-26
廉政群口快板书台词(永远跟 5-24
金店情景剧剧本《珍奇异宝 5-20
医院题材的情景剧剧本,医患 5-17
关于父亲的小品,父亲节小品 5-15
全国助残日主题小品剧本(我 5-12
建筑企业音乐剧剧本《公司 5-10
感人母爱的小品剧本剧本(人 5-8
关于宣传十九大七一建党节 5-5
建筑行业道路施工安全小品 5-2
经典搞笑禁毒小品剧本,关于 4-27
全国爱眼日活动宣传小品剧 4-24
世界环境日主题活动小品剧 4-22
适合世界无烟日宣传表演的 4-20
医院医生护士音乐剧剧本《 4-18
关于全面开放二胎策超喜剧 4-17
全国学生营养日宣传教育活 4-15
5.17世界电信日主题活动小 4-13
家庭和睦小品剧本,家和万事 4-11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电视栏目短剧剧本 > 儿童短剧剧本 > 儿童 “司令”
 
授权级别:普通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短剧剧本-儿童短剧剧本   会员:天山渔翁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4/12/2 9:23:26     最新修改:2014/12/3 10:10:40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儿童 “司令”
作者:佚名
中国国际剧本网短剧创作室专业代写各种栏目情景剧、电视短剧剧本。 QQ:719251535

浩瀚沙海,纵横千里,无边无际沙漠象鱼鳞波浪廷续无尽的沙丘。在沙漠边垂古老残破的村庄废墟处几十里外,有一只石骆驼,它扬着头,露出一副雄伟,高大,威武,不可一世的神态。

    突然,狂风卷着黄沙,黑云倒岸,铺天盖地而来。狂风怒吼着,呜叫着,似乎要把大地拨起,把宇宙推翻。黄沙弥漫,昏昏蒙蒙,灰暗难辩,狂风所到之处,一切扫为平地,黄沙复盖……

    沙暴过后,石骆驼被沙子掩埋。

 

    碧蓝的天空,连绵不尽的沙丘,让人望着无边的沙海,腿都打颤发软。

    一个十三四岁的男孩,爬上沙丘。他名叫萨尔,穿着单马夹,头上戴着用柳枝条编的花环,胳膊上晒的黑明发亮,长着一副棱角分明的面孔,显示出机灵,標悍,又带点標十足的野性。

    萨尔的画外音:“听老爷爷们讲,这里原先有个村庄,还有个石骆驼,怎么不见了呢?活见鬼了。”

    萨尔瞪大眼睛,东张西望,用沙铲在寻找被黄沙掩埋了的石骆驼。

          (推出片名)     《儿童“司令”令》

 

 

                                   一

 

    大漠边缘的一个村庄,繁荣昌盛,村边不远处兀然陡起百米高的弯月形的大沙坡,滔滔黄河奔腾不息,穿沙漠而过。

    村子里外,远看钻天杨,柳树,槐树,沙枣树密密麻麻,层层叠叠。近看排列整齐,布局有方。

    果园,菜地,农田分布其间。这真是沙漠绿洲,哪象沙漠复地偏僻农牧之乡?

 

    几间红墙绿瓦的学校门口。挂着“沙坪村小学”的校牌。

    朱老师,女,四十来岁,清秀的脸上流露出一副忧郁的神态,她跟前站着一个穿着整齐,仪表斯文的男孩,十二三岁,边走边谈。他叫马其,是治沙林场场长的儿子。

    朱老师:“马其,城里学校条件那么好,你怎么转到这儿来上学?”

    马其:“至妈妈死后,爸爸说,永远在奶奶的翅膀下,长不成男子汉!他还说,学习好坏,不在学校,这里才能煅炼人。”

    朱老师:“学校前面是黄河,后面是大漠,千万不要一个人随便走动啊!”

    这时,本片的小主人公萨尔风风火火地跑来,撞在朱老师身上。

    萨尔望着朱老师无大碍,然后,伸出舌头做鬼脸,露出一副滑稽相。

 

         

                             二

 

    朱老师办公室,这里是她连住带办公的地方。

    朱老师从抽屉里取出“学生考察薄”翻到萨尔一页,徽徽皱起眉头:“萨尔,上个星期天,你到哪儿去了?”

    萨尔:“骆驼湾。”

    朱老师:“上学期你去骆驼湾,碰上了狼群,为什么还要去?!”

    萨尔:“我,我……”

    萨尔脸上露出不服气的样子。

    朱老师:“狼群是要伤害人的……”

    萨尔满不在乎地:“我有黑豹跟着,不害怕。朱老,狼也怕人,要不它怎么老是躲在无人区沙漠里,大白天就不敢进村呢。”

    “你胡说些什么?”朱老师板起面孔:“学校严禁学生到那里去撒野!”

 

                              三

 

    萨尔家门口。

    萨尔放学进家,扔下书包,出了门外,正准备跑出大门,迎而碰上他爹萨荣,四十多岁,吆着骆驼回来。

    萨荣:“萨尔,回来给骆驼备草。”

    萨尔:“早备好了!”说完就跑。

    萨荣:“回来!”一转脸,早没萨尔的影子了。

 

    萨尔家院内。

    萨荣绷着脸:“你小子越来越不听话,听朱老师讲,你又跑到骆驼湾去野了?”

    萨尔不吭声。

    萨荣:“你聋了?还是哑了?”

    萨尔小声嘀咕:“没聋,也没哑。”

    萨荣:“长记性没有?还去不去!”

    萨尔:“我偏去!”

    萨荣一听,火气更大,气不打一处来,一把揪住萨尔的耳朵。“记住没有,还去不去,说?”萨尔踮起脚尖,伸出脖子,嗷嗷地叫着。

    萨尔把手伸向萨荣那毛茸茸的胳肢窝,搔痒了几下。萨荣背一弓,手一缩,叫声:“啊一一哟一一”萨尔顺势从萨荣手里溜脱,捂住耳朵跑出大门。

 

 

                              四

 

 

    黄河宛如一条弯曲无形的带子,平静自然地铺展在地形自然的轨道上,任其奔放。

    河滩上。马其追赶一只野免。他跑着跑着,“嗵”的一声掉进伪装的沙坑里。

 

    河面上冒出几个水泡,“扑儿,扑儿”几声,露出萨尔一群孩子的小脑袋,朝马其喊:“踩雷了!”“踩雷了!”

 

    河边。一群孩子簇拥着萨尔走来。

    萨尔望着马其,鄙夷地:“城里娃娃真行,刚一转来,老师就封官儿了!”

    小豁牙望着马其:“你这官官子还是我碎爷的。”

    马其:“萨尔,原来你是大班长?”

    萨尔:“那还有假,你不服气!”

    喜蛋:“让朱老师抹了。”

    东升愤愤不平地:“萨尔领我们到骆驼湾找石骆驼,犯了校规。”

    臭蛋:“抹就抹了……啥希罕的。”

    狗儿:“他照样是我们的司令,我们听他的!”

    萨尔拾起两块薄石片,递给马其一块:“来,比比这个如何!”萨尔挥起胳膊一扔,石片带着哨声飞出去,孩子们喊着:“一,二,三……”河面上接连溅起几十个水漂儿,一阵风似的跳跃水花儿。

    萨尔朝马其呶呶嘴:“轮你了!”

    马其运足气力,拼着猛劲把石片扔出去,“扑通”一声,落入水里,沉入水底。

    孩子们“轰”地笑起来。

 

 

                               五

 

 

    太阳像一面铜镜,照在河上,闪动着灿灿金光。

    河湾里。俊俏的回族姑娘杨凡(十二岁)耳朵上坠着用沙枣核做的耳坠,嘴角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望着对岸唱:

           一队队骆驼过沙漠,

           留下一串串脚窝窝。

    河对岸。一队队骆驼驮着树苗,在沙丘上行走,沙面上留下一串串蹄印。

    河心沙滩上,萨尔一群孩孑趴在沙坑里,耸着耳朵听。

    杨凡唱:

           拉骆驼的大哥哥,

           骆驼驮的是什么?

    河对岸。拉骆驼的小伙子把手放在嘴边唱:

            不是金来不是银,

            治沙的树苗一驮驮。

    黄河里。一只只皮筏孑在浪尖上飞行。

    杨凡望着皮筏唱:

            一只只皮筏浪尖上过,

            筏子上装的是什么?

    划皮筏老汉唱:

             胜过金,胜过银,

             治沙的麦秸排上垛。

    河心沙滩上。萨尔在沙滩上打个滚,浑身沾满沙孑,挥动手臂喊:“唱得好不好?”

    趴在沙滩上的孩孑应声:“好,好,好!”

    萨尔:“再唱一个要不要?”

    孩子们:“要,要,要!”

    杨凡撇撇嘴,扭头不理。

    萨尔眼睛里流露出淘气,粗野的神采,挥动胳膊喊:“你不唱,我们唱,一,二!”

    孩子们齐声唱:

             沙梁梁,秃光光,

             蹦出一个沙姑娘。

             沙姑娘,好模样,

             嫁到口外当新娘,

             谁送亲?小和尚,

             谁拉驼?屎壳郎。

             嫁个女婿一柞长,

             半夜醒来泪汪汪。

    杨凡脸儿气得通红,赶着羊群走了。

 

 

                               六

 

 

    黄河边。古老的水车缓缓转动,把河水引进水渠,一群群羊儿在喝水。杨凡坐在树下弹着口弦,口弦发出悦耳动听的曲子。

    朱老师被口弦声吸引,走了过来。

    朱老师:“小姑娘,你的口弦弹得真好听!”

    杨凡望着朱老师甜甜一笑,嘴角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

    朱老师:“你叫什么名子?”

    杨凡:“杨凡。”

    朱老师:“今年多大了?”

    杨凡:“十二了。”

    朱老师:“十二了?怎么不上学念书?”

    杨凡的两只脚在沙面上刨来刨去,刨出两个深深的坑。她想说什么,但没有说出口,站起来,走了。

    朱老师望着杨凡的背景在出神……

 

 

                              七

 

    朱老师的宿舍里。

    一张墙壁上挂着一个小女孩的照片,小女孩大约有两岁。她头戴虎头帽,露出两个小酒窝,笑得合不扰嘴。

    朱老师每天要望几次,呆呆地看着照片。响起朱老师的心声:“山丹,我的女儿,你要是活着,我该多么高兴呀。”

 

 

                               八

 

    骆驼湾分外静谧,空旷,粗狂,一眼望不尽的沙梁,象条条金蟒静卧着,静等雨露来洗礼。

    世上有个凶狠的沙魔,

    它吃人连骨头都不剩下。世上有多少人埋在沙海里,这个无人知晓。

    回族杨老汉吆着羊群,在沙丘间边走边唱。

    杨凡拎着羊铲追了上来,指着不远处的萨尔:“爷爷,你看萨尔在干啥呢?”

 

 

                              九

 

    萨尔跪在沙包上,这儿刨刨,那儿刨刨,好象在寻找什么。黑豹(萨尔家的看羊狗)也学小主人的样儿,用爪子刨着沙堆。

    杨凡走过来:“萨尔,你在找什么?”

    萨尔:“找石骆驼。”

    杨凡:“石骆驼,在哪儿?”

    萨尔:“埋在沙子里,个头比真骆驼还大呢!”

    杨凡:“你骗人!”

    萨尔:“骗你我是孙子。村里的老人都这么说,不信,你去问问爷爷!”

    杨凡:“你能找到吗?”

    萨尔:“这里原先有个村庄,移民走了,我会一个沙堆一个沙堆找。”

    杨凡帮着萨尔寻找石骆驼。

    一会儿,萨尔高兴地跳起来:“找到了!”

    杨凡:“明明是个大石头嘛?”

    萨尔:“你懂个屁。这方圆几十里,你见过石头吗?”

    杨凡:“没有。”

    萨尔:“为啥这里有块大石头,不,是石骆驼。”

    杨凡:“不知道。”

    萨尔:“告诉你,在很久以前,这里还有许多村庄,沙漠没有复盖到这里。是一只高大威猛,雄壮的骆驼天天到黄河喝水,来到这里浇灌树苗,想挡住风沙,不让风沙侵战村庄。一天几次运水,结果骆驼累死了,就变成一只石骆驼。”

    杨凡:“你怎么知道?”

    萨尔:“故事书上讲的!”

    杨凡:“你刨出石骆驼,再刮狂风沙还会再埋住。”

    萨尔:“埋了我再创出来。”

    杨凡:“刨出来再埋住了呢?”

    萨尔:“人还不如只骆驼吗?把这儿种上很多很多的树,连成树林,挡住风沙,就不怕沙子再埋了。以后把这儿修草场,造果园,建风能发电站,不是保住我们的家园了吗?你也不会嫁到口外了,这是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观,你懂吗?”

    杨凡不懂,确点点头,眼睛里含着一种朦胧的追求和向往。

    萨尔神秘地望着杨凡:“我有个悄悄话问你。”

    杨凡:“问啥?”

    萨尔:“人家都说你是从沙粱上蹦出来的?是真的吗?”

    杨凡:“你们净会编着骂人。”

    萨尔:“那你为啥没有妈妈?”

    杨凡:“谁说我没妈?我妈无常了。”

    萨尔:“那不是你亲妈。”

    杨凡张口结舌。

    萨尔:“你骗不过我。”

    杨凡:“我说了你不许对人讲……”

    萨尔:“谁讲就是沙老鼠养的。”

    杨凡:“我是我爷爷从沙粱上拣回来的。”

    萨尔:“怪不得你灰爹要把你卖了口外当小姐……”

    杨凡:“不是小姐,是给人家当丫头。”

    萨尔:“你灰爹骗你呢!他输了钱,把你卖了,村里人都嚷红了!你灰爹真可恶!”

    杨凡惊愕地睁大了眼晴。

 

 

                                  十

 

    村外五六里,一个浅沙窝。一座孤零零的破旧院落。

    院子里。杨老汉向着西方,十分虔诚地礼拜着。

    杨凡走过来:“爷爷,我爹输了钱,把我卖了给人家当小姐是嘛?”

    “爷爷也蒙在鼓里。”杨老汉叹了口气,“你爹那个不成器的爹,成天在外不是赌就是嫖,白披了一张穆斯林的皮。”

    杨凡伏在爷爷怀里哭着:“爷爷,我不到口外去。”

    杨老汉:“爷爷也舍不得叫你去,我的乖。儿大不由爷呀。”

 

 

                                  十一

 

 

    朱老师的宿舍里。

    萨尔和马其把两叠作业本放在桌上。

    马其指着小女孩的照片:“萨尔,那是谁?”

    萨尔摇摇头。

    马其:“朱老师怎么经常望着她发呆?”

    朱老师悄悄地走进来,站在他俩身后。

    萨尔发现了朱老师,指着照片:“朱老师,她是谁?”

    朱老师:“你看她象谁?”

    萨尔:“象杨凡。”

    朱老师:“啊……说来听听。”

    萨尔:“你看她圆圆的脸蛋,两个酒窝多么象呀。”

    朱老师:“不,她是我女儿。”

    萨尔:“我怎么没见过?现在在哪儿呀?”

    朱老师:“她两岁那年,戴着这顶虎头帽,趴在门前玩耍,突然狂风刮来,把她卷走了。”

    马其:“找到没有?”

    朱老师缓缓地摇摇头。

    萨尔和马其心里难过地望着照片。怪不得老师天天望着发呆。

    “从那以后,我听见谁家娃娃出了事!两腿就打颤,心就跳。"朱老师语重心长地,“我不叫你们到危险的地方去!就是怕出事呀!”

    萨尔:“朱老师,总不能听见狼叫就不开门吧。"

    朱老师:“……"

 

 

                              十二

 

     野外,沙丘上。

     林工叔叔们在植树造林。朱老师领着学生娃娃往沙坑里搁树苗。

     萨尔抱着一捆树苗。眼睛不时地盯着附近种树的工人,心不在焉地搁着树苗。

 

     萨尔躺在沙丘上,两眼直勾勾地盯着蓝天。

     朱老师走过来:“萨尔,你怎么啦?”

     萨尔一骨碌翻起来,央求似地:“朱老师,我们不搁树苗,让我们也去种树吧!”

     朱老师:“我们没有树苗。再说,帮工人叔叔搁树苗不也是种树吗?”

     萨尔疑惑地:“没有树苗?”

 

 

                                十三

 

 

    清晨。

    萨尔站在弯月形大沙坡上,举起挂在肋下的牛角,仰起头在朝霞的映衬下“呜呜”呜地吹起来。

 

    屋内。狗儿一骨碌翻起来,把腿套进衣袖里。

 

    沙路上。喜蛋边跑边揉眼睛,小铁锹吊在屁股蛋儿上直晃荡。

 

    沙滩上。小豁牙嘴里咬着饼子,边跑边提着掉在腿弯上的裤子。

 

    弯月形沙坡上。

    孩子们排着队,端溜溜地站着。

    萨尔扬起脖子,一本正经却又掩饰不住那股调皮劲儿:“今天我们要当铁汉子,胆小的都靠边站,这里不要软蛋!”

    一群孩子们:“我敢!”“我也敢!”

    萨尔:“敢去的跟我来!”

 

 

                                十四

 

 

 

    治沙林场围墙外。

    孩子们埋伏在附近。萨尔在四周侦察了一番,然后紧紧裤腰带,爬上挨墙的一棵歪脖子槐树,翻墙进去,不大工夫,从院内扔出一梱捆花棒苗。接着,萨尔翻墙出来,指挥孩子们扛上花棒苗,直奔河湾。

 

 

                              十五

 

 

    河湾里,停着一只羊皮筏子。

    萨尔一伙把花棒苗搬到皮筏上。

    喜蛋手指河滩:“司令,有情况!”

 

    马其朝河湾走来。

    萨尔一伙迎了上去。

    萨尔:“你来干什么?”

    马其:“朱老师叫我来找你们。”

    东升:“啥事?”

    马其:“参加植树造林。”

    萨尔:“说得好听,还不是搁树苗!干那些光屁股娃娃干的活,没劲透了。”

    一群孩子们七嘴八舌地嚷:“就是没劲!”“你和朱老师去干吧。”

    马其:“你们敢连老师的话也不听了?”

    喜蛋:“不要拿老师吓唬我们,我们只听司令的。”

    东升:“老师把我们六年级老大哥还当成不懂事的小尕娃!”

    虎子:“这也不让去,那也不让干!”

    萨尔:“你是班长,你知道吗?人家盖达尔十六岁就指挥一个团了。”

    马其:“你又扯到哪儿去了?”

    萨尔:“好!就说现在,啥是社会主义价值核心观?老师说的和做的不一样,把我们还当羊羔一样,跟着老师的屁股转?”说完打声口哨,孩子们都跟着他跑了。

    马其追到河边:“你们还有组织纪律性设有?”

    虎儿:“我们只听司令的!”

    马其:“花棒苗是从哪儿来的?”

    萨尔:“你管得着吗!”

    马其:“我报告老师去!”说完扭头就跑了。

    一群孩子面面相觑。

    “别让他络搅黄了。”萨尔眨眨透着灵气的眼晴:“跟我来!”

 

 

                               十六

 

 

    黄河岸边皮筏上。

    马其不停地挣扎:“放开我!放开我!你们是土匪,強盗,狗日的……”

    萨尔举拳欲打,又慢慢收回:“骂!老子让你骂个够。”用脚踢了一下,“老实点,不然……”

    虎子:“你狗日的,吃了豹子胆!敢骂我们司令。”

    萨尔压着火气:“不理他,咱们讲团结,和谐,对吧?”

 

     皮筏子在黄河里飞行,河水象深翻的黃土哗哗地向后边滚去。

     孩子们在皮筏上笑着,闹着。

     马其两手紧紧抓着木杆,吓得一动不动。

     萨尔喊:“前面到了老虎嘴,都给我坐稳点!”

     萨尔手握浆板,左点右旋,划着皮筏子猛冲急转,皮筏象箭一样顺水而下。

     小豁牙捣捣马其:“看我碎爷才象个司令不!你小子,差远喽。”

     皮筏子在浪尖上平稳地顺水前进。

     马其吓得连喊带叫,缩成一团。

 

 

                               十七

 

 

    干沙梁上。

    一群孩子围着萨尔,有的坐着,有的趴着,有的打闹着。

    马其气虎虎地背身坐在一旁,谁也不看,不理。

    萨尔象个将军似地一手叉腰,一手拿小棒边讲边画:“营造防沙林。夺回骆驼湾的战斗已经打响。这儿是石骆驼,我们的阵地就在这儿……”

    喜蛋着急地:“我们在哪儿种花棒?”

    萨尔:“种在干沙梁,和防沙林带连成一片,里应外合,就能降住沙魔侵战我们的家园。”

    喜蛋:“种干沙粱上能活吗?”

    “黄沙刮出它的全身,它的枝儿也能变成根往下长!”萨尔瞥了马其一眼:“这是马其他爸讲的,能种活!”

    孩孑们:“好,干吧!”

    萨尔又瞥了马其一眼:“大班长,你干不干?”

    马其:“老师没说,我不干。”

    萨尔:“老师老师,什么都离不开老师!”

    马其:“老师知道了,会批评的。”

    萨尔气恼地踢了踢脚下的沙子,轻轻叹了口气:“唉,这也怕,那也怕,象沙老鼠一样,还不如碰死,还男子汗汉呢!”

 

 

                                十八

 

 

    杨老汉家门前。

    杨老汉缝仆褡裢,杨凡在一旁剪窗花儿。

    杨凡:“爷爷,萨尔他们在干沙梁上种了一大片花棒树,能种活吗?”

    杨老汉:“看见了,活不活很难说,真要活了,那可了不得。”

    杨凡:“萨尔说,干沙粱上的花棒树长起束,我们沙窝子就不怕黄沙了。”

    “这倒是实话。”杨老汉感慨地:“在干沙梁上种树,连大人们都不敢想,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那小子有种呢!”

    杨凡举起手里的窗花:“爷爷,你看象不象花棒树?”

    杨老汉歪着头看了看,赞赏地:“嗯,象!很象!”

    杨凡高兴地扑在爷爷怀里。

 

    朱老师敲门走进杨老汉的屋内。

    杨老汉:“哟,这不是朱老师吗?你怎么来了,坐。”

    杨凡端来一杯盖碗茶,递给朱老师。

    朱老师:“杨凡,你不想上学吗?”

    “想上学。”杨凡指着墙上歪歪扭扭的字:“我爷爷还教我认《古兰经》呢!”

    杨老汉坐在一旁捻着毛绒线:“这娃娃真灵醒,一教就会。”

    朱老师:“杨大爷,听说你年轻时还是回族歌手呢,花儿唱的可好了,应该让杨凡去上学。”

    杨老汉:“我早就想叫她上学念书……”

    朱老师:“那就让杨凡来报名吧!”

    杨老汉脸上露出难色:“可她……”

    朱老师:“她上学有啥困难,我们学校还可以帮助解决。”

    杨老汉:“前年她妈妈无常了,家里的活还靠她帮着干呢!”

    朱老师:“那就让杨凡来上耕读班吧!”

    杨老汉摇摇头,叹了口气:“她爹这个贼娃子,不知在外头搞啥名堂,非要把杨凡领到口外去……”

 

 

                               十九

 

 

    村子里。穆斯林们忙着宰牛羊,过古尔邦节。

    杨老汉走出家门,不住地和乡邻们互道“色俩目。”

    大歪(四十多岁,耳材高大魁武,杨老汉的儿子)骑着摩托车驶来,猛然刹住:“爹,你快准备准备,过两天我领杨凡到口外去。”

    杨老汉:“你真让她去当小姐?”

    大歪:“当小姐有什么不好,吃香的,喝棘的,比跟着你我強多了。”

    杨凡躲在门后偷听。

    杨老汉:“这是杨凡的人生大事,长大叫她自个做主。”

    大歪:“她做主?这些年白吃白喝?便易她了。”

    杨老汉气的直哆嗉:“你,你………”

 

 

                               二十

 

 

    杨老汉家屋里。

    杨老汉把夹着肉的油香递给杨凡:“吃吧,可怜的孩子!”

    杨凡咬了一口,嚼来嚼去,就是咽不下。

     杨老汉:“孩子,咱爷俩一块过古尔邦节,怕是最后一回了,快吃吧孩子!”

    杨凡捏着油香可怜巴巴地:“爷爷,你领我找我亲爹妈去了!”

    杨老汉:“十年了,谁知道他们在哪儿?我从沙梁上把你拣回来,你连自家名子都咬不清,到底叫什,家住那里,你一概不知,爷爷没处打听你的亲娘老子,只好求真主保佑你。”

    杨凡呜呜地哭着。

 

 

                                二十一

 

 

    彩霞给沙漠抹上了艳丽的色彩,淡淡的晨雾在干沙粱上渐渐消逝了。

    扬凡背着背篓,脸上抟满汗珠,气喘吁吁地爬上干沙梁。她从背篓里取出塑料桶,打开盖儿,水象珠子似地落在花棒苗根上,花棒苗咕嘟咕嘟贪婪地吸吮着。

    杨凡双腿跪着,望着浇灌过的花棒苗:“喝吧,喝吧,我雨给你们送一次水。”

   

 

                                 二十二

 

 

    干沙梁。

    狗子指着浇灌过的花棒苗:“这是谁浇的?”

    萨尔一伙瞪大眼睛发呆。

    东升:“怪了,谁跑到这么远做好事。”

    喜蛋:“怕是林场的工人叔叔吧。”

    萨尔木呆呆地望着远处背着背篓艰难行走的杨凡,摇摇头,缓缓地:“不,是杨凡。”

    孩子们的喉咙象打了结似地:“杨凡!”

    喜蛋:“听说她爹今天要把她带到口外去。”

    萨尔看着浇湿的沙面,望着远去的杨凡半晌不说话。

 

 

                                二十三

 

 

    沙滩上。萨尔一群兴高采烈地赛骆驼。

    萨荣走过来拦任赛驼:“萨尔,快回去干活!”

    喜蛋:“哈伯,萨尔的作文选上了省作文比赛,还不叫我们高兴高兴?”

    萨荣:“别来唬弄我!”

    东升:“他的作文省报上都登了。”

    萨尔:“爹。不信你去问老师。”

    萨荣:“我不稀罕这个,你小孓不要给我惹祸就谢天谢地了!”

    萨尔:“爹,等我得了奖,给你打酒喝,你就稀罕了!”说完一声口哨,骆驼又在沙滩上奔跑起来。

 

 

                                二十四

 

    黃河边。萨尔一伙光着身子,四仰八叉地躺着。

    杨老汉吆着羊群边走边唱:

        草儿呀青青溪水长,

        风吹呀草低见牛羊。

        牛羊肥来呀马儿壮,

        放羊的人儿呀愁满肠……

    萨尔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杨爷爷,杨凡呢?”

    杨老汉:“她走了。”

    小豁牙:“上哪儿去了?”

    “她爹领她上口外了。”杨老汉难过地沅。

    萨尔:“杨爷,你给她捎个话,干沙粱上的花棒树长大了,叫她来看花棒树。”

    杨老汉:“娃娃,昨儿个我从干沙粱上过来,看见你们种的花棒树死了。”

    萨尔震惊地:“死了,真的吗爷爷?”

    杨老汉:“真的,全都死了!”

    东升:“还有救吗?”

    杨老汉摇摇头,野风吹得他的胡子一抖一抖的。

    一群孩子们象泄了气的皮球。

    喜蛋:“我们的劲儿白费了!”

    萨尔跳起来:“走,我们去看看!”

 

 

                              二十五

 

 

    黄河岸边大杨树下。

    小豁牙:“妈哟,衣服哪儿去了?”

    孩子们一个个光着身子找衣服。

    喜蛋指指树下:"咱们脱下的衣服,明明放在这儿了,出鬼了。”

    东升指着树上贴的纸条:“你们看!”

    司令:

        带上你们盗窃的花棒苗,到林场值班室来换衣服。

                                           值班员

    一群孩子们,个个傻了眼。

    小豁牙哭丧着脸:“我妈知道了,非打尻蛋子不可。”

    萨尔象卷了叶的玉米,蔫头耷脑地望着纸条:“花棒苗死丁,衣服丢了,倒霉透了!”

    东升:“咱们向看门的马爷爷去要衣服。”

    喜蛋:“那个马老头歪得很!”

    萨尔:“害怕啥?”说完哧溜哧溜地爬上柳树,扔下一堆树枝条。

    大伙照着萨尔的样子,把树枝条编成花环套在腰间,扩住“牛牛牛。”

 

 

                               二十六

 

 

    治沙林场传达室门外。

   

    萨尔敲门:“马爷爷,你好,我们来取衣服……给你认个错……你不要给老师讲,我回去给你写个深刻的检查……要不,叫我们杷头伸进去,由你弹西瓜,刮鼻粱,干什么都行……”

    传达室门,“吱扭”扭一声开了。

    朱老师走出来,后面跟着马其,手里抱着衣服。

    萨尔一伙傻了眼。

    朱老师怒冲冲地:“看看你们象什么?”

    马其露出得意的神情:“象我们历史书上画的山顶洞人。”

    孩子们低着头,端溜溜地站在一旁。

    萨尔瞪了马其一眼。

    朱老师:“穿上衣服回学校!”

 

 

 

                                二十七

 

 

    学校办公室里。

    朱老师看看站在面前的萨尔:“学校三番五次不让你们到骆驼去,可你偏要领上同学去胡闹一一”

    萨尔亳不畏缩地迎着朱老师的目光:“我们去绿化干沙梁,不是去胡闹。”

    朱老师:“你说是绿化干沙梁,到底种活了几棵?”

    萨尔:“……”

    朱老师:“据说,一棵也没种活。马其同学不跟你们去胡闹,还把人家硬拉到皮筏上。险些连人带筏子翻进黄河里……简直是无法无天!”

    萨尔:“这是马其编‘的。”

    朱老师竭力压着火气:“万一淹死一个,后果你想过没有?全国正在讲安全教室月里,你都领同学干了些什么?影响好不好?学校决定,取消你参加全省作文比赛的资格,写出深刻的书面检查。”

 

    萨尔从办公室出来,眼里噙着泪水,脑袋象霜打的茄子耷拉着。

 

    校园里。几个学生指手划脚地议论着,有的向萨尔投来嘲笑。奚落的目光。

 

 

                                二十八

 

 

    黄河岸边,弯月形大沙坡上。

    萨尔躺在沙坡上,嘴里咬着一根野草,眼里闪着委屈,怨愤的目光。他忽地坐起来:“写检查,写你个头,做不到!”

    卧在一旁的黑豹,被他那近似吼叫的声音吓得站了起来,向远处张望。

    萨尔把黑豹搂在怀里:“黑豹,老师说我就会胡闹,就会闹乱子,你说,我这是胡闹吗?”

    黑豹望着萨尔的脸,直摇尾巴。

    萨尔摇着黑豹的头:“黑豹,你怎么不会说话?”

 

 

                              二十九

 

 

    远处的沙漠里,一股股旋风卷地而起,一个沙柱如腾飞的野马呼啸而升。

    萨尔快快不乐地溜下沙坡。

    马其站在坡顶喊:“萨尔,朱老师要你的检查呢!”

 

    萨尔:“你等等!”说着又跑上去。

    “我给你!”萨尔狠狠一拳把马其打个四脚朝天。

    马其:“你打我,你凭啥打我?”

    萨尔的眼晴射出愤怒的目光,薅着马其的领子,气汹汹地:“是不是你给老师汇报的?”

    马其:“是我又怎么样?”

    “咣”的一声,一耳光打得马其不知东南西北。

    萨尔压住火气,一把推开马其:“躲在背后打小报告,汇报一次,打你一次,让你狗日的知道老子的励害?”

    马其气急败坏地:“犯了错误,还打人,我去报告老师,等着学校开除你吧!”

    萨尔愤愤地:“快去,快去报告。报告了老子捏死你。”

    突然,远处的黄沙铺天盖地压了过来。沙暴刮得萨尔,马其站不住,白昼变成了黑夜,四周昏昏蒙蒙。沙暴呼呼地吼叫,越刮越凶。

    萨尔和马其被沙暴卷走……

 

 

                              三十

 

 

    沙暴过后,天慢慢地亮了起来。

    一个沙丘在蠕动,萨尔从沙丘里爬出来,用袖口抹抹脸上的沙子,吐出嘴里的沙子,瞪了沙丘一眼,看看远方,分不清东南西北:“妈的,该死的沙暴,险些把爷爷埋了!”

    沙丘隙间,马其身上盖一层沙子,他使劲坐起来,望望四周,只见茫茫大漠,笼罩着一种神秘又恐怖的气氛。马其不由透出惊恐的神色,爬起来,向大漠深处跑去。

 

 

                                三十一

 

 

    大漠深处的沙丘上。

    萨尔望望四周,脸上也露出些惊恐之色:“奶奶的X,把老子刮这么远,回到家费老鼻子啦!”

    萨尔看见远处马其在沙丘间时隐时现地奔跑着。诧异地想:狗日的想送死,他怎么往大漠深处里钻?萨尔放开嗓子喊:"马其!马一一其……"

    一望无际的鱼鳞形的沙丘里,马其象受惊的兔子拼命地跑着。他没有听到萨尔的喊声。

    萨尔无可奈何地叹口气:“算他狗日的倒霉!”转身跑下沙丘。

    萨尔走走停停,心中充满矛盾。

    萨尔耳边响起马其的话:“是我又怎么样?”“我去报告老师,等着学校开除你!”

    萨尔带着强烈的报复感:“是他自寻死路,管我什么事!”疾步往回走。

 

 

                               三十二

 

 

 

    萨尔跑上另一个沙丘,回头一看,马其巳经更远了。他长长地喘了口气,四仰八叉地躺在沙丘上。

    萨尔眼望混沌的天空思索。他的目光先是得意之中掺和着报复之意,接着又现出迷惘的思虑的神情。

    他的想象:

    一群饿狼,露出狰狞可怖的面孔扑来。传来马其凄惨而恐怖的惨叫声。

    去年,北京某考察队来此探险,两个搏士生学生走错路,暴死大漠,等飞机收缩到时,肚子暴裂干渴而死。

    他越想越可怕。不论是遇上狼群或烈日,进入大漠,必死无疑。

    ……

    一群孩子围着萨尔,刮着脸皮:“见死不救,还算是我们的司令吗?”“羞,羞,羞,连小狗都不如!”

    这一切迅速地消失了。孩子们的话化为空气中不断回响的声波。

 

    萨尔忽地跳起来,飞也似地朝大漠深处跑去。

 

 

                                三十三

 

 

    黄沙慢慢,烈日当空。无形碎影在沙海中晃动。

    一个小黑点在一望无际的鱼鳞形沙丘里消失了。

    萨尔气喘吁吁地爬上金字塔形的大沙丘。瞪着惊恐,焦急的眼睛,望着空荡荡的沙海:“狗日的马其,想死你也不找个地方,跑到哪儿去了?”他只好边寻找脚印,边追赶马其。

 

 

                                三十四

 

 

    列车飞奔。

    车厢里。大歪靠着座椅打瞌睡。

    杨凡的眼睛不时地望着车窗外。

 

    列车停在一个小站上。

    杨凡望了望熟睡的大歪,悄悄地钻在旋客中间,溜下火车。

    列车启动了,大歪一无所知。

    一个旋客碰醒了大歪,他睁开眼睛,发现对面坐着一个胖子,诧异地问:“这个位子上的女娃呢?”

    胖子摇摇头。

    大歪惊愕地跳起来,满车厢找寻着:“杨凡!杨凡!”

 

 

                              三十五

 

 

    天上骄阴似火,晒得大漠虚影晃动。

    马其拖着疲惫的步子,爬上沙丘,前面呈现出一片村庄,他那紧张的神情慢慢松驰下来。响起心声:“他娘的,总算找到村子,就不怕迷路了。”

 

    马其不停地走着,嘴唇结了一层白痂,呼呼直喘粗气,两条腿硬的不打弯。

 

 

                              三十六

 

 

    列车停在另一个车站。

    大歪慌慌张张地跳下列车,列车象头犟牛,又奔驰而去。

 

    萨尔追上沙丘,看看沙滩上一串望不到头的脚印,额头上急出一串串汗珠。

 

    杨凡在沙漠里走着。

 

 

                              三十七

 

 

    马其爬上沙丘,望着前面的村子,急得头上直冒汗:“怪了,那个村庄老是在前面,怎么老是走不到跟前呢。”

    “马其!马其!”萨尔从后面追上来。

    马其一见萨尔,心中一喜,举起双手,迎了上去:“萨尔!”

    萨尔气喘吁吁地跑上来,愤愤地晃晃拳头,“你跑到这儿来送死!”

    马其眼晴直愣愣地望着萨尔,露出一副迷惘的神情:“不远,前面就有个村子……”

    萨尔望望前面:“眼瞎了,村子在哪?”

    马其再往前一看,惊呆了:“村子怎么不见了?”

    萨尔:“什么村子?那是幻影。狗日的,你种了死神了的招换。”

    马其好象想起什么,神情紧张起来:“是海市蜃楼……”

    萨尔点点头:“这儿是危险区,随时都会有狼群出现。”

    马其一屁股坐在沙丘上,站不起来了,哭得泪人似的。

    萨尔望着马其。眼神变得焦灼,带着野性:“狗日的,还没到死的时候,你嚎什么,报什么丧?”

    马其避开萨尔的眼光,偷偷地抹泪。

 

 

                               三十八

 

 

    杨凡在沙丘上艰难地走着。

 

    大歪拎着旋行包,顺着铁路,寻找杨凡。

    大歪气喘吁吁地爬上沙丘,望着远处杨凡的身影:“杨凡!杨凡!你等等!”

 

    杨凡在波涛起伏的沙漠里走着,听见喊声,扭头一看,撒腿便跑。

 

 

                                三十九

 

 

    大漠深处,沙海里。

    马其抱着脚坐在沙丘上啼哭。

    萨尔回过身:"尿水这么多!嚎你娘个头。"当他发现马其的脚祓热沙烫出一片片血泡时,又怜惜起来。他从自已衣襟上撕下一块布,塞进马其的塑料凉鞋里,唉了一声:“活该我倒霉!”

 

 

                                 四十

 

 

    杨凡惊恐万状地跑上沙丘。她看见萨尔和马其从沙梁上下来,急忙跑过去。

    萨尔看见杨凡感到兀然:“杨凡,你怎么来到这里?”

    杨凡气喘吁吁地,上气不接下气地:“我爹,我爹……追过来了。”

    萨尔指着前边:“从这儿走,就能甩掉你灰爹?”

    他们走到沙坡边上,一个个顺势躺下,顺着陡坡,簌溜溜地滚下沙山。

 

 

                               四十一

 

 

    太阳喷着烈焰,上晒下增。

    三个孩子的脸上糊满沙子和汗水,眼巴巴地望着四周被骄阳烤得灼人的黄沙。

    马其:“渴死了!渴死了!”

    杨凡:“我嗓子里也冒火了!”

    萨尔舔着干裂的嘴唇,望望四周,朝一个低佳处走去。那里格外突出,雾气一片不散。

    低洼的草丛间,一双小手不停地刨沙坑,寻找湿沙子,但抓起来的都是温沙。

 

    萨尔不断地在草丛间刨沙找水。

    萨尔终于刨出一个沙坑,他抓起一把湿沙,兴奋地喊:“有湿沙子了,有湿沙就有水源,不然,怎会有草丛的生长?”

    沙坑里慢慢渗出少许浑浊的黄水。

    三个孩子象饥渴的小山羊,把头挤进沙坑,抢着喝水。

 

 

                               四十二

 

 

    天渐渐昏暗下来。

    狭长的沙谷蒙上了一层层暗影。

    沙谷里露出几个大小不等的风蚀洞。

    一只恶狼在沙谷顶上走了过来。

    萨尔指着谷边的一个风蚀洞:“今晚没处住,那倒是个好地方,我去侦察侦察!”

    萨尔爬在洞边,往里一看,不禁打了一个寒颤。洞里光线昏暗,一具男尸靠墙坐着,旁边扔着发锈的水壶和铁锤等物。

    萨尔向杨凡和马其招手:“过来看,过来看,有具死尸,死了好久了,眼睛空空的,还在洞里坐着呢!”

    马其听了吓得直往后退:“快走!快走!”

    萨尔:“他吃不了你,快过来!”

    杨凡恐惧地:“萨尔哥哥,还是走吧!”

    萨尔:“不要怕,咱们今晚就在洞里过夜。”

    马其:“我死也不进去!”

    萨尔狠狠地骂了一句:“松尻子!”

    突然,从谷顶上传来一阵狼嚎声。

    杨凡惊恐地:“狼,狼,有狼,我的妈呀!”

    萨尔:“快过来,快!”

    杨凡,马其拽着萨尔钻进风蚀洞。

    萨尔拣起生锈的锤子:“这儿能攻能守,老狼来了也不用怕!”

    马其闭着眼睛紧紧偎着萨尔,杨凡恐惧地抓着萨尔的胳膊,把脸投在萨尔怀里。

    萨尔:“马其,你抖个鸡巴!”

    马其战战兢兢地:“我怕……”

    萨尔:“亏你还长个鸡巴,你他妈的就不能硬起来!”

    杨凡提心吊胆地:“萨尔哥哥,离开这儿吧!”

    萨尔:“外面有狼群,不要命了!”

    杨凡:“这个人怎么死在这儿?”

    萨尔:“也许和我们一样倒霉,碰上沙魔,躲进洞里,风沙刮了很久,把他活活困死在这儿了。”

    马其双手捂住眼睛,吓得缩成一团。

 

 

                              四十三

 

 

    夜晚,月色朦胧。

    大歪慌慌张张地在沙谷里走着。他看见沙谷顶上一双绿幽幽的眼睛在闪烁,狼的嗥声让人毛骨悚然。他的眼睛在惊恐中四处收缩,当他发现了风蚀洞时,直奔过来。

 

    风蚀洞内。

    萨尔听见脚步声,惊愕地朝洞外一看,“糟了,杨凡,你灰爹追来了!”

    三个孩子躲到死尸后面。

    大歪惊慌万状地爬进洞里,误把死尸当洞壁,靠在上面,嘘了口气。

    死尸后面。

    萨尔敲敲洞壁,发出“通通”的声音。

    大歪吓得缩起脖子。

    萨尔粗着嗓子:“来者可是大歪,你干了古拉黑,真主要惩罚你!”

    大歪吓得出了一身冷汗,战战兢兢地堆了下去,顺手一摸,恰恰摸到死尸的脸上,透过月光一看,“妈呀”一声,软瘫在地上,身子象筛糠似地发抖:“真主啊!真主!我喝过酒,耍过赌,膘过女人一一”

    萨尔:“还有呢?”

    大歪:“当过贼,偷过人,吸过毒,把女儿卖给舞场当小姐。我有罪,我有罪,我改过!……”说完连滚带爬地钻出风蚀洞。

 

 

                               四十四

 

 

    翌日。

    沙山头上抹着橙红的霞光,早晨的天空蓝如海底。

    三个孩子在浸深霞光的沙丘上走着。

    马其一屁股坐在沙包上。

    萨尔:“你又怎么啦?”

    马其:“肚子咕咕叫,头晕的要命。”

    杨凡从口袋里掏出半拉饼子,掰成两小块,分给马其和萨尔。

    马其拿起饼子追不及待地吃着。

    萨尔用舌头舔着干裂的嘴唇,咽着唾沫,把手里的饼子塞给马其。

    马其不好意思地:“你怎么不吃?”

    萨尔眸子里闪着牧人孩子诚实憨厚的目光:“我们沙窝里长大的娃娃,念书比不上你灵醒,头脑没有你们的活,可比你经得住挨饿。”说着往前面沙丘上走去。

 

 

                               四十五

 

 

    太阳升起来了,遍地的沙烁闪着耀眼的光茫,沙漠显得静谧,空旷,又神秘。

    马其步履迟缓,满腹心事地跟在后面。

    一个个画面重新闪回:

    沙滩上。

    萨尔:“大班长,你知道吗?人家盖达尔十六岁就指挥一个团了。”

    马其:“你又扯到哪儿去了?”

    萨尔:“好,就说现在,进入二十一世纪了,我们娃娃就不能干点我们自已想干的事!社会主义价值核心观是什么?为啥非要我们象头听话的小绵羊?”

    沙海里。

    萨尔发现马其的脚被热沙烫出一片片血泡,便从自已衣襟上撕下一块布,塞进马其的塑料凉鞋里。

 

    萨尔把饼子塞给马其:“我们沙窝里长大的娃娃,念书比不上你灵醒,可比你经得住挨能。”

        (回想完)

 

    马其眼眶里涌出晶莹的泪花,内疚和惭愧的心情在脸上痛苦地交织着。

    萨尔扭头一看:“你又怎么啦?”

    马其面带愧色:“萨尔,我向朱老师告了你……”

    “我当又有啥事呢!还提那些干啥?”萨尔指着前面:“你看,前面那个小黑点就是我们的家,在走不远,就是我们要占领的干沙梁!”

 

 

                               四十六

 

 

    干沙梁上。

    萨尔坐在干沙梁上,两眼望着枯死的花棒苗。

    马其:“这儿种不活,换个地方,我也参加。”

    萨尔不甘心地望着花棒苗。

    这时,杨凡兴冲冲地跑过来:“萨尔哥哥,活了,活了!那儿活了两棵。”

 

 

                              四十七

 

 

    干沙梁。

    两棵花棒苗昌出嫩嫩的叶儿。

    萨尔趴在沙梁上,朝天翘着双脚,两手托着腮帮:“唉,他娘的,就活了两棵!”

    杨凡:“太少了!”

    萨尔两眼盯着成活的花棒苗,忽地跳起来:“不少,不少!那怕活一棵,我们没有失败!”

    马其迷惑不解地:“你说什么?”

    萨尔充滿自信地:“我们在干沙梁上种树没有失败,不管別人怎么说,总算活了两棵,活了两棵!”

    马其若有所悟:“有道理,有道理。能活两棵,就能活二十,二百,两千,两万……司令,对吗?”

    萨尔捶了马其一拳:“狗日的,你说对了!”说着,往高处爬去。

    萨尔爬到高处,放开喉咙喊:“苍天呀你总算睜开了眼。我们没有失败!我们没有失败!”

    喊声在空旷浩瀚沙海里传得很远很远。

    三个孩子溢出抑制不住的欢快,把手里的东西扔向空中。

 

 

                               四十八

 

 

    学校办公室。

    朱老师全神贯注地看着萨尔的作文《我爰我的家乡》,她的眼睛变得明亮起来,睫毛舒展地抖动着,那双眼睛由兴奋变得沉思。

    一会儿。

    她取出“学生考察薄”,翻到萨尔一页,撕了下来,看了看,揉成一团,扔进纸篓里。

 

 

                              四十九

 

 

    教室里。

    喜蛋兴冲冲地破门而入:“盖了!盖了!盖帽了!”

    正在做作业的学生都抬起头望着喜蛋。

    喜蛋:“我们的司令盖帽了。”

    马其:“你说什么?”

    喜蛋:“《我爱我们的家乡》在全省作文比赛中,得了特等奖!”

    马其惊喜地:“是真的?”

    喜蛋:“喜报都贴出来了。省报纸都登出来了。”

 

    校园布告栏下,围着一群嘁嘁喳喳的学生。他们羡慕地望着喜报,不住地赞扬着。

 

 

                              五十

 

 

     校园里。

    学校召开授奖大会。主席台上坐着朱老师,萨荣和老师们。

    老校长喜滋滋地把奖状授给萨尔,学生中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

    萨尔捧着奖状,眨着乌黑明亮的眼睛,粗野的脸上放射着光彩。

    学生中。

    杨凡望着萨尔甜甜一笑,脸上露出两个好看的酒窝。

    马其的脸上泛起诚挚而带歉意的徽笑。

 

                               尾声

 

    太阳从东方升起,映红了天际,使这浩瀚的无垠的沙漠顿时生辉,无数晶莹的沙粒,在阳光照射下金光闪闪。

    沙丘上一棵棵花棒树,伸展着枝条,挂满圆球形果实。

    阳光下,萨尔,杨凡,马其和一群同学们脸上格外光彩照人,他们钻在树下采集花棒籽儿。

    萨尔捧着花棒籽,用嘴一吹,荚果带着绒毛,随风飞去。

 

       (画面映出)

 

     一粒粒花棒籽发芽,出苗:

     一丛丛千姿百态的花棒树长满干沙梁:

     一道道沙丘变成绿洲:

     一只巨大的石骆驼从沙丘里钻出来,抖抖身上的沙子,扬起头,露出一副机灵,威武,雄壮,標悍,可爰的神态。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栏目剧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lanmu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