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网站编辑、软文新闻稿写手、主持人、礼仪接待服务员
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栏目剧本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重点推荐剧本
党员干部反腐题材搞笑小品剧本《
党庆演出党员先进性题材搞笑小品
建筑工地施工安全教育搞笑小品《
校园如何防病防疫情小品剧本《默
关于职场新人的小品,初入职场小品
金融押运保安服务公司小品《金融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金融押运保安服务公司小品《金融卫
关于安全方面的小品,关于安全题材的
宣传党建题材搞笑小品剧本《我奋斗
营养素营销推销业务员搞笑小品剧本
招商公司音乐诗诵读(不忘初心继往开
部队爆笑军人军营搞笑励志四人小品
校园后勤部门小品剧本《默默奉献》
三甲医院评选小品剧本《医院评审》
关于消防安全搞笑小品剧本(火警119
校园老师相声台词剧本《最美教师》
武汉现不明原因肺炎治疗全国战胜肺
乡镇财政所干部小品剧本(中国好干部
超级搞笑古装宫宫廷幽默小品(还珠歪
贪污受贿小品,双规小品剧本(严惩不
关于婚外情短剧本,绿帽子小品剧本《
伟大的祖国朗诵稿,伟大的祖国诗歌朗
酒店餐饮小品,酒店年会服务员小品《
三八妇女节节目小品,庆三八妇女节短
银行类爆笑小品,银行爆笑小品(快乐
政府帮助低保家庭就业改善生活脱贫
七夕创意剧本,七夕小品剧本(最佳美
国家电网变电站检修员工小品(特殊纪
最新最幽默最有教育意义的元宵节小
解决员工上访为公司困难的小品剧本
过年爆笑小品,笑死人不偿命的小品(
城轨年会表演相声剧本《与城轨共未
公司创立周年小品,庆公司成立周年小
中铁公司员工年会相声剧本《找媳妇
为了工作舍小家顾大家情景剧本(特殊
公司年会三人群口相声《三狗闹新春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电视栏目短剧剧本 > 历史短剧剧本 > 庆阳女子第五集 出征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短剧剧本-历史短剧剧本   会员:陇上郭馨允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9/5/31 9:32:25     最新修改:2019/6/5 9:41:14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栏目短剧剧本名:《庆阳女子第五集 出征》
(原创剧本网)作者:郭馨允
中国国际剧本网短剧创作室专业代写各种栏目情景剧、电视短剧剧本。 QQ:719251535

  

第五集  出  征

385旅旅部。

一天,耿飚正在办公室阅文,忽听有人敲门,喊了声:进来!

门开处,打扮整齐的赵兰香进来,笑着说:报告首长,民女赵兰香叩见!

耿飚站起来,也没让赵兰香坐,两个人眼睛盯着眼睛说话:

耿飚:我的赵老师,欢迎你随时光临,不用敲门,也不用喊报告。

赵兰香:你是首长啊!

耿飚:在你面前,我永远只是个大男孩。

赵兰香:我看你很忙。有空吗,今天谈啥?

耿飚:我们已经谈了几次了,总不能这样一直谈吧!

赵兰香:你们不是有个什么新名词吗?

耿飚:啥新名词?

赵兰香:你们把男女来往叫谈恋爱,既然是谈恋爱,咱们就一直谈下去。

耿飚:不行,千锤敲锣、一锤定音。今天咱们必须把话说清楚。

赵兰香:你说,还有什么不清楚?

耿飚:你不嫌我年龄大?

赵兰香:宁叫男大十,不叫女大一,这是我们庆阳人的规矩!

耿飚:不嫌大?

赵兰香:不嫌大!

耿飚笑了,又说:可我是个军人啊!

赵兰香:这我知道。

耿飚:军人意味着什么?

赵兰香:意味着上战场,打仗。

耿飚:上战场,打仗,又意味着什么?

赵兰香:意味着牺牲。

耿飚:你不怕我牺牲?

赵兰香:不怕!

耿飚:真的不怕?

赵兰香:真的不怕!

耿飚:为啥不怕?

赵兰香:我是善良的菩萨,有我在,你就不会牺牲!

耿飚:万一牺牲了呢?

赵兰香:万一牺牲了,我为你报仇。施剑翘刺杀孙传芳,为父报仇,我赵兰香为夫报仇!

耿飚:好,这一关算过了。还有一关,比这更难。

赵兰香:那一关?

耿飚:我有前面留的孩子,你一个姑娘家,不怕有拖累?

赵兰香:不怕有拖累!

耿飚:为啥不怕?

赵兰香:既然我喜欢你,你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

耿飚:你不怕别人说闲话?

赵兰香: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

耿飚:这是终身大事,你可不要后悔哦!

赵兰香:绝不后悔!

耿飚:好!咱们俩人一切都说好了。就剩下你父母的工作了。这就要拜托你了!

赵兰香:我母亲没问题,父亲有点顽固,不过你放心,我有办法。

两个人站着,眼睛盯着眼睛说了一会话,好像都期盼着什么,又都没有等到什么。

静默了一会,耿飚说:既然大事已定,今天我不多留你,你赶紧回去吧!

赵兰香走后,耿飚继续阅文。不一会,又听到敲门声。

耿飚:进来!

门开处,商会会长田仰宏进来。

耿飚站起来:田会长来了!

田仰宏:什么田会长,叫名字最后。

坐定后,耿飚给田仰宏倒茶水。

田仰宏:我在路上碰见赵兰香,她说在你这坐了一会。你们谈的怎么样?

耿飚:今天定了。就怕她家里反对。这还要拜托田会长多做工作。

田仰宏:这你放心。成人之美,也是一大善事。庆阳这几个女子,眼睛里有光,有水。赵兰香眉宇之间,透出的是一种大气端庄,樊蕙兰长了一副满月般的脸,给人印象是稚气和憨厚,绒娃沉静,明霞古典而温婉,还有彩云蛮子,都有一种青涩美,又值含苞待放的美好年华,真是英雄配美人啊!这样的女子,不是说以后没有,肯定会越来越少。

耿飚:那就拜托田会长,给赵兰香家里多做工作。

田仰宏:这你放心。

赵兰香家里。母亲把下午饭做好,用盘子端到炕上,对父亲赵占海说:你这吃,不要等兰香。兰香现在工作了,不比以前,一直守在家里。

赵占海:我知道儿大不由父,没有听说过女大了不由父。这一向她经常往外跑,谁知她忙的啥?忙的学校的事,还是其它啥事?

两个人正说话,赵兰香轻飘飘地从门里进来。她看盘子放在炕上,父亲却不吃饭,预感到有什么不对。

赵占海问赵兰香:你这一向都在干啥?

赵兰香:教书啊!你连这都不知道?

赵占海:书教的连家都不回,连饭都顾不上吃?

赵兰香:这不是回来吃饭吗!

母亲插话:兰香回来了,这悄悄吃饭,有啥话饭吃了再说。

赵占海:说清楚,不说清楚不要吃饭。

赵兰香:我要和耿飚旅长结婚。

赵占海:啥?你说啥?

赵兰香:我要和耿飚旅长结婚。

赵占海一下火了,厉声问:谁说的?媒人是谁?我怎么不知道?

赵兰香:我们自己谈的。

赵占海:啥?自己谈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在庆阳城里打问起,自古以来有女子娃背着父母,自己谈对象的吗!

这时母亲插话:快吃饭吧,吃了饭再说。女子大了,谈就叫谈起。

赵占海:谈就叫谈起?这是你说的话吗?不行,这事连门都没有!

赵兰香:我自己的事,我自己做主!

赵占海:你自己做主?你还给我反了!现在兵荒马乱,军人要上战场,要打仗,你知道吗?

赵兰香:这我知道。

赵占海:就算你能行,也去跟着上战场,跟着去打仗,你把我们两个老的咋安顿?

赵兰香不说话。

赵占海:养儿防老,养女接困,咱们家里就你一个,你知道你肩上的担子吗?

赵兰香也没说话。

赵占海:如果咱们家有三个五个孩子,你去,我啥话都不说。

赵兰香也没说话。

母亲哎一声叹息。

赵占海:我们两个老的,指望都在你身上,要靠你养老送终。你连你自己身上承担的责任义务都不清楚,你还读书呢教学呢!你读的啥书?

赵兰香:你和我妈的事,我和耿飚会安顿好的。

赵占海:我看你连你们的事都安排不好,还安排我们呢!今天我给你把话说清楚,这事连门都没有!从今天起,除了走学校,你哪里都不要去!你不要看我一天在街道卖馍,我的耳朵长着呢。

赵兰香陷入沉思。两个人谁也没吃饭。

母亲一时也没了主意,唉声叹气。

一天,赵占海在街上卖完蒸馍,回到家里,刚放下手里提的篮子,忽听大门外有人喊:老赵!老赵!

赵占海去开门,见是商会会长田仰宏,便说:噢,是田会长,啥风把你吹来了?

田仰宏:我这人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我看你在前面走,喊你,你不答应。

赵占海:哎,你不知道,这几天我心里不宽展,怅着呢,别人说啥我都听不清。

田仰宏:今天我就是专门来给你治心病的。

两个人说着话,进了房间。田仰宏拣了个凳子坐下。赵占海拿起旱烟锅,对田仰宏说:抽一锅吧?

田仰宏:不抽了。我来和你说几句话。兰香和耿飚旅长的婚事,你觉得怎么样?

赵占海:连门都没有。

田仰宏:为啥?

赵占海:现在兵荒马乱,仗打的不停,军人说走就走,连自身都没保证,我怎么把女子能嫁给他呢!再说我还要靠这个女子养老送终呢!

田仰宏:这你就想错了。一个女婿半个儿。我不相信,一个旅长女婿养活不了你们老两口。

赵占海不说话。

田仰宏:这件事,你应该高兴才对。我觉得兰香这女子不是一般女子,有见识,有眼光。

赵占海还是不说话。

田仰宏:你说的没错,军人要打仗,要上战场,现在兵荒马乱的,这都是事实。你这么看,只是个一般见识。不管谁家女子找对象,都要冒风险。因为看的都是眼前,未来都是模糊的。穷人有可能变成富人,财东也可能变成穷光蛋。耿飚现在是旅长,等将来成了将军元帅,你再去找,能行吗?我说你这个老赵,只看眼前,只看脚面,这不行,成不了大事。就你每天蒸的卖馒头,也有蒸好蒸不好的时候,你说你不蒸了,不卖了,能行吗?

田样宏见赵占海不说话,稍停,又说:不管啥事,我们只能根据当前情况,对未来有个基本估价。我和耿飚来往了几年,这个人将来肯定大有出息。

赵占海:男的年龄太大,前面还留下孩子。

田仰宏:这都不是问题,孩子都七八岁了,不需要兰香伺候,反过来还能伺候兰香,给兰香跑腿。

听到这里,赵占海笑了。

一直在外面听的婆娘,突然进来说:他田叔,你说的话我都听见了,兰香的事我没意见,你这给咱们看的办吧。

田仰宏见赵占海再不说话,就说:那就是这,你们忙吧,我走了!

1944年秋天,子午岭山区的大凤川一片丰收景象。团长张才千在一连地头,和战士们一起割糜子。

在家负责团部值班的参谋张学柱,喜滋滋地跑到地头,老远就喊:团长,好消息!去延安!

张才千将信将疑地问:去延安?兵团部的电报,真的?

假不了!张学柱抢过张才千扛在肩上的糜子,急不可耐地说:这次得带上我啊!要杀回大别山老家了!

张学柱的话像给滚油锅里撇了把盐,炸开了!正割糜子的二连班长吴开祥,摔了镰刀凑上来说:团长,我是你老乡,得跟着你走啊!

团长,把我们连带上啊!

团长,把我们班带上啊!

团长,把我们排带上啊!

顿时,整个庄稼地的连排班干部,呼啦一下围了上来,争先恐后地嚷着要一块走。

张学柱参谋又说:团长,你可千万别一个人单枪匹马的走啊!

张才千忙退到高地上,边擦汗边说道:同志们!别这么急嘛,我还没见上电报呢!难道我这个团长会一个人去吗?我一个人去打鬼子,那不成了个光杆团长了!再说我们从庆阳驿马关调到这里搞大生产,就是要去,也要把这里安顿好嘛!

庆阳城里。

一日中午,为了欢送七七0团出征,王维舟旅长专门邀请团营两级干部,到庆城参加地委、专署和三八五旅联合举行的酒会。地委书记段德彰行署专员马锡五等领导也参加了会议。

王维舟旅长站起来说:今天这个酒会,是地委、专署和三八五旅联合举办的。地委书记段德彰专署专员马锡五等领导出席了这次酒会。我们从来还没有搞过这么盛大的酒宴款待团营一级的干部。这次是个例外。因为张才千同志和七七0团要上前线去了,要打鬼子去了,我的心情是舍不得的,又是极为高兴的。当然为了抗日救国,为了革命,舍不得也得舍。我自己也很想上前线呀!七七0团比我们先走一步,我怎么不高兴呢!将来,抗日战争胜利了,我们还会见面。同志们!你们到前线去,一定要努力杀敌,为三八五旅争面子,为养育了我们的陇东人民多带捷报,多带喜讯来啊!

全场响起热烈的掌声。

接着,段德彰、马锡五等领导分别到各个桌上敬酒。酒会顿时热闹起来。旅长王维舟举着酒杯,给张才千的桌子敬酒,到张才千跟前,张才千站起来,举着酒杯说:旅长,我应该给你敬!

王维舟:这就不对了,我们是欢送你们上前线的。

王维舟看着张才千把一杯酒喝了,便说:吃过饭,早些回家去,和家里人说说话,要离别了嘛!

 张才千:我妻子樊蕙兰不用担心,她现在在旅部卫生队上班。就是我岳母的工作咋做,我正在想这个事,毕竟老人家年龄大了。

王维舟又走到副团长卜万科跟前,说:卜万科,你是新提拔的副团长,结婚了吗?

张才千:他还在谈呢!还没结婚。

王维舟:奥!

这次酒会,党政军一起,欢聚一堂,你推我让,彼此寒暄,说说笑笑,甚至打打闹闹。

旅长王维舟又到另一桌,三营长郭应春急忙站起来说:王旅长!

王维舟问郭应春:你妻子现在啥情况?

郭应春:妻子刚生了小孩,还在坐月子度产假。

王维舟:奥,把家里安顿好!

王维舟又对三营教导员徐春高说:徐春高,你是营指导员,除了做好你的工作,还要做好其他人的工作约!

徐春高站起来说:是,旅长,你放心!

王维舟又指着王厚安牟迎春说:这两位?

徐春高站着说:王厚安正在热恋中,牟迎春刚谈成,正准备结婚。

王维舟:奥,战争年代嘛,一声令下,就要开拔。按上级规定,有条件时,可以解决大龄军官的婚姻。现在要上前线,只能放一放了!

酒会一直闹火到天快黑了。张才千走近钟楼巷那所熟悉的房子时,心情既激动又有些惆怅。他一边走一边在心里盘算着,好像自言自语地说:我要出征了,要离开这个新家回老家去了,怎样开口对这老人和孩子交待呢?她们又会做何想法呢?……

尽管天已经黑了,张才千脚步刚迈进院子,岳母就喊着:蕙兰,你女婿回来了!

张才千走进岳母的房间,按庆阳人的习惯,叫了一声:姨娘!

岳母:黎明刚睡下,蕙兰看娃。我给你做饭去。说着,老人拐进厨房,又是剥葱,又是打鸡蛋。

张才千赶紧说:姨娘,我刚在旅部吃过筵席,你不要做了!

老人也没言喘,只听拉的风箱啪哧啪哧响。不一会,便端出一大碗葱煎鸡蛋。

这时樊蕙兰抱着两岁的女儿黎明进来了。

张才千双手接过妻子怀里的女儿笑着说:赶得好不如赶得巧,你脚板上供着菩萨了,赶上妈做了好吃的,快趁热吃吧!

不料岳母说:你这吃吧,我给蕙兰另做去!

张才千赶紧说:岳母,我真的在旅部吃了。

蕙兰也说:妈妈,你别偏心眼,给女婿吃的,女儿代吃还不行,你心疼他又别撑坏了他,他今天在旅部会过餐。

听了这话,老人才没去厨房。

张才千一边逗着孩子玩,一边暗暗打量妻子,发现妻子老多了,心里不觉有些忧伤。

为了不让自己的感情流露出来,他想方设法逗着女儿,想用女儿天真、甜蜜的笑声,来冲淡他内心的惆怅:黎明!黎明!给爸爸唱个歌!张才千逗着孩子。

不,我要妈妈!孩子不听他调遣。

乖孩子,给爸爸亲一口。蕙兰也来帮着动员。

黎明好!黎明乖。张才千抱着女儿在屋里转:跟爸爸说:娃娃乖,领上街(庆阳方言,读该),核桃枣,满怀揣!

就这一会功夫,小黎明就同张才千混熟了。黎明抓住张才千的手,天真地说:爸爸,不要走!

张才千正要答话,樊蕙兰爱抚地拍着小黎明,抢先说:乖乖放心,你爸爸今天走不了!

对,爸爸今天不走!张才千接着话茬说:我要领黎明玩呢!

这时,老人走来说:今晚我和黎明睡,你们夫妻也好说说话。说着,把黎明抱到另一个房间去了。

两个人静默了一会,张才千说:你老多了!一天既要去旅部卫生队工作,又要经管孩子,我给你一点忙都帮不上。

樊蕙兰:快睡吧,别想那么多,明天要出征。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